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从俞可平文章谈起
胡平(美国)



我不敢相信乐观高调。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当局坚持专制暴政,压制民主呼声,较之前两年不但毫无改进而且还多有倒退。


最近几天,海外一些媒体纷纷转载《北京日报》署名文章"民主是个好东西",作者俞可平是中央编译局副局长,据说是胡锦涛的高级幕僚,由于这篇文章发表在中共北京市委的机关报上,尔后又被中央党校的刊物《学习时报》以及新华网和人民网等官方媒体转载,所以不少人以为这篇文章的发表具有深刻的政治背景和政治含义,有人高度评价这篇文章,认为它勾勒出胡温主导下的政治改革蓝图,标志着中共当局决心推进民主改革而迈出的重要一步。
 
不消说,对于这种乐观的高调我是不敢相信的。道理很简单,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当局一如既往地坚持专制暴政,压制民主呼声,较之前两年不但毫无改进而且还多有倒退。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继续封闭民间互联网站,象世纪中国这样久负盛名的学术网站都在劫难逃。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继续逮捕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甚至对他们的亲属百般骚扰恐吓,对辩护律师大打出手。去年是基层选举年,和 2003年一样,去年也有很多民间独立人士出面参选,但是他们受到比三年前还更严厉的压制。三年前,原中国社科院副院长、自由主义代表人物李慎之先生去世,他的生前友好自掏腰包,印制了纪念文集,在亲友间赠送散发。去年,同样的一位中共老干部和自由主义代表人物何家栋去世,他的朋友也是自掏腰包印制的何家东文选却被当局全数没收。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当局的表现既是如此恶劣,我们怎么能指望它突然 180度大转弯,又要推动民主改革了呢?回过头来再看俞可平那篇文章,其实俞可平的文章是在去年10月份发表的,当时并没有引起多么强烈的反应,何以到了两个多月后就突然变得那么重要了呢?由此可见,对俞可平这篇文章赋予太多的政治含义是没有根据的。
 
不错,俞可平这篇文章讲出了一些正确的道理,确有值得肯定之处。比如说作者讲到,"在人类迄今发明和推行的所有政治制度中,民主是弊端最少的一种。也就是说,相对而言,民主是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作者指出 : " 民主是个好东西,不是对个别的人而言 的,也不是对一些官员而言的;它是对整个国家和民族而言的,是对 广大人民群众而言的。 "作者特别强调 " 对于那些以自我利益为重的 官员而言,民主不但不是一个好东西,还是一个麻烦东西,甚至是一 个坏东西。试想,在民主政治条件下,官员要通过公民的选举产生, 要得到多数人的拥护与支持;其权力要受到公民的制约,他不能为所 欲为,还要与老百姓平起平坐、讨价还价。单这两点,很多人就不会 喜欢。当然,他不喜欢也不会明说,而会说,民主怎么不符合国情民 情,民主的条件怎么不成熟,公民的素质怎么不行;或者说,民主的 毛病是如何如何的多,民主会带来多少多少的危害,等等。因此,民 主政治不会自发运转,它需要人民自己和代表人民利益的政府官员去 推动和实践。" 应该说这些话都讲得不错,但遗憾的是,作者又在文章里重申官方的陈词滥调,说什么要建设" 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说什么"不照搬国外的政治模式",说什么"实现民主需要具备相应的经济、文化和政治的条件","不顾条件而推行民主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灾难",这些闪烁其词、模棱两可的表述,为当局歪曲民主的意义大开方便之门,同时也为当局拖延民主改革提供了借口,到头来也就把文章本来还包含的积极意义给大大地冲淡了。
 
记得在2005年9月,胡锦涛和温家宝分别在国际会议上大讲特讲民主,那时也有不少人以为这是中共要推动民主改革的信号。当时我就反驳了这种不切实际的乐观论调。我指出,如果中共真的要着手民主改革,那么它需要做到以下三点:一是要作出民主的庄严承诺,用毫不含糊的语言表示接受民主的普适定义,不要再用什么"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一类说法自欺欺人。二是要制定民主化的路线图或曰时间表,三是要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立刻停止政治迫害,这一点是说做就能做到,无所谓渐进不渐进。专制的最大罪恶就是它不断地实行政治迫害。我们反对专制支持民主的最大理由就是我们要用"数人头"代替"砍人头"。俞可平文章讲民主的好处没有讲到这一点。这是我必须再三强调的。
 





我不敢相信乐观高调。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当局坚持专制暴政,压制民主呼声,较之前两年不但毫无改进而且还多有倒退。


最近几天,海外一些媒体纷纷转载《北京日报》署名文章"民主是个好东西",作者俞可平是中央编译局副局长,据说是胡锦涛的高级幕僚,由于这篇文章发表在中共北京市委的机关报上,尔后又被中央党校的刊物《学习时报》以及新华网和人民网等官方媒体转载,所以不少人以为这篇文章的发表具有深刻的政治背景和政治含义,有人高度评价这篇文章,认为它勾勒出胡温主导下的政治改革蓝图,标志着中共当局决心推进民主改革而迈出的重要一步。
 
不消说,对于这种乐观的高调我是不敢相信的。道理很简单,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当局一如既往地坚持专制暴政,压制民主呼声,较之前两年不但毫无改进而且还多有倒退。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继续封闭民间互联网站,象世纪中国这样久负盛名的学术网站都在劫难逃。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继续逮捕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甚至对他们的亲属百般骚扰恐吓,对辩护律师大打出手。去年是基层选举年,和 2003年一样,去年也有很多民间独立人士出面参选,但是他们受到比三年前还更严厉的压制。三年前,原中国社科院副院长、自由主义代表人物李慎之先生去世,他的生前友好自掏腰包,印制了纪念文集,在亲友间赠送散发。去年,同样的一位中共老干部和自由主义代表人物何家栋去世,他的朋友也是自掏腰包印制的何家东文选却被当局全数没收。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当局的表现既是如此恶劣,我们怎么能指望它突然 180度大转弯,又要推动民主改革了呢?回过头来再看俞可平那篇文章,其实俞可平的文章是在去年10月份发表的,当时并没有引起多么强烈的反应,何以到了两个多月后就突然变得那么重要了呢?由此可见,对俞可平这篇文章赋予太多的政治含义是没有根据的。
 
不错,俞可平这篇文章讲出了一些正确的道理,确有值得肯定之处。比如说作者讲到,"在人类迄今发明和推行的所有政治制度中,民主是弊端最少的一种。也就是说,相对而言,民主是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作者指出 : " 民主是个好东西,不是对个别的人而言 的,也不是对一些官员而言的;它是对整个国家和民族而言的,是对 广大人民群众而言的。 "作者特别强调 " 对于那些以自我利益为重的 官员而言,民主不但不是一个好东西,还是一个麻烦东西,甚至是一 个坏东西。试想,在民主政治条件下,官员要通过公民的选举产生, 要得到多数人的拥护与支持;其权力要受到公民的制约,他不能为所 欲为,还要与老百姓平起平坐、讨价还价。单这两点,很多人就不会 喜欢。当然,他不喜欢也不会明说,而会说,民主怎么不符合国情民 情,民主的条件怎么不成熟,公民的素质怎么不行;或者说,民主的 毛病是如何如何的多,民主会带来多少多少的危害,等等。因此,民 主政治不会自发运转,它需要人民自己和代表人民利益的政府官员去 推动和实践。" 应该说这些话都讲得不错,但遗憾的是,作者又在文章里重申官方的陈词滥调,说什么要建设" 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说什么"不照搬国外的政治模式",说什么"实现民主需要具备相应的经济、文化和政治的条件","不顾条件而推行民主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灾难",这些闪烁其词、模棱两可的表述,为当局歪曲民主的意义大开方便之门,同时也为当局拖延民主改革提供了借口,到头来也就把文章本来还包含的积极意义给大大地冲淡了。
 
记得在2005年9月,胡锦涛和温家宝分别在国际会议上大讲特讲民主,那时也有不少人以为这是中共要推动民主改革的信号。当时我就反驳了这种不切实际的乐观论调。我指出,如果中共真的要着手民主改革,那么它需要做到以下三点:一是要作出民主的庄严承诺,用毫不含糊的语言表示接受民主的普适定义,不要再用什么"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一类说法自欺欺人。二是要制定民主化的路线图或曰时间表,三是要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立刻停止政治迫害,这一点是说做就能做到,无所谓渐进不渐进。专制的最大罪恶就是它不断地实行政治迫害。我们反对专制支持民主的最大理由就是我们要用"数人头"代替"砍人头"。俞可平文章讲民主的好处没有讲到这一点。这是我必须再三强调的。
 





我不敢相信乐观高调。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当局坚持专制暴政,压制民主呼声,较之前两年不但毫无改进而且还多有倒退。


最近几天,海外一些媒体纷纷转载《北京日报》署名文章"民主是个好东西",作者俞可平是中央编译局副局长,据说是胡锦涛的高级幕僚,由于这篇文章发表在中共北京市委的机关报上,尔后又被中央党校的刊物《学习时报》以及新华网和人民网等官方媒体转载,所以不少人以为这篇文章的发表具有深刻的政治背景和政治含义,有人高度评价这篇文章,认为它勾勒出胡温主导下的政治改革蓝图,标志着中共当局决心推进民主改革而迈出的重要一步。
 
不消说,对于这种乐观的高调我是不敢相信的。道理很简单,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当局一如既往地坚持专制暴政,压制民主呼声,较之前两年不但毫无改进而且还多有倒退。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继续封闭民间互联网站,象世纪中国这样久负盛名的学术网站都在劫难逃。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继续逮捕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甚至对他们的亲属百般骚扰恐吓,对辩护律师大打出手。去年是基层选举年,和 2003年一样,去年也有很多民间独立人士出面参选,但是他们受到比三年前还更严厉的压制。三年前,原中国社科院副院长、自由主义代表人物李慎之先生去世,他的生前友好自掏腰包,印制了纪念文集,在亲友间赠送散发。去年,同样的一位中共老干部和自由主义代表人物何家栋去世,他的朋友也是自掏腰包印制的何家东文选却被当局全数没收。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当局的表现既是如此恶劣,我们怎么能指望它突然 180度大转弯,又要推动民主改革了呢?回过头来再看俞可平那篇文章,其实俞可平的文章是在去年10月份发表的,当时并没有引起多么强烈的反应,何以到了两个多月后就突然变得那么重要了呢?由此可见,对俞可平这篇文章赋予太多的政治含义是没有根据的。
 
不错,俞可平这篇文章讲出了一些正确的道理,确有值得肯定之处。比如说作者讲到,"在人类迄今发明和推行的所有政治制度中,民主是弊端最少的一种。也就是说,相对而言,民主是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作者指出 : " 民主是个好东西,不是对个别的人而言 的,也不是对一些官员而言的;它是对整个国家和民族而言的,是对 广大人民群众而言的。 "作者特别强调 " 对于那些以自我利益为重的 官员而言,民主不但不是一个好东西,还是一个麻烦东西,甚至是一 个坏东西。试想,在民主政治条件下,官员要通过公民的选举产生, 要得到多数人的拥护与支持;其权力要受到公民的制约,他不能为所 欲为,还要与老百姓平起平坐、讨价还价。单这两点,很多人就不会 喜欢。当然,他不喜欢也不会明说,而会说,民主怎么不符合国情民 情,民主的条件怎么不成熟,公民的素质怎么不行;或者说,民主的 毛病是如何如何的多,民主会带来多少多少的危害,等等。因此,民 主政治不会自发运转,它需要人民自己和代表人民利益的政府官员去 推动和实践。" 应该说这些话都讲得不错,但遗憾的是,作者又在文章里重申官方的陈词滥调,说什么要建设" 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说什么"不照搬国外的政治模式",说什么"实现民主需要具备相应的经济、文化和政治的条件","不顾条件而推行民主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灾难",这些闪烁其词、模棱两可的表述,为当局歪曲民主的意义大开方便之门,同时也为当局拖延民主改革提供了借口,到头来也就把文章本来还包含的积极意义给大大地冲淡了。
 
记得在2005年9月,胡锦涛和温家宝分别在国际会议上大讲特讲民主,那时也有不少人以为这是中共要推动民主改革的信号。当时我就反驳了这种不切实际的乐观论调。我指出,如果中共真的要着手民主改革,那么它需要做到以下三点:一是要作出民主的庄严承诺,用毫不含糊的语言表示接受民主的普适定义,不要再用什么"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一类说法自欺欺人。二是要制定民主化的路线图或曰时间表,三是要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立刻停止政治迫害,这一点是说做就能做到,无所谓渐进不渐进。专制的最大罪恶就是它不断地实行政治迫害。我们反对专制支持民主的最大理由就是我们要用"数人头"代替"砍人头"。俞可平文章讲民主的好处没有讲到这一点。这是我必须再三强调的。
 





我不敢相信乐观高调。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当局坚持专制暴政,压制民主呼声,较之前两年不但毫无改进而且还多有倒退。


最近几天,海外一些媒体纷纷转载《北京日报》署名文章"民主是个好东西",作者俞可平是中央编译局副局长,据说是胡锦涛的高级幕僚,由于这篇文章发表在中共北京市委的机关报上,尔后又被中央党校的刊物《学习时报》以及新华网和人民网等官方媒体转载,所以不少人以为这篇文章的发表具有深刻的政治背景和政治含义,有人高度评价这篇文章,认为它勾勒出胡温主导下的政治改革蓝图,标志着中共当局决心推进民主改革而迈出的重要一步。
 
不消说,对于这种乐观的高调我是不敢相信的。道理很简单,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当局一如既往地坚持专制暴政,压制民主呼声,较之前两年不但毫无改进而且还多有倒退。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继续封闭民间互联网站,象世纪中国这样久负盛名的学术网站都在劫难逃。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继续逮捕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甚至对他们的亲属百般骚扰恐吓,对辩护律师大打出手。去年是基层选举年,和 2003年一样,去年也有很多民间独立人士出面参选,但是他们受到比三年前还更严厉的压制。三年前,原中国社科院副院长、自由主义代表人物李慎之先生去世,他的生前友好自掏腰包,印制了纪念文集,在亲友间赠送散发。去年,同样的一位中共老干部和自由主义代表人物何家栋去世,他的朋友也是自掏腰包印制的何家东文选却被当局全数没收。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当局的表现既是如此恶劣,我们怎么能指望它突然 180度大转弯,又要推动民主改革了呢?回过头来再看俞可平那篇文章,其实俞可平的文章是在去年10月份发表的,当时并没有引起多么强烈的反应,何以到了两个多月后就突然变得那么重要了呢?由此可见,对俞可平这篇文章赋予太多的政治含义是没有根据的。
 
不错,俞可平这篇文章讲出了一些正确的道理,确有值得肯定之处。比如说作者讲到,"在人类迄今发明和推行的所有政治制度中,民主是弊端最少的一种。也就是说,相对而言,民主是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作者指出 : " 民主是个好东西,不是对个别的人而言 的,也不是对一些官员而言的;它是对整个国家和民族而言的,是对 广大人民群众而言的。 "作者特别强调 " 对于那些以自我利益为重的 官员而言,民主不但不是一个好东西,还是一个麻烦东西,甚至是一 个坏东西。试想,在民主政治条件下,官员要通过公民的选举产生, 要得到多数人的拥护与支持;其权力要受到公民的制约,他不能为所 欲为,还要与老百姓平起平坐、讨价还价。单这两点,很多人就不会 喜欢。当然,他不喜欢也不会明说,而会说,民主怎么不符合国情民 情,民主的条件怎么不成熟,公民的素质怎么不行;或者说,民主的 毛病是如何如何的多,民主会带来多少多少的危害,等等。因此,民 主政治不会自发运转,它需要人民自己和代表人民利益的政府官员去 推动和实践。" 应该说这些话都讲得不错,但遗憾的是,作者又在文章里重申官方的陈词滥调,说什么要建设" 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说什么"不照搬国外的政治模式",说什么"实现民主需要具备相应的经济、文化和政治的条件","不顾条件而推行民主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灾难",这些闪烁其词、模棱两可的表述,为当局歪曲民主的意义大开方便之门,同时也为当局拖延民主改革提供了借口,到头来也就把文章本来还包含的积极意义给大大地冲淡了。
 
记得在2005年9月,胡锦涛和温家宝分别在国际会议上大讲特讲民主,那时也有不少人以为这是中共要推动民主改革的信号。当时我就反驳了这种不切实际的乐观论调。我指出,如果中共真的要着手民主改革,那么它需要做到以下三点:一是要作出民主的庄严承诺,用毫不含糊的语言表示接受民主的普适定义,不要再用什么"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一类说法自欺欺人。二是要制定民主化的路线图或曰时间表,三是要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立刻停止政治迫害,这一点是说做就能做到,无所谓渐进不渐进。专制的最大罪恶就是它不断地实行政治迫害。我们反对专制支持民主的最大理由就是我们要用"数人头"代替"砍人头"。俞可平文章讲民主的好处没有讲到这一点。这是我必须再三强调的。
 





我不敢相信乐观高调。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当局坚持专制暴政,压制民主呼声,较之前两年不但毫无改进而且还多有倒退。


最近几天,海外一些媒体纷纷转载《北京日报》署名文章"民主是个好东西",作者俞可平是中央编译局副局长,据说是胡锦涛的高级幕僚,由于这篇文章发表在中共北京市委的机关报上,尔后又被中央党校的刊物《学习时报》以及新华网和人民网等官方媒体转载,所以不少人以为这篇文章的发表具有深刻的政治背景和政治含义,有人高度评价这篇文章,认为它勾勒出胡温主导下的政治改革蓝图,标志着中共当局决心推进民主改革而迈出的重要一步。
 
不消说,对于这种乐观的高调我是不敢相信的。道理很简单,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当局一如既往地坚持专制暴政,压制民主呼声,较之前两年不但毫无改进而且还多有倒退。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继续封闭民间互联网站,象世纪中国这样久负盛名的学术网站都在劫难逃。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继续逮捕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甚至对他们的亲属百般骚扰恐吓,对辩护律师大打出手。去年是基层选举年,和 2003年一样,去年也有很多民间独立人士出面参选,但是他们受到比三年前还更严厉的压制。三年前,原中国社科院副院长、自由主义代表人物李慎之先生去世,他的生前友好自掏腰包,印制了纪念文集,在亲友间赠送散发。去年,同样的一位中共老干部和自由主义代表人物何家栋去世,他的朋友也是自掏腰包印制的何家东文选却被当局全数没收。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当局的表现既是如此恶劣,我们怎么能指望它突然 180度大转弯,又要推动民主改革了呢?回过头来再看俞可平那篇文章,其实俞可平的文章是在去年10月份发表的,当时并没有引起多么强烈的反应,何以到了两个多月后就突然变得那么重要了呢?由此可见,对俞可平这篇文章赋予太多的政治含义是没有根据的。
 
不错,俞可平这篇文章讲出了一些正确的道理,确有值得肯定之处。比如说作者讲到,"在人类迄今发明和推行的所有政治制度中,民主是弊端最少的一种。也就是说,相对而言,民主是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作者指出 : " 民主是个好东西,不是对个别的人而言 的,也不是对一些官员而言的;它是对整个国家和民族而言的,是对 广大人民群众而言的。 "作者特别强调 " 对于那些以自我利益为重的 官员而言,民主不但不是一个好东西,还是一个麻烦东西,甚至是一 个坏东西。试想,在民主政治条件下,官员要通过公民的选举产生, 要得到多数人的拥护与支持;其权力要受到公民的制约,他不能为所 欲为,还要与老百姓平起平坐、讨价还价。单这两点,很多人就不会 喜欢。当然,他不喜欢也不会明说,而会说,民主怎么不符合国情民 情,民主的条件怎么不成熟,公民的素质怎么不行;或者说,民主的 毛病是如何如何的多,民主会带来多少多少的危害,等等。因此,民 主政治不会自发运转,它需要人民自己和代表人民利益的政府官员去 推动和实践。" 应该说这些话都讲得不错,但遗憾的是,作者又在文章里重申官方的陈词滥调,说什么要建设" 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说什么"不照搬国外的政治模式",说什么"实现民主需要具备相应的经济、文化和政治的条件","不顾条件而推行民主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灾难",这些闪烁其词、模棱两可的表述,为当局歪曲民主的意义大开方便之门,同时也为当局拖延民主改革提供了借口,到头来也就把文章本来还包含的积极意义给大大地冲淡了。
 
记得在2005年9月,胡锦涛和温家宝分别在国际会议上大讲特讲民主,那时也有不少人以为这是中共要推动民主改革的信号。当时我就反驳了这种不切实际的乐观论调。我指出,如果中共真的要着手民主改革,那么它需要做到以下三点:一是要作出民主的庄严承诺,用毫不含糊的语言表示接受民主的普适定义,不要再用什么"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一类说法自欺欺人。二是要制定民主化的路线图或曰时间表,三是要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立刻停止政治迫害,这一点是说做就能做到,无所谓渐进不渐进。专制的最大罪恶就是它不断地实行政治迫害。我们反对专制支持民主的最大理由就是我们要用"数人头"代替"砍人头"。俞可平文章讲民主的好处没有讲到这一点。这是我必须再三强调的。
 





我不敢相信乐观高调。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当局坚持专制暴政,压制民主呼声,较之前两年不但毫无改进而且还多有倒退。


最近几天,海外一些媒体纷纷转载《北京日报》署名文章"民主是个好东西",作者俞可平是中央编译局副局长,据说是胡锦涛的高级幕僚,由于这篇文章发表在中共北京市委的机关报上,尔后又被中央党校的刊物《学习时报》以及新华网和人民网等官方媒体转载,所以不少人以为这篇文章的发表具有深刻的政治背景和政治含义,有人高度评价这篇文章,认为它勾勒出胡温主导下的政治改革蓝图,标志着中共当局决心推进民主改革而迈出的重要一步。
 
不消说,对于这种乐观的高调我是不敢相信的。道理很简单,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当局一如既往地坚持专制暴政,压制民主呼声,较之前两年不但毫无改进而且还多有倒退。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继续封闭民间互联网站,象世纪中国这样久负盛名的学术网站都在劫难逃。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继续逮捕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甚至对他们的亲属百般骚扰恐吓,对辩护律师大打出手。去年是基层选举年,和 2003年一样,去年也有很多民间独立人士出面参选,但是他们受到比三年前还更严厉的压制。三年前,原中国社科院副院长、自由主义代表人物李慎之先生去世,他的生前友好自掏腰包,印制了纪念文集,在亲友间赠送散发。去年,同样的一位中共老干部和自由主义代表人物何家栋去世,他的朋友也是自掏腰包印制的何家东文选却被当局全数没收。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当局的表现既是如此恶劣,我们怎么能指望它突然 180度大转弯,又要推动民主改革了呢?回过头来再看俞可平那篇文章,其实俞可平的文章是在去年10月份发表的,当时并没有引起多么强烈的反应,何以到了两个多月后就突然变得那么重要了呢?由此可见,对俞可平这篇文章赋予太多的政治含义是没有根据的。
 
不错,俞可平这篇文章讲出了一些正确的道理,确有值得肯定之处。比如说作者讲到,"在人类迄今发明和推行的所有政治制度中,民主是弊端最少的一种。也就是说,相对而言,民主是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作者指出 : " 民主是个好东西,不是对个别的人而言 的,也不是对一些官员而言的;它是对整个国家和民族而言的,是对 广大人民群众而言的。 "作者特别强调 " 对于那些以自我利益为重的 官员而言,民主不但不是一个好东西,还是一个麻烦东西,甚至是一 个坏东西。试想,在民主政治条件下,官员要通过公民的选举产生, 要得到多数人的拥护与支持;其权力要受到公民的制约,他不能为所 欲为,还要与老百姓平起平坐、讨价还价。单这两点,很多人就不会 喜欢。当然,他不喜欢也不会明说,而会说,民主怎么不符合国情民 情,民主的条件怎么不成熟,公民的素质怎么不行;或者说,民主的 毛病是如何如何的多,民主会带来多少多少的危害,等等。因此,民 主政治不会自发运转,它需要人民自己和代表人民利益的政府官员去 推动和实践。" 应该说这些话都讲得不错,但遗憾的是,作者又在文章里重申官方的陈词滥调,说什么要建设" 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说什么"不照搬国外的政治模式",说什么"实现民主需要具备相应的经济、文化和政治的条件","不顾条件而推行民主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灾难",这些闪烁其词、模棱两可的表述,为当局歪曲民主的意义大开方便之门,同时也为当局拖延民主改革提供了借口,到头来也就把文章本来还包含的积极意义给大大地冲淡了。
 
记得在2005年9月,胡锦涛和温家宝分别在国际会议上大讲特讲民主,那时也有不少人以为这是中共要推动民主改革的信号。当时我就反驳了这种不切实际的乐观论调。我指出,如果中共真的要着手民主改革,那么它需要做到以下三点:一是要作出民主的庄严承诺,用毫不含糊的语言表示接受民主的普适定义,不要再用什么"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一类说法自欺欺人。二是要制定民主化的路线图或曰时间表,三是要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立刻停止政治迫害,这一点是说做就能做到,无所谓渐进不渐进。专制的最大罪恶就是它不断地实行政治迫害。我们反对专制支持民主的最大理由就是我们要用"数人头"代替"砍人头"。俞可平文章讲民主的好处没有讲到这一点。这是我必须再三强调的。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