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呼唤人性的温暖 记10元人道救援行动
刘劭夫(加拿大)



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这个行动,使中国的所有政治犯及其家属,都能受到我们的帮助。


编者按:

加拿大的盛雪等一群友人做了一件很好的事情,他们组织了一个10元人道救援行动,募集资金帮助国内的政治犯和他们的家属。这是他们两年前,在一个圣诞节聚会上偶然发起的。2006年,他们募集了大约1万多加元,帮助了国内一些受难者,比如帮助仍在狱中的四君子、杨天水,出狱而患病的天安门壮士喻东岳等。中国所谓政治犯,实是爱国志士,他们不惜生命呼唤民主,追求国家进步。为此,他们遭受迫害,入狱坐监,而他们的家属也陷入惨境,首先是经济上难以维生。关心他们帮助他们,是我们的责任,也是人性该有的善意和同情。我们都希望中国建成好社会,好社会之一就是公义,人们向善相助,大家的事情大家做,人人关心社会关心他人。10元人道救援行动 所做的就是这个,因此它也是建设公民社会的行动,是公民的行动。我们希望有更多的这样的行动,也有更多的人参加10元人道救援行动。

编者
 

   一直想写一点文字,介绍一下他们的义举。不仅仅是为了褒扬他们给那些孤苦无助的人们送去的关怀和温暖,更重要的是在我们中国人之间呼唤那种已经失落很久、或者说已经被践踏的同情心。

   当2006年将要过去的时候,12月31日,一群为国内的良心犯、思想犯及其家属送去温暖和关怀的人们,一共18人(当然还有更多的人没有出席)聚集在多伦多的一个民居里,为自己过去一年的工作作总结。这个自发的为国内政治犯及其家属进行捐助的群体,在2006年,一共募捐了8900加元,610美元,参加捐助的人共有54位,除了居住在多伦多以外,还有远在美国的好心人。这些捐款,分别给新青年学会的四君子杨子立、张宏海、靳海科、徐伟寄去了600加元,给天安门三壮士之一的喻东岳寄去了2000加元的治疗费,给杨天水寄去了500加元。目前还有余款4085加元和610美元,将会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送去温暖。另外,在去年,为了给在狱中遭受迫害而患上精神病的喻东岳筹集医疗费,盛雪、西班牙的黄河清和澳洲的秦晋在全球发起了募捐行动,短短的一个月里,共募集捐款达10万人民币。

   这个名为1人1月10元的募捐行动,开始于2004年在盛雪家的一个圣诞聚会。当时,大家聊起了国内受迫害的政治犯,盛雪介绍了被判以重刑的新青年学会四君子情况,大家不免唏嘘,都觉得要为他们做点什么事情。最后决定在朋友中发起为他们募捐。于是这个募捐行动就一直做了下来。

   杨子立的新青年学会,是中国近年的一个文字冤案,这个冤案所反映出胡温政权在民主和自由上没有丝毫的进步。杨子立这四个青年学子,社会责任感、悲悯情怀、人道关怀构成他们思想的底色,他们思考的深度触及中国社会的许多方面:自费下乡考察三农问题,帮助城市弱势人群,为农民工学校担任义务教师,在互联网撰文呼吁人们关注社会问题。不能不承认他们思想的早熟。他们的价值观是普世的,但与寻常人普遍的急功近利、投机取巧相比较,他们又显得很不入世。他们的精神资源来自哪里?恐怕跟他们成长于社会底层,后来进入城市上大学、工作,城乡巨大差别的体验,投影在他们的身份、心理、情感方面,一只脚踩著城市的繁华,另一只脚陷在贫弱的乡村,他们以两种身份跨越在制度造成的城乡壁垒,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自己最需要什么。他们都是社会精英,学有专长,如果他们象大多数人一样只为自己和家庭活著,肯定会丰衣足食,过体面的生活。然而,他们没有选择走这条道,他们身体力行追求社会公正、法治、人权,这正是他们超越同龄人的地方,显出弥足珍贵的品质。他们是我们民族的优秀代表,任何一个民族都会对这些优秀青年给与嘉许,而决不会把他们投入监狱。四君子中,杨子立、张宏海和靳海科出身农村,他们能从一个农家子弟完成高等教育,他们的家庭付出了多少艰辛!我们从杨子立的母亲 一文,可以看见他的家庭,甚至可以看见中国农村的悲惨境况,读来催人泪下。在他们身上,寄托了他们家庭的希望,他们也是家庭的经济支柱。中共加于他们的牢狱,不仅是对中国思想者的的摧残,也是加于他们这几个家庭的深重的灾难。在当今十分冷漠势利的中国社会,就是对一般的穷人的帮助,也是十分缺失,更何况是被官方所钦定的政治犯及其家人,他们所受到社会的歧视更是使他们完全得不到任何帮助。因此,对他们伸出热情的手,给他们实质的帮助,不仅是对他们道义上的认同,也是对他们人格上的尊敬,也让这些学子能无愧的面对自己的家庭,给他们以精神上的支持。同时,也给无爱的中国注入一点人间的温暖。

   在两年的捐助行动中,这些捐助人本身的情操也获得了升华,这里面有很多感人的故事。王炳章入狱以来,他们家每年要筹集费用前往中国探视,所需的费用对家庭的压力很大。可是王炳章的妹妹王玉华,两年来代表全家六人,对这个捐助行动从未间断过,今年代表家里六人全年的捐款已经全部缴齐。 远在美国八十多岁的祝爱华老先生,是盛雪父亲六十多年前的中学同学,来访多伦多时,得知此举,对四君子表达了钦佩之情,热情地参加进来。在渥太华的老民主人士杜智富,也义不容辞的捐助了两年。作家郑义的夫人北明,也是众多的捐助者之一。还有多伦多一位姓翁的70多岁的老人,因为感佩黄金秋的事迹,通过盛雪为黄金秋每月捐助100美金一段时间,后来因为自己生活和经济状况变化,停止了捐助。后来看到每人每月10元人道捐助行动,就又参加进来。他说,虽然自己经济状况不如以前好,但是参加这个行动是可以做到的。
   
   几乎所有捐助的人们,收入都不是很高,很多人还靠着自己打工的微薄收入来帮助国内的朋友。为了严格妥善管理捐款,捐款一直由三人共同管理,一人收取捐款,一人记账,一人管钱。汇寄捐款时也要通过三人,三人并定期核对账目。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负责记账的一然女士的认真负责,因为是1人1月10元的方式,所以记账存档都较繁琐。她把账目细心地做成表格,每人每月一笔一笔记得清清楚楚。不但每次收到捐款都邮寄收据和感谢信,而且每次收到捐款的时间数额她还要另外记录在案,以便日后查询。
   
   可是,就是这样一件在西方社会看来很崇高的行为,可是在一些华人中却心存顾虑。有一个朋友得知这个捐助行动后,十分支持,当场就答应捐助,可是等他回家填写支票的时候,却不由自主地冒出一个念头:要是给中共知道了怎么办?于是他就用了一个化名。事后他不无自嘲地说,看来中共的恐怖效应延伸到了加拿大!
   
   这些捐款虽然有限,可是对于国内的政治犯及其家属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无疑是对他们最大的安慰。许多接受捐助的政治犯及其家属,都给捐助人写了回信。这里选摘两段国内家属的来信。
   
   杨子立妻子路坤来信:雪中送炭远比锦上添花可贵,你们的帮助与这份爱心对我们来讲,是莫大的安慰,也是无价的。你们的帮助使我们在苦难、迫害面前有了胜过这一切的信心,使我们有力量,坚强的走过这段艰难的日子,坎坷道路上有你们的相伴,我们就不孤单与寂寞。很感谢盛雪姊妹发起每月捐赠10元的爱助活动,使更多的爱心凝聚,走在爱的路上。你们的付出,也使我们家人有能力与狱中的亲人多见几面,给狱中的亲人双倍的照看。有了你们的爱心,狱中的亲人们也能放下心中的负担与亏欠,因为有你们帮助、关怀他们的家人。
   
   喻东岳妹妹的来信:哥哥回来时一见人就跪。尤其是见到穿制服的就拒收报告作揖下跪,惊恐不安。坐着时一个姿势,双手放在膝盖上一动不动。另外吃东西不管烫的也好,有骨头鱼刺也好,就一口强咽下去。现在这些倒是改正过来了。有时问他弟弟、妹妹的名字,问他同学的名字,他也能说对一点。他有时天南地北地唱歌,有时历史、地理、诗歌乱讲一气。他的头上、脚上、手上都是伤痕,他成为精神病人也是必然。到目前已经用了大约六千多元,等筹到钱我们准备带到他到上海协和医院治疗。再次谢谢朋友们,我们全家永远不忘救命恩人!
   
   为了把捐助行动长期的坚持下去,在更广泛的富有崇高情怀的朋友中发动,并更加有效完善地管理捐款,这个捐助群体决定成立"10元人道救援行动"这样一个独立的组织机构。同时,还推选了由一然、金元清、刘云霞、吴亚南、盛雪所组成的执行委员会 。今年,为杨子立等四君子提高了捐助额,近日给杨子立、靳海科、张宏海、徐伟四君子每人家中邮寄了500 加元,下半年将会给每人家里再寄500 加元;他们有信心,一定会捐助到他们出狱。另外,他们也刚刚给喻东岳家里邮寄了1000 加元。目前,他们正在筹备建立"10元人道救助行动"的网页,让我们所有关注和帮助中国政治犯的朋友们有自己的家园。
   
   乐善好施一直是中华民族的道德传统。可是自从中共建政以来,以阶级斗争取代了人世间的温情,于是人们的同情心逐渐泯灭。近年来随着社会道德的沦丧,人性更加冷漠,社会充满尔虞我诈,弱肉强食,更遑论慈悲情怀。走在中国的街头,可以经常看见警察和城管对乞讨人群的驱赶。作为政治犯及其家属,中共必欲赶尽杀绝,更不可能给与人道关怀。因此,作为生活在海外的华人,能对这些为中国进步和自由民主而受到迫害的民族精英给与人道救援,不仅是一个崇高的善举,也是对自己的公民意识的培养,更是对祖国尽了一份责任。这对于重建中国的道德,唤醒人们的良知,功莫大于焉。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这个行动,使中国的所有政治犯及其家属,都能受到我们的帮助,让他们不再孤独,鼓起信心,坚定自己的信念,这难道不是在为中国的民主化尽一点力量吗?
   
   信笔至此,把这个捐助行动的信息也放在这里,以便有心、有情、有义的朋友要参与此行动时联系。

   电邮:cyiran@gmail.com ; shengxue@gmail.com
   电话:    416-5089660; 905-272-2737
   地址:    Chen, Yiran
   66 WILD BRIARWAY
   TORONTO ONTARIO
   M2J 2L2 CANADA


Jan. 18, 2007
 



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这个行动,使中国的所有政治犯及其家属,都能受到我们的帮助。


编者按:

加拿大的盛雪等一群友人做了一件很好的事情,他们组织了一个10元人道救援行动,募集资金帮助国内的政治犯和他们的家属。这是他们两年前,在一个圣诞节聚会上偶然发起的。2006年,他们募集了大约1万多加元,帮助了国内一些受难者,比如帮助仍在狱中的四君子、杨天水,出狱而患病的天安门壮士喻东岳等。中国所谓政治犯,实是爱国志士,他们不惜生命呼唤民主,追求国家进步。为此,他们遭受迫害,入狱坐监,而他们的家属也陷入惨境,首先是经济上难以维生。关心他们帮助他们,是我们的责任,也是人性该有的善意和同情。我们都希望中国建成好社会,好社会之一就是公义,人们向善相助,大家的事情大家做,人人关心社会关心他人。10元人道救援行动 所做的就是这个,因此它也是建设公民社会的行动,是公民的行动。我们希望有更多的这样的行动,也有更多的人参加10元人道救援行动。

编者
 

   一直想写一点文字,介绍一下他们的义举。不仅仅是为了褒扬他们给那些孤苦无助的人们送去的关怀和温暖,更重要的是在我们中国人之间呼唤那种已经失落很久、或者说已经被践踏的同情心。

   当2006年将要过去的时候,12月31日,一群为国内的良心犯、思想犯及其家属送去温暖和关怀的人们,一共18人(当然还有更多的人没有出席)聚集在多伦多的一个民居里,为自己过去一年的工作作总结。这个自发的为国内政治犯及其家属进行捐助的群体,在2006年,一共募捐了8900加元,610美元,参加捐助的人共有54位,除了居住在多伦多以外,还有远在美国的好心人。这些捐款,分别给新青年学会的四君子杨子立、张宏海、靳海科、徐伟寄去了600加元,给天安门三壮士之一的喻东岳寄去了2000加元的治疗费,给杨天水寄去了500加元。目前还有余款4085加元和610美元,将会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送去温暖。另外,在去年,为了给在狱中遭受迫害而患上精神病的喻东岳筹集医疗费,盛雪、西班牙的黄河清和澳洲的秦晋在全球发起了募捐行动,短短的一个月里,共募集捐款达10万人民币。

   这个名为1人1月10元的募捐行动,开始于2004年在盛雪家的一个圣诞聚会。当时,大家聊起了国内受迫害的政治犯,盛雪介绍了被判以重刑的新青年学会四君子情况,大家不免唏嘘,都觉得要为他们做点什么事情。最后决定在朋友中发起为他们募捐。于是这个募捐行动就一直做了下来。

   杨子立的新青年学会,是中国近年的一个文字冤案,这个冤案所反映出胡温政权在民主和自由上没有丝毫的进步。杨子立这四个青年学子,社会责任感、悲悯情怀、人道关怀构成他们思想的底色,他们思考的深度触及中国社会的许多方面:自费下乡考察三农问题,帮助城市弱势人群,为农民工学校担任义务教师,在互联网撰文呼吁人们关注社会问题。不能不承认他们思想的早熟。他们的价值观是普世的,但与寻常人普遍的急功近利、投机取巧相比较,他们又显得很不入世。他们的精神资源来自哪里?恐怕跟他们成长于社会底层,后来进入城市上大学、工作,城乡巨大差别的体验,投影在他们的身份、心理、情感方面,一只脚踩著城市的繁华,另一只脚陷在贫弱的乡村,他们以两种身份跨越在制度造成的城乡壁垒,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自己最需要什么。他们都是社会精英,学有专长,如果他们象大多数人一样只为自己和家庭活著,肯定会丰衣足食,过体面的生活。然而,他们没有选择走这条道,他们身体力行追求社会公正、法治、人权,这正是他们超越同龄人的地方,显出弥足珍贵的品质。他们是我们民族的优秀代表,任何一个民族都会对这些优秀青年给与嘉许,而决不会把他们投入监狱。四君子中,杨子立、张宏海和靳海科出身农村,他们能从一个农家子弟完成高等教育,他们的家庭付出了多少艰辛!我们从杨子立的母亲 一文,可以看见他的家庭,甚至可以看见中国农村的悲惨境况,读来催人泪下。在他们身上,寄托了他们家庭的希望,他们也是家庭的经济支柱。中共加于他们的牢狱,不仅是对中国思想者的的摧残,也是加于他们这几个家庭的深重的灾难。在当今十分冷漠势利的中国社会,就是对一般的穷人的帮助,也是十分缺失,更何况是被官方所钦定的政治犯及其家人,他们所受到社会的歧视更是使他们完全得不到任何帮助。因此,对他们伸出热情的手,给他们实质的帮助,不仅是对他们道义上的认同,也是对他们人格上的尊敬,也让这些学子能无愧的面对自己的家庭,给他们以精神上的支持。同时,也给无爱的中国注入一点人间的温暖。

   在两年的捐助行动中,这些捐助人本身的情操也获得了升华,这里面有很多感人的故事。王炳章入狱以来,他们家每年要筹集费用前往中国探视,所需的费用对家庭的压力很大。可是王炳章的妹妹王玉华,两年来代表全家六人,对这个捐助行动从未间断过,今年代表家里六人全年的捐款已经全部缴齐。 远在美国八十多岁的祝爱华老先生,是盛雪父亲六十多年前的中学同学,来访多伦多时,得知此举,对四君子表达了钦佩之情,热情地参加进来。在渥太华的老民主人士杜智富,也义不容辞的捐助了两年。作家郑义的夫人北明,也是众多的捐助者之一。还有多伦多一位姓翁的70多岁的老人,因为感佩黄金秋的事迹,通过盛雪为黄金秋每月捐助100美金一段时间,后来因为自己生活和经济状况变化,停止了捐助。后来看到每人每月10元人道捐助行动,就又参加进来。他说,虽然自己经济状况不如以前好,但是参加这个行动是可以做到的。
   
   几乎所有捐助的人们,收入都不是很高,很多人还靠着自己打工的微薄收入来帮助国内的朋友。为了严格妥善管理捐款,捐款一直由三人共同管理,一人收取捐款,一人记账,一人管钱。汇寄捐款时也要通过三人,三人并定期核对账目。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负责记账的一然女士的认真负责,因为是1人1月10元的方式,所以记账存档都较繁琐。她把账目细心地做成表格,每人每月一笔一笔记得清清楚楚。不但每次收到捐款都邮寄收据和感谢信,而且每次收到捐款的时间数额她还要另外记录在案,以便日后查询。
   
   可是,就是这样一件在西方社会看来很崇高的行为,可是在一些华人中却心存顾虑。有一个朋友得知这个捐助行动后,十分支持,当场就答应捐助,可是等他回家填写支票的时候,却不由自主地冒出一个念头:要是给中共知道了怎么办?于是他就用了一个化名。事后他不无自嘲地说,看来中共的恐怖效应延伸到了加拿大!
   
   这些捐款虽然有限,可是对于国内的政治犯及其家属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无疑是对他们最大的安慰。许多接受捐助的政治犯及其家属,都给捐助人写了回信。这里选摘两段国内家属的来信。
   
   杨子立妻子路坤来信:雪中送炭远比锦上添花可贵,你们的帮助与这份爱心对我们来讲,是莫大的安慰,也是无价的。你们的帮助使我们在苦难、迫害面前有了胜过这一切的信心,使我们有力量,坚强的走过这段艰难的日子,坎坷道路上有你们的相伴,我们就不孤单与寂寞。很感谢盛雪姊妹发起每月捐赠10元的爱助活动,使更多的爱心凝聚,走在爱的路上。你们的付出,也使我们家人有能力与狱中的亲人多见几面,给狱中的亲人双倍的照看。有了你们的爱心,狱中的亲人们也能放下心中的负担与亏欠,因为有你们帮助、关怀他们的家人。
   
   喻东岳妹妹的来信:哥哥回来时一见人就跪。尤其是见到穿制服的就拒收报告作揖下跪,惊恐不安。坐着时一个姿势,双手放在膝盖上一动不动。另外吃东西不管烫的也好,有骨头鱼刺也好,就一口强咽下去。现在这些倒是改正过来了。有时问他弟弟、妹妹的名字,问他同学的名字,他也能说对一点。他有时天南地北地唱歌,有时历史、地理、诗歌乱讲一气。他的头上、脚上、手上都是伤痕,他成为精神病人也是必然。到目前已经用了大约六千多元,等筹到钱我们准备带到他到上海协和医院治疗。再次谢谢朋友们,我们全家永远不忘救命恩人!
   
   为了把捐助行动长期的坚持下去,在更广泛的富有崇高情怀的朋友中发动,并更加有效完善地管理捐款,这个捐助群体决定成立"10元人道救援行动"这样一个独立的组织机构。同时,还推选了由一然、金元清、刘云霞、吴亚南、盛雪所组成的执行委员会 。今年,为杨子立等四君子提高了捐助额,近日给杨子立、靳海科、张宏海、徐伟四君子每人家中邮寄了500 加元,下半年将会给每人家里再寄500 加元;他们有信心,一定会捐助到他们出狱。另外,他们也刚刚给喻东岳家里邮寄了1000 加元。目前,他们正在筹备建立"10元人道救助行动"的网页,让我们所有关注和帮助中国政治犯的朋友们有自己的家园。
   
   乐善好施一直是中华民族的道德传统。可是自从中共建政以来,以阶级斗争取代了人世间的温情,于是人们的同情心逐渐泯灭。近年来随着社会道德的沦丧,人性更加冷漠,社会充满尔虞我诈,弱肉强食,更遑论慈悲情怀。走在中国的街头,可以经常看见警察和城管对乞讨人群的驱赶。作为政治犯及其家属,中共必欲赶尽杀绝,更不可能给与人道关怀。因此,作为生活在海外的华人,能对这些为中国进步和自由民主而受到迫害的民族精英给与人道救援,不仅是一个崇高的善举,也是对自己的公民意识的培养,更是对祖国尽了一份责任。这对于重建中国的道德,唤醒人们的良知,功莫大于焉。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这个行动,使中国的所有政治犯及其家属,都能受到我们的帮助,让他们不再孤独,鼓起信心,坚定自己的信念,这难道不是在为中国的民主化尽一点力量吗?
   
   信笔至此,把这个捐助行动的信息也放在这里,以便有心、有情、有义的朋友要参与此行动时联系。

   电邮:cyiran@gmail.com ; shengxue@gmail.com
   电话:    416-5089660; 905-272-2737
   地址:    Chen, Yiran
   66 WILD BRIARWAY
   TORONTO ONTARIO
   M2J 2L2 CANADA


Jan. 18, 2007
 



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这个行动,使中国的所有政治犯及其家属,都能受到我们的帮助。


编者按:

加拿大的盛雪等一群友人做了一件很好的事情,他们组织了一个10元人道救援行动,募集资金帮助国内的政治犯和他们的家属。这是他们两年前,在一个圣诞节聚会上偶然发起的。2006年,他们募集了大约1万多加元,帮助了国内一些受难者,比如帮助仍在狱中的四君子、杨天水,出狱而患病的天安门壮士喻东岳等。中国所谓政治犯,实是爱国志士,他们不惜生命呼唤民主,追求国家进步。为此,他们遭受迫害,入狱坐监,而他们的家属也陷入惨境,首先是经济上难以维生。关心他们帮助他们,是我们的责任,也是人性该有的善意和同情。我们都希望中国建成好社会,好社会之一就是公义,人们向善相助,大家的事情大家做,人人关心社会关心他人。10元人道救援行动 所做的就是这个,因此它也是建设公民社会的行动,是公民的行动。我们希望有更多的这样的行动,也有更多的人参加10元人道救援行动。

编者
 

   一直想写一点文字,介绍一下他们的义举。不仅仅是为了褒扬他们给那些孤苦无助的人们送去的关怀和温暖,更重要的是在我们中国人之间呼唤那种已经失落很久、或者说已经被践踏的同情心。

   当2006年将要过去的时候,12月31日,一群为国内的良心犯、思想犯及其家属送去温暖和关怀的人们,一共18人(当然还有更多的人没有出席)聚集在多伦多的一个民居里,为自己过去一年的工作作总结。这个自发的为国内政治犯及其家属进行捐助的群体,在2006年,一共募捐了8900加元,610美元,参加捐助的人共有54位,除了居住在多伦多以外,还有远在美国的好心人。这些捐款,分别给新青年学会的四君子杨子立、张宏海、靳海科、徐伟寄去了600加元,给天安门三壮士之一的喻东岳寄去了2000加元的治疗费,给杨天水寄去了500加元。目前还有余款4085加元和610美元,将会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送去温暖。另外,在去年,为了给在狱中遭受迫害而患上精神病的喻东岳筹集医疗费,盛雪、西班牙的黄河清和澳洲的秦晋在全球发起了募捐行动,短短的一个月里,共募集捐款达10万人民币。

   这个名为1人1月10元的募捐行动,开始于2004年在盛雪家的一个圣诞聚会。当时,大家聊起了国内受迫害的政治犯,盛雪介绍了被判以重刑的新青年学会四君子情况,大家不免唏嘘,都觉得要为他们做点什么事情。最后决定在朋友中发起为他们募捐。于是这个募捐行动就一直做了下来。

   杨子立的新青年学会,是中国近年的一个文字冤案,这个冤案所反映出胡温政权在民主和自由上没有丝毫的进步。杨子立这四个青年学子,社会责任感、悲悯情怀、人道关怀构成他们思想的底色,他们思考的深度触及中国社会的许多方面:自费下乡考察三农问题,帮助城市弱势人群,为农民工学校担任义务教师,在互联网撰文呼吁人们关注社会问题。不能不承认他们思想的早熟。他们的价值观是普世的,但与寻常人普遍的急功近利、投机取巧相比较,他们又显得很不入世。他们的精神资源来自哪里?恐怕跟他们成长于社会底层,后来进入城市上大学、工作,城乡巨大差别的体验,投影在他们的身份、心理、情感方面,一只脚踩著城市的繁华,另一只脚陷在贫弱的乡村,他们以两种身份跨越在制度造成的城乡壁垒,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自己最需要什么。他们都是社会精英,学有专长,如果他们象大多数人一样只为自己和家庭活著,肯定会丰衣足食,过体面的生活。然而,他们没有选择走这条道,他们身体力行追求社会公正、法治、人权,这正是他们超越同龄人的地方,显出弥足珍贵的品质。他们是我们民族的优秀代表,任何一个民族都会对这些优秀青年给与嘉许,而决不会把他们投入监狱。四君子中,杨子立、张宏海和靳海科出身农村,他们能从一个农家子弟完成高等教育,他们的家庭付出了多少艰辛!我们从杨子立的母亲 一文,可以看见他的家庭,甚至可以看见中国农村的悲惨境况,读来催人泪下。在他们身上,寄托了他们家庭的希望,他们也是家庭的经济支柱。中共加于他们的牢狱,不仅是对中国思想者的的摧残,也是加于他们这几个家庭的深重的灾难。在当今十分冷漠势利的中国社会,就是对一般的穷人的帮助,也是十分缺失,更何况是被官方所钦定的政治犯及其家人,他们所受到社会的歧视更是使他们完全得不到任何帮助。因此,对他们伸出热情的手,给他们实质的帮助,不仅是对他们道义上的认同,也是对他们人格上的尊敬,也让这些学子能无愧的面对自己的家庭,给他们以精神上的支持。同时,也给无爱的中国注入一点人间的温暖。

   在两年的捐助行动中,这些捐助人本身的情操也获得了升华,这里面有很多感人的故事。王炳章入狱以来,他们家每年要筹集费用前往中国探视,所需的费用对家庭的压力很大。可是王炳章的妹妹王玉华,两年来代表全家六人,对这个捐助行动从未间断过,今年代表家里六人全年的捐款已经全部缴齐。 远在美国八十多岁的祝爱华老先生,是盛雪父亲六十多年前的中学同学,来访多伦多时,得知此举,对四君子表达了钦佩之情,热情地参加进来。在渥太华的老民主人士杜智富,也义不容辞的捐助了两年。作家郑义的夫人北明,也是众多的捐助者之一。还有多伦多一位姓翁的70多岁的老人,因为感佩黄金秋的事迹,通过盛雪为黄金秋每月捐助100美金一段时间,后来因为自己生活和经济状况变化,停止了捐助。后来看到每人每月10元人道捐助行动,就又参加进来。他说,虽然自己经济状况不如以前好,但是参加这个行动是可以做到的。
   
   几乎所有捐助的人们,收入都不是很高,很多人还靠着自己打工的微薄收入来帮助国内的朋友。为了严格妥善管理捐款,捐款一直由三人共同管理,一人收取捐款,一人记账,一人管钱。汇寄捐款时也要通过三人,三人并定期核对账目。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负责记账的一然女士的认真负责,因为是1人1月10元的方式,所以记账存档都较繁琐。她把账目细心地做成表格,每人每月一笔一笔记得清清楚楚。不但每次收到捐款都邮寄收据和感谢信,而且每次收到捐款的时间数额她还要另外记录在案,以便日后查询。
   
   可是,就是这样一件在西方社会看来很崇高的行为,可是在一些华人中却心存顾虑。有一个朋友得知这个捐助行动后,十分支持,当场就答应捐助,可是等他回家填写支票的时候,却不由自主地冒出一个念头:要是给中共知道了怎么办?于是他就用了一个化名。事后他不无自嘲地说,看来中共的恐怖效应延伸到了加拿大!
   
   这些捐款虽然有限,可是对于国内的政治犯及其家属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无疑是对他们最大的安慰。许多接受捐助的政治犯及其家属,都给捐助人写了回信。这里选摘两段国内家属的来信。
   
   杨子立妻子路坤来信:雪中送炭远比锦上添花可贵,你们的帮助与这份爱心对我们来讲,是莫大的安慰,也是无价的。你们的帮助使我们在苦难、迫害面前有了胜过这一切的信心,使我们有力量,坚强的走过这段艰难的日子,坎坷道路上有你们的相伴,我们就不孤单与寂寞。很感谢盛雪姊妹发起每月捐赠10元的爱助活动,使更多的爱心凝聚,走在爱的路上。你们的付出,也使我们家人有能力与狱中的亲人多见几面,给狱中的亲人双倍的照看。有了你们的爱心,狱中的亲人们也能放下心中的负担与亏欠,因为有你们帮助、关怀他们的家人。
   
   喻东岳妹妹的来信:哥哥回来时一见人就跪。尤其是见到穿制服的就拒收报告作揖下跪,惊恐不安。坐着时一个姿势,双手放在膝盖上一动不动。另外吃东西不管烫的也好,有骨头鱼刺也好,就一口强咽下去。现在这些倒是改正过来了。有时问他弟弟、妹妹的名字,问他同学的名字,他也能说对一点。他有时天南地北地唱歌,有时历史、地理、诗歌乱讲一气。他的头上、脚上、手上都是伤痕,他成为精神病人也是必然。到目前已经用了大约六千多元,等筹到钱我们准备带到他到上海协和医院治疗。再次谢谢朋友们,我们全家永远不忘救命恩人!
   
   为了把捐助行动长期的坚持下去,在更广泛的富有崇高情怀的朋友中发动,并更加有效完善地管理捐款,这个捐助群体决定成立"10元人道救援行动"这样一个独立的组织机构。同时,还推选了由一然、金元清、刘云霞、吴亚南、盛雪所组成的执行委员会 。今年,为杨子立等四君子提高了捐助额,近日给杨子立、靳海科、张宏海、徐伟四君子每人家中邮寄了500 加元,下半年将会给每人家里再寄500 加元;他们有信心,一定会捐助到他们出狱。另外,他们也刚刚给喻东岳家里邮寄了1000 加元。目前,他们正在筹备建立"10元人道救助行动"的网页,让我们所有关注和帮助中国政治犯的朋友们有自己的家园。
   
   乐善好施一直是中华民族的道德传统。可是自从中共建政以来,以阶级斗争取代了人世间的温情,于是人们的同情心逐渐泯灭。近年来随着社会道德的沦丧,人性更加冷漠,社会充满尔虞我诈,弱肉强食,更遑论慈悲情怀。走在中国的街头,可以经常看见警察和城管对乞讨人群的驱赶。作为政治犯及其家属,中共必欲赶尽杀绝,更不可能给与人道关怀。因此,作为生活在海外的华人,能对这些为中国进步和自由民主而受到迫害的民族精英给与人道救援,不仅是一个崇高的善举,也是对自己的公民意识的培养,更是对祖国尽了一份责任。这对于重建中国的道德,唤醒人们的良知,功莫大于焉。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这个行动,使中国的所有政治犯及其家属,都能受到我们的帮助,让他们不再孤独,鼓起信心,坚定自己的信念,这难道不是在为中国的民主化尽一点力量吗?
   
   信笔至此,把这个捐助行动的信息也放在这里,以便有心、有情、有义的朋友要参与此行动时联系。

   电邮:cyiran@gmail.com ; shengxue@gmail.com
   电话:    416-5089660; 905-272-2737
   地址:    Chen, Yiran
   66 WILD BRIARWAY
   TORONTO ONTARIO
   M2J 2L2 CANADA


Jan. 18, 2007
 



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这个行动,使中国的所有政治犯及其家属,都能受到我们的帮助。


编者按:

加拿大的盛雪等一群友人做了一件很好的事情,他们组织了一个10元人道救援行动,募集资金帮助国内的政治犯和他们的家属。这是他们两年前,在一个圣诞节聚会上偶然发起的。2006年,他们募集了大约1万多加元,帮助了国内一些受难者,比如帮助仍在狱中的四君子、杨天水,出狱而患病的天安门壮士喻东岳等。中国所谓政治犯,实是爱国志士,他们不惜生命呼唤民主,追求国家进步。为此,他们遭受迫害,入狱坐监,而他们的家属也陷入惨境,首先是经济上难以维生。关心他们帮助他们,是我们的责任,也是人性该有的善意和同情。我们都希望中国建成好社会,好社会之一就是公义,人们向善相助,大家的事情大家做,人人关心社会关心他人。10元人道救援行动 所做的就是这个,因此它也是建设公民社会的行动,是公民的行动。我们希望有更多的这样的行动,也有更多的人参加10元人道救援行动。

编者
 

   一直想写一点文字,介绍一下他们的义举。不仅仅是为了褒扬他们给那些孤苦无助的人们送去的关怀和温暖,更重要的是在我们中国人之间呼唤那种已经失落很久、或者说已经被践踏的同情心。

   当2006年将要过去的时候,12月31日,一群为国内的良心犯、思想犯及其家属送去温暖和关怀的人们,一共18人(当然还有更多的人没有出席)聚集在多伦多的一个民居里,为自己过去一年的工作作总结。这个自发的为国内政治犯及其家属进行捐助的群体,在2006年,一共募捐了8900加元,610美元,参加捐助的人共有54位,除了居住在多伦多以外,还有远在美国的好心人。这些捐款,分别给新青年学会的四君子杨子立、张宏海、靳海科、徐伟寄去了600加元,给天安门三壮士之一的喻东岳寄去了2000加元的治疗费,给杨天水寄去了500加元。目前还有余款4085加元和610美元,将会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送去温暖。另外,在去年,为了给在狱中遭受迫害而患上精神病的喻东岳筹集医疗费,盛雪、西班牙的黄河清和澳洲的秦晋在全球发起了募捐行动,短短的一个月里,共募集捐款达10万人民币。

   这个名为1人1月10元的募捐行动,开始于2004年在盛雪家的一个圣诞聚会。当时,大家聊起了国内受迫害的政治犯,盛雪介绍了被判以重刑的新青年学会四君子情况,大家不免唏嘘,都觉得要为他们做点什么事情。最后决定在朋友中发起为他们募捐。于是这个募捐行动就一直做了下来。

   杨子立的新青年学会,是中国近年的一个文字冤案,这个冤案所反映出胡温政权在民主和自由上没有丝毫的进步。杨子立这四个青年学子,社会责任感、悲悯情怀、人道关怀构成他们思想的底色,他们思考的深度触及中国社会的许多方面:自费下乡考察三农问题,帮助城市弱势人群,为农民工学校担任义务教师,在互联网撰文呼吁人们关注社会问题。不能不承认他们思想的早熟。他们的价值观是普世的,但与寻常人普遍的急功近利、投机取巧相比较,他们又显得很不入世。他们的精神资源来自哪里?恐怕跟他们成长于社会底层,后来进入城市上大学、工作,城乡巨大差别的体验,投影在他们的身份、心理、情感方面,一只脚踩著城市的繁华,另一只脚陷在贫弱的乡村,他们以两种身份跨越在制度造成的城乡壁垒,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自己最需要什么。他们都是社会精英,学有专长,如果他们象大多数人一样只为自己和家庭活著,肯定会丰衣足食,过体面的生活。然而,他们没有选择走这条道,他们身体力行追求社会公正、法治、人权,这正是他们超越同龄人的地方,显出弥足珍贵的品质。他们是我们民族的优秀代表,任何一个民族都会对这些优秀青年给与嘉许,而决不会把他们投入监狱。四君子中,杨子立、张宏海和靳海科出身农村,他们能从一个农家子弟完成高等教育,他们的家庭付出了多少艰辛!我们从杨子立的母亲 一文,可以看见他的家庭,甚至可以看见中国农村的悲惨境况,读来催人泪下。在他们身上,寄托了他们家庭的希望,他们也是家庭的经济支柱。中共加于他们的牢狱,不仅是对中国思想者的的摧残,也是加于他们这几个家庭的深重的灾难。在当今十分冷漠势利的中国社会,就是对一般的穷人的帮助,也是十分缺失,更何况是被官方所钦定的政治犯及其家人,他们所受到社会的歧视更是使他们完全得不到任何帮助。因此,对他们伸出热情的手,给他们实质的帮助,不仅是对他们道义上的认同,也是对他们人格上的尊敬,也让这些学子能无愧的面对自己的家庭,给他们以精神上的支持。同时,也给无爱的中国注入一点人间的温暖。

   在两年的捐助行动中,这些捐助人本身的情操也获得了升华,这里面有很多感人的故事。王炳章入狱以来,他们家每年要筹集费用前往中国探视,所需的费用对家庭的压力很大。可是王炳章的妹妹王玉华,两年来代表全家六人,对这个捐助行动从未间断过,今年代表家里六人全年的捐款已经全部缴齐。 远在美国八十多岁的祝爱华老先生,是盛雪父亲六十多年前的中学同学,来访多伦多时,得知此举,对四君子表达了钦佩之情,热情地参加进来。在渥太华的老民主人士杜智富,也义不容辞的捐助了两年。作家郑义的夫人北明,也是众多的捐助者之一。还有多伦多一位姓翁的70多岁的老人,因为感佩黄金秋的事迹,通过盛雪为黄金秋每月捐助100美金一段时间,后来因为自己生活和经济状况变化,停止了捐助。后来看到每人每月10元人道捐助行动,就又参加进来。他说,虽然自己经济状况不如以前好,但是参加这个行动是可以做到的。
   
   几乎所有捐助的人们,收入都不是很高,很多人还靠着自己打工的微薄收入来帮助国内的朋友。为了严格妥善管理捐款,捐款一直由三人共同管理,一人收取捐款,一人记账,一人管钱。汇寄捐款时也要通过三人,三人并定期核对账目。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负责记账的一然女士的认真负责,因为是1人1月10元的方式,所以记账存档都较繁琐。她把账目细心地做成表格,每人每月一笔一笔记得清清楚楚。不但每次收到捐款都邮寄收据和感谢信,而且每次收到捐款的时间数额她还要另外记录在案,以便日后查询。
   
   可是,就是这样一件在西方社会看来很崇高的行为,可是在一些华人中却心存顾虑。有一个朋友得知这个捐助行动后,十分支持,当场就答应捐助,可是等他回家填写支票的时候,却不由自主地冒出一个念头:要是给中共知道了怎么办?于是他就用了一个化名。事后他不无自嘲地说,看来中共的恐怖效应延伸到了加拿大!
   
   这些捐款虽然有限,可是对于国内的政治犯及其家属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无疑是对他们最大的安慰。许多接受捐助的政治犯及其家属,都给捐助人写了回信。这里选摘两段国内家属的来信。
   
   杨子立妻子路坤来信:雪中送炭远比锦上添花可贵,你们的帮助与这份爱心对我们来讲,是莫大的安慰,也是无价的。你们的帮助使我们在苦难、迫害面前有了胜过这一切的信心,使我们有力量,坚强的走过这段艰难的日子,坎坷道路上有你们的相伴,我们就不孤单与寂寞。很感谢盛雪姊妹发起每月捐赠10元的爱助活动,使更多的爱心凝聚,走在爱的路上。你们的付出,也使我们家人有能力与狱中的亲人多见几面,给狱中的亲人双倍的照看。有了你们的爱心,狱中的亲人们也能放下心中的负担与亏欠,因为有你们帮助、关怀他们的家人。
   
   喻东岳妹妹的来信:哥哥回来时一见人就跪。尤其是见到穿制服的就拒收报告作揖下跪,惊恐不安。坐着时一个姿势,双手放在膝盖上一动不动。另外吃东西不管烫的也好,有骨头鱼刺也好,就一口强咽下去。现在这些倒是改正过来了。有时问他弟弟、妹妹的名字,问他同学的名字,他也能说对一点。他有时天南地北地唱歌,有时历史、地理、诗歌乱讲一气。他的头上、脚上、手上都是伤痕,他成为精神病人也是必然。到目前已经用了大约六千多元,等筹到钱我们准备带到他到上海协和医院治疗。再次谢谢朋友们,我们全家永远不忘救命恩人!
   
   为了把捐助行动长期的坚持下去,在更广泛的富有崇高情怀的朋友中发动,并更加有效完善地管理捐款,这个捐助群体决定成立"10元人道救援行动"这样一个独立的组织机构。同时,还推选了由一然、金元清、刘云霞、吴亚南、盛雪所组成的执行委员会 。今年,为杨子立等四君子提高了捐助额,近日给杨子立、靳海科、张宏海、徐伟四君子每人家中邮寄了500 加元,下半年将会给每人家里再寄500 加元;他们有信心,一定会捐助到他们出狱。另外,他们也刚刚给喻东岳家里邮寄了1000 加元。目前,他们正在筹备建立"10元人道救助行动"的网页,让我们所有关注和帮助中国政治犯的朋友们有自己的家园。
   
   乐善好施一直是中华民族的道德传统。可是自从中共建政以来,以阶级斗争取代了人世间的温情,于是人们的同情心逐渐泯灭。近年来随着社会道德的沦丧,人性更加冷漠,社会充满尔虞我诈,弱肉强食,更遑论慈悲情怀。走在中国的街头,可以经常看见警察和城管对乞讨人群的驱赶。作为政治犯及其家属,中共必欲赶尽杀绝,更不可能给与人道关怀。因此,作为生活在海外的华人,能对这些为中国进步和自由民主而受到迫害的民族精英给与人道救援,不仅是一个崇高的善举,也是对自己的公民意识的培养,更是对祖国尽了一份责任。这对于重建中国的道德,唤醒人们的良知,功莫大于焉。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这个行动,使中国的所有政治犯及其家属,都能受到我们的帮助,让他们不再孤独,鼓起信心,坚定自己的信念,这难道不是在为中国的民主化尽一点力量吗?
   
   信笔至此,把这个捐助行动的信息也放在这里,以便有心、有情、有义的朋友要参与此行动时联系。

   电邮:cyiran@gmail.com ; shengxue@gmail.com
   电话:    416-5089660; 905-272-2737
   地址:    Chen, Yiran
   66 WILD BRIARWAY
   TORONTO ONTARIO
   M2J 2L2 CANADA


Jan. 18, 2007
 



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这个行动,使中国的所有政治犯及其家属,都能受到我们的帮助。


编者按:

加拿大的盛雪等一群友人做了一件很好的事情,他们组织了一个10元人道救援行动,募集资金帮助国内的政治犯和他们的家属。这是他们两年前,在一个圣诞节聚会上偶然发起的。2006年,他们募集了大约1万多加元,帮助了国内一些受难者,比如帮助仍在狱中的四君子、杨天水,出狱而患病的天安门壮士喻东岳等。中国所谓政治犯,实是爱国志士,他们不惜生命呼唤民主,追求国家进步。为此,他们遭受迫害,入狱坐监,而他们的家属也陷入惨境,首先是经济上难以维生。关心他们帮助他们,是我们的责任,也是人性该有的善意和同情。我们都希望中国建成好社会,好社会之一就是公义,人们向善相助,大家的事情大家做,人人关心社会关心他人。10元人道救援行动 所做的就是这个,因此它也是建设公民社会的行动,是公民的行动。我们希望有更多的这样的行动,也有更多的人参加10元人道救援行动。

编者
 

   一直想写一点文字,介绍一下他们的义举。不仅仅是为了褒扬他们给那些孤苦无助的人们送去的关怀和温暖,更重要的是在我们中国人之间呼唤那种已经失落很久、或者说已经被践踏的同情心。

   当2006年将要过去的时候,12月31日,一群为国内的良心犯、思想犯及其家属送去温暖和关怀的人们,一共18人(当然还有更多的人没有出席)聚集在多伦多的一个民居里,为自己过去一年的工作作总结。这个自发的为国内政治犯及其家属进行捐助的群体,在2006年,一共募捐了8900加元,610美元,参加捐助的人共有54位,除了居住在多伦多以外,还有远在美国的好心人。这些捐款,分别给新青年学会的四君子杨子立、张宏海、靳海科、徐伟寄去了600加元,给天安门三壮士之一的喻东岳寄去了2000加元的治疗费,给杨天水寄去了500加元。目前还有余款4085加元和610美元,将会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送去温暖。另外,在去年,为了给在狱中遭受迫害而患上精神病的喻东岳筹集医疗费,盛雪、西班牙的黄河清和澳洲的秦晋在全球发起了募捐行动,短短的一个月里,共募集捐款达10万人民币。

   这个名为1人1月10元的募捐行动,开始于2004年在盛雪家的一个圣诞聚会。当时,大家聊起了国内受迫害的政治犯,盛雪介绍了被判以重刑的新青年学会四君子情况,大家不免唏嘘,都觉得要为他们做点什么事情。最后决定在朋友中发起为他们募捐。于是这个募捐行动就一直做了下来。

   杨子立的新青年学会,是中国近年的一个文字冤案,这个冤案所反映出胡温政权在民主和自由上没有丝毫的进步。杨子立这四个青年学子,社会责任感、悲悯情怀、人道关怀构成他们思想的底色,他们思考的深度触及中国社会的许多方面:自费下乡考察三农问题,帮助城市弱势人群,为农民工学校担任义务教师,在互联网撰文呼吁人们关注社会问题。不能不承认他们思想的早熟。他们的价值观是普世的,但与寻常人普遍的急功近利、投机取巧相比较,他们又显得很不入世。他们的精神资源来自哪里?恐怕跟他们成长于社会底层,后来进入城市上大学、工作,城乡巨大差别的体验,投影在他们的身份、心理、情感方面,一只脚踩著城市的繁华,另一只脚陷在贫弱的乡村,他们以两种身份跨越在制度造成的城乡壁垒,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自己最需要什么。他们都是社会精英,学有专长,如果他们象大多数人一样只为自己和家庭活著,肯定会丰衣足食,过体面的生活。然而,他们没有选择走这条道,他们身体力行追求社会公正、法治、人权,这正是他们超越同龄人的地方,显出弥足珍贵的品质。他们是我们民族的优秀代表,任何一个民族都会对这些优秀青年给与嘉许,而决不会把他们投入监狱。四君子中,杨子立、张宏海和靳海科出身农村,他们能从一个农家子弟完成高等教育,他们的家庭付出了多少艰辛!我们从杨子立的母亲 一文,可以看见他的家庭,甚至可以看见中国农村的悲惨境况,读来催人泪下。在他们身上,寄托了他们家庭的希望,他们也是家庭的经济支柱。中共加于他们的牢狱,不仅是对中国思想者的的摧残,也是加于他们这几个家庭的深重的灾难。在当今十分冷漠势利的中国社会,就是对一般的穷人的帮助,也是十分缺失,更何况是被官方所钦定的政治犯及其家人,他们所受到社会的歧视更是使他们完全得不到任何帮助。因此,对他们伸出热情的手,给他们实质的帮助,不仅是对他们道义上的认同,也是对他们人格上的尊敬,也让这些学子能无愧的面对自己的家庭,给他们以精神上的支持。同时,也给无爱的中国注入一点人间的温暖。

   在两年的捐助行动中,这些捐助人本身的情操也获得了升华,这里面有很多感人的故事。王炳章入狱以来,他们家每年要筹集费用前往中国探视,所需的费用对家庭的压力很大。可是王炳章的妹妹王玉华,两年来代表全家六人,对这个捐助行动从未间断过,今年代表家里六人全年的捐款已经全部缴齐。 远在美国八十多岁的祝爱华老先生,是盛雪父亲六十多年前的中学同学,来访多伦多时,得知此举,对四君子表达了钦佩之情,热情地参加进来。在渥太华的老民主人士杜智富,也义不容辞的捐助了两年。作家郑义的夫人北明,也是众多的捐助者之一。还有多伦多一位姓翁的70多岁的老人,因为感佩黄金秋的事迹,通过盛雪为黄金秋每月捐助100美金一段时间,后来因为自己生活和经济状况变化,停止了捐助。后来看到每人每月10元人道捐助行动,就又参加进来。他说,虽然自己经济状况不如以前好,但是参加这个行动是可以做到的。
   
   几乎所有捐助的人们,收入都不是很高,很多人还靠着自己打工的微薄收入来帮助国内的朋友。为了严格妥善管理捐款,捐款一直由三人共同管理,一人收取捐款,一人记账,一人管钱。汇寄捐款时也要通过三人,三人并定期核对账目。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负责记账的一然女士的认真负责,因为是1人1月10元的方式,所以记账存档都较繁琐。她把账目细心地做成表格,每人每月一笔一笔记得清清楚楚。不但每次收到捐款都邮寄收据和感谢信,而且每次收到捐款的时间数额她还要另外记录在案,以便日后查询。
   
   可是,就是这样一件在西方社会看来很崇高的行为,可是在一些华人中却心存顾虑。有一个朋友得知这个捐助行动后,十分支持,当场就答应捐助,可是等他回家填写支票的时候,却不由自主地冒出一个念头:要是给中共知道了怎么办?于是他就用了一个化名。事后他不无自嘲地说,看来中共的恐怖效应延伸到了加拿大!
   
   这些捐款虽然有限,可是对于国内的政治犯及其家属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无疑是对他们最大的安慰。许多接受捐助的政治犯及其家属,都给捐助人写了回信。这里选摘两段国内家属的来信。
   
   杨子立妻子路坤来信:雪中送炭远比锦上添花可贵,你们的帮助与这份爱心对我们来讲,是莫大的安慰,也是无价的。你们的帮助使我们在苦难、迫害面前有了胜过这一切的信心,使我们有力量,坚强的走过这段艰难的日子,坎坷道路上有你们的相伴,我们就不孤单与寂寞。很感谢盛雪姊妹发起每月捐赠10元的爱助活动,使更多的爱心凝聚,走在爱的路上。你们的付出,也使我们家人有能力与狱中的亲人多见几面,给狱中的亲人双倍的照看。有了你们的爱心,狱中的亲人们也能放下心中的负担与亏欠,因为有你们帮助、关怀他们的家人。
   
   喻东岳妹妹的来信:哥哥回来时一见人就跪。尤其是见到穿制服的就拒收报告作揖下跪,惊恐不安。坐着时一个姿势,双手放在膝盖上一动不动。另外吃东西不管烫的也好,有骨头鱼刺也好,就一口强咽下去。现在这些倒是改正过来了。有时问他弟弟、妹妹的名字,问他同学的名字,他也能说对一点。他有时天南地北地唱歌,有时历史、地理、诗歌乱讲一气。他的头上、脚上、手上都是伤痕,他成为精神病人也是必然。到目前已经用了大约六千多元,等筹到钱我们准备带到他到上海协和医院治疗。再次谢谢朋友们,我们全家永远不忘救命恩人!
   
   为了把捐助行动长期的坚持下去,在更广泛的富有崇高情怀的朋友中发动,并更加有效完善地管理捐款,这个捐助群体决定成立"10元人道救援行动"这样一个独立的组织机构。同时,还推选了由一然、金元清、刘云霞、吴亚南、盛雪所组成的执行委员会 。今年,为杨子立等四君子提高了捐助额,近日给杨子立、靳海科、张宏海、徐伟四君子每人家中邮寄了500 加元,下半年将会给每人家里再寄500 加元;他们有信心,一定会捐助到他们出狱。另外,他们也刚刚给喻东岳家里邮寄了1000 加元。目前,他们正在筹备建立"10元人道救助行动"的网页,让我们所有关注和帮助中国政治犯的朋友们有自己的家园。
   
   乐善好施一直是中华民族的道德传统。可是自从中共建政以来,以阶级斗争取代了人世间的温情,于是人们的同情心逐渐泯灭。近年来随着社会道德的沦丧,人性更加冷漠,社会充满尔虞我诈,弱肉强食,更遑论慈悲情怀。走在中国的街头,可以经常看见警察和城管对乞讨人群的驱赶。作为政治犯及其家属,中共必欲赶尽杀绝,更不可能给与人道关怀。因此,作为生活在海外的华人,能对这些为中国进步和自由民主而受到迫害的民族精英给与人道救援,不仅是一个崇高的善举,也是对自己的公民意识的培养,更是对祖国尽了一份责任。这对于重建中国的道德,唤醒人们的良知,功莫大于焉。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这个行动,使中国的所有政治犯及其家属,都能受到我们的帮助,让他们不再孤独,鼓起信心,坚定自己的信念,这难道不是在为中国的民主化尽一点力量吗?
   
   信笔至此,把这个捐助行动的信息也放在这里,以便有心、有情、有义的朋友要参与此行动时联系。

   电邮:cyiran@gmail.com ; shengxue@gmail.com
   电话:    416-5089660; 905-272-2737
   地址:    Chen, Yiran
   66 WILD BRIARWAY
   TORONTO ONTARIO
   M2J 2L2 CANADA


Jan. 18, 2007
 



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这个行动,使中国的所有政治犯及其家属,都能受到我们的帮助。


编者按:

加拿大的盛雪等一群友人做了一件很好的事情,他们组织了一个10元人道救援行动,募集资金帮助国内的政治犯和他们的家属。这是他们两年前,在一个圣诞节聚会上偶然发起的。2006年,他们募集了大约1万多加元,帮助了国内一些受难者,比如帮助仍在狱中的四君子、杨天水,出狱而患病的天安门壮士喻东岳等。中国所谓政治犯,实是爱国志士,他们不惜生命呼唤民主,追求国家进步。为此,他们遭受迫害,入狱坐监,而他们的家属也陷入惨境,首先是经济上难以维生。关心他们帮助他们,是我们的责任,也是人性该有的善意和同情。我们都希望中国建成好社会,好社会之一就是公义,人们向善相助,大家的事情大家做,人人关心社会关心他人。10元人道救援行动 所做的就是这个,因此它也是建设公民社会的行动,是公民的行动。我们希望有更多的这样的行动,也有更多的人参加10元人道救援行动。

编者
 

   一直想写一点文字,介绍一下他们的义举。不仅仅是为了褒扬他们给那些孤苦无助的人们送去的关怀和温暖,更重要的是在我们中国人之间呼唤那种已经失落很久、或者说已经被践踏的同情心。

   当2006年将要过去的时候,12月31日,一群为国内的良心犯、思想犯及其家属送去温暖和关怀的人们,一共18人(当然还有更多的人没有出席)聚集在多伦多的一个民居里,为自己过去一年的工作作总结。这个自发的为国内政治犯及其家属进行捐助的群体,在2006年,一共募捐了8900加元,610美元,参加捐助的人共有54位,除了居住在多伦多以外,还有远在美国的好心人。这些捐款,分别给新青年学会的四君子杨子立、张宏海、靳海科、徐伟寄去了600加元,给天安门三壮士之一的喻东岳寄去了2000加元的治疗费,给杨天水寄去了500加元。目前还有余款4085加元和610美元,将会给那些需要帮助的人送去温暖。另外,在去年,为了给在狱中遭受迫害而患上精神病的喻东岳筹集医疗费,盛雪、西班牙的黄河清和澳洲的秦晋在全球发起了募捐行动,短短的一个月里,共募集捐款达10万人民币。

   这个名为1人1月10元的募捐行动,开始于2004年在盛雪家的一个圣诞聚会。当时,大家聊起了国内受迫害的政治犯,盛雪介绍了被判以重刑的新青年学会四君子情况,大家不免唏嘘,都觉得要为他们做点什么事情。最后决定在朋友中发起为他们募捐。于是这个募捐行动就一直做了下来。

   杨子立的新青年学会,是中国近年的一个文字冤案,这个冤案所反映出胡温政权在民主和自由上没有丝毫的进步。杨子立这四个青年学子,社会责任感、悲悯情怀、人道关怀构成他们思想的底色,他们思考的深度触及中国社会的许多方面:自费下乡考察三农问题,帮助城市弱势人群,为农民工学校担任义务教师,在互联网撰文呼吁人们关注社会问题。不能不承认他们思想的早熟。他们的价值观是普世的,但与寻常人普遍的急功近利、投机取巧相比较,他们又显得很不入世。他们的精神资源来自哪里?恐怕跟他们成长于社会底层,后来进入城市上大学、工作,城乡巨大差别的体验,投影在他们的身份、心理、情感方面,一只脚踩著城市的繁华,另一只脚陷在贫弱的乡村,他们以两种身份跨越在制度造成的城乡壁垒,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自己最需要什么。他们都是社会精英,学有专长,如果他们象大多数人一样只为自己和家庭活著,肯定会丰衣足食,过体面的生活。然而,他们没有选择走这条道,他们身体力行追求社会公正、法治、人权,这正是他们超越同龄人的地方,显出弥足珍贵的品质。他们是我们民族的优秀代表,任何一个民族都会对这些优秀青年给与嘉许,而决不会把他们投入监狱。四君子中,杨子立、张宏海和靳海科出身农村,他们能从一个农家子弟完成高等教育,他们的家庭付出了多少艰辛!我们从杨子立的母亲 一文,可以看见他的家庭,甚至可以看见中国农村的悲惨境况,读来催人泪下。在他们身上,寄托了他们家庭的希望,他们也是家庭的经济支柱。中共加于他们的牢狱,不仅是对中国思想者的的摧残,也是加于他们这几个家庭的深重的灾难。在当今十分冷漠势利的中国社会,就是对一般的穷人的帮助,也是十分缺失,更何况是被官方所钦定的政治犯及其家人,他们所受到社会的歧视更是使他们完全得不到任何帮助。因此,对他们伸出热情的手,给他们实质的帮助,不仅是对他们道义上的认同,也是对他们人格上的尊敬,也让这些学子能无愧的面对自己的家庭,给他们以精神上的支持。同时,也给无爱的中国注入一点人间的温暖。

   在两年的捐助行动中,这些捐助人本身的情操也获得了升华,这里面有很多感人的故事。王炳章入狱以来,他们家每年要筹集费用前往中国探视,所需的费用对家庭的压力很大。可是王炳章的妹妹王玉华,两年来代表全家六人,对这个捐助行动从未间断过,今年代表家里六人全年的捐款已经全部缴齐。 远在美国八十多岁的祝爱华老先生,是盛雪父亲六十多年前的中学同学,来访多伦多时,得知此举,对四君子表达了钦佩之情,热情地参加进来。在渥太华的老民主人士杜智富,也义不容辞的捐助了两年。作家郑义的夫人北明,也是众多的捐助者之一。还有多伦多一位姓翁的70多岁的老人,因为感佩黄金秋的事迹,通过盛雪为黄金秋每月捐助100美金一段时间,后来因为自己生活和经济状况变化,停止了捐助。后来看到每人每月10元人道捐助行动,就又参加进来。他说,虽然自己经济状况不如以前好,但是参加这个行动是可以做到的。
   
   几乎所有捐助的人们,收入都不是很高,很多人还靠着自己打工的微薄收入来帮助国内的朋友。为了严格妥善管理捐款,捐款一直由三人共同管理,一人收取捐款,一人记账,一人管钱。汇寄捐款时也要通过三人,三人并定期核对账目。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负责记账的一然女士的认真负责,因为是1人1月10元的方式,所以记账存档都较繁琐。她把账目细心地做成表格,每人每月一笔一笔记得清清楚楚。不但每次收到捐款都邮寄收据和感谢信,而且每次收到捐款的时间数额她还要另外记录在案,以便日后查询。
   
   可是,就是这样一件在西方社会看来很崇高的行为,可是在一些华人中却心存顾虑。有一个朋友得知这个捐助行动后,十分支持,当场就答应捐助,可是等他回家填写支票的时候,却不由自主地冒出一个念头:要是给中共知道了怎么办?于是他就用了一个化名。事后他不无自嘲地说,看来中共的恐怖效应延伸到了加拿大!
   
   这些捐款虽然有限,可是对于国内的政治犯及其家属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无疑是对他们最大的安慰。许多接受捐助的政治犯及其家属,都给捐助人写了回信。这里选摘两段国内家属的来信。
   
   杨子立妻子路坤来信:雪中送炭远比锦上添花可贵,你们的帮助与这份爱心对我们来讲,是莫大的安慰,也是无价的。你们的帮助使我们在苦难、迫害面前有了胜过这一切的信心,使我们有力量,坚强的走过这段艰难的日子,坎坷道路上有你们的相伴,我们就不孤单与寂寞。很感谢盛雪姊妹发起每月捐赠10元的爱助活动,使更多的爱心凝聚,走在爱的路上。你们的付出,也使我们家人有能力与狱中的亲人多见几面,给狱中的亲人双倍的照看。有了你们的爱心,狱中的亲人们也能放下心中的负担与亏欠,因为有你们帮助、关怀他们的家人。
   
   喻东岳妹妹的来信:哥哥回来时一见人就跪。尤其是见到穿制服的就拒收报告作揖下跪,惊恐不安。坐着时一个姿势,双手放在膝盖上一动不动。另外吃东西不管烫的也好,有骨头鱼刺也好,就一口强咽下去。现在这些倒是改正过来了。有时问他弟弟、妹妹的名字,问他同学的名字,他也能说对一点。他有时天南地北地唱歌,有时历史、地理、诗歌乱讲一气。他的头上、脚上、手上都是伤痕,他成为精神病人也是必然。到目前已经用了大约六千多元,等筹到钱我们准备带到他到上海协和医院治疗。再次谢谢朋友们,我们全家永远不忘救命恩人!
   
   为了把捐助行动长期的坚持下去,在更广泛的富有崇高情怀的朋友中发动,并更加有效完善地管理捐款,这个捐助群体决定成立"10元人道救援行动"这样一个独立的组织机构。同时,还推选了由一然、金元清、刘云霞、吴亚南、盛雪所组成的执行委员会 。今年,为杨子立等四君子提高了捐助额,近日给杨子立、靳海科、张宏海、徐伟四君子每人家中邮寄了500 加元,下半年将会给每人家里再寄500 加元;他们有信心,一定会捐助到他们出狱。另外,他们也刚刚给喻东岳家里邮寄了1000 加元。目前,他们正在筹备建立"10元人道救助行动"的网页,让我们所有关注和帮助中国政治犯的朋友们有自己的家园。
   
   乐善好施一直是中华民族的道德传统。可是自从中共建政以来,以阶级斗争取代了人世间的温情,于是人们的同情心逐渐泯灭。近年来随着社会道德的沦丧,人性更加冷漠,社会充满尔虞我诈,弱肉强食,更遑论慈悲情怀。走在中国的街头,可以经常看见警察和城管对乞讨人群的驱赶。作为政治犯及其家属,中共必欲赶尽杀绝,更不可能给与人道关怀。因此,作为生活在海外的华人,能对这些为中国进步和自由民主而受到迫害的民族精英给与人道救援,不仅是一个崇高的善举,也是对自己的公民意识的培养,更是对祖国尽了一份责任。这对于重建中国的道德,唤醒人们的良知,功莫大于焉。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这个行动,使中国的所有政治犯及其家属,都能受到我们的帮助,让他们不再孤独,鼓起信心,坚定自己的信念,这难道不是在为中国的民主化尽一点力量吗?
   
   信笔至此,把这个捐助行动的信息也放在这里,以便有心、有情、有义的朋友要参与此行动时联系。

   电邮:cyiran@gmail.com ; shengxue@gmail.com
   电话:    416-5089660; 905-272-2737
   地址:    Chen, Yiran
   66 WILD BRIARWAY
   TORONTO ONTARIO
   M2J 2L2 CANADA


Jan. 18, 2007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