《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群体暴力抗争是偶然还是必然?
黄广湘(安徽)



人们忍受着忍耐着,矛盾被压抑着 可是世界上所有的忍耐都有一定的限度。
 

几天来,一个现像一直困扰着我,就是近 来不断发生的群体抗警事件(官方称袭警事件或者叫暴力抗法)。因为我无法 认定,这些年来几乎遍布全国各地的群体性暴力袭警事件究竟是偶然还是一种必然。
 
据《贵州都市报》报道,7月10日晚,贵阳市鹿冲关路发生一起 暴力袭警事件,几百人将警车、出租车、新闻采访车砸坏。当这些人冲向派出所时,贵 阳市公安局紧急出动数十名防暴警察,最终在昨日凌晨5点 将事态平息,一些不法人员被扣留调查。(7月13日《新京报》)7月7日,记者从山西省万荣县检察院获悉该县发生一起恶性案件, 100多民四川农民工冲进县公安局,造成东楼二层110办公处多个房间门被砸,办公桌受损,此事在万荣县城引起了 轩然大波。县检察院已经介入此事,对肇事者将以破坏公共财产和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 序的罪名提起诉讼。(7月8日《 现代快报》)
 
暴力袭警事件当然还有很多。2002年5月16日,南京市鼓楼区白露花园莺歌苑工地民工和住户因阳光权一事 发生纠纷,江东派出所民警前往调解时,工地负责人孔令才竟指使众民工持械围殴民警 ,将两辆警车砸坏并致使多名民警受伤。2004年12月中午1时许,9辆满载民工的大卡车开进万荣县城后,直冲万荣县交警大队,当 场撞死两名交警,随后200民工又暴力袭警打伤数人。在网 上搜索竟一下出现1万余篇有关 暴力袭警的新闻、文章。
 
问题严重吗?我不是官方,我无法评估这 些事件的性质。但是,凭我经验和感觉,假如这种群体事件一二再,再而三地这样频繁 发生下去的话,大概绝非什么福音吧?历史无情的告诉我们,一旦一个社会只有依赖暴 力才能解决问题的时候,这个社会必将临近动荡爆发的火山口!
 
万事皆有前因后果,社会矛盾亦不例外。 一个农民工,一个手无寸铁的打工者;一群农民,一群老实本分的农民,原本对于政府 ,对于官员是顶礼膜拜,是十二分虔诚敬畏的啊!可是为什么社会发展到今天,GDP不断疯长,人民生活达到小康后,反而对政府,对政府的 管理者如此大不敬,甚至动用暴力与之对抗了呢?我想试着来回答这个问题。
 
如今,不管是城市还是乡村,中低收入者 得了病看不起,农民们更是小病拖,大病扛,重病等着见阎王;学费奇高,一般家 庭无法供得起一个子女上大学。一个农民家庭17年不吃不喝 才能培养一个大学生。每年高考结束,总有考上大学的学生父母亲被逼死的消息见诸报 端;城里人买不起房,一套住房动辄几十万,一个普通家庭大多数只能望房兴叹。 一个被迫不幸按揭买了房子的人家,只好辛苦一生,成为一代房奴大学生的工 作越发难找,本科生的工资越来越低;打工仔的月薪二十年不变,以至儿子打工时仍然 拿父辈当年的工钱。并且,就连这微薄的工钱,还有可能被无良的工头克扣,甚至数年 追讨不果,于是他们自杀或者爬上高高的塔吊以死抗争
 
如今,国家的管理者,尤其是那些素质不高的执法人员,已经学会耀武扬威了。他们不把老百姓放在平等的地位,他们错误地认 为,只要特权在手,老百姓可以随意驱使,随意蹂躏。在很多情况下,在一些执法者眼 里,农民工等弱势群体只是二等公民,是不懂国事的土包 子,更谈不上用法律维护自身权益了。他们习惯逆来顺受 ,也不得不逆来顺受。于是,被抓进公安部门后,态度好便罢,态度不好,不是拳打就 是脚踢,根本不按法律上的有关程序进行妥善处理
 
 人们忍受着,忍耐着,矛盾被压抑着 可是,世界上所有的忍耐都有一定的限度,一旦这种忍气吞声隐忍到一个爆发的临 界点,哪怕一个小小的触发,暴力抗争必将像连环雷那样此起彼伏的炸开!几百人的暴 力抗法,仅仅反映当今社会矛盾的表层,我们已经不能小觑。还有更深层次的权力、利 益阶层的角斗和较力呢,这个能量也许更大!只不过它们都隐藏在一个美丽的光环下。
 
相信任何一个爱好和平的人,都不愿看到 社会和国家的动荡。一场暴力过后留下来的往往是伤痕累累国家损失的财产,人民 流淌的鲜血,到头来还要这个民族自己来承当。当然我们更加不愿意看到充斥暴力和战 火的社会。生灵涂炭,山河破碎,国力丧尽,亲者痛,仇者快,华夏濒绝!然而,美好 的愿望无法替代残酷的现实。假使我们不努力,我们不开明,我们不走民主政治的文明 之路,我们就将重蹈历史覆辙。
 
然而,虽然人类文明在不断进步,社会制 度在不断向理想的科学化方向迈进。但是,我们这块土地上却一如既往地抱残守缺,视 民主政治如洪水猛兽。僵化的体制,大一统的专制,已经严重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社 会两极的严重分化,已经积累了大量的社会矛盾。与其说我们在自恋自己的政治文化,不如说我们在不断制造火药桶,在给社会动荡积累能量。
 
历史不断为我们制造机遇世界政治文 明的经验,国家经济改革受阻的实际,都为我们自己的政治教科书提供了活的样板,就 看我们中华民族的智慧和悟性了。如果我们不能在这重要的历史关头,对政治体制进行 彻底的变革,完全彻底地在阳光下操作这个国家的一切,那么历史必然会不断重演暴力 相摧的恶性循环,中华民族必将不断重复用暴力改朝换代的悲剧这决不是危言耸听 !
 




人们忍受着忍耐着,矛盾被压抑着 可是世界上所有的忍耐都有一定的限度。
 

几天来,一个现像一直困扰着我,就是近 来不断发生的群体抗警事件(官方称袭警事件或者叫暴力抗法)。因为我无法 认定,这些年来几乎遍布全国各地的群体性暴力袭警事件究竟是偶然还是一种必然。
 
据《贵州都市报》报道,7月10日晚,贵阳市鹿冲关路发生一起 暴力袭警事件,几百人将警车、出租车、新闻采访车砸坏。当这些人冲向派出所时,贵 阳市公安局紧急出动数十名防暴警察,最终在昨日凌晨5点 将事态平息,一些不法人员被扣留调查。(7月13日《新京报》)7月7日,记者从山西省万荣县检察院获悉该县发生一起恶性案件, 100多民四川农民工冲进县公安局,造成东楼二层110办公处多个房间门被砸,办公桌受损,此事在万荣县城引起了 轩然大波。县检察院已经介入此事,对肇事者将以破坏公共财产和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 序的罪名提起诉讼。(7月8日《 现代快报》)
 
暴力袭警事件当然还有很多。2002年5月16日,南京市鼓楼区白露花园莺歌苑工地民工和住户因阳光权一事 发生纠纷,江东派出所民警前往调解时,工地负责人孔令才竟指使众民工持械围殴民警 ,将两辆警车砸坏并致使多名民警受伤。2004年12月中午1时许,9辆满载民工的大卡车开进万荣县城后,直冲万荣县交警大队,当 场撞死两名交警,随后200民工又暴力袭警打伤数人。在网 上搜索竟一下出现1万余篇有关 暴力袭警的新闻、文章。
 
问题严重吗?我不是官方,我无法评估这 些事件的性质。但是,凭我经验和感觉,假如这种群体事件一二再,再而三地这样频繁 发生下去的话,大概绝非什么福音吧?历史无情的告诉我们,一旦一个社会只有依赖暴 力才能解决问题的时候,这个社会必将临近动荡爆发的火山口!
 
万事皆有前因后果,社会矛盾亦不例外。 一个农民工,一个手无寸铁的打工者;一群农民,一群老实本分的农民,原本对于政府 ,对于官员是顶礼膜拜,是十二分虔诚敬畏的啊!可是为什么社会发展到今天,GDP不断疯长,人民生活达到小康后,反而对政府,对政府的 管理者如此大不敬,甚至动用暴力与之对抗了呢?我想试着来回答这个问题。
 
如今,不管是城市还是乡村,中低收入者 得了病看不起,农民们更是小病拖,大病扛,重病等着见阎王;学费奇高,一般家 庭无法供得起一个子女上大学。一个农民家庭17年不吃不喝 才能培养一个大学生。每年高考结束,总有考上大学的学生父母亲被逼死的消息见诸报 端;城里人买不起房,一套住房动辄几十万,一个普通家庭大多数只能望房兴叹。 一个被迫不幸按揭买了房子的人家,只好辛苦一生,成为一代房奴大学生的工 作越发难找,本科生的工资越来越低;打工仔的月薪二十年不变,以至儿子打工时仍然 拿父辈当年的工钱。并且,就连这微薄的工钱,还有可能被无良的工头克扣,甚至数年 追讨不果,于是他们自杀或者爬上高高的塔吊以死抗争
 
如今,国家的管理者,尤其是那些素质不高的执法人员,已经学会耀武扬威了。他们不把老百姓放在平等的地位,他们错误地认 为,只要特权在手,老百姓可以随意驱使,随意蹂躏。在很多情况下,在一些执法者眼 里,农民工等弱势群体只是二等公民,是不懂国事的土包 子,更谈不上用法律维护自身权益了。他们习惯逆来顺受 ,也不得不逆来顺受。于是,被抓进公安部门后,态度好便罢,态度不好,不是拳打就 是脚踢,根本不按法律上的有关程序进行妥善处理
 
 人们忍受着,忍耐着,矛盾被压抑着 可是,世界上所有的忍耐都有一定的限度,一旦这种忍气吞声隐忍到一个爆发的临 界点,哪怕一个小小的触发,暴力抗争必将像连环雷那样此起彼伏的炸开!几百人的暴 力抗法,仅仅反映当今社会矛盾的表层,我们已经不能小觑。还有更深层次的权力、利 益阶层的角斗和较力呢,这个能量也许更大!只不过它们都隐藏在一个美丽的光环下。
 
相信任何一个爱好和平的人,都不愿看到 社会和国家的动荡。一场暴力过后留下来的往往是伤痕累累国家损失的财产,人民 流淌的鲜血,到头来还要这个民族自己来承当。当然我们更加不愿意看到充斥暴力和战 火的社会。生灵涂炭,山河破碎,国力丧尽,亲者痛,仇者快,华夏濒绝!然而,美好 的愿望无法替代残酷的现实。假使我们不努力,我们不开明,我们不走民主政治的文明 之路,我们就将重蹈历史覆辙。
 
然而,虽然人类文明在不断进步,社会制 度在不断向理想的科学化方向迈进。但是,我们这块土地上却一如既往地抱残守缺,视 民主政治如洪水猛兽。僵化的体制,大一统的专制,已经严重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社 会两极的严重分化,已经积累了大量的社会矛盾。与其说我们在自恋自己的政治文化,不如说我们在不断制造火药桶,在给社会动荡积累能量。
 
历史不断为我们制造机遇世界政治文 明的经验,国家经济改革受阻的实际,都为我们自己的政治教科书提供了活的样板,就 看我们中华民族的智慧和悟性了。如果我们不能在这重要的历史关头,对政治体制进行 彻底的变革,完全彻底地在阳光下操作这个国家的一切,那么历史必然会不断重演暴力 相摧的恶性循环,中华民族必将不断重复用暴力改朝换代的悲剧这决不是危言耸听 !
 




人们忍受着忍耐着,矛盾被压抑着 可是世界上所有的忍耐都有一定的限度。
 

几天来,一个现像一直困扰着我,就是近 来不断发生的群体抗警事件(官方称袭警事件或者叫暴力抗法)。因为我无法 认定,这些年来几乎遍布全国各地的群体性暴力袭警事件究竟是偶然还是一种必然。
 
据《贵州都市报》报道,7月10日晚,贵阳市鹿冲关路发生一起 暴力袭警事件,几百人将警车、出租车、新闻采访车砸坏。当这些人冲向派出所时,贵 阳市公安局紧急出动数十名防暴警察,最终在昨日凌晨5点 将事态平息,一些不法人员被扣留调查。(7月13日《新京报》)7月7日,记者从山西省万荣县检察院获悉该县发生一起恶性案件, 100多民四川农民工冲进县公安局,造成东楼二层110办公处多个房间门被砸,办公桌受损,此事在万荣县城引起了 轩然大波。县检察院已经介入此事,对肇事者将以破坏公共财产和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 序的罪名提起诉讼。(7月8日《 现代快报》)
 
暴力袭警事件当然还有很多。2002年5月16日,南京市鼓楼区白露花园莺歌苑工地民工和住户因阳光权一事 发生纠纷,江东派出所民警前往调解时,工地负责人孔令才竟指使众民工持械围殴民警 ,将两辆警车砸坏并致使多名民警受伤。2004年12月中午1时许,9辆满载民工的大卡车开进万荣县城后,直冲万荣县交警大队,当 场撞死两名交警,随后200民工又暴力袭警打伤数人。在网 上搜索竟一下出现1万余篇有关 暴力袭警的新闻、文章。
 
问题严重吗?我不是官方,我无法评估这 些事件的性质。但是,凭我经验和感觉,假如这种群体事件一二再,再而三地这样频繁 发生下去的话,大概绝非什么福音吧?历史无情的告诉我们,一旦一个社会只有依赖暴 力才能解决问题的时候,这个社会必将临近动荡爆发的火山口!
 
万事皆有前因后果,社会矛盾亦不例外。 一个农民工,一个手无寸铁的打工者;一群农民,一群老实本分的农民,原本对于政府 ,对于官员是顶礼膜拜,是十二分虔诚敬畏的啊!可是为什么社会发展到今天,GDP不断疯长,人民生活达到小康后,反而对政府,对政府的 管理者如此大不敬,甚至动用暴力与之对抗了呢?我想试着来回答这个问题。
 
如今,不管是城市还是乡村,中低收入者 得了病看不起,农民们更是小病拖,大病扛,重病等着见阎王;学费奇高,一般家 庭无法供得起一个子女上大学。一个农民家庭17年不吃不喝 才能培养一个大学生。每年高考结束,总有考上大学的学生父母亲被逼死的消息见诸报 端;城里人买不起房,一套住房动辄几十万,一个普通家庭大多数只能望房兴叹。 一个被迫不幸按揭买了房子的人家,只好辛苦一生,成为一代房奴大学生的工 作越发难找,本科生的工资越来越低;打工仔的月薪二十年不变,以至儿子打工时仍然 拿父辈当年的工钱。并且,就连这微薄的工钱,还有可能被无良的工头克扣,甚至数年 追讨不果,于是他们自杀或者爬上高高的塔吊以死抗争
 
如今,国家的管理者,尤其是那些素质不高的执法人员,已经学会耀武扬威了。他们不把老百姓放在平等的地位,他们错误地认 为,只要特权在手,老百姓可以随意驱使,随意蹂躏。在很多情况下,在一些执法者眼 里,农民工等弱势群体只是二等公民,是不懂国事的土包 子,更谈不上用法律维护自身权益了。他们习惯逆来顺受 ,也不得不逆来顺受。于是,被抓进公安部门后,态度好便罢,态度不好,不是拳打就 是脚踢,根本不按法律上的有关程序进行妥善处理
 
 人们忍受着,忍耐着,矛盾被压抑着 可是,世界上所有的忍耐都有一定的限度,一旦这种忍气吞声隐忍到一个爆发的临 界点,哪怕一个小小的触发,暴力抗争必将像连环雷那样此起彼伏的炸开!几百人的暴 力抗法,仅仅反映当今社会矛盾的表层,我们已经不能小觑。还有更深层次的权力、利 益阶层的角斗和较力呢,这个能量也许更大!只不过它们都隐藏在一个美丽的光环下。
 
相信任何一个爱好和平的人,都不愿看到 社会和国家的动荡。一场暴力过后留下来的往往是伤痕累累国家损失的财产,人民 流淌的鲜血,到头来还要这个民族自己来承当。当然我们更加不愿意看到充斥暴力和战 火的社会。生灵涂炭,山河破碎,国力丧尽,亲者痛,仇者快,华夏濒绝!然而,美好 的愿望无法替代残酷的现实。假使我们不努力,我们不开明,我们不走民主政治的文明 之路,我们就将重蹈历史覆辙。
 
然而,虽然人类文明在不断进步,社会制 度在不断向理想的科学化方向迈进。但是,我们这块土地上却一如既往地抱残守缺,视 民主政治如洪水猛兽。僵化的体制,大一统的专制,已经严重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社 会两极的严重分化,已经积累了大量的社会矛盾。与其说我们在自恋自己的政治文化,不如说我们在不断制造火药桶,在给社会动荡积累能量。
 
历史不断为我们制造机遇世界政治文 明的经验,国家经济改革受阻的实际,都为我们自己的政治教科书提供了活的样板,就 看我们中华民族的智慧和悟性了。如果我们不能在这重要的历史关头,对政治体制进行 彻底的变革,完全彻底地在阳光下操作这个国家的一切,那么历史必然会不断重演暴力 相摧的恶性循环,中华民族必将不断重复用暴力改朝换代的悲剧这决不是危言耸听 !
 




人们忍受着忍耐着,矛盾被压抑着 可是世界上所有的忍耐都有一定的限度。
 

几天来,一个现像一直困扰着我,就是近 来不断发生的群体抗警事件(官方称袭警事件或者叫暴力抗法)。因为我无法 认定,这些年来几乎遍布全国各地的群体性暴力袭警事件究竟是偶然还是一种必然。
 
据《贵州都市报》报道,7月10日晚,贵阳市鹿冲关路发生一起 暴力袭警事件,几百人将警车、出租车、新闻采访车砸坏。当这些人冲向派出所时,贵 阳市公安局紧急出动数十名防暴警察,最终在昨日凌晨5点 将事态平息,一些不法人员被扣留调查。(7月13日《新京报》)7月7日,记者从山西省万荣县检察院获悉该县发生一起恶性案件, 100多民四川农民工冲进县公安局,造成东楼二层110办公处多个房间门被砸,办公桌受损,此事在万荣县城引起了 轩然大波。县检察院已经介入此事,对肇事者将以破坏公共财产和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 序的罪名提起诉讼。(7月8日《 现代快报》)
 
暴力袭警事件当然还有很多。2002年5月16日,南京市鼓楼区白露花园莺歌苑工地民工和住户因阳光权一事 发生纠纷,江东派出所民警前往调解时,工地负责人孔令才竟指使众民工持械围殴民警 ,将两辆警车砸坏并致使多名民警受伤。2004年12月中午1时许,9辆满载民工的大卡车开进万荣县城后,直冲万荣县交警大队,当 场撞死两名交警,随后200民工又暴力袭警打伤数人。在网 上搜索竟一下出现1万余篇有关 暴力袭警的新闻、文章。
 
问题严重吗?我不是官方,我无法评估这 些事件的性质。但是,凭我经验和感觉,假如这种群体事件一二再,再而三地这样频繁 发生下去的话,大概绝非什么福音吧?历史无情的告诉我们,一旦一个社会只有依赖暴 力才能解决问题的时候,这个社会必将临近动荡爆发的火山口!
 
万事皆有前因后果,社会矛盾亦不例外。 一个农民工,一个手无寸铁的打工者;一群农民,一群老实本分的农民,原本对于政府 ,对于官员是顶礼膜拜,是十二分虔诚敬畏的啊!可是为什么社会发展到今天,GDP不断疯长,人民生活达到小康后,反而对政府,对政府的 管理者如此大不敬,甚至动用暴力与之对抗了呢?我想试着来回答这个问题。
 
如今,不管是城市还是乡村,中低收入者 得了病看不起,农民们更是小病拖,大病扛,重病等着见阎王;学费奇高,一般家 庭无法供得起一个子女上大学。一个农民家庭17年不吃不喝 才能培养一个大学生。每年高考结束,总有考上大学的学生父母亲被逼死的消息见诸报 端;城里人买不起房,一套住房动辄几十万,一个普通家庭大多数只能望房兴叹。 一个被迫不幸按揭买了房子的人家,只好辛苦一生,成为一代房奴大学生的工 作越发难找,本科生的工资越来越低;打工仔的月薪二十年不变,以至儿子打工时仍然 拿父辈当年的工钱。并且,就连这微薄的工钱,还有可能被无良的工头克扣,甚至数年 追讨不果,于是他们自杀或者爬上高高的塔吊以死抗争
 
如今,国家的管理者,尤其是那些素质不高的执法人员,已经学会耀武扬威了。他们不把老百姓放在平等的地位,他们错误地认 为,只要特权在手,老百姓可以随意驱使,随意蹂躏。在很多情况下,在一些执法者眼 里,农民工等弱势群体只是二等公民,是不懂国事的土包 子,更谈不上用法律维护自身权益了。他们习惯逆来顺受 ,也不得不逆来顺受。于是,被抓进公安部门后,态度好便罢,态度不好,不是拳打就 是脚踢,根本不按法律上的有关程序进行妥善处理
 
 人们忍受着,忍耐着,矛盾被压抑着 可是,世界上所有的忍耐都有一定的限度,一旦这种忍气吞声隐忍到一个爆发的临 界点,哪怕一个小小的触发,暴力抗争必将像连环雷那样此起彼伏的炸开!几百人的暴 力抗法,仅仅反映当今社会矛盾的表层,我们已经不能小觑。还有更深层次的权力、利 益阶层的角斗和较力呢,这个能量也许更大!只不过它们都隐藏在一个美丽的光环下。
 
相信任何一个爱好和平的人,都不愿看到 社会和国家的动荡。一场暴力过后留下来的往往是伤痕累累国家损失的财产,人民 流淌的鲜血,到头来还要这个民族自己来承当。当然我们更加不愿意看到充斥暴力和战 火的社会。生灵涂炭,山河破碎,国力丧尽,亲者痛,仇者快,华夏濒绝!然而,美好 的愿望无法替代残酷的现实。假使我们不努力,我们不开明,我们不走民主政治的文明 之路,我们就将重蹈历史覆辙。
 
然而,虽然人类文明在不断进步,社会制 度在不断向理想的科学化方向迈进。但是,我们这块土地上却一如既往地抱残守缺,视 民主政治如洪水猛兽。僵化的体制,大一统的专制,已经严重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社 会两极的严重分化,已经积累了大量的社会矛盾。与其说我们在自恋自己的政治文化,不如说我们在不断制造火药桶,在给社会动荡积累能量。
 
历史不断为我们制造机遇世界政治文 明的经验,国家经济改革受阻的实际,都为我们自己的政治教科书提供了活的样板,就 看我们中华民族的智慧和悟性了。如果我们不能在这重要的历史关头,对政治体制进行 彻底的变革,完全彻底地在阳光下操作这个国家的一切,那么历史必然会不断重演暴力 相摧的恶性循环,中华民族必将不断重复用暴力改朝换代的悲剧这决不是危言耸听 !
 




人们忍受着忍耐着,矛盾被压抑着 可是世界上所有的忍耐都有一定的限度。
 

几天来,一个现像一直困扰着我,就是近 来不断发生的群体抗警事件(官方称袭警事件或者叫暴力抗法)。因为我无法 认定,这些年来几乎遍布全国各地的群体性暴力袭警事件究竟是偶然还是一种必然。
 
据《贵州都市报》报道,7月10日晚,贵阳市鹿冲关路发生一起 暴力袭警事件,几百人将警车、出租车、新闻采访车砸坏。当这些人冲向派出所时,贵 阳市公安局紧急出动数十名防暴警察,最终在昨日凌晨5点 将事态平息,一些不法人员被扣留调查。(7月13日《新京报》)7月7日,记者从山西省万荣县检察院获悉该县发生一起恶性案件, 100多民四川农民工冲进县公安局,造成东楼二层110办公处多个房间门被砸,办公桌受损,此事在万荣县城引起了 轩然大波。县检察院已经介入此事,对肇事者将以破坏公共财产和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 序的罪名提起诉讼。(7月8日《 现代快报》)
 
暴力袭警事件当然还有很多。2002年5月16日,南京市鼓楼区白露花园莺歌苑工地民工和住户因阳光权一事 发生纠纷,江东派出所民警前往调解时,工地负责人孔令才竟指使众民工持械围殴民警 ,将两辆警车砸坏并致使多名民警受伤。2004年12月中午1时许,9辆满载民工的大卡车开进万荣县城后,直冲万荣县交警大队,当 场撞死两名交警,随后200民工又暴力袭警打伤数人。在网 上搜索竟一下出现1万余篇有关 暴力袭警的新闻、文章。
 
问题严重吗?我不是官方,我无法评估这 些事件的性质。但是,凭我经验和感觉,假如这种群体事件一二再,再而三地这样频繁 发生下去的话,大概绝非什么福音吧?历史无情的告诉我们,一旦一个社会只有依赖暴 力才能解决问题的时候,这个社会必将临近动荡爆发的火山口!
 
万事皆有前因后果,社会矛盾亦不例外。 一个农民工,一个手无寸铁的打工者;一群农民,一群老实本分的农民,原本对于政府 ,对于官员是顶礼膜拜,是十二分虔诚敬畏的啊!可是为什么社会发展到今天,GDP不断疯长,人民生活达到小康后,反而对政府,对政府的 管理者如此大不敬,甚至动用暴力与之对抗了呢?我想试着来回答这个问题。
 
如今,不管是城市还是乡村,中低收入者 得了病看不起,农民们更是小病拖,大病扛,重病等着见阎王;学费奇高,一般家 庭无法供得起一个子女上大学。一个农民家庭17年不吃不喝 才能培养一个大学生。每年高考结束,总有考上大学的学生父母亲被逼死的消息见诸报 端;城里人买不起房,一套住房动辄几十万,一个普通家庭大多数只能望房兴叹。 一个被迫不幸按揭买了房子的人家,只好辛苦一生,成为一代房奴大学生的工 作越发难找,本科生的工资越来越低;打工仔的月薪二十年不变,以至儿子打工时仍然 拿父辈当年的工钱。并且,就连这微薄的工钱,还有可能被无良的工头克扣,甚至数年 追讨不果,于是他们自杀或者爬上高高的塔吊以死抗争
 
如今,国家的管理者,尤其是那些素质不高的执法人员,已经学会耀武扬威了。他们不把老百姓放在平等的地位,他们错误地认 为,只要特权在手,老百姓可以随意驱使,随意蹂躏。在很多情况下,在一些执法者眼 里,农民工等弱势群体只是二等公民,是不懂国事的土包 子,更谈不上用法律维护自身权益了。他们习惯逆来顺受 ,也不得不逆来顺受。于是,被抓进公安部门后,态度好便罢,态度不好,不是拳打就 是脚踢,根本不按法律上的有关程序进行妥善处理
 
 人们忍受着,忍耐着,矛盾被压抑着 可是,世界上所有的忍耐都有一定的限度,一旦这种忍气吞声隐忍到一个爆发的临 界点,哪怕一个小小的触发,暴力抗争必将像连环雷那样此起彼伏的炸开!几百人的暴 力抗法,仅仅反映当今社会矛盾的表层,我们已经不能小觑。还有更深层次的权力、利 益阶层的角斗和较力呢,这个能量也许更大!只不过它们都隐藏在一个美丽的光环下。
 
相信任何一个爱好和平的人,都不愿看到 社会和国家的动荡。一场暴力过后留下来的往往是伤痕累累国家损失的财产,人民 流淌的鲜血,到头来还要这个民族自己来承当。当然我们更加不愿意看到充斥暴力和战 火的社会。生灵涂炭,山河破碎,国力丧尽,亲者痛,仇者快,华夏濒绝!然而,美好 的愿望无法替代残酷的现实。假使我们不努力,我们不开明,我们不走民主政治的文明 之路,我们就将重蹈历史覆辙。
 
然而,虽然人类文明在不断进步,社会制 度在不断向理想的科学化方向迈进。但是,我们这块土地上却一如既往地抱残守缺,视 民主政治如洪水猛兽。僵化的体制,大一统的专制,已经严重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社 会两极的严重分化,已经积累了大量的社会矛盾。与其说我们在自恋自己的政治文化,不如说我们在不断制造火药桶,在给社会动荡积累能量。
 
历史不断为我们制造机遇世界政治文 明的经验,国家经济改革受阻的实际,都为我们自己的政治教科书提供了活的样板,就 看我们中华民族的智慧和悟性了。如果我们不能在这重要的历史关头,对政治体制进行 彻底的变革,完全彻底地在阳光下操作这个国家的一切,那么历史必然会不断重演暴力 相摧的恶性循环,中华民族必将不断重复用暴力改朝换代的悲剧这决不是危言耸听 !
 




人们忍受着忍耐着,矛盾被压抑着 可是世界上所有的忍耐都有一定的限度。
 

几天来,一个现像一直困扰着我,就是近 来不断发生的群体抗警事件(官方称袭警事件或者叫暴力抗法)。因为我无法 认定,这些年来几乎遍布全国各地的群体性暴力袭警事件究竟是偶然还是一种必然。
 
据《贵州都市报》报道,7月10日晚,贵阳市鹿冲关路发生一起 暴力袭警事件,几百人将警车、出租车、新闻采访车砸坏。当这些人冲向派出所时,贵 阳市公安局紧急出动数十名防暴警察,最终在昨日凌晨5点 将事态平息,一些不法人员被扣留调查。(7月13日《新京报》)7月7日,记者从山西省万荣县检察院获悉该县发生一起恶性案件, 100多民四川农民工冲进县公安局,造成东楼二层110办公处多个房间门被砸,办公桌受损,此事在万荣县城引起了 轩然大波。县检察院已经介入此事,对肇事者将以破坏公共财产和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 序的罪名提起诉讼。(7月8日《 现代快报》)
 
暴力袭警事件当然还有很多。2002年5月16日,南京市鼓楼区白露花园莺歌苑工地民工和住户因阳光权一事 发生纠纷,江东派出所民警前往调解时,工地负责人孔令才竟指使众民工持械围殴民警 ,将两辆警车砸坏并致使多名民警受伤。2004年12月中午1时许,9辆满载民工的大卡车开进万荣县城后,直冲万荣县交警大队,当 场撞死两名交警,随后200民工又暴力袭警打伤数人。在网 上搜索竟一下出现1万余篇有关 暴力袭警的新闻、文章。
 
问题严重吗?我不是官方,我无法评估这 些事件的性质。但是,凭我经验和感觉,假如这种群体事件一二再,再而三地这样频繁 发生下去的话,大概绝非什么福音吧?历史无情的告诉我们,一旦一个社会只有依赖暴 力才能解决问题的时候,这个社会必将临近动荡爆发的火山口!
 
万事皆有前因后果,社会矛盾亦不例外。 一个农民工,一个手无寸铁的打工者;一群农民,一群老实本分的农民,原本对于政府 ,对于官员是顶礼膜拜,是十二分虔诚敬畏的啊!可是为什么社会发展到今天,GDP不断疯长,人民生活达到小康后,反而对政府,对政府的 管理者如此大不敬,甚至动用暴力与之对抗了呢?我想试着来回答这个问题。
 
如今,不管是城市还是乡村,中低收入者 得了病看不起,农民们更是小病拖,大病扛,重病等着见阎王;学费奇高,一般家 庭无法供得起一个子女上大学。一个农民家庭17年不吃不喝 才能培养一个大学生。每年高考结束,总有考上大学的学生父母亲被逼死的消息见诸报 端;城里人买不起房,一套住房动辄几十万,一个普通家庭大多数只能望房兴叹。 一个被迫不幸按揭买了房子的人家,只好辛苦一生,成为一代房奴大学生的工 作越发难找,本科生的工资越来越低;打工仔的月薪二十年不变,以至儿子打工时仍然 拿父辈当年的工钱。并且,就连这微薄的工钱,还有可能被无良的工头克扣,甚至数年 追讨不果,于是他们自杀或者爬上高高的塔吊以死抗争
 
如今,国家的管理者,尤其是那些素质不高的执法人员,已经学会耀武扬威了。他们不把老百姓放在平等的地位,他们错误地认 为,只要特权在手,老百姓可以随意驱使,随意蹂躏。在很多情况下,在一些执法者眼 里,农民工等弱势群体只是二等公民,是不懂国事的土包 子,更谈不上用法律维护自身权益了。他们习惯逆来顺受 ,也不得不逆来顺受。于是,被抓进公安部门后,态度好便罢,态度不好,不是拳打就 是脚踢,根本不按法律上的有关程序进行妥善处理
 
 人们忍受着,忍耐着,矛盾被压抑着 可是,世界上所有的忍耐都有一定的限度,一旦这种忍气吞声隐忍到一个爆发的临 界点,哪怕一个小小的触发,暴力抗争必将像连环雷那样此起彼伏的炸开!几百人的暴 力抗法,仅仅反映当今社会矛盾的表层,我们已经不能小觑。还有更深层次的权力、利 益阶层的角斗和较力呢,这个能量也许更大!只不过它们都隐藏在一个美丽的光环下。
 
相信任何一个爱好和平的人,都不愿看到 社会和国家的动荡。一场暴力过后留下来的往往是伤痕累累国家损失的财产,人民 流淌的鲜血,到头来还要这个民族自己来承当。当然我们更加不愿意看到充斥暴力和战 火的社会。生灵涂炭,山河破碎,国力丧尽,亲者痛,仇者快,华夏濒绝!然而,美好 的愿望无法替代残酷的现实。假使我们不努力,我们不开明,我们不走民主政治的文明 之路,我们就将重蹈历史覆辙。
 
然而,虽然人类文明在不断进步,社会制 度在不断向理想的科学化方向迈进。但是,我们这块土地上却一如既往地抱残守缺,视 民主政治如洪水猛兽。僵化的体制,大一统的专制,已经严重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社 会两极的严重分化,已经积累了大量的社会矛盾。与其说我们在自恋自己的政治文化,不如说我们在不断制造火药桶,在给社会动荡积累能量。
 
历史不断为我们制造机遇世界政治文 明的经验,国家经济改革受阻的实际,都为我们自己的政治教科书提供了活的样板,就 看我们中华民族的智慧和悟性了。如果我们不能在这重要的历史关头,对政治体制进行 彻底的变革,完全彻底地在阳光下操作这个国家的一切,那么历史必然会不断重演暴力 相摧的恶性循环,中华民族必将不断重复用暴力改朝换代的悲剧这决不是危言耸听 !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