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维权运动的深秋
欧阳小戎 (云南)



郭飞雄与高智晟两位维权运动最积极的参与者被捕,乃是当权势力对整个维权运动实施的斩首行动。


朋友们,当你们想起维权运动四个字的时候,请记下这些名字:陈光诚、黄维中、冯秉先、李对龙、陈慧英,以及新近被逮捕的陈庆树、郭飞雄、力虹、高智晟。他们都是和平、理性的公民,仅仅因为以公开、合理、合法的方式追求公开与公正,便遭受不白的牢狱之灾。请记住他们,因为:

我们的名字,对于别人来说也许只是一个符号,而对于我们自己,却是整个世界。《古拉格群岛》

维权运动的积极参与者和见证者腾彪博士在《中国维权运动去向何方?》一文中,将维权运动这个概念定义为:主要是一场由广大公民所参与的、涉及各个领域各个行业的争取民权的社会运动。我和腾博士观点相同,维权不是几个人的事,因为在中国,每一位国民的权利都在受到非法侵犯。

但是这个秋天,不仅仅是气象学上的秋天,也是维权运动面临严寒的季节。郭飞雄与高智晟两位维权运动最积极的参与者被捕,乃是当权势力对整个维权运动实施的斩首行动。在中国民主化进程的过去十余年中,这样的斩首行动,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实施一次,但是一切为了推进中国民主化进程的人们,从未因为一轮一轮的斩首行动而停下脚步。

每一位关心、支持中国民主化进程的人都看到: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任国家主席(对外称president)胡锦涛先生上任以来,国内政治、文化氛围有出现某些变化的迹象。不同政见者受到的打压力度有少许减轻,不再一味追求从严从重;执法人员对被抓捕的不同政见者也表现出一定文明执法的迹象,政治犯不再是罪大恶极、人人得而诛之的反革命;执政当局在的和谐社会理论不再高调强调社会主义,而是许诺那将是一个民主、法治的社会;逐步引进、翻译一些西方思想、文化、历史、经济等领域的著作;官方媒体经常报导、探讨一些社会弊病,并宣传一些具有现代意义的生活方式;执政当局试图也试图通过一些立法、政令手段,促进良性市场经济体系的形成;在台湾问题上,矛盾不再围绕社会制度为中心展开,而是围绕统-独问题展开。

对于身处极权专制之下的人们来说,这一点点文明化倾向,足以令人稍感欣慰,因为自文化大革命结束以来,中国社会所取得的一切倾向文明的进步,都是无数人付出巨大努力和牺牲换取来的,包括不同政见者、具有思想和良知的独立国民、体制内的良知人士。如果没有人去争取、去抗争,那么极权制度自身并不会朝着民主化、文明化趋势发展,金氏父子的朝鲜和卡斯特罗兄弟的古巴就是最好例证。

但这一点点进步并不能证明极权制度具有足够的生命力,或者证明执政当局具有政治体制改革的决心,只能证明中国的执政当局如果处理得当,便可以避免社会转型时出现前南斯拉夫式的持续战乱或是塔利班式的被更强极权制度取代结果。并且,极权制度属于人治而非法治,严重缺乏公开性和透明度,人治的不可预测性令人不敢想象在未来,执政当局将会以何种姿态站在民主化进程的对面。

维权运动是中国民主化运动在最近几年内最主要的表现形式,尽管维权运动陷入深秋,也许会陷入寒冬。但民主化进程的脚步不会停下,正如腾彪博士所言可以以其它方式继续展开,因为随着对外开放的不断积累,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民主制度和专制制度在本质上的天渊之别,如果有人到互联网上做一个民意投票测验,问:是要实行多党制和普遍选举,还是要坚持共产党领导。那么只可能是前者获胜。据笔者估计,当今的中国,成年人中赞成民主制度的人数以亿记,大概在50%以上,当然绝大多数人只在私底下甚至最私人的场合下赞成;还有相当一部分人不知道这二者之间的优劣,因为他们根本不关心,不接触;忠实的社会主义者寥寥可数。是以,维权运动不仅是腾博士所言的可以继续展开,而是必然继续展开。

我亲身参与了维权运动,虽然涉足不深,却也在一年之内两次被拘禁,不仅创作计划被完全打乱,经济损失也非常惨重。尽管对很多人来说,我那点视为活命之源的钱财还不值他们的一顿晚餐;但对于更多仍在贫困线上挣扎的人来说,那是一个家庭一年甚至几年的根本。但我也因为参与其中而结识很多朋友,他们是上天对我的恩赐,我要感谢上苍,若我不是一个不同政见者,那么我就不能和全中国最可贵的人们在一起。

我的朋友李海是一位良心犯,他试图为六四的受难者家属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却被冠以泄漏国家机密罪入狱九年。因为杀人犯们不敢公开真相,使人们知道他们本是凶手。他们能够调动整个国家机器来掩盖一切。受难者及他们家属的姓名,是他们的国家机密,谁试图接近这些名字,谁就是泄漏国家机密。李海真诚而聪明,十多年前,这位年轻的哲人曾背着背包,风餐露宿犹如行吟歌者一般四海为家。如今他的肉体已经被非人牢狱折磨得渐显苍老,但他的内心依旧年轻、真诚。无论相识或是不相识,只要找到他,他就会竭诚相助,尽管他自己亦是十分窘迫。

我的朋友胡佳,是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帮助艾滋病患者的慈善活动。这位体质羸弱的男子汉,因参加绝食被拘禁后,不顾多病之躯在拘禁中绝食抗争二十余天,拘禁结束时几近命悬一线,只能立刻进医院。

我的朋友欧阳懿,他热爱读书,他深爱自己的妻子和儿子,但是妻子和儿子都因为自己的思想而被连坐成了红毛绿眼女反革命和小反革命。他渴望给自己的家人带来安宁和幸福,可是他却毅然走向本不该属于自己的监牢。因为他的朋友被捕了,他的朋友被捕时遗下的工作还未做完,他要去了结朋友的心愿。如果社会失去了公正,那么正直的人应该到监牢里去。他的孩子和他的妻子会为他感到自豪,所有和他结交的人们都会因为拥有这样一位朋友而自豪。

还有多少人?他们在可怜的一点自由中无声地承受着一切。但是深秋来临,他们在斩首行动的波及下又重新陷入困境。

美国第八任总统马丁.范布伦为那些在运奴船上起义的黑人辩护时说:他们是自由人!他们不是奴隶!他们有权反抗那些剥夺他们自由的人!

身处极权之下的人们是不幸的,但身处后极权社会的人们却又是幸福的,因为先辈们的努力和牺牲,将我们脚下的道路渐渐铺平。今天,陈庆树、力虹、郭飞雄、高智晟四位同胞,正沿着这条尚未平坦的道路昂首走进监牢。但是这条路依旧漫长,还会有更多的人,当需要的时候,便昂首继续向前。

在黑非洲的塞拉里昂,门迪人每当陷入困境,就会祈祷祖先的在天之灵前来,使自己拥有祖先的勇气和智慧。他们说:我们向祖先祈祷,我们知道他们一定会来,因为祖先的一切,都是为我们而活。

值此维权运动的深秋,当寒冬即将来临之际,我向先辈们祈祷:

谭嗣同君、秋瑾君、林觉民君、闻一多君、林昭君、蒋捷连君今天我们再次陷入困境,请你们在天之灵到这个深秋来,带给我们勇气和智慧。我知道你们一定会来,因为你们的一切,都是为我们而活。





郭飞雄与高智晟两位维权运动最积极的参与者被捕,乃是当权势力对整个维权运动实施的斩首行动。


朋友们,当你们想起维权运动四个字的时候,请记下这些名字:陈光诚、黄维中、冯秉先、李对龙、陈慧英,以及新近被逮捕的陈庆树、郭飞雄、力虹、高智晟。他们都是和平、理性的公民,仅仅因为以公开、合理、合法的方式追求公开与公正,便遭受不白的牢狱之灾。请记住他们,因为:

我们的名字,对于别人来说也许只是一个符号,而对于我们自己,却是整个世界。《古拉格群岛》

维权运动的积极参与者和见证者腾彪博士在《中国维权运动去向何方?》一文中,将维权运动这个概念定义为:主要是一场由广大公民所参与的、涉及各个领域各个行业的争取民权的社会运动。我和腾博士观点相同,维权不是几个人的事,因为在中国,每一位国民的权利都在受到非法侵犯。

但是这个秋天,不仅仅是气象学上的秋天,也是维权运动面临严寒的季节。郭飞雄与高智晟两位维权运动最积极的参与者被捕,乃是当权势力对整个维权运动实施的斩首行动。在中国民主化进程的过去十余年中,这样的斩首行动,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实施一次,但是一切为了推进中国民主化进程的人们,从未因为一轮一轮的斩首行动而停下脚步。

每一位关心、支持中国民主化进程的人都看到: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任国家主席(对外称president)胡锦涛先生上任以来,国内政治、文化氛围有出现某些变化的迹象。不同政见者受到的打压力度有少许减轻,不再一味追求从严从重;执法人员对被抓捕的不同政见者也表现出一定文明执法的迹象,政治犯不再是罪大恶极、人人得而诛之的反革命;执政当局在的和谐社会理论不再高调强调社会主义,而是许诺那将是一个民主、法治的社会;逐步引进、翻译一些西方思想、文化、历史、经济等领域的著作;官方媒体经常报导、探讨一些社会弊病,并宣传一些具有现代意义的生活方式;执政当局试图也试图通过一些立法、政令手段,促进良性市场经济体系的形成;在台湾问题上,矛盾不再围绕社会制度为中心展开,而是围绕统-独问题展开。

对于身处极权专制之下的人们来说,这一点点文明化倾向,足以令人稍感欣慰,因为自文化大革命结束以来,中国社会所取得的一切倾向文明的进步,都是无数人付出巨大努力和牺牲换取来的,包括不同政见者、具有思想和良知的独立国民、体制内的良知人士。如果没有人去争取、去抗争,那么极权制度自身并不会朝着民主化、文明化趋势发展,金氏父子的朝鲜和卡斯特罗兄弟的古巴就是最好例证。

但这一点点进步并不能证明极权制度具有足够的生命力,或者证明执政当局具有政治体制改革的决心,只能证明中国的执政当局如果处理得当,便可以避免社会转型时出现前南斯拉夫式的持续战乱或是塔利班式的被更强极权制度取代结果。并且,极权制度属于人治而非法治,严重缺乏公开性和透明度,人治的不可预测性令人不敢想象在未来,执政当局将会以何种姿态站在民主化进程的对面。

维权运动是中国民主化运动在最近几年内最主要的表现形式,尽管维权运动陷入深秋,也许会陷入寒冬。但民主化进程的脚步不会停下,正如腾彪博士所言可以以其它方式继续展开,因为随着对外开放的不断积累,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民主制度和专制制度在本质上的天渊之别,如果有人到互联网上做一个民意投票测验,问:是要实行多党制和普遍选举,还是要坚持共产党领导。那么只可能是前者获胜。据笔者估计,当今的中国,成年人中赞成民主制度的人数以亿记,大概在50%以上,当然绝大多数人只在私底下甚至最私人的场合下赞成;还有相当一部分人不知道这二者之间的优劣,因为他们根本不关心,不接触;忠实的社会主义者寥寥可数。是以,维权运动不仅是腾博士所言的可以继续展开,而是必然继续展开。

我亲身参与了维权运动,虽然涉足不深,却也在一年之内两次被拘禁,不仅创作计划被完全打乱,经济损失也非常惨重。尽管对很多人来说,我那点视为活命之源的钱财还不值他们的一顿晚餐;但对于更多仍在贫困线上挣扎的人来说,那是一个家庭一年甚至几年的根本。但我也因为参与其中而结识很多朋友,他们是上天对我的恩赐,我要感谢上苍,若我不是一个不同政见者,那么我就不能和全中国最可贵的人们在一起。

我的朋友李海是一位良心犯,他试图为六四的受难者家属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却被冠以泄漏国家机密罪入狱九年。因为杀人犯们不敢公开真相,使人们知道他们本是凶手。他们能够调动整个国家机器来掩盖一切。受难者及他们家属的姓名,是他们的国家机密,谁试图接近这些名字,谁就是泄漏国家机密。李海真诚而聪明,十多年前,这位年轻的哲人曾背着背包,风餐露宿犹如行吟歌者一般四海为家。如今他的肉体已经被非人牢狱折磨得渐显苍老,但他的内心依旧年轻、真诚。无论相识或是不相识,只要找到他,他就会竭诚相助,尽管他自己亦是十分窘迫。

我的朋友胡佳,是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帮助艾滋病患者的慈善活动。这位体质羸弱的男子汉,因参加绝食被拘禁后,不顾多病之躯在拘禁中绝食抗争二十余天,拘禁结束时几近命悬一线,只能立刻进医院。

我的朋友欧阳懿,他热爱读书,他深爱自己的妻子和儿子,但是妻子和儿子都因为自己的思想而被连坐成了红毛绿眼女反革命和小反革命。他渴望给自己的家人带来安宁和幸福,可是他却毅然走向本不该属于自己的监牢。因为他的朋友被捕了,他的朋友被捕时遗下的工作还未做完,他要去了结朋友的心愿。如果社会失去了公正,那么正直的人应该到监牢里去。他的孩子和他的妻子会为他感到自豪,所有和他结交的人们都会因为拥有这样一位朋友而自豪。

还有多少人?他们在可怜的一点自由中无声地承受着一切。但是深秋来临,他们在斩首行动的波及下又重新陷入困境。

美国第八任总统马丁.范布伦为那些在运奴船上起义的黑人辩护时说:他们是自由人!他们不是奴隶!他们有权反抗那些剥夺他们自由的人!

身处极权之下的人们是不幸的,但身处后极权社会的人们却又是幸福的,因为先辈们的努力和牺牲,将我们脚下的道路渐渐铺平。今天,陈庆树、力虹、郭飞雄、高智晟四位同胞,正沿着这条尚未平坦的道路昂首走进监牢。但是这条路依旧漫长,还会有更多的人,当需要的时候,便昂首继续向前。

在黑非洲的塞拉里昂,门迪人每当陷入困境,就会祈祷祖先的在天之灵前来,使自己拥有祖先的勇气和智慧。他们说:我们向祖先祈祷,我们知道他们一定会来,因为祖先的一切,都是为我们而活。

值此维权运动的深秋,当寒冬即将来临之际,我向先辈们祈祷:

谭嗣同君、秋瑾君、林觉民君、闻一多君、林昭君、蒋捷连君今天我们再次陷入困境,请你们在天之灵到这个深秋来,带给我们勇气和智慧。我知道你们一定会来,因为你们的一切,都是为我们而活。





郭飞雄与高智晟两位维权运动最积极的参与者被捕,乃是当权势力对整个维权运动实施的斩首行动。


朋友们,当你们想起维权运动四个字的时候,请记下这些名字:陈光诚、黄维中、冯秉先、李对龙、陈慧英,以及新近被逮捕的陈庆树、郭飞雄、力虹、高智晟。他们都是和平、理性的公民,仅仅因为以公开、合理、合法的方式追求公开与公正,便遭受不白的牢狱之灾。请记住他们,因为:

我们的名字,对于别人来说也许只是一个符号,而对于我们自己,却是整个世界。《古拉格群岛》

维权运动的积极参与者和见证者腾彪博士在《中国维权运动去向何方?》一文中,将维权运动这个概念定义为:主要是一场由广大公民所参与的、涉及各个领域各个行业的争取民权的社会运动。我和腾博士观点相同,维权不是几个人的事,因为在中国,每一位国民的权利都在受到非法侵犯。

但是这个秋天,不仅仅是气象学上的秋天,也是维权运动面临严寒的季节。郭飞雄与高智晟两位维权运动最积极的参与者被捕,乃是当权势力对整个维权运动实施的斩首行动。在中国民主化进程的过去十余年中,这样的斩首行动,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实施一次,但是一切为了推进中国民主化进程的人们,从未因为一轮一轮的斩首行动而停下脚步。

每一位关心、支持中国民主化进程的人都看到: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任国家主席(对外称president)胡锦涛先生上任以来,国内政治、文化氛围有出现某些变化的迹象。不同政见者受到的打压力度有少许减轻,不再一味追求从严从重;执法人员对被抓捕的不同政见者也表现出一定文明执法的迹象,政治犯不再是罪大恶极、人人得而诛之的反革命;执政当局在的和谐社会理论不再高调强调社会主义,而是许诺那将是一个民主、法治的社会;逐步引进、翻译一些西方思想、文化、历史、经济等领域的著作;官方媒体经常报导、探讨一些社会弊病,并宣传一些具有现代意义的生活方式;执政当局试图也试图通过一些立法、政令手段,促进良性市场经济体系的形成;在台湾问题上,矛盾不再围绕社会制度为中心展开,而是围绕统-独问题展开。

对于身处极权专制之下的人们来说,这一点点文明化倾向,足以令人稍感欣慰,因为自文化大革命结束以来,中国社会所取得的一切倾向文明的进步,都是无数人付出巨大努力和牺牲换取来的,包括不同政见者、具有思想和良知的独立国民、体制内的良知人士。如果没有人去争取、去抗争,那么极权制度自身并不会朝着民主化、文明化趋势发展,金氏父子的朝鲜和卡斯特罗兄弟的古巴就是最好例证。

但这一点点进步并不能证明极权制度具有足够的生命力,或者证明执政当局具有政治体制改革的决心,只能证明中国的执政当局如果处理得当,便可以避免社会转型时出现前南斯拉夫式的持续战乱或是塔利班式的被更强极权制度取代结果。并且,极权制度属于人治而非法治,严重缺乏公开性和透明度,人治的不可预测性令人不敢想象在未来,执政当局将会以何种姿态站在民主化进程的对面。

维权运动是中国民主化运动在最近几年内最主要的表现形式,尽管维权运动陷入深秋,也许会陷入寒冬。但民主化进程的脚步不会停下,正如腾彪博士所言可以以其它方式继续展开,因为随着对外开放的不断积累,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民主制度和专制制度在本质上的天渊之别,如果有人到互联网上做一个民意投票测验,问:是要实行多党制和普遍选举,还是要坚持共产党领导。那么只可能是前者获胜。据笔者估计,当今的中国,成年人中赞成民主制度的人数以亿记,大概在50%以上,当然绝大多数人只在私底下甚至最私人的场合下赞成;还有相当一部分人不知道这二者之间的优劣,因为他们根本不关心,不接触;忠实的社会主义者寥寥可数。是以,维权运动不仅是腾博士所言的可以继续展开,而是必然继续展开。

我亲身参与了维权运动,虽然涉足不深,却也在一年之内两次被拘禁,不仅创作计划被完全打乱,经济损失也非常惨重。尽管对很多人来说,我那点视为活命之源的钱财还不值他们的一顿晚餐;但对于更多仍在贫困线上挣扎的人来说,那是一个家庭一年甚至几年的根本。但我也因为参与其中而结识很多朋友,他们是上天对我的恩赐,我要感谢上苍,若我不是一个不同政见者,那么我就不能和全中国最可贵的人们在一起。

我的朋友李海是一位良心犯,他试图为六四的受难者家属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却被冠以泄漏国家机密罪入狱九年。因为杀人犯们不敢公开真相,使人们知道他们本是凶手。他们能够调动整个国家机器来掩盖一切。受难者及他们家属的姓名,是他们的国家机密,谁试图接近这些名字,谁就是泄漏国家机密。李海真诚而聪明,十多年前,这位年轻的哲人曾背着背包,风餐露宿犹如行吟歌者一般四海为家。如今他的肉体已经被非人牢狱折磨得渐显苍老,但他的内心依旧年轻、真诚。无论相识或是不相识,只要找到他,他就会竭诚相助,尽管他自己亦是十分窘迫。

我的朋友胡佳,是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帮助艾滋病患者的慈善活动。这位体质羸弱的男子汉,因参加绝食被拘禁后,不顾多病之躯在拘禁中绝食抗争二十余天,拘禁结束时几近命悬一线,只能立刻进医院。

我的朋友欧阳懿,他热爱读书,他深爱自己的妻子和儿子,但是妻子和儿子都因为自己的思想而被连坐成了红毛绿眼女反革命和小反革命。他渴望给自己的家人带来安宁和幸福,可是他却毅然走向本不该属于自己的监牢。因为他的朋友被捕了,他的朋友被捕时遗下的工作还未做完,他要去了结朋友的心愿。如果社会失去了公正,那么正直的人应该到监牢里去。他的孩子和他的妻子会为他感到自豪,所有和他结交的人们都会因为拥有这样一位朋友而自豪。

还有多少人?他们在可怜的一点自由中无声地承受着一切。但是深秋来临,他们在斩首行动的波及下又重新陷入困境。

美国第八任总统马丁.范布伦为那些在运奴船上起义的黑人辩护时说:他们是自由人!他们不是奴隶!他们有权反抗那些剥夺他们自由的人!

身处极权之下的人们是不幸的,但身处后极权社会的人们却又是幸福的,因为先辈们的努力和牺牲,将我们脚下的道路渐渐铺平。今天,陈庆树、力虹、郭飞雄、高智晟四位同胞,正沿着这条尚未平坦的道路昂首走进监牢。但是这条路依旧漫长,还会有更多的人,当需要的时候,便昂首继续向前。

在黑非洲的塞拉里昂,门迪人每当陷入困境,就会祈祷祖先的在天之灵前来,使自己拥有祖先的勇气和智慧。他们说:我们向祖先祈祷,我们知道他们一定会来,因为祖先的一切,都是为我们而活。

值此维权运动的深秋,当寒冬即将来临之际,我向先辈们祈祷:

谭嗣同君、秋瑾君、林觉民君、闻一多君、林昭君、蒋捷连君今天我们再次陷入困境,请你们在天之灵到这个深秋来,带给我们勇气和智慧。我知道你们一定会来,因为你们的一切,都是为我们而活。





郭飞雄与高智晟两位维权运动最积极的参与者被捕,乃是当权势力对整个维权运动实施的斩首行动。


朋友们,当你们想起维权运动四个字的时候,请记下这些名字:陈光诚、黄维中、冯秉先、李对龙、陈慧英,以及新近被逮捕的陈庆树、郭飞雄、力虹、高智晟。他们都是和平、理性的公民,仅仅因为以公开、合理、合法的方式追求公开与公正,便遭受不白的牢狱之灾。请记住他们,因为:

我们的名字,对于别人来说也许只是一个符号,而对于我们自己,却是整个世界。《古拉格群岛》

维权运动的积极参与者和见证者腾彪博士在《中国维权运动去向何方?》一文中,将维权运动这个概念定义为:主要是一场由广大公民所参与的、涉及各个领域各个行业的争取民权的社会运动。我和腾博士观点相同,维权不是几个人的事,因为在中国,每一位国民的权利都在受到非法侵犯。

但是这个秋天,不仅仅是气象学上的秋天,也是维权运动面临严寒的季节。郭飞雄与高智晟两位维权运动最积极的参与者被捕,乃是当权势力对整个维权运动实施的斩首行动。在中国民主化进程的过去十余年中,这样的斩首行动,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实施一次,但是一切为了推进中国民主化进程的人们,从未因为一轮一轮的斩首行动而停下脚步。

每一位关心、支持中国民主化进程的人都看到: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任国家主席(对外称president)胡锦涛先生上任以来,国内政治、文化氛围有出现某些变化的迹象。不同政见者受到的打压力度有少许减轻,不再一味追求从严从重;执法人员对被抓捕的不同政见者也表现出一定文明执法的迹象,政治犯不再是罪大恶极、人人得而诛之的反革命;执政当局在的和谐社会理论不再高调强调社会主义,而是许诺那将是一个民主、法治的社会;逐步引进、翻译一些西方思想、文化、历史、经济等领域的著作;官方媒体经常报导、探讨一些社会弊病,并宣传一些具有现代意义的生活方式;执政当局试图也试图通过一些立法、政令手段,促进良性市场经济体系的形成;在台湾问题上,矛盾不再围绕社会制度为中心展开,而是围绕统-独问题展开。

对于身处极权专制之下的人们来说,这一点点文明化倾向,足以令人稍感欣慰,因为自文化大革命结束以来,中国社会所取得的一切倾向文明的进步,都是无数人付出巨大努力和牺牲换取来的,包括不同政见者、具有思想和良知的独立国民、体制内的良知人士。如果没有人去争取、去抗争,那么极权制度自身并不会朝着民主化、文明化趋势发展,金氏父子的朝鲜和卡斯特罗兄弟的古巴就是最好例证。

但这一点点进步并不能证明极权制度具有足够的生命力,或者证明执政当局具有政治体制改革的决心,只能证明中国的执政当局如果处理得当,便可以避免社会转型时出现前南斯拉夫式的持续战乱或是塔利班式的被更强极权制度取代结果。并且,极权制度属于人治而非法治,严重缺乏公开性和透明度,人治的不可预测性令人不敢想象在未来,执政当局将会以何种姿态站在民主化进程的对面。

维权运动是中国民主化运动在最近几年内最主要的表现形式,尽管维权运动陷入深秋,也许会陷入寒冬。但民主化进程的脚步不会停下,正如腾彪博士所言可以以其它方式继续展开,因为随着对外开放的不断积累,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民主制度和专制制度在本质上的天渊之别,如果有人到互联网上做一个民意投票测验,问:是要实行多党制和普遍选举,还是要坚持共产党领导。那么只可能是前者获胜。据笔者估计,当今的中国,成年人中赞成民主制度的人数以亿记,大概在50%以上,当然绝大多数人只在私底下甚至最私人的场合下赞成;还有相当一部分人不知道这二者之间的优劣,因为他们根本不关心,不接触;忠实的社会主义者寥寥可数。是以,维权运动不仅是腾博士所言的可以继续展开,而是必然继续展开。

我亲身参与了维权运动,虽然涉足不深,却也在一年之内两次被拘禁,不仅创作计划被完全打乱,经济损失也非常惨重。尽管对很多人来说,我那点视为活命之源的钱财还不值他们的一顿晚餐;但对于更多仍在贫困线上挣扎的人来说,那是一个家庭一年甚至几年的根本。但我也因为参与其中而结识很多朋友,他们是上天对我的恩赐,我要感谢上苍,若我不是一个不同政见者,那么我就不能和全中国最可贵的人们在一起。

我的朋友李海是一位良心犯,他试图为六四的受难者家属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却被冠以泄漏国家机密罪入狱九年。因为杀人犯们不敢公开真相,使人们知道他们本是凶手。他们能够调动整个国家机器来掩盖一切。受难者及他们家属的姓名,是他们的国家机密,谁试图接近这些名字,谁就是泄漏国家机密。李海真诚而聪明,十多年前,这位年轻的哲人曾背着背包,风餐露宿犹如行吟歌者一般四海为家。如今他的肉体已经被非人牢狱折磨得渐显苍老,但他的内心依旧年轻、真诚。无论相识或是不相识,只要找到他,他就会竭诚相助,尽管他自己亦是十分窘迫。

我的朋友胡佳,是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帮助艾滋病患者的慈善活动。这位体质羸弱的男子汉,因参加绝食被拘禁后,不顾多病之躯在拘禁中绝食抗争二十余天,拘禁结束时几近命悬一线,只能立刻进医院。

我的朋友欧阳懿,他热爱读书,他深爱自己的妻子和儿子,但是妻子和儿子都因为自己的思想而被连坐成了红毛绿眼女反革命和小反革命。他渴望给自己的家人带来安宁和幸福,可是他却毅然走向本不该属于自己的监牢。因为他的朋友被捕了,他的朋友被捕时遗下的工作还未做完,他要去了结朋友的心愿。如果社会失去了公正,那么正直的人应该到监牢里去。他的孩子和他的妻子会为他感到自豪,所有和他结交的人们都会因为拥有这样一位朋友而自豪。

还有多少人?他们在可怜的一点自由中无声地承受着一切。但是深秋来临,他们在斩首行动的波及下又重新陷入困境。

美国第八任总统马丁.范布伦为那些在运奴船上起义的黑人辩护时说:他们是自由人!他们不是奴隶!他们有权反抗那些剥夺他们自由的人!

身处极权之下的人们是不幸的,但身处后极权社会的人们却又是幸福的,因为先辈们的努力和牺牲,将我们脚下的道路渐渐铺平。今天,陈庆树、力虹、郭飞雄、高智晟四位同胞,正沿着这条尚未平坦的道路昂首走进监牢。但是这条路依旧漫长,还会有更多的人,当需要的时候,便昂首继续向前。

在黑非洲的塞拉里昂,门迪人每当陷入困境,就会祈祷祖先的在天之灵前来,使自己拥有祖先的勇气和智慧。他们说:我们向祖先祈祷,我们知道他们一定会来,因为祖先的一切,都是为我们而活。

值此维权运动的深秋,当寒冬即将来临之际,我向先辈们祈祷:

谭嗣同君、秋瑾君、林觉民君、闻一多君、林昭君、蒋捷连君今天我们再次陷入困境,请你们在天之灵到这个深秋来,带给我们勇气和智慧。我知道你们一定会来,因为你们的一切,都是为我们而活。





郭飞雄与高智晟两位维权运动最积极的参与者被捕,乃是当权势力对整个维权运动实施的斩首行动。


朋友们,当你们想起维权运动四个字的时候,请记下这些名字:陈光诚、黄维中、冯秉先、李对龙、陈慧英,以及新近被逮捕的陈庆树、郭飞雄、力虹、高智晟。他们都是和平、理性的公民,仅仅因为以公开、合理、合法的方式追求公开与公正,便遭受不白的牢狱之灾。请记住他们,因为:

我们的名字,对于别人来说也许只是一个符号,而对于我们自己,却是整个世界。《古拉格群岛》

维权运动的积极参与者和见证者腾彪博士在《中国维权运动去向何方?》一文中,将维权运动这个概念定义为:主要是一场由广大公民所参与的、涉及各个领域各个行业的争取民权的社会运动。我和腾博士观点相同,维权不是几个人的事,因为在中国,每一位国民的权利都在受到非法侵犯。

但是这个秋天,不仅仅是气象学上的秋天,也是维权运动面临严寒的季节。郭飞雄与高智晟两位维权运动最积极的参与者被捕,乃是当权势力对整个维权运动实施的斩首行动。在中国民主化进程的过去十余年中,这样的斩首行动,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实施一次,但是一切为了推进中国民主化进程的人们,从未因为一轮一轮的斩首行动而停下脚步。

每一位关心、支持中国民主化进程的人都看到: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任国家主席(对外称president)胡锦涛先生上任以来,国内政治、文化氛围有出现某些变化的迹象。不同政见者受到的打压力度有少许减轻,不再一味追求从严从重;执法人员对被抓捕的不同政见者也表现出一定文明执法的迹象,政治犯不再是罪大恶极、人人得而诛之的反革命;执政当局在的和谐社会理论不再高调强调社会主义,而是许诺那将是一个民主、法治的社会;逐步引进、翻译一些西方思想、文化、历史、经济等领域的著作;官方媒体经常报导、探讨一些社会弊病,并宣传一些具有现代意义的生活方式;执政当局试图也试图通过一些立法、政令手段,促进良性市场经济体系的形成;在台湾问题上,矛盾不再围绕社会制度为中心展开,而是围绕统-独问题展开。

对于身处极权专制之下的人们来说,这一点点文明化倾向,足以令人稍感欣慰,因为自文化大革命结束以来,中国社会所取得的一切倾向文明的进步,都是无数人付出巨大努力和牺牲换取来的,包括不同政见者、具有思想和良知的独立国民、体制内的良知人士。如果没有人去争取、去抗争,那么极权制度自身并不会朝着民主化、文明化趋势发展,金氏父子的朝鲜和卡斯特罗兄弟的古巴就是最好例证。

但这一点点进步并不能证明极权制度具有足够的生命力,或者证明执政当局具有政治体制改革的决心,只能证明中国的执政当局如果处理得当,便可以避免社会转型时出现前南斯拉夫式的持续战乱或是塔利班式的被更强极权制度取代结果。并且,极权制度属于人治而非法治,严重缺乏公开性和透明度,人治的不可预测性令人不敢想象在未来,执政当局将会以何种姿态站在民主化进程的对面。

维权运动是中国民主化运动在最近几年内最主要的表现形式,尽管维权运动陷入深秋,也许会陷入寒冬。但民主化进程的脚步不会停下,正如腾彪博士所言可以以其它方式继续展开,因为随着对外开放的不断积累,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民主制度和专制制度在本质上的天渊之别,如果有人到互联网上做一个民意投票测验,问:是要实行多党制和普遍选举,还是要坚持共产党领导。那么只可能是前者获胜。据笔者估计,当今的中国,成年人中赞成民主制度的人数以亿记,大概在50%以上,当然绝大多数人只在私底下甚至最私人的场合下赞成;还有相当一部分人不知道这二者之间的优劣,因为他们根本不关心,不接触;忠实的社会主义者寥寥可数。是以,维权运动不仅是腾博士所言的可以继续展开,而是必然继续展开。

我亲身参与了维权运动,虽然涉足不深,却也在一年之内两次被拘禁,不仅创作计划被完全打乱,经济损失也非常惨重。尽管对很多人来说,我那点视为活命之源的钱财还不值他们的一顿晚餐;但对于更多仍在贫困线上挣扎的人来说,那是一个家庭一年甚至几年的根本。但我也因为参与其中而结识很多朋友,他们是上天对我的恩赐,我要感谢上苍,若我不是一个不同政见者,那么我就不能和全中国最可贵的人们在一起。

我的朋友李海是一位良心犯,他试图为六四的受难者家属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却被冠以泄漏国家机密罪入狱九年。因为杀人犯们不敢公开真相,使人们知道他们本是凶手。他们能够调动整个国家机器来掩盖一切。受难者及他们家属的姓名,是他们的国家机密,谁试图接近这些名字,谁就是泄漏国家机密。李海真诚而聪明,十多年前,这位年轻的哲人曾背着背包,风餐露宿犹如行吟歌者一般四海为家。如今他的肉体已经被非人牢狱折磨得渐显苍老,但他的内心依旧年轻、真诚。无论相识或是不相识,只要找到他,他就会竭诚相助,尽管他自己亦是十分窘迫。

我的朋友胡佳,是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帮助艾滋病患者的慈善活动。这位体质羸弱的男子汉,因参加绝食被拘禁后,不顾多病之躯在拘禁中绝食抗争二十余天,拘禁结束时几近命悬一线,只能立刻进医院。

我的朋友欧阳懿,他热爱读书,他深爱自己的妻子和儿子,但是妻子和儿子都因为自己的思想而被连坐成了红毛绿眼女反革命和小反革命。他渴望给自己的家人带来安宁和幸福,可是他却毅然走向本不该属于自己的监牢。因为他的朋友被捕了,他的朋友被捕时遗下的工作还未做完,他要去了结朋友的心愿。如果社会失去了公正,那么正直的人应该到监牢里去。他的孩子和他的妻子会为他感到自豪,所有和他结交的人们都会因为拥有这样一位朋友而自豪。

还有多少人?他们在可怜的一点自由中无声地承受着一切。但是深秋来临,他们在斩首行动的波及下又重新陷入困境。

美国第八任总统马丁.范布伦为那些在运奴船上起义的黑人辩护时说:他们是自由人!他们不是奴隶!他们有权反抗那些剥夺他们自由的人!

身处极权之下的人们是不幸的,但身处后极权社会的人们却又是幸福的,因为先辈们的努力和牺牲,将我们脚下的道路渐渐铺平。今天,陈庆树、力虹、郭飞雄、高智晟四位同胞,正沿着这条尚未平坦的道路昂首走进监牢。但是这条路依旧漫长,还会有更多的人,当需要的时候,便昂首继续向前。

在黑非洲的塞拉里昂,门迪人每当陷入困境,就会祈祷祖先的在天之灵前来,使自己拥有祖先的勇气和智慧。他们说:我们向祖先祈祷,我们知道他们一定会来,因为祖先的一切,都是为我们而活。

值此维权运动的深秋,当寒冬即将来临之际,我向先辈们祈祷:

谭嗣同君、秋瑾君、林觉民君、闻一多君、林昭君、蒋捷连君今天我们再次陷入困境,请你们在天之灵到这个深秋来,带给我们勇气和智慧。我知道你们一定会来,因为你们的一切,都是为我们而活。





郭飞雄与高智晟两位维权运动最积极的参与者被捕,乃是当权势力对整个维权运动实施的斩首行动。


朋友们,当你们想起维权运动四个字的时候,请记下这些名字:陈光诚、黄维中、冯秉先、李对龙、陈慧英,以及新近被逮捕的陈庆树、郭飞雄、力虹、高智晟。他们都是和平、理性的公民,仅仅因为以公开、合理、合法的方式追求公开与公正,便遭受不白的牢狱之灾。请记住他们,因为:

我们的名字,对于别人来说也许只是一个符号,而对于我们自己,却是整个世界。《古拉格群岛》

维权运动的积极参与者和见证者腾彪博士在《中国维权运动去向何方?》一文中,将维权运动这个概念定义为:主要是一场由广大公民所参与的、涉及各个领域各个行业的争取民权的社会运动。我和腾博士观点相同,维权不是几个人的事,因为在中国,每一位国民的权利都在受到非法侵犯。

但是这个秋天,不仅仅是气象学上的秋天,也是维权运动面临严寒的季节。郭飞雄与高智晟两位维权运动最积极的参与者被捕,乃是当权势力对整个维权运动实施的斩首行动。在中国民主化进程的过去十余年中,这样的斩首行动,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实施一次,但是一切为了推进中国民主化进程的人们,从未因为一轮一轮的斩首行动而停下脚步。

每一位关心、支持中国民主化进程的人都看到: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现任国家主席(对外称president)胡锦涛先生上任以来,国内政治、文化氛围有出现某些变化的迹象。不同政见者受到的打压力度有少许减轻,不再一味追求从严从重;执法人员对被抓捕的不同政见者也表现出一定文明执法的迹象,政治犯不再是罪大恶极、人人得而诛之的反革命;执政当局在的和谐社会理论不再高调强调社会主义,而是许诺那将是一个民主、法治的社会;逐步引进、翻译一些西方思想、文化、历史、经济等领域的著作;官方媒体经常报导、探讨一些社会弊病,并宣传一些具有现代意义的生活方式;执政当局试图也试图通过一些立法、政令手段,促进良性市场经济体系的形成;在台湾问题上,矛盾不再围绕社会制度为中心展开,而是围绕统-独问题展开。

对于身处极权专制之下的人们来说,这一点点文明化倾向,足以令人稍感欣慰,因为自文化大革命结束以来,中国社会所取得的一切倾向文明的进步,都是无数人付出巨大努力和牺牲换取来的,包括不同政见者、具有思想和良知的独立国民、体制内的良知人士。如果没有人去争取、去抗争,那么极权制度自身并不会朝着民主化、文明化趋势发展,金氏父子的朝鲜和卡斯特罗兄弟的古巴就是最好例证。

但这一点点进步并不能证明极权制度具有足够的生命力,或者证明执政当局具有政治体制改革的决心,只能证明中国的执政当局如果处理得当,便可以避免社会转型时出现前南斯拉夫式的持续战乱或是塔利班式的被更强极权制度取代结果。并且,极权制度属于人治而非法治,严重缺乏公开性和透明度,人治的不可预测性令人不敢想象在未来,执政当局将会以何种姿态站在民主化进程的对面。

维权运动是中国民主化运动在最近几年内最主要的表现形式,尽管维权运动陷入深秋,也许会陷入寒冬。但民主化进程的脚步不会停下,正如腾彪博士所言可以以其它方式继续展开,因为随着对外开放的不断积累,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民主制度和专制制度在本质上的天渊之别,如果有人到互联网上做一个民意投票测验,问:是要实行多党制和普遍选举,还是要坚持共产党领导。那么只可能是前者获胜。据笔者估计,当今的中国,成年人中赞成民主制度的人数以亿记,大概在50%以上,当然绝大多数人只在私底下甚至最私人的场合下赞成;还有相当一部分人不知道这二者之间的优劣,因为他们根本不关心,不接触;忠实的社会主义者寥寥可数。是以,维权运动不仅是腾博士所言的可以继续展开,而是必然继续展开。

我亲身参与了维权运动,虽然涉足不深,却也在一年之内两次被拘禁,不仅创作计划被完全打乱,经济损失也非常惨重。尽管对很多人来说,我那点视为活命之源的钱财还不值他们的一顿晚餐;但对于更多仍在贫困线上挣扎的人来说,那是一个家庭一年甚至几年的根本。但我也因为参与其中而结识很多朋友,他们是上天对我的恩赐,我要感谢上苍,若我不是一个不同政见者,那么我就不能和全中国最可贵的人们在一起。

我的朋友李海是一位良心犯,他试图为六四的受难者家属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却被冠以泄漏国家机密罪入狱九年。因为杀人犯们不敢公开真相,使人们知道他们本是凶手。他们能够调动整个国家机器来掩盖一切。受难者及他们家属的姓名,是他们的国家机密,谁试图接近这些名字,谁就是泄漏国家机密。李海真诚而聪明,十多年前,这位年轻的哲人曾背着背包,风餐露宿犹如行吟歌者一般四海为家。如今他的肉体已经被非人牢狱折磨得渐显苍老,但他的内心依旧年轻、真诚。无论相识或是不相识,只要找到他,他就会竭诚相助,尽管他自己亦是十分窘迫。

我的朋友胡佳,是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帮助艾滋病患者的慈善活动。这位体质羸弱的男子汉,因参加绝食被拘禁后,不顾多病之躯在拘禁中绝食抗争二十余天,拘禁结束时几近命悬一线,只能立刻进医院。

我的朋友欧阳懿,他热爱读书,他深爱自己的妻子和儿子,但是妻子和儿子都因为自己的思想而被连坐成了红毛绿眼女反革命和小反革命。他渴望给自己的家人带来安宁和幸福,可是他却毅然走向本不该属于自己的监牢。因为他的朋友被捕了,他的朋友被捕时遗下的工作还未做完,他要去了结朋友的心愿。如果社会失去了公正,那么正直的人应该到监牢里去。他的孩子和他的妻子会为他感到自豪,所有和他结交的人们都会因为拥有这样一位朋友而自豪。

还有多少人?他们在可怜的一点自由中无声地承受着一切。但是深秋来临,他们在斩首行动的波及下又重新陷入困境。

美国第八任总统马丁.范布伦为那些在运奴船上起义的黑人辩护时说:他们是自由人!他们不是奴隶!他们有权反抗那些剥夺他们自由的人!

身处极权之下的人们是不幸的,但身处后极权社会的人们却又是幸福的,因为先辈们的努力和牺牲,将我们脚下的道路渐渐铺平。今天,陈庆树、力虹、郭飞雄、高智晟四位同胞,正沿着这条尚未平坦的道路昂首走进监牢。但是这条路依旧漫长,还会有更多的人,当需要的时候,便昂首继续向前。

在黑非洲的塞拉里昂,门迪人每当陷入困境,就会祈祷祖先的在天之灵前来,使自己拥有祖先的勇气和智慧。他们说:我们向祖先祈祷,我们知道他们一定会来,因为祖先的一切,都是为我们而活。

值此维权运动的深秋,当寒冬即将来临之际,我向先辈们祈祷:

谭嗣同君、秋瑾君、林觉民君、闻一多君、林昭君、蒋捷连君今天我们再次陷入困境,请你们在天之灵到这个深秋来,带给我们勇气和智慧。我知道你们一定会来,因为你们的一切,都是为我们而活。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