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人们能够为2008奥运做些什么?
樊百华 (南京)



奥运会不该异化,为中国人民的自由民主努力,就是拯救奥运精神,就是对人类本身的爱!



有人说体育就是体育,不应当承载体育以外的东西。这话古希腊人不会同意,奥运会的创始人不会同意。作为一个极端,中国共产党也不会同意。从乒乓外交到奥运战略,中国的体育早被弄得过于政治了。以举国之力争赛场输赢,光是一枚奖牌就要花去7亿元成本,即使不考虑其中对运动员严重工具主义的利用(对运动员健康、生命的严重透支),准备、选拔过程中的种种荒唐,就已经是亵渎奥运精神的政治体育了。

有人将2008年中国(说北京是不准确的)的奥运会,与当年德意志的奥运会、苏联的奥运会联系起来,有道理,但忽略了太多。今天中国大多数老百姓对奥运会是漠不关心的,官方怎么动员也不关心了,像中国的两会呀、党代会呀,如今更有各种各样的国际高峰会议啦等等,一样的,多数民众毫无感知,完全成了少数人利用垄断权力,自说自话、自拉自唱、自导自演、自我起哄的事情,民众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做什么,更谈不上理解他们。这与欧美一些国家的民众对奥运会的态度有表面上的类似,实则大异,因为中国的许多事情民众其实要关心也关心不了。例如中国其实有没有能力来办奥运会啦,奥运会的场馆应不应当造得那样豪华,应不应当为了奥运会把农民工的孩子从北京赶回他们的老家(已人为关闭50所相关学校;日前碰巧看到著名主持人崔永元的小崔会客厅在配合这一驱赶,一位不愿意离开北京的女孩子一边哭一边说:我会回老家的。真有些残忍的。)民众没有知情权、批评权、参与权、质询权,完全是被动的、被撇开的。欧美社会的民众关心不关心纯属个人选择,中国民众的不关心是被共产党作弄出来的。共产党口口声声叫老百姓关心这关心那,人们早就看透了:那意思是只叫你关心如何顺服他们的意志,而你则须把自己的意志收敛了。

在这样的局面下,人们能够为中国奥运会做些什么?看起来的确是没有多少可欲性的问题,因为中国人民能为2008年奥运会做些什么,早已不再是有意义的问题:共产党只需要你支持、拥护,或者被安排了对着摄像机镜头背几句没什么脑子的话。但是,如果你是国际奥委会的官员,或者联合国的秘书长、人权事务官,或者重要人权组织的领袖,或者重要国家的政治家,或者有机会来中国使用共产党新闻放宽21个月新政策的记者,你应当听到中国劳工们艰辛劳作的呻吟声,中国道义人士挣脱着手铐脚镣的哐啷声,应当能够听到整个中国大地的哀鸣。你应当有一颗不只是到时候能够欣赏奥运盛况的平庸脑袋,或者如何从中国奥运中谋取什么金钱的商人心胸,而是应当基于对筹办奥运的熟悉,能够在很多事情的一开始就能及时提醒、揭露、制止官方奥运的胡作非为。

这里谈一点不怎么政治的环保吧。国际奥委会副主席林伯格女士2006年说到空气污染、交通堵塞、英语水平差是北京奥运的的三大难题。北京的堵车我曾不止一次亲历,感觉北京的大马路像停车场,堵车时间不误计费,北京的司出租业不会在意。为了奥运会,官员们用足了脑筋,例如北京交通部门的官员倡议每个月停用一天私家车,例如开明年轻官员潘岳乘势大刮环保风暴(这是好的,尽管潘先生也不适当地批评了所谓的环保激进主义指民间真正的组织独立要求,这种要求当然不应受到潘岳先生的指责,相反潘岳先生应当不难看到没有民间环保组织的真正独立,民众很难配合国家环保局有所作为)。林伯格在北京访问时说:我的口和喉咙都能感到污染。我觉得生活在这里对人的健康不利。中国政府必须作出艰苦的努力改善空气质量,因为这不但对中国人民很重要,对即将来这里比赛的运动员也很重要。运动员的健康、运动成绩都系于环境质量。中国官方报道说,十年前北京一年内只有100天空气清新的晴朗天,而去年这一数字达到了241天。但林伯格女士表示这种变化在北京很难感觉到,其主要原因是北京到处都弥漫着汽车废气和建筑工地产生的灰尘。当中共获得2008年奥运主办权的时刻,它就立即宣布:中国将依照国际要求每天公布全国各大城市的的污染指数。我当时就指出,全国相关城市将被公布为污染指数不断递减,晴好天气基本达标。(见拙作《奥运来到环保最容易的地方》)南京这些年就是这么过来的,尽管人们的感受与公布的情况相去甚远。民众对此毫无办法。但是,难道国际社会也没有办法吗?2001年香港的时事评论家何亮亮披露说:北京的环保人士揭露,北京的一些主要大街,长安街的一些草坪应该是枯黄色的,但是北京市当局为了显示北京有能力办好,为了迎接评估团居然把草坪用油漆漆成了绿色。美国田径协会(USA Track and Field)的官员吉尔格尔说到2001年北京举办世界大学生运动会时的情景:直到开幕前夕空气质量还很糟糕,但就在开幕前一两天,空气立刻就变干净了。

北京正依靠全国家的力量投入上千亿人民币整治环境,这还不包括把首都钢铁厂搬到几百里外的工程所拆巨资,这真是首都将国家财政用于一市百年一遇的机遇,若真能把它的环境治理好了,也不失为一善事。眼下已经开始倒计时了,我担心的是大部分时间已经低效虚掷,恐怕到时候还得搬用共产党最熟练的办法:一是命令私家车出行严格限量,可能要发放临时出行证,违者可能遭遇拘留等处罚;二是命令北京和山西、河北等地的工厂停工多少天,也就是大学生运动会的故伎重演这些代价当然还得由全国老百姓来埋单。要说侵犯人权,一个绿色奥运的运作所扯动的方方面面就够可观的了。就是全世界的记者都用来中国,也难以窥的全部真相吧。希望到时候不要让老百姓付出血的代价,警察不要动不动抓人打人。

人们已经能够嗅到政治中国与当代文明的冲突和紧张了。加拿大的政治领袖中已经有拒绝参加中国奥运的声音了,欧盟也有政治领袖发出了严正警告,大赦国际等人权机构已经用相关调查报告证明中共当局未履行以奥运促进人权的承诺了,富有想象力的外国进步人士很有可能做出种种中国道义人士和民众应当可以做却难以做的敏感事情来,海峡两岸的非正常关系已经使民主自由的台湾赢得国际社会很多的理解、同情,香港民众要求普选的呼声正与日俱隆联想到十余年前现在还在狱中的秦永敏先生独闯中国奥申委,举行记者招待会,中国的道义群体在一次次发出与奥运有关的呼吁之后,又会为释放政治犯等诉求做些什么更有力的努力,一直处于被禁止、取缔的民间团体、数以十万计的上访群体、被赶来赶去的流浪者、农民工们,他们将会以怎样的方式与奥运关联起来,这些,都使我对中国的人权不会因奥运而变得更加局促起来,生出太多的疑问。那么,一切关心中国人权的国内外力量,都会像记者无疆界那样,在接触了一些神秘人士之后,突然宣布放弃对官方奥运的抵制吗?

事实上,中国的经济也在与奥运发生越来越狭隘的关联,房市、股市都在搅奥运泡沫,指望奥运会前大捞一把的人多着呢,谁是赢家、输家却早已注定,难道奥运会真的会成为中国民众的祸水吗?

世界呀,请不要慷中国民众之慨,沉迷于欣赏十余天的奥运盛况,那已经是、并且将继续是中国民众的苦难见证,即使能将GDP拉动起来,也不能改变民众苦难加深的中国逻辑。人们啊,你还有一点点良知的话,你应当知道在2008年8月结束之前,你可以、应当也能够为中国人民做些什么!奥运会不该异化,为中国人民的自由民主努力,就是拯救奥运精神,就是对人类本身的爱!







奥运会不该异化,为中国人民的自由民主努力,就是拯救奥运精神,就是对人类本身的爱!



有人说体育就是体育,不应当承载体育以外的东西。这话古希腊人不会同意,奥运会的创始人不会同意。作为一个极端,中国共产党也不会同意。从乒乓外交到奥运战略,中国的体育早被弄得过于政治了。以举国之力争赛场输赢,光是一枚奖牌就要花去7亿元成本,即使不考虑其中对运动员严重工具主义的利用(对运动员健康、生命的严重透支),准备、选拔过程中的种种荒唐,就已经是亵渎奥运精神的政治体育了。

有人将2008年中国(说北京是不准确的)的奥运会,与当年德意志的奥运会、苏联的奥运会联系起来,有道理,但忽略了太多。今天中国大多数老百姓对奥运会是漠不关心的,官方怎么动员也不关心了,像中国的两会呀、党代会呀,如今更有各种各样的国际高峰会议啦等等,一样的,多数民众毫无感知,完全成了少数人利用垄断权力,自说自话、自拉自唱、自导自演、自我起哄的事情,民众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做什么,更谈不上理解他们。这与欧美一些国家的民众对奥运会的态度有表面上的类似,实则大异,因为中国的许多事情民众其实要关心也关心不了。例如中国其实有没有能力来办奥运会啦,奥运会的场馆应不应当造得那样豪华,应不应当为了奥运会把农民工的孩子从北京赶回他们的老家(已人为关闭50所相关学校;日前碰巧看到著名主持人崔永元的小崔会客厅在配合这一驱赶,一位不愿意离开北京的女孩子一边哭一边说:我会回老家的。真有些残忍的。)民众没有知情权、批评权、参与权、质询权,完全是被动的、被撇开的。欧美社会的民众关心不关心纯属个人选择,中国民众的不关心是被共产党作弄出来的。共产党口口声声叫老百姓关心这关心那,人们早就看透了:那意思是只叫你关心如何顺服他们的意志,而你则须把自己的意志收敛了。

在这样的局面下,人们能够为中国奥运会做些什么?看起来的确是没有多少可欲性的问题,因为中国人民能为2008年奥运会做些什么,早已不再是有意义的问题:共产党只需要你支持、拥护,或者被安排了对着摄像机镜头背几句没什么脑子的话。但是,如果你是国际奥委会的官员,或者联合国的秘书长、人权事务官,或者重要人权组织的领袖,或者重要国家的政治家,或者有机会来中国使用共产党新闻放宽21个月新政策的记者,你应当听到中国劳工们艰辛劳作的呻吟声,中国道义人士挣脱着手铐脚镣的哐啷声,应当能够听到整个中国大地的哀鸣。你应当有一颗不只是到时候能够欣赏奥运盛况的平庸脑袋,或者如何从中国奥运中谋取什么金钱的商人心胸,而是应当基于对筹办奥运的熟悉,能够在很多事情的一开始就能及时提醒、揭露、制止官方奥运的胡作非为。

这里谈一点不怎么政治的环保吧。国际奥委会副主席林伯格女士2006年说到空气污染、交通堵塞、英语水平差是北京奥运的的三大难题。北京的堵车我曾不止一次亲历,感觉北京的大马路像停车场,堵车时间不误计费,北京的司出租业不会在意。为了奥运会,官员们用足了脑筋,例如北京交通部门的官员倡议每个月停用一天私家车,例如开明年轻官员潘岳乘势大刮环保风暴(这是好的,尽管潘先生也不适当地批评了所谓的环保激进主义指民间真正的组织独立要求,这种要求当然不应受到潘岳先生的指责,相反潘岳先生应当不难看到没有民间环保组织的真正独立,民众很难配合国家环保局有所作为)。林伯格在北京访问时说:我的口和喉咙都能感到污染。我觉得生活在这里对人的健康不利。中国政府必须作出艰苦的努力改善空气质量,因为这不但对中国人民很重要,对即将来这里比赛的运动员也很重要。运动员的健康、运动成绩都系于环境质量。中国官方报道说,十年前北京一年内只有100天空气清新的晴朗天,而去年这一数字达到了241天。但林伯格女士表示这种变化在北京很难感觉到,其主要原因是北京到处都弥漫着汽车废气和建筑工地产生的灰尘。当中共获得2008年奥运主办权的时刻,它就立即宣布:中国将依照国际要求每天公布全国各大城市的的污染指数。我当时就指出,全国相关城市将被公布为污染指数不断递减,晴好天气基本达标。(见拙作《奥运来到环保最容易的地方》)南京这些年就是这么过来的,尽管人们的感受与公布的情况相去甚远。民众对此毫无办法。但是,难道国际社会也没有办法吗?2001年香港的时事评论家何亮亮披露说:北京的环保人士揭露,北京的一些主要大街,长安街的一些草坪应该是枯黄色的,但是北京市当局为了显示北京有能力办好,为了迎接评估团居然把草坪用油漆漆成了绿色。美国田径协会(USA Track and Field)的官员吉尔格尔说到2001年北京举办世界大学生运动会时的情景:直到开幕前夕空气质量还很糟糕,但就在开幕前一两天,空气立刻就变干净了。

北京正依靠全国家的力量投入上千亿人民币整治环境,这还不包括把首都钢铁厂搬到几百里外的工程所拆巨资,这真是首都将国家财政用于一市百年一遇的机遇,若真能把它的环境治理好了,也不失为一善事。眼下已经开始倒计时了,我担心的是大部分时间已经低效虚掷,恐怕到时候还得搬用共产党最熟练的办法:一是命令私家车出行严格限量,可能要发放临时出行证,违者可能遭遇拘留等处罚;二是命令北京和山西、河北等地的工厂停工多少天,也就是大学生运动会的故伎重演这些代价当然还得由全国老百姓来埋单。要说侵犯人权,一个绿色奥运的运作所扯动的方方面面就够可观的了。就是全世界的记者都用来中国,也难以窥的全部真相吧。希望到时候不要让老百姓付出血的代价,警察不要动不动抓人打人。

人们已经能够嗅到政治中国与当代文明的冲突和紧张了。加拿大的政治领袖中已经有拒绝参加中国奥运的声音了,欧盟也有政治领袖发出了严正警告,大赦国际等人权机构已经用相关调查报告证明中共当局未履行以奥运促进人权的承诺了,富有想象力的外国进步人士很有可能做出种种中国道义人士和民众应当可以做却难以做的敏感事情来,海峡两岸的非正常关系已经使民主自由的台湾赢得国际社会很多的理解、同情,香港民众要求普选的呼声正与日俱隆联想到十余年前现在还在狱中的秦永敏先生独闯中国奥申委,举行记者招待会,中国的道义群体在一次次发出与奥运有关的呼吁之后,又会为释放政治犯等诉求做些什么更有力的努力,一直处于被禁止、取缔的民间团体、数以十万计的上访群体、被赶来赶去的流浪者、农民工们,他们将会以怎样的方式与奥运关联起来,这些,都使我对中国的人权不会因奥运而变得更加局促起来,生出太多的疑问。那么,一切关心中国人权的国内外力量,都会像记者无疆界那样,在接触了一些神秘人士之后,突然宣布放弃对官方奥运的抵制吗?

事实上,中国的经济也在与奥运发生越来越狭隘的关联,房市、股市都在搅奥运泡沫,指望奥运会前大捞一把的人多着呢,谁是赢家、输家却早已注定,难道奥运会真的会成为中国民众的祸水吗?

世界呀,请不要慷中国民众之慨,沉迷于欣赏十余天的奥运盛况,那已经是、并且将继续是中国民众的苦难见证,即使能将GDP拉动起来,也不能改变民众苦难加深的中国逻辑。人们啊,你还有一点点良知的话,你应当知道在2008年8月结束之前,你可以、应当也能够为中国人民做些什么!奥运会不该异化,为中国人民的自由民主努力,就是拯救奥运精神,就是对人类本身的爱!







奥运会不该异化,为中国人民的自由民主努力,就是拯救奥运精神,就是对人类本身的爱!



有人说体育就是体育,不应当承载体育以外的东西。这话古希腊人不会同意,奥运会的创始人不会同意。作为一个极端,中国共产党也不会同意。从乒乓外交到奥运战略,中国的体育早被弄得过于政治了。以举国之力争赛场输赢,光是一枚奖牌就要花去7亿元成本,即使不考虑其中对运动员严重工具主义的利用(对运动员健康、生命的严重透支),准备、选拔过程中的种种荒唐,就已经是亵渎奥运精神的政治体育了。

有人将2008年中国(说北京是不准确的)的奥运会,与当年德意志的奥运会、苏联的奥运会联系起来,有道理,但忽略了太多。今天中国大多数老百姓对奥运会是漠不关心的,官方怎么动员也不关心了,像中国的两会呀、党代会呀,如今更有各种各样的国际高峰会议啦等等,一样的,多数民众毫无感知,完全成了少数人利用垄断权力,自说自话、自拉自唱、自导自演、自我起哄的事情,民众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做什么,更谈不上理解他们。这与欧美一些国家的民众对奥运会的态度有表面上的类似,实则大异,因为中国的许多事情民众其实要关心也关心不了。例如中国其实有没有能力来办奥运会啦,奥运会的场馆应不应当造得那样豪华,应不应当为了奥运会把农民工的孩子从北京赶回他们的老家(已人为关闭50所相关学校;日前碰巧看到著名主持人崔永元的小崔会客厅在配合这一驱赶,一位不愿意离开北京的女孩子一边哭一边说:我会回老家的。真有些残忍的。)民众没有知情权、批评权、参与权、质询权,完全是被动的、被撇开的。欧美社会的民众关心不关心纯属个人选择,中国民众的不关心是被共产党作弄出来的。共产党口口声声叫老百姓关心这关心那,人们早就看透了:那意思是只叫你关心如何顺服他们的意志,而你则须把自己的意志收敛了。

在这样的局面下,人们能够为中国奥运会做些什么?看起来的确是没有多少可欲性的问题,因为中国人民能为2008年奥运会做些什么,早已不再是有意义的问题:共产党只需要你支持、拥护,或者被安排了对着摄像机镜头背几句没什么脑子的话。但是,如果你是国际奥委会的官员,或者联合国的秘书长、人权事务官,或者重要人权组织的领袖,或者重要国家的政治家,或者有机会来中国使用共产党新闻放宽21个月新政策的记者,你应当听到中国劳工们艰辛劳作的呻吟声,中国道义人士挣脱着手铐脚镣的哐啷声,应当能够听到整个中国大地的哀鸣。你应当有一颗不只是到时候能够欣赏奥运盛况的平庸脑袋,或者如何从中国奥运中谋取什么金钱的商人心胸,而是应当基于对筹办奥运的熟悉,能够在很多事情的一开始就能及时提醒、揭露、制止官方奥运的胡作非为。

这里谈一点不怎么政治的环保吧。国际奥委会副主席林伯格女士2006年说到空气污染、交通堵塞、英语水平差是北京奥运的的三大难题。北京的堵车我曾不止一次亲历,感觉北京的大马路像停车场,堵车时间不误计费,北京的司出租业不会在意。为了奥运会,官员们用足了脑筋,例如北京交通部门的官员倡议每个月停用一天私家车,例如开明年轻官员潘岳乘势大刮环保风暴(这是好的,尽管潘先生也不适当地批评了所谓的环保激进主义指民间真正的组织独立要求,这种要求当然不应受到潘岳先生的指责,相反潘岳先生应当不难看到没有民间环保组织的真正独立,民众很难配合国家环保局有所作为)。林伯格在北京访问时说:我的口和喉咙都能感到污染。我觉得生活在这里对人的健康不利。中国政府必须作出艰苦的努力改善空气质量,因为这不但对中国人民很重要,对即将来这里比赛的运动员也很重要。运动员的健康、运动成绩都系于环境质量。中国官方报道说,十年前北京一年内只有100天空气清新的晴朗天,而去年这一数字达到了241天。但林伯格女士表示这种变化在北京很难感觉到,其主要原因是北京到处都弥漫着汽车废气和建筑工地产生的灰尘。当中共获得2008年奥运主办权的时刻,它就立即宣布:中国将依照国际要求每天公布全国各大城市的的污染指数。我当时就指出,全国相关城市将被公布为污染指数不断递减,晴好天气基本达标。(见拙作《奥运来到环保最容易的地方》)南京这些年就是这么过来的,尽管人们的感受与公布的情况相去甚远。民众对此毫无办法。但是,难道国际社会也没有办法吗?2001年香港的时事评论家何亮亮披露说:北京的环保人士揭露,北京的一些主要大街,长安街的一些草坪应该是枯黄色的,但是北京市当局为了显示北京有能力办好,为了迎接评估团居然把草坪用油漆漆成了绿色。美国田径协会(USA Track and Field)的官员吉尔格尔说到2001年北京举办世界大学生运动会时的情景:直到开幕前夕空气质量还很糟糕,但就在开幕前一两天,空气立刻就变干净了。

北京正依靠全国家的力量投入上千亿人民币整治环境,这还不包括把首都钢铁厂搬到几百里外的工程所拆巨资,这真是首都将国家财政用于一市百年一遇的机遇,若真能把它的环境治理好了,也不失为一善事。眼下已经开始倒计时了,我担心的是大部分时间已经低效虚掷,恐怕到时候还得搬用共产党最熟练的办法:一是命令私家车出行严格限量,可能要发放临时出行证,违者可能遭遇拘留等处罚;二是命令北京和山西、河北等地的工厂停工多少天,也就是大学生运动会的故伎重演这些代价当然还得由全国老百姓来埋单。要说侵犯人权,一个绿色奥运的运作所扯动的方方面面就够可观的了。就是全世界的记者都用来中国,也难以窥的全部真相吧。希望到时候不要让老百姓付出血的代价,警察不要动不动抓人打人。

人们已经能够嗅到政治中国与当代文明的冲突和紧张了。加拿大的政治领袖中已经有拒绝参加中国奥运的声音了,欧盟也有政治领袖发出了严正警告,大赦国际等人权机构已经用相关调查报告证明中共当局未履行以奥运促进人权的承诺了,富有想象力的外国进步人士很有可能做出种种中国道义人士和民众应当可以做却难以做的敏感事情来,海峡两岸的非正常关系已经使民主自由的台湾赢得国际社会很多的理解、同情,香港民众要求普选的呼声正与日俱隆联想到十余年前现在还在狱中的秦永敏先生独闯中国奥申委,举行记者招待会,中国的道义群体在一次次发出与奥运有关的呼吁之后,又会为释放政治犯等诉求做些什么更有力的努力,一直处于被禁止、取缔的民间团体、数以十万计的上访群体、被赶来赶去的流浪者、农民工们,他们将会以怎样的方式与奥运关联起来,这些,都使我对中国的人权不会因奥运而变得更加局促起来,生出太多的疑问。那么,一切关心中国人权的国内外力量,都会像记者无疆界那样,在接触了一些神秘人士之后,突然宣布放弃对官方奥运的抵制吗?

事实上,中国的经济也在与奥运发生越来越狭隘的关联,房市、股市都在搅奥运泡沫,指望奥运会前大捞一把的人多着呢,谁是赢家、输家却早已注定,难道奥运会真的会成为中国民众的祸水吗?

世界呀,请不要慷中国民众之慨,沉迷于欣赏十余天的奥运盛况,那已经是、并且将继续是中国民众的苦难见证,即使能将GDP拉动起来,也不能改变民众苦难加深的中国逻辑。人们啊,你还有一点点良知的话,你应当知道在2008年8月结束之前,你可以、应当也能够为中国人民做些什么!奥运会不该异化,为中国人民的自由民主努力,就是拯救奥运精神,就是对人类本身的爱!







奥运会不该异化,为中国人民的自由民主努力,就是拯救奥运精神,就是对人类本身的爱!



有人说体育就是体育,不应当承载体育以外的东西。这话古希腊人不会同意,奥运会的创始人不会同意。作为一个极端,中国共产党也不会同意。从乒乓外交到奥运战略,中国的体育早被弄得过于政治了。以举国之力争赛场输赢,光是一枚奖牌就要花去7亿元成本,即使不考虑其中对运动员严重工具主义的利用(对运动员健康、生命的严重透支),准备、选拔过程中的种种荒唐,就已经是亵渎奥运精神的政治体育了。

有人将2008年中国(说北京是不准确的)的奥运会,与当年德意志的奥运会、苏联的奥运会联系起来,有道理,但忽略了太多。今天中国大多数老百姓对奥运会是漠不关心的,官方怎么动员也不关心了,像中国的两会呀、党代会呀,如今更有各种各样的国际高峰会议啦等等,一样的,多数民众毫无感知,完全成了少数人利用垄断权力,自说自话、自拉自唱、自导自演、自我起哄的事情,民众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做什么,更谈不上理解他们。这与欧美一些国家的民众对奥运会的态度有表面上的类似,实则大异,因为中国的许多事情民众其实要关心也关心不了。例如中国其实有没有能力来办奥运会啦,奥运会的场馆应不应当造得那样豪华,应不应当为了奥运会把农民工的孩子从北京赶回他们的老家(已人为关闭50所相关学校;日前碰巧看到著名主持人崔永元的小崔会客厅在配合这一驱赶,一位不愿意离开北京的女孩子一边哭一边说:我会回老家的。真有些残忍的。)民众没有知情权、批评权、参与权、质询权,完全是被动的、被撇开的。欧美社会的民众关心不关心纯属个人选择,中国民众的不关心是被共产党作弄出来的。共产党口口声声叫老百姓关心这关心那,人们早就看透了:那意思是只叫你关心如何顺服他们的意志,而你则须把自己的意志收敛了。

在这样的局面下,人们能够为中国奥运会做些什么?看起来的确是没有多少可欲性的问题,因为中国人民能为2008年奥运会做些什么,早已不再是有意义的问题:共产党只需要你支持、拥护,或者被安排了对着摄像机镜头背几句没什么脑子的话。但是,如果你是国际奥委会的官员,或者联合国的秘书长、人权事务官,或者重要人权组织的领袖,或者重要国家的政治家,或者有机会来中国使用共产党新闻放宽21个月新政策的记者,你应当听到中国劳工们艰辛劳作的呻吟声,中国道义人士挣脱着手铐脚镣的哐啷声,应当能够听到整个中国大地的哀鸣。你应当有一颗不只是到时候能够欣赏奥运盛况的平庸脑袋,或者如何从中国奥运中谋取什么金钱的商人心胸,而是应当基于对筹办奥运的熟悉,能够在很多事情的一开始就能及时提醒、揭露、制止官方奥运的胡作非为。

这里谈一点不怎么政治的环保吧。国际奥委会副主席林伯格女士2006年说到空气污染、交通堵塞、英语水平差是北京奥运的的三大难题。北京的堵车我曾不止一次亲历,感觉北京的大马路像停车场,堵车时间不误计费,北京的司出租业不会在意。为了奥运会,官员们用足了脑筋,例如北京交通部门的官员倡议每个月停用一天私家车,例如开明年轻官员潘岳乘势大刮环保风暴(这是好的,尽管潘先生也不适当地批评了所谓的环保激进主义指民间真正的组织独立要求,这种要求当然不应受到潘岳先生的指责,相反潘岳先生应当不难看到没有民间环保组织的真正独立,民众很难配合国家环保局有所作为)。林伯格在北京访问时说:我的口和喉咙都能感到污染。我觉得生活在这里对人的健康不利。中国政府必须作出艰苦的努力改善空气质量,因为这不但对中国人民很重要,对即将来这里比赛的运动员也很重要。运动员的健康、运动成绩都系于环境质量。中国官方报道说,十年前北京一年内只有100天空气清新的晴朗天,而去年这一数字达到了241天。但林伯格女士表示这种变化在北京很难感觉到,其主要原因是北京到处都弥漫着汽车废气和建筑工地产生的灰尘。当中共获得2008年奥运主办权的时刻,它就立即宣布:中国将依照国际要求每天公布全国各大城市的的污染指数。我当时就指出,全国相关城市将被公布为污染指数不断递减,晴好天气基本达标。(见拙作《奥运来到环保最容易的地方》)南京这些年就是这么过来的,尽管人们的感受与公布的情况相去甚远。民众对此毫无办法。但是,难道国际社会也没有办法吗?2001年香港的时事评论家何亮亮披露说:北京的环保人士揭露,北京的一些主要大街,长安街的一些草坪应该是枯黄色的,但是北京市当局为了显示北京有能力办好,为了迎接评估团居然把草坪用油漆漆成了绿色。美国田径协会(USA Track and Field)的官员吉尔格尔说到2001年北京举办世界大学生运动会时的情景:直到开幕前夕空气质量还很糟糕,但就在开幕前一两天,空气立刻就变干净了。

北京正依靠全国家的力量投入上千亿人民币整治环境,这还不包括把首都钢铁厂搬到几百里外的工程所拆巨资,这真是首都将国家财政用于一市百年一遇的机遇,若真能把它的环境治理好了,也不失为一善事。眼下已经开始倒计时了,我担心的是大部分时间已经低效虚掷,恐怕到时候还得搬用共产党最熟练的办法:一是命令私家车出行严格限量,可能要发放临时出行证,违者可能遭遇拘留等处罚;二是命令北京和山西、河北等地的工厂停工多少天,也就是大学生运动会的故伎重演这些代价当然还得由全国老百姓来埋单。要说侵犯人权,一个绿色奥运的运作所扯动的方方面面就够可观的了。就是全世界的记者都用来中国,也难以窥的全部真相吧。希望到时候不要让老百姓付出血的代价,警察不要动不动抓人打人。

人们已经能够嗅到政治中国与当代文明的冲突和紧张了。加拿大的政治领袖中已经有拒绝参加中国奥运的声音了,欧盟也有政治领袖发出了严正警告,大赦国际等人权机构已经用相关调查报告证明中共当局未履行以奥运促进人权的承诺了,富有想象力的外国进步人士很有可能做出种种中国道义人士和民众应当可以做却难以做的敏感事情来,海峡两岸的非正常关系已经使民主自由的台湾赢得国际社会很多的理解、同情,香港民众要求普选的呼声正与日俱隆联想到十余年前现在还在狱中的秦永敏先生独闯中国奥申委,举行记者招待会,中国的道义群体在一次次发出与奥运有关的呼吁之后,又会为释放政治犯等诉求做些什么更有力的努力,一直处于被禁止、取缔的民间团体、数以十万计的上访群体、被赶来赶去的流浪者、农民工们,他们将会以怎样的方式与奥运关联起来,这些,都使我对中国的人权不会因奥运而变得更加局促起来,生出太多的疑问。那么,一切关心中国人权的国内外力量,都会像记者无疆界那样,在接触了一些神秘人士之后,突然宣布放弃对官方奥运的抵制吗?

事实上,中国的经济也在与奥运发生越来越狭隘的关联,房市、股市都在搅奥运泡沫,指望奥运会前大捞一把的人多着呢,谁是赢家、输家却早已注定,难道奥运会真的会成为中国民众的祸水吗?

世界呀,请不要慷中国民众之慨,沉迷于欣赏十余天的奥运盛况,那已经是、并且将继续是中国民众的苦难见证,即使能将GDP拉动起来,也不能改变民众苦难加深的中国逻辑。人们啊,你还有一点点良知的话,你应当知道在2008年8月结束之前,你可以、应当也能够为中国人民做些什么!奥运会不该异化,为中国人民的自由民主努力,就是拯救奥运精神,就是对人类本身的爱!







奥运会不该异化,为中国人民的自由民主努力,就是拯救奥运精神,就是对人类本身的爱!



有人说体育就是体育,不应当承载体育以外的东西。这话古希腊人不会同意,奥运会的创始人不会同意。作为一个极端,中国共产党也不会同意。从乒乓外交到奥运战略,中国的体育早被弄得过于政治了。以举国之力争赛场输赢,光是一枚奖牌就要花去7亿元成本,即使不考虑其中对运动员严重工具主义的利用(对运动员健康、生命的严重透支),准备、选拔过程中的种种荒唐,就已经是亵渎奥运精神的政治体育了。

有人将2008年中国(说北京是不准确的)的奥运会,与当年德意志的奥运会、苏联的奥运会联系起来,有道理,但忽略了太多。今天中国大多数老百姓对奥运会是漠不关心的,官方怎么动员也不关心了,像中国的两会呀、党代会呀,如今更有各种各样的国际高峰会议啦等等,一样的,多数民众毫无感知,完全成了少数人利用垄断权力,自说自话、自拉自唱、自导自演、自我起哄的事情,民众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做什么,更谈不上理解他们。这与欧美一些国家的民众对奥运会的态度有表面上的类似,实则大异,因为中国的许多事情民众其实要关心也关心不了。例如中国其实有没有能力来办奥运会啦,奥运会的场馆应不应当造得那样豪华,应不应当为了奥运会把农民工的孩子从北京赶回他们的老家(已人为关闭50所相关学校;日前碰巧看到著名主持人崔永元的小崔会客厅在配合这一驱赶,一位不愿意离开北京的女孩子一边哭一边说:我会回老家的。真有些残忍的。)民众没有知情权、批评权、参与权、质询权,完全是被动的、被撇开的。欧美社会的民众关心不关心纯属个人选择,中国民众的不关心是被共产党作弄出来的。共产党口口声声叫老百姓关心这关心那,人们早就看透了:那意思是只叫你关心如何顺服他们的意志,而你则须把自己的意志收敛了。

在这样的局面下,人们能够为中国奥运会做些什么?看起来的确是没有多少可欲性的问题,因为中国人民能为2008年奥运会做些什么,早已不再是有意义的问题:共产党只需要你支持、拥护,或者被安排了对着摄像机镜头背几句没什么脑子的话。但是,如果你是国际奥委会的官员,或者联合国的秘书长、人权事务官,或者重要人权组织的领袖,或者重要国家的政治家,或者有机会来中国使用共产党新闻放宽21个月新政策的记者,你应当听到中国劳工们艰辛劳作的呻吟声,中国道义人士挣脱着手铐脚镣的哐啷声,应当能够听到整个中国大地的哀鸣。你应当有一颗不只是到时候能够欣赏奥运盛况的平庸脑袋,或者如何从中国奥运中谋取什么金钱的商人心胸,而是应当基于对筹办奥运的熟悉,能够在很多事情的一开始就能及时提醒、揭露、制止官方奥运的胡作非为。

这里谈一点不怎么政治的环保吧。国际奥委会副主席林伯格女士2006年说到空气污染、交通堵塞、英语水平差是北京奥运的的三大难题。北京的堵车我曾不止一次亲历,感觉北京的大马路像停车场,堵车时间不误计费,北京的司出租业不会在意。为了奥运会,官员们用足了脑筋,例如北京交通部门的官员倡议每个月停用一天私家车,例如开明年轻官员潘岳乘势大刮环保风暴(这是好的,尽管潘先生也不适当地批评了所谓的环保激进主义指民间真正的组织独立要求,这种要求当然不应受到潘岳先生的指责,相反潘岳先生应当不难看到没有民间环保组织的真正独立,民众很难配合国家环保局有所作为)。林伯格在北京访问时说:我的口和喉咙都能感到污染。我觉得生活在这里对人的健康不利。中国政府必须作出艰苦的努力改善空气质量,因为这不但对中国人民很重要,对即将来这里比赛的运动员也很重要。运动员的健康、运动成绩都系于环境质量。中国官方报道说,十年前北京一年内只有100天空气清新的晴朗天,而去年这一数字达到了241天。但林伯格女士表示这种变化在北京很难感觉到,其主要原因是北京到处都弥漫着汽车废气和建筑工地产生的灰尘。当中共获得2008年奥运主办权的时刻,它就立即宣布:中国将依照国际要求每天公布全国各大城市的的污染指数。我当时就指出,全国相关城市将被公布为污染指数不断递减,晴好天气基本达标。(见拙作《奥运来到环保最容易的地方》)南京这些年就是这么过来的,尽管人们的感受与公布的情况相去甚远。民众对此毫无办法。但是,难道国际社会也没有办法吗?2001年香港的时事评论家何亮亮披露说:北京的环保人士揭露,北京的一些主要大街,长安街的一些草坪应该是枯黄色的,但是北京市当局为了显示北京有能力办好,为了迎接评估团居然把草坪用油漆漆成了绿色。美国田径协会(USA Track and Field)的官员吉尔格尔说到2001年北京举办世界大学生运动会时的情景:直到开幕前夕空气质量还很糟糕,但就在开幕前一两天,空气立刻就变干净了。

北京正依靠全国家的力量投入上千亿人民币整治环境,这还不包括把首都钢铁厂搬到几百里外的工程所拆巨资,这真是首都将国家财政用于一市百年一遇的机遇,若真能把它的环境治理好了,也不失为一善事。眼下已经开始倒计时了,我担心的是大部分时间已经低效虚掷,恐怕到时候还得搬用共产党最熟练的办法:一是命令私家车出行严格限量,可能要发放临时出行证,违者可能遭遇拘留等处罚;二是命令北京和山西、河北等地的工厂停工多少天,也就是大学生运动会的故伎重演这些代价当然还得由全国老百姓来埋单。要说侵犯人权,一个绿色奥运的运作所扯动的方方面面就够可观的了。就是全世界的记者都用来中国,也难以窥的全部真相吧。希望到时候不要让老百姓付出血的代价,警察不要动不动抓人打人。

人们已经能够嗅到政治中国与当代文明的冲突和紧张了。加拿大的政治领袖中已经有拒绝参加中国奥运的声音了,欧盟也有政治领袖发出了严正警告,大赦国际等人权机构已经用相关调查报告证明中共当局未履行以奥运促进人权的承诺了,富有想象力的外国进步人士很有可能做出种种中国道义人士和民众应当可以做却难以做的敏感事情来,海峡两岸的非正常关系已经使民主自由的台湾赢得国际社会很多的理解、同情,香港民众要求普选的呼声正与日俱隆联想到十余年前现在还在狱中的秦永敏先生独闯中国奥申委,举行记者招待会,中国的道义群体在一次次发出与奥运有关的呼吁之后,又会为释放政治犯等诉求做些什么更有力的努力,一直处于被禁止、取缔的民间团体、数以十万计的上访群体、被赶来赶去的流浪者、农民工们,他们将会以怎样的方式与奥运关联起来,这些,都使我对中国的人权不会因奥运而变得更加局促起来,生出太多的疑问。那么,一切关心中国人权的国内外力量,都会像记者无疆界那样,在接触了一些神秘人士之后,突然宣布放弃对官方奥运的抵制吗?

事实上,中国的经济也在与奥运发生越来越狭隘的关联,房市、股市都在搅奥运泡沫,指望奥运会前大捞一把的人多着呢,谁是赢家、输家却早已注定,难道奥运会真的会成为中国民众的祸水吗?

世界呀,请不要慷中国民众之慨,沉迷于欣赏十余天的奥运盛况,那已经是、并且将继续是中国民众的苦难见证,即使能将GDP拉动起来,也不能改变民众苦难加深的中国逻辑。人们啊,你还有一点点良知的话,你应当知道在2008年8月结束之前,你可以、应当也能够为中国人民做些什么!奥运会不该异化,为中国人民的自由民主努力,就是拯救奥运精神,就是对人类本身的爱!







奥运会不该异化,为中国人民的自由民主努力,就是拯救奥运精神,就是对人类本身的爱!



有人说体育就是体育,不应当承载体育以外的东西。这话古希腊人不会同意,奥运会的创始人不会同意。作为一个极端,中国共产党也不会同意。从乒乓外交到奥运战略,中国的体育早被弄得过于政治了。以举国之力争赛场输赢,光是一枚奖牌就要花去7亿元成本,即使不考虑其中对运动员严重工具主义的利用(对运动员健康、生命的严重透支),准备、选拔过程中的种种荒唐,就已经是亵渎奥运精神的政治体育了。

有人将2008年中国(说北京是不准确的)的奥运会,与当年德意志的奥运会、苏联的奥运会联系起来,有道理,但忽略了太多。今天中国大多数老百姓对奥运会是漠不关心的,官方怎么动员也不关心了,像中国的两会呀、党代会呀,如今更有各种各样的国际高峰会议啦等等,一样的,多数民众毫无感知,完全成了少数人利用垄断权力,自说自话、自拉自唱、自导自演、自我起哄的事情,民众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做什么,更谈不上理解他们。这与欧美一些国家的民众对奥运会的态度有表面上的类似,实则大异,因为中国的许多事情民众其实要关心也关心不了。例如中国其实有没有能力来办奥运会啦,奥运会的场馆应不应当造得那样豪华,应不应当为了奥运会把农民工的孩子从北京赶回他们的老家(已人为关闭50所相关学校;日前碰巧看到著名主持人崔永元的小崔会客厅在配合这一驱赶,一位不愿意离开北京的女孩子一边哭一边说:我会回老家的。真有些残忍的。)民众没有知情权、批评权、参与权、质询权,完全是被动的、被撇开的。欧美社会的民众关心不关心纯属个人选择,中国民众的不关心是被共产党作弄出来的。共产党口口声声叫老百姓关心这关心那,人们早就看透了:那意思是只叫你关心如何顺服他们的意志,而你则须把自己的意志收敛了。

在这样的局面下,人们能够为中国奥运会做些什么?看起来的确是没有多少可欲性的问题,因为中国人民能为2008年奥运会做些什么,早已不再是有意义的问题:共产党只需要你支持、拥护,或者被安排了对着摄像机镜头背几句没什么脑子的话。但是,如果你是国际奥委会的官员,或者联合国的秘书长、人权事务官,或者重要人权组织的领袖,或者重要国家的政治家,或者有机会来中国使用共产党新闻放宽21个月新政策的记者,你应当听到中国劳工们艰辛劳作的呻吟声,中国道义人士挣脱着手铐脚镣的哐啷声,应当能够听到整个中国大地的哀鸣。你应当有一颗不只是到时候能够欣赏奥运盛况的平庸脑袋,或者如何从中国奥运中谋取什么金钱的商人心胸,而是应当基于对筹办奥运的熟悉,能够在很多事情的一开始就能及时提醒、揭露、制止官方奥运的胡作非为。

这里谈一点不怎么政治的环保吧。国际奥委会副主席林伯格女士2006年说到空气污染、交通堵塞、英语水平差是北京奥运的的三大难题。北京的堵车我曾不止一次亲历,感觉北京的大马路像停车场,堵车时间不误计费,北京的司出租业不会在意。为了奥运会,官员们用足了脑筋,例如北京交通部门的官员倡议每个月停用一天私家车,例如开明年轻官员潘岳乘势大刮环保风暴(这是好的,尽管潘先生也不适当地批评了所谓的环保激进主义指民间真正的组织独立要求,这种要求当然不应受到潘岳先生的指责,相反潘岳先生应当不难看到没有民间环保组织的真正独立,民众很难配合国家环保局有所作为)。林伯格在北京访问时说:我的口和喉咙都能感到污染。我觉得生活在这里对人的健康不利。中国政府必须作出艰苦的努力改善空气质量,因为这不但对中国人民很重要,对即将来这里比赛的运动员也很重要。运动员的健康、运动成绩都系于环境质量。中国官方报道说,十年前北京一年内只有100天空气清新的晴朗天,而去年这一数字达到了241天。但林伯格女士表示这种变化在北京很难感觉到,其主要原因是北京到处都弥漫着汽车废气和建筑工地产生的灰尘。当中共获得2008年奥运主办权的时刻,它就立即宣布:中国将依照国际要求每天公布全国各大城市的的污染指数。我当时就指出,全国相关城市将被公布为污染指数不断递减,晴好天气基本达标。(见拙作《奥运来到环保最容易的地方》)南京这些年就是这么过来的,尽管人们的感受与公布的情况相去甚远。民众对此毫无办法。但是,难道国际社会也没有办法吗?2001年香港的时事评论家何亮亮披露说:北京的环保人士揭露,北京的一些主要大街,长安街的一些草坪应该是枯黄色的,但是北京市当局为了显示北京有能力办好,为了迎接评估团居然把草坪用油漆漆成了绿色。美国田径协会(USA Track and Field)的官员吉尔格尔说到2001年北京举办世界大学生运动会时的情景:直到开幕前夕空气质量还很糟糕,但就在开幕前一两天,空气立刻就变干净了。

北京正依靠全国家的力量投入上千亿人民币整治环境,这还不包括把首都钢铁厂搬到几百里外的工程所拆巨资,这真是首都将国家财政用于一市百年一遇的机遇,若真能把它的环境治理好了,也不失为一善事。眼下已经开始倒计时了,我担心的是大部分时间已经低效虚掷,恐怕到时候还得搬用共产党最熟练的办法:一是命令私家车出行严格限量,可能要发放临时出行证,违者可能遭遇拘留等处罚;二是命令北京和山西、河北等地的工厂停工多少天,也就是大学生运动会的故伎重演这些代价当然还得由全国老百姓来埋单。要说侵犯人权,一个绿色奥运的运作所扯动的方方面面就够可观的了。就是全世界的记者都用来中国,也难以窥的全部真相吧。希望到时候不要让老百姓付出血的代价,警察不要动不动抓人打人。

人们已经能够嗅到政治中国与当代文明的冲突和紧张了。加拿大的政治领袖中已经有拒绝参加中国奥运的声音了,欧盟也有政治领袖发出了严正警告,大赦国际等人权机构已经用相关调查报告证明中共当局未履行以奥运促进人权的承诺了,富有想象力的外国进步人士很有可能做出种种中国道义人士和民众应当可以做却难以做的敏感事情来,海峡两岸的非正常关系已经使民主自由的台湾赢得国际社会很多的理解、同情,香港民众要求普选的呼声正与日俱隆联想到十余年前现在还在狱中的秦永敏先生独闯中国奥申委,举行记者招待会,中国的道义群体在一次次发出与奥运有关的呼吁之后,又会为释放政治犯等诉求做些什么更有力的努力,一直处于被禁止、取缔的民间团体、数以十万计的上访群体、被赶来赶去的流浪者、农民工们,他们将会以怎样的方式与奥运关联起来,这些,都使我对中国的人权不会因奥运而变得更加局促起来,生出太多的疑问。那么,一切关心中国人权的国内外力量,都会像记者无疆界那样,在接触了一些神秘人士之后,突然宣布放弃对官方奥运的抵制吗?

事实上,中国的经济也在与奥运发生越来越狭隘的关联,房市、股市都在搅奥运泡沫,指望奥运会前大捞一把的人多着呢,谁是赢家、输家却早已注定,难道奥运会真的会成为中国民众的祸水吗?

世界呀,请不要慷中国民众之慨,沉迷于欣赏十余天的奥运盛况,那已经是、并且将继续是中国民众的苦难见证,即使能将GDP拉动起来,也不能改变民众苦难加深的中国逻辑。人们啊,你还有一点点良知的话,你应当知道在2008年8月结束之前,你可以、应当也能够为中国人民做些什么!奥运会不该异化,为中国人民的自由民主努力,就是拯救奥运精神,就是对人类本身的爱!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