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加拿大朝野的共识:加中人权对话方式需要改变
刘劭夫(加拿大)



加拿大对中国人权的进一步关注,在新的加中人权对话形式中将会对中国人权有更大的促进。

 
11月21日上午,加拿大国会在首都渥太华国会山庄举行跨党派的加中人权听证会。此次听证会邀请了加拿大四个非政府组织的代表参加,他们分别是民主中国阵线副主席盛雪,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的代表李迅,多伦多支持中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主席关卓中以及加拿大笔会代表大卫.寇扎克。

加中官方的人权对话于1997年开始。当时执政的加拿大自由党政府表示,以对话代替对抗。于是加拿大政府开始尝试,在加拿大和中国政府之间,开展人权对话,以及两国在人权事务方面的合作。对话每年举行一次,分别在两国轮流举行。但是加中人权对话近十年来,由两国官方关起门来的人权对话形式,对于推动中国的人权改善,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

实际上,加拿大的人权活动人士,一直都对加中官方人权对话的方式表示不满意。大赦国际加拿大秘书长埃里克斯.奈夫指出:自1997年开始的加中人权对话,不但没有使中国的人权有所进步,相反,近十年来在许多方面,中国的人权记录更加恶化。如大规模的逮捕法轮功学员以及对互联网(自由)使用者的迫害,在这段时间里,酷刑继续蔓延,在不公正的判决下成千上万的人被处死。今年九月二十六日,来自德国的中国民主阵线主席费良勇所组成的民阵外交游说团一行六人,拜会了加拿大国会议员,总理国会秘书杰森.肯尼,就加拿大关注中国人权,推进中国民主化等问题进行会谈。费良勇指出,加中两国开始于1997年的官方闭门人权对话形式,并没有起到任何改善中国人权状况的作用,两国的人权对话应该打开大门,让非政府组织参加,尤其应该让民阵这样的中国民主团体参加,这样必然有助于中国人权的改善。

 多次参与加中人权对话的前外交部官员,布洛克大学政治系教授伯顿也对加中人权对话的方式表示不满。在伯顿所提交的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加拿大官员普遍对这项对话抱着漠然和无力的态度,在对话中,中方都是由外交官员宣读事先准备好的讲稿,这份讲稿被多次在与其他国家的对话中使用。因此加方多半事先便知讲稿的内容,双方出席人员更对内容不感兴趣,因此这些对话与中国人权早已脱节。中国政府更是缺乏诚意,会谈安排常藉故拖延,或降低代表团层级。伯顿的报告指出,在中国方面,加中的人权对话,只是一项政治和外交的仪式,缺乏实际意义。

加拿大保守党政府执政以来,加拿大政府开始全面检讨加中的人权对话形式。在与民阵游说团的会谈中,杰森.肯尼当时就表示,加拿大政府会重新评估并调整加中人权对话机制。他说,这是需要重新评估的事情,我们与中国之间在人权问题上需要更有效的对话形式,而不是目前这种没有什么成效的方式,我么希望能找到一种更有意义的对话方式。在加拿大朝野的努力下,终于催生了这次人权听证会。

此次听证会引起了加拿大社会舆论和华人社会的深切关注。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等主流传媒在现场进行报道。在听证会外面,数百名的华人民众,冒着严寒,感谢加拿大总理哈珀关于中国人权的谈话,声援人权听证会。

 出席听证会的四位代表先后陈述了关于中国人权状况进一步恶化的证词。加拿大笔会的大卫.寇扎克介绍了中国对中国作家的迫害,据国际笔会的统计,中国目前共关押了32名作家。同时,中国加紧了对网络的封锁。多伦多支持中国民运会的关卓中则以丹麦为例,丹麦在美国谴责中国人权的议案上联署但并没有影响丹麦跟中国的经贸关系,说明了中国政府不会因为人权纠纷而影响跟西方的经贸关系,损害中国巨大的经贸利益。法轮功代表李迅则以大量的事实,揭露了中共政府对法论功学员的迫害。李训说,截至2001年4月底,迫害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仅北京地区就有83万的法论功学员被逮捕。居住在卡尔加利的刘文宇的妻子姚悦,从法论功的网站下载有关法论功受迫害的消息打印散发,中共政府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处姚悦12年刑期。中国著名律师高智晟因为同情法论功,向中国领导人写了三封公开信,呼吁停止对法论功的迫害,结果也遭到逮捕。李迅呼吁国际社会制止中共政府对法论功惨无人道的迫害。

民主中国阵线的代表盛雪则以三个跟她有关中国异议人士受迫害的个案,说明中国人权恶化的状况。一个是中国记者师涛。在六四屠杀十五周年的时候,盛雪通过电子邮件提议,在六四十五周年到来之际,全球民运人士闯关回国。中共得知以后,下达了一个中央文件,要严防国外的民运分子在六四十五周年闯关回国。师涛就把这个文件的精神,通过yahoo电子邮件发给了纽约的网络媒体朋友,结果,师涛在2004年11月被捕,2005年4月被判处10年徒刑,罪名是泄露国家机密。另一个案子是毕业于清华大学的张林。因为在中国推进民主化,曾两次坐牢和劳教。1997年他来到美国,1998年他放弃了在美国生活的机会,毅然回国去践行他的理想,为此又被判了三年劳教。今年二月,盛雪通过电子邮件邀请张林参加海外成立的赵紫阳治丧委员会。张林前去参加赵紫阳的吊唁活动被阻,在返回家乡的火车站被捕。2005年7月28日张林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5年徒刑。还有一个是作家杨天水。杨天水是独立中文笔会的会员。今年以涉嫌颠覆国家罪被判处12年徒刑,被认定的所谓十三项罪证中,有两项是跟盛雪有关的,一是盛雪为杨天水募捐的500欧元捐款,被认定是颠覆政府的资金,二是盛雪邀请他参加赵紫阳治丧委员会,被认定是颠覆政府行为。

出席听证会的四位代表,一致表示:鉴于目前加中人权对话的机制无益于中国人权的改善,请求加拿大暂停跟中国的人权对话会,代之以更有效的对话形式;加中人权对话,应该有双方的非政府组织的参与,真正对改善中国的人权发挥作用。

听证会在听取了代表的陈述之后,接着是代表和出席听证会的加拿大国会议员以及列席人士的对话。当有国会议员问到,如何利用北京2008年北京奥运的机会,改善中国人权的时候,盛雪举出了著名的中国民主斗士王炳章的例子。盛雪说,王炳章是加拿大这个家庭中的一员,他的大部分亲人都是加拿大公民。他被中共从越南绑架回国,被判处了无期徒刑。我们加拿大有责任和义务,利用北京奥运会的机会,要求中国释放王炳章。在座的前加拿大司法部长、曾经做过王炳章的免费司法顾问的欧文.考特勒先生也表示赞同。盛雪说,所谓人权对话,不是关起门来两国政府之间的泛泛而谈,更要使一个个的人权个案的解决。

当被问到中国的人权跟加拿大的社会关系的时候。盛雪表示,实际上中国几十年来的恐怖统治,所造成的人民恐怖,已经延伸到加拿大的华人族群里了。这次哈珀总理的关于中国人权的谈话,虽然获得了加拿大华人的支持,可是我们不能不注意到,更多的华人选择了沉默。甚至连加拿大的华人媒体,表现出一种亲共的立场。其中的原因,除了中共利用各种渠道对加拿大华人社区的渗透和控制之外,更重要的是那些生活在加拿大华人,还心存恐惧,心有余悸,他们担心回国受到追查,担心国内的亲友受到株连。生活在加拿大的华人有一百三十多万,这是一个庞大的族群,如果这个族群对加拿大的价值观不能全面认同的话,这对加拿大的国家和社会不能不说是一个隐忧。这个问题应该引起加拿大主流社会的重视。

代表们的意见也获得了出席听证会的国会议员和列席人员的认同。主持听证会的加拿大国会议员、总理国会秘书杰森.肯尼表示,在听取非政府组织的意见后,会认真研讨并尽快做出报告。他说,我认为他们给出了许多非常有意义的见解,在未来几个星期,委员会将继续研究,我希望在年底之前完成报告。列席听证会的前加拿大外交官艾德姆斯认为,现行的人权对话机制要改变。他说,坦率地讲,我认为人们似乎没有认识到,中国其实不会认真对待和讨论人权问题,他们只是在国际社会玩弄一个人权游戏,并没有真心诚意地去改善中国的人权。

盛雪并在听证会现场接受了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电视台的采访。盛雪表示,此次的中国人权听证会,是在加拿大保守党总理哈珀关于中国人权的谈话后的背景下举行的,它将开启中加人权的新篇章。我们没有必要担心加拿大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而损害加拿大同中国的经贸关系。实际上,加中的经贸获利的是中国,仅去年一年,中国对加拿大的贸易顺差将近200亿美元。中国政府是十分实际的,它不会因为跟西方的人权争拗中放弃这些巨大的经济利益;再者,加拿大是一个道义大国,在国际上有崇高的道义形象,有着不可忽视的道义力量;还有,维持良好的中加关系,对于中国政府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中国政府也不会贸然损害中加关系,中加关系交恶,也不是中国最高决策层所能承受的。

加拿大朝野对改变加中的人权对话机制,已经达成共识。可以想见,随着未来加拿大对中国人权的进一步关注,在新的加中人权对话形式中将会对中国人权有更大的促进。
   

2006年11月28日






加拿大对中国人权的进一步关注,在新的加中人权对话形式中将会对中国人权有更大的促进。

 
11月21日上午,加拿大国会在首都渥太华国会山庄举行跨党派的加中人权听证会。此次听证会邀请了加拿大四个非政府组织的代表参加,他们分别是民主中国阵线副主席盛雪,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的代表李迅,多伦多支持中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主席关卓中以及加拿大笔会代表大卫.寇扎克。

加中官方的人权对话于1997年开始。当时执政的加拿大自由党政府表示,以对话代替对抗。于是加拿大政府开始尝试,在加拿大和中国政府之间,开展人权对话,以及两国在人权事务方面的合作。对话每年举行一次,分别在两国轮流举行。但是加中人权对话近十年来,由两国官方关起门来的人权对话形式,对于推动中国的人权改善,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

实际上,加拿大的人权活动人士,一直都对加中官方人权对话的方式表示不满意。大赦国际加拿大秘书长埃里克斯.奈夫指出:自1997年开始的加中人权对话,不但没有使中国的人权有所进步,相反,近十年来在许多方面,中国的人权记录更加恶化。如大规模的逮捕法轮功学员以及对互联网(自由)使用者的迫害,在这段时间里,酷刑继续蔓延,在不公正的判决下成千上万的人被处死。今年九月二十六日,来自德国的中国民主阵线主席费良勇所组成的民阵外交游说团一行六人,拜会了加拿大国会议员,总理国会秘书杰森.肯尼,就加拿大关注中国人权,推进中国民主化等问题进行会谈。费良勇指出,加中两国开始于1997年的官方闭门人权对话形式,并没有起到任何改善中国人权状况的作用,两国的人权对话应该打开大门,让非政府组织参加,尤其应该让民阵这样的中国民主团体参加,这样必然有助于中国人权的改善。

 多次参与加中人权对话的前外交部官员,布洛克大学政治系教授伯顿也对加中人权对话的方式表示不满。在伯顿所提交的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加拿大官员普遍对这项对话抱着漠然和无力的态度,在对话中,中方都是由外交官员宣读事先准备好的讲稿,这份讲稿被多次在与其他国家的对话中使用。因此加方多半事先便知讲稿的内容,双方出席人员更对内容不感兴趣,因此这些对话与中国人权早已脱节。中国政府更是缺乏诚意,会谈安排常藉故拖延,或降低代表团层级。伯顿的报告指出,在中国方面,加中的人权对话,只是一项政治和外交的仪式,缺乏实际意义。

加拿大保守党政府执政以来,加拿大政府开始全面检讨加中的人权对话形式。在与民阵游说团的会谈中,杰森.肯尼当时就表示,加拿大政府会重新评估并调整加中人权对话机制。他说,这是需要重新评估的事情,我们与中国之间在人权问题上需要更有效的对话形式,而不是目前这种没有什么成效的方式,我么希望能找到一种更有意义的对话方式。在加拿大朝野的努力下,终于催生了这次人权听证会。

此次听证会引起了加拿大社会舆论和华人社会的深切关注。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等主流传媒在现场进行报道。在听证会外面,数百名的华人民众,冒着严寒,感谢加拿大总理哈珀关于中国人权的谈话,声援人权听证会。

 出席听证会的四位代表先后陈述了关于中国人权状况进一步恶化的证词。加拿大笔会的大卫.寇扎克介绍了中国对中国作家的迫害,据国际笔会的统计,中国目前共关押了32名作家。同时,中国加紧了对网络的封锁。多伦多支持中国民运会的关卓中则以丹麦为例,丹麦在美国谴责中国人权的议案上联署但并没有影响丹麦跟中国的经贸关系,说明了中国政府不会因为人权纠纷而影响跟西方的经贸关系,损害中国巨大的经贸利益。法轮功代表李迅则以大量的事实,揭露了中共政府对法论功学员的迫害。李训说,截至2001年4月底,迫害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仅北京地区就有83万的法论功学员被逮捕。居住在卡尔加利的刘文宇的妻子姚悦,从法论功的网站下载有关法论功受迫害的消息打印散发,中共政府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处姚悦12年刑期。中国著名律师高智晟因为同情法论功,向中国领导人写了三封公开信,呼吁停止对法论功的迫害,结果也遭到逮捕。李迅呼吁国际社会制止中共政府对法论功惨无人道的迫害。

民主中国阵线的代表盛雪则以三个跟她有关中国异议人士受迫害的个案,说明中国人权恶化的状况。一个是中国记者师涛。在六四屠杀十五周年的时候,盛雪通过电子邮件提议,在六四十五周年到来之际,全球民运人士闯关回国。中共得知以后,下达了一个中央文件,要严防国外的民运分子在六四十五周年闯关回国。师涛就把这个文件的精神,通过yahoo电子邮件发给了纽约的网络媒体朋友,结果,师涛在2004年11月被捕,2005年4月被判处10年徒刑,罪名是泄露国家机密。另一个案子是毕业于清华大学的张林。因为在中国推进民主化,曾两次坐牢和劳教。1997年他来到美国,1998年他放弃了在美国生活的机会,毅然回国去践行他的理想,为此又被判了三年劳教。今年二月,盛雪通过电子邮件邀请张林参加海外成立的赵紫阳治丧委员会。张林前去参加赵紫阳的吊唁活动被阻,在返回家乡的火车站被捕。2005年7月28日张林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5年徒刑。还有一个是作家杨天水。杨天水是独立中文笔会的会员。今年以涉嫌颠覆国家罪被判处12年徒刑,被认定的所谓十三项罪证中,有两项是跟盛雪有关的,一是盛雪为杨天水募捐的500欧元捐款,被认定是颠覆政府的资金,二是盛雪邀请他参加赵紫阳治丧委员会,被认定是颠覆政府行为。

出席听证会的四位代表,一致表示:鉴于目前加中人权对话的机制无益于中国人权的改善,请求加拿大暂停跟中国的人权对话会,代之以更有效的对话形式;加中人权对话,应该有双方的非政府组织的参与,真正对改善中国的人权发挥作用。

听证会在听取了代表的陈述之后,接着是代表和出席听证会的加拿大国会议员以及列席人士的对话。当有国会议员问到,如何利用北京2008年北京奥运的机会,改善中国人权的时候,盛雪举出了著名的中国民主斗士王炳章的例子。盛雪说,王炳章是加拿大这个家庭中的一员,他的大部分亲人都是加拿大公民。他被中共从越南绑架回国,被判处了无期徒刑。我们加拿大有责任和义务,利用北京奥运会的机会,要求中国释放王炳章。在座的前加拿大司法部长、曾经做过王炳章的免费司法顾问的欧文.考特勒先生也表示赞同。盛雪说,所谓人权对话,不是关起门来两国政府之间的泛泛而谈,更要使一个个的人权个案的解决。

当被问到中国的人权跟加拿大的社会关系的时候。盛雪表示,实际上中国几十年来的恐怖统治,所造成的人民恐怖,已经延伸到加拿大的华人族群里了。这次哈珀总理的关于中国人权的谈话,虽然获得了加拿大华人的支持,可是我们不能不注意到,更多的华人选择了沉默。甚至连加拿大的华人媒体,表现出一种亲共的立场。其中的原因,除了中共利用各种渠道对加拿大华人社区的渗透和控制之外,更重要的是那些生活在加拿大华人,还心存恐惧,心有余悸,他们担心回国受到追查,担心国内的亲友受到株连。生活在加拿大的华人有一百三十多万,这是一个庞大的族群,如果这个族群对加拿大的价值观不能全面认同的话,这对加拿大的国家和社会不能不说是一个隐忧。这个问题应该引起加拿大主流社会的重视。

代表们的意见也获得了出席听证会的国会议员和列席人员的认同。主持听证会的加拿大国会议员、总理国会秘书杰森.肯尼表示,在听取非政府组织的意见后,会认真研讨并尽快做出报告。他说,我认为他们给出了许多非常有意义的见解,在未来几个星期,委员会将继续研究,我希望在年底之前完成报告。列席听证会的前加拿大外交官艾德姆斯认为,现行的人权对话机制要改变。他说,坦率地讲,我认为人们似乎没有认识到,中国其实不会认真对待和讨论人权问题,他们只是在国际社会玩弄一个人权游戏,并没有真心诚意地去改善中国的人权。

盛雪并在听证会现场接受了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电视台的采访。盛雪表示,此次的中国人权听证会,是在加拿大保守党总理哈珀关于中国人权的谈话后的背景下举行的,它将开启中加人权的新篇章。我们没有必要担心加拿大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而损害加拿大同中国的经贸关系。实际上,加中的经贸获利的是中国,仅去年一年,中国对加拿大的贸易顺差将近200亿美元。中国政府是十分实际的,它不会因为跟西方的人权争拗中放弃这些巨大的经济利益;再者,加拿大是一个道义大国,在国际上有崇高的道义形象,有着不可忽视的道义力量;还有,维持良好的中加关系,对于中国政府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中国政府也不会贸然损害中加关系,中加关系交恶,也不是中国最高决策层所能承受的。

加拿大朝野对改变加中的人权对话机制,已经达成共识。可以想见,随着未来加拿大对中国人权的进一步关注,在新的加中人权对话形式中将会对中国人权有更大的促进。
   

2006年11月28日






加拿大对中国人权的进一步关注,在新的加中人权对话形式中将会对中国人权有更大的促进。

 
11月21日上午,加拿大国会在首都渥太华国会山庄举行跨党派的加中人权听证会。此次听证会邀请了加拿大四个非政府组织的代表参加,他们分别是民主中国阵线副主席盛雪,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的代表李迅,多伦多支持中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主席关卓中以及加拿大笔会代表大卫.寇扎克。

加中官方的人权对话于1997年开始。当时执政的加拿大自由党政府表示,以对话代替对抗。于是加拿大政府开始尝试,在加拿大和中国政府之间,开展人权对话,以及两国在人权事务方面的合作。对话每年举行一次,分别在两国轮流举行。但是加中人权对话近十年来,由两国官方关起门来的人权对话形式,对于推动中国的人权改善,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

实际上,加拿大的人权活动人士,一直都对加中官方人权对话的方式表示不满意。大赦国际加拿大秘书长埃里克斯.奈夫指出:自1997年开始的加中人权对话,不但没有使中国的人权有所进步,相反,近十年来在许多方面,中国的人权记录更加恶化。如大规模的逮捕法轮功学员以及对互联网(自由)使用者的迫害,在这段时间里,酷刑继续蔓延,在不公正的判决下成千上万的人被处死。今年九月二十六日,来自德国的中国民主阵线主席费良勇所组成的民阵外交游说团一行六人,拜会了加拿大国会议员,总理国会秘书杰森.肯尼,就加拿大关注中国人权,推进中国民主化等问题进行会谈。费良勇指出,加中两国开始于1997年的官方闭门人权对话形式,并没有起到任何改善中国人权状况的作用,两国的人权对话应该打开大门,让非政府组织参加,尤其应该让民阵这样的中国民主团体参加,这样必然有助于中国人权的改善。

 多次参与加中人权对话的前外交部官员,布洛克大学政治系教授伯顿也对加中人权对话的方式表示不满。在伯顿所提交的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加拿大官员普遍对这项对话抱着漠然和无力的态度,在对话中,中方都是由外交官员宣读事先准备好的讲稿,这份讲稿被多次在与其他国家的对话中使用。因此加方多半事先便知讲稿的内容,双方出席人员更对内容不感兴趣,因此这些对话与中国人权早已脱节。中国政府更是缺乏诚意,会谈安排常藉故拖延,或降低代表团层级。伯顿的报告指出,在中国方面,加中的人权对话,只是一项政治和外交的仪式,缺乏实际意义。

加拿大保守党政府执政以来,加拿大政府开始全面检讨加中的人权对话形式。在与民阵游说团的会谈中,杰森.肯尼当时就表示,加拿大政府会重新评估并调整加中人权对话机制。他说,这是需要重新评估的事情,我们与中国之间在人权问题上需要更有效的对话形式,而不是目前这种没有什么成效的方式,我么希望能找到一种更有意义的对话方式。在加拿大朝野的努力下,终于催生了这次人权听证会。

此次听证会引起了加拿大社会舆论和华人社会的深切关注。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等主流传媒在现场进行报道。在听证会外面,数百名的华人民众,冒着严寒,感谢加拿大总理哈珀关于中国人权的谈话,声援人权听证会。

 出席听证会的四位代表先后陈述了关于中国人权状况进一步恶化的证词。加拿大笔会的大卫.寇扎克介绍了中国对中国作家的迫害,据国际笔会的统计,中国目前共关押了32名作家。同时,中国加紧了对网络的封锁。多伦多支持中国民运会的关卓中则以丹麦为例,丹麦在美国谴责中国人权的议案上联署但并没有影响丹麦跟中国的经贸关系,说明了中国政府不会因为人权纠纷而影响跟西方的经贸关系,损害中国巨大的经贸利益。法轮功代表李迅则以大量的事实,揭露了中共政府对法论功学员的迫害。李训说,截至2001年4月底,迫害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仅北京地区就有83万的法论功学员被逮捕。居住在卡尔加利的刘文宇的妻子姚悦,从法论功的网站下载有关法论功受迫害的消息打印散发,中共政府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处姚悦12年刑期。中国著名律师高智晟因为同情法论功,向中国领导人写了三封公开信,呼吁停止对法论功的迫害,结果也遭到逮捕。李迅呼吁国际社会制止中共政府对法论功惨无人道的迫害。

民主中国阵线的代表盛雪则以三个跟她有关中国异议人士受迫害的个案,说明中国人权恶化的状况。一个是中国记者师涛。在六四屠杀十五周年的时候,盛雪通过电子邮件提议,在六四十五周年到来之际,全球民运人士闯关回国。中共得知以后,下达了一个中央文件,要严防国外的民运分子在六四十五周年闯关回国。师涛就把这个文件的精神,通过yahoo电子邮件发给了纽约的网络媒体朋友,结果,师涛在2004年11月被捕,2005年4月被判处10年徒刑,罪名是泄露国家机密。另一个案子是毕业于清华大学的张林。因为在中国推进民主化,曾两次坐牢和劳教。1997年他来到美国,1998年他放弃了在美国生活的机会,毅然回国去践行他的理想,为此又被判了三年劳教。今年二月,盛雪通过电子邮件邀请张林参加海外成立的赵紫阳治丧委员会。张林前去参加赵紫阳的吊唁活动被阻,在返回家乡的火车站被捕。2005年7月28日张林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5年徒刑。还有一个是作家杨天水。杨天水是独立中文笔会的会员。今年以涉嫌颠覆国家罪被判处12年徒刑,被认定的所谓十三项罪证中,有两项是跟盛雪有关的,一是盛雪为杨天水募捐的500欧元捐款,被认定是颠覆政府的资金,二是盛雪邀请他参加赵紫阳治丧委员会,被认定是颠覆政府行为。

出席听证会的四位代表,一致表示:鉴于目前加中人权对话的机制无益于中国人权的改善,请求加拿大暂停跟中国的人权对话会,代之以更有效的对话形式;加中人权对话,应该有双方的非政府组织的参与,真正对改善中国的人权发挥作用。

听证会在听取了代表的陈述之后,接着是代表和出席听证会的加拿大国会议员以及列席人士的对话。当有国会议员问到,如何利用北京2008年北京奥运的机会,改善中国人权的时候,盛雪举出了著名的中国民主斗士王炳章的例子。盛雪说,王炳章是加拿大这个家庭中的一员,他的大部分亲人都是加拿大公民。他被中共从越南绑架回国,被判处了无期徒刑。我们加拿大有责任和义务,利用北京奥运会的机会,要求中国释放王炳章。在座的前加拿大司法部长、曾经做过王炳章的免费司法顾问的欧文.考特勒先生也表示赞同。盛雪说,所谓人权对话,不是关起门来两国政府之间的泛泛而谈,更要使一个个的人权个案的解决。

当被问到中国的人权跟加拿大的社会关系的时候。盛雪表示,实际上中国几十年来的恐怖统治,所造成的人民恐怖,已经延伸到加拿大的华人族群里了。这次哈珀总理的关于中国人权的谈话,虽然获得了加拿大华人的支持,可是我们不能不注意到,更多的华人选择了沉默。甚至连加拿大的华人媒体,表现出一种亲共的立场。其中的原因,除了中共利用各种渠道对加拿大华人社区的渗透和控制之外,更重要的是那些生活在加拿大华人,还心存恐惧,心有余悸,他们担心回国受到追查,担心国内的亲友受到株连。生活在加拿大的华人有一百三十多万,这是一个庞大的族群,如果这个族群对加拿大的价值观不能全面认同的话,这对加拿大的国家和社会不能不说是一个隐忧。这个问题应该引起加拿大主流社会的重视。

代表们的意见也获得了出席听证会的国会议员和列席人员的认同。主持听证会的加拿大国会议员、总理国会秘书杰森.肯尼表示,在听取非政府组织的意见后,会认真研讨并尽快做出报告。他说,我认为他们给出了许多非常有意义的见解,在未来几个星期,委员会将继续研究,我希望在年底之前完成报告。列席听证会的前加拿大外交官艾德姆斯认为,现行的人权对话机制要改变。他说,坦率地讲,我认为人们似乎没有认识到,中国其实不会认真对待和讨论人权问题,他们只是在国际社会玩弄一个人权游戏,并没有真心诚意地去改善中国的人权。

盛雪并在听证会现场接受了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电视台的采访。盛雪表示,此次的中国人权听证会,是在加拿大保守党总理哈珀关于中国人权的谈话后的背景下举行的,它将开启中加人权的新篇章。我们没有必要担心加拿大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而损害加拿大同中国的经贸关系。实际上,加中的经贸获利的是中国,仅去年一年,中国对加拿大的贸易顺差将近200亿美元。中国政府是十分实际的,它不会因为跟西方的人权争拗中放弃这些巨大的经济利益;再者,加拿大是一个道义大国,在国际上有崇高的道义形象,有着不可忽视的道义力量;还有,维持良好的中加关系,对于中国政府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中国政府也不会贸然损害中加关系,中加关系交恶,也不是中国最高决策层所能承受的。

加拿大朝野对改变加中的人权对话机制,已经达成共识。可以想见,随着未来加拿大对中国人权的进一步关注,在新的加中人权对话形式中将会对中国人权有更大的促进。
   

2006年11月28日






加拿大对中国人权的进一步关注,在新的加中人权对话形式中将会对中国人权有更大的促进。

 
11月21日上午,加拿大国会在首都渥太华国会山庄举行跨党派的加中人权听证会。此次听证会邀请了加拿大四个非政府组织的代表参加,他们分别是民主中国阵线副主席盛雪,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的代表李迅,多伦多支持中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主席关卓中以及加拿大笔会代表大卫.寇扎克。

加中官方的人权对话于1997年开始。当时执政的加拿大自由党政府表示,以对话代替对抗。于是加拿大政府开始尝试,在加拿大和中国政府之间,开展人权对话,以及两国在人权事务方面的合作。对话每年举行一次,分别在两国轮流举行。但是加中人权对话近十年来,由两国官方关起门来的人权对话形式,对于推动中国的人权改善,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

实际上,加拿大的人权活动人士,一直都对加中官方人权对话的方式表示不满意。大赦国际加拿大秘书长埃里克斯.奈夫指出:自1997年开始的加中人权对话,不但没有使中国的人权有所进步,相反,近十年来在许多方面,中国的人权记录更加恶化。如大规模的逮捕法轮功学员以及对互联网(自由)使用者的迫害,在这段时间里,酷刑继续蔓延,在不公正的判决下成千上万的人被处死。今年九月二十六日,来自德国的中国民主阵线主席费良勇所组成的民阵外交游说团一行六人,拜会了加拿大国会议员,总理国会秘书杰森.肯尼,就加拿大关注中国人权,推进中国民主化等问题进行会谈。费良勇指出,加中两国开始于1997年的官方闭门人权对话形式,并没有起到任何改善中国人权状况的作用,两国的人权对话应该打开大门,让非政府组织参加,尤其应该让民阵这样的中国民主团体参加,这样必然有助于中国人权的改善。

 多次参与加中人权对话的前外交部官员,布洛克大学政治系教授伯顿也对加中人权对话的方式表示不满。在伯顿所提交的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加拿大官员普遍对这项对话抱着漠然和无力的态度,在对话中,中方都是由外交官员宣读事先准备好的讲稿,这份讲稿被多次在与其他国家的对话中使用。因此加方多半事先便知讲稿的内容,双方出席人员更对内容不感兴趣,因此这些对话与中国人权早已脱节。中国政府更是缺乏诚意,会谈安排常藉故拖延,或降低代表团层级。伯顿的报告指出,在中国方面,加中的人权对话,只是一项政治和外交的仪式,缺乏实际意义。

加拿大保守党政府执政以来,加拿大政府开始全面检讨加中的人权对话形式。在与民阵游说团的会谈中,杰森.肯尼当时就表示,加拿大政府会重新评估并调整加中人权对话机制。他说,这是需要重新评估的事情,我们与中国之间在人权问题上需要更有效的对话形式,而不是目前这种没有什么成效的方式,我么希望能找到一种更有意义的对话方式。在加拿大朝野的努力下,终于催生了这次人权听证会。

此次听证会引起了加拿大社会舆论和华人社会的深切关注。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等主流传媒在现场进行报道。在听证会外面,数百名的华人民众,冒着严寒,感谢加拿大总理哈珀关于中国人权的谈话,声援人权听证会。

 出席听证会的四位代表先后陈述了关于中国人权状况进一步恶化的证词。加拿大笔会的大卫.寇扎克介绍了中国对中国作家的迫害,据国际笔会的统计,中国目前共关押了32名作家。同时,中国加紧了对网络的封锁。多伦多支持中国民运会的关卓中则以丹麦为例,丹麦在美国谴责中国人权的议案上联署但并没有影响丹麦跟中国的经贸关系,说明了中国政府不会因为人权纠纷而影响跟西方的经贸关系,损害中国巨大的经贸利益。法轮功代表李迅则以大量的事实,揭露了中共政府对法论功学员的迫害。李训说,截至2001年4月底,迫害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仅北京地区就有83万的法论功学员被逮捕。居住在卡尔加利的刘文宇的妻子姚悦,从法论功的网站下载有关法论功受迫害的消息打印散发,中共政府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处姚悦12年刑期。中国著名律师高智晟因为同情法论功,向中国领导人写了三封公开信,呼吁停止对法论功的迫害,结果也遭到逮捕。李迅呼吁国际社会制止中共政府对法论功惨无人道的迫害。

民主中国阵线的代表盛雪则以三个跟她有关中国异议人士受迫害的个案,说明中国人权恶化的状况。一个是中国记者师涛。在六四屠杀十五周年的时候,盛雪通过电子邮件提议,在六四十五周年到来之际,全球民运人士闯关回国。中共得知以后,下达了一个中央文件,要严防国外的民运分子在六四十五周年闯关回国。师涛就把这个文件的精神,通过yahoo电子邮件发给了纽约的网络媒体朋友,结果,师涛在2004年11月被捕,2005年4月被判处10年徒刑,罪名是泄露国家机密。另一个案子是毕业于清华大学的张林。因为在中国推进民主化,曾两次坐牢和劳教。1997年他来到美国,1998年他放弃了在美国生活的机会,毅然回国去践行他的理想,为此又被判了三年劳教。今年二月,盛雪通过电子邮件邀请张林参加海外成立的赵紫阳治丧委员会。张林前去参加赵紫阳的吊唁活动被阻,在返回家乡的火车站被捕。2005年7月28日张林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5年徒刑。还有一个是作家杨天水。杨天水是独立中文笔会的会员。今年以涉嫌颠覆国家罪被判处12年徒刑,被认定的所谓十三项罪证中,有两项是跟盛雪有关的,一是盛雪为杨天水募捐的500欧元捐款,被认定是颠覆政府的资金,二是盛雪邀请他参加赵紫阳治丧委员会,被认定是颠覆政府行为。

出席听证会的四位代表,一致表示:鉴于目前加中人权对话的机制无益于中国人权的改善,请求加拿大暂停跟中国的人权对话会,代之以更有效的对话形式;加中人权对话,应该有双方的非政府组织的参与,真正对改善中国的人权发挥作用。

听证会在听取了代表的陈述之后,接着是代表和出席听证会的加拿大国会议员以及列席人士的对话。当有国会议员问到,如何利用北京2008年北京奥运的机会,改善中国人权的时候,盛雪举出了著名的中国民主斗士王炳章的例子。盛雪说,王炳章是加拿大这个家庭中的一员,他的大部分亲人都是加拿大公民。他被中共从越南绑架回国,被判处了无期徒刑。我们加拿大有责任和义务,利用北京奥运会的机会,要求中国释放王炳章。在座的前加拿大司法部长、曾经做过王炳章的免费司法顾问的欧文.考特勒先生也表示赞同。盛雪说,所谓人权对话,不是关起门来两国政府之间的泛泛而谈,更要使一个个的人权个案的解决。

当被问到中国的人权跟加拿大的社会关系的时候。盛雪表示,实际上中国几十年来的恐怖统治,所造成的人民恐怖,已经延伸到加拿大的华人族群里了。这次哈珀总理的关于中国人权的谈话,虽然获得了加拿大华人的支持,可是我们不能不注意到,更多的华人选择了沉默。甚至连加拿大的华人媒体,表现出一种亲共的立场。其中的原因,除了中共利用各种渠道对加拿大华人社区的渗透和控制之外,更重要的是那些生活在加拿大华人,还心存恐惧,心有余悸,他们担心回国受到追查,担心国内的亲友受到株连。生活在加拿大的华人有一百三十多万,这是一个庞大的族群,如果这个族群对加拿大的价值观不能全面认同的话,这对加拿大的国家和社会不能不说是一个隐忧。这个问题应该引起加拿大主流社会的重视。

代表们的意见也获得了出席听证会的国会议员和列席人员的认同。主持听证会的加拿大国会议员、总理国会秘书杰森.肯尼表示,在听取非政府组织的意见后,会认真研讨并尽快做出报告。他说,我认为他们给出了许多非常有意义的见解,在未来几个星期,委员会将继续研究,我希望在年底之前完成报告。列席听证会的前加拿大外交官艾德姆斯认为,现行的人权对话机制要改变。他说,坦率地讲,我认为人们似乎没有认识到,中国其实不会认真对待和讨论人权问题,他们只是在国际社会玩弄一个人权游戏,并没有真心诚意地去改善中国的人权。

盛雪并在听证会现场接受了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电视台的采访。盛雪表示,此次的中国人权听证会,是在加拿大保守党总理哈珀关于中国人权的谈话后的背景下举行的,它将开启中加人权的新篇章。我们没有必要担心加拿大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而损害加拿大同中国的经贸关系。实际上,加中的经贸获利的是中国,仅去年一年,中国对加拿大的贸易顺差将近200亿美元。中国政府是十分实际的,它不会因为跟西方的人权争拗中放弃这些巨大的经济利益;再者,加拿大是一个道义大国,在国际上有崇高的道义形象,有着不可忽视的道义力量;还有,维持良好的中加关系,对于中国政府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中国政府也不会贸然损害中加关系,中加关系交恶,也不是中国最高决策层所能承受的。

加拿大朝野对改变加中的人权对话机制,已经达成共识。可以想见,随着未来加拿大对中国人权的进一步关注,在新的加中人权对话形式中将会对中国人权有更大的促进。
   

2006年11月28日






加拿大对中国人权的进一步关注,在新的加中人权对话形式中将会对中国人权有更大的促进。

 
11月21日上午,加拿大国会在首都渥太华国会山庄举行跨党派的加中人权听证会。此次听证会邀请了加拿大四个非政府组织的代表参加,他们分别是民主中国阵线副主席盛雪,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的代表李迅,多伦多支持中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主席关卓中以及加拿大笔会代表大卫.寇扎克。

加中官方的人权对话于1997年开始。当时执政的加拿大自由党政府表示,以对话代替对抗。于是加拿大政府开始尝试,在加拿大和中国政府之间,开展人权对话,以及两国在人权事务方面的合作。对话每年举行一次,分别在两国轮流举行。但是加中人权对话近十年来,由两国官方关起门来的人权对话形式,对于推动中国的人权改善,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

实际上,加拿大的人权活动人士,一直都对加中官方人权对话的方式表示不满意。大赦国际加拿大秘书长埃里克斯.奈夫指出:自1997年开始的加中人权对话,不但没有使中国的人权有所进步,相反,近十年来在许多方面,中国的人权记录更加恶化。如大规模的逮捕法轮功学员以及对互联网(自由)使用者的迫害,在这段时间里,酷刑继续蔓延,在不公正的判决下成千上万的人被处死。今年九月二十六日,来自德国的中国民主阵线主席费良勇所组成的民阵外交游说团一行六人,拜会了加拿大国会议员,总理国会秘书杰森.肯尼,就加拿大关注中国人权,推进中国民主化等问题进行会谈。费良勇指出,加中两国开始于1997年的官方闭门人权对话形式,并没有起到任何改善中国人权状况的作用,两国的人权对话应该打开大门,让非政府组织参加,尤其应该让民阵这样的中国民主团体参加,这样必然有助于中国人权的改善。

 多次参与加中人权对话的前外交部官员,布洛克大学政治系教授伯顿也对加中人权对话的方式表示不满。在伯顿所提交的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加拿大官员普遍对这项对话抱着漠然和无力的态度,在对话中,中方都是由外交官员宣读事先准备好的讲稿,这份讲稿被多次在与其他国家的对话中使用。因此加方多半事先便知讲稿的内容,双方出席人员更对内容不感兴趣,因此这些对话与中国人权早已脱节。中国政府更是缺乏诚意,会谈安排常藉故拖延,或降低代表团层级。伯顿的报告指出,在中国方面,加中的人权对话,只是一项政治和外交的仪式,缺乏实际意义。

加拿大保守党政府执政以来,加拿大政府开始全面检讨加中的人权对话形式。在与民阵游说团的会谈中,杰森.肯尼当时就表示,加拿大政府会重新评估并调整加中人权对话机制。他说,这是需要重新评估的事情,我们与中国之间在人权问题上需要更有效的对话形式,而不是目前这种没有什么成效的方式,我么希望能找到一种更有意义的对话方式。在加拿大朝野的努力下,终于催生了这次人权听证会。

此次听证会引起了加拿大社会舆论和华人社会的深切关注。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等主流传媒在现场进行报道。在听证会外面,数百名的华人民众,冒着严寒,感谢加拿大总理哈珀关于中国人权的谈话,声援人权听证会。

 出席听证会的四位代表先后陈述了关于中国人权状况进一步恶化的证词。加拿大笔会的大卫.寇扎克介绍了中国对中国作家的迫害,据国际笔会的统计,中国目前共关押了32名作家。同时,中国加紧了对网络的封锁。多伦多支持中国民运会的关卓中则以丹麦为例,丹麦在美国谴责中国人权的议案上联署但并没有影响丹麦跟中国的经贸关系,说明了中国政府不会因为人权纠纷而影响跟西方的经贸关系,损害中国巨大的经贸利益。法轮功代表李迅则以大量的事实,揭露了中共政府对法论功学员的迫害。李训说,截至2001年4月底,迫害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仅北京地区就有83万的法论功学员被逮捕。居住在卡尔加利的刘文宇的妻子姚悦,从法论功的网站下载有关法论功受迫害的消息打印散发,中共政府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处姚悦12年刑期。中国著名律师高智晟因为同情法论功,向中国领导人写了三封公开信,呼吁停止对法论功的迫害,结果也遭到逮捕。李迅呼吁国际社会制止中共政府对法论功惨无人道的迫害。

民主中国阵线的代表盛雪则以三个跟她有关中国异议人士受迫害的个案,说明中国人权恶化的状况。一个是中国记者师涛。在六四屠杀十五周年的时候,盛雪通过电子邮件提议,在六四十五周年到来之际,全球民运人士闯关回国。中共得知以后,下达了一个中央文件,要严防国外的民运分子在六四十五周年闯关回国。师涛就把这个文件的精神,通过yahoo电子邮件发给了纽约的网络媒体朋友,结果,师涛在2004年11月被捕,2005年4月被判处10年徒刑,罪名是泄露国家机密。另一个案子是毕业于清华大学的张林。因为在中国推进民主化,曾两次坐牢和劳教。1997年他来到美国,1998年他放弃了在美国生活的机会,毅然回国去践行他的理想,为此又被判了三年劳教。今年二月,盛雪通过电子邮件邀请张林参加海外成立的赵紫阳治丧委员会。张林前去参加赵紫阳的吊唁活动被阻,在返回家乡的火车站被捕。2005年7月28日张林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5年徒刑。还有一个是作家杨天水。杨天水是独立中文笔会的会员。今年以涉嫌颠覆国家罪被判处12年徒刑,被认定的所谓十三项罪证中,有两项是跟盛雪有关的,一是盛雪为杨天水募捐的500欧元捐款,被认定是颠覆政府的资金,二是盛雪邀请他参加赵紫阳治丧委员会,被认定是颠覆政府行为。

出席听证会的四位代表,一致表示:鉴于目前加中人权对话的机制无益于中国人权的改善,请求加拿大暂停跟中国的人权对话会,代之以更有效的对话形式;加中人权对话,应该有双方的非政府组织的参与,真正对改善中国的人权发挥作用。

听证会在听取了代表的陈述之后,接着是代表和出席听证会的加拿大国会议员以及列席人士的对话。当有国会议员问到,如何利用北京2008年北京奥运的机会,改善中国人权的时候,盛雪举出了著名的中国民主斗士王炳章的例子。盛雪说,王炳章是加拿大这个家庭中的一员,他的大部分亲人都是加拿大公民。他被中共从越南绑架回国,被判处了无期徒刑。我们加拿大有责任和义务,利用北京奥运会的机会,要求中国释放王炳章。在座的前加拿大司法部长、曾经做过王炳章的免费司法顾问的欧文.考特勒先生也表示赞同。盛雪说,所谓人权对话,不是关起门来两国政府之间的泛泛而谈,更要使一个个的人权个案的解决。

当被问到中国的人权跟加拿大的社会关系的时候。盛雪表示,实际上中国几十年来的恐怖统治,所造成的人民恐怖,已经延伸到加拿大的华人族群里了。这次哈珀总理的关于中国人权的谈话,虽然获得了加拿大华人的支持,可是我们不能不注意到,更多的华人选择了沉默。甚至连加拿大的华人媒体,表现出一种亲共的立场。其中的原因,除了中共利用各种渠道对加拿大华人社区的渗透和控制之外,更重要的是那些生活在加拿大华人,还心存恐惧,心有余悸,他们担心回国受到追查,担心国内的亲友受到株连。生活在加拿大的华人有一百三十多万,这是一个庞大的族群,如果这个族群对加拿大的价值观不能全面认同的话,这对加拿大的国家和社会不能不说是一个隐忧。这个问题应该引起加拿大主流社会的重视。

代表们的意见也获得了出席听证会的国会议员和列席人员的认同。主持听证会的加拿大国会议员、总理国会秘书杰森.肯尼表示,在听取非政府组织的意见后,会认真研讨并尽快做出报告。他说,我认为他们给出了许多非常有意义的见解,在未来几个星期,委员会将继续研究,我希望在年底之前完成报告。列席听证会的前加拿大外交官艾德姆斯认为,现行的人权对话机制要改变。他说,坦率地讲,我认为人们似乎没有认识到,中国其实不会认真对待和讨论人权问题,他们只是在国际社会玩弄一个人权游戏,并没有真心诚意地去改善中国的人权。

盛雪并在听证会现场接受了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电视台的采访。盛雪表示,此次的中国人权听证会,是在加拿大保守党总理哈珀关于中国人权的谈话后的背景下举行的,它将开启中加人权的新篇章。我们没有必要担心加拿大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而损害加拿大同中国的经贸关系。实际上,加中的经贸获利的是中国,仅去年一年,中国对加拿大的贸易顺差将近200亿美元。中国政府是十分实际的,它不会因为跟西方的人权争拗中放弃这些巨大的经济利益;再者,加拿大是一个道义大国,在国际上有崇高的道义形象,有着不可忽视的道义力量;还有,维持良好的中加关系,对于中国政府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中国政府也不会贸然损害中加关系,中加关系交恶,也不是中国最高决策层所能承受的。

加拿大朝野对改变加中的人权对话机制,已经达成共识。可以想见,随着未来加拿大对中国人权的进一步关注,在新的加中人权对话形式中将会对中国人权有更大的促进。
   

2006年11月28日






加拿大对中国人权的进一步关注,在新的加中人权对话形式中将会对中国人权有更大的促进。

 
11月21日上午,加拿大国会在首都渥太华国会山庄举行跨党派的加中人权听证会。此次听证会邀请了加拿大四个非政府组织的代表参加,他们分别是民主中国阵线副主席盛雪,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的代表李迅,多伦多支持中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主席关卓中以及加拿大笔会代表大卫.寇扎克。

加中官方的人权对话于1997年开始。当时执政的加拿大自由党政府表示,以对话代替对抗。于是加拿大政府开始尝试,在加拿大和中国政府之间,开展人权对话,以及两国在人权事务方面的合作。对话每年举行一次,分别在两国轮流举行。但是加中人权对话近十年来,由两国官方关起门来的人权对话形式,对于推动中国的人权改善,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

实际上,加拿大的人权活动人士,一直都对加中官方人权对话的方式表示不满意。大赦国际加拿大秘书长埃里克斯.奈夫指出:自1997年开始的加中人权对话,不但没有使中国的人权有所进步,相反,近十年来在许多方面,中国的人权记录更加恶化。如大规模的逮捕法轮功学员以及对互联网(自由)使用者的迫害,在这段时间里,酷刑继续蔓延,在不公正的判决下成千上万的人被处死。今年九月二十六日,来自德国的中国民主阵线主席费良勇所组成的民阵外交游说团一行六人,拜会了加拿大国会议员,总理国会秘书杰森.肯尼,就加拿大关注中国人权,推进中国民主化等问题进行会谈。费良勇指出,加中两国开始于1997年的官方闭门人权对话形式,并没有起到任何改善中国人权状况的作用,两国的人权对话应该打开大门,让非政府组织参加,尤其应该让民阵这样的中国民主团体参加,这样必然有助于中国人权的改善。

 多次参与加中人权对话的前外交部官员,布洛克大学政治系教授伯顿也对加中人权对话的方式表示不满。在伯顿所提交的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加拿大官员普遍对这项对话抱着漠然和无力的态度,在对话中,中方都是由外交官员宣读事先准备好的讲稿,这份讲稿被多次在与其他国家的对话中使用。因此加方多半事先便知讲稿的内容,双方出席人员更对内容不感兴趣,因此这些对话与中国人权早已脱节。中国政府更是缺乏诚意,会谈安排常藉故拖延,或降低代表团层级。伯顿的报告指出,在中国方面,加中的人权对话,只是一项政治和外交的仪式,缺乏实际意义。

加拿大保守党政府执政以来,加拿大政府开始全面检讨加中的人权对话形式。在与民阵游说团的会谈中,杰森.肯尼当时就表示,加拿大政府会重新评估并调整加中人权对话机制。他说,这是需要重新评估的事情,我们与中国之间在人权问题上需要更有效的对话形式,而不是目前这种没有什么成效的方式,我么希望能找到一种更有意义的对话方式。在加拿大朝野的努力下,终于催生了这次人权听证会。

此次听证会引起了加拿大社会舆论和华人社会的深切关注。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等主流传媒在现场进行报道。在听证会外面,数百名的华人民众,冒着严寒,感谢加拿大总理哈珀关于中国人权的谈话,声援人权听证会。

 出席听证会的四位代表先后陈述了关于中国人权状况进一步恶化的证词。加拿大笔会的大卫.寇扎克介绍了中国对中国作家的迫害,据国际笔会的统计,中国目前共关押了32名作家。同时,中国加紧了对网络的封锁。多伦多支持中国民运会的关卓中则以丹麦为例,丹麦在美国谴责中国人权的议案上联署但并没有影响丹麦跟中国的经贸关系,说明了中国政府不会因为人权纠纷而影响跟西方的经贸关系,损害中国巨大的经贸利益。法轮功代表李迅则以大量的事实,揭露了中共政府对法论功学员的迫害。李训说,截至2001年4月底,迫害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仅北京地区就有83万的法论功学员被逮捕。居住在卡尔加利的刘文宇的妻子姚悦,从法论功的网站下载有关法论功受迫害的消息打印散发,中共政府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处姚悦12年刑期。中国著名律师高智晟因为同情法论功,向中国领导人写了三封公开信,呼吁停止对法论功的迫害,结果也遭到逮捕。李迅呼吁国际社会制止中共政府对法论功惨无人道的迫害。

民主中国阵线的代表盛雪则以三个跟她有关中国异议人士受迫害的个案,说明中国人权恶化的状况。一个是中国记者师涛。在六四屠杀十五周年的时候,盛雪通过电子邮件提议,在六四十五周年到来之际,全球民运人士闯关回国。中共得知以后,下达了一个中央文件,要严防国外的民运分子在六四十五周年闯关回国。师涛就把这个文件的精神,通过yahoo电子邮件发给了纽约的网络媒体朋友,结果,师涛在2004年11月被捕,2005年4月被判处10年徒刑,罪名是泄露国家机密。另一个案子是毕业于清华大学的张林。因为在中国推进民主化,曾两次坐牢和劳教。1997年他来到美国,1998年他放弃了在美国生活的机会,毅然回国去践行他的理想,为此又被判了三年劳教。今年二月,盛雪通过电子邮件邀请张林参加海外成立的赵紫阳治丧委员会。张林前去参加赵紫阳的吊唁活动被阻,在返回家乡的火车站被捕。2005年7月28日张林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5年徒刑。还有一个是作家杨天水。杨天水是独立中文笔会的会员。今年以涉嫌颠覆国家罪被判处12年徒刑,被认定的所谓十三项罪证中,有两项是跟盛雪有关的,一是盛雪为杨天水募捐的500欧元捐款,被认定是颠覆政府的资金,二是盛雪邀请他参加赵紫阳治丧委员会,被认定是颠覆政府行为。

出席听证会的四位代表,一致表示:鉴于目前加中人权对话的机制无益于中国人权的改善,请求加拿大暂停跟中国的人权对话会,代之以更有效的对话形式;加中人权对话,应该有双方的非政府组织的参与,真正对改善中国的人权发挥作用。

听证会在听取了代表的陈述之后,接着是代表和出席听证会的加拿大国会议员以及列席人士的对话。当有国会议员问到,如何利用北京2008年北京奥运的机会,改善中国人权的时候,盛雪举出了著名的中国民主斗士王炳章的例子。盛雪说,王炳章是加拿大这个家庭中的一员,他的大部分亲人都是加拿大公民。他被中共从越南绑架回国,被判处了无期徒刑。我们加拿大有责任和义务,利用北京奥运会的机会,要求中国释放王炳章。在座的前加拿大司法部长、曾经做过王炳章的免费司法顾问的欧文.考特勒先生也表示赞同。盛雪说,所谓人权对话,不是关起门来两国政府之间的泛泛而谈,更要使一个个的人权个案的解决。

当被问到中国的人权跟加拿大的社会关系的时候。盛雪表示,实际上中国几十年来的恐怖统治,所造成的人民恐怖,已经延伸到加拿大的华人族群里了。这次哈珀总理的关于中国人权的谈话,虽然获得了加拿大华人的支持,可是我们不能不注意到,更多的华人选择了沉默。甚至连加拿大的华人媒体,表现出一种亲共的立场。其中的原因,除了中共利用各种渠道对加拿大华人社区的渗透和控制之外,更重要的是那些生活在加拿大华人,还心存恐惧,心有余悸,他们担心回国受到追查,担心国内的亲友受到株连。生活在加拿大的华人有一百三十多万,这是一个庞大的族群,如果这个族群对加拿大的价值观不能全面认同的话,这对加拿大的国家和社会不能不说是一个隐忧。这个问题应该引起加拿大主流社会的重视。

代表们的意见也获得了出席听证会的国会议员和列席人员的认同。主持听证会的加拿大国会议员、总理国会秘书杰森.肯尼表示,在听取非政府组织的意见后,会认真研讨并尽快做出报告。他说,我认为他们给出了许多非常有意义的见解,在未来几个星期,委员会将继续研究,我希望在年底之前完成报告。列席听证会的前加拿大外交官艾德姆斯认为,现行的人权对话机制要改变。他说,坦率地讲,我认为人们似乎没有认识到,中国其实不会认真对待和讨论人权问题,他们只是在国际社会玩弄一个人权游戏,并没有真心诚意地去改善中国的人权。

盛雪并在听证会现场接受了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CBC电视台的采访。盛雪表示,此次的中国人权听证会,是在加拿大保守党总理哈珀关于中国人权的谈话后的背景下举行的,它将开启中加人权的新篇章。我们没有必要担心加拿大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而损害加拿大同中国的经贸关系。实际上,加中的经贸获利的是中国,仅去年一年,中国对加拿大的贸易顺差将近200亿美元。中国政府是十分实际的,它不会因为跟西方的人权争拗中放弃这些巨大的经济利益;再者,加拿大是一个道义大国,在国际上有崇高的道义形象,有着不可忽视的道义力量;还有,维持良好的中加关系,对于中国政府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中国政府也不会贸然损害中加关系,中加关系交恶,也不是中国最高决策层所能承受的。

加拿大朝野对改变加中的人权对话机制,已经达成共识。可以想见,随着未来加拿大对中国人权的进一步关注,在新的加中人权对话形式中将会对中国人权有更大的促进。
   

2006年11月28日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