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不敢信不愿信但恐怕不得不信
肖雪慧



昨日深夜接一位朋友电话﹐说广东有台商喝婴儿汤。尽管朋友叙述得很清楚﹐台商喝的是用五六个月大的婴儿炖的汤﹐可我听不明白﹐脑袋一片空白﹐只是电 话中哽咽、颤抖的声音让我意识到事情非同寻常。但究竟怎么回事﹐我还是回不过神。因为实在没法在脑海里把婴儿汤具象化。而今打开计算机﹐读著朋友传来 的关于婴儿汤的详细报导﹐因不愿正视不愿深想而没弄明白的事情﹐在暗访记者平静的叙述中呈现为一幕幕骇人听闻的场面﹕三千五百元一盅的婴儿汤﹐津 津乐道于婴儿汤滋阴壮阳功效的62岁的王姓台商﹐广东台山烹饪、出售婴儿汤的某餐厅﹐餐厅的主理厨师黎大师傅﹐盐水催生的从五六个月到快足月的女 婴﹐女婴的交易中介人﹐活婴与死婴的不同收购价﹐配有文字的两幅彩照 ── 一幅是躺在砧板上的死婴及旁边的菜刀和药料、另一幅是正半握在厨师手中的死婴......

我万分惊骇﹕这不就是吃人肉吗﹖而且最可怖最不可思议的是这吃人肉既非发生在蛮荒时代﹐也不是一些文字记载中曾提到过的饥荒年间发生的同类相食﹐ 而是当世界已经进入21世纪时在我们这个号称五千年文明史的国度中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著的吃人肉﹐是那些抱有长生不老贪念的人(天知道这种人是不是就只限 于台商)凭借金钱把即将出母体的婴儿当药膳主料。这些食婴者甚至没有丝毫的不安﹐像但丁在《地狱篇》中以最惊心动魄的文字描述过﹐罗丹以自己的无双雕刀再 现过的暴君比萨公爵在饥饿煎熬中欲吞食亲子尸体时进行的内心惨烈搏斗﹐在食婴者身上是找不到的﹐有的只是延年益寿的病态贪念和对婴儿汤功效的陶醉。然 而﹐更令人惊骇的是﹐如此伤天害理的勾当竟牵涉许多环节﹕除了婴儿汤的饮用者﹐有餐厅、厨师、收购女婴者﹐特别令人心里发堵的是还有女婴的父母﹐这些 父母并不只是因为贫穷而卖婴﹐而是因为没有如愿怀上男婴。

纵然世界之大﹐这等丧尽天良的食婴者或者为生男婴而把女婴卖作别人杯中羹的父母不是不可能出现一两个。可据有关婴儿汤的报导﹐此间的食婴勾当 已经成了某些餐厅经常性生意﹐这生意不仅因涉及收购、烹饪等一系列环节而必须有许多人参与﹐而且经常供不应求﹐欲享用者之多﹐如果用要排队等候来 形容也并不为过。能有如此规模﹐就决不是个别人的伤天害理了。对这个报导﹐实在不敢信其真﹐不愿信其真﹐但理智告诉我﹐恐怕不得不信。不得不信﹐倒不是因 为报导言之凿凿﹐内容、过程、各方当事人(包括他们的姓氏年龄)都十分详细﹐也不是因为文中提到彩页上附有死婴躺在砧板上和捏在厨师手中的那两幅照片。报 导内容我可以怀疑是编造﹐照片我也可以否认 ── 现在不是已有很高超的计算机合成技术了吗﹖然而使这种事得以发生的种种因素就存在于我们置身其间的环境中甚至就构成我们环境的要素﹐对此﹐我没法否认。

我国食文化的残酷举世皆知。这里没有什么是不能吃的。为了满足口腹之欲可以不惜吃断大自然的生物链﹐可以暴殄天物﹐管它是优雅的天鹅、濒危的 中华鲟﹐还是兽中之王狮子、老虎﹐甚至包括人类近亲﹐统统敢吃。久闻广州盛行的吃猴脑其吃法是敲开活猴的头盖骨直接从中吸食。能够发明出对人类近亲如此残 酷吃法的民族在吃的问题上还有什么不能逾越的界线吗﹖更不幸的是这里不仅有残酷的食文化﹐而且自古就有著为了衰朽的、行将就木的去牺牲和残害新生的传统﹐ 无论这衰朽和行将就木者抱有的是延年益寿的贪念还是延续万世江山的梦想。这些患妄想症的人从来就不缺少为之效劳的一帮。在为此效劳中讨生活的一帮人有的现 实地参与残害新生的活动﹐有的则粉饰吃人﹐粉饰为衰朽和行将就木者牺牲新生的传统﹐把它道德化﹐正因为如此﹐诸如郭巨埋儿这种为老母而活埋亲子的残酷 行为在历史上可以当成道德上的孝之典范﹐代代传扬。如今﹐为衰朽的和行将就木的去残害新生的传统表面沉寂﹐但并没有死去﹐它就活在许多人的观念和行为中﹐ 也潜藏在一些堂皇的大字眼下﹐特别是当它借著堂皇的大字眼而张开血盆大口时﹐可以一下子吞食掉千百个年轻的生命。由残酷的食文化和为衰朽的牺牲、残害年轻 的传统折射的是缺乏对生命的尊重。这种文化基因上固有的致命缺陷致使国人道德畸形﹐人性贫弱﹔而晚近这半个世纪在以狭隘和仇恨为道德灌输基调的同时﹐以意 识形态划线而一俊遮百丑的道德评判﹐更使相当多的人原本畸形的道德愈加扭曲﹐原本贫弱的人性濒于灭绝﹐相当多的人狭隘到极点﹐漠视生命到极点﹐以至可以在 恐怖主义者制造的使各国遇害者达数千人的人类悲剧面前幸灾乐祸、狂欢、叫好。想想这刚发生不久的幸灾乐祸﹐婴儿汤事件在丧失人性的程度上与之相比﹐其 实难分伯仲。至于为获取蝇头小利或者暴利置人的生命于不顾在这里更是常见的行为方式。岂不见﹐这片国土上到处因豆腐渣工程导致桥塌人亡、楼垮人亡的惨剧﹐ 而且这类惨剧源源不绝、没完没了﹔一些利欲熏心的矿主可以为降低成本而对含有大量剧毒的废料不加任何处理﹐任其露天堆放﹐渗进河流和地下水﹐为害无数村 民......。这些人们经常要遭遇的伤天害理之事中其实已经孕育著婴儿汤这种更伤天害理的事件的发生。

凡此种种之外﹐使我不得不信婴儿汤事件真实性的还有另一个原因。这就是﹕在这里﹐一些挑战基本道义原则的事经常光天化日之下发生。这类事不仅 考验人的精神忍耐力﹐还嘲弄人的判断力。不久前报上有消息说﹐北京在驱赶和遣返外地人时把三证不齐的送到附近某镇强制性挖沙。他们得以一天两元人民币的工 钱自己挣足自己被遣返的路费。说实话﹐这么离谱的事我没法相信──这不就是变相的现代劳工营吗﹖不幸﹐很快就从当事人的亲友那里得到证明﹕我的判断错了 ──没法相信的事事实上已经发生了。所以我担心婴儿汤事件同样如此。

我们这个民族要想不再以诸如为大批生命的毁灭而欢呼、为病态贪念而食婴以及用不讲理的理由把在自己国家里合法谋生的低层百姓弄去强制性劳动之类丑闻去震撼人的神经﹐而是学会以值得尊敬的方式让世界吃惊﹐需要反省的地方实?b不少。



来源﹕中评网




2001-11-10



昨日深夜接一位朋友电话﹐说广东有台商喝婴儿汤。尽管朋友叙述得很清楚﹐台商喝的是用五六个月大的婴儿炖的汤﹐可我听不明白﹐脑袋一片空白﹐只是电 话中哽咽、颤抖的声音让我意识到事情非同寻常。但究竟怎么回事﹐我还是回不过神。因为实在没法在脑海里把婴儿汤具象化。而今打开计算机﹐读著朋友传来 的关于婴儿汤的详细报导﹐因不愿正视不愿深想而没弄明白的事情﹐在暗访记者平静的叙述中呈现为一幕幕骇人听闻的场面﹕三千五百元一盅的婴儿汤﹐津 津乐道于婴儿汤滋阴壮阳功效的62岁的王姓台商﹐广东台山烹饪、出售婴儿汤的某餐厅﹐餐厅的主理厨师黎大师傅﹐盐水催生的从五六个月到快足月的女 婴﹐女婴的交易中介人﹐活婴与死婴的不同收购价﹐配有文字的两幅彩照 ── 一幅是躺在砧板上的死婴及旁边的菜刀和药料、另一幅是正半握在厨师手中的死婴......

我万分惊骇﹕这不就是吃人肉吗﹖而且最可怖最不可思议的是这吃人肉既非发生在蛮荒时代﹐也不是一些文字记载中曾提到过的饥荒年间发生的同类相食﹐ 而是当世界已经进入21世纪时在我们这个号称五千年文明史的国度中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著的吃人肉﹐是那些抱有长生不老贪念的人(天知道这种人是不是就只限 于台商)凭借金钱把即将出母体的婴儿当药膳主料。这些食婴者甚至没有丝毫的不安﹐像但丁在《地狱篇》中以最惊心动魄的文字描述过﹐罗丹以自己的无双雕刀再 现过的暴君比萨公爵在饥饿煎熬中欲吞食亲子尸体时进行的内心惨烈搏斗﹐在食婴者身上是找不到的﹐有的只是延年益寿的病态贪念和对婴儿汤功效的陶醉。然 而﹐更令人惊骇的是﹐如此伤天害理的勾当竟牵涉许多环节﹕除了婴儿汤的饮用者﹐有餐厅、厨师、收购女婴者﹐特别令人心里发堵的是还有女婴的父母﹐这些 父母并不只是因为贫穷而卖婴﹐而是因为没有如愿怀上男婴。

纵然世界之大﹐这等丧尽天良的食婴者或者为生男婴而把女婴卖作别人杯中羹的父母不是不可能出现一两个。可据有关婴儿汤的报导﹐此间的食婴勾当 已经成了某些餐厅经常性生意﹐这生意不仅因涉及收购、烹饪等一系列环节而必须有许多人参与﹐而且经常供不应求﹐欲享用者之多﹐如果用要排队等候来 形容也并不为过。能有如此规模﹐就决不是个别人的伤天害理了。对这个报导﹐实在不敢信其真﹐不愿信其真﹐但理智告诉我﹐恐怕不得不信。不得不信﹐倒不是因 为报导言之凿凿﹐内容、过程、各方当事人(包括他们的姓氏年龄)都十分详细﹐也不是因为文中提到彩页上附有死婴躺在砧板上和捏在厨师手中的那两幅照片。报 导内容我可以怀疑是编造﹐照片我也可以否认 ── 现在不是已有很高超的计算机合成技术了吗﹖然而使这种事得以发生的种种因素就存在于我们置身其间的环境中甚至就构成我们环境的要素﹐对此﹐我没法否认。

我国食文化的残酷举世皆知。这里没有什么是不能吃的。为了满足口腹之欲可以不惜吃断大自然的生物链﹐可以暴殄天物﹐管它是优雅的天鹅、濒危的 中华鲟﹐还是兽中之王狮子、老虎﹐甚至包括人类近亲﹐统统敢吃。久闻广州盛行的吃猴脑其吃法是敲开活猴的头盖骨直接从中吸食。能够发明出对人类近亲如此残 酷吃法的民族在吃的问题上还有什么不能逾越的界线吗﹖更不幸的是这里不仅有残酷的食文化﹐而且自古就有著为了衰朽的、行将就木的去牺牲和残害新生的传统﹐ 无论这衰朽和行将就木者抱有的是延年益寿的贪念还是延续万世江山的梦想。这些患妄想症的人从来就不缺少为之效劳的一帮。在为此效劳中讨生活的一帮人有的现 实地参与残害新生的活动﹐有的则粉饰吃人﹐粉饰为衰朽和行将就木者牺牲新生的传统﹐把它道德化﹐正因为如此﹐诸如郭巨埋儿这种为老母而活埋亲子的残酷 行为在历史上可以当成道德上的孝之典范﹐代代传扬。如今﹐为衰朽的和行将就木的去残害新生的传统表面沉寂﹐但并没有死去﹐它就活在许多人的观念和行为中﹐ 也潜藏在一些堂皇的大字眼下﹐特别是当它借著堂皇的大字眼而张开血盆大口时﹐可以一下子吞食掉千百个年轻的生命。由残酷的食文化和为衰朽的牺牲、残害年轻 的传统折射的是缺乏对生命的尊重。这种文化基因上固有的致命缺陷致使国人道德畸形﹐人性贫弱﹔而晚近这半个世纪在以狭隘和仇恨为道德灌输基调的同时﹐以意 识形态划线而一俊遮百丑的道德评判﹐更使相当多的人原本畸形的道德愈加扭曲﹐原本贫弱的人性濒于灭绝﹐相当多的人狭隘到极点﹐漠视生命到极点﹐以至可以在 恐怖主义者制造的使各国遇害者达数千人的人类悲剧面前幸灾乐祸、狂欢、叫好。想想这刚发生不久的幸灾乐祸﹐婴儿汤事件在丧失人性的程度上与之相比﹐其 实难分伯仲。至于为获取蝇头小利或者暴利置人的生命于不顾在这里更是常见的行为方式。岂不见﹐这片国土上到处因豆腐渣工程导致桥塌人亡、楼垮人亡的惨剧﹐ 而且这类惨剧源源不绝、没完没了﹔一些利欲熏心的矿主可以为降低成本而对含有大量剧毒的废料不加任何处理﹐任其露天堆放﹐渗进河流和地下水﹐为害无数村 民......。这些人们经常要遭遇的伤天害理之事中其实已经孕育著婴儿汤这种更伤天害理的事件的发生。

凡此种种之外﹐使我不得不信婴儿汤事件真实性的还有另一个原因。这就是﹕在这里﹐一些挑战基本道义原则的事经常光天化日之下发生。这类事不仅 考验人的精神忍耐力﹐还嘲弄人的判断力。不久前报上有消息说﹐北京在驱赶和遣返外地人时把三证不齐的送到附近某镇强制性挖沙。他们得以一天两元人民币的工 钱自己挣足自己被遣返的路费。说实话﹐这么离谱的事我没法相信──这不就是变相的现代劳工营吗﹖不幸﹐很快就从当事人的亲友那里得到证明﹕我的判断错了 ──没法相信的事事实上已经发生了。所以我担心婴儿汤事件同样如此。

我们这个民族要想不再以诸如为大批生命的毁灭而欢呼、为病态贪念而食婴以及用不讲理的理由把在自己国家里合法谋生的低层百姓弄去强制性劳动之类丑闻去震撼人的神经﹐而是学会以值得尊敬的方式让世界吃惊﹐需要反省的地方实?b不少。



来源﹕中评网




2001-11-10



昨日深夜接一位朋友电话﹐说广东有台商喝婴儿汤。尽管朋友叙述得很清楚﹐台商喝的是用五六个月大的婴儿炖的汤﹐可我听不明白﹐脑袋一片空白﹐只是电 话中哽咽、颤抖的声音让我意识到事情非同寻常。但究竟怎么回事﹐我还是回不过神。因为实在没法在脑海里把婴儿汤具象化。而今打开计算机﹐读著朋友传来 的关于婴儿汤的详细报导﹐因不愿正视不愿深想而没弄明白的事情﹐在暗访记者平静的叙述中呈现为一幕幕骇人听闻的场面﹕三千五百元一盅的婴儿汤﹐津 津乐道于婴儿汤滋阴壮阳功效的62岁的王姓台商﹐广东台山烹饪、出售婴儿汤的某餐厅﹐餐厅的主理厨师黎大师傅﹐盐水催生的从五六个月到快足月的女 婴﹐女婴的交易中介人﹐活婴与死婴的不同收购价﹐配有文字的两幅彩照 ── 一幅是躺在砧板上的死婴及旁边的菜刀和药料、另一幅是正半握在厨师手中的死婴......

我万分惊骇﹕这不就是吃人肉吗﹖而且最可怖最不可思议的是这吃人肉既非发生在蛮荒时代﹐也不是一些文字记载中曾提到过的饥荒年间发生的同类相食﹐ 而是当世界已经进入21世纪时在我们这个号称五千年文明史的国度中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著的吃人肉﹐是那些抱有长生不老贪念的人(天知道这种人是不是就只限 于台商)凭借金钱把即将出母体的婴儿当药膳主料。这些食婴者甚至没有丝毫的不安﹐像但丁在《地狱篇》中以最惊心动魄的文字描述过﹐罗丹以自己的无双雕刀再 现过的暴君比萨公爵在饥饿煎熬中欲吞食亲子尸体时进行的内心惨烈搏斗﹐在食婴者身上是找不到的﹐有的只是延年益寿的病态贪念和对婴儿汤功效的陶醉。然 而﹐更令人惊骇的是﹐如此伤天害理的勾当竟牵涉许多环节﹕除了婴儿汤的饮用者﹐有餐厅、厨师、收购女婴者﹐特别令人心里发堵的是还有女婴的父母﹐这些 父母并不只是因为贫穷而卖婴﹐而是因为没有如愿怀上男婴。

纵然世界之大﹐这等丧尽天良的食婴者或者为生男婴而把女婴卖作别人杯中羹的父母不是不可能出现一两个。可据有关婴儿汤的报导﹐此间的食婴勾当 已经成了某些餐厅经常性生意﹐这生意不仅因涉及收购、烹饪等一系列环节而必须有许多人参与﹐而且经常供不应求﹐欲享用者之多﹐如果用要排队等候来 形容也并不为过。能有如此规模﹐就决不是个别人的伤天害理了。对这个报导﹐实在不敢信其真﹐不愿信其真﹐但理智告诉我﹐恐怕不得不信。不得不信﹐倒不是因 为报导言之凿凿﹐内容、过程、各方当事人(包括他们的姓氏年龄)都十分详细﹐也不是因为文中提到彩页上附有死婴躺在砧板上和捏在厨师手中的那两幅照片。报 导内容我可以怀疑是编造﹐照片我也可以否认 ── 现在不是已有很高超的计算机合成技术了吗﹖然而使这种事得以发生的种种因素就存在于我们置身其间的环境中甚至就构成我们环境的要素﹐对此﹐我没法否认。

我国食文化的残酷举世皆知。这里没有什么是不能吃的。为了满足口腹之欲可以不惜吃断大自然的生物链﹐可以暴殄天物﹐管它是优雅的天鹅、濒危的 中华鲟﹐还是兽中之王狮子、老虎﹐甚至包括人类近亲﹐统统敢吃。久闻广州盛行的吃猴脑其吃法是敲开活猴的头盖骨直接从中吸食。能够发明出对人类近亲如此残 酷吃法的民族在吃的问题上还有什么不能逾越的界线吗﹖更不幸的是这里不仅有残酷的食文化﹐而且自古就有著为了衰朽的、行将就木的去牺牲和残害新生的传统﹐ 无论这衰朽和行将就木者抱有的是延年益寿的贪念还是延续万世江山的梦想。这些患妄想症的人从来就不缺少为之效劳的一帮。在为此效劳中讨生活的一帮人有的现 实地参与残害新生的活动﹐有的则粉饰吃人﹐粉饰为衰朽和行将就木者牺牲新生的传统﹐把它道德化﹐正因为如此﹐诸如郭巨埋儿这种为老母而活埋亲子的残酷 行为在历史上可以当成道德上的孝之典范﹐代代传扬。如今﹐为衰朽的和行将就木的去残害新生的传统表面沉寂﹐但并没有死去﹐它就活在许多人的观念和行为中﹐ 也潜藏在一些堂皇的大字眼下﹐特别是当它借著堂皇的大字眼而张开血盆大口时﹐可以一下子吞食掉千百个年轻的生命。由残酷的食文化和为衰朽的牺牲、残害年轻 的传统折射的是缺乏对生命的尊重。这种文化基因上固有的致命缺陷致使国人道德畸形﹐人性贫弱﹔而晚近这半个世纪在以狭隘和仇恨为道德灌输基调的同时﹐以意 识形态划线而一俊遮百丑的道德评判﹐更使相当多的人原本畸形的道德愈加扭曲﹐原本贫弱的人性濒于灭绝﹐相当多的人狭隘到极点﹐漠视生命到极点﹐以至可以在 恐怖主义者制造的使各国遇害者达数千人的人类悲剧面前幸灾乐祸、狂欢、叫好。想想这刚发生不久的幸灾乐祸﹐婴儿汤事件在丧失人性的程度上与之相比﹐其 实难分伯仲。至于为获取蝇头小利或者暴利置人的生命于不顾在这里更是常见的行为方式。岂不见﹐这片国土上到处因豆腐渣工程导致桥塌人亡、楼垮人亡的惨剧﹐ 而且这类惨剧源源不绝、没完没了﹔一些利欲熏心的矿主可以为降低成本而对含有大量剧毒的废料不加任何处理﹐任其露天堆放﹐渗进河流和地下水﹐为害无数村 民......。这些人们经常要遭遇的伤天害理之事中其实已经孕育著婴儿汤这种更伤天害理的事件的发生。

凡此种种之外﹐使我不得不信婴儿汤事件真实性的还有另一个原因。这就是﹕在这里﹐一些挑战基本道义原则的事经常光天化日之下发生。这类事不仅 考验人的精神忍耐力﹐还嘲弄人的判断力。不久前报上有消息说﹐北京在驱赶和遣返外地人时把三证不齐的送到附近某镇强制性挖沙。他们得以一天两元人民币的工 钱自己挣足自己被遣返的路费。说实话﹐这么离谱的事我没法相信──这不就是变相的现代劳工营吗﹖不幸﹐很快就从当事人的亲友那里得到证明﹕我的判断错了 ──没法相信的事事实上已经发生了。所以我担心婴儿汤事件同样如此。

我们这个民族要想不再以诸如为大批生命的毁灭而欢呼、为病态贪念而食婴以及用不讲理的理由把在自己国家里合法谋生的低层百姓弄去强制性劳动之类丑闻去震撼人的神经﹐而是学会以值得尊敬的方式让世界吃惊﹐需要反省的地方实?b不少。



来源﹕中评网




2001-11-10



昨日深夜接一位朋友电话﹐说广东有台商喝婴儿汤。尽管朋友叙述得很清楚﹐台商喝的是用五六个月大的婴儿炖的汤﹐可我听不明白﹐脑袋一片空白﹐只是电 话中哽咽、颤抖的声音让我意识到事情非同寻常。但究竟怎么回事﹐我还是回不过神。因为实在没法在脑海里把婴儿汤具象化。而今打开计算机﹐读著朋友传来 的关于婴儿汤的详细报导﹐因不愿正视不愿深想而没弄明白的事情﹐在暗访记者平静的叙述中呈现为一幕幕骇人听闻的场面﹕三千五百元一盅的婴儿汤﹐津 津乐道于婴儿汤滋阴壮阳功效的62岁的王姓台商﹐广东台山烹饪、出售婴儿汤的某餐厅﹐餐厅的主理厨师黎大师傅﹐盐水催生的从五六个月到快足月的女 婴﹐女婴的交易中介人﹐活婴与死婴的不同收购价﹐配有文字的两幅彩照 ── 一幅是躺在砧板上的死婴及旁边的菜刀和药料、另一幅是正半握在厨师手中的死婴......

我万分惊骇﹕这不就是吃人肉吗﹖而且最可怖最不可思议的是这吃人肉既非发生在蛮荒时代﹐也不是一些文字记载中曾提到过的饥荒年间发生的同类相食﹐ 而是当世界已经进入21世纪时在我们这个号称五千年文明史的国度中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著的吃人肉﹐是那些抱有长生不老贪念的人(天知道这种人是不是就只限 于台商)凭借金钱把即将出母体的婴儿当药膳主料。这些食婴者甚至没有丝毫的不安﹐像但丁在《地狱篇》中以最惊心动魄的文字描述过﹐罗丹以自己的无双雕刀再 现过的暴君比萨公爵在饥饿煎熬中欲吞食亲子尸体时进行的内心惨烈搏斗﹐在食婴者身上是找不到的﹐有的只是延年益寿的病态贪念和对婴儿汤功效的陶醉。然 而﹐更令人惊骇的是﹐如此伤天害理的勾当竟牵涉许多环节﹕除了婴儿汤的饮用者﹐有餐厅、厨师、收购女婴者﹐特别令人心里发堵的是还有女婴的父母﹐这些 父母并不只是因为贫穷而卖婴﹐而是因为没有如愿怀上男婴。

纵然世界之大﹐这等丧尽天良的食婴者或者为生男婴而把女婴卖作别人杯中羹的父母不是不可能出现一两个。可据有关婴儿汤的报导﹐此间的食婴勾当 已经成了某些餐厅经常性生意﹐这生意不仅因涉及收购、烹饪等一系列环节而必须有许多人参与﹐而且经常供不应求﹐欲享用者之多﹐如果用要排队等候来 形容也并不为过。能有如此规模﹐就决不是个别人的伤天害理了。对这个报导﹐实在不敢信其真﹐不愿信其真﹐但理智告诉我﹐恐怕不得不信。不得不信﹐倒不是因 为报导言之凿凿﹐内容、过程、各方当事人(包括他们的姓氏年龄)都十分详细﹐也不是因为文中提到彩页上附有死婴躺在砧板上和捏在厨师手中的那两幅照片。报 导内容我可以怀疑是编造﹐照片我也可以否认 ── 现在不是已有很高超的计算机合成技术了吗﹖然而使这种事得以发生的种种因素就存在于我们置身其间的环境中甚至就构成我们环境的要素﹐对此﹐我没法否认。

我国食文化的残酷举世皆知。这里没有什么是不能吃的。为了满足口腹之欲可以不惜吃断大自然的生物链﹐可以暴殄天物﹐管它是优雅的天鹅、濒危的 中华鲟﹐还是兽中之王狮子、老虎﹐甚至包括人类近亲﹐统统敢吃。久闻广州盛行的吃猴脑其吃法是敲开活猴的头盖骨直接从中吸食。能够发明出对人类近亲如此残 酷吃法的民族在吃的问题上还有什么不能逾越的界线吗﹖更不幸的是这里不仅有残酷的食文化﹐而且自古就有著为了衰朽的、行将就木的去牺牲和残害新生的传统﹐ 无论这衰朽和行将就木者抱有的是延年益寿的贪念还是延续万世江山的梦想。这些患妄想症的人从来就不缺少为之效劳的一帮。在为此效劳中讨生活的一帮人有的现 实地参与残害新生的活动﹐有的则粉饰吃人﹐粉饰为衰朽和行将就木者牺牲新生的传统﹐把它道德化﹐正因为如此﹐诸如郭巨埋儿这种为老母而活埋亲子的残酷 行为在历史上可以当成道德上的孝之典范﹐代代传扬。如今﹐为衰朽的和行将就木的去残害新生的传统表面沉寂﹐但并没有死去﹐它就活在许多人的观念和行为中﹐ 也潜藏在一些堂皇的大字眼下﹐特别是当它借著堂皇的大字眼而张开血盆大口时﹐可以一下子吞食掉千百个年轻的生命。由残酷的食文化和为衰朽的牺牲、残害年轻 的传统折射的是缺乏对生命的尊重。这种文化基因上固有的致命缺陷致使国人道德畸形﹐人性贫弱﹔而晚近这半个世纪在以狭隘和仇恨为道德灌输基调的同时﹐以意 识形态划线而一俊遮百丑的道德评判﹐更使相当多的人原本畸形的道德愈加扭曲﹐原本贫弱的人性濒于灭绝﹐相当多的人狭隘到极点﹐漠视生命到极点﹐以至可以在 恐怖主义者制造的使各国遇害者达数千人的人类悲剧面前幸灾乐祸、狂欢、叫好。想想这刚发生不久的幸灾乐祸﹐婴儿汤事件在丧失人性的程度上与之相比﹐其 实难分伯仲。至于为获取蝇头小利或者暴利置人的生命于不顾在这里更是常见的行为方式。岂不见﹐这片国土上到处因豆腐渣工程导致桥塌人亡、楼垮人亡的惨剧﹐ 而且这类惨剧源源不绝、没完没了﹔一些利欲熏心的矿主可以为降低成本而对含有大量剧毒的废料不加任何处理﹐任其露天堆放﹐渗进河流和地下水﹐为害无数村 民......。这些人们经常要遭遇的伤天害理之事中其实已经孕育著婴儿汤这种更伤天害理的事件的发生。

凡此种种之外﹐使我不得不信婴儿汤事件真实性的还有另一个原因。这就是﹕在这里﹐一些挑战基本道义原则的事经常光天化日之下发生。这类事不仅 考验人的精神忍耐力﹐还嘲弄人的判断力。不久前报上有消息说﹐北京在驱赶和遣返外地人时把三证不齐的送到附近某镇强制性挖沙。他们得以一天两元人民币的工 钱自己挣足自己被遣返的路费。说实话﹐这么离谱的事我没法相信──这不就是变相的现代劳工营吗﹖不幸﹐很快就从当事人的亲友那里得到证明﹕我的判断错了 ──没法相信的事事实上已经发生了。所以我担心婴儿汤事件同样如此。

我们这个民族要想不再以诸如为大批生命的毁灭而欢呼、为病态贪念而食婴以及用不讲理的理由把在自己国家里合法谋生的低层百姓弄去强制性劳动之类丑闻去震撼人的神经﹐而是学会以值得尊敬的方式让世界吃惊﹐需要反省的地方实?b不少。



来源﹕中评网




2001-11-10



昨日深夜接一位朋友电话﹐说广东有台商喝婴儿汤。尽管朋友叙述得很清楚﹐台商喝的是用五六个月大的婴儿炖的汤﹐可我听不明白﹐脑袋一片空白﹐只是电 话中哽咽、颤抖的声音让我意识到事情非同寻常。但究竟怎么回事﹐我还是回不过神。因为实在没法在脑海里把婴儿汤具象化。而今打开计算机﹐读著朋友传来 的关于婴儿汤的详细报导﹐因不愿正视不愿深想而没弄明白的事情﹐在暗访记者平静的叙述中呈现为一幕幕骇人听闻的场面﹕三千五百元一盅的婴儿汤﹐津 津乐道于婴儿汤滋阴壮阳功效的62岁的王姓台商﹐广东台山烹饪、出售婴儿汤的某餐厅﹐餐厅的主理厨师黎大师傅﹐盐水催生的从五六个月到快足月的女 婴﹐女婴的交易中介人﹐活婴与死婴的不同收购价﹐配有文字的两幅彩照 ── 一幅是躺在砧板上的死婴及旁边的菜刀和药料、另一幅是正半握在厨师手中的死婴......

我万分惊骇﹕这不就是吃人肉吗﹖而且最可怖最不可思议的是这吃人肉既非发生在蛮荒时代﹐也不是一些文字记载中曾提到过的饥荒年间发生的同类相食﹐ 而是当世界已经进入21世纪时在我们这个号称五千年文明史的国度中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著的吃人肉﹐是那些抱有长生不老贪念的人(天知道这种人是不是就只限 于台商)凭借金钱把即将出母体的婴儿当药膳主料。这些食婴者甚至没有丝毫的不安﹐像但丁在《地狱篇》中以最惊心动魄的文字描述过﹐罗丹以自己的无双雕刀再 现过的暴君比萨公爵在饥饿煎熬中欲吞食亲子尸体时进行的内心惨烈搏斗﹐在食婴者身上是找不到的﹐有的只是延年益寿的病态贪念和对婴儿汤功效的陶醉。然 而﹐更令人惊骇的是﹐如此伤天害理的勾当竟牵涉许多环节﹕除了婴儿汤的饮用者﹐有餐厅、厨师、收购女婴者﹐特别令人心里发堵的是还有女婴的父母﹐这些 父母并不只是因为贫穷而卖婴﹐而是因为没有如愿怀上男婴。

纵然世界之大﹐这等丧尽天良的食婴者或者为生男婴而把女婴卖作别人杯中羹的父母不是不可能出现一两个。可据有关婴儿汤的报导﹐此间的食婴勾当 已经成了某些餐厅经常性生意﹐这生意不仅因涉及收购、烹饪等一系列环节而必须有许多人参与﹐而且经常供不应求﹐欲享用者之多﹐如果用要排队等候来 形容也并不为过。能有如此规模﹐就决不是个别人的伤天害理了。对这个报导﹐实在不敢信其真﹐不愿信其真﹐但理智告诉我﹐恐怕不得不信。不得不信﹐倒不是因 为报导言之凿凿﹐内容、过程、各方当事人(包括他们的姓氏年龄)都十分详细﹐也不是因为文中提到彩页上附有死婴躺在砧板上和捏在厨师手中的那两幅照片。报 导内容我可以怀疑是编造﹐照片我也可以否认 ── 现在不是已有很高超的计算机合成技术了吗﹖然而使这种事得以发生的种种因素就存在于我们置身其间的环境中甚至就构成我们环境的要素﹐对此﹐我没法否认。

我国食文化的残酷举世皆知。这里没有什么是不能吃的。为了满足口腹之欲可以不惜吃断大自然的生物链﹐可以暴殄天物﹐管它是优雅的天鹅、濒危的 中华鲟﹐还是兽中之王狮子、老虎﹐甚至包括人类近亲﹐统统敢吃。久闻广州盛行的吃猴脑其吃法是敲开活猴的头盖骨直接从中吸食。能够发明出对人类近亲如此残 酷吃法的民族在吃的问题上还有什么不能逾越的界线吗﹖更不幸的是这里不仅有残酷的食文化﹐而且自古就有著为了衰朽的、行将就木的去牺牲和残害新生的传统﹐ 无论这衰朽和行将就木者抱有的是延年益寿的贪念还是延续万世江山的梦想。这些患妄想症的人从来就不缺少为之效劳的一帮。在为此效劳中讨生活的一帮人有的现 实地参与残害新生的活动﹐有的则粉饰吃人﹐粉饰为衰朽和行将就木者牺牲新生的传统﹐把它道德化﹐正因为如此﹐诸如郭巨埋儿这种为老母而活埋亲子的残酷 行为在历史上可以当成道德上的孝之典范﹐代代传扬。如今﹐为衰朽的和行将就木的去残害新生的传统表面沉寂﹐但并没有死去﹐它就活在许多人的观念和行为中﹐ 也潜藏在一些堂皇的大字眼下﹐特别是当它借著堂皇的大字眼而张开血盆大口时﹐可以一下子吞食掉千百个年轻的生命。由残酷的食文化和为衰朽的牺牲、残害年轻 的传统折射的是缺乏对生命的尊重。这种文化基因上固有的致命缺陷致使国人道德畸形﹐人性贫弱﹔而晚近这半个世纪在以狭隘和仇恨为道德灌输基调的同时﹐以意 识形态划线而一俊遮百丑的道德评判﹐更使相当多的人原本畸形的道德愈加扭曲﹐原本贫弱的人性濒于灭绝﹐相当多的人狭隘到极点﹐漠视生命到极点﹐以至可以在 恐怖主义者制造的使各国遇害者达数千人的人类悲剧面前幸灾乐祸、狂欢、叫好。想想这刚发生不久的幸灾乐祸﹐婴儿汤事件在丧失人性的程度上与之相比﹐其 实难分伯仲。至于为获取蝇头小利或者暴利置人的生命于不顾在这里更是常见的行为方式。岂不见﹐这片国土上到处因豆腐渣工程导致桥塌人亡、楼垮人亡的惨剧﹐ 而且这类惨剧源源不绝、没完没了﹔一些利欲熏心的矿主可以为降低成本而对含有大量剧毒的废料不加任何处理﹐任其露天堆放﹐渗进河流和地下水﹐为害无数村 民......。这些人们经常要遭遇的伤天害理之事中其实已经孕育著婴儿汤这种更伤天害理的事件的发生。

凡此种种之外﹐使我不得不信婴儿汤事件真实性的还有另一个原因。这就是﹕在这里﹐一些挑战基本道义原则的事经常光天化日之下发生。这类事不仅 考验人的精神忍耐力﹐还嘲弄人的判断力。不久前报上有消息说﹐北京在驱赶和遣返外地人时把三证不齐的送到附近某镇强制性挖沙。他们得以一天两元人民币的工 钱自己挣足自己被遣返的路费。说实话﹐这么离谱的事我没法相信──这不就是变相的现代劳工营吗﹖不幸﹐很快就从当事人的亲友那里得到证明﹕我的判断错了 ──没法相信的事事实上已经发生了。所以我担心婴儿汤事件同样如此。

我们这个民族要想不再以诸如为大批生命的毁灭而欢呼、为病态贪念而食婴以及用不讲理的理由把在自己国家里合法谋生的低层百姓弄去强制性劳动之类丑闻去震撼人的神经﹐而是学会以值得尊敬的方式让世界吃惊﹐需要反省的地方实?b不少。



来源﹕中评网




2001-11-10



昨日深夜接一位朋友电话﹐说广东有台商喝婴儿汤。尽管朋友叙述得很清楚﹐台商喝的是用五六个月大的婴儿炖的汤﹐可我听不明白﹐脑袋一片空白﹐只是电 话中哽咽、颤抖的声音让我意识到事情非同寻常。但究竟怎么回事﹐我还是回不过神。因为实在没法在脑海里把婴儿汤具象化。而今打开计算机﹐读著朋友传来 的关于婴儿汤的详细报导﹐因不愿正视不愿深想而没弄明白的事情﹐在暗访记者平静的叙述中呈现为一幕幕骇人听闻的场面﹕三千五百元一盅的婴儿汤﹐津 津乐道于婴儿汤滋阴壮阳功效的62岁的王姓台商﹐广东台山烹饪、出售婴儿汤的某餐厅﹐餐厅的主理厨师黎大师傅﹐盐水催生的从五六个月到快足月的女 婴﹐女婴的交易中介人﹐活婴与死婴的不同收购价﹐配有文字的两幅彩照 ── 一幅是躺在砧板上的死婴及旁边的菜刀和药料、另一幅是正半握在厨师手中的死婴......

我万分惊骇﹕这不就是吃人肉吗﹖而且最可怖最不可思议的是这吃人肉既非发生在蛮荒时代﹐也不是一些文字记载中曾提到过的饥荒年间发生的同类相食﹐ 而是当世界已经进入21世纪时在我们这个号称五千年文明史的国度中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著的吃人肉﹐是那些抱有长生不老贪念的人(天知道这种人是不是就只限 于台商)凭借金钱把即将出母体的婴儿当药膳主料。这些食婴者甚至没有丝毫的不安﹐像但丁在《地狱篇》中以最惊心动魄的文字描述过﹐罗丹以自己的无双雕刀再 现过的暴君比萨公爵在饥饿煎熬中欲吞食亲子尸体时进行的内心惨烈搏斗﹐在食婴者身上是找不到的﹐有的只是延年益寿的病态贪念和对婴儿汤功效的陶醉。然 而﹐更令人惊骇的是﹐如此伤天害理的勾当竟牵涉许多环节﹕除了婴儿汤的饮用者﹐有餐厅、厨师、收购女婴者﹐特别令人心里发堵的是还有女婴的父母﹐这些 父母并不只是因为贫穷而卖婴﹐而是因为没有如愿怀上男婴。

纵然世界之大﹐这等丧尽天良的食婴者或者为生男婴而把女婴卖作别人杯中羹的父母不是不可能出现一两个。可据有关婴儿汤的报导﹐此间的食婴勾当 已经成了某些餐厅经常性生意﹐这生意不仅因涉及收购、烹饪等一系列环节而必须有许多人参与﹐而且经常供不应求﹐欲享用者之多﹐如果用要排队等候来 形容也并不为过。能有如此规模﹐就决不是个别人的伤天害理了。对这个报导﹐实在不敢信其真﹐不愿信其真﹐但理智告诉我﹐恐怕不得不信。不得不信﹐倒不是因 为报导言之凿凿﹐内容、过程、各方当事人(包括他们的姓氏年龄)都十分详细﹐也不是因为文中提到彩页上附有死婴躺在砧板上和捏在厨师手中的那两幅照片。报 导内容我可以怀疑是编造﹐照片我也可以否认 ── 现在不是已有很高超的计算机合成技术了吗﹖然而使这种事得以发生的种种因素就存在于我们置身其间的环境中甚至就构成我们环境的要素﹐对此﹐我没法否认。

我国食文化的残酷举世皆知。这里没有什么是不能吃的。为了满足口腹之欲可以不惜吃断大自然的生物链﹐可以暴殄天物﹐管它是优雅的天鹅、濒危的 中华鲟﹐还是兽中之王狮子、老虎﹐甚至包括人类近亲﹐统统敢吃。久闻广州盛行的吃猴脑其吃法是敲开活猴的头盖骨直接从中吸食。能够发明出对人类近亲如此残 酷吃法的民族在吃的问题上还有什么不能逾越的界线吗﹖更不幸的是这里不仅有残酷的食文化﹐而且自古就有著为了衰朽的、行将就木的去牺牲和残害新生的传统﹐ 无论这衰朽和行将就木者抱有的是延年益寿的贪念还是延续万世江山的梦想。这些患妄想症的人从来就不缺少为之效劳的一帮。在为此效劳中讨生活的一帮人有的现 实地参与残害新生的活动﹐有的则粉饰吃人﹐粉饰为衰朽和行将就木者牺牲新生的传统﹐把它道德化﹐正因为如此﹐诸如郭巨埋儿这种为老母而活埋亲子的残酷 行为在历史上可以当成道德上的孝之典范﹐代代传扬。如今﹐为衰朽的和行将就木的去残害新生的传统表面沉寂﹐但并没有死去﹐它就活在许多人的观念和行为中﹐ 也潜藏在一些堂皇的大字眼下﹐特别是当它借著堂皇的大字眼而张开血盆大口时﹐可以一下子吞食掉千百个年轻的生命。由残酷的食文化和为衰朽的牺牲、残害年轻 的传统折射的是缺乏对生命的尊重。这种文化基因上固有的致命缺陷致使国人道德畸形﹐人性贫弱﹔而晚近这半个世纪在以狭隘和仇恨为道德灌输基调的同时﹐以意 识形态划线而一俊遮百丑的道德评判﹐更使相当多的人原本畸形的道德愈加扭曲﹐原本贫弱的人性濒于灭绝﹐相当多的人狭隘到极点﹐漠视生命到极点﹐以至可以在 恐怖主义者制造的使各国遇害者达数千人的人类悲剧面前幸灾乐祸、狂欢、叫好。想想这刚发生不久的幸灾乐祸﹐婴儿汤事件在丧失人性的程度上与之相比﹐其 实难分伯仲。至于为获取蝇头小利或者暴利置人的生命于不顾在这里更是常见的行为方式。岂不见﹐这片国土上到处因豆腐渣工程导致桥塌人亡、楼垮人亡的惨剧﹐ 而且这类惨剧源源不绝、没完没了﹔一些利欲熏心的矿主可以为降低成本而对含有大量剧毒的废料不加任何处理﹐任其露天堆放﹐渗进河流和地下水﹐为害无数村 民......。这些人们经常要遭遇的伤天害理之事中其实已经孕育著婴儿汤这种更伤天害理的事件的发生。

凡此种种之外﹐使我不得不信婴儿汤事件真实性的还有另一个原因。这就是﹕在这里﹐一些挑战基本道义原则的事经常光天化日之下发生。这类事不仅 考验人的精神忍耐力﹐还嘲弄人的判断力。不久前报上有消息说﹐北京在驱赶和遣返外地人时把三证不齐的送到附近某镇强制性挖沙。他们得以一天两元人民币的工 钱自己挣足自己被遣返的路费。说实话﹐这么离谱的事我没法相信──这不就是变相的现代劳工营吗﹖不幸﹐很快就从当事人的亲友那里得到证明﹕我的判断错了 ──没法相信的事事实上已经发生了。所以我担心婴儿汤事件同样如此。

我们这个民族要想不再以诸如为大批生命的毁灭而欢呼、为病态贪念而食婴以及用不讲理的理由把在自己国家里合法谋生的低层百姓弄去强制性劳动之类丑闻去震撼人的神经﹐而是学会以值得尊敬的方式让世界吃惊﹐需要反省的地方实?b不少。



来源﹕中评网




2001-11-10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