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中国的脊梁----付先财
封从德(美国)



他为了保护环境、维护三峡移民群体权益,被黑幕重重的暴徒殴伤致残。


那样的山坡路,他天天走。那条山坡路,他几乎天天走。过路的人发现他躺在下面,那时他已经晕过去几十分钟了――四个颈椎粉碎性骨折,头和脸上也有伤口。在他头、脸、颈椎同时受伤晕倒前十分钟,他还在公安局里面。这些情况,官方也承认,但晕倒的原因,官方和他的说法就完全不一样了。


一、十几年的维权路

他叫付先财,47岁。那条山坡路,离三峡大坝不远,在湖北省秭归县茅坪镇杨贵店村。付先财本不住这个村,1993年,他和500多村民搬到这里。他们是130万背井离乡的三峡移民的一部分。政府承诺补偿,但是这笔补偿费付先财却一直没有拿到。于是他开始抗争并渐渐成为了一名环保积极分子。

这笔补偿费是个什么概念呢?总理李鹏签署的征地补偿和移民安置条例,他们每亩被征用的耕地应得标准补偿不少于56,000元,而且补偿期限应该是15年。然而实际上,当地政府付给他们的补偿费,每亩地仅仅为1,408元,不足3%,补偿期也仅仅只有一年。另外政府规定的移民安置费,每个移民应得3万多元,实际上每人只得到5千元。他们生活补助费也被克扣将近80%,房屋补偿每平方米被截扣40%。

十几年来,当地居民有八千人签名申述不公待遇,维权代表几十次到县、市、省和国务院上访,多次向各级法院递交行政诉讼状,非但未被受理,反而不断地遭受当地政府的打压。数十人被拘留审讯,七人被刑事起诉,二人被判刑,一人被劳教。在这么险恶的局势下,付先财没有畏缩,依然在这十几年的维权路上勇往直前,直到今年6月8号上午,他头、脸、颈椎同时受伤晕倒躺在那条山坡路下面。


二、付先财回忆被打经过

付先财事后回忆,那天他是被暴徒袭击的,是在刚出公安局回家的路上。他说:我早上8点多从家里出门,从三峡大坝附坝旁的小路步行到秭归县新县城,这条路我基本天天走。9点多到达秭归县人民法院,向立案庭马庭长询问了两个上诉案件是否有消息。然后来到法院对面的秭归县公安局门前,我打电话给公安局治安大队长王先奎,因为头一天王先奎给我打电话说有事要跟我谈。十多分钟后,王队长从外面赶回公安局,在二楼办公室,他问了5月18日德国电视一台录制节目的情况,以及我们的维权律师的身份背景等等,我都如实说了。最后,王队长说:你不要再接触外国记者,也不要再就移民问题上告了,否则,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后来,我接到朋友阮久胜的电话:维权律师来了,要与你见面。我离开县公安局,沿来时的路返回。在路上经过小树林的时候,突然被人打了一棍,腿向前弯了一下又立即站起,回头一瞬间后,颈又被打了一棍,只看到一名大约三十多岁的男子手持一根木棍。由于第二下被打中要害,全身无力,意识模糊向前摔倒在地,向前滑落摔到坎下的下水道的水泥盖板上,昏迷过去。

这个王队长,原是茅坪镇派出所所长,今年刚上调县公安局,任治安大队长。


三、警方五次警告都灵验

显然,王队长的警告果然非常灵验。这样灵验的警告也不是第一回了,仅就最近一年多的记录,我们就看见五回。

第一回是在2005年5月,生命威胁。付先财被美国记者采访后,一直受到王先奎的不断骚扰和威胁。记者走后,这位派出所长多次到付先财家进行威胁:你非法接受国外记者采访,要受严厉处罚。此后,付先财家就不断接到莫名其妙的恐吓电话。而且,他的朋友、另一位移民代表谭必宣,也接到了匿名电话,让他转告付先财准备好一万块钱,否则就要付先财儿子的命。

第二回是在2005年秋天,左腿骨折。9月20日,付先财等人准备再次到北京上访被阻截,并被几个村干部殴打,当时县公安局、镇派出所十几名领导、干警在场,却并未制止。其中一个干警叫颜道刚,更恶狠狠地威胁道:付先财,你小心点,到时候不整死你!也许干警地位太低,这次警告要等一个月才灵验。10月20日,付先财邮寄复议申请,又是那个王先奎,复印了一份带回派出所。这次就很快有了反应。22日凌晨3点时,付先财家玻璃被砸。平时一直监视的民警这时却不知去向,付先财趁机去北京上访。26日中午,付先财刚从北京返回家中,两名暴徒突然闯入,用木棍毒打。医院X光片显示,其左腿骨折。第二天付先财电话投诉,什么宜昌市市长热线、市公安局投诉热线、国家监察部热线、公安部投诉热线,却均被拒绝。此后就又是不断的恐吓电话。

第三回是再过一星期,头部打伤。11月初,不断有好心人告诉付先财,地方政府官员指使黑社会分子近期将杀害他们一家人。11月7日晚上9时,茅坪镇派出所副所长杜二虎带一名警察,到付先财家警告说:你最近不要出门,也不要上访,否则会有生命危险。这次警告即刻应验。次日付先财因事出门,途经码头渡江时,遭三名暴徒用警棍打伤头部缝了3针。几天后,有人在夜间将祭奠死人用的花圈放到付先财家门前,然后一个接一个的恐吓电话打到他家。读者若有兴趣,可查一查这两个电话号码,看是谁的:0717-880-6279、0717-288-8240。

第四回又是死亡威胁。今年1月中,反复有人在凌晨3、4点,开车到付家,用石块砸墙头,或砸窗户玻璃。1月20日,付先财到茅坪镇派出所报案时,所长王先奎和副所长杜二虎,再次威胁他说:你若继续告状与境外媒体联系,你家中将永不得安宁,经常会有人去骚扰,生命都没的保障,我不相信把你关起来美国鬼子会打到中国来。第二天晚上,便有人又将祭奠死人用的冥钱一叠,放在了付先财家门口。

第五回,也是最后一回,便是开头说的情况,今年6月8日,在他头、脸、颈椎同时受伤晕倒前的十分钟,他还在公安局里面,那个王先奎警告他说:你不要再接触外国记者,也不要再就移民问题上告了,否则,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结果是高位截瘫,可能付先财下面一辈子都得在轮椅上渡过了。医院的病历这样记载:头顶右侧可见大约3cm伤口,少量溢血;左眼眶淤血,左眼眉弓可见大约2.0cm伤口;颈椎1,5,6,7骨折并高位截瘫。


四、官方统一口径:自己摔伤

官方否认与付先财伤情有任何干系。虽然付家要求公安局长贾立回避调查,但此案还是由他和这个公安局进行调查。前面的记录显示,付家一直遭暴徒恐吓、骚扰、威胁,公安局非但没制止,反而全天候监控付先财一家,有时该局警察甚至直接参与恐吓和骚扰付先财。此前也正是贾立等人截访,且就在贾立眼皮底下,付先财遭殴打,或遭警察生命威胁。而在付先财受伤后,手术一直拖着还没做,警方却进行恶意监控,到加护病房一问话就是5个小时,直到付和家人提出抗议才结束。

然而,就是这个贾立,和他治下的秭归县公安局,7月26日却得出结论:付先财是自己摔伤,因而不构成刑事案件。为让这个结论深入人心,当局可谓煞费苦心,派出大批人马分头行动,三路分头通知当事人和家属不说,更多人马分派到有坝区移民的四个镇,凡是付先财一案有影响的地区,都以村为单位,召开党员会或者移民代表会,主持人都是政府人员和公安人员,内容就是声明经过公安部及其专家进行鉴定,结论就是付先财是自己摔伤,并规定所有人对其它人只能这样说,还不得参与付先财一案。

自己摔伤,也就是说,付先财不仅要在几乎天天走的路上摔倒,而且还要摔得正好正面的眼眉上、上面的头顶上都有伤口,而且还要在背面的颈椎骨折,而且是四个颈椎都骨折,还得是粉碎性骨折!而且是在离开公安局刚刚十分钟!


五、民众敢怒不敢言

对这样的调查结论,四周民众是敢怒不敢言。附近的居民们悄悄说:我们经常从这条路上上下下,挑着背着东西也没有一点问题,六七十岁的老人在这里都没发生的意外,明眼人都知道是他们(政府)干的。公安局的来调查,知道一点情况也不敢说呀,说了可能比他(付先财)还惨啊。我们也很同情,可谁敢说实话呀,说了不仅不能破案,自己连命都可能没了。那些天有个人顺口问了一句公安局在付家的对面街上九龙宫娱乐城安装摄像头监控付先财干什么,都被他们围了好几天。最后,他们都说:除非中央要真正查这个案子,专门派人来调查有些人才会吐露实情。

案发当时一位在附近干农活的农民说:付先财去新县城时,我本想跟他打个招呼问候一下,却没说出口,只是互相看了一眼。大约一个小时后,我看到两个男子拿着木棍从茂盛的灌木丛中冲出来,由于距离较远,不能看到他们的特征,他们冲出后的地方视线被挡,所以他们的行动没看见。十多分钟我听说那个地方有人被打了,这里我已经回到家了。


六、中国的脊梁

1988年,通过非暴力形式阻止焚林改牧的巴西人齐科孟德斯(Chico Mendes)被谋杀,引起国际社会对亚马逊热带雨林的关注。生前他曾说:起初,我觉得是在为拯救橡胶林而奋斗;后来,我以为我是在拯救亚马逊热带雨林;现在我明白了,我是在为整个人类而奋斗。这位对人类的生存环境做出杰出贡献的农场工人,最终倒在那些利欲熏心的人的枪口下。

18年后,在世界最大的水电站大坝附近,付先财,这位普通而又非凡的三峡移民,在他为了保护环境、维护三峡移民群体权益的路上,被黑幕重重的暴徒殴伤致残。中国的脊梁,就这样被折断。付先财的下半辈子可能都得在轮椅上渡过了。他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手术是在第10天才做的,而且是在德国大使馆来人交涉,垫付手术费后才做的。那些天,整个德国沸腾了,因为他们得知付先财是因接受德国电视一台采访而被打伤的。两个政府对待生命的态度,高下立判。

枪杀齐科孟德斯的父子,很快就被抓获,并被判处19年徒刑。而在中国,打伤付先财的凶手却躲藏在重重黑幕后面冷笑。正义,何时能重回华夏大地?中国的脊梁,何时才能重新直立?





他为了保护环境、维护三峡移民群体权益,被黑幕重重的暴徒殴伤致残。


那样的山坡路,他天天走。那条山坡路,他几乎天天走。过路的人发现他躺在下面,那时他已经晕过去几十分钟了――四个颈椎粉碎性骨折,头和脸上也有伤口。在他头、脸、颈椎同时受伤晕倒前十分钟,他还在公安局里面。这些情况,官方也承认,但晕倒的原因,官方和他的说法就完全不一样了。


一、十几年的维权路

他叫付先财,47岁。那条山坡路,离三峡大坝不远,在湖北省秭归县茅坪镇杨贵店村。付先财本不住这个村,1993年,他和500多村民搬到这里。他们是130万背井离乡的三峡移民的一部分。政府承诺补偿,但是这笔补偿费付先财却一直没有拿到。于是他开始抗争并渐渐成为了一名环保积极分子。

这笔补偿费是个什么概念呢?总理李鹏签署的征地补偿和移民安置条例,他们每亩被征用的耕地应得标准补偿不少于56,000元,而且补偿期限应该是15年。然而实际上,当地政府付给他们的补偿费,每亩地仅仅为1,408元,不足3%,补偿期也仅仅只有一年。另外政府规定的移民安置费,每个移民应得3万多元,实际上每人只得到5千元。他们生活补助费也被克扣将近80%,房屋补偿每平方米被截扣40%。

十几年来,当地居民有八千人签名申述不公待遇,维权代表几十次到县、市、省和国务院上访,多次向各级法院递交行政诉讼状,非但未被受理,反而不断地遭受当地政府的打压。数十人被拘留审讯,七人被刑事起诉,二人被判刑,一人被劳教。在这么险恶的局势下,付先财没有畏缩,依然在这十几年的维权路上勇往直前,直到今年6月8号上午,他头、脸、颈椎同时受伤晕倒躺在那条山坡路下面。


二、付先财回忆被打经过

付先财事后回忆,那天他是被暴徒袭击的,是在刚出公安局回家的路上。他说:我早上8点多从家里出门,从三峡大坝附坝旁的小路步行到秭归县新县城,这条路我基本天天走。9点多到达秭归县人民法院,向立案庭马庭长询问了两个上诉案件是否有消息。然后来到法院对面的秭归县公安局门前,我打电话给公安局治安大队长王先奎,因为头一天王先奎给我打电话说有事要跟我谈。十多分钟后,王队长从外面赶回公安局,在二楼办公室,他问了5月18日德国电视一台录制节目的情况,以及我们的维权律师的身份背景等等,我都如实说了。最后,王队长说:你不要再接触外国记者,也不要再就移民问题上告了,否则,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后来,我接到朋友阮久胜的电话:维权律师来了,要与你见面。我离开县公安局,沿来时的路返回。在路上经过小树林的时候,突然被人打了一棍,腿向前弯了一下又立即站起,回头一瞬间后,颈又被打了一棍,只看到一名大约三十多岁的男子手持一根木棍。由于第二下被打中要害,全身无力,意识模糊向前摔倒在地,向前滑落摔到坎下的下水道的水泥盖板上,昏迷过去。

这个王队长,原是茅坪镇派出所所长,今年刚上调县公安局,任治安大队长。


三、警方五次警告都灵验

显然,王队长的警告果然非常灵验。这样灵验的警告也不是第一回了,仅就最近一年多的记录,我们就看见五回。

第一回是在2005年5月,生命威胁。付先财被美国记者采访后,一直受到王先奎的不断骚扰和威胁。记者走后,这位派出所长多次到付先财家进行威胁:你非法接受国外记者采访,要受严厉处罚。此后,付先财家就不断接到莫名其妙的恐吓电话。而且,他的朋友、另一位移民代表谭必宣,也接到了匿名电话,让他转告付先财准备好一万块钱,否则就要付先财儿子的命。

第二回是在2005年秋天,左腿骨折。9月20日,付先财等人准备再次到北京上访被阻截,并被几个村干部殴打,当时县公安局、镇派出所十几名领导、干警在场,却并未制止。其中一个干警叫颜道刚,更恶狠狠地威胁道:付先财,你小心点,到时候不整死你!也许干警地位太低,这次警告要等一个月才灵验。10月20日,付先财邮寄复议申请,又是那个王先奎,复印了一份带回派出所。这次就很快有了反应。22日凌晨3点时,付先财家玻璃被砸。平时一直监视的民警这时却不知去向,付先财趁机去北京上访。26日中午,付先财刚从北京返回家中,两名暴徒突然闯入,用木棍毒打。医院X光片显示,其左腿骨折。第二天付先财电话投诉,什么宜昌市市长热线、市公安局投诉热线、国家监察部热线、公安部投诉热线,却均被拒绝。此后就又是不断的恐吓电话。

第三回是再过一星期,头部打伤。11月初,不断有好心人告诉付先财,地方政府官员指使黑社会分子近期将杀害他们一家人。11月7日晚上9时,茅坪镇派出所副所长杜二虎带一名警察,到付先财家警告说:你最近不要出门,也不要上访,否则会有生命危险。这次警告即刻应验。次日付先财因事出门,途经码头渡江时,遭三名暴徒用警棍打伤头部缝了3针。几天后,有人在夜间将祭奠死人用的花圈放到付先财家门前,然后一个接一个的恐吓电话打到他家。读者若有兴趣,可查一查这两个电话号码,看是谁的:0717-880-6279、0717-288-8240。

第四回又是死亡威胁。今年1月中,反复有人在凌晨3、4点,开车到付家,用石块砸墙头,或砸窗户玻璃。1月20日,付先财到茅坪镇派出所报案时,所长王先奎和副所长杜二虎,再次威胁他说:你若继续告状与境外媒体联系,你家中将永不得安宁,经常会有人去骚扰,生命都没的保障,我不相信把你关起来美国鬼子会打到中国来。第二天晚上,便有人又将祭奠死人用的冥钱一叠,放在了付先财家门口。

第五回,也是最后一回,便是开头说的情况,今年6月8日,在他头、脸、颈椎同时受伤晕倒前的十分钟,他还在公安局里面,那个王先奎警告他说:你不要再接触外国记者,也不要再就移民问题上告了,否则,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结果是高位截瘫,可能付先财下面一辈子都得在轮椅上渡过了。医院的病历这样记载:头顶右侧可见大约3cm伤口,少量溢血;左眼眶淤血,左眼眉弓可见大约2.0cm伤口;颈椎1,5,6,7骨折并高位截瘫。


四、官方统一口径:自己摔伤

官方否认与付先财伤情有任何干系。虽然付家要求公安局长贾立回避调查,但此案还是由他和这个公安局进行调查。前面的记录显示,付家一直遭暴徒恐吓、骚扰、威胁,公安局非但没制止,反而全天候监控付先财一家,有时该局警察甚至直接参与恐吓和骚扰付先财。此前也正是贾立等人截访,且就在贾立眼皮底下,付先财遭殴打,或遭警察生命威胁。而在付先财受伤后,手术一直拖着还没做,警方却进行恶意监控,到加护病房一问话就是5个小时,直到付和家人提出抗议才结束。

然而,就是这个贾立,和他治下的秭归县公安局,7月26日却得出结论:付先财是自己摔伤,因而不构成刑事案件。为让这个结论深入人心,当局可谓煞费苦心,派出大批人马分头行动,三路分头通知当事人和家属不说,更多人马分派到有坝区移民的四个镇,凡是付先财一案有影响的地区,都以村为单位,召开党员会或者移民代表会,主持人都是政府人员和公安人员,内容就是声明经过公安部及其专家进行鉴定,结论就是付先财是自己摔伤,并规定所有人对其它人只能这样说,还不得参与付先财一案。

自己摔伤,也就是说,付先财不仅要在几乎天天走的路上摔倒,而且还要摔得正好正面的眼眉上、上面的头顶上都有伤口,而且还要在背面的颈椎骨折,而且是四个颈椎都骨折,还得是粉碎性骨折!而且是在离开公安局刚刚十分钟!


五、民众敢怒不敢言

对这样的调查结论,四周民众是敢怒不敢言。附近的居民们悄悄说:我们经常从这条路上上下下,挑着背着东西也没有一点问题,六七十岁的老人在这里都没发生的意外,明眼人都知道是他们(政府)干的。公安局的来调查,知道一点情况也不敢说呀,说了可能比他(付先财)还惨啊。我们也很同情,可谁敢说实话呀,说了不仅不能破案,自己连命都可能没了。那些天有个人顺口问了一句公安局在付家的对面街上九龙宫娱乐城安装摄像头监控付先财干什么,都被他们围了好几天。最后,他们都说:除非中央要真正查这个案子,专门派人来调查有些人才会吐露实情。

案发当时一位在附近干农活的农民说:付先财去新县城时,我本想跟他打个招呼问候一下,却没说出口,只是互相看了一眼。大约一个小时后,我看到两个男子拿着木棍从茂盛的灌木丛中冲出来,由于距离较远,不能看到他们的特征,他们冲出后的地方视线被挡,所以他们的行动没看见。十多分钟我听说那个地方有人被打了,这里我已经回到家了。


六、中国的脊梁

1988年,通过非暴力形式阻止焚林改牧的巴西人齐科孟德斯(Chico Mendes)被谋杀,引起国际社会对亚马逊热带雨林的关注。生前他曾说:起初,我觉得是在为拯救橡胶林而奋斗;后来,我以为我是在拯救亚马逊热带雨林;现在我明白了,我是在为整个人类而奋斗。这位对人类的生存环境做出杰出贡献的农场工人,最终倒在那些利欲熏心的人的枪口下。

18年后,在世界最大的水电站大坝附近,付先财,这位普通而又非凡的三峡移民,在他为了保护环境、维护三峡移民群体权益的路上,被黑幕重重的暴徒殴伤致残。中国的脊梁,就这样被折断。付先财的下半辈子可能都得在轮椅上渡过了。他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手术是在第10天才做的,而且是在德国大使馆来人交涉,垫付手术费后才做的。那些天,整个德国沸腾了,因为他们得知付先财是因接受德国电视一台采访而被打伤的。两个政府对待生命的态度,高下立判。

枪杀齐科孟德斯的父子,很快就被抓获,并被判处19年徒刑。而在中国,打伤付先财的凶手却躲藏在重重黑幕后面冷笑。正义,何时能重回华夏大地?中国的脊梁,何时才能重新直立?





他为了保护环境、维护三峡移民群体权益,被黑幕重重的暴徒殴伤致残。


那样的山坡路,他天天走。那条山坡路,他几乎天天走。过路的人发现他躺在下面,那时他已经晕过去几十分钟了――四个颈椎粉碎性骨折,头和脸上也有伤口。在他头、脸、颈椎同时受伤晕倒前十分钟,他还在公安局里面。这些情况,官方也承认,但晕倒的原因,官方和他的说法就完全不一样了。


一、十几年的维权路

他叫付先财,47岁。那条山坡路,离三峡大坝不远,在湖北省秭归县茅坪镇杨贵店村。付先财本不住这个村,1993年,他和500多村民搬到这里。他们是130万背井离乡的三峡移民的一部分。政府承诺补偿,但是这笔补偿费付先财却一直没有拿到。于是他开始抗争并渐渐成为了一名环保积极分子。

这笔补偿费是个什么概念呢?总理李鹏签署的征地补偿和移民安置条例,他们每亩被征用的耕地应得标准补偿不少于56,000元,而且补偿期限应该是15年。然而实际上,当地政府付给他们的补偿费,每亩地仅仅为1,408元,不足3%,补偿期也仅仅只有一年。另外政府规定的移民安置费,每个移民应得3万多元,实际上每人只得到5千元。他们生活补助费也被克扣将近80%,房屋补偿每平方米被截扣40%。

十几年来,当地居民有八千人签名申述不公待遇,维权代表几十次到县、市、省和国务院上访,多次向各级法院递交行政诉讼状,非但未被受理,反而不断地遭受当地政府的打压。数十人被拘留审讯,七人被刑事起诉,二人被判刑,一人被劳教。在这么险恶的局势下,付先财没有畏缩,依然在这十几年的维权路上勇往直前,直到今年6月8号上午,他头、脸、颈椎同时受伤晕倒躺在那条山坡路下面。


二、付先财回忆被打经过

付先财事后回忆,那天他是被暴徒袭击的,是在刚出公安局回家的路上。他说:我早上8点多从家里出门,从三峡大坝附坝旁的小路步行到秭归县新县城,这条路我基本天天走。9点多到达秭归县人民法院,向立案庭马庭长询问了两个上诉案件是否有消息。然后来到法院对面的秭归县公安局门前,我打电话给公安局治安大队长王先奎,因为头一天王先奎给我打电话说有事要跟我谈。十多分钟后,王队长从外面赶回公安局,在二楼办公室,他问了5月18日德国电视一台录制节目的情况,以及我们的维权律师的身份背景等等,我都如实说了。最后,王队长说:你不要再接触外国记者,也不要再就移民问题上告了,否则,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后来,我接到朋友阮久胜的电话:维权律师来了,要与你见面。我离开县公安局,沿来时的路返回。在路上经过小树林的时候,突然被人打了一棍,腿向前弯了一下又立即站起,回头一瞬间后,颈又被打了一棍,只看到一名大约三十多岁的男子手持一根木棍。由于第二下被打中要害,全身无力,意识模糊向前摔倒在地,向前滑落摔到坎下的下水道的水泥盖板上,昏迷过去。

这个王队长,原是茅坪镇派出所所长,今年刚上调县公安局,任治安大队长。


三、警方五次警告都灵验

显然,王队长的警告果然非常灵验。这样灵验的警告也不是第一回了,仅就最近一年多的记录,我们就看见五回。

第一回是在2005年5月,生命威胁。付先财被美国记者采访后,一直受到王先奎的不断骚扰和威胁。记者走后,这位派出所长多次到付先财家进行威胁:你非法接受国外记者采访,要受严厉处罚。此后,付先财家就不断接到莫名其妙的恐吓电话。而且,他的朋友、另一位移民代表谭必宣,也接到了匿名电话,让他转告付先财准备好一万块钱,否则就要付先财儿子的命。

第二回是在2005年秋天,左腿骨折。9月20日,付先财等人准备再次到北京上访被阻截,并被几个村干部殴打,当时县公安局、镇派出所十几名领导、干警在场,却并未制止。其中一个干警叫颜道刚,更恶狠狠地威胁道:付先财,你小心点,到时候不整死你!也许干警地位太低,这次警告要等一个月才灵验。10月20日,付先财邮寄复议申请,又是那个王先奎,复印了一份带回派出所。这次就很快有了反应。22日凌晨3点时,付先财家玻璃被砸。平时一直监视的民警这时却不知去向,付先财趁机去北京上访。26日中午,付先财刚从北京返回家中,两名暴徒突然闯入,用木棍毒打。医院X光片显示,其左腿骨折。第二天付先财电话投诉,什么宜昌市市长热线、市公安局投诉热线、国家监察部热线、公安部投诉热线,却均被拒绝。此后就又是不断的恐吓电话。

第三回是再过一星期,头部打伤。11月初,不断有好心人告诉付先财,地方政府官员指使黑社会分子近期将杀害他们一家人。11月7日晚上9时,茅坪镇派出所副所长杜二虎带一名警察,到付先财家警告说:你最近不要出门,也不要上访,否则会有生命危险。这次警告即刻应验。次日付先财因事出门,途经码头渡江时,遭三名暴徒用警棍打伤头部缝了3针。几天后,有人在夜间将祭奠死人用的花圈放到付先财家门前,然后一个接一个的恐吓电话打到他家。读者若有兴趣,可查一查这两个电话号码,看是谁的:0717-880-6279、0717-288-8240。

第四回又是死亡威胁。今年1月中,反复有人在凌晨3、4点,开车到付家,用石块砸墙头,或砸窗户玻璃。1月20日,付先财到茅坪镇派出所报案时,所长王先奎和副所长杜二虎,再次威胁他说:你若继续告状与境外媒体联系,你家中将永不得安宁,经常会有人去骚扰,生命都没的保障,我不相信把你关起来美国鬼子会打到中国来。第二天晚上,便有人又将祭奠死人用的冥钱一叠,放在了付先财家门口。

第五回,也是最后一回,便是开头说的情况,今年6月8日,在他头、脸、颈椎同时受伤晕倒前的十分钟,他还在公安局里面,那个王先奎警告他说:你不要再接触外国记者,也不要再就移民问题上告了,否则,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结果是高位截瘫,可能付先财下面一辈子都得在轮椅上渡过了。医院的病历这样记载:头顶右侧可见大约3cm伤口,少量溢血;左眼眶淤血,左眼眉弓可见大约2.0cm伤口;颈椎1,5,6,7骨折并高位截瘫。


四、官方统一口径:自己摔伤

官方否认与付先财伤情有任何干系。虽然付家要求公安局长贾立回避调查,但此案还是由他和这个公安局进行调查。前面的记录显示,付家一直遭暴徒恐吓、骚扰、威胁,公安局非但没制止,反而全天候监控付先财一家,有时该局警察甚至直接参与恐吓和骚扰付先财。此前也正是贾立等人截访,且就在贾立眼皮底下,付先财遭殴打,或遭警察生命威胁。而在付先财受伤后,手术一直拖着还没做,警方却进行恶意监控,到加护病房一问话就是5个小时,直到付和家人提出抗议才结束。

然而,就是这个贾立,和他治下的秭归县公安局,7月26日却得出结论:付先财是自己摔伤,因而不构成刑事案件。为让这个结论深入人心,当局可谓煞费苦心,派出大批人马分头行动,三路分头通知当事人和家属不说,更多人马分派到有坝区移民的四个镇,凡是付先财一案有影响的地区,都以村为单位,召开党员会或者移民代表会,主持人都是政府人员和公安人员,内容就是声明经过公安部及其专家进行鉴定,结论就是付先财是自己摔伤,并规定所有人对其它人只能这样说,还不得参与付先财一案。

自己摔伤,也就是说,付先财不仅要在几乎天天走的路上摔倒,而且还要摔得正好正面的眼眉上、上面的头顶上都有伤口,而且还要在背面的颈椎骨折,而且是四个颈椎都骨折,还得是粉碎性骨折!而且是在离开公安局刚刚十分钟!


五、民众敢怒不敢言

对这样的调查结论,四周民众是敢怒不敢言。附近的居民们悄悄说:我们经常从这条路上上下下,挑着背着东西也没有一点问题,六七十岁的老人在这里都没发生的意外,明眼人都知道是他们(政府)干的。公安局的来调查,知道一点情况也不敢说呀,说了可能比他(付先财)还惨啊。我们也很同情,可谁敢说实话呀,说了不仅不能破案,自己连命都可能没了。那些天有个人顺口问了一句公安局在付家的对面街上九龙宫娱乐城安装摄像头监控付先财干什么,都被他们围了好几天。最后,他们都说:除非中央要真正查这个案子,专门派人来调查有些人才会吐露实情。

案发当时一位在附近干农活的农民说:付先财去新县城时,我本想跟他打个招呼问候一下,却没说出口,只是互相看了一眼。大约一个小时后,我看到两个男子拿着木棍从茂盛的灌木丛中冲出来,由于距离较远,不能看到他们的特征,他们冲出后的地方视线被挡,所以他们的行动没看见。十多分钟我听说那个地方有人被打了,这里我已经回到家了。


六、中国的脊梁

1988年,通过非暴力形式阻止焚林改牧的巴西人齐科孟德斯(Chico Mendes)被谋杀,引起国际社会对亚马逊热带雨林的关注。生前他曾说:起初,我觉得是在为拯救橡胶林而奋斗;后来,我以为我是在拯救亚马逊热带雨林;现在我明白了,我是在为整个人类而奋斗。这位对人类的生存环境做出杰出贡献的农场工人,最终倒在那些利欲熏心的人的枪口下。

18年后,在世界最大的水电站大坝附近,付先财,这位普通而又非凡的三峡移民,在他为了保护环境、维护三峡移民群体权益的路上,被黑幕重重的暴徒殴伤致残。中国的脊梁,就这样被折断。付先财的下半辈子可能都得在轮椅上渡过了。他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手术是在第10天才做的,而且是在德国大使馆来人交涉,垫付手术费后才做的。那些天,整个德国沸腾了,因为他们得知付先财是因接受德国电视一台采访而被打伤的。两个政府对待生命的态度,高下立判。

枪杀齐科孟德斯的父子,很快就被抓获,并被判处19年徒刑。而在中国,打伤付先财的凶手却躲藏在重重黑幕后面冷笑。正义,何时能重回华夏大地?中国的脊梁,何时才能重新直立?





他为了保护环境、维护三峡移民群体权益,被黑幕重重的暴徒殴伤致残。


那样的山坡路,他天天走。那条山坡路,他几乎天天走。过路的人发现他躺在下面,那时他已经晕过去几十分钟了――四个颈椎粉碎性骨折,头和脸上也有伤口。在他头、脸、颈椎同时受伤晕倒前十分钟,他还在公安局里面。这些情况,官方也承认,但晕倒的原因,官方和他的说法就完全不一样了。


一、十几年的维权路

他叫付先财,47岁。那条山坡路,离三峡大坝不远,在湖北省秭归县茅坪镇杨贵店村。付先财本不住这个村,1993年,他和500多村民搬到这里。他们是130万背井离乡的三峡移民的一部分。政府承诺补偿,但是这笔补偿费付先财却一直没有拿到。于是他开始抗争并渐渐成为了一名环保积极分子。

这笔补偿费是个什么概念呢?总理李鹏签署的征地补偿和移民安置条例,他们每亩被征用的耕地应得标准补偿不少于56,000元,而且补偿期限应该是15年。然而实际上,当地政府付给他们的补偿费,每亩地仅仅为1,408元,不足3%,补偿期也仅仅只有一年。另外政府规定的移民安置费,每个移民应得3万多元,实际上每人只得到5千元。他们生活补助费也被克扣将近80%,房屋补偿每平方米被截扣40%。

十几年来,当地居民有八千人签名申述不公待遇,维权代表几十次到县、市、省和国务院上访,多次向各级法院递交行政诉讼状,非但未被受理,反而不断地遭受当地政府的打压。数十人被拘留审讯,七人被刑事起诉,二人被判刑,一人被劳教。在这么险恶的局势下,付先财没有畏缩,依然在这十几年的维权路上勇往直前,直到今年6月8号上午,他头、脸、颈椎同时受伤晕倒躺在那条山坡路下面。


二、付先财回忆被打经过

付先财事后回忆,那天他是被暴徒袭击的,是在刚出公安局回家的路上。他说:我早上8点多从家里出门,从三峡大坝附坝旁的小路步行到秭归县新县城,这条路我基本天天走。9点多到达秭归县人民法院,向立案庭马庭长询问了两个上诉案件是否有消息。然后来到法院对面的秭归县公安局门前,我打电话给公安局治安大队长王先奎,因为头一天王先奎给我打电话说有事要跟我谈。十多分钟后,王队长从外面赶回公安局,在二楼办公室,他问了5月18日德国电视一台录制节目的情况,以及我们的维权律师的身份背景等等,我都如实说了。最后,王队长说:你不要再接触外国记者,也不要再就移民问题上告了,否则,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后来,我接到朋友阮久胜的电话:维权律师来了,要与你见面。我离开县公安局,沿来时的路返回。在路上经过小树林的时候,突然被人打了一棍,腿向前弯了一下又立即站起,回头一瞬间后,颈又被打了一棍,只看到一名大约三十多岁的男子手持一根木棍。由于第二下被打中要害,全身无力,意识模糊向前摔倒在地,向前滑落摔到坎下的下水道的水泥盖板上,昏迷过去。

这个王队长,原是茅坪镇派出所所长,今年刚上调县公安局,任治安大队长。


三、警方五次警告都灵验

显然,王队长的警告果然非常灵验。这样灵验的警告也不是第一回了,仅就最近一年多的记录,我们就看见五回。

第一回是在2005年5月,生命威胁。付先财被美国记者采访后,一直受到王先奎的不断骚扰和威胁。记者走后,这位派出所长多次到付先财家进行威胁:你非法接受国外记者采访,要受严厉处罚。此后,付先财家就不断接到莫名其妙的恐吓电话。而且,他的朋友、另一位移民代表谭必宣,也接到了匿名电话,让他转告付先财准备好一万块钱,否则就要付先财儿子的命。

第二回是在2005年秋天,左腿骨折。9月20日,付先财等人准备再次到北京上访被阻截,并被几个村干部殴打,当时县公安局、镇派出所十几名领导、干警在场,却并未制止。其中一个干警叫颜道刚,更恶狠狠地威胁道:付先财,你小心点,到时候不整死你!也许干警地位太低,这次警告要等一个月才灵验。10月20日,付先财邮寄复议申请,又是那个王先奎,复印了一份带回派出所。这次就很快有了反应。22日凌晨3点时,付先财家玻璃被砸。平时一直监视的民警这时却不知去向,付先财趁机去北京上访。26日中午,付先财刚从北京返回家中,两名暴徒突然闯入,用木棍毒打。医院X光片显示,其左腿骨折。第二天付先财电话投诉,什么宜昌市市长热线、市公安局投诉热线、国家监察部热线、公安部投诉热线,却均被拒绝。此后就又是不断的恐吓电话。

第三回是再过一星期,头部打伤。11月初,不断有好心人告诉付先财,地方政府官员指使黑社会分子近期将杀害他们一家人。11月7日晚上9时,茅坪镇派出所副所长杜二虎带一名警察,到付先财家警告说:你最近不要出门,也不要上访,否则会有生命危险。这次警告即刻应验。次日付先财因事出门,途经码头渡江时,遭三名暴徒用警棍打伤头部缝了3针。几天后,有人在夜间将祭奠死人用的花圈放到付先财家门前,然后一个接一个的恐吓电话打到他家。读者若有兴趣,可查一查这两个电话号码,看是谁的:0717-880-6279、0717-288-8240。

第四回又是死亡威胁。今年1月中,反复有人在凌晨3、4点,开车到付家,用石块砸墙头,或砸窗户玻璃。1月20日,付先财到茅坪镇派出所报案时,所长王先奎和副所长杜二虎,再次威胁他说:你若继续告状与境外媒体联系,你家中将永不得安宁,经常会有人去骚扰,生命都没的保障,我不相信把你关起来美国鬼子会打到中国来。第二天晚上,便有人又将祭奠死人用的冥钱一叠,放在了付先财家门口。

第五回,也是最后一回,便是开头说的情况,今年6月8日,在他头、脸、颈椎同时受伤晕倒前的十分钟,他还在公安局里面,那个王先奎警告他说:你不要再接触外国记者,也不要再就移民问题上告了,否则,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结果是高位截瘫,可能付先财下面一辈子都得在轮椅上渡过了。医院的病历这样记载:头顶右侧可见大约3cm伤口,少量溢血;左眼眶淤血,左眼眉弓可见大约2.0cm伤口;颈椎1,5,6,7骨折并高位截瘫。


四、官方统一口径:自己摔伤

官方否认与付先财伤情有任何干系。虽然付家要求公安局长贾立回避调查,但此案还是由他和这个公安局进行调查。前面的记录显示,付家一直遭暴徒恐吓、骚扰、威胁,公安局非但没制止,反而全天候监控付先财一家,有时该局警察甚至直接参与恐吓和骚扰付先财。此前也正是贾立等人截访,且就在贾立眼皮底下,付先财遭殴打,或遭警察生命威胁。而在付先财受伤后,手术一直拖着还没做,警方却进行恶意监控,到加护病房一问话就是5个小时,直到付和家人提出抗议才结束。

然而,就是这个贾立,和他治下的秭归县公安局,7月26日却得出结论:付先财是自己摔伤,因而不构成刑事案件。为让这个结论深入人心,当局可谓煞费苦心,派出大批人马分头行动,三路分头通知当事人和家属不说,更多人马分派到有坝区移民的四个镇,凡是付先财一案有影响的地区,都以村为单位,召开党员会或者移民代表会,主持人都是政府人员和公安人员,内容就是声明经过公安部及其专家进行鉴定,结论就是付先财是自己摔伤,并规定所有人对其它人只能这样说,还不得参与付先财一案。

自己摔伤,也就是说,付先财不仅要在几乎天天走的路上摔倒,而且还要摔得正好正面的眼眉上、上面的头顶上都有伤口,而且还要在背面的颈椎骨折,而且是四个颈椎都骨折,还得是粉碎性骨折!而且是在离开公安局刚刚十分钟!


五、民众敢怒不敢言

对这样的调查结论,四周民众是敢怒不敢言。附近的居民们悄悄说:我们经常从这条路上上下下,挑着背着东西也没有一点问题,六七十岁的老人在这里都没发生的意外,明眼人都知道是他们(政府)干的。公安局的来调查,知道一点情况也不敢说呀,说了可能比他(付先财)还惨啊。我们也很同情,可谁敢说实话呀,说了不仅不能破案,自己连命都可能没了。那些天有个人顺口问了一句公安局在付家的对面街上九龙宫娱乐城安装摄像头监控付先财干什么,都被他们围了好几天。最后,他们都说:除非中央要真正查这个案子,专门派人来调查有些人才会吐露实情。

案发当时一位在附近干农活的农民说:付先财去新县城时,我本想跟他打个招呼问候一下,却没说出口,只是互相看了一眼。大约一个小时后,我看到两个男子拿着木棍从茂盛的灌木丛中冲出来,由于距离较远,不能看到他们的特征,他们冲出后的地方视线被挡,所以他们的行动没看见。十多分钟我听说那个地方有人被打了,这里我已经回到家了。


六、中国的脊梁

1988年,通过非暴力形式阻止焚林改牧的巴西人齐科孟德斯(Chico Mendes)被谋杀,引起国际社会对亚马逊热带雨林的关注。生前他曾说:起初,我觉得是在为拯救橡胶林而奋斗;后来,我以为我是在拯救亚马逊热带雨林;现在我明白了,我是在为整个人类而奋斗。这位对人类的生存环境做出杰出贡献的农场工人,最终倒在那些利欲熏心的人的枪口下。

18年后,在世界最大的水电站大坝附近,付先财,这位普通而又非凡的三峡移民,在他为了保护环境、维护三峡移民群体权益的路上,被黑幕重重的暴徒殴伤致残。中国的脊梁,就这样被折断。付先财的下半辈子可能都得在轮椅上渡过了。他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手术是在第10天才做的,而且是在德国大使馆来人交涉,垫付手术费后才做的。那些天,整个德国沸腾了,因为他们得知付先财是因接受德国电视一台采访而被打伤的。两个政府对待生命的态度,高下立判。

枪杀齐科孟德斯的父子,很快就被抓获,并被判处19年徒刑。而在中国,打伤付先财的凶手却躲藏在重重黑幕后面冷笑。正义,何时能重回华夏大地?中国的脊梁,何时才能重新直立?





他为了保护环境、维护三峡移民群体权益,被黑幕重重的暴徒殴伤致残。


那样的山坡路,他天天走。那条山坡路,他几乎天天走。过路的人发现他躺在下面,那时他已经晕过去几十分钟了――四个颈椎粉碎性骨折,头和脸上也有伤口。在他头、脸、颈椎同时受伤晕倒前十分钟,他还在公安局里面。这些情况,官方也承认,但晕倒的原因,官方和他的说法就完全不一样了。


一、十几年的维权路

他叫付先财,47岁。那条山坡路,离三峡大坝不远,在湖北省秭归县茅坪镇杨贵店村。付先财本不住这个村,1993年,他和500多村民搬到这里。他们是130万背井离乡的三峡移民的一部分。政府承诺补偿,但是这笔补偿费付先财却一直没有拿到。于是他开始抗争并渐渐成为了一名环保积极分子。

这笔补偿费是个什么概念呢?总理李鹏签署的征地补偿和移民安置条例,他们每亩被征用的耕地应得标准补偿不少于56,000元,而且补偿期限应该是15年。然而实际上,当地政府付给他们的补偿费,每亩地仅仅为1,408元,不足3%,补偿期也仅仅只有一年。另外政府规定的移民安置费,每个移民应得3万多元,实际上每人只得到5千元。他们生活补助费也被克扣将近80%,房屋补偿每平方米被截扣40%。

十几年来,当地居民有八千人签名申述不公待遇,维权代表几十次到县、市、省和国务院上访,多次向各级法院递交行政诉讼状,非但未被受理,反而不断地遭受当地政府的打压。数十人被拘留审讯,七人被刑事起诉,二人被判刑,一人被劳教。在这么险恶的局势下,付先财没有畏缩,依然在这十几年的维权路上勇往直前,直到今年6月8号上午,他头、脸、颈椎同时受伤晕倒躺在那条山坡路下面。


二、付先财回忆被打经过

付先财事后回忆,那天他是被暴徒袭击的,是在刚出公安局回家的路上。他说:我早上8点多从家里出门,从三峡大坝附坝旁的小路步行到秭归县新县城,这条路我基本天天走。9点多到达秭归县人民法院,向立案庭马庭长询问了两个上诉案件是否有消息。然后来到法院对面的秭归县公安局门前,我打电话给公安局治安大队长王先奎,因为头一天王先奎给我打电话说有事要跟我谈。十多分钟后,王队长从外面赶回公安局,在二楼办公室,他问了5月18日德国电视一台录制节目的情况,以及我们的维权律师的身份背景等等,我都如实说了。最后,王队长说:你不要再接触外国记者,也不要再就移民问题上告了,否则,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后来,我接到朋友阮久胜的电话:维权律师来了,要与你见面。我离开县公安局,沿来时的路返回。在路上经过小树林的时候,突然被人打了一棍,腿向前弯了一下又立即站起,回头一瞬间后,颈又被打了一棍,只看到一名大约三十多岁的男子手持一根木棍。由于第二下被打中要害,全身无力,意识模糊向前摔倒在地,向前滑落摔到坎下的下水道的水泥盖板上,昏迷过去。

这个王队长,原是茅坪镇派出所所长,今年刚上调县公安局,任治安大队长。


三、警方五次警告都灵验

显然,王队长的警告果然非常灵验。这样灵验的警告也不是第一回了,仅就最近一年多的记录,我们就看见五回。

第一回是在2005年5月,生命威胁。付先财被美国记者采访后,一直受到王先奎的不断骚扰和威胁。记者走后,这位派出所长多次到付先财家进行威胁:你非法接受国外记者采访,要受严厉处罚。此后,付先财家就不断接到莫名其妙的恐吓电话。而且,他的朋友、另一位移民代表谭必宣,也接到了匿名电话,让他转告付先财准备好一万块钱,否则就要付先财儿子的命。

第二回是在2005年秋天,左腿骨折。9月20日,付先财等人准备再次到北京上访被阻截,并被几个村干部殴打,当时县公安局、镇派出所十几名领导、干警在场,却并未制止。其中一个干警叫颜道刚,更恶狠狠地威胁道:付先财,你小心点,到时候不整死你!也许干警地位太低,这次警告要等一个月才灵验。10月20日,付先财邮寄复议申请,又是那个王先奎,复印了一份带回派出所。这次就很快有了反应。22日凌晨3点时,付先财家玻璃被砸。平时一直监视的民警这时却不知去向,付先财趁机去北京上访。26日中午,付先财刚从北京返回家中,两名暴徒突然闯入,用木棍毒打。医院X光片显示,其左腿骨折。第二天付先财电话投诉,什么宜昌市市长热线、市公安局投诉热线、国家监察部热线、公安部投诉热线,却均被拒绝。此后就又是不断的恐吓电话。

第三回是再过一星期,头部打伤。11月初,不断有好心人告诉付先财,地方政府官员指使黑社会分子近期将杀害他们一家人。11月7日晚上9时,茅坪镇派出所副所长杜二虎带一名警察,到付先财家警告说:你最近不要出门,也不要上访,否则会有生命危险。这次警告即刻应验。次日付先财因事出门,途经码头渡江时,遭三名暴徒用警棍打伤头部缝了3针。几天后,有人在夜间将祭奠死人用的花圈放到付先财家门前,然后一个接一个的恐吓电话打到他家。读者若有兴趣,可查一查这两个电话号码,看是谁的:0717-880-6279、0717-288-8240。

第四回又是死亡威胁。今年1月中,反复有人在凌晨3、4点,开车到付家,用石块砸墙头,或砸窗户玻璃。1月20日,付先财到茅坪镇派出所报案时,所长王先奎和副所长杜二虎,再次威胁他说:你若继续告状与境外媒体联系,你家中将永不得安宁,经常会有人去骚扰,生命都没的保障,我不相信把你关起来美国鬼子会打到中国来。第二天晚上,便有人又将祭奠死人用的冥钱一叠,放在了付先财家门口。

第五回,也是最后一回,便是开头说的情况,今年6月8日,在他头、脸、颈椎同时受伤晕倒前的十分钟,他还在公安局里面,那个王先奎警告他说:你不要再接触外国记者,也不要再就移民问题上告了,否则,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结果是高位截瘫,可能付先财下面一辈子都得在轮椅上渡过了。医院的病历这样记载:头顶右侧可见大约3cm伤口,少量溢血;左眼眶淤血,左眼眉弓可见大约2.0cm伤口;颈椎1,5,6,7骨折并高位截瘫。


四、官方统一口径:自己摔伤

官方否认与付先财伤情有任何干系。虽然付家要求公安局长贾立回避调查,但此案还是由他和这个公安局进行调查。前面的记录显示,付家一直遭暴徒恐吓、骚扰、威胁,公安局非但没制止,反而全天候监控付先财一家,有时该局警察甚至直接参与恐吓和骚扰付先财。此前也正是贾立等人截访,且就在贾立眼皮底下,付先财遭殴打,或遭警察生命威胁。而在付先财受伤后,手术一直拖着还没做,警方却进行恶意监控,到加护病房一问话就是5个小时,直到付和家人提出抗议才结束。

然而,就是这个贾立,和他治下的秭归县公安局,7月26日却得出结论:付先财是自己摔伤,因而不构成刑事案件。为让这个结论深入人心,当局可谓煞费苦心,派出大批人马分头行动,三路分头通知当事人和家属不说,更多人马分派到有坝区移民的四个镇,凡是付先财一案有影响的地区,都以村为单位,召开党员会或者移民代表会,主持人都是政府人员和公安人员,内容就是声明经过公安部及其专家进行鉴定,结论就是付先财是自己摔伤,并规定所有人对其它人只能这样说,还不得参与付先财一案。

自己摔伤,也就是说,付先财不仅要在几乎天天走的路上摔倒,而且还要摔得正好正面的眼眉上、上面的头顶上都有伤口,而且还要在背面的颈椎骨折,而且是四个颈椎都骨折,还得是粉碎性骨折!而且是在离开公安局刚刚十分钟!


五、民众敢怒不敢言

对这样的调查结论,四周民众是敢怒不敢言。附近的居民们悄悄说:我们经常从这条路上上下下,挑着背着东西也没有一点问题,六七十岁的老人在这里都没发生的意外,明眼人都知道是他们(政府)干的。公安局的来调查,知道一点情况也不敢说呀,说了可能比他(付先财)还惨啊。我们也很同情,可谁敢说实话呀,说了不仅不能破案,自己连命都可能没了。那些天有个人顺口问了一句公安局在付家的对面街上九龙宫娱乐城安装摄像头监控付先财干什么,都被他们围了好几天。最后,他们都说:除非中央要真正查这个案子,专门派人来调查有些人才会吐露实情。

案发当时一位在附近干农活的农民说:付先财去新县城时,我本想跟他打个招呼问候一下,却没说出口,只是互相看了一眼。大约一个小时后,我看到两个男子拿着木棍从茂盛的灌木丛中冲出来,由于距离较远,不能看到他们的特征,他们冲出后的地方视线被挡,所以他们的行动没看见。十多分钟我听说那个地方有人被打了,这里我已经回到家了。


六、中国的脊梁

1988年,通过非暴力形式阻止焚林改牧的巴西人齐科孟德斯(Chico Mendes)被谋杀,引起国际社会对亚马逊热带雨林的关注。生前他曾说:起初,我觉得是在为拯救橡胶林而奋斗;后来,我以为我是在拯救亚马逊热带雨林;现在我明白了,我是在为整个人类而奋斗。这位对人类的生存环境做出杰出贡献的农场工人,最终倒在那些利欲熏心的人的枪口下。

18年后,在世界最大的水电站大坝附近,付先财,这位普通而又非凡的三峡移民,在他为了保护环境、维护三峡移民群体权益的路上,被黑幕重重的暴徒殴伤致残。中国的脊梁,就这样被折断。付先财的下半辈子可能都得在轮椅上渡过了。他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手术是在第10天才做的,而且是在德国大使馆来人交涉,垫付手术费后才做的。那些天,整个德国沸腾了,因为他们得知付先财是因接受德国电视一台采访而被打伤的。两个政府对待生命的态度,高下立判。

枪杀齐科孟德斯的父子,很快就被抓获,并被判处19年徒刑。而在中国,打伤付先财的凶手却躲藏在重重黑幕后面冷笑。正义,何时能重回华夏大地?中国的脊梁,何时才能重新直立?





他为了保护环境、维护三峡移民群体权益,被黑幕重重的暴徒殴伤致残。


那样的山坡路,他天天走。那条山坡路,他几乎天天走。过路的人发现他躺在下面,那时他已经晕过去几十分钟了――四个颈椎粉碎性骨折,头和脸上也有伤口。在他头、脸、颈椎同时受伤晕倒前十分钟,他还在公安局里面。这些情况,官方也承认,但晕倒的原因,官方和他的说法就完全不一样了。


一、十几年的维权路

他叫付先财,47岁。那条山坡路,离三峡大坝不远,在湖北省秭归县茅坪镇杨贵店村。付先财本不住这个村,1993年,他和500多村民搬到这里。他们是130万背井离乡的三峡移民的一部分。政府承诺补偿,但是这笔补偿费付先财却一直没有拿到。于是他开始抗争并渐渐成为了一名环保积极分子。

这笔补偿费是个什么概念呢?总理李鹏签署的征地补偿和移民安置条例,他们每亩被征用的耕地应得标准补偿不少于56,000元,而且补偿期限应该是15年。然而实际上,当地政府付给他们的补偿费,每亩地仅仅为1,408元,不足3%,补偿期也仅仅只有一年。另外政府规定的移民安置费,每个移民应得3万多元,实际上每人只得到5千元。他们生活补助费也被克扣将近80%,房屋补偿每平方米被截扣40%。

十几年来,当地居民有八千人签名申述不公待遇,维权代表几十次到县、市、省和国务院上访,多次向各级法院递交行政诉讼状,非但未被受理,反而不断地遭受当地政府的打压。数十人被拘留审讯,七人被刑事起诉,二人被判刑,一人被劳教。在这么险恶的局势下,付先财没有畏缩,依然在这十几年的维权路上勇往直前,直到今年6月8号上午,他头、脸、颈椎同时受伤晕倒躺在那条山坡路下面。


二、付先财回忆被打经过

付先财事后回忆,那天他是被暴徒袭击的,是在刚出公安局回家的路上。他说:我早上8点多从家里出门,从三峡大坝附坝旁的小路步行到秭归县新县城,这条路我基本天天走。9点多到达秭归县人民法院,向立案庭马庭长询问了两个上诉案件是否有消息。然后来到法院对面的秭归县公安局门前,我打电话给公安局治安大队长王先奎,因为头一天王先奎给我打电话说有事要跟我谈。十多分钟后,王队长从外面赶回公安局,在二楼办公室,他问了5月18日德国电视一台录制节目的情况,以及我们的维权律师的身份背景等等,我都如实说了。最后,王队长说:你不要再接触外国记者,也不要再就移民问题上告了,否则,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后来,我接到朋友阮久胜的电话:维权律师来了,要与你见面。我离开县公安局,沿来时的路返回。在路上经过小树林的时候,突然被人打了一棍,腿向前弯了一下又立即站起,回头一瞬间后,颈又被打了一棍,只看到一名大约三十多岁的男子手持一根木棍。由于第二下被打中要害,全身无力,意识模糊向前摔倒在地,向前滑落摔到坎下的下水道的水泥盖板上,昏迷过去。

这个王队长,原是茅坪镇派出所所长,今年刚上调县公安局,任治安大队长。


三、警方五次警告都灵验

显然,王队长的警告果然非常灵验。这样灵验的警告也不是第一回了,仅就最近一年多的记录,我们就看见五回。

第一回是在2005年5月,生命威胁。付先财被美国记者采访后,一直受到王先奎的不断骚扰和威胁。记者走后,这位派出所长多次到付先财家进行威胁:你非法接受国外记者采访,要受严厉处罚。此后,付先财家就不断接到莫名其妙的恐吓电话。而且,他的朋友、另一位移民代表谭必宣,也接到了匿名电话,让他转告付先财准备好一万块钱,否则就要付先财儿子的命。

第二回是在2005年秋天,左腿骨折。9月20日,付先财等人准备再次到北京上访被阻截,并被几个村干部殴打,当时县公安局、镇派出所十几名领导、干警在场,却并未制止。其中一个干警叫颜道刚,更恶狠狠地威胁道:付先财,你小心点,到时候不整死你!也许干警地位太低,这次警告要等一个月才灵验。10月20日,付先财邮寄复议申请,又是那个王先奎,复印了一份带回派出所。这次就很快有了反应。22日凌晨3点时,付先财家玻璃被砸。平时一直监视的民警这时却不知去向,付先财趁机去北京上访。26日中午,付先财刚从北京返回家中,两名暴徒突然闯入,用木棍毒打。医院X光片显示,其左腿骨折。第二天付先财电话投诉,什么宜昌市市长热线、市公安局投诉热线、国家监察部热线、公安部投诉热线,却均被拒绝。此后就又是不断的恐吓电话。

第三回是再过一星期,头部打伤。11月初,不断有好心人告诉付先财,地方政府官员指使黑社会分子近期将杀害他们一家人。11月7日晚上9时,茅坪镇派出所副所长杜二虎带一名警察,到付先财家警告说:你最近不要出门,也不要上访,否则会有生命危险。这次警告即刻应验。次日付先财因事出门,途经码头渡江时,遭三名暴徒用警棍打伤头部缝了3针。几天后,有人在夜间将祭奠死人用的花圈放到付先财家门前,然后一个接一个的恐吓电话打到他家。读者若有兴趣,可查一查这两个电话号码,看是谁的:0717-880-6279、0717-288-8240。

第四回又是死亡威胁。今年1月中,反复有人在凌晨3、4点,开车到付家,用石块砸墙头,或砸窗户玻璃。1月20日,付先财到茅坪镇派出所报案时,所长王先奎和副所长杜二虎,再次威胁他说:你若继续告状与境外媒体联系,你家中将永不得安宁,经常会有人去骚扰,生命都没的保障,我不相信把你关起来美国鬼子会打到中国来。第二天晚上,便有人又将祭奠死人用的冥钱一叠,放在了付先财家门口。

第五回,也是最后一回,便是开头说的情况,今年6月8日,在他头、脸、颈椎同时受伤晕倒前的十分钟,他还在公安局里面,那个王先奎警告他说:你不要再接触外国记者,也不要再就移民问题上告了,否则,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结果是高位截瘫,可能付先财下面一辈子都得在轮椅上渡过了。医院的病历这样记载:头顶右侧可见大约3cm伤口,少量溢血;左眼眶淤血,左眼眉弓可见大约2.0cm伤口;颈椎1,5,6,7骨折并高位截瘫。


四、官方统一口径:自己摔伤

官方否认与付先财伤情有任何干系。虽然付家要求公安局长贾立回避调查,但此案还是由他和这个公安局进行调查。前面的记录显示,付家一直遭暴徒恐吓、骚扰、威胁,公安局非但没制止,反而全天候监控付先财一家,有时该局警察甚至直接参与恐吓和骚扰付先财。此前也正是贾立等人截访,且就在贾立眼皮底下,付先财遭殴打,或遭警察生命威胁。而在付先财受伤后,手术一直拖着还没做,警方却进行恶意监控,到加护病房一问话就是5个小时,直到付和家人提出抗议才结束。

然而,就是这个贾立,和他治下的秭归县公安局,7月26日却得出结论:付先财是自己摔伤,因而不构成刑事案件。为让这个结论深入人心,当局可谓煞费苦心,派出大批人马分头行动,三路分头通知当事人和家属不说,更多人马分派到有坝区移民的四个镇,凡是付先财一案有影响的地区,都以村为单位,召开党员会或者移民代表会,主持人都是政府人员和公安人员,内容就是声明经过公安部及其专家进行鉴定,结论就是付先财是自己摔伤,并规定所有人对其它人只能这样说,还不得参与付先财一案。

自己摔伤,也就是说,付先财不仅要在几乎天天走的路上摔倒,而且还要摔得正好正面的眼眉上、上面的头顶上都有伤口,而且还要在背面的颈椎骨折,而且是四个颈椎都骨折,还得是粉碎性骨折!而且是在离开公安局刚刚十分钟!


五、民众敢怒不敢言

对这样的调查结论,四周民众是敢怒不敢言。附近的居民们悄悄说:我们经常从这条路上上下下,挑着背着东西也没有一点问题,六七十岁的老人在这里都没发生的意外,明眼人都知道是他们(政府)干的。公安局的来调查,知道一点情况也不敢说呀,说了可能比他(付先财)还惨啊。我们也很同情,可谁敢说实话呀,说了不仅不能破案,自己连命都可能没了。那些天有个人顺口问了一句公安局在付家的对面街上九龙宫娱乐城安装摄像头监控付先财干什么,都被他们围了好几天。最后,他们都说:除非中央要真正查这个案子,专门派人来调查有些人才会吐露实情。

案发当时一位在附近干农活的农民说:付先财去新县城时,我本想跟他打个招呼问候一下,却没说出口,只是互相看了一眼。大约一个小时后,我看到两个男子拿着木棍从茂盛的灌木丛中冲出来,由于距离较远,不能看到他们的特征,他们冲出后的地方视线被挡,所以他们的行动没看见。十多分钟我听说那个地方有人被打了,这里我已经回到家了。


六、中国的脊梁

1988年,通过非暴力形式阻止焚林改牧的巴西人齐科孟德斯(Chico Mendes)被谋杀,引起国际社会对亚马逊热带雨林的关注。生前他曾说:起初,我觉得是在为拯救橡胶林而奋斗;后来,我以为我是在拯救亚马逊热带雨林;现在我明白了,我是在为整个人类而奋斗。这位对人类的生存环境做出杰出贡献的农场工人,最终倒在那些利欲熏心的人的枪口下。

18年后,在世界最大的水电站大坝附近,付先财,这位普通而又非凡的三峡移民,在他为了保护环境、维护三峡移民群体权益的路上,被黑幕重重的暴徒殴伤致残。中国的脊梁,就这样被折断。付先财的下半辈子可能都得在轮椅上渡过了。他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手术是在第10天才做的,而且是在德国大使馆来人交涉,垫付手术费后才做的。那些天,整个德国沸腾了,因为他们得知付先财是因接受德国电视一台采访而被打伤的。两个政府对待生命的态度,高下立判。

枪杀齐科孟德斯的父子,很快就被抓获,并被判处19年徒刑。而在中国,打伤付先财的凶手却躲藏在重重黑幕后面冷笑。正义,何时能重回华夏大地?中国的脊梁,何时才能重新直立?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