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中国维权大事记:2007年 1 月 20日至2 月20 日
吕耿松 ( 浙江 )





1 月22日 ,内蒙古巴彦淖尔盟五原县县城的主要大街上,出现了成群结队的机动三轮车游行,参加游行的机动三轮车有三百多辆,队伍浩浩荡荡,绵延数百米。车主们冒着零下近二十度的严寒,驾车缓慢地过街穿路后,汇集到县委县政府门前示威抗议。据参加游行抗议的车主介绍,他们都是载客机动三轮车运营的车主,以此为生,连买车带办执照要花费五六千元,许多人都因此欠了债。但是最近盟、县政府实行了两项规定,一项是每车每次只允许载客一人,一项是营运范围不得超出城区,违反规定的就要被罚款或没收执照、没收车辆。这两项规定的实行使车主的运营效益大受影响,运营户们认为政府的规定不合理。

1 月22日 ,来自陕西省各地的参加过中国对越南战争的老兵代表约 200 多人,再次到省政府门前静坐,要求得到基本生活保障待遇。他们都是参加过1979 年至 1986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军人,都留下轻重不等的伤病,复员后有的安排了工作,有的回家务农,现已四十二三岁,上有老下有小,文化水平低,谋生技能单一。分配工作的,单位或倒闭或停产或瘫痪,每月只能领到几百元的生活费;回家务农的终年劳作,入不敷出,生活遇到许多困难,有病无钱医治,孩子上学也无力供给。全省这一批老兵有上万人。他们到西安上访已有几次了,到北京也上访过,其他省市也有这样的老兵上访。但得到的回答是:国家没有文件,没有这方面的政策,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这些老兵代表在省政府门前通道西侧整齐地站成四排(没有影响省政府大门的通行),打出的两面横幅,齐声高唱当年的歌曲《战友,战友》、《十五的月亮》、《血染的风采》。  

1 月22日 ,甘肃庆阳市地毯厂数百职工到市府抗议,大规模维权活动现已持续数日。该厂原为国有企业, 2003 年宣布改制为民营企业。一半多职工下岗,等待买断。2007 年元月政府才开始给买断职工发补偿金。但这次发给职工的补偿金,市国资委只计算到 2003 年。对于从2003年至 2006年期间的补偿金,市国资委拒绝发给。而对于该期间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等,社保局等政府有关部门也拒绝承担。参加维权职工手挽手组成人墙,高呼口号,完全封锁了市府大门。市府的十几辆小车被困在院内,动弹不得。市府门前的街道交通也受到一定影响。最近庆阳市党委换届,政府班子易人,而国企问题都是上届政府所遗留。上届政府的主要官员,前几年在对本市几百家国企的改制中,从中大捞特捞,却留下一屁股烂帐烂事。他们换届后纷纷转到人大,政协等部门任要职,不理政事,颐养天年。而一切后遗症,却要新一届政府来擦屁股。面对职工的维权抗议,更恐慌的是市国资委、社保局和各主管部门的官员。他们已经贪了多年,从几百家改制国企中贪到不少的好处。对于与他们与房地产商们的交易内幕,社保基金的巨大亏空等等臭事,本想只要职工不闹,谁也不知。这帮贪官原计划在 2006年底就宣布"全市所有国企改制完毕",准备向上报喜,然后升官发财。但新年伊始,职工的维权抗议打破了他们的美梦,而且把他们的臭事都一一抖落出来,给了新市长一个难堪和难题。现在,只要工人一出动,市府办公室就马上打电话,让他们赶快去领人(把职工劝回去)。以后自己的乌纱帽能不能保住,有关官员各个提心吊胆。目前,市国资委、社保局的官员纷纷躲避,不敢和与工人直接对话。

1 月25日 , 2007年
北京市政协、人大两个会议于 1月 25 日 、26日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行。这次举行的北京市十二届人大五次会议有 700 多名市人大代表参加,两会将进行一府两院报告、讨论选举等事项。北京市委书记刘淇,全国政协秘书长郑万通,市长王岐山,市委副书记于均波、强卫、杜德印参加了会议并祝贺。据北京维权人士刘安军透露,当天,在北京市政府前聚集了 1000多人抗议,人山人海。在五洲大酒店周围贴有 40多张的抗议标语, 3尺长、 1尺宽的白纸上大黑字分别写着"打倒贪官!"、"喝血社会!"、"司法黑暗!"、"警匪一家!"等口号。酒店周围有四五十人以上的警察, 20多辆的警车开来开去的巡逻。这上千人本来准备赶到会议中心抗议,但他们纷纷被警察押离。 26日的会场外面,有数百名穿着制服的警察、数目不清的便衣、四五十名带着头盔、拿着盾牌的防暴警察和五六十辆来往巡逻的警车在警戒,三十多名北京人士被当局拘捕,民主、维权人士华惠棋还遭到六七名警察的殴打。在会议中心,遭强拆的北京访民李学会和高玉清等三十多北京人士在会议中心附近被警方关押到大厅里,进行登记后,被关到大厅里间隔的许多小间,每间关押四、五人。访民们指出:"最近,大街上有许多穿黄大衣的武警巡逻,这个社会到底是怎么了?北京开个两会就紧张到这个程度,全国两会又会怎样?奥运会别在北京开了,要是开的话,老百姓都不能活了。"

1 月28日 , 200多在北京的访民集体到中共钓鱼台国宾馆前喊冤,不过他们很快被警方扔上警车,送往甘家口派出所。湖南访民李思告诉记者, 200多访民 28日早 10点赶到钓鱼台国宾馆鸣屈喊冤。到了那里,有的访民下跪,拿着状纸痛哭, 10 多个值勤的武警和便衣将他们粗暴的从地上拖起,扔进警车,他们对拒绝上警车的访民拳打脚踢。李思说:"我住在最高法院信访办附近,一早就和 70~80人从那里走的,到了钓鱼台国宾馆那里,武警根本不允许我们在那呆,用 2个警车拉了 6趟,才把200 多访民全部拉到甘家口派出所,直到下午 4 点多国家信访局的人才来到派出所,给我们填表登记,期间不给我们吃饭,也不给水喝。"大纪元记者方晓者29 日给甘家口派出所 (10-6831 1022 ) 去电,接听电话的警察证实了此事,并表示28日晚,警察把不填表、签字的访民都送到某收容站去了。

1 月28日 ,王东海、朱虞夫、吕耿松、任伟仁、徐光等一百多名维权人士连署发表公开信,强烈要求浙江省洞头县政府立即释放维权老干部林炳长。林炳长是原温州市洞头县县委常委,是共产党官员中罕见的正义人士。 2002 年,洞头县政府与开发商勾结,企图霸占该县小三盘村290 多户渔民世世代代赖以为生的一千多亩滩涂。县政府非法收回法律规定属于渔民的滩涂使用权,仅给渔民每亩 350 元的补偿,而转手以每亩9万元的价格卖掉。在政府强权的压迫下,眼看小三盘村的几百户渔民就要失去饭碗,林炳长义不容辞地站了出来,带领渔民学习宪法,用宪法来抵制洞头县政府弱肉强食的丛林政策。林炳长退休后待遇优厚,小三盘村的事跟他个人毫无关系。但他不忍看到渔民兄弟失去赖以生存的滩涂,也不惧当局对他的威胁 ,毅然决然地和渔民一起反抗恶政。 2006年 12 月 1 7日凌晨三点被洞头县政府派人抓进洞头县看守所,一起被抓的还有他的弟弟林炳强。林炳强于第二天放出,林炳长于 2007 年 1 月 8 日被刑事拘留, 1月 22 日被洞头县检察院批准逮捕。公开信呼吁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省长吕祖善、省公安厅厅长王辉忠等浙江省官员关注此案,呼吁全中国维人士关注此案,呼吁海外关心中国维权事业的正义人士关注此案,早日释放林炳长先生。

1 月28日 ,山东省聊城的一千多民师联署,将市政府和教育局告上法院。山东聊城和荷泽两个地级市的两千多名民办教师多年来不断上访,控诉当地政府没有按照国务院有关 规定做到落实《教师法》中民办教师与公办教师同工同酬,在调整公办教师工资时,应相应增加民办教师工资。这些持有国家认可教师证、职教二三十年的老民办教 师们,被辞退多年后,工资没有增长,而且没有任何福利和保险,大家觉得非常不合理。一位姓高的老师说:"聊城市政府、教育局没有按中央文件办这件事,它们 把我们这些年的指标卖的卖了,转移给别人了。漠视我们这些工作多年,向要饭的一样,苦苦熬了三十年的民办教师,他们就把我们赶下了讲台。我的房子现在很 破,每到下雨阴天,我这老的少的 ......说到这个我要掉泪了。像我这样的有多少人呢?聊城大约我们这批有两千四五百人,现在很多同志已经死去了,现在还有大约两千人左右吧。"

2 月1日 ,中国大陆官方查禁作家章诒和等人著作的事件在台湾引起强烈反弹, 44 位台湾艺术文化界以及社会运动人士发起联署签名声援章诒和,并且呼吁中国当局正视禁书事件对世界华文创作产生的负面影响。声援稿指出,现今正是华文创作逐 步迈向世界舞台的璀灿时期,中国执政当局不但不应该箝制任何创作,更应积极地提供良好的自由创作环境,鼓励华文创作对全人类的文明做出更多的贡献,诚恳呼 吁中国执政当局正视章诒和事件对于华文创作世界产生的震撼及影响,并重新审视此一事件的处理。

2 月1日 ,深圳市龙岗区专门为迪士尼生产手袋的日资公司"煌星轻工制品厂" 1 月31日 突然宣告关厂,引发员工堵路抗议追讨赔偿金,员工表示如得不到应有的赔偿金,将发动大规模游行示威。公司员工代表文小姐对香港《明报》说, 1 月31日 下午 6时下班后,在工厂大门口突然张贴出公司终止营运的告示,表示 1月份的薪金已存入员工户口,要求员工 2月 2日 前离开工厂。龙岗劳动局得知后,赶至现场与员工协商。员工代表不满当局回覆,两百多名员工于2 月 1日 上午阻塞公司旁的深汕公路抗议,并派出数十人代表准备到市政府陈情。

2 月2日 ,狱中中国民主党成员何德普的妻子贾建英披露了何德普近日给司法部部长写信,反映狱中伙食问题以及离开监仓活动时间不足,要求予以改善,维护犯人健康权 利。何德普在信中呼吁伙食应由外面的公司竞争承包,不应该由监狱自己管。监狱分等级,一些牢头狱霸在里面吃得很好,像他们这些政治犯却长年吃用白开水煮的 白菜、土豆、萝卜三种菜。他们吃不到肉,只有国庆节和春节有一点,其它时间就没有。贾建英是 1月26 号去看何德普的,何告诉她 1 月 8号给司法部部长吴英爱写了封信,内容就是呼吁给监狱的人提高伙食。因为伙食费很低,只有 127块 钱,伙食很差。另外提到放风的时间很短,有时候甚至一个月都不能出来(离开牢房)一次。时间长了又是缺乏锻炼,伙食又差,怕他们这些政治犯身体垮了。据德 普反映,一般刑事犯的待遇要比政治犯高,因为刑事犯都认罪了,有多一些锻练的机会,可以劳动。但是政治犯一般都不认罪,不允许劳动,也不给出来;一般犯人 可以花两三百块在里面买点吃的,政治犯不可以,只能花八十至一百二,里面东西很贵,买不到什么。但监狱不承认有政治犯,他们说中国没有政治犯。何德普呼吁 的主要是政治犯,现在担心的是这封信监狱可能不会给他寄到部长那儿去。贾建英 1月 31日 给司法部长吴英爱发了个电子邮件,问她有是否收到何的信,但是一直没有结果。于是她就干脆向媒体公布这封信,希望媒体帮助敦促一下改善狱中政治犯的环境。

2 月3 日 , 23岁的河南省商丘市人秋子 2006 年 7 月大学毕业后在求职招聘过程中遭受到相貌歧视,将撕毁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上海昂立教育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告上上海市长宁区劳动仲裁委。 秋子因先天性脑积水,头部稍微偏大。去年 12 月,秋子在求职时遭到上海昂立教育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歧视。秋子的申请书称:"上海昂立教育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撕毁合同",而理由是其"相貌不佳"。秋子及其代理人认为,昂立教育的行为已经侵害了其名誉权,要求赔偿精神损失费 5 万元,并在媒体上公开道歉。据悉,这是国内第一例因"相貌不佳"而引起的劳动合同纠纷。

2 月3日,国际笔会首次在香港举行的亚太区会议,参与的共有 120多名作家,他们来自日本、韩国、欧洲、美国及澳洲等地,会议主要勾画亚太地区的工作规划,及争取更大言论、创作自由。会议邀请 40位中国作家出席,但是只有 15人 能够参加。会议组织之一的独立中文笔会秘书长张裕说,禁书《伶人往事》的作者章诒和本答应出席及发表演讲,但是,禁书事件发生后,她接获一些具中国官方背 景的人士劝谕著她不要参予,所以,她决定不来会议。除了章诒和没有出席会议外,还有作家秦耕、昝爱宗及赵达功等。赵达功表示,上周末他抵达罗湖出入境站 时,公安突然阻止他不能到香港。赵达功相信,这次多名作家不能到港,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中国政府不准他们参加国际笔会的会议,因为他们要求言论、创作及表 达自由。由于这次很多中国作家未能到港参加,引致大会对中国的言论自由更感关注。

2 月4日 ,上午 8时,潮州市饶平县所城镇龙湾村数千名村民游行到该镇煤气公司及所城镇政府门外抗议,要求释放被捕村民及取回征地赔款。 1997年,该村被征去约 100亩土地以开设煤气公司,煤气公司支付人民币 700万元给所城镇政府,但款项一直未交到村民手上。后来,村民找村党支部书记吴国务追问赔款时,发现他已潜逃。村民去年 4月起已多番示威及堵塞已投产的煤气公司出入道路,但仍无法争取到赔偿。 4日凌晨约 2 时许,数十名公安悄悄入村秘密拘捕 4名带头争取赔偿的村民,结果两人被蒙头带走,另外两人及时逃去。到 9 时许,数百名不明身份的大汉到达镇政府门外,以铁棍、牛肉刀等凶器袭击手无寸铁的村民,还有大汉拿起手枪指吓企图反抗的村民。冲突中约 100名村民受伤,其中 3 人危殆。

2 月4日 ,据香港《明报》报导,中国新闻出版总署禁书事件愈滚愈大,一批中共前高官、学者声援章诒和,其中包括新华社前副社长李普、清华大学教授贾西津、著名作家 钱钢等,他们强烈要求当局要依法保障公民出版权利,呼吁新闻出版等部门确立公开、依法、符合公共利益的制度规范。曾任新华社副社长、中国记协书记处书记、 89 岁的李普在声明中说,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一口气查禁8 本书,而不是用文件或其他文字形式表达行政意愿,是一种心虚表现,是怕日后形势变了被秋后算帐。研究公民社会与治理的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贾西津表 示,无论政府还是执政党,权力的唯一合法性来源于人民的共同利益,思想审查、出版禁令乃至对公民表达的剥夺,是违背公民意愿,违反公共利益。

2 月5日 上午, 100多名民工包围了位于北京的国家农业部所属的农民日报。从下午开始,北京警察开始介入。据民工介绍,农民日报因建新闻大厦,拖欠了这些民工工资。据称,工程发包过程中,存在巨大猫匿。

2 月6日 ,邓太清、王德邦、何俊仁、张鉴康、杨在新等一百多位维权、民运人士发表《中国人权论坛宣言》。《宣言》号召自 2007 年始,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与《世界人权宣言》发布 60周年来临之前,全国掀起一个探讨人权、追索人权、践行人权的热潮,并倡议: 1、各大院校、各研究机构、各社会团体、及一切相信自己配享普世人权的人们,都以自己所能的形式,广泛发起和积极参与人权的探讨。以研讨会、交流会、座谈会等形式,在全社会探讨人权; 2、关心身边的苦难,发现、揭露身边一切侵权行径。以自己力所能及的形式,去捍卫人权; 3、基于我们的良心和正义,基于对我们尊严的坚守,基于我们对自由的渴望,基于我们对奴役制度的厌恶,基于我们对独裁专制的憎恨,让我们无畏地思考,无畏地言说,无畏地践行人权。《宣言》表示:"我们将以此为契机,坚韧不拔地推进中国人权的不断进步。"

2 月6日 ,甘肃省兰州市西固区东川乡东河湾村村民委员会认为省政府为中国核工业总公司五 ○ 四厂颁发的土地使用证侵犯了其集体土地所有权,因此将省政府告上法庭。据《兰州晨报》报道,甘肃省国土资源行政管理部门四年前以甘肃省政府名义为中国核工业总公司五○ 四厂颁发了国有土地使用证,兰州市西固区东川乡东河湾村村民委员会认为该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并侵犯其集体土地所有权,向兰州市中级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东河湾村委会当庭认为,2006 年 5月 10日 ,该村村委会委托代理人到兰州市西固区规划土地局调查发现,省政府向五○ 四厂颁发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无任何土地权属、地上建筑物来源证明及相关村民委员会的证明材料等,认为省政府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并侵犯其集体土地所有权,请求法院确认其颁发行为违法,并撤销使用证。据统计,从1990 年到 2002年全国被征用的农地 4736万亩,地方政府出售土地获得的收益平均每年达到 2300亿元,其中超过一半来自农地,但农民从中得到的土地赔偿还不到其中的 15%,根据测算, 13年来全国共有 6630万农民失去了土地,成为没有土地的农民。

2 月7日 ,湖北随州市望城岗村的部分村民围堵湖北省随州市开发区管委会,他们要求被围在管委会内的干部就该村的征地问题给个说法。傍晚,开发区管委会突然来了几十名警察,他们砸开管委会的窗户,将被围在管委会办公室内的几名干部"救"出。情绪失控的群众立即将旁边的 316 国道堵住,一时车辆排起了长龙。2006年下半年,望城岗村村委会与随州市发展投资有限公司签订协议,准备建工业园,将望城岗村 2000多亩土地卖给随州市发展投资有限公司,涉及 500多农户, 2600多人。这家公司实为随州市政府举办。协议规定土地总费用按每亩 2.5万元计算,同时,兴建商住小区,所有被拆迁的农户以 380 元 /平方米的价格购买商品房。村民们对这个协议非常不满,他们认为土地补偿价格太低,政府要求老百姓买商品房、住小区不合理,因为一点补偿费不够买房子。为此,村民们于 2006年 12月 26日 开始到省里上访。 2月 6日 ,村民代表刘克卓又到武汉上访,随州市几十名公安人员到武汉将刘克卓抓了回来,现在下落不明。村民们听到这个消息后,于 2 月7日 纷纷自发地来到随州市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人数大约有数百人,大家一致要求放人。村民刘先生说,他们将继续抗议,要求随州政府释放村民代表,并征讨征地补偿费。

2月7日 凌晨6 时许,在未进行公示的情况下,北京海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擅自在北京市海淀区马甸玉兰园回民小区东侧工地开始强行施工。60多名居民或坐或站聚集在工地门口,抗议开发商的侵权行为,并阻止施工车辆进出。开发商为了阻止小区穆斯林居民的反对,以30-50元人民币每人每天的薪资雇佣 400人组成保安队伍保护施工。这些人群是由社会上的闲散人员、未满 18岁的童工、一些不明事情真相的群众演员和黑社会的打手组成。他们到了工地后,穿上了事先准备好 的保安服装在工地内待命,还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开发商从监狱请出来的罪犯,他们坐着监狱的车,到了现场换上保安的衣服,来"维持秩序"。这时闻讯赶来的小区 穆斯林居民到工地前要与开发商协商施工一事。在协商未果的情况下,工地上的"保安"在开发商指使下,对手无寸铁、毫无还手能力的小区穆斯林居民进行了数次 长时间的围殴。由于小区居民坚持不让施工车出入工地,截至中午 11点30分,双方发生多次冲突后,开始僵持。停在工地不远处的5辆 警车上的警察却视而不见,不予理睬,任凭事态的发展,造成很多小区穆斯林居民受到不法伤害。还有回民向记者反映:有很多人给《七日》、《北京晚报》、《身 边》、《法制进行时》等号称是为百姓报道的报纸和电视栏目打电话,都说先向上级请示一下,让我们等电话,但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2 月8日 ,上海协和医院发生一起医疗纠纷引发的群体暴力事件,超过百名曾付出巨额金额给医院的病人,与院方保安爆发激烈冲突,多人受伤。因未能追回欠款,病人计划派代表上访北京。

2 月8日 ,下午 3时左右,武汉花楼街维权居民来到拆迁办住地花楼街红胜幼儿园外,宣讲中央有关拆迁政策,与拆迁办人员发生冲突,家住红胜巷 58号一女性居民被拆迁办一男子用力扇了几记耳光,而另一位家住花楼街 228号 75岁的罗姓老太,则被从拆迁办三楼甩下的装在篾筐子的饭盒砸伤,激怒了现场的维权居民。接到报警的警察虽来到现场,但没有作任何处理。居民敲打铜锣召集更多的住户参加抗议,要求交出打人凶手。至北京时间 22点 30分记者发稿时,仍有 200 左右的花楼街居民冒着大雨坚持在事发现场。居民们表示:要将违法的拆迁办赶出花楼街,并要求将动手打人的凶手抓 到派出所去。武汉花楼街居民因不满政府不公正拆迁条件,多次到武汉市政府和北京上访,但一直没有得到官方答复。最近,拆迁办开始强行进驻居民区,花楼街居 民已多次上街游行,街区内气氛紧张,居民们担心如此下去,恐发生大规模的冲突,呼吁外界关注花楼街维权事件。

2 月9日 ,湖南长沙的经租户一大早就自发赶往长沙市房地局,希望长沙市房地局能够尽快落实政策,还他们房屋。这些经租户的问题长达几十年都没有解决,现在有些人生 活相当困难,有些在外面还是租房住,自己有家不能回,有理没处说。当年政府所谓私房改造政策没给这些经租户任何补偿,就以流氓手段赤裸裸的抢劫走,有些经 租户跑了一二十年,如今很多都已经白发苍苍,至今还在为拿回本来属于自己的房子还在每日奔波。

2 月10日 , 2007年首次六方会谈期间,在钓鱼台国宾馆的会场外面,上百名抗议者向大门冲击,被警察拘押。目击者称:在南站坐特 5路在钓鱼台下车的访民 20多人,下车就往大门冲。前后两拨约一百多人,访民们一边喊"冤枉啊,冤枉啊 ",一边冲向大门口,虽然穿警服的警察人数多达七八十人,但访民人数太多,警察两个人架住一个,人数明显不够,在大门前勉强挡住了冲击的访民。抗议者们被分装两辆大公交车,押往马家楼。 10日晚间,北京上访村一位来自新疆的老访民证实,马家楼已经关押了几百人,但马家楼可能被安上了信号干扰器,手机信号极差,和被抓在里面的朋友联系不上了。

2 月10 日,
广西贺州市发生一起农民工讨薪事件。 讨工资的民工有30 人左右,被讨薪单位是中铁集团洛湛铁路指挥部。民工们打着"我们要过年,还我血汗钱"的横幅,在中铁集团洛湛铁路二标段工程指挥部门前示威。当时" 110 "和交警都已上班,但不敢有什么动作。

2 月11日 ,北京维权人士齐志勇、胡佳、李海、刘京生、赵昕、任畹盯、关增礼、钱玉民、刘焕文、刘凤钢、刘荻、化波、庞梅青、扬靖、王林海、毕玉霞、贾殿英、王玲、王美、王学军、刘安军等发表 联合声明,要求当局停止迫害民运人士王国齐。声明说:"2 月8日 晚 8时许,资深民运人士王国齐先生被北京市海淀区万寿寺派出所警察在五道口拘捕,迄今仍被关押,警方没有依照法律程序通知家属拘捕事由。得知这一消息,我们感到非常震惊,要求警方保障王国齐先生的安全,迅速释放王国齐先生。"王国齐, 1962年出生,北京市人。 1989年因参加天安门爱国民主运动,被羁押在秦城监狱 1年之久。 1992年因与胡石根、刘京生、王天成等人一起组建"中国自由民主党"并参与组织纪念六四民主运动三周年,再次被当局拘捕。 1994年被北京市中级法院以"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判刑 11年并剥夺政治权利 3年,2003 年刑满出狱。

2 月11日 ,上午 9时许,广东海珠区晓港湾雅典居业主们接晓城大厦交房通知后前往收楼,不料却遭遇尴尬:因开发商无法提供消防验收证书、住宅质量保证书等资料, 100多名业主拒签交房手续。业主陈小姐说:"消防未验收、一到三楼还在施工,进出门不小心就会被砸伤、房内地板像海绵一踩就陷,房子怎么收?!"记者赶到晓城大厦,看到 100多名业主聚集在楼前和物管人员争执。 2701房业主陈女士告诉记者,她是 2005年买的房,本来说好 2006年12 月 30日 交房,不知为何开发商一直拖至现在才通知收房。昨天上午,她到房间一看,发现门窗安装粗糙,墙壁间留有缝隙,地板一踩就陷,墙壁坑坑洼洼,客厅墙居然有个 大洞。一名董姓业主告诉记者,就在记者上楼看房期间,三名光头男子前来威胁业主说:"你们爱收不收,我投入几千万在里面,装修相当于是白白送,要是不想要 我把楼封了,你们谁都别想住。"

2 月12日 ,有 600 多人到北京市政府前集体上访。上访的有三拨人。一是北京市门头沟区的农民,大约有四五百人。他们一大早就赶到市政府信访办前上访,据访民介绍,门头沟区的这批农民分别因土地被政府强占和房屋被强拆而第一次到市政府信访办集体上访的。当地公安局的数辆警车及 70多名警察在获知消息后,马上动身,准备半路截住这批村民,但他们晚了一步。村民们乘面包车等交通工具,于早上 8点就赶到了市府。村民反映,他们在市府信访办前,被要求只能派代表进去谈话,但直到下午仍未谈出任何结果,最后不得不悻悻而归。第二拨是近百名北京经租房受害者。经租房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从中共建政后的 50年代中期,政府就出台相关文件,有步骤的实施掠夺公民私有房产的政策,到 1958年 8月仅 10天时间,就将全北京市24 万间私房共计 380 万平方米,涉及6000余 户的公民私有房屋充公。据经租房产权人马连福说,政府先后推出的几个关于经租房文件的背后,隐藏着天大的阴谋。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曾几次撰文,就经租房权 益人长达近半个世纪的难以言尽的苦难,从法律及道德层面抨击政府的流氓行为。马连福还表示,他们这个受害群体已经上访多年了。仅上个月,就将全国人大、国 务院、北京市建委、北京市法制办、北京市人大、建设部信访办又跑了个遍,但没有任何结果。第三拨是被亿林公司骗钱的市民。几十名被亿林公司的欺骗宣传误导 而投资买树木结果落得钱物两空的访民,也是市府信访办前的常客,他们表示自己也清楚有现行黑政府做后盾,别指望什么时候能讨回公道,但还是要上访,去为自 己的权利抗争。

2 月14 日, 农历新年前夕,家家户户准备过年的时候,西安碑林区粮食分局的五十多名职工却在年二十五和二十七,打着横额到市政府请愿。工人张先生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 者:"他信访办不解决问题,年前礼拜一我们又去了市政府一次,拉了横幅以后一直从早上等到下午,最后他们不出来,我们就把门封严了,他们才出来,出来以后 叫来了一些市局和分局的官员,我们提了七八条问题叫他们回答,他们每一个答复最后一句都是他们基本上做的正确的,没有错误,有明显错误的,就说调查调查, 基本没有答复。后来又去了一趟,他们说把问题反映到市政法委一个书记那里。"碑林区粮食分局从 1998 年开始体制改革以后,先后三次用低于政策规定的一次性补偿辞退员工,分别是1998 年用不足两千元一次性补偿辞退了 20 多名合同工,2003 年底至2004 年中以 806 元年均工资乘工作年数,辞退了112 名职工;以及 2006 年中提出1612 乘以工龄要与三百多职工解除劳动关系。2006 年这批职工大半至今拒绝签字,他们指该补偿款只有国家政策规定的一半。据了解,两三百职工,从 1997 年以来,没有拿到一分钱工资,但单位领导则是年年加工资,还有住房公积金、养老金和医疗金的差异,令职工们感到极度不公。

2 月17日 ,也就是大年三十,大批来自中国各地的访民聚集北京。有的人因为给胡锦涛、温家宝拜年兼请愿已被截访,有的人则为了在即将来临的两会期间见一见代表诉一诉 冤情、或者怕被送回老家后遭关押而东躲西藏。大年三十晚上,北京一些领导人的住处玉泉山、东郊民巷等地,及党政机关所在地天安门、府右街等地聚集着数百访 民,他们要给胡锦涛、温家宝拜年兼请愿。这些人几天来被陆陆续续地截访,有的带到马家楼临时收容站,有的被带到不知名的接见站。上海访民徐先生等 18人 在准备向温家宝拜年请愿时被带到一处不知名的接见站关押,上海有五十多人在新年前后被截访回家。玉泉山、东郊民巷是胡锦涛和温家宝的住处,这些地方范围不 小,胡、温两人确切住在哪里访民们并不知道,他们漫无目的地去找,真是病急乱投医,他们廹切希望有人能作主解决问题。仍在北京的访民郑先生说:"老百姓到 处告,但上访后谁都不管。你越不让去的地方可能就是越有点效果,老百姓就是抱这点愿望。"黑龙江的王女士则告诉记者,国务院信访局局长王学军大年三十上午 十点,到信访局去检查,刚从大门进来,访民一千多人全拥上去,有一个女的还带一个四五岁的小孩,连喊带哭的。警察们为局长维持秩序时,把那个女的打了。警 察说,局长来了,你们闹事,不是给我们添麻烦吗?访民反驳说:"大年三十,如果地方官员能有作为的话,我们能来吗?"尽管在北京上访饱受岐视,生活条件艰 苦,还要防备截访,并且到信访能解决问题的比率并不高,不少人还是抱着留在北京即留住希望的想法,东躲西藏地坚持下来。

2 月17日 ,
民主中国阵线发布了告全国同胞书,题目是"废特权、求公正,向全国父老乡亲问候"。文告由费良勇主席执笔,文告的第一部分,综合概述了过去一年中国存在 的越来越严重环境问题、贫富差距问题、大量贪官贪污的钱财流向外国的问题,以及对于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各种人权的残酷迫害:"社会不公,道德沦落,贫富 悬殊,治安恶化,民怨沸腾,显示出一党专制必然走入死胡同。中共历史上罪恶累累,如今为了死保专制统治,继续残酷镇压民运人士、法轮功人士和维权人士。" 民阵在文告中说,"民主中国阵线坚决支持维权运动,人权是最大的政治,维护人权是每个公民的权力和义务。维权运动的核心是废除特权,维护公正,只要中共拥 有特权,社会就没有公正可言。如果每个人都能抛弃奴才世界观,树立自由民主的公民世界观,勇于维护自己和他人的权利,维权运动就会滚滚向前,民主化就会水 到渠成。"民主中国阵线呼吁所有受迫害的人不畏强权,敢于同贪官污吏抗争,同黑暗势力抗争,同专制政府抗争。

2 月18 日,
武汉花楼街居民再次掀起维权高潮,近日不断举行游行,抗议当地政府非法征地逼迁。 18日 花楼街参与游行示威人数达到上千人,他们高喊口号反对政府介入拆迁及打压维权。居民代表育先生说:民众都积极加入,沿途都有跟上来的,开始一二百人,最后 到一千多。居民们高喊"反对违法拆迁"、"哪里有压迫哪里有反抗"等口号,要求政府不要干预拆迁。这次大规模的游行,引起了警方的关注,当天在场的陈婆婆 说:"我们游到拆迁办(红星幼儿园原址)。近来了八个民警,还有 110警 车在马路上,我们没走出马路,他们不敢对我们怎么样。我们在巷子里七十多岁的婆婆伯伯喊口号。"花楼街位于武汉繁华地段,近五千户居民拒绝搬迁,认为这里 的房产没有挂牌就被政府私卖了,赔偿款低于标准,连买同区小面积的二手楼都不够。上周末有一位姓金的老人,因不满赔偿太低,愤怒之下企图跳楼。既得利益者 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不断打压维权,去年 11月 30日 居民到市政府外上访时被警察暴打,多位老人受伤。事后,维权代表陈顺喜被抓。然而官方并没有停止推进拆迁,除了多次拆毁村民的维权标语,在街上装摄像头监 视居民,拆迁办上周还带同壮丁和工具、水泥,强行到当地驻扎,官方更下令要关闭当地的菜场,变相逼迁,村民不久前发表致胡锦涛公开信反映这些问题,但无济 于事。

2 月 18 日,据《六四天网》北京义工 2月 18日 下午17 点30 分发来的消息,17 日被关押在马家楼的200 多访民,由于看管警察、保安集体消极怠工,导致访民一批批冲出。最后,在只剩下少数人时,不得不全部释放。 18 日凌晨,北京除夕的钟声刚敲过,访民便开始集体唱歌,后来,全体访民开始往外冲,根据估计,第一批有五六十名访民冲出了马家楼收容站,未能冲出的访民与当局之后收押的访民一起在马家楼收容站内的墙上写满了标语,主要内容有"打倒腐败,保护人权"。 有意思的是,从各处抽调去抓捕和看管访民的警察们只得昼夜陪同访民,他们也是怨声载道,抱怨今年的年夜饭吃不成,还无法和家人团聚,由于警察、保安也消极对待看管访民,让访民们一批批地从马家楼收容站冲出去。 18 日下午17 点左右,被非法关押的访民已经越来越少,最后,在群情激愤下,当局释放了全部访民。分析人士认为,北京马家楼 2.18 事件,必将是中国最终废除非法"息访"政策道路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2 月 20 日, 2007年中国农历新年期间,巴蜀两地的 20多位 泛蓝联盟 网友齐聚四川成都与乐山 ,通过互联网向全国各地的网友致以节日的祝福,同时勉励大家振作精神,力争 2007年在传播民主、和平以及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方面有所突破。泛蓝成员黄晓敏介绍说,这次聚会除了相互拜年之外,期望能够在 2007 年实现两地网友的经常互动,以及为推动两岸三地的政治文明、情感交流、团队建设等方面进行有意义的探索和卓有成效的建设性工作。聚会期间,大家得知中国台湾国民党由马王联袂搭档,竞选 2008 年台湾总统,大家即兴在乐山大佛举行了以"支持马哥、走向共和"为主题的庆祝活动,遥祝马王竞选成功,并在六四天网上公布了这次活动的照片。大家希望台湾的民主政治能够走的更稳健、两党政治更加成熟,作为三民主义模范省给中国大陆起到更好的示范作用。









1 月22日 ,内蒙古巴彦淖尔盟五原县县城的主要大街上,出现了成群结队的机动三轮车游行,参加游行的机动三轮车有三百多辆,队伍浩浩荡荡,绵延数百米。车主们冒着零下近二十度的严寒,驾车缓慢地过街穿路后,汇集到县委县政府门前示威抗议。据参加游行抗议的车主介绍,他们都是载客机动三轮车运营的车主,以此为生,连买车带办执照要花费五六千元,许多人都因此欠了债。但是最近盟、县政府实行了两项规定,一项是每车每次只允许载客一人,一项是营运范围不得超出城区,违反规定的就要被罚款或没收执照、没收车辆。这两项规定的实行使车主的运营效益大受影响,运营户们认为政府的规定不合理。

1 月22日 ,来自陕西省各地的参加过中国对越南战争的老兵代表约 200 多人,再次到省政府门前静坐,要求得到基本生活保障待遇。他们都是参加过1979 年至 1986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军人,都留下轻重不等的伤病,复员后有的安排了工作,有的回家务农,现已四十二三岁,上有老下有小,文化水平低,谋生技能单一。分配工作的,单位或倒闭或停产或瘫痪,每月只能领到几百元的生活费;回家务农的终年劳作,入不敷出,生活遇到许多困难,有病无钱医治,孩子上学也无力供给。全省这一批老兵有上万人。他们到西安上访已有几次了,到北京也上访过,其他省市也有这样的老兵上访。但得到的回答是:国家没有文件,没有这方面的政策,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这些老兵代表在省政府门前通道西侧整齐地站成四排(没有影响省政府大门的通行),打出的两面横幅,齐声高唱当年的歌曲《战友,战友》、《十五的月亮》、《血染的风采》。  

1 月22日 ,甘肃庆阳市地毯厂数百职工到市府抗议,大规模维权活动现已持续数日。该厂原为国有企业, 2003 年宣布改制为民营企业。一半多职工下岗,等待买断。2007 年元月政府才开始给买断职工发补偿金。但这次发给职工的补偿金,市国资委只计算到 2003 年。对于从2003年至 2006年期间的补偿金,市国资委拒绝发给。而对于该期间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等,社保局等政府有关部门也拒绝承担。参加维权职工手挽手组成人墙,高呼口号,完全封锁了市府大门。市府的十几辆小车被困在院内,动弹不得。市府门前的街道交通也受到一定影响。最近庆阳市党委换届,政府班子易人,而国企问题都是上届政府所遗留。上届政府的主要官员,前几年在对本市几百家国企的改制中,从中大捞特捞,却留下一屁股烂帐烂事。他们换届后纷纷转到人大,政协等部门任要职,不理政事,颐养天年。而一切后遗症,却要新一届政府来擦屁股。面对职工的维权抗议,更恐慌的是市国资委、社保局和各主管部门的官员。他们已经贪了多年,从几百家改制国企中贪到不少的好处。对于与他们与房地产商们的交易内幕,社保基金的巨大亏空等等臭事,本想只要职工不闹,谁也不知。这帮贪官原计划在 2006年底就宣布"全市所有国企改制完毕",准备向上报喜,然后升官发财。但新年伊始,职工的维权抗议打破了他们的美梦,而且把他们的臭事都一一抖落出来,给了新市长一个难堪和难题。现在,只要工人一出动,市府办公室就马上打电话,让他们赶快去领人(把职工劝回去)。以后自己的乌纱帽能不能保住,有关官员各个提心吊胆。目前,市国资委、社保局的官员纷纷躲避,不敢和与工人直接对话。

1 月25日 , 2007年
北京市政协、人大两个会议于 1月 25 日 、26日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行。这次举行的北京市十二届人大五次会议有 700 多名市人大代表参加,两会将进行一府两院报告、讨论选举等事项。北京市委书记刘淇,全国政协秘书长郑万通,市长王岐山,市委副书记于均波、强卫、杜德印参加了会议并祝贺。据北京维权人士刘安军透露,当天,在北京市政府前聚集了 1000多人抗议,人山人海。在五洲大酒店周围贴有 40多张的抗议标语, 3尺长、 1尺宽的白纸上大黑字分别写着"打倒贪官!"、"喝血社会!"、"司法黑暗!"、"警匪一家!"等口号。酒店周围有四五十人以上的警察, 20多辆的警车开来开去的巡逻。这上千人本来准备赶到会议中心抗议,但他们纷纷被警察押离。 26日的会场外面,有数百名穿着制服的警察、数目不清的便衣、四五十名带着头盔、拿着盾牌的防暴警察和五六十辆来往巡逻的警车在警戒,三十多名北京人士被当局拘捕,民主、维权人士华惠棋还遭到六七名警察的殴打。在会议中心,遭强拆的北京访民李学会和高玉清等三十多北京人士在会议中心附近被警方关押到大厅里,进行登记后,被关到大厅里间隔的许多小间,每间关押四、五人。访民们指出:"最近,大街上有许多穿黄大衣的武警巡逻,这个社会到底是怎么了?北京开个两会就紧张到这个程度,全国两会又会怎样?奥运会别在北京开了,要是开的话,老百姓都不能活了。"

1 月28日 , 200多在北京的访民集体到中共钓鱼台国宾馆前喊冤,不过他们很快被警方扔上警车,送往甘家口派出所。湖南访民李思告诉记者, 200多访民 28日早 10点赶到钓鱼台国宾馆鸣屈喊冤。到了那里,有的访民下跪,拿着状纸痛哭, 10 多个值勤的武警和便衣将他们粗暴的从地上拖起,扔进警车,他们对拒绝上警车的访民拳打脚踢。李思说:"我住在最高法院信访办附近,一早就和 70~80人从那里走的,到了钓鱼台国宾馆那里,武警根本不允许我们在那呆,用 2个警车拉了 6趟,才把200 多访民全部拉到甘家口派出所,直到下午 4 点多国家信访局的人才来到派出所,给我们填表登记,期间不给我们吃饭,也不给水喝。"大纪元记者方晓者29 日给甘家口派出所 (10-6831 1022 ) 去电,接听电话的警察证实了此事,并表示28日晚,警察把不填表、签字的访民都送到某收容站去了。

1 月28日 ,王东海、朱虞夫、吕耿松、任伟仁、徐光等一百多名维权人士连署发表公开信,强烈要求浙江省洞头县政府立即释放维权老干部林炳长。林炳长是原温州市洞头县县委常委,是共产党官员中罕见的正义人士。 2002 年,洞头县政府与开发商勾结,企图霸占该县小三盘村290 多户渔民世世代代赖以为生的一千多亩滩涂。县政府非法收回法律规定属于渔民的滩涂使用权,仅给渔民每亩 350 元的补偿,而转手以每亩9万元的价格卖掉。在政府强权的压迫下,眼看小三盘村的几百户渔民就要失去饭碗,林炳长义不容辞地站了出来,带领渔民学习宪法,用宪法来抵制洞头县政府弱肉强食的丛林政策。林炳长退休后待遇优厚,小三盘村的事跟他个人毫无关系。但他不忍看到渔民兄弟失去赖以生存的滩涂,也不惧当局对他的威胁 ,毅然决然地和渔民一起反抗恶政。 2006年 12 月 1 7日凌晨三点被洞头县政府派人抓进洞头县看守所,一起被抓的还有他的弟弟林炳强。林炳强于第二天放出,林炳长于 2007 年 1 月 8 日被刑事拘留, 1月 22 日被洞头县检察院批准逮捕。公开信呼吁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省长吕祖善、省公安厅厅长王辉忠等浙江省官员关注此案,呼吁全中国维人士关注此案,呼吁海外关心中国维权事业的正义人士关注此案,早日释放林炳长先生。

1 月28日 ,山东省聊城的一千多民师联署,将市政府和教育局告上法院。山东聊城和荷泽两个地级市的两千多名民办教师多年来不断上访,控诉当地政府没有按照国务院有关 规定做到落实《教师法》中民办教师与公办教师同工同酬,在调整公办教师工资时,应相应增加民办教师工资。这些持有国家认可教师证、职教二三十年的老民办教 师们,被辞退多年后,工资没有增长,而且没有任何福利和保险,大家觉得非常不合理。一位姓高的老师说:"聊城市政府、教育局没有按中央文件办这件事,它们 把我们这些年的指标卖的卖了,转移给别人了。漠视我们这些工作多年,向要饭的一样,苦苦熬了三十年的民办教师,他们就把我们赶下了讲台。我的房子现在很 破,每到下雨阴天,我这老的少的 ......说到这个我要掉泪了。像我这样的有多少人呢?聊城大约我们这批有两千四五百人,现在很多同志已经死去了,现在还有大约两千人左右吧。"

2 月1日 ,中国大陆官方查禁作家章诒和等人著作的事件在台湾引起强烈反弹, 44 位台湾艺术文化界以及社会运动人士发起联署签名声援章诒和,并且呼吁中国当局正视禁书事件对世界华文创作产生的负面影响。声援稿指出,现今正是华文创作逐 步迈向世界舞台的璀灿时期,中国执政当局不但不应该箝制任何创作,更应积极地提供良好的自由创作环境,鼓励华文创作对全人类的文明做出更多的贡献,诚恳呼 吁中国执政当局正视章诒和事件对于华文创作世界产生的震撼及影响,并重新审视此一事件的处理。

2 月1日 ,深圳市龙岗区专门为迪士尼生产手袋的日资公司"煌星轻工制品厂" 1 月31日 突然宣告关厂,引发员工堵路抗议追讨赔偿金,员工表示如得不到应有的赔偿金,将发动大规模游行示威。公司员工代表文小姐对香港《明报》说, 1 月31日 下午 6时下班后,在工厂大门口突然张贴出公司终止营运的告示,表示 1月份的薪金已存入员工户口,要求员工 2月 2日 前离开工厂。龙岗劳动局得知后,赶至现场与员工协商。员工代表不满当局回覆,两百多名员工于2 月 1日 上午阻塞公司旁的深汕公路抗议,并派出数十人代表准备到市政府陈情。

2 月2日 ,狱中中国民主党成员何德普的妻子贾建英披露了何德普近日给司法部部长写信,反映狱中伙食问题以及离开监仓活动时间不足,要求予以改善,维护犯人健康权 利。何德普在信中呼吁伙食应由外面的公司竞争承包,不应该由监狱自己管。监狱分等级,一些牢头狱霸在里面吃得很好,像他们这些政治犯却长年吃用白开水煮的 白菜、土豆、萝卜三种菜。他们吃不到肉,只有国庆节和春节有一点,其它时间就没有。贾建英是 1月26 号去看何德普的,何告诉她 1 月 8号给司法部部长吴英爱写了封信,内容就是呼吁给监狱的人提高伙食。因为伙食费很低,只有 127块 钱,伙食很差。另外提到放风的时间很短,有时候甚至一个月都不能出来(离开牢房)一次。时间长了又是缺乏锻炼,伙食又差,怕他们这些政治犯身体垮了。据德 普反映,一般刑事犯的待遇要比政治犯高,因为刑事犯都认罪了,有多一些锻练的机会,可以劳动。但是政治犯一般都不认罪,不允许劳动,也不给出来;一般犯人 可以花两三百块在里面买点吃的,政治犯不可以,只能花八十至一百二,里面东西很贵,买不到什么。但监狱不承认有政治犯,他们说中国没有政治犯。何德普呼吁 的主要是政治犯,现在担心的是这封信监狱可能不会给他寄到部长那儿去。贾建英 1月 31日 给司法部长吴英爱发了个电子邮件,问她有是否收到何的信,但是一直没有结果。于是她就干脆向媒体公布这封信,希望媒体帮助敦促一下改善狱中政治犯的环境。

2 月3 日 , 23岁的河南省商丘市人秋子 2006 年 7 月大学毕业后在求职招聘过程中遭受到相貌歧视,将撕毁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上海昂立教育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告上上海市长宁区劳动仲裁委。 秋子因先天性脑积水,头部稍微偏大。去年 12 月,秋子在求职时遭到上海昂立教育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歧视。秋子的申请书称:"上海昂立教育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撕毁合同",而理由是其"相貌不佳"。秋子及其代理人认为,昂立教育的行为已经侵害了其名誉权,要求赔偿精神损失费 5 万元,并在媒体上公开道歉。据悉,这是国内第一例因"相貌不佳"而引起的劳动合同纠纷。

2 月3日,国际笔会首次在香港举行的亚太区会议,参与的共有 120多名作家,他们来自日本、韩国、欧洲、美国及澳洲等地,会议主要勾画亚太地区的工作规划,及争取更大言论、创作自由。会议邀请 40位中国作家出席,但是只有 15人 能够参加。会议组织之一的独立中文笔会秘书长张裕说,禁书《伶人往事》的作者章诒和本答应出席及发表演讲,但是,禁书事件发生后,她接获一些具中国官方背 景的人士劝谕著她不要参予,所以,她决定不来会议。除了章诒和没有出席会议外,还有作家秦耕、昝爱宗及赵达功等。赵达功表示,上周末他抵达罗湖出入境站 时,公安突然阻止他不能到香港。赵达功相信,这次多名作家不能到港,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中国政府不准他们参加国际笔会的会议,因为他们要求言论、创作及表 达自由。由于这次很多中国作家未能到港参加,引致大会对中国的言论自由更感关注。

2 月4日 ,上午 8时,潮州市饶平县所城镇龙湾村数千名村民游行到该镇煤气公司及所城镇政府门外抗议,要求释放被捕村民及取回征地赔款。 1997年,该村被征去约 100亩土地以开设煤气公司,煤气公司支付人民币 700万元给所城镇政府,但款项一直未交到村民手上。后来,村民找村党支部书记吴国务追问赔款时,发现他已潜逃。村民去年 4月起已多番示威及堵塞已投产的煤气公司出入道路,但仍无法争取到赔偿。 4日凌晨约 2 时许,数十名公安悄悄入村秘密拘捕 4名带头争取赔偿的村民,结果两人被蒙头带走,另外两人及时逃去。到 9 时许,数百名不明身份的大汉到达镇政府门外,以铁棍、牛肉刀等凶器袭击手无寸铁的村民,还有大汉拿起手枪指吓企图反抗的村民。冲突中约 100名村民受伤,其中 3 人危殆。

2 月4日 ,据香港《明报》报导,中国新闻出版总署禁书事件愈滚愈大,一批中共前高官、学者声援章诒和,其中包括新华社前副社长李普、清华大学教授贾西津、著名作家 钱钢等,他们强烈要求当局要依法保障公民出版权利,呼吁新闻出版等部门确立公开、依法、符合公共利益的制度规范。曾任新华社副社长、中国记协书记处书记、 89 岁的李普在声明中说,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一口气查禁8 本书,而不是用文件或其他文字形式表达行政意愿,是一种心虚表现,是怕日后形势变了被秋后算帐。研究公民社会与治理的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贾西津表 示,无论政府还是执政党,权力的唯一合法性来源于人民的共同利益,思想审查、出版禁令乃至对公民表达的剥夺,是违背公民意愿,违反公共利益。

2 月5日 上午, 100多名民工包围了位于北京的国家农业部所属的农民日报。从下午开始,北京警察开始介入。据民工介绍,农民日报因建新闻大厦,拖欠了这些民工工资。据称,工程发包过程中,存在巨大猫匿。

2 月6日 ,邓太清、王德邦、何俊仁、张鉴康、杨在新等一百多位维权、民运人士发表《中国人权论坛宣言》。《宣言》号召自 2007 年始,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与《世界人权宣言》发布 60周年来临之前,全国掀起一个探讨人权、追索人权、践行人权的热潮,并倡议: 1、各大院校、各研究机构、各社会团体、及一切相信自己配享普世人权的人们,都以自己所能的形式,广泛发起和积极参与人权的探讨。以研讨会、交流会、座谈会等形式,在全社会探讨人权; 2、关心身边的苦难,发现、揭露身边一切侵权行径。以自己力所能及的形式,去捍卫人权; 3、基于我们的良心和正义,基于对我们尊严的坚守,基于我们对自由的渴望,基于我们对奴役制度的厌恶,基于我们对独裁专制的憎恨,让我们无畏地思考,无畏地言说,无畏地践行人权。《宣言》表示:"我们将以此为契机,坚韧不拔地推进中国人权的不断进步。"

2 月6日 ,甘肃省兰州市西固区东川乡东河湾村村民委员会认为省政府为中国核工业总公司五 ○ 四厂颁发的土地使用证侵犯了其集体土地所有权,因此将省政府告上法庭。据《兰州晨报》报道,甘肃省国土资源行政管理部门四年前以甘肃省政府名义为中国核工业总公司五○ 四厂颁发了国有土地使用证,兰州市西固区东川乡东河湾村村民委员会认为该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并侵犯其集体土地所有权,向兰州市中级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东河湾村委会当庭认为,2006 年 5月 10日 ,该村村委会委托代理人到兰州市西固区规划土地局调查发现,省政府向五○ 四厂颁发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无任何土地权属、地上建筑物来源证明及相关村民委员会的证明材料等,认为省政府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并侵犯其集体土地所有权,请求法院确认其颁发行为违法,并撤销使用证。据统计,从1990 年到 2002年全国被征用的农地 4736万亩,地方政府出售土地获得的收益平均每年达到 2300亿元,其中超过一半来自农地,但农民从中得到的土地赔偿还不到其中的 15%,根据测算, 13年来全国共有 6630万农民失去了土地,成为没有土地的农民。

2 月7日 ,湖北随州市望城岗村的部分村民围堵湖北省随州市开发区管委会,他们要求被围在管委会内的干部就该村的征地问题给个说法。傍晚,开发区管委会突然来了几十名警察,他们砸开管委会的窗户,将被围在管委会办公室内的几名干部"救"出。情绪失控的群众立即将旁边的 316 国道堵住,一时车辆排起了长龙。2006年下半年,望城岗村村委会与随州市发展投资有限公司签订协议,准备建工业园,将望城岗村 2000多亩土地卖给随州市发展投资有限公司,涉及 500多农户, 2600多人。这家公司实为随州市政府举办。协议规定土地总费用按每亩 2.5万元计算,同时,兴建商住小区,所有被拆迁的农户以 380 元 /平方米的价格购买商品房。村民们对这个协议非常不满,他们认为土地补偿价格太低,政府要求老百姓买商品房、住小区不合理,因为一点补偿费不够买房子。为此,村民们于 2006年 12月 26日 开始到省里上访。 2月 6日 ,村民代表刘克卓又到武汉上访,随州市几十名公安人员到武汉将刘克卓抓了回来,现在下落不明。村民们听到这个消息后,于 2 月7日 纷纷自发地来到随州市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人数大约有数百人,大家一致要求放人。村民刘先生说,他们将继续抗议,要求随州政府释放村民代表,并征讨征地补偿费。

2月7日 凌晨6 时许,在未进行公示的情况下,北京海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擅自在北京市海淀区马甸玉兰园回民小区东侧工地开始强行施工。60多名居民或坐或站聚集在工地门口,抗议开发商的侵权行为,并阻止施工车辆进出。开发商为了阻止小区穆斯林居民的反对,以30-50元人民币每人每天的薪资雇佣 400人组成保安队伍保护施工。这些人群是由社会上的闲散人员、未满 18岁的童工、一些不明事情真相的群众演员和黑社会的打手组成。他们到了工地后,穿上了事先准备好 的保安服装在工地内待命,还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开发商从监狱请出来的罪犯,他们坐着监狱的车,到了现场换上保安的衣服,来"维持秩序"。这时闻讯赶来的小区 穆斯林居民到工地前要与开发商协商施工一事。在协商未果的情况下,工地上的"保安"在开发商指使下,对手无寸铁、毫无还手能力的小区穆斯林居民进行了数次 长时间的围殴。由于小区居民坚持不让施工车出入工地,截至中午 11点30分,双方发生多次冲突后,开始僵持。停在工地不远处的5辆 警车上的警察却视而不见,不予理睬,任凭事态的发展,造成很多小区穆斯林居民受到不法伤害。还有回民向记者反映:有很多人给《七日》、《北京晚报》、《身 边》、《法制进行时》等号称是为百姓报道的报纸和电视栏目打电话,都说先向上级请示一下,让我们等电话,但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2 月8日 ,上海协和医院发生一起医疗纠纷引发的群体暴力事件,超过百名曾付出巨额金额给医院的病人,与院方保安爆发激烈冲突,多人受伤。因未能追回欠款,病人计划派代表上访北京。

2 月8日 ,下午 3时左右,武汉花楼街维权居民来到拆迁办住地花楼街红胜幼儿园外,宣讲中央有关拆迁政策,与拆迁办人员发生冲突,家住红胜巷 58号一女性居民被拆迁办一男子用力扇了几记耳光,而另一位家住花楼街 228号 75岁的罗姓老太,则被从拆迁办三楼甩下的装在篾筐子的饭盒砸伤,激怒了现场的维权居民。接到报警的警察虽来到现场,但没有作任何处理。居民敲打铜锣召集更多的住户参加抗议,要求交出打人凶手。至北京时间 22点 30分记者发稿时,仍有 200 左右的花楼街居民冒着大雨坚持在事发现场。居民们表示:要将违法的拆迁办赶出花楼街,并要求将动手打人的凶手抓 到派出所去。武汉花楼街居民因不满政府不公正拆迁条件,多次到武汉市政府和北京上访,但一直没有得到官方答复。最近,拆迁办开始强行进驻居民区,花楼街居 民已多次上街游行,街区内气氛紧张,居民们担心如此下去,恐发生大规模的冲突,呼吁外界关注花楼街维权事件。

2 月9日 ,湖南长沙的经租户一大早就自发赶往长沙市房地局,希望长沙市房地局能够尽快落实政策,还他们房屋。这些经租户的问题长达几十年都没有解决,现在有些人生 活相当困难,有些在外面还是租房住,自己有家不能回,有理没处说。当年政府所谓私房改造政策没给这些经租户任何补偿,就以流氓手段赤裸裸的抢劫走,有些经 租户跑了一二十年,如今很多都已经白发苍苍,至今还在为拿回本来属于自己的房子还在每日奔波。

2 月10日 , 2007年首次六方会谈期间,在钓鱼台国宾馆的会场外面,上百名抗议者向大门冲击,被警察拘押。目击者称:在南站坐特 5路在钓鱼台下车的访民 20多人,下车就往大门冲。前后两拨约一百多人,访民们一边喊"冤枉啊,冤枉啊 ",一边冲向大门口,虽然穿警服的警察人数多达七八十人,但访民人数太多,警察两个人架住一个,人数明显不够,在大门前勉强挡住了冲击的访民。抗议者们被分装两辆大公交车,押往马家楼。 10日晚间,北京上访村一位来自新疆的老访民证实,马家楼已经关押了几百人,但马家楼可能被安上了信号干扰器,手机信号极差,和被抓在里面的朋友联系不上了。

2 月10 日,
广西贺州市发生一起农民工讨薪事件。 讨工资的民工有30 人左右,被讨薪单位是中铁集团洛湛铁路指挥部。民工们打着"我们要过年,还我血汗钱"的横幅,在中铁集团洛湛铁路二标段工程指挥部门前示威。当时" 110 "和交警都已上班,但不敢有什么动作。

2 月11日 ,北京维权人士齐志勇、胡佳、李海、刘京生、赵昕、任畹盯、关增礼、钱玉民、刘焕文、刘凤钢、刘荻、化波、庞梅青、扬靖、王林海、毕玉霞、贾殿英、王玲、王美、王学军、刘安军等发表 联合声明,要求当局停止迫害民运人士王国齐。声明说:"2 月8日 晚 8时许,资深民运人士王国齐先生被北京市海淀区万寿寺派出所警察在五道口拘捕,迄今仍被关押,警方没有依照法律程序通知家属拘捕事由。得知这一消息,我们感到非常震惊,要求警方保障王国齐先生的安全,迅速释放王国齐先生。"王国齐, 1962年出生,北京市人。 1989年因参加天安门爱国民主运动,被羁押在秦城监狱 1年之久。 1992年因与胡石根、刘京生、王天成等人一起组建"中国自由民主党"并参与组织纪念六四民主运动三周年,再次被当局拘捕。 1994年被北京市中级法院以"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判刑 11年并剥夺政治权利 3年,2003 年刑满出狱。

2 月11日 ,上午 9时许,广东海珠区晓港湾雅典居业主们接晓城大厦交房通知后前往收楼,不料却遭遇尴尬:因开发商无法提供消防验收证书、住宅质量保证书等资料, 100多名业主拒签交房手续。业主陈小姐说:"消防未验收、一到三楼还在施工,进出门不小心就会被砸伤、房内地板像海绵一踩就陷,房子怎么收?!"记者赶到晓城大厦,看到 100多名业主聚集在楼前和物管人员争执。 2701房业主陈女士告诉记者,她是 2005年买的房,本来说好 2006年12 月 30日 交房,不知为何开发商一直拖至现在才通知收房。昨天上午,她到房间一看,发现门窗安装粗糙,墙壁间留有缝隙,地板一踩就陷,墙壁坑坑洼洼,客厅墙居然有个 大洞。一名董姓业主告诉记者,就在记者上楼看房期间,三名光头男子前来威胁业主说:"你们爱收不收,我投入几千万在里面,装修相当于是白白送,要是不想要 我把楼封了,你们谁都别想住。"

2 月12日 ,有 600 多人到北京市政府前集体上访。上访的有三拨人。一是北京市门头沟区的农民,大约有四五百人。他们一大早就赶到市政府信访办前上访,据访民介绍,门头沟区的这批农民分别因土地被政府强占和房屋被强拆而第一次到市政府信访办集体上访的。当地公安局的数辆警车及 70多名警察在获知消息后,马上动身,准备半路截住这批村民,但他们晚了一步。村民们乘面包车等交通工具,于早上 8点就赶到了市府。村民反映,他们在市府信访办前,被要求只能派代表进去谈话,但直到下午仍未谈出任何结果,最后不得不悻悻而归。第二拨是近百名北京经租房受害者。经租房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从中共建政后的 50年代中期,政府就出台相关文件,有步骤的实施掠夺公民私有房产的政策,到 1958年 8月仅 10天时间,就将全北京市24 万间私房共计 380 万平方米,涉及6000余 户的公民私有房屋充公。据经租房产权人马连福说,政府先后推出的几个关于经租房文件的背后,隐藏着天大的阴谋。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曾几次撰文,就经租房权 益人长达近半个世纪的难以言尽的苦难,从法律及道德层面抨击政府的流氓行为。马连福还表示,他们这个受害群体已经上访多年了。仅上个月,就将全国人大、国 务院、北京市建委、北京市法制办、北京市人大、建设部信访办又跑了个遍,但没有任何结果。第三拨是被亿林公司骗钱的市民。几十名被亿林公司的欺骗宣传误导 而投资买树木结果落得钱物两空的访民,也是市府信访办前的常客,他们表示自己也清楚有现行黑政府做后盾,别指望什么时候能讨回公道,但还是要上访,去为自 己的权利抗争。

2 月14 日, 农历新年前夕,家家户户准备过年的时候,西安碑林区粮食分局的五十多名职工却在年二十五和二十七,打着横额到市政府请愿。工人张先生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 者:"他信访办不解决问题,年前礼拜一我们又去了市政府一次,拉了横幅以后一直从早上等到下午,最后他们不出来,我们就把门封严了,他们才出来,出来以后 叫来了一些市局和分局的官员,我们提了七八条问题叫他们回答,他们每一个答复最后一句都是他们基本上做的正确的,没有错误,有明显错误的,就说调查调查, 基本没有答复。后来又去了一趟,他们说把问题反映到市政法委一个书记那里。"碑林区粮食分局从 1998 年开始体制改革以后,先后三次用低于政策规定的一次性补偿辞退员工,分别是1998 年用不足两千元一次性补偿辞退了 20 多名合同工,2003 年底至2004 年中以 806 元年均工资乘工作年数,辞退了112 名职工;以及 2006 年中提出1612 乘以工龄要与三百多职工解除劳动关系。2006 年这批职工大半至今拒绝签字,他们指该补偿款只有国家政策规定的一半。据了解,两三百职工,从 1997 年以来,没有拿到一分钱工资,但单位领导则是年年加工资,还有住房公积金、养老金和医疗金的差异,令职工们感到极度不公。

2 月17日 ,也就是大年三十,大批来自中国各地的访民聚集北京。有的人因为给胡锦涛、温家宝拜年兼请愿已被截访,有的人则为了在即将来临的两会期间见一见代表诉一诉 冤情、或者怕被送回老家后遭关押而东躲西藏。大年三十晚上,北京一些领导人的住处玉泉山、东郊民巷等地,及党政机关所在地天安门、府右街等地聚集着数百访 民,他们要给胡锦涛、温家宝拜年兼请愿。这些人几天来被陆陆续续地截访,有的带到马家楼临时收容站,有的被带到不知名的接见站。上海访民徐先生等 18人 在准备向温家宝拜年请愿时被带到一处不知名的接见站关押,上海有五十多人在新年前后被截访回家。玉泉山、东郊民巷是胡锦涛和温家宝的住处,这些地方范围不 小,胡、温两人确切住在哪里访民们并不知道,他们漫无目的地去找,真是病急乱投医,他们廹切希望有人能作主解决问题。仍在北京的访民郑先生说:"老百姓到 处告,但上访后谁都不管。你越不让去的地方可能就是越有点效果,老百姓就是抱这点愿望。"黑龙江的王女士则告诉记者,国务院信访局局长王学军大年三十上午 十点,到信访局去检查,刚从大门进来,访民一千多人全拥上去,有一个女的还带一个四五岁的小孩,连喊带哭的。警察们为局长维持秩序时,把那个女的打了。警 察说,局长来了,你们闹事,不是给我们添麻烦吗?访民反驳说:"大年三十,如果地方官员能有作为的话,我们能来吗?"尽管在北京上访饱受岐视,生活条件艰 苦,还要防备截访,并且到信访能解决问题的比率并不高,不少人还是抱着留在北京即留住希望的想法,东躲西藏地坚持下来。

2 月17日 ,
民主中国阵线发布了告全国同胞书,题目是"废特权、求公正,向全国父老乡亲问候"。文告由费良勇主席执笔,文告的第一部分,综合概述了过去一年中国存在 的越来越严重环境问题、贫富差距问题、大量贪官贪污的钱财流向外国的问题,以及对于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各种人权的残酷迫害:"社会不公,道德沦落,贫富 悬殊,治安恶化,民怨沸腾,显示出一党专制必然走入死胡同。中共历史上罪恶累累,如今为了死保专制统治,继续残酷镇压民运人士、法轮功人士和维权人士。" 民阵在文告中说,"民主中国阵线坚决支持维权运动,人权是最大的政治,维护人权是每个公民的权力和义务。维权运动的核心是废除特权,维护公正,只要中共拥 有特权,社会就没有公正可言。如果每个人都能抛弃奴才世界观,树立自由民主的公民世界观,勇于维护自己和他人的权利,维权运动就会滚滚向前,民主化就会水 到渠成。"民主中国阵线呼吁所有受迫害的人不畏强权,敢于同贪官污吏抗争,同黑暗势力抗争,同专制政府抗争。

2 月18 日,
武汉花楼街居民再次掀起维权高潮,近日不断举行游行,抗议当地政府非法征地逼迁。 18日 花楼街参与游行示威人数达到上千人,他们高喊口号反对政府介入拆迁及打压维权。居民代表育先生说:民众都积极加入,沿途都有跟上来的,开始一二百人,最后 到一千多。居民们高喊"反对违法拆迁"、"哪里有压迫哪里有反抗"等口号,要求政府不要干预拆迁。这次大规模的游行,引起了警方的关注,当天在场的陈婆婆 说:"我们游到拆迁办(红星幼儿园原址)。近来了八个民警,还有 110警 车在马路上,我们没走出马路,他们不敢对我们怎么样。我们在巷子里七十多岁的婆婆伯伯喊口号。"花楼街位于武汉繁华地段,近五千户居民拒绝搬迁,认为这里 的房产没有挂牌就被政府私卖了,赔偿款低于标准,连买同区小面积的二手楼都不够。上周末有一位姓金的老人,因不满赔偿太低,愤怒之下企图跳楼。既得利益者 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不断打压维权,去年 11月 30日 居民到市政府外上访时被警察暴打,多位老人受伤。事后,维权代表陈顺喜被抓。然而官方并没有停止推进拆迁,除了多次拆毁村民的维权标语,在街上装摄像头监 视居民,拆迁办上周还带同壮丁和工具、水泥,强行到当地驻扎,官方更下令要关闭当地的菜场,变相逼迁,村民不久前发表致胡锦涛公开信反映这些问题,但无济 于事。

2 月 18 日,据《六四天网》北京义工 2月 18日 下午17 点30 分发来的消息,17 日被关押在马家楼的200 多访民,由于看管警察、保安集体消极怠工,导致访民一批批冲出。最后,在只剩下少数人时,不得不全部释放。 18 日凌晨,北京除夕的钟声刚敲过,访民便开始集体唱歌,后来,全体访民开始往外冲,根据估计,第一批有五六十名访民冲出了马家楼收容站,未能冲出的访民与当局之后收押的访民一起在马家楼收容站内的墙上写满了标语,主要内容有"打倒腐败,保护人权"。 有意思的是,从各处抽调去抓捕和看管访民的警察们只得昼夜陪同访民,他们也是怨声载道,抱怨今年的年夜饭吃不成,还无法和家人团聚,由于警察、保安也消极对待看管访民,让访民们一批批地从马家楼收容站冲出去。 18 日下午17 点左右,被非法关押的访民已经越来越少,最后,在群情激愤下,当局释放了全部访民。分析人士认为,北京马家楼 2.18 事件,必将是中国最终废除非法"息访"政策道路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2 月 20 日, 2007年中国农历新年期间,巴蜀两地的 20多位 泛蓝联盟 网友齐聚四川成都与乐山 ,通过互联网向全国各地的网友致以节日的祝福,同时勉励大家振作精神,力争 2007年在传播民主、和平以及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方面有所突破。泛蓝成员黄晓敏介绍说,这次聚会除了相互拜年之外,期望能够在 2007 年实现两地网友的经常互动,以及为推动两岸三地的政治文明、情感交流、团队建设等方面进行有意义的探索和卓有成效的建设性工作。聚会期间,大家得知中国台湾国民党由马王联袂搭档,竞选 2008 年台湾总统,大家即兴在乐山大佛举行了以"支持马哥、走向共和"为主题的庆祝活动,遥祝马王竞选成功,并在六四天网上公布了这次活动的照片。大家希望台湾的民主政治能够走的更稳健、两党政治更加成熟,作为三民主义模范省给中国大陆起到更好的示范作用。









1 月22日 ,内蒙古巴彦淖尔盟五原县县城的主要大街上,出现了成群结队的机动三轮车游行,参加游行的机动三轮车有三百多辆,队伍浩浩荡荡,绵延数百米。车主们冒着零下近二十度的严寒,驾车缓慢地过街穿路后,汇集到县委县政府门前示威抗议。据参加游行抗议的车主介绍,他们都是载客机动三轮车运营的车主,以此为生,连买车带办执照要花费五六千元,许多人都因此欠了债。但是最近盟、县政府实行了两项规定,一项是每车每次只允许载客一人,一项是营运范围不得超出城区,违反规定的就要被罚款或没收执照、没收车辆。这两项规定的实行使车主的运营效益大受影响,运营户们认为政府的规定不合理。

1 月22日 ,来自陕西省各地的参加过中国对越南战争的老兵代表约 200 多人,再次到省政府门前静坐,要求得到基本生活保障待遇。他们都是参加过1979 年至 1986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军人,都留下轻重不等的伤病,复员后有的安排了工作,有的回家务农,现已四十二三岁,上有老下有小,文化水平低,谋生技能单一。分配工作的,单位或倒闭或停产或瘫痪,每月只能领到几百元的生活费;回家务农的终年劳作,入不敷出,生活遇到许多困难,有病无钱医治,孩子上学也无力供给。全省这一批老兵有上万人。他们到西安上访已有几次了,到北京也上访过,其他省市也有这样的老兵上访。但得到的回答是:国家没有文件,没有这方面的政策,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这些老兵代表在省政府门前通道西侧整齐地站成四排(没有影响省政府大门的通行),打出的两面横幅,齐声高唱当年的歌曲《战友,战友》、《十五的月亮》、《血染的风采》。  

1 月22日 ,甘肃庆阳市地毯厂数百职工到市府抗议,大规模维权活动现已持续数日。该厂原为国有企业, 2003 年宣布改制为民营企业。一半多职工下岗,等待买断。2007 年元月政府才开始给买断职工发补偿金。但这次发给职工的补偿金,市国资委只计算到 2003 年。对于从2003年至 2006年期间的补偿金,市国资委拒绝发给。而对于该期间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等,社保局等政府有关部门也拒绝承担。参加维权职工手挽手组成人墙,高呼口号,完全封锁了市府大门。市府的十几辆小车被困在院内,动弹不得。市府门前的街道交通也受到一定影响。最近庆阳市党委换届,政府班子易人,而国企问题都是上届政府所遗留。上届政府的主要官员,前几年在对本市几百家国企的改制中,从中大捞特捞,却留下一屁股烂帐烂事。他们换届后纷纷转到人大,政协等部门任要职,不理政事,颐养天年。而一切后遗症,却要新一届政府来擦屁股。面对职工的维权抗议,更恐慌的是市国资委、社保局和各主管部门的官员。他们已经贪了多年,从几百家改制国企中贪到不少的好处。对于与他们与房地产商们的交易内幕,社保基金的巨大亏空等等臭事,本想只要职工不闹,谁也不知。这帮贪官原计划在 2006年底就宣布"全市所有国企改制完毕",准备向上报喜,然后升官发财。但新年伊始,职工的维权抗议打破了他们的美梦,而且把他们的臭事都一一抖落出来,给了新市长一个难堪和难题。现在,只要工人一出动,市府办公室就马上打电话,让他们赶快去领人(把职工劝回去)。以后自己的乌纱帽能不能保住,有关官员各个提心吊胆。目前,市国资委、社保局的官员纷纷躲避,不敢和与工人直接对话。

1 月25日 , 2007年
北京市政协、人大两个会议于 1月 25 日 、26日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行。这次举行的北京市十二届人大五次会议有 700 多名市人大代表参加,两会将进行一府两院报告、讨论选举等事项。北京市委书记刘淇,全国政协秘书长郑万通,市长王岐山,市委副书记于均波、强卫、杜德印参加了会议并祝贺。据北京维权人士刘安军透露,当天,在北京市政府前聚集了 1000多人抗议,人山人海。在五洲大酒店周围贴有 40多张的抗议标语, 3尺长、 1尺宽的白纸上大黑字分别写着"打倒贪官!"、"喝血社会!"、"司法黑暗!"、"警匪一家!"等口号。酒店周围有四五十人以上的警察, 20多辆的警车开来开去的巡逻。这上千人本来准备赶到会议中心抗议,但他们纷纷被警察押离。 26日的会场外面,有数百名穿着制服的警察、数目不清的便衣、四五十名带着头盔、拿着盾牌的防暴警察和五六十辆来往巡逻的警车在警戒,三十多名北京人士被当局拘捕,民主、维权人士华惠棋还遭到六七名警察的殴打。在会议中心,遭强拆的北京访民李学会和高玉清等三十多北京人士在会议中心附近被警方关押到大厅里,进行登记后,被关到大厅里间隔的许多小间,每间关押四、五人。访民们指出:"最近,大街上有许多穿黄大衣的武警巡逻,这个社会到底是怎么了?北京开个两会就紧张到这个程度,全国两会又会怎样?奥运会别在北京开了,要是开的话,老百姓都不能活了。"

1 月28日 , 200多在北京的访民集体到中共钓鱼台国宾馆前喊冤,不过他们很快被警方扔上警车,送往甘家口派出所。湖南访民李思告诉记者, 200多访民 28日早 10点赶到钓鱼台国宾馆鸣屈喊冤。到了那里,有的访民下跪,拿着状纸痛哭, 10 多个值勤的武警和便衣将他们粗暴的从地上拖起,扔进警车,他们对拒绝上警车的访民拳打脚踢。李思说:"我住在最高法院信访办附近,一早就和 70~80人从那里走的,到了钓鱼台国宾馆那里,武警根本不允许我们在那呆,用 2个警车拉了 6趟,才把200 多访民全部拉到甘家口派出所,直到下午 4 点多国家信访局的人才来到派出所,给我们填表登记,期间不给我们吃饭,也不给水喝。"大纪元记者方晓者29 日给甘家口派出所 (10-6831 1022 ) 去电,接听电话的警察证实了此事,并表示28日晚,警察把不填表、签字的访民都送到某收容站去了。

1 月28日 ,王东海、朱虞夫、吕耿松、任伟仁、徐光等一百多名维权人士连署发表公开信,强烈要求浙江省洞头县政府立即释放维权老干部林炳长。林炳长是原温州市洞头县县委常委,是共产党官员中罕见的正义人士。 2002 年,洞头县政府与开发商勾结,企图霸占该县小三盘村290 多户渔民世世代代赖以为生的一千多亩滩涂。县政府非法收回法律规定属于渔民的滩涂使用权,仅给渔民每亩 350 元的补偿,而转手以每亩9万元的价格卖掉。在政府强权的压迫下,眼看小三盘村的几百户渔民就要失去饭碗,林炳长义不容辞地站了出来,带领渔民学习宪法,用宪法来抵制洞头县政府弱肉强食的丛林政策。林炳长退休后待遇优厚,小三盘村的事跟他个人毫无关系。但他不忍看到渔民兄弟失去赖以生存的滩涂,也不惧当局对他的威胁 ,毅然决然地和渔民一起反抗恶政。 2006年 12 月 1 7日凌晨三点被洞头县政府派人抓进洞头县看守所,一起被抓的还有他的弟弟林炳强。林炳强于第二天放出,林炳长于 2007 年 1 月 8 日被刑事拘留, 1月 22 日被洞头县检察院批准逮捕。公开信呼吁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省长吕祖善、省公安厅厅长王辉忠等浙江省官员关注此案,呼吁全中国维人士关注此案,呼吁海外关心中国维权事业的正义人士关注此案,早日释放林炳长先生。

1 月28日 ,山东省聊城的一千多民师联署,将市政府和教育局告上法院。山东聊城和荷泽两个地级市的两千多名民办教师多年来不断上访,控诉当地政府没有按照国务院有关 规定做到落实《教师法》中民办教师与公办教师同工同酬,在调整公办教师工资时,应相应增加民办教师工资。这些持有国家认可教师证、职教二三十年的老民办教 师们,被辞退多年后,工资没有增长,而且没有任何福利和保险,大家觉得非常不合理。一位姓高的老师说:"聊城市政府、教育局没有按中央文件办这件事,它们 把我们这些年的指标卖的卖了,转移给别人了。漠视我们这些工作多年,向要饭的一样,苦苦熬了三十年的民办教师,他们就把我们赶下了讲台。我的房子现在很 破,每到下雨阴天,我这老的少的 ......说到这个我要掉泪了。像我这样的有多少人呢?聊城大约我们这批有两千四五百人,现在很多同志已经死去了,现在还有大约两千人左右吧。"

2 月1日 ,中国大陆官方查禁作家章诒和等人著作的事件在台湾引起强烈反弹, 44 位台湾艺术文化界以及社会运动人士发起联署签名声援章诒和,并且呼吁中国当局正视禁书事件对世界华文创作产生的负面影响。声援稿指出,现今正是华文创作逐 步迈向世界舞台的璀灿时期,中国执政当局不但不应该箝制任何创作,更应积极地提供良好的自由创作环境,鼓励华文创作对全人类的文明做出更多的贡献,诚恳呼 吁中国执政当局正视章诒和事件对于华文创作世界产生的震撼及影响,并重新审视此一事件的处理。

2 月1日 ,深圳市龙岗区专门为迪士尼生产手袋的日资公司"煌星轻工制品厂" 1 月31日 突然宣告关厂,引发员工堵路抗议追讨赔偿金,员工表示如得不到应有的赔偿金,将发动大规模游行示威。公司员工代表文小姐对香港《明报》说, 1 月31日 下午 6时下班后,在工厂大门口突然张贴出公司终止营运的告示,表示 1月份的薪金已存入员工户口,要求员工 2月 2日 前离开工厂。龙岗劳动局得知后,赶至现场与员工协商。员工代表不满当局回覆,两百多名员工于2 月 1日 上午阻塞公司旁的深汕公路抗议,并派出数十人代表准备到市政府陈情。

2 月2日 ,狱中中国民主党成员何德普的妻子贾建英披露了何德普近日给司法部部长写信,反映狱中伙食问题以及离开监仓活动时间不足,要求予以改善,维护犯人健康权 利。何德普在信中呼吁伙食应由外面的公司竞争承包,不应该由监狱自己管。监狱分等级,一些牢头狱霸在里面吃得很好,像他们这些政治犯却长年吃用白开水煮的 白菜、土豆、萝卜三种菜。他们吃不到肉,只有国庆节和春节有一点,其它时间就没有。贾建英是 1月26 号去看何德普的,何告诉她 1 月 8号给司法部部长吴英爱写了封信,内容就是呼吁给监狱的人提高伙食。因为伙食费很低,只有 127块 钱,伙食很差。另外提到放风的时间很短,有时候甚至一个月都不能出来(离开牢房)一次。时间长了又是缺乏锻炼,伙食又差,怕他们这些政治犯身体垮了。据德 普反映,一般刑事犯的待遇要比政治犯高,因为刑事犯都认罪了,有多一些锻练的机会,可以劳动。但是政治犯一般都不认罪,不允许劳动,也不给出来;一般犯人 可以花两三百块在里面买点吃的,政治犯不可以,只能花八十至一百二,里面东西很贵,买不到什么。但监狱不承认有政治犯,他们说中国没有政治犯。何德普呼吁 的主要是政治犯,现在担心的是这封信监狱可能不会给他寄到部长那儿去。贾建英 1月 31日 给司法部长吴英爱发了个电子邮件,问她有是否收到何的信,但是一直没有结果。于是她就干脆向媒体公布这封信,希望媒体帮助敦促一下改善狱中政治犯的环境。

2 月3 日 , 23岁的河南省商丘市人秋子 2006 年 7 月大学毕业后在求职招聘过程中遭受到相貌歧视,将撕毁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上海昂立教育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告上上海市长宁区劳动仲裁委。 秋子因先天性脑积水,头部稍微偏大。去年 12 月,秋子在求职时遭到上海昂立教育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歧视。秋子的申请书称:"上海昂立教育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撕毁合同",而理由是其"相貌不佳"。秋子及其代理人认为,昂立教育的行为已经侵害了其名誉权,要求赔偿精神损失费 5 万元,并在媒体上公开道歉。据悉,这是国内第一例因"相貌不佳"而引起的劳动合同纠纷。

2 月3日,国际笔会首次在香港举行的亚太区会议,参与的共有 120多名作家,他们来自日本、韩国、欧洲、美国及澳洲等地,会议主要勾画亚太地区的工作规划,及争取更大言论、创作自由。会议邀请 40位中国作家出席,但是只有 15人 能够参加。会议组织之一的独立中文笔会秘书长张裕说,禁书《伶人往事》的作者章诒和本答应出席及发表演讲,但是,禁书事件发生后,她接获一些具中国官方背 景的人士劝谕著她不要参予,所以,她决定不来会议。除了章诒和没有出席会议外,还有作家秦耕、昝爱宗及赵达功等。赵达功表示,上周末他抵达罗湖出入境站 时,公安突然阻止他不能到香港。赵达功相信,这次多名作家不能到港,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中国政府不准他们参加国际笔会的会议,因为他们要求言论、创作及表 达自由。由于这次很多中国作家未能到港参加,引致大会对中国的言论自由更感关注。

2 月4日 ,上午 8时,潮州市饶平县所城镇龙湾村数千名村民游行到该镇煤气公司及所城镇政府门外抗议,要求释放被捕村民及取回征地赔款。 1997年,该村被征去约 100亩土地以开设煤气公司,煤气公司支付人民币 700万元给所城镇政府,但款项一直未交到村民手上。后来,村民找村党支部书记吴国务追问赔款时,发现他已潜逃。村民去年 4月起已多番示威及堵塞已投产的煤气公司出入道路,但仍无法争取到赔偿。 4日凌晨约 2 时许,数十名公安悄悄入村秘密拘捕 4名带头争取赔偿的村民,结果两人被蒙头带走,另外两人及时逃去。到 9 时许,数百名不明身份的大汉到达镇政府门外,以铁棍、牛肉刀等凶器袭击手无寸铁的村民,还有大汉拿起手枪指吓企图反抗的村民。冲突中约 100名村民受伤,其中 3 人危殆。

2 月4日 ,据香港《明报》报导,中国新闻出版总署禁书事件愈滚愈大,一批中共前高官、学者声援章诒和,其中包括新华社前副社长李普、清华大学教授贾西津、著名作家 钱钢等,他们强烈要求当局要依法保障公民出版权利,呼吁新闻出版等部门确立公开、依法、符合公共利益的制度规范。曾任新华社副社长、中国记协书记处书记、 89 岁的李普在声明中说,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一口气查禁8 本书,而不是用文件或其他文字形式表达行政意愿,是一种心虚表现,是怕日后形势变了被秋后算帐。研究公民社会与治理的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贾西津表 示,无论政府还是执政党,权力的唯一合法性来源于人民的共同利益,思想审查、出版禁令乃至对公民表达的剥夺,是违背公民意愿,违反公共利益。

2 月5日 上午, 100多名民工包围了位于北京的国家农业部所属的农民日报。从下午开始,北京警察开始介入。据民工介绍,农民日报因建新闻大厦,拖欠了这些民工工资。据称,工程发包过程中,存在巨大猫匿。

2 月6日 ,邓太清、王德邦、何俊仁、张鉴康、杨在新等一百多位维权、民运人士发表《中国人权论坛宣言》。《宣言》号召自 2007 年始,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与《世界人权宣言》发布 60周年来临之前,全国掀起一个探讨人权、追索人权、践行人权的热潮,并倡议: 1、各大院校、各研究机构、各社会团体、及一切相信自己配享普世人权的人们,都以自己所能的形式,广泛发起和积极参与人权的探讨。以研讨会、交流会、座谈会等形式,在全社会探讨人权; 2、关心身边的苦难,发现、揭露身边一切侵权行径。以自己力所能及的形式,去捍卫人权; 3、基于我们的良心和正义,基于对我们尊严的坚守,基于我们对自由的渴望,基于我们对奴役制度的厌恶,基于我们对独裁专制的憎恨,让我们无畏地思考,无畏地言说,无畏地践行人权。《宣言》表示:"我们将以此为契机,坚韧不拔地推进中国人权的不断进步。"

2 月6日 ,甘肃省兰州市西固区东川乡东河湾村村民委员会认为省政府为中国核工业总公司五 ○ 四厂颁发的土地使用证侵犯了其集体土地所有权,因此将省政府告上法庭。据《兰州晨报》报道,甘肃省国土资源行政管理部门四年前以甘肃省政府名义为中国核工业总公司五○ 四厂颁发了国有土地使用证,兰州市西固区东川乡东河湾村村民委员会认为该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并侵犯其集体土地所有权,向兰州市中级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东河湾村委会当庭认为,2006 年 5月 10日 ,该村村委会委托代理人到兰州市西固区规划土地局调查发现,省政府向五○ 四厂颁发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无任何土地权属、地上建筑物来源证明及相关村民委员会的证明材料等,认为省政府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并侵犯其集体土地所有权,请求法院确认其颁发行为违法,并撤销使用证。据统计,从1990 年到 2002年全国被征用的农地 4736万亩,地方政府出售土地获得的收益平均每年达到 2300亿元,其中超过一半来自农地,但农民从中得到的土地赔偿还不到其中的 15%,根据测算, 13年来全国共有 6630万农民失去了土地,成为没有土地的农民。

2 月7日 ,湖北随州市望城岗村的部分村民围堵湖北省随州市开发区管委会,他们要求被围在管委会内的干部就该村的征地问题给个说法。傍晚,开发区管委会突然来了几十名警察,他们砸开管委会的窗户,将被围在管委会办公室内的几名干部"救"出。情绪失控的群众立即将旁边的 316 国道堵住,一时车辆排起了长龙。2006年下半年,望城岗村村委会与随州市发展投资有限公司签订协议,准备建工业园,将望城岗村 2000多亩土地卖给随州市发展投资有限公司,涉及 500多农户, 2600多人。这家公司实为随州市政府举办。协议规定土地总费用按每亩 2.5万元计算,同时,兴建商住小区,所有被拆迁的农户以 380 元 /平方米的价格购买商品房。村民们对这个协议非常不满,他们认为土地补偿价格太低,政府要求老百姓买商品房、住小区不合理,因为一点补偿费不够买房子。为此,村民们于 2006年 12月 26日 开始到省里上访。 2月 6日 ,村民代表刘克卓又到武汉上访,随州市几十名公安人员到武汉将刘克卓抓了回来,现在下落不明。村民们听到这个消息后,于 2 月7日 纷纷自发地来到随州市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人数大约有数百人,大家一致要求放人。村民刘先生说,他们将继续抗议,要求随州政府释放村民代表,并征讨征地补偿费。

2月7日 凌晨6 时许,在未进行公示的情况下,北京海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擅自在北京市海淀区马甸玉兰园回民小区东侧工地开始强行施工。60多名居民或坐或站聚集在工地门口,抗议开发商的侵权行为,并阻止施工车辆进出。开发商为了阻止小区穆斯林居民的反对,以30-50元人民币每人每天的薪资雇佣 400人组成保安队伍保护施工。这些人群是由社会上的闲散人员、未满 18岁的童工、一些不明事情真相的群众演员和黑社会的打手组成。他们到了工地后,穿上了事先准备好 的保安服装在工地内待命,还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开发商从监狱请出来的罪犯,他们坐着监狱的车,到了现场换上保安的衣服,来"维持秩序"。这时闻讯赶来的小区 穆斯林居民到工地前要与开发商协商施工一事。在协商未果的情况下,工地上的"保安"在开发商指使下,对手无寸铁、毫无还手能力的小区穆斯林居民进行了数次 长时间的围殴。由于小区居民坚持不让施工车出入工地,截至中午 11点30分,双方发生多次冲突后,开始僵持。停在工地不远处的5辆 警车上的警察却视而不见,不予理睬,任凭事态的发展,造成很多小区穆斯林居民受到不法伤害。还有回民向记者反映:有很多人给《七日》、《北京晚报》、《身 边》、《法制进行时》等号称是为百姓报道的报纸和电视栏目打电话,都说先向上级请示一下,让我们等电话,但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2 月8日 ,上海协和医院发生一起医疗纠纷引发的群体暴力事件,超过百名曾付出巨额金额给医院的病人,与院方保安爆发激烈冲突,多人受伤。因未能追回欠款,病人计划派代表上访北京。

2 月8日 ,下午 3时左右,武汉花楼街维权居民来到拆迁办住地花楼街红胜幼儿园外,宣讲中央有关拆迁政策,与拆迁办人员发生冲突,家住红胜巷 58号一女性居民被拆迁办一男子用力扇了几记耳光,而另一位家住花楼街 228号 75岁的罗姓老太,则被从拆迁办三楼甩下的装在篾筐子的饭盒砸伤,激怒了现场的维权居民。接到报警的警察虽来到现场,但没有作任何处理。居民敲打铜锣召集更多的住户参加抗议,要求交出打人凶手。至北京时间 22点 30分记者发稿时,仍有 200 左右的花楼街居民冒着大雨坚持在事发现场。居民们表示:要将违法的拆迁办赶出花楼街,并要求将动手打人的凶手抓 到派出所去。武汉花楼街居民因不满政府不公正拆迁条件,多次到武汉市政府和北京上访,但一直没有得到官方答复。最近,拆迁办开始强行进驻居民区,花楼街居 民已多次上街游行,街区内气氛紧张,居民们担心如此下去,恐发生大规模的冲突,呼吁外界关注花楼街维权事件。

2 月9日 ,湖南长沙的经租户一大早就自发赶往长沙市房地局,希望长沙市房地局能够尽快落实政策,还他们房屋。这些经租户的问题长达几十年都没有解决,现在有些人生 活相当困难,有些在外面还是租房住,自己有家不能回,有理没处说。当年政府所谓私房改造政策没给这些经租户任何补偿,就以流氓手段赤裸裸的抢劫走,有些经 租户跑了一二十年,如今很多都已经白发苍苍,至今还在为拿回本来属于自己的房子还在每日奔波。

2 月10日 , 2007年首次六方会谈期间,在钓鱼台国宾馆的会场外面,上百名抗议者向大门冲击,被警察拘押。目击者称:在南站坐特 5路在钓鱼台下车的访民 20多人,下车就往大门冲。前后两拨约一百多人,访民们一边喊"冤枉啊,冤枉啊 ",一边冲向大门口,虽然穿警服的警察人数多达七八十人,但访民人数太多,警察两个人架住一个,人数明显不够,在大门前勉强挡住了冲击的访民。抗议者们被分装两辆大公交车,押往马家楼。 10日晚间,北京上访村一位来自新疆的老访民证实,马家楼已经关押了几百人,但马家楼可能被安上了信号干扰器,手机信号极差,和被抓在里面的朋友联系不上了。

2 月10 日,
广西贺州市发生一起农民工讨薪事件。 讨工资的民工有30 人左右,被讨薪单位是中铁集团洛湛铁路指挥部。民工们打着"我们要过年,还我血汗钱"的横幅,在中铁集团洛湛铁路二标段工程指挥部门前示威。当时" 110 "和交警都已上班,但不敢有什么动作。

2 月11日 ,北京维权人士齐志勇、胡佳、李海、刘京生、赵昕、任畹盯、关增礼、钱玉民、刘焕文、刘凤钢、刘荻、化波、庞梅青、扬靖、王林海、毕玉霞、贾殿英、王玲、王美、王学军、刘安军等发表 联合声明,要求当局停止迫害民运人士王国齐。声明说:"2 月8日 晚 8时许,资深民运人士王国齐先生被北京市海淀区万寿寺派出所警察在五道口拘捕,迄今仍被关押,警方没有依照法律程序通知家属拘捕事由。得知这一消息,我们感到非常震惊,要求警方保障王国齐先生的安全,迅速释放王国齐先生。"王国齐, 1962年出生,北京市人。 1989年因参加天安门爱国民主运动,被羁押在秦城监狱 1年之久。 1992年因与胡石根、刘京生、王天成等人一起组建"中国自由民主党"并参与组织纪念六四民主运动三周年,再次被当局拘捕。 1994年被北京市中级法院以"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判刑 11年并剥夺政治权利 3年,2003 年刑满出狱。

2 月11日 ,上午 9时许,广东海珠区晓港湾雅典居业主们接晓城大厦交房通知后前往收楼,不料却遭遇尴尬:因开发商无法提供消防验收证书、住宅质量保证书等资料, 100多名业主拒签交房手续。业主陈小姐说:"消防未验收、一到三楼还在施工,进出门不小心就会被砸伤、房内地板像海绵一踩就陷,房子怎么收?!"记者赶到晓城大厦,看到 100多名业主聚集在楼前和物管人员争执。 2701房业主陈女士告诉记者,她是 2005年买的房,本来说好 2006年12 月 30日 交房,不知为何开发商一直拖至现在才通知收房。昨天上午,她到房间一看,发现门窗安装粗糙,墙壁间留有缝隙,地板一踩就陷,墙壁坑坑洼洼,客厅墙居然有个 大洞。一名董姓业主告诉记者,就在记者上楼看房期间,三名光头男子前来威胁业主说:"你们爱收不收,我投入几千万在里面,装修相当于是白白送,要是不想要 我把楼封了,你们谁都别想住。"

2 月12日 ,有 600 多人到北京市政府前集体上访。上访的有三拨人。一是北京市门头沟区的农民,大约有四五百人。他们一大早就赶到市政府信访办前上访,据访民介绍,门头沟区的这批农民分别因土地被政府强占和房屋被强拆而第一次到市政府信访办集体上访的。当地公安局的数辆警车及 70多名警察在获知消息后,马上动身,准备半路截住这批村民,但他们晚了一步。村民们乘面包车等交通工具,于早上 8点就赶到了市府。村民反映,他们在市府信访办前,被要求只能派代表进去谈话,但直到下午仍未谈出任何结果,最后不得不悻悻而归。第二拨是近百名北京经租房受害者。经租房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从中共建政后的 50年代中期,政府就出台相关文件,有步骤的实施掠夺公民私有房产的政策,到 1958年 8月仅 10天时间,就将全北京市24 万间私房共计 380 万平方米,涉及6000余 户的公民私有房屋充公。据经租房产权人马连福说,政府先后推出的几个关于经租房文件的背后,隐藏着天大的阴谋。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曾几次撰文,就经租房权 益人长达近半个世纪的难以言尽的苦难,从法律及道德层面抨击政府的流氓行为。马连福还表示,他们这个受害群体已经上访多年了。仅上个月,就将全国人大、国 务院、北京市建委、北京市法制办、北京市人大、建设部信访办又跑了个遍,但没有任何结果。第三拨是被亿林公司骗钱的市民。几十名被亿林公司的欺骗宣传误导 而投资买树木结果落得钱物两空的访民,也是市府信访办前的常客,他们表示自己也清楚有现行黑政府做后盾,别指望什么时候能讨回公道,但还是要上访,去为自 己的权利抗争。

2 月14 日, 农历新年前夕,家家户户准备过年的时候,西安碑林区粮食分局的五十多名职工却在年二十五和二十七,打着横额到市政府请愿。工人张先生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 者:"他信访办不解决问题,年前礼拜一我们又去了市政府一次,拉了横幅以后一直从早上等到下午,最后他们不出来,我们就把门封严了,他们才出来,出来以后 叫来了一些市局和分局的官员,我们提了七八条问题叫他们回答,他们每一个答复最后一句都是他们基本上做的正确的,没有错误,有明显错误的,就说调查调查, 基本没有答复。后来又去了一趟,他们说把问题反映到市政法委一个书记那里。"碑林区粮食分局从 1998 年开始体制改革以后,先后三次用低于政策规定的一次性补偿辞退员工,分别是1998 年用不足两千元一次性补偿辞退了 20 多名合同工,2003 年底至2004 年中以 806 元年均工资乘工作年数,辞退了112 名职工;以及 2006 年中提出1612 乘以工龄要与三百多职工解除劳动关系。2006 年这批职工大半至今拒绝签字,他们指该补偿款只有国家政策规定的一半。据了解,两三百职工,从 1997 年以来,没有拿到一分钱工资,但单位领导则是年年加工资,还有住房公积金、养老金和医疗金的差异,令职工们感到极度不公。

2 月17日 ,也就是大年三十,大批来自中国各地的访民聚集北京。有的人因为给胡锦涛、温家宝拜年兼请愿已被截访,有的人则为了在即将来临的两会期间见一见代表诉一诉 冤情、或者怕被送回老家后遭关押而东躲西藏。大年三十晚上,北京一些领导人的住处玉泉山、东郊民巷等地,及党政机关所在地天安门、府右街等地聚集着数百访 民,他们要给胡锦涛、温家宝拜年兼请愿。这些人几天来被陆陆续续地截访,有的带到马家楼临时收容站,有的被带到不知名的接见站。上海访民徐先生等 18人 在准备向温家宝拜年请愿时被带到一处不知名的接见站关押,上海有五十多人在新年前后被截访回家。玉泉山、东郊民巷是胡锦涛和温家宝的住处,这些地方范围不 小,胡、温两人确切住在哪里访民们并不知道,他们漫无目的地去找,真是病急乱投医,他们廹切希望有人能作主解决问题。仍在北京的访民郑先生说:"老百姓到 处告,但上访后谁都不管。你越不让去的地方可能就是越有点效果,老百姓就是抱这点愿望。"黑龙江的王女士则告诉记者,国务院信访局局长王学军大年三十上午 十点,到信访局去检查,刚从大门进来,访民一千多人全拥上去,有一个女的还带一个四五岁的小孩,连喊带哭的。警察们为局长维持秩序时,把那个女的打了。警 察说,局长来了,你们闹事,不是给我们添麻烦吗?访民反驳说:"大年三十,如果地方官员能有作为的话,我们能来吗?"尽管在北京上访饱受岐视,生活条件艰 苦,还要防备截访,并且到信访能解决问题的比率并不高,不少人还是抱着留在北京即留住希望的想法,东躲西藏地坚持下来。

2 月17日 ,
民主中国阵线发布了告全国同胞书,题目是"废特权、求公正,向全国父老乡亲问候"。文告由费良勇主席执笔,文告的第一部分,综合概述了过去一年中国存在 的越来越严重环境问题、贫富差距问题、大量贪官贪污的钱财流向外国的问题,以及对于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各种人权的残酷迫害:"社会不公,道德沦落,贫富 悬殊,治安恶化,民怨沸腾,显示出一党专制必然走入死胡同。中共历史上罪恶累累,如今为了死保专制统治,继续残酷镇压民运人士、法轮功人士和维权人士。" 民阵在文告中说,"民主中国阵线坚决支持维权运动,人权是最大的政治,维护人权是每个公民的权力和义务。维权运动的核心是废除特权,维护公正,只要中共拥 有特权,社会就没有公正可言。如果每个人都能抛弃奴才世界观,树立自由民主的公民世界观,勇于维护自己和他人的权利,维权运动就会滚滚向前,民主化就会水 到渠成。"民主中国阵线呼吁所有受迫害的人不畏强权,敢于同贪官污吏抗争,同黑暗势力抗争,同专制政府抗争。

2 月18 日,
武汉花楼街居民再次掀起维权高潮,近日不断举行游行,抗议当地政府非法征地逼迁。 18日 花楼街参与游行示威人数达到上千人,他们高喊口号反对政府介入拆迁及打压维权。居民代表育先生说:民众都积极加入,沿途都有跟上来的,开始一二百人,最后 到一千多。居民们高喊"反对违法拆迁"、"哪里有压迫哪里有反抗"等口号,要求政府不要干预拆迁。这次大规模的游行,引起了警方的关注,当天在场的陈婆婆 说:"我们游到拆迁办(红星幼儿园原址)。近来了八个民警,还有 110警 车在马路上,我们没走出马路,他们不敢对我们怎么样。我们在巷子里七十多岁的婆婆伯伯喊口号。"花楼街位于武汉繁华地段,近五千户居民拒绝搬迁,认为这里 的房产没有挂牌就被政府私卖了,赔偿款低于标准,连买同区小面积的二手楼都不够。上周末有一位姓金的老人,因不满赔偿太低,愤怒之下企图跳楼。既得利益者 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不断打压维权,去年 11月 30日 居民到市政府外上访时被警察暴打,多位老人受伤。事后,维权代表陈顺喜被抓。然而官方并没有停止推进拆迁,除了多次拆毁村民的维权标语,在街上装摄像头监 视居民,拆迁办上周还带同壮丁和工具、水泥,强行到当地驻扎,官方更下令要关闭当地的菜场,变相逼迁,村民不久前发表致胡锦涛公开信反映这些问题,但无济 于事。

2 月 18 日,据《六四天网》北京义工 2月 18日 下午17 点30 分发来的消息,17 日被关押在马家楼的200 多访民,由于看管警察、保安集体消极怠工,导致访民一批批冲出。最后,在只剩下少数人时,不得不全部释放。 18 日凌晨,北京除夕的钟声刚敲过,访民便开始集体唱歌,后来,全体访民开始往外冲,根据估计,第一批有五六十名访民冲出了马家楼收容站,未能冲出的访民与当局之后收押的访民一起在马家楼收容站内的墙上写满了标语,主要内容有"打倒腐败,保护人权"。 有意思的是,从各处抽调去抓捕和看管访民的警察们只得昼夜陪同访民,他们也是怨声载道,抱怨今年的年夜饭吃不成,还无法和家人团聚,由于警察、保安也消极对待看管访民,让访民们一批批地从马家楼收容站冲出去。 18 日下午17 点左右,被非法关押的访民已经越来越少,最后,在群情激愤下,当局释放了全部访民。分析人士认为,北京马家楼 2.18 事件,必将是中国最终废除非法"息访"政策道路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2 月 20 日, 2007年中国农历新年期间,巴蜀两地的 20多位 泛蓝联盟 网友齐聚四川成都与乐山 ,通过互联网向全国各地的网友致以节日的祝福,同时勉励大家振作精神,力争 2007年在传播民主、和平以及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方面有所突破。泛蓝成员黄晓敏介绍说,这次聚会除了相互拜年之外,期望能够在 2007 年实现两地网友的经常互动,以及为推动两岸三地的政治文明、情感交流、团队建设等方面进行有意义的探索和卓有成效的建设性工作。聚会期间,大家得知中国台湾国民党由马王联袂搭档,竞选 2008 年台湾总统,大家即兴在乐山大佛举行了以"支持马哥、走向共和"为主题的庆祝活动,遥祝马王竞选成功,并在六四天网上公布了这次活动的照片。大家希望台湾的民主政治能够走的更稳健、两党政治更加成熟,作为三民主义模范省给中国大陆起到更好的示范作用。









1 月22日 ,内蒙古巴彦淖尔盟五原县县城的主要大街上,出现了成群结队的机动三轮车游行,参加游行的机动三轮车有三百多辆,队伍浩浩荡荡,绵延数百米。车主们冒着零下近二十度的严寒,驾车缓慢地过街穿路后,汇集到县委县政府门前示威抗议。据参加游行抗议的车主介绍,他们都是载客机动三轮车运营的车主,以此为生,连买车带办执照要花费五六千元,许多人都因此欠了债。但是最近盟、县政府实行了两项规定,一项是每车每次只允许载客一人,一项是营运范围不得超出城区,违反规定的就要被罚款或没收执照、没收车辆。这两项规定的实行使车主的运营效益大受影响,运营户们认为政府的规定不合理。

1 月22日 ,来自陕西省各地的参加过中国对越南战争的老兵代表约 200 多人,再次到省政府门前静坐,要求得到基本生活保障待遇。他们都是参加过1979 年至 1986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军人,都留下轻重不等的伤病,复员后有的安排了工作,有的回家务农,现已四十二三岁,上有老下有小,文化水平低,谋生技能单一。分配工作的,单位或倒闭或停产或瘫痪,每月只能领到几百元的生活费;回家务农的终年劳作,入不敷出,生活遇到许多困难,有病无钱医治,孩子上学也无力供给。全省这一批老兵有上万人。他们到西安上访已有几次了,到北京也上访过,其他省市也有这样的老兵上访。但得到的回答是:国家没有文件,没有这方面的政策,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这些老兵代表在省政府门前通道西侧整齐地站成四排(没有影响省政府大门的通行),打出的两面横幅,齐声高唱当年的歌曲《战友,战友》、《十五的月亮》、《血染的风采》。  

1 月22日 ,甘肃庆阳市地毯厂数百职工到市府抗议,大规模维权活动现已持续数日。该厂原为国有企业, 2003 年宣布改制为民营企业。一半多职工下岗,等待买断。2007 年元月政府才开始给买断职工发补偿金。但这次发给职工的补偿金,市国资委只计算到 2003 年。对于从2003年至 2006年期间的补偿金,市国资委拒绝发给。而对于该期间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等,社保局等政府有关部门也拒绝承担。参加维权职工手挽手组成人墙,高呼口号,完全封锁了市府大门。市府的十几辆小车被困在院内,动弹不得。市府门前的街道交通也受到一定影响。最近庆阳市党委换届,政府班子易人,而国企问题都是上届政府所遗留。上届政府的主要官员,前几年在对本市几百家国企的改制中,从中大捞特捞,却留下一屁股烂帐烂事。他们换届后纷纷转到人大,政协等部门任要职,不理政事,颐养天年。而一切后遗症,却要新一届政府来擦屁股。面对职工的维权抗议,更恐慌的是市国资委、社保局和各主管部门的官员。他们已经贪了多年,从几百家改制国企中贪到不少的好处。对于与他们与房地产商们的交易内幕,社保基金的巨大亏空等等臭事,本想只要职工不闹,谁也不知。这帮贪官原计划在 2006年底就宣布"全市所有国企改制完毕",准备向上报喜,然后升官发财。但新年伊始,职工的维权抗议打破了他们的美梦,而且把他们的臭事都一一抖落出来,给了新市长一个难堪和难题。现在,只要工人一出动,市府办公室就马上打电话,让他们赶快去领人(把职工劝回去)。以后自己的乌纱帽能不能保住,有关官员各个提心吊胆。目前,市国资委、社保局的官员纷纷躲避,不敢和与工人直接对话。

1 月25日 , 2007年
北京市政协、人大两个会议于 1月 25 日 、26日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行。这次举行的北京市十二届人大五次会议有 700 多名市人大代表参加,两会将进行一府两院报告、讨论选举等事项。北京市委书记刘淇,全国政协秘书长郑万通,市长王岐山,市委副书记于均波、强卫、杜德印参加了会议并祝贺。据北京维权人士刘安军透露,当天,在北京市政府前聚集了 1000多人抗议,人山人海。在五洲大酒店周围贴有 40多张的抗议标语, 3尺长、 1尺宽的白纸上大黑字分别写着"打倒贪官!"、"喝血社会!"、"司法黑暗!"、"警匪一家!"等口号。酒店周围有四五十人以上的警察, 20多辆的警车开来开去的巡逻。这上千人本来准备赶到会议中心抗议,但他们纷纷被警察押离。 26日的会场外面,有数百名穿着制服的警察、数目不清的便衣、四五十名带着头盔、拿着盾牌的防暴警察和五六十辆来往巡逻的警车在警戒,三十多名北京人士被当局拘捕,民主、维权人士华惠棋还遭到六七名警察的殴打。在会议中心,遭强拆的北京访民李学会和高玉清等三十多北京人士在会议中心附近被警方关押到大厅里,进行登记后,被关到大厅里间隔的许多小间,每间关押四、五人。访民们指出:"最近,大街上有许多穿黄大衣的武警巡逻,这个社会到底是怎么了?北京开个两会就紧张到这个程度,全国两会又会怎样?奥运会别在北京开了,要是开的话,老百姓都不能活了。"

1 月28日 , 200多在北京的访民集体到中共钓鱼台国宾馆前喊冤,不过他们很快被警方扔上警车,送往甘家口派出所。湖南访民李思告诉记者, 200多访民 28日早 10点赶到钓鱼台国宾馆鸣屈喊冤。到了那里,有的访民下跪,拿着状纸痛哭, 10 多个值勤的武警和便衣将他们粗暴的从地上拖起,扔进警车,他们对拒绝上警车的访民拳打脚踢。李思说:"我住在最高法院信访办附近,一早就和 70~80人从那里走的,到了钓鱼台国宾馆那里,武警根本不允许我们在那呆,用 2个警车拉了 6趟,才把200 多访民全部拉到甘家口派出所,直到下午 4 点多国家信访局的人才来到派出所,给我们填表登记,期间不给我们吃饭,也不给水喝。"大纪元记者方晓者29 日给甘家口派出所 (10-6831 1022 ) 去电,接听电话的警察证实了此事,并表示28日晚,警察把不填表、签字的访民都送到某收容站去了。

1 月28日 ,王东海、朱虞夫、吕耿松、任伟仁、徐光等一百多名维权人士连署发表公开信,强烈要求浙江省洞头县政府立即释放维权老干部林炳长。林炳长是原温州市洞头县县委常委,是共产党官员中罕见的正义人士。 2002 年,洞头县政府与开发商勾结,企图霸占该县小三盘村290 多户渔民世世代代赖以为生的一千多亩滩涂。县政府非法收回法律规定属于渔民的滩涂使用权,仅给渔民每亩 350 元的补偿,而转手以每亩9万元的价格卖掉。在政府强权的压迫下,眼看小三盘村的几百户渔民就要失去饭碗,林炳长义不容辞地站了出来,带领渔民学习宪法,用宪法来抵制洞头县政府弱肉强食的丛林政策。林炳长退休后待遇优厚,小三盘村的事跟他个人毫无关系。但他不忍看到渔民兄弟失去赖以生存的滩涂,也不惧当局对他的威胁 ,毅然决然地和渔民一起反抗恶政。 2006年 12 月 1 7日凌晨三点被洞头县政府派人抓进洞头县看守所,一起被抓的还有他的弟弟林炳强。林炳强于第二天放出,林炳长于 2007 年 1 月 8 日被刑事拘留, 1月 22 日被洞头县检察院批准逮捕。公开信呼吁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省长吕祖善、省公安厅厅长王辉忠等浙江省官员关注此案,呼吁全中国维人士关注此案,呼吁海外关心中国维权事业的正义人士关注此案,早日释放林炳长先生。

1 月28日 ,山东省聊城的一千多民师联署,将市政府和教育局告上法院。山东聊城和荷泽两个地级市的两千多名民办教师多年来不断上访,控诉当地政府没有按照国务院有关 规定做到落实《教师法》中民办教师与公办教师同工同酬,在调整公办教师工资时,应相应增加民办教师工资。这些持有国家认可教师证、职教二三十年的老民办教 师们,被辞退多年后,工资没有增长,而且没有任何福利和保险,大家觉得非常不合理。一位姓高的老师说:"聊城市政府、教育局没有按中央文件办这件事,它们 把我们这些年的指标卖的卖了,转移给别人了。漠视我们这些工作多年,向要饭的一样,苦苦熬了三十年的民办教师,他们就把我们赶下了讲台。我的房子现在很 破,每到下雨阴天,我这老的少的 ......说到这个我要掉泪了。像我这样的有多少人呢?聊城大约我们这批有两千四五百人,现在很多同志已经死去了,现在还有大约两千人左右吧。"

2 月1日 ,中国大陆官方查禁作家章诒和等人著作的事件在台湾引起强烈反弹, 44 位台湾艺术文化界以及社会运动人士发起联署签名声援章诒和,并且呼吁中国当局正视禁书事件对世界华文创作产生的负面影响。声援稿指出,现今正是华文创作逐 步迈向世界舞台的璀灿时期,中国执政当局不但不应该箝制任何创作,更应积极地提供良好的自由创作环境,鼓励华文创作对全人类的文明做出更多的贡献,诚恳呼 吁中国执政当局正视章诒和事件对于华文创作世界产生的震撼及影响,并重新审视此一事件的处理。

2 月1日 ,深圳市龙岗区专门为迪士尼生产手袋的日资公司"煌星轻工制品厂" 1 月31日 突然宣告关厂,引发员工堵路抗议追讨赔偿金,员工表示如得不到应有的赔偿金,将发动大规模游行示威。公司员工代表文小姐对香港《明报》说, 1 月31日 下午 6时下班后,在工厂大门口突然张贴出公司终止营运的告示,表示 1月份的薪金已存入员工户口,要求员工 2月 2日 前离开工厂。龙岗劳动局得知后,赶至现场与员工协商。员工代表不满当局回覆,两百多名员工于2 月 1日 上午阻塞公司旁的深汕公路抗议,并派出数十人代表准备到市政府陈情。

2 月2日 ,狱中中国民主党成员何德普的妻子贾建英披露了何德普近日给司法部部长写信,反映狱中伙食问题以及离开监仓活动时间不足,要求予以改善,维护犯人健康权 利。何德普在信中呼吁伙食应由外面的公司竞争承包,不应该由监狱自己管。监狱分等级,一些牢头狱霸在里面吃得很好,像他们这些政治犯却长年吃用白开水煮的 白菜、土豆、萝卜三种菜。他们吃不到肉,只有国庆节和春节有一点,其它时间就没有。贾建英是 1月26 号去看何德普的,何告诉她 1 月 8号给司法部部长吴英爱写了封信,内容就是呼吁给监狱的人提高伙食。因为伙食费很低,只有 127块 钱,伙食很差。另外提到放风的时间很短,有时候甚至一个月都不能出来(离开牢房)一次。时间长了又是缺乏锻炼,伙食又差,怕他们这些政治犯身体垮了。据德 普反映,一般刑事犯的待遇要比政治犯高,因为刑事犯都认罪了,有多一些锻练的机会,可以劳动。但是政治犯一般都不认罪,不允许劳动,也不给出来;一般犯人 可以花两三百块在里面买点吃的,政治犯不可以,只能花八十至一百二,里面东西很贵,买不到什么。但监狱不承认有政治犯,他们说中国没有政治犯。何德普呼吁 的主要是政治犯,现在担心的是这封信监狱可能不会给他寄到部长那儿去。贾建英 1月 31日 给司法部长吴英爱发了个电子邮件,问她有是否收到何的信,但是一直没有结果。于是她就干脆向媒体公布这封信,希望媒体帮助敦促一下改善狱中政治犯的环境。

2 月3 日 , 23岁的河南省商丘市人秋子 2006 年 7 月大学毕业后在求职招聘过程中遭受到相貌歧视,将撕毁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上海昂立教育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告上上海市长宁区劳动仲裁委。 秋子因先天性脑积水,头部稍微偏大。去年 12 月,秋子在求职时遭到上海昂立教育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歧视。秋子的申请书称:"上海昂立教育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撕毁合同",而理由是其"相貌不佳"。秋子及其代理人认为,昂立教育的行为已经侵害了其名誉权,要求赔偿精神损失费 5 万元,并在媒体上公开道歉。据悉,这是国内第一例因"相貌不佳"而引起的劳动合同纠纷。

2 月3日,国际笔会首次在香港举行的亚太区会议,参与的共有 120多名作家,他们来自日本、韩国、欧洲、美国及澳洲等地,会议主要勾画亚太地区的工作规划,及争取更大言论、创作自由。会议邀请 40位中国作家出席,但是只有 15人 能够参加。会议组织之一的独立中文笔会秘书长张裕说,禁书《伶人往事》的作者章诒和本答应出席及发表演讲,但是,禁书事件发生后,她接获一些具中国官方背 景的人士劝谕著她不要参予,所以,她决定不来会议。除了章诒和没有出席会议外,还有作家秦耕、昝爱宗及赵达功等。赵达功表示,上周末他抵达罗湖出入境站 时,公安突然阻止他不能到香港。赵达功相信,这次多名作家不能到港,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中国政府不准他们参加国际笔会的会议,因为他们要求言论、创作及表 达自由。由于这次很多中国作家未能到港参加,引致大会对中国的言论自由更感关注。

2 月4日 ,上午 8时,潮州市饶平县所城镇龙湾村数千名村民游行到该镇煤气公司及所城镇政府门外抗议,要求释放被捕村民及取回征地赔款。 1997年,该村被征去约 100亩土地以开设煤气公司,煤气公司支付人民币 700万元给所城镇政府,但款项一直未交到村民手上。后来,村民找村党支部书记吴国务追问赔款时,发现他已潜逃。村民去年 4月起已多番示威及堵塞已投产的煤气公司出入道路,但仍无法争取到赔偿。 4日凌晨约 2 时许,数十名公安悄悄入村秘密拘捕 4名带头争取赔偿的村民,结果两人被蒙头带走,另外两人及时逃去。到 9 时许,数百名不明身份的大汉到达镇政府门外,以铁棍、牛肉刀等凶器袭击手无寸铁的村民,还有大汉拿起手枪指吓企图反抗的村民。冲突中约 100名村民受伤,其中 3 人危殆。

2 月4日 ,据香港《明报》报导,中国新闻出版总署禁书事件愈滚愈大,一批中共前高官、学者声援章诒和,其中包括新华社前副社长李普、清华大学教授贾西津、著名作家 钱钢等,他们强烈要求当局要依法保障公民出版权利,呼吁新闻出版等部门确立公开、依法、符合公共利益的制度规范。曾任新华社副社长、中国记协书记处书记、 89 岁的李普在声明中说,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一口气查禁8 本书,而不是用文件或其他文字形式表达行政意愿,是一种心虚表现,是怕日后形势变了被秋后算帐。研究公民社会与治理的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贾西津表 示,无论政府还是执政党,权力的唯一合法性来源于人民的共同利益,思想审查、出版禁令乃至对公民表达的剥夺,是违背公民意愿,违反公共利益。

2 月5日 上午, 100多名民工包围了位于北京的国家农业部所属的农民日报。从下午开始,北京警察开始介入。据民工介绍,农民日报因建新闻大厦,拖欠了这些民工工资。据称,工程发包过程中,存在巨大猫匿。

2 月6日 ,邓太清、王德邦、何俊仁、张鉴康、杨在新等一百多位维权、民运人士发表《中国人权论坛宣言》。《宣言》号召自 2007 年始,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与《世界人权宣言》发布 60周年来临之前,全国掀起一个探讨人权、追索人权、践行人权的热潮,并倡议: 1、各大院校、各研究机构、各社会团体、及一切相信自己配享普世人权的人们,都以自己所能的形式,广泛发起和积极参与人权的探讨。以研讨会、交流会、座谈会等形式,在全社会探讨人权; 2、关心身边的苦难,发现、揭露身边一切侵权行径。以自己力所能及的形式,去捍卫人权; 3、基于我们的良心和正义,基于对我们尊严的坚守,基于我们对自由的渴望,基于我们对奴役制度的厌恶,基于我们对独裁专制的憎恨,让我们无畏地思考,无畏地言说,无畏地践行人权。《宣言》表示:"我们将以此为契机,坚韧不拔地推进中国人权的不断进步。"

2 月6日 ,甘肃省兰州市西固区东川乡东河湾村村民委员会认为省政府为中国核工业总公司五 ○ 四厂颁发的土地使用证侵犯了其集体土地所有权,因此将省政府告上法庭。据《兰州晨报》报道,甘肃省国土资源行政管理部门四年前以甘肃省政府名义为中国核工业总公司五○ 四厂颁发了国有土地使用证,兰州市西固区东川乡东河湾村村民委员会认为该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并侵犯其集体土地所有权,向兰州市中级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东河湾村委会当庭认为,2006 年 5月 10日 ,该村村委会委托代理人到兰州市西固区规划土地局调查发现,省政府向五○ 四厂颁发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无任何土地权属、地上建筑物来源证明及相关村民委员会的证明材料等,认为省政府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并侵犯其集体土地所有权,请求法院确认其颁发行为违法,并撤销使用证。据统计,从1990 年到 2002年全国被征用的农地 4736万亩,地方政府出售土地获得的收益平均每年达到 2300亿元,其中超过一半来自农地,但农民从中得到的土地赔偿还不到其中的 15%,根据测算, 13年来全国共有 6630万农民失去了土地,成为没有土地的农民。

2 月7日 ,湖北随州市望城岗村的部分村民围堵湖北省随州市开发区管委会,他们要求被围在管委会内的干部就该村的征地问题给个说法。傍晚,开发区管委会突然来了几十名警察,他们砸开管委会的窗户,将被围在管委会办公室内的几名干部"救"出。情绪失控的群众立即将旁边的 316 国道堵住,一时车辆排起了长龙。2006年下半年,望城岗村村委会与随州市发展投资有限公司签订协议,准备建工业园,将望城岗村 2000多亩土地卖给随州市发展投资有限公司,涉及 500多农户, 2600多人。这家公司实为随州市政府举办。协议规定土地总费用按每亩 2.5万元计算,同时,兴建商住小区,所有被拆迁的农户以 380 元 /平方米的价格购买商品房。村民们对这个协议非常不满,他们认为土地补偿价格太低,政府要求老百姓买商品房、住小区不合理,因为一点补偿费不够买房子。为此,村民们于 2006年 12月 26日 开始到省里上访。 2月 6日 ,村民代表刘克卓又到武汉上访,随州市几十名公安人员到武汉将刘克卓抓了回来,现在下落不明。村民们听到这个消息后,于 2 月7日 纷纷自发地来到随州市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人数大约有数百人,大家一致要求放人。村民刘先生说,他们将继续抗议,要求随州政府释放村民代表,并征讨征地补偿费。

2月7日 凌晨6 时许,在未进行公示的情况下,北京海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擅自在北京市海淀区马甸玉兰园回民小区东侧工地开始强行施工。60多名居民或坐或站聚集在工地门口,抗议开发商的侵权行为,并阻止施工车辆进出。开发商为了阻止小区穆斯林居民的反对,以30-50元人民币每人每天的薪资雇佣 400人组成保安队伍保护施工。这些人群是由社会上的闲散人员、未满 18岁的童工、一些不明事情真相的群众演员和黑社会的打手组成。他们到了工地后,穿上了事先准备好 的保安服装在工地内待命,还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开发商从监狱请出来的罪犯,他们坐着监狱的车,到了现场换上保安的衣服,来"维持秩序"。这时闻讯赶来的小区 穆斯林居民到工地前要与开发商协商施工一事。在协商未果的情况下,工地上的"保安"在开发商指使下,对手无寸铁、毫无还手能力的小区穆斯林居民进行了数次 长时间的围殴。由于小区居民坚持不让施工车出入工地,截至中午 11点30分,双方发生多次冲突后,开始僵持。停在工地不远处的5辆 警车上的警察却视而不见,不予理睬,任凭事态的发展,造成很多小区穆斯林居民受到不法伤害。还有回民向记者反映:有很多人给《七日》、《北京晚报》、《身 边》、《法制进行时》等号称是为百姓报道的报纸和电视栏目打电话,都说先向上级请示一下,让我们等电话,但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2 月8日 ,上海协和医院发生一起医疗纠纷引发的群体暴力事件,超过百名曾付出巨额金额给医院的病人,与院方保安爆发激烈冲突,多人受伤。因未能追回欠款,病人计划派代表上访北京。

2 月8日 ,下午 3时左右,武汉花楼街维权居民来到拆迁办住地花楼街红胜幼儿园外,宣讲中央有关拆迁政策,与拆迁办人员发生冲突,家住红胜巷 58号一女性居民被拆迁办一男子用力扇了几记耳光,而另一位家住花楼街 228号 75岁的罗姓老太,则被从拆迁办三楼甩下的装在篾筐子的饭盒砸伤,激怒了现场的维权居民。接到报警的警察虽来到现场,但没有作任何处理。居民敲打铜锣召集更多的住户参加抗议,要求交出打人凶手。至北京时间 22点 30分记者发稿时,仍有 200 左右的花楼街居民冒着大雨坚持在事发现场。居民们表示:要将违法的拆迁办赶出花楼街,并要求将动手打人的凶手抓 到派出所去。武汉花楼街居民因不满政府不公正拆迁条件,多次到武汉市政府和北京上访,但一直没有得到官方答复。最近,拆迁办开始强行进驻居民区,花楼街居 民已多次上街游行,街区内气氛紧张,居民们担心如此下去,恐发生大规模的冲突,呼吁外界关注花楼街维权事件。

2 月9日 ,湖南长沙的经租户一大早就自发赶往长沙市房地局,希望长沙市房地局能够尽快落实政策,还他们房屋。这些经租户的问题长达几十年都没有解决,现在有些人生 活相当困难,有些在外面还是租房住,自己有家不能回,有理没处说。当年政府所谓私房改造政策没给这些经租户任何补偿,就以流氓手段赤裸裸的抢劫走,有些经 租户跑了一二十年,如今很多都已经白发苍苍,至今还在为拿回本来属于自己的房子还在每日奔波。

2 月10日 , 2007年首次六方会谈期间,在钓鱼台国宾馆的会场外面,上百名抗议者向大门冲击,被警察拘押。目击者称:在南站坐特 5路在钓鱼台下车的访民 20多人,下车就往大门冲。前后两拨约一百多人,访民们一边喊"冤枉啊,冤枉啊 ",一边冲向大门口,虽然穿警服的警察人数多达七八十人,但访民人数太多,警察两个人架住一个,人数明显不够,在大门前勉强挡住了冲击的访民。抗议者们被分装两辆大公交车,押往马家楼。 10日晚间,北京上访村一位来自新疆的老访民证实,马家楼已经关押了几百人,但马家楼可能被安上了信号干扰器,手机信号极差,和被抓在里面的朋友联系不上了。

2 月10 日,
广西贺州市发生一起农民工讨薪事件。 讨工资的民工有30 人左右,被讨薪单位是中铁集团洛湛铁路指挥部。民工们打着"我们要过年,还我血汗钱"的横幅,在中铁集团洛湛铁路二标段工程指挥部门前示威。当时" 110 "和交警都已上班,但不敢有什么动作。

2 月11日 ,北京维权人士齐志勇、胡佳、李海、刘京生、赵昕、任畹盯、关增礼、钱玉民、刘焕文、刘凤钢、刘荻、化波、庞梅青、扬靖、王林海、毕玉霞、贾殿英、王玲、王美、王学军、刘安军等发表 联合声明,要求当局停止迫害民运人士王国齐。声明说:"2 月8日 晚 8时许,资深民运人士王国齐先生被北京市海淀区万寿寺派出所警察在五道口拘捕,迄今仍被关押,警方没有依照法律程序通知家属拘捕事由。得知这一消息,我们感到非常震惊,要求警方保障王国齐先生的安全,迅速释放王国齐先生。"王国齐, 1962年出生,北京市人。 1989年因参加天安门爱国民主运动,被羁押在秦城监狱 1年之久。 1992年因与胡石根、刘京生、王天成等人一起组建"中国自由民主党"并参与组织纪念六四民主运动三周年,再次被当局拘捕。 1994年被北京市中级法院以"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判刑 11年并剥夺政治权利 3年,2003 年刑满出狱。

2 月11日 ,上午 9时许,广东海珠区晓港湾雅典居业主们接晓城大厦交房通知后前往收楼,不料却遭遇尴尬:因开发商无法提供消防验收证书、住宅质量保证书等资料, 100多名业主拒签交房手续。业主陈小姐说:"消防未验收、一到三楼还在施工,进出门不小心就会被砸伤、房内地板像海绵一踩就陷,房子怎么收?!"记者赶到晓城大厦,看到 100多名业主聚集在楼前和物管人员争执。 2701房业主陈女士告诉记者,她是 2005年买的房,本来说好 2006年12 月 30日 交房,不知为何开发商一直拖至现在才通知收房。昨天上午,她到房间一看,发现门窗安装粗糙,墙壁间留有缝隙,地板一踩就陷,墙壁坑坑洼洼,客厅墙居然有个 大洞。一名董姓业主告诉记者,就在记者上楼看房期间,三名光头男子前来威胁业主说:"你们爱收不收,我投入几千万在里面,装修相当于是白白送,要是不想要 我把楼封了,你们谁都别想住。"

2 月12日 ,有 600 多人到北京市政府前集体上访。上访的有三拨人。一是北京市门头沟区的农民,大约有四五百人。他们一大早就赶到市政府信访办前上访,据访民介绍,门头沟区的这批农民分别因土地被政府强占和房屋被强拆而第一次到市政府信访办集体上访的。当地公安局的数辆警车及 70多名警察在获知消息后,马上动身,准备半路截住这批村民,但他们晚了一步。村民们乘面包车等交通工具,于早上 8点就赶到了市府。村民反映,他们在市府信访办前,被要求只能派代表进去谈话,但直到下午仍未谈出任何结果,最后不得不悻悻而归。第二拨是近百名北京经租房受害者。经租房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从中共建政后的 50年代中期,政府就出台相关文件,有步骤的实施掠夺公民私有房产的政策,到 1958年 8月仅 10天时间,就将全北京市24 万间私房共计 380 万平方米,涉及6000余 户的公民私有房屋充公。据经租房产权人马连福说,政府先后推出的几个关于经租房文件的背后,隐藏着天大的阴谋。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曾几次撰文,就经租房权 益人长达近半个世纪的难以言尽的苦难,从法律及道德层面抨击政府的流氓行为。马连福还表示,他们这个受害群体已经上访多年了。仅上个月,就将全国人大、国 务院、北京市建委、北京市法制办、北京市人大、建设部信访办又跑了个遍,但没有任何结果。第三拨是被亿林公司骗钱的市民。几十名被亿林公司的欺骗宣传误导 而投资买树木结果落得钱物两空的访民,也是市府信访办前的常客,他们表示自己也清楚有现行黑政府做后盾,别指望什么时候能讨回公道,但还是要上访,去为自 己的权利抗争。

2 月14 日, 农历新年前夕,家家户户准备过年的时候,西安碑林区粮食分局的五十多名职工却在年二十五和二十七,打着横额到市政府请愿。工人张先生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 者:"他信访办不解决问题,年前礼拜一我们又去了市政府一次,拉了横幅以后一直从早上等到下午,最后他们不出来,我们就把门封严了,他们才出来,出来以后 叫来了一些市局和分局的官员,我们提了七八条问题叫他们回答,他们每一个答复最后一句都是他们基本上做的正确的,没有错误,有明显错误的,就说调查调查, 基本没有答复。后来又去了一趟,他们说把问题反映到市政法委一个书记那里。"碑林区粮食分局从 1998 年开始体制改革以后,先后三次用低于政策规定的一次性补偿辞退员工,分别是1998 年用不足两千元一次性补偿辞退了 20 多名合同工,2003 年底至2004 年中以 806 元年均工资乘工作年数,辞退了112 名职工;以及 2006 年中提出1612 乘以工龄要与三百多职工解除劳动关系。2006 年这批职工大半至今拒绝签字,他们指该补偿款只有国家政策规定的一半。据了解,两三百职工,从 1997 年以来,没有拿到一分钱工资,但单位领导则是年年加工资,还有住房公积金、养老金和医疗金的差异,令职工们感到极度不公。

2 月17日 ,也就是大年三十,大批来自中国各地的访民聚集北京。有的人因为给胡锦涛、温家宝拜年兼请愿已被截访,有的人则为了在即将来临的两会期间见一见代表诉一诉 冤情、或者怕被送回老家后遭关押而东躲西藏。大年三十晚上,北京一些领导人的住处玉泉山、东郊民巷等地,及党政机关所在地天安门、府右街等地聚集着数百访 民,他们要给胡锦涛、温家宝拜年兼请愿。这些人几天来被陆陆续续地截访,有的带到马家楼临时收容站,有的被带到不知名的接见站。上海访民徐先生等 18人 在准备向温家宝拜年请愿时被带到一处不知名的接见站关押,上海有五十多人在新年前后被截访回家。玉泉山、东郊民巷是胡锦涛和温家宝的住处,这些地方范围不 小,胡、温两人确切住在哪里访民们并不知道,他们漫无目的地去找,真是病急乱投医,他们廹切希望有人能作主解决问题。仍在北京的访民郑先生说:"老百姓到 处告,但上访后谁都不管。你越不让去的地方可能就是越有点效果,老百姓就是抱这点愿望。"黑龙江的王女士则告诉记者,国务院信访局局长王学军大年三十上午 十点,到信访局去检查,刚从大门进来,访民一千多人全拥上去,有一个女的还带一个四五岁的小孩,连喊带哭的。警察们为局长维持秩序时,把那个女的打了。警 察说,局长来了,你们闹事,不是给我们添麻烦吗?访民反驳说:"大年三十,如果地方官员能有作为的话,我们能来吗?"尽管在北京上访饱受岐视,生活条件艰 苦,还要防备截访,并且到信访能解决问题的比率并不高,不少人还是抱着留在北京即留住希望的想法,东躲西藏地坚持下来。

2 月17日 ,
民主中国阵线发布了告全国同胞书,题目是"废特权、求公正,向全国父老乡亲问候"。文告由费良勇主席执笔,文告的第一部分,综合概述了过去一年中国存在 的越来越严重环境问题、贫富差距问题、大量贪官贪污的钱财流向外国的问题,以及对于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各种人权的残酷迫害:"社会不公,道德沦落,贫富 悬殊,治安恶化,民怨沸腾,显示出一党专制必然走入死胡同。中共历史上罪恶累累,如今为了死保专制统治,继续残酷镇压民运人士、法轮功人士和维权人士。" 民阵在文告中说,"民主中国阵线坚决支持维权运动,人权是最大的政治,维护人权是每个公民的权力和义务。维权运动的核心是废除特权,维护公正,只要中共拥 有特权,社会就没有公正可言。如果每个人都能抛弃奴才世界观,树立自由民主的公民世界观,勇于维护自己和他人的权利,维权运动就会滚滚向前,民主化就会水 到渠成。"民主中国阵线呼吁所有受迫害的人不畏强权,敢于同贪官污吏抗争,同黑暗势力抗争,同专制政府抗争。

2 月18 日,
武汉花楼街居民再次掀起维权高潮,近日不断举行游行,抗议当地政府非法征地逼迁。 18日 花楼街参与游行示威人数达到上千人,他们高喊口号反对政府介入拆迁及打压维权。居民代表育先生说:民众都积极加入,沿途都有跟上来的,开始一二百人,最后 到一千多。居民们高喊"反对违法拆迁"、"哪里有压迫哪里有反抗"等口号,要求政府不要干预拆迁。这次大规模的游行,引起了警方的关注,当天在场的陈婆婆 说:"我们游到拆迁办(红星幼儿园原址)。近来了八个民警,还有 110警 车在马路上,我们没走出马路,他们不敢对我们怎么样。我们在巷子里七十多岁的婆婆伯伯喊口号。"花楼街位于武汉繁华地段,近五千户居民拒绝搬迁,认为这里 的房产没有挂牌就被政府私卖了,赔偿款低于标准,连买同区小面积的二手楼都不够。上周末有一位姓金的老人,因不满赔偿太低,愤怒之下企图跳楼。既得利益者 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不断打压维权,去年 11月 30日 居民到市政府外上访时被警察暴打,多位老人受伤。事后,维权代表陈顺喜被抓。然而官方并没有停止推进拆迁,除了多次拆毁村民的维权标语,在街上装摄像头监 视居民,拆迁办上周还带同壮丁和工具、水泥,强行到当地驻扎,官方更下令要关闭当地的菜场,变相逼迁,村民不久前发表致胡锦涛公开信反映这些问题,但无济 于事。

2 月 18 日,据《六四天网》北京义工 2月 18日 下午17 点30 分发来的消息,17 日被关押在马家楼的200 多访民,由于看管警察、保安集体消极怠工,导致访民一批批冲出。最后,在只剩下少数人时,不得不全部释放。 18 日凌晨,北京除夕的钟声刚敲过,访民便开始集体唱歌,后来,全体访民开始往外冲,根据估计,第一批有五六十名访民冲出了马家楼收容站,未能冲出的访民与当局之后收押的访民一起在马家楼收容站内的墙上写满了标语,主要内容有"打倒腐败,保护人权"。 有意思的是,从各处抽调去抓捕和看管访民的警察们只得昼夜陪同访民,他们也是怨声载道,抱怨今年的年夜饭吃不成,还无法和家人团聚,由于警察、保安也消极对待看管访民,让访民们一批批地从马家楼收容站冲出去。 18 日下午17 点左右,被非法关押的访民已经越来越少,最后,在群情激愤下,当局释放了全部访民。分析人士认为,北京马家楼 2.18 事件,必将是中国最终废除非法"息访"政策道路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2 月 20 日, 2007年中国农历新年期间,巴蜀两地的 20多位 泛蓝联盟 网友齐聚四川成都与乐山 ,通过互联网向全国各地的网友致以节日的祝福,同时勉励大家振作精神,力争 2007年在传播民主、和平以及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方面有所突破。泛蓝成员黄晓敏介绍说,这次聚会除了相互拜年之外,期望能够在 2007 年实现两地网友的经常互动,以及为推动两岸三地的政治文明、情感交流、团队建设等方面进行有意义的探索和卓有成效的建设性工作。聚会期间,大家得知中国台湾国民党由马王联袂搭档,竞选 2008 年台湾总统,大家即兴在乐山大佛举行了以"支持马哥、走向共和"为主题的庆祝活动,遥祝马王竞选成功,并在六四天网上公布了这次活动的照片。大家希望台湾的民主政治能够走的更稳健、两党政治更加成熟,作为三民主义模范省给中国大陆起到更好的示范作用。









1 月22日 ,内蒙古巴彦淖尔盟五原县县城的主要大街上,出现了成群结队的机动三轮车游行,参加游行的机动三轮车有三百多辆,队伍浩浩荡荡,绵延数百米。车主们冒着零下近二十度的严寒,驾车缓慢地过街穿路后,汇集到县委县政府门前示威抗议。据参加游行抗议的车主介绍,他们都是载客机动三轮车运营的车主,以此为生,连买车带办执照要花费五六千元,许多人都因此欠了债。但是最近盟、县政府实行了两项规定,一项是每车每次只允许载客一人,一项是营运范围不得超出城区,违反规定的就要被罚款或没收执照、没收车辆。这两项规定的实行使车主的运营效益大受影响,运营户们认为政府的规定不合理。

1 月22日 ,来自陕西省各地的参加过中国对越南战争的老兵代表约 200 多人,再次到省政府门前静坐,要求得到基本生活保障待遇。他们都是参加过1979 年至 1986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军人,都留下轻重不等的伤病,复员后有的安排了工作,有的回家务农,现已四十二三岁,上有老下有小,文化水平低,谋生技能单一。分配工作的,单位或倒闭或停产或瘫痪,每月只能领到几百元的生活费;回家务农的终年劳作,入不敷出,生活遇到许多困难,有病无钱医治,孩子上学也无力供给。全省这一批老兵有上万人。他们到西安上访已有几次了,到北京也上访过,其他省市也有这样的老兵上访。但得到的回答是:国家没有文件,没有这方面的政策,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这些老兵代表在省政府门前通道西侧整齐地站成四排(没有影响省政府大门的通行),打出的两面横幅,齐声高唱当年的歌曲《战友,战友》、《十五的月亮》、《血染的风采》。  

1 月22日 ,甘肃庆阳市地毯厂数百职工到市府抗议,大规模维权活动现已持续数日。该厂原为国有企业, 2003 年宣布改制为民营企业。一半多职工下岗,等待买断。2007 年元月政府才开始给买断职工发补偿金。但这次发给职工的补偿金,市国资委只计算到 2003 年。对于从2003年至 2006年期间的补偿金,市国资委拒绝发给。而对于该期间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等,社保局等政府有关部门也拒绝承担。参加维权职工手挽手组成人墙,高呼口号,完全封锁了市府大门。市府的十几辆小车被困在院内,动弹不得。市府门前的街道交通也受到一定影响。最近庆阳市党委换届,政府班子易人,而国企问题都是上届政府所遗留。上届政府的主要官员,前几年在对本市几百家国企的改制中,从中大捞特捞,却留下一屁股烂帐烂事。他们换届后纷纷转到人大,政协等部门任要职,不理政事,颐养天年。而一切后遗症,却要新一届政府来擦屁股。面对职工的维权抗议,更恐慌的是市国资委、社保局和各主管部门的官员。他们已经贪了多年,从几百家改制国企中贪到不少的好处。对于与他们与房地产商们的交易内幕,社保基金的巨大亏空等等臭事,本想只要职工不闹,谁也不知。这帮贪官原计划在 2006年底就宣布"全市所有国企改制完毕",准备向上报喜,然后升官发财。但新年伊始,职工的维权抗议打破了他们的美梦,而且把他们的臭事都一一抖落出来,给了新市长一个难堪和难题。现在,只要工人一出动,市府办公室就马上打电话,让他们赶快去领人(把职工劝回去)。以后自己的乌纱帽能不能保住,有关官员各个提心吊胆。目前,市国资委、社保局的官员纷纷躲避,不敢和与工人直接对话。

1 月25日 , 2007年
北京市政协、人大两个会议于 1月 25 日 、26日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行。这次举行的北京市十二届人大五次会议有 700 多名市人大代表参加,两会将进行一府两院报告、讨论选举等事项。北京市委书记刘淇,全国政协秘书长郑万通,市长王岐山,市委副书记于均波、强卫、杜德印参加了会议并祝贺。据北京维权人士刘安军透露,当天,在北京市政府前聚集了 1000多人抗议,人山人海。在五洲大酒店周围贴有 40多张的抗议标语, 3尺长、 1尺宽的白纸上大黑字分别写着"打倒贪官!"、"喝血社会!"、"司法黑暗!"、"警匪一家!"等口号。酒店周围有四五十人以上的警察, 20多辆的警车开来开去的巡逻。这上千人本来准备赶到会议中心抗议,但他们纷纷被警察押离。 26日的会场外面,有数百名穿着制服的警察、数目不清的便衣、四五十名带着头盔、拿着盾牌的防暴警察和五六十辆来往巡逻的警车在警戒,三十多名北京人士被当局拘捕,民主、维权人士华惠棋还遭到六七名警察的殴打。在会议中心,遭强拆的北京访民李学会和高玉清等三十多北京人士在会议中心附近被警方关押到大厅里,进行登记后,被关到大厅里间隔的许多小间,每间关押四、五人。访民们指出:"最近,大街上有许多穿黄大衣的武警巡逻,这个社会到底是怎么了?北京开个两会就紧张到这个程度,全国两会又会怎样?奥运会别在北京开了,要是开的话,老百姓都不能活了。"

1 月28日 , 200多在北京的访民集体到中共钓鱼台国宾馆前喊冤,不过他们很快被警方扔上警车,送往甘家口派出所。湖南访民李思告诉记者, 200多访民 28日早 10点赶到钓鱼台国宾馆鸣屈喊冤。到了那里,有的访民下跪,拿着状纸痛哭, 10 多个值勤的武警和便衣将他们粗暴的从地上拖起,扔进警车,他们对拒绝上警车的访民拳打脚踢。李思说:"我住在最高法院信访办附近,一早就和 70~80人从那里走的,到了钓鱼台国宾馆那里,武警根本不允许我们在那呆,用 2个警车拉了 6趟,才把200 多访民全部拉到甘家口派出所,直到下午 4 点多国家信访局的人才来到派出所,给我们填表登记,期间不给我们吃饭,也不给水喝。"大纪元记者方晓者29 日给甘家口派出所 (10-6831 1022 ) 去电,接听电话的警察证实了此事,并表示28日晚,警察把不填表、签字的访民都送到某收容站去了。

1 月28日 ,王东海、朱虞夫、吕耿松、任伟仁、徐光等一百多名维权人士连署发表公开信,强烈要求浙江省洞头县政府立即释放维权老干部林炳长。林炳长是原温州市洞头县县委常委,是共产党官员中罕见的正义人士。 2002 年,洞头县政府与开发商勾结,企图霸占该县小三盘村290 多户渔民世世代代赖以为生的一千多亩滩涂。县政府非法收回法律规定属于渔民的滩涂使用权,仅给渔民每亩 350 元的补偿,而转手以每亩9万元的价格卖掉。在政府强权的压迫下,眼看小三盘村的几百户渔民就要失去饭碗,林炳长义不容辞地站了出来,带领渔民学习宪法,用宪法来抵制洞头县政府弱肉强食的丛林政策。林炳长退休后待遇优厚,小三盘村的事跟他个人毫无关系。但他不忍看到渔民兄弟失去赖以生存的滩涂,也不惧当局对他的威胁 ,毅然决然地和渔民一起反抗恶政。 2006年 12 月 1 7日凌晨三点被洞头县政府派人抓进洞头县看守所,一起被抓的还有他的弟弟林炳强。林炳强于第二天放出,林炳长于 2007 年 1 月 8 日被刑事拘留, 1月 22 日被洞头县检察院批准逮捕。公开信呼吁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省长吕祖善、省公安厅厅长王辉忠等浙江省官员关注此案,呼吁全中国维人士关注此案,呼吁海外关心中国维权事业的正义人士关注此案,早日释放林炳长先生。

1 月28日 ,山东省聊城的一千多民师联署,将市政府和教育局告上法院。山东聊城和荷泽两个地级市的两千多名民办教师多年来不断上访,控诉当地政府没有按照国务院有关 规定做到落实《教师法》中民办教师与公办教师同工同酬,在调整公办教师工资时,应相应增加民办教师工资。这些持有国家认可教师证、职教二三十年的老民办教 师们,被辞退多年后,工资没有增长,而且没有任何福利和保险,大家觉得非常不合理。一位姓高的老师说:"聊城市政府、教育局没有按中央文件办这件事,它们 把我们这些年的指标卖的卖了,转移给别人了。漠视我们这些工作多年,向要饭的一样,苦苦熬了三十年的民办教师,他们就把我们赶下了讲台。我的房子现在很 破,每到下雨阴天,我这老的少的 ......说到这个我要掉泪了。像我这样的有多少人呢?聊城大约我们这批有两千四五百人,现在很多同志已经死去了,现在还有大约两千人左右吧。"

2 月1日 ,中国大陆官方查禁作家章诒和等人著作的事件在台湾引起强烈反弹, 44 位台湾艺术文化界以及社会运动人士发起联署签名声援章诒和,并且呼吁中国当局正视禁书事件对世界华文创作产生的负面影响。声援稿指出,现今正是华文创作逐 步迈向世界舞台的璀灿时期,中国执政当局不但不应该箝制任何创作,更应积极地提供良好的自由创作环境,鼓励华文创作对全人类的文明做出更多的贡献,诚恳呼 吁中国执政当局正视章诒和事件对于华文创作世界产生的震撼及影响,并重新审视此一事件的处理。

2 月1日 ,深圳市龙岗区专门为迪士尼生产手袋的日资公司"煌星轻工制品厂" 1 月31日 突然宣告关厂,引发员工堵路抗议追讨赔偿金,员工表示如得不到应有的赔偿金,将发动大规模游行示威。公司员工代表文小姐对香港《明报》说, 1 月31日 下午 6时下班后,在工厂大门口突然张贴出公司终止营运的告示,表示 1月份的薪金已存入员工户口,要求员工 2月 2日 前离开工厂。龙岗劳动局得知后,赶至现场与员工协商。员工代表不满当局回覆,两百多名员工于2 月 1日 上午阻塞公司旁的深汕公路抗议,并派出数十人代表准备到市政府陈情。

2 月2日 ,狱中中国民主党成员何德普的妻子贾建英披露了何德普近日给司法部部长写信,反映狱中伙食问题以及离开监仓活动时间不足,要求予以改善,维护犯人健康权 利。何德普在信中呼吁伙食应由外面的公司竞争承包,不应该由监狱自己管。监狱分等级,一些牢头狱霸在里面吃得很好,像他们这些政治犯却长年吃用白开水煮的 白菜、土豆、萝卜三种菜。他们吃不到肉,只有国庆节和春节有一点,其它时间就没有。贾建英是 1月26 号去看何德普的,何告诉她 1 月 8号给司法部部长吴英爱写了封信,内容就是呼吁给监狱的人提高伙食。因为伙食费很低,只有 127块 钱,伙食很差。另外提到放风的时间很短,有时候甚至一个月都不能出来(离开牢房)一次。时间长了又是缺乏锻炼,伙食又差,怕他们这些政治犯身体垮了。据德 普反映,一般刑事犯的待遇要比政治犯高,因为刑事犯都认罪了,有多一些锻练的机会,可以劳动。但是政治犯一般都不认罪,不允许劳动,也不给出来;一般犯人 可以花两三百块在里面买点吃的,政治犯不可以,只能花八十至一百二,里面东西很贵,买不到什么。但监狱不承认有政治犯,他们说中国没有政治犯。何德普呼吁 的主要是政治犯,现在担心的是这封信监狱可能不会给他寄到部长那儿去。贾建英 1月 31日 给司法部长吴英爱发了个电子邮件,问她有是否收到何的信,但是一直没有结果。于是她就干脆向媒体公布这封信,希望媒体帮助敦促一下改善狱中政治犯的环境。

2 月3 日 , 23岁的河南省商丘市人秋子 2006 年 7 月大学毕业后在求职招聘过程中遭受到相貌歧视,将撕毁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上海昂立教育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告上上海市长宁区劳动仲裁委。 秋子因先天性脑积水,头部稍微偏大。去年 12 月,秋子在求职时遭到上海昂立教育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歧视。秋子的申请书称:"上海昂立教育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撕毁合同",而理由是其"相貌不佳"。秋子及其代理人认为,昂立教育的行为已经侵害了其名誉权,要求赔偿精神损失费 5 万元,并在媒体上公开道歉。据悉,这是国内第一例因"相貌不佳"而引起的劳动合同纠纷。

2 月3日,国际笔会首次在香港举行的亚太区会议,参与的共有 120多名作家,他们来自日本、韩国、欧洲、美国及澳洲等地,会议主要勾画亚太地区的工作规划,及争取更大言论、创作自由。会议邀请 40位中国作家出席,但是只有 15人 能够参加。会议组织之一的独立中文笔会秘书长张裕说,禁书《伶人往事》的作者章诒和本答应出席及发表演讲,但是,禁书事件发生后,她接获一些具中国官方背 景的人士劝谕著她不要参予,所以,她决定不来会议。除了章诒和没有出席会议外,还有作家秦耕、昝爱宗及赵达功等。赵达功表示,上周末他抵达罗湖出入境站 时,公安突然阻止他不能到香港。赵达功相信,这次多名作家不能到港,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中国政府不准他们参加国际笔会的会议,因为他们要求言论、创作及表 达自由。由于这次很多中国作家未能到港参加,引致大会对中国的言论自由更感关注。

2 月4日 ,上午 8时,潮州市饶平县所城镇龙湾村数千名村民游行到该镇煤气公司及所城镇政府门外抗议,要求释放被捕村民及取回征地赔款。 1997年,该村被征去约 100亩土地以开设煤气公司,煤气公司支付人民币 700万元给所城镇政府,但款项一直未交到村民手上。后来,村民找村党支部书记吴国务追问赔款时,发现他已潜逃。村民去年 4月起已多番示威及堵塞已投产的煤气公司出入道路,但仍无法争取到赔偿。 4日凌晨约 2 时许,数十名公安悄悄入村秘密拘捕 4名带头争取赔偿的村民,结果两人被蒙头带走,另外两人及时逃去。到 9 时许,数百名不明身份的大汉到达镇政府门外,以铁棍、牛肉刀等凶器袭击手无寸铁的村民,还有大汉拿起手枪指吓企图反抗的村民。冲突中约 100名村民受伤,其中 3 人危殆。

2 月4日 ,据香港《明报》报导,中国新闻出版总署禁书事件愈滚愈大,一批中共前高官、学者声援章诒和,其中包括新华社前副社长李普、清华大学教授贾西津、著名作家 钱钢等,他们强烈要求当局要依法保障公民出版权利,呼吁新闻出版等部门确立公开、依法、符合公共利益的制度规范。曾任新华社副社长、中国记协书记处书记、 89 岁的李普在声明中说,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一口气查禁8 本书,而不是用文件或其他文字形式表达行政意愿,是一种心虚表现,是怕日后形势变了被秋后算帐。研究公民社会与治理的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贾西津表 示,无论政府还是执政党,权力的唯一合法性来源于人民的共同利益,思想审查、出版禁令乃至对公民表达的剥夺,是违背公民意愿,违反公共利益。

2 月5日 上午, 100多名民工包围了位于北京的国家农业部所属的农民日报。从下午开始,北京警察开始介入。据民工介绍,农民日报因建新闻大厦,拖欠了这些民工工资。据称,工程发包过程中,存在巨大猫匿。

2 月6日 ,邓太清、王德邦、何俊仁、张鉴康、杨在新等一百多位维权、民运人士发表《中国人权论坛宣言》。《宣言》号召自 2007 年始,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与《世界人权宣言》发布 60周年来临之前,全国掀起一个探讨人权、追索人权、践行人权的热潮,并倡议: 1、各大院校、各研究机构、各社会团体、及一切相信自己配享普世人权的人们,都以自己所能的形式,广泛发起和积极参与人权的探讨。以研讨会、交流会、座谈会等形式,在全社会探讨人权; 2、关心身边的苦难,发现、揭露身边一切侵权行径。以自己力所能及的形式,去捍卫人权; 3、基于我们的良心和正义,基于对我们尊严的坚守,基于我们对自由的渴望,基于我们对奴役制度的厌恶,基于我们对独裁专制的憎恨,让我们无畏地思考,无畏地言说,无畏地践行人权。《宣言》表示:"我们将以此为契机,坚韧不拔地推进中国人权的不断进步。"

2 月6日 ,甘肃省兰州市西固区东川乡东河湾村村民委员会认为省政府为中国核工业总公司五 ○ 四厂颁发的土地使用证侵犯了其集体土地所有权,因此将省政府告上法庭。据《兰州晨报》报道,甘肃省国土资源行政管理部门四年前以甘肃省政府名义为中国核工业总公司五○ 四厂颁发了国有土地使用证,兰州市西固区东川乡东河湾村村民委员会认为该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并侵犯其集体土地所有权,向兰州市中级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东河湾村委会当庭认为,2006 年 5月 10日 ,该村村委会委托代理人到兰州市西固区规划土地局调查发现,省政府向五○ 四厂颁发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无任何土地权属、地上建筑物来源证明及相关村民委员会的证明材料等,认为省政府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并侵犯其集体土地所有权,请求法院确认其颁发行为违法,并撤销使用证。据统计,从1990 年到 2002年全国被征用的农地 4736万亩,地方政府出售土地获得的收益平均每年达到 2300亿元,其中超过一半来自农地,但农民从中得到的土地赔偿还不到其中的 15%,根据测算, 13年来全国共有 6630万农民失去了土地,成为没有土地的农民。

2 月7日 ,湖北随州市望城岗村的部分村民围堵湖北省随州市开发区管委会,他们要求被围在管委会内的干部就该村的征地问题给个说法。傍晚,开发区管委会突然来了几十名警察,他们砸开管委会的窗户,将被围在管委会办公室内的几名干部"救"出。情绪失控的群众立即将旁边的 316 国道堵住,一时车辆排起了长龙。2006年下半年,望城岗村村委会与随州市发展投资有限公司签订协议,准备建工业园,将望城岗村 2000多亩土地卖给随州市发展投资有限公司,涉及 500多农户, 2600多人。这家公司实为随州市政府举办。协议规定土地总费用按每亩 2.5万元计算,同时,兴建商住小区,所有被拆迁的农户以 380 元 /平方米的价格购买商品房。村民们对这个协议非常不满,他们认为土地补偿价格太低,政府要求老百姓买商品房、住小区不合理,因为一点补偿费不够买房子。为此,村民们于 2006年 12月 26日 开始到省里上访。 2月 6日 ,村民代表刘克卓又到武汉上访,随州市几十名公安人员到武汉将刘克卓抓了回来,现在下落不明。村民们听到这个消息后,于 2 月7日 纷纷自发地来到随州市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人数大约有数百人,大家一致要求放人。村民刘先生说,他们将继续抗议,要求随州政府释放村民代表,并征讨征地补偿费。

2月7日 凌晨6 时许,在未进行公示的情况下,北京海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擅自在北京市海淀区马甸玉兰园回民小区东侧工地开始强行施工。60多名居民或坐或站聚集在工地门口,抗议开发商的侵权行为,并阻止施工车辆进出。开发商为了阻止小区穆斯林居民的反对,以30-50元人民币每人每天的薪资雇佣 400人组成保安队伍保护施工。这些人群是由社会上的闲散人员、未满 18岁的童工、一些不明事情真相的群众演员和黑社会的打手组成。他们到了工地后,穿上了事先准备好 的保安服装在工地内待命,还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开发商从监狱请出来的罪犯,他们坐着监狱的车,到了现场换上保安的衣服,来"维持秩序"。这时闻讯赶来的小区 穆斯林居民到工地前要与开发商协商施工一事。在协商未果的情况下,工地上的"保安"在开发商指使下,对手无寸铁、毫无还手能力的小区穆斯林居民进行了数次 长时间的围殴。由于小区居民坚持不让施工车出入工地,截至中午 11点30分,双方发生多次冲突后,开始僵持。停在工地不远处的5辆 警车上的警察却视而不见,不予理睬,任凭事态的发展,造成很多小区穆斯林居民受到不法伤害。还有回民向记者反映:有很多人给《七日》、《北京晚报》、《身 边》、《法制进行时》等号称是为百姓报道的报纸和电视栏目打电话,都说先向上级请示一下,让我们等电话,但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2 月8日 ,上海协和医院发生一起医疗纠纷引发的群体暴力事件,超过百名曾付出巨额金额给医院的病人,与院方保安爆发激烈冲突,多人受伤。因未能追回欠款,病人计划派代表上访北京。

2 月8日 ,下午 3时左右,武汉花楼街维权居民来到拆迁办住地花楼街红胜幼儿园外,宣讲中央有关拆迁政策,与拆迁办人员发生冲突,家住红胜巷 58号一女性居民被拆迁办一男子用力扇了几记耳光,而另一位家住花楼街 228号 75岁的罗姓老太,则被从拆迁办三楼甩下的装在篾筐子的饭盒砸伤,激怒了现场的维权居民。接到报警的警察虽来到现场,但没有作任何处理。居民敲打铜锣召集更多的住户参加抗议,要求交出打人凶手。至北京时间 22点 30分记者发稿时,仍有 200 左右的花楼街居民冒着大雨坚持在事发现场。居民们表示:要将违法的拆迁办赶出花楼街,并要求将动手打人的凶手抓 到派出所去。武汉花楼街居民因不满政府不公正拆迁条件,多次到武汉市政府和北京上访,但一直没有得到官方答复。最近,拆迁办开始强行进驻居民区,花楼街居 民已多次上街游行,街区内气氛紧张,居民们担心如此下去,恐发生大规模的冲突,呼吁外界关注花楼街维权事件。

2 月9日 ,湖南长沙的经租户一大早就自发赶往长沙市房地局,希望长沙市房地局能够尽快落实政策,还他们房屋。这些经租户的问题长达几十年都没有解决,现在有些人生 活相当困难,有些在外面还是租房住,自己有家不能回,有理没处说。当年政府所谓私房改造政策没给这些经租户任何补偿,就以流氓手段赤裸裸的抢劫走,有些经 租户跑了一二十年,如今很多都已经白发苍苍,至今还在为拿回本来属于自己的房子还在每日奔波。

2 月10日 , 2007年首次六方会谈期间,在钓鱼台国宾馆的会场外面,上百名抗议者向大门冲击,被警察拘押。目击者称:在南站坐特 5路在钓鱼台下车的访民 20多人,下车就往大门冲。前后两拨约一百多人,访民们一边喊"冤枉啊,冤枉啊 ",一边冲向大门口,虽然穿警服的警察人数多达七八十人,但访民人数太多,警察两个人架住一个,人数明显不够,在大门前勉强挡住了冲击的访民。抗议者们被分装两辆大公交车,押往马家楼。 10日晚间,北京上访村一位来自新疆的老访民证实,马家楼已经关押了几百人,但马家楼可能被安上了信号干扰器,手机信号极差,和被抓在里面的朋友联系不上了。

2 月10 日,
广西贺州市发生一起农民工讨薪事件。 讨工资的民工有30 人左右,被讨薪单位是中铁集团洛湛铁路指挥部。民工们打着"我们要过年,还我血汗钱"的横幅,在中铁集团洛湛铁路二标段工程指挥部门前示威。当时" 110 "和交警都已上班,但不敢有什么动作。

2 月11日 ,北京维权人士齐志勇、胡佳、李海、刘京生、赵昕、任畹盯、关增礼、钱玉民、刘焕文、刘凤钢、刘荻、化波、庞梅青、扬靖、王林海、毕玉霞、贾殿英、王玲、王美、王学军、刘安军等发表 联合声明,要求当局停止迫害民运人士王国齐。声明说:"2 月8日 晚 8时许,资深民运人士王国齐先生被北京市海淀区万寿寺派出所警察在五道口拘捕,迄今仍被关押,警方没有依照法律程序通知家属拘捕事由。得知这一消息,我们感到非常震惊,要求警方保障王国齐先生的安全,迅速释放王国齐先生。"王国齐, 1962年出生,北京市人。 1989年因参加天安门爱国民主运动,被羁押在秦城监狱 1年之久。 1992年因与胡石根、刘京生、王天成等人一起组建"中国自由民主党"并参与组织纪念六四民主运动三周年,再次被当局拘捕。 1994年被北京市中级法院以"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判刑 11年并剥夺政治权利 3年,2003 年刑满出狱。

2 月11日 ,上午 9时许,广东海珠区晓港湾雅典居业主们接晓城大厦交房通知后前往收楼,不料却遭遇尴尬:因开发商无法提供消防验收证书、住宅质量保证书等资料, 100多名业主拒签交房手续。业主陈小姐说:"消防未验收、一到三楼还在施工,进出门不小心就会被砸伤、房内地板像海绵一踩就陷,房子怎么收?!"记者赶到晓城大厦,看到 100多名业主聚集在楼前和物管人员争执。 2701房业主陈女士告诉记者,她是 2005年买的房,本来说好 2006年12 月 30日 交房,不知为何开发商一直拖至现在才通知收房。昨天上午,她到房间一看,发现门窗安装粗糙,墙壁间留有缝隙,地板一踩就陷,墙壁坑坑洼洼,客厅墙居然有个 大洞。一名董姓业主告诉记者,就在记者上楼看房期间,三名光头男子前来威胁业主说:"你们爱收不收,我投入几千万在里面,装修相当于是白白送,要是不想要 我把楼封了,你们谁都别想住。"

2 月12日 ,有 600 多人到北京市政府前集体上访。上访的有三拨人。一是北京市门头沟区的农民,大约有四五百人。他们一大早就赶到市政府信访办前上访,据访民介绍,门头沟区的这批农民分别因土地被政府强占和房屋被强拆而第一次到市政府信访办集体上访的。当地公安局的数辆警车及 70多名警察在获知消息后,马上动身,准备半路截住这批村民,但他们晚了一步。村民们乘面包车等交通工具,于早上 8点就赶到了市府。村民反映,他们在市府信访办前,被要求只能派代表进去谈话,但直到下午仍未谈出任何结果,最后不得不悻悻而归。第二拨是近百名北京经租房受害者。经租房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从中共建政后的 50年代中期,政府就出台相关文件,有步骤的实施掠夺公民私有房产的政策,到 1958年 8月仅 10天时间,就将全北京市24 万间私房共计 380 万平方米,涉及6000余 户的公民私有房屋充公。据经租房产权人马连福说,政府先后推出的几个关于经租房文件的背后,隐藏着天大的阴谋。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曾几次撰文,就经租房权 益人长达近半个世纪的难以言尽的苦难,从法律及道德层面抨击政府的流氓行为。马连福还表示,他们这个受害群体已经上访多年了。仅上个月,就将全国人大、国 务院、北京市建委、北京市法制办、北京市人大、建设部信访办又跑了个遍,但没有任何结果。第三拨是被亿林公司骗钱的市民。几十名被亿林公司的欺骗宣传误导 而投资买树木结果落得钱物两空的访民,也是市府信访办前的常客,他们表示自己也清楚有现行黑政府做后盾,别指望什么时候能讨回公道,但还是要上访,去为自 己的权利抗争。

2 月14 日, 农历新年前夕,家家户户准备过年的时候,西安碑林区粮食分局的五十多名职工却在年二十五和二十七,打着横额到市政府请愿。工人张先生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 者:"他信访办不解决问题,年前礼拜一我们又去了市政府一次,拉了横幅以后一直从早上等到下午,最后他们不出来,我们就把门封严了,他们才出来,出来以后 叫来了一些市局和分局的官员,我们提了七八条问题叫他们回答,他们每一个答复最后一句都是他们基本上做的正确的,没有错误,有明显错误的,就说调查调查, 基本没有答复。后来又去了一趟,他们说把问题反映到市政法委一个书记那里。"碑林区粮食分局从 1998 年开始体制改革以后,先后三次用低于政策规定的一次性补偿辞退员工,分别是1998 年用不足两千元一次性补偿辞退了 20 多名合同工,2003 年底至2004 年中以 806 元年均工资乘工作年数,辞退了112 名职工;以及 2006 年中提出1612 乘以工龄要与三百多职工解除劳动关系。2006 年这批职工大半至今拒绝签字,他们指该补偿款只有国家政策规定的一半。据了解,两三百职工,从 1997 年以来,没有拿到一分钱工资,但单位领导则是年年加工资,还有住房公积金、养老金和医疗金的差异,令职工们感到极度不公。

2 月17日 ,也就是大年三十,大批来自中国各地的访民聚集北京。有的人因为给胡锦涛、温家宝拜年兼请愿已被截访,有的人则为了在即将来临的两会期间见一见代表诉一诉 冤情、或者怕被送回老家后遭关押而东躲西藏。大年三十晚上,北京一些领导人的住处玉泉山、东郊民巷等地,及党政机关所在地天安门、府右街等地聚集着数百访 民,他们要给胡锦涛、温家宝拜年兼请愿。这些人几天来被陆陆续续地截访,有的带到马家楼临时收容站,有的被带到不知名的接见站。上海访民徐先生等 18人 在准备向温家宝拜年请愿时被带到一处不知名的接见站关押,上海有五十多人在新年前后被截访回家。玉泉山、东郊民巷是胡锦涛和温家宝的住处,这些地方范围不 小,胡、温两人确切住在哪里访民们并不知道,他们漫无目的地去找,真是病急乱投医,他们廹切希望有人能作主解决问题。仍在北京的访民郑先生说:"老百姓到 处告,但上访后谁都不管。你越不让去的地方可能就是越有点效果,老百姓就是抱这点愿望。"黑龙江的王女士则告诉记者,国务院信访局局长王学军大年三十上午 十点,到信访局去检查,刚从大门进来,访民一千多人全拥上去,有一个女的还带一个四五岁的小孩,连喊带哭的。警察们为局长维持秩序时,把那个女的打了。警 察说,局长来了,你们闹事,不是给我们添麻烦吗?访民反驳说:"大年三十,如果地方官员能有作为的话,我们能来吗?"尽管在北京上访饱受岐视,生活条件艰 苦,还要防备截访,并且到信访能解决问题的比率并不高,不少人还是抱着留在北京即留住希望的想法,东躲西藏地坚持下来。

2 月17日 ,
民主中国阵线发布了告全国同胞书,题目是"废特权、求公正,向全国父老乡亲问候"。文告由费良勇主席执笔,文告的第一部分,综合概述了过去一年中国存在 的越来越严重环境问题、贫富差距问题、大量贪官贪污的钱财流向外国的问题,以及对于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各种人权的残酷迫害:"社会不公,道德沦落,贫富 悬殊,治安恶化,民怨沸腾,显示出一党专制必然走入死胡同。中共历史上罪恶累累,如今为了死保专制统治,继续残酷镇压民运人士、法轮功人士和维权人士。" 民阵在文告中说,"民主中国阵线坚决支持维权运动,人权是最大的政治,维护人权是每个公民的权力和义务。维权运动的核心是废除特权,维护公正,只要中共拥 有特权,社会就没有公正可言。如果每个人都能抛弃奴才世界观,树立自由民主的公民世界观,勇于维护自己和他人的权利,维权运动就会滚滚向前,民主化就会水 到渠成。"民主中国阵线呼吁所有受迫害的人不畏强权,敢于同贪官污吏抗争,同黑暗势力抗争,同专制政府抗争。

2 月18 日,
武汉花楼街居民再次掀起维权高潮,近日不断举行游行,抗议当地政府非法征地逼迁。 18日 花楼街参与游行示威人数达到上千人,他们高喊口号反对政府介入拆迁及打压维权。居民代表育先生说:民众都积极加入,沿途都有跟上来的,开始一二百人,最后 到一千多。居民们高喊"反对违法拆迁"、"哪里有压迫哪里有反抗"等口号,要求政府不要干预拆迁。这次大规模的游行,引起了警方的关注,当天在场的陈婆婆 说:"我们游到拆迁办(红星幼儿园原址)。近来了八个民警,还有 110警 车在马路上,我们没走出马路,他们不敢对我们怎么样。我们在巷子里七十多岁的婆婆伯伯喊口号。"花楼街位于武汉繁华地段,近五千户居民拒绝搬迁,认为这里 的房产没有挂牌就被政府私卖了,赔偿款低于标准,连买同区小面积的二手楼都不够。上周末有一位姓金的老人,因不满赔偿太低,愤怒之下企图跳楼。既得利益者 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不断打压维权,去年 11月 30日 居民到市政府外上访时被警察暴打,多位老人受伤。事后,维权代表陈顺喜被抓。然而官方并没有停止推进拆迁,除了多次拆毁村民的维权标语,在街上装摄像头监 视居民,拆迁办上周还带同壮丁和工具、水泥,强行到当地驻扎,官方更下令要关闭当地的菜场,变相逼迁,村民不久前发表致胡锦涛公开信反映这些问题,但无济 于事。

2 月 18 日,据《六四天网》北京义工 2月 18日 下午17 点30 分发来的消息,17 日被关押在马家楼的200 多访民,由于看管警察、保安集体消极怠工,导致访民一批批冲出。最后,在只剩下少数人时,不得不全部释放。 18 日凌晨,北京除夕的钟声刚敲过,访民便开始集体唱歌,后来,全体访民开始往外冲,根据估计,第一批有五六十名访民冲出了马家楼收容站,未能冲出的访民与当局之后收押的访民一起在马家楼收容站内的墙上写满了标语,主要内容有"打倒腐败,保护人权"。 有意思的是,从各处抽调去抓捕和看管访民的警察们只得昼夜陪同访民,他们也是怨声载道,抱怨今年的年夜饭吃不成,还无法和家人团聚,由于警察、保安也消极对待看管访民,让访民们一批批地从马家楼收容站冲出去。 18 日下午17 点左右,被非法关押的访民已经越来越少,最后,在群情激愤下,当局释放了全部访民。分析人士认为,北京马家楼 2.18 事件,必将是中国最终废除非法"息访"政策道路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2 月 20 日, 2007年中国农历新年期间,巴蜀两地的 20多位 泛蓝联盟 网友齐聚四川成都与乐山 ,通过互联网向全国各地的网友致以节日的祝福,同时勉励大家振作精神,力争 2007年在传播民主、和平以及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方面有所突破。泛蓝成员黄晓敏介绍说,这次聚会除了相互拜年之外,期望能够在 2007 年实现两地网友的经常互动,以及为推动两岸三地的政治文明、情感交流、团队建设等方面进行有意义的探索和卓有成效的建设性工作。聚会期间,大家得知中国台湾国民党由马王联袂搭档,竞选 2008 年台湾总统,大家即兴在乐山大佛举行了以"支持马哥、走向共和"为主题的庆祝活动,遥祝马王竞选成功,并在六四天网上公布了这次活动的照片。大家希望台湾的民主政治能够走的更稳健、两党政治更加成熟,作为三民主义模范省给中国大陆起到更好的示范作用。









1 月22日 ,内蒙古巴彦淖尔盟五原县县城的主要大街上,出现了成群结队的机动三轮车游行,参加游行的机动三轮车有三百多辆,队伍浩浩荡荡,绵延数百米。车主们冒着零下近二十度的严寒,驾车缓慢地过街穿路后,汇集到县委县政府门前示威抗议。据参加游行抗议的车主介绍,他们都是载客机动三轮车运营的车主,以此为生,连买车带办执照要花费五六千元,许多人都因此欠了债。但是最近盟、县政府实行了两项规定,一项是每车每次只允许载客一人,一项是营运范围不得超出城区,违反规定的就要被罚款或没收执照、没收车辆。这两项规定的实行使车主的运营效益大受影响,运营户们认为政府的规定不合理。

1 月22日 ,来自陕西省各地的参加过中国对越南战争的老兵代表约 200 多人,再次到省政府门前静坐,要求得到基本生活保障待遇。他们都是参加过1979 年至 1986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军人,都留下轻重不等的伤病,复员后有的安排了工作,有的回家务农,现已四十二三岁,上有老下有小,文化水平低,谋生技能单一。分配工作的,单位或倒闭或停产或瘫痪,每月只能领到几百元的生活费;回家务农的终年劳作,入不敷出,生活遇到许多困难,有病无钱医治,孩子上学也无力供给。全省这一批老兵有上万人。他们到西安上访已有几次了,到北京也上访过,其他省市也有这样的老兵上访。但得到的回答是:国家没有文件,没有这方面的政策,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这些老兵代表在省政府门前通道西侧整齐地站成四排(没有影响省政府大门的通行),打出的两面横幅,齐声高唱当年的歌曲《战友,战友》、《十五的月亮》、《血染的风采》。  

1 月22日 ,甘肃庆阳市地毯厂数百职工到市府抗议,大规模维权活动现已持续数日。该厂原为国有企业, 2003 年宣布改制为民营企业。一半多职工下岗,等待买断。2007 年元月政府才开始给买断职工发补偿金。但这次发给职工的补偿金,市国资委只计算到 2003 年。对于从2003年至 2006年期间的补偿金,市国资委拒绝发给。而对于该期间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等,社保局等政府有关部门也拒绝承担。参加维权职工手挽手组成人墙,高呼口号,完全封锁了市府大门。市府的十几辆小车被困在院内,动弹不得。市府门前的街道交通也受到一定影响。最近庆阳市党委换届,政府班子易人,而国企问题都是上届政府所遗留。上届政府的主要官员,前几年在对本市几百家国企的改制中,从中大捞特捞,却留下一屁股烂帐烂事。他们换届后纷纷转到人大,政协等部门任要职,不理政事,颐养天年。而一切后遗症,却要新一届政府来擦屁股。面对职工的维权抗议,更恐慌的是市国资委、社保局和各主管部门的官员。他们已经贪了多年,从几百家改制国企中贪到不少的好处。对于与他们与房地产商们的交易内幕,社保基金的巨大亏空等等臭事,本想只要职工不闹,谁也不知。这帮贪官原计划在 2006年底就宣布"全市所有国企改制完毕",准备向上报喜,然后升官发财。但新年伊始,职工的维权抗议打破了他们的美梦,而且把他们的臭事都一一抖落出来,给了新市长一个难堪和难题。现在,只要工人一出动,市府办公室就马上打电话,让他们赶快去领人(把职工劝回去)。以后自己的乌纱帽能不能保住,有关官员各个提心吊胆。目前,市国资委、社保局的官员纷纷躲避,不敢和与工人直接对话。

1 月25日 , 2007年
北京市政协、人大两个会议于 1月 25 日 、26日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行。这次举行的北京市十二届人大五次会议有 700 多名市人大代表参加,两会将进行一府两院报告、讨论选举等事项。北京市委书记刘淇,全国政协秘书长郑万通,市长王岐山,市委副书记于均波、强卫、杜德印参加了会议并祝贺。据北京维权人士刘安军透露,当天,在北京市政府前聚集了 1000多人抗议,人山人海。在五洲大酒店周围贴有 40多张的抗议标语, 3尺长、 1尺宽的白纸上大黑字分别写着"打倒贪官!"、"喝血社会!"、"司法黑暗!"、"警匪一家!"等口号。酒店周围有四五十人以上的警察, 20多辆的警车开来开去的巡逻。这上千人本来准备赶到会议中心抗议,但他们纷纷被警察押离。 26日的会场外面,有数百名穿着制服的警察、数目不清的便衣、四五十名带着头盔、拿着盾牌的防暴警察和五六十辆来往巡逻的警车在警戒,三十多名北京人士被当局拘捕,民主、维权人士华惠棋还遭到六七名警察的殴打。在会议中心,遭强拆的北京访民李学会和高玉清等三十多北京人士在会议中心附近被警方关押到大厅里,进行登记后,被关到大厅里间隔的许多小间,每间关押四、五人。访民们指出:"最近,大街上有许多穿黄大衣的武警巡逻,这个社会到底是怎么了?北京开个两会就紧张到这个程度,全国两会又会怎样?奥运会别在北京开了,要是开的话,老百姓都不能活了。"

1 月28日 , 200多在北京的访民集体到中共钓鱼台国宾馆前喊冤,不过他们很快被警方扔上警车,送往甘家口派出所。湖南访民李思告诉记者, 200多访民 28日早 10点赶到钓鱼台国宾馆鸣屈喊冤。到了那里,有的访民下跪,拿着状纸痛哭, 10 多个值勤的武警和便衣将他们粗暴的从地上拖起,扔进警车,他们对拒绝上警车的访民拳打脚踢。李思说:"我住在最高法院信访办附近,一早就和 70~80人从那里走的,到了钓鱼台国宾馆那里,武警根本不允许我们在那呆,用 2个警车拉了 6趟,才把200 多访民全部拉到甘家口派出所,直到下午 4 点多国家信访局的人才来到派出所,给我们填表登记,期间不给我们吃饭,也不给水喝。"大纪元记者方晓者29 日给甘家口派出所 (10-6831 1022 ) 去电,接听电话的警察证实了此事,并表示28日晚,警察把不填表、签字的访民都送到某收容站去了。

1 月28日 ,王东海、朱虞夫、吕耿松、任伟仁、徐光等一百多名维权人士连署发表公开信,强烈要求浙江省洞头县政府立即释放维权老干部林炳长。林炳长是原温州市洞头县县委常委,是共产党官员中罕见的正义人士。 2002 年,洞头县政府与开发商勾结,企图霸占该县小三盘村290 多户渔民世世代代赖以为生的一千多亩滩涂。县政府非法收回法律规定属于渔民的滩涂使用权,仅给渔民每亩 350 元的补偿,而转手以每亩9万元的价格卖掉。在政府强权的压迫下,眼看小三盘村的几百户渔民就要失去饭碗,林炳长义不容辞地站了出来,带领渔民学习宪法,用宪法来抵制洞头县政府弱肉强食的丛林政策。林炳长退休后待遇优厚,小三盘村的事跟他个人毫无关系。但他不忍看到渔民兄弟失去赖以生存的滩涂,也不惧当局对他的威胁 ,毅然决然地和渔民一起反抗恶政。 2006年 12 月 1 7日凌晨三点被洞头县政府派人抓进洞头县看守所,一起被抓的还有他的弟弟林炳强。林炳强于第二天放出,林炳长于 2007 年 1 月 8 日被刑事拘留, 1月 22 日被洞头县检察院批准逮捕。公开信呼吁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省长吕祖善、省公安厅厅长王辉忠等浙江省官员关注此案,呼吁全中国维人士关注此案,呼吁海外关心中国维权事业的正义人士关注此案,早日释放林炳长先生。

1 月28日 ,山东省聊城的一千多民师联署,将市政府和教育局告上法院。山东聊城和荷泽两个地级市的两千多名民办教师多年来不断上访,控诉当地政府没有按照国务院有关 规定做到落实《教师法》中民办教师与公办教师同工同酬,在调整公办教师工资时,应相应增加民办教师工资。这些持有国家认可教师证、职教二三十年的老民办教 师们,被辞退多年后,工资没有增长,而且没有任何福利和保险,大家觉得非常不合理。一位姓高的老师说:"聊城市政府、教育局没有按中央文件办这件事,它们 把我们这些年的指标卖的卖了,转移给别人了。漠视我们这些工作多年,向要饭的一样,苦苦熬了三十年的民办教师,他们就把我们赶下了讲台。我的房子现在很 破,每到下雨阴天,我这老的少的 ......说到这个我要掉泪了。像我这样的有多少人呢?聊城大约我们这批有两千四五百人,现在很多同志已经死去了,现在还有大约两千人左右吧。"

2 月1日 ,中国大陆官方查禁作家章诒和等人著作的事件在台湾引起强烈反弹, 44 位台湾艺术文化界以及社会运动人士发起联署签名声援章诒和,并且呼吁中国当局正视禁书事件对世界华文创作产生的负面影响。声援稿指出,现今正是华文创作逐 步迈向世界舞台的璀灿时期,中国执政当局不但不应该箝制任何创作,更应积极地提供良好的自由创作环境,鼓励华文创作对全人类的文明做出更多的贡献,诚恳呼 吁中国执政当局正视章诒和事件对于华文创作世界产生的震撼及影响,并重新审视此一事件的处理。

2 月1日 ,深圳市龙岗区专门为迪士尼生产手袋的日资公司"煌星轻工制品厂" 1 月31日 突然宣告关厂,引发员工堵路抗议追讨赔偿金,员工表示如得不到应有的赔偿金,将发动大规模游行示威。公司员工代表文小姐对香港《明报》说, 1 月31日 下午 6时下班后,在工厂大门口突然张贴出公司终止营运的告示,表示 1月份的薪金已存入员工户口,要求员工 2月 2日 前离开工厂。龙岗劳动局得知后,赶至现场与员工协商。员工代表不满当局回覆,两百多名员工于2 月 1日 上午阻塞公司旁的深汕公路抗议,并派出数十人代表准备到市政府陈情。

2 月2日 ,狱中中国民主党成员何德普的妻子贾建英披露了何德普近日给司法部部长写信,反映狱中伙食问题以及离开监仓活动时间不足,要求予以改善,维护犯人健康权 利。何德普在信中呼吁伙食应由外面的公司竞争承包,不应该由监狱自己管。监狱分等级,一些牢头狱霸在里面吃得很好,像他们这些政治犯却长年吃用白开水煮的 白菜、土豆、萝卜三种菜。他们吃不到肉,只有国庆节和春节有一点,其它时间就没有。贾建英是 1月26 号去看何德普的,何告诉她 1 月 8号给司法部部长吴英爱写了封信,内容就是呼吁给监狱的人提高伙食。因为伙食费很低,只有 127块 钱,伙食很差。另外提到放风的时间很短,有时候甚至一个月都不能出来(离开牢房)一次。时间长了又是缺乏锻炼,伙食又差,怕他们这些政治犯身体垮了。据德 普反映,一般刑事犯的待遇要比政治犯高,因为刑事犯都认罪了,有多一些锻练的机会,可以劳动。但是政治犯一般都不认罪,不允许劳动,也不给出来;一般犯人 可以花两三百块在里面买点吃的,政治犯不可以,只能花八十至一百二,里面东西很贵,买不到什么。但监狱不承认有政治犯,他们说中国没有政治犯。何德普呼吁 的主要是政治犯,现在担心的是这封信监狱可能不会给他寄到部长那儿去。贾建英 1月 31日 给司法部长吴英爱发了个电子邮件,问她有是否收到何的信,但是一直没有结果。于是她就干脆向媒体公布这封信,希望媒体帮助敦促一下改善狱中政治犯的环境。

2 月3 日 , 23岁的河南省商丘市人秋子 2006 年 7 月大学毕业后在求职招聘过程中遭受到相貌歧视,将撕毁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上海昂立教育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告上上海市长宁区劳动仲裁委。 秋子因先天性脑积水,头部稍微偏大。去年 12 月,秋子在求职时遭到上海昂立教育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歧视。秋子的申请书称:"上海昂立教育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撕毁合同",而理由是其"相貌不佳"。秋子及其代理人认为,昂立教育的行为已经侵害了其名誉权,要求赔偿精神损失费 5 万元,并在媒体上公开道歉。据悉,这是国内第一例因"相貌不佳"而引起的劳动合同纠纷。

2 月3日,国际笔会首次在香港举行的亚太区会议,参与的共有 120多名作家,他们来自日本、韩国、欧洲、美国及澳洲等地,会议主要勾画亚太地区的工作规划,及争取更大言论、创作自由。会议邀请 40位中国作家出席,但是只有 15人 能够参加。会议组织之一的独立中文笔会秘书长张裕说,禁书《伶人往事》的作者章诒和本答应出席及发表演讲,但是,禁书事件发生后,她接获一些具中国官方背 景的人士劝谕著她不要参予,所以,她决定不来会议。除了章诒和没有出席会议外,还有作家秦耕、昝爱宗及赵达功等。赵达功表示,上周末他抵达罗湖出入境站 时,公安突然阻止他不能到香港。赵达功相信,这次多名作家不能到港,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中国政府不准他们参加国际笔会的会议,因为他们要求言论、创作及表 达自由。由于这次很多中国作家未能到港参加,引致大会对中国的言论自由更感关注。

2 月4日 ,上午 8时,潮州市饶平县所城镇龙湾村数千名村民游行到该镇煤气公司及所城镇政府门外抗议,要求释放被捕村民及取回征地赔款。 1997年,该村被征去约 100亩土地以开设煤气公司,煤气公司支付人民币 700万元给所城镇政府,但款项一直未交到村民手上。后来,村民找村党支部书记吴国务追问赔款时,发现他已潜逃。村民去年 4月起已多番示威及堵塞已投产的煤气公司出入道路,但仍无法争取到赔偿。 4日凌晨约 2 时许,数十名公安悄悄入村秘密拘捕 4名带头争取赔偿的村民,结果两人被蒙头带走,另外两人及时逃去。到 9 时许,数百名不明身份的大汉到达镇政府门外,以铁棍、牛肉刀等凶器袭击手无寸铁的村民,还有大汉拿起手枪指吓企图反抗的村民。冲突中约 100名村民受伤,其中 3 人危殆。

2 月4日 ,据香港《明报》报导,中国新闻出版总署禁书事件愈滚愈大,一批中共前高官、学者声援章诒和,其中包括新华社前副社长李普、清华大学教授贾西津、著名作家 钱钢等,他们强烈要求当局要依法保障公民出版权利,呼吁新闻出版等部门确立公开、依法、符合公共利益的制度规范。曾任新华社副社长、中国记协书记处书记、 89 岁的李普在声明中说,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一口气查禁8 本书,而不是用文件或其他文字形式表达行政意愿,是一种心虚表现,是怕日后形势变了被秋后算帐。研究公民社会与治理的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贾西津表 示,无论政府还是执政党,权力的唯一合法性来源于人民的共同利益,思想审查、出版禁令乃至对公民表达的剥夺,是违背公民意愿,违反公共利益。

2 月5日 上午, 100多名民工包围了位于北京的国家农业部所属的农民日报。从下午开始,北京警察开始介入。据民工介绍,农民日报因建新闻大厦,拖欠了这些民工工资。据称,工程发包过程中,存在巨大猫匿。

2 月6日 ,邓太清、王德邦、何俊仁、张鉴康、杨在新等一百多位维权、民运人士发表《中国人权论坛宣言》。《宣言》号召自 2007 年始,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与《世界人权宣言》发布 60周年来临之前,全国掀起一个探讨人权、追索人权、践行人权的热潮,并倡议: 1、各大院校、各研究机构、各社会团体、及一切相信自己配享普世人权的人们,都以自己所能的形式,广泛发起和积极参与人权的探讨。以研讨会、交流会、座谈会等形式,在全社会探讨人权; 2、关心身边的苦难,发现、揭露身边一切侵权行径。以自己力所能及的形式,去捍卫人权; 3、基于我们的良心和正义,基于对我们尊严的坚守,基于我们对自由的渴望,基于我们对奴役制度的厌恶,基于我们对独裁专制的憎恨,让我们无畏地思考,无畏地言说,无畏地践行人权。《宣言》表示:"我们将以此为契机,坚韧不拔地推进中国人权的不断进步。"

2 月6日 ,甘肃省兰州市西固区东川乡东河湾村村民委员会认为省政府为中国核工业总公司五 ○ 四厂颁发的土地使用证侵犯了其集体土地所有权,因此将省政府告上法庭。据《兰州晨报》报道,甘肃省国土资源行政管理部门四年前以甘肃省政府名义为中国核工业总公司五○ 四厂颁发了国有土地使用证,兰州市西固区东川乡东河湾村村民委员会认为该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并侵犯其集体土地所有权,向兰州市中级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东河湾村委会当庭认为,2006 年 5月 10日 ,该村村委会委托代理人到兰州市西固区规划土地局调查发现,省政府向五○ 四厂颁发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无任何土地权属、地上建筑物来源证明及相关村民委员会的证明材料等,认为省政府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并侵犯其集体土地所有权,请求法院确认其颁发行为违法,并撤销使用证。据统计,从1990 年到 2002年全国被征用的农地 4736万亩,地方政府出售土地获得的收益平均每年达到 2300亿元,其中超过一半来自农地,但农民从中得到的土地赔偿还不到其中的 15%,根据测算, 13年来全国共有 6630万农民失去了土地,成为没有土地的农民。

2 月7日 ,湖北随州市望城岗村的部分村民围堵湖北省随州市开发区管委会,他们要求被围在管委会内的干部就该村的征地问题给个说法。傍晚,开发区管委会突然来了几十名警察,他们砸开管委会的窗户,将被围在管委会办公室内的几名干部"救"出。情绪失控的群众立即将旁边的 316 国道堵住,一时车辆排起了长龙。2006年下半年,望城岗村村委会与随州市发展投资有限公司签订协议,准备建工业园,将望城岗村 2000多亩土地卖给随州市发展投资有限公司,涉及 500多农户, 2600多人。这家公司实为随州市政府举办。协议规定土地总费用按每亩 2.5万元计算,同时,兴建商住小区,所有被拆迁的农户以 380 元 /平方米的价格购买商品房。村民们对这个协议非常不满,他们认为土地补偿价格太低,政府要求老百姓买商品房、住小区不合理,因为一点补偿费不够买房子。为此,村民们于 2006年 12月 26日 开始到省里上访。 2月 6日 ,村民代表刘克卓又到武汉上访,随州市几十名公安人员到武汉将刘克卓抓了回来,现在下落不明。村民们听到这个消息后,于 2 月7日 纷纷自发地来到随州市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人数大约有数百人,大家一致要求放人。村民刘先生说,他们将继续抗议,要求随州政府释放村民代表,并征讨征地补偿费。

2月7日 凌晨6 时许,在未进行公示的情况下,北京海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擅自在北京市海淀区马甸玉兰园回民小区东侧工地开始强行施工。60多名居民或坐或站聚集在工地门口,抗议开发商的侵权行为,并阻止施工车辆进出。开发商为了阻止小区穆斯林居民的反对,以30-50元人民币每人每天的薪资雇佣 400人组成保安队伍保护施工。这些人群是由社会上的闲散人员、未满 18岁的童工、一些不明事情真相的群众演员和黑社会的打手组成。他们到了工地后,穿上了事先准备好 的保安服装在工地内待命,还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开发商从监狱请出来的罪犯,他们坐着监狱的车,到了现场换上保安的衣服,来"维持秩序"。这时闻讯赶来的小区 穆斯林居民到工地前要与开发商协商施工一事。在协商未果的情况下,工地上的"保安"在开发商指使下,对手无寸铁、毫无还手能力的小区穆斯林居民进行了数次 长时间的围殴。由于小区居民坚持不让施工车出入工地,截至中午 11点30分,双方发生多次冲突后,开始僵持。停在工地不远处的5辆 警车上的警察却视而不见,不予理睬,任凭事态的发展,造成很多小区穆斯林居民受到不法伤害。还有回民向记者反映:有很多人给《七日》、《北京晚报》、《身 边》、《法制进行时》等号称是为百姓报道的报纸和电视栏目打电话,都说先向上级请示一下,让我们等电话,但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2 月8日 ,上海协和医院发生一起医疗纠纷引发的群体暴力事件,超过百名曾付出巨额金额给医院的病人,与院方保安爆发激烈冲突,多人受伤。因未能追回欠款,病人计划派代表上访北京。

2 月8日 ,下午 3时左右,武汉花楼街维权居民来到拆迁办住地花楼街红胜幼儿园外,宣讲中央有关拆迁政策,与拆迁办人员发生冲突,家住红胜巷 58号一女性居民被拆迁办一男子用力扇了几记耳光,而另一位家住花楼街 228号 75岁的罗姓老太,则被从拆迁办三楼甩下的装在篾筐子的饭盒砸伤,激怒了现场的维权居民。接到报警的警察虽来到现场,但没有作任何处理。居民敲打铜锣召集更多的住户参加抗议,要求交出打人凶手。至北京时间 22点 30分记者发稿时,仍有 200 左右的花楼街居民冒着大雨坚持在事发现场。居民们表示:要将违法的拆迁办赶出花楼街,并要求将动手打人的凶手抓 到派出所去。武汉花楼街居民因不满政府不公正拆迁条件,多次到武汉市政府和北京上访,但一直没有得到官方答复。最近,拆迁办开始强行进驻居民区,花楼街居 民已多次上街游行,街区内气氛紧张,居民们担心如此下去,恐发生大规模的冲突,呼吁外界关注花楼街维权事件。

2 月9日 ,湖南长沙的经租户一大早就自发赶往长沙市房地局,希望长沙市房地局能够尽快落实政策,还他们房屋。这些经租户的问题长达几十年都没有解决,现在有些人生 活相当困难,有些在外面还是租房住,自己有家不能回,有理没处说。当年政府所谓私房改造政策没给这些经租户任何补偿,就以流氓手段赤裸裸的抢劫走,有些经 租户跑了一二十年,如今很多都已经白发苍苍,至今还在为拿回本来属于自己的房子还在每日奔波。

2 月10日 , 2007年首次六方会谈期间,在钓鱼台国宾馆的会场外面,上百名抗议者向大门冲击,被警察拘押。目击者称:在南站坐特 5路在钓鱼台下车的访民 20多人,下车就往大门冲。前后两拨约一百多人,访民们一边喊"冤枉啊,冤枉啊 ",一边冲向大门口,虽然穿警服的警察人数多达七八十人,但访民人数太多,警察两个人架住一个,人数明显不够,在大门前勉强挡住了冲击的访民。抗议者们被分装两辆大公交车,押往马家楼。 10日晚间,北京上访村一位来自新疆的老访民证实,马家楼已经关押了几百人,但马家楼可能被安上了信号干扰器,手机信号极差,和被抓在里面的朋友联系不上了。

2 月10 日,
广西贺州市发生一起农民工讨薪事件。 讨工资的民工有30 人左右,被讨薪单位是中铁集团洛湛铁路指挥部。民工们打着"我们要过年,还我血汗钱"的横幅,在中铁集团洛湛铁路二标段工程指挥部门前示威。当时" 110 "和交警都已上班,但不敢有什么动作。

2 月11日 ,北京维权人士齐志勇、胡佳、李海、刘京生、赵昕、任畹盯、关增礼、钱玉民、刘焕文、刘凤钢、刘荻、化波、庞梅青、扬靖、王林海、毕玉霞、贾殿英、王玲、王美、王学军、刘安军等发表 联合声明,要求当局停止迫害民运人士王国齐。声明说:"2 月8日 晚 8时许,资深民运人士王国齐先生被北京市海淀区万寿寺派出所警察在五道口拘捕,迄今仍被关押,警方没有依照法律程序通知家属拘捕事由。得知这一消息,我们感到非常震惊,要求警方保障王国齐先生的安全,迅速释放王国齐先生。"王国齐, 1962年出生,北京市人。 1989年因参加天安门爱国民主运动,被羁押在秦城监狱 1年之久。 1992年因与胡石根、刘京生、王天成等人一起组建"中国自由民主党"并参与组织纪念六四民主运动三周年,再次被当局拘捕。 1994年被北京市中级法院以"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判刑 11年并剥夺政治权利 3年,2003 年刑满出狱。

2 月11日 ,上午 9时许,广东海珠区晓港湾雅典居业主们接晓城大厦交房通知后前往收楼,不料却遭遇尴尬:因开发商无法提供消防验收证书、住宅质量保证书等资料, 100多名业主拒签交房手续。业主陈小姐说:"消防未验收、一到三楼还在施工,进出门不小心就会被砸伤、房内地板像海绵一踩就陷,房子怎么收?!"记者赶到晓城大厦,看到 100多名业主聚集在楼前和物管人员争执。 2701房业主陈女士告诉记者,她是 2005年买的房,本来说好 2006年12 月 30日 交房,不知为何开发商一直拖至现在才通知收房。昨天上午,她到房间一看,发现门窗安装粗糙,墙壁间留有缝隙,地板一踩就陷,墙壁坑坑洼洼,客厅墙居然有个 大洞。一名董姓业主告诉记者,就在记者上楼看房期间,三名光头男子前来威胁业主说:"你们爱收不收,我投入几千万在里面,装修相当于是白白送,要是不想要 我把楼封了,你们谁都别想住。"

2 月12日 ,有 600 多人到北京市政府前集体上访。上访的有三拨人。一是北京市门头沟区的农民,大约有四五百人。他们一大早就赶到市政府信访办前上访,据访民介绍,门头沟区的这批农民分别因土地被政府强占和房屋被强拆而第一次到市政府信访办集体上访的。当地公安局的数辆警车及 70多名警察在获知消息后,马上动身,准备半路截住这批村民,但他们晚了一步。村民们乘面包车等交通工具,于早上 8点就赶到了市府。村民反映,他们在市府信访办前,被要求只能派代表进去谈话,但直到下午仍未谈出任何结果,最后不得不悻悻而归。第二拨是近百名北京经租房受害者。经租房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从中共建政后的 50年代中期,政府就出台相关文件,有步骤的实施掠夺公民私有房产的政策,到 1958年 8月仅 10天时间,就将全北京市24 万间私房共计 380 万平方米,涉及6000余 户的公民私有房屋充公。据经租房产权人马连福说,政府先后推出的几个关于经租房文件的背后,隐藏着天大的阴谋。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曾几次撰文,就经租房权 益人长达近半个世纪的难以言尽的苦难,从法律及道德层面抨击政府的流氓行为。马连福还表示,他们这个受害群体已经上访多年了。仅上个月,就将全国人大、国 务院、北京市建委、北京市法制办、北京市人大、建设部信访办又跑了个遍,但没有任何结果。第三拨是被亿林公司骗钱的市民。几十名被亿林公司的欺骗宣传误导 而投资买树木结果落得钱物两空的访民,也是市府信访办前的常客,他们表示自己也清楚有现行黑政府做后盾,别指望什么时候能讨回公道,但还是要上访,去为自 己的权利抗争。

2 月14 日, 农历新年前夕,家家户户准备过年的时候,西安碑林区粮食分局的五十多名职工却在年二十五和二十七,打着横额到市政府请愿。工人张先生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 者:"他信访办不解决问题,年前礼拜一我们又去了市政府一次,拉了横幅以后一直从早上等到下午,最后他们不出来,我们就把门封严了,他们才出来,出来以后 叫来了一些市局和分局的官员,我们提了七八条问题叫他们回答,他们每一个答复最后一句都是他们基本上做的正确的,没有错误,有明显错误的,就说调查调查, 基本没有答复。后来又去了一趟,他们说把问题反映到市政法委一个书记那里。"碑林区粮食分局从 1998 年开始体制改革以后,先后三次用低于政策规定的一次性补偿辞退员工,分别是1998 年用不足两千元一次性补偿辞退了 20 多名合同工,2003 年底至2004 年中以 806 元年均工资乘工作年数,辞退了112 名职工;以及 2006 年中提出1612 乘以工龄要与三百多职工解除劳动关系。2006 年这批职工大半至今拒绝签字,他们指该补偿款只有国家政策规定的一半。据了解,两三百职工,从 1997 年以来,没有拿到一分钱工资,但单位领导则是年年加工资,还有住房公积金、养老金和医疗金的差异,令职工们感到极度不公。

2 月17日 ,也就是大年三十,大批来自中国各地的访民聚集北京。有的人因为给胡锦涛、温家宝拜年兼请愿已被截访,有的人则为了在即将来临的两会期间见一见代表诉一诉 冤情、或者怕被送回老家后遭关押而东躲西藏。大年三十晚上,北京一些领导人的住处玉泉山、东郊民巷等地,及党政机关所在地天安门、府右街等地聚集着数百访 民,他们要给胡锦涛、温家宝拜年兼请愿。这些人几天来被陆陆续续地截访,有的带到马家楼临时收容站,有的被带到不知名的接见站。上海访民徐先生等 18人 在准备向温家宝拜年请愿时被带到一处不知名的接见站关押,上海有五十多人在新年前后被截访回家。玉泉山、东郊民巷是胡锦涛和温家宝的住处,这些地方范围不 小,胡、温两人确切住在哪里访民们并不知道,他们漫无目的地去找,真是病急乱投医,他们廹切希望有人能作主解决问题。仍在北京的访民郑先生说:"老百姓到 处告,但上访后谁都不管。你越不让去的地方可能就是越有点效果,老百姓就是抱这点愿望。"黑龙江的王女士则告诉记者,国务院信访局局长王学军大年三十上午 十点,到信访局去检查,刚从大门进来,访民一千多人全拥上去,有一个女的还带一个四五岁的小孩,连喊带哭的。警察们为局长维持秩序时,把那个女的打了。警 察说,局长来了,你们闹事,不是给我们添麻烦吗?访民反驳说:"大年三十,如果地方官员能有作为的话,我们能来吗?"尽管在北京上访饱受岐视,生活条件艰 苦,还要防备截访,并且到信访能解决问题的比率并不高,不少人还是抱着留在北京即留住希望的想法,东躲西藏地坚持下来。

2 月17日 ,
民主中国阵线发布了告全国同胞书,题目是"废特权、求公正,向全国父老乡亲问候"。文告由费良勇主席执笔,文告的第一部分,综合概述了过去一年中国存在 的越来越严重环境问题、贫富差距问题、大量贪官贪污的钱财流向外国的问题,以及对于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各种人权的残酷迫害:"社会不公,道德沦落,贫富 悬殊,治安恶化,民怨沸腾,显示出一党专制必然走入死胡同。中共历史上罪恶累累,如今为了死保专制统治,继续残酷镇压民运人士、法轮功人士和维权人士。" 民阵在文告中说,"民主中国阵线坚决支持维权运动,人权是最大的政治,维护人权是每个公民的权力和义务。维权运动的核心是废除特权,维护公正,只要中共拥 有特权,社会就没有公正可言。如果每个人都能抛弃奴才世界观,树立自由民主的公民世界观,勇于维护自己和他人的权利,维权运动就会滚滚向前,民主化就会水 到渠成。"民主中国阵线呼吁所有受迫害的人不畏强权,敢于同贪官污吏抗争,同黑暗势力抗争,同专制政府抗争。

2 月18 日,
武汉花楼街居民再次掀起维权高潮,近日不断举行游行,抗议当地政府非法征地逼迁。 18日 花楼街参与游行示威人数达到上千人,他们高喊口号反对政府介入拆迁及打压维权。居民代表育先生说:民众都积极加入,沿途都有跟上来的,开始一二百人,最后 到一千多。居民们高喊"反对违法拆迁"、"哪里有压迫哪里有反抗"等口号,要求政府不要干预拆迁。这次大规模的游行,引起了警方的关注,当天在场的陈婆婆 说:"我们游到拆迁办(红星幼儿园原址)。近来了八个民警,还有 110警 车在马路上,我们没走出马路,他们不敢对我们怎么样。我们在巷子里七十多岁的婆婆伯伯喊口号。"花楼街位于武汉繁华地段,近五千户居民拒绝搬迁,认为这里 的房产没有挂牌就被政府私卖了,赔偿款低于标准,连买同区小面积的二手楼都不够。上周末有一位姓金的老人,因不满赔偿太低,愤怒之下企图跳楼。既得利益者 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不断打压维权,去年 11月 30日 居民到市政府外上访时被警察暴打,多位老人受伤。事后,维权代表陈顺喜被抓。然而官方并没有停止推进拆迁,除了多次拆毁村民的维权标语,在街上装摄像头监 视居民,拆迁办上周还带同壮丁和工具、水泥,强行到当地驻扎,官方更下令要关闭当地的菜场,变相逼迁,村民不久前发表致胡锦涛公开信反映这些问题,但无济 于事。

2 月 18 日,据《六四天网》北京义工 2月 18日 下午17 点30 分发来的消息,17 日被关押在马家楼的200 多访民,由于看管警察、保安集体消极怠工,导致访民一批批冲出。最后,在只剩下少数人时,不得不全部释放。 18 日凌晨,北京除夕的钟声刚敲过,访民便开始集体唱歌,后来,全体访民开始往外冲,根据估计,第一批有五六十名访民冲出了马家楼收容站,未能冲出的访民与当局之后收押的访民一起在马家楼收容站内的墙上写满了标语,主要内容有"打倒腐败,保护人权"。 有意思的是,从各处抽调去抓捕和看管访民的警察们只得昼夜陪同访民,他们也是怨声载道,抱怨今年的年夜饭吃不成,还无法和家人团聚,由于警察、保安也消极对待看管访民,让访民们一批批地从马家楼收容站冲出去。 18 日下午17 点左右,被非法关押的访民已经越来越少,最后,在群情激愤下,当局释放了全部访民。分析人士认为,北京马家楼 2.18 事件,必将是中国最终废除非法"息访"政策道路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2 月 20 日, 2007年中国农历新年期间,巴蜀两地的 20多位 泛蓝联盟 网友齐聚四川成都与乐山 ,通过互联网向全国各地的网友致以节日的祝福,同时勉励大家振作精神,力争 2007年在传播民主、和平以及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方面有所突破。泛蓝成员黄晓敏介绍说,这次聚会除了相互拜年之外,期望能够在 2007 年实现两地网友的经常互动,以及为推动两岸三地的政治文明、情感交流、团队建设等方面进行有意义的探索和卓有成效的建设性工作。聚会期间,大家得知中国台湾国民党由马王联袂搭档,竞选 2008 年台湾总统,大家即兴在乐山大佛举行了以"支持马哥、走向共和"为主题的庆祝活动,遥祝马王竞选成功,并在六四天网上公布了这次活动的照片。大家希望台湾的民主政治能够走的更稳健、两党政治更加成熟,作为三民主义模范省给中国大陆起到更好的示范作用。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