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双规悖逆人权和法制
米藜(美国)



中国反贪腐仍然停留运动式的铁腕人治,尚没走入法治轨道。社会文明发展是建立宪政制度,依法治国。


近一段时期以来,引起海峡两岸民众关注的同一个话题就是反贪腐。台湾反贪腐直指总统及总统家人,大陆最高也到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台湾反贪腐反到第一家庭,这是一桩台湾宪政史上首位现任总统被司法侦查的案件。为了避免干扰,陈瑞仁检察官在侦办国务机要费案期间,检察长谢文定告诉他放手办、不要有任何政治考量、只要扪心自问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给了陈瑞仁最大的办案空间。从收案到结案,陈瑞仁多次强调没有受到任何政治压力和干预,此处可以看出台湾在宪政民主制度下的司法独立。

大陆反贪腐从来都是至上而下的权力反腐,而非司法反腐。陈良宇这次落马,同样没有司法部门什么事。只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开了一个会,审议了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陈良宇同志有关问题初核情况的报告》:根据目前调查的情况,陈良宇同志涉及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违规使用社保资金、为一些不法企业主谋取利益、袒护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的身边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亲属谋取不正当利益等严重违纪问题,造成了恶劣的政治影响。既然陈良宇已经有严重违纪问题,造成了恶劣的政治影响,可是上海司法部门为什么没做侦查?陈良宇的问题群众肯定向司法部门举报过,但是由于忌惮陈大权在握,在中央权力部门没有动他之前,司法部门只有干瞪眼的份。由此可见,大陆反贪腐在司法之外还另有一套权力程序。

陈良宇被中纪委双规的前一天还和市长韩正、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段世杰、国际田联副主席迪格尔、楼大鹏等观看了上海体育场举行国际田径黄金大奖赛。稍早时,出席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最高法院院长会议,出席了上海市第十三届运动会开幕式,在虹桥迎宾馆会见了来沪参加上海市人民对外友好协会成立50周年庆祝活动的各国代表团团长。我们看陈良宇在活动中没有一点异样,所到场所前呼后拥,派头十足。至少我们从媒体上无法看出他是个有严重违纪问题和造成了恶劣政治影响的官员。因此,当中央决定免去陈良宇同志上海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停止其担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职务时,公众无不感到震惊。说是震惊也震惊过无数次了。在中国官场大大小小的官员,在司法介入之前被双规已经不记其数。所谓双规是指涉嫌违纪人员在规定的时间、地点就案件所涉及的问题作出说明。也就是说,在还没有完全调查清楚是否违法犯罪的情况下,这些被双规的人已经失去了人身自由。前一天还在主席台上大讲自己如何廉政如何遵纪守法,可第二天就莫名其妙的被双规了。不仅公众感到离奇,就连贪官们自己也会感到意外。大多数官员在双规前都有严重违法或者犯罪行为,但是司法部门却没有独立侦查的权力。由此可见,中国官员贪赃枉法,永远是先接受党的纪律部门处理,在确定有违法事实后才会移交司法部门追究法律责任。司法部门事先没有独立执法的权力,这可是中国最有特色的一件事情了。

现在双规成了大陆纪检监察机关一个常用的办案措施,但被喻为双刃剑的双规措施,却存在许多致命缺陷和弊病。双规既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嫌疑,使公民的合法权利受到侵犯,又可以给权力寻租提供空间和黑洞。湖南省郴州市前纪委书记曾锦春,一直在肆无忌惮地利用手中的双规权力要挟、打击、报复干部,并到处敛财,制造冤案。他滥用权力,竟然双规了民营企业家李民主,并在双规期间收缴其60余万元且未开收据。之后,还要其每年交40万元到市纪委,可以获得私营企业合法权益重点保护单位挂牌保护。双规的弊病还在于可能导致滥用职权,官官相护。湖南省郴州市前纪委书记曾锦春双规前,鉴于源源不断的举报,湖南省纪委此前曾三次对曾锦春实施调查,但每次都不了了之,被称为告不倒、查不倒、管不倒的三不倒纪委书记。贪腐纪委书记何以会三不倒,应该与我们这种双规在前司法滞后的反腐体制有很大关系。纪委的官员调查纪委书记,即使是上级纪委,也属于官官之间的事情,而中国自古就有官官相护的传统,只要不超出纪委的关卡,再威严的法律又能拿贪官们奈何?正如湖南常德市原市纪委书记彭晋镛被立案侦查期间,向省纪委写的检查中所说:自己是搞纪检监督工作的,又是市纪委的一把手,没有人敢于监督我。

此外双规式的反腐过程中,不能保障和维护被查者的申辩权、申诉权、人身权、知情权和财产权,极易走向极端。上文提到的湖南省郴州市前纪委书记曾锦春,县检察院副检查长邝茂盛因为曾违逆他的意志,竟然无辜被双规了59天,34天不让上床睡觉;河北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梁云才,2005年5月7日,在双规期间突然死亡。6月22日,国家公安部与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法医团出具的尸检报告称:梁云才符合因钝性外力反复作用致大面积软组织损伤、出血所致出血性合并创伤性休克导致的死亡;湖南衡阳南华医院院长6月15号被通知去市纪委双规,25号晚上离奇身亡这种超越法律权限的双规,是被审查者严重不幸,是对宪法赋予人权的一种侵犯。

而在民主发达国家,检查官被授予对涉嫌贪腐官员调查的权力,而不是政党或者政府哪个部门。然而,虽然检查官在调查期间权力很大,但是他没有限制调查对像人身自由的权力。我们看看台湾检察官陈瑞仁是怎样调查总统的。第一次询问是在总统府,从下午4点问到晚上9点,中途没有用晚餐;第二次在官邸,从晚上9点问到隔天凌晨1点半,中间也没有休息。这也让人想起当年克林顿总统被独立检察官斯塔尔穷追猛打,在白宫地图室内,向大陪审团提供了近四小时的证词检察官的一大权力是传讯证人,检察官出于调查需要,几乎可以传讯任何人,上至总统和议员,下至贩夫走卒。如果有人拒绝作证的话,就有可能以蔑视法庭罪被投入监狱。克林顿总统的几位故旧好友就因为拒绝作证而饱受牢狱之苦。但是,调查完毕,调查对象仍然回归到自己的位置,即总统照做总统,议员照做议员。而在中国,不仅检察官没有权力直接传讯在位高官,而且人只要被纪委带走调查,便很长时间杳无音信,不知下落。

为什么曾锦春们能用双规来当作整人的贪腐工具?为什么双规常常奈何不了一些呼风唤雨的牛B官员?说到底还是因为我们的反贪腐仍然停留运动式的铁腕人治,反贪腐尚没有真正走入法治轨道。社会文明发展的方向是建立宪政制度。中国要加快依法治国、依法治政,要加快将权力反腐政策逐步上升到法律层面,党和政府的一切活动应在国家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进行,在法律框架下建立制度性的反贪腐机制。除此之外,我们还必需建立保护举报人的制度,建立财政公益诉讼制度,建立行政公开制度,充分利用媒体监督,群众监督,司法监督,更加广泛地动员社会力量参与反贪腐。惟有在法制、公开和透明的环境下,反腐工作才会更加高效而具有震慑力。





中国反贪腐仍然停留运动式的铁腕人治,尚没走入法治轨道。社会文明发展是建立宪政制度,依法治国。


近一段时期以来,引起海峡两岸民众关注的同一个话题就是反贪腐。台湾反贪腐直指总统及总统家人,大陆最高也到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台湾反贪腐反到第一家庭,这是一桩台湾宪政史上首位现任总统被司法侦查的案件。为了避免干扰,陈瑞仁检察官在侦办国务机要费案期间,检察长谢文定告诉他放手办、不要有任何政治考量、只要扪心自问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给了陈瑞仁最大的办案空间。从收案到结案,陈瑞仁多次强调没有受到任何政治压力和干预,此处可以看出台湾在宪政民主制度下的司法独立。

大陆反贪腐从来都是至上而下的权力反腐,而非司法反腐。陈良宇这次落马,同样没有司法部门什么事。只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开了一个会,审议了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陈良宇同志有关问题初核情况的报告》:根据目前调查的情况,陈良宇同志涉及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违规使用社保资金、为一些不法企业主谋取利益、袒护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的身边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亲属谋取不正当利益等严重违纪问题,造成了恶劣的政治影响。既然陈良宇已经有严重违纪问题,造成了恶劣的政治影响,可是上海司法部门为什么没做侦查?陈良宇的问题群众肯定向司法部门举报过,但是由于忌惮陈大权在握,在中央权力部门没有动他之前,司法部门只有干瞪眼的份。由此可见,大陆反贪腐在司法之外还另有一套权力程序。

陈良宇被中纪委双规的前一天还和市长韩正、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段世杰、国际田联副主席迪格尔、楼大鹏等观看了上海体育场举行国际田径黄金大奖赛。稍早时,出席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最高法院院长会议,出席了上海市第十三届运动会开幕式,在虹桥迎宾馆会见了来沪参加上海市人民对外友好协会成立50周年庆祝活动的各国代表团团长。我们看陈良宇在活动中没有一点异样,所到场所前呼后拥,派头十足。至少我们从媒体上无法看出他是个有严重违纪问题和造成了恶劣政治影响的官员。因此,当中央决定免去陈良宇同志上海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停止其担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职务时,公众无不感到震惊。说是震惊也震惊过无数次了。在中国官场大大小小的官员,在司法介入之前被双规已经不记其数。所谓双规是指涉嫌违纪人员在规定的时间、地点就案件所涉及的问题作出说明。也就是说,在还没有完全调查清楚是否违法犯罪的情况下,这些被双规的人已经失去了人身自由。前一天还在主席台上大讲自己如何廉政如何遵纪守法,可第二天就莫名其妙的被双规了。不仅公众感到离奇,就连贪官们自己也会感到意外。大多数官员在双规前都有严重违法或者犯罪行为,但是司法部门却没有独立侦查的权力。由此可见,中国官员贪赃枉法,永远是先接受党的纪律部门处理,在确定有违法事实后才会移交司法部门追究法律责任。司法部门事先没有独立执法的权力,这可是中国最有特色的一件事情了。

现在双规成了大陆纪检监察机关一个常用的办案措施,但被喻为双刃剑的双规措施,却存在许多致命缺陷和弊病。双规既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嫌疑,使公民的合法权利受到侵犯,又可以给权力寻租提供空间和黑洞。湖南省郴州市前纪委书记曾锦春,一直在肆无忌惮地利用手中的双规权力要挟、打击、报复干部,并到处敛财,制造冤案。他滥用权力,竟然双规了民营企业家李民主,并在双规期间收缴其60余万元且未开收据。之后,还要其每年交40万元到市纪委,可以获得私营企业合法权益重点保护单位挂牌保护。双规的弊病还在于可能导致滥用职权,官官相护。湖南省郴州市前纪委书记曾锦春双规前,鉴于源源不断的举报,湖南省纪委此前曾三次对曾锦春实施调查,但每次都不了了之,被称为告不倒、查不倒、管不倒的三不倒纪委书记。贪腐纪委书记何以会三不倒,应该与我们这种双规在前司法滞后的反腐体制有很大关系。纪委的官员调查纪委书记,即使是上级纪委,也属于官官之间的事情,而中国自古就有官官相护的传统,只要不超出纪委的关卡,再威严的法律又能拿贪官们奈何?正如湖南常德市原市纪委书记彭晋镛被立案侦查期间,向省纪委写的检查中所说:自己是搞纪检监督工作的,又是市纪委的一把手,没有人敢于监督我。

此外双规式的反腐过程中,不能保障和维护被查者的申辩权、申诉权、人身权、知情权和财产权,极易走向极端。上文提到的湖南省郴州市前纪委书记曾锦春,县检察院副检查长邝茂盛因为曾违逆他的意志,竟然无辜被双规了59天,34天不让上床睡觉;河北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梁云才,2005年5月7日,在双规期间突然死亡。6月22日,国家公安部与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法医团出具的尸检报告称:梁云才符合因钝性外力反复作用致大面积软组织损伤、出血所致出血性合并创伤性休克导致的死亡;湖南衡阳南华医院院长6月15号被通知去市纪委双规,25号晚上离奇身亡这种超越法律权限的双规,是被审查者严重不幸,是对宪法赋予人权的一种侵犯。

而在民主发达国家,检查官被授予对涉嫌贪腐官员调查的权力,而不是政党或者政府哪个部门。然而,虽然检查官在调查期间权力很大,但是他没有限制调查对像人身自由的权力。我们看看台湾检察官陈瑞仁是怎样调查总统的。第一次询问是在总统府,从下午4点问到晚上9点,中途没有用晚餐;第二次在官邸,从晚上9点问到隔天凌晨1点半,中间也没有休息。这也让人想起当年克林顿总统被独立检察官斯塔尔穷追猛打,在白宫地图室内,向大陪审团提供了近四小时的证词检察官的一大权力是传讯证人,检察官出于调查需要,几乎可以传讯任何人,上至总统和议员,下至贩夫走卒。如果有人拒绝作证的话,就有可能以蔑视法庭罪被投入监狱。克林顿总统的几位故旧好友就因为拒绝作证而饱受牢狱之苦。但是,调查完毕,调查对象仍然回归到自己的位置,即总统照做总统,议员照做议员。而在中国,不仅检察官没有权力直接传讯在位高官,而且人只要被纪委带走调查,便很长时间杳无音信,不知下落。

为什么曾锦春们能用双规来当作整人的贪腐工具?为什么双规常常奈何不了一些呼风唤雨的牛B官员?说到底还是因为我们的反贪腐仍然停留运动式的铁腕人治,反贪腐尚没有真正走入法治轨道。社会文明发展的方向是建立宪政制度。中国要加快依法治国、依法治政,要加快将权力反腐政策逐步上升到法律层面,党和政府的一切活动应在国家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进行,在法律框架下建立制度性的反贪腐机制。除此之外,我们还必需建立保护举报人的制度,建立财政公益诉讼制度,建立行政公开制度,充分利用媒体监督,群众监督,司法监督,更加广泛地动员社会力量参与反贪腐。惟有在法制、公开和透明的环境下,反腐工作才会更加高效而具有震慑力。





中国反贪腐仍然停留运动式的铁腕人治,尚没走入法治轨道。社会文明发展是建立宪政制度,依法治国。


近一段时期以来,引起海峡两岸民众关注的同一个话题就是反贪腐。台湾反贪腐直指总统及总统家人,大陆最高也到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台湾反贪腐反到第一家庭,这是一桩台湾宪政史上首位现任总统被司法侦查的案件。为了避免干扰,陈瑞仁检察官在侦办国务机要费案期间,检察长谢文定告诉他放手办、不要有任何政治考量、只要扪心自问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给了陈瑞仁最大的办案空间。从收案到结案,陈瑞仁多次强调没有受到任何政治压力和干预,此处可以看出台湾在宪政民主制度下的司法独立。

大陆反贪腐从来都是至上而下的权力反腐,而非司法反腐。陈良宇这次落马,同样没有司法部门什么事。只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开了一个会,审议了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陈良宇同志有关问题初核情况的报告》:根据目前调查的情况,陈良宇同志涉及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违规使用社保资金、为一些不法企业主谋取利益、袒护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的身边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亲属谋取不正当利益等严重违纪问题,造成了恶劣的政治影响。既然陈良宇已经有严重违纪问题,造成了恶劣的政治影响,可是上海司法部门为什么没做侦查?陈良宇的问题群众肯定向司法部门举报过,但是由于忌惮陈大权在握,在中央权力部门没有动他之前,司法部门只有干瞪眼的份。由此可见,大陆反贪腐在司法之外还另有一套权力程序。

陈良宇被中纪委双规的前一天还和市长韩正、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段世杰、国际田联副主席迪格尔、楼大鹏等观看了上海体育场举行国际田径黄金大奖赛。稍早时,出席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最高法院院长会议,出席了上海市第十三届运动会开幕式,在虹桥迎宾馆会见了来沪参加上海市人民对外友好协会成立50周年庆祝活动的各国代表团团长。我们看陈良宇在活动中没有一点异样,所到场所前呼后拥,派头十足。至少我们从媒体上无法看出他是个有严重违纪问题和造成了恶劣政治影响的官员。因此,当中央决定免去陈良宇同志上海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停止其担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职务时,公众无不感到震惊。说是震惊也震惊过无数次了。在中国官场大大小小的官员,在司法介入之前被双规已经不记其数。所谓双规是指涉嫌违纪人员在规定的时间、地点就案件所涉及的问题作出说明。也就是说,在还没有完全调查清楚是否违法犯罪的情况下,这些被双规的人已经失去了人身自由。前一天还在主席台上大讲自己如何廉政如何遵纪守法,可第二天就莫名其妙的被双规了。不仅公众感到离奇,就连贪官们自己也会感到意外。大多数官员在双规前都有严重违法或者犯罪行为,但是司法部门却没有独立侦查的权力。由此可见,中国官员贪赃枉法,永远是先接受党的纪律部门处理,在确定有违法事实后才会移交司法部门追究法律责任。司法部门事先没有独立执法的权力,这可是中国最有特色的一件事情了。

现在双规成了大陆纪检监察机关一个常用的办案措施,但被喻为双刃剑的双规措施,却存在许多致命缺陷和弊病。双规既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嫌疑,使公民的合法权利受到侵犯,又可以给权力寻租提供空间和黑洞。湖南省郴州市前纪委书记曾锦春,一直在肆无忌惮地利用手中的双规权力要挟、打击、报复干部,并到处敛财,制造冤案。他滥用权力,竟然双规了民营企业家李民主,并在双规期间收缴其60余万元且未开收据。之后,还要其每年交40万元到市纪委,可以获得私营企业合法权益重点保护单位挂牌保护。双规的弊病还在于可能导致滥用职权,官官相护。湖南省郴州市前纪委书记曾锦春双规前,鉴于源源不断的举报,湖南省纪委此前曾三次对曾锦春实施调查,但每次都不了了之,被称为告不倒、查不倒、管不倒的三不倒纪委书记。贪腐纪委书记何以会三不倒,应该与我们这种双规在前司法滞后的反腐体制有很大关系。纪委的官员调查纪委书记,即使是上级纪委,也属于官官之间的事情,而中国自古就有官官相护的传统,只要不超出纪委的关卡,再威严的法律又能拿贪官们奈何?正如湖南常德市原市纪委书记彭晋镛被立案侦查期间,向省纪委写的检查中所说:自己是搞纪检监督工作的,又是市纪委的一把手,没有人敢于监督我。

此外双规式的反腐过程中,不能保障和维护被查者的申辩权、申诉权、人身权、知情权和财产权,极易走向极端。上文提到的湖南省郴州市前纪委书记曾锦春,县检察院副检查长邝茂盛因为曾违逆他的意志,竟然无辜被双规了59天,34天不让上床睡觉;河北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梁云才,2005年5月7日,在双规期间突然死亡。6月22日,国家公安部与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法医团出具的尸检报告称:梁云才符合因钝性外力反复作用致大面积软组织损伤、出血所致出血性合并创伤性休克导致的死亡;湖南衡阳南华医院院长6月15号被通知去市纪委双规,25号晚上离奇身亡这种超越法律权限的双规,是被审查者严重不幸,是对宪法赋予人权的一种侵犯。

而在民主发达国家,检查官被授予对涉嫌贪腐官员调查的权力,而不是政党或者政府哪个部门。然而,虽然检查官在调查期间权力很大,但是他没有限制调查对像人身自由的权力。我们看看台湾检察官陈瑞仁是怎样调查总统的。第一次询问是在总统府,从下午4点问到晚上9点,中途没有用晚餐;第二次在官邸,从晚上9点问到隔天凌晨1点半,中间也没有休息。这也让人想起当年克林顿总统被独立检察官斯塔尔穷追猛打,在白宫地图室内,向大陪审团提供了近四小时的证词检察官的一大权力是传讯证人,检察官出于调查需要,几乎可以传讯任何人,上至总统和议员,下至贩夫走卒。如果有人拒绝作证的话,就有可能以蔑视法庭罪被投入监狱。克林顿总统的几位故旧好友就因为拒绝作证而饱受牢狱之苦。但是,调查完毕,调查对象仍然回归到自己的位置,即总统照做总统,议员照做议员。而在中国,不仅检察官没有权力直接传讯在位高官,而且人只要被纪委带走调查,便很长时间杳无音信,不知下落。

为什么曾锦春们能用双规来当作整人的贪腐工具?为什么双规常常奈何不了一些呼风唤雨的牛B官员?说到底还是因为我们的反贪腐仍然停留运动式的铁腕人治,反贪腐尚没有真正走入法治轨道。社会文明发展的方向是建立宪政制度。中国要加快依法治国、依法治政,要加快将权力反腐政策逐步上升到法律层面,党和政府的一切活动应在国家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进行,在法律框架下建立制度性的反贪腐机制。除此之外,我们还必需建立保护举报人的制度,建立财政公益诉讼制度,建立行政公开制度,充分利用媒体监督,群众监督,司法监督,更加广泛地动员社会力量参与反贪腐。惟有在法制、公开和透明的环境下,反腐工作才会更加高效而具有震慑力。





中国反贪腐仍然停留运动式的铁腕人治,尚没走入法治轨道。社会文明发展是建立宪政制度,依法治国。


近一段时期以来,引起海峡两岸民众关注的同一个话题就是反贪腐。台湾反贪腐直指总统及总统家人,大陆最高也到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台湾反贪腐反到第一家庭,这是一桩台湾宪政史上首位现任总统被司法侦查的案件。为了避免干扰,陈瑞仁检察官在侦办国务机要费案期间,检察长谢文定告诉他放手办、不要有任何政治考量、只要扪心自问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给了陈瑞仁最大的办案空间。从收案到结案,陈瑞仁多次强调没有受到任何政治压力和干预,此处可以看出台湾在宪政民主制度下的司法独立。

大陆反贪腐从来都是至上而下的权力反腐,而非司法反腐。陈良宇这次落马,同样没有司法部门什么事。只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开了一个会,审议了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陈良宇同志有关问题初核情况的报告》:根据目前调查的情况,陈良宇同志涉及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违规使用社保资金、为一些不法企业主谋取利益、袒护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的身边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亲属谋取不正当利益等严重违纪问题,造成了恶劣的政治影响。既然陈良宇已经有严重违纪问题,造成了恶劣的政治影响,可是上海司法部门为什么没做侦查?陈良宇的问题群众肯定向司法部门举报过,但是由于忌惮陈大权在握,在中央权力部门没有动他之前,司法部门只有干瞪眼的份。由此可见,大陆反贪腐在司法之外还另有一套权力程序。

陈良宇被中纪委双规的前一天还和市长韩正、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段世杰、国际田联副主席迪格尔、楼大鹏等观看了上海体育场举行国际田径黄金大奖赛。稍早时,出席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最高法院院长会议,出席了上海市第十三届运动会开幕式,在虹桥迎宾馆会见了来沪参加上海市人民对外友好协会成立50周年庆祝活动的各国代表团团长。我们看陈良宇在活动中没有一点异样,所到场所前呼后拥,派头十足。至少我们从媒体上无法看出他是个有严重违纪问题和造成了恶劣政治影响的官员。因此,当中央决定免去陈良宇同志上海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停止其担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职务时,公众无不感到震惊。说是震惊也震惊过无数次了。在中国官场大大小小的官员,在司法介入之前被双规已经不记其数。所谓双规是指涉嫌违纪人员在规定的时间、地点就案件所涉及的问题作出说明。也就是说,在还没有完全调查清楚是否违法犯罪的情况下,这些被双规的人已经失去了人身自由。前一天还在主席台上大讲自己如何廉政如何遵纪守法,可第二天就莫名其妙的被双规了。不仅公众感到离奇,就连贪官们自己也会感到意外。大多数官员在双规前都有严重违法或者犯罪行为,但是司法部门却没有独立侦查的权力。由此可见,中国官员贪赃枉法,永远是先接受党的纪律部门处理,在确定有违法事实后才会移交司法部门追究法律责任。司法部门事先没有独立执法的权力,这可是中国最有特色的一件事情了。

现在双规成了大陆纪检监察机关一个常用的办案措施,但被喻为双刃剑的双规措施,却存在许多致命缺陷和弊病。双规既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嫌疑,使公民的合法权利受到侵犯,又可以给权力寻租提供空间和黑洞。湖南省郴州市前纪委书记曾锦春,一直在肆无忌惮地利用手中的双规权力要挟、打击、报复干部,并到处敛财,制造冤案。他滥用权力,竟然双规了民营企业家李民主,并在双规期间收缴其60余万元且未开收据。之后,还要其每年交40万元到市纪委,可以获得私营企业合法权益重点保护单位挂牌保护。双规的弊病还在于可能导致滥用职权,官官相护。湖南省郴州市前纪委书记曾锦春双规前,鉴于源源不断的举报,湖南省纪委此前曾三次对曾锦春实施调查,但每次都不了了之,被称为告不倒、查不倒、管不倒的三不倒纪委书记。贪腐纪委书记何以会三不倒,应该与我们这种双规在前司法滞后的反腐体制有很大关系。纪委的官员调查纪委书记,即使是上级纪委,也属于官官之间的事情,而中国自古就有官官相护的传统,只要不超出纪委的关卡,再威严的法律又能拿贪官们奈何?正如湖南常德市原市纪委书记彭晋镛被立案侦查期间,向省纪委写的检查中所说:自己是搞纪检监督工作的,又是市纪委的一把手,没有人敢于监督我。

此外双规式的反腐过程中,不能保障和维护被查者的申辩权、申诉权、人身权、知情权和财产权,极易走向极端。上文提到的湖南省郴州市前纪委书记曾锦春,县检察院副检查长邝茂盛因为曾违逆他的意志,竟然无辜被双规了59天,34天不让上床睡觉;河北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梁云才,2005年5月7日,在双规期间突然死亡。6月22日,国家公安部与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法医团出具的尸检报告称:梁云才符合因钝性外力反复作用致大面积软组织损伤、出血所致出血性合并创伤性休克导致的死亡;湖南衡阳南华医院院长6月15号被通知去市纪委双规,25号晚上离奇身亡这种超越法律权限的双规,是被审查者严重不幸,是对宪法赋予人权的一种侵犯。

而在民主发达国家,检查官被授予对涉嫌贪腐官员调查的权力,而不是政党或者政府哪个部门。然而,虽然检查官在调查期间权力很大,但是他没有限制调查对像人身自由的权力。我们看看台湾检察官陈瑞仁是怎样调查总统的。第一次询问是在总统府,从下午4点问到晚上9点,中途没有用晚餐;第二次在官邸,从晚上9点问到隔天凌晨1点半,中间也没有休息。这也让人想起当年克林顿总统被独立检察官斯塔尔穷追猛打,在白宫地图室内,向大陪审团提供了近四小时的证词检察官的一大权力是传讯证人,检察官出于调查需要,几乎可以传讯任何人,上至总统和议员,下至贩夫走卒。如果有人拒绝作证的话,就有可能以蔑视法庭罪被投入监狱。克林顿总统的几位故旧好友就因为拒绝作证而饱受牢狱之苦。但是,调查完毕,调查对象仍然回归到自己的位置,即总统照做总统,议员照做议员。而在中国,不仅检察官没有权力直接传讯在位高官,而且人只要被纪委带走调查,便很长时间杳无音信,不知下落。

为什么曾锦春们能用双规来当作整人的贪腐工具?为什么双规常常奈何不了一些呼风唤雨的牛B官员?说到底还是因为我们的反贪腐仍然停留运动式的铁腕人治,反贪腐尚没有真正走入法治轨道。社会文明发展的方向是建立宪政制度。中国要加快依法治国、依法治政,要加快将权力反腐政策逐步上升到法律层面,党和政府的一切活动应在国家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进行,在法律框架下建立制度性的反贪腐机制。除此之外,我们还必需建立保护举报人的制度,建立财政公益诉讼制度,建立行政公开制度,充分利用媒体监督,群众监督,司法监督,更加广泛地动员社会力量参与反贪腐。惟有在法制、公开和透明的环境下,反腐工作才会更加高效而具有震慑力。





中国反贪腐仍然停留运动式的铁腕人治,尚没走入法治轨道。社会文明发展是建立宪政制度,依法治国。


近一段时期以来,引起海峡两岸民众关注的同一个话题就是反贪腐。台湾反贪腐直指总统及总统家人,大陆最高也到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台湾反贪腐反到第一家庭,这是一桩台湾宪政史上首位现任总统被司法侦查的案件。为了避免干扰,陈瑞仁检察官在侦办国务机要费案期间,检察长谢文定告诉他放手办、不要有任何政治考量、只要扪心自问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给了陈瑞仁最大的办案空间。从收案到结案,陈瑞仁多次强调没有受到任何政治压力和干预,此处可以看出台湾在宪政民主制度下的司法独立。

大陆反贪腐从来都是至上而下的权力反腐,而非司法反腐。陈良宇这次落马,同样没有司法部门什么事。只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开了一个会,审议了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陈良宇同志有关问题初核情况的报告》:根据目前调查的情况,陈良宇同志涉及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违规使用社保资金、为一些不法企业主谋取利益、袒护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的身边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亲属谋取不正当利益等严重违纪问题,造成了恶劣的政治影响。既然陈良宇已经有严重违纪问题,造成了恶劣的政治影响,可是上海司法部门为什么没做侦查?陈良宇的问题群众肯定向司法部门举报过,但是由于忌惮陈大权在握,在中央权力部门没有动他之前,司法部门只有干瞪眼的份。由此可见,大陆反贪腐在司法之外还另有一套权力程序。

陈良宇被中纪委双规的前一天还和市长韩正、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段世杰、国际田联副主席迪格尔、楼大鹏等观看了上海体育场举行国际田径黄金大奖赛。稍早时,出席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最高法院院长会议,出席了上海市第十三届运动会开幕式,在虹桥迎宾馆会见了来沪参加上海市人民对外友好协会成立50周年庆祝活动的各国代表团团长。我们看陈良宇在活动中没有一点异样,所到场所前呼后拥,派头十足。至少我们从媒体上无法看出他是个有严重违纪问题和造成了恶劣政治影响的官员。因此,当中央决定免去陈良宇同志上海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停止其担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职务时,公众无不感到震惊。说是震惊也震惊过无数次了。在中国官场大大小小的官员,在司法介入之前被双规已经不记其数。所谓双规是指涉嫌违纪人员在规定的时间、地点就案件所涉及的问题作出说明。也就是说,在还没有完全调查清楚是否违法犯罪的情况下,这些被双规的人已经失去了人身自由。前一天还在主席台上大讲自己如何廉政如何遵纪守法,可第二天就莫名其妙的被双规了。不仅公众感到离奇,就连贪官们自己也会感到意外。大多数官员在双规前都有严重违法或者犯罪行为,但是司法部门却没有独立侦查的权力。由此可见,中国官员贪赃枉法,永远是先接受党的纪律部门处理,在确定有违法事实后才会移交司法部门追究法律责任。司法部门事先没有独立执法的权力,这可是中国最有特色的一件事情了。

现在双规成了大陆纪检监察机关一个常用的办案措施,但被喻为双刃剑的双规措施,却存在许多致命缺陷和弊病。双规既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嫌疑,使公民的合法权利受到侵犯,又可以给权力寻租提供空间和黑洞。湖南省郴州市前纪委书记曾锦春,一直在肆无忌惮地利用手中的双规权力要挟、打击、报复干部,并到处敛财,制造冤案。他滥用权力,竟然双规了民营企业家李民主,并在双规期间收缴其60余万元且未开收据。之后,还要其每年交40万元到市纪委,可以获得私营企业合法权益重点保护单位挂牌保护。双规的弊病还在于可能导致滥用职权,官官相护。湖南省郴州市前纪委书记曾锦春双规前,鉴于源源不断的举报,湖南省纪委此前曾三次对曾锦春实施调查,但每次都不了了之,被称为告不倒、查不倒、管不倒的三不倒纪委书记。贪腐纪委书记何以会三不倒,应该与我们这种双规在前司法滞后的反腐体制有很大关系。纪委的官员调查纪委书记,即使是上级纪委,也属于官官之间的事情,而中国自古就有官官相护的传统,只要不超出纪委的关卡,再威严的法律又能拿贪官们奈何?正如湖南常德市原市纪委书记彭晋镛被立案侦查期间,向省纪委写的检查中所说:自己是搞纪检监督工作的,又是市纪委的一把手,没有人敢于监督我。

此外双规式的反腐过程中,不能保障和维护被查者的申辩权、申诉权、人身权、知情权和财产权,极易走向极端。上文提到的湖南省郴州市前纪委书记曾锦春,县检察院副检查长邝茂盛因为曾违逆他的意志,竟然无辜被双规了59天,34天不让上床睡觉;河北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梁云才,2005年5月7日,在双规期间突然死亡。6月22日,国家公安部与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法医团出具的尸检报告称:梁云才符合因钝性外力反复作用致大面积软组织损伤、出血所致出血性合并创伤性休克导致的死亡;湖南衡阳南华医院院长6月15号被通知去市纪委双规,25号晚上离奇身亡这种超越法律权限的双规,是被审查者严重不幸,是对宪法赋予人权的一种侵犯。

而在民主发达国家,检查官被授予对涉嫌贪腐官员调查的权力,而不是政党或者政府哪个部门。然而,虽然检查官在调查期间权力很大,但是他没有限制调查对像人身自由的权力。我们看看台湾检察官陈瑞仁是怎样调查总统的。第一次询问是在总统府,从下午4点问到晚上9点,中途没有用晚餐;第二次在官邸,从晚上9点问到隔天凌晨1点半,中间也没有休息。这也让人想起当年克林顿总统被独立检察官斯塔尔穷追猛打,在白宫地图室内,向大陪审团提供了近四小时的证词检察官的一大权力是传讯证人,检察官出于调查需要,几乎可以传讯任何人,上至总统和议员,下至贩夫走卒。如果有人拒绝作证的话,就有可能以蔑视法庭罪被投入监狱。克林顿总统的几位故旧好友就因为拒绝作证而饱受牢狱之苦。但是,调查完毕,调查对象仍然回归到自己的位置,即总统照做总统,议员照做议员。而在中国,不仅检察官没有权力直接传讯在位高官,而且人只要被纪委带走调查,便很长时间杳无音信,不知下落。

为什么曾锦春们能用双规来当作整人的贪腐工具?为什么双规常常奈何不了一些呼风唤雨的牛B官员?说到底还是因为我们的反贪腐仍然停留运动式的铁腕人治,反贪腐尚没有真正走入法治轨道。社会文明发展的方向是建立宪政制度。中国要加快依法治国、依法治政,要加快将权力反腐政策逐步上升到法律层面,党和政府的一切活动应在国家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进行,在法律框架下建立制度性的反贪腐机制。除此之外,我们还必需建立保护举报人的制度,建立财政公益诉讼制度,建立行政公开制度,充分利用媒体监督,群众监督,司法监督,更加广泛地动员社会力量参与反贪腐。惟有在法制、公开和透明的环境下,反腐工作才会更加高效而具有震慑力。





中国反贪腐仍然停留运动式的铁腕人治,尚没走入法治轨道。社会文明发展是建立宪政制度,依法治国。


近一段时期以来,引起海峡两岸民众关注的同一个话题就是反贪腐。台湾反贪腐直指总统及总统家人,大陆最高也到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台湾反贪腐反到第一家庭,这是一桩台湾宪政史上首位现任总统被司法侦查的案件。为了避免干扰,陈瑞仁检察官在侦办国务机要费案期间,检察长谢文定告诉他放手办、不要有任何政治考量、只要扪心自问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给了陈瑞仁最大的办案空间。从收案到结案,陈瑞仁多次强调没有受到任何政治压力和干预,此处可以看出台湾在宪政民主制度下的司法独立。

大陆反贪腐从来都是至上而下的权力反腐,而非司法反腐。陈良宇这次落马,同样没有司法部门什么事。只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开了一个会,审议了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陈良宇同志有关问题初核情况的报告》:根据目前调查的情况,陈良宇同志涉及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违规使用社保资金、为一些不法企业主谋取利益、袒护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的身边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亲属谋取不正当利益等严重违纪问题,造成了恶劣的政治影响。既然陈良宇已经有严重违纪问题,造成了恶劣的政治影响,可是上海司法部门为什么没做侦查?陈良宇的问题群众肯定向司法部门举报过,但是由于忌惮陈大权在握,在中央权力部门没有动他之前,司法部门只有干瞪眼的份。由此可见,大陆反贪腐在司法之外还另有一套权力程序。

陈良宇被中纪委双规的前一天还和市长韩正、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段世杰、国际田联副主席迪格尔、楼大鹏等观看了上海体育场举行国际田径黄金大奖赛。稍早时,出席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最高法院院长会议,出席了上海市第十三届运动会开幕式,在虹桥迎宾馆会见了来沪参加上海市人民对外友好协会成立50周年庆祝活动的各国代表团团长。我们看陈良宇在活动中没有一点异样,所到场所前呼后拥,派头十足。至少我们从媒体上无法看出他是个有严重违纪问题和造成了恶劣政治影响的官员。因此,当中央决定免去陈良宇同志上海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停止其担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职务时,公众无不感到震惊。说是震惊也震惊过无数次了。在中国官场大大小小的官员,在司法介入之前被双规已经不记其数。所谓双规是指涉嫌违纪人员在规定的时间、地点就案件所涉及的问题作出说明。也就是说,在还没有完全调查清楚是否违法犯罪的情况下,这些被双规的人已经失去了人身自由。前一天还在主席台上大讲自己如何廉政如何遵纪守法,可第二天就莫名其妙的被双规了。不仅公众感到离奇,就连贪官们自己也会感到意外。大多数官员在双规前都有严重违法或者犯罪行为,但是司法部门却没有独立侦查的权力。由此可见,中国官员贪赃枉法,永远是先接受党的纪律部门处理,在确定有违法事实后才会移交司法部门追究法律责任。司法部门事先没有独立执法的权力,这可是中国最有特色的一件事情了。

现在双规成了大陆纪检监察机关一个常用的办案措施,但被喻为双刃剑的双规措施,却存在许多致命缺陷和弊病。双规既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嫌疑,使公民的合法权利受到侵犯,又可以给权力寻租提供空间和黑洞。湖南省郴州市前纪委书记曾锦春,一直在肆无忌惮地利用手中的双规权力要挟、打击、报复干部,并到处敛财,制造冤案。他滥用权力,竟然双规了民营企业家李民主,并在双规期间收缴其60余万元且未开收据。之后,还要其每年交40万元到市纪委,可以获得私营企业合法权益重点保护单位挂牌保护。双规的弊病还在于可能导致滥用职权,官官相护。湖南省郴州市前纪委书记曾锦春双规前,鉴于源源不断的举报,湖南省纪委此前曾三次对曾锦春实施调查,但每次都不了了之,被称为告不倒、查不倒、管不倒的三不倒纪委书记。贪腐纪委书记何以会三不倒,应该与我们这种双规在前司法滞后的反腐体制有很大关系。纪委的官员调查纪委书记,即使是上级纪委,也属于官官之间的事情,而中国自古就有官官相护的传统,只要不超出纪委的关卡,再威严的法律又能拿贪官们奈何?正如湖南常德市原市纪委书记彭晋镛被立案侦查期间,向省纪委写的检查中所说:自己是搞纪检监督工作的,又是市纪委的一把手,没有人敢于监督我。

此外双规式的反腐过程中,不能保障和维护被查者的申辩权、申诉权、人身权、知情权和财产权,极易走向极端。上文提到的湖南省郴州市前纪委书记曾锦春,县检察院副检查长邝茂盛因为曾违逆他的意志,竟然无辜被双规了59天,34天不让上床睡觉;河北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梁云才,2005年5月7日,在双规期间突然死亡。6月22日,国家公安部与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法医团出具的尸检报告称:梁云才符合因钝性外力反复作用致大面积软组织损伤、出血所致出血性合并创伤性休克导致的死亡;湖南衡阳南华医院院长6月15号被通知去市纪委双规,25号晚上离奇身亡这种超越法律权限的双规,是被审查者严重不幸,是对宪法赋予人权的一种侵犯。

而在民主发达国家,检查官被授予对涉嫌贪腐官员调查的权力,而不是政党或者政府哪个部门。然而,虽然检查官在调查期间权力很大,但是他没有限制调查对像人身自由的权力。我们看看台湾检察官陈瑞仁是怎样调查总统的。第一次询问是在总统府,从下午4点问到晚上9点,中途没有用晚餐;第二次在官邸,从晚上9点问到隔天凌晨1点半,中间也没有休息。这也让人想起当年克林顿总统被独立检察官斯塔尔穷追猛打,在白宫地图室内,向大陪审团提供了近四小时的证词检察官的一大权力是传讯证人,检察官出于调查需要,几乎可以传讯任何人,上至总统和议员,下至贩夫走卒。如果有人拒绝作证的话,就有可能以蔑视法庭罪被投入监狱。克林顿总统的几位故旧好友就因为拒绝作证而饱受牢狱之苦。但是,调查完毕,调查对象仍然回归到自己的位置,即总统照做总统,议员照做议员。而在中国,不仅检察官没有权力直接传讯在位高官,而且人只要被纪委带走调查,便很长时间杳无音信,不知下落。

为什么曾锦春们能用双规来当作整人的贪腐工具?为什么双规常常奈何不了一些呼风唤雨的牛B官员?说到底还是因为我们的反贪腐仍然停留运动式的铁腕人治,反贪腐尚没有真正走入法治轨道。社会文明发展的方向是建立宪政制度。中国要加快依法治国、依法治政,要加快将权力反腐政策逐步上升到法律层面,党和政府的一切活动应在国家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进行,在法律框架下建立制度性的反贪腐机制。除此之外,我们还必需建立保护举报人的制度,建立财政公益诉讼制度,建立行政公开制度,充分利用媒体监督,群众监督,司法监督,更加广泛地动员社会力量参与反贪腐。惟有在法制、公开和透明的环境下,反腐工作才会更加高效而具有震慑力。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