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北京奥运会上喊出你的心里话
刘水(深圳)



奥运会不仅仅为了体育而体育,为了竞赛而竞赛,它对于举办国有更深远的文明价值。



北京奥运曾引起国际社会对中国恶劣人权的担忧,但是随着奥运日期的临近,谴责、质疑的声音愈来愈淡化。而一个不容回避的现实是,仅仅在过去的一年,中国公民因为言论、宗教、维权原因,而被软禁、监禁、镇压事件有增无减。平等、自由是奥林匹克精神的内在诉求,虽然举办国人权并非属于国际奥委会(以下简称国奥会)的监督职责,但是,中国人权不断恶化的状况,对奥运倡导的平等参与的体育精神具有极大的伤害。体育精神显然不能与自由精神割裂。


国奥会对中国政治环境的误判


如果中国政府有诚意依照国际公约和宪法作出实质努力,逐步改善人权,我们不但乐意看到中国借举办奥运,提升国际形象,更愿意见证中国人精神解放的过程。显然国奥会是站在对西方国家民主政府的理解上,来看待中国政府,这是严重错判的立场。人权在西方得到制度保障,即使遭遇个别侵犯,也是司法问题,而不会让人们联想到制度的弊端,因此,它不会构成对社会民众普遍的侵犯。西方政府无权干涉司法,而在中国正好相反。司法是中共政府最重要的权力基础之一,法律包括宪法被政府操纵玩弄。民间的监督力量被政府严酷限制,多党制衡被虚设。中共的执政权力代代继承,尽管未经人民选举、授权,不被大多数人认可,但凭借垄断的强大国家机器,在民间制造威权恐惧心理,社会稳定和和谐,都是向着有利于中共利益的方向倾斜的,而不是偏向大多数民众。因此,中共政府不会有改善中国人权的自觉和诚意。

西方国家包括国奥会基于以上错判,他们以为在北京举办奥运会,是跟中共政府的合作,不关中国大多数人;他们错误地认为,中共政府是代表人民利益的。当奥运日期日渐逼近时,他们固守的那一点人道立场,慢慢消散了。所以,最终他们自觉不自觉地选择与中共政府站在了一起。现在看来,在西方国家和中共政府眼里,中国人权变成了一个伪话题,或者根本不存在的问题。

北京奥运会本来赋予了中国、中国人许多宝贵的机遇,它对中国的改善是多方位的,不仅仅是豪华漂亮的体育场馆,它对中国人的精神和人权改善最为重要。我们是否对国奥会寄予的期望太大?是基于这样一个文明准则:人权与奥林匹克精神是一致的。国奥会的鸵鸟政策,一再重演。1936年11届奥运会选址柏林,已被证明是一个历史的错误。德国纳粹一手操纵奥运会,它违反了奥林匹克精神,为德国法西斯粉饰和平,蒙骗世界,以及推广法西斯意识形态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1980年的22届莫斯科奥运会,由于苏军入侵阿富汗,践踏国际法准则,给运动会带来严重的影响。一个国家一方面召开以和平、友谊为主要宗旨的奥运会,而另一方面却派兵入侵别的国家,必然会遭到世界的反对和舆论的谴责。大会是隆重的,但人们为一种不愉快的气氛所困扰。奥林匹克运动自1894年复兴以来,经历了种种风风雨雨,莫斯科遇到的是最严重的危机,它威胁着奥林匹克运动的发展。美国、中国拒绝参加莫斯科奥运会。国际奥委会已承认的147个国家和地区奥委会,参赛的仅81个。国际奥委会轻视举办国的政治环境和人权状况,将世界上唯一参与规模最大的国际盛会,借专业化的托词导向狭隘的胡同,将体育与政治截然分离,客观上抛弃了人类的普世价值,对举办国的纳税人造成极大伤害,伤害最深的却是奥林匹克的自由精神。国奥会在取悦举办国政府、疏离人民的路上,越滑越远。试想在一个人民没有自由的国度,体育赛事对他们有多大意义?在一个人民的说话权利都被剥夺的国度,自由比豪华体育场馆和奖牌更重要。国奥会应该明确政府花费纳税人几十上百亿财富,最终能给所在国人民带去什么。


西方国家用中国人权换订单


人民遭遇严重禁锢,借助奥运会改善现实政治,作为奥运会的附带效应,与西方社会经济、政治势力联合推动举办国的政治自由,未尝不是好事。让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游客,近距离观察中国现实,分享举办国人民的文化与自由,才是最为理想的状态。奥运会不仅仅为了体育而体育,为了竞赛而竞赛,它对于举办国有更深远的文明价值。自从中共政府2001年成功申办29届奥委会以来,除了在申办期间,象征性地释放了几个政治犯以后,一旦制造假象蒙蔽国际社会获得举办权,马上又换回原来苛酷的面孔,变本加厉,中国人权状况不断恶化,恶性循环。囚禁的记者、作家、维权和宗教人士,不断增加。

国际奥委会的软弱导致中共的强硬,并且随着奥运日期的临近越加蛮横。2006年逮捕持不同政见者达到一个小高潮,多名异议作家被囚禁、重判,宗教人士继续受到迫害。监狱犯人的人权是考察一个国家人权最真实的标本。最为恶劣的是今年年初,对80岁民间预防艾滋病医生高耀洁女士的软禁;对出版自由横加干涉、禁止,八本书籍的发行遭到限制;限制专业人士、作家出国(境),参加受奖和国际会议,部分人士被剥夺生存权、迁徙权和工作权。在城市拆迁、农村土地征用和高校招生中,政府违法乱纪,高校乱收费用,导致群体性事件频繁发生。中共政府承诺今年初放宽外国记者采访权,但在采访敏感人士和群体事件时,依然受到限制。记者无国界3月22日报道:BBC记者在湖南永州采访民众集体维权事件被驱赶、博讯记者孙林采访被禁止,以及两家媒体采访人大会议被禁止。该组织质问:显然政府没有尽责以确保外国媒体记者真正自由的旅行和工作,如果新法规得不到尊重,制定它有什么用?个案有许多,不能一一列举。

有这样一句对自由经典诠释的话:最基本的自由就是大声喊出自己的心里话。中国人沉默的大多数他们被恐惧封住嘴巴,喊不出来。在明年北京奥运赛场,中国人能喊出他们的心里话吗?
    
中共一方面倾举国之力大张旗鼓举办奥运会,另一方面人权灾难接连不断。中共摆明两手抓、两手硬的立场,确实将东方专制者的谋略智慧发挥得炉火纯青。从莫斯科申办成功那个狂欢夜晚开始,中共政府完全掌握了向国际社会讨价还价的主动权,把国际奥委会和西方国家玩得团团转。国奥会、西方国家和人权组织毫无底线的绥靖策略,换来的苦果只能自己吞咽。

其实西方国家牺牲中国人权换得中共政府的大宗订单和垮国公司巨大的经济收益。人权和金钱,他们求之不得选择后者。国奥会也落得满世界的赞誉。他们都没有损失什么利益。中共政府、西方国家和国奥会都是赢家。至少现在看来是这样。一些国际人权组织和中国民间社会,他们发出的声音很微弱,但捍卫自由的意识并没有消减,这是一个庞大的沉默的群体。自由的权利要靠自己争取,即使流血。当中共迫害人权的个案成为一种普遍存在时,中国人有资格对国际社会和中共政府说:北京奥运会对我们没有什么价值。博讯



2007年3月24日







奥运会不仅仅为了体育而体育,为了竞赛而竞赛,它对于举办国有更深远的文明价值。



北京奥运曾引起国际社会对中国恶劣人权的担忧,但是随着奥运日期的临近,谴责、质疑的声音愈来愈淡化。而一个不容回避的现实是,仅仅在过去的一年,中国公民因为言论、宗教、维权原因,而被软禁、监禁、镇压事件有增无减。平等、自由是奥林匹克精神的内在诉求,虽然举办国人权并非属于国际奥委会(以下简称国奥会)的监督职责,但是,中国人权不断恶化的状况,对奥运倡导的平等参与的体育精神具有极大的伤害。体育精神显然不能与自由精神割裂。


国奥会对中国政治环境的误判


如果中国政府有诚意依照国际公约和宪法作出实质努力,逐步改善人权,我们不但乐意看到中国借举办奥运,提升国际形象,更愿意见证中国人精神解放的过程。显然国奥会是站在对西方国家民主政府的理解上,来看待中国政府,这是严重错判的立场。人权在西方得到制度保障,即使遭遇个别侵犯,也是司法问题,而不会让人们联想到制度的弊端,因此,它不会构成对社会民众普遍的侵犯。西方政府无权干涉司法,而在中国正好相反。司法是中共政府最重要的权力基础之一,法律包括宪法被政府操纵玩弄。民间的监督力量被政府严酷限制,多党制衡被虚设。中共的执政权力代代继承,尽管未经人民选举、授权,不被大多数人认可,但凭借垄断的强大国家机器,在民间制造威权恐惧心理,社会稳定和和谐,都是向着有利于中共利益的方向倾斜的,而不是偏向大多数民众。因此,中共政府不会有改善中国人权的自觉和诚意。

西方国家包括国奥会基于以上错判,他们以为在北京举办奥运会,是跟中共政府的合作,不关中国大多数人;他们错误地认为,中共政府是代表人民利益的。当奥运日期日渐逼近时,他们固守的那一点人道立场,慢慢消散了。所以,最终他们自觉不自觉地选择与中共政府站在了一起。现在看来,在西方国家和中共政府眼里,中国人权变成了一个伪话题,或者根本不存在的问题。

北京奥运会本来赋予了中国、中国人许多宝贵的机遇,它对中国的改善是多方位的,不仅仅是豪华漂亮的体育场馆,它对中国人的精神和人权改善最为重要。我们是否对国奥会寄予的期望太大?是基于这样一个文明准则:人权与奥林匹克精神是一致的。国奥会的鸵鸟政策,一再重演。1936年11届奥运会选址柏林,已被证明是一个历史的错误。德国纳粹一手操纵奥运会,它违反了奥林匹克精神,为德国法西斯粉饰和平,蒙骗世界,以及推广法西斯意识形态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1980年的22届莫斯科奥运会,由于苏军入侵阿富汗,践踏国际法准则,给运动会带来严重的影响。一个国家一方面召开以和平、友谊为主要宗旨的奥运会,而另一方面却派兵入侵别的国家,必然会遭到世界的反对和舆论的谴责。大会是隆重的,但人们为一种不愉快的气氛所困扰。奥林匹克运动自1894年复兴以来,经历了种种风风雨雨,莫斯科遇到的是最严重的危机,它威胁着奥林匹克运动的发展。美国、中国拒绝参加莫斯科奥运会。国际奥委会已承认的147个国家和地区奥委会,参赛的仅81个。国际奥委会轻视举办国的政治环境和人权状况,将世界上唯一参与规模最大的国际盛会,借专业化的托词导向狭隘的胡同,将体育与政治截然分离,客观上抛弃了人类的普世价值,对举办国的纳税人造成极大伤害,伤害最深的却是奥林匹克的自由精神。国奥会在取悦举办国政府、疏离人民的路上,越滑越远。试想在一个人民没有自由的国度,体育赛事对他们有多大意义?在一个人民的说话权利都被剥夺的国度,自由比豪华体育场馆和奖牌更重要。国奥会应该明确政府花费纳税人几十上百亿财富,最终能给所在国人民带去什么。


西方国家用中国人权换订单


人民遭遇严重禁锢,借助奥运会改善现实政治,作为奥运会的附带效应,与西方社会经济、政治势力联合推动举办国的政治自由,未尝不是好事。让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游客,近距离观察中国现实,分享举办国人民的文化与自由,才是最为理想的状态。奥运会不仅仅为了体育而体育,为了竞赛而竞赛,它对于举办国有更深远的文明价值。自从中共政府2001年成功申办29届奥委会以来,除了在申办期间,象征性地释放了几个政治犯以后,一旦制造假象蒙蔽国际社会获得举办权,马上又换回原来苛酷的面孔,变本加厉,中国人权状况不断恶化,恶性循环。囚禁的记者、作家、维权和宗教人士,不断增加。

国际奥委会的软弱导致中共的强硬,并且随着奥运日期的临近越加蛮横。2006年逮捕持不同政见者达到一个小高潮,多名异议作家被囚禁、重判,宗教人士继续受到迫害。监狱犯人的人权是考察一个国家人权最真实的标本。最为恶劣的是今年年初,对80岁民间预防艾滋病医生高耀洁女士的软禁;对出版自由横加干涉、禁止,八本书籍的发行遭到限制;限制专业人士、作家出国(境),参加受奖和国际会议,部分人士被剥夺生存权、迁徙权和工作权。在城市拆迁、农村土地征用和高校招生中,政府违法乱纪,高校乱收费用,导致群体性事件频繁发生。中共政府承诺今年初放宽外国记者采访权,但在采访敏感人士和群体事件时,依然受到限制。记者无国界3月22日报道:BBC记者在湖南永州采访民众集体维权事件被驱赶、博讯记者孙林采访被禁止,以及两家媒体采访人大会议被禁止。该组织质问:显然政府没有尽责以确保外国媒体记者真正自由的旅行和工作,如果新法规得不到尊重,制定它有什么用?个案有许多,不能一一列举。

有这样一句对自由经典诠释的话:最基本的自由就是大声喊出自己的心里话。中国人沉默的大多数他们被恐惧封住嘴巴,喊不出来。在明年北京奥运赛场,中国人能喊出他们的心里话吗?
    
中共一方面倾举国之力大张旗鼓举办奥运会,另一方面人权灾难接连不断。中共摆明两手抓、两手硬的立场,确实将东方专制者的谋略智慧发挥得炉火纯青。从莫斯科申办成功那个狂欢夜晚开始,中共政府完全掌握了向国际社会讨价还价的主动权,把国际奥委会和西方国家玩得团团转。国奥会、西方国家和人权组织毫无底线的绥靖策略,换来的苦果只能自己吞咽。

其实西方国家牺牲中国人权换得中共政府的大宗订单和垮国公司巨大的经济收益。人权和金钱,他们求之不得选择后者。国奥会也落得满世界的赞誉。他们都没有损失什么利益。中共政府、西方国家和国奥会都是赢家。至少现在看来是这样。一些国际人权组织和中国民间社会,他们发出的声音很微弱,但捍卫自由的意识并没有消减,这是一个庞大的沉默的群体。自由的权利要靠自己争取,即使流血。当中共迫害人权的个案成为一种普遍存在时,中国人有资格对国际社会和中共政府说:北京奥运会对我们没有什么价值。博讯



2007年3月24日







奥运会不仅仅为了体育而体育,为了竞赛而竞赛,它对于举办国有更深远的文明价值。



北京奥运曾引起国际社会对中国恶劣人权的担忧,但是随着奥运日期的临近,谴责、质疑的声音愈来愈淡化。而一个不容回避的现实是,仅仅在过去的一年,中国公民因为言论、宗教、维权原因,而被软禁、监禁、镇压事件有增无减。平等、自由是奥林匹克精神的内在诉求,虽然举办国人权并非属于国际奥委会(以下简称国奥会)的监督职责,但是,中国人权不断恶化的状况,对奥运倡导的平等参与的体育精神具有极大的伤害。体育精神显然不能与自由精神割裂。


国奥会对中国政治环境的误判


如果中国政府有诚意依照国际公约和宪法作出实质努力,逐步改善人权,我们不但乐意看到中国借举办奥运,提升国际形象,更愿意见证中国人精神解放的过程。显然国奥会是站在对西方国家民主政府的理解上,来看待中国政府,这是严重错判的立场。人权在西方得到制度保障,即使遭遇个别侵犯,也是司法问题,而不会让人们联想到制度的弊端,因此,它不会构成对社会民众普遍的侵犯。西方政府无权干涉司法,而在中国正好相反。司法是中共政府最重要的权力基础之一,法律包括宪法被政府操纵玩弄。民间的监督力量被政府严酷限制,多党制衡被虚设。中共的执政权力代代继承,尽管未经人民选举、授权,不被大多数人认可,但凭借垄断的强大国家机器,在民间制造威权恐惧心理,社会稳定和和谐,都是向着有利于中共利益的方向倾斜的,而不是偏向大多数民众。因此,中共政府不会有改善中国人权的自觉和诚意。

西方国家包括国奥会基于以上错判,他们以为在北京举办奥运会,是跟中共政府的合作,不关中国大多数人;他们错误地认为,中共政府是代表人民利益的。当奥运日期日渐逼近时,他们固守的那一点人道立场,慢慢消散了。所以,最终他们自觉不自觉地选择与中共政府站在了一起。现在看来,在西方国家和中共政府眼里,中国人权变成了一个伪话题,或者根本不存在的问题。

北京奥运会本来赋予了中国、中国人许多宝贵的机遇,它对中国的改善是多方位的,不仅仅是豪华漂亮的体育场馆,它对中国人的精神和人权改善最为重要。我们是否对国奥会寄予的期望太大?是基于这样一个文明准则:人权与奥林匹克精神是一致的。国奥会的鸵鸟政策,一再重演。1936年11届奥运会选址柏林,已被证明是一个历史的错误。德国纳粹一手操纵奥运会,它违反了奥林匹克精神,为德国法西斯粉饰和平,蒙骗世界,以及推广法西斯意识形态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1980年的22届莫斯科奥运会,由于苏军入侵阿富汗,践踏国际法准则,给运动会带来严重的影响。一个国家一方面召开以和平、友谊为主要宗旨的奥运会,而另一方面却派兵入侵别的国家,必然会遭到世界的反对和舆论的谴责。大会是隆重的,但人们为一种不愉快的气氛所困扰。奥林匹克运动自1894年复兴以来,经历了种种风风雨雨,莫斯科遇到的是最严重的危机,它威胁着奥林匹克运动的发展。美国、中国拒绝参加莫斯科奥运会。国际奥委会已承认的147个国家和地区奥委会,参赛的仅81个。国际奥委会轻视举办国的政治环境和人权状况,将世界上唯一参与规模最大的国际盛会,借专业化的托词导向狭隘的胡同,将体育与政治截然分离,客观上抛弃了人类的普世价值,对举办国的纳税人造成极大伤害,伤害最深的却是奥林匹克的自由精神。国奥会在取悦举办国政府、疏离人民的路上,越滑越远。试想在一个人民没有自由的国度,体育赛事对他们有多大意义?在一个人民的说话权利都被剥夺的国度,自由比豪华体育场馆和奖牌更重要。国奥会应该明确政府花费纳税人几十上百亿财富,最终能给所在国人民带去什么。


西方国家用中国人权换订单


人民遭遇严重禁锢,借助奥运会改善现实政治,作为奥运会的附带效应,与西方社会经济、政治势力联合推动举办国的政治自由,未尝不是好事。让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游客,近距离观察中国现实,分享举办国人民的文化与自由,才是最为理想的状态。奥运会不仅仅为了体育而体育,为了竞赛而竞赛,它对于举办国有更深远的文明价值。自从中共政府2001年成功申办29届奥委会以来,除了在申办期间,象征性地释放了几个政治犯以后,一旦制造假象蒙蔽国际社会获得举办权,马上又换回原来苛酷的面孔,变本加厉,中国人权状况不断恶化,恶性循环。囚禁的记者、作家、维权和宗教人士,不断增加。

国际奥委会的软弱导致中共的强硬,并且随着奥运日期的临近越加蛮横。2006年逮捕持不同政见者达到一个小高潮,多名异议作家被囚禁、重判,宗教人士继续受到迫害。监狱犯人的人权是考察一个国家人权最真实的标本。最为恶劣的是今年年初,对80岁民间预防艾滋病医生高耀洁女士的软禁;对出版自由横加干涉、禁止,八本书籍的发行遭到限制;限制专业人士、作家出国(境),参加受奖和国际会议,部分人士被剥夺生存权、迁徙权和工作权。在城市拆迁、农村土地征用和高校招生中,政府违法乱纪,高校乱收费用,导致群体性事件频繁发生。中共政府承诺今年初放宽外国记者采访权,但在采访敏感人士和群体事件时,依然受到限制。记者无国界3月22日报道:BBC记者在湖南永州采访民众集体维权事件被驱赶、博讯记者孙林采访被禁止,以及两家媒体采访人大会议被禁止。该组织质问:显然政府没有尽责以确保外国媒体记者真正自由的旅行和工作,如果新法规得不到尊重,制定它有什么用?个案有许多,不能一一列举。

有这样一句对自由经典诠释的话:最基本的自由就是大声喊出自己的心里话。中国人沉默的大多数他们被恐惧封住嘴巴,喊不出来。在明年北京奥运赛场,中国人能喊出他们的心里话吗?
    
中共一方面倾举国之力大张旗鼓举办奥运会,另一方面人权灾难接连不断。中共摆明两手抓、两手硬的立场,确实将东方专制者的谋略智慧发挥得炉火纯青。从莫斯科申办成功那个狂欢夜晚开始,中共政府完全掌握了向国际社会讨价还价的主动权,把国际奥委会和西方国家玩得团团转。国奥会、西方国家和人权组织毫无底线的绥靖策略,换来的苦果只能自己吞咽。

其实西方国家牺牲中国人权换得中共政府的大宗订单和垮国公司巨大的经济收益。人权和金钱,他们求之不得选择后者。国奥会也落得满世界的赞誉。他们都没有损失什么利益。中共政府、西方国家和国奥会都是赢家。至少现在看来是这样。一些国际人权组织和中国民间社会,他们发出的声音很微弱,但捍卫自由的意识并没有消减,这是一个庞大的沉默的群体。自由的权利要靠自己争取,即使流血。当中共迫害人权的个案成为一种普遍存在时,中国人有资格对国际社会和中共政府说:北京奥运会对我们没有什么价值。博讯



2007年3月24日







奥运会不仅仅为了体育而体育,为了竞赛而竞赛,它对于举办国有更深远的文明价值。



北京奥运曾引起国际社会对中国恶劣人权的担忧,但是随着奥运日期的临近,谴责、质疑的声音愈来愈淡化。而一个不容回避的现实是,仅仅在过去的一年,中国公民因为言论、宗教、维权原因,而被软禁、监禁、镇压事件有增无减。平等、自由是奥林匹克精神的内在诉求,虽然举办国人权并非属于国际奥委会(以下简称国奥会)的监督职责,但是,中国人权不断恶化的状况,对奥运倡导的平等参与的体育精神具有极大的伤害。体育精神显然不能与自由精神割裂。


国奥会对中国政治环境的误判


如果中国政府有诚意依照国际公约和宪法作出实质努力,逐步改善人权,我们不但乐意看到中国借举办奥运,提升国际形象,更愿意见证中国人精神解放的过程。显然国奥会是站在对西方国家民主政府的理解上,来看待中国政府,这是严重错判的立场。人权在西方得到制度保障,即使遭遇个别侵犯,也是司法问题,而不会让人们联想到制度的弊端,因此,它不会构成对社会民众普遍的侵犯。西方政府无权干涉司法,而在中国正好相反。司法是中共政府最重要的权力基础之一,法律包括宪法被政府操纵玩弄。民间的监督力量被政府严酷限制,多党制衡被虚设。中共的执政权力代代继承,尽管未经人民选举、授权,不被大多数人认可,但凭借垄断的强大国家机器,在民间制造威权恐惧心理,社会稳定和和谐,都是向着有利于中共利益的方向倾斜的,而不是偏向大多数民众。因此,中共政府不会有改善中国人权的自觉和诚意。

西方国家包括国奥会基于以上错判,他们以为在北京举办奥运会,是跟中共政府的合作,不关中国大多数人;他们错误地认为,中共政府是代表人民利益的。当奥运日期日渐逼近时,他们固守的那一点人道立场,慢慢消散了。所以,最终他们自觉不自觉地选择与中共政府站在了一起。现在看来,在西方国家和中共政府眼里,中国人权变成了一个伪话题,或者根本不存在的问题。

北京奥运会本来赋予了中国、中国人许多宝贵的机遇,它对中国的改善是多方位的,不仅仅是豪华漂亮的体育场馆,它对中国人的精神和人权改善最为重要。我们是否对国奥会寄予的期望太大?是基于这样一个文明准则:人权与奥林匹克精神是一致的。国奥会的鸵鸟政策,一再重演。1936年11届奥运会选址柏林,已被证明是一个历史的错误。德国纳粹一手操纵奥运会,它违反了奥林匹克精神,为德国法西斯粉饰和平,蒙骗世界,以及推广法西斯意识形态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1980年的22届莫斯科奥运会,由于苏军入侵阿富汗,践踏国际法准则,给运动会带来严重的影响。一个国家一方面召开以和平、友谊为主要宗旨的奥运会,而另一方面却派兵入侵别的国家,必然会遭到世界的反对和舆论的谴责。大会是隆重的,但人们为一种不愉快的气氛所困扰。奥林匹克运动自1894年复兴以来,经历了种种风风雨雨,莫斯科遇到的是最严重的危机,它威胁着奥林匹克运动的发展。美国、中国拒绝参加莫斯科奥运会。国际奥委会已承认的147个国家和地区奥委会,参赛的仅81个。国际奥委会轻视举办国的政治环境和人权状况,将世界上唯一参与规模最大的国际盛会,借专业化的托词导向狭隘的胡同,将体育与政治截然分离,客观上抛弃了人类的普世价值,对举办国的纳税人造成极大伤害,伤害最深的却是奥林匹克的自由精神。国奥会在取悦举办国政府、疏离人民的路上,越滑越远。试想在一个人民没有自由的国度,体育赛事对他们有多大意义?在一个人民的说话权利都被剥夺的国度,自由比豪华体育场馆和奖牌更重要。国奥会应该明确政府花费纳税人几十上百亿财富,最终能给所在国人民带去什么。


西方国家用中国人权换订单


人民遭遇严重禁锢,借助奥运会改善现实政治,作为奥运会的附带效应,与西方社会经济、政治势力联合推动举办国的政治自由,未尝不是好事。让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游客,近距离观察中国现实,分享举办国人民的文化与自由,才是最为理想的状态。奥运会不仅仅为了体育而体育,为了竞赛而竞赛,它对于举办国有更深远的文明价值。自从中共政府2001年成功申办29届奥委会以来,除了在申办期间,象征性地释放了几个政治犯以后,一旦制造假象蒙蔽国际社会获得举办权,马上又换回原来苛酷的面孔,变本加厉,中国人权状况不断恶化,恶性循环。囚禁的记者、作家、维权和宗教人士,不断增加。

国际奥委会的软弱导致中共的强硬,并且随着奥运日期的临近越加蛮横。2006年逮捕持不同政见者达到一个小高潮,多名异议作家被囚禁、重判,宗教人士继续受到迫害。监狱犯人的人权是考察一个国家人权最真实的标本。最为恶劣的是今年年初,对80岁民间预防艾滋病医生高耀洁女士的软禁;对出版自由横加干涉、禁止,八本书籍的发行遭到限制;限制专业人士、作家出国(境),参加受奖和国际会议,部分人士被剥夺生存权、迁徙权和工作权。在城市拆迁、农村土地征用和高校招生中,政府违法乱纪,高校乱收费用,导致群体性事件频繁发生。中共政府承诺今年初放宽外国记者采访权,但在采访敏感人士和群体事件时,依然受到限制。记者无国界3月22日报道:BBC记者在湖南永州采访民众集体维权事件被驱赶、博讯记者孙林采访被禁止,以及两家媒体采访人大会议被禁止。该组织质问:显然政府没有尽责以确保外国媒体记者真正自由的旅行和工作,如果新法规得不到尊重,制定它有什么用?个案有许多,不能一一列举。

有这样一句对自由经典诠释的话:最基本的自由就是大声喊出自己的心里话。中国人沉默的大多数他们被恐惧封住嘴巴,喊不出来。在明年北京奥运赛场,中国人能喊出他们的心里话吗?
    
中共一方面倾举国之力大张旗鼓举办奥运会,另一方面人权灾难接连不断。中共摆明两手抓、两手硬的立场,确实将东方专制者的谋略智慧发挥得炉火纯青。从莫斯科申办成功那个狂欢夜晚开始,中共政府完全掌握了向国际社会讨价还价的主动权,把国际奥委会和西方国家玩得团团转。国奥会、西方国家和人权组织毫无底线的绥靖策略,换来的苦果只能自己吞咽。

其实西方国家牺牲中国人权换得中共政府的大宗订单和垮国公司巨大的经济收益。人权和金钱,他们求之不得选择后者。国奥会也落得满世界的赞誉。他们都没有损失什么利益。中共政府、西方国家和国奥会都是赢家。至少现在看来是这样。一些国际人权组织和中国民间社会,他们发出的声音很微弱,但捍卫自由的意识并没有消减,这是一个庞大的沉默的群体。自由的权利要靠自己争取,即使流血。当中共迫害人权的个案成为一种普遍存在时,中国人有资格对国际社会和中共政府说:北京奥运会对我们没有什么价值。博讯



2007年3月24日







奥运会不仅仅为了体育而体育,为了竞赛而竞赛,它对于举办国有更深远的文明价值。



北京奥运曾引起国际社会对中国恶劣人权的担忧,但是随着奥运日期的临近,谴责、质疑的声音愈来愈淡化。而一个不容回避的现实是,仅仅在过去的一年,中国公民因为言论、宗教、维权原因,而被软禁、监禁、镇压事件有增无减。平等、自由是奥林匹克精神的内在诉求,虽然举办国人权并非属于国际奥委会(以下简称国奥会)的监督职责,但是,中国人权不断恶化的状况,对奥运倡导的平等参与的体育精神具有极大的伤害。体育精神显然不能与自由精神割裂。


国奥会对中国政治环境的误判


如果中国政府有诚意依照国际公约和宪法作出实质努力,逐步改善人权,我们不但乐意看到中国借举办奥运,提升国际形象,更愿意见证中国人精神解放的过程。显然国奥会是站在对西方国家民主政府的理解上,来看待中国政府,这是严重错判的立场。人权在西方得到制度保障,即使遭遇个别侵犯,也是司法问题,而不会让人们联想到制度的弊端,因此,它不会构成对社会民众普遍的侵犯。西方政府无权干涉司法,而在中国正好相反。司法是中共政府最重要的权力基础之一,法律包括宪法被政府操纵玩弄。民间的监督力量被政府严酷限制,多党制衡被虚设。中共的执政权力代代继承,尽管未经人民选举、授权,不被大多数人认可,但凭借垄断的强大国家机器,在民间制造威权恐惧心理,社会稳定和和谐,都是向着有利于中共利益的方向倾斜的,而不是偏向大多数民众。因此,中共政府不会有改善中国人权的自觉和诚意。

西方国家包括国奥会基于以上错判,他们以为在北京举办奥运会,是跟中共政府的合作,不关中国大多数人;他们错误地认为,中共政府是代表人民利益的。当奥运日期日渐逼近时,他们固守的那一点人道立场,慢慢消散了。所以,最终他们自觉不自觉地选择与中共政府站在了一起。现在看来,在西方国家和中共政府眼里,中国人权变成了一个伪话题,或者根本不存在的问题。

北京奥运会本来赋予了中国、中国人许多宝贵的机遇,它对中国的改善是多方位的,不仅仅是豪华漂亮的体育场馆,它对中国人的精神和人权改善最为重要。我们是否对国奥会寄予的期望太大?是基于这样一个文明准则:人权与奥林匹克精神是一致的。国奥会的鸵鸟政策,一再重演。1936年11届奥运会选址柏林,已被证明是一个历史的错误。德国纳粹一手操纵奥运会,它违反了奥林匹克精神,为德国法西斯粉饰和平,蒙骗世界,以及推广法西斯意识形态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1980年的22届莫斯科奥运会,由于苏军入侵阿富汗,践踏国际法准则,给运动会带来严重的影响。一个国家一方面召开以和平、友谊为主要宗旨的奥运会,而另一方面却派兵入侵别的国家,必然会遭到世界的反对和舆论的谴责。大会是隆重的,但人们为一种不愉快的气氛所困扰。奥林匹克运动自1894年复兴以来,经历了种种风风雨雨,莫斯科遇到的是最严重的危机,它威胁着奥林匹克运动的发展。美国、中国拒绝参加莫斯科奥运会。国际奥委会已承认的147个国家和地区奥委会,参赛的仅81个。国际奥委会轻视举办国的政治环境和人权状况,将世界上唯一参与规模最大的国际盛会,借专业化的托词导向狭隘的胡同,将体育与政治截然分离,客观上抛弃了人类的普世价值,对举办国的纳税人造成极大伤害,伤害最深的却是奥林匹克的自由精神。国奥会在取悦举办国政府、疏离人民的路上,越滑越远。试想在一个人民没有自由的国度,体育赛事对他们有多大意义?在一个人民的说话权利都被剥夺的国度,自由比豪华体育场馆和奖牌更重要。国奥会应该明确政府花费纳税人几十上百亿财富,最终能给所在国人民带去什么。


西方国家用中国人权换订单


人民遭遇严重禁锢,借助奥运会改善现实政治,作为奥运会的附带效应,与西方社会经济、政治势力联合推动举办国的政治自由,未尝不是好事。让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游客,近距离观察中国现实,分享举办国人民的文化与自由,才是最为理想的状态。奥运会不仅仅为了体育而体育,为了竞赛而竞赛,它对于举办国有更深远的文明价值。自从中共政府2001年成功申办29届奥委会以来,除了在申办期间,象征性地释放了几个政治犯以后,一旦制造假象蒙蔽国际社会获得举办权,马上又换回原来苛酷的面孔,变本加厉,中国人权状况不断恶化,恶性循环。囚禁的记者、作家、维权和宗教人士,不断增加。

国际奥委会的软弱导致中共的强硬,并且随着奥运日期的临近越加蛮横。2006年逮捕持不同政见者达到一个小高潮,多名异议作家被囚禁、重判,宗教人士继续受到迫害。监狱犯人的人权是考察一个国家人权最真实的标本。最为恶劣的是今年年初,对80岁民间预防艾滋病医生高耀洁女士的软禁;对出版自由横加干涉、禁止,八本书籍的发行遭到限制;限制专业人士、作家出国(境),参加受奖和国际会议,部分人士被剥夺生存权、迁徙权和工作权。在城市拆迁、农村土地征用和高校招生中,政府违法乱纪,高校乱收费用,导致群体性事件频繁发生。中共政府承诺今年初放宽外国记者采访权,但在采访敏感人士和群体事件时,依然受到限制。记者无国界3月22日报道:BBC记者在湖南永州采访民众集体维权事件被驱赶、博讯记者孙林采访被禁止,以及两家媒体采访人大会议被禁止。该组织质问:显然政府没有尽责以确保外国媒体记者真正自由的旅行和工作,如果新法规得不到尊重,制定它有什么用?个案有许多,不能一一列举。

有这样一句对自由经典诠释的话:最基本的自由就是大声喊出自己的心里话。中国人沉默的大多数他们被恐惧封住嘴巴,喊不出来。在明年北京奥运赛场,中国人能喊出他们的心里话吗?
    
中共一方面倾举国之力大张旗鼓举办奥运会,另一方面人权灾难接连不断。中共摆明两手抓、两手硬的立场,确实将东方专制者的谋略智慧发挥得炉火纯青。从莫斯科申办成功那个狂欢夜晚开始,中共政府完全掌握了向国际社会讨价还价的主动权,把国际奥委会和西方国家玩得团团转。国奥会、西方国家和人权组织毫无底线的绥靖策略,换来的苦果只能自己吞咽。

其实西方国家牺牲中国人权换得中共政府的大宗订单和垮国公司巨大的经济收益。人权和金钱,他们求之不得选择后者。国奥会也落得满世界的赞誉。他们都没有损失什么利益。中共政府、西方国家和国奥会都是赢家。至少现在看来是这样。一些国际人权组织和中国民间社会,他们发出的声音很微弱,但捍卫自由的意识并没有消减,这是一个庞大的沉默的群体。自由的权利要靠自己争取,即使流血。当中共迫害人权的个案成为一种普遍存在时,中国人有资格对国际社会和中共政府说:北京奥运会对我们没有什么价值。博讯



2007年3月24日







奥运会不仅仅为了体育而体育,为了竞赛而竞赛,它对于举办国有更深远的文明价值。



北京奥运曾引起国际社会对中国恶劣人权的担忧,但是随着奥运日期的临近,谴责、质疑的声音愈来愈淡化。而一个不容回避的现实是,仅仅在过去的一年,中国公民因为言论、宗教、维权原因,而被软禁、监禁、镇压事件有增无减。平等、自由是奥林匹克精神的内在诉求,虽然举办国人权并非属于国际奥委会(以下简称国奥会)的监督职责,但是,中国人权不断恶化的状况,对奥运倡导的平等参与的体育精神具有极大的伤害。体育精神显然不能与自由精神割裂。


国奥会对中国政治环境的误判


如果中国政府有诚意依照国际公约和宪法作出实质努力,逐步改善人权,我们不但乐意看到中国借举办奥运,提升国际形象,更愿意见证中国人精神解放的过程。显然国奥会是站在对西方国家民主政府的理解上,来看待中国政府,这是严重错判的立场。人权在西方得到制度保障,即使遭遇个别侵犯,也是司法问题,而不会让人们联想到制度的弊端,因此,它不会构成对社会民众普遍的侵犯。西方政府无权干涉司法,而在中国正好相反。司法是中共政府最重要的权力基础之一,法律包括宪法被政府操纵玩弄。民间的监督力量被政府严酷限制,多党制衡被虚设。中共的执政权力代代继承,尽管未经人民选举、授权,不被大多数人认可,但凭借垄断的强大国家机器,在民间制造威权恐惧心理,社会稳定和和谐,都是向着有利于中共利益的方向倾斜的,而不是偏向大多数民众。因此,中共政府不会有改善中国人权的自觉和诚意。

西方国家包括国奥会基于以上错判,他们以为在北京举办奥运会,是跟中共政府的合作,不关中国大多数人;他们错误地认为,中共政府是代表人民利益的。当奥运日期日渐逼近时,他们固守的那一点人道立场,慢慢消散了。所以,最终他们自觉不自觉地选择与中共政府站在了一起。现在看来,在西方国家和中共政府眼里,中国人权变成了一个伪话题,或者根本不存在的问题。

北京奥运会本来赋予了中国、中国人许多宝贵的机遇,它对中国的改善是多方位的,不仅仅是豪华漂亮的体育场馆,它对中国人的精神和人权改善最为重要。我们是否对国奥会寄予的期望太大?是基于这样一个文明准则:人权与奥林匹克精神是一致的。国奥会的鸵鸟政策,一再重演。1936年11届奥运会选址柏林,已被证明是一个历史的错误。德国纳粹一手操纵奥运会,它违反了奥林匹克精神,为德国法西斯粉饰和平,蒙骗世界,以及推广法西斯意识形态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1980年的22届莫斯科奥运会,由于苏军入侵阿富汗,践踏国际法准则,给运动会带来严重的影响。一个国家一方面召开以和平、友谊为主要宗旨的奥运会,而另一方面却派兵入侵别的国家,必然会遭到世界的反对和舆论的谴责。大会是隆重的,但人们为一种不愉快的气氛所困扰。奥林匹克运动自1894年复兴以来,经历了种种风风雨雨,莫斯科遇到的是最严重的危机,它威胁着奥林匹克运动的发展。美国、中国拒绝参加莫斯科奥运会。国际奥委会已承认的147个国家和地区奥委会,参赛的仅81个。国际奥委会轻视举办国的政治环境和人权状况,将世界上唯一参与规模最大的国际盛会,借专业化的托词导向狭隘的胡同,将体育与政治截然分离,客观上抛弃了人类的普世价值,对举办国的纳税人造成极大伤害,伤害最深的却是奥林匹克的自由精神。国奥会在取悦举办国政府、疏离人民的路上,越滑越远。试想在一个人民没有自由的国度,体育赛事对他们有多大意义?在一个人民的说话权利都被剥夺的国度,自由比豪华体育场馆和奖牌更重要。国奥会应该明确政府花费纳税人几十上百亿财富,最终能给所在国人民带去什么。


西方国家用中国人权换订单


人民遭遇严重禁锢,借助奥运会改善现实政治,作为奥运会的附带效应,与西方社会经济、政治势力联合推动举办国的政治自由,未尝不是好事。让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游客,近距离观察中国现实,分享举办国人民的文化与自由,才是最为理想的状态。奥运会不仅仅为了体育而体育,为了竞赛而竞赛,它对于举办国有更深远的文明价值。自从中共政府2001年成功申办29届奥委会以来,除了在申办期间,象征性地释放了几个政治犯以后,一旦制造假象蒙蔽国际社会获得举办权,马上又换回原来苛酷的面孔,变本加厉,中国人权状况不断恶化,恶性循环。囚禁的记者、作家、维权和宗教人士,不断增加。

国际奥委会的软弱导致中共的强硬,并且随着奥运日期的临近越加蛮横。2006年逮捕持不同政见者达到一个小高潮,多名异议作家被囚禁、重判,宗教人士继续受到迫害。监狱犯人的人权是考察一个国家人权最真实的标本。最为恶劣的是今年年初,对80岁民间预防艾滋病医生高耀洁女士的软禁;对出版自由横加干涉、禁止,八本书籍的发行遭到限制;限制专业人士、作家出国(境),参加受奖和国际会议,部分人士被剥夺生存权、迁徙权和工作权。在城市拆迁、农村土地征用和高校招生中,政府违法乱纪,高校乱收费用,导致群体性事件频繁发生。中共政府承诺今年初放宽外国记者采访权,但在采访敏感人士和群体事件时,依然受到限制。记者无国界3月22日报道:BBC记者在湖南永州采访民众集体维权事件被驱赶、博讯记者孙林采访被禁止,以及两家媒体采访人大会议被禁止。该组织质问:显然政府没有尽责以确保外国媒体记者真正自由的旅行和工作,如果新法规得不到尊重,制定它有什么用?个案有许多,不能一一列举。

有这样一句对自由经典诠释的话:最基本的自由就是大声喊出自己的心里话。中国人沉默的大多数他们被恐惧封住嘴巴,喊不出来。在明年北京奥运赛场,中国人能喊出他们的心里话吗?
    
中共一方面倾举国之力大张旗鼓举办奥运会,另一方面人权灾难接连不断。中共摆明两手抓、两手硬的立场,确实将东方专制者的谋略智慧发挥得炉火纯青。从莫斯科申办成功那个狂欢夜晚开始,中共政府完全掌握了向国际社会讨价还价的主动权,把国际奥委会和西方国家玩得团团转。国奥会、西方国家和人权组织毫无底线的绥靖策略,换来的苦果只能自己吞咽。

其实西方国家牺牲中国人权换得中共政府的大宗订单和垮国公司巨大的经济收益。人权和金钱,他们求之不得选择后者。国奥会也落得满世界的赞誉。他们都没有损失什么利益。中共政府、西方国家和国奥会都是赢家。至少现在看来是这样。一些国际人权组织和中国民间社会,他们发出的声音很微弱,但捍卫自由的意识并没有消减,这是一个庞大的沉默的群体。自由的权利要靠自己争取,即使流血。当中共迫害人权的个案成为一种普遍存在时,中国人有资格对国际社会和中共政府说:北京奥运会对我们没有什么价值。博讯



2007年3月24日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