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卖儿卖女卖器官何时休矣
王彗惠(安徽)



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卖儿卖女卖器官的悲剧不断发生,怎么能实现和谐社会呢?


不断看到媒体报道民工和极度贫穷市民在遭到重大疾病或突发意外灾难时无可奈何卖自己的儿女或卖自己的身体器官。以下是笔者摘录部分媒体报道。2006-08-08《南方农村报》报道:《民工患上脑瘤张贴卖儿广告欲换钱治病》。来自四川渠县清溪场镇渌沼村董兴春, 经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确诊,患脑瘤,没钱医治,病情逐渐加重。如果再没钱手术,就是等死。万般无奈之下,便想到了卖儿。我们也知道卖小孩违法。但我们实际上只是想治病救命。用小孩来保我老公的命,至少大家都有个活路。董妻一边说,一边抹眼泪。

2006年7月28日《都市新报》报道大学生卖肾 。邱玉威对围观者说:我是北华大学历史系大三年级的学生。今年4月,我孪生弟弟在考大学前的体检中查出白血病。医生要20万元做骨髓移植手术。可是,我的父母都是下岗职工,上哪儿去弄钱啊! 只要能为弟弟换来救命钱,我可以卖掉身体的任何器官。

同月18日《大众网-齐鲁晚报》报道,泗水人孔祥运36岁,为给孩子看病,负债累累。他希望卖肾为儿子筹钱治病,但未成。于是他想自杀后,用自己的器官卖钱。7月17日他留下一封遗书后,在济南街头服下安眠药自杀,幸被抢救过来。
 
今年4月21日《四川在线》报道:父亲没钱医治患病的女儿 欲卖器官卖儿子。3月8日《新文化报》报道:16岁女孩被迫辍学打工 ,为求学欲卖器官。2月18日《金陵晚报》报道:悲情男子街头叫卖双胞胎男孩。2-28日《重庆晨报》报道:肺病患者欲卖眼角膜换医费。2005年9月14日 《兰州晨报网络版》报道:儿子患重病无钱医治 老父街头挂牌卖肾救子。同年9月3日《新华网》报道:救家心切,开封一农妇来求助,哭着闹着要卖肾。同年7月25日《重庆时报》: 中年男子为妻治病当街掛牌卖3天大的女兒。同年6月3日《辽沈晚报》报道:16岁弟弟要卖眼角膜换钱救患白血病的姐姐。恕我不再摘录,此时我心生悲凉,无以名状,仿佛时空错乱。

我的记忆中卖儿卖女是发生那万恶的旧社会里,残酷剥削者地主老财、封建官僚对贫穷百姓极度压榨和蹂躏,使他们在极度贫困无助下才会有如此极端行为。今天我们生活在新中国里,伟大光荣正确中国共产党一直喊着要解放全人类,把世界所有受苦受难的人们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并且改革开放已经二十几年,这块土地上还在发生这样的悲惨事件,真是不能不让人忧思激愤啊。

中国经济高速发展,GDP飞速增长,有曰这边风景独好,成为世界耀眼的明珠。在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号召下,一部分人确也不负重望,早已拥有豪华别墅,私车二奶,频繁出入星级酒店,考察旅游世界各地,充分分享经济发展的硕果。2006年3月13日,国家行政学院竹立家教授发表在《学习时报》上的《政府管理改革的几个切入点》一文中提出:2004年,中国至少有公车400万辆,公车消费财政资源4085亿元,大约占全国财政收入的13%以上。与公车消费相联系,据各种资料显示,全国一年的公款吃喝在2000亿元以上,二者相加总数高达6000亿元以上,如果财政收入按3万亿元计算,几乎相当于财政收入的20%左右。据2000年《中国统计年鉴》显示,1999年的国家财政支出中,仅干部公费出国一项消耗的财政费用就达3000亿元,2000年以后,出国学习、培训、考察之风愈演愈烈,公费出国有增无减。按照竹立家教授文中推算,公车消费、公款吃喝、出国考察三项支出总额约为9000亿元。这真是天文数字,让人震惊!9000亿元这可是劳动者的血汗钱啊,能解决多少贫困人口的生计问题,劳动者的血汗钱就这样被我们的公仆挥金如土,肆无忌惮挥霍掉了,老百姓怎能不贫穷?

再看看堪称世界上最勤劳最富忍耐力的中国普通劳动者工人农民,他们的生活又是一个怎样的景况呢? 数以万计的工人,随着企业改制,大批企业倒闭而下岗失业。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与工人相比,农民生存状态就更加恶劣了。曾经向朱镕基总理上诉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的李昌平认为,造成农民贫困的是十八大不合
理制度。正是这些不合理的制度,导制农民社会地位极低,终日辛苦劳作,却收入微薄,维权无门。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统计,目前中国有4000多万失地农民。随着城市化加速,未来五年,中国平均每年还将增加被征地农民265万人。土地是农民生存的命根子,没有土地,也没有工作,更没有社会保障,可以想象他们的生活是多么的艰难,仅仅靠被利益集团层层剥削过的少的可怜土地征用补偿金,又能维持几天呢?新华网报道:中国社会科学院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在东部某省历年累计200余万失地乡村人口中,有30万人左右是失地贫困人口。中西部地区问题更为突出,西南某省20%的失地农户仅靠土地征用补偿金生活,25.6%的失地农户最急需解决的是吃饭问题,24.8%的失地农户的人均纯收入低于625元,处于绝对贫困状态。如今那些没有土地的农民不得不流向城市去做工资最低、工作最累、最无保障农民工。可怜温饱问题都难于解决,还何谈医疗、教育?当他们遇到重大疾病或突发意外灾难时,他们又能有什么抵抗风险的能力?除了儿女和自己的身体,再也找不到有价值东西了。卖儿卖女卖器官,也是为了自己和家人还能暂且活着的无奈之举啊!

尽管卖器官也是法律禁止的行为,然而,卖器官的现象却比比皆是。2004年1月15日《北京青年报》报道:卖肾广告,明目张胆地出现在上海医院、地铁等处。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和上海市长征医院。在那里,卖肾广告、信件、电话几乎淹没了两家医院肾移植病房区的角角落落。卖肾广告张贴最为壮观的,是病房区的厕所,卖肾者将自己的血型、健康状况、年龄、手机号码、联系电话全部用喷漆性墨水写在厕所的门前门后。更有甚者,记者在一家网发现近百个卖肾广告。

当今世界主流意识崇尚民主自由,保障人权,这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世界人权宣言》;第二十五条(一)人人有权享受为维持他本人和家属的健康和福利所需的生活水准,包括食物、衣着、住房、医疗和必要的社会服务;在遭到失业、疾病、残废、守寡、衰老或在其他不能控制的情况下丧失谋生能力时,有权享受保障。 中华人民共和国已加入国际人权公约,并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宪法,保护人权的原则和标准纳入到国家的法律当中。可是现实生活,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弱势群体的基本的生存权和发展权被肆无忌惮的践踏,法律上附予的权利不过是一纸空文。当民众的权利得不到制度性保障的时候,卖儿卖女卖器官的悲剧还将不断发生。如果任卖儿卖女卖器官的情势发展下去,如果任富者上天堂穷者下地狱的情势发展下去,那么怎么能够实现和谐社会的繁荣盛世呢?

 




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卖儿卖女卖器官的悲剧不断发生,怎么能实现和谐社会呢?


不断看到媒体报道民工和极度贫穷市民在遭到重大疾病或突发意外灾难时无可奈何卖自己的儿女或卖自己的身体器官。以下是笔者摘录部分媒体报道。2006-08-08《南方农村报》报道:《民工患上脑瘤张贴卖儿广告欲换钱治病》。来自四川渠县清溪场镇渌沼村董兴春, 经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确诊,患脑瘤,没钱医治,病情逐渐加重。如果再没钱手术,就是等死。万般无奈之下,便想到了卖儿。我们也知道卖小孩违法。但我们实际上只是想治病救命。用小孩来保我老公的命,至少大家都有个活路。董妻一边说,一边抹眼泪。

2006年7月28日《都市新报》报道大学生卖肾 。邱玉威对围观者说:我是北华大学历史系大三年级的学生。今年4月,我孪生弟弟在考大学前的体检中查出白血病。医生要20万元做骨髓移植手术。可是,我的父母都是下岗职工,上哪儿去弄钱啊! 只要能为弟弟换来救命钱,我可以卖掉身体的任何器官。

同月18日《大众网-齐鲁晚报》报道,泗水人孔祥运36岁,为给孩子看病,负债累累。他希望卖肾为儿子筹钱治病,但未成。于是他想自杀后,用自己的器官卖钱。7月17日他留下一封遗书后,在济南街头服下安眠药自杀,幸被抢救过来。
 
今年4月21日《四川在线》报道:父亲没钱医治患病的女儿 欲卖器官卖儿子。3月8日《新文化报》报道:16岁女孩被迫辍学打工 ,为求学欲卖器官。2月18日《金陵晚报》报道:悲情男子街头叫卖双胞胎男孩。2-28日《重庆晨报》报道:肺病患者欲卖眼角膜换医费。2005年9月14日 《兰州晨报网络版》报道:儿子患重病无钱医治 老父街头挂牌卖肾救子。同年9月3日《新华网》报道:救家心切,开封一农妇来求助,哭着闹着要卖肾。同年7月25日《重庆时报》: 中年男子为妻治病当街掛牌卖3天大的女兒。同年6月3日《辽沈晚报》报道:16岁弟弟要卖眼角膜换钱救患白血病的姐姐。恕我不再摘录,此时我心生悲凉,无以名状,仿佛时空错乱。

我的记忆中卖儿卖女是发生那万恶的旧社会里,残酷剥削者地主老财、封建官僚对贫穷百姓极度压榨和蹂躏,使他们在极度贫困无助下才会有如此极端行为。今天我们生活在新中国里,伟大光荣正确中国共产党一直喊着要解放全人类,把世界所有受苦受难的人们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并且改革开放已经二十几年,这块土地上还在发生这样的悲惨事件,真是不能不让人忧思激愤啊。

中国经济高速发展,GDP飞速增长,有曰这边风景独好,成为世界耀眼的明珠。在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号召下,一部分人确也不负重望,早已拥有豪华别墅,私车二奶,频繁出入星级酒店,考察旅游世界各地,充分分享经济发展的硕果。2006年3月13日,国家行政学院竹立家教授发表在《学习时报》上的《政府管理改革的几个切入点》一文中提出:2004年,中国至少有公车400万辆,公车消费财政资源4085亿元,大约占全国财政收入的13%以上。与公车消费相联系,据各种资料显示,全国一年的公款吃喝在2000亿元以上,二者相加总数高达6000亿元以上,如果财政收入按3万亿元计算,几乎相当于财政收入的20%左右。据2000年《中国统计年鉴》显示,1999年的国家财政支出中,仅干部公费出国一项消耗的财政费用就达3000亿元,2000年以后,出国学习、培训、考察之风愈演愈烈,公费出国有增无减。按照竹立家教授文中推算,公车消费、公款吃喝、出国考察三项支出总额约为9000亿元。这真是天文数字,让人震惊!9000亿元这可是劳动者的血汗钱啊,能解决多少贫困人口的生计问题,劳动者的血汗钱就这样被我们的公仆挥金如土,肆无忌惮挥霍掉了,老百姓怎能不贫穷?

再看看堪称世界上最勤劳最富忍耐力的中国普通劳动者工人农民,他们的生活又是一个怎样的景况呢? 数以万计的工人,随着企业改制,大批企业倒闭而下岗失业。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与工人相比,农民生存状态就更加恶劣了。曾经向朱镕基总理上诉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的李昌平认为,造成农民贫困的是十八大不合
理制度。正是这些不合理的制度,导制农民社会地位极低,终日辛苦劳作,却收入微薄,维权无门。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统计,目前中国有4000多万失地农民。随着城市化加速,未来五年,中国平均每年还将增加被征地农民265万人。土地是农民生存的命根子,没有土地,也没有工作,更没有社会保障,可以想象他们的生活是多么的艰难,仅仅靠被利益集团层层剥削过的少的可怜土地征用补偿金,又能维持几天呢?新华网报道:中国社会科学院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在东部某省历年累计200余万失地乡村人口中,有30万人左右是失地贫困人口。中西部地区问题更为突出,西南某省20%的失地农户仅靠土地征用补偿金生活,25.6%的失地农户最急需解决的是吃饭问题,24.8%的失地农户的人均纯收入低于625元,处于绝对贫困状态。如今那些没有土地的农民不得不流向城市去做工资最低、工作最累、最无保障农民工。可怜温饱问题都难于解决,还何谈医疗、教育?当他们遇到重大疾病或突发意外灾难时,他们又能有什么抵抗风险的能力?除了儿女和自己的身体,再也找不到有价值东西了。卖儿卖女卖器官,也是为了自己和家人还能暂且活着的无奈之举啊!

尽管卖器官也是法律禁止的行为,然而,卖器官的现象却比比皆是。2004年1月15日《北京青年报》报道:卖肾广告,明目张胆地出现在上海医院、地铁等处。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和上海市长征医院。在那里,卖肾广告、信件、电话几乎淹没了两家医院肾移植病房区的角角落落。卖肾广告张贴最为壮观的,是病房区的厕所,卖肾者将自己的血型、健康状况、年龄、手机号码、联系电话全部用喷漆性墨水写在厕所的门前门后。更有甚者,记者在一家网发现近百个卖肾广告。

当今世界主流意识崇尚民主自由,保障人权,这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世界人权宣言》;第二十五条(一)人人有权享受为维持他本人和家属的健康和福利所需的生活水准,包括食物、衣着、住房、医疗和必要的社会服务;在遭到失业、疾病、残废、守寡、衰老或在其他不能控制的情况下丧失谋生能力时,有权享受保障。 中华人民共和国已加入国际人权公约,并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宪法,保护人权的原则和标准纳入到国家的法律当中。可是现实生活,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弱势群体的基本的生存权和发展权被肆无忌惮的践踏,法律上附予的权利不过是一纸空文。当民众的权利得不到制度性保障的时候,卖儿卖女卖器官的悲剧还将不断发生。如果任卖儿卖女卖器官的情势发展下去,如果任富者上天堂穷者下地狱的情势发展下去,那么怎么能够实现和谐社会的繁荣盛世呢?

 




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卖儿卖女卖器官的悲剧不断发生,怎么能实现和谐社会呢?


不断看到媒体报道民工和极度贫穷市民在遭到重大疾病或突发意外灾难时无可奈何卖自己的儿女或卖自己的身体器官。以下是笔者摘录部分媒体报道。2006-08-08《南方农村报》报道:《民工患上脑瘤张贴卖儿广告欲换钱治病》。来自四川渠县清溪场镇渌沼村董兴春, 经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确诊,患脑瘤,没钱医治,病情逐渐加重。如果再没钱手术,就是等死。万般无奈之下,便想到了卖儿。我们也知道卖小孩违法。但我们实际上只是想治病救命。用小孩来保我老公的命,至少大家都有个活路。董妻一边说,一边抹眼泪。

2006年7月28日《都市新报》报道大学生卖肾 。邱玉威对围观者说:我是北华大学历史系大三年级的学生。今年4月,我孪生弟弟在考大学前的体检中查出白血病。医生要20万元做骨髓移植手术。可是,我的父母都是下岗职工,上哪儿去弄钱啊! 只要能为弟弟换来救命钱,我可以卖掉身体的任何器官。

同月18日《大众网-齐鲁晚报》报道,泗水人孔祥运36岁,为给孩子看病,负债累累。他希望卖肾为儿子筹钱治病,但未成。于是他想自杀后,用自己的器官卖钱。7月17日他留下一封遗书后,在济南街头服下安眠药自杀,幸被抢救过来。
 
今年4月21日《四川在线》报道:父亲没钱医治患病的女儿 欲卖器官卖儿子。3月8日《新文化报》报道:16岁女孩被迫辍学打工 ,为求学欲卖器官。2月18日《金陵晚报》报道:悲情男子街头叫卖双胞胎男孩。2-28日《重庆晨报》报道:肺病患者欲卖眼角膜换医费。2005年9月14日 《兰州晨报网络版》报道:儿子患重病无钱医治 老父街头挂牌卖肾救子。同年9月3日《新华网》报道:救家心切,开封一农妇来求助,哭着闹着要卖肾。同年7月25日《重庆时报》: 中年男子为妻治病当街掛牌卖3天大的女兒。同年6月3日《辽沈晚报》报道:16岁弟弟要卖眼角膜换钱救患白血病的姐姐。恕我不再摘录,此时我心生悲凉,无以名状,仿佛时空错乱。

我的记忆中卖儿卖女是发生那万恶的旧社会里,残酷剥削者地主老财、封建官僚对贫穷百姓极度压榨和蹂躏,使他们在极度贫困无助下才会有如此极端行为。今天我们生活在新中国里,伟大光荣正确中国共产党一直喊着要解放全人类,把世界所有受苦受难的人们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并且改革开放已经二十几年,这块土地上还在发生这样的悲惨事件,真是不能不让人忧思激愤啊。

中国经济高速发展,GDP飞速增长,有曰这边风景独好,成为世界耀眼的明珠。在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号召下,一部分人确也不负重望,早已拥有豪华别墅,私车二奶,频繁出入星级酒店,考察旅游世界各地,充分分享经济发展的硕果。2006年3月13日,国家行政学院竹立家教授发表在《学习时报》上的《政府管理改革的几个切入点》一文中提出:2004年,中国至少有公车400万辆,公车消费财政资源4085亿元,大约占全国财政收入的13%以上。与公车消费相联系,据各种资料显示,全国一年的公款吃喝在2000亿元以上,二者相加总数高达6000亿元以上,如果财政收入按3万亿元计算,几乎相当于财政收入的20%左右。据2000年《中国统计年鉴》显示,1999年的国家财政支出中,仅干部公费出国一项消耗的财政费用就达3000亿元,2000年以后,出国学习、培训、考察之风愈演愈烈,公费出国有增无减。按照竹立家教授文中推算,公车消费、公款吃喝、出国考察三项支出总额约为9000亿元。这真是天文数字,让人震惊!9000亿元这可是劳动者的血汗钱啊,能解决多少贫困人口的生计问题,劳动者的血汗钱就这样被我们的公仆挥金如土,肆无忌惮挥霍掉了,老百姓怎能不贫穷?

再看看堪称世界上最勤劳最富忍耐力的中国普通劳动者工人农民,他们的生活又是一个怎样的景况呢? 数以万计的工人,随着企业改制,大批企业倒闭而下岗失业。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与工人相比,农民生存状态就更加恶劣了。曾经向朱镕基总理上诉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的李昌平认为,造成农民贫困的是十八大不合
理制度。正是这些不合理的制度,导制农民社会地位极低,终日辛苦劳作,却收入微薄,维权无门。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统计,目前中国有4000多万失地农民。随着城市化加速,未来五年,中国平均每年还将增加被征地农民265万人。土地是农民生存的命根子,没有土地,也没有工作,更没有社会保障,可以想象他们的生活是多么的艰难,仅仅靠被利益集团层层剥削过的少的可怜土地征用补偿金,又能维持几天呢?新华网报道:中国社会科学院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在东部某省历年累计200余万失地乡村人口中,有30万人左右是失地贫困人口。中西部地区问题更为突出,西南某省20%的失地农户仅靠土地征用补偿金生活,25.6%的失地农户最急需解决的是吃饭问题,24.8%的失地农户的人均纯收入低于625元,处于绝对贫困状态。如今那些没有土地的农民不得不流向城市去做工资最低、工作最累、最无保障农民工。可怜温饱问题都难于解决,还何谈医疗、教育?当他们遇到重大疾病或突发意外灾难时,他们又能有什么抵抗风险的能力?除了儿女和自己的身体,再也找不到有价值东西了。卖儿卖女卖器官,也是为了自己和家人还能暂且活着的无奈之举啊!

尽管卖器官也是法律禁止的行为,然而,卖器官的现象却比比皆是。2004年1月15日《北京青年报》报道:卖肾广告,明目张胆地出现在上海医院、地铁等处。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和上海市长征医院。在那里,卖肾广告、信件、电话几乎淹没了两家医院肾移植病房区的角角落落。卖肾广告张贴最为壮观的,是病房区的厕所,卖肾者将自己的血型、健康状况、年龄、手机号码、联系电话全部用喷漆性墨水写在厕所的门前门后。更有甚者,记者在一家网发现近百个卖肾广告。

当今世界主流意识崇尚民主自由,保障人权,这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世界人权宣言》;第二十五条(一)人人有权享受为维持他本人和家属的健康和福利所需的生活水准,包括食物、衣着、住房、医疗和必要的社会服务;在遭到失业、疾病、残废、守寡、衰老或在其他不能控制的情况下丧失谋生能力时,有权享受保障。 中华人民共和国已加入国际人权公约,并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宪法,保护人权的原则和标准纳入到国家的法律当中。可是现实生活,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弱势群体的基本的生存权和发展权被肆无忌惮的践踏,法律上附予的权利不过是一纸空文。当民众的权利得不到制度性保障的时候,卖儿卖女卖器官的悲剧还将不断发生。如果任卖儿卖女卖器官的情势发展下去,如果任富者上天堂穷者下地狱的情势发展下去,那么怎么能够实现和谐社会的繁荣盛世呢?

 




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卖儿卖女卖器官的悲剧不断发生,怎么能实现和谐社会呢?


不断看到媒体报道民工和极度贫穷市民在遭到重大疾病或突发意外灾难时无可奈何卖自己的儿女或卖自己的身体器官。以下是笔者摘录部分媒体报道。2006-08-08《南方农村报》报道:《民工患上脑瘤张贴卖儿广告欲换钱治病》。来自四川渠县清溪场镇渌沼村董兴春, 经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确诊,患脑瘤,没钱医治,病情逐渐加重。如果再没钱手术,就是等死。万般无奈之下,便想到了卖儿。我们也知道卖小孩违法。但我们实际上只是想治病救命。用小孩来保我老公的命,至少大家都有个活路。董妻一边说,一边抹眼泪。

2006年7月28日《都市新报》报道大学生卖肾 。邱玉威对围观者说:我是北华大学历史系大三年级的学生。今年4月,我孪生弟弟在考大学前的体检中查出白血病。医生要20万元做骨髓移植手术。可是,我的父母都是下岗职工,上哪儿去弄钱啊! 只要能为弟弟换来救命钱,我可以卖掉身体的任何器官。

同月18日《大众网-齐鲁晚报》报道,泗水人孔祥运36岁,为给孩子看病,负债累累。他希望卖肾为儿子筹钱治病,但未成。于是他想自杀后,用自己的器官卖钱。7月17日他留下一封遗书后,在济南街头服下安眠药自杀,幸被抢救过来。
 
今年4月21日《四川在线》报道:父亲没钱医治患病的女儿 欲卖器官卖儿子。3月8日《新文化报》报道:16岁女孩被迫辍学打工 ,为求学欲卖器官。2月18日《金陵晚报》报道:悲情男子街头叫卖双胞胎男孩。2-28日《重庆晨报》报道:肺病患者欲卖眼角膜换医费。2005年9月14日 《兰州晨报网络版》报道:儿子患重病无钱医治 老父街头挂牌卖肾救子。同年9月3日《新华网》报道:救家心切,开封一农妇来求助,哭着闹着要卖肾。同年7月25日《重庆时报》: 中年男子为妻治病当街掛牌卖3天大的女兒。同年6月3日《辽沈晚报》报道:16岁弟弟要卖眼角膜换钱救患白血病的姐姐。恕我不再摘录,此时我心生悲凉,无以名状,仿佛时空错乱。

我的记忆中卖儿卖女是发生那万恶的旧社会里,残酷剥削者地主老财、封建官僚对贫穷百姓极度压榨和蹂躏,使他们在极度贫困无助下才会有如此极端行为。今天我们生活在新中国里,伟大光荣正确中国共产党一直喊着要解放全人类,把世界所有受苦受难的人们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并且改革开放已经二十几年,这块土地上还在发生这样的悲惨事件,真是不能不让人忧思激愤啊。

中国经济高速发展,GDP飞速增长,有曰这边风景独好,成为世界耀眼的明珠。在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号召下,一部分人确也不负重望,早已拥有豪华别墅,私车二奶,频繁出入星级酒店,考察旅游世界各地,充分分享经济发展的硕果。2006年3月13日,国家行政学院竹立家教授发表在《学习时报》上的《政府管理改革的几个切入点》一文中提出:2004年,中国至少有公车400万辆,公车消费财政资源4085亿元,大约占全国财政收入的13%以上。与公车消费相联系,据各种资料显示,全国一年的公款吃喝在2000亿元以上,二者相加总数高达6000亿元以上,如果财政收入按3万亿元计算,几乎相当于财政收入的20%左右。据2000年《中国统计年鉴》显示,1999年的国家财政支出中,仅干部公费出国一项消耗的财政费用就达3000亿元,2000年以后,出国学习、培训、考察之风愈演愈烈,公费出国有增无减。按照竹立家教授文中推算,公车消费、公款吃喝、出国考察三项支出总额约为9000亿元。这真是天文数字,让人震惊!9000亿元这可是劳动者的血汗钱啊,能解决多少贫困人口的生计问题,劳动者的血汗钱就这样被我们的公仆挥金如土,肆无忌惮挥霍掉了,老百姓怎能不贫穷?

再看看堪称世界上最勤劳最富忍耐力的中国普通劳动者工人农民,他们的生活又是一个怎样的景况呢? 数以万计的工人,随着企业改制,大批企业倒闭而下岗失业。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与工人相比,农民生存状态就更加恶劣了。曾经向朱镕基总理上诉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的李昌平认为,造成农民贫困的是十八大不合
理制度。正是这些不合理的制度,导制农民社会地位极低,终日辛苦劳作,却收入微薄,维权无门。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统计,目前中国有4000多万失地农民。随着城市化加速,未来五年,中国平均每年还将增加被征地农民265万人。土地是农民生存的命根子,没有土地,也没有工作,更没有社会保障,可以想象他们的生活是多么的艰难,仅仅靠被利益集团层层剥削过的少的可怜土地征用补偿金,又能维持几天呢?新华网报道:中国社会科学院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在东部某省历年累计200余万失地乡村人口中,有30万人左右是失地贫困人口。中西部地区问题更为突出,西南某省20%的失地农户仅靠土地征用补偿金生活,25.6%的失地农户最急需解决的是吃饭问题,24.8%的失地农户的人均纯收入低于625元,处于绝对贫困状态。如今那些没有土地的农民不得不流向城市去做工资最低、工作最累、最无保障农民工。可怜温饱问题都难于解决,还何谈医疗、教育?当他们遇到重大疾病或突发意外灾难时,他们又能有什么抵抗风险的能力?除了儿女和自己的身体,再也找不到有价值东西了。卖儿卖女卖器官,也是为了自己和家人还能暂且活着的无奈之举啊!

尽管卖器官也是法律禁止的行为,然而,卖器官的现象却比比皆是。2004年1月15日《北京青年报》报道:卖肾广告,明目张胆地出现在上海医院、地铁等处。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和上海市长征医院。在那里,卖肾广告、信件、电话几乎淹没了两家医院肾移植病房区的角角落落。卖肾广告张贴最为壮观的,是病房区的厕所,卖肾者将自己的血型、健康状况、年龄、手机号码、联系电话全部用喷漆性墨水写在厕所的门前门后。更有甚者,记者在一家网发现近百个卖肾广告。

当今世界主流意识崇尚民主自由,保障人权,这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世界人权宣言》;第二十五条(一)人人有权享受为维持他本人和家属的健康和福利所需的生活水准,包括食物、衣着、住房、医疗和必要的社会服务;在遭到失业、疾病、残废、守寡、衰老或在其他不能控制的情况下丧失谋生能力时,有权享受保障。 中华人民共和国已加入国际人权公约,并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宪法,保护人权的原则和标准纳入到国家的法律当中。可是现实生活,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弱势群体的基本的生存权和发展权被肆无忌惮的践踏,法律上附予的权利不过是一纸空文。当民众的权利得不到制度性保障的时候,卖儿卖女卖器官的悲剧还将不断发生。如果任卖儿卖女卖器官的情势发展下去,如果任富者上天堂穷者下地狱的情势发展下去,那么怎么能够实现和谐社会的繁荣盛世呢?

 




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卖儿卖女卖器官的悲剧不断发生,怎么能实现和谐社会呢?


不断看到媒体报道民工和极度贫穷市民在遭到重大疾病或突发意外灾难时无可奈何卖自己的儿女或卖自己的身体器官。以下是笔者摘录部分媒体报道。2006-08-08《南方农村报》报道:《民工患上脑瘤张贴卖儿广告欲换钱治病》。来自四川渠县清溪场镇渌沼村董兴春, 经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确诊,患脑瘤,没钱医治,病情逐渐加重。如果再没钱手术,就是等死。万般无奈之下,便想到了卖儿。我们也知道卖小孩违法。但我们实际上只是想治病救命。用小孩来保我老公的命,至少大家都有个活路。董妻一边说,一边抹眼泪。

2006年7月28日《都市新报》报道大学生卖肾 。邱玉威对围观者说:我是北华大学历史系大三年级的学生。今年4月,我孪生弟弟在考大学前的体检中查出白血病。医生要20万元做骨髓移植手术。可是,我的父母都是下岗职工,上哪儿去弄钱啊! 只要能为弟弟换来救命钱,我可以卖掉身体的任何器官。

同月18日《大众网-齐鲁晚报》报道,泗水人孔祥运36岁,为给孩子看病,负债累累。他希望卖肾为儿子筹钱治病,但未成。于是他想自杀后,用自己的器官卖钱。7月17日他留下一封遗书后,在济南街头服下安眠药自杀,幸被抢救过来。
 
今年4月21日《四川在线》报道:父亲没钱医治患病的女儿 欲卖器官卖儿子。3月8日《新文化报》报道:16岁女孩被迫辍学打工 ,为求学欲卖器官。2月18日《金陵晚报》报道:悲情男子街头叫卖双胞胎男孩。2-28日《重庆晨报》报道:肺病患者欲卖眼角膜换医费。2005年9月14日 《兰州晨报网络版》报道:儿子患重病无钱医治 老父街头挂牌卖肾救子。同年9月3日《新华网》报道:救家心切,开封一农妇来求助,哭着闹着要卖肾。同年7月25日《重庆时报》: 中年男子为妻治病当街掛牌卖3天大的女兒。同年6月3日《辽沈晚报》报道:16岁弟弟要卖眼角膜换钱救患白血病的姐姐。恕我不再摘录,此时我心生悲凉,无以名状,仿佛时空错乱。

我的记忆中卖儿卖女是发生那万恶的旧社会里,残酷剥削者地主老财、封建官僚对贫穷百姓极度压榨和蹂躏,使他们在极度贫困无助下才会有如此极端行为。今天我们生活在新中国里,伟大光荣正确中国共产党一直喊着要解放全人类,把世界所有受苦受难的人们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并且改革开放已经二十几年,这块土地上还在发生这样的悲惨事件,真是不能不让人忧思激愤啊。

中国经济高速发展,GDP飞速增长,有曰这边风景独好,成为世界耀眼的明珠。在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号召下,一部分人确也不负重望,早已拥有豪华别墅,私车二奶,频繁出入星级酒店,考察旅游世界各地,充分分享经济发展的硕果。2006年3月13日,国家行政学院竹立家教授发表在《学习时报》上的《政府管理改革的几个切入点》一文中提出:2004年,中国至少有公车400万辆,公车消费财政资源4085亿元,大约占全国财政收入的13%以上。与公车消费相联系,据各种资料显示,全国一年的公款吃喝在2000亿元以上,二者相加总数高达6000亿元以上,如果财政收入按3万亿元计算,几乎相当于财政收入的20%左右。据2000年《中国统计年鉴》显示,1999年的国家财政支出中,仅干部公费出国一项消耗的财政费用就达3000亿元,2000年以后,出国学习、培训、考察之风愈演愈烈,公费出国有增无减。按照竹立家教授文中推算,公车消费、公款吃喝、出国考察三项支出总额约为9000亿元。这真是天文数字,让人震惊!9000亿元这可是劳动者的血汗钱啊,能解决多少贫困人口的生计问题,劳动者的血汗钱就这样被我们的公仆挥金如土,肆无忌惮挥霍掉了,老百姓怎能不贫穷?

再看看堪称世界上最勤劳最富忍耐力的中国普通劳动者工人农民,他们的生活又是一个怎样的景况呢? 数以万计的工人,随着企业改制,大批企业倒闭而下岗失业。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与工人相比,农民生存状态就更加恶劣了。曾经向朱镕基总理上诉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的李昌平认为,造成农民贫困的是十八大不合
理制度。正是这些不合理的制度,导制农民社会地位极低,终日辛苦劳作,却收入微薄,维权无门。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统计,目前中国有4000多万失地农民。随着城市化加速,未来五年,中国平均每年还将增加被征地农民265万人。土地是农民生存的命根子,没有土地,也没有工作,更没有社会保障,可以想象他们的生活是多么的艰难,仅仅靠被利益集团层层剥削过的少的可怜土地征用补偿金,又能维持几天呢?新华网报道:中国社会科学院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在东部某省历年累计200余万失地乡村人口中,有30万人左右是失地贫困人口。中西部地区问题更为突出,西南某省20%的失地农户仅靠土地征用补偿金生活,25.6%的失地农户最急需解决的是吃饭问题,24.8%的失地农户的人均纯收入低于625元,处于绝对贫困状态。如今那些没有土地的农民不得不流向城市去做工资最低、工作最累、最无保障农民工。可怜温饱问题都难于解决,还何谈医疗、教育?当他们遇到重大疾病或突发意外灾难时,他们又能有什么抵抗风险的能力?除了儿女和自己的身体,再也找不到有价值东西了。卖儿卖女卖器官,也是为了自己和家人还能暂且活着的无奈之举啊!

尽管卖器官也是法律禁止的行为,然而,卖器官的现象却比比皆是。2004年1月15日《北京青年报》报道:卖肾广告,明目张胆地出现在上海医院、地铁等处。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和上海市长征医院。在那里,卖肾广告、信件、电话几乎淹没了两家医院肾移植病房区的角角落落。卖肾广告张贴最为壮观的,是病房区的厕所,卖肾者将自己的血型、健康状况、年龄、手机号码、联系电话全部用喷漆性墨水写在厕所的门前门后。更有甚者,记者在一家网发现近百个卖肾广告。

当今世界主流意识崇尚民主自由,保障人权,这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世界人权宣言》;第二十五条(一)人人有权享受为维持他本人和家属的健康和福利所需的生活水准,包括食物、衣着、住房、医疗和必要的社会服务;在遭到失业、疾病、残废、守寡、衰老或在其他不能控制的情况下丧失谋生能力时,有权享受保障。 中华人民共和国已加入国际人权公约,并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宪法,保护人权的原则和标准纳入到国家的法律当中。可是现实生活,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弱势群体的基本的生存权和发展权被肆无忌惮的践踏,法律上附予的权利不过是一纸空文。当民众的权利得不到制度性保障的时候,卖儿卖女卖器官的悲剧还将不断发生。如果任卖儿卖女卖器官的情势发展下去,如果任富者上天堂穷者下地狱的情势发展下去,那么怎么能够实现和谐社会的繁荣盛世呢?

 




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卖儿卖女卖器官的悲剧不断发生,怎么能实现和谐社会呢?


不断看到媒体报道民工和极度贫穷市民在遭到重大疾病或突发意外灾难时无可奈何卖自己的儿女或卖自己的身体器官。以下是笔者摘录部分媒体报道。2006-08-08《南方农村报》报道:《民工患上脑瘤张贴卖儿广告欲换钱治病》。来自四川渠县清溪场镇渌沼村董兴春, 经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确诊,患脑瘤,没钱医治,病情逐渐加重。如果再没钱手术,就是等死。万般无奈之下,便想到了卖儿。我们也知道卖小孩违法。但我们实际上只是想治病救命。用小孩来保我老公的命,至少大家都有个活路。董妻一边说,一边抹眼泪。

2006年7月28日《都市新报》报道大学生卖肾 。邱玉威对围观者说:我是北华大学历史系大三年级的学生。今年4月,我孪生弟弟在考大学前的体检中查出白血病。医生要20万元做骨髓移植手术。可是,我的父母都是下岗职工,上哪儿去弄钱啊! 只要能为弟弟换来救命钱,我可以卖掉身体的任何器官。

同月18日《大众网-齐鲁晚报》报道,泗水人孔祥运36岁,为给孩子看病,负债累累。他希望卖肾为儿子筹钱治病,但未成。于是他想自杀后,用自己的器官卖钱。7月17日他留下一封遗书后,在济南街头服下安眠药自杀,幸被抢救过来。
 
今年4月21日《四川在线》报道:父亲没钱医治患病的女儿 欲卖器官卖儿子。3月8日《新文化报》报道:16岁女孩被迫辍学打工 ,为求学欲卖器官。2月18日《金陵晚报》报道:悲情男子街头叫卖双胞胎男孩。2-28日《重庆晨报》报道:肺病患者欲卖眼角膜换医费。2005年9月14日 《兰州晨报网络版》报道:儿子患重病无钱医治 老父街头挂牌卖肾救子。同年9月3日《新华网》报道:救家心切,开封一农妇来求助,哭着闹着要卖肾。同年7月25日《重庆时报》: 中年男子为妻治病当街掛牌卖3天大的女兒。同年6月3日《辽沈晚报》报道:16岁弟弟要卖眼角膜换钱救患白血病的姐姐。恕我不再摘录,此时我心生悲凉,无以名状,仿佛时空错乱。

我的记忆中卖儿卖女是发生那万恶的旧社会里,残酷剥削者地主老财、封建官僚对贫穷百姓极度压榨和蹂躏,使他们在极度贫困无助下才会有如此极端行为。今天我们生活在新中国里,伟大光荣正确中国共产党一直喊着要解放全人类,把世界所有受苦受难的人们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并且改革开放已经二十几年,这块土地上还在发生这样的悲惨事件,真是不能不让人忧思激愤啊。

中国经济高速发展,GDP飞速增长,有曰这边风景独好,成为世界耀眼的明珠。在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号召下,一部分人确也不负重望,早已拥有豪华别墅,私车二奶,频繁出入星级酒店,考察旅游世界各地,充分分享经济发展的硕果。2006年3月13日,国家行政学院竹立家教授发表在《学习时报》上的《政府管理改革的几个切入点》一文中提出:2004年,中国至少有公车400万辆,公车消费财政资源4085亿元,大约占全国财政收入的13%以上。与公车消费相联系,据各种资料显示,全国一年的公款吃喝在2000亿元以上,二者相加总数高达6000亿元以上,如果财政收入按3万亿元计算,几乎相当于财政收入的20%左右。据2000年《中国统计年鉴》显示,1999年的国家财政支出中,仅干部公费出国一项消耗的财政费用就达3000亿元,2000年以后,出国学习、培训、考察之风愈演愈烈,公费出国有增无减。按照竹立家教授文中推算,公车消费、公款吃喝、出国考察三项支出总额约为9000亿元。这真是天文数字,让人震惊!9000亿元这可是劳动者的血汗钱啊,能解决多少贫困人口的生计问题,劳动者的血汗钱就这样被我们的公仆挥金如土,肆无忌惮挥霍掉了,老百姓怎能不贫穷?

再看看堪称世界上最勤劳最富忍耐力的中国普通劳动者工人农民,他们的生活又是一个怎样的景况呢? 数以万计的工人,随着企业改制,大批企业倒闭而下岗失业。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与工人相比,农民生存状态就更加恶劣了。曾经向朱镕基总理上诉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的李昌平认为,造成农民贫困的是十八大不合
理制度。正是这些不合理的制度,导制农民社会地位极低,终日辛苦劳作,却收入微薄,维权无门。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统计,目前中国有4000多万失地农民。随着城市化加速,未来五年,中国平均每年还将增加被征地农民265万人。土地是农民生存的命根子,没有土地,也没有工作,更没有社会保障,可以想象他们的生活是多么的艰难,仅仅靠被利益集团层层剥削过的少的可怜土地征用补偿金,又能维持几天呢?新华网报道:中国社会科学院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在东部某省历年累计200余万失地乡村人口中,有30万人左右是失地贫困人口。中西部地区问题更为突出,西南某省20%的失地农户仅靠土地征用补偿金生活,25.6%的失地农户最急需解决的是吃饭问题,24.8%的失地农户的人均纯收入低于625元,处于绝对贫困状态。如今那些没有土地的农民不得不流向城市去做工资最低、工作最累、最无保障农民工。可怜温饱问题都难于解决,还何谈医疗、教育?当他们遇到重大疾病或突发意外灾难时,他们又能有什么抵抗风险的能力?除了儿女和自己的身体,再也找不到有价值东西了。卖儿卖女卖器官,也是为了自己和家人还能暂且活着的无奈之举啊!

尽管卖器官也是法律禁止的行为,然而,卖器官的现象却比比皆是。2004年1月15日《北京青年报》报道:卖肾广告,明目张胆地出现在上海医院、地铁等处。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和上海市长征医院。在那里,卖肾广告、信件、电话几乎淹没了两家医院肾移植病房区的角角落落。卖肾广告张贴最为壮观的,是病房区的厕所,卖肾者将自己的血型、健康状况、年龄、手机号码、联系电话全部用喷漆性墨水写在厕所的门前门后。更有甚者,记者在一家网发现近百个卖肾广告。

当今世界主流意识崇尚民主自由,保障人权,这是人类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世界人权宣言》;第二十五条(一)人人有权享受为维持他本人和家属的健康和福利所需的生活水准,包括食物、衣着、住房、医疗和必要的社会服务;在遭到失业、疾病、残废、守寡、衰老或在其他不能控制的情况下丧失谋生能力时,有权享受保障。 中华人民共和国已加入国际人权公约,并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宪法,保护人权的原则和标准纳入到国家的法律当中。可是现实生活,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弱势群体的基本的生存权和发展权被肆无忌惮的践踏,法律上附予的权利不过是一纸空文。当民众的权利得不到制度性保障的时候,卖儿卖女卖器官的悲剧还将不断发生。如果任卖儿卖女卖器官的情势发展下去,如果任富者上天堂穷者下地狱的情势发展下去,那么怎么能够实现和谐社会的繁荣盛世呢?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