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为真正的民主选举而斗争姚立法接受《人与人权》杂志采访
姚立法(湖北)



九亿选民人人来参加选举,用选票替换子弹, 和平完成中国民主变革。


中国目前正在进行基层选举。为此本刊编辑部采访了姚立法先生。

姚立法先生是中国著名的民间独立候选人,20多年来,他致力于中国基层民主选举,曾成功当选为湖北潜江人大代表,是当代杰出的宪政实践者。人们称姚立法为布衣代表,在他的家乡,人们昵称他姚代表。

姚立法1958年生于湖北潜江龙湾镇,1984年在潜江教育局勤工俭学办公室任职。1987年,他参加潜江县进行第一届人大代表选举。1988年潜江撤县改市,1990年,潜江市进行第二届人大代表选举。1993年,潜江市举行第三届人大代表选举。姚立法参加了这三次竞选,但都没有成功。

第一次竞选,姚立法是被单位里的同事们联名推荐的;第二次,他提前开始研读相关法律,并油印了2000多份个人简历,发给选民。市政府文教办公室曾派两个官员找姚进 行个人谈话,要求他不要再竞选,不要散发个人资料。第三次,他采取写公开信的方法对选举过程中一些不合法的现象提出质疑:不是由选民推选产生的选民小组组长、副组长,其身份是不合法的;产生第一轮候选人不让全体选民知道,由组长先定候选人,再找人签名上报是不 合法的。

1998年,姚立法作为独立候选人参加了潜江市第四届人大代表竞选。他给选民的公开信说:我建议大家把神圣的一票投给那些能代表人民的利益和意志、模范遵守宪法和法律、有较强执行代表职务能力的人。最终,他当选为潜江市此届人大代表。5年任职中,他提交议案多达187份。他为教师追讨亿元欠薪;调查出潜江619位村官被非法撤换;捅破乡村选举假象;促成董滩村 委会重新选举。在姚立法的带动下,2003年潜江选举中,有41位独立候选人参加;而今年潜江选举,独立候选人增加到近百人。

由于姚立法代表并维护人民的利益,受到政府的层层打压。例如,2002年,民政局构陷姚立法偷窃政府文件;2003年潜江市选举中,由于姚立法的支持者主要在学校,当局为打压他,特别规定学生选民在户口所在地登记,致使姚立法落选。今年7月28日,姚立法与泛蓝联盟在饭店探讨选举问题,被公安部门指为非法聚会,遭传讯。为独立竞选,姚立法不断遭到骚扰、监视、恐吓,并牵连家属,连他发送的选举材料也被指为非法出版物。

在政府的打压下,姚立法不屈不挠地为独立竞选而斗争。他说:把选举从中共操纵下解放出来,让人民真正的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是一场政治改革,也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终体现。走到这一步就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成功。


  记者:姚先生,人们称您为布衣代表,当地民众昵称您姚代表。您在中国曾作为非官方指定的独立候选人,首次当选为人民代表。您为落实宪法,保证民众的选举权利奋斗了二十年,您认为独立参选区县级人民代表有什么意义?

  姚立法:这么多年来,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在中国坚持竞选的人不多。公民独立参加竞选很有意义。我理解,它的意义:

  1、直接推动中国尽早成为法治国家,实现百年来中国人理想的民主社会。从清末至今,中国人不断追求民主理想,但没有实现。中国1908年就有了议员选举法《咨议局章程》;1912年中国已有参议院实行总统选举;日后,中国不断实践选举,尽管不理想,但还是在进步。1947年的《中华民国宪法》是一部完善的民主宪法,在法律上确立了选举制度。在法律上,清末、民国的选举比中国先进,可行;那时有选举法庭,可以进行选举诉讼。1949年后,中国的选举倒退了。1949年至毛去世,这时期实际没有选举。1979年,国家制定了选举法,总算是个进步。20多年来已进行了八届乡镇人民代表大会和七届区县级人民代表大会的选举,我参加了五次区县级人大代表的竞选。根据我的经验,这二十几年来的选举都是假选举,是欺骗选民的选举。宪法规定,选民是选举的主体,但实际上中共掌控着选举,把选民当道具,做门面。

  我们独立候选人竞选,就是要挑战中国的假选举,真正实行宪法,不能说一套,做一套。不打破权力操纵选举的状况,宪法就不能落实,法治社会就不能实现。因此,公民独立参加竞选区县级人民代表将推动中国走向法治社会。
  

  2.、公民独立参加竞选直接检验执政党是否代表人民、是否代表正义、是否主持公正。

  选举法规定得很清楚,领导县乡两级人民代表大会换届选举的机关是县级人大常委会,但是在中国,党取代了人大常委会领导选举。他们在选举中提出三条:加强党的领导;充分发扬民主;严格依法办事。就中国的现况,我们独立候选人接受这几条。我们承认党的领导,但要求党主持正义,代表人民。首先是看中共是否依法领导选举;再,看中共是否真正尊重民意,把选举权真正还给选民。如果能依法选举,尊重民意,选民享有自主投票权,受老百姓拥护的人能当选代表,那么你这个党就代表正义和人民。反之,你中共操纵选举、欺骗选民,领导的选举不依法进行,打压老百姓拥护的候选人,安排那些唯命是从和人人憎恶的腐败分子当代表,那么你中共就不代表正义,也不代表人民。
  

  3.、公民独立参加竞选可以暴露中国选举法律丑陋的一面,是对假选举的挑战。2004年10月,中国修正了选举法,这仍然是一个恶法,全文只有7000多字。如果没有人站出来竞选,选举法的问题和丑陋的东西就暴露不出来,中国的选举就不能进步。例如,正常情况,选民应该有21项民主权利,但在这部选举法中,选民的21项民主权利没有一项得到保障。没有保障的权利,就等于没有权利。湖北省选举细则,全文只有6000多字,含糊其辞,令人不明不白。美国怀俄明州的选举法有13万字,这还不要说选举的监督、宣传、筹款、媒体报道等等。中国的选举法,所有的关键环节都没有如何操作的细节,如正式代表候选人的确定、投票程序、计票程序等等,这样的选举法在实际中不能使用。

  民主,以民为主。但中国的选民什么权利都没有,只有服从党的意志的权利。我们独立竞选人大都不是党员,但有民意基础。我们竞选、当选都是为了依法行使选民和代表的法定权利和权力,不必考虑党的见不得人的意图。
  

  4、独立候选人参加竞选可以激发选民参加选举的热情。中国过去是封建社会,百姓没有选举意识,也缺少这方面的传统。但是中国人是可以接受选举的,他们和民主制度不冲突。比如1949年前,中国乡村的族长就是推选的。中国人爱打麻将,其实麻将是讲规则的,无论谁坐到牌桌上,都得遵守规则。中国老百姓不关心选举、甚至厌恶选举,是因为中国的选举都是假的,唬弄他们,他们当然对之不以为然 。

  我们站出来,独立参加竞选,向选民宣传选民在选举过程中的法定权利,指责和揭露主持选举的相关组织违法领导选举的具体事实,向选民宣传人民代表的法定权力和社会走向正义的关系,我们用传单等形式公开向选民承诺当选后做什么怎样做,比如提名什么样的人为市长、副市长候选人,对什么样的市长副市长候选人投反对票,对什么样的检察院检察长行使直问权,对什么 样的法院院长使用罢免权等,自然会受到选民的拥护,会改变老百姓对选举的态度,激发选民关注和参与选举的兴趣和热情。
  

  5、迫使中共实行党内民主。按照党章,中共党内也是有民主规则的。如果他们能实行,也是进步。但是中共不实行,比如中共的基层组织支部本应由党员选举,而实际上是内定。如果中国基层人大选举有进步,独立候选人当选越来越多,这会给中共带来挑战和危机,促使中共党内民主化。否则,中共只有退出政治舞台一条路。

  记者:您参与了多届区县级人大代表的竞选,您认为这次和以前有什么不同?

  姚:1、现在民众对选举的看法有不小变化。过去的选举完全是政府操控。现在民众不满意假选举,要求真选举,盼望自己信任的人当选。这就是说,人民有选举代表自己利益议员的要求了。这在过去是不敢想的。
  
  2、许多中共党员的认识也提高了。他们明白过去那一套是假选举,选民只有服从,没有权利。党员必须和党保持一致,按照党的要求投票。现在,他们不满意这样。共产党内部支持民主的人日益增多。
  
  3、国际上对中共有压力。中共一直说,中国人口多、贫穷、人民文化低,不适合搞民主;但是民主是世界的潮流,连非洲都在民主化。在世界的民主潮流中,中共必须考虑中国的民主问题。
  
  4、现在中国的社会矛盾比以往复杂激烈,贪污腐败,贫富悬殊,民生困难,社会无公义。这些都迫使中国需要改革,需要有人站出来,代表民众,为他们说话办事。但是另一个方面,就是农村的普遍空壳化,大多数体质好有能力有见解的人都离开了农村,剩下的多是老弱病残。这对中国农村基层选举不好,投票人大大减少,而且更容易被操纵。
  
  5、目前中国独立参加竞选的人数还不多,但是比过去有增长。2003年,北京、深圳、潜江三地只有100人,现在有的一个省就不止这个数目。今年我们潜江独立参选的有近百人。当然,中国独立参选还停留在一个较低的层面。
  
  6、此届选举,中共对独立参选人的打压比以往更严厉,而且公开化。今年6月2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共中宣部开会,发布消息:要坚决防止和纠正各种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参选活动。这是针对独立参选人来的。到底是谁违背宪法、法律呢? 可以说,我们每个独立参选人都是认真研究法律,使自己的一言一行都合乎法律,即使是出于策略,面临强大的执政党打压,我们也需要如此。中共实际上是不允许他人挑战他们掌控选举。

  记者:您认为独立参选和中国目前的维权运动有什么关系?

  姚:中国维权运动风起云涌,主要围绕于圈地、强迁、失业、腐败、枉法、苛捐杂税等问题。参选是争取民众的社会和政治权利,可以说也是维权维护民众的社会和政治权利。
  应该说争取和维护民众的社会和政治权利重要于其它。民众没有社会和政治权利就不能成为社会的主人。民众没有社会和政治权利怎么对政府权力实行监督、制衡? 中国社会的大多问题都是由于民众没有社会和政治权利带来的。如果民众有社会和政治权利,政府的圈地、强迁、官吏的肆意腐败怎么可能呢?因为民众的权利都集中到党、政府和官员哪里去了,他们才能为所欲为;而老百姓有冤无处伸,有理无处讲。中国各级政府的权力不代表民众,不为民众服务,只代表党,为党的利益服务。
  中国民众只有取得社会和政治权利,其它的权利才能有所保障。维权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最终在于人民要真正成为社会的主人。

  记者:据您所知,各地独立竞选人的情况如何?比如参选人的多少,他们的处境,参选过程中的状况? 以及他们如何对待?

  姚:今年全国有一半的省份要进行基层人大换届,应该有500多位独立候选人参加竞选。这些独立参选人都很优秀,否则不会有勇气和能力站出来参选,应该说他们是民意的真正代表,能够为民说话、做事。但是中国的政治环境较糟糕,政府就是要阻碍他们参选、当选,因此独立参选人的处境艰险,前景也不乐观。比如最近湖北枝江的吕邦列,镇上的一帮流氓整天跟着他,对他骚扰。他印了不少宣传选举的资料,被政府查抄,说是非法出版物。四川泸州曾发生了陷害独立参选人的事件。2001年,泸州独立候选人当选的人大代表曾健余受陷害,被判刑一年。2002年底,我在竞选湖北省人大代表前夕,被潜江市的电视台、报纸、电台诽谤,说我偷窃国家机密文件。
  但是我们独立参选人还是充满勇气,有充分准备对付恶劣处境,我们不怕坐牢杀头。为了对付政府打压,我们独立参选人要做到:1、在为人上做到无懈可击,不让人钻空子;2、认真学习有关法律法规,依法行事,依法竞选;3、对打压和操纵选举,要有充分的估计,熟悉他们的手段和方式并揭露;4、多和选民交流,倾听他们的意见,准确判断,要能真正代表民意。

  记者: 您认为作为独立候选人竞选,最大的困难和障碍是什么?你们应该怎样去做?

  姚:最大的困难是现行政治体制。这个体制不保护民众的选举权利,而是维护中共对选举的操纵。他们千方百计地打压独立参选人,比如你印刷选举资料,他说是非法出版物;你去见选民,宣传自己的主张,保安说上面有通知不准进门;参选人进行交流,他说是非法聚会。7月26日,我和泛滥联盟等5人在仙桃市天马酒店见面,探讨选举问题,公安部门以非法聚会之名,对我们传讯,隔离审查。他们不出事任何文件,也不履行任何法律手续。政府打压独立参选人,会使用各种手段,跟踪、监视、恐吓、暴力、陷害、动用黑社会、经济制裁、株连、迫害家属等等,总之他们要让你寸步难行。
  由于中国的法律不保护公民的选举权利,独立参选人在竞选中遭受的种种打压迫害,无处申诉。在政府的围剿下,独立参选人当选的希望很渺茫。不是我们没能力,不代表民意,而是政府害怕、不允许我们当选。

  记者:您对此届和中国未来的选举形势有何评估?

  姚:一句话:困难重重,前途光明。就目前,独立参加竞选的人还不多,处处遭受打压,当选的希望很小;但是民主是世界潮流,中国不论怎样都要向民主迈进。即使我们不能成功,但是会给不远的明天开辟道路,民主是全体中国人民的要求,这个潮流谁也挡不了。20年前,独立竞选人民代表是难以想象的,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了这个现实,就是中共也要想对策。发展地看,中国民主的前途是光明的。
  2004年,我受美国政府邀请观摩美国总统大选。上飞机前,我们潜江的选民印发传单满城散发,上面写着:热烈祝贺姚立法先生访美,观摩美国总统大选!民主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这些印发传单的人,后来遭到传讯。

  记者:我读了您编辑的选举手册《为权力而斗争》,您前言中呼吁,中国九亿选民都来参加县、乡两级人大代表投票,您称这是一场政治体制改革,不流血的人民战争,为什么这样说?

  姚:民主政治的核心是人民要有权利,而公民最大的政治权利就是选举权。政治改革的核心说到底就是官员和公众之间要有权力授受关系。如果人民真正获得选举权,他们就会选出自己的议员、及政府官员;如果议员和政府官员要得到人民的信任和选举,他们就必须代表民众权益,主持公正,遵循法律。因此,把选举从中共操纵下解放出来,让人民真正的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是一场政治改革,也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终体现。走到这一步就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成功。
  中国的政治改革不能走过去中共暴力革命的道路:不惜流血,千百万人头落地。中国不能再重复过去的历史悲剧,以暴易暴,以黑易黑。中国变革要走理性、和平的道路。人民战争是个比喻,是说九亿选民,人人来参加选举,参加投票,人民用选票替换子弹, 和平完成中国民主变革。
  我们独立竞选人参选,不是要让共产党倒台,而是要通过人民自主的选举,使能者上,庸者下,把社会权力交还给代表民意、主持公正的人,把那些结党营私、以权谋私的腐败分子用现代政治文明的子弹选票赶下台。

        记者:最后,请您谈谈您为这次选举有何计划?已经作了什么,还准备做什么?

  姚:我不是一个人,我们是一批志愿献身中国民主选举的人。我们从各方面尽可能地努力,努力参选,争取当选。1、首先,我们编写了三万多字的选举资料,广泛宣传选举法规、选民权利、注意事项,也介绍了一些成功的民主选举事例。让民众认识到选举的重要性,和目前中国选举中的不法问题。2、独立参选人之间进行交流,电话、电信、会面,了解情况,介绍各自的经验和面临的问题。3、 广泛接触选民,和他们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了解他们的意愿,争取他们的支持。总之,越接近选民,就越具有民众基础。4、我们也尽量和各级人大机构的官员和代表接触,他们其中有些人还是讲真话,支持基层民主选举的,他们也会向我们提些有益的意见。这是有益无害的事。5、我们还和中共党内一些进步的人士接触,交流看法。中共党内许多党员对腐败、假选举、政府黑社会化不满。总之,我们和各方各面的人接触、交流,争取广泛的支持。
        这些工作,我们一直在做。边做,边学习,边调整。武汉在9月26 日投票选举,全国部分农村将在今年10至12月选举。我们的时间不是很多,许多事情需要抓紧去做。

  记者:姚先生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经过这么多年,您对中国基层民主选举的体会和经验,无论是对独立参选人,或者选民都很重要。我代表读者,向您表示感谢!

  姚:谢谢贵杂志的采访,和对独立参选人的支持!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三日





九亿选民人人来参加选举,用选票替换子弹, 和平完成中国民主变革。


中国目前正在进行基层选举。为此本刊编辑部采访了姚立法先生。

姚立法先生是中国著名的民间独立候选人,20多年来,他致力于中国基层民主选举,曾成功当选为湖北潜江人大代表,是当代杰出的宪政实践者。人们称姚立法为布衣代表,在他的家乡,人们昵称他姚代表。

姚立法1958年生于湖北潜江龙湾镇,1984年在潜江教育局勤工俭学办公室任职。1987年,他参加潜江县进行第一届人大代表选举。1988年潜江撤县改市,1990年,潜江市进行第二届人大代表选举。1993年,潜江市举行第三届人大代表选举。姚立法参加了这三次竞选,但都没有成功。

第一次竞选,姚立法是被单位里的同事们联名推荐的;第二次,他提前开始研读相关法律,并油印了2000多份个人简历,发给选民。市政府文教办公室曾派两个官员找姚进 行个人谈话,要求他不要再竞选,不要散发个人资料。第三次,他采取写公开信的方法对选举过程中一些不合法的现象提出质疑:不是由选民推选产生的选民小组组长、副组长,其身份是不合法的;产生第一轮候选人不让全体选民知道,由组长先定候选人,再找人签名上报是不 合法的。

1998年,姚立法作为独立候选人参加了潜江市第四届人大代表竞选。他给选民的公开信说:我建议大家把神圣的一票投给那些能代表人民的利益和意志、模范遵守宪法和法律、有较强执行代表职务能力的人。最终,他当选为潜江市此届人大代表。5年任职中,他提交议案多达187份。他为教师追讨亿元欠薪;调查出潜江619位村官被非法撤换;捅破乡村选举假象;促成董滩村 委会重新选举。在姚立法的带动下,2003年潜江选举中,有41位独立候选人参加;而今年潜江选举,独立候选人增加到近百人。

由于姚立法代表并维护人民的利益,受到政府的层层打压。例如,2002年,民政局构陷姚立法偷窃政府文件;2003年潜江市选举中,由于姚立法的支持者主要在学校,当局为打压他,特别规定学生选民在户口所在地登记,致使姚立法落选。今年7月28日,姚立法与泛蓝联盟在饭店探讨选举问题,被公安部门指为非法聚会,遭传讯。为独立竞选,姚立法不断遭到骚扰、监视、恐吓,并牵连家属,连他发送的选举材料也被指为非法出版物。

在政府的打压下,姚立法不屈不挠地为独立竞选而斗争。他说:把选举从中共操纵下解放出来,让人民真正的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是一场政治改革,也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终体现。走到这一步就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成功。


  记者:姚先生,人们称您为布衣代表,当地民众昵称您姚代表。您在中国曾作为非官方指定的独立候选人,首次当选为人民代表。您为落实宪法,保证民众的选举权利奋斗了二十年,您认为独立参选区县级人民代表有什么意义?

  姚立法:这么多年来,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在中国坚持竞选的人不多。公民独立参加竞选很有意义。我理解,它的意义:

  1、直接推动中国尽早成为法治国家,实现百年来中国人理想的民主社会。从清末至今,中国人不断追求民主理想,但没有实现。中国1908年就有了议员选举法《咨议局章程》;1912年中国已有参议院实行总统选举;日后,中国不断实践选举,尽管不理想,但还是在进步。1947年的《中华民国宪法》是一部完善的民主宪法,在法律上确立了选举制度。在法律上,清末、民国的选举比中国先进,可行;那时有选举法庭,可以进行选举诉讼。1949年后,中国的选举倒退了。1949年至毛去世,这时期实际没有选举。1979年,国家制定了选举法,总算是个进步。20多年来已进行了八届乡镇人民代表大会和七届区县级人民代表大会的选举,我参加了五次区县级人大代表的竞选。根据我的经验,这二十几年来的选举都是假选举,是欺骗选民的选举。宪法规定,选民是选举的主体,但实际上中共掌控着选举,把选民当道具,做门面。

  我们独立候选人竞选,就是要挑战中国的假选举,真正实行宪法,不能说一套,做一套。不打破权力操纵选举的状况,宪法就不能落实,法治社会就不能实现。因此,公民独立参加竞选区县级人民代表将推动中国走向法治社会。
  

  2.、公民独立参加竞选直接检验执政党是否代表人民、是否代表正义、是否主持公正。

  选举法规定得很清楚,领导县乡两级人民代表大会换届选举的机关是县级人大常委会,但是在中国,党取代了人大常委会领导选举。他们在选举中提出三条:加强党的领导;充分发扬民主;严格依法办事。就中国的现况,我们独立候选人接受这几条。我们承认党的领导,但要求党主持正义,代表人民。首先是看中共是否依法领导选举;再,看中共是否真正尊重民意,把选举权真正还给选民。如果能依法选举,尊重民意,选民享有自主投票权,受老百姓拥护的人能当选代表,那么你这个党就代表正义和人民。反之,你中共操纵选举、欺骗选民,领导的选举不依法进行,打压老百姓拥护的候选人,安排那些唯命是从和人人憎恶的腐败分子当代表,那么你中共就不代表正义,也不代表人民。
  

  3.、公民独立参加竞选可以暴露中国选举法律丑陋的一面,是对假选举的挑战。2004年10月,中国修正了选举法,这仍然是一个恶法,全文只有7000多字。如果没有人站出来竞选,选举法的问题和丑陋的东西就暴露不出来,中国的选举就不能进步。例如,正常情况,选民应该有21项民主权利,但在这部选举法中,选民的21项民主权利没有一项得到保障。没有保障的权利,就等于没有权利。湖北省选举细则,全文只有6000多字,含糊其辞,令人不明不白。美国怀俄明州的选举法有13万字,这还不要说选举的监督、宣传、筹款、媒体报道等等。中国的选举法,所有的关键环节都没有如何操作的细节,如正式代表候选人的确定、投票程序、计票程序等等,这样的选举法在实际中不能使用。

  民主,以民为主。但中国的选民什么权利都没有,只有服从党的意志的权利。我们独立竞选人大都不是党员,但有民意基础。我们竞选、当选都是为了依法行使选民和代表的法定权利和权力,不必考虑党的见不得人的意图。
  

  4、独立候选人参加竞选可以激发选民参加选举的热情。中国过去是封建社会,百姓没有选举意识,也缺少这方面的传统。但是中国人是可以接受选举的,他们和民主制度不冲突。比如1949年前,中国乡村的族长就是推选的。中国人爱打麻将,其实麻将是讲规则的,无论谁坐到牌桌上,都得遵守规则。中国老百姓不关心选举、甚至厌恶选举,是因为中国的选举都是假的,唬弄他们,他们当然对之不以为然 。

  我们站出来,独立参加竞选,向选民宣传选民在选举过程中的法定权利,指责和揭露主持选举的相关组织违法领导选举的具体事实,向选民宣传人民代表的法定权力和社会走向正义的关系,我们用传单等形式公开向选民承诺当选后做什么怎样做,比如提名什么样的人为市长、副市长候选人,对什么样的市长副市长候选人投反对票,对什么样的检察院检察长行使直问权,对什么 样的法院院长使用罢免权等,自然会受到选民的拥护,会改变老百姓对选举的态度,激发选民关注和参与选举的兴趣和热情。
  

  5、迫使中共实行党内民主。按照党章,中共党内也是有民主规则的。如果他们能实行,也是进步。但是中共不实行,比如中共的基层组织支部本应由党员选举,而实际上是内定。如果中国基层人大选举有进步,独立候选人当选越来越多,这会给中共带来挑战和危机,促使中共党内民主化。否则,中共只有退出政治舞台一条路。

  记者:您参与了多届区县级人大代表的竞选,您认为这次和以前有什么不同?

  姚:1、现在民众对选举的看法有不小变化。过去的选举完全是政府操控。现在民众不满意假选举,要求真选举,盼望自己信任的人当选。这就是说,人民有选举代表自己利益议员的要求了。这在过去是不敢想的。
  
  2、许多中共党员的认识也提高了。他们明白过去那一套是假选举,选民只有服从,没有权利。党员必须和党保持一致,按照党的要求投票。现在,他们不满意这样。共产党内部支持民主的人日益增多。
  
  3、国际上对中共有压力。中共一直说,中国人口多、贫穷、人民文化低,不适合搞民主;但是民主是世界的潮流,连非洲都在民主化。在世界的民主潮流中,中共必须考虑中国的民主问题。
  
  4、现在中国的社会矛盾比以往复杂激烈,贪污腐败,贫富悬殊,民生困难,社会无公义。这些都迫使中国需要改革,需要有人站出来,代表民众,为他们说话办事。但是另一个方面,就是农村的普遍空壳化,大多数体质好有能力有见解的人都离开了农村,剩下的多是老弱病残。这对中国农村基层选举不好,投票人大大减少,而且更容易被操纵。
  
  5、目前中国独立参加竞选的人数还不多,但是比过去有增长。2003年,北京、深圳、潜江三地只有100人,现在有的一个省就不止这个数目。今年我们潜江独立参选的有近百人。当然,中国独立参选还停留在一个较低的层面。
  
  6、此届选举,中共对独立参选人的打压比以往更严厉,而且公开化。今年6月2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共中宣部开会,发布消息:要坚决防止和纠正各种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参选活动。这是针对独立参选人来的。到底是谁违背宪法、法律呢? 可以说,我们每个独立参选人都是认真研究法律,使自己的一言一行都合乎法律,即使是出于策略,面临强大的执政党打压,我们也需要如此。中共实际上是不允许他人挑战他们掌控选举。

  记者:您认为独立参选和中国目前的维权运动有什么关系?

  姚:中国维权运动风起云涌,主要围绕于圈地、强迁、失业、腐败、枉法、苛捐杂税等问题。参选是争取民众的社会和政治权利,可以说也是维权维护民众的社会和政治权利。
  应该说争取和维护民众的社会和政治权利重要于其它。民众没有社会和政治权利就不能成为社会的主人。民众没有社会和政治权利怎么对政府权力实行监督、制衡? 中国社会的大多问题都是由于民众没有社会和政治权利带来的。如果民众有社会和政治权利,政府的圈地、强迁、官吏的肆意腐败怎么可能呢?因为民众的权利都集中到党、政府和官员哪里去了,他们才能为所欲为;而老百姓有冤无处伸,有理无处讲。中国各级政府的权力不代表民众,不为民众服务,只代表党,为党的利益服务。
  中国民众只有取得社会和政治权利,其它的权利才能有所保障。维权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最终在于人民要真正成为社会的主人。

  记者:据您所知,各地独立竞选人的情况如何?比如参选人的多少,他们的处境,参选过程中的状况? 以及他们如何对待?

  姚:今年全国有一半的省份要进行基层人大换届,应该有500多位独立候选人参加竞选。这些独立参选人都很优秀,否则不会有勇气和能力站出来参选,应该说他们是民意的真正代表,能够为民说话、做事。但是中国的政治环境较糟糕,政府就是要阻碍他们参选、当选,因此独立参选人的处境艰险,前景也不乐观。比如最近湖北枝江的吕邦列,镇上的一帮流氓整天跟着他,对他骚扰。他印了不少宣传选举的资料,被政府查抄,说是非法出版物。四川泸州曾发生了陷害独立参选人的事件。2001年,泸州独立候选人当选的人大代表曾健余受陷害,被判刑一年。2002年底,我在竞选湖北省人大代表前夕,被潜江市的电视台、报纸、电台诽谤,说我偷窃国家机密文件。
  但是我们独立参选人还是充满勇气,有充分准备对付恶劣处境,我们不怕坐牢杀头。为了对付政府打压,我们独立参选人要做到:1、在为人上做到无懈可击,不让人钻空子;2、认真学习有关法律法规,依法行事,依法竞选;3、对打压和操纵选举,要有充分的估计,熟悉他们的手段和方式并揭露;4、多和选民交流,倾听他们的意见,准确判断,要能真正代表民意。

  记者: 您认为作为独立候选人竞选,最大的困难和障碍是什么?你们应该怎样去做?

  姚:最大的困难是现行政治体制。这个体制不保护民众的选举权利,而是维护中共对选举的操纵。他们千方百计地打压独立参选人,比如你印刷选举资料,他说是非法出版物;你去见选民,宣传自己的主张,保安说上面有通知不准进门;参选人进行交流,他说是非法聚会。7月26日,我和泛滥联盟等5人在仙桃市天马酒店见面,探讨选举问题,公安部门以非法聚会之名,对我们传讯,隔离审查。他们不出事任何文件,也不履行任何法律手续。政府打压独立参选人,会使用各种手段,跟踪、监视、恐吓、暴力、陷害、动用黑社会、经济制裁、株连、迫害家属等等,总之他们要让你寸步难行。
  由于中国的法律不保护公民的选举权利,独立参选人在竞选中遭受的种种打压迫害,无处申诉。在政府的围剿下,独立参选人当选的希望很渺茫。不是我们没能力,不代表民意,而是政府害怕、不允许我们当选。

  记者:您对此届和中国未来的选举形势有何评估?

  姚:一句话:困难重重,前途光明。就目前,独立参加竞选的人还不多,处处遭受打压,当选的希望很小;但是民主是世界潮流,中国不论怎样都要向民主迈进。即使我们不能成功,但是会给不远的明天开辟道路,民主是全体中国人民的要求,这个潮流谁也挡不了。20年前,独立竞选人民代表是难以想象的,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了这个现实,就是中共也要想对策。发展地看,中国民主的前途是光明的。
  2004年,我受美国政府邀请观摩美国总统大选。上飞机前,我们潜江的选民印发传单满城散发,上面写着:热烈祝贺姚立法先生访美,观摩美国总统大选!民主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这些印发传单的人,后来遭到传讯。

  记者:我读了您编辑的选举手册《为权力而斗争》,您前言中呼吁,中国九亿选民都来参加县、乡两级人大代表投票,您称这是一场政治体制改革,不流血的人民战争,为什么这样说?

  姚:民主政治的核心是人民要有权利,而公民最大的政治权利就是选举权。政治改革的核心说到底就是官员和公众之间要有权力授受关系。如果人民真正获得选举权,他们就会选出自己的议员、及政府官员;如果议员和政府官员要得到人民的信任和选举,他们就必须代表民众权益,主持公正,遵循法律。因此,把选举从中共操纵下解放出来,让人民真正的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是一场政治改革,也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终体现。走到这一步就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成功。
  中国的政治改革不能走过去中共暴力革命的道路:不惜流血,千百万人头落地。中国不能再重复过去的历史悲剧,以暴易暴,以黑易黑。中国变革要走理性、和平的道路。人民战争是个比喻,是说九亿选民,人人来参加选举,参加投票,人民用选票替换子弹, 和平完成中国民主变革。
  我们独立竞选人参选,不是要让共产党倒台,而是要通过人民自主的选举,使能者上,庸者下,把社会权力交还给代表民意、主持公正的人,把那些结党营私、以权谋私的腐败分子用现代政治文明的子弹选票赶下台。

        记者:最后,请您谈谈您为这次选举有何计划?已经作了什么,还准备做什么?

  姚:我不是一个人,我们是一批志愿献身中国民主选举的人。我们从各方面尽可能地努力,努力参选,争取当选。1、首先,我们编写了三万多字的选举资料,广泛宣传选举法规、选民权利、注意事项,也介绍了一些成功的民主选举事例。让民众认识到选举的重要性,和目前中国选举中的不法问题。2、独立参选人之间进行交流,电话、电信、会面,了解情况,介绍各自的经验和面临的问题。3、 广泛接触选民,和他们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了解他们的意愿,争取他们的支持。总之,越接近选民,就越具有民众基础。4、我们也尽量和各级人大机构的官员和代表接触,他们其中有些人还是讲真话,支持基层民主选举的,他们也会向我们提些有益的意见。这是有益无害的事。5、我们还和中共党内一些进步的人士接触,交流看法。中共党内许多党员对腐败、假选举、政府黑社会化不满。总之,我们和各方各面的人接触、交流,争取广泛的支持。
        这些工作,我们一直在做。边做,边学习,边调整。武汉在9月26 日投票选举,全国部分农村将在今年10至12月选举。我们的时间不是很多,许多事情需要抓紧去做。

  记者:姚先生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经过这么多年,您对中国基层民主选举的体会和经验,无论是对独立参选人,或者选民都很重要。我代表读者,向您表示感谢!

  姚:谢谢贵杂志的采访,和对独立参选人的支持!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三日





九亿选民人人来参加选举,用选票替换子弹, 和平完成中国民主变革。


中国目前正在进行基层选举。为此本刊编辑部采访了姚立法先生。

姚立法先生是中国著名的民间独立候选人,20多年来,他致力于中国基层民主选举,曾成功当选为湖北潜江人大代表,是当代杰出的宪政实践者。人们称姚立法为布衣代表,在他的家乡,人们昵称他姚代表。

姚立法1958年生于湖北潜江龙湾镇,1984年在潜江教育局勤工俭学办公室任职。1987年,他参加潜江县进行第一届人大代表选举。1988年潜江撤县改市,1990年,潜江市进行第二届人大代表选举。1993年,潜江市举行第三届人大代表选举。姚立法参加了这三次竞选,但都没有成功。

第一次竞选,姚立法是被单位里的同事们联名推荐的;第二次,他提前开始研读相关法律,并油印了2000多份个人简历,发给选民。市政府文教办公室曾派两个官员找姚进 行个人谈话,要求他不要再竞选,不要散发个人资料。第三次,他采取写公开信的方法对选举过程中一些不合法的现象提出质疑:不是由选民推选产生的选民小组组长、副组长,其身份是不合法的;产生第一轮候选人不让全体选民知道,由组长先定候选人,再找人签名上报是不 合法的。

1998年,姚立法作为独立候选人参加了潜江市第四届人大代表竞选。他给选民的公开信说:我建议大家把神圣的一票投给那些能代表人民的利益和意志、模范遵守宪法和法律、有较强执行代表职务能力的人。最终,他当选为潜江市此届人大代表。5年任职中,他提交议案多达187份。他为教师追讨亿元欠薪;调查出潜江619位村官被非法撤换;捅破乡村选举假象;促成董滩村 委会重新选举。在姚立法的带动下,2003年潜江选举中,有41位独立候选人参加;而今年潜江选举,独立候选人增加到近百人。

由于姚立法代表并维护人民的利益,受到政府的层层打压。例如,2002年,民政局构陷姚立法偷窃政府文件;2003年潜江市选举中,由于姚立法的支持者主要在学校,当局为打压他,特别规定学生选民在户口所在地登记,致使姚立法落选。今年7月28日,姚立法与泛蓝联盟在饭店探讨选举问题,被公安部门指为非法聚会,遭传讯。为独立竞选,姚立法不断遭到骚扰、监视、恐吓,并牵连家属,连他发送的选举材料也被指为非法出版物。

在政府的打压下,姚立法不屈不挠地为独立竞选而斗争。他说:把选举从中共操纵下解放出来,让人民真正的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是一场政治改革,也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终体现。走到这一步就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成功。


  记者:姚先生,人们称您为布衣代表,当地民众昵称您姚代表。您在中国曾作为非官方指定的独立候选人,首次当选为人民代表。您为落实宪法,保证民众的选举权利奋斗了二十年,您认为独立参选区县级人民代表有什么意义?

  姚立法:这么多年来,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在中国坚持竞选的人不多。公民独立参加竞选很有意义。我理解,它的意义:

  1、直接推动中国尽早成为法治国家,实现百年来中国人理想的民主社会。从清末至今,中国人不断追求民主理想,但没有实现。中国1908年就有了议员选举法《咨议局章程》;1912年中国已有参议院实行总统选举;日后,中国不断实践选举,尽管不理想,但还是在进步。1947年的《中华民国宪法》是一部完善的民主宪法,在法律上确立了选举制度。在法律上,清末、民国的选举比中国先进,可行;那时有选举法庭,可以进行选举诉讼。1949年后,中国的选举倒退了。1949年至毛去世,这时期实际没有选举。1979年,国家制定了选举法,总算是个进步。20多年来已进行了八届乡镇人民代表大会和七届区县级人民代表大会的选举,我参加了五次区县级人大代表的竞选。根据我的经验,这二十几年来的选举都是假选举,是欺骗选民的选举。宪法规定,选民是选举的主体,但实际上中共掌控着选举,把选民当道具,做门面。

  我们独立候选人竞选,就是要挑战中国的假选举,真正实行宪法,不能说一套,做一套。不打破权力操纵选举的状况,宪法就不能落实,法治社会就不能实现。因此,公民独立参加竞选区县级人民代表将推动中国走向法治社会。
  

  2.、公民独立参加竞选直接检验执政党是否代表人民、是否代表正义、是否主持公正。

  选举法规定得很清楚,领导县乡两级人民代表大会换届选举的机关是县级人大常委会,但是在中国,党取代了人大常委会领导选举。他们在选举中提出三条:加强党的领导;充分发扬民主;严格依法办事。就中国的现况,我们独立候选人接受这几条。我们承认党的领导,但要求党主持正义,代表人民。首先是看中共是否依法领导选举;再,看中共是否真正尊重民意,把选举权真正还给选民。如果能依法选举,尊重民意,选民享有自主投票权,受老百姓拥护的人能当选代表,那么你这个党就代表正义和人民。反之,你中共操纵选举、欺骗选民,领导的选举不依法进行,打压老百姓拥护的候选人,安排那些唯命是从和人人憎恶的腐败分子当代表,那么你中共就不代表正义,也不代表人民。
  

  3.、公民独立参加竞选可以暴露中国选举法律丑陋的一面,是对假选举的挑战。2004年10月,中国修正了选举法,这仍然是一个恶法,全文只有7000多字。如果没有人站出来竞选,选举法的问题和丑陋的东西就暴露不出来,中国的选举就不能进步。例如,正常情况,选民应该有21项民主权利,但在这部选举法中,选民的21项民主权利没有一项得到保障。没有保障的权利,就等于没有权利。湖北省选举细则,全文只有6000多字,含糊其辞,令人不明不白。美国怀俄明州的选举法有13万字,这还不要说选举的监督、宣传、筹款、媒体报道等等。中国的选举法,所有的关键环节都没有如何操作的细节,如正式代表候选人的确定、投票程序、计票程序等等,这样的选举法在实际中不能使用。

  民主,以民为主。但中国的选民什么权利都没有,只有服从党的意志的权利。我们独立竞选人大都不是党员,但有民意基础。我们竞选、当选都是为了依法行使选民和代表的法定权利和权力,不必考虑党的见不得人的意图。
  

  4、独立候选人参加竞选可以激发选民参加选举的热情。中国过去是封建社会,百姓没有选举意识,也缺少这方面的传统。但是中国人是可以接受选举的,他们和民主制度不冲突。比如1949年前,中国乡村的族长就是推选的。中国人爱打麻将,其实麻将是讲规则的,无论谁坐到牌桌上,都得遵守规则。中国老百姓不关心选举、甚至厌恶选举,是因为中国的选举都是假的,唬弄他们,他们当然对之不以为然 。

  我们站出来,独立参加竞选,向选民宣传选民在选举过程中的法定权利,指责和揭露主持选举的相关组织违法领导选举的具体事实,向选民宣传人民代表的法定权力和社会走向正义的关系,我们用传单等形式公开向选民承诺当选后做什么怎样做,比如提名什么样的人为市长、副市长候选人,对什么样的市长副市长候选人投反对票,对什么样的检察院检察长行使直问权,对什么 样的法院院长使用罢免权等,自然会受到选民的拥护,会改变老百姓对选举的态度,激发选民关注和参与选举的兴趣和热情。
  

  5、迫使中共实行党内民主。按照党章,中共党内也是有民主规则的。如果他们能实行,也是进步。但是中共不实行,比如中共的基层组织支部本应由党员选举,而实际上是内定。如果中国基层人大选举有进步,独立候选人当选越来越多,这会给中共带来挑战和危机,促使中共党内民主化。否则,中共只有退出政治舞台一条路。

  记者:您参与了多届区县级人大代表的竞选,您认为这次和以前有什么不同?

  姚:1、现在民众对选举的看法有不小变化。过去的选举完全是政府操控。现在民众不满意假选举,要求真选举,盼望自己信任的人当选。这就是说,人民有选举代表自己利益议员的要求了。这在过去是不敢想的。
  
  2、许多中共党员的认识也提高了。他们明白过去那一套是假选举,选民只有服从,没有权利。党员必须和党保持一致,按照党的要求投票。现在,他们不满意这样。共产党内部支持民主的人日益增多。
  
  3、国际上对中共有压力。中共一直说,中国人口多、贫穷、人民文化低,不适合搞民主;但是民主是世界的潮流,连非洲都在民主化。在世界的民主潮流中,中共必须考虑中国的民主问题。
  
  4、现在中国的社会矛盾比以往复杂激烈,贪污腐败,贫富悬殊,民生困难,社会无公义。这些都迫使中国需要改革,需要有人站出来,代表民众,为他们说话办事。但是另一个方面,就是农村的普遍空壳化,大多数体质好有能力有见解的人都离开了农村,剩下的多是老弱病残。这对中国农村基层选举不好,投票人大大减少,而且更容易被操纵。
  
  5、目前中国独立参加竞选的人数还不多,但是比过去有增长。2003年,北京、深圳、潜江三地只有100人,现在有的一个省就不止这个数目。今年我们潜江独立参选的有近百人。当然,中国独立参选还停留在一个较低的层面。
  
  6、此届选举,中共对独立参选人的打压比以往更严厉,而且公开化。今年6月2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共中宣部开会,发布消息:要坚决防止和纠正各种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参选活动。这是针对独立参选人来的。到底是谁违背宪法、法律呢? 可以说,我们每个独立参选人都是认真研究法律,使自己的一言一行都合乎法律,即使是出于策略,面临强大的执政党打压,我们也需要如此。中共实际上是不允许他人挑战他们掌控选举。

  记者:您认为独立参选和中国目前的维权运动有什么关系?

  姚:中国维权运动风起云涌,主要围绕于圈地、强迁、失业、腐败、枉法、苛捐杂税等问题。参选是争取民众的社会和政治权利,可以说也是维权维护民众的社会和政治权利。
  应该说争取和维护民众的社会和政治权利重要于其它。民众没有社会和政治权利就不能成为社会的主人。民众没有社会和政治权利怎么对政府权力实行监督、制衡? 中国社会的大多问题都是由于民众没有社会和政治权利带来的。如果民众有社会和政治权利,政府的圈地、强迁、官吏的肆意腐败怎么可能呢?因为民众的权利都集中到党、政府和官员哪里去了,他们才能为所欲为;而老百姓有冤无处伸,有理无处讲。中国各级政府的权力不代表民众,不为民众服务,只代表党,为党的利益服务。
  中国民众只有取得社会和政治权利,其它的权利才能有所保障。维权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最终在于人民要真正成为社会的主人。

  记者:据您所知,各地独立竞选人的情况如何?比如参选人的多少,他们的处境,参选过程中的状况? 以及他们如何对待?

  姚:今年全国有一半的省份要进行基层人大换届,应该有500多位独立候选人参加竞选。这些独立参选人都很优秀,否则不会有勇气和能力站出来参选,应该说他们是民意的真正代表,能够为民说话、做事。但是中国的政治环境较糟糕,政府就是要阻碍他们参选、当选,因此独立参选人的处境艰险,前景也不乐观。比如最近湖北枝江的吕邦列,镇上的一帮流氓整天跟着他,对他骚扰。他印了不少宣传选举的资料,被政府查抄,说是非法出版物。四川泸州曾发生了陷害独立参选人的事件。2001年,泸州独立候选人当选的人大代表曾健余受陷害,被判刑一年。2002年底,我在竞选湖北省人大代表前夕,被潜江市的电视台、报纸、电台诽谤,说我偷窃国家机密文件。
  但是我们独立参选人还是充满勇气,有充分准备对付恶劣处境,我们不怕坐牢杀头。为了对付政府打压,我们独立参选人要做到:1、在为人上做到无懈可击,不让人钻空子;2、认真学习有关法律法规,依法行事,依法竞选;3、对打压和操纵选举,要有充分的估计,熟悉他们的手段和方式并揭露;4、多和选民交流,倾听他们的意见,准确判断,要能真正代表民意。

  记者: 您认为作为独立候选人竞选,最大的困难和障碍是什么?你们应该怎样去做?

  姚:最大的困难是现行政治体制。这个体制不保护民众的选举权利,而是维护中共对选举的操纵。他们千方百计地打压独立参选人,比如你印刷选举资料,他说是非法出版物;你去见选民,宣传自己的主张,保安说上面有通知不准进门;参选人进行交流,他说是非法聚会。7月26日,我和泛滥联盟等5人在仙桃市天马酒店见面,探讨选举问题,公安部门以非法聚会之名,对我们传讯,隔离审查。他们不出事任何文件,也不履行任何法律手续。政府打压独立参选人,会使用各种手段,跟踪、监视、恐吓、暴力、陷害、动用黑社会、经济制裁、株连、迫害家属等等,总之他们要让你寸步难行。
  由于中国的法律不保护公民的选举权利,独立参选人在竞选中遭受的种种打压迫害,无处申诉。在政府的围剿下,独立参选人当选的希望很渺茫。不是我们没能力,不代表民意,而是政府害怕、不允许我们当选。

  记者:您对此届和中国未来的选举形势有何评估?

  姚:一句话:困难重重,前途光明。就目前,独立参加竞选的人还不多,处处遭受打压,当选的希望很小;但是民主是世界潮流,中国不论怎样都要向民主迈进。即使我们不能成功,但是会给不远的明天开辟道路,民主是全体中国人民的要求,这个潮流谁也挡不了。20年前,独立竞选人民代表是难以想象的,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了这个现实,就是中共也要想对策。发展地看,中国民主的前途是光明的。
  2004年,我受美国政府邀请观摩美国总统大选。上飞机前,我们潜江的选民印发传单满城散发,上面写着:热烈祝贺姚立法先生访美,观摩美国总统大选!民主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这些印发传单的人,后来遭到传讯。

  记者:我读了您编辑的选举手册《为权力而斗争》,您前言中呼吁,中国九亿选民都来参加县、乡两级人大代表投票,您称这是一场政治体制改革,不流血的人民战争,为什么这样说?

  姚:民主政治的核心是人民要有权利,而公民最大的政治权利就是选举权。政治改革的核心说到底就是官员和公众之间要有权力授受关系。如果人民真正获得选举权,他们就会选出自己的议员、及政府官员;如果议员和政府官员要得到人民的信任和选举,他们就必须代表民众权益,主持公正,遵循法律。因此,把选举从中共操纵下解放出来,让人民真正的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是一场政治改革,也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终体现。走到这一步就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成功。
  中国的政治改革不能走过去中共暴力革命的道路:不惜流血,千百万人头落地。中国不能再重复过去的历史悲剧,以暴易暴,以黑易黑。中国变革要走理性、和平的道路。人民战争是个比喻,是说九亿选民,人人来参加选举,参加投票,人民用选票替换子弹, 和平完成中国民主变革。
  我们独立竞选人参选,不是要让共产党倒台,而是要通过人民自主的选举,使能者上,庸者下,把社会权力交还给代表民意、主持公正的人,把那些结党营私、以权谋私的腐败分子用现代政治文明的子弹选票赶下台。

        记者:最后,请您谈谈您为这次选举有何计划?已经作了什么,还准备做什么?

  姚:我不是一个人,我们是一批志愿献身中国民主选举的人。我们从各方面尽可能地努力,努力参选,争取当选。1、首先,我们编写了三万多字的选举资料,广泛宣传选举法规、选民权利、注意事项,也介绍了一些成功的民主选举事例。让民众认识到选举的重要性,和目前中国选举中的不法问题。2、独立参选人之间进行交流,电话、电信、会面,了解情况,介绍各自的经验和面临的问题。3、 广泛接触选民,和他们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了解他们的意愿,争取他们的支持。总之,越接近选民,就越具有民众基础。4、我们也尽量和各级人大机构的官员和代表接触,他们其中有些人还是讲真话,支持基层民主选举的,他们也会向我们提些有益的意见。这是有益无害的事。5、我们还和中共党内一些进步的人士接触,交流看法。中共党内许多党员对腐败、假选举、政府黑社会化不满。总之,我们和各方各面的人接触、交流,争取广泛的支持。
        这些工作,我们一直在做。边做,边学习,边调整。武汉在9月26 日投票选举,全国部分农村将在今年10至12月选举。我们的时间不是很多,许多事情需要抓紧去做。

  记者:姚先生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经过这么多年,您对中国基层民主选举的体会和经验,无论是对独立参选人,或者选民都很重要。我代表读者,向您表示感谢!

  姚:谢谢贵杂志的采访,和对独立参选人的支持!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三日





九亿选民人人来参加选举,用选票替换子弹, 和平完成中国民主变革。


中国目前正在进行基层选举。为此本刊编辑部采访了姚立法先生。

姚立法先生是中国著名的民间独立候选人,20多年来,他致力于中国基层民主选举,曾成功当选为湖北潜江人大代表,是当代杰出的宪政实践者。人们称姚立法为布衣代表,在他的家乡,人们昵称他姚代表。

姚立法1958年生于湖北潜江龙湾镇,1984年在潜江教育局勤工俭学办公室任职。1987年,他参加潜江县进行第一届人大代表选举。1988年潜江撤县改市,1990年,潜江市进行第二届人大代表选举。1993年,潜江市举行第三届人大代表选举。姚立法参加了这三次竞选,但都没有成功。

第一次竞选,姚立法是被单位里的同事们联名推荐的;第二次,他提前开始研读相关法律,并油印了2000多份个人简历,发给选民。市政府文教办公室曾派两个官员找姚进 行个人谈话,要求他不要再竞选,不要散发个人资料。第三次,他采取写公开信的方法对选举过程中一些不合法的现象提出质疑:不是由选民推选产生的选民小组组长、副组长,其身份是不合法的;产生第一轮候选人不让全体选民知道,由组长先定候选人,再找人签名上报是不 合法的。

1998年,姚立法作为独立候选人参加了潜江市第四届人大代表竞选。他给选民的公开信说:我建议大家把神圣的一票投给那些能代表人民的利益和意志、模范遵守宪法和法律、有较强执行代表职务能力的人。最终,他当选为潜江市此届人大代表。5年任职中,他提交议案多达187份。他为教师追讨亿元欠薪;调查出潜江619位村官被非法撤换;捅破乡村选举假象;促成董滩村 委会重新选举。在姚立法的带动下,2003年潜江选举中,有41位独立候选人参加;而今年潜江选举,独立候选人增加到近百人。

由于姚立法代表并维护人民的利益,受到政府的层层打压。例如,2002年,民政局构陷姚立法偷窃政府文件;2003年潜江市选举中,由于姚立法的支持者主要在学校,当局为打压他,特别规定学生选民在户口所在地登记,致使姚立法落选。今年7月28日,姚立法与泛蓝联盟在饭店探讨选举问题,被公安部门指为非法聚会,遭传讯。为独立竞选,姚立法不断遭到骚扰、监视、恐吓,并牵连家属,连他发送的选举材料也被指为非法出版物。

在政府的打压下,姚立法不屈不挠地为独立竞选而斗争。他说:把选举从中共操纵下解放出来,让人民真正的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是一场政治改革,也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终体现。走到这一步就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成功。


  记者:姚先生,人们称您为布衣代表,当地民众昵称您姚代表。您在中国曾作为非官方指定的独立候选人,首次当选为人民代表。您为落实宪法,保证民众的选举权利奋斗了二十年,您认为独立参选区县级人民代表有什么意义?

  姚立法:这么多年来,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在中国坚持竞选的人不多。公民独立参加竞选很有意义。我理解,它的意义:

  1、直接推动中国尽早成为法治国家,实现百年来中国人理想的民主社会。从清末至今,中国人不断追求民主理想,但没有实现。中国1908年就有了议员选举法《咨议局章程》;1912年中国已有参议院实行总统选举;日后,中国不断实践选举,尽管不理想,但还是在进步。1947年的《中华民国宪法》是一部完善的民主宪法,在法律上确立了选举制度。在法律上,清末、民国的选举比中国先进,可行;那时有选举法庭,可以进行选举诉讼。1949年后,中国的选举倒退了。1949年至毛去世,这时期实际没有选举。1979年,国家制定了选举法,总算是个进步。20多年来已进行了八届乡镇人民代表大会和七届区县级人民代表大会的选举,我参加了五次区县级人大代表的竞选。根据我的经验,这二十几年来的选举都是假选举,是欺骗选民的选举。宪法规定,选民是选举的主体,但实际上中共掌控着选举,把选民当道具,做门面。

  我们独立候选人竞选,就是要挑战中国的假选举,真正实行宪法,不能说一套,做一套。不打破权力操纵选举的状况,宪法就不能落实,法治社会就不能实现。因此,公民独立参加竞选区县级人民代表将推动中国走向法治社会。
  

  2.、公民独立参加竞选直接检验执政党是否代表人民、是否代表正义、是否主持公正。

  选举法规定得很清楚,领导县乡两级人民代表大会换届选举的机关是县级人大常委会,但是在中国,党取代了人大常委会领导选举。他们在选举中提出三条:加强党的领导;充分发扬民主;严格依法办事。就中国的现况,我们独立候选人接受这几条。我们承认党的领导,但要求党主持正义,代表人民。首先是看中共是否依法领导选举;再,看中共是否真正尊重民意,把选举权真正还给选民。如果能依法选举,尊重民意,选民享有自主投票权,受老百姓拥护的人能当选代表,那么你这个党就代表正义和人民。反之,你中共操纵选举、欺骗选民,领导的选举不依法进行,打压老百姓拥护的候选人,安排那些唯命是从和人人憎恶的腐败分子当代表,那么你中共就不代表正义,也不代表人民。
  

  3.、公民独立参加竞选可以暴露中国选举法律丑陋的一面,是对假选举的挑战。2004年10月,中国修正了选举法,这仍然是一个恶法,全文只有7000多字。如果没有人站出来竞选,选举法的问题和丑陋的东西就暴露不出来,中国的选举就不能进步。例如,正常情况,选民应该有21项民主权利,但在这部选举法中,选民的21项民主权利没有一项得到保障。没有保障的权利,就等于没有权利。湖北省选举细则,全文只有6000多字,含糊其辞,令人不明不白。美国怀俄明州的选举法有13万字,这还不要说选举的监督、宣传、筹款、媒体报道等等。中国的选举法,所有的关键环节都没有如何操作的细节,如正式代表候选人的确定、投票程序、计票程序等等,这样的选举法在实际中不能使用。

  民主,以民为主。但中国的选民什么权利都没有,只有服从党的意志的权利。我们独立竞选人大都不是党员,但有民意基础。我们竞选、当选都是为了依法行使选民和代表的法定权利和权力,不必考虑党的见不得人的意图。
  

  4、独立候选人参加竞选可以激发选民参加选举的热情。中国过去是封建社会,百姓没有选举意识,也缺少这方面的传统。但是中国人是可以接受选举的,他们和民主制度不冲突。比如1949年前,中国乡村的族长就是推选的。中国人爱打麻将,其实麻将是讲规则的,无论谁坐到牌桌上,都得遵守规则。中国老百姓不关心选举、甚至厌恶选举,是因为中国的选举都是假的,唬弄他们,他们当然对之不以为然 。

  我们站出来,独立参加竞选,向选民宣传选民在选举过程中的法定权利,指责和揭露主持选举的相关组织违法领导选举的具体事实,向选民宣传人民代表的法定权力和社会走向正义的关系,我们用传单等形式公开向选民承诺当选后做什么怎样做,比如提名什么样的人为市长、副市长候选人,对什么样的市长副市长候选人投反对票,对什么样的检察院检察长行使直问权,对什么 样的法院院长使用罢免权等,自然会受到选民的拥护,会改变老百姓对选举的态度,激发选民关注和参与选举的兴趣和热情。
  

  5、迫使中共实行党内民主。按照党章,中共党内也是有民主规则的。如果他们能实行,也是进步。但是中共不实行,比如中共的基层组织支部本应由党员选举,而实际上是内定。如果中国基层人大选举有进步,独立候选人当选越来越多,这会给中共带来挑战和危机,促使中共党内民主化。否则,中共只有退出政治舞台一条路。

  记者:您参与了多届区县级人大代表的竞选,您认为这次和以前有什么不同?

  姚:1、现在民众对选举的看法有不小变化。过去的选举完全是政府操控。现在民众不满意假选举,要求真选举,盼望自己信任的人当选。这就是说,人民有选举代表自己利益议员的要求了。这在过去是不敢想的。
  
  2、许多中共党员的认识也提高了。他们明白过去那一套是假选举,选民只有服从,没有权利。党员必须和党保持一致,按照党的要求投票。现在,他们不满意这样。共产党内部支持民主的人日益增多。
  
  3、国际上对中共有压力。中共一直说,中国人口多、贫穷、人民文化低,不适合搞民主;但是民主是世界的潮流,连非洲都在民主化。在世界的民主潮流中,中共必须考虑中国的民主问题。
  
  4、现在中国的社会矛盾比以往复杂激烈,贪污腐败,贫富悬殊,民生困难,社会无公义。这些都迫使中国需要改革,需要有人站出来,代表民众,为他们说话办事。但是另一个方面,就是农村的普遍空壳化,大多数体质好有能力有见解的人都离开了农村,剩下的多是老弱病残。这对中国农村基层选举不好,投票人大大减少,而且更容易被操纵。
  
  5、目前中国独立参加竞选的人数还不多,但是比过去有增长。2003年,北京、深圳、潜江三地只有100人,现在有的一个省就不止这个数目。今年我们潜江独立参选的有近百人。当然,中国独立参选还停留在一个较低的层面。
  
  6、此届选举,中共对独立参选人的打压比以往更严厉,而且公开化。今年6月2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共中宣部开会,发布消息:要坚决防止和纠正各种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参选活动。这是针对独立参选人来的。到底是谁违背宪法、法律呢? 可以说,我们每个独立参选人都是认真研究法律,使自己的一言一行都合乎法律,即使是出于策略,面临强大的执政党打压,我们也需要如此。中共实际上是不允许他人挑战他们掌控选举。

  记者:您认为独立参选和中国目前的维权运动有什么关系?

  姚:中国维权运动风起云涌,主要围绕于圈地、强迁、失业、腐败、枉法、苛捐杂税等问题。参选是争取民众的社会和政治权利,可以说也是维权维护民众的社会和政治权利。
  应该说争取和维护民众的社会和政治权利重要于其它。民众没有社会和政治权利就不能成为社会的主人。民众没有社会和政治权利怎么对政府权力实行监督、制衡? 中国社会的大多问题都是由于民众没有社会和政治权利带来的。如果民众有社会和政治权利,政府的圈地、强迁、官吏的肆意腐败怎么可能呢?因为民众的权利都集中到党、政府和官员哪里去了,他们才能为所欲为;而老百姓有冤无处伸,有理无处讲。中国各级政府的权力不代表民众,不为民众服务,只代表党,为党的利益服务。
  中国民众只有取得社会和政治权利,其它的权利才能有所保障。维权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最终在于人民要真正成为社会的主人。

  记者:据您所知,各地独立竞选人的情况如何?比如参选人的多少,他们的处境,参选过程中的状况? 以及他们如何对待?

  姚:今年全国有一半的省份要进行基层人大换届,应该有500多位独立候选人参加竞选。这些独立参选人都很优秀,否则不会有勇气和能力站出来参选,应该说他们是民意的真正代表,能够为民说话、做事。但是中国的政治环境较糟糕,政府就是要阻碍他们参选、当选,因此独立参选人的处境艰险,前景也不乐观。比如最近湖北枝江的吕邦列,镇上的一帮流氓整天跟着他,对他骚扰。他印了不少宣传选举的资料,被政府查抄,说是非法出版物。四川泸州曾发生了陷害独立参选人的事件。2001年,泸州独立候选人当选的人大代表曾健余受陷害,被判刑一年。2002年底,我在竞选湖北省人大代表前夕,被潜江市的电视台、报纸、电台诽谤,说我偷窃国家机密文件。
  但是我们独立参选人还是充满勇气,有充分准备对付恶劣处境,我们不怕坐牢杀头。为了对付政府打压,我们独立参选人要做到:1、在为人上做到无懈可击,不让人钻空子;2、认真学习有关法律法规,依法行事,依法竞选;3、对打压和操纵选举,要有充分的估计,熟悉他们的手段和方式并揭露;4、多和选民交流,倾听他们的意见,准确判断,要能真正代表民意。

  记者: 您认为作为独立候选人竞选,最大的困难和障碍是什么?你们应该怎样去做?

  姚:最大的困难是现行政治体制。这个体制不保护民众的选举权利,而是维护中共对选举的操纵。他们千方百计地打压独立参选人,比如你印刷选举资料,他说是非法出版物;你去见选民,宣传自己的主张,保安说上面有通知不准进门;参选人进行交流,他说是非法聚会。7月26日,我和泛滥联盟等5人在仙桃市天马酒店见面,探讨选举问题,公安部门以非法聚会之名,对我们传讯,隔离审查。他们不出事任何文件,也不履行任何法律手续。政府打压独立参选人,会使用各种手段,跟踪、监视、恐吓、暴力、陷害、动用黑社会、经济制裁、株连、迫害家属等等,总之他们要让你寸步难行。
  由于中国的法律不保护公民的选举权利,独立参选人在竞选中遭受的种种打压迫害,无处申诉。在政府的围剿下,独立参选人当选的希望很渺茫。不是我们没能力,不代表民意,而是政府害怕、不允许我们当选。

  记者:您对此届和中国未来的选举形势有何评估?

  姚:一句话:困难重重,前途光明。就目前,独立参加竞选的人还不多,处处遭受打压,当选的希望很小;但是民主是世界潮流,中国不论怎样都要向民主迈进。即使我们不能成功,但是会给不远的明天开辟道路,民主是全体中国人民的要求,这个潮流谁也挡不了。20年前,独立竞选人民代表是难以想象的,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了这个现实,就是中共也要想对策。发展地看,中国民主的前途是光明的。
  2004年,我受美国政府邀请观摩美国总统大选。上飞机前,我们潜江的选民印发传单满城散发,上面写着:热烈祝贺姚立法先生访美,观摩美国总统大选!民主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这些印发传单的人,后来遭到传讯。

  记者:我读了您编辑的选举手册《为权力而斗争》,您前言中呼吁,中国九亿选民都来参加县、乡两级人大代表投票,您称这是一场政治体制改革,不流血的人民战争,为什么这样说?

  姚:民主政治的核心是人民要有权利,而公民最大的政治权利就是选举权。政治改革的核心说到底就是官员和公众之间要有权力授受关系。如果人民真正获得选举权,他们就会选出自己的议员、及政府官员;如果议员和政府官员要得到人民的信任和选举,他们就必须代表民众权益,主持公正,遵循法律。因此,把选举从中共操纵下解放出来,让人民真正的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是一场政治改革,也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终体现。走到这一步就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成功。
  中国的政治改革不能走过去中共暴力革命的道路:不惜流血,千百万人头落地。中国不能再重复过去的历史悲剧,以暴易暴,以黑易黑。中国变革要走理性、和平的道路。人民战争是个比喻,是说九亿选民,人人来参加选举,参加投票,人民用选票替换子弹, 和平完成中国民主变革。
  我们独立竞选人参选,不是要让共产党倒台,而是要通过人民自主的选举,使能者上,庸者下,把社会权力交还给代表民意、主持公正的人,把那些结党营私、以权谋私的腐败分子用现代政治文明的子弹选票赶下台。

        记者:最后,请您谈谈您为这次选举有何计划?已经作了什么,还准备做什么?

  姚:我不是一个人,我们是一批志愿献身中国民主选举的人。我们从各方面尽可能地努力,努力参选,争取当选。1、首先,我们编写了三万多字的选举资料,广泛宣传选举法规、选民权利、注意事项,也介绍了一些成功的民主选举事例。让民众认识到选举的重要性,和目前中国选举中的不法问题。2、独立参选人之间进行交流,电话、电信、会面,了解情况,介绍各自的经验和面临的问题。3、 广泛接触选民,和他们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了解他们的意愿,争取他们的支持。总之,越接近选民,就越具有民众基础。4、我们也尽量和各级人大机构的官员和代表接触,他们其中有些人还是讲真话,支持基层民主选举的,他们也会向我们提些有益的意见。这是有益无害的事。5、我们还和中共党内一些进步的人士接触,交流看法。中共党内许多党员对腐败、假选举、政府黑社会化不满。总之,我们和各方各面的人接触、交流,争取广泛的支持。
        这些工作,我们一直在做。边做,边学习,边调整。武汉在9月26 日投票选举,全国部分农村将在今年10至12月选举。我们的时间不是很多,许多事情需要抓紧去做。

  记者:姚先生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经过这么多年,您对中国基层民主选举的体会和经验,无论是对独立参选人,或者选民都很重要。我代表读者,向您表示感谢!

  姚:谢谢贵杂志的采访,和对独立参选人的支持!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三日





九亿选民人人来参加选举,用选票替换子弹, 和平完成中国民主变革。


中国目前正在进行基层选举。为此本刊编辑部采访了姚立法先生。

姚立法先生是中国著名的民间独立候选人,20多年来,他致力于中国基层民主选举,曾成功当选为湖北潜江人大代表,是当代杰出的宪政实践者。人们称姚立法为布衣代表,在他的家乡,人们昵称他姚代表。

姚立法1958年生于湖北潜江龙湾镇,1984年在潜江教育局勤工俭学办公室任职。1987年,他参加潜江县进行第一届人大代表选举。1988年潜江撤县改市,1990年,潜江市进行第二届人大代表选举。1993年,潜江市举行第三届人大代表选举。姚立法参加了这三次竞选,但都没有成功。

第一次竞选,姚立法是被单位里的同事们联名推荐的;第二次,他提前开始研读相关法律,并油印了2000多份个人简历,发给选民。市政府文教办公室曾派两个官员找姚进 行个人谈话,要求他不要再竞选,不要散发个人资料。第三次,他采取写公开信的方法对选举过程中一些不合法的现象提出质疑:不是由选民推选产生的选民小组组长、副组长,其身份是不合法的;产生第一轮候选人不让全体选民知道,由组长先定候选人,再找人签名上报是不 合法的。

1998年,姚立法作为独立候选人参加了潜江市第四届人大代表竞选。他给选民的公开信说:我建议大家把神圣的一票投给那些能代表人民的利益和意志、模范遵守宪法和法律、有较强执行代表职务能力的人。最终,他当选为潜江市此届人大代表。5年任职中,他提交议案多达187份。他为教师追讨亿元欠薪;调查出潜江619位村官被非法撤换;捅破乡村选举假象;促成董滩村 委会重新选举。在姚立法的带动下,2003年潜江选举中,有41位独立候选人参加;而今年潜江选举,独立候选人增加到近百人。

由于姚立法代表并维护人民的利益,受到政府的层层打压。例如,2002年,民政局构陷姚立法偷窃政府文件;2003年潜江市选举中,由于姚立法的支持者主要在学校,当局为打压他,特别规定学生选民在户口所在地登记,致使姚立法落选。今年7月28日,姚立法与泛蓝联盟在饭店探讨选举问题,被公安部门指为非法聚会,遭传讯。为独立竞选,姚立法不断遭到骚扰、监视、恐吓,并牵连家属,连他发送的选举材料也被指为非法出版物。

在政府的打压下,姚立法不屈不挠地为独立竞选而斗争。他说:把选举从中共操纵下解放出来,让人民真正的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是一场政治改革,也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终体现。走到这一步就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成功。


  记者:姚先生,人们称您为布衣代表,当地民众昵称您姚代表。您在中国曾作为非官方指定的独立候选人,首次当选为人民代表。您为落实宪法,保证民众的选举权利奋斗了二十年,您认为独立参选区县级人民代表有什么意义?

  姚立法:这么多年来,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在中国坚持竞选的人不多。公民独立参加竞选很有意义。我理解,它的意义:

  1、直接推动中国尽早成为法治国家,实现百年来中国人理想的民主社会。从清末至今,中国人不断追求民主理想,但没有实现。中国1908年就有了议员选举法《咨议局章程》;1912年中国已有参议院实行总统选举;日后,中国不断实践选举,尽管不理想,但还是在进步。1947年的《中华民国宪法》是一部完善的民主宪法,在法律上确立了选举制度。在法律上,清末、民国的选举比中国先进,可行;那时有选举法庭,可以进行选举诉讼。1949年后,中国的选举倒退了。1949年至毛去世,这时期实际没有选举。1979年,国家制定了选举法,总算是个进步。20多年来已进行了八届乡镇人民代表大会和七届区县级人民代表大会的选举,我参加了五次区县级人大代表的竞选。根据我的经验,这二十几年来的选举都是假选举,是欺骗选民的选举。宪法规定,选民是选举的主体,但实际上中共掌控着选举,把选民当道具,做门面。

  我们独立候选人竞选,就是要挑战中国的假选举,真正实行宪法,不能说一套,做一套。不打破权力操纵选举的状况,宪法就不能落实,法治社会就不能实现。因此,公民独立参加竞选区县级人民代表将推动中国走向法治社会。
  

  2.、公民独立参加竞选直接检验执政党是否代表人民、是否代表正义、是否主持公正。

  选举法规定得很清楚,领导县乡两级人民代表大会换届选举的机关是县级人大常委会,但是在中国,党取代了人大常委会领导选举。他们在选举中提出三条:加强党的领导;充分发扬民主;严格依法办事。就中国的现况,我们独立候选人接受这几条。我们承认党的领导,但要求党主持正义,代表人民。首先是看中共是否依法领导选举;再,看中共是否真正尊重民意,把选举权真正还给选民。如果能依法选举,尊重民意,选民享有自主投票权,受老百姓拥护的人能当选代表,那么你这个党就代表正义和人民。反之,你中共操纵选举、欺骗选民,领导的选举不依法进行,打压老百姓拥护的候选人,安排那些唯命是从和人人憎恶的腐败分子当代表,那么你中共就不代表正义,也不代表人民。
  

  3.、公民独立参加竞选可以暴露中国选举法律丑陋的一面,是对假选举的挑战。2004年10月,中国修正了选举法,这仍然是一个恶法,全文只有7000多字。如果没有人站出来竞选,选举法的问题和丑陋的东西就暴露不出来,中国的选举就不能进步。例如,正常情况,选民应该有21项民主权利,但在这部选举法中,选民的21项民主权利没有一项得到保障。没有保障的权利,就等于没有权利。湖北省选举细则,全文只有6000多字,含糊其辞,令人不明不白。美国怀俄明州的选举法有13万字,这还不要说选举的监督、宣传、筹款、媒体报道等等。中国的选举法,所有的关键环节都没有如何操作的细节,如正式代表候选人的确定、投票程序、计票程序等等,这样的选举法在实际中不能使用。

  民主,以民为主。但中国的选民什么权利都没有,只有服从党的意志的权利。我们独立竞选人大都不是党员,但有民意基础。我们竞选、当选都是为了依法行使选民和代表的法定权利和权力,不必考虑党的见不得人的意图。
  

  4、独立候选人参加竞选可以激发选民参加选举的热情。中国过去是封建社会,百姓没有选举意识,也缺少这方面的传统。但是中国人是可以接受选举的,他们和民主制度不冲突。比如1949年前,中国乡村的族长就是推选的。中国人爱打麻将,其实麻将是讲规则的,无论谁坐到牌桌上,都得遵守规则。中国老百姓不关心选举、甚至厌恶选举,是因为中国的选举都是假的,唬弄他们,他们当然对之不以为然 。

  我们站出来,独立参加竞选,向选民宣传选民在选举过程中的法定权利,指责和揭露主持选举的相关组织违法领导选举的具体事实,向选民宣传人民代表的法定权力和社会走向正义的关系,我们用传单等形式公开向选民承诺当选后做什么怎样做,比如提名什么样的人为市长、副市长候选人,对什么样的市长副市长候选人投反对票,对什么样的检察院检察长行使直问权,对什么 样的法院院长使用罢免权等,自然会受到选民的拥护,会改变老百姓对选举的态度,激发选民关注和参与选举的兴趣和热情。
  

  5、迫使中共实行党内民主。按照党章,中共党内也是有民主规则的。如果他们能实行,也是进步。但是中共不实行,比如中共的基层组织支部本应由党员选举,而实际上是内定。如果中国基层人大选举有进步,独立候选人当选越来越多,这会给中共带来挑战和危机,促使中共党内民主化。否则,中共只有退出政治舞台一条路。

  记者:您参与了多届区县级人大代表的竞选,您认为这次和以前有什么不同?

  姚:1、现在民众对选举的看法有不小变化。过去的选举完全是政府操控。现在民众不满意假选举,要求真选举,盼望自己信任的人当选。这就是说,人民有选举代表自己利益议员的要求了。这在过去是不敢想的。
  
  2、许多中共党员的认识也提高了。他们明白过去那一套是假选举,选民只有服从,没有权利。党员必须和党保持一致,按照党的要求投票。现在,他们不满意这样。共产党内部支持民主的人日益增多。
  
  3、国际上对中共有压力。中共一直说,中国人口多、贫穷、人民文化低,不适合搞民主;但是民主是世界的潮流,连非洲都在民主化。在世界的民主潮流中,中共必须考虑中国的民主问题。
  
  4、现在中国的社会矛盾比以往复杂激烈,贪污腐败,贫富悬殊,民生困难,社会无公义。这些都迫使中国需要改革,需要有人站出来,代表民众,为他们说话办事。但是另一个方面,就是农村的普遍空壳化,大多数体质好有能力有见解的人都离开了农村,剩下的多是老弱病残。这对中国农村基层选举不好,投票人大大减少,而且更容易被操纵。
  
  5、目前中国独立参加竞选的人数还不多,但是比过去有增长。2003年,北京、深圳、潜江三地只有100人,现在有的一个省就不止这个数目。今年我们潜江独立参选的有近百人。当然,中国独立参选还停留在一个较低的层面。
  
  6、此届选举,中共对独立参选人的打压比以往更严厉,而且公开化。今年6月2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共中宣部开会,发布消息:要坚决防止和纠正各种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参选活动。这是针对独立参选人来的。到底是谁违背宪法、法律呢? 可以说,我们每个独立参选人都是认真研究法律,使自己的一言一行都合乎法律,即使是出于策略,面临强大的执政党打压,我们也需要如此。中共实际上是不允许他人挑战他们掌控选举。

  记者:您认为独立参选和中国目前的维权运动有什么关系?

  姚:中国维权运动风起云涌,主要围绕于圈地、强迁、失业、腐败、枉法、苛捐杂税等问题。参选是争取民众的社会和政治权利,可以说也是维权维护民众的社会和政治权利。
  应该说争取和维护民众的社会和政治权利重要于其它。民众没有社会和政治权利就不能成为社会的主人。民众没有社会和政治权利怎么对政府权力实行监督、制衡? 中国社会的大多问题都是由于民众没有社会和政治权利带来的。如果民众有社会和政治权利,政府的圈地、强迁、官吏的肆意腐败怎么可能呢?因为民众的权利都集中到党、政府和官员哪里去了,他们才能为所欲为;而老百姓有冤无处伸,有理无处讲。中国各级政府的权力不代表民众,不为民众服务,只代表党,为党的利益服务。
  中国民众只有取得社会和政治权利,其它的权利才能有所保障。维权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最终在于人民要真正成为社会的主人。

  记者:据您所知,各地独立竞选人的情况如何?比如参选人的多少,他们的处境,参选过程中的状况? 以及他们如何对待?

  姚:今年全国有一半的省份要进行基层人大换届,应该有500多位独立候选人参加竞选。这些独立参选人都很优秀,否则不会有勇气和能力站出来参选,应该说他们是民意的真正代表,能够为民说话、做事。但是中国的政治环境较糟糕,政府就是要阻碍他们参选、当选,因此独立参选人的处境艰险,前景也不乐观。比如最近湖北枝江的吕邦列,镇上的一帮流氓整天跟着他,对他骚扰。他印了不少宣传选举的资料,被政府查抄,说是非法出版物。四川泸州曾发生了陷害独立参选人的事件。2001年,泸州独立候选人当选的人大代表曾健余受陷害,被判刑一年。2002年底,我在竞选湖北省人大代表前夕,被潜江市的电视台、报纸、电台诽谤,说我偷窃国家机密文件。
  但是我们独立参选人还是充满勇气,有充分准备对付恶劣处境,我们不怕坐牢杀头。为了对付政府打压,我们独立参选人要做到:1、在为人上做到无懈可击,不让人钻空子;2、认真学习有关法律法规,依法行事,依法竞选;3、对打压和操纵选举,要有充分的估计,熟悉他们的手段和方式并揭露;4、多和选民交流,倾听他们的意见,准确判断,要能真正代表民意。

  记者: 您认为作为独立候选人竞选,最大的困难和障碍是什么?你们应该怎样去做?

  姚:最大的困难是现行政治体制。这个体制不保护民众的选举权利,而是维护中共对选举的操纵。他们千方百计地打压独立参选人,比如你印刷选举资料,他说是非法出版物;你去见选民,宣传自己的主张,保安说上面有通知不准进门;参选人进行交流,他说是非法聚会。7月26日,我和泛滥联盟等5人在仙桃市天马酒店见面,探讨选举问题,公安部门以非法聚会之名,对我们传讯,隔离审查。他们不出事任何文件,也不履行任何法律手续。政府打压独立参选人,会使用各种手段,跟踪、监视、恐吓、暴力、陷害、动用黑社会、经济制裁、株连、迫害家属等等,总之他们要让你寸步难行。
  由于中国的法律不保护公民的选举权利,独立参选人在竞选中遭受的种种打压迫害,无处申诉。在政府的围剿下,独立参选人当选的希望很渺茫。不是我们没能力,不代表民意,而是政府害怕、不允许我们当选。

  记者:您对此届和中国未来的选举形势有何评估?

  姚:一句话:困难重重,前途光明。就目前,独立参加竞选的人还不多,处处遭受打压,当选的希望很小;但是民主是世界潮流,中国不论怎样都要向民主迈进。即使我们不能成功,但是会给不远的明天开辟道路,民主是全体中国人民的要求,这个潮流谁也挡不了。20年前,独立竞选人民代表是难以想象的,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了这个现实,就是中共也要想对策。发展地看,中国民主的前途是光明的。
  2004年,我受美国政府邀请观摩美国总统大选。上飞机前,我们潜江的选民印发传单满城散发,上面写着:热烈祝贺姚立法先生访美,观摩美国总统大选!民主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这些印发传单的人,后来遭到传讯。

  记者:我读了您编辑的选举手册《为权力而斗争》,您前言中呼吁,中国九亿选民都来参加县、乡两级人大代表投票,您称这是一场政治体制改革,不流血的人民战争,为什么这样说?

  姚:民主政治的核心是人民要有权利,而公民最大的政治权利就是选举权。政治改革的核心说到底就是官员和公众之间要有权力授受关系。如果人民真正获得选举权,他们就会选出自己的议员、及政府官员;如果议员和政府官员要得到人民的信任和选举,他们就必须代表民众权益,主持公正,遵循法律。因此,把选举从中共操纵下解放出来,让人民真正的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是一场政治改革,也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终体现。走到这一步就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成功。
  中国的政治改革不能走过去中共暴力革命的道路:不惜流血,千百万人头落地。中国不能再重复过去的历史悲剧,以暴易暴,以黑易黑。中国变革要走理性、和平的道路。人民战争是个比喻,是说九亿选民,人人来参加选举,参加投票,人民用选票替换子弹, 和平完成中国民主变革。
  我们独立竞选人参选,不是要让共产党倒台,而是要通过人民自主的选举,使能者上,庸者下,把社会权力交还给代表民意、主持公正的人,把那些结党营私、以权谋私的腐败分子用现代政治文明的子弹选票赶下台。

        记者:最后,请您谈谈您为这次选举有何计划?已经作了什么,还准备做什么?

  姚:我不是一个人,我们是一批志愿献身中国民主选举的人。我们从各方面尽可能地努力,努力参选,争取当选。1、首先,我们编写了三万多字的选举资料,广泛宣传选举法规、选民权利、注意事项,也介绍了一些成功的民主选举事例。让民众认识到选举的重要性,和目前中国选举中的不法问题。2、独立参选人之间进行交流,电话、电信、会面,了解情况,介绍各自的经验和面临的问题。3、 广泛接触选民,和他们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了解他们的意愿,争取他们的支持。总之,越接近选民,就越具有民众基础。4、我们也尽量和各级人大机构的官员和代表接触,他们其中有些人还是讲真话,支持基层民主选举的,他们也会向我们提些有益的意见。这是有益无害的事。5、我们还和中共党内一些进步的人士接触,交流看法。中共党内许多党员对腐败、假选举、政府黑社会化不满。总之,我们和各方各面的人接触、交流,争取广泛的支持。
        这些工作,我们一直在做。边做,边学习,边调整。武汉在9月26 日投票选举,全国部分农村将在今年10至12月选举。我们的时间不是很多,许多事情需要抓紧去做。

  记者:姚先生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经过这么多年,您对中国基层民主选举的体会和经验,无论是对独立参选人,或者选民都很重要。我代表读者,向您表示感谢!

  姚:谢谢贵杂志的采访,和对独立参选人的支持!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三日





九亿选民人人来参加选举,用选票替换子弹, 和平完成中国民主变革。


中国目前正在进行基层选举。为此本刊编辑部采访了姚立法先生。

姚立法先生是中国著名的民间独立候选人,20多年来,他致力于中国基层民主选举,曾成功当选为湖北潜江人大代表,是当代杰出的宪政实践者。人们称姚立法为布衣代表,在他的家乡,人们昵称他姚代表。

姚立法1958年生于湖北潜江龙湾镇,1984年在潜江教育局勤工俭学办公室任职。1987年,他参加潜江县进行第一届人大代表选举。1988年潜江撤县改市,1990年,潜江市进行第二届人大代表选举。1993年,潜江市举行第三届人大代表选举。姚立法参加了这三次竞选,但都没有成功。

第一次竞选,姚立法是被单位里的同事们联名推荐的;第二次,他提前开始研读相关法律,并油印了2000多份个人简历,发给选民。市政府文教办公室曾派两个官员找姚进 行个人谈话,要求他不要再竞选,不要散发个人资料。第三次,他采取写公开信的方法对选举过程中一些不合法的现象提出质疑:不是由选民推选产生的选民小组组长、副组长,其身份是不合法的;产生第一轮候选人不让全体选民知道,由组长先定候选人,再找人签名上报是不 合法的。

1998年,姚立法作为独立候选人参加了潜江市第四届人大代表竞选。他给选民的公开信说:我建议大家把神圣的一票投给那些能代表人民的利益和意志、模范遵守宪法和法律、有较强执行代表职务能力的人。最终,他当选为潜江市此届人大代表。5年任职中,他提交议案多达187份。他为教师追讨亿元欠薪;调查出潜江619位村官被非法撤换;捅破乡村选举假象;促成董滩村 委会重新选举。在姚立法的带动下,2003年潜江选举中,有41位独立候选人参加;而今年潜江选举,独立候选人增加到近百人。

由于姚立法代表并维护人民的利益,受到政府的层层打压。例如,2002年,民政局构陷姚立法偷窃政府文件;2003年潜江市选举中,由于姚立法的支持者主要在学校,当局为打压他,特别规定学生选民在户口所在地登记,致使姚立法落选。今年7月28日,姚立法与泛蓝联盟在饭店探讨选举问题,被公安部门指为非法聚会,遭传讯。为独立竞选,姚立法不断遭到骚扰、监视、恐吓,并牵连家属,连他发送的选举材料也被指为非法出版物。

在政府的打压下,姚立法不屈不挠地为独立竞选而斗争。他说:把选举从中共操纵下解放出来,让人民真正的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是一场政治改革,也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终体现。走到这一步就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成功。


  记者:姚先生,人们称您为布衣代表,当地民众昵称您姚代表。您在中国曾作为非官方指定的独立候选人,首次当选为人民代表。您为落实宪法,保证民众的选举权利奋斗了二十年,您认为独立参选区县级人民代表有什么意义?

  姚立法:这么多年来,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在中国坚持竞选的人不多。公民独立参加竞选很有意义。我理解,它的意义:

  1、直接推动中国尽早成为法治国家,实现百年来中国人理想的民主社会。从清末至今,中国人不断追求民主理想,但没有实现。中国1908年就有了议员选举法《咨议局章程》;1912年中国已有参议院实行总统选举;日后,中国不断实践选举,尽管不理想,但还是在进步。1947年的《中华民国宪法》是一部完善的民主宪法,在法律上确立了选举制度。在法律上,清末、民国的选举比中国先进,可行;那时有选举法庭,可以进行选举诉讼。1949年后,中国的选举倒退了。1949年至毛去世,这时期实际没有选举。1979年,国家制定了选举法,总算是个进步。20多年来已进行了八届乡镇人民代表大会和七届区县级人民代表大会的选举,我参加了五次区县级人大代表的竞选。根据我的经验,这二十几年来的选举都是假选举,是欺骗选民的选举。宪法规定,选民是选举的主体,但实际上中共掌控着选举,把选民当道具,做门面。

  我们独立候选人竞选,就是要挑战中国的假选举,真正实行宪法,不能说一套,做一套。不打破权力操纵选举的状况,宪法就不能落实,法治社会就不能实现。因此,公民独立参加竞选区县级人民代表将推动中国走向法治社会。
  

  2.、公民独立参加竞选直接检验执政党是否代表人民、是否代表正义、是否主持公正。

  选举法规定得很清楚,领导县乡两级人民代表大会换届选举的机关是县级人大常委会,但是在中国,党取代了人大常委会领导选举。他们在选举中提出三条:加强党的领导;充分发扬民主;严格依法办事。就中国的现况,我们独立候选人接受这几条。我们承认党的领导,但要求党主持正义,代表人民。首先是看中共是否依法领导选举;再,看中共是否真正尊重民意,把选举权真正还给选民。如果能依法选举,尊重民意,选民享有自主投票权,受老百姓拥护的人能当选代表,那么你这个党就代表正义和人民。反之,你中共操纵选举、欺骗选民,领导的选举不依法进行,打压老百姓拥护的候选人,安排那些唯命是从和人人憎恶的腐败分子当代表,那么你中共就不代表正义,也不代表人民。
  

  3.、公民独立参加竞选可以暴露中国选举法律丑陋的一面,是对假选举的挑战。2004年10月,中国修正了选举法,这仍然是一个恶法,全文只有7000多字。如果没有人站出来竞选,选举法的问题和丑陋的东西就暴露不出来,中国的选举就不能进步。例如,正常情况,选民应该有21项民主权利,但在这部选举法中,选民的21项民主权利没有一项得到保障。没有保障的权利,就等于没有权利。湖北省选举细则,全文只有6000多字,含糊其辞,令人不明不白。美国怀俄明州的选举法有13万字,这还不要说选举的监督、宣传、筹款、媒体报道等等。中国的选举法,所有的关键环节都没有如何操作的细节,如正式代表候选人的确定、投票程序、计票程序等等,这样的选举法在实际中不能使用。

  民主,以民为主。但中国的选民什么权利都没有,只有服从党的意志的权利。我们独立竞选人大都不是党员,但有民意基础。我们竞选、当选都是为了依法行使选民和代表的法定权利和权力,不必考虑党的见不得人的意图。
  

  4、独立候选人参加竞选可以激发选民参加选举的热情。中国过去是封建社会,百姓没有选举意识,也缺少这方面的传统。但是中国人是可以接受选举的,他们和民主制度不冲突。比如1949年前,中国乡村的族长就是推选的。中国人爱打麻将,其实麻将是讲规则的,无论谁坐到牌桌上,都得遵守规则。中国老百姓不关心选举、甚至厌恶选举,是因为中国的选举都是假的,唬弄他们,他们当然对之不以为然 。

  我们站出来,独立参加竞选,向选民宣传选民在选举过程中的法定权利,指责和揭露主持选举的相关组织违法领导选举的具体事实,向选民宣传人民代表的法定权力和社会走向正义的关系,我们用传单等形式公开向选民承诺当选后做什么怎样做,比如提名什么样的人为市长、副市长候选人,对什么样的市长副市长候选人投反对票,对什么样的检察院检察长行使直问权,对什么 样的法院院长使用罢免权等,自然会受到选民的拥护,会改变老百姓对选举的态度,激发选民关注和参与选举的兴趣和热情。
  

  5、迫使中共实行党内民主。按照党章,中共党内也是有民主规则的。如果他们能实行,也是进步。但是中共不实行,比如中共的基层组织支部本应由党员选举,而实际上是内定。如果中国基层人大选举有进步,独立候选人当选越来越多,这会给中共带来挑战和危机,促使中共党内民主化。否则,中共只有退出政治舞台一条路。

  记者:您参与了多届区县级人大代表的竞选,您认为这次和以前有什么不同?

  姚:1、现在民众对选举的看法有不小变化。过去的选举完全是政府操控。现在民众不满意假选举,要求真选举,盼望自己信任的人当选。这就是说,人民有选举代表自己利益议员的要求了。这在过去是不敢想的。
  
  2、许多中共党员的认识也提高了。他们明白过去那一套是假选举,选民只有服从,没有权利。党员必须和党保持一致,按照党的要求投票。现在,他们不满意这样。共产党内部支持民主的人日益增多。
  
  3、国际上对中共有压力。中共一直说,中国人口多、贫穷、人民文化低,不适合搞民主;但是民主是世界的潮流,连非洲都在民主化。在世界的民主潮流中,中共必须考虑中国的民主问题。
  
  4、现在中国的社会矛盾比以往复杂激烈,贪污腐败,贫富悬殊,民生困难,社会无公义。这些都迫使中国需要改革,需要有人站出来,代表民众,为他们说话办事。但是另一个方面,就是农村的普遍空壳化,大多数体质好有能力有见解的人都离开了农村,剩下的多是老弱病残。这对中国农村基层选举不好,投票人大大减少,而且更容易被操纵。
  
  5、目前中国独立参加竞选的人数还不多,但是比过去有增长。2003年,北京、深圳、潜江三地只有100人,现在有的一个省就不止这个数目。今年我们潜江独立参选的有近百人。当然,中国独立参选还停留在一个较低的层面。
  
  6、此届选举,中共对独立参选人的打压比以往更严厉,而且公开化。今年6月2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共中宣部开会,发布消息:要坚决防止和纠正各种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参选活动。这是针对独立参选人来的。到底是谁违背宪法、法律呢? 可以说,我们每个独立参选人都是认真研究法律,使自己的一言一行都合乎法律,即使是出于策略,面临强大的执政党打压,我们也需要如此。中共实际上是不允许他人挑战他们掌控选举。

  记者:您认为独立参选和中国目前的维权运动有什么关系?

  姚:中国维权运动风起云涌,主要围绕于圈地、强迁、失业、腐败、枉法、苛捐杂税等问题。参选是争取民众的社会和政治权利,可以说也是维权维护民众的社会和政治权利。
  应该说争取和维护民众的社会和政治权利重要于其它。民众没有社会和政治权利就不能成为社会的主人。民众没有社会和政治权利怎么对政府权力实行监督、制衡? 中国社会的大多问题都是由于民众没有社会和政治权利带来的。如果民众有社会和政治权利,政府的圈地、强迁、官吏的肆意腐败怎么可能呢?因为民众的权利都集中到党、政府和官员哪里去了,他们才能为所欲为;而老百姓有冤无处伸,有理无处讲。中国各级政府的权力不代表民众,不为民众服务,只代表党,为党的利益服务。
  中国民众只有取得社会和政治权利,其它的权利才能有所保障。维权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最终在于人民要真正成为社会的主人。

  记者:据您所知,各地独立竞选人的情况如何?比如参选人的多少,他们的处境,参选过程中的状况? 以及他们如何对待?

  姚:今年全国有一半的省份要进行基层人大换届,应该有500多位独立候选人参加竞选。这些独立参选人都很优秀,否则不会有勇气和能力站出来参选,应该说他们是民意的真正代表,能够为民说话、做事。但是中国的政治环境较糟糕,政府就是要阻碍他们参选、当选,因此独立参选人的处境艰险,前景也不乐观。比如最近湖北枝江的吕邦列,镇上的一帮流氓整天跟着他,对他骚扰。他印了不少宣传选举的资料,被政府查抄,说是非法出版物。四川泸州曾发生了陷害独立参选人的事件。2001年,泸州独立候选人当选的人大代表曾健余受陷害,被判刑一年。2002年底,我在竞选湖北省人大代表前夕,被潜江市的电视台、报纸、电台诽谤,说我偷窃国家机密文件。
  但是我们独立参选人还是充满勇气,有充分准备对付恶劣处境,我们不怕坐牢杀头。为了对付政府打压,我们独立参选人要做到:1、在为人上做到无懈可击,不让人钻空子;2、认真学习有关法律法规,依法行事,依法竞选;3、对打压和操纵选举,要有充分的估计,熟悉他们的手段和方式并揭露;4、多和选民交流,倾听他们的意见,准确判断,要能真正代表民意。

  记者: 您认为作为独立候选人竞选,最大的困难和障碍是什么?你们应该怎样去做?

  姚:最大的困难是现行政治体制。这个体制不保护民众的选举权利,而是维护中共对选举的操纵。他们千方百计地打压独立参选人,比如你印刷选举资料,他说是非法出版物;你去见选民,宣传自己的主张,保安说上面有通知不准进门;参选人进行交流,他说是非法聚会。7月26日,我和泛滥联盟等5人在仙桃市天马酒店见面,探讨选举问题,公安部门以非法聚会之名,对我们传讯,隔离审查。他们不出事任何文件,也不履行任何法律手续。政府打压独立参选人,会使用各种手段,跟踪、监视、恐吓、暴力、陷害、动用黑社会、经济制裁、株连、迫害家属等等,总之他们要让你寸步难行。
  由于中国的法律不保护公民的选举权利,独立参选人在竞选中遭受的种种打压迫害,无处申诉。在政府的围剿下,独立参选人当选的希望很渺茫。不是我们没能力,不代表民意,而是政府害怕、不允许我们当选。

  记者:您对此届和中国未来的选举形势有何评估?

  姚:一句话:困难重重,前途光明。就目前,独立参加竞选的人还不多,处处遭受打压,当选的希望很小;但是民主是世界潮流,中国不论怎样都要向民主迈进。即使我们不能成功,但是会给不远的明天开辟道路,民主是全体中国人民的要求,这个潮流谁也挡不了。20年前,独立竞选人民代表是难以想象的,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了这个现实,就是中共也要想对策。发展地看,中国民主的前途是光明的。
  2004年,我受美国政府邀请观摩美国总统大选。上飞机前,我们潜江的选民印发传单满城散发,上面写着:热烈祝贺姚立法先生访美,观摩美国总统大选!民主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这些印发传单的人,后来遭到传讯。

  记者:我读了您编辑的选举手册《为权力而斗争》,您前言中呼吁,中国九亿选民都来参加县、乡两级人大代表投票,您称这是一场政治体制改革,不流血的人民战争,为什么这样说?

  姚:民主政治的核心是人民要有权利,而公民最大的政治权利就是选举权。政治改革的核心说到底就是官员和公众之间要有权力授受关系。如果人民真正获得选举权,他们就会选出自己的议员、及政府官员;如果议员和政府官员要得到人民的信任和选举,他们就必须代表民众权益,主持公正,遵循法律。因此,把选举从中共操纵下解放出来,让人民真正的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是一场政治改革,也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终体现。走到这一步就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成功。
  中国的政治改革不能走过去中共暴力革命的道路:不惜流血,千百万人头落地。中国不能再重复过去的历史悲剧,以暴易暴,以黑易黑。中国变革要走理性、和平的道路。人民战争是个比喻,是说九亿选民,人人来参加选举,参加投票,人民用选票替换子弹, 和平完成中国民主变革。
  我们独立竞选人参选,不是要让共产党倒台,而是要通过人民自主的选举,使能者上,庸者下,把社会权力交还给代表民意、主持公正的人,把那些结党营私、以权谋私的腐败分子用现代政治文明的子弹选票赶下台。

        记者:最后,请您谈谈您为这次选举有何计划?已经作了什么,还准备做什么?

  姚:我不是一个人,我们是一批志愿献身中国民主选举的人。我们从各方面尽可能地努力,努力参选,争取当选。1、首先,我们编写了三万多字的选举资料,广泛宣传选举法规、选民权利、注意事项,也介绍了一些成功的民主选举事例。让民众认识到选举的重要性,和目前中国选举中的不法问题。2、独立参选人之间进行交流,电话、电信、会面,了解情况,介绍各自的经验和面临的问题。3、 广泛接触选民,和他们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了解他们的意愿,争取他们的支持。总之,越接近选民,就越具有民众基础。4、我们也尽量和各级人大机构的官员和代表接触,他们其中有些人还是讲真话,支持基层民主选举的,他们也会向我们提些有益的意见。这是有益无害的事。5、我们还和中共党内一些进步的人士接触,交流看法。中共党内许多党员对腐败、假选举、政府黑社会化不满。总之,我们和各方各面的人接触、交流,争取广泛的支持。
        这些工作,我们一直在做。边做,边学习,边调整。武汉在9月26 日投票选举,全国部分农村将在今年10至12月选举。我们的时间不是很多,许多事情需要抓紧去做。

  记者:姚先生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经过这么多年,您对中国基层民主选举的体会和经验,无论是对独立参选人,或者选民都很重要。我代表读者,向您表示感谢!

  姚:谢谢贵杂志的采访,和对独立参选人的支持!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三日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