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评《天安门文件》
戴晴



这两天在北京﹐大家怀著如11年前大搜捕那样紧张的心情关注这本《天安门文件》──当然夹杂在紧张里的﹐更多的已经不是恐惧﹐而是兴奋和好奇。

总的说来﹐共产党在人们心中的地位﹐已经与别说1949年﹐就是1989年﹐全然不同。毛泽东早已被逐下神坛﹐个人遭际实堪人怜的刘少奇、彭 德怀等﹐大家也已十分明白他们首先是忠诚党员﹐共产党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的事﹐没有一件他们可以完全撇清。至于眼下这些经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挑选而 身居高位者──他们满嘴祖国人民﹐老婆儿子阔得都快胀破──大家已经很难对他们怀有丝毫尊敬。无奈监督、揭发和惩办的权都在人家自己手里﹐受盘剥与欺压的 驯良百姓只有懵头懵脑挨宰的份儿﹐顶了不起的﹐也就是旁观诸如《焦点访谈》《南方周末》在当局的监控下爆出一点无伤筋骨琐事。所以﹐所有抖他们脏事臭事、 让他们出乖露丑的揭发﹐无不令百姓拍手称快──特别是事关千万人身家性命而又曾经捂得严严实实的重大隐情。

《天安门文件》初初看去也是这样﹐特别是11年前那血淋淋的场面再度出现在世界各大传媒﹐确实让当局恼火﹕尤其在打算以入世、申办奥运等彻底改变自己形像的今天。

恼火归恼火﹐若以揭密者自己的告白考量﹐比方他说因为相信只有共产党有能力在中国进行政治改革﹐于是不打算像异议人士那样在体制外进行运作﹐ 而是如 最终帮助摧毁了苏维埃制度的共产党员叶利钦那样﹐借助这批绝密文件引起世界轰动﹐而他本人作为高级官员的身份倘若没有暴露﹐则再回中国从内部推进 对中国前途至关重要的政治改革。

玩儿什么呢﹖

不错﹐这批揭密文件(我们权且相信那几位美国中国通﹐认为它的真实性不容怀疑)使得我们对当年高层斗争内幕﹐从推断上升到了确证﹔也使得研究中国政治运作的外国人和本国书斋学人获得一手资料。还有什么呢﹖

揭密者说他的本意是促进中国的政治改革。我们且不说眼下在中国土地上天天发生的深刻而巨大的变化﹐只把当政者在政策层面的大动作算做是政治改革﹐比如最让人开心的开放党禁报禁等等。但当局在这些地方处死也不肯向前推进的道理﹐难道他不明白﹖

改革是利益的重新分配。当权力可以不受监督与制约、顺顺当当地转变成自身利益的时候﹐哪个特权集团肯轻易放弃﹖而要他们向地方放权、向弱势群体放 权、向普通百姓放权﹐开明廉洁的官员固然重要﹐但根本的一点是民间社会的独立与强大──独立到公开宣言不再与党同舟共济、不再做它的好帮手﹔强大到能左右 党的决策、逼它只能以多元的利益、而非它们一己之小集团的利益为本。

请问﹐将绝密文件偷越出境﹐在全世界以多种文字发表﹐除了让决策当局难堪一阵、紧张一阵﹐并再度拨款增员以加大保密力度而外﹐能推进它决策的公开性与透明度么﹖能促进它让利分权么﹖

至于这批曝光秘件怎么让台上的强硬派没脸、怎么影响未来的中共高层的人事安排等﹐就更离谱了。别说小平同志亲自选定本来就是江总书记的政治资 本﹐李鹏也不会为他当时在政治局会议上说过的话脸红﹐还不必说按照中国高官如今依然奉行的毛泽东斗争哲学──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眼下境外的 大轰动只能给这两位加分﹐而丁子霖名单上的受难者什么都得不到。

至于他自称的代表了体制内改革派云云﹐也就骗骗老外。如果中国的政治改革落到了依仗这种手段的地步﹐那真是一点戏都没有了。

美国媒体报导﹐据说是中国官员透露的﹐大量有关天安门镇压内幕的政府文件﹐在中国引起人们很大的兴趣。人们对于这些文件的真实性和透露的目的有不同的看法。下面是北京的自由撰稿人戴晴的一篇评论。这篇评论代表戴晴本人的看法。

《天安门文件》的出版引起轰动。那名编纂者把自己定位为中国的叶利钦的合作者﹐相信只有共产党有能力在中国进行政治改革。而他推进中国政治改革的手段之一就是以官员(甚至还要回去继续推进改革)的身份﹐偷运机密文件出境。

且不说这逻辑有多么荒诞不经﹐也不说他自话自说的这些头衔、关系网有多少可信度﹐就算他真的先在赵紫阳、如今仍在朱熔基的班子里混事﹐而他本人也把推进中国的政治改革当成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只说他有没有权利、应不应该这样做。

这事让人觉得似曾相识﹐让人一下子想起十一年前5月20日?晨三所一会所发表的那篇《紧急声明》(它头一句话就是当时真正大揭密的赵紫阳同 志已经被剥夺了工作权利)﹔也让人立刻想起5月17日严家其等人起草的《五一七声明》(它极具轰动效果地点出年迈的独裁者邓小平)。和这回的揭密相 比﹐前两个文件的起草人﹐无论以其当时所处的地位、他们对正在进行著的改革的懮心、包括揭密的爆炸性﹐就其可信度和可信赖程度而言﹐都大大超过今天这个匿 名者。但结果怎么样呢﹖就算不说《五一七声明》为赵紫阳和整整一批改革派人物政治生命终结造成的加码﹐《三所一会声明》是鲍同锒铛入狱的直接原因﹐可是白 纸黑字写在那里。

同时让人想起的还有广场绝食总指挥柴玲不惜广场血流成河的名言﹔以及共产党建政初期以剥夺农民为工业化集资的合作化与统购统销﹔甚至青年毛泽东以他的专制达成全社会自由誓言。

不错﹐所有这些造势者、鼓动家和革命领袖都给出响亮的宣言和美丽的许诺﹐并且遵循只要目的正当﹐过程是不重要的﹐手段在所不惜原则。但过程与 手段无处不与目的紧紧纠缠﹐如果道德准则可以在过程中弃置不顾﹐怎么保证目的达成后得以确立﹖如果追随者的利益乃至性命随意在过程中随意牺牲掉﹐怎么能肯 定目的达成后得到保证﹖

揭密者是一名政府公务员﹐而忠于职守是每一名公务员的职责。现政权不具合法性﹐其可批评的地方擢发难数﹐但你体制内官员偷藏偷运机密﹐和体制 外的公民要求政务公开完全是两回事。换个角度看﹐如果张良和他的?圻X作者用种种手段推进中国政治改革成功﹐如叶利钦般摧毁了苏维埃制度﹐他是 否认为他新政府的公务员可以偷窃高层机密以促使他改进﹖

邓小平牺牲自由、人权、社会公正等原则﹐不惜一切直奔他所谓发展经济的目标﹐其恶果在中国已触目皆是。为富起来什么不能卖呢﹖大至出卖国 土资源和百姓利益﹔中至卖官位、卖公有资产﹔小至卖淫卖良知﹔再可怜到农民卖自己的血、母亲卖自己的婴儿﹔这回体制内官员监守自盗出卖机密文件﹐本不 足为奇。奇倒奇在那么多大专家让这小痞子玩儿了一回──可见对中国把脉有多么艰难。

2001年1月11日
转自 美国之音

2001-01-10



这两天在北京﹐大家怀著如11年前大搜捕那样紧张的心情关注这本《天安门文件》──当然夹杂在紧张里的﹐更多的已经不是恐惧﹐而是兴奋和好奇。

总的说来﹐共产党在人们心中的地位﹐已经与别说1949年﹐就是1989年﹐全然不同。毛泽东早已被逐下神坛﹐个人遭际实堪人怜的刘少奇、彭 德怀等﹐大家也已十分明白他们首先是忠诚党员﹐共产党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的事﹐没有一件他们可以完全撇清。至于眼下这些经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挑选而 身居高位者──他们满嘴祖国人民﹐老婆儿子阔得都快胀破──大家已经很难对他们怀有丝毫尊敬。无奈监督、揭发和惩办的权都在人家自己手里﹐受盘剥与欺压的 驯良百姓只有懵头懵脑挨宰的份儿﹐顶了不起的﹐也就是旁观诸如《焦点访谈》《南方周末》在当局的监控下爆出一点无伤筋骨琐事。所以﹐所有抖他们脏事臭事、 让他们出乖露丑的揭发﹐无不令百姓拍手称快──特别是事关千万人身家性命而又曾经捂得严严实实的重大隐情。

《天安门文件》初初看去也是这样﹐特别是11年前那血淋淋的场面再度出现在世界各大传媒﹐确实让当局恼火﹕尤其在打算以入世、申办奥运等彻底改变自己形像的今天。

恼火归恼火﹐若以揭密者自己的告白考量﹐比方他说因为相信只有共产党有能力在中国进行政治改革﹐于是不打算像异议人士那样在体制外进行运作﹐ 而是如 最终帮助摧毁了苏维埃制度的共产党员叶利钦那样﹐借助这批绝密文件引起世界轰动﹐而他本人作为高级官员的身份倘若没有暴露﹐则再回中国从内部推进 对中国前途至关重要的政治改革。

玩儿什么呢﹖

不错﹐这批揭密文件(我们权且相信那几位美国中国通﹐认为它的真实性不容怀疑)使得我们对当年高层斗争内幕﹐从推断上升到了确证﹔也使得研究中国政治运作的外国人和本国书斋学人获得一手资料。还有什么呢﹖

揭密者说他的本意是促进中国的政治改革。我们且不说眼下在中国土地上天天发生的深刻而巨大的变化﹐只把当政者在政策层面的大动作算做是政治改革﹐比如最让人开心的开放党禁报禁等等。但当局在这些地方处死也不肯向前推进的道理﹐难道他不明白﹖

改革是利益的重新分配。当权力可以不受监督与制约、顺顺当当地转变成自身利益的时候﹐哪个特权集团肯轻易放弃﹖而要他们向地方放权、向弱势群体放 权、向普通百姓放权﹐开明廉洁的官员固然重要﹐但根本的一点是民间社会的独立与强大──独立到公开宣言不再与党同舟共济、不再做它的好帮手﹔强大到能左右 党的决策、逼它只能以多元的利益、而非它们一己之小集团的利益为本。

请问﹐将绝密文件偷越出境﹐在全世界以多种文字发表﹐除了让决策当局难堪一阵、紧张一阵﹐并再度拨款增员以加大保密力度而外﹐能推进它决策的公开性与透明度么﹖能促进它让利分权么﹖

至于这批曝光秘件怎么让台上的强硬派没脸、怎么影响未来的中共高层的人事安排等﹐就更离谱了。别说小平同志亲自选定本来就是江总书记的政治资 本﹐李鹏也不会为他当时在政治局会议上说过的话脸红﹐还不必说按照中国高官如今依然奉行的毛泽东斗争哲学──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眼下境外的 大轰动只能给这两位加分﹐而丁子霖名单上的受难者什么都得不到。

至于他自称的代表了体制内改革派云云﹐也就骗骗老外。如果中国的政治改革落到了依仗这种手段的地步﹐那真是一点戏都没有了。

美国媒体报导﹐据说是中国官员透露的﹐大量有关天安门镇压内幕的政府文件﹐在中国引起人们很大的兴趣。人们对于这些文件的真实性和透露的目的有不同的看法。下面是北京的自由撰稿人戴晴的一篇评论。这篇评论代表戴晴本人的看法。

《天安门文件》的出版引起轰动。那名编纂者把自己定位为中国的叶利钦的合作者﹐相信只有共产党有能力在中国进行政治改革。而他推进中国政治改革的手段之一就是以官员(甚至还要回去继续推进改革)的身份﹐偷运机密文件出境。

且不说这逻辑有多么荒诞不经﹐也不说他自话自说的这些头衔、关系网有多少可信度﹐就算他真的先在赵紫阳、如今仍在朱熔基的班子里混事﹐而他本人也把推进中国的政治改革当成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只说他有没有权利、应不应该这样做。

这事让人觉得似曾相识﹐让人一下子想起十一年前5月20日?晨三所一会所发表的那篇《紧急声明》(它头一句话就是当时真正大揭密的赵紫阳同 志已经被剥夺了工作权利)﹔也让人立刻想起5月17日严家其等人起草的《五一七声明》(它极具轰动效果地点出年迈的独裁者邓小平)。和这回的揭密相 比﹐前两个文件的起草人﹐无论以其当时所处的地位、他们对正在进行著的改革的懮心、包括揭密的爆炸性﹐就其可信度和可信赖程度而言﹐都大大超过今天这个匿 名者。但结果怎么样呢﹖就算不说《五一七声明》为赵紫阳和整整一批改革派人物政治生命终结造成的加码﹐《三所一会声明》是鲍同锒铛入狱的直接原因﹐可是白 纸黑字写在那里。

同时让人想起的还有广场绝食总指挥柴玲不惜广场血流成河的名言﹔以及共产党建政初期以剥夺农民为工业化集资的合作化与统购统销﹔甚至青年毛泽东以他的专制达成全社会自由誓言。

不错﹐所有这些造势者、鼓动家和革命领袖都给出响亮的宣言和美丽的许诺﹐并且遵循只要目的正当﹐过程是不重要的﹐手段在所不惜原则。但过程与 手段无处不与目的紧紧纠缠﹐如果道德准则可以在过程中弃置不顾﹐怎么保证目的达成后得以确立﹖如果追随者的利益乃至性命随意在过程中随意牺牲掉﹐怎么能肯 定目的达成后得到保证﹖

揭密者是一名政府公务员﹐而忠于职守是每一名公务员的职责。现政权不具合法性﹐其可批评的地方擢发难数﹐但你体制内官员偷藏偷运机密﹐和体制 外的公民要求政务公开完全是两回事。换个角度看﹐如果张良和他的?圻X作者用种种手段推进中国政治改革成功﹐如叶利钦般摧毁了苏维埃制度﹐他是 否认为他新政府的公务员可以偷窃高层机密以促使他改进﹖

邓小平牺牲自由、人权、社会公正等原则﹐不惜一切直奔他所谓发展经济的目标﹐其恶果在中国已触目皆是。为富起来什么不能卖呢﹖大至出卖国 土资源和百姓利益﹔中至卖官位、卖公有资产﹔小至卖淫卖良知﹔再可怜到农民卖自己的血、母亲卖自己的婴儿﹔这回体制内官员监守自盗出卖机密文件﹐本不 足为奇。奇倒奇在那么多大专家让这小痞子玩儿了一回──可见对中国把脉有多么艰难。

2001年1月11日
转自 美国之音

2001-01-10



这两天在北京﹐大家怀著如11年前大搜捕那样紧张的心情关注这本《天安门文件》──当然夹杂在紧张里的﹐更多的已经不是恐惧﹐而是兴奋和好奇。

总的说来﹐共产党在人们心中的地位﹐已经与别说1949年﹐就是1989年﹐全然不同。毛泽东早已被逐下神坛﹐个人遭际实堪人怜的刘少奇、彭 德怀等﹐大家也已十分明白他们首先是忠诚党员﹐共产党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的事﹐没有一件他们可以完全撇清。至于眼下这些经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挑选而 身居高位者──他们满嘴祖国人民﹐老婆儿子阔得都快胀破──大家已经很难对他们怀有丝毫尊敬。无奈监督、揭发和惩办的权都在人家自己手里﹐受盘剥与欺压的 驯良百姓只有懵头懵脑挨宰的份儿﹐顶了不起的﹐也就是旁观诸如《焦点访谈》《南方周末》在当局的监控下爆出一点无伤筋骨琐事。所以﹐所有抖他们脏事臭事、 让他们出乖露丑的揭发﹐无不令百姓拍手称快──特别是事关千万人身家性命而又曾经捂得严严实实的重大隐情。

《天安门文件》初初看去也是这样﹐特别是11年前那血淋淋的场面再度出现在世界各大传媒﹐确实让当局恼火﹕尤其在打算以入世、申办奥运等彻底改变自己形像的今天。

恼火归恼火﹐若以揭密者自己的告白考量﹐比方他说因为相信只有共产党有能力在中国进行政治改革﹐于是不打算像异议人士那样在体制外进行运作﹐ 而是如 最终帮助摧毁了苏维埃制度的共产党员叶利钦那样﹐借助这批绝密文件引起世界轰动﹐而他本人作为高级官员的身份倘若没有暴露﹐则再回中国从内部推进 对中国前途至关重要的政治改革。

玩儿什么呢﹖

不错﹐这批揭密文件(我们权且相信那几位美国中国通﹐认为它的真实性不容怀疑)使得我们对当年高层斗争内幕﹐从推断上升到了确证﹔也使得研究中国政治运作的外国人和本国书斋学人获得一手资料。还有什么呢﹖

揭密者说他的本意是促进中国的政治改革。我们且不说眼下在中国土地上天天发生的深刻而巨大的变化﹐只把当政者在政策层面的大动作算做是政治改革﹐比如最让人开心的开放党禁报禁等等。但当局在这些地方处死也不肯向前推进的道理﹐难道他不明白﹖

改革是利益的重新分配。当权力可以不受监督与制约、顺顺当当地转变成自身利益的时候﹐哪个特权集团肯轻易放弃﹖而要他们向地方放权、向弱势群体放 权、向普通百姓放权﹐开明廉洁的官员固然重要﹐但根本的一点是民间社会的独立与强大──独立到公开宣言不再与党同舟共济、不再做它的好帮手﹔强大到能左右 党的决策、逼它只能以多元的利益、而非它们一己之小集团的利益为本。

请问﹐将绝密文件偷越出境﹐在全世界以多种文字发表﹐除了让决策当局难堪一阵、紧张一阵﹐并再度拨款增员以加大保密力度而外﹐能推进它决策的公开性与透明度么﹖能促进它让利分权么﹖

至于这批曝光秘件怎么让台上的强硬派没脸、怎么影响未来的中共高层的人事安排等﹐就更离谱了。别说小平同志亲自选定本来就是江总书记的政治资 本﹐李鹏也不会为他当时在政治局会议上说过的话脸红﹐还不必说按照中国高官如今依然奉行的毛泽东斗争哲学──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眼下境外的 大轰动只能给这两位加分﹐而丁子霖名单上的受难者什么都得不到。

至于他自称的代表了体制内改革派云云﹐也就骗骗老外。如果中国的政治改革落到了依仗这种手段的地步﹐那真是一点戏都没有了。

美国媒体报导﹐据说是中国官员透露的﹐大量有关天安门镇压内幕的政府文件﹐在中国引起人们很大的兴趣。人们对于这些文件的真实性和透露的目的有不同的看法。下面是北京的自由撰稿人戴晴的一篇评论。这篇评论代表戴晴本人的看法。

《天安门文件》的出版引起轰动。那名编纂者把自己定位为中国的叶利钦的合作者﹐相信只有共产党有能力在中国进行政治改革。而他推进中国政治改革的手段之一就是以官员(甚至还要回去继续推进改革)的身份﹐偷运机密文件出境。

且不说这逻辑有多么荒诞不经﹐也不说他自话自说的这些头衔、关系网有多少可信度﹐就算他真的先在赵紫阳、如今仍在朱熔基的班子里混事﹐而他本人也把推进中国的政治改革当成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只说他有没有权利、应不应该这样做。

这事让人觉得似曾相识﹐让人一下子想起十一年前5月20日?晨三所一会所发表的那篇《紧急声明》(它头一句话就是当时真正大揭密的赵紫阳同 志已经被剥夺了工作权利)﹔也让人立刻想起5月17日严家其等人起草的《五一七声明》(它极具轰动效果地点出年迈的独裁者邓小平)。和这回的揭密相 比﹐前两个文件的起草人﹐无论以其当时所处的地位、他们对正在进行著的改革的懮心、包括揭密的爆炸性﹐就其可信度和可信赖程度而言﹐都大大超过今天这个匿 名者。但结果怎么样呢﹖就算不说《五一七声明》为赵紫阳和整整一批改革派人物政治生命终结造成的加码﹐《三所一会声明》是鲍同锒铛入狱的直接原因﹐可是白 纸黑字写在那里。

同时让人想起的还有广场绝食总指挥柴玲不惜广场血流成河的名言﹔以及共产党建政初期以剥夺农民为工业化集资的合作化与统购统销﹔甚至青年毛泽东以他的专制达成全社会自由誓言。

不错﹐所有这些造势者、鼓动家和革命领袖都给出响亮的宣言和美丽的许诺﹐并且遵循只要目的正当﹐过程是不重要的﹐手段在所不惜原则。但过程与 手段无处不与目的紧紧纠缠﹐如果道德准则可以在过程中弃置不顾﹐怎么保证目的达成后得以确立﹖如果追随者的利益乃至性命随意在过程中随意牺牲掉﹐怎么能肯 定目的达成后得到保证﹖

揭密者是一名政府公务员﹐而忠于职守是每一名公务员的职责。现政权不具合法性﹐其可批评的地方擢发难数﹐但你体制内官员偷藏偷运机密﹐和体制 外的公民要求政务公开完全是两回事。换个角度看﹐如果张良和他的?圻X作者用种种手段推进中国政治改革成功﹐如叶利钦般摧毁了苏维埃制度﹐他是 否认为他新政府的公务员可以偷窃高层机密以促使他改进﹖

邓小平牺牲自由、人权、社会公正等原则﹐不惜一切直奔他所谓发展经济的目标﹐其恶果在中国已触目皆是。为富起来什么不能卖呢﹖大至出卖国 土资源和百姓利益﹔中至卖官位、卖公有资产﹔小至卖淫卖良知﹔再可怜到农民卖自己的血、母亲卖自己的婴儿﹔这回体制内官员监守自盗出卖机密文件﹐本不 足为奇。奇倒奇在那么多大专家让这小痞子玩儿了一回──可见对中国把脉有多么艰难。

2001年1月11日
转自 美国之音

2001-01-10



这两天在北京﹐大家怀著如11年前大搜捕那样紧张的心情关注这本《天安门文件》──当然夹杂在紧张里的﹐更多的已经不是恐惧﹐而是兴奋和好奇。

总的说来﹐共产党在人们心中的地位﹐已经与别说1949年﹐就是1989年﹐全然不同。毛泽东早已被逐下神坛﹐个人遭际实堪人怜的刘少奇、彭 德怀等﹐大家也已十分明白他们首先是忠诚党员﹐共产党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的事﹐没有一件他们可以完全撇清。至于眼下这些经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挑选而 身居高位者──他们满嘴祖国人民﹐老婆儿子阔得都快胀破──大家已经很难对他们怀有丝毫尊敬。无奈监督、揭发和惩办的权都在人家自己手里﹐受盘剥与欺压的 驯良百姓只有懵头懵脑挨宰的份儿﹐顶了不起的﹐也就是旁观诸如《焦点访谈》《南方周末》在当局的监控下爆出一点无伤筋骨琐事。所以﹐所有抖他们脏事臭事、 让他们出乖露丑的揭发﹐无不令百姓拍手称快──特别是事关千万人身家性命而又曾经捂得严严实实的重大隐情。

《天安门文件》初初看去也是这样﹐特别是11年前那血淋淋的场面再度出现在世界各大传媒﹐确实让当局恼火﹕尤其在打算以入世、申办奥运等彻底改变自己形像的今天。

恼火归恼火﹐若以揭密者自己的告白考量﹐比方他说因为相信只有共产党有能力在中国进行政治改革﹐于是不打算像异议人士那样在体制外进行运作﹐ 而是如 最终帮助摧毁了苏维埃制度的共产党员叶利钦那样﹐借助这批绝密文件引起世界轰动﹐而他本人作为高级官员的身份倘若没有暴露﹐则再回中国从内部推进 对中国前途至关重要的政治改革。

玩儿什么呢﹖

不错﹐这批揭密文件(我们权且相信那几位美国中国通﹐认为它的真实性不容怀疑)使得我们对当年高层斗争内幕﹐从推断上升到了确证﹔也使得研究中国政治运作的外国人和本国书斋学人获得一手资料。还有什么呢﹖

揭密者说他的本意是促进中国的政治改革。我们且不说眼下在中国土地上天天发生的深刻而巨大的变化﹐只把当政者在政策层面的大动作算做是政治改革﹐比如最让人开心的开放党禁报禁等等。但当局在这些地方处死也不肯向前推进的道理﹐难道他不明白﹖

改革是利益的重新分配。当权力可以不受监督与制约、顺顺当当地转变成自身利益的时候﹐哪个特权集团肯轻易放弃﹖而要他们向地方放权、向弱势群体放 权、向普通百姓放权﹐开明廉洁的官员固然重要﹐但根本的一点是民间社会的独立与强大──独立到公开宣言不再与党同舟共济、不再做它的好帮手﹔强大到能左右 党的决策、逼它只能以多元的利益、而非它们一己之小集团的利益为本。

请问﹐将绝密文件偷越出境﹐在全世界以多种文字发表﹐除了让决策当局难堪一阵、紧张一阵﹐并再度拨款增员以加大保密力度而外﹐能推进它决策的公开性与透明度么﹖能促进它让利分权么﹖

至于这批曝光秘件怎么让台上的强硬派没脸、怎么影响未来的中共高层的人事安排等﹐就更离谱了。别说小平同志亲自选定本来就是江总书记的政治资 本﹐李鹏也不会为他当时在政治局会议上说过的话脸红﹐还不必说按照中国高官如今依然奉行的毛泽东斗争哲学──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眼下境外的 大轰动只能给这两位加分﹐而丁子霖名单上的受难者什么都得不到。

至于他自称的代表了体制内改革派云云﹐也就骗骗老外。如果中国的政治改革落到了依仗这种手段的地步﹐那真是一点戏都没有了。

美国媒体报导﹐据说是中国官员透露的﹐大量有关天安门镇压内幕的政府文件﹐在中国引起人们很大的兴趣。人们对于这些文件的真实性和透露的目的有不同的看法。下面是北京的自由撰稿人戴晴的一篇评论。这篇评论代表戴晴本人的看法。

《天安门文件》的出版引起轰动。那名编纂者把自己定位为中国的叶利钦的合作者﹐相信只有共产党有能力在中国进行政治改革。而他推进中国政治改革的手段之一就是以官员(甚至还要回去继续推进改革)的身份﹐偷运机密文件出境。

且不说这逻辑有多么荒诞不经﹐也不说他自话自说的这些头衔、关系网有多少可信度﹐就算他真的先在赵紫阳、如今仍在朱熔基的班子里混事﹐而他本人也把推进中国的政治改革当成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只说他有没有权利、应不应该这样做。

这事让人觉得似曾相识﹐让人一下子想起十一年前5月20日?晨三所一会所发表的那篇《紧急声明》(它头一句话就是当时真正大揭密的赵紫阳同 志已经被剥夺了工作权利)﹔也让人立刻想起5月17日严家其等人起草的《五一七声明》(它极具轰动效果地点出年迈的独裁者邓小平)。和这回的揭密相 比﹐前两个文件的起草人﹐无论以其当时所处的地位、他们对正在进行著的改革的懮心、包括揭密的爆炸性﹐就其可信度和可信赖程度而言﹐都大大超过今天这个匿 名者。但结果怎么样呢﹖就算不说《五一七声明》为赵紫阳和整整一批改革派人物政治生命终结造成的加码﹐《三所一会声明》是鲍同锒铛入狱的直接原因﹐可是白 纸黑字写在那里。

同时让人想起的还有广场绝食总指挥柴玲不惜广场血流成河的名言﹔以及共产党建政初期以剥夺农民为工业化集资的合作化与统购统销﹔甚至青年毛泽东以他的专制达成全社会自由誓言。

不错﹐所有这些造势者、鼓动家和革命领袖都给出响亮的宣言和美丽的许诺﹐并且遵循只要目的正当﹐过程是不重要的﹐手段在所不惜原则。但过程与 手段无处不与目的紧紧纠缠﹐如果道德准则可以在过程中弃置不顾﹐怎么保证目的达成后得以确立﹖如果追随者的利益乃至性命随意在过程中随意牺牲掉﹐怎么能肯 定目的达成后得到保证﹖

揭密者是一名政府公务员﹐而忠于职守是每一名公务员的职责。现政权不具合法性﹐其可批评的地方擢发难数﹐但你体制内官员偷藏偷运机密﹐和体制 外的公民要求政务公开完全是两回事。换个角度看﹐如果张良和他的?圻X作者用种种手段推进中国政治改革成功﹐如叶利钦般摧毁了苏维埃制度﹐他是 否认为他新政府的公务员可以偷窃高层机密以促使他改进﹖

邓小平牺牲自由、人权、社会公正等原则﹐不惜一切直奔他所谓发展经济的目标﹐其恶果在中国已触目皆是。为富起来什么不能卖呢﹖大至出卖国 土资源和百姓利益﹔中至卖官位、卖公有资产﹔小至卖淫卖良知﹔再可怜到农民卖自己的血、母亲卖自己的婴儿﹔这回体制内官员监守自盗出卖机密文件﹐本不 足为奇。奇倒奇在那么多大专家让这小痞子玩儿了一回──可见对中国把脉有多么艰难。

2001年1月11日
转自 美国之音

2001-01-10



这两天在北京﹐大家怀著如11年前大搜捕那样紧张的心情关注这本《天安门文件》──当然夹杂在紧张里的﹐更多的已经不是恐惧﹐而是兴奋和好奇。

总的说来﹐共产党在人们心中的地位﹐已经与别说1949年﹐就是1989年﹐全然不同。毛泽东早已被逐下神坛﹐个人遭际实堪人怜的刘少奇、彭 德怀等﹐大家也已十分明白他们首先是忠诚党员﹐共产党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的事﹐没有一件他们可以完全撇清。至于眼下这些经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挑选而 身居高位者──他们满嘴祖国人民﹐老婆儿子阔得都快胀破──大家已经很难对他们怀有丝毫尊敬。无奈监督、揭发和惩办的权都在人家自己手里﹐受盘剥与欺压的 驯良百姓只有懵头懵脑挨宰的份儿﹐顶了不起的﹐也就是旁观诸如《焦点访谈》《南方周末》在当局的监控下爆出一点无伤筋骨琐事。所以﹐所有抖他们脏事臭事、 让他们出乖露丑的揭发﹐无不令百姓拍手称快──特别是事关千万人身家性命而又曾经捂得严严实实的重大隐情。

《天安门文件》初初看去也是这样﹐特别是11年前那血淋淋的场面再度出现在世界各大传媒﹐确实让当局恼火﹕尤其在打算以入世、申办奥运等彻底改变自己形像的今天。

恼火归恼火﹐若以揭密者自己的告白考量﹐比方他说因为相信只有共产党有能力在中国进行政治改革﹐于是不打算像异议人士那样在体制外进行运作﹐ 而是如 最终帮助摧毁了苏维埃制度的共产党员叶利钦那样﹐借助这批绝密文件引起世界轰动﹐而他本人作为高级官员的身份倘若没有暴露﹐则再回中国从内部推进 对中国前途至关重要的政治改革。

玩儿什么呢﹖

不错﹐这批揭密文件(我们权且相信那几位美国中国通﹐认为它的真实性不容怀疑)使得我们对当年高层斗争内幕﹐从推断上升到了确证﹔也使得研究中国政治运作的外国人和本国书斋学人获得一手资料。还有什么呢﹖

揭密者说他的本意是促进中国的政治改革。我们且不说眼下在中国土地上天天发生的深刻而巨大的变化﹐只把当政者在政策层面的大动作算做是政治改革﹐比如最让人开心的开放党禁报禁等等。但当局在这些地方处死也不肯向前推进的道理﹐难道他不明白﹖

改革是利益的重新分配。当权力可以不受监督与制约、顺顺当当地转变成自身利益的时候﹐哪个特权集团肯轻易放弃﹖而要他们向地方放权、向弱势群体放 权、向普通百姓放权﹐开明廉洁的官员固然重要﹐但根本的一点是民间社会的独立与强大──独立到公开宣言不再与党同舟共济、不再做它的好帮手﹔强大到能左右 党的决策、逼它只能以多元的利益、而非它们一己之小集团的利益为本。

请问﹐将绝密文件偷越出境﹐在全世界以多种文字发表﹐除了让决策当局难堪一阵、紧张一阵﹐并再度拨款增员以加大保密力度而外﹐能推进它决策的公开性与透明度么﹖能促进它让利分权么﹖

至于这批曝光秘件怎么让台上的强硬派没脸、怎么影响未来的中共高层的人事安排等﹐就更离谱了。别说小平同志亲自选定本来就是江总书记的政治资 本﹐李鹏也不会为他当时在政治局会议上说过的话脸红﹐还不必说按照中国高官如今依然奉行的毛泽东斗争哲学──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眼下境外的 大轰动只能给这两位加分﹐而丁子霖名单上的受难者什么都得不到。

至于他自称的代表了体制内改革派云云﹐也就骗骗老外。如果中国的政治改革落到了依仗这种手段的地步﹐那真是一点戏都没有了。

美国媒体报导﹐据说是中国官员透露的﹐大量有关天安门镇压内幕的政府文件﹐在中国引起人们很大的兴趣。人们对于这些文件的真实性和透露的目的有不同的看法。下面是北京的自由撰稿人戴晴的一篇评论。这篇评论代表戴晴本人的看法。

《天安门文件》的出版引起轰动。那名编纂者把自己定位为中国的叶利钦的合作者﹐相信只有共产党有能力在中国进行政治改革。而他推进中国政治改革的手段之一就是以官员(甚至还要回去继续推进改革)的身份﹐偷运机密文件出境。

且不说这逻辑有多么荒诞不经﹐也不说他自话自说的这些头衔、关系网有多少可信度﹐就算他真的先在赵紫阳、如今仍在朱熔基的班子里混事﹐而他本人也把推进中国的政治改革当成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只说他有没有权利、应不应该这样做。

这事让人觉得似曾相识﹐让人一下子想起十一年前5月20日?晨三所一会所发表的那篇《紧急声明》(它头一句话就是当时真正大揭密的赵紫阳同 志已经被剥夺了工作权利)﹔也让人立刻想起5月17日严家其等人起草的《五一七声明》(它极具轰动效果地点出年迈的独裁者邓小平)。和这回的揭密相 比﹐前两个文件的起草人﹐无论以其当时所处的地位、他们对正在进行著的改革的懮心、包括揭密的爆炸性﹐就其可信度和可信赖程度而言﹐都大大超过今天这个匿 名者。但结果怎么样呢﹖就算不说《五一七声明》为赵紫阳和整整一批改革派人物政治生命终结造成的加码﹐《三所一会声明》是鲍同锒铛入狱的直接原因﹐可是白 纸黑字写在那里。

同时让人想起的还有广场绝食总指挥柴玲不惜广场血流成河的名言﹔以及共产党建政初期以剥夺农民为工业化集资的合作化与统购统销﹔甚至青年毛泽东以他的专制达成全社会自由誓言。

不错﹐所有这些造势者、鼓动家和革命领袖都给出响亮的宣言和美丽的许诺﹐并且遵循只要目的正当﹐过程是不重要的﹐手段在所不惜原则。但过程与 手段无处不与目的紧紧纠缠﹐如果道德准则可以在过程中弃置不顾﹐怎么保证目的达成后得以确立﹖如果追随者的利益乃至性命随意在过程中随意牺牲掉﹐怎么能肯 定目的达成后得到保证﹖

揭密者是一名政府公务员﹐而忠于职守是每一名公务员的职责。现政权不具合法性﹐其可批评的地方擢发难数﹐但你体制内官员偷藏偷运机密﹐和体制 外的公民要求政务公开完全是两回事。换个角度看﹐如果张良和他的?圻X作者用种种手段推进中国政治改革成功﹐如叶利钦般摧毁了苏维埃制度﹐他是 否认为他新政府的公务员可以偷窃高层机密以促使他改进﹖

邓小平牺牲自由、人权、社会公正等原则﹐不惜一切直奔他所谓发展经济的目标﹐其恶果在中国已触目皆是。为富起来什么不能卖呢﹖大至出卖国 土资源和百姓利益﹔中至卖官位、卖公有资产﹔小至卖淫卖良知﹔再可怜到农民卖自己的血、母亲卖自己的婴儿﹔这回体制内官员监守自盗出卖机密文件﹐本不 足为奇。奇倒奇在那么多大专家让这小痞子玩儿了一回──可见对中国把脉有多么艰难。

2001年1月11日
转自 美国之音

2001-01-10



这两天在北京﹐大家怀著如11年前大搜捕那样紧张的心情关注这本《天安门文件》──当然夹杂在紧张里的﹐更多的已经不是恐惧﹐而是兴奋和好奇。

总的说来﹐共产党在人们心中的地位﹐已经与别说1949年﹐就是1989年﹐全然不同。毛泽东早已被逐下神坛﹐个人遭际实堪人怜的刘少奇、彭 德怀等﹐大家也已十分明白他们首先是忠诚党员﹐共产党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的事﹐没有一件他们可以完全撇清。至于眼下这些经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挑选而 身居高位者──他们满嘴祖国人民﹐老婆儿子阔得都快胀破──大家已经很难对他们怀有丝毫尊敬。无奈监督、揭发和惩办的权都在人家自己手里﹐受盘剥与欺压的 驯良百姓只有懵头懵脑挨宰的份儿﹐顶了不起的﹐也就是旁观诸如《焦点访谈》《南方周末》在当局的监控下爆出一点无伤筋骨琐事。所以﹐所有抖他们脏事臭事、 让他们出乖露丑的揭发﹐无不令百姓拍手称快──特别是事关千万人身家性命而又曾经捂得严严实实的重大隐情。

《天安门文件》初初看去也是这样﹐特别是11年前那血淋淋的场面再度出现在世界各大传媒﹐确实让当局恼火﹕尤其在打算以入世、申办奥运等彻底改变自己形像的今天。

恼火归恼火﹐若以揭密者自己的告白考量﹐比方他说因为相信只有共产党有能力在中国进行政治改革﹐于是不打算像异议人士那样在体制外进行运作﹐ 而是如 最终帮助摧毁了苏维埃制度的共产党员叶利钦那样﹐借助这批绝密文件引起世界轰动﹐而他本人作为高级官员的身份倘若没有暴露﹐则再回中国从内部推进 对中国前途至关重要的政治改革。

玩儿什么呢﹖

不错﹐这批揭密文件(我们权且相信那几位美国中国通﹐认为它的真实性不容怀疑)使得我们对当年高层斗争内幕﹐从推断上升到了确证﹔也使得研究中国政治运作的外国人和本国书斋学人获得一手资料。还有什么呢﹖

揭密者说他的本意是促进中国的政治改革。我们且不说眼下在中国土地上天天发生的深刻而巨大的变化﹐只把当政者在政策层面的大动作算做是政治改革﹐比如最让人开心的开放党禁报禁等等。但当局在这些地方处死也不肯向前推进的道理﹐难道他不明白﹖

改革是利益的重新分配。当权力可以不受监督与制约、顺顺当当地转变成自身利益的时候﹐哪个特权集团肯轻易放弃﹖而要他们向地方放权、向弱势群体放 权、向普通百姓放权﹐开明廉洁的官员固然重要﹐但根本的一点是民间社会的独立与强大──独立到公开宣言不再与党同舟共济、不再做它的好帮手﹔强大到能左右 党的决策、逼它只能以多元的利益、而非它们一己之小集团的利益为本。

请问﹐将绝密文件偷越出境﹐在全世界以多种文字发表﹐除了让决策当局难堪一阵、紧张一阵﹐并再度拨款增员以加大保密力度而外﹐能推进它决策的公开性与透明度么﹖能促进它让利分权么﹖

至于这批曝光秘件怎么让台上的强硬派没脸、怎么影响未来的中共高层的人事安排等﹐就更离谱了。别说小平同志亲自选定本来就是江总书记的政治资 本﹐李鹏也不会为他当时在政治局会议上说过的话脸红﹐还不必说按照中国高官如今依然奉行的毛泽东斗争哲学──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眼下境外的 大轰动只能给这两位加分﹐而丁子霖名单上的受难者什么都得不到。

至于他自称的代表了体制内改革派云云﹐也就骗骗老外。如果中国的政治改革落到了依仗这种手段的地步﹐那真是一点戏都没有了。

美国媒体报导﹐据说是中国官员透露的﹐大量有关天安门镇压内幕的政府文件﹐在中国引起人们很大的兴趣。人们对于这些文件的真实性和透露的目的有不同的看法。下面是北京的自由撰稿人戴晴的一篇评论。这篇评论代表戴晴本人的看法。

《天安门文件》的出版引起轰动。那名编纂者把自己定位为中国的叶利钦的合作者﹐相信只有共产党有能力在中国进行政治改革。而他推进中国政治改革的手段之一就是以官员(甚至还要回去继续推进改革)的身份﹐偷运机密文件出境。

且不说这逻辑有多么荒诞不经﹐也不说他自话自说的这些头衔、关系网有多少可信度﹐就算他真的先在赵紫阳、如今仍在朱熔基的班子里混事﹐而他本人也把推进中国的政治改革当成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只说他有没有权利、应不应该这样做。

这事让人觉得似曾相识﹐让人一下子想起十一年前5月20日?晨三所一会所发表的那篇《紧急声明》(它头一句话就是当时真正大揭密的赵紫阳同 志已经被剥夺了工作权利)﹔也让人立刻想起5月17日严家其等人起草的《五一七声明》(它极具轰动效果地点出年迈的独裁者邓小平)。和这回的揭密相 比﹐前两个文件的起草人﹐无论以其当时所处的地位、他们对正在进行著的改革的懮心、包括揭密的爆炸性﹐就其可信度和可信赖程度而言﹐都大大超过今天这个匿 名者。但结果怎么样呢﹖就算不说《五一七声明》为赵紫阳和整整一批改革派人物政治生命终结造成的加码﹐《三所一会声明》是鲍同锒铛入狱的直接原因﹐可是白 纸黑字写在那里。

同时让人想起的还有广场绝食总指挥柴玲不惜广场血流成河的名言﹔以及共产党建政初期以剥夺农民为工业化集资的合作化与统购统销﹔甚至青年毛泽东以他的专制达成全社会自由誓言。

不错﹐所有这些造势者、鼓动家和革命领袖都给出响亮的宣言和美丽的许诺﹐并且遵循只要目的正当﹐过程是不重要的﹐手段在所不惜原则。但过程与 手段无处不与目的紧紧纠缠﹐如果道德准则可以在过程中弃置不顾﹐怎么保证目的达成后得以确立﹖如果追随者的利益乃至性命随意在过程中随意牺牲掉﹐怎么能肯 定目的达成后得到保证﹖

揭密者是一名政府公务员﹐而忠于职守是每一名公务员的职责。现政权不具合法性﹐其可批评的地方擢发难数﹐但你体制内官员偷藏偷运机密﹐和体制 外的公民要求政务公开完全是两回事。换个角度看﹐如果张良和他的?圻X作者用种种手段推进中国政治改革成功﹐如叶利钦般摧毁了苏维埃制度﹐他是 否认为他新政府的公务员可以偷窃高层机密以促使他改进﹖

邓小平牺牲自由、人权、社会公正等原则﹐不惜一切直奔他所谓发展经济的目标﹐其恶果在中国已触目皆是。为富起来什么不能卖呢﹖大至出卖国 土资源和百姓利益﹔中至卖官位、卖公有资产﹔小至卖淫卖良知﹔再可怜到农民卖自己的血、母亲卖自己的婴儿﹔这回体制内官员监守自盗出卖机密文件﹐本不 足为奇。奇倒奇在那么多大专家让这小痞子玩儿了一回──可见对中国把脉有多么艰难。

2001年1月11日
转自 美国之音

2001-01-10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