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逃犯崔志雄
廖亦武



采访缘起﹕偷渡意味著铤而走险﹐所以﹐如果没有能说服自己的明确动机﹐老百姓连想都不会想。而年过30的黎忆丰恐怕算十几亿人口中挑出来的﹐他在娘胎里就偷渡。

这次采访发生在绵阳涪江边的一个茶馆里﹐时为1994年6月7日。黎忆丰刚从深圳樟木头收容站放出来﹐政府查清了他的住址、身份﹐以及从前的一系列偷渡史﹐发觉动机不明﹐就法外开恩﹐以教育为主。

家乡的水好空气好﹐黎忆丰赞叹道﹐似乎要从此打消冒险的念头。唉﹐天晓得。(下文中﹐威﹕──老威﹔黎﹕──黎忆丰)


威﹕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偷越国境的﹖

黎﹕什么时候﹖说不准。大约是在妈肚子里就开始了。

威﹕你在说笑﹖

黎﹕不是说笑。我是62年出生的﹐我妈怀我的时候﹐我爸就丢下我们﹐跑到新疆。没办法﹐他饿得受不了﹐只有丢下我们去闯一条活路。他在新疆﹐与当 地的哈萨克斯坦混﹐混著混著﹐就朝苏联跑﹐那一年﹐据说中国的饥民朝苏联跑了好几万。他从塔城出去的﹐结果被强制遣返。这次他一声不吭﹐装成哈萨克斯坦哑 巴﹐化了不激化民族矛盾﹐他没被治罪﹐还白吃了不少大馒头。当他回到四川﹐不仅胖了﹐脸上还有了血色。那年头﹐脸上有血色的人非常稀少。

威﹕这跟你越境有啥关系﹖

黎﹕我还没说完。我爸是个不安分的人﹐出去几十天不打招呼﹐是极平常的事﹐我妈怀著我住在娘家﹐也习惯了。可我那无情的爸爸回家才几天﹐又悄悄跑 了﹐这一次﹐他南下广州﹐直奔深圳。那时的深圳是个小渔村﹐戒备森严。我爸在草丛里潜伏了一个白天﹐才从离罗浮几百米的地方下水。这老疯子﹐他准备游过去 ﹗游向那灯红酒绿的自由世界﹗至于到香港干啥﹐别人会不会收留他﹐他一点也没想。当然﹐我不了解他想没想被抓住的后果。在那个年代﹐中国人在闭关锁国里﹐ 全被老毛的那一套驯得瓜兮兮的﹐像我爸这种出格的疯子﹐一百万人里也挑不出一个。总之﹐他才游出一百多米﹐就被探照灯和一梭子子弹吓回头了﹐岸上有一个班 的边防战士等著他。他被爆打一顿﹐绑成肉粽子。这次投奔自由的代价是有期徒刑20年。

威﹕他判的啥子罪﹖

黎﹕反革命。具体罪名就不清楚了。你想我那时还在胎中﹐我妈就捧著我去监狱探他了﹐还顺便送去一纸离婚申请。这就是我的胎教﹗我爸的老家是下川东 的万县﹐一个江边城市﹐后来考上大学﹐进了省城﹐分在文联。这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就是胡思乱想的地方。不过我爸的胡思乱想源于童年﹐他喜欢一个人坐江边﹐ 望过往船只。水外面还有水吗﹖世界外面还有世界吗﹖也许你会说﹐62年偷越国境的人﹐都是因为没吃的﹐但是我爸好像不完全因为饿。有部美国电影叫《德克萨 斯州的巴黎》﹐讲的是一个流浪汉的故事﹐他为自己设定了一个虚妄的理由﹐就是在美国的德克萨斯州找到巴黎。据说﹐那是他父母初次约会并作爱的地方﹐由 于这次约会决定了以后他的诞生﹐所以他最原始的家园应该是德克萨斯州的巴黎。为了找到它﹐流浪汉抛弃了家庭、城市﹐一直往前走﹐走。这种血液里的欲望 ﹐或本能﹐我爸也有﹐我也有。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我的代价要轻得多﹐毕竟时代变了。

威﹔你这个理由有些牵强﹐因为中国人越境要么是经济﹐要么是政治的原因﹐哪会为了流浪的本能去冒险﹖这是背弃自己的祖国呵。

黎﹕我的祖国都揣在这只挎包里﹐几本书﹐几首诗﹐一本《汉语辞典》﹐外加几张女人的照片。我晓得﹐现在是市场经济﹐只要有钱﹐也能通过正常渠道。 糟就糟在我没钱。还有﹐我上哪儿凭什么要给谁打招呼﹖老作家艾芜的《南行记》﹐一直是我们教科书﹐他也没给谁打招呼﹐就一个人跑到缅甸仰光去了﹐可惜老头 没敞开写﹐省略了不少精彩的段子。

威﹕这么说﹐你越境的首选地应该是缅甸。

黎﹕不错﹐缅甸是佛教国家﹐从云南瑞丽沿滇缅公路再往前﹐就可抵达边镜小镇芒市﹐中间要经过惠通桥﹐龙陵坝、潞西县的大湾﹐及木康边防站等关卡。 我们三个人﹐一个自称记者﹐一个是乌江中游武隆县的乡干部﹐凑钱买通了瑞丽的一个还俗和尚﹐再由他引路﹐找到另一个独臂的云游和尚艾山。艾山是缅甸克钦族 人﹐专干偷渡向导。他一米八几的个头﹐黄色袈裟在烈日下灿烂无比。我们跟著他昼伏夜出了两三天﹐赶了几百里山路﹐累得筋彼力竭。

威﹕这是哪一年的事﹖

黎﹕1989年夏天。

威﹕不是政治原因吧﹖

黎﹕我不是﹐其它两个是不是我不晓得。我想先在仰光打工﹐看能不能撞上发达的机会﹐不成﹐就到香港投奔黑社会﹐如果命运让我到金三角种鸦片也行。 总之﹐我是利用了89年那个时机。真他妈象梦游一般﹐我们沿途没见著一个兵﹐就踏上了缅甸的土地。当艾山用独臂依次敲敲我们的﹐肩打著手势要告别时﹐大家 都没回过神。这不行﹐还是记者反应快﹐揪住带路和尚说﹐这荒山野岭﹐鬼晓得是不是缅甸﹗

四周鸦雀无声﹐我们站在一座马鞍形山梁的臀部上﹐透过齐腰深的灌木和
杂草﹐能隐隐约约地望见一条河。动古河﹐艾山用生硬的汉语说﹐缅甸的河﹐我的事情做完了。

咋沿途不见一个兵﹖乡干部怀疑地质问。艾山嘲笑说﹕遇见兵很好
吗﹖

我们三人都死死缠住艾山﹐我甚至掏出刀来﹐威胁他继续带路﹐这陌生的
土地太危险了。艾山生气了﹐独臂横扫一圈﹐三人就被摔出一丈多远。他把水和冷米饭都放在地上﹐指著山下说﹕顺著动古河走﹐没错。注意绕开游击队。

太阳升起来了﹐艾山的袈裟鼓满了晨风。他撩开大步﹐几秒钟就不见了。
记者建议天黑再下山﹐我和乡干部都反对﹐因为我们已经望见了竹楼和稻田﹐觉得再也不能贼娃子一般困在这儿。边防军来了咋办﹖

我们已经过了边防站好几里﹐记者说﹐他们撵不过来。

我说的是缅甸的边防军﹐我解释说﹐万一被抓住﹐扭送回去就完蛋
 。

于是三个人商量﹐各自拉开20米的距离下山﹐这样﹐一个出事﹐另两人
总能及时躲避。我自告奋勇在前探路﹐开始﹐除自己的脚步声外﹐还能听见背后跟来的脚步声﹐渐渐﹐就啥也听不见了。我回头喂喂了几下﹐就敢紧猫 下腰﹐嗖嗖地朝回窜﹐象拍电影一般。我把周围都折腾遍了﹐仍然没找到同伴﹐累得倒在灌木丛里﹐眯著眼从叶缝里看太阳。刚天亮不久﹐天气还不太热。

我不知不觉睡著了﹐临近中午﹐又被蚂蚁咬得跳起来﹐缅甸的蚂蚁太大了﹐稍微出点汗﹐脖子上就绕了一圈。我又拍又抹地清除蚂蚁项链﹐就继续赶路。

威﹕你懂缅甸语吗﹖万一碰上当地老乡咋办﹖
黎﹕中缅边境的老乡经常往来﹐能说几句汉话。六、七十年代﹐也有云南知青越境过去﹐参加人民军﹐搞世界革命的。应该说﹐老乡见著我这样的﹐不会有报警之类的想法﹐再说﹐人民币通用﹐这也许比语言更管用。

威﹕看来﹐你越境之前准备很充份。你不是因为喜欢流浪而去冒险吧﹖你别用这些浪漫的东西来蒙我。
黎﹕你又不是警察﹐我凭啥子要把犯罪动机坦白得哪么清楚﹖话说回来﹐中国人都像我﹐想留就留﹐想走就走﹐英特纳雄耐尔早实现了。政府也没这么沉重的负担。我觉得应该从蒙古开一条大道出来﹐穿过前苏联地区直达欧洲﹐你不用管﹐他自己就去了

威﹕好啦﹐莫发宏论了。刚纔讲到哪儿了﹖
黎﹕赶路。他妈的﹐根本就没路﹐我在灌木丛里连滚带爬﹐见著坡就下﹐我掏出表已经过了六个小时﹐无论如何也该到山脚了﹐可是﹐原本远远能望见的动 古河﹐不知到哪儿去了。在灌木丛右边百把米﹐出现了一片密林﹐一旦钻进去﹐绝对就出不来了。这时﹐你猜我想起了啥子﹖我想起了《山间铃响马帮来》﹐一部老 电影﹐写土匪走私的﹐大约就演的这一带。我没遇见神秘马帮﹐屁都没遇见一个﹐但这部30年前看过的东西﹐这时居然就想起了﹐紧接著﹐我又觉得周围很眼熟﹐ 是不是早晨猫著腰转后找人时﹐把路走叉了﹖这念头令人发毛﹐但更叫人寒毛倒立是一声低沉的吆喝﹕不准动﹗

威﹕是缅语么﹖
黎﹕标准的普通话。

威﹕你咋个绕来绕去又回来了﹖
黎﹕我也懵了﹐脑袋轰隆一下﹐浑身哆嗦起来﹐两个不争气地膝盖一软﹐就跪了下去。我抖得跪都跪不稳了﹐还不见人影。于是﹐我勉强抬头看上面﹐那吆喝又起了﹕举起手来﹗不准抬头﹗把武器扔出来﹗

威﹕是边防军﹖
黎﹕和边防军差不多﹐只是军装要破旧些。不怕你笑﹐我吓得尿裤子了﹐裆里全是臊烘烘的。我的眼睛被黑布蒙了﹐双手被绑在前面﹐象个瞎子一样﹐被人 拉扯著向前走﹐而腰上被枪管硬硬地顶著。待黑布一拿掉﹐天已黑尽了。我发觉自己在一个山洞里﹐周围是一群穿七十年代中国军装的军人。我被剥得精光﹐才被推 到一张桌前﹐顶上吊著雪亮的碘钨灯﹐而桌边审讯官的背后深不可测﹐似乎还有许多小的洞口。审讯官发问说﹕姓名﹖职业﹖年龄﹖单位﹖来干什么﹖走私还是政 治﹖有几个同伙﹖一溜儿招下来。到了这个地步﹐我只好全都招了。

威﹕他们到底是不是边防军﹖
黎﹕两边的边防军都不是。他们是人民军、缅共的游击队。六、七十年代红火过一阵子﹐据说分好几个军区﹐有十来万人﹐几乎把中缅边境全占了。现在有些衰落﹐也是受世界潮流和红色高棉穷途末路的影响。

威﹕你被人民军抓住了﹖真是活天冤枉。
黎﹕我的路走偏了﹐瞎戳戳地撞进游击队的营区还不晓得。后来才知道﹐这儿离边境已十多里﹐我差不多脱险了。太倒霉了。更冤的是﹐那个胡子拉碴的审 讯官还是重庆知青﹗1969年﹐从云南生产建设兵团某营地跑过去的。审到中途﹐他突然与我聊起家常﹐问朝天门码头变化大不大﹖他说已经打了20年的仗﹐依 旧很想家。

我惊喜交集﹐就与他摆龙门阵﹐谈国内的变化以及风起云涌的学潮﹐我们
都一口四川话﹐并时常纠正对方的某个字眼﹐你是20年前的重庆话﹐我说﹐现在好多言子儿都不说了。

你晓不晓得夜总会的小堂客叫啥子﹖叫瓦块儿。

知青反问﹕崽儿总没变吧﹖

我说﹕哪当然﹐永远都变不了﹗

我们俩都哈哈大笑﹐笑到后来又流下泪来﹐周围的人民军都莫名其妙。接
著﹐那40岁的老知青命令摆酒席﹐弄了四个菜﹐一壶酒。不一会儿﹐我就有点醉意了。老知青与我谈起格瓦拉﹔谈起当年的国际主义理想﹔谈起同来的知 青战友﹐十之八九已埋尸异国沙场。我深受感动﹐就问他还打不打算回国﹖不料他却反问﹕你都跑出来了﹐我还回去干啥﹖我说我是迫不得已﹐从某种程度上﹐ 也许我和你一样﹐是追求冒险的理想主义者。他说﹕你的理想和我不同。你是为了自己﹐我是为了全人类。20世纪﹐只有我们这些在异国他乡浴血奋战的中国人 ﹐才算剩下来的理想主义者﹐或者叫珍稀动物。龙门阵已经摆到这种深度﹐我恳求他放我走。他叹息一声说﹕我们是老乡﹐哪怕政见再不同﹐我也应该放你一条 生路﹐虽然你前面不一定就是生路﹐可我这一关是应该让你过去的。可惜﹐太迟了。抓到你才个把钟头﹐上峰就已晓得了﹐并通知了中国边防当局。

我的酒被吓醒了﹐象一条掉入冰窖的蛇﹐依然拼命想挣扎﹕您就说我逃
了﹐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救命之恩。我的老乡无可奈何地笑了﹕周围都是兵﹐一条大活人﹐能逃到哪儿去﹐除非地遁。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真的对不起。如果在上报之前﹐就晓得你我是同乡知己﹐不用你开口﹐我就﹐现在﹐唉﹗

我卜通一声给他下跪磕头了﹕我该啷个办﹖回去也是死路一条﹗不如求
您看在老乡面上﹐马上给我一枪还痛快些﹗

老知青把我抱起来说﹕想开些﹐老乡﹐假如没得其它动机﹐单纯越境﹐
最多不过判一两年﹐救你的还是自己﹐千万莫弄些东西往脑壳上笼起﹗实话告诉你﹐我现在是团长﹐一有私心﹐兵就不好带了。不象一般军人﹐大不了脱这身皮﹐也惹不了多大的事。

威﹕人家话说到这份上﹐你也该死心了。
黎﹕他妈的﹗我象做了一个梦﹗这个梦的代价就是两年徒刑。你看我的脸﹐一边大﹐一边小﹐下巴也是歪的﹐这些永?[的记念都是在历次越境中被揍被摔 的。那种刺激﹐才叫做人生哪﹗我曾被一条长绳子拴在手扶式拖拉机的后面﹐被拖著在密林里跑﹐衣裤烂得象刷把。那时﹐我羡慕电影里绑在木桩上出卖的黑奴﹐市 场里的买主都有权出价﹐有权带我漂洋过海﹐到天南海北去服苦役。嘿﹐奴隶的生活﹗今儿东明儿西的浪漫生活﹗妈的﹐现在兴自己卖自己就好了﹐省得我挖空心思 地越境。

这世上最难追求的就是自由。你饿死没人管﹐可是你要挪地方﹐变一种活
法﹐就有人管你了。欧洲、美国、澳大利亚﹐号称是民主、自由的国家﹐也不允许人随便去﹐没钱﹐没具体的政治原因﹐你说一千遍热爱自由也不行。真他妈的虚伪。

威﹕坐了两年牢﹐你的梦也该醒了。我觉得缅甸比中国还差得多。既使你越境成功﹐到了仰光﹐或者其它东南亚邻国﹐也有可能被当作黑人黑户抓起来﹐那岂不更惨﹖
黎﹕我还没坐过外国的牢﹐我咋晓得惨不惨﹖不过﹐我的一位诗人朋友坐过﹐他跟我走的是同一条道﹐在缅甸内地被当地人检举﹐下了政府的大牢﹐嘿﹐这 家伙﹐居然同缅共的一位中央委员关在一个号子﹐不到一年﹐就学会了英语和缅语。还了解到缅共的不少机密。当然﹐都是些没用的机密。

威﹕你也想上这样的大学﹖
黎﹕我没这个命﹐想也白想。我的朋友就不同了。他不仅同中央委员是难友﹐而且被承办人忘在监狱里了。没人审他﹐没人搭理他﹐如果不是他有一天突然大吼大叫起来﹐那就只有烂在里面了。

威﹕傻瓜也晓得吼。
黎﹕你吼就吼了﹐别人用汉、英、缅三种语言骂娘﹐结果﹐命运就改变了﹐他被当作劳工输出欧洲﹐后来在丹麦定居。这是我晓得的运气最好的偷越国境者。

威﹕这好象是天方夜潭。
黎﹕我对你来说也是天方夜谭﹐在和平时期﹐只有偷渡最刺激。

威﹕这么说﹐你已偷渡成瘾了﹖
黎﹕至少四、五次吧。不过﹐最具戏剧性的是刚纔讲的。其它经历比较平淡﹐都失败了﹐只要在提讯时不乱说话﹐一般都罚款算了。我没钱可罚﹐也就在收 审所呆几个月。最近的一次是去年﹐我以为香港快回归﹐边防就不那么严了。我花了几十块钱﹐在广州买了个假身份证﹐混入深圳。本来我是想到中英街去看看﹐去 不了﹐就在街这边过过眼睛瘾也行。可是到了沙头角那地方﹐那的一切就象巨大的磁铁﹐一下子就把我吸住了。我傻戳戳地靠近了街中间的铁丝网。嘿﹐那哨兵﹐街 上密密麻麻的人不管﹐就直冲著我来了。

我想都没想﹐就把装有假证件的皮包扔过了街。我还以为那是香港地界﹐
大陆哨兵不敢踏入。不料那军人用枪指著我﹐然后拉开铁丝门﹐出国去捡回罪证。

威﹕你的皮包总算出了一趟国。
黎﹕我也这样对哨兵说。他说香港马上要收回﹐以后去玩挺方便﹐何必这么著急。我在樟木头收容站住了两个月﹐才查清身份。太悬了﹐差点就以伪造证件罪判我了。

威﹕你为啥要把皮包朝那边扔呢﹖你本来没做见不得人的事。
黎﹕哨兵冲我来了。

威﹕他冲你来﹐最多盘问几句﹐赶你走。凭啥子抓你嘛﹖
黎﹕我哪有你这么清醒。偷渡惯犯嘛﹐本能地就要扔掉证据。

威﹕皮包是证据么﹖
黎﹕你说呢﹖

威﹕看来﹐你这块心病的确是你爸遗传的。

原载《民主中国》第99期 2001年11月

2001-11-29



采访缘起﹕偷渡意味著铤而走险﹐所以﹐如果没有能说服自己的明确动机﹐老百姓连想都不会想。而年过30的黎忆丰恐怕算十几亿人口中挑出来的﹐他在娘胎里就偷渡。

这次采访发生在绵阳涪江边的一个茶馆里﹐时为1994年6月7日。黎忆丰刚从深圳樟木头收容站放出来﹐政府查清了他的住址、身份﹐以及从前的一系列偷渡史﹐发觉动机不明﹐就法外开恩﹐以教育为主。

家乡的水好空气好﹐黎忆丰赞叹道﹐似乎要从此打消冒险的念头。唉﹐天晓得。(下文中﹐威﹕──老威﹔黎﹕──黎忆丰)


威﹕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偷越国境的﹖

黎﹕什么时候﹖说不准。大约是在妈肚子里就开始了。

威﹕你在说笑﹖

黎﹕不是说笑。我是62年出生的﹐我妈怀我的时候﹐我爸就丢下我们﹐跑到新疆。没办法﹐他饿得受不了﹐只有丢下我们去闯一条活路。他在新疆﹐与当 地的哈萨克斯坦混﹐混著混著﹐就朝苏联跑﹐那一年﹐据说中国的饥民朝苏联跑了好几万。他从塔城出去的﹐结果被强制遣返。这次他一声不吭﹐装成哈萨克斯坦哑 巴﹐化了不激化民族矛盾﹐他没被治罪﹐还白吃了不少大馒头。当他回到四川﹐不仅胖了﹐脸上还有了血色。那年头﹐脸上有血色的人非常稀少。

威﹕这跟你越境有啥关系﹖

黎﹕我还没说完。我爸是个不安分的人﹐出去几十天不打招呼﹐是极平常的事﹐我妈怀著我住在娘家﹐也习惯了。可我那无情的爸爸回家才几天﹐又悄悄跑 了﹐这一次﹐他南下广州﹐直奔深圳。那时的深圳是个小渔村﹐戒备森严。我爸在草丛里潜伏了一个白天﹐才从离罗浮几百米的地方下水。这老疯子﹐他准备游过去 ﹗游向那灯红酒绿的自由世界﹗至于到香港干啥﹐别人会不会收留他﹐他一点也没想。当然﹐我不了解他想没想被抓住的后果。在那个年代﹐中国人在闭关锁国里﹐ 全被老毛的那一套驯得瓜兮兮的﹐像我爸这种出格的疯子﹐一百万人里也挑不出一个。总之﹐他才游出一百多米﹐就被探照灯和一梭子子弹吓回头了﹐岸上有一个班 的边防战士等著他。他被爆打一顿﹐绑成肉粽子。这次投奔自由的代价是有期徒刑20年。

威﹕他判的啥子罪﹖

黎﹕反革命。具体罪名就不清楚了。你想我那时还在胎中﹐我妈就捧著我去监狱探他了﹐还顺便送去一纸离婚申请。这就是我的胎教﹗我爸的老家是下川东 的万县﹐一个江边城市﹐后来考上大学﹐进了省城﹐分在文联。这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就是胡思乱想的地方。不过我爸的胡思乱想源于童年﹐他喜欢一个人坐江边﹐ 望过往船只。水外面还有水吗﹖世界外面还有世界吗﹖也许你会说﹐62年偷越国境的人﹐都是因为没吃的﹐但是我爸好像不完全因为饿。有部美国电影叫《德克萨 斯州的巴黎》﹐讲的是一个流浪汉的故事﹐他为自己设定了一个虚妄的理由﹐就是在美国的德克萨斯州找到巴黎。据说﹐那是他父母初次约会并作爱的地方﹐由 于这次约会决定了以后他的诞生﹐所以他最原始的家园应该是德克萨斯州的巴黎。为了找到它﹐流浪汉抛弃了家庭、城市﹐一直往前走﹐走。这种血液里的欲望 ﹐或本能﹐我爸也有﹐我也有。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我的代价要轻得多﹐毕竟时代变了。

威﹔你这个理由有些牵强﹐因为中国人越境要么是经济﹐要么是政治的原因﹐哪会为了流浪的本能去冒险﹖这是背弃自己的祖国呵。

黎﹕我的祖国都揣在这只挎包里﹐几本书﹐几首诗﹐一本《汉语辞典》﹐外加几张女人的照片。我晓得﹐现在是市场经济﹐只要有钱﹐也能通过正常渠道。 糟就糟在我没钱。还有﹐我上哪儿凭什么要给谁打招呼﹖老作家艾芜的《南行记》﹐一直是我们教科书﹐他也没给谁打招呼﹐就一个人跑到缅甸仰光去了﹐可惜老头 没敞开写﹐省略了不少精彩的段子。

威﹕这么说﹐你越境的首选地应该是缅甸。

黎﹕不错﹐缅甸是佛教国家﹐从云南瑞丽沿滇缅公路再往前﹐就可抵达边镜小镇芒市﹐中间要经过惠通桥﹐龙陵坝、潞西县的大湾﹐及木康边防站等关卡。 我们三个人﹐一个自称记者﹐一个是乌江中游武隆县的乡干部﹐凑钱买通了瑞丽的一个还俗和尚﹐再由他引路﹐找到另一个独臂的云游和尚艾山。艾山是缅甸克钦族 人﹐专干偷渡向导。他一米八几的个头﹐黄色袈裟在烈日下灿烂无比。我们跟著他昼伏夜出了两三天﹐赶了几百里山路﹐累得筋彼力竭。

威﹕这是哪一年的事﹖

黎﹕1989年夏天。

威﹕不是政治原因吧﹖

黎﹕我不是﹐其它两个是不是我不晓得。我想先在仰光打工﹐看能不能撞上发达的机会﹐不成﹐就到香港投奔黑社会﹐如果命运让我到金三角种鸦片也行。 总之﹐我是利用了89年那个时机。真他妈象梦游一般﹐我们沿途没见著一个兵﹐就踏上了缅甸的土地。当艾山用独臂依次敲敲我们的﹐肩打著手势要告别时﹐大家 都没回过神。这不行﹐还是记者反应快﹐揪住带路和尚说﹐这荒山野岭﹐鬼晓得是不是缅甸﹗

四周鸦雀无声﹐我们站在一座马鞍形山梁的臀部上﹐透过齐腰深的灌木和
杂草﹐能隐隐约约地望见一条河。动古河﹐艾山用生硬的汉语说﹐缅甸的河﹐我的事情做完了。

咋沿途不见一个兵﹖乡干部怀疑地质问。艾山嘲笑说﹕遇见兵很好
吗﹖

我们三人都死死缠住艾山﹐我甚至掏出刀来﹐威胁他继续带路﹐这陌生的
土地太危险了。艾山生气了﹐独臂横扫一圈﹐三人就被摔出一丈多远。他把水和冷米饭都放在地上﹐指著山下说﹕顺著动古河走﹐没错。注意绕开游击队。

太阳升起来了﹐艾山的袈裟鼓满了晨风。他撩开大步﹐几秒钟就不见了。
记者建议天黑再下山﹐我和乡干部都反对﹐因为我们已经望见了竹楼和稻田﹐觉得再也不能贼娃子一般困在这儿。边防军来了咋办﹖

我们已经过了边防站好几里﹐记者说﹐他们撵不过来。

我说的是缅甸的边防军﹐我解释说﹐万一被抓住﹐扭送回去就完蛋
 。

于是三个人商量﹐各自拉开20米的距离下山﹐这样﹐一个出事﹐另两人
总能及时躲避。我自告奋勇在前探路﹐开始﹐除自己的脚步声外﹐还能听见背后跟来的脚步声﹐渐渐﹐就啥也听不见了。我回头喂喂了几下﹐就敢紧猫 下腰﹐嗖嗖地朝回窜﹐象拍电影一般。我把周围都折腾遍了﹐仍然没找到同伴﹐累得倒在灌木丛里﹐眯著眼从叶缝里看太阳。刚天亮不久﹐天气还不太热。

我不知不觉睡著了﹐临近中午﹐又被蚂蚁咬得跳起来﹐缅甸的蚂蚁太大了﹐稍微出点汗﹐脖子上就绕了一圈。我又拍又抹地清除蚂蚁项链﹐就继续赶路。

威﹕你懂缅甸语吗﹖万一碰上当地老乡咋办﹖
黎﹕中缅边境的老乡经常往来﹐能说几句汉话。六、七十年代﹐也有云南知青越境过去﹐参加人民军﹐搞世界革命的。应该说﹐老乡见著我这样的﹐不会有报警之类的想法﹐再说﹐人民币通用﹐这也许比语言更管用。

威﹕看来﹐你越境之前准备很充份。你不是因为喜欢流浪而去冒险吧﹖你别用这些浪漫的东西来蒙我。
黎﹕你又不是警察﹐我凭啥子要把犯罪动机坦白得哪么清楚﹖话说回来﹐中国人都像我﹐想留就留﹐想走就走﹐英特纳雄耐尔早实现了。政府也没这么沉重的负担。我觉得应该从蒙古开一条大道出来﹐穿过前苏联地区直达欧洲﹐你不用管﹐他自己就去了

威﹕好啦﹐莫发宏论了。刚纔讲到哪儿了﹖
黎﹕赶路。他妈的﹐根本就没路﹐我在灌木丛里连滚带爬﹐见著坡就下﹐我掏出表已经过了六个小时﹐无论如何也该到山脚了﹐可是﹐原本远远能望见的动 古河﹐不知到哪儿去了。在灌木丛右边百把米﹐出现了一片密林﹐一旦钻进去﹐绝对就出不来了。这时﹐你猜我想起了啥子﹖我想起了《山间铃响马帮来》﹐一部老 电影﹐写土匪走私的﹐大约就演的这一带。我没遇见神秘马帮﹐屁都没遇见一个﹐但这部30年前看过的东西﹐这时居然就想起了﹐紧接著﹐我又觉得周围很眼熟﹐ 是不是早晨猫著腰转后找人时﹐把路走叉了﹖这念头令人发毛﹐但更叫人寒毛倒立是一声低沉的吆喝﹕不准动﹗

威﹕是缅语么﹖
黎﹕标准的普通话。

威﹕你咋个绕来绕去又回来了﹖
黎﹕我也懵了﹐脑袋轰隆一下﹐浑身哆嗦起来﹐两个不争气地膝盖一软﹐就跪了下去。我抖得跪都跪不稳了﹐还不见人影。于是﹐我勉强抬头看上面﹐那吆喝又起了﹕举起手来﹗不准抬头﹗把武器扔出来﹗

威﹕是边防军﹖
黎﹕和边防军差不多﹐只是军装要破旧些。不怕你笑﹐我吓得尿裤子了﹐裆里全是臊烘烘的。我的眼睛被黑布蒙了﹐双手被绑在前面﹐象个瞎子一样﹐被人 拉扯著向前走﹐而腰上被枪管硬硬地顶著。待黑布一拿掉﹐天已黑尽了。我发觉自己在一个山洞里﹐周围是一群穿七十年代中国军装的军人。我被剥得精光﹐才被推 到一张桌前﹐顶上吊著雪亮的碘钨灯﹐而桌边审讯官的背后深不可测﹐似乎还有许多小的洞口。审讯官发问说﹕姓名﹖职业﹖年龄﹖单位﹖来干什么﹖走私还是政 治﹖有几个同伙﹖一溜儿招下来。到了这个地步﹐我只好全都招了。

威﹕他们到底是不是边防军﹖
黎﹕两边的边防军都不是。他们是人民军、缅共的游击队。六、七十年代红火过一阵子﹐据说分好几个军区﹐有十来万人﹐几乎把中缅边境全占了。现在有些衰落﹐也是受世界潮流和红色高棉穷途末路的影响。

威﹕你被人民军抓住了﹖真是活天冤枉。
黎﹕我的路走偏了﹐瞎戳戳地撞进游击队的营区还不晓得。后来才知道﹐这儿离边境已十多里﹐我差不多脱险了。太倒霉了。更冤的是﹐那个胡子拉碴的审 讯官还是重庆知青﹗1969年﹐从云南生产建设兵团某营地跑过去的。审到中途﹐他突然与我聊起家常﹐问朝天门码头变化大不大﹖他说已经打了20年的仗﹐依 旧很想家。

我惊喜交集﹐就与他摆龙门阵﹐谈国内的变化以及风起云涌的学潮﹐我们
都一口四川话﹐并时常纠正对方的某个字眼﹐你是20年前的重庆话﹐我说﹐现在好多言子儿都不说了。

你晓不晓得夜总会的小堂客叫啥子﹖叫瓦块儿。

知青反问﹕崽儿总没变吧﹖

我说﹕哪当然﹐永远都变不了﹗

我们俩都哈哈大笑﹐笑到后来又流下泪来﹐周围的人民军都莫名其妙。接
著﹐那40岁的老知青命令摆酒席﹐弄了四个菜﹐一壶酒。不一会儿﹐我就有点醉意了。老知青与我谈起格瓦拉﹔谈起当年的国际主义理想﹔谈起同来的知 青战友﹐十之八九已埋尸异国沙场。我深受感动﹐就问他还打不打算回国﹖不料他却反问﹕你都跑出来了﹐我还回去干啥﹖我说我是迫不得已﹐从某种程度上﹐ 也许我和你一样﹐是追求冒险的理想主义者。他说﹕你的理想和我不同。你是为了自己﹐我是为了全人类。20世纪﹐只有我们这些在异国他乡浴血奋战的中国人 ﹐才算剩下来的理想主义者﹐或者叫珍稀动物。龙门阵已经摆到这种深度﹐我恳求他放我走。他叹息一声说﹕我们是老乡﹐哪怕政见再不同﹐我也应该放你一条 生路﹐虽然你前面不一定就是生路﹐可我这一关是应该让你过去的。可惜﹐太迟了。抓到你才个把钟头﹐上峰就已晓得了﹐并通知了中国边防当局。

我的酒被吓醒了﹐象一条掉入冰窖的蛇﹐依然拼命想挣扎﹕您就说我逃
了﹐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救命之恩。我的老乡无可奈何地笑了﹕周围都是兵﹐一条大活人﹐能逃到哪儿去﹐除非地遁。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真的对不起。如果在上报之前﹐就晓得你我是同乡知己﹐不用你开口﹐我就﹐现在﹐唉﹗

我卜通一声给他下跪磕头了﹕我该啷个办﹖回去也是死路一条﹗不如求
您看在老乡面上﹐马上给我一枪还痛快些﹗

老知青把我抱起来说﹕想开些﹐老乡﹐假如没得其它动机﹐单纯越境﹐
最多不过判一两年﹐救你的还是自己﹐千万莫弄些东西往脑壳上笼起﹗实话告诉你﹐我现在是团长﹐一有私心﹐兵就不好带了。不象一般军人﹐大不了脱这身皮﹐也惹不了多大的事。

威﹕人家话说到这份上﹐你也该死心了。
黎﹕他妈的﹗我象做了一个梦﹗这个梦的代价就是两年徒刑。你看我的脸﹐一边大﹐一边小﹐下巴也是歪的﹐这些永?[的记念都是在历次越境中被揍被摔 的。那种刺激﹐才叫做人生哪﹗我曾被一条长绳子拴在手扶式拖拉机的后面﹐被拖著在密林里跑﹐衣裤烂得象刷把。那时﹐我羡慕电影里绑在木桩上出卖的黑奴﹐市 场里的买主都有权出价﹐有权带我漂洋过海﹐到天南海北去服苦役。嘿﹐奴隶的生活﹗今儿东明儿西的浪漫生活﹗妈的﹐现在兴自己卖自己就好了﹐省得我挖空心思 地越境。

这世上最难追求的就是自由。你饿死没人管﹐可是你要挪地方﹐变一种活
法﹐就有人管你了。欧洲、美国、澳大利亚﹐号称是民主、自由的国家﹐也不允许人随便去﹐没钱﹐没具体的政治原因﹐你说一千遍热爱自由也不行。真他妈的虚伪。

威﹕坐了两年牢﹐你的梦也该醒了。我觉得缅甸比中国还差得多。既使你越境成功﹐到了仰光﹐或者其它东南亚邻国﹐也有可能被当作黑人黑户抓起来﹐那岂不更惨﹖
黎﹕我还没坐过外国的牢﹐我咋晓得惨不惨﹖不过﹐我的一位诗人朋友坐过﹐他跟我走的是同一条道﹐在缅甸内地被当地人检举﹐下了政府的大牢﹐嘿﹐这 家伙﹐居然同缅共的一位中央委员关在一个号子﹐不到一年﹐就学会了英语和缅语。还了解到缅共的不少机密。当然﹐都是些没用的机密。

威﹕你也想上这样的大学﹖
黎﹕我没这个命﹐想也白想。我的朋友就不同了。他不仅同中央委员是难友﹐而且被承办人忘在监狱里了。没人审他﹐没人搭理他﹐如果不是他有一天突然大吼大叫起来﹐那就只有烂在里面了。

威﹕傻瓜也晓得吼。
黎﹕你吼就吼了﹐别人用汉、英、缅三种语言骂娘﹐结果﹐命运就改变了﹐他被当作劳工输出欧洲﹐后来在丹麦定居。这是我晓得的运气最好的偷越国境者。

威﹕这好象是天方夜潭。
黎﹕我对你来说也是天方夜谭﹐在和平时期﹐只有偷渡最刺激。

威﹕这么说﹐你已偷渡成瘾了﹖
黎﹕至少四、五次吧。不过﹐最具戏剧性的是刚纔讲的。其它经历比较平淡﹐都失败了﹐只要在提讯时不乱说话﹐一般都罚款算了。我没钱可罚﹐也就在收 审所呆几个月。最近的一次是去年﹐我以为香港快回归﹐边防就不那么严了。我花了几十块钱﹐在广州买了个假身份证﹐混入深圳。本来我是想到中英街去看看﹐去 不了﹐就在街这边过过眼睛瘾也行。可是到了沙头角那地方﹐那的一切就象巨大的磁铁﹐一下子就把我吸住了。我傻戳戳地靠近了街中间的铁丝网。嘿﹐那哨兵﹐街 上密密麻麻的人不管﹐就直冲著我来了。

我想都没想﹐就把装有假证件的皮包扔过了街。我还以为那是香港地界﹐
大陆哨兵不敢踏入。不料那军人用枪指著我﹐然后拉开铁丝门﹐出国去捡回罪证。

威﹕你的皮包总算出了一趟国。
黎﹕我也这样对哨兵说。他说香港马上要收回﹐以后去玩挺方便﹐何必这么著急。我在樟木头收容站住了两个月﹐才查清身份。太悬了﹐差点就以伪造证件罪判我了。

威﹕你为啥要把皮包朝那边扔呢﹖你本来没做见不得人的事。
黎﹕哨兵冲我来了。

威﹕他冲你来﹐最多盘问几句﹐赶你走。凭啥子抓你嘛﹖
黎﹕我哪有你这么清醒。偷渡惯犯嘛﹐本能地就要扔掉证据。

威﹕皮包是证据么﹖
黎﹕你说呢﹖

威﹕看来﹐你这块心病的确是你爸遗传的。

原载《民主中国》第99期 2001年11月

2001-11-29



采访缘起﹕偷渡意味著铤而走险﹐所以﹐如果没有能说服自己的明确动机﹐老百姓连想都不会想。而年过30的黎忆丰恐怕算十几亿人口中挑出来的﹐他在娘胎里就偷渡。

这次采访发生在绵阳涪江边的一个茶馆里﹐时为1994年6月7日。黎忆丰刚从深圳樟木头收容站放出来﹐政府查清了他的住址、身份﹐以及从前的一系列偷渡史﹐发觉动机不明﹐就法外开恩﹐以教育为主。

家乡的水好空气好﹐黎忆丰赞叹道﹐似乎要从此打消冒险的念头。唉﹐天晓得。(下文中﹐威﹕──老威﹔黎﹕──黎忆丰)


威﹕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偷越国境的﹖

黎﹕什么时候﹖说不准。大约是在妈肚子里就开始了。

威﹕你在说笑﹖

黎﹕不是说笑。我是62年出生的﹐我妈怀我的时候﹐我爸就丢下我们﹐跑到新疆。没办法﹐他饿得受不了﹐只有丢下我们去闯一条活路。他在新疆﹐与当 地的哈萨克斯坦混﹐混著混著﹐就朝苏联跑﹐那一年﹐据说中国的饥民朝苏联跑了好几万。他从塔城出去的﹐结果被强制遣返。这次他一声不吭﹐装成哈萨克斯坦哑 巴﹐化了不激化民族矛盾﹐他没被治罪﹐还白吃了不少大馒头。当他回到四川﹐不仅胖了﹐脸上还有了血色。那年头﹐脸上有血色的人非常稀少。

威﹕这跟你越境有啥关系﹖

黎﹕我还没说完。我爸是个不安分的人﹐出去几十天不打招呼﹐是极平常的事﹐我妈怀著我住在娘家﹐也习惯了。可我那无情的爸爸回家才几天﹐又悄悄跑 了﹐这一次﹐他南下广州﹐直奔深圳。那时的深圳是个小渔村﹐戒备森严。我爸在草丛里潜伏了一个白天﹐才从离罗浮几百米的地方下水。这老疯子﹐他准备游过去 ﹗游向那灯红酒绿的自由世界﹗至于到香港干啥﹐别人会不会收留他﹐他一点也没想。当然﹐我不了解他想没想被抓住的后果。在那个年代﹐中国人在闭关锁国里﹐ 全被老毛的那一套驯得瓜兮兮的﹐像我爸这种出格的疯子﹐一百万人里也挑不出一个。总之﹐他才游出一百多米﹐就被探照灯和一梭子子弹吓回头了﹐岸上有一个班 的边防战士等著他。他被爆打一顿﹐绑成肉粽子。这次投奔自由的代价是有期徒刑20年。

威﹕他判的啥子罪﹖

黎﹕反革命。具体罪名就不清楚了。你想我那时还在胎中﹐我妈就捧著我去监狱探他了﹐还顺便送去一纸离婚申请。这就是我的胎教﹗我爸的老家是下川东 的万县﹐一个江边城市﹐后来考上大学﹐进了省城﹐分在文联。这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就是胡思乱想的地方。不过我爸的胡思乱想源于童年﹐他喜欢一个人坐江边﹐ 望过往船只。水外面还有水吗﹖世界外面还有世界吗﹖也许你会说﹐62年偷越国境的人﹐都是因为没吃的﹐但是我爸好像不完全因为饿。有部美国电影叫《德克萨 斯州的巴黎》﹐讲的是一个流浪汉的故事﹐他为自己设定了一个虚妄的理由﹐就是在美国的德克萨斯州找到巴黎。据说﹐那是他父母初次约会并作爱的地方﹐由 于这次约会决定了以后他的诞生﹐所以他最原始的家园应该是德克萨斯州的巴黎。为了找到它﹐流浪汉抛弃了家庭、城市﹐一直往前走﹐走。这种血液里的欲望 ﹐或本能﹐我爸也有﹐我也有。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我的代价要轻得多﹐毕竟时代变了。

威﹔你这个理由有些牵强﹐因为中国人越境要么是经济﹐要么是政治的原因﹐哪会为了流浪的本能去冒险﹖这是背弃自己的祖国呵。

黎﹕我的祖国都揣在这只挎包里﹐几本书﹐几首诗﹐一本《汉语辞典》﹐外加几张女人的照片。我晓得﹐现在是市场经济﹐只要有钱﹐也能通过正常渠道。 糟就糟在我没钱。还有﹐我上哪儿凭什么要给谁打招呼﹖老作家艾芜的《南行记》﹐一直是我们教科书﹐他也没给谁打招呼﹐就一个人跑到缅甸仰光去了﹐可惜老头 没敞开写﹐省略了不少精彩的段子。

威﹕这么说﹐你越境的首选地应该是缅甸。

黎﹕不错﹐缅甸是佛教国家﹐从云南瑞丽沿滇缅公路再往前﹐就可抵达边镜小镇芒市﹐中间要经过惠通桥﹐龙陵坝、潞西县的大湾﹐及木康边防站等关卡。 我们三个人﹐一个自称记者﹐一个是乌江中游武隆县的乡干部﹐凑钱买通了瑞丽的一个还俗和尚﹐再由他引路﹐找到另一个独臂的云游和尚艾山。艾山是缅甸克钦族 人﹐专干偷渡向导。他一米八几的个头﹐黄色袈裟在烈日下灿烂无比。我们跟著他昼伏夜出了两三天﹐赶了几百里山路﹐累得筋彼力竭。

威﹕这是哪一年的事﹖

黎﹕1989年夏天。

威﹕不是政治原因吧﹖

黎﹕我不是﹐其它两个是不是我不晓得。我想先在仰光打工﹐看能不能撞上发达的机会﹐不成﹐就到香港投奔黑社会﹐如果命运让我到金三角种鸦片也行。 总之﹐我是利用了89年那个时机。真他妈象梦游一般﹐我们沿途没见著一个兵﹐就踏上了缅甸的土地。当艾山用独臂依次敲敲我们的﹐肩打著手势要告别时﹐大家 都没回过神。这不行﹐还是记者反应快﹐揪住带路和尚说﹐这荒山野岭﹐鬼晓得是不是缅甸﹗

四周鸦雀无声﹐我们站在一座马鞍形山梁的臀部上﹐透过齐腰深的灌木和
杂草﹐能隐隐约约地望见一条河。动古河﹐艾山用生硬的汉语说﹐缅甸的河﹐我的事情做完了。

咋沿途不见一个兵﹖乡干部怀疑地质问。艾山嘲笑说﹕遇见兵很好
吗﹖

我们三人都死死缠住艾山﹐我甚至掏出刀来﹐威胁他继续带路﹐这陌生的
土地太危险了。艾山生气了﹐独臂横扫一圈﹐三人就被摔出一丈多远。他把水和冷米饭都放在地上﹐指著山下说﹕顺著动古河走﹐没错。注意绕开游击队。

太阳升起来了﹐艾山的袈裟鼓满了晨风。他撩开大步﹐几秒钟就不见了。
记者建议天黑再下山﹐我和乡干部都反对﹐因为我们已经望见了竹楼和稻田﹐觉得再也不能贼娃子一般困在这儿。边防军来了咋办﹖

我们已经过了边防站好几里﹐记者说﹐他们撵不过来。

我说的是缅甸的边防军﹐我解释说﹐万一被抓住﹐扭送回去就完蛋
 。

于是三个人商量﹐各自拉开20米的距离下山﹐这样﹐一个出事﹐另两人
总能及时躲避。我自告奋勇在前探路﹐开始﹐除自己的脚步声外﹐还能听见背后跟来的脚步声﹐渐渐﹐就啥也听不见了。我回头喂喂了几下﹐就敢紧猫 下腰﹐嗖嗖地朝回窜﹐象拍电影一般。我把周围都折腾遍了﹐仍然没找到同伴﹐累得倒在灌木丛里﹐眯著眼从叶缝里看太阳。刚天亮不久﹐天气还不太热。

我不知不觉睡著了﹐临近中午﹐又被蚂蚁咬得跳起来﹐缅甸的蚂蚁太大了﹐稍微出点汗﹐脖子上就绕了一圈。我又拍又抹地清除蚂蚁项链﹐就继续赶路。

威﹕你懂缅甸语吗﹖万一碰上当地老乡咋办﹖
黎﹕中缅边境的老乡经常往来﹐能说几句汉话。六、七十年代﹐也有云南知青越境过去﹐参加人民军﹐搞世界革命的。应该说﹐老乡见著我这样的﹐不会有报警之类的想法﹐再说﹐人民币通用﹐这也许比语言更管用。

威﹕看来﹐你越境之前准备很充份。你不是因为喜欢流浪而去冒险吧﹖你别用这些浪漫的东西来蒙我。
黎﹕你又不是警察﹐我凭啥子要把犯罪动机坦白得哪么清楚﹖话说回来﹐中国人都像我﹐想留就留﹐想走就走﹐英特纳雄耐尔早实现了。政府也没这么沉重的负担。我觉得应该从蒙古开一条大道出来﹐穿过前苏联地区直达欧洲﹐你不用管﹐他自己就去了

威﹕好啦﹐莫发宏论了。刚纔讲到哪儿了﹖
黎﹕赶路。他妈的﹐根本就没路﹐我在灌木丛里连滚带爬﹐见著坡就下﹐我掏出表已经过了六个小时﹐无论如何也该到山脚了﹐可是﹐原本远远能望见的动 古河﹐不知到哪儿去了。在灌木丛右边百把米﹐出现了一片密林﹐一旦钻进去﹐绝对就出不来了。这时﹐你猜我想起了啥子﹖我想起了《山间铃响马帮来》﹐一部老 电影﹐写土匪走私的﹐大约就演的这一带。我没遇见神秘马帮﹐屁都没遇见一个﹐但这部30年前看过的东西﹐这时居然就想起了﹐紧接著﹐我又觉得周围很眼熟﹐ 是不是早晨猫著腰转后找人时﹐把路走叉了﹖这念头令人发毛﹐但更叫人寒毛倒立是一声低沉的吆喝﹕不准动﹗

威﹕是缅语么﹖
黎﹕标准的普通话。

威﹕你咋个绕来绕去又回来了﹖
黎﹕我也懵了﹐脑袋轰隆一下﹐浑身哆嗦起来﹐两个不争气地膝盖一软﹐就跪了下去。我抖得跪都跪不稳了﹐还不见人影。于是﹐我勉强抬头看上面﹐那吆喝又起了﹕举起手来﹗不准抬头﹗把武器扔出来﹗

威﹕是边防军﹖
黎﹕和边防军差不多﹐只是军装要破旧些。不怕你笑﹐我吓得尿裤子了﹐裆里全是臊烘烘的。我的眼睛被黑布蒙了﹐双手被绑在前面﹐象个瞎子一样﹐被人 拉扯著向前走﹐而腰上被枪管硬硬地顶著。待黑布一拿掉﹐天已黑尽了。我发觉自己在一个山洞里﹐周围是一群穿七十年代中国军装的军人。我被剥得精光﹐才被推 到一张桌前﹐顶上吊著雪亮的碘钨灯﹐而桌边审讯官的背后深不可测﹐似乎还有许多小的洞口。审讯官发问说﹕姓名﹖职业﹖年龄﹖单位﹖来干什么﹖走私还是政 治﹖有几个同伙﹖一溜儿招下来。到了这个地步﹐我只好全都招了。

威﹕他们到底是不是边防军﹖
黎﹕两边的边防军都不是。他们是人民军、缅共的游击队。六、七十年代红火过一阵子﹐据说分好几个军区﹐有十来万人﹐几乎把中缅边境全占了。现在有些衰落﹐也是受世界潮流和红色高棉穷途末路的影响。

威﹕你被人民军抓住了﹖真是活天冤枉。
黎﹕我的路走偏了﹐瞎戳戳地撞进游击队的营区还不晓得。后来才知道﹐这儿离边境已十多里﹐我差不多脱险了。太倒霉了。更冤的是﹐那个胡子拉碴的审 讯官还是重庆知青﹗1969年﹐从云南生产建设兵团某营地跑过去的。审到中途﹐他突然与我聊起家常﹐问朝天门码头变化大不大﹖他说已经打了20年的仗﹐依 旧很想家。

我惊喜交集﹐就与他摆龙门阵﹐谈国内的变化以及风起云涌的学潮﹐我们
都一口四川话﹐并时常纠正对方的某个字眼﹐你是20年前的重庆话﹐我说﹐现在好多言子儿都不说了。

你晓不晓得夜总会的小堂客叫啥子﹖叫瓦块儿。

知青反问﹕崽儿总没变吧﹖

我说﹕哪当然﹐永远都变不了﹗

我们俩都哈哈大笑﹐笑到后来又流下泪来﹐周围的人民军都莫名其妙。接
著﹐那40岁的老知青命令摆酒席﹐弄了四个菜﹐一壶酒。不一会儿﹐我就有点醉意了。老知青与我谈起格瓦拉﹔谈起当年的国际主义理想﹔谈起同来的知 青战友﹐十之八九已埋尸异国沙场。我深受感动﹐就问他还打不打算回国﹖不料他却反问﹕你都跑出来了﹐我还回去干啥﹖我说我是迫不得已﹐从某种程度上﹐ 也许我和你一样﹐是追求冒险的理想主义者。他说﹕你的理想和我不同。你是为了自己﹐我是为了全人类。20世纪﹐只有我们这些在异国他乡浴血奋战的中国人 ﹐才算剩下来的理想主义者﹐或者叫珍稀动物。龙门阵已经摆到这种深度﹐我恳求他放我走。他叹息一声说﹕我们是老乡﹐哪怕政见再不同﹐我也应该放你一条 生路﹐虽然你前面不一定就是生路﹐可我这一关是应该让你过去的。可惜﹐太迟了。抓到你才个把钟头﹐上峰就已晓得了﹐并通知了中国边防当局。

我的酒被吓醒了﹐象一条掉入冰窖的蛇﹐依然拼命想挣扎﹕您就说我逃
了﹐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救命之恩。我的老乡无可奈何地笑了﹕周围都是兵﹐一条大活人﹐能逃到哪儿去﹐除非地遁。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真的对不起。如果在上报之前﹐就晓得你我是同乡知己﹐不用你开口﹐我就﹐现在﹐唉﹗

我卜通一声给他下跪磕头了﹕我该啷个办﹖回去也是死路一条﹗不如求
您看在老乡面上﹐马上给我一枪还痛快些﹗

老知青把我抱起来说﹕想开些﹐老乡﹐假如没得其它动机﹐单纯越境﹐
最多不过判一两年﹐救你的还是自己﹐千万莫弄些东西往脑壳上笼起﹗实话告诉你﹐我现在是团长﹐一有私心﹐兵就不好带了。不象一般军人﹐大不了脱这身皮﹐也惹不了多大的事。

威﹕人家话说到这份上﹐你也该死心了。
黎﹕他妈的﹗我象做了一个梦﹗这个梦的代价就是两年徒刑。你看我的脸﹐一边大﹐一边小﹐下巴也是歪的﹐这些永?[的记念都是在历次越境中被揍被摔 的。那种刺激﹐才叫做人生哪﹗我曾被一条长绳子拴在手扶式拖拉机的后面﹐被拖著在密林里跑﹐衣裤烂得象刷把。那时﹐我羡慕电影里绑在木桩上出卖的黑奴﹐市 场里的买主都有权出价﹐有权带我漂洋过海﹐到天南海北去服苦役。嘿﹐奴隶的生活﹗今儿东明儿西的浪漫生活﹗妈的﹐现在兴自己卖自己就好了﹐省得我挖空心思 地越境。

这世上最难追求的就是自由。你饿死没人管﹐可是你要挪地方﹐变一种活
法﹐就有人管你了。欧洲、美国、澳大利亚﹐号称是民主、自由的国家﹐也不允许人随便去﹐没钱﹐没具体的政治原因﹐你说一千遍热爱自由也不行。真他妈的虚伪。

威﹕坐了两年牢﹐你的梦也该醒了。我觉得缅甸比中国还差得多。既使你越境成功﹐到了仰光﹐或者其它东南亚邻国﹐也有可能被当作黑人黑户抓起来﹐那岂不更惨﹖
黎﹕我还没坐过外国的牢﹐我咋晓得惨不惨﹖不过﹐我的一位诗人朋友坐过﹐他跟我走的是同一条道﹐在缅甸内地被当地人检举﹐下了政府的大牢﹐嘿﹐这 家伙﹐居然同缅共的一位中央委员关在一个号子﹐不到一年﹐就学会了英语和缅语。还了解到缅共的不少机密。当然﹐都是些没用的机密。

威﹕你也想上这样的大学﹖
黎﹕我没这个命﹐想也白想。我的朋友就不同了。他不仅同中央委员是难友﹐而且被承办人忘在监狱里了。没人审他﹐没人搭理他﹐如果不是他有一天突然大吼大叫起来﹐那就只有烂在里面了。

威﹕傻瓜也晓得吼。
黎﹕你吼就吼了﹐别人用汉、英、缅三种语言骂娘﹐结果﹐命运就改变了﹐他被当作劳工输出欧洲﹐后来在丹麦定居。这是我晓得的运气最好的偷越国境者。

威﹕这好象是天方夜潭。
黎﹕我对你来说也是天方夜谭﹐在和平时期﹐只有偷渡最刺激。

威﹕这么说﹐你已偷渡成瘾了﹖
黎﹕至少四、五次吧。不过﹐最具戏剧性的是刚纔讲的。其它经历比较平淡﹐都失败了﹐只要在提讯时不乱说话﹐一般都罚款算了。我没钱可罚﹐也就在收 审所呆几个月。最近的一次是去年﹐我以为香港快回归﹐边防就不那么严了。我花了几十块钱﹐在广州买了个假身份证﹐混入深圳。本来我是想到中英街去看看﹐去 不了﹐就在街这边过过眼睛瘾也行。可是到了沙头角那地方﹐那的一切就象巨大的磁铁﹐一下子就把我吸住了。我傻戳戳地靠近了街中间的铁丝网。嘿﹐那哨兵﹐街 上密密麻麻的人不管﹐就直冲著我来了。

我想都没想﹐就把装有假证件的皮包扔过了街。我还以为那是香港地界﹐
大陆哨兵不敢踏入。不料那军人用枪指著我﹐然后拉开铁丝门﹐出国去捡回罪证。

威﹕你的皮包总算出了一趟国。
黎﹕我也这样对哨兵说。他说香港马上要收回﹐以后去玩挺方便﹐何必这么著急。我在樟木头收容站住了两个月﹐才查清身份。太悬了﹐差点就以伪造证件罪判我了。

威﹕你为啥要把皮包朝那边扔呢﹖你本来没做见不得人的事。
黎﹕哨兵冲我来了。

威﹕他冲你来﹐最多盘问几句﹐赶你走。凭啥子抓你嘛﹖
黎﹕我哪有你这么清醒。偷渡惯犯嘛﹐本能地就要扔掉证据。

威﹕皮包是证据么﹖
黎﹕你说呢﹖

威﹕看来﹐你这块心病的确是你爸遗传的。

原载《民主中国》第99期 2001年11月

2001-11-29



采访缘起﹕偷渡意味著铤而走险﹐所以﹐如果没有能说服自己的明确动机﹐老百姓连想都不会想。而年过30的黎忆丰恐怕算十几亿人口中挑出来的﹐他在娘胎里就偷渡。

这次采访发生在绵阳涪江边的一个茶馆里﹐时为1994年6月7日。黎忆丰刚从深圳樟木头收容站放出来﹐政府查清了他的住址、身份﹐以及从前的一系列偷渡史﹐发觉动机不明﹐就法外开恩﹐以教育为主。

家乡的水好空气好﹐黎忆丰赞叹道﹐似乎要从此打消冒险的念头。唉﹐天晓得。(下文中﹐威﹕──老威﹔黎﹕──黎忆丰)


威﹕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偷越国境的﹖

黎﹕什么时候﹖说不准。大约是在妈肚子里就开始了。

威﹕你在说笑﹖

黎﹕不是说笑。我是62年出生的﹐我妈怀我的时候﹐我爸就丢下我们﹐跑到新疆。没办法﹐他饿得受不了﹐只有丢下我们去闯一条活路。他在新疆﹐与当 地的哈萨克斯坦混﹐混著混著﹐就朝苏联跑﹐那一年﹐据说中国的饥民朝苏联跑了好几万。他从塔城出去的﹐结果被强制遣返。这次他一声不吭﹐装成哈萨克斯坦哑 巴﹐化了不激化民族矛盾﹐他没被治罪﹐还白吃了不少大馒头。当他回到四川﹐不仅胖了﹐脸上还有了血色。那年头﹐脸上有血色的人非常稀少。

威﹕这跟你越境有啥关系﹖

黎﹕我还没说完。我爸是个不安分的人﹐出去几十天不打招呼﹐是极平常的事﹐我妈怀著我住在娘家﹐也习惯了。可我那无情的爸爸回家才几天﹐又悄悄跑 了﹐这一次﹐他南下广州﹐直奔深圳。那时的深圳是个小渔村﹐戒备森严。我爸在草丛里潜伏了一个白天﹐才从离罗浮几百米的地方下水。这老疯子﹐他准备游过去 ﹗游向那灯红酒绿的自由世界﹗至于到香港干啥﹐别人会不会收留他﹐他一点也没想。当然﹐我不了解他想没想被抓住的后果。在那个年代﹐中国人在闭关锁国里﹐ 全被老毛的那一套驯得瓜兮兮的﹐像我爸这种出格的疯子﹐一百万人里也挑不出一个。总之﹐他才游出一百多米﹐就被探照灯和一梭子子弹吓回头了﹐岸上有一个班 的边防战士等著他。他被爆打一顿﹐绑成肉粽子。这次投奔自由的代价是有期徒刑20年。

威﹕他判的啥子罪﹖

黎﹕反革命。具体罪名就不清楚了。你想我那时还在胎中﹐我妈就捧著我去监狱探他了﹐还顺便送去一纸离婚申请。这就是我的胎教﹗我爸的老家是下川东 的万县﹐一个江边城市﹐后来考上大学﹐进了省城﹐分在文联。这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就是胡思乱想的地方。不过我爸的胡思乱想源于童年﹐他喜欢一个人坐江边﹐ 望过往船只。水外面还有水吗﹖世界外面还有世界吗﹖也许你会说﹐62年偷越国境的人﹐都是因为没吃的﹐但是我爸好像不完全因为饿。有部美国电影叫《德克萨 斯州的巴黎》﹐讲的是一个流浪汉的故事﹐他为自己设定了一个虚妄的理由﹐就是在美国的德克萨斯州找到巴黎。据说﹐那是他父母初次约会并作爱的地方﹐由 于这次约会决定了以后他的诞生﹐所以他最原始的家园应该是德克萨斯州的巴黎。为了找到它﹐流浪汉抛弃了家庭、城市﹐一直往前走﹐走。这种血液里的欲望 ﹐或本能﹐我爸也有﹐我也有。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我的代价要轻得多﹐毕竟时代变了。

威﹔你这个理由有些牵强﹐因为中国人越境要么是经济﹐要么是政治的原因﹐哪会为了流浪的本能去冒险﹖这是背弃自己的祖国呵。

黎﹕我的祖国都揣在这只挎包里﹐几本书﹐几首诗﹐一本《汉语辞典》﹐外加几张女人的照片。我晓得﹐现在是市场经济﹐只要有钱﹐也能通过正常渠道。 糟就糟在我没钱。还有﹐我上哪儿凭什么要给谁打招呼﹖老作家艾芜的《南行记》﹐一直是我们教科书﹐他也没给谁打招呼﹐就一个人跑到缅甸仰光去了﹐可惜老头 没敞开写﹐省略了不少精彩的段子。

威﹕这么说﹐你越境的首选地应该是缅甸。

黎﹕不错﹐缅甸是佛教国家﹐从云南瑞丽沿滇缅公路再往前﹐就可抵达边镜小镇芒市﹐中间要经过惠通桥﹐龙陵坝、潞西县的大湾﹐及木康边防站等关卡。 我们三个人﹐一个自称记者﹐一个是乌江中游武隆县的乡干部﹐凑钱买通了瑞丽的一个还俗和尚﹐再由他引路﹐找到另一个独臂的云游和尚艾山。艾山是缅甸克钦族 人﹐专干偷渡向导。他一米八几的个头﹐黄色袈裟在烈日下灿烂无比。我们跟著他昼伏夜出了两三天﹐赶了几百里山路﹐累得筋彼力竭。

威﹕这是哪一年的事﹖

黎﹕1989年夏天。

威﹕不是政治原因吧﹖

黎﹕我不是﹐其它两个是不是我不晓得。我想先在仰光打工﹐看能不能撞上发达的机会﹐不成﹐就到香港投奔黑社会﹐如果命运让我到金三角种鸦片也行。 总之﹐我是利用了89年那个时机。真他妈象梦游一般﹐我们沿途没见著一个兵﹐就踏上了缅甸的土地。当艾山用独臂依次敲敲我们的﹐肩打著手势要告别时﹐大家 都没回过神。这不行﹐还是记者反应快﹐揪住带路和尚说﹐这荒山野岭﹐鬼晓得是不是缅甸﹗

四周鸦雀无声﹐我们站在一座马鞍形山梁的臀部上﹐透过齐腰深的灌木和
杂草﹐能隐隐约约地望见一条河。动古河﹐艾山用生硬的汉语说﹐缅甸的河﹐我的事情做完了。

咋沿途不见一个兵﹖乡干部怀疑地质问。艾山嘲笑说﹕遇见兵很好
吗﹖

我们三人都死死缠住艾山﹐我甚至掏出刀来﹐威胁他继续带路﹐这陌生的
土地太危险了。艾山生气了﹐独臂横扫一圈﹐三人就被摔出一丈多远。他把水和冷米饭都放在地上﹐指著山下说﹕顺著动古河走﹐没错。注意绕开游击队。

太阳升起来了﹐艾山的袈裟鼓满了晨风。他撩开大步﹐几秒钟就不见了。
记者建议天黑再下山﹐我和乡干部都反对﹐因为我们已经望见了竹楼和稻田﹐觉得再也不能贼娃子一般困在这儿。边防军来了咋办﹖

我们已经过了边防站好几里﹐记者说﹐他们撵不过来。

我说的是缅甸的边防军﹐我解释说﹐万一被抓住﹐扭送回去就完蛋
 。

于是三个人商量﹐各自拉开20米的距离下山﹐这样﹐一个出事﹐另两人
总能及时躲避。我自告奋勇在前探路﹐开始﹐除自己的脚步声外﹐还能听见背后跟来的脚步声﹐渐渐﹐就啥也听不见了。我回头喂喂了几下﹐就敢紧猫 下腰﹐嗖嗖地朝回窜﹐象拍电影一般。我把周围都折腾遍了﹐仍然没找到同伴﹐累得倒在灌木丛里﹐眯著眼从叶缝里看太阳。刚天亮不久﹐天气还不太热。

我不知不觉睡著了﹐临近中午﹐又被蚂蚁咬得跳起来﹐缅甸的蚂蚁太大了﹐稍微出点汗﹐脖子上就绕了一圈。我又拍又抹地清除蚂蚁项链﹐就继续赶路。

威﹕你懂缅甸语吗﹖万一碰上当地老乡咋办﹖
黎﹕中缅边境的老乡经常往来﹐能说几句汉话。六、七十年代﹐也有云南知青越境过去﹐参加人民军﹐搞世界革命的。应该说﹐老乡见著我这样的﹐不会有报警之类的想法﹐再说﹐人民币通用﹐这也许比语言更管用。

威﹕看来﹐你越境之前准备很充份。你不是因为喜欢流浪而去冒险吧﹖你别用这些浪漫的东西来蒙我。
黎﹕你又不是警察﹐我凭啥子要把犯罪动机坦白得哪么清楚﹖话说回来﹐中国人都像我﹐想留就留﹐想走就走﹐英特纳雄耐尔早实现了。政府也没这么沉重的负担。我觉得应该从蒙古开一条大道出来﹐穿过前苏联地区直达欧洲﹐你不用管﹐他自己就去了

威﹕好啦﹐莫发宏论了。刚纔讲到哪儿了﹖
黎﹕赶路。他妈的﹐根本就没路﹐我在灌木丛里连滚带爬﹐见著坡就下﹐我掏出表已经过了六个小时﹐无论如何也该到山脚了﹐可是﹐原本远远能望见的动 古河﹐不知到哪儿去了。在灌木丛右边百把米﹐出现了一片密林﹐一旦钻进去﹐绝对就出不来了。这时﹐你猜我想起了啥子﹖我想起了《山间铃响马帮来》﹐一部老 电影﹐写土匪走私的﹐大约就演的这一带。我没遇见神秘马帮﹐屁都没遇见一个﹐但这部30年前看过的东西﹐这时居然就想起了﹐紧接著﹐我又觉得周围很眼熟﹐ 是不是早晨猫著腰转后找人时﹐把路走叉了﹖这念头令人发毛﹐但更叫人寒毛倒立是一声低沉的吆喝﹕不准动﹗

威﹕是缅语么﹖
黎﹕标准的普通话。

威﹕你咋个绕来绕去又回来了﹖
黎﹕我也懵了﹐脑袋轰隆一下﹐浑身哆嗦起来﹐两个不争气地膝盖一软﹐就跪了下去。我抖得跪都跪不稳了﹐还不见人影。于是﹐我勉强抬头看上面﹐那吆喝又起了﹕举起手来﹗不准抬头﹗把武器扔出来﹗

威﹕是边防军﹖
黎﹕和边防军差不多﹐只是军装要破旧些。不怕你笑﹐我吓得尿裤子了﹐裆里全是臊烘烘的。我的眼睛被黑布蒙了﹐双手被绑在前面﹐象个瞎子一样﹐被人 拉扯著向前走﹐而腰上被枪管硬硬地顶著。待黑布一拿掉﹐天已黑尽了。我发觉自己在一个山洞里﹐周围是一群穿七十年代中国军装的军人。我被剥得精光﹐才被推 到一张桌前﹐顶上吊著雪亮的碘钨灯﹐而桌边审讯官的背后深不可测﹐似乎还有许多小的洞口。审讯官发问说﹕姓名﹖职业﹖年龄﹖单位﹖来干什么﹖走私还是政 治﹖有几个同伙﹖一溜儿招下来。到了这个地步﹐我只好全都招了。

威﹕他们到底是不是边防军﹖
黎﹕两边的边防军都不是。他们是人民军、缅共的游击队。六、七十年代红火过一阵子﹐据说分好几个军区﹐有十来万人﹐几乎把中缅边境全占了。现在有些衰落﹐也是受世界潮流和红色高棉穷途末路的影响。

威﹕你被人民军抓住了﹖真是活天冤枉。
黎﹕我的路走偏了﹐瞎戳戳地撞进游击队的营区还不晓得。后来才知道﹐这儿离边境已十多里﹐我差不多脱险了。太倒霉了。更冤的是﹐那个胡子拉碴的审 讯官还是重庆知青﹗1969年﹐从云南生产建设兵团某营地跑过去的。审到中途﹐他突然与我聊起家常﹐问朝天门码头变化大不大﹖他说已经打了20年的仗﹐依 旧很想家。

我惊喜交集﹐就与他摆龙门阵﹐谈国内的变化以及风起云涌的学潮﹐我们
都一口四川话﹐并时常纠正对方的某个字眼﹐你是20年前的重庆话﹐我说﹐现在好多言子儿都不说了。

你晓不晓得夜总会的小堂客叫啥子﹖叫瓦块儿。

知青反问﹕崽儿总没变吧﹖

我说﹕哪当然﹐永远都变不了﹗

我们俩都哈哈大笑﹐笑到后来又流下泪来﹐周围的人民军都莫名其妙。接
著﹐那40岁的老知青命令摆酒席﹐弄了四个菜﹐一壶酒。不一会儿﹐我就有点醉意了。老知青与我谈起格瓦拉﹔谈起当年的国际主义理想﹔谈起同来的知 青战友﹐十之八九已埋尸异国沙场。我深受感动﹐就问他还打不打算回国﹖不料他却反问﹕你都跑出来了﹐我还回去干啥﹖我说我是迫不得已﹐从某种程度上﹐ 也许我和你一样﹐是追求冒险的理想主义者。他说﹕你的理想和我不同。你是为了自己﹐我是为了全人类。20世纪﹐只有我们这些在异国他乡浴血奋战的中国人 ﹐才算剩下来的理想主义者﹐或者叫珍稀动物。龙门阵已经摆到这种深度﹐我恳求他放我走。他叹息一声说﹕我们是老乡﹐哪怕政见再不同﹐我也应该放你一条 生路﹐虽然你前面不一定就是生路﹐可我这一关是应该让你过去的。可惜﹐太迟了。抓到你才个把钟头﹐上峰就已晓得了﹐并通知了中国边防当局。

我的酒被吓醒了﹐象一条掉入冰窖的蛇﹐依然拼命想挣扎﹕您就说我逃
了﹐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救命之恩。我的老乡无可奈何地笑了﹕周围都是兵﹐一条大活人﹐能逃到哪儿去﹐除非地遁。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真的对不起。如果在上报之前﹐就晓得你我是同乡知己﹐不用你开口﹐我就﹐现在﹐唉﹗

我卜通一声给他下跪磕头了﹕我该啷个办﹖回去也是死路一条﹗不如求
您看在老乡面上﹐马上给我一枪还痛快些﹗

老知青把我抱起来说﹕想开些﹐老乡﹐假如没得其它动机﹐单纯越境﹐
最多不过判一两年﹐救你的还是自己﹐千万莫弄些东西往脑壳上笼起﹗实话告诉你﹐我现在是团长﹐一有私心﹐兵就不好带了。不象一般军人﹐大不了脱这身皮﹐也惹不了多大的事。

威﹕人家话说到这份上﹐你也该死心了。
黎﹕他妈的﹗我象做了一个梦﹗这个梦的代价就是两年徒刑。你看我的脸﹐一边大﹐一边小﹐下巴也是歪的﹐这些永?[的记念都是在历次越境中被揍被摔 的。那种刺激﹐才叫做人生哪﹗我曾被一条长绳子拴在手扶式拖拉机的后面﹐被拖著在密林里跑﹐衣裤烂得象刷把。那时﹐我羡慕电影里绑在木桩上出卖的黑奴﹐市 场里的买主都有权出价﹐有权带我漂洋过海﹐到天南海北去服苦役。嘿﹐奴隶的生活﹗今儿东明儿西的浪漫生活﹗妈的﹐现在兴自己卖自己就好了﹐省得我挖空心思 地越境。

这世上最难追求的就是自由。你饿死没人管﹐可是你要挪地方﹐变一种活
法﹐就有人管你了。欧洲、美国、澳大利亚﹐号称是民主、自由的国家﹐也不允许人随便去﹐没钱﹐没具体的政治原因﹐你说一千遍热爱自由也不行。真他妈的虚伪。

威﹕坐了两年牢﹐你的梦也该醒了。我觉得缅甸比中国还差得多。既使你越境成功﹐到了仰光﹐或者其它东南亚邻国﹐也有可能被当作黑人黑户抓起来﹐那岂不更惨﹖
黎﹕我还没坐过外国的牢﹐我咋晓得惨不惨﹖不过﹐我的一位诗人朋友坐过﹐他跟我走的是同一条道﹐在缅甸内地被当地人检举﹐下了政府的大牢﹐嘿﹐这 家伙﹐居然同缅共的一位中央委员关在一个号子﹐不到一年﹐就学会了英语和缅语。还了解到缅共的不少机密。当然﹐都是些没用的机密。

威﹕你也想上这样的大学﹖
黎﹕我没这个命﹐想也白想。我的朋友就不同了。他不仅同中央委员是难友﹐而且被承办人忘在监狱里了。没人审他﹐没人搭理他﹐如果不是他有一天突然大吼大叫起来﹐那就只有烂在里面了。

威﹕傻瓜也晓得吼。
黎﹕你吼就吼了﹐别人用汉、英、缅三种语言骂娘﹐结果﹐命运就改变了﹐他被当作劳工输出欧洲﹐后来在丹麦定居。这是我晓得的运气最好的偷越国境者。

威﹕这好象是天方夜潭。
黎﹕我对你来说也是天方夜谭﹐在和平时期﹐只有偷渡最刺激。

威﹕这么说﹐你已偷渡成瘾了﹖
黎﹕至少四、五次吧。不过﹐最具戏剧性的是刚纔讲的。其它经历比较平淡﹐都失败了﹐只要在提讯时不乱说话﹐一般都罚款算了。我没钱可罚﹐也就在收 审所呆几个月。最近的一次是去年﹐我以为香港快回归﹐边防就不那么严了。我花了几十块钱﹐在广州买了个假身份证﹐混入深圳。本来我是想到中英街去看看﹐去 不了﹐就在街这边过过眼睛瘾也行。可是到了沙头角那地方﹐那的一切就象巨大的磁铁﹐一下子就把我吸住了。我傻戳戳地靠近了街中间的铁丝网。嘿﹐那哨兵﹐街 上密密麻麻的人不管﹐就直冲著我来了。

我想都没想﹐就把装有假证件的皮包扔过了街。我还以为那是香港地界﹐
大陆哨兵不敢踏入。不料那军人用枪指著我﹐然后拉开铁丝门﹐出国去捡回罪证。

威﹕你的皮包总算出了一趟国。
黎﹕我也这样对哨兵说。他说香港马上要收回﹐以后去玩挺方便﹐何必这么著急。我在樟木头收容站住了两个月﹐才查清身份。太悬了﹐差点就以伪造证件罪判我了。

威﹕你为啥要把皮包朝那边扔呢﹖你本来没做见不得人的事。
黎﹕哨兵冲我来了。

威﹕他冲你来﹐最多盘问几句﹐赶你走。凭啥子抓你嘛﹖
黎﹕我哪有你这么清醒。偷渡惯犯嘛﹐本能地就要扔掉证据。

威﹕皮包是证据么﹖
黎﹕你说呢﹖

威﹕看来﹐你这块心病的确是你爸遗传的。

原载《民主中国》第99期 2001年11月

2001-11-29



采访缘起﹕偷渡意味著铤而走险﹐所以﹐如果没有能说服自己的明确动机﹐老百姓连想都不会想。而年过30的黎忆丰恐怕算十几亿人口中挑出来的﹐他在娘胎里就偷渡。

这次采访发生在绵阳涪江边的一个茶馆里﹐时为1994年6月7日。黎忆丰刚从深圳樟木头收容站放出来﹐政府查清了他的住址、身份﹐以及从前的一系列偷渡史﹐发觉动机不明﹐就法外开恩﹐以教育为主。

家乡的水好空气好﹐黎忆丰赞叹道﹐似乎要从此打消冒险的念头。唉﹐天晓得。(下文中﹐威﹕──老威﹔黎﹕──黎忆丰)


威﹕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偷越国境的﹖

黎﹕什么时候﹖说不准。大约是在妈肚子里就开始了。

威﹕你在说笑﹖

黎﹕不是说笑。我是62年出生的﹐我妈怀我的时候﹐我爸就丢下我们﹐跑到新疆。没办法﹐他饿得受不了﹐只有丢下我们去闯一条活路。他在新疆﹐与当 地的哈萨克斯坦混﹐混著混著﹐就朝苏联跑﹐那一年﹐据说中国的饥民朝苏联跑了好几万。他从塔城出去的﹐结果被强制遣返。这次他一声不吭﹐装成哈萨克斯坦哑 巴﹐化了不激化民族矛盾﹐他没被治罪﹐还白吃了不少大馒头。当他回到四川﹐不仅胖了﹐脸上还有了血色。那年头﹐脸上有血色的人非常稀少。

威﹕这跟你越境有啥关系﹖

黎﹕我还没说完。我爸是个不安分的人﹐出去几十天不打招呼﹐是极平常的事﹐我妈怀著我住在娘家﹐也习惯了。可我那无情的爸爸回家才几天﹐又悄悄跑 了﹐这一次﹐他南下广州﹐直奔深圳。那时的深圳是个小渔村﹐戒备森严。我爸在草丛里潜伏了一个白天﹐才从离罗浮几百米的地方下水。这老疯子﹐他准备游过去 ﹗游向那灯红酒绿的自由世界﹗至于到香港干啥﹐别人会不会收留他﹐他一点也没想。当然﹐我不了解他想没想被抓住的后果。在那个年代﹐中国人在闭关锁国里﹐ 全被老毛的那一套驯得瓜兮兮的﹐像我爸这种出格的疯子﹐一百万人里也挑不出一个。总之﹐他才游出一百多米﹐就被探照灯和一梭子子弹吓回头了﹐岸上有一个班 的边防战士等著他。他被爆打一顿﹐绑成肉粽子。这次投奔自由的代价是有期徒刑20年。

威﹕他判的啥子罪﹖

黎﹕反革命。具体罪名就不清楚了。你想我那时还在胎中﹐我妈就捧著我去监狱探他了﹐还顺便送去一纸离婚申请。这就是我的胎教﹗我爸的老家是下川东 的万县﹐一个江边城市﹐后来考上大学﹐进了省城﹐分在文联。这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就是胡思乱想的地方。不过我爸的胡思乱想源于童年﹐他喜欢一个人坐江边﹐ 望过往船只。水外面还有水吗﹖世界外面还有世界吗﹖也许你会说﹐62年偷越国境的人﹐都是因为没吃的﹐但是我爸好像不完全因为饿。有部美国电影叫《德克萨 斯州的巴黎》﹐讲的是一个流浪汉的故事﹐他为自己设定了一个虚妄的理由﹐就是在美国的德克萨斯州找到巴黎。据说﹐那是他父母初次约会并作爱的地方﹐由 于这次约会决定了以后他的诞生﹐所以他最原始的家园应该是德克萨斯州的巴黎。为了找到它﹐流浪汉抛弃了家庭、城市﹐一直往前走﹐走。这种血液里的欲望 ﹐或本能﹐我爸也有﹐我也有。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我的代价要轻得多﹐毕竟时代变了。

威﹔你这个理由有些牵强﹐因为中国人越境要么是经济﹐要么是政治的原因﹐哪会为了流浪的本能去冒险﹖这是背弃自己的祖国呵。

黎﹕我的祖国都揣在这只挎包里﹐几本书﹐几首诗﹐一本《汉语辞典》﹐外加几张女人的照片。我晓得﹐现在是市场经济﹐只要有钱﹐也能通过正常渠道。 糟就糟在我没钱。还有﹐我上哪儿凭什么要给谁打招呼﹖老作家艾芜的《南行记》﹐一直是我们教科书﹐他也没给谁打招呼﹐就一个人跑到缅甸仰光去了﹐可惜老头 没敞开写﹐省略了不少精彩的段子。

威﹕这么说﹐你越境的首选地应该是缅甸。

黎﹕不错﹐缅甸是佛教国家﹐从云南瑞丽沿滇缅公路再往前﹐就可抵达边镜小镇芒市﹐中间要经过惠通桥﹐龙陵坝、潞西县的大湾﹐及木康边防站等关卡。 我们三个人﹐一个自称记者﹐一个是乌江中游武隆县的乡干部﹐凑钱买通了瑞丽的一个还俗和尚﹐再由他引路﹐找到另一个独臂的云游和尚艾山。艾山是缅甸克钦族 人﹐专干偷渡向导。他一米八几的个头﹐黄色袈裟在烈日下灿烂无比。我们跟著他昼伏夜出了两三天﹐赶了几百里山路﹐累得筋彼力竭。

威﹕这是哪一年的事﹖

黎﹕1989年夏天。

威﹕不是政治原因吧﹖

黎﹕我不是﹐其它两个是不是我不晓得。我想先在仰光打工﹐看能不能撞上发达的机会﹐不成﹐就到香港投奔黑社会﹐如果命运让我到金三角种鸦片也行。 总之﹐我是利用了89年那个时机。真他妈象梦游一般﹐我们沿途没见著一个兵﹐就踏上了缅甸的土地。当艾山用独臂依次敲敲我们的﹐肩打著手势要告别时﹐大家 都没回过神。这不行﹐还是记者反应快﹐揪住带路和尚说﹐这荒山野岭﹐鬼晓得是不是缅甸﹗

四周鸦雀无声﹐我们站在一座马鞍形山梁的臀部上﹐透过齐腰深的灌木和
杂草﹐能隐隐约约地望见一条河。动古河﹐艾山用生硬的汉语说﹐缅甸的河﹐我的事情做完了。

咋沿途不见一个兵﹖乡干部怀疑地质问。艾山嘲笑说﹕遇见兵很好
吗﹖

我们三人都死死缠住艾山﹐我甚至掏出刀来﹐威胁他继续带路﹐这陌生的
土地太危险了。艾山生气了﹐独臂横扫一圈﹐三人就被摔出一丈多远。他把水和冷米饭都放在地上﹐指著山下说﹕顺著动古河走﹐没错。注意绕开游击队。

太阳升起来了﹐艾山的袈裟鼓满了晨风。他撩开大步﹐几秒钟就不见了。
记者建议天黑再下山﹐我和乡干部都反对﹐因为我们已经望见了竹楼和稻田﹐觉得再也不能贼娃子一般困在这儿。边防军来了咋办﹖

我们已经过了边防站好几里﹐记者说﹐他们撵不过来。

我说的是缅甸的边防军﹐我解释说﹐万一被抓住﹐扭送回去就完蛋
 。

于是三个人商量﹐各自拉开20米的距离下山﹐这样﹐一个出事﹐另两人
总能及时躲避。我自告奋勇在前探路﹐开始﹐除自己的脚步声外﹐还能听见背后跟来的脚步声﹐渐渐﹐就啥也听不见了。我回头喂喂了几下﹐就敢紧猫 下腰﹐嗖嗖地朝回窜﹐象拍电影一般。我把周围都折腾遍了﹐仍然没找到同伴﹐累得倒在灌木丛里﹐眯著眼从叶缝里看太阳。刚天亮不久﹐天气还不太热。

我不知不觉睡著了﹐临近中午﹐又被蚂蚁咬得跳起来﹐缅甸的蚂蚁太大了﹐稍微出点汗﹐脖子上就绕了一圈。我又拍又抹地清除蚂蚁项链﹐就继续赶路。

威﹕你懂缅甸语吗﹖万一碰上当地老乡咋办﹖
黎﹕中缅边境的老乡经常往来﹐能说几句汉话。六、七十年代﹐也有云南知青越境过去﹐参加人民军﹐搞世界革命的。应该说﹐老乡见著我这样的﹐不会有报警之类的想法﹐再说﹐人民币通用﹐这也许比语言更管用。

威﹕看来﹐你越境之前准备很充份。你不是因为喜欢流浪而去冒险吧﹖你别用这些浪漫的东西来蒙我。
黎﹕你又不是警察﹐我凭啥子要把犯罪动机坦白得哪么清楚﹖话说回来﹐中国人都像我﹐想留就留﹐想走就走﹐英特纳雄耐尔早实现了。政府也没这么沉重的负担。我觉得应该从蒙古开一条大道出来﹐穿过前苏联地区直达欧洲﹐你不用管﹐他自己就去了

威﹕好啦﹐莫发宏论了。刚纔讲到哪儿了﹖
黎﹕赶路。他妈的﹐根本就没路﹐我在灌木丛里连滚带爬﹐见著坡就下﹐我掏出表已经过了六个小时﹐无论如何也该到山脚了﹐可是﹐原本远远能望见的动 古河﹐不知到哪儿去了。在灌木丛右边百把米﹐出现了一片密林﹐一旦钻进去﹐绝对就出不来了。这时﹐你猜我想起了啥子﹖我想起了《山间铃响马帮来》﹐一部老 电影﹐写土匪走私的﹐大约就演的这一带。我没遇见神秘马帮﹐屁都没遇见一个﹐但这部30年前看过的东西﹐这时居然就想起了﹐紧接著﹐我又觉得周围很眼熟﹐ 是不是早晨猫著腰转后找人时﹐把路走叉了﹖这念头令人发毛﹐但更叫人寒毛倒立是一声低沉的吆喝﹕不准动﹗

威﹕是缅语么﹖
黎﹕标准的普通话。

威﹕你咋个绕来绕去又回来了﹖
黎﹕我也懵了﹐脑袋轰隆一下﹐浑身哆嗦起来﹐两个不争气地膝盖一软﹐就跪了下去。我抖得跪都跪不稳了﹐还不见人影。于是﹐我勉强抬头看上面﹐那吆喝又起了﹕举起手来﹗不准抬头﹗把武器扔出来﹗

威﹕是边防军﹖
黎﹕和边防军差不多﹐只是军装要破旧些。不怕你笑﹐我吓得尿裤子了﹐裆里全是臊烘烘的。我的眼睛被黑布蒙了﹐双手被绑在前面﹐象个瞎子一样﹐被人 拉扯著向前走﹐而腰上被枪管硬硬地顶著。待黑布一拿掉﹐天已黑尽了。我发觉自己在一个山洞里﹐周围是一群穿七十年代中国军装的军人。我被剥得精光﹐才被推 到一张桌前﹐顶上吊著雪亮的碘钨灯﹐而桌边审讯官的背后深不可测﹐似乎还有许多小的洞口。审讯官发问说﹕姓名﹖职业﹖年龄﹖单位﹖来干什么﹖走私还是政 治﹖有几个同伙﹖一溜儿招下来。到了这个地步﹐我只好全都招了。

威﹕他们到底是不是边防军﹖
黎﹕两边的边防军都不是。他们是人民军、缅共的游击队。六、七十年代红火过一阵子﹐据说分好几个军区﹐有十来万人﹐几乎把中缅边境全占了。现在有些衰落﹐也是受世界潮流和红色高棉穷途末路的影响。

威﹕你被人民军抓住了﹖真是活天冤枉。
黎﹕我的路走偏了﹐瞎戳戳地撞进游击队的营区还不晓得。后来才知道﹐这儿离边境已十多里﹐我差不多脱险了。太倒霉了。更冤的是﹐那个胡子拉碴的审 讯官还是重庆知青﹗1969年﹐从云南生产建设兵团某营地跑过去的。审到中途﹐他突然与我聊起家常﹐问朝天门码头变化大不大﹖他说已经打了20年的仗﹐依 旧很想家。

我惊喜交集﹐就与他摆龙门阵﹐谈国内的变化以及风起云涌的学潮﹐我们
都一口四川话﹐并时常纠正对方的某个字眼﹐你是20年前的重庆话﹐我说﹐现在好多言子儿都不说了。

你晓不晓得夜总会的小堂客叫啥子﹖叫瓦块儿。

知青反问﹕崽儿总没变吧﹖

我说﹕哪当然﹐永远都变不了﹗

我们俩都哈哈大笑﹐笑到后来又流下泪来﹐周围的人民军都莫名其妙。接
著﹐那40岁的老知青命令摆酒席﹐弄了四个菜﹐一壶酒。不一会儿﹐我就有点醉意了。老知青与我谈起格瓦拉﹔谈起当年的国际主义理想﹔谈起同来的知 青战友﹐十之八九已埋尸异国沙场。我深受感动﹐就问他还打不打算回国﹖不料他却反问﹕你都跑出来了﹐我还回去干啥﹖我说我是迫不得已﹐从某种程度上﹐ 也许我和你一样﹐是追求冒险的理想主义者。他说﹕你的理想和我不同。你是为了自己﹐我是为了全人类。20世纪﹐只有我们这些在异国他乡浴血奋战的中国人 ﹐才算剩下来的理想主义者﹐或者叫珍稀动物。龙门阵已经摆到这种深度﹐我恳求他放我走。他叹息一声说﹕我们是老乡﹐哪怕政见再不同﹐我也应该放你一条 生路﹐虽然你前面不一定就是生路﹐可我这一关是应该让你过去的。可惜﹐太迟了。抓到你才个把钟头﹐上峰就已晓得了﹐并通知了中国边防当局。

我的酒被吓醒了﹐象一条掉入冰窖的蛇﹐依然拼命想挣扎﹕您就说我逃
了﹐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救命之恩。我的老乡无可奈何地笑了﹕周围都是兵﹐一条大活人﹐能逃到哪儿去﹐除非地遁。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真的对不起。如果在上报之前﹐就晓得你我是同乡知己﹐不用你开口﹐我就﹐现在﹐唉﹗

我卜通一声给他下跪磕头了﹕我该啷个办﹖回去也是死路一条﹗不如求
您看在老乡面上﹐马上给我一枪还痛快些﹗

老知青把我抱起来说﹕想开些﹐老乡﹐假如没得其它动机﹐单纯越境﹐
最多不过判一两年﹐救你的还是自己﹐千万莫弄些东西往脑壳上笼起﹗实话告诉你﹐我现在是团长﹐一有私心﹐兵就不好带了。不象一般军人﹐大不了脱这身皮﹐也惹不了多大的事。

威﹕人家话说到这份上﹐你也该死心了。
黎﹕他妈的﹗我象做了一个梦﹗这个梦的代价就是两年徒刑。你看我的脸﹐一边大﹐一边小﹐下巴也是歪的﹐这些永?[的记念都是在历次越境中被揍被摔 的。那种刺激﹐才叫做人生哪﹗我曾被一条长绳子拴在手扶式拖拉机的后面﹐被拖著在密林里跑﹐衣裤烂得象刷把。那时﹐我羡慕电影里绑在木桩上出卖的黑奴﹐市 场里的买主都有权出价﹐有权带我漂洋过海﹐到天南海北去服苦役。嘿﹐奴隶的生活﹗今儿东明儿西的浪漫生活﹗妈的﹐现在兴自己卖自己就好了﹐省得我挖空心思 地越境。

这世上最难追求的就是自由。你饿死没人管﹐可是你要挪地方﹐变一种活
法﹐就有人管你了。欧洲、美国、澳大利亚﹐号称是民主、自由的国家﹐也不允许人随便去﹐没钱﹐没具体的政治原因﹐你说一千遍热爱自由也不行。真他妈的虚伪。

威﹕坐了两年牢﹐你的梦也该醒了。我觉得缅甸比中国还差得多。既使你越境成功﹐到了仰光﹐或者其它东南亚邻国﹐也有可能被当作黑人黑户抓起来﹐那岂不更惨﹖
黎﹕我还没坐过外国的牢﹐我咋晓得惨不惨﹖不过﹐我的一位诗人朋友坐过﹐他跟我走的是同一条道﹐在缅甸内地被当地人检举﹐下了政府的大牢﹐嘿﹐这 家伙﹐居然同缅共的一位中央委员关在一个号子﹐不到一年﹐就学会了英语和缅语。还了解到缅共的不少机密。当然﹐都是些没用的机密。

威﹕你也想上这样的大学﹖
黎﹕我没这个命﹐想也白想。我的朋友就不同了。他不仅同中央委员是难友﹐而且被承办人忘在监狱里了。没人审他﹐没人搭理他﹐如果不是他有一天突然大吼大叫起来﹐那就只有烂在里面了。

威﹕傻瓜也晓得吼。
黎﹕你吼就吼了﹐别人用汉、英、缅三种语言骂娘﹐结果﹐命运就改变了﹐他被当作劳工输出欧洲﹐后来在丹麦定居。这是我晓得的运气最好的偷越国境者。

威﹕这好象是天方夜潭。
黎﹕我对你来说也是天方夜谭﹐在和平时期﹐只有偷渡最刺激。

威﹕这么说﹐你已偷渡成瘾了﹖
黎﹕至少四、五次吧。不过﹐最具戏剧性的是刚纔讲的。其它经历比较平淡﹐都失败了﹐只要在提讯时不乱说话﹐一般都罚款算了。我没钱可罚﹐也就在收 审所呆几个月。最近的一次是去年﹐我以为香港快回归﹐边防就不那么严了。我花了几十块钱﹐在广州买了个假身份证﹐混入深圳。本来我是想到中英街去看看﹐去 不了﹐就在街这边过过眼睛瘾也行。可是到了沙头角那地方﹐那的一切就象巨大的磁铁﹐一下子就把我吸住了。我傻戳戳地靠近了街中间的铁丝网。嘿﹐那哨兵﹐街 上密密麻麻的人不管﹐就直冲著我来了。

我想都没想﹐就把装有假证件的皮包扔过了街。我还以为那是香港地界﹐
大陆哨兵不敢踏入。不料那军人用枪指著我﹐然后拉开铁丝门﹐出国去捡回罪证。

威﹕你的皮包总算出了一趟国。
黎﹕我也这样对哨兵说。他说香港马上要收回﹐以后去玩挺方便﹐何必这么著急。我在樟木头收容站住了两个月﹐才查清身份。太悬了﹐差点就以伪造证件罪判我了。

威﹕你为啥要把皮包朝那边扔呢﹖你本来没做见不得人的事。
黎﹕哨兵冲我来了。

威﹕他冲你来﹐最多盘问几句﹐赶你走。凭啥子抓你嘛﹖
黎﹕我哪有你这么清醒。偷渡惯犯嘛﹐本能地就要扔掉证据。

威﹕皮包是证据么﹖
黎﹕你说呢﹖

威﹕看来﹐你这块心病的确是你爸遗传的。

原载《民主中国》第99期 2001年11月

2001-11-29



采访缘起﹕偷渡意味著铤而走险﹐所以﹐如果没有能说服自己的明确动机﹐老百姓连想都不会想。而年过30的黎忆丰恐怕算十几亿人口中挑出来的﹐他在娘胎里就偷渡。

这次采访发生在绵阳涪江边的一个茶馆里﹐时为1994年6月7日。黎忆丰刚从深圳樟木头收容站放出来﹐政府查清了他的住址、身份﹐以及从前的一系列偷渡史﹐发觉动机不明﹐就法外开恩﹐以教育为主。

家乡的水好空气好﹐黎忆丰赞叹道﹐似乎要从此打消冒险的念头。唉﹐天晓得。(下文中﹐威﹕──老威﹔黎﹕──黎忆丰)


威﹕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偷越国境的﹖

黎﹕什么时候﹖说不准。大约是在妈肚子里就开始了。

威﹕你在说笑﹖

黎﹕不是说笑。我是62年出生的﹐我妈怀我的时候﹐我爸就丢下我们﹐跑到新疆。没办法﹐他饿得受不了﹐只有丢下我们去闯一条活路。他在新疆﹐与当 地的哈萨克斯坦混﹐混著混著﹐就朝苏联跑﹐那一年﹐据说中国的饥民朝苏联跑了好几万。他从塔城出去的﹐结果被强制遣返。这次他一声不吭﹐装成哈萨克斯坦哑 巴﹐化了不激化民族矛盾﹐他没被治罪﹐还白吃了不少大馒头。当他回到四川﹐不仅胖了﹐脸上还有了血色。那年头﹐脸上有血色的人非常稀少。

威﹕这跟你越境有啥关系﹖

黎﹕我还没说完。我爸是个不安分的人﹐出去几十天不打招呼﹐是极平常的事﹐我妈怀著我住在娘家﹐也习惯了。可我那无情的爸爸回家才几天﹐又悄悄跑 了﹐这一次﹐他南下广州﹐直奔深圳。那时的深圳是个小渔村﹐戒备森严。我爸在草丛里潜伏了一个白天﹐才从离罗浮几百米的地方下水。这老疯子﹐他准备游过去 ﹗游向那灯红酒绿的自由世界﹗至于到香港干啥﹐别人会不会收留他﹐他一点也没想。当然﹐我不了解他想没想被抓住的后果。在那个年代﹐中国人在闭关锁国里﹐ 全被老毛的那一套驯得瓜兮兮的﹐像我爸这种出格的疯子﹐一百万人里也挑不出一个。总之﹐他才游出一百多米﹐就被探照灯和一梭子子弹吓回头了﹐岸上有一个班 的边防战士等著他。他被爆打一顿﹐绑成肉粽子。这次投奔自由的代价是有期徒刑20年。

威﹕他判的啥子罪﹖

黎﹕反革命。具体罪名就不清楚了。你想我那时还在胎中﹐我妈就捧著我去监狱探他了﹐还顺便送去一纸离婚申请。这就是我的胎教﹗我爸的老家是下川东 的万县﹐一个江边城市﹐后来考上大学﹐进了省城﹐分在文联。这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就是胡思乱想的地方。不过我爸的胡思乱想源于童年﹐他喜欢一个人坐江边﹐ 望过往船只。水外面还有水吗﹖世界外面还有世界吗﹖也许你会说﹐62年偷越国境的人﹐都是因为没吃的﹐但是我爸好像不完全因为饿。有部美国电影叫《德克萨 斯州的巴黎》﹐讲的是一个流浪汉的故事﹐他为自己设定了一个虚妄的理由﹐就是在美国的德克萨斯州找到巴黎。据说﹐那是他父母初次约会并作爱的地方﹐由 于这次约会决定了以后他的诞生﹐所以他最原始的家园应该是德克萨斯州的巴黎。为了找到它﹐流浪汉抛弃了家庭、城市﹐一直往前走﹐走。这种血液里的欲望 ﹐或本能﹐我爸也有﹐我也有。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我的代价要轻得多﹐毕竟时代变了。

威﹔你这个理由有些牵强﹐因为中国人越境要么是经济﹐要么是政治的原因﹐哪会为了流浪的本能去冒险﹖这是背弃自己的祖国呵。

黎﹕我的祖国都揣在这只挎包里﹐几本书﹐几首诗﹐一本《汉语辞典》﹐外加几张女人的照片。我晓得﹐现在是市场经济﹐只要有钱﹐也能通过正常渠道。 糟就糟在我没钱。还有﹐我上哪儿凭什么要给谁打招呼﹖老作家艾芜的《南行记》﹐一直是我们教科书﹐他也没给谁打招呼﹐就一个人跑到缅甸仰光去了﹐可惜老头 没敞开写﹐省略了不少精彩的段子。

威﹕这么说﹐你越境的首选地应该是缅甸。

黎﹕不错﹐缅甸是佛教国家﹐从云南瑞丽沿滇缅公路再往前﹐就可抵达边镜小镇芒市﹐中间要经过惠通桥﹐龙陵坝、潞西县的大湾﹐及木康边防站等关卡。 我们三个人﹐一个自称记者﹐一个是乌江中游武隆县的乡干部﹐凑钱买通了瑞丽的一个还俗和尚﹐再由他引路﹐找到另一个独臂的云游和尚艾山。艾山是缅甸克钦族 人﹐专干偷渡向导。他一米八几的个头﹐黄色袈裟在烈日下灿烂无比。我们跟著他昼伏夜出了两三天﹐赶了几百里山路﹐累得筋彼力竭。

威﹕这是哪一年的事﹖

黎﹕1989年夏天。

威﹕不是政治原因吧﹖

黎﹕我不是﹐其它两个是不是我不晓得。我想先在仰光打工﹐看能不能撞上发达的机会﹐不成﹐就到香港投奔黑社会﹐如果命运让我到金三角种鸦片也行。 总之﹐我是利用了89年那个时机。真他妈象梦游一般﹐我们沿途没见著一个兵﹐就踏上了缅甸的土地。当艾山用独臂依次敲敲我们的﹐肩打著手势要告别时﹐大家 都没回过神。这不行﹐还是记者反应快﹐揪住带路和尚说﹐这荒山野岭﹐鬼晓得是不是缅甸﹗

四周鸦雀无声﹐我们站在一座马鞍形山梁的臀部上﹐透过齐腰深的灌木和
杂草﹐能隐隐约约地望见一条河。动古河﹐艾山用生硬的汉语说﹐缅甸的河﹐我的事情做完了。

咋沿途不见一个兵﹖乡干部怀疑地质问。艾山嘲笑说﹕遇见兵很好
吗﹖

我们三人都死死缠住艾山﹐我甚至掏出刀来﹐威胁他继续带路﹐这陌生的
土地太危险了。艾山生气了﹐独臂横扫一圈﹐三人就被摔出一丈多远。他把水和冷米饭都放在地上﹐指著山下说﹕顺著动古河走﹐没错。注意绕开游击队。

太阳升起来了﹐艾山的袈裟鼓满了晨风。他撩开大步﹐几秒钟就不见了。
记者建议天黑再下山﹐我和乡干部都反对﹐因为我们已经望见了竹楼和稻田﹐觉得再也不能贼娃子一般困在这儿。边防军来了咋办﹖

我们已经过了边防站好几里﹐记者说﹐他们撵不过来。

我说的是缅甸的边防军﹐我解释说﹐万一被抓住﹐扭送回去就完蛋
 。

于是三个人商量﹐各自拉开20米的距离下山﹐这样﹐一个出事﹐另两人
总能及时躲避。我自告奋勇在前探路﹐开始﹐除自己的脚步声外﹐还能听见背后跟来的脚步声﹐渐渐﹐就啥也听不见了。我回头喂喂了几下﹐就敢紧猫 下腰﹐嗖嗖地朝回窜﹐象拍电影一般。我把周围都折腾遍了﹐仍然没找到同伴﹐累得倒在灌木丛里﹐眯著眼从叶缝里看太阳。刚天亮不久﹐天气还不太热。

我不知不觉睡著了﹐临近中午﹐又被蚂蚁咬得跳起来﹐缅甸的蚂蚁太大了﹐稍微出点汗﹐脖子上就绕了一圈。我又拍又抹地清除蚂蚁项链﹐就继续赶路。

威﹕你懂缅甸语吗﹖万一碰上当地老乡咋办﹖
黎﹕中缅边境的老乡经常往来﹐能说几句汉话。六、七十年代﹐也有云南知青越境过去﹐参加人民军﹐搞世界革命的。应该说﹐老乡见著我这样的﹐不会有报警之类的想法﹐再说﹐人民币通用﹐这也许比语言更管用。

威﹕看来﹐你越境之前准备很充份。你不是因为喜欢流浪而去冒险吧﹖你别用这些浪漫的东西来蒙我。
黎﹕你又不是警察﹐我凭啥子要把犯罪动机坦白得哪么清楚﹖话说回来﹐中国人都像我﹐想留就留﹐想走就走﹐英特纳雄耐尔早实现了。政府也没这么沉重的负担。我觉得应该从蒙古开一条大道出来﹐穿过前苏联地区直达欧洲﹐你不用管﹐他自己就去了

威﹕好啦﹐莫发宏论了。刚纔讲到哪儿了﹖
黎﹕赶路。他妈的﹐根本就没路﹐我在灌木丛里连滚带爬﹐见著坡就下﹐我掏出表已经过了六个小时﹐无论如何也该到山脚了﹐可是﹐原本远远能望见的动 古河﹐不知到哪儿去了。在灌木丛右边百把米﹐出现了一片密林﹐一旦钻进去﹐绝对就出不来了。这时﹐你猜我想起了啥子﹖我想起了《山间铃响马帮来》﹐一部老 电影﹐写土匪走私的﹐大约就演的这一带。我没遇见神秘马帮﹐屁都没遇见一个﹐但这部30年前看过的东西﹐这时居然就想起了﹐紧接著﹐我又觉得周围很眼熟﹐ 是不是早晨猫著腰转后找人时﹐把路走叉了﹖这念头令人发毛﹐但更叫人寒毛倒立是一声低沉的吆喝﹕不准动﹗

威﹕是缅语么﹖
黎﹕标准的普通话。

威﹕你咋个绕来绕去又回来了﹖
黎﹕我也懵了﹐脑袋轰隆一下﹐浑身哆嗦起来﹐两个不争气地膝盖一软﹐就跪了下去。我抖得跪都跪不稳了﹐还不见人影。于是﹐我勉强抬头看上面﹐那吆喝又起了﹕举起手来﹗不准抬头﹗把武器扔出来﹗

威﹕是边防军﹖
黎﹕和边防军差不多﹐只是军装要破旧些。不怕你笑﹐我吓得尿裤子了﹐裆里全是臊烘烘的。我的眼睛被黑布蒙了﹐双手被绑在前面﹐象个瞎子一样﹐被人 拉扯著向前走﹐而腰上被枪管硬硬地顶著。待黑布一拿掉﹐天已黑尽了。我发觉自己在一个山洞里﹐周围是一群穿七十年代中国军装的军人。我被剥得精光﹐才被推 到一张桌前﹐顶上吊著雪亮的碘钨灯﹐而桌边审讯官的背后深不可测﹐似乎还有许多小的洞口。审讯官发问说﹕姓名﹖职业﹖年龄﹖单位﹖来干什么﹖走私还是政 治﹖有几个同伙﹖一溜儿招下来。到了这个地步﹐我只好全都招了。

威﹕他们到底是不是边防军﹖
黎﹕两边的边防军都不是。他们是人民军、缅共的游击队。六、七十年代红火过一阵子﹐据说分好几个军区﹐有十来万人﹐几乎把中缅边境全占了。现在有些衰落﹐也是受世界潮流和红色高棉穷途末路的影响。

威﹕你被人民军抓住了﹖真是活天冤枉。
黎﹕我的路走偏了﹐瞎戳戳地撞进游击队的营区还不晓得。后来才知道﹐这儿离边境已十多里﹐我差不多脱险了。太倒霉了。更冤的是﹐那个胡子拉碴的审 讯官还是重庆知青﹗1969年﹐从云南生产建设兵团某营地跑过去的。审到中途﹐他突然与我聊起家常﹐问朝天门码头变化大不大﹖他说已经打了20年的仗﹐依 旧很想家。

我惊喜交集﹐就与他摆龙门阵﹐谈国内的变化以及风起云涌的学潮﹐我们
都一口四川话﹐并时常纠正对方的某个字眼﹐你是20年前的重庆话﹐我说﹐现在好多言子儿都不说了。

你晓不晓得夜总会的小堂客叫啥子﹖叫瓦块儿。

知青反问﹕崽儿总没变吧﹖

我说﹕哪当然﹐永远都变不了﹗

我们俩都哈哈大笑﹐笑到后来又流下泪来﹐周围的人民军都莫名其妙。接
著﹐那40岁的老知青命令摆酒席﹐弄了四个菜﹐一壶酒。不一会儿﹐我就有点醉意了。老知青与我谈起格瓦拉﹔谈起当年的国际主义理想﹔谈起同来的知 青战友﹐十之八九已埋尸异国沙场。我深受感动﹐就问他还打不打算回国﹖不料他却反问﹕你都跑出来了﹐我还回去干啥﹖我说我是迫不得已﹐从某种程度上﹐ 也许我和你一样﹐是追求冒险的理想主义者。他说﹕你的理想和我不同。你是为了自己﹐我是为了全人类。20世纪﹐只有我们这些在异国他乡浴血奋战的中国人 ﹐才算剩下来的理想主义者﹐或者叫珍稀动物。龙门阵已经摆到这种深度﹐我恳求他放我走。他叹息一声说﹕我们是老乡﹐哪怕政见再不同﹐我也应该放你一条 生路﹐虽然你前面不一定就是生路﹐可我这一关是应该让你过去的。可惜﹐太迟了。抓到你才个把钟头﹐上峰就已晓得了﹐并通知了中国边防当局。

我的酒被吓醒了﹐象一条掉入冰窖的蛇﹐依然拼命想挣扎﹕您就说我逃
了﹐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救命之恩。我的老乡无可奈何地笑了﹕周围都是兵﹐一条大活人﹐能逃到哪儿去﹐除非地遁。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真的对不起。如果在上报之前﹐就晓得你我是同乡知己﹐不用你开口﹐我就﹐现在﹐唉﹗

我卜通一声给他下跪磕头了﹕我该啷个办﹖回去也是死路一条﹗不如求
您看在老乡面上﹐马上给我一枪还痛快些﹗

老知青把我抱起来说﹕想开些﹐老乡﹐假如没得其它动机﹐单纯越境﹐
最多不过判一两年﹐救你的还是自己﹐千万莫弄些东西往脑壳上笼起﹗实话告诉你﹐我现在是团长﹐一有私心﹐兵就不好带了。不象一般军人﹐大不了脱这身皮﹐也惹不了多大的事。

威﹕人家话说到这份上﹐你也该死心了。
黎﹕他妈的﹗我象做了一个梦﹗这个梦的代价就是两年徒刑。你看我的脸﹐一边大﹐一边小﹐下巴也是歪的﹐这些永?[的记念都是在历次越境中被揍被摔 的。那种刺激﹐才叫做人生哪﹗我曾被一条长绳子拴在手扶式拖拉机的后面﹐被拖著在密林里跑﹐衣裤烂得象刷把。那时﹐我羡慕电影里绑在木桩上出卖的黑奴﹐市 场里的买主都有权出价﹐有权带我漂洋过海﹐到天南海北去服苦役。嘿﹐奴隶的生活﹗今儿东明儿西的浪漫生活﹗妈的﹐现在兴自己卖自己就好了﹐省得我挖空心思 地越境。

这世上最难追求的就是自由。你饿死没人管﹐可是你要挪地方﹐变一种活
法﹐就有人管你了。欧洲、美国、澳大利亚﹐号称是民主、自由的国家﹐也不允许人随便去﹐没钱﹐没具体的政治原因﹐你说一千遍热爱自由也不行。真他妈的虚伪。

威﹕坐了两年牢﹐你的梦也该醒了。我觉得缅甸比中国还差得多。既使你越境成功﹐到了仰光﹐或者其它东南亚邻国﹐也有可能被当作黑人黑户抓起来﹐那岂不更惨﹖
黎﹕我还没坐过外国的牢﹐我咋晓得惨不惨﹖不过﹐我的一位诗人朋友坐过﹐他跟我走的是同一条道﹐在缅甸内地被当地人检举﹐下了政府的大牢﹐嘿﹐这 家伙﹐居然同缅共的一位中央委员关在一个号子﹐不到一年﹐就学会了英语和缅语。还了解到缅共的不少机密。当然﹐都是些没用的机密。

威﹕你也想上这样的大学﹖
黎﹕我没这个命﹐想也白想。我的朋友就不同了。他不仅同中央委员是难友﹐而且被承办人忘在监狱里了。没人审他﹐没人搭理他﹐如果不是他有一天突然大吼大叫起来﹐那就只有烂在里面了。

威﹕傻瓜也晓得吼。
黎﹕你吼就吼了﹐别人用汉、英、缅三种语言骂娘﹐结果﹐命运就改变了﹐他被当作劳工输出欧洲﹐后来在丹麦定居。这是我晓得的运气最好的偷越国境者。

威﹕这好象是天方夜潭。
黎﹕我对你来说也是天方夜谭﹐在和平时期﹐只有偷渡最刺激。

威﹕这么说﹐你已偷渡成瘾了﹖
黎﹕至少四、五次吧。不过﹐最具戏剧性的是刚纔讲的。其它经历比较平淡﹐都失败了﹐只要在提讯时不乱说话﹐一般都罚款算了。我没钱可罚﹐也就在收 审所呆几个月。最近的一次是去年﹐我以为香港快回归﹐边防就不那么严了。我花了几十块钱﹐在广州买了个假身份证﹐混入深圳。本来我是想到中英街去看看﹐去 不了﹐就在街这边过过眼睛瘾也行。可是到了沙头角那地方﹐那的一切就象巨大的磁铁﹐一下子就把我吸住了。我傻戳戳地靠近了街中间的铁丝网。嘿﹐那哨兵﹐街 上密密麻麻的人不管﹐就直冲著我来了。

我想都没想﹐就把装有假证件的皮包扔过了街。我还以为那是香港地界﹐
大陆哨兵不敢踏入。不料那军人用枪指著我﹐然后拉开铁丝门﹐出国去捡回罪证。

威﹕你的皮包总算出了一趟国。
黎﹕我也这样对哨兵说。他说香港马上要收回﹐以后去玩挺方便﹐何必这么著急。我在樟木头收容站住了两个月﹐才查清身份。太悬了﹐差点就以伪造证件罪判我了。

威﹕你为啥要把皮包朝那边扔呢﹖你本来没做见不得人的事。
黎﹕哨兵冲我来了。

威﹕他冲你来﹐最多盘问几句﹐赶你走。凭啥子抓你嘛﹖
黎﹕我哪有你这么清醒。偷渡惯犯嘛﹐本能地就要扔掉证据。

威﹕皮包是证据么﹖
黎﹕你说呢﹖

威﹕看来﹐你这块心病的确是你爸遗传的。

原载《民主中国》第99期 2001年11月

2001-11-29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