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念杨天水老师
欧阳小戎(云南)



人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无能为力。想要见上天水老师一面,那至少是十二年后的事情或托于梦中。


去年十一月,我前往蚌埠拜访张林夫人芳草女士,她将我介绍给张林先生的朋友徐安杰先生,于是在蚌埠期间,我便留宿在徐先生家里。他白天上班,晚上回来与我畅谈,几天后我准备离开蚌埠,他忽然说:你要是去一趟南京就好了。我问:为何?他说:去见见杨天水,他要是知道你,不知要有多高兴。惆怅了一会,又接着说:天水最喜欢年轻人,对杨银波非常好,要是见了你,会比见到杨银波还要高兴。

我没有见过天水老师,只是听说过一些关于他的掌故。诸如每天靠咸菜、稀粥度日,想要补充维生素,便等到菜市场降散时买些将烂的番茄回来,一个一个数着吃。每月所挣稿酬,均用来扶危济困,诸如失学儿童、艾滋病人、困境中的朋友

据说有一次警察到他家里来,本是传去问话,见家中陈设,伤心地说:杨老师,您日子过得太苦了,还睡光板床他答:有光板床睡,我已心满意足,还有多少牢里的朋友,连光板床都睡不上。

我早想等待机会拜访他一次,并且知道,许先生让我去南京,是想让这位饱受磨难的前辈真正地高兴一下。让他知道接力棒并没有断,中国的年轻一代并非令人绝望。但是我却踌躇了,疑心自己是否真的能让天水老师高兴起来。想着来日方长,以后必有机会谋面,便推脱说:盘缠将尽,要尽快赶往四川,再图吧!

待到入得四川,蛰居在一个住满政府机关工作人员的小区内,干着所谓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勾当。每天写作,渐渐忘却了还要去见天水老师的事,因为年关将至,道路拥塞,而南京又实在太远。

平安夜,我照例到网吧发稿子,10点左右,川南小城长宁的冬夜人迹寥寥,微微寒意。但我沉浸在写作的狂热状态中,竟浑然不觉。我一路走一路张望,想看看还有没有深夜未归的水果贩,买些橘子。忽然电话铃响,徐先生在电话那头带着号哭的腔调说:小戎!天水大哥他他被捕了!

我并没有多少感触,至少不象徐先生那么激动,因为我觉得,警察经常会带走异议人士,或盘问数十小时,或拘押数天,便会放回。我问:怎么办?他说:还能怎么办?只有祷告了

三天过去了,仍旧没有放人,只知道同被带走的侯文豹先生回来了。我疑心是否是转拘留,依旧幻想着拘留时限过后便能释放。但是十五天过去,依旧没有消息,到了1月底,才得知早已转逮捕。

因为消息闭塞,我依旧存有希望,指望开庭审理之后能得个缓刑,到时沿江直下南京。到了1月28日,我前往昭通,希望同乡兄长赵昕能够当我的引荐人,我要到高智晟律师身边去,看看维权运动的风暴眼,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当得知高律师的绝食维权计划之后,这个愿望更加强烈,想要将这场绝食运动记录下来。

赵昕说:杨天水被捕,他是真正在人格层面上具备号召力,真正的赤子。认识杨天水的人们都应该尽最大可能为他呼吁。我怯生生地问:我不认识天水老师,也可以写点什么吗?他说:当然可以。

于是我开始谋划,如何以一个不识泰山的后辈身份,也写点什么,尽管无济于事,也聊表敬意。

2月7日,我前往高律师处已成定居,于是赶到遂宁,见见同姓的异议前辈欧阳懿。我们并肩沿着一条泥泞的道路,前去拜访刘贤斌夫人陈明先女士。那路上积水严重,深一脚浅一脚,而其时正下午将逝,日色昏沉。我问他若是入狱,该如何面对狱中生活?他说还是平心气和为好,入狱已使亲人心碎,若是再对抗,则亲人压力更大。然后给我介绍一些狱中非人景象。

我叹:三年五年,也许可以承受,若是十年八年,那如何是好?旋又问:杨天水估计又是十年八年吧?

他面色更加忧郁,迟疑片刻,嘴唇微微扭曲:应该不止十年

我心中暗自祷告一声,尤自不愿相信,觉得十年已经是我想象力的极限。

2月14日,终于来到北京,发现李海等人都被堵在家中无法出门,更加明白无误知道自己踏上了真正的险地。果然次日便被国保象用海网捞条死鱼一般轻松捕获,从此和外界断绝了音讯。

四月,回来故乡,五月,得知12年判决。只落得一面感叹欧阳懿料事如神(不如说是感叹自己太幼稚),一面后悔不该没听老徐的,在入川之前到南京一趟。

到了七月,我乘着酷暑去往芜湖。芜湖的两位朋友把我当成轻轻一碰就会破碎的宝贝瓷器,每天大事小事就围着我转。我和他们说起天水老师,一位朋友拍案而起:他妈的共产党!中国被他们弄成这个样子!把最好的人残害掉!乌龟王八却到处横行!

七月底,终于游荡到青岛,一位女孩儿用两盘海味为我接风。一边吃,我又忍不住说起天水老师。她大惊:那我们现在吃得这么好,是不是在犯罪!?

人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无能为力的痛苦。想要见上天水老师一面,那至少是十二年后的事情或托于梦中。到那时,他估计已经生出华发;而我也近了不惑之年。想要让他感受见到年轻后辈时的欣慰,已不可能亲身做到。只愿到了那时,我也能象他一样,每一个年轻人,都能给我带来无限的欣慰。





人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无能为力。想要见上天水老师一面,那至少是十二年后的事情或托于梦中。


去年十一月,我前往蚌埠拜访张林夫人芳草女士,她将我介绍给张林先生的朋友徐安杰先生,于是在蚌埠期间,我便留宿在徐先生家里。他白天上班,晚上回来与我畅谈,几天后我准备离开蚌埠,他忽然说:你要是去一趟南京就好了。我问:为何?他说:去见见杨天水,他要是知道你,不知要有多高兴。惆怅了一会,又接着说:天水最喜欢年轻人,对杨银波非常好,要是见了你,会比见到杨银波还要高兴。

我没有见过天水老师,只是听说过一些关于他的掌故。诸如每天靠咸菜、稀粥度日,想要补充维生素,便等到菜市场降散时买些将烂的番茄回来,一个一个数着吃。每月所挣稿酬,均用来扶危济困,诸如失学儿童、艾滋病人、困境中的朋友

据说有一次警察到他家里来,本是传去问话,见家中陈设,伤心地说:杨老师,您日子过得太苦了,还睡光板床他答:有光板床睡,我已心满意足,还有多少牢里的朋友,连光板床都睡不上。

我早想等待机会拜访他一次,并且知道,许先生让我去南京,是想让这位饱受磨难的前辈真正地高兴一下。让他知道接力棒并没有断,中国的年轻一代并非令人绝望。但是我却踌躇了,疑心自己是否真的能让天水老师高兴起来。想着来日方长,以后必有机会谋面,便推脱说:盘缠将尽,要尽快赶往四川,再图吧!

待到入得四川,蛰居在一个住满政府机关工作人员的小区内,干着所谓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勾当。每天写作,渐渐忘却了还要去见天水老师的事,因为年关将至,道路拥塞,而南京又实在太远。

平安夜,我照例到网吧发稿子,10点左右,川南小城长宁的冬夜人迹寥寥,微微寒意。但我沉浸在写作的狂热状态中,竟浑然不觉。我一路走一路张望,想看看还有没有深夜未归的水果贩,买些橘子。忽然电话铃响,徐先生在电话那头带着号哭的腔调说:小戎!天水大哥他他被捕了!

我并没有多少感触,至少不象徐先生那么激动,因为我觉得,警察经常会带走异议人士,或盘问数十小时,或拘押数天,便会放回。我问:怎么办?他说:还能怎么办?只有祷告了

三天过去了,仍旧没有放人,只知道同被带走的侯文豹先生回来了。我疑心是否是转拘留,依旧幻想着拘留时限过后便能释放。但是十五天过去,依旧没有消息,到了1月底,才得知早已转逮捕。

因为消息闭塞,我依旧存有希望,指望开庭审理之后能得个缓刑,到时沿江直下南京。到了1月28日,我前往昭通,希望同乡兄长赵昕能够当我的引荐人,我要到高智晟律师身边去,看看维权运动的风暴眼,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当得知高律师的绝食维权计划之后,这个愿望更加强烈,想要将这场绝食运动记录下来。

赵昕说:杨天水被捕,他是真正在人格层面上具备号召力,真正的赤子。认识杨天水的人们都应该尽最大可能为他呼吁。我怯生生地问:我不认识天水老师,也可以写点什么吗?他说:当然可以。

于是我开始谋划,如何以一个不识泰山的后辈身份,也写点什么,尽管无济于事,也聊表敬意。

2月7日,我前往高律师处已成定居,于是赶到遂宁,见见同姓的异议前辈欧阳懿。我们并肩沿着一条泥泞的道路,前去拜访刘贤斌夫人陈明先女士。那路上积水严重,深一脚浅一脚,而其时正下午将逝,日色昏沉。我问他若是入狱,该如何面对狱中生活?他说还是平心气和为好,入狱已使亲人心碎,若是再对抗,则亲人压力更大。然后给我介绍一些狱中非人景象。

我叹:三年五年,也许可以承受,若是十年八年,那如何是好?旋又问:杨天水估计又是十年八年吧?

他面色更加忧郁,迟疑片刻,嘴唇微微扭曲:应该不止十年

我心中暗自祷告一声,尤自不愿相信,觉得十年已经是我想象力的极限。

2月14日,终于来到北京,发现李海等人都被堵在家中无法出门,更加明白无误知道自己踏上了真正的险地。果然次日便被国保象用海网捞条死鱼一般轻松捕获,从此和外界断绝了音讯。

四月,回来故乡,五月,得知12年判决。只落得一面感叹欧阳懿料事如神(不如说是感叹自己太幼稚),一面后悔不该没听老徐的,在入川之前到南京一趟。

到了七月,我乘着酷暑去往芜湖。芜湖的两位朋友把我当成轻轻一碰就会破碎的宝贝瓷器,每天大事小事就围着我转。我和他们说起天水老师,一位朋友拍案而起:他妈的共产党!中国被他们弄成这个样子!把最好的人残害掉!乌龟王八却到处横行!

七月底,终于游荡到青岛,一位女孩儿用两盘海味为我接风。一边吃,我又忍不住说起天水老师。她大惊:那我们现在吃得这么好,是不是在犯罪!?

人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无能为力的痛苦。想要见上天水老师一面,那至少是十二年后的事情或托于梦中。到那时,他估计已经生出华发;而我也近了不惑之年。想要让他感受见到年轻后辈时的欣慰,已不可能亲身做到。只愿到了那时,我也能象他一样,每一个年轻人,都能给我带来无限的欣慰。





人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无能为力。想要见上天水老师一面,那至少是十二年后的事情或托于梦中。


去年十一月,我前往蚌埠拜访张林夫人芳草女士,她将我介绍给张林先生的朋友徐安杰先生,于是在蚌埠期间,我便留宿在徐先生家里。他白天上班,晚上回来与我畅谈,几天后我准备离开蚌埠,他忽然说:你要是去一趟南京就好了。我问:为何?他说:去见见杨天水,他要是知道你,不知要有多高兴。惆怅了一会,又接着说:天水最喜欢年轻人,对杨银波非常好,要是见了你,会比见到杨银波还要高兴。

我没有见过天水老师,只是听说过一些关于他的掌故。诸如每天靠咸菜、稀粥度日,想要补充维生素,便等到菜市场降散时买些将烂的番茄回来,一个一个数着吃。每月所挣稿酬,均用来扶危济困,诸如失学儿童、艾滋病人、困境中的朋友

据说有一次警察到他家里来,本是传去问话,见家中陈设,伤心地说:杨老师,您日子过得太苦了,还睡光板床他答:有光板床睡,我已心满意足,还有多少牢里的朋友,连光板床都睡不上。

我早想等待机会拜访他一次,并且知道,许先生让我去南京,是想让这位饱受磨难的前辈真正地高兴一下。让他知道接力棒并没有断,中国的年轻一代并非令人绝望。但是我却踌躇了,疑心自己是否真的能让天水老师高兴起来。想着来日方长,以后必有机会谋面,便推脱说:盘缠将尽,要尽快赶往四川,再图吧!

待到入得四川,蛰居在一个住满政府机关工作人员的小区内,干着所谓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勾当。每天写作,渐渐忘却了还要去见天水老师的事,因为年关将至,道路拥塞,而南京又实在太远。

平安夜,我照例到网吧发稿子,10点左右,川南小城长宁的冬夜人迹寥寥,微微寒意。但我沉浸在写作的狂热状态中,竟浑然不觉。我一路走一路张望,想看看还有没有深夜未归的水果贩,买些橘子。忽然电话铃响,徐先生在电话那头带着号哭的腔调说:小戎!天水大哥他他被捕了!

我并没有多少感触,至少不象徐先生那么激动,因为我觉得,警察经常会带走异议人士,或盘问数十小时,或拘押数天,便会放回。我问:怎么办?他说:还能怎么办?只有祷告了

三天过去了,仍旧没有放人,只知道同被带走的侯文豹先生回来了。我疑心是否是转拘留,依旧幻想着拘留时限过后便能释放。但是十五天过去,依旧没有消息,到了1月底,才得知早已转逮捕。

因为消息闭塞,我依旧存有希望,指望开庭审理之后能得个缓刑,到时沿江直下南京。到了1月28日,我前往昭通,希望同乡兄长赵昕能够当我的引荐人,我要到高智晟律师身边去,看看维权运动的风暴眼,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当得知高律师的绝食维权计划之后,这个愿望更加强烈,想要将这场绝食运动记录下来。

赵昕说:杨天水被捕,他是真正在人格层面上具备号召力,真正的赤子。认识杨天水的人们都应该尽最大可能为他呼吁。我怯生生地问:我不认识天水老师,也可以写点什么吗?他说:当然可以。

于是我开始谋划,如何以一个不识泰山的后辈身份,也写点什么,尽管无济于事,也聊表敬意。

2月7日,我前往高律师处已成定居,于是赶到遂宁,见见同姓的异议前辈欧阳懿。我们并肩沿着一条泥泞的道路,前去拜访刘贤斌夫人陈明先女士。那路上积水严重,深一脚浅一脚,而其时正下午将逝,日色昏沉。我问他若是入狱,该如何面对狱中生活?他说还是平心气和为好,入狱已使亲人心碎,若是再对抗,则亲人压力更大。然后给我介绍一些狱中非人景象。

我叹:三年五年,也许可以承受,若是十年八年,那如何是好?旋又问:杨天水估计又是十年八年吧?

他面色更加忧郁,迟疑片刻,嘴唇微微扭曲:应该不止十年

我心中暗自祷告一声,尤自不愿相信,觉得十年已经是我想象力的极限。

2月14日,终于来到北京,发现李海等人都被堵在家中无法出门,更加明白无误知道自己踏上了真正的险地。果然次日便被国保象用海网捞条死鱼一般轻松捕获,从此和外界断绝了音讯。

四月,回来故乡,五月,得知12年判决。只落得一面感叹欧阳懿料事如神(不如说是感叹自己太幼稚),一面后悔不该没听老徐的,在入川之前到南京一趟。

到了七月,我乘着酷暑去往芜湖。芜湖的两位朋友把我当成轻轻一碰就会破碎的宝贝瓷器,每天大事小事就围着我转。我和他们说起天水老师,一位朋友拍案而起:他妈的共产党!中国被他们弄成这个样子!把最好的人残害掉!乌龟王八却到处横行!

七月底,终于游荡到青岛,一位女孩儿用两盘海味为我接风。一边吃,我又忍不住说起天水老师。她大惊:那我们现在吃得这么好,是不是在犯罪!?

人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无能为力的痛苦。想要见上天水老师一面,那至少是十二年后的事情或托于梦中。到那时,他估计已经生出华发;而我也近了不惑之年。想要让他感受见到年轻后辈时的欣慰,已不可能亲身做到。只愿到了那时,我也能象他一样,每一个年轻人,都能给我带来无限的欣慰。





人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无能为力。想要见上天水老师一面,那至少是十二年后的事情或托于梦中。


去年十一月,我前往蚌埠拜访张林夫人芳草女士,她将我介绍给张林先生的朋友徐安杰先生,于是在蚌埠期间,我便留宿在徐先生家里。他白天上班,晚上回来与我畅谈,几天后我准备离开蚌埠,他忽然说:你要是去一趟南京就好了。我问:为何?他说:去见见杨天水,他要是知道你,不知要有多高兴。惆怅了一会,又接着说:天水最喜欢年轻人,对杨银波非常好,要是见了你,会比见到杨银波还要高兴。

我没有见过天水老师,只是听说过一些关于他的掌故。诸如每天靠咸菜、稀粥度日,想要补充维生素,便等到菜市场降散时买些将烂的番茄回来,一个一个数着吃。每月所挣稿酬,均用来扶危济困,诸如失学儿童、艾滋病人、困境中的朋友

据说有一次警察到他家里来,本是传去问话,见家中陈设,伤心地说:杨老师,您日子过得太苦了,还睡光板床他答:有光板床睡,我已心满意足,还有多少牢里的朋友,连光板床都睡不上。

我早想等待机会拜访他一次,并且知道,许先生让我去南京,是想让这位饱受磨难的前辈真正地高兴一下。让他知道接力棒并没有断,中国的年轻一代并非令人绝望。但是我却踌躇了,疑心自己是否真的能让天水老师高兴起来。想着来日方长,以后必有机会谋面,便推脱说:盘缠将尽,要尽快赶往四川,再图吧!

待到入得四川,蛰居在一个住满政府机关工作人员的小区内,干着所谓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勾当。每天写作,渐渐忘却了还要去见天水老师的事,因为年关将至,道路拥塞,而南京又实在太远。

平安夜,我照例到网吧发稿子,10点左右,川南小城长宁的冬夜人迹寥寥,微微寒意。但我沉浸在写作的狂热状态中,竟浑然不觉。我一路走一路张望,想看看还有没有深夜未归的水果贩,买些橘子。忽然电话铃响,徐先生在电话那头带着号哭的腔调说:小戎!天水大哥他他被捕了!

我并没有多少感触,至少不象徐先生那么激动,因为我觉得,警察经常会带走异议人士,或盘问数十小时,或拘押数天,便会放回。我问:怎么办?他说:还能怎么办?只有祷告了

三天过去了,仍旧没有放人,只知道同被带走的侯文豹先生回来了。我疑心是否是转拘留,依旧幻想着拘留时限过后便能释放。但是十五天过去,依旧没有消息,到了1月底,才得知早已转逮捕。

因为消息闭塞,我依旧存有希望,指望开庭审理之后能得个缓刑,到时沿江直下南京。到了1月28日,我前往昭通,希望同乡兄长赵昕能够当我的引荐人,我要到高智晟律师身边去,看看维权运动的风暴眼,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当得知高律师的绝食维权计划之后,这个愿望更加强烈,想要将这场绝食运动记录下来。

赵昕说:杨天水被捕,他是真正在人格层面上具备号召力,真正的赤子。认识杨天水的人们都应该尽最大可能为他呼吁。我怯生生地问:我不认识天水老师,也可以写点什么吗?他说:当然可以。

于是我开始谋划,如何以一个不识泰山的后辈身份,也写点什么,尽管无济于事,也聊表敬意。

2月7日,我前往高律师处已成定居,于是赶到遂宁,见见同姓的异议前辈欧阳懿。我们并肩沿着一条泥泞的道路,前去拜访刘贤斌夫人陈明先女士。那路上积水严重,深一脚浅一脚,而其时正下午将逝,日色昏沉。我问他若是入狱,该如何面对狱中生活?他说还是平心气和为好,入狱已使亲人心碎,若是再对抗,则亲人压力更大。然后给我介绍一些狱中非人景象。

我叹:三年五年,也许可以承受,若是十年八年,那如何是好?旋又问:杨天水估计又是十年八年吧?

他面色更加忧郁,迟疑片刻,嘴唇微微扭曲:应该不止十年

我心中暗自祷告一声,尤自不愿相信,觉得十年已经是我想象力的极限。

2月14日,终于来到北京,发现李海等人都被堵在家中无法出门,更加明白无误知道自己踏上了真正的险地。果然次日便被国保象用海网捞条死鱼一般轻松捕获,从此和外界断绝了音讯。

四月,回来故乡,五月,得知12年判决。只落得一面感叹欧阳懿料事如神(不如说是感叹自己太幼稚),一面后悔不该没听老徐的,在入川之前到南京一趟。

到了七月,我乘着酷暑去往芜湖。芜湖的两位朋友把我当成轻轻一碰就会破碎的宝贝瓷器,每天大事小事就围着我转。我和他们说起天水老师,一位朋友拍案而起:他妈的共产党!中国被他们弄成这个样子!把最好的人残害掉!乌龟王八却到处横行!

七月底,终于游荡到青岛,一位女孩儿用两盘海味为我接风。一边吃,我又忍不住说起天水老师。她大惊:那我们现在吃得这么好,是不是在犯罪!?

人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无能为力的痛苦。想要见上天水老师一面,那至少是十二年后的事情或托于梦中。到那时,他估计已经生出华发;而我也近了不惑之年。想要让他感受见到年轻后辈时的欣慰,已不可能亲身做到。只愿到了那时,我也能象他一样,每一个年轻人,都能给我带来无限的欣慰。





人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无能为力。想要见上天水老师一面,那至少是十二年后的事情或托于梦中。


去年十一月,我前往蚌埠拜访张林夫人芳草女士,她将我介绍给张林先生的朋友徐安杰先生,于是在蚌埠期间,我便留宿在徐先生家里。他白天上班,晚上回来与我畅谈,几天后我准备离开蚌埠,他忽然说:你要是去一趟南京就好了。我问:为何?他说:去见见杨天水,他要是知道你,不知要有多高兴。惆怅了一会,又接着说:天水最喜欢年轻人,对杨银波非常好,要是见了你,会比见到杨银波还要高兴。

我没有见过天水老师,只是听说过一些关于他的掌故。诸如每天靠咸菜、稀粥度日,想要补充维生素,便等到菜市场降散时买些将烂的番茄回来,一个一个数着吃。每月所挣稿酬,均用来扶危济困,诸如失学儿童、艾滋病人、困境中的朋友

据说有一次警察到他家里来,本是传去问话,见家中陈设,伤心地说:杨老师,您日子过得太苦了,还睡光板床他答:有光板床睡,我已心满意足,还有多少牢里的朋友,连光板床都睡不上。

我早想等待机会拜访他一次,并且知道,许先生让我去南京,是想让这位饱受磨难的前辈真正地高兴一下。让他知道接力棒并没有断,中国的年轻一代并非令人绝望。但是我却踌躇了,疑心自己是否真的能让天水老师高兴起来。想着来日方长,以后必有机会谋面,便推脱说:盘缠将尽,要尽快赶往四川,再图吧!

待到入得四川,蛰居在一个住满政府机关工作人员的小区内,干着所谓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勾当。每天写作,渐渐忘却了还要去见天水老师的事,因为年关将至,道路拥塞,而南京又实在太远。

平安夜,我照例到网吧发稿子,10点左右,川南小城长宁的冬夜人迹寥寥,微微寒意。但我沉浸在写作的狂热状态中,竟浑然不觉。我一路走一路张望,想看看还有没有深夜未归的水果贩,买些橘子。忽然电话铃响,徐先生在电话那头带着号哭的腔调说:小戎!天水大哥他他被捕了!

我并没有多少感触,至少不象徐先生那么激动,因为我觉得,警察经常会带走异议人士,或盘问数十小时,或拘押数天,便会放回。我问:怎么办?他说:还能怎么办?只有祷告了

三天过去了,仍旧没有放人,只知道同被带走的侯文豹先生回来了。我疑心是否是转拘留,依旧幻想着拘留时限过后便能释放。但是十五天过去,依旧没有消息,到了1月底,才得知早已转逮捕。

因为消息闭塞,我依旧存有希望,指望开庭审理之后能得个缓刑,到时沿江直下南京。到了1月28日,我前往昭通,希望同乡兄长赵昕能够当我的引荐人,我要到高智晟律师身边去,看看维权运动的风暴眼,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当得知高律师的绝食维权计划之后,这个愿望更加强烈,想要将这场绝食运动记录下来。

赵昕说:杨天水被捕,他是真正在人格层面上具备号召力,真正的赤子。认识杨天水的人们都应该尽最大可能为他呼吁。我怯生生地问:我不认识天水老师,也可以写点什么吗?他说:当然可以。

于是我开始谋划,如何以一个不识泰山的后辈身份,也写点什么,尽管无济于事,也聊表敬意。

2月7日,我前往高律师处已成定居,于是赶到遂宁,见见同姓的异议前辈欧阳懿。我们并肩沿着一条泥泞的道路,前去拜访刘贤斌夫人陈明先女士。那路上积水严重,深一脚浅一脚,而其时正下午将逝,日色昏沉。我问他若是入狱,该如何面对狱中生活?他说还是平心气和为好,入狱已使亲人心碎,若是再对抗,则亲人压力更大。然后给我介绍一些狱中非人景象。

我叹:三年五年,也许可以承受,若是十年八年,那如何是好?旋又问:杨天水估计又是十年八年吧?

他面色更加忧郁,迟疑片刻,嘴唇微微扭曲:应该不止十年

我心中暗自祷告一声,尤自不愿相信,觉得十年已经是我想象力的极限。

2月14日,终于来到北京,发现李海等人都被堵在家中无法出门,更加明白无误知道自己踏上了真正的险地。果然次日便被国保象用海网捞条死鱼一般轻松捕获,从此和外界断绝了音讯。

四月,回来故乡,五月,得知12年判决。只落得一面感叹欧阳懿料事如神(不如说是感叹自己太幼稚),一面后悔不该没听老徐的,在入川之前到南京一趟。

到了七月,我乘着酷暑去往芜湖。芜湖的两位朋友把我当成轻轻一碰就会破碎的宝贝瓷器,每天大事小事就围着我转。我和他们说起天水老师,一位朋友拍案而起:他妈的共产党!中国被他们弄成这个样子!把最好的人残害掉!乌龟王八却到处横行!

七月底,终于游荡到青岛,一位女孩儿用两盘海味为我接风。一边吃,我又忍不住说起天水老师。她大惊:那我们现在吃得这么好,是不是在犯罪!?

人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无能为力的痛苦。想要见上天水老师一面,那至少是十二年后的事情或托于梦中。到那时,他估计已经生出华发;而我也近了不惑之年。想要让他感受见到年轻后辈时的欣慰,已不可能亲身做到。只愿到了那时,我也能象他一样,每一个年轻人,都能给我带来无限的欣慰。





人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无能为力。想要见上天水老师一面,那至少是十二年后的事情或托于梦中。


去年十一月,我前往蚌埠拜访张林夫人芳草女士,她将我介绍给张林先生的朋友徐安杰先生,于是在蚌埠期间,我便留宿在徐先生家里。他白天上班,晚上回来与我畅谈,几天后我准备离开蚌埠,他忽然说:你要是去一趟南京就好了。我问:为何?他说:去见见杨天水,他要是知道你,不知要有多高兴。惆怅了一会,又接着说:天水最喜欢年轻人,对杨银波非常好,要是见了你,会比见到杨银波还要高兴。

我没有见过天水老师,只是听说过一些关于他的掌故。诸如每天靠咸菜、稀粥度日,想要补充维生素,便等到菜市场降散时买些将烂的番茄回来,一个一个数着吃。每月所挣稿酬,均用来扶危济困,诸如失学儿童、艾滋病人、困境中的朋友

据说有一次警察到他家里来,本是传去问话,见家中陈设,伤心地说:杨老师,您日子过得太苦了,还睡光板床他答:有光板床睡,我已心满意足,还有多少牢里的朋友,连光板床都睡不上。

我早想等待机会拜访他一次,并且知道,许先生让我去南京,是想让这位饱受磨难的前辈真正地高兴一下。让他知道接力棒并没有断,中国的年轻一代并非令人绝望。但是我却踌躇了,疑心自己是否真的能让天水老师高兴起来。想着来日方长,以后必有机会谋面,便推脱说:盘缠将尽,要尽快赶往四川,再图吧!

待到入得四川,蛰居在一个住满政府机关工作人员的小区内,干着所谓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勾当。每天写作,渐渐忘却了还要去见天水老师的事,因为年关将至,道路拥塞,而南京又实在太远。

平安夜,我照例到网吧发稿子,10点左右,川南小城长宁的冬夜人迹寥寥,微微寒意。但我沉浸在写作的狂热状态中,竟浑然不觉。我一路走一路张望,想看看还有没有深夜未归的水果贩,买些橘子。忽然电话铃响,徐先生在电话那头带着号哭的腔调说:小戎!天水大哥他他被捕了!

我并没有多少感触,至少不象徐先生那么激动,因为我觉得,警察经常会带走异议人士,或盘问数十小时,或拘押数天,便会放回。我问:怎么办?他说:还能怎么办?只有祷告了

三天过去了,仍旧没有放人,只知道同被带走的侯文豹先生回来了。我疑心是否是转拘留,依旧幻想着拘留时限过后便能释放。但是十五天过去,依旧没有消息,到了1月底,才得知早已转逮捕。

因为消息闭塞,我依旧存有希望,指望开庭审理之后能得个缓刑,到时沿江直下南京。到了1月28日,我前往昭通,希望同乡兄长赵昕能够当我的引荐人,我要到高智晟律师身边去,看看维权运动的风暴眼,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当得知高律师的绝食维权计划之后,这个愿望更加强烈,想要将这场绝食运动记录下来。

赵昕说:杨天水被捕,他是真正在人格层面上具备号召力,真正的赤子。认识杨天水的人们都应该尽最大可能为他呼吁。我怯生生地问:我不认识天水老师,也可以写点什么吗?他说:当然可以。

于是我开始谋划,如何以一个不识泰山的后辈身份,也写点什么,尽管无济于事,也聊表敬意。

2月7日,我前往高律师处已成定居,于是赶到遂宁,见见同姓的异议前辈欧阳懿。我们并肩沿着一条泥泞的道路,前去拜访刘贤斌夫人陈明先女士。那路上积水严重,深一脚浅一脚,而其时正下午将逝,日色昏沉。我问他若是入狱,该如何面对狱中生活?他说还是平心气和为好,入狱已使亲人心碎,若是再对抗,则亲人压力更大。然后给我介绍一些狱中非人景象。

我叹:三年五年,也许可以承受,若是十年八年,那如何是好?旋又问:杨天水估计又是十年八年吧?

他面色更加忧郁,迟疑片刻,嘴唇微微扭曲:应该不止十年

我心中暗自祷告一声,尤自不愿相信,觉得十年已经是我想象力的极限。

2月14日,终于来到北京,发现李海等人都被堵在家中无法出门,更加明白无误知道自己踏上了真正的险地。果然次日便被国保象用海网捞条死鱼一般轻松捕获,从此和外界断绝了音讯。

四月,回来故乡,五月,得知12年判决。只落得一面感叹欧阳懿料事如神(不如说是感叹自己太幼稚),一面后悔不该没听老徐的,在入川之前到南京一趟。

到了七月,我乘着酷暑去往芜湖。芜湖的两位朋友把我当成轻轻一碰就会破碎的宝贝瓷器,每天大事小事就围着我转。我和他们说起天水老师,一位朋友拍案而起:他妈的共产党!中国被他们弄成这个样子!把最好的人残害掉!乌龟王八却到处横行!

七月底,终于游荡到青岛,一位女孩儿用两盘海味为我接风。一边吃,我又忍不住说起天水老师。她大惊:那我们现在吃得这么好,是不是在犯罪!?

人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无能为力的痛苦。想要见上天水老师一面,那至少是十二年后的事情或托于梦中。到那时,他估计已经生出华发;而我也近了不惑之年。想要让他感受见到年轻后辈时的欣慰,已不可能亲身做到。只愿到了那时,我也能象他一样,每一个年轻人,都能给我带来无限的欣慰。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