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贪官挑战中共
刘水(深圳)



根绝腐败并不难:公开各级官员的收入和财产,并对其及亲属实施监控,同时赋予媒体和民间的监督权利。


  2006年中国官员贪渎记录跟经济高速增长比翼齐飞。这个东方国家巨大的两翼,一端膨胀着大国崛起对宪政民主、人权、私有财产保护视而不见的虚伪,一端呈现着麻木中国人视觉神经的官员贪渎记录、频率和普遍性的触目惊心。这一年,是大国崛起再次觉醒的一年,也是贪官最为猖狂的一年。中共忠实地在应验黄宗羲定律的预言,着实在三个代表的反面渐行渐近。制度腐败是中共永难根治的执政难题。


一 贪官危及政权基础

  2006年,系列贪腐大案被有限度揭开,从地方诸侯到中央部委高官、军方要员,陈良宇的查处更提升到中共权力核心政治局的层面。这些重量级贪官包括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前北京市副市长陈志华,前国家统计局局长邱小华,前天津市人民检察院检查长李金宝,前山东省委副书记兼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前国家药监局局长郑筱萸,前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这仅是媒体曝光的高级别贪官,大量中小贪官,经过党内处分、调遣、降职等处理,仍然显山露水的不在少数。民间社会和单位人议论父母官和上司敛财之道的小道消息,一般都很真实。按照当局一贯的遮丑心态,不到不抓不足以平民愤的程度,当局断不会对自己的官员下重手制裁。这其实是当局糊弄百姓的表面做法,实际上害怕贪官坐大,在政权序列内部形成反面示范效应,危及中共的政权统治。

  贪腐官员的共同特征有三:一贪财;二贪女人;三贪权位;四渎职。前三者不需要赘述。贪腐本身就是渎职的一种表现。行政官员的权力来源于纳税人的间接委任,中国官员虽然是由上级一把手任命的,但在本质上都是由纳税人供养的。老百姓无权经由选票罢免中央、省、市、县各级首脑,唯有通过艰难地集体上访、举报、投诉等展开维权行为,他们间接实施权力归民这一朴素的真理。所以,依法追究官员贪腐罪责的同时,还应该以渎职罪名加重刑罚。


二 贪官为何量大面宽

  中共官员政治待遇涵盖了个人收入、职位福利、家族部下受惠的最大化,公家(实际上是纳税人)几乎包办了高级官员及其亲属衣食住行、旅行考察、度假休闲全部的支出。为什么这些贪官仍然疯狂贪婪成千万上亿元人民币,一波接一波突破贪污记录?为什么贪官一个接一个不怕杀头前赴后继?为什么当局各级纪委、反贪局、监察部都挂牌营业却奈何不了贪官?原因在于制度腐败为贪官扎稳了心理底线。一则一党独大,党派制衡和民间监督缺席,各级官员只要经营好地域和上级官场,中共权力序列的独大性、封闭性和不透明,为他们编制了密不透风的保护网;二则当局对政治、经济、资源、市场的寡头式全面垄断,这为官商一体造就了近乎完美的客观条件,进而为官员权力寻租提供了最便捷、最隐秘、最无风险的敛财途径;三则国门开放,贪官轻易可以洗掉黑钱,一旦嗅出危险到来,很容易外逃寻求庇护。因为贪污受贿的风险小、成本低,所以,各行各业出现腐败,大官小官齐贪污,一点都不奇怪。

  正所谓成也专制,败也专制。、成也腐败,败也腐败。


三 制度腐败造就大批贪官

  制度腐败还在于专制制度天然不能克服自身的制度弊端。专制制度靠政变或暴力夺得政权,其目的无非是实现某个政党或集团的利益最大化,其最终必然发展为对其领袖的个人崇拜和神化。不管它最初打着什么口号、信仰实施民众动员,一旦夺得国家政权,最早被抛弃、被清算、被屠杀的对象,绝对就是被它曾经愚弄和利用的民众阶层。只要稍微了解苏共、中共、越共等社会主义国家的发家史,都不难得出这个血淋淋的结论。专制制度本质上是反人性、反人道、反人权、反自由的,所以,威权恐怖统治必然成为其维持社会稳定的不二法宝,否则民间的正义诉求,会制造强烈的民意反弹和社会民主运动。

  专制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当然非常明白其中的玄机:没有一个领袖能够万岁,没有一个执政党能够万岁,没有一个国家能够万岁。如前所分析的专制官员占据了各种优势资源,并且官职越靠近中央享受的权势越充分、全面,而与此配套的则是民间监督权利被剥夺,多党制衡被虚置。所以,制度为大小官员肆无忌惮贪财、滥情设计了最佳的温床,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专制为贪腐提供了制度庇护。因此,中国大陆贪渎官员集体将人类的贪利和情欲本能,一再刷新和维持在全球冠军水准;同时,贪官靠谎言织造个人良好的社会口碑、形象和地位,通吃国家主流舆论和宣传;并且,贪官在客观上忠诚地拥抱专制制度,在这个制度的机体上发挥了螺丝钉作用。


四 纪委反贪,标本不治

  去年年末以来,中共从北京陆续空降纪委书记在直辖市和主要省区任职,其他省区纪委书记实行轮换。纪委的权力得到了法律意义之外的强化。纪委,不能不说这是符合中共国情的一大制度创新。纪委全称为纪律检查委员会,最高级别是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纪委名称尽管似是而非,但是权力愈来愈巨大。民间流传这样一个段子:(贪官)不怕公(安)检(察院)法(院),就怕纪委上门来。一旦官员被纪委客气、仁慈地双规,政治生命一定完结。或坐牢或被杀头,跟他(她)贪污受贿的金钱数量(跟包二奶、包二爷的数量没有关系)一般是成正比的。让小小的纪委监控数千万政府官员,无异于杯水车薪。新闻监督和民间监督才是唯一正途。

  在纪委惩处贪官的纪录上,中共似乎显得很公正。为什么呢?大小贪官危及到了中共的执政基础,不下重手,政权可能崩溃。有大陆学者评估,中共官员贪腐比例高达95%。也就是说,现在的清官比大熊猫还要珍贵。贪官层出不穷,无所不在,民众已现麻木。一方面人人痛恨贪官,而一旦自身利益需要经由行贿才能实现,没有人不趋之若鹜。在中国社会,贪腐具有极大的传染性、感染力和合理性。官场潜规则深深植根于中国的民间文化,而官场汇集了中国人对于个人成功的最高诠释。中国人有贪腐和好色的历史基因。而当代经济起飞,潜在的恶欲得到毫无底线的释放。


五 新闻和民间监督根绝腐败

  如果不是危及到政权,顾忌民愤,贪官越多,惠及的亲属、朋友、部下就越多,构成一定数量的既得利益群体,既得利益群体组成中国特色的中上阶层,岂不有利于政权稳定。但是,由官员惠顾的中上阶层,与数量更为庞大的民间自由经济市场崛起的中上阶层,大有不同。前者占据政治话语权,而后者在政治上失语。所以说中国发展是由跛足改革推进的,财富流进了权贵和资本家腰包,人民只享有经济自由,而政治自由被剥夺,这不是一个健康社会赋予改革的全部命题。

  这样活生生的国家级试验,就发生在当代世界。1970年代,自由经济大师佛里德曼等芝加哥学派经济学家,在智利皮诺切特军政权时期,尝试进行经济优先发展然后为政治自由提供条件的社会改革,最终,这一美妙的经济试验取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但是,接下来的政治自由被独裁者无情的粉碎。同样在中国大陆,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城市平民等弱势群体,不但没有因为社会的财富积累而享受到应有的政府福利和救助,相反,却因为教育、医疗、农村土地出卖、城市拆迁、户籍歧视,让他们陷入另外一种贫穷。

  其实,根绝腐败说难不难,只要把各级官员的个人收入、财产公开、透明,并对其直系亲属财产实施监控,同时赋予媒体和民间的监督权利,看哪个官员还敢、还能受贿、贪污。台湾百万红衫军团走上街头,理性、依法对陈水扁及其执政团体、亲属施压,呼吁公开执政首脑所有财务。在各派政治势力、司法机构合力之下,台湾政局并没有出现动荡,终于将陈的女婿和陈妻送上法庭,阿扁身为总统,靠司法豁免权才逃过被拉上法庭。对中共而言,台湾不仅仅只有一个中国的主权意义,更多的拥有民主制度的示范作用。


2007年1月15日
 





根绝腐败并不难:公开各级官员的收入和财产,并对其及亲属实施监控,同时赋予媒体和民间的监督权利。


  2006年中国官员贪渎记录跟经济高速增长比翼齐飞。这个东方国家巨大的两翼,一端膨胀着大国崛起对宪政民主、人权、私有财产保护视而不见的虚伪,一端呈现着麻木中国人视觉神经的官员贪渎记录、频率和普遍性的触目惊心。这一年,是大国崛起再次觉醒的一年,也是贪官最为猖狂的一年。中共忠实地在应验黄宗羲定律的预言,着实在三个代表的反面渐行渐近。制度腐败是中共永难根治的执政难题。


一 贪官危及政权基础

  2006年,系列贪腐大案被有限度揭开,从地方诸侯到中央部委高官、军方要员,陈良宇的查处更提升到中共权力核心政治局的层面。这些重量级贪官包括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前北京市副市长陈志华,前国家统计局局长邱小华,前天津市人民检察院检查长李金宝,前山东省委副书记兼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前国家药监局局长郑筱萸,前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这仅是媒体曝光的高级别贪官,大量中小贪官,经过党内处分、调遣、降职等处理,仍然显山露水的不在少数。民间社会和单位人议论父母官和上司敛财之道的小道消息,一般都很真实。按照当局一贯的遮丑心态,不到不抓不足以平民愤的程度,当局断不会对自己的官员下重手制裁。这其实是当局糊弄百姓的表面做法,实际上害怕贪官坐大,在政权序列内部形成反面示范效应,危及中共的政权统治。

  贪腐官员的共同特征有三:一贪财;二贪女人;三贪权位;四渎职。前三者不需要赘述。贪腐本身就是渎职的一种表现。行政官员的权力来源于纳税人的间接委任,中国官员虽然是由上级一把手任命的,但在本质上都是由纳税人供养的。老百姓无权经由选票罢免中央、省、市、县各级首脑,唯有通过艰难地集体上访、举报、投诉等展开维权行为,他们间接实施权力归民这一朴素的真理。所以,依法追究官员贪腐罪责的同时,还应该以渎职罪名加重刑罚。


二 贪官为何量大面宽

  中共官员政治待遇涵盖了个人收入、职位福利、家族部下受惠的最大化,公家(实际上是纳税人)几乎包办了高级官员及其亲属衣食住行、旅行考察、度假休闲全部的支出。为什么这些贪官仍然疯狂贪婪成千万上亿元人民币,一波接一波突破贪污记录?为什么贪官一个接一个不怕杀头前赴后继?为什么当局各级纪委、反贪局、监察部都挂牌营业却奈何不了贪官?原因在于制度腐败为贪官扎稳了心理底线。一则一党独大,党派制衡和民间监督缺席,各级官员只要经营好地域和上级官场,中共权力序列的独大性、封闭性和不透明,为他们编制了密不透风的保护网;二则当局对政治、经济、资源、市场的寡头式全面垄断,这为官商一体造就了近乎完美的客观条件,进而为官员权力寻租提供了最便捷、最隐秘、最无风险的敛财途径;三则国门开放,贪官轻易可以洗掉黑钱,一旦嗅出危险到来,很容易外逃寻求庇护。因为贪污受贿的风险小、成本低,所以,各行各业出现腐败,大官小官齐贪污,一点都不奇怪。

  正所谓成也专制,败也专制。、成也腐败,败也腐败。


三 制度腐败造就大批贪官

  制度腐败还在于专制制度天然不能克服自身的制度弊端。专制制度靠政变或暴力夺得政权,其目的无非是实现某个政党或集团的利益最大化,其最终必然发展为对其领袖的个人崇拜和神化。不管它最初打着什么口号、信仰实施民众动员,一旦夺得国家政权,最早被抛弃、被清算、被屠杀的对象,绝对就是被它曾经愚弄和利用的民众阶层。只要稍微了解苏共、中共、越共等社会主义国家的发家史,都不难得出这个血淋淋的结论。专制制度本质上是反人性、反人道、反人权、反自由的,所以,威权恐怖统治必然成为其维持社会稳定的不二法宝,否则民间的正义诉求,会制造强烈的民意反弹和社会民主运动。

  专制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当然非常明白其中的玄机:没有一个领袖能够万岁,没有一个执政党能够万岁,没有一个国家能够万岁。如前所分析的专制官员占据了各种优势资源,并且官职越靠近中央享受的权势越充分、全面,而与此配套的则是民间监督权利被剥夺,多党制衡被虚置。所以,制度为大小官员肆无忌惮贪财、滥情设计了最佳的温床,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专制为贪腐提供了制度庇护。因此,中国大陆贪渎官员集体将人类的贪利和情欲本能,一再刷新和维持在全球冠军水准;同时,贪官靠谎言织造个人良好的社会口碑、形象和地位,通吃国家主流舆论和宣传;并且,贪官在客观上忠诚地拥抱专制制度,在这个制度的机体上发挥了螺丝钉作用。


四 纪委反贪,标本不治

  去年年末以来,中共从北京陆续空降纪委书记在直辖市和主要省区任职,其他省区纪委书记实行轮换。纪委的权力得到了法律意义之外的强化。纪委,不能不说这是符合中共国情的一大制度创新。纪委全称为纪律检查委员会,最高级别是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纪委名称尽管似是而非,但是权力愈来愈巨大。民间流传这样一个段子:(贪官)不怕公(安)检(察院)法(院),就怕纪委上门来。一旦官员被纪委客气、仁慈地双规,政治生命一定完结。或坐牢或被杀头,跟他(她)贪污受贿的金钱数量(跟包二奶、包二爷的数量没有关系)一般是成正比的。让小小的纪委监控数千万政府官员,无异于杯水车薪。新闻监督和民间监督才是唯一正途。

  在纪委惩处贪官的纪录上,中共似乎显得很公正。为什么呢?大小贪官危及到了中共的执政基础,不下重手,政权可能崩溃。有大陆学者评估,中共官员贪腐比例高达95%。也就是说,现在的清官比大熊猫还要珍贵。贪官层出不穷,无所不在,民众已现麻木。一方面人人痛恨贪官,而一旦自身利益需要经由行贿才能实现,没有人不趋之若鹜。在中国社会,贪腐具有极大的传染性、感染力和合理性。官场潜规则深深植根于中国的民间文化,而官场汇集了中国人对于个人成功的最高诠释。中国人有贪腐和好色的历史基因。而当代经济起飞,潜在的恶欲得到毫无底线的释放。


五 新闻和民间监督根绝腐败

  如果不是危及到政权,顾忌民愤,贪官越多,惠及的亲属、朋友、部下就越多,构成一定数量的既得利益群体,既得利益群体组成中国特色的中上阶层,岂不有利于政权稳定。但是,由官员惠顾的中上阶层,与数量更为庞大的民间自由经济市场崛起的中上阶层,大有不同。前者占据政治话语权,而后者在政治上失语。所以说中国发展是由跛足改革推进的,财富流进了权贵和资本家腰包,人民只享有经济自由,而政治自由被剥夺,这不是一个健康社会赋予改革的全部命题。

  这样活生生的国家级试验,就发生在当代世界。1970年代,自由经济大师佛里德曼等芝加哥学派经济学家,在智利皮诺切特军政权时期,尝试进行经济优先发展然后为政治自由提供条件的社会改革,最终,这一美妙的经济试验取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但是,接下来的政治自由被独裁者无情的粉碎。同样在中国大陆,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城市平民等弱势群体,不但没有因为社会的财富积累而享受到应有的政府福利和救助,相反,却因为教育、医疗、农村土地出卖、城市拆迁、户籍歧视,让他们陷入另外一种贫穷。

  其实,根绝腐败说难不难,只要把各级官员的个人收入、财产公开、透明,并对其直系亲属财产实施监控,同时赋予媒体和民间的监督权利,看哪个官员还敢、还能受贿、贪污。台湾百万红衫军团走上街头,理性、依法对陈水扁及其执政团体、亲属施压,呼吁公开执政首脑所有财务。在各派政治势力、司法机构合力之下,台湾政局并没有出现动荡,终于将陈的女婿和陈妻送上法庭,阿扁身为总统,靠司法豁免权才逃过被拉上法庭。对中共而言,台湾不仅仅只有一个中国的主权意义,更多的拥有民主制度的示范作用。


2007年1月15日
 





根绝腐败并不难:公开各级官员的收入和财产,并对其及亲属实施监控,同时赋予媒体和民间的监督权利。


  2006年中国官员贪渎记录跟经济高速增长比翼齐飞。这个东方国家巨大的两翼,一端膨胀着大国崛起对宪政民主、人权、私有财产保护视而不见的虚伪,一端呈现着麻木中国人视觉神经的官员贪渎记录、频率和普遍性的触目惊心。这一年,是大国崛起再次觉醒的一年,也是贪官最为猖狂的一年。中共忠实地在应验黄宗羲定律的预言,着实在三个代表的反面渐行渐近。制度腐败是中共永难根治的执政难题。


一 贪官危及政权基础

  2006年,系列贪腐大案被有限度揭开,从地方诸侯到中央部委高官、军方要员,陈良宇的查处更提升到中共权力核心政治局的层面。这些重量级贪官包括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前北京市副市长陈志华,前国家统计局局长邱小华,前天津市人民检察院检查长李金宝,前山东省委副书记兼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前国家药监局局长郑筱萸,前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这仅是媒体曝光的高级别贪官,大量中小贪官,经过党内处分、调遣、降职等处理,仍然显山露水的不在少数。民间社会和单位人议论父母官和上司敛财之道的小道消息,一般都很真实。按照当局一贯的遮丑心态,不到不抓不足以平民愤的程度,当局断不会对自己的官员下重手制裁。这其实是当局糊弄百姓的表面做法,实际上害怕贪官坐大,在政权序列内部形成反面示范效应,危及中共的政权统治。

  贪腐官员的共同特征有三:一贪财;二贪女人;三贪权位;四渎职。前三者不需要赘述。贪腐本身就是渎职的一种表现。行政官员的权力来源于纳税人的间接委任,中国官员虽然是由上级一把手任命的,但在本质上都是由纳税人供养的。老百姓无权经由选票罢免中央、省、市、县各级首脑,唯有通过艰难地集体上访、举报、投诉等展开维权行为,他们间接实施权力归民这一朴素的真理。所以,依法追究官员贪腐罪责的同时,还应该以渎职罪名加重刑罚。


二 贪官为何量大面宽

  中共官员政治待遇涵盖了个人收入、职位福利、家族部下受惠的最大化,公家(实际上是纳税人)几乎包办了高级官员及其亲属衣食住行、旅行考察、度假休闲全部的支出。为什么这些贪官仍然疯狂贪婪成千万上亿元人民币,一波接一波突破贪污记录?为什么贪官一个接一个不怕杀头前赴后继?为什么当局各级纪委、反贪局、监察部都挂牌营业却奈何不了贪官?原因在于制度腐败为贪官扎稳了心理底线。一则一党独大,党派制衡和民间监督缺席,各级官员只要经营好地域和上级官场,中共权力序列的独大性、封闭性和不透明,为他们编制了密不透风的保护网;二则当局对政治、经济、资源、市场的寡头式全面垄断,这为官商一体造就了近乎完美的客观条件,进而为官员权力寻租提供了最便捷、最隐秘、最无风险的敛财途径;三则国门开放,贪官轻易可以洗掉黑钱,一旦嗅出危险到来,很容易外逃寻求庇护。因为贪污受贿的风险小、成本低,所以,各行各业出现腐败,大官小官齐贪污,一点都不奇怪。

  正所谓成也专制,败也专制。、成也腐败,败也腐败。


三 制度腐败造就大批贪官

  制度腐败还在于专制制度天然不能克服自身的制度弊端。专制制度靠政变或暴力夺得政权,其目的无非是实现某个政党或集团的利益最大化,其最终必然发展为对其领袖的个人崇拜和神化。不管它最初打着什么口号、信仰实施民众动员,一旦夺得国家政权,最早被抛弃、被清算、被屠杀的对象,绝对就是被它曾经愚弄和利用的民众阶层。只要稍微了解苏共、中共、越共等社会主义国家的发家史,都不难得出这个血淋淋的结论。专制制度本质上是反人性、反人道、反人权、反自由的,所以,威权恐怖统治必然成为其维持社会稳定的不二法宝,否则民间的正义诉求,会制造强烈的民意反弹和社会民主运动。

  专制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当然非常明白其中的玄机:没有一个领袖能够万岁,没有一个执政党能够万岁,没有一个国家能够万岁。如前所分析的专制官员占据了各种优势资源,并且官职越靠近中央享受的权势越充分、全面,而与此配套的则是民间监督权利被剥夺,多党制衡被虚置。所以,制度为大小官员肆无忌惮贪财、滥情设计了最佳的温床,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专制为贪腐提供了制度庇护。因此,中国大陆贪渎官员集体将人类的贪利和情欲本能,一再刷新和维持在全球冠军水准;同时,贪官靠谎言织造个人良好的社会口碑、形象和地位,通吃国家主流舆论和宣传;并且,贪官在客观上忠诚地拥抱专制制度,在这个制度的机体上发挥了螺丝钉作用。


四 纪委反贪,标本不治

  去年年末以来,中共从北京陆续空降纪委书记在直辖市和主要省区任职,其他省区纪委书记实行轮换。纪委的权力得到了法律意义之外的强化。纪委,不能不说这是符合中共国情的一大制度创新。纪委全称为纪律检查委员会,最高级别是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纪委名称尽管似是而非,但是权力愈来愈巨大。民间流传这样一个段子:(贪官)不怕公(安)检(察院)法(院),就怕纪委上门来。一旦官员被纪委客气、仁慈地双规,政治生命一定完结。或坐牢或被杀头,跟他(她)贪污受贿的金钱数量(跟包二奶、包二爷的数量没有关系)一般是成正比的。让小小的纪委监控数千万政府官员,无异于杯水车薪。新闻监督和民间监督才是唯一正途。

  在纪委惩处贪官的纪录上,中共似乎显得很公正。为什么呢?大小贪官危及到了中共的执政基础,不下重手,政权可能崩溃。有大陆学者评估,中共官员贪腐比例高达95%。也就是说,现在的清官比大熊猫还要珍贵。贪官层出不穷,无所不在,民众已现麻木。一方面人人痛恨贪官,而一旦自身利益需要经由行贿才能实现,没有人不趋之若鹜。在中国社会,贪腐具有极大的传染性、感染力和合理性。官场潜规则深深植根于中国的民间文化,而官场汇集了中国人对于个人成功的最高诠释。中国人有贪腐和好色的历史基因。而当代经济起飞,潜在的恶欲得到毫无底线的释放。


五 新闻和民间监督根绝腐败

  如果不是危及到政权,顾忌民愤,贪官越多,惠及的亲属、朋友、部下就越多,构成一定数量的既得利益群体,既得利益群体组成中国特色的中上阶层,岂不有利于政权稳定。但是,由官员惠顾的中上阶层,与数量更为庞大的民间自由经济市场崛起的中上阶层,大有不同。前者占据政治话语权,而后者在政治上失语。所以说中国发展是由跛足改革推进的,财富流进了权贵和资本家腰包,人民只享有经济自由,而政治自由被剥夺,这不是一个健康社会赋予改革的全部命题。

  这样活生生的国家级试验,就发生在当代世界。1970年代,自由经济大师佛里德曼等芝加哥学派经济学家,在智利皮诺切特军政权时期,尝试进行经济优先发展然后为政治自由提供条件的社会改革,最终,这一美妙的经济试验取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但是,接下来的政治自由被独裁者无情的粉碎。同样在中国大陆,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城市平民等弱势群体,不但没有因为社会的财富积累而享受到应有的政府福利和救助,相反,却因为教育、医疗、农村土地出卖、城市拆迁、户籍歧视,让他们陷入另外一种贫穷。

  其实,根绝腐败说难不难,只要把各级官员的个人收入、财产公开、透明,并对其直系亲属财产实施监控,同时赋予媒体和民间的监督权利,看哪个官员还敢、还能受贿、贪污。台湾百万红衫军团走上街头,理性、依法对陈水扁及其执政团体、亲属施压,呼吁公开执政首脑所有财务。在各派政治势力、司法机构合力之下,台湾政局并没有出现动荡,终于将陈的女婿和陈妻送上法庭,阿扁身为总统,靠司法豁免权才逃过被拉上法庭。对中共而言,台湾不仅仅只有一个中国的主权意义,更多的拥有民主制度的示范作用。


2007年1月15日
 





根绝腐败并不难:公开各级官员的收入和财产,并对其及亲属实施监控,同时赋予媒体和民间的监督权利。


  2006年中国官员贪渎记录跟经济高速增长比翼齐飞。这个东方国家巨大的两翼,一端膨胀着大国崛起对宪政民主、人权、私有财产保护视而不见的虚伪,一端呈现着麻木中国人视觉神经的官员贪渎记录、频率和普遍性的触目惊心。这一年,是大国崛起再次觉醒的一年,也是贪官最为猖狂的一年。中共忠实地在应验黄宗羲定律的预言,着实在三个代表的反面渐行渐近。制度腐败是中共永难根治的执政难题。


一 贪官危及政权基础

  2006年,系列贪腐大案被有限度揭开,从地方诸侯到中央部委高官、军方要员,陈良宇的查处更提升到中共权力核心政治局的层面。这些重量级贪官包括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前北京市副市长陈志华,前国家统计局局长邱小华,前天津市人民检察院检查长李金宝,前山东省委副书记兼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前国家药监局局长郑筱萸,前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这仅是媒体曝光的高级别贪官,大量中小贪官,经过党内处分、调遣、降职等处理,仍然显山露水的不在少数。民间社会和单位人议论父母官和上司敛财之道的小道消息,一般都很真实。按照当局一贯的遮丑心态,不到不抓不足以平民愤的程度,当局断不会对自己的官员下重手制裁。这其实是当局糊弄百姓的表面做法,实际上害怕贪官坐大,在政权序列内部形成反面示范效应,危及中共的政权统治。

  贪腐官员的共同特征有三:一贪财;二贪女人;三贪权位;四渎职。前三者不需要赘述。贪腐本身就是渎职的一种表现。行政官员的权力来源于纳税人的间接委任,中国官员虽然是由上级一把手任命的,但在本质上都是由纳税人供养的。老百姓无权经由选票罢免中央、省、市、县各级首脑,唯有通过艰难地集体上访、举报、投诉等展开维权行为,他们间接实施权力归民这一朴素的真理。所以,依法追究官员贪腐罪责的同时,还应该以渎职罪名加重刑罚。


二 贪官为何量大面宽

  中共官员政治待遇涵盖了个人收入、职位福利、家族部下受惠的最大化,公家(实际上是纳税人)几乎包办了高级官员及其亲属衣食住行、旅行考察、度假休闲全部的支出。为什么这些贪官仍然疯狂贪婪成千万上亿元人民币,一波接一波突破贪污记录?为什么贪官一个接一个不怕杀头前赴后继?为什么当局各级纪委、反贪局、监察部都挂牌营业却奈何不了贪官?原因在于制度腐败为贪官扎稳了心理底线。一则一党独大,党派制衡和民间监督缺席,各级官员只要经营好地域和上级官场,中共权力序列的独大性、封闭性和不透明,为他们编制了密不透风的保护网;二则当局对政治、经济、资源、市场的寡头式全面垄断,这为官商一体造就了近乎完美的客观条件,进而为官员权力寻租提供了最便捷、最隐秘、最无风险的敛财途径;三则国门开放,贪官轻易可以洗掉黑钱,一旦嗅出危险到来,很容易外逃寻求庇护。因为贪污受贿的风险小、成本低,所以,各行各业出现腐败,大官小官齐贪污,一点都不奇怪。

  正所谓成也专制,败也专制。、成也腐败,败也腐败。


三 制度腐败造就大批贪官

  制度腐败还在于专制制度天然不能克服自身的制度弊端。专制制度靠政变或暴力夺得政权,其目的无非是实现某个政党或集团的利益最大化,其最终必然发展为对其领袖的个人崇拜和神化。不管它最初打着什么口号、信仰实施民众动员,一旦夺得国家政权,最早被抛弃、被清算、被屠杀的对象,绝对就是被它曾经愚弄和利用的民众阶层。只要稍微了解苏共、中共、越共等社会主义国家的发家史,都不难得出这个血淋淋的结论。专制制度本质上是反人性、反人道、反人权、反自由的,所以,威权恐怖统治必然成为其维持社会稳定的不二法宝,否则民间的正义诉求,会制造强烈的民意反弹和社会民主运动。

  专制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当然非常明白其中的玄机:没有一个领袖能够万岁,没有一个执政党能够万岁,没有一个国家能够万岁。如前所分析的专制官员占据了各种优势资源,并且官职越靠近中央享受的权势越充分、全面,而与此配套的则是民间监督权利被剥夺,多党制衡被虚置。所以,制度为大小官员肆无忌惮贪财、滥情设计了最佳的温床,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专制为贪腐提供了制度庇护。因此,中国大陆贪渎官员集体将人类的贪利和情欲本能,一再刷新和维持在全球冠军水准;同时,贪官靠谎言织造个人良好的社会口碑、形象和地位,通吃国家主流舆论和宣传;并且,贪官在客观上忠诚地拥抱专制制度,在这个制度的机体上发挥了螺丝钉作用。


四 纪委反贪,标本不治

  去年年末以来,中共从北京陆续空降纪委书记在直辖市和主要省区任职,其他省区纪委书记实行轮换。纪委的权力得到了法律意义之外的强化。纪委,不能不说这是符合中共国情的一大制度创新。纪委全称为纪律检查委员会,最高级别是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纪委名称尽管似是而非,但是权力愈来愈巨大。民间流传这样一个段子:(贪官)不怕公(安)检(察院)法(院),就怕纪委上门来。一旦官员被纪委客气、仁慈地双规,政治生命一定完结。或坐牢或被杀头,跟他(她)贪污受贿的金钱数量(跟包二奶、包二爷的数量没有关系)一般是成正比的。让小小的纪委监控数千万政府官员,无异于杯水车薪。新闻监督和民间监督才是唯一正途。

  在纪委惩处贪官的纪录上,中共似乎显得很公正。为什么呢?大小贪官危及到了中共的执政基础,不下重手,政权可能崩溃。有大陆学者评估,中共官员贪腐比例高达95%。也就是说,现在的清官比大熊猫还要珍贵。贪官层出不穷,无所不在,民众已现麻木。一方面人人痛恨贪官,而一旦自身利益需要经由行贿才能实现,没有人不趋之若鹜。在中国社会,贪腐具有极大的传染性、感染力和合理性。官场潜规则深深植根于中国的民间文化,而官场汇集了中国人对于个人成功的最高诠释。中国人有贪腐和好色的历史基因。而当代经济起飞,潜在的恶欲得到毫无底线的释放。


五 新闻和民间监督根绝腐败

  如果不是危及到政权,顾忌民愤,贪官越多,惠及的亲属、朋友、部下就越多,构成一定数量的既得利益群体,既得利益群体组成中国特色的中上阶层,岂不有利于政权稳定。但是,由官员惠顾的中上阶层,与数量更为庞大的民间自由经济市场崛起的中上阶层,大有不同。前者占据政治话语权,而后者在政治上失语。所以说中国发展是由跛足改革推进的,财富流进了权贵和资本家腰包,人民只享有经济自由,而政治自由被剥夺,这不是一个健康社会赋予改革的全部命题。

  这样活生生的国家级试验,就发生在当代世界。1970年代,自由经济大师佛里德曼等芝加哥学派经济学家,在智利皮诺切特军政权时期,尝试进行经济优先发展然后为政治自由提供条件的社会改革,最终,这一美妙的经济试验取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但是,接下来的政治自由被独裁者无情的粉碎。同样在中国大陆,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城市平民等弱势群体,不但没有因为社会的财富积累而享受到应有的政府福利和救助,相反,却因为教育、医疗、农村土地出卖、城市拆迁、户籍歧视,让他们陷入另外一种贫穷。

  其实,根绝腐败说难不难,只要把各级官员的个人收入、财产公开、透明,并对其直系亲属财产实施监控,同时赋予媒体和民间的监督权利,看哪个官员还敢、还能受贿、贪污。台湾百万红衫军团走上街头,理性、依法对陈水扁及其执政团体、亲属施压,呼吁公开执政首脑所有财务。在各派政治势力、司法机构合力之下,台湾政局并没有出现动荡,终于将陈的女婿和陈妻送上法庭,阿扁身为总统,靠司法豁免权才逃过被拉上法庭。对中共而言,台湾不仅仅只有一个中国的主权意义,更多的拥有民主制度的示范作用。


2007年1月15日
 





根绝腐败并不难:公开各级官员的收入和财产,并对其及亲属实施监控,同时赋予媒体和民间的监督权利。


  2006年中国官员贪渎记录跟经济高速增长比翼齐飞。这个东方国家巨大的两翼,一端膨胀着大国崛起对宪政民主、人权、私有财产保护视而不见的虚伪,一端呈现着麻木中国人视觉神经的官员贪渎记录、频率和普遍性的触目惊心。这一年,是大国崛起再次觉醒的一年,也是贪官最为猖狂的一年。中共忠实地在应验黄宗羲定律的预言,着实在三个代表的反面渐行渐近。制度腐败是中共永难根治的执政难题。


一 贪官危及政权基础

  2006年,系列贪腐大案被有限度揭开,从地方诸侯到中央部委高官、军方要员,陈良宇的查处更提升到中共权力核心政治局的层面。这些重量级贪官包括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前北京市副市长陈志华,前国家统计局局长邱小华,前天津市人民检察院检查长李金宝,前山东省委副书记兼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前国家药监局局长郑筱萸,前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这仅是媒体曝光的高级别贪官,大量中小贪官,经过党内处分、调遣、降职等处理,仍然显山露水的不在少数。民间社会和单位人议论父母官和上司敛财之道的小道消息,一般都很真实。按照当局一贯的遮丑心态,不到不抓不足以平民愤的程度,当局断不会对自己的官员下重手制裁。这其实是当局糊弄百姓的表面做法,实际上害怕贪官坐大,在政权序列内部形成反面示范效应,危及中共的政权统治。

  贪腐官员的共同特征有三:一贪财;二贪女人;三贪权位;四渎职。前三者不需要赘述。贪腐本身就是渎职的一种表现。行政官员的权力来源于纳税人的间接委任,中国官员虽然是由上级一把手任命的,但在本质上都是由纳税人供养的。老百姓无权经由选票罢免中央、省、市、县各级首脑,唯有通过艰难地集体上访、举报、投诉等展开维权行为,他们间接实施权力归民这一朴素的真理。所以,依法追究官员贪腐罪责的同时,还应该以渎职罪名加重刑罚。


二 贪官为何量大面宽

  中共官员政治待遇涵盖了个人收入、职位福利、家族部下受惠的最大化,公家(实际上是纳税人)几乎包办了高级官员及其亲属衣食住行、旅行考察、度假休闲全部的支出。为什么这些贪官仍然疯狂贪婪成千万上亿元人民币,一波接一波突破贪污记录?为什么贪官一个接一个不怕杀头前赴后继?为什么当局各级纪委、反贪局、监察部都挂牌营业却奈何不了贪官?原因在于制度腐败为贪官扎稳了心理底线。一则一党独大,党派制衡和民间监督缺席,各级官员只要经营好地域和上级官场,中共权力序列的独大性、封闭性和不透明,为他们编制了密不透风的保护网;二则当局对政治、经济、资源、市场的寡头式全面垄断,这为官商一体造就了近乎完美的客观条件,进而为官员权力寻租提供了最便捷、最隐秘、最无风险的敛财途径;三则国门开放,贪官轻易可以洗掉黑钱,一旦嗅出危险到来,很容易外逃寻求庇护。因为贪污受贿的风险小、成本低,所以,各行各业出现腐败,大官小官齐贪污,一点都不奇怪。

  正所谓成也专制,败也专制。、成也腐败,败也腐败。


三 制度腐败造就大批贪官

  制度腐败还在于专制制度天然不能克服自身的制度弊端。专制制度靠政变或暴力夺得政权,其目的无非是实现某个政党或集团的利益最大化,其最终必然发展为对其领袖的个人崇拜和神化。不管它最初打着什么口号、信仰实施民众动员,一旦夺得国家政权,最早被抛弃、被清算、被屠杀的对象,绝对就是被它曾经愚弄和利用的民众阶层。只要稍微了解苏共、中共、越共等社会主义国家的发家史,都不难得出这个血淋淋的结论。专制制度本质上是反人性、反人道、反人权、反自由的,所以,威权恐怖统治必然成为其维持社会稳定的不二法宝,否则民间的正义诉求,会制造强烈的民意反弹和社会民主运动。

  专制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当然非常明白其中的玄机:没有一个领袖能够万岁,没有一个执政党能够万岁,没有一个国家能够万岁。如前所分析的专制官员占据了各种优势资源,并且官职越靠近中央享受的权势越充分、全面,而与此配套的则是民间监督权利被剥夺,多党制衡被虚置。所以,制度为大小官员肆无忌惮贪财、滥情设计了最佳的温床,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专制为贪腐提供了制度庇护。因此,中国大陆贪渎官员集体将人类的贪利和情欲本能,一再刷新和维持在全球冠军水准;同时,贪官靠谎言织造个人良好的社会口碑、形象和地位,通吃国家主流舆论和宣传;并且,贪官在客观上忠诚地拥抱专制制度,在这个制度的机体上发挥了螺丝钉作用。


四 纪委反贪,标本不治

  去年年末以来,中共从北京陆续空降纪委书记在直辖市和主要省区任职,其他省区纪委书记实行轮换。纪委的权力得到了法律意义之外的强化。纪委,不能不说这是符合中共国情的一大制度创新。纪委全称为纪律检查委员会,最高级别是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纪委名称尽管似是而非,但是权力愈来愈巨大。民间流传这样一个段子:(贪官)不怕公(安)检(察院)法(院),就怕纪委上门来。一旦官员被纪委客气、仁慈地双规,政治生命一定完结。或坐牢或被杀头,跟他(她)贪污受贿的金钱数量(跟包二奶、包二爷的数量没有关系)一般是成正比的。让小小的纪委监控数千万政府官员,无异于杯水车薪。新闻监督和民间监督才是唯一正途。

  在纪委惩处贪官的纪录上,中共似乎显得很公正。为什么呢?大小贪官危及到了中共的执政基础,不下重手,政权可能崩溃。有大陆学者评估,中共官员贪腐比例高达95%。也就是说,现在的清官比大熊猫还要珍贵。贪官层出不穷,无所不在,民众已现麻木。一方面人人痛恨贪官,而一旦自身利益需要经由行贿才能实现,没有人不趋之若鹜。在中国社会,贪腐具有极大的传染性、感染力和合理性。官场潜规则深深植根于中国的民间文化,而官场汇集了中国人对于个人成功的最高诠释。中国人有贪腐和好色的历史基因。而当代经济起飞,潜在的恶欲得到毫无底线的释放。


五 新闻和民间监督根绝腐败

  如果不是危及到政权,顾忌民愤,贪官越多,惠及的亲属、朋友、部下就越多,构成一定数量的既得利益群体,既得利益群体组成中国特色的中上阶层,岂不有利于政权稳定。但是,由官员惠顾的中上阶层,与数量更为庞大的民间自由经济市场崛起的中上阶层,大有不同。前者占据政治话语权,而后者在政治上失语。所以说中国发展是由跛足改革推进的,财富流进了权贵和资本家腰包,人民只享有经济自由,而政治自由被剥夺,这不是一个健康社会赋予改革的全部命题。

  这样活生生的国家级试验,就发生在当代世界。1970年代,自由经济大师佛里德曼等芝加哥学派经济学家,在智利皮诺切特军政权时期,尝试进行经济优先发展然后为政治自由提供条件的社会改革,最终,这一美妙的经济试验取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但是,接下来的政治自由被独裁者无情的粉碎。同样在中国大陆,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城市平民等弱势群体,不但没有因为社会的财富积累而享受到应有的政府福利和救助,相反,却因为教育、医疗、农村土地出卖、城市拆迁、户籍歧视,让他们陷入另外一种贫穷。

  其实,根绝腐败说难不难,只要把各级官员的个人收入、财产公开、透明,并对其直系亲属财产实施监控,同时赋予媒体和民间的监督权利,看哪个官员还敢、还能受贿、贪污。台湾百万红衫军团走上街头,理性、依法对陈水扁及其执政团体、亲属施压,呼吁公开执政首脑所有财务。在各派政治势力、司法机构合力之下,台湾政局并没有出现动荡,终于将陈的女婿和陈妻送上法庭,阿扁身为总统,靠司法豁免权才逃过被拉上法庭。对中共而言,台湾不仅仅只有一个中国的主权意义,更多的拥有民主制度的示范作用。


2007年1月15日
 





根绝腐败并不难:公开各级官员的收入和财产,并对其及亲属实施监控,同时赋予媒体和民间的监督权利。


  2006年中国官员贪渎记录跟经济高速增长比翼齐飞。这个东方国家巨大的两翼,一端膨胀着大国崛起对宪政民主、人权、私有财产保护视而不见的虚伪,一端呈现着麻木中国人视觉神经的官员贪渎记录、频率和普遍性的触目惊心。这一年,是大国崛起再次觉醒的一年,也是贪官最为猖狂的一年。中共忠实地在应验黄宗羲定律的预言,着实在三个代表的反面渐行渐近。制度腐败是中共永难根治的执政难题。


一 贪官危及政权基础

  2006年,系列贪腐大案被有限度揭开,从地方诸侯到中央部委高官、军方要员,陈良宇的查处更提升到中共权力核心政治局的层面。这些重量级贪官包括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前北京市副市长陈志华,前国家统计局局长邱小华,前天津市人民检察院检查长李金宝,前山东省委副书记兼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前国家药监局局长郑筱萸,前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这仅是媒体曝光的高级别贪官,大量中小贪官,经过党内处分、调遣、降职等处理,仍然显山露水的不在少数。民间社会和单位人议论父母官和上司敛财之道的小道消息,一般都很真实。按照当局一贯的遮丑心态,不到不抓不足以平民愤的程度,当局断不会对自己的官员下重手制裁。这其实是当局糊弄百姓的表面做法,实际上害怕贪官坐大,在政权序列内部形成反面示范效应,危及中共的政权统治。

  贪腐官员的共同特征有三:一贪财;二贪女人;三贪权位;四渎职。前三者不需要赘述。贪腐本身就是渎职的一种表现。行政官员的权力来源于纳税人的间接委任,中国官员虽然是由上级一把手任命的,但在本质上都是由纳税人供养的。老百姓无权经由选票罢免中央、省、市、县各级首脑,唯有通过艰难地集体上访、举报、投诉等展开维权行为,他们间接实施权力归民这一朴素的真理。所以,依法追究官员贪腐罪责的同时,还应该以渎职罪名加重刑罚。


二 贪官为何量大面宽

  中共官员政治待遇涵盖了个人收入、职位福利、家族部下受惠的最大化,公家(实际上是纳税人)几乎包办了高级官员及其亲属衣食住行、旅行考察、度假休闲全部的支出。为什么这些贪官仍然疯狂贪婪成千万上亿元人民币,一波接一波突破贪污记录?为什么贪官一个接一个不怕杀头前赴后继?为什么当局各级纪委、反贪局、监察部都挂牌营业却奈何不了贪官?原因在于制度腐败为贪官扎稳了心理底线。一则一党独大,党派制衡和民间监督缺席,各级官员只要经营好地域和上级官场,中共权力序列的独大性、封闭性和不透明,为他们编制了密不透风的保护网;二则当局对政治、经济、资源、市场的寡头式全面垄断,这为官商一体造就了近乎完美的客观条件,进而为官员权力寻租提供了最便捷、最隐秘、最无风险的敛财途径;三则国门开放,贪官轻易可以洗掉黑钱,一旦嗅出危险到来,很容易外逃寻求庇护。因为贪污受贿的风险小、成本低,所以,各行各业出现腐败,大官小官齐贪污,一点都不奇怪。

  正所谓成也专制,败也专制。、成也腐败,败也腐败。


三 制度腐败造就大批贪官

  制度腐败还在于专制制度天然不能克服自身的制度弊端。专制制度靠政变或暴力夺得政权,其目的无非是实现某个政党或集团的利益最大化,其最终必然发展为对其领袖的个人崇拜和神化。不管它最初打着什么口号、信仰实施民众动员,一旦夺得国家政权,最早被抛弃、被清算、被屠杀的对象,绝对就是被它曾经愚弄和利用的民众阶层。只要稍微了解苏共、中共、越共等社会主义国家的发家史,都不难得出这个血淋淋的结论。专制制度本质上是反人性、反人道、反人权、反自由的,所以,威权恐怖统治必然成为其维持社会稳定的不二法宝,否则民间的正义诉求,会制造强烈的民意反弹和社会民主运动。

  专制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者,当然非常明白其中的玄机:没有一个领袖能够万岁,没有一个执政党能够万岁,没有一个国家能够万岁。如前所分析的专制官员占据了各种优势资源,并且官职越靠近中央享受的权势越充分、全面,而与此配套的则是民间监督权利被剥夺,多党制衡被虚置。所以,制度为大小官员肆无忌惮贪财、滥情设计了最佳的温床,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专制为贪腐提供了制度庇护。因此,中国大陆贪渎官员集体将人类的贪利和情欲本能,一再刷新和维持在全球冠军水准;同时,贪官靠谎言织造个人良好的社会口碑、形象和地位,通吃国家主流舆论和宣传;并且,贪官在客观上忠诚地拥抱专制制度,在这个制度的机体上发挥了螺丝钉作用。


四 纪委反贪,标本不治

  去年年末以来,中共从北京陆续空降纪委书记在直辖市和主要省区任职,其他省区纪委书记实行轮换。纪委的权力得到了法律意义之外的强化。纪委,不能不说这是符合中共国情的一大制度创新。纪委全称为纪律检查委员会,最高级别是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纪委名称尽管似是而非,但是权力愈来愈巨大。民间流传这样一个段子:(贪官)不怕公(安)检(察院)法(院),就怕纪委上门来。一旦官员被纪委客气、仁慈地双规,政治生命一定完结。或坐牢或被杀头,跟他(她)贪污受贿的金钱数量(跟包二奶、包二爷的数量没有关系)一般是成正比的。让小小的纪委监控数千万政府官员,无异于杯水车薪。新闻监督和民间监督才是唯一正途。

  在纪委惩处贪官的纪录上,中共似乎显得很公正。为什么呢?大小贪官危及到了中共的执政基础,不下重手,政权可能崩溃。有大陆学者评估,中共官员贪腐比例高达95%。也就是说,现在的清官比大熊猫还要珍贵。贪官层出不穷,无所不在,民众已现麻木。一方面人人痛恨贪官,而一旦自身利益需要经由行贿才能实现,没有人不趋之若鹜。在中国社会,贪腐具有极大的传染性、感染力和合理性。官场潜规则深深植根于中国的民间文化,而官场汇集了中国人对于个人成功的最高诠释。中国人有贪腐和好色的历史基因。而当代经济起飞,潜在的恶欲得到毫无底线的释放。


五 新闻和民间监督根绝腐败

  如果不是危及到政权,顾忌民愤,贪官越多,惠及的亲属、朋友、部下就越多,构成一定数量的既得利益群体,既得利益群体组成中国特色的中上阶层,岂不有利于政权稳定。但是,由官员惠顾的中上阶层,与数量更为庞大的民间自由经济市场崛起的中上阶层,大有不同。前者占据政治话语权,而后者在政治上失语。所以说中国发展是由跛足改革推进的,财富流进了权贵和资本家腰包,人民只享有经济自由,而政治自由被剥夺,这不是一个健康社会赋予改革的全部命题。

  这样活生生的国家级试验,就发生在当代世界。1970年代,自由经济大师佛里德曼等芝加哥学派经济学家,在智利皮诺切特军政权时期,尝试进行经济优先发展然后为政治自由提供条件的社会改革,最终,这一美妙的经济试验取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但是,接下来的政治自由被独裁者无情的粉碎。同样在中国大陆,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城市平民等弱势群体,不但没有因为社会的财富积累而享受到应有的政府福利和救助,相反,却因为教育、医疗、农村土地出卖、城市拆迁、户籍歧视,让他们陷入另外一种贫穷。

  其实,根绝腐败说难不难,只要把各级官员的个人收入、财产公开、透明,并对其直系亲属财产实施监控,同时赋予媒体和民间的监督权利,看哪个官员还敢、还能受贿、贪污。台湾百万红衫军团走上街头,理性、依法对陈水扁及其执政团体、亲属施压,呼吁公开执政首脑所有财务。在各派政治势力、司法机构合力之下,台湾政局并没有出现动荡,终于将陈的女婿和陈妻送上法庭,阿扁身为总统,靠司法豁免权才逃过被拉上法庭。对中共而言,台湾不仅仅只有一个中国的主权意义,更多的拥有民主制度的示范作用。


2007年1月15日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