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由人权看狗权,再由狗权看人权评轰轰烈烈的打狗风暴
黄广湘(安徽)



那些狗如这世上穷困的人一样,注定要在没有公理,没有保障的世间,含冤而去。
 

因为狂犬病,目前好几个 省市都在轰轰烈烈的开展打狗风暴。可怜无数健康的狗,一律要被疑罪从有, 从而惨遭杀戮。此情此景突然让我感慨万千!曾经生活得很滋润很风光的狗们,为何突 然遭遇灭顶之灾呢?狂犬病人的不幸,属于狗祸;但是对于无数无辜的狗来说,这场血 腥屠杀,又何尝不是漠视生命的人祸呢?
 
记得去年底的一天,吉林省伊通县靠山镇一农家 小院里,刘莉为她的狐狸精举行 了一场别开声面的追悼会, 狐狸精的情人和 子孙们从四平、长春等地赶来参加。人死了也没如此隆重、声张,简直是场闹剧。数百群众观看这场为狗举行的追悼会,很多农民不理解地说: 就是在糟蹋钱! 据2005年12月9日《东亚经贸新闻》的一篇报道说,连续4届长春农博会动物大赛金奖犬、标价55万美金的绝版京巴狗有个比较特别的名字 狐狸精。狗主人刘莉说:邻居鲁家两条大狗 在与狐狸精玩耍时,把 狐狸精给玩死了。刘莉日前到法庭把邻居鲁 某告了,要求鲁某出钱厚葬狐狸精 。活要活得光彩,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拿到钱后刘莉第一件事就是到公主岭市里,找到一家手艺最好 的店,花7000元订做了一个真空玻璃做成、可制冷的水晶 棺。这样狐狸精就不用下葬,永远陪在我身边了。 刘莉说,她还将自己的一套房子专用来做狐狸精的纪念馆,向狗友们开放。
 
2004年 10月,黑龙江省大庆市一位人力三轮车夫在躲避车辆时,不 慎把跟随主人在路边散步的宠物狗压死。狗的主人竟然逼迫三轮车夫当着众多围观者的 面,给死去的小狗磕了三个头,又向车夫索要200元钱,才 算了事。(10月17日新华社)时 隔一个月,安徽合肥一位出租车司机不慎轧到了一条白色的宠物狗,狗主人见状,从驾 驶室内揪出司机,劈面便打,同时威逼司机给狗下跪。司机害怕再遭拳脚,便顺从地跪 在了小狗的面前。(11月18日《 合肥晚报》)时隔近一年,2005年7月23日晚,甘肃永登县工商局城关所 42岁的干部原安明下班骑自行车经过永登县南街时,不慎撞 上了路上的一条宠物狗,狗主人两名男子随即对原安明大打出手,直到将其打倒在地后 ,4人才扬长而去。原安明被送到医院抢救时已经身亡。( 7月25日《兰州晨报》)8月17日,浙江嘉兴一个小孩在小区门 口不小心碰了一条狗,小男孩不仅被狗主人暴打,而且更可恶的是,当时狗主人还叫小 孩子下跪,喊狗爷爷。( 8月28日《都市快报》)
 
看了这些有关狗与人的新闻,已经够刺激我们的神经的了!今天又得知人间为一条死去 的狗举行豪华葬礼,这使我突然想起那些不断死去的有的连尸首都找不回来的煤矿工人 ,于是我胸口发堵,气息难顺!这个世界有狗模人样 活着的狗,也有人不如狗活着的人;有每顿吃着鸡肝、甜 饼活着的狗,也有不知一日要吃三餐活着的人我一时思 维混乱,亦不知所生存之时空究竟要按什么秩序运转下去了。
 
然而有一点我非常清楚,那就是在咱们中国流传了很久的 狗眼看人一词,大有要被人 眼看狗所取代了!跟狗眼看人的势利相同, 人眼看狗大抵就是对待中国目前的一条狗,不仅要看狗主人的身份,而且要看这条狗的 身价。比如这条名叫 狐狸精的京巴狗,在中国起码要有几千万甚至上 亿人对它刮目相看!且不说它生前如何的荣耀和富贵,单凭这死后的追悼盛况,又有多 少中国普通百姓能够企及呢?到目前为止,对待那些曾经和正在为中国的黑金事业献身的成千上万个煤矿工 人,我们除了忙着用金钱打发他们活着的亲友,有谁给过他们一句悼词吗?没有!而这 条死去的京巴狗的追悼会却开的正经八百,而且奢华隆重,甚至享受了特殊待遇真空水晶棺。啊,难怪要吸引那么多的 人眼去看一条死狗的葬礼了。我想,这条京巴狗 的死注定要羡煞或者羞杀无数中国人了。
 
人眼看狗的另一层意思,与传统的打狗看主 人相一致。如果你面对的是一条流浪狗或者贫寒人家的狗 ,你可以在它面前跺一脚,或者和着它的狂吠骂几句娘,甚至如果有必要还可以操起棍 棒撵着打!如果你面对的是一条出自豪门,出自名人等的狗,哪你无论如何就要悠着点 了。假如一不小心碰着它,碍着它,那么轻则遭到羞辱打骂,重则就要失去人的尊严和 人的权利,要么给狗下跪,要么喊狗爷爷,甚至还可能遭遇杀身之祸!
 
现如今走在大街上,看到溜着的狗和看到穷困之人一样,都不算什么希奇事了。这也产 生一个问题,即大街上富人名犬与普通百姓共存,难免会因为狗与人争夺道路资源而发 生摩擦。为普通百姓的人身 安全计,有关部门是否可以考虑为那些富人的贵犬修一条 狗道呢?当然这是一个难题 ,因为狗与人争夺资源 的现象不仅仅体现在道路上,而更重要的是体现在人的尊 严和人的权利上。
 
从人给狗下跪,到人喊狗爷爷 ;从人因狗丧命,到今天为亡狗的奢华一葬,不禁使我悚然惊诧:在这个崇尚 人权的世界上,咱们中国为何总不断上演着狗权大于人权的悲剧呢?为什么经济发展了 ,人们富起来了,却在一些人的头脑里出现人不如狗 的意识呢?我想,这种畸形心态导致的悲剧结果,恐怕不 是一种社会的进步吧。那么这究竟说明了什么呢?人病?社会病?体制病?在倡导 以人为本和构建和谐社会的当前,我们真的应该好 好思考一下了。
 
可是,中国的事情变化就是太快。正当我认定今后终究要人不如狗的活下去的时候 ,忽然平地起惊雷,肆虐的狂犬病,使得视狗如宝贝的人们,突然面目狰狞,磨刀嚯嚯 杀向狗来!从2006年7月底云南 楚雄州牟定县掀起的一 场打狗风暴开始,山东、上 海等地相继也毫不留情的对狗们下起了杀手了。可怜昨天还被捧在天上的狗们,一夜之 间从天堂跌到十八层地狱。它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只因少数同类有恙,人类便要对它们 如此格杀勿论!
 
当狗仗人势,欺负弱势的人时,人尚且可以对警察、法院 寄一丝希望(诚然遇到权贵家的恶狗时,这样的希望也几无没有);可是,如今当狗的生存权受到侵犯时,有谁到哪里去为它们声张正义呢?这世上虽然存有狗眼看人的警 察、法院,但毕竟没有维护狗权的狗警察、狗法院啊!因此,那些健康的完全有理由活 下去的狗们,只有如这世上的一些穷困的人一样,注定要在没有公理,没有保障,缺少 尊严的世间的某一天,含冤而去了!
 
由人权看狗权,再由狗权看人权道理一样!相信,动 物世界自有它们自己的生存法则,但动物与拥有生杀之权的人类之间却没有公平的契 约(或者有了《动物保护法》之类的契约也不能一以贯之的遵守)。这么多健康狗命 的丧失,凸显动物们无法左右自身命运的悲哀。从狗的遭遇中,人们是否可以误出这样 一个道理:为了避免因为我们自己反复无常,从而导致骨肉相残的悲剧,我们除了义无 返顾地加快民主法制的进程外,不可相信任何漂亮的承诺。
 
 



那些狗如这世上穷困的人一样,注定要在没有公理,没有保障的世间,含冤而去。
 

因为狂犬病,目前好几个 省市都在轰轰烈烈的开展打狗风暴。可怜无数健康的狗,一律要被疑罪从有, 从而惨遭杀戮。此情此景突然让我感慨万千!曾经生活得很滋润很风光的狗们,为何突 然遭遇灭顶之灾呢?狂犬病人的不幸,属于狗祸;但是对于无数无辜的狗来说,这场血 腥屠杀,又何尝不是漠视生命的人祸呢?
 
记得去年底的一天,吉林省伊通县靠山镇一农家 小院里,刘莉为她的狐狸精举行 了一场别开声面的追悼会, 狐狸精的情人和 子孙们从四平、长春等地赶来参加。人死了也没如此隆重、声张,简直是场闹剧。数百群众观看这场为狗举行的追悼会,很多农民不理解地说: 就是在糟蹋钱! 据2005年12月9日《东亚经贸新闻》的一篇报道说,连续4届长春农博会动物大赛金奖犬、标价55万美金的绝版京巴狗有个比较特别的名字 狐狸精。狗主人刘莉说:邻居鲁家两条大狗 在与狐狸精玩耍时,把 狐狸精给玩死了。刘莉日前到法庭把邻居鲁 某告了,要求鲁某出钱厚葬狐狸精 。活要活得光彩,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拿到钱后刘莉第一件事就是到公主岭市里,找到一家手艺最好 的店,花7000元订做了一个真空玻璃做成、可制冷的水晶 棺。这样狐狸精就不用下葬,永远陪在我身边了。 刘莉说,她还将自己的一套房子专用来做狐狸精的纪念馆,向狗友们开放。
 
2004年 10月,黑龙江省大庆市一位人力三轮车夫在躲避车辆时,不 慎把跟随主人在路边散步的宠物狗压死。狗的主人竟然逼迫三轮车夫当着众多围观者的 面,给死去的小狗磕了三个头,又向车夫索要200元钱,才 算了事。(10月17日新华社)时 隔一个月,安徽合肥一位出租车司机不慎轧到了一条白色的宠物狗,狗主人见状,从驾 驶室内揪出司机,劈面便打,同时威逼司机给狗下跪。司机害怕再遭拳脚,便顺从地跪 在了小狗的面前。(11月18日《 合肥晚报》)时隔近一年,2005年7月23日晚,甘肃永登县工商局城关所 42岁的干部原安明下班骑自行车经过永登县南街时,不慎撞 上了路上的一条宠物狗,狗主人两名男子随即对原安明大打出手,直到将其打倒在地后 ,4人才扬长而去。原安明被送到医院抢救时已经身亡。( 7月25日《兰州晨报》)8月17日,浙江嘉兴一个小孩在小区门 口不小心碰了一条狗,小男孩不仅被狗主人暴打,而且更可恶的是,当时狗主人还叫小 孩子下跪,喊狗爷爷。( 8月28日《都市快报》)
 
看了这些有关狗与人的新闻,已经够刺激我们的神经的了!今天又得知人间为一条死去 的狗举行豪华葬礼,这使我突然想起那些不断死去的有的连尸首都找不回来的煤矿工人 ,于是我胸口发堵,气息难顺!这个世界有狗模人样 活着的狗,也有人不如狗活着的人;有每顿吃着鸡肝、甜 饼活着的狗,也有不知一日要吃三餐活着的人我一时思 维混乱,亦不知所生存之时空究竟要按什么秩序运转下去了。
 
然而有一点我非常清楚,那就是在咱们中国流传了很久的 狗眼看人一词,大有要被人 眼看狗所取代了!跟狗眼看人的势利相同, 人眼看狗大抵就是对待中国目前的一条狗,不仅要看狗主人的身份,而且要看这条狗的 身价。比如这条名叫 狐狸精的京巴狗,在中国起码要有几千万甚至上 亿人对它刮目相看!且不说它生前如何的荣耀和富贵,单凭这死后的追悼盛况,又有多 少中国普通百姓能够企及呢?到目前为止,对待那些曾经和正在为中国的黑金事业献身的成千上万个煤矿工 人,我们除了忙着用金钱打发他们活着的亲友,有谁给过他们一句悼词吗?没有!而这 条死去的京巴狗的追悼会却开的正经八百,而且奢华隆重,甚至享受了特殊待遇真空水晶棺。啊,难怪要吸引那么多的 人眼去看一条死狗的葬礼了。我想,这条京巴狗 的死注定要羡煞或者羞杀无数中国人了。
 
人眼看狗的另一层意思,与传统的打狗看主 人相一致。如果你面对的是一条流浪狗或者贫寒人家的狗 ,你可以在它面前跺一脚,或者和着它的狂吠骂几句娘,甚至如果有必要还可以操起棍 棒撵着打!如果你面对的是一条出自豪门,出自名人等的狗,哪你无论如何就要悠着点 了。假如一不小心碰着它,碍着它,那么轻则遭到羞辱打骂,重则就要失去人的尊严和 人的权利,要么给狗下跪,要么喊狗爷爷,甚至还可能遭遇杀身之祸!
 
现如今走在大街上,看到溜着的狗和看到穷困之人一样,都不算什么希奇事了。这也产 生一个问题,即大街上富人名犬与普通百姓共存,难免会因为狗与人争夺道路资源而发 生摩擦。为普通百姓的人身 安全计,有关部门是否可以考虑为那些富人的贵犬修一条 狗道呢?当然这是一个难题 ,因为狗与人争夺资源 的现象不仅仅体现在道路上,而更重要的是体现在人的尊 严和人的权利上。
 
从人给狗下跪,到人喊狗爷爷 ;从人因狗丧命,到今天为亡狗的奢华一葬,不禁使我悚然惊诧:在这个崇尚 人权的世界上,咱们中国为何总不断上演着狗权大于人权的悲剧呢?为什么经济发展了 ,人们富起来了,却在一些人的头脑里出现人不如狗 的意识呢?我想,这种畸形心态导致的悲剧结果,恐怕不 是一种社会的进步吧。那么这究竟说明了什么呢?人病?社会病?体制病?在倡导 以人为本和构建和谐社会的当前,我们真的应该好 好思考一下了。
 
可是,中国的事情变化就是太快。正当我认定今后终究要人不如狗的活下去的时候 ,忽然平地起惊雷,肆虐的狂犬病,使得视狗如宝贝的人们,突然面目狰狞,磨刀嚯嚯 杀向狗来!从2006年7月底云南 楚雄州牟定县掀起的一 场打狗风暴开始,山东、上 海等地相继也毫不留情的对狗们下起了杀手了。可怜昨天还被捧在天上的狗们,一夜之 间从天堂跌到十八层地狱。它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只因少数同类有恙,人类便要对它们 如此格杀勿论!
 
当狗仗人势,欺负弱势的人时,人尚且可以对警察、法院 寄一丝希望(诚然遇到权贵家的恶狗时,这样的希望也几无没有);可是,如今当狗的生存权受到侵犯时,有谁到哪里去为它们声张正义呢?这世上虽然存有狗眼看人的警 察、法院,但毕竟没有维护狗权的狗警察、狗法院啊!因此,那些健康的完全有理由活 下去的狗们,只有如这世上的一些穷困的人一样,注定要在没有公理,没有保障,缺少 尊严的世间的某一天,含冤而去了!
 
由人权看狗权,再由狗权看人权道理一样!相信,动 物世界自有它们自己的生存法则,但动物与拥有生杀之权的人类之间却没有公平的契 约(或者有了《动物保护法》之类的契约也不能一以贯之的遵守)。这么多健康狗命 的丧失,凸显动物们无法左右自身命运的悲哀。从狗的遭遇中,人们是否可以误出这样 一个道理:为了避免因为我们自己反复无常,从而导致骨肉相残的悲剧,我们除了义无 返顾地加快民主法制的进程外,不可相信任何漂亮的承诺。
 
 



那些狗如这世上穷困的人一样,注定要在没有公理,没有保障的世间,含冤而去。
 

因为狂犬病,目前好几个 省市都在轰轰烈烈的开展打狗风暴。可怜无数健康的狗,一律要被疑罪从有, 从而惨遭杀戮。此情此景突然让我感慨万千!曾经生活得很滋润很风光的狗们,为何突 然遭遇灭顶之灾呢?狂犬病人的不幸,属于狗祸;但是对于无数无辜的狗来说,这场血 腥屠杀,又何尝不是漠视生命的人祸呢?
 
记得去年底的一天,吉林省伊通县靠山镇一农家 小院里,刘莉为她的狐狸精举行 了一场别开声面的追悼会, 狐狸精的情人和 子孙们从四平、长春等地赶来参加。人死了也没如此隆重、声张,简直是场闹剧。数百群众观看这场为狗举行的追悼会,很多农民不理解地说: 就是在糟蹋钱! 据2005年12月9日《东亚经贸新闻》的一篇报道说,连续4届长春农博会动物大赛金奖犬、标价55万美金的绝版京巴狗有个比较特别的名字 狐狸精。狗主人刘莉说:邻居鲁家两条大狗 在与狐狸精玩耍时,把 狐狸精给玩死了。刘莉日前到法庭把邻居鲁 某告了,要求鲁某出钱厚葬狐狸精 。活要活得光彩,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拿到钱后刘莉第一件事就是到公主岭市里,找到一家手艺最好 的店,花7000元订做了一个真空玻璃做成、可制冷的水晶 棺。这样狐狸精就不用下葬,永远陪在我身边了。 刘莉说,她还将自己的一套房子专用来做狐狸精的纪念馆,向狗友们开放。
 
2004年 10月,黑龙江省大庆市一位人力三轮车夫在躲避车辆时,不 慎把跟随主人在路边散步的宠物狗压死。狗的主人竟然逼迫三轮车夫当着众多围观者的 面,给死去的小狗磕了三个头,又向车夫索要200元钱,才 算了事。(10月17日新华社)时 隔一个月,安徽合肥一位出租车司机不慎轧到了一条白色的宠物狗,狗主人见状,从驾 驶室内揪出司机,劈面便打,同时威逼司机给狗下跪。司机害怕再遭拳脚,便顺从地跪 在了小狗的面前。(11月18日《 合肥晚报》)时隔近一年,2005年7月23日晚,甘肃永登县工商局城关所 42岁的干部原安明下班骑自行车经过永登县南街时,不慎撞 上了路上的一条宠物狗,狗主人两名男子随即对原安明大打出手,直到将其打倒在地后 ,4人才扬长而去。原安明被送到医院抢救时已经身亡。( 7月25日《兰州晨报》)8月17日,浙江嘉兴一个小孩在小区门 口不小心碰了一条狗,小男孩不仅被狗主人暴打,而且更可恶的是,当时狗主人还叫小 孩子下跪,喊狗爷爷。( 8月28日《都市快报》)
 
看了这些有关狗与人的新闻,已经够刺激我们的神经的了!今天又得知人间为一条死去 的狗举行豪华葬礼,这使我突然想起那些不断死去的有的连尸首都找不回来的煤矿工人 ,于是我胸口发堵,气息难顺!这个世界有狗模人样 活着的狗,也有人不如狗活着的人;有每顿吃着鸡肝、甜 饼活着的狗,也有不知一日要吃三餐活着的人我一时思 维混乱,亦不知所生存之时空究竟要按什么秩序运转下去了。
 
然而有一点我非常清楚,那就是在咱们中国流传了很久的 狗眼看人一词,大有要被人 眼看狗所取代了!跟狗眼看人的势利相同, 人眼看狗大抵就是对待中国目前的一条狗,不仅要看狗主人的身份,而且要看这条狗的 身价。比如这条名叫 狐狸精的京巴狗,在中国起码要有几千万甚至上 亿人对它刮目相看!且不说它生前如何的荣耀和富贵,单凭这死后的追悼盛况,又有多 少中国普通百姓能够企及呢?到目前为止,对待那些曾经和正在为中国的黑金事业献身的成千上万个煤矿工 人,我们除了忙着用金钱打发他们活着的亲友,有谁给过他们一句悼词吗?没有!而这 条死去的京巴狗的追悼会却开的正经八百,而且奢华隆重,甚至享受了特殊待遇真空水晶棺。啊,难怪要吸引那么多的 人眼去看一条死狗的葬礼了。我想,这条京巴狗 的死注定要羡煞或者羞杀无数中国人了。
 
人眼看狗的另一层意思,与传统的打狗看主 人相一致。如果你面对的是一条流浪狗或者贫寒人家的狗 ,你可以在它面前跺一脚,或者和着它的狂吠骂几句娘,甚至如果有必要还可以操起棍 棒撵着打!如果你面对的是一条出自豪门,出自名人等的狗,哪你无论如何就要悠着点 了。假如一不小心碰着它,碍着它,那么轻则遭到羞辱打骂,重则就要失去人的尊严和 人的权利,要么给狗下跪,要么喊狗爷爷,甚至还可能遭遇杀身之祸!
 
现如今走在大街上,看到溜着的狗和看到穷困之人一样,都不算什么希奇事了。这也产 生一个问题,即大街上富人名犬与普通百姓共存,难免会因为狗与人争夺道路资源而发 生摩擦。为普通百姓的人身 安全计,有关部门是否可以考虑为那些富人的贵犬修一条 狗道呢?当然这是一个难题 ,因为狗与人争夺资源 的现象不仅仅体现在道路上,而更重要的是体现在人的尊 严和人的权利上。
 
从人给狗下跪,到人喊狗爷爷 ;从人因狗丧命,到今天为亡狗的奢华一葬,不禁使我悚然惊诧:在这个崇尚 人权的世界上,咱们中国为何总不断上演着狗权大于人权的悲剧呢?为什么经济发展了 ,人们富起来了,却在一些人的头脑里出现人不如狗 的意识呢?我想,这种畸形心态导致的悲剧结果,恐怕不 是一种社会的进步吧。那么这究竟说明了什么呢?人病?社会病?体制病?在倡导 以人为本和构建和谐社会的当前,我们真的应该好 好思考一下了。
 
可是,中国的事情变化就是太快。正当我认定今后终究要人不如狗的活下去的时候 ,忽然平地起惊雷,肆虐的狂犬病,使得视狗如宝贝的人们,突然面目狰狞,磨刀嚯嚯 杀向狗来!从2006年7月底云南 楚雄州牟定县掀起的一 场打狗风暴开始,山东、上 海等地相继也毫不留情的对狗们下起了杀手了。可怜昨天还被捧在天上的狗们,一夜之 间从天堂跌到十八层地狱。它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只因少数同类有恙,人类便要对它们 如此格杀勿论!
 
当狗仗人势,欺负弱势的人时,人尚且可以对警察、法院 寄一丝希望(诚然遇到权贵家的恶狗时,这样的希望也几无没有);可是,如今当狗的生存权受到侵犯时,有谁到哪里去为它们声张正义呢?这世上虽然存有狗眼看人的警 察、法院,但毕竟没有维护狗权的狗警察、狗法院啊!因此,那些健康的完全有理由活 下去的狗们,只有如这世上的一些穷困的人一样,注定要在没有公理,没有保障,缺少 尊严的世间的某一天,含冤而去了!
 
由人权看狗权,再由狗权看人权道理一样!相信,动 物世界自有它们自己的生存法则,但动物与拥有生杀之权的人类之间却没有公平的契 约(或者有了《动物保护法》之类的契约也不能一以贯之的遵守)。这么多健康狗命 的丧失,凸显动物们无法左右自身命运的悲哀。从狗的遭遇中,人们是否可以误出这样 一个道理:为了避免因为我们自己反复无常,从而导致骨肉相残的悲剧,我们除了义无 返顾地加快民主法制的进程外,不可相信任何漂亮的承诺。
 
 



那些狗如这世上穷困的人一样,注定要在没有公理,没有保障的世间,含冤而去。
 

因为狂犬病,目前好几个 省市都在轰轰烈烈的开展打狗风暴。可怜无数健康的狗,一律要被疑罪从有, 从而惨遭杀戮。此情此景突然让我感慨万千!曾经生活得很滋润很风光的狗们,为何突 然遭遇灭顶之灾呢?狂犬病人的不幸,属于狗祸;但是对于无数无辜的狗来说,这场血 腥屠杀,又何尝不是漠视生命的人祸呢?
 
记得去年底的一天,吉林省伊通县靠山镇一农家 小院里,刘莉为她的狐狸精举行 了一场别开声面的追悼会, 狐狸精的情人和 子孙们从四平、长春等地赶来参加。人死了也没如此隆重、声张,简直是场闹剧。数百群众观看这场为狗举行的追悼会,很多农民不理解地说: 就是在糟蹋钱! 据2005年12月9日《东亚经贸新闻》的一篇报道说,连续4届长春农博会动物大赛金奖犬、标价55万美金的绝版京巴狗有个比较特别的名字 狐狸精。狗主人刘莉说:邻居鲁家两条大狗 在与狐狸精玩耍时,把 狐狸精给玩死了。刘莉日前到法庭把邻居鲁 某告了,要求鲁某出钱厚葬狐狸精 。活要活得光彩,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拿到钱后刘莉第一件事就是到公主岭市里,找到一家手艺最好 的店,花7000元订做了一个真空玻璃做成、可制冷的水晶 棺。这样狐狸精就不用下葬,永远陪在我身边了。 刘莉说,她还将自己的一套房子专用来做狐狸精的纪念馆,向狗友们开放。
 
2004年 10月,黑龙江省大庆市一位人力三轮车夫在躲避车辆时,不 慎把跟随主人在路边散步的宠物狗压死。狗的主人竟然逼迫三轮车夫当着众多围观者的 面,给死去的小狗磕了三个头,又向车夫索要200元钱,才 算了事。(10月17日新华社)时 隔一个月,安徽合肥一位出租车司机不慎轧到了一条白色的宠物狗,狗主人见状,从驾 驶室内揪出司机,劈面便打,同时威逼司机给狗下跪。司机害怕再遭拳脚,便顺从地跪 在了小狗的面前。(11月18日《 合肥晚报》)时隔近一年,2005年7月23日晚,甘肃永登县工商局城关所 42岁的干部原安明下班骑自行车经过永登县南街时,不慎撞 上了路上的一条宠物狗,狗主人两名男子随即对原安明大打出手,直到将其打倒在地后 ,4人才扬长而去。原安明被送到医院抢救时已经身亡。( 7月25日《兰州晨报》)8月17日,浙江嘉兴一个小孩在小区门 口不小心碰了一条狗,小男孩不仅被狗主人暴打,而且更可恶的是,当时狗主人还叫小 孩子下跪,喊狗爷爷。( 8月28日《都市快报》)
 
看了这些有关狗与人的新闻,已经够刺激我们的神经的了!今天又得知人间为一条死去 的狗举行豪华葬礼,这使我突然想起那些不断死去的有的连尸首都找不回来的煤矿工人 ,于是我胸口发堵,气息难顺!这个世界有狗模人样 活着的狗,也有人不如狗活着的人;有每顿吃着鸡肝、甜 饼活着的狗,也有不知一日要吃三餐活着的人我一时思 维混乱,亦不知所生存之时空究竟要按什么秩序运转下去了。
 
然而有一点我非常清楚,那就是在咱们中国流传了很久的 狗眼看人一词,大有要被人 眼看狗所取代了!跟狗眼看人的势利相同, 人眼看狗大抵就是对待中国目前的一条狗,不仅要看狗主人的身份,而且要看这条狗的 身价。比如这条名叫 狐狸精的京巴狗,在中国起码要有几千万甚至上 亿人对它刮目相看!且不说它生前如何的荣耀和富贵,单凭这死后的追悼盛况,又有多 少中国普通百姓能够企及呢?到目前为止,对待那些曾经和正在为中国的黑金事业献身的成千上万个煤矿工 人,我们除了忙着用金钱打发他们活着的亲友,有谁给过他们一句悼词吗?没有!而这 条死去的京巴狗的追悼会却开的正经八百,而且奢华隆重,甚至享受了特殊待遇真空水晶棺。啊,难怪要吸引那么多的 人眼去看一条死狗的葬礼了。我想,这条京巴狗 的死注定要羡煞或者羞杀无数中国人了。
 
人眼看狗的另一层意思,与传统的打狗看主 人相一致。如果你面对的是一条流浪狗或者贫寒人家的狗 ,你可以在它面前跺一脚,或者和着它的狂吠骂几句娘,甚至如果有必要还可以操起棍 棒撵着打!如果你面对的是一条出自豪门,出自名人等的狗,哪你无论如何就要悠着点 了。假如一不小心碰着它,碍着它,那么轻则遭到羞辱打骂,重则就要失去人的尊严和 人的权利,要么给狗下跪,要么喊狗爷爷,甚至还可能遭遇杀身之祸!
 
现如今走在大街上,看到溜着的狗和看到穷困之人一样,都不算什么希奇事了。这也产 生一个问题,即大街上富人名犬与普通百姓共存,难免会因为狗与人争夺道路资源而发 生摩擦。为普通百姓的人身 安全计,有关部门是否可以考虑为那些富人的贵犬修一条 狗道呢?当然这是一个难题 ,因为狗与人争夺资源 的现象不仅仅体现在道路上,而更重要的是体现在人的尊 严和人的权利上。
 
从人给狗下跪,到人喊狗爷爷 ;从人因狗丧命,到今天为亡狗的奢华一葬,不禁使我悚然惊诧:在这个崇尚 人权的世界上,咱们中国为何总不断上演着狗权大于人权的悲剧呢?为什么经济发展了 ,人们富起来了,却在一些人的头脑里出现人不如狗 的意识呢?我想,这种畸形心态导致的悲剧结果,恐怕不 是一种社会的进步吧。那么这究竟说明了什么呢?人病?社会病?体制病?在倡导 以人为本和构建和谐社会的当前,我们真的应该好 好思考一下了。
 
可是,中国的事情变化就是太快。正当我认定今后终究要人不如狗的活下去的时候 ,忽然平地起惊雷,肆虐的狂犬病,使得视狗如宝贝的人们,突然面目狰狞,磨刀嚯嚯 杀向狗来!从2006年7月底云南 楚雄州牟定县掀起的一 场打狗风暴开始,山东、上 海等地相继也毫不留情的对狗们下起了杀手了。可怜昨天还被捧在天上的狗们,一夜之 间从天堂跌到十八层地狱。它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只因少数同类有恙,人类便要对它们 如此格杀勿论!
 
当狗仗人势,欺负弱势的人时,人尚且可以对警察、法院 寄一丝希望(诚然遇到权贵家的恶狗时,这样的希望也几无没有);可是,如今当狗的生存权受到侵犯时,有谁到哪里去为它们声张正义呢?这世上虽然存有狗眼看人的警 察、法院,但毕竟没有维护狗权的狗警察、狗法院啊!因此,那些健康的完全有理由活 下去的狗们,只有如这世上的一些穷困的人一样,注定要在没有公理,没有保障,缺少 尊严的世间的某一天,含冤而去了!
 
由人权看狗权,再由狗权看人权道理一样!相信,动 物世界自有它们自己的生存法则,但动物与拥有生杀之权的人类之间却没有公平的契 约(或者有了《动物保护法》之类的契约也不能一以贯之的遵守)。这么多健康狗命 的丧失,凸显动物们无法左右自身命运的悲哀。从狗的遭遇中,人们是否可以误出这样 一个道理:为了避免因为我们自己反复无常,从而导致骨肉相残的悲剧,我们除了义无 返顾地加快民主法制的进程外,不可相信任何漂亮的承诺。
 
 



那些狗如这世上穷困的人一样,注定要在没有公理,没有保障的世间,含冤而去。
 

因为狂犬病,目前好几个 省市都在轰轰烈烈的开展打狗风暴。可怜无数健康的狗,一律要被疑罪从有, 从而惨遭杀戮。此情此景突然让我感慨万千!曾经生活得很滋润很风光的狗们,为何突 然遭遇灭顶之灾呢?狂犬病人的不幸,属于狗祸;但是对于无数无辜的狗来说,这场血 腥屠杀,又何尝不是漠视生命的人祸呢?
 
记得去年底的一天,吉林省伊通县靠山镇一农家 小院里,刘莉为她的狐狸精举行 了一场别开声面的追悼会, 狐狸精的情人和 子孙们从四平、长春等地赶来参加。人死了也没如此隆重、声张,简直是场闹剧。数百群众观看这场为狗举行的追悼会,很多农民不理解地说: 就是在糟蹋钱! 据2005年12月9日《东亚经贸新闻》的一篇报道说,连续4届长春农博会动物大赛金奖犬、标价55万美金的绝版京巴狗有个比较特别的名字 狐狸精。狗主人刘莉说:邻居鲁家两条大狗 在与狐狸精玩耍时,把 狐狸精给玩死了。刘莉日前到法庭把邻居鲁 某告了,要求鲁某出钱厚葬狐狸精 。活要活得光彩,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拿到钱后刘莉第一件事就是到公主岭市里,找到一家手艺最好 的店,花7000元订做了一个真空玻璃做成、可制冷的水晶 棺。这样狐狸精就不用下葬,永远陪在我身边了。 刘莉说,她还将自己的一套房子专用来做狐狸精的纪念馆,向狗友们开放。
 
2004年 10月,黑龙江省大庆市一位人力三轮车夫在躲避车辆时,不 慎把跟随主人在路边散步的宠物狗压死。狗的主人竟然逼迫三轮车夫当着众多围观者的 面,给死去的小狗磕了三个头,又向车夫索要200元钱,才 算了事。(10月17日新华社)时 隔一个月,安徽合肥一位出租车司机不慎轧到了一条白色的宠物狗,狗主人见状,从驾 驶室内揪出司机,劈面便打,同时威逼司机给狗下跪。司机害怕再遭拳脚,便顺从地跪 在了小狗的面前。(11月18日《 合肥晚报》)时隔近一年,2005年7月23日晚,甘肃永登县工商局城关所 42岁的干部原安明下班骑自行车经过永登县南街时,不慎撞 上了路上的一条宠物狗,狗主人两名男子随即对原安明大打出手,直到将其打倒在地后 ,4人才扬长而去。原安明被送到医院抢救时已经身亡。( 7月25日《兰州晨报》)8月17日,浙江嘉兴一个小孩在小区门 口不小心碰了一条狗,小男孩不仅被狗主人暴打,而且更可恶的是,当时狗主人还叫小 孩子下跪,喊狗爷爷。( 8月28日《都市快报》)
 
看了这些有关狗与人的新闻,已经够刺激我们的神经的了!今天又得知人间为一条死去 的狗举行豪华葬礼,这使我突然想起那些不断死去的有的连尸首都找不回来的煤矿工人 ,于是我胸口发堵,气息难顺!这个世界有狗模人样 活着的狗,也有人不如狗活着的人;有每顿吃着鸡肝、甜 饼活着的狗,也有不知一日要吃三餐活着的人我一时思 维混乱,亦不知所生存之时空究竟要按什么秩序运转下去了。
 
然而有一点我非常清楚,那就是在咱们中国流传了很久的 狗眼看人一词,大有要被人 眼看狗所取代了!跟狗眼看人的势利相同, 人眼看狗大抵就是对待中国目前的一条狗,不仅要看狗主人的身份,而且要看这条狗的 身价。比如这条名叫 狐狸精的京巴狗,在中国起码要有几千万甚至上 亿人对它刮目相看!且不说它生前如何的荣耀和富贵,单凭这死后的追悼盛况,又有多 少中国普通百姓能够企及呢?到目前为止,对待那些曾经和正在为中国的黑金事业献身的成千上万个煤矿工 人,我们除了忙着用金钱打发他们活着的亲友,有谁给过他们一句悼词吗?没有!而这 条死去的京巴狗的追悼会却开的正经八百,而且奢华隆重,甚至享受了特殊待遇真空水晶棺。啊,难怪要吸引那么多的 人眼去看一条死狗的葬礼了。我想,这条京巴狗 的死注定要羡煞或者羞杀无数中国人了。
 
人眼看狗的另一层意思,与传统的打狗看主 人相一致。如果你面对的是一条流浪狗或者贫寒人家的狗 ,你可以在它面前跺一脚,或者和着它的狂吠骂几句娘,甚至如果有必要还可以操起棍 棒撵着打!如果你面对的是一条出自豪门,出自名人等的狗,哪你无论如何就要悠着点 了。假如一不小心碰着它,碍着它,那么轻则遭到羞辱打骂,重则就要失去人的尊严和 人的权利,要么给狗下跪,要么喊狗爷爷,甚至还可能遭遇杀身之祸!
 
现如今走在大街上,看到溜着的狗和看到穷困之人一样,都不算什么希奇事了。这也产 生一个问题,即大街上富人名犬与普通百姓共存,难免会因为狗与人争夺道路资源而发 生摩擦。为普通百姓的人身 安全计,有关部门是否可以考虑为那些富人的贵犬修一条 狗道呢?当然这是一个难题 ,因为狗与人争夺资源 的现象不仅仅体现在道路上,而更重要的是体现在人的尊 严和人的权利上。
 
从人给狗下跪,到人喊狗爷爷 ;从人因狗丧命,到今天为亡狗的奢华一葬,不禁使我悚然惊诧:在这个崇尚 人权的世界上,咱们中国为何总不断上演着狗权大于人权的悲剧呢?为什么经济发展了 ,人们富起来了,却在一些人的头脑里出现人不如狗 的意识呢?我想,这种畸形心态导致的悲剧结果,恐怕不 是一种社会的进步吧。那么这究竟说明了什么呢?人病?社会病?体制病?在倡导 以人为本和构建和谐社会的当前,我们真的应该好 好思考一下了。
 
可是,中国的事情变化就是太快。正当我认定今后终究要人不如狗的活下去的时候 ,忽然平地起惊雷,肆虐的狂犬病,使得视狗如宝贝的人们,突然面目狰狞,磨刀嚯嚯 杀向狗来!从2006年7月底云南 楚雄州牟定县掀起的一 场打狗风暴开始,山东、上 海等地相继也毫不留情的对狗们下起了杀手了。可怜昨天还被捧在天上的狗们,一夜之 间从天堂跌到十八层地狱。它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只因少数同类有恙,人类便要对它们 如此格杀勿论!
 
当狗仗人势,欺负弱势的人时,人尚且可以对警察、法院 寄一丝希望(诚然遇到权贵家的恶狗时,这样的希望也几无没有);可是,如今当狗的生存权受到侵犯时,有谁到哪里去为它们声张正义呢?这世上虽然存有狗眼看人的警 察、法院,但毕竟没有维护狗权的狗警察、狗法院啊!因此,那些健康的完全有理由活 下去的狗们,只有如这世上的一些穷困的人一样,注定要在没有公理,没有保障,缺少 尊严的世间的某一天,含冤而去了!
 
由人权看狗权,再由狗权看人权道理一样!相信,动 物世界自有它们自己的生存法则,但动物与拥有生杀之权的人类之间却没有公平的契 约(或者有了《动物保护法》之类的契约也不能一以贯之的遵守)。这么多健康狗命 的丧失,凸显动物们无法左右自身命运的悲哀。从狗的遭遇中,人们是否可以误出这样 一个道理:为了避免因为我们自己反复无常,从而导致骨肉相残的悲剧,我们除了义无 返顾地加快民主法制的进程外,不可相信任何漂亮的承诺。
 
 



那些狗如这世上穷困的人一样,注定要在没有公理,没有保障的世间,含冤而去。
 

因为狂犬病,目前好几个 省市都在轰轰烈烈的开展打狗风暴。可怜无数健康的狗,一律要被疑罪从有, 从而惨遭杀戮。此情此景突然让我感慨万千!曾经生活得很滋润很风光的狗们,为何突 然遭遇灭顶之灾呢?狂犬病人的不幸,属于狗祸;但是对于无数无辜的狗来说,这场血 腥屠杀,又何尝不是漠视生命的人祸呢?
 
记得去年底的一天,吉林省伊通县靠山镇一农家 小院里,刘莉为她的狐狸精举行 了一场别开声面的追悼会, 狐狸精的情人和 子孙们从四平、长春等地赶来参加。人死了也没如此隆重、声张,简直是场闹剧。数百群众观看这场为狗举行的追悼会,很多农民不理解地说: 就是在糟蹋钱! 据2005年12月9日《东亚经贸新闻》的一篇报道说,连续4届长春农博会动物大赛金奖犬、标价55万美金的绝版京巴狗有个比较特别的名字 狐狸精。狗主人刘莉说:邻居鲁家两条大狗 在与狐狸精玩耍时,把 狐狸精给玩死了。刘莉日前到法庭把邻居鲁 某告了,要求鲁某出钱厚葬狐狸精 。活要活得光彩,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拿到钱后刘莉第一件事就是到公主岭市里,找到一家手艺最好 的店,花7000元订做了一个真空玻璃做成、可制冷的水晶 棺。这样狐狸精就不用下葬,永远陪在我身边了。 刘莉说,她还将自己的一套房子专用来做狐狸精的纪念馆,向狗友们开放。
 
2004年 10月,黑龙江省大庆市一位人力三轮车夫在躲避车辆时,不 慎把跟随主人在路边散步的宠物狗压死。狗的主人竟然逼迫三轮车夫当着众多围观者的 面,给死去的小狗磕了三个头,又向车夫索要200元钱,才 算了事。(10月17日新华社)时 隔一个月,安徽合肥一位出租车司机不慎轧到了一条白色的宠物狗,狗主人见状,从驾 驶室内揪出司机,劈面便打,同时威逼司机给狗下跪。司机害怕再遭拳脚,便顺从地跪 在了小狗的面前。(11月18日《 合肥晚报》)时隔近一年,2005年7月23日晚,甘肃永登县工商局城关所 42岁的干部原安明下班骑自行车经过永登县南街时,不慎撞 上了路上的一条宠物狗,狗主人两名男子随即对原安明大打出手,直到将其打倒在地后 ,4人才扬长而去。原安明被送到医院抢救时已经身亡。( 7月25日《兰州晨报》)8月17日,浙江嘉兴一个小孩在小区门 口不小心碰了一条狗,小男孩不仅被狗主人暴打,而且更可恶的是,当时狗主人还叫小 孩子下跪,喊狗爷爷。( 8月28日《都市快报》)
 
看了这些有关狗与人的新闻,已经够刺激我们的神经的了!今天又得知人间为一条死去 的狗举行豪华葬礼,这使我突然想起那些不断死去的有的连尸首都找不回来的煤矿工人 ,于是我胸口发堵,气息难顺!这个世界有狗模人样 活着的狗,也有人不如狗活着的人;有每顿吃着鸡肝、甜 饼活着的狗,也有不知一日要吃三餐活着的人我一时思 维混乱,亦不知所生存之时空究竟要按什么秩序运转下去了。
 
然而有一点我非常清楚,那就是在咱们中国流传了很久的 狗眼看人一词,大有要被人 眼看狗所取代了!跟狗眼看人的势利相同, 人眼看狗大抵就是对待中国目前的一条狗,不仅要看狗主人的身份,而且要看这条狗的 身价。比如这条名叫 狐狸精的京巴狗,在中国起码要有几千万甚至上 亿人对它刮目相看!且不说它生前如何的荣耀和富贵,单凭这死后的追悼盛况,又有多 少中国普通百姓能够企及呢?到目前为止,对待那些曾经和正在为中国的黑金事业献身的成千上万个煤矿工 人,我们除了忙着用金钱打发他们活着的亲友,有谁给过他们一句悼词吗?没有!而这 条死去的京巴狗的追悼会却开的正经八百,而且奢华隆重,甚至享受了特殊待遇真空水晶棺。啊,难怪要吸引那么多的 人眼去看一条死狗的葬礼了。我想,这条京巴狗 的死注定要羡煞或者羞杀无数中国人了。
 
人眼看狗的另一层意思,与传统的打狗看主 人相一致。如果你面对的是一条流浪狗或者贫寒人家的狗 ,你可以在它面前跺一脚,或者和着它的狂吠骂几句娘,甚至如果有必要还可以操起棍 棒撵着打!如果你面对的是一条出自豪门,出自名人等的狗,哪你无论如何就要悠着点 了。假如一不小心碰着它,碍着它,那么轻则遭到羞辱打骂,重则就要失去人的尊严和 人的权利,要么给狗下跪,要么喊狗爷爷,甚至还可能遭遇杀身之祸!
 
现如今走在大街上,看到溜着的狗和看到穷困之人一样,都不算什么希奇事了。这也产 生一个问题,即大街上富人名犬与普通百姓共存,难免会因为狗与人争夺道路资源而发 生摩擦。为普通百姓的人身 安全计,有关部门是否可以考虑为那些富人的贵犬修一条 狗道呢?当然这是一个难题 ,因为狗与人争夺资源 的现象不仅仅体现在道路上,而更重要的是体现在人的尊 严和人的权利上。
 
从人给狗下跪,到人喊狗爷爷 ;从人因狗丧命,到今天为亡狗的奢华一葬,不禁使我悚然惊诧:在这个崇尚 人权的世界上,咱们中国为何总不断上演着狗权大于人权的悲剧呢?为什么经济发展了 ,人们富起来了,却在一些人的头脑里出现人不如狗 的意识呢?我想,这种畸形心态导致的悲剧结果,恐怕不 是一种社会的进步吧。那么这究竟说明了什么呢?人病?社会病?体制病?在倡导 以人为本和构建和谐社会的当前,我们真的应该好 好思考一下了。
 
可是,中国的事情变化就是太快。正当我认定今后终究要人不如狗的活下去的时候 ,忽然平地起惊雷,肆虐的狂犬病,使得视狗如宝贝的人们,突然面目狰狞,磨刀嚯嚯 杀向狗来!从2006年7月底云南 楚雄州牟定县掀起的一 场打狗风暴开始,山东、上 海等地相继也毫不留情的对狗们下起了杀手了。可怜昨天还被捧在天上的狗们,一夜之 间从天堂跌到十八层地狱。它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只因少数同类有恙,人类便要对它们 如此格杀勿论!
 
当狗仗人势,欺负弱势的人时,人尚且可以对警察、法院 寄一丝希望(诚然遇到权贵家的恶狗时,这样的希望也几无没有);可是,如今当狗的生存权受到侵犯时,有谁到哪里去为它们声张正义呢?这世上虽然存有狗眼看人的警 察、法院,但毕竟没有维护狗权的狗警察、狗法院啊!因此,那些健康的完全有理由活 下去的狗们,只有如这世上的一些穷困的人一样,注定要在没有公理,没有保障,缺少 尊严的世间的某一天,含冤而去了!
 
由人权看狗权,再由狗权看人权道理一样!相信,动 物世界自有它们自己的生存法则,但动物与拥有生杀之权的人类之间却没有公平的契 约(或者有了《动物保护法》之类的契约也不能一以贯之的遵守)。这么多健康狗命 的丧失,凸显动物们无法左右自身命运的悲哀。从狗的遭遇中,人们是否可以误出这样 一个道理:为了避免因为我们自己反复无常,从而导致骨肉相残的悲剧,我们除了义无 返顾地加快民主法制的进程外,不可相信任何漂亮的承诺。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