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许正清狱中遭毒打 申诉和通信权被剥夺
中国人权



2007年02月20日



中国人权从国内获悉,因到北京悼念赵紫阳去世被拘捕和判刑的上海拆迁户上访者许正清,在监狱不仅遭毒打,还被狱方剥夺申诉和通信权。

据许正清的家人说,许正清被以寻舋滋事罪判刑3年后,先被关押在上海市普陀区看守所,2006年2月22日被转到提篮桥监狱。由于许正清拒不认罪、拒穿囚衣,狱方将他铐了三天两夜,还剥夺了他4个月的接见权和3个月的通信权。由于国际社会和媒体的关注,许正清终于在被关押了一年半后得以与家人第一次见面。但狱方一直对许正清实行所谓D级严管,同监房的两名无期徒刑犯人每日寸步不离地监视著他。

许正清在狱中甚至遭到毒打。在今年1月的会见中,许正清的妻子发现许正清眼眶上有一条约五至六公分长的疤痕。在妻子的追问下,许正清才说出原委:去年11月在与家属见面后回到监房时,监视他的两名犯人突然用拳头对著他猛打,致使他的左眼眶眉毛处血流如注。由于那次会见谈及了与狱警之间的矛盾,许正清之后被狱方取消了与家属的见面权。现在虽然与他有矛盾的狱警已被换走,但许正清被打的事狱方却没有进行追查。许正清在看守所时因关押条件差而患上心肌炎、关节炎和皮肤病等疾病。许正清的妻子在本月去监狱探视丈夫时带了些吃的东西,想让他在狱中也能感受一下过年的气氛,但被狱方阻拦,不予同意。

许正清的申诉权和通信权多次被狱方剥夺,许正清在狱中写过五封家信,家人却只收到一封。许正清于去年写好申诉状,一式四份,10月就交狱方转呈。但许正清的父亲在今年1月22日到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查询时,却发现法院根本就没有收到过许正清的申诉状;而狱方却告诉许正清于去年11月20日寄出了三份。

许正清70多岁的父亲为给儿子伸冤,一直在上海和北京之间来回告状,他们家的房子已被强迁十年了至今也没有解决。他的父亲患有高血压和脑中风,右半边肢体活动受限,去年被打伤致残的胳膊,至今功能还未恢复!

中国人权严厉谴责上海当局对许正清持续的人权迫害。许正清悼念赵紫阳却被以寻舋滋事罪判刑三年,已属无端诬陷;许正清拒不认罪、拒穿囚衣,维护自己的尊严,却遭到上海监狱当局唆使和纵容的刑事重犯的殴打,更是受到进一步的迫害。中国签署和批准《联合国反酷刑公约》已20年了,明年5月,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即将审定中国的报告,中国政府应该彻底改变这种让犯人监视犯人、容易产生酷刑和虐待的监狱管理方式。中国人权呼吁国际社会继续密切关注许正清的狱中遭遇,并敦促上海监狱当局立即采取措施,有效地解决许正清受虐待和基本权利遭剥夺的问题,并改善他的关押条件。







2007年02月20日



中国人权从国内获悉,因到北京悼念赵紫阳去世被拘捕和判刑的上海拆迁户上访者许正清,在监狱不仅遭毒打,还被狱方剥夺申诉和通信权。

据许正清的家人说,许正清被以寻舋滋事罪判刑3年后,先被关押在上海市普陀区看守所,2006年2月22日被转到提篮桥监狱。由于许正清拒不认罪、拒穿囚衣,狱方将他铐了三天两夜,还剥夺了他4个月的接见权和3个月的通信权。由于国际社会和媒体的关注,许正清终于在被关押了一年半后得以与家人第一次见面。但狱方一直对许正清实行所谓D级严管,同监房的两名无期徒刑犯人每日寸步不离地监视著他。

许正清在狱中甚至遭到毒打。在今年1月的会见中,许正清的妻子发现许正清眼眶上有一条约五至六公分长的疤痕。在妻子的追问下,许正清才说出原委:去年11月在与家属见面后回到监房时,监视他的两名犯人突然用拳头对著他猛打,致使他的左眼眶眉毛处血流如注。由于那次会见谈及了与狱警之间的矛盾,许正清之后被狱方取消了与家属的见面权。现在虽然与他有矛盾的狱警已被换走,但许正清被打的事狱方却没有进行追查。许正清在看守所时因关押条件差而患上心肌炎、关节炎和皮肤病等疾病。许正清的妻子在本月去监狱探视丈夫时带了些吃的东西,想让他在狱中也能感受一下过年的气氛,但被狱方阻拦,不予同意。

许正清的申诉权和通信权多次被狱方剥夺,许正清在狱中写过五封家信,家人却只收到一封。许正清于去年写好申诉状,一式四份,10月就交狱方转呈。但许正清的父亲在今年1月22日到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查询时,却发现法院根本就没有收到过许正清的申诉状;而狱方却告诉许正清于去年11月20日寄出了三份。

许正清70多岁的父亲为给儿子伸冤,一直在上海和北京之间来回告状,他们家的房子已被强迁十年了至今也没有解决。他的父亲患有高血压和脑中风,右半边肢体活动受限,去年被打伤致残的胳膊,至今功能还未恢复!

中国人权严厉谴责上海当局对许正清持续的人权迫害。许正清悼念赵紫阳却被以寻舋滋事罪判刑三年,已属无端诬陷;许正清拒不认罪、拒穿囚衣,维护自己的尊严,却遭到上海监狱当局唆使和纵容的刑事重犯的殴打,更是受到进一步的迫害。中国签署和批准《联合国反酷刑公约》已20年了,明年5月,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即将审定中国的报告,中国政府应该彻底改变这种让犯人监视犯人、容易产生酷刑和虐待的监狱管理方式。中国人权呼吁国际社会继续密切关注许正清的狱中遭遇,并敦促上海监狱当局立即采取措施,有效地解决许正清受虐待和基本权利遭剥夺的问题,并改善他的关押条件。







2007年02月20日



中国人权从国内获悉,因到北京悼念赵紫阳去世被拘捕和判刑的上海拆迁户上访者许正清,在监狱不仅遭毒打,还被狱方剥夺申诉和通信权。

据许正清的家人说,许正清被以寻舋滋事罪判刑3年后,先被关押在上海市普陀区看守所,2006年2月22日被转到提篮桥监狱。由于许正清拒不认罪、拒穿囚衣,狱方将他铐了三天两夜,还剥夺了他4个月的接见权和3个月的通信权。由于国际社会和媒体的关注,许正清终于在被关押了一年半后得以与家人第一次见面。但狱方一直对许正清实行所谓D级严管,同监房的两名无期徒刑犯人每日寸步不离地监视著他。

许正清在狱中甚至遭到毒打。在今年1月的会见中,许正清的妻子发现许正清眼眶上有一条约五至六公分长的疤痕。在妻子的追问下,许正清才说出原委:去年11月在与家属见面后回到监房时,监视他的两名犯人突然用拳头对著他猛打,致使他的左眼眶眉毛处血流如注。由于那次会见谈及了与狱警之间的矛盾,许正清之后被狱方取消了与家属的见面权。现在虽然与他有矛盾的狱警已被换走,但许正清被打的事狱方却没有进行追查。许正清在看守所时因关押条件差而患上心肌炎、关节炎和皮肤病等疾病。许正清的妻子在本月去监狱探视丈夫时带了些吃的东西,想让他在狱中也能感受一下过年的气氛,但被狱方阻拦,不予同意。

许正清的申诉权和通信权多次被狱方剥夺,许正清在狱中写过五封家信,家人却只收到一封。许正清于去年写好申诉状,一式四份,10月就交狱方转呈。但许正清的父亲在今年1月22日到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查询时,却发现法院根本就没有收到过许正清的申诉状;而狱方却告诉许正清于去年11月20日寄出了三份。

许正清70多岁的父亲为给儿子伸冤,一直在上海和北京之间来回告状,他们家的房子已被强迁十年了至今也没有解决。他的父亲患有高血压和脑中风,右半边肢体活动受限,去年被打伤致残的胳膊,至今功能还未恢复!

中国人权严厉谴责上海当局对许正清持续的人权迫害。许正清悼念赵紫阳却被以寻舋滋事罪判刑三年,已属无端诬陷;许正清拒不认罪、拒穿囚衣,维护自己的尊严,却遭到上海监狱当局唆使和纵容的刑事重犯的殴打,更是受到进一步的迫害。中国签署和批准《联合国反酷刑公约》已20年了,明年5月,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即将审定中国的报告,中国政府应该彻底改变这种让犯人监视犯人、容易产生酷刑和虐待的监狱管理方式。中国人权呼吁国际社会继续密切关注许正清的狱中遭遇,并敦促上海监狱当局立即采取措施,有效地解决许正清受虐待和基本权利遭剥夺的问题,并改善他的关押条件。







2007年02月20日



中国人权从国内获悉,因到北京悼念赵紫阳去世被拘捕和判刑的上海拆迁户上访者许正清,在监狱不仅遭毒打,还被狱方剥夺申诉和通信权。

据许正清的家人说,许正清被以寻舋滋事罪判刑3年后,先被关押在上海市普陀区看守所,2006年2月22日被转到提篮桥监狱。由于许正清拒不认罪、拒穿囚衣,狱方将他铐了三天两夜,还剥夺了他4个月的接见权和3个月的通信权。由于国际社会和媒体的关注,许正清终于在被关押了一年半后得以与家人第一次见面。但狱方一直对许正清实行所谓D级严管,同监房的两名无期徒刑犯人每日寸步不离地监视著他。

许正清在狱中甚至遭到毒打。在今年1月的会见中,许正清的妻子发现许正清眼眶上有一条约五至六公分长的疤痕。在妻子的追问下,许正清才说出原委:去年11月在与家属见面后回到监房时,监视他的两名犯人突然用拳头对著他猛打,致使他的左眼眶眉毛处血流如注。由于那次会见谈及了与狱警之间的矛盾,许正清之后被狱方取消了与家属的见面权。现在虽然与他有矛盾的狱警已被换走,但许正清被打的事狱方却没有进行追查。许正清在看守所时因关押条件差而患上心肌炎、关节炎和皮肤病等疾病。许正清的妻子在本月去监狱探视丈夫时带了些吃的东西,想让他在狱中也能感受一下过年的气氛,但被狱方阻拦,不予同意。

许正清的申诉权和通信权多次被狱方剥夺,许正清在狱中写过五封家信,家人却只收到一封。许正清于去年写好申诉状,一式四份,10月就交狱方转呈。但许正清的父亲在今年1月22日到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查询时,却发现法院根本就没有收到过许正清的申诉状;而狱方却告诉许正清于去年11月20日寄出了三份。

许正清70多岁的父亲为给儿子伸冤,一直在上海和北京之间来回告状,他们家的房子已被强迁十年了至今也没有解决。他的父亲患有高血压和脑中风,右半边肢体活动受限,去年被打伤致残的胳膊,至今功能还未恢复!

中国人权严厉谴责上海当局对许正清持续的人权迫害。许正清悼念赵紫阳却被以寻舋滋事罪判刑三年,已属无端诬陷;许正清拒不认罪、拒穿囚衣,维护自己的尊严,却遭到上海监狱当局唆使和纵容的刑事重犯的殴打,更是受到进一步的迫害。中国签署和批准《联合国反酷刑公约》已20年了,明年5月,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即将审定中国的报告,中国政府应该彻底改变这种让犯人监视犯人、容易产生酷刑和虐待的监狱管理方式。中国人权呼吁国际社会继续密切关注许正清的狱中遭遇,并敦促上海监狱当局立即采取措施,有效地解决许正清受虐待和基本权利遭剥夺的问题,并改善他的关押条件。







2007年02月20日



中国人权从国内获悉,因到北京悼念赵紫阳去世被拘捕和判刑的上海拆迁户上访者许正清,在监狱不仅遭毒打,还被狱方剥夺申诉和通信权。

据许正清的家人说,许正清被以寻舋滋事罪判刑3年后,先被关押在上海市普陀区看守所,2006年2月22日被转到提篮桥监狱。由于许正清拒不认罪、拒穿囚衣,狱方将他铐了三天两夜,还剥夺了他4个月的接见权和3个月的通信权。由于国际社会和媒体的关注,许正清终于在被关押了一年半后得以与家人第一次见面。但狱方一直对许正清实行所谓D级严管,同监房的两名无期徒刑犯人每日寸步不离地监视著他。

许正清在狱中甚至遭到毒打。在今年1月的会见中,许正清的妻子发现许正清眼眶上有一条约五至六公分长的疤痕。在妻子的追问下,许正清才说出原委:去年11月在与家属见面后回到监房时,监视他的两名犯人突然用拳头对著他猛打,致使他的左眼眶眉毛处血流如注。由于那次会见谈及了与狱警之间的矛盾,许正清之后被狱方取消了与家属的见面权。现在虽然与他有矛盾的狱警已被换走,但许正清被打的事狱方却没有进行追查。许正清在看守所时因关押条件差而患上心肌炎、关节炎和皮肤病等疾病。许正清的妻子在本月去监狱探视丈夫时带了些吃的东西,想让他在狱中也能感受一下过年的气氛,但被狱方阻拦,不予同意。

许正清的申诉权和通信权多次被狱方剥夺,许正清在狱中写过五封家信,家人却只收到一封。许正清于去年写好申诉状,一式四份,10月就交狱方转呈。但许正清的父亲在今年1月22日到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查询时,却发现法院根本就没有收到过许正清的申诉状;而狱方却告诉许正清于去年11月20日寄出了三份。

许正清70多岁的父亲为给儿子伸冤,一直在上海和北京之间来回告状,他们家的房子已被强迁十年了至今也没有解决。他的父亲患有高血压和脑中风,右半边肢体活动受限,去年被打伤致残的胳膊,至今功能还未恢复!

中国人权严厉谴责上海当局对许正清持续的人权迫害。许正清悼念赵紫阳却被以寻舋滋事罪判刑三年,已属无端诬陷;许正清拒不认罪、拒穿囚衣,维护自己的尊严,却遭到上海监狱当局唆使和纵容的刑事重犯的殴打,更是受到进一步的迫害。中国签署和批准《联合国反酷刑公约》已20年了,明年5月,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即将审定中国的报告,中国政府应该彻底改变这种让犯人监视犯人、容易产生酷刑和虐待的监狱管理方式。中国人权呼吁国际社会继续密切关注许正清的狱中遭遇,并敦促上海监狱当局立即采取措施,有效地解决许正清受虐待和基本权利遭剥夺的问题,并改善他的关押条件。







2007年02月20日



中国人权从国内获悉,因到北京悼念赵紫阳去世被拘捕和判刑的上海拆迁户上访者许正清,在监狱不仅遭毒打,还被狱方剥夺申诉和通信权。

据许正清的家人说,许正清被以寻舋滋事罪判刑3年后,先被关押在上海市普陀区看守所,2006年2月22日被转到提篮桥监狱。由于许正清拒不认罪、拒穿囚衣,狱方将他铐了三天两夜,还剥夺了他4个月的接见权和3个月的通信权。由于国际社会和媒体的关注,许正清终于在被关押了一年半后得以与家人第一次见面。但狱方一直对许正清实行所谓D级严管,同监房的两名无期徒刑犯人每日寸步不离地监视著他。

许正清在狱中甚至遭到毒打。在今年1月的会见中,许正清的妻子发现许正清眼眶上有一条约五至六公分长的疤痕。在妻子的追问下,许正清才说出原委:去年11月在与家属见面后回到监房时,监视他的两名犯人突然用拳头对著他猛打,致使他的左眼眶眉毛处血流如注。由于那次会见谈及了与狱警之间的矛盾,许正清之后被狱方取消了与家属的见面权。现在虽然与他有矛盾的狱警已被换走,但许正清被打的事狱方却没有进行追查。许正清在看守所时因关押条件差而患上心肌炎、关节炎和皮肤病等疾病。许正清的妻子在本月去监狱探视丈夫时带了些吃的东西,想让他在狱中也能感受一下过年的气氛,但被狱方阻拦,不予同意。

许正清的申诉权和通信权多次被狱方剥夺,许正清在狱中写过五封家信,家人却只收到一封。许正清于去年写好申诉状,一式四份,10月就交狱方转呈。但许正清的父亲在今年1月22日到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查询时,却发现法院根本就没有收到过许正清的申诉状;而狱方却告诉许正清于去年11月20日寄出了三份。

许正清70多岁的父亲为给儿子伸冤,一直在上海和北京之间来回告状,他们家的房子已被强迁十年了至今也没有解决。他的父亲患有高血压和脑中风,右半边肢体活动受限,去年被打伤致残的胳膊,至今功能还未恢复!

中国人权严厉谴责上海当局对许正清持续的人权迫害。许正清悼念赵紫阳却被以寻舋滋事罪判刑三年,已属无端诬陷;许正清拒不认罪、拒穿囚衣,维护自己的尊严,却遭到上海监狱当局唆使和纵容的刑事重犯的殴打,更是受到进一步的迫害。中国签署和批准《联合国反酷刑公约》已20年了,明年5月,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即将审定中国的报告,中国政府应该彻底改变这种让犯人监视犯人、容易产生酷刑和虐待的监狱管理方式。中国人权呼吁国际社会继续密切关注许正清的狱中遭遇,并敦促上海监狱当局立即采取措施,有效地解决许正清受虐待和基本权利遭剥夺的问题,并改善他的关押条件。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