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胡锦涛继承江泽民主义
任不寐



对于共产党这些政治长子来说,左倾、右倾已经与意识形态无关,而仅仅是权力运作的技术手段。

2004年年底,中国通过连续抓捕自由派作家和维权活跃人士终结了外界关于胡温新政的种种幻想。尽管仍然有人愿意通过把胡温拆开来延续后 江时代鼓励起来的那种政治乐观主义,但总的来说,更多人愿意相信,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中国的言论自由将在胡锦涛主政伊始继续被冷冻毫无疑问,胡锦涛在 延续江泽民主义的统治模式。

大致来说,江泽民主义在政治上主要特征是:稳定压倒一切;这里的稳定包括两方面的目标,第一的稳定既得权力,第二是稳定社会,压制来自不同方向的 政治抗议。在革命结束之后,共产主义产生领袖的办法开始实施政治长子继承制,这种非民主的内部规则,必然导致缺乏革命资历及政治合法性的新领导人的权 位危机意识。这种危机意识将促使新的领导人采取扞卫权力的连续反应。这种反应主要是针对体制内部的不满进行权力安排。它基本上包括以下内容:首先,通过经 济投资和人事分封重新确定与军队的关系(包括继续增加军费开支),因为在这个体制下,军事部门构成了权力的第一基础。其次,通过反腐败在体制内进行人事调 整,即以权力利益为交易手段而在重
要位置上安置自己人,并清洗掉异己力量在体制内的残余。第三,通过宏观调控重新稳定上述政治安排所必须的经济资源,因此在执政之初,将采取控制银根为主的经济政策(宏观调控)。

目前胡锦涛遇到的问题与江泽民上台伊始遇到的问题是一致的,因此在相当长时间内,稳定压倒一切将是执政能力要追求的主要政治目标。而针对社会 上的抗议,执政能力就通过警察手段,并以人事危机为威胁,促使相关主管部门通过严酷镇压异议声音和运动而表示效忠。起初,江泽民的政治恐惧感主要来自 六四事件,这种六四情结导致了江泽民与邓小平进行了7年的有效合作,以防止政治清算以苏东的方式降临中国。

对于胡锦涛来说,政治危机不仅包括六四问题,还包括江泽民时代留给他的其它三大政治遗产:一是门前政治(各地民众在政府门前
的抗议运动),二是网络政治,三是法轮功。因此,胡锦涛对稳定的要求似乎显得更加具有紧迫性,而在维护稳定方面,在压制社会抗议方面,胡与江派力量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存在合作关系。

江泽民胡锦涛现象可以视为共产党国家后革命时期权力继承危机的经典表现。在这样一种黑帮体制下,新的领导人将集中全部精力进行政 治运作来稳定脆弱的权力,而不可能放手实施改革计划。一般来说,权力巩固需要两三年或者更长的时间,这要视已经退位的前领导人如何介入政治、以及上述政治 安排是否顺利而定,经过这一腥风血雨的权力斗争,渐渐巩固独裁权力的新政权将在接下来有限的时间里,开始树立个人权威即从巩固权力转向树立权威。一般 地说,成功进行了人事改造的党,将支持这位新的独裁者重新进行个人崇拜运动。当然,戈尔巴乔夫的道路是另外一种可能的选择,但是考虑中国政治所制造的 危机的不可妥协性,这条道路的希望甚为渺茫。

因此,我们看到胡锦涛正亦步亦趋地实践江泽民的统治方式:上台伊始强力左转,其政治目的无法是为了巩固权力。与此同时,人们也许仍将看到,在 未来不久一种以右倾反左面目出现的胡锦涛思想将出台。对于共产党这些政治长子来说,左倾、右倾已经与意识形态无关,而仅仅是权力运作 的技术手段:左倾是为了权力之初用稳定压倒一切,右倾是为了通过政治表演获得党内外的掌声,从而实现在坦克压倒一切基础上的意识形态统治。

在这一政治耻辱中,唯一留给评论家一点政治想象空间的是:权力安排引发的政治矛盾可能与社会抗议连成一片,这构成了这个黑帮政治瓦解的希望或政论的文学基础。

2004年12月28日星期二

对于共产党这些政治长子来说,左倾、右倾已经与意识形态无关,而仅仅是权力运作的技术手段。

2004年年底,中国通过连续抓捕自由派作家和维权活跃人士终结了外界关于胡温新政的种种幻想。尽管仍然有人愿意通过把胡温拆开来延续后 江时代鼓励起来的那种政治乐观主义,但总的来说,更多人愿意相信,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中国的言论自由将在胡锦涛主政伊始继续被冷冻毫无疑问,胡锦涛在 延续江泽民主义的统治模式。

大致来说,江泽民主义在政治上主要特征是:稳定压倒一切;这里的稳定包括两方面的目标,第一的稳定既得权力,第二是稳定社会,压制来自不同方向的 政治抗议。在革命结束之后,共产主义产生领袖的办法开始实施政治长子继承制,这种非民主的内部规则,必然导致缺乏革命资历及政治合法性的新领导人的权 位危机意识。这种危机意识将促使新的领导人采取扞卫权力的连续反应。这种反应主要是针对体制内部的不满进行权力安排。它基本上包括以下内容:首先,通过经 济投资和人事分封重新确定与军队的关系(包括继续增加军费开支),因为在这个体制下,军事部门构成了权力的第一基础。其次,通过反腐败在体制内进行人事调 整,即以权力利益为交易手段而在重
要位置上安置自己人,并清洗掉异己力量在体制内的残余。第三,通过宏观调控重新稳定上述政治安排所必须的经济资源,因此在执政之初,将采取控制银根为主的经济政策(宏观调控)。

目前胡锦涛遇到的问题与江泽民上台伊始遇到的问题是一致的,因此在相当长时间内,稳定压倒一切将是执政能力要追求的主要政治目标。而针对社会 上的抗议,执政能力就通过警察手段,并以人事危机为威胁,促使相关主管部门通过严酷镇压异议声音和运动而表示效忠。起初,江泽民的政治恐惧感主要来自 六四事件,这种六四情结导致了江泽民与邓小平进行了7年的有效合作,以防止政治清算以苏东的方式降临中国。

对于胡锦涛来说,政治危机不仅包括六四问题,还包括江泽民时代留给他的其它三大政治遗产:一是门前政治(各地民众在政府门前
的抗议运动),二是网络政治,三是法轮功。因此,胡锦涛对稳定的要求似乎显得更加具有紧迫性,而在维护稳定方面,在压制社会抗议方面,胡与江派力量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存在合作关系。

江泽民胡锦涛现象可以视为共产党国家后革命时期权力继承危机的经典表现。在这样一种黑帮体制下,新的领导人将集中全部精力进行政 治运作来稳定脆弱的权力,而不可能放手实施改革计划。一般来说,权力巩固需要两三年或者更长的时间,这要视已经退位的前领导人如何介入政治、以及上述政治 安排是否顺利而定,经过这一腥风血雨的权力斗争,渐渐巩固独裁权力的新政权将在接下来有限的时间里,开始树立个人权威即从巩固权力转向树立权威。一般 地说,成功进行了人事改造的党,将支持这位新的独裁者重新进行个人崇拜运动。当然,戈尔巴乔夫的道路是另外一种可能的选择,但是考虑中国政治所制造的 危机的不可妥协性,这条道路的希望甚为渺茫。

因此,我们看到胡锦涛正亦步亦趋地实践江泽民的统治方式:上台伊始强力左转,其政治目的无法是为了巩固权力。与此同时,人们也许仍将看到,在 未来不久一种以右倾反左面目出现的胡锦涛思想将出台。对于共产党这些政治长子来说,左倾、右倾已经与意识形态无关,而仅仅是权力运作 的技术手段:左倾是为了权力之初用稳定压倒一切,右倾是为了通过政治表演获得党内外的掌声,从而实现在坦克压倒一切基础上的意识形态统治。

在这一政治耻辱中,唯一留给评论家一点政治想象空间的是:权力安排引发的政治矛盾可能与社会抗议连成一片,这构成了这个黑帮政治瓦解的希望或政论的文学基础。

2004年12月28日星期二

对于共产党这些政治长子来说,左倾、右倾已经与意识形态无关,而仅仅是权力运作的技术手段。

2004年年底,中国通过连续抓捕自由派作家和维权活跃人士终结了外界关于胡温新政的种种幻想。尽管仍然有人愿意通过把胡温拆开来延续后 江时代鼓励起来的那种政治乐观主义,但总的来说,更多人愿意相信,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中国的言论自由将在胡锦涛主政伊始继续被冷冻毫无疑问,胡锦涛在 延续江泽民主义的统治模式。

大致来说,江泽民主义在政治上主要特征是:稳定压倒一切;这里的稳定包括两方面的目标,第一的稳定既得权力,第二是稳定社会,压制来自不同方向的 政治抗议。在革命结束之后,共产主义产生领袖的办法开始实施政治长子继承制,这种非民主的内部规则,必然导致缺乏革命资历及政治合法性的新领导人的权 位危机意识。这种危机意识将促使新的领导人采取扞卫权力的连续反应。这种反应主要是针对体制内部的不满进行权力安排。它基本上包括以下内容:首先,通过经 济投资和人事分封重新确定与军队的关系(包括继续增加军费开支),因为在这个体制下,军事部门构成了权力的第一基础。其次,通过反腐败在体制内进行人事调 整,即以权力利益为交易手段而在重
要位置上安置自己人,并清洗掉异己力量在体制内的残余。第三,通过宏观调控重新稳定上述政治安排所必须的经济资源,因此在执政之初,将采取控制银根为主的经济政策(宏观调控)。

目前胡锦涛遇到的问题与江泽民上台伊始遇到的问题是一致的,因此在相当长时间内,稳定压倒一切将是执政能力要追求的主要政治目标。而针对社会 上的抗议,执政能力就通过警察手段,并以人事危机为威胁,促使相关主管部门通过严酷镇压异议声音和运动而表示效忠。起初,江泽民的政治恐惧感主要来自 六四事件,这种六四情结导致了江泽民与邓小平进行了7年的有效合作,以防止政治清算以苏东的方式降临中国。

对于胡锦涛来说,政治危机不仅包括六四问题,还包括江泽民时代留给他的其它三大政治遗产:一是门前政治(各地民众在政府门前
的抗议运动),二是网络政治,三是法轮功。因此,胡锦涛对稳定的要求似乎显得更加具有紧迫性,而在维护稳定方面,在压制社会抗议方面,胡与江派力量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存在合作关系。

江泽民胡锦涛现象可以视为共产党国家后革命时期权力继承危机的经典表现。在这样一种黑帮体制下,新的领导人将集中全部精力进行政 治运作来稳定脆弱的权力,而不可能放手实施改革计划。一般来说,权力巩固需要两三年或者更长的时间,这要视已经退位的前领导人如何介入政治、以及上述政治 安排是否顺利而定,经过这一腥风血雨的权力斗争,渐渐巩固独裁权力的新政权将在接下来有限的时间里,开始树立个人权威即从巩固权力转向树立权威。一般 地说,成功进行了人事改造的党,将支持这位新的独裁者重新进行个人崇拜运动。当然,戈尔巴乔夫的道路是另外一种可能的选择,但是考虑中国政治所制造的 危机的不可妥协性,这条道路的希望甚为渺茫。

因此,我们看到胡锦涛正亦步亦趋地实践江泽民的统治方式:上台伊始强力左转,其政治目的无法是为了巩固权力。与此同时,人们也许仍将看到,在 未来不久一种以右倾反左面目出现的胡锦涛思想将出台。对于共产党这些政治长子来说,左倾、右倾已经与意识形态无关,而仅仅是权力运作 的技术手段:左倾是为了权力之初用稳定压倒一切,右倾是为了通过政治表演获得党内外的掌声,从而实现在坦克压倒一切基础上的意识形态统治。

在这一政治耻辱中,唯一留给评论家一点政治想象空间的是:权力安排引发的政治矛盾可能与社会抗议连成一片,这构成了这个黑帮政治瓦解的希望或政论的文学基础。

2004年12月28日星期二

对于共产党这些政治长子来说,左倾、右倾已经与意识形态无关,而仅仅是权力运作的技术手段。

2004年年底,中国通过连续抓捕自由派作家和维权活跃人士终结了外界关于胡温新政的种种幻想。尽管仍然有人愿意通过把胡温拆开来延续后 江时代鼓励起来的那种政治乐观主义,但总的来说,更多人愿意相信,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中国的言论自由将在胡锦涛主政伊始继续被冷冻毫无疑问,胡锦涛在 延续江泽民主义的统治模式。

大致来说,江泽民主义在政治上主要特征是:稳定压倒一切;这里的稳定包括两方面的目标,第一的稳定既得权力,第二是稳定社会,压制来自不同方向的 政治抗议。在革命结束之后,共产主义产生领袖的办法开始实施政治长子继承制,这种非民主的内部规则,必然导致缺乏革命资历及政治合法性的新领导人的权 位危机意识。这种危机意识将促使新的领导人采取扞卫权力的连续反应。这种反应主要是针对体制内部的不满进行权力安排。它基本上包括以下内容:首先,通过经 济投资和人事分封重新确定与军队的关系(包括继续增加军费开支),因为在这个体制下,军事部门构成了权力的第一基础。其次,通过反腐败在体制内进行人事调 整,即以权力利益为交易手段而在重
要位置上安置自己人,并清洗掉异己力量在体制内的残余。第三,通过宏观调控重新稳定上述政治安排所必须的经济资源,因此在执政之初,将采取控制银根为主的经济政策(宏观调控)。

目前胡锦涛遇到的问题与江泽民上台伊始遇到的问题是一致的,因此在相当长时间内,稳定压倒一切将是执政能力要追求的主要政治目标。而针对社会 上的抗议,执政能力就通过警察手段,并以人事危机为威胁,促使相关主管部门通过严酷镇压异议声音和运动而表示效忠。起初,江泽民的政治恐惧感主要来自 六四事件,这种六四情结导致了江泽民与邓小平进行了7年的有效合作,以防止政治清算以苏东的方式降临中国。

对于胡锦涛来说,政治危机不仅包括六四问题,还包括江泽民时代留给他的其它三大政治遗产:一是门前政治(各地民众在政府门前
的抗议运动),二是网络政治,三是法轮功。因此,胡锦涛对稳定的要求似乎显得更加具有紧迫性,而在维护稳定方面,在压制社会抗议方面,胡与江派力量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存在合作关系。

江泽民胡锦涛现象可以视为共产党国家后革命时期权力继承危机的经典表现。在这样一种黑帮体制下,新的领导人将集中全部精力进行政 治运作来稳定脆弱的权力,而不可能放手实施改革计划。一般来说,权力巩固需要两三年或者更长的时间,这要视已经退位的前领导人如何介入政治、以及上述政治 安排是否顺利而定,经过这一腥风血雨的权力斗争,渐渐巩固独裁权力的新政权将在接下来有限的时间里,开始树立个人权威即从巩固权力转向树立权威。一般 地说,成功进行了人事改造的党,将支持这位新的独裁者重新进行个人崇拜运动。当然,戈尔巴乔夫的道路是另外一种可能的选择,但是考虑中国政治所制造的 危机的不可妥协性,这条道路的希望甚为渺茫。

因此,我们看到胡锦涛正亦步亦趋地实践江泽民的统治方式:上台伊始强力左转,其政治目的无法是为了巩固权力。与此同时,人们也许仍将看到,在 未来不久一种以右倾反左面目出现的胡锦涛思想将出台。对于共产党这些政治长子来说,左倾、右倾已经与意识形态无关,而仅仅是权力运作 的技术手段:左倾是为了权力之初用稳定压倒一切,右倾是为了通过政治表演获得党内外的掌声,从而实现在坦克压倒一切基础上的意识形态统治。

在这一政治耻辱中,唯一留给评论家一点政治想象空间的是:权力安排引发的政治矛盾可能与社会抗议连成一片,这构成了这个黑帮政治瓦解的希望或政论的文学基础。

2004年12月28日星期二

对于共产党这些政治长子来说,左倾、右倾已经与意识形态无关,而仅仅是权力运作的技术手段。

2004年年底,中国通过连续抓捕自由派作家和维权活跃人士终结了外界关于胡温新政的种种幻想。尽管仍然有人愿意通过把胡温拆开来延续后 江时代鼓励起来的那种政治乐观主义,但总的来说,更多人愿意相信,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中国的言论自由将在胡锦涛主政伊始继续被冷冻毫无疑问,胡锦涛在 延续江泽民主义的统治模式。

大致来说,江泽民主义在政治上主要特征是:稳定压倒一切;这里的稳定包括两方面的目标,第一的稳定既得权力,第二是稳定社会,压制来自不同方向的 政治抗议。在革命结束之后,共产主义产生领袖的办法开始实施政治长子继承制,这种非民主的内部规则,必然导致缺乏革命资历及政治合法性的新领导人的权 位危机意识。这种危机意识将促使新的领导人采取扞卫权力的连续反应。这种反应主要是针对体制内部的不满进行权力安排。它基本上包括以下内容:首先,通过经 济投资和人事分封重新确定与军队的关系(包括继续增加军费开支),因为在这个体制下,军事部门构成了权力的第一基础。其次,通过反腐败在体制内进行人事调 整,即以权力利益为交易手段而在重
要位置上安置自己人,并清洗掉异己力量在体制内的残余。第三,通过宏观调控重新稳定上述政治安排所必须的经济资源,因此在执政之初,将采取控制银根为主的经济政策(宏观调控)。

目前胡锦涛遇到的问题与江泽民上台伊始遇到的问题是一致的,因此在相当长时间内,稳定压倒一切将是执政能力要追求的主要政治目标。而针对社会 上的抗议,执政能力就通过警察手段,并以人事危机为威胁,促使相关主管部门通过严酷镇压异议声音和运动而表示效忠。起初,江泽民的政治恐惧感主要来自 六四事件,这种六四情结导致了江泽民与邓小平进行了7年的有效合作,以防止政治清算以苏东的方式降临中国。

对于胡锦涛来说,政治危机不仅包括六四问题,还包括江泽民时代留给他的其它三大政治遗产:一是门前政治(各地民众在政府门前
的抗议运动),二是网络政治,三是法轮功。因此,胡锦涛对稳定的要求似乎显得更加具有紧迫性,而在维护稳定方面,在压制社会抗议方面,胡与江派力量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存在合作关系。

江泽民胡锦涛现象可以视为共产党国家后革命时期权力继承危机的经典表现。在这样一种黑帮体制下,新的领导人将集中全部精力进行政 治运作来稳定脆弱的权力,而不可能放手实施改革计划。一般来说,权力巩固需要两三年或者更长的时间,这要视已经退位的前领导人如何介入政治、以及上述政治 安排是否顺利而定,经过这一腥风血雨的权力斗争,渐渐巩固独裁权力的新政权将在接下来有限的时间里,开始树立个人权威即从巩固权力转向树立权威。一般 地说,成功进行了人事改造的党,将支持这位新的独裁者重新进行个人崇拜运动。当然,戈尔巴乔夫的道路是另外一种可能的选择,但是考虑中国政治所制造的 危机的不可妥协性,这条道路的希望甚为渺茫。

因此,我们看到胡锦涛正亦步亦趋地实践江泽民的统治方式:上台伊始强力左转,其政治目的无法是为了巩固权力。与此同时,人们也许仍将看到,在 未来不久一种以右倾反左面目出现的胡锦涛思想将出台。对于共产党这些政治长子来说,左倾、右倾已经与意识形态无关,而仅仅是权力运作 的技术手段:左倾是为了权力之初用稳定压倒一切,右倾是为了通过政治表演获得党内外的掌声,从而实现在坦克压倒一切基础上的意识形态统治。

在这一政治耻辱中,唯一留给评论家一点政治想象空间的是:权力安排引发的政治矛盾可能与社会抗议连成一片,这构成了这个黑帮政治瓦解的希望或政论的文学基础。

2004年12月28日星期二

对于共产党这些政治长子来说,左倾、右倾已经与意识形态无关,而仅仅是权力运作的技术手段。

2004年年底,中国通过连续抓捕自由派作家和维权活跃人士终结了外界关于胡温新政的种种幻想。尽管仍然有人愿意通过把胡温拆开来延续后 江时代鼓励起来的那种政治乐观主义,但总的来说,更多人愿意相信,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中国的言论自由将在胡锦涛主政伊始继续被冷冻毫无疑问,胡锦涛在 延续江泽民主义的统治模式。

大致来说,江泽民主义在政治上主要特征是:稳定压倒一切;这里的稳定包括两方面的目标,第一的稳定既得权力,第二是稳定社会,压制来自不同方向的 政治抗议。在革命结束之后,共产主义产生领袖的办法开始实施政治长子继承制,这种非民主的内部规则,必然导致缺乏革命资历及政治合法性的新领导人的权 位危机意识。这种危机意识将促使新的领导人采取扞卫权力的连续反应。这种反应主要是针对体制内部的不满进行权力安排。它基本上包括以下内容:首先,通过经 济投资和人事分封重新确定与军队的关系(包括继续增加军费开支),因为在这个体制下,军事部门构成了权力的第一基础。其次,通过反腐败在体制内进行人事调 整,即以权力利益为交易手段而在重
要位置上安置自己人,并清洗掉异己力量在体制内的残余。第三,通过宏观调控重新稳定上述政治安排所必须的经济资源,因此在执政之初,将采取控制银根为主的经济政策(宏观调控)。

目前胡锦涛遇到的问题与江泽民上台伊始遇到的问题是一致的,因此在相当长时间内,稳定压倒一切将是执政能力要追求的主要政治目标。而针对社会 上的抗议,执政能力就通过警察手段,并以人事危机为威胁,促使相关主管部门通过严酷镇压异议声音和运动而表示效忠。起初,江泽民的政治恐惧感主要来自 六四事件,这种六四情结导致了江泽民与邓小平进行了7年的有效合作,以防止政治清算以苏东的方式降临中国。

对于胡锦涛来说,政治危机不仅包括六四问题,还包括江泽民时代留给他的其它三大政治遗产:一是门前政治(各地民众在政府门前
的抗议运动),二是网络政治,三是法轮功。因此,胡锦涛对稳定的要求似乎显得更加具有紧迫性,而在维护稳定方面,在压制社会抗议方面,胡与江派力量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存在合作关系。

江泽民胡锦涛现象可以视为共产党国家后革命时期权力继承危机的经典表现。在这样一种黑帮体制下,新的领导人将集中全部精力进行政 治运作来稳定脆弱的权力,而不可能放手实施改革计划。一般来说,权力巩固需要两三年或者更长的时间,这要视已经退位的前领导人如何介入政治、以及上述政治 安排是否顺利而定,经过这一腥风血雨的权力斗争,渐渐巩固独裁权力的新政权将在接下来有限的时间里,开始树立个人权威即从巩固权力转向树立权威。一般 地说,成功进行了人事改造的党,将支持这位新的独裁者重新进行个人崇拜运动。当然,戈尔巴乔夫的道路是另外一种可能的选择,但是考虑中国政治所制造的 危机的不可妥协性,这条道路的希望甚为渺茫。

因此,我们看到胡锦涛正亦步亦趋地实践江泽民的统治方式:上台伊始强力左转,其政治目的无法是为了巩固权力。与此同时,人们也许仍将看到,在 未来不久一种以右倾反左面目出现的胡锦涛思想将出台。对于共产党这些政治长子来说,左倾、右倾已经与意识形态无关,而仅仅是权力运作 的技术手段:左倾是为了权力之初用稳定压倒一切,右倾是为了通过政治表演获得党内外的掌声,从而实现在坦克压倒一切基础上的意识形态统治。

在这一政治耻辱中,唯一留给评论家一点政治想象空间的是:权力安排引发的政治矛盾可能与社会抗议连成一片,这构成了这个黑帮政治瓦解的希望或政论的文学基础。

2004年12月28日星期二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