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赵紫阳八五诞辰感言 赵紫阳与中国改革研讨会
胡平



中共这十五年的所作所为,恶化的问题要比改善的问题多,制造的问题要比解决的问题多。中国离民主不是更近而是更远。

今年10月18日,是赵紫阳八十五岁生日。《中国人权》准备给赵先生送上一张电子生日卡,上面写:敬贺赵紫阳先生85岁诞辰。凡是愿意向赵先 生表示一份心意者。敬请在卡上签名(请将签名发到:Zhaoziyangyahoo.com)。并尽可能转发给其它人,广泛征集签名,不论是中国人,还是 外国人,不论是身在大陆,还是身在港澳,身在台湾,不论年老年幼。我们还要设立一个专门网站收集签名,各个网站也可以独立征集签名。

大家知道,在八九民运时,当时担任中共总书记的赵紫阳先生因为反对用武力对付学生与市民,坚持在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而后遭到整肃,被非 法软禁,到现在已经整整十五年了。正如俄国流亡诗人布罗茨基所说:时间只能使邪恶增殖。随著时间的流逝,邪恶可能会被一些人所淡忘,但邪恶本身并不会 随著时间的流逝而淡化,而消失。相反,邪恶只要没得到清算和纠正,它就会随著时间的流逝而深化蔓延,渗透到人的灵魂深处。它会使人们变得麻木不仁,习惯于 和邪恶和平共处,在新的邪恶面前丧失抵御的意志和能力。

十五年来,中国社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其中最触目惊心的变化就是政府暴力行为的恶性泛滥。哪怕在光天化日之下,大庭广众之中,不要说对异议人士, 不要说对法轮功,甚至对那些政府也不得不承认为人民的人,对那些政府口口声声要关心保护的弱势群体的人,政府也敢公然而然地横施暴虐,又打又抓,其赤膊上 阵,肆无忌惮,都是八十年代不可想象的;而一般民众的冷漠,回避和怯懦,也是八十年代不可相比的。著名民主理论家萨托利指出,一个社会向民主转化的最重要 的前提条件是,政治的去野蛮化,政治不再杀人,政治不再血腥。从这个标准看,今天的中国和十五年前相比,离民主不是更近而是更远。

如今,中共自我辩护的最重要的一条理由是稳定压倒一切。它力图让人们相信,如果中国放弃一党专制,实行自由民主,必将导致天下大乱。这当然是十足的谬论,但是它不是一般的谬论,它还是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

古典小说《镜花缘》里写到一个伯虑国,那?堛漱H们由于把睡眠误认作死亡,所以竭尽全力地压制倦意,不敢睡觉;等到他们实在打熬不住,终于闭目倒 下时,自然也就很容易真的长眠不醒、奄奄待毙了;而越是发生这种一睡即死的情况,伯虑人便越是害怕睡觉;而越是不敢睡觉,一旦睡下便越是会从此不 起......。这就叫自我实现的预言。中共以稳定为理由压制自由民主,正是同样的逻辑。

譬如说,为中共专制辩护者宣称中国必须要有共产党的领导,因为共产党是中国唯一的一支有组织的政治力量。当然是唯一的有组织的力量,既然它拼 命地压制另外的有组织力量出现,甚至练气功团体都不放过,只因为这些气功团体人数众多,俨然成为共产党之外的另一个有组织的力量。

一次又一次的残酷镇压,一次又一次的希望破灭,今天的中国人要远比十五年前更缺少公德心,更不关心公共事务,更像一盘散沙,对于用理性的方式解决 问题也更缺少信心。今天的中国,政府官员利用权力谋取私利和利用暴力打压民众的现象远比过去更普遍更恶劣,官民之间的关系也远比十五年前更紧张更对立。这 些无疑都是不利于和平的民主转型的。

再以分离主义问题为例。十五年前的台湾,台独还不成气候。由于中共拒绝民主改革并对台湾文攻武吓,因此台湾人民当然不愿意与大陆统 一。随著时间的推移,台湾人的中国意识只会越来越淡,独立意识则必然越来越强。西藏问题也是如此,正因为达赖喇嘛倡导的真正自治的主张一再遭到中共的拒 绝,致使藏人的独立意愿日益增长。还有新疆,现在疆独已经成为一种力量,可是十五年前,有几个人听说过疆独呢?

不错,十五年来,中国也有了很多正面的发展。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经济增长。可是伴随著经济增长的却是急剧的贫富悬殊,两极分化,而这种贫富悬 殊和两极分化又是源于经济增长过程本身的极度不公正。我们知道,对民主转型而言,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程度并不特别重要--不少穷国也能很平稳地走上民主之 路;重要的是人们对现存的经济秩序和财产分配格局是否认同。单单是贫富悬殊不一定就意味著问题严重--不少民主国家的贫富差距也很大,严重的问题是贫富悬 殊到底是怎样造成的。在中国,贫困群体是由于权势集团的抢劫而造成的,权势者知道自己的财富来路不正,因此离不开专制政权的保护,所以对自由民主更恐惧更 敌视。这就使得启动民主进程比十五年前要更艰难。

总的来说,中共这十五年的所作所为,恶化的问题要比改善的问题多,制造的问题要比解决的问题多。十五年前,中共就以没有中共一党专 制会天下大乱为理由,抵制来自党内的和民间的要求自由民主的呼声,当时绝大多数人是不信的。可是到了今天,接受中共这套说词的人反倒多了起来。很多人都 担心如果没有中共的专制统治,中国会陷入混乱和分裂。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呢?因为中共十五年来的所作所为,正是在竭力促进它的预言实现。

结论:一切热爱自由民主,不希望天下大乱的人们,必须及时行动起来,努力防止专制的自我实现语言成真。要知道,中国的民主进程,越是启动得早就越是平稳,越是晚就越是危险。

中共这十五年的所作所为,恶化的问题要比改善的问题多,制造的问题要比解决的问题多。中国离民主不是更近而是更远。

今年10月18日,是赵紫阳八十五岁生日。《中国人权》准备给赵先生送上一张电子生日卡,上面写:敬贺赵紫阳先生85岁诞辰。凡是愿意向赵先 生表示一份心意者。敬请在卡上签名(请将签名发到:Zhaoziyangyahoo.com)。并尽可能转发给其它人,广泛征集签名,不论是中国人,还是 外国人,不论是身在大陆,还是身在港澳,身在台湾,不论年老年幼。我们还要设立一个专门网站收集签名,各个网站也可以独立征集签名。

大家知道,在八九民运时,当时担任中共总书记的赵紫阳先生因为反对用武力对付学生与市民,坚持在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而后遭到整肃,被非 法软禁,到现在已经整整十五年了。正如俄国流亡诗人布罗茨基所说:时间只能使邪恶增殖。随著时间的流逝,邪恶可能会被一些人所淡忘,但邪恶本身并不会 随著时间的流逝而淡化,而消失。相反,邪恶只要没得到清算和纠正,它就会随著时间的流逝而深化蔓延,渗透到人的灵魂深处。它会使人们变得麻木不仁,习惯于 和邪恶和平共处,在新的邪恶面前丧失抵御的意志和能力。

十五年来,中国社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其中最触目惊心的变化就是政府暴力行为的恶性泛滥。哪怕在光天化日之下,大庭广众之中,不要说对异议人士, 不要说对法轮功,甚至对那些政府也不得不承认为人民的人,对那些政府口口声声要关心保护的弱势群体的人,政府也敢公然而然地横施暴虐,又打又抓,其赤膊上 阵,肆无忌惮,都是八十年代不可想象的;而一般民众的冷漠,回避和怯懦,也是八十年代不可相比的。著名民主理论家萨托利指出,一个社会向民主转化的最重要 的前提条件是,政治的去野蛮化,政治不再杀人,政治不再血腥。从这个标准看,今天的中国和十五年前相比,离民主不是更近而是更远。

如今,中共自我辩护的最重要的一条理由是稳定压倒一切。它力图让人们相信,如果中国放弃一党专制,实行自由民主,必将导致天下大乱。这当然是十足的谬论,但是它不是一般的谬论,它还是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

古典小说《镜花缘》里写到一个伯虑国,那?堛漱H们由于把睡眠误认作死亡,所以竭尽全力地压制倦意,不敢睡觉;等到他们实在打熬不住,终于闭目倒 下时,自然也就很容易真的长眠不醒、奄奄待毙了;而越是发生这种一睡即死的情况,伯虑人便越是害怕睡觉;而越是不敢睡觉,一旦睡下便越是会从此不 起......。这就叫自我实现的预言。中共以稳定为理由压制自由民主,正是同样的逻辑。

譬如说,为中共专制辩护者宣称中国必须要有共产党的领导,因为共产党是中国唯一的一支有组织的政治力量。当然是唯一的有组织的力量,既然它拼 命地压制另外的有组织力量出现,甚至练气功团体都不放过,只因为这些气功团体人数众多,俨然成为共产党之外的另一个有组织的力量。

一次又一次的残酷镇压,一次又一次的希望破灭,今天的中国人要远比十五年前更缺少公德心,更不关心公共事务,更像一盘散沙,对于用理性的方式解决 问题也更缺少信心。今天的中国,政府官员利用权力谋取私利和利用暴力打压民众的现象远比过去更普遍更恶劣,官民之间的关系也远比十五年前更紧张更对立。这 些无疑都是不利于和平的民主转型的。

再以分离主义问题为例。十五年前的台湾,台独还不成气候。由于中共拒绝民主改革并对台湾文攻武吓,因此台湾人民当然不愿意与大陆统 一。随著时间的推移,台湾人的中国意识只会越来越淡,独立意识则必然越来越强。西藏问题也是如此,正因为达赖喇嘛倡导的真正自治的主张一再遭到中共的拒 绝,致使藏人的独立意愿日益增长。还有新疆,现在疆独已经成为一种力量,可是十五年前,有几个人听说过疆独呢?

不错,十五年来,中国也有了很多正面的发展。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经济增长。可是伴随著经济增长的却是急剧的贫富悬殊,两极分化,而这种贫富悬 殊和两极分化又是源于经济增长过程本身的极度不公正。我们知道,对民主转型而言,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程度并不特别重要--不少穷国也能很平稳地走上民主之 路;重要的是人们对现存的经济秩序和财产分配格局是否认同。单单是贫富悬殊不一定就意味著问题严重--不少民主国家的贫富差距也很大,严重的问题是贫富悬 殊到底是怎样造成的。在中国,贫困群体是由于权势集团的抢劫而造成的,权势者知道自己的财富来路不正,因此离不开专制政权的保护,所以对自由民主更恐惧更 敌视。这就使得启动民主进程比十五年前要更艰难。

总的来说,中共这十五年的所作所为,恶化的问题要比改善的问题多,制造的问题要比解决的问题多。十五年前,中共就以没有中共一党专 制会天下大乱为理由,抵制来自党内的和民间的要求自由民主的呼声,当时绝大多数人是不信的。可是到了今天,接受中共这套说词的人反倒多了起来。很多人都 担心如果没有中共的专制统治,中国会陷入混乱和分裂。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呢?因为中共十五年来的所作所为,正是在竭力促进它的预言实现。

结论:一切热爱自由民主,不希望天下大乱的人们,必须及时行动起来,努力防止专制的自我实现语言成真。要知道,中国的民主进程,越是启动得早就越是平稳,越是晚就越是危险。

中共这十五年的所作所为,恶化的问题要比改善的问题多,制造的问题要比解决的问题多。中国离民主不是更近而是更远。

今年10月18日,是赵紫阳八十五岁生日。《中国人权》准备给赵先生送上一张电子生日卡,上面写:敬贺赵紫阳先生85岁诞辰。凡是愿意向赵先 生表示一份心意者。敬请在卡上签名(请将签名发到:Zhaoziyangyahoo.com)。并尽可能转发给其它人,广泛征集签名,不论是中国人,还是 外国人,不论是身在大陆,还是身在港澳,身在台湾,不论年老年幼。我们还要设立一个专门网站收集签名,各个网站也可以独立征集签名。

大家知道,在八九民运时,当时担任中共总书记的赵紫阳先生因为反对用武力对付学生与市民,坚持在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而后遭到整肃,被非 法软禁,到现在已经整整十五年了。正如俄国流亡诗人布罗茨基所说:时间只能使邪恶增殖。随著时间的流逝,邪恶可能会被一些人所淡忘,但邪恶本身并不会 随著时间的流逝而淡化,而消失。相反,邪恶只要没得到清算和纠正,它就会随著时间的流逝而深化蔓延,渗透到人的灵魂深处。它会使人们变得麻木不仁,习惯于 和邪恶和平共处,在新的邪恶面前丧失抵御的意志和能力。

十五年来,中国社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其中最触目惊心的变化就是政府暴力行为的恶性泛滥。哪怕在光天化日之下,大庭广众之中,不要说对异议人士, 不要说对法轮功,甚至对那些政府也不得不承认为人民的人,对那些政府口口声声要关心保护的弱势群体的人,政府也敢公然而然地横施暴虐,又打又抓,其赤膊上 阵,肆无忌惮,都是八十年代不可想象的;而一般民众的冷漠,回避和怯懦,也是八十年代不可相比的。著名民主理论家萨托利指出,一个社会向民主转化的最重要 的前提条件是,政治的去野蛮化,政治不再杀人,政治不再血腥。从这个标准看,今天的中国和十五年前相比,离民主不是更近而是更远。

如今,中共自我辩护的最重要的一条理由是稳定压倒一切。它力图让人们相信,如果中国放弃一党专制,实行自由民主,必将导致天下大乱。这当然是十足的谬论,但是它不是一般的谬论,它还是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

古典小说《镜花缘》里写到一个伯虑国,那?堛漱H们由于把睡眠误认作死亡,所以竭尽全力地压制倦意,不敢睡觉;等到他们实在打熬不住,终于闭目倒 下时,自然也就很容易真的长眠不醒、奄奄待毙了;而越是发生这种一睡即死的情况,伯虑人便越是害怕睡觉;而越是不敢睡觉,一旦睡下便越是会从此不 起......。这就叫自我实现的预言。中共以稳定为理由压制自由民主,正是同样的逻辑。

譬如说,为中共专制辩护者宣称中国必须要有共产党的领导,因为共产党是中国唯一的一支有组织的政治力量。当然是唯一的有组织的力量,既然它拼 命地压制另外的有组织力量出现,甚至练气功团体都不放过,只因为这些气功团体人数众多,俨然成为共产党之外的另一个有组织的力量。

一次又一次的残酷镇压,一次又一次的希望破灭,今天的中国人要远比十五年前更缺少公德心,更不关心公共事务,更像一盘散沙,对于用理性的方式解决 问题也更缺少信心。今天的中国,政府官员利用权力谋取私利和利用暴力打压民众的现象远比过去更普遍更恶劣,官民之间的关系也远比十五年前更紧张更对立。这 些无疑都是不利于和平的民主转型的。

再以分离主义问题为例。十五年前的台湾,台独还不成气候。由于中共拒绝民主改革并对台湾文攻武吓,因此台湾人民当然不愿意与大陆统 一。随著时间的推移,台湾人的中国意识只会越来越淡,独立意识则必然越来越强。西藏问题也是如此,正因为达赖喇嘛倡导的真正自治的主张一再遭到中共的拒 绝,致使藏人的独立意愿日益增长。还有新疆,现在疆独已经成为一种力量,可是十五年前,有几个人听说过疆独呢?

不错,十五年来,中国也有了很多正面的发展。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经济增长。可是伴随著经济增长的却是急剧的贫富悬殊,两极分化,而这种贫富悬 殊和两极分化又是源于经济增长过程本身的极度不公正。我们知道,对民主转型而言,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程度并不特别重要--不少穷国也能很平稳地走上民主之 路;重要的是人们对现存的经济秩序和财产分配格局是否认同。单单是贫富悬殊不一定就意味著问题严重--不少民主国家的贫富差距也很大,严重的问题是贫富悬 殊到底是怎样造成的。在中国,贫困群体是由于权势集团的抢劫而造成的,权势者知道自己的财富来路不正,因此离不开专制政权的保护,所以对自由民主更恐惧更 敌视。这就使得启动民主进程比十五年前要更艰难。

总的来说,中共这十五年的所作所为,恶化的问题要比改善的问题多,制造的问题要比解决的问题多。十五年前,中共就以没有中共一党专 制会天下大乱为理由,抵制来自党内的和民间的要求自由民主的呼声,当时绝大多数人是不信的。可是到了今天,接受中共这套说词的人反倒多了起来。很多人都 担心如果没有中共的专制统治,中国会陷入混乱和分裂。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呢?因为中共十五年来的所作所为,正是在竭力促进它的预言实现。

结论:一切热爱自由民主,不希望天下大乱的人们,必须及时行动起来,努力防止专制的自我实现语言成真。要知道,中国的民主进程,越是启动得早就越是平稳,越是晚就越是危险。

中共这十五年的所作所为,恶化的问题要比改善的问题多,制造的问题要比解决的问题多。中国离民主不是更近而是更远。

今年10月18日,是赵紫阳八十五岁生日。《中国人权》准备给赵先生送上一张电子生日卡,上面写:敬贺赵紫阳先生85岁诞辰。凡是愿意向赵先 生表示一份心意者。敬请在卡上签名(请将签名发到:Zhaoziyangyahoo.com)。并尽可能转发给其它人,广泛征集签名,不论是中国人,还是 外国人,不论是身在大陆,还是身在港澳,身在台湾,不论年老年幼。我们还要设立一个专门网站收集签名,各个网站也可以独立征集签名。

大家知道,在八九民运时,当时担任中共总书记的赵紫阳先生因为反对用武力对付学生与市民,坚持在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而后遭到整肃,被非 法软禁,到现在已经整整十五年了。正如俄国流亡诗人布罗茨基所说:时间只能使邪恶增殖。随著时间的流逝,邪恶可能会被一些人所淡忘,但邪恶本身并不会 随著时间的流逝而淡化,而消失。相反,邪恶只要没得到清算和纠正,它就会随著时间的流逝而深化蔓延,渗透到人的灵魂深处。它会使人们变得麻木不仁,习惯于 和邪恶和平共处,在新的邪恶面前丧失抵御的意志和能力。

十五年来,中国社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其中最触目惊心的变化就是政府暴力行为的恶性泛滥。哪怕在光天化日之下,大庭广众之中,不要说对异议人士, 不要说对法轮功,甚至对那些政府也不得不承认为人民的人,对那些政府口口声声要关心保护的弱势群体的人,政府也敢公然而然地横施暴虐,又打又抓,其赤膊上 阵,肆无忌惮,都是八十年代不可想象的;而一般民众的冷漠,回避和怯懦,也是八十年代不可相比的。著名民主理论家萨托利指出,一个社会向民主转化的最重要 的前提条件是,政治的去野蛮化,政治不再杀人,政治不再血腥。从这个标准看,今天的中国和十五年前相比,离民主不是更近而是更远。

如今,中共自我辩护的最重要的一条理由是稳定压倒一切。它力图让人们相信,如果中国放弃一党专制,实行自由民主,必将导致天下大乱。这当然是十足的谬论,但是它不是一般的谬论,它还是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

古典小说《镜花缘》里写到一个伯虑国,那?堛漱H们由于把睡眠误认作死亡,所以竭尽全力地压制倦意,不敢睡觉;等到他们实在打熬不住,终于闭目倒 下时,自然也就很容易真的长眠不醒、奄奄待毙了;而越是发生这种一睡即死的情况,伯虑人便越是害怕睡觉;而越是不敢睡觉,一旦睡下便越是会从此不 起......。这就叫自我实现的预言。中共以稳定为理由压制自由民主,正是同样的逻辑。

譬如说,为中共专制辩护者宣称中国必须要有共产党的领导,因为共产党是中国唯一的一支有组织的政治力量。当然是唯一的有组织的力量,既然它拼 命地压制另外的有组织力量出现,甚至练气功团体都不放过,只因为这些气功团体人数众多,俨然成为共产党之外的另一个有组织的力量。

一次又一次的残酷镇压,一次又一次的希望破灭,今天的中国人要远比十五年前更缺少公德心,更不关心公共事务,更像一盘散沙,对于用理性的方式解决 问题也更缺少信心。今天的中国,政府官员利用权力谋取私利和利用暴力打压民众的现象远比过去更普遍更恶劣,官民之间的关系也远比十五年前更紧张更对立。这 些无疑都是不利于和平的民主转型的。

再以分离主义问题为例。十五年前的台湾,台独还不成气候。由于中共拒绝民主改革并对台湾文攻武吓,因此台湾人民当然不愿意与大陆统 一。随著时间的推移,台湾人的中国意识只会越来越淡,独立意识则必然越来越强。西藏问题也是如此,正因为达赖喇嘛倡导的真正自治的主张一再遭到中共的拒 绝,致使藏人的独立意愿日益增长。还有新疆,现在疆独已经成为一种力量,可是十五年前,有几个人听说过疆独呢?

不错,十五年来,中国也有了很多正面的发展。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经济增长。可是伴随著经济增长的却是急剧的贫富悬殊,两极分化,而这种贫富悬 殊和两极分化又是源于经济增长过程本身的极度不公正。我们知道,对民主转型而言,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程度并不特别重要--不少穷国也能很平稳地走上民主之 路;重要的是人们对现存的经济秩序和财产分配格局是否认同。单单是贫富悬殊不一定就意味著问题严重--不少民主国家的贫富差距也很大,严重的问题是贫富悬 殊到底是怎样造成的。在中国,贫困群体是由于权势集团的抢劫而造成的,权势者知道自己的财富来路不正,因此离不开专制政权的保护,所以对自由民主更恐惧更 敌视。这就使得启动民主进程比十五年前要更艰难。

总的来说,中共这十五年的所作所为,恶化的问题要比改善的问题多,制造的问题要比解决的问题多。十五年前,中共就以没有中共一党专 制会天下大乱为理由,抵制来自党内的和民间的要求自由民主的呼声,当时绝大多数人是不信的。可是到了今天,接受中共这套说词的人反倒多了起来。很多人都 担心如果没有中共的专制统治,中国会陷入混乱和分裂。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呢?因为中共十五年来的所作所为,正是在竭力促进它的预言实现。

结论:一切热爱自由民主,不希望天下大乱的人们,必须及时行动起来,努力防止专制的自我实现语言成真。要知道,中国的民主进程,越是启动得早就越是平稳,越是晚就越是危险。

中共这十五年的所作所为,恶化的问题要比改善的问题多,制造的问题要比解决的问题多。中国离民主不是更近而是更远。

今年10月18日,是赵紫阳八十五岁生日。《中国人权》准备给赵先生送上一张电子生日卡,上面写:敬贺赵紫阳先生85岁诞辰。凡是愿意向赵先 生表示一份心意者。敬请在卡上签名(请将签名发到:Zhaoziyangyahoo.com)。并尽可能转发给其它人,广泛征集签名,不论是中国人,还是 外国人,不论是身在大陆,还是身在港澳,身在台湾,不论年老年幼。我们还要设立一个专门网站收集签名,各个网站也可以独立征集签名。

大家知道,在八九民运时,当时担任中共总书记的赵紫阳先生因为反对用武力对付学生与市民,坚持在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而后遭到整肃,被非 法软禁,到现在已经整整十五年了。正如俄国流亡诗人布罗茨基所说:时间只能使邪恶增殖。随著时间的流逝,邪恶可能会被一些人所淡忘,但邪恶本身并不会 随著时间的流逝而淡化,而消失。相反,邪恶只要没得到清算和纠正,它就会随著时间的流逝而深化蔓延,渗透到人的灵魂深处。它会使人们变得麻木不仁,习惯于 和邪恶和平共处,在新的邪恶面前丧失抵御的意志和能力。

十五年来,中国社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其中最触目惊心的变化就是政府暴力行为的恶性泛滥。哪怕在光天化日之下,大庭广众之中,不要说对异议人士, 不要说对法轮功,甚至对那些政府也不得不承认为人民的人,对那些政府口口声声要关心保护的弱势群体的人,政府也敢公然而然地横施暴虐,又打又抓,其赤膊上 阵,肆无忌惮,都是八十年代不可想象的;而一般民众的冷漠,回避和怯懦,也是八十年代不可相比的。著名民主理论家萨托利指出,一个社会向民主转化的最重要 的前提条件是,政治的去野蛮化,政治不再杀人,政治不再血腥。从这个标准看,今天的中国和十五年前相比,离民主不是更近而是更远。

如今,中共自我辩护的最重要的一条理由是稳定压倒一切。它力图让人们相信,如果中国放弃一党专制,实行自由民主,必将导致天下大乱。这当然是十足的谬论,但是它不是一般的谬论,它还是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

古典小说《镜花缘》里写到一个伯虑国,那?堛漱H们由于把睡眠误认作死亡,所以竭尽全力地压制倦意,不敢睡觉;等到他们实在打熬不住,终于闭目倒 下时,自然也就很容易真的长眠不醒、奄奄待毙了;而越是发生这种一睡即死的情况,伯虑人便越是害怕睡觉;而越是不敢睡觉,一旦睡下便越是会从此不 起......。这就叫自我实现的预言。中共以稳定为理由压制自由民主,正是同样的逻辑。

譬如说,为中共专制辩护者宣称中国必须要有共产党的领导,因为共产党是中国唯一的一支有组织的政治力量。当然是唯一的有组织的力量,既然它拼 命地压制另外的有组织力量出现,甚至练气功团体都不放过,只因为这些气功团体人数众多,俨然成为共产党之外的另一个有组织的力量。

一次又一次的残酷镇压,一次又一次的希望破灭,今天的中国人要远比十五年前更缺少公德心,更不关心公共事务,更像一盘散沙,对于用理性的方式解决 问题也更缺少信心。今天的中国,政府官员利用权力谋取私利和利用暴力打压民众的现象远比过去更普遍更恶劣,官民之间的关系也远比十五年前更紧张更对立。这 些无疑都是不利于和平的民主转型的。

再以分离主义问题为例。十五年前的台湾,台独还不成气候。由于中共拒绝民主改革并对台湾文攻武吓,因此台湾人民当然不愿意与大陆统 一。随著时间的推移,台湾人的中国意识只会越来越淡,独立意识则必然越来越强。西藏问题也是如此,正因为达赖喇嘛倡导的真正自治的主张一再遭到中共的拒 绝,致使藏人的独立意愿日益增长。还有新疆,现在疆独已经成为一种力量,可是十五年前,有几个人听说过疆独呢?

不错,十五年来,中国也有了很多正面的发展。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经济增长。可是伴随著经济增长的却是急剧的贫富悬殊,两极分化,而这种贫富悬 殊和两极分化又是源于经济增长过程本身的极度不公正。我们知道,对民主转型而言,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程度并不特别重要--不少穷国也能很平稳地走上民主之 路;重要的是人们对现存的经济秩序和财产分配格局是否认同。单单是贫富悬殊不一定就意味著问题严重--不少民主国家的贫富差距也很大,严重的问题是贫富悬 殊到底是怎样造成的。在中国,贫困群体是由于权势集团的抢劫而造成的,权势者知道自己的财富来路不正,因此离不开专制政权的保护,所以对自由民主更恐惧更 敌视。这就使得启动民主进程比十五年前要更艰难。

总的来说,中共这十五年的所作所为,恶化的问题要比改善的问题多,制造的问题要比解决的问题多。十五年前,中共就以没有中共一党专 制会天下大乱为理由,抵制来自党内的和民间的要求自由民主的呼声,当时绝大多数人是不信的。可是到了今天,接受中共这套说词的人反倒多了起来。很多人都 担心如果没有中共的专制统治,中国会陷入混乱和分裂。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呢?因为中共十五年来的所作所为,正是在竭力促进它的预言实现。

结论:一切热爱自由民主,不希望天下大乱的人们,必须及时行动起来,努力防止专制的自我实现语言成真。要知道,中国的民主进程,越是启动得早就越是平稳,越是晚就越是危险。

中共这十五年的所作所为,恶化的问题要比改善的问题多,制造的问题要比解决的问题多。中国离民主不是更近而是更远。

今年10月18日,是赵紫阳八十五岁生日。《中国人权》准备给赵先生送上一张电子生日卡,上面写:敬贺赵紫阳先生85岁诞辰。凡是愿意向赵先 生表示一份心意者。敬请在卡上签名(请将签名发到:Zhaoziyangyahoo.com)。并尽可能转发给其它人,广泛征集签名,不论是中国人,还是 外国人,不论是身在大陆,还是身在港澳,身在台湾,不论年老年幼。我们还要设立一个专门网站收集签名,各个网站也可以独立征集签名。

大家知道,在八九民运时,当时担任中共总书记的赵紫阳先生因为反对用武力对付学生与市民,坚持在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而后遭到整肃,被非 法软禁,到现在已经整整十五年了。正如俄国流亡诗人布罗茨基所说:时间只能使邪恶增殖。随著时间的流逝,邪恶可能会被一些人所淡忘,但邪恶本身并不会 随著时间的流逝而淡化,而消失。相反,邪恶只要没得到清算和纠正,它就会随著时间的流逝而深化蔓延,渗透到人的灵魂深处。它会使人们变得麻木不仁,习惯于 和邪恶和平共处,在新的邪恶面前丧失抵御的意志和能力。

十五年来,中国社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其中最触目惊心的变化就是政府暴力行为的恶性泛滥。哪怕在光天化日之下,大庭广众之中,不要说对异议人士, 不要说对法轮功,甚至对那些政府也不得不承认为人民的人,对那些政府口口声声要关心保护的弱势群体的人,政府也敢公然而然地横施暴虐,又打又抓,其赤膊上 阵,肆无忌惮,都是八十年代不可想象的;而一般民众的冷漠,回避和怯懦,也是八十年代不可相比的。著名民主理论家萨托利指出,一个社会向民主转化的最重要 的前提条件是,政治的去野蛮化,政治不再杀人,政治不再血腥。从这个标准看,今天的中国和十五年前相比,离民主不是更近而是更远。

如今,中共自我辩护的最重要的一条理由是稳定压倒一切。它力图让人们相信,如果中国放弃一党专制,实行自由民主,必将导致天下大乱。这当然是十足的谬论,但是它不是一般的谬论,它还是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

古典小说《镜花缘》里写到一个伯虑国,那?堛漱H们由于把睡眠误认作死亡,所以竭尽全力地压制倦意,不敢睡觉;等到他们实在打熬不住,终于闭目倒 下时,自然也就很容易真的长眠不醒、奄奄待毙了;而越是发生这种一睡即死的情况,伯虑人便越是害怕睡觉;而越是不敢睡觉,一旦睡下便越是会从此不 起......。这就叫自我实现的预言。中共以稳定为理由压制自由民主,正是同样的逻辑。

譬如说,为中共专制辩护者宣称中国必须要有共产党的领导,因为共产党是中国唯一的一支有组织的政治力量。当然是唯一的有组织的力量,既然它拼 命地压制另外的有组织力量出现,甚至练气功团体都不放过,只因为这些气功团体人数众多,俨然成为共产党之外的另一个有组织的力量。

一次又一次的残酷镇压,一次又一次的希望破灭,今天的中国人要远比十五年前更缺少公德心,更不关心公共事务,更像一盘散沙,对于用理性的方式解决 问题也更缺少信心。今天的中国,政府官员利用权力谋取私利和利用暴力打压民众的现象远比过去更普遍更恶劣,官民之间的关系也远比十五年前更紧张更对立。这 些无疑都是不利于和平的民主转型的。

再以分离主义问题为例。十五年前的台湾,台独还不成气候。由于中共拒绝民主改革并对台湾文攻武吓,因此台湾人民当然不愿意与大陆统 一。随著时间的推移,台湾人的中国意识只会越来越淡,独立意识则必然越来越强。西藏问题也是如此,正因为达赖喇嘛倡导的真正自治的主张一再遭到中共的拒 绝,致使藏人的独立意愿日益增长。还有新疆,现在疆独已经成为一种力量,可是十五年前,有几个人听说过疆独呢?

不错,十五年来,中国也有了很多正面的发展。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经济增长。可是伴随著经济增长的却是急剧的贫富悬殊,两极分化,而这种贫富悬 殊和两极分化又是源于经济增长过程本身的极度不公正。我们知道,对民主转型而言,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程度并不特别重要--不少穷国也能很平稳地走上民主之 路;重要的是人们对现存的经济秩序和财产分配格局是否认同。单单是贫富悬殊不一定就意味著问题严重--不少民主国家的贫富差距也很大,严重的问题是贫富悬 殊到底是怎样造成的。在中国,贫困群体是由于权势集团的抢劫而造成的,权势者知道自己的财富来路不正,因此离不开专制政权的保护,所以对自由民主更恐惧更 敌视。这就使得启动民主进程比十五年前要更艰难。

总的来说,中共这十五年的所作所为,恶化的问题要比改善的问题多,制造的问题要比解决的问题多。十五年前,中共就以没有中共一党专 制会天下大乱为理由,抵制来自党内的和民间的要求自由民主的呼声,当时绝大多数人是不信的。可是到了今天,接受中共这套说词的人反倒多了起来。很多人都 担心如果没有中共的专制统治,中国会陷入混乱和分裂。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呢?因为中共十五年来的所作所为,正是在竭力促进它的预言实现。

结论:一切热爱自由民主,不希望天下大乱的人们,必须及时行动起来,努力防止专制的自我实现语言成真。要知道,中国的民主进程,越是启动得早就越是平稳,越是晚就越是危险。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