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可以举办奥运 我有权点评奥运—贵阳民主沙龙谈奥运
陈西 (贵州)



一个全民参与,包括反对者、抵制者、异议人士参与点评的奥运才属于中国奥运。



陈 西: 说起点评奥运,中共政府肯定又不高兴。"全国人民都在兴高采烈地欢庆奥运,喜迎奥运倒计时,你们要搞'点评奥运',还是不是中国人"。于是,在奥运会前, 中共不但是禁封网络媒体,还要加紧打压异议维权人士。的确,不单是中共专制政府借用奥运"美名"继续侵犯人权,还有习惯了专制文化、喜好听喜鹊声的中国文化人也是敌视那些对奥运会唱反调的国际国内人士,反感我们这些"苏格拉底式的牛虻"。要不,怎么不见中宣部设立一个"点评奥运"专栏。
 
由中共独揽大权的奥运并不能完全代表中国人的奥运,一个全民参与,包括反对者、抵制者、异议人士参与点评的奥运才属于中国奥运。国奥授权你举办奥运会,宪法保障我有权点评奥运会。
 
我要点评的是:中国奥运离奥运精神有多远?
 
可以这么说:中国奥运偏离了奥运轨道,中国奥运背离了奥运精神。
 
持续了100多年的现代奥林匹克运动是与古希腊人敬拜奥林匹克神有关的,史载,第一届奥运会在公元前 776 年的奥林匹克──也就是天神宙斯的家乡举行。古希腊人举行的奥运会是与崇敬神的宗教活动有关的。希腊人是一个敬畏造物主的民族。他们认为惟有将人类最美好的体魄、力量、技艺、勇气、意志、以及真诚、善良和全部道德敬献给神,才能展现对神的崇敬,才是人生命中最有价值的事。
 
为神举办一个这样的圣典,在神坛前点燃圣火,整个奥运会从开始到结束有祈祷、敬献、展示、宣誓等等仪式。以及为优胜者举行庆功宴会,给他们戴上象征和平的橄榄叶桂冠,从头到尾都体现了一种对奥林匹克神敬拜的精神。 用今天《 奥林匹克宪章》的话来讲:就是"团结、友谊、和平、进步"。这是神喜悦的,也是神愿意看到人类如此的。 即使奥运会产生于古希腊各城邦正在兵戎相见中,但是,一旦进入奥林匹克竞赛期间,出于对神无限敬仰的原故,所有的战争,所有不公的利益争端都必须完全放下或停止,在"奥林匹克境内"不准携带武器和打斗。阅读今天的《 奥林匹克宪章》:"奥运是为人类和谐发展服务,提倡一个关心人类尊严的和平社会"。在其中,仍然满载着神关爱人类的底蕴。
 
奥林匹克即神的意思。今天的中国已经变成"奥林匹克境内",它是否知晓"奥林匹克神的旨意"?
 
显然,"奥林匹克境内"的中国并没有遵守奥林匹克精神,在奥运会倒计时记天数之际,中共政府布置了对维权人士和思想异议者的围剿。原本是要禁止不公和强力横行的奥运,正相反,被中共借用奥运之名妄加强力,进行不公的统治。
 
一个无神论的国家是不会认识奥林匹克神的。
 
陈德富:08奥运会其实是个展示会。中国的08展示会要给世界展示些什么?它所展示的东西"真"吗?"美"吗?"善"吗?真的值得中华民族去欢呼雀跃吗?
 
我的直观感觉认为:中国08 年的展示会是共产党政府的表功会,是共产党政权寻求合法性忧虑的表演。既然是表功会,08年的展示会假大空、假冒伪劣、作秀的因素不能排 除。就拿当前中国的经济状况来说,就是很好的说明。表面看中国的经济发展强劲,经济增长势头不错;实际上,中国的经济发展是"橱窗经济"、城市经济。在橱 窗的后面,广大的农村,西部地区仍然是十分贫穷落后的。垄断权力,贫富悬殊滋润出了无数的童工、培育出了无数的"黑砖窑"工场。表现在中国的体育事业上, "橱窗体育"更为明显。中国的体育健儿用纳税人的钱培养出来不是为广大民众健身事业服务的,而是为"党国"争光的。大量的体育资源、资金只投向极少数专业 体育运动员身上,《 警惕奥运金牌的陷阱》文章的作者 披露,以雅典获得 30枚金牌(事实上得了32枚)计算,中国队每枚金牌的成本就差不多是7亿元,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社会科学研究中心主任鲍明晓认为是2亿多一枚金牌。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中国人的金牌确实是 世界上最劳民伤财、最昂贵的金牌。这样的奥运,我能理解农民们喊出"要人权,不要奥运"的呐喊声。
 
奥运会是人类展现美、和谐、善,即维护每一个人尊严的盛会,是一个注重人文精神, 提升全社会人的精神境界和精神生活的运动。中共掌控下的奥运,我看,它注重的是他们党的面子,他们一贯强调经济,要把奥运办成一个招商引资的盛会。为利益 而起早,并非为超越物质的价值观念。如果中共顾及奥林匹克的精神价值观念,中共就应当改邪归正,放弃对大陆中国人民的专制恐怖统治,尊重每一个中国人的人 权,确实履行申奥的诺言。
 
(掌声)
 
吴 郁:讲到欢呼奥运,这是乐观。我要对中共政府说:"不容乐观"。
 
首先,台海关系不容你乐观。在明年3月 份奥运临近时刻,台湾两党轮换选举。如果是民进党当选,民进党已经发过话,将启动"台独"方案,正好为中共主持的奥运送上一盘难吃的"大菜",中共不吃也 不行。国民党当选,也会有一盘难咽的"小菜"送上门来。因为,马英九治下的国民党也亦步亦趋民进党的"台独"方案了。
 
其次,国内的局势不容乐观。现在人们欢呼奥运,确实是因为这二十多年的经济改革人 们吃上了饱饭。中国人是最讲实惠的民族,举办奥运他们认为能带来实惠,如果奥运不能给他们带来实惠,中国人是会起来反对奥运的。现在国内的股市行情就是一 个晴雨表。据有关部门统计,临近奥运,参加炒股的股民从 7千万户猛增到 1亿多户。这 1亿多户是什么概念?他(她)们是抱着什么动机突然加入到股市队伍中来的?奥运前的股市令人感觉到一种不正常,一种变态。这些股民都是抱着在奥运会前"狠抓一把"的心态来炒股的,只能赢,不能输的心理。
 
现在股市爆涨,人们纷纷投入,一旦股市爆跌,把人们的钱套住,股民们脱不了套,情 况就不一样了。我在股市呆过,有因为股市爆跌而跳楼的等等极端行为。如果明年股市既能让人金盆满满,又能安全脱套,可皆大欢喜,否则,亿万股民会弃奥运 的。然而,如了那股民的愿,中国的泡沫经济成份将更加严重,接下来的是什么呢 ?
 
(掌声)
 
杜和平:我谈三点,一、中国的奥运会会不会类似于36 年德国的奥运?二、中国的奥运有折扣;三、我对中国奥运的态度。
 
1936 年的柏林奥运会是奥运会历史上的一次耻辱,因为,这次奥运会变成了法西斯德国显耀自己国力,为极权政府贴金的运动,是希特勒的强权政治在全世界人民的面前 公开表演,然后,悍然发动了世界大战的奥运。中国政府会不会借用奥运会来证明其极权统治的合理性,然后公开的,肆无忌惮的继续专制极权统治,甚至不再惧怕 继续制造"六四"那样的流血事件,巩固其一党专政。从国际国内抵制08奥运会的理由来看,在外,中国政府支持独裁政权;在内,中国政府加紧打压新闻媒体、封杀网站、抓捕民主异议人士等,中共很有可能会在奥运会举办中产生希特勒那种自我肯定,狂傲下去的幻觉。这是一。
 
二、中国奥运是一个有折扣的奥运,因为,中国举办奥运会的动机不纯。奥林匹克的精神是从体育为基点延展开来的,这里面浸透着人权的普世价值观和商贸的普世价值。当时的 北京市市长刘淇带着申奥团到莫斯科去跟国际奥委会的全体委员做这么样的陈述也讲道: "如果你让我们中国来承办2008年奥运的话,对于我们的经济、我们的社会都有很大的帮助,同时对于我们中国的人权改善会有非常大的助益。"中国政府明白奥运会的宗旨及其与体育项目发展的关联。但是,目前中国的奥运强调的是" 商机",与毛泽东时代的"乒乓球"政治外交一样,不涉及中国的人权。
 
第三,尽管如此,我的态度还是支持在中国举办这次奥运。中国只有开放才有出路,我 希望在这次奥运的举办过程中,中国政府和民众能够看到的不是自己的辉煌,而是与文明世界的距离;能够关注的不是利益,而是人间正气;能够振兴的不是一党独 大的信心,而是公民社会的民心;能够树立的不是专制极权的威风,而是自由民主的雄风。 从国际间体育运动的赛事中,促进中国政治上的进步以及社会的发展。这是我对这次奥运会的期待。
 
梁福庆:大家对这次中国奥运有太多的美景、期望,比较乐观;吴郁有"不容乐观",而我则比较悲观。
 
几十年来的中共一党专政已经形成规模和惯性,对中国文化也好、社会也好、中国民族也好造成的伤害是有目共睹的。党文化肆虐中国大地,奥运会就在这个基础上举办的。
 
奥林匹克精神的"更快,更高,更强"意识 是指超越自我、超越过去、超越旧统治、旧传统观念,共产党能够放弃旧我、过去、旧统治、旧传统观念吗?共产党连已经被全世界人民抛弃的马克思主义都不愿放 弃,把马克思主义奉为圭臬,并写进宪法,规定为全中国人民的指导思想。这样迂腐党的能指望它有超越意识?
 
我没有这种指望。
 
全林志:提起奥运,我有一种言不由衷的亲切感。我曾经是个运动员,奥运的精神对我有切身体会。我希望中国能成功的举办奥运,但是,对奥运精神的理解,中国人和中共政府又能理解多少呢?我表示怀疑。
 
中国奥运有太浓的政治色彩,中国奥运有太多的意识形态霸气。
 
奥林匹克运动是有自己的理想、宗旨、规定、运行轨道和原则的。奥林匹克运动淋漓尽 致地激发和展现人自身的力量于人类面前,人可以跑得更快,跳得更高,变得更强;人类可以举办超级规模的奥林匹克运动大会;人可以创造出尽善尽美、高度发达 的运动场馆和设施;人可以使全世界观众同时观看奥林匹克比赛;这一切的一切,充分展示了人的强大,人的威力。同时,奥林匹克运动也让人们看到了自己的渺 小、自己生存在时空之内、人的能力的局限性、个体对群体的需要、集体对个体的期盼、整体的团队精神寄托。奥林匹克运动鼓舞人们在人生征途上去征战。人类就 是在此基础上得以逐渐修正自己的失误的。《奥林匹克宪章》中的奥林匹克运动精神表现在相互了解、友谊、团结和公平竞争的精神。它包括参与原则、竞争原则、 公正原则、友谊原则和奋斗原则。重在"参与原则"是奥林匹克精神的第一项原则,参与是基础,没有参与,就谈不上奥林匹克的理想、原则等等。现代奥运先驱和 开拓者顾拜旦在1936年奥运会演讲时也说过: "奥运会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参与;生活的本质不是索取,而是奋斗"。
 
可是,我们看见中共政府害怕和拒绝海内外人士参与奥运。2007 年4月初,公安部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安厅、局密发《关于严格开展奥运会及测试赛申请人员背景审查的通知》。在这份通知中,将国际、国内11类43种 人排斥在奥运大门之外,其中包括中共定义的所谓"意识形态领域重点人员";"法轮功"人员;"对党和政府严重不满人员";与境外势力相勾结"告洋状"等人 员 ⑴。随之,中共除了抓捕维权律师外,对新闻媒体、记者加紧了打压,关闭网站和停办刊物等。
 
黄燕明:我从文化学的层面来点评奥运。
 
可以这么定性,奥运会纯粹是西方的东西,它不属于东方文化的内容。从奥林匹克运动 的宗旨和精神可以看到,东方文化不鼓励个人的参与,而是处处设立障碍禁止个人的参与;不提倡竞争的机制,而是等级制度、论资排辈;不是讲公正廉明的原则, 而是讲关系、行贿受贿;不是遵循友谊平等权利,而是讲阶级性、民族性、国家主义;更不愿意看到个人奋斗不息的局面,因为那会冲击专制特权和党的绝对领导地位。
 
2008 奥运表面上看来是西方文化东进,实质是东西方文化的碰撞。中共政府申请举办奥运会,内心深处的需要是为自己的专制极权统治买单,为自己的不合法政府争取合 法性。然而,中共的独裁统治与奥林匹克精神不相符,它想得到的东西不是那么容易到手,它的贴金计划遭到了国际国内民众、组织的抗议和抵制。这就是我讲的 "碰撞"。
 
从这一点来说,我认为,中国需要这次奥运会,东方专制的中国需要同西方民主世界"碰撞",这种碰撞,这种磨擦、抗议、抵制活动可以帮助中国人看到自己的丑陋,促动专制政府的变革。
 
不过,我们也要看到东方专制文化的顽固不化性。
 
刘新亮:我谈两点。一、中国需要奥运;二、奥运与民生的问题。
 
一、 中国需要奥运。我更多地是说中华民族需要这次奥运。近代以来,大家知道,中国落伍了,中国腐朽落后被其他民族欺凌了,中华民族成为"东亚病夫","华人与 狗不能入"。中华民族长期被文明世界边缘化,被排斥。然而,中华民族必须走向世界,回归世界,中华民族必须找回历史上曾经的辉煌,再造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的丰碑。随着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综合国力的增强,中国走向世界、回归世界的时机已逐步成熟,中国需要奥运这样的世界性活动来展示中国五千年的文明,来让 世界了解中国,认识中国,来让中国走向世界,这次北京奥运会就是中华民族回归世界的需要。
 
至 于,大家说这次奥运是中共为自己贴金,是中共专制极权政府独家经营的奥运,与民众无关。我认为,不能这么说。不能因为中共是执政党,它充分利用了这次奥运 巩固自己的政权就说这次奥运与中华民族无关。谁当政,谁都会利用这次机会的。不能因为这种便利的"搭便车"就抹杀了整个民族对奥运的需要。
 
二、 奥运与民生的问题。说中国举办奥运,修建大量的场馆劳民伤财,浪费民脂民膏。我觉得,这种说法是典型的自给自足的中国农民式的思维,五千年来中国人都是把 财富囤积起来,供自己使用,生怕有一点浪费,导致五千年来中国都无法形成市场,无法产生市场经济。我觉得从现代经济发展的角度看,只要政府把钱花在国内的建设项目上是值得的。像这次奥运建设项目,由于是在极权政府操办下,肯定会有贪污受贿和浪费,但是,需要那么多民工,需要大量的建筑材料, 以及大量的辅助设备。这又使多少人有了工作,使多少开工率不足的工厂又有了生机,使多少先进设备得以创造发明和运用。奥运对中国贫血的民生来说,就像一个 营养剂,就是一个大定单。消费和浪费都在创造市场,都在为经济的发展提供空间,创造机会。
 
李任科:在北京,中共一直在宣传"绿色奥运" 、"好运北京",其实,中共政府是在以奥运为 口实继续走强权政治的路。如对内,中央加强了极权统治;对外,强权政府则加紧了践踏人权、迫害维权人士的活动。
 
在"绿色奥运"、 "好运北京"的彩旗下,公安、城管各级政府部门理直气壮,纷纷趁机扰民。一位 60岁北京的老太太苦笑着说:奥运对当官的是好运,对百姓是灾难,是折腾,是恶运!"日内瓦居住反强迫拆迁中心"公布了以北京奥运名义而被迫搬迁的居民超过百万,到奥运会开始前,将会增至150万⑵ 。北京"叶国柱、叶国强兄弟"案件就是中国政府亵渎奥运精神,对维权反强拆的民众大打出手的大案。 "绿色奥运"、 "好运北京"成了流血的,"红色奥运"、流泪的"辛酸奥运"、强拆中的"黑色北京"。
 
2007 年8月13日佳木斯公安局国保支队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杨春林。黑龙江维权人士杨春林因参与为富锦市数万失地农民维权,农民们以签名信的方式 抗议中共的"要奥运,不要人权",喊出了"要人权!不要奥运!"的口号。从而,使杨春林案件涉及到奥运会,成为一个最典型的言论自由案。中共政府对这个案 件的处理,显然是背离奥林匹克精神的。
 
我的观点是,中国人需要奥运,更需要人权。如果人权与奥运对立,我当然选择要人权。
 
(掌声)
 
整理:陈西
2007年9月16日
于贵州贵阳大西门市西河边
注:
⑴:《养猪政治化和奥运去政治化》【人民报消息】陆振岩文
⑵:《一个让世界晕倒的消息》《人民报 》记者李子木







一个全民参与,包括反对者、抵制者、异议人士参与点评的奥运才属于中国奥运。



陈 西: 说起点评奥运,中共政府肯定又不高兴。"全国人民都在兴高采烈地欢庆奥运,喜迎奥运倒计时,你们要搞'点评奥运',还是不是中国人"。于是,在奥运会前, 中共不但是禁封网络媒体,还要加紧打压异议维权人士。的确,不单是中共专制政府借用奥运"美名"继续侵犯人权,还有习惯了专制文化、喜好听喜鹊声的中国文化人也是敌视那些对奥运会唱反调的国际国内人士,反感我们这些"苏格拉底式的牛虻"。要不,怎么不见中宣部设立一个"点评奥运"专栏。
 
由中共独揽大权的奥运并不能完全代表中国人的奥运,一个全民参与,包括反对者、抵制者、异议人士参与点评的奥运才属于中国奥运。国奥授权你举办奥运会,宪法保障我有权点评奥运会。
 
我要点评的是:中国奥运离奥运精神有多远?
 
可以这么说:中国奥运偏离了奥运轨道,中国奥运背离了奥运精神。
 
持续了100多年的现代奥林匹克运动是与古希腊人敬拜奥林匹克神有关的,史载,第一届奥运会在公元前 776 年的奥林匹克──也就是天神宙斯的家乡举行。古希腊人举行的奥运会是与崇敬神的宗教活动有关的。希腊人是一个敬畏造物主的民族。他们认为惟有将人类最美好的体魄、力量、技艺、勇气、意志、以及真诚、善良和全部道德敬献给神,才能展现对神的崇敬,才是人生命中最有价值的事。
 
为神举办一个这样的圣典,在神坛前点燃圣火,整个奥运会从开始到结束有祈祷、敬献、展示、宣誓等等仪式。以及为优胜者举行庆功宴会,给他们戴上象征和平的橄榄叶桂冠,从头到尾都体现了一种对奥林匹克神敬拜的精神。 用今天《 奥林匹克宪章》的话来讲:就是"团结、友谊、和平、进步"。这是神喜悦的,也是神愿意看到人类如此的。 即使奥运会产生于古希腊各城邦正在兵戎相见中,但是,一旦进入奥林匹克竞赛期间,出于对神无限敬仰的原故,所有的战争,所有不公的利益争端都必须完全放下或停止,在"奥林匹克境内"不准携带武器和打斗。阅读今天的《 奥林匹克宪章》:"奥运是为人类和谐发展服务,提倡一个关心人类尊严的和平社会"。在其中,仍然满载着神关爱人类的底蕴。
 
奥林匹克即神的意思。今天的中国已经变成"奥林匹克境内",它是否知晓"奥林匹克神的旨意"?
 
显然,"奥林匹克境内"的中国并没有遵守奥林匹克精神,在奥运会倒计时记天数之际,中共政府布置了对维权人士和思想异议者的围剿。原本是要禁止不公和强力横行的奥运,正相反,被中共借用奥运之名妄加强力,进行不公的统治。
 
一个无神论的国家是不会认识奥林匹克神的。
 
陈德富:08奥运会其实是个展示会。中国的08展示会要给世界展示些什么?它所展示的东西"真"吗?"美"吗?"善"吗?真的值得中华民族去欢呼雀跃吗?
 
我的直观感觉认为:中国08 年的展示会是共产党政府的表功会,是共产党政权寻求合法性忧虑的表演。既然是表功会,08年的展示会假大空、假冒伪劣、作秀的因素不能排 除。就拿当前中国的经济状况来说,就是很好的说明。表面看中国的经济发展强劲,经济增长势头不错;实际上,中国的经济发展是"橱窗经济"、城市经济。在橱 窗的后面,广大的农村,西部地区仍然是十分贫穷落后的。垄断权力,贫富悬殊滋润出了无数的童工、培育出了无数的"黑砖窑"工场。表现在中国的体育事业上, "橱窗体育"更为明显。中国的体育健儿用纳税人的钱培养出来不是为广大民众健身事业服务的,而是为"党国"争光的。大量的体育资源、资金只投向极少数专业 体育运动员身上,《 警惕奥运金牌的陷阱》文章的作者 披露,以雅典获得 30枚金牌(事实上得了32枚)计算,中国队每枚金牌的成本就差不多是7亿元,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社会科学研究中心主任鲍明晓认为是2亿多一枚金牌。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中国人的金牌确实是 世界上最劳民伤财、最昂贵的金牌。这样的奥运,我能理解农民们喊出"要人权,不要奥运"的呐喊声。
 
奥运会是人类展现美、和谐、善,即维护每一个人尊严的盛会,是一个注重人文精神, 提升全社会人的精神境界和精神生活的运动。中共掌控下的奥运,我看,它注重的是他们党的面子,他们一贯强调经济,要把奥运办成一个招商引资的盛会。为利益 而起早,并非为超越物质的价值观念。如果中共顾及奥林匹克的精神价值观念,中共就应当改邪归正,放弃对大陆中国人民的专制恐怖统治,尊重每一个中国人的人 权,确实履行申奥的诺言。
 
(掌声)
 
吴 郁:讲到欢呼奥运,这是乐观。我要对中共政府说:"不容乐观"。
 
首先,台海关系不容你乐观。在明年3月 份奥运临近时刻,台湾两党轮换选举。如果是民进党当选,民进党已经发过话,将启动"台独"方案,正好为中共主持的奥运送上一盘难吃的"大菜",中共不吃也 不行。国民党当选,也会有一盘难咽的"小菜"送上门来。因为,马英九治下的国民党也亦步亦趋民进党的"台独"方案了。
 
其次,国内的局势不容乐观。现在人们欢呼奥运,确实是因为这二十多年的经济改革人 们吃上了饱饭。中国人是最讲实惠的民族,举办奥运他们认为能带来实惠,如果奥运不能给他们带来实惠,中国人是会起来反对奥运的。现在国内的股市行情就是一 个晴雨表。据有关部门统计,临近奥运,参加炒股的股民从 7千万户猛增到 1亿多户。这 1亿多户是什么概念?他(她)们是抱着什么动机突然加入到股市队伍中来的?奥运前的股市令人感觉到一种不正常,一种变态。这些股民都是抱着在奥运会前"狠抓一把"的心态来炒股的,只能赢,不能输的心理。
 
现在股市爆涨,人们纷纷投入,一旦股市爆跌,把人们的钱套住,股民们脱不了套,情 况就不一样了。我在股市呆过,有因为股市爆跌而跳楼的等等极端行为。如果明年股市既能让人金盆满满,又能安全脱套,可皆大欢喜,否则,亿万股民会弃奥运 的。然而,如了那股民的愿,中国的泡沫经济成份将更加严重,接下来的是什么呢 ?
 
(掌声)
 
杜和平:我谈三点,一、中国的奥运会会不会类似于36 年德国的奥运?二、中国的奥运有折扣;三、我对中国奥运的态度。
 
1936 年的柏林奥运会是奥运会历史上的一次耻辱,因为,这次奥运会变成了法西斯德国显耀自己国力,为极权政府贴金的运动,是希特勒的强权政治在全世界人民的面前 公开表演,然后,悍然发动了世界大战的奥运。中国政府会不会借用奥运会来证明其极权统治的合理性,然后公开的,肆无忌惮的继续专制极权统治,甚至不再惧怕 继续制造"六四"那样的流血事件,巩固其一党专政。从国际国内抵制08奥运会的理由来看,在外,中国政府支持独裁政权;在内,中国政府加紧打压新闻媒体、封杀网站、抓捕民主异议人士等,中共很有可能会在奥运会举办中产生希特勒那种自我肯定,狂傲下去的幻觉。这是一。
 
二、中国奥运是一个有折扣的奥运,因为,中国举办奥运会的动机不纯。奥林匹克的精神是从体育为基点延展开来的,这里面浸透着人权的普世价值观和商贸的普世价值。当时的 北京市市长刘淇带着申奥团到莫斯科去跟国际奥委会的全体委员做这么样的陈述也讲道: "如果你让我们中国来承办2008年奥运的话,对于我们的经济、我们的社会都有很大的帮助,同时对于我们中国的人权改善会有非常大的助益。"中国政府明白奥运会的宗旨及其与体育项目发展的关联。但是,目前中国的奥运强调的是" 商机",与毛泽东时代的"乒乓球"政治外交一样,不涉及中国的人权。
 
第三,尽管如此,我的态度还是支持在中国举办这次奥运。中国只有开放才有出路,我 希望在这次奥运的举办过程中,中国政府和民众能够看到的不是自己的辉煌,而是与文明世界的距离;能够关注的不是利益,而是人间正气;能够振兴的不是一党独 大的信心,而是公民社会的民心;能够树立的不是专制极权的威风,而是自由民主的雄风。 从国际间体育运动的赛事中,促进中国政治上的进步以及社会的发展。这是我对这次奥运会的期待。
 
梁福庆:大家对这次中国奥运有太多的美景、期望,比较乐观;吴郁有"不容乐观",而我则比较悲观。
 
几十年来的中共一党专政已经形成规模和惯性,对中国文化也好、社会也好、中国民族也好造成的伤害是有目共睹的。党文化肆虐中国大地,奥运会就在这个基础上举办的。
 
奥林匹克精神的"更快,更高,更强"意识 是指超越自我、超越过去、超越旧统治、旧传统观念,共产党能够放弃旧我、过去、旧统治、旧传统观念吗?共产党连已经被全世界人民抛弃的马克思主义都不愿放 弃,把马克思主义奉为圭臬,并写进宪法,规定为全中国人民的指导思想。这样迂腐党的能指望它有超越意识?
 
我没有这种指望。
 
全林志:提起奥运,我有一种言不由衷的亲切感。我曾经是个运动员,奥运的精神对我有切身体会。我希望中国能成功的举办奥运,但是,对奥运精神的理解,中国人和中共政府又能理解多少呢?我表示怀疑。
 
中国奥运有太浓的政治色彩,中国奥运有太多的意识形态霸气。
 
奥林匹克运动是有自己的理想、宗旨、规定、运行轨道和原则的。奥林匹克运动淋漓尽 致地激发和展现人自身的力量于人类面前,人可以跑得更快,跳得更高,变得更强;人类可以举办超级规模的奥林匹克运动大会;人可以创造出尽善尽美、高度发达 的运动场馆和设施;人可以使全世界观众同时观看奥林匹克比赛;这一切的一切,充分展示了人的强大,人的威力。同时,奥林匹克运动也让人们看到了自己的渺 小、自己生存在时空之内、人的能力的局限性、个体对群体的需要、集体对个体的期盼、整体的团队精神寄托。奥林匹克运动鼓舞人们在人生征途上去征战。人类就 是在此基础上得以逐渐修正自己的失误的。《奥林匹克宪章》中的奥林匹克运动精神表现在相互了解、友谊、团结和公平竞争的精神。它包括参与原则、竞争原则、 公正原则、友谊原则和奋斗原则。重在"参与原则"是奥林匹克精神的第一项原则,参与是基础,没有参与,就谈不上奥林匹克的理想、原则等等。现代奥运先驱和 开拓者顾拜旦在1936年奥运会演讲时也说过: "奥运会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参与;生活的本质不是索取,而是奋斗"。
 
可是,我们看见中共政府害怕和拒绝海内外人士参与奥运。2007 年4月初,公安部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安厅、局密发《关于严格开展奥运会及测试赛申请人员背景审查的通知》。在这份通知中,将国际、国内11类43种 人排斥在奥运大门之外,其中包括中共定义的所谓"意识形态领域重点人员";"法轮功"人员;"对党和政府严重不满人员";与境外势力相勾结"告洋状"等人 员 ⑴。随之,中共除了抓捕维权律师外,对新闻媒体、记者加紧了打压,关闭网站和停办刊物等。
 
黄燕明:我从文化学的层面来点评奥运。
 
可以这么定性,奥运会纯粹是西方的东西,它不属于东方文化的内容。从奥林匹克运动 的宗旨和精神可以看到,东方文化不鼓励个人的参与,而是处处设立障碍禁止个人的参与;不提倡竞争的机制,而是等级制度、论资排辈;不是讲公正廉明的原则, 而是讲关系、行贿受贿;不是遵循友谊平等权利,而是讲阶级性、民族性、国家主义;更不愿意看到个人奋斗不息的局面,因为那会冲击专制特权和党的绝对领导地位。
 
2008 奥运表面上看来是西方文化东进,实质是东西方文化的碰撞。中共政府申请举办奥运会,内心深处的需要是为自己的专制极权统治买单,为自己的不合法政府争取合 法性。然而,中共的独裁统治与奥林匹克精神不相符,它想得到的东西不是那么容易到手,它的贴金计划遭到了国际国内民众、组织的抗议和抵制。这就是我讲的 "碰撞"。
 
从这一点来说,我认为,中国需要这次奥运会,东方专制的中国需要同西方民主世界"碰撞",这种碰撞,这种磨擦、抗议、抵制活动可以帮助中国人看到自己的丑陋,促动专制政府的变革。
 
不过,我们也要看到东方专制文化的顽固不化性。
 
刘新亮:我谈两点。一、中国需要奥运;二、奥运与民生的问题。
 
一、 中国需要奥运。我更多地是说中华民族需要这次奥运。近代以来,大家知道,中国落伍了,中国腐朽落后被其他民族欺凌了,中华民族成为"东亚病夫","华人与 狗不能入"。中华民族长期被文明世界边缘化,被排斥。然而,中华民族必须走向世界,回归世界,中华民族必须找回历史上曾经的辉煌,再造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的丰碑。随着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综合国力的增强,中国走向世界、回归世界的时机已逐步成熟,中国需要奥运这样的世界性活动来展示中国五千年的文明,来让 世界了解中国,认识中国,来让中国走向世界,这次北京奥运会就是中华民族回归世界的需要。
 
至 于,大家说这次奥运是中共为自己贴金,是中共专制极权政府独家经营的奥运,与民众无关。我认为,不能这么说。不能因为中共是执政党,它充分利用了这次奥运 巩固自己的政权就说这次奥运与中华民族无关。谁当政,谁都会利用这次机会的。不能因为这种便利的"搭便车"就抹杀了整个民族对奥运的需要。
 
二、 奥运与民生的问题。说中国举办奥运,修建大量的场馆劳民伤财,浪费民脂民膏。我觉得,这种说法是典型的自给自足的中国农民式的思维,五千年来中国人都是把 财富囤积起来,供自己使用,生怕有一点浪费,导致五千年来中国都无法形成市场,无法产生市场经济。我觉得从现代经济发展的角度看,只要政府把钱花在国内的建设项目上是值得的。像这次奥运建设项目,由于是在极权政府操办下,肯定会有贪污受贿和浪费,但是,需要那么多民工,需要大量的建筑材料, 以及大量的辅助设备。这又使多少人有了工作,使多少开工率不足的工厂又有了生机,使多少先进设备得以创造发明和运用。奥运对中国贫血的民生来说,就像一个 营养剂,就是一个大定单。消费和浪费都在创造市场,都在为经济的发展提供空间,创造机会。
 
李任科:在北京,中共一直在宣传"绿色奥运" 、"好运北京",其实,中共政府是在以奥运为 口实继续走强权政治的路。如对内,中央加强了极权统治;对外,强权政府则加紧了践踏人权、迫害维权人士的活动。
 
在"绿色奥运"、 "好运北京"的彩旗下,公安、城管各级政府部门理直气壮,纷纷趁机扰民。一位 60岁北京的老太太苦笑着说:奥运对当官的是好运,对百姓是灾难,是折腾,是恶运!"日内瓦居住反强迫拆迁中心"公布了以北京奥运名义而被迫搬迁的居民超过百万,到奥运会开始前,将会增至150万⑵ 。北京"叶国柱、叶国强兄弟"案件就是中国政府亵渎奥运精神,对维权反强拆的民众大打出手的大案。 "绿色奥运"、 "好运北京"成了流血的,"红色奥运"、流泪的"辛酸奥运"、强拆中的"黑色北京"。
 
2007 年8月13日佳木斯公安局国保支队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杨春林。黑龙江维权人士杨春林因参与为富锦市数万失地农民维权,农民们以签名信的方式 抗议中共的"要奥运,不要人权",喊出了"要人权!不要奥运!"的口号。从而,使杨春林案件涉及到奥运会,成为一个最典型的言论自由案。中共政府对这个案 件的处理,显然是背离奥林匹克精神的。
 
我的观点是,中国人需要奥运,更需要人权。如果人权与奥运对立,我当然选择要人权。
 
(掌声)
 
整理:陈西
2007年9月16日
于贵州贵阳大西门市西河边
注:
⑴:《养猪政治化和奥运去政治化》【人民报消息】陆振岩文
⑵:《一个让世界晕倒的消息》《人民报 》记者李子木







一个全民参与,包括反对者、抵制者、异议人士参与点评的奥运才属于中国奥运。



陈 西: 说起点评奥运,中共政府肯定又不高兴。"全国人民都在兴高采烈地欢庆奥运,喜迎奥运倒计时,你们要搞'点评奥运',还是不是中国人"。于是,在奥运会前, 中共不但是禁封网络媒体,还要加紧打压异议维权人士。的确,不单是中共专制政府借用奥运"美名"继续侵犯人权,还有习惯了专制文化、喜好听喜鹊声的中国文化人也是敌视那些对奥运会唱反调的国际国内人士,反感我们这些"苏格拉底式的牛虻"。要不,怎么不见中宣部设立一个"点评奥运"专栏。
 
由中共独揽大权的奥运并不能完全代表中国人的奥运,一个全民参与,包括反对者、抵制者、异议人士参与点评的奥运才属于中国奥运。国奥授权你举办奥运会,宪法保障我有权点评奥运会。
 
我要点评的是:中国奥运离奥运精神有多远?
 
可以这么说:中国奥运偏离了奥运轨道,中国奥运背离了奥运精神。
 
持续了100多年的现代奥林匹克运动是与古希腊人敬拜奥林匹克神有关的,史载,第一届奥运会在公元前 776 年的奥林匹克──也就是天神宙斯的家乡举行。古希腊人举行的奥运会是与崇敬神的宗教活动有关的。希腊人是一个敬畏造物主的民族。他们认为惟有将人类最美好的体魄、力量、技艺、勇气、意志、以及真诚、善良和全部道德敬献给神,才能展现对神的崇敬,才是人生命中最有价值的事。
 
为神举办一个这样的圣典,在神坛前点燃圣火,整个奥运会从开始到结束有祈祷、敬献、展示、宣誓等等仪式。以及为优胜者举行庆功宴会,给他们戴上象征和平的橄榄叶桂冠,从头到尾都体现了一种对奥林匹克神敬拜的精神。 用今天《 奥林匹克宪章》的话来讲:就是"团结、友谊、和平、进步"。这是神喜悦的,也是神愿意看到人类如此的。 即使奥运会产生于古希腊各城邦正在兵戎相见中,但是,一旦进入奥林匹克竞赛期间,出于对神无限敬仰的原故,所有的战争,所有不公的利益争端都必须完全放下或停止,在"奥林匹克境内"不准携带武器和打斗。阅读今天的《 奥林匹克宪章》:"奥运是为人类和谐发展服务,提倡一个关心人类尊严的和平社会"。在其中,仍然满载着神关爱人类的底蕴。
 
奥林匹克即神的意思。今天的中国已经变成"奥林匹克境内",它是否知晓"奥林匹克神的旨意"?
 
显然,"奥林匹克境内"的中国并没有遵守奥林匹克精神,在奥运会倒计时记天数之际,中共政府布置了对维权人士和思想异议者的围剿。原本是要禁止不公和强力横行的奥运,正相反,被中共借用奥运之名妄加强力,进行不公的统治。
 
一个无神论的国家是不会认识奥林匹克神的。
 
陈德富:08奥运会其实是个展示会。中国的08展示会要给世界展示些什么?它所展示的东西"真"吗?"美"吗?"善"吗?真的值得中华民族去欢呼雀跃吗?
 
我的直观感觉认为:中国08 年的展示会是共产党政府的表功会,是共产党政权寻求合法性忧虑的表演。既然是表功会,08年的展示会假大空、假冒伪劣、作秀的因素不能排 除。就拿当前中国的经济状况来说,就是很好的说明。表面看中国的经济发展强劲,经济增长势头不错;实际上,中国的经济发展是"橱窗经济"、城市经济。在橱 窗的后面,广大的农村,西部地区仍然是十分贫穷落后的。垄断权力,贫富悬殊滋润出了无数的童工、培育出了无数的"黑砖窑"工场。表现在中国的体育事业上, "橱窗体育"更为明显。中国的体育健儿用纳税人的钱培养出来不是为广大民众健身事业服务的,而是为"党国"争光的。大量的体育资源、资金只投向极少数专业 体育运动员身上,《 警惕奥运金牌的陷阱》文章的作者 披露,以雅典获得 30枚金牌(事实上得了32枚)计算,中国队每枚金牌的成本就差不多是7亿元,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社会科学研究中心主任鲍明晓认为是2亿多一枚金牌。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中国人的金牌确实是 世界上最劳民伤财、最昂贵的金牌。这样的奥运,我能理解农民们喊出"要人权,不要奥运"的呐喊声。
 
奥运会是人类展现美、和谐、善,即维护每一个人尊严的盛会,是一个注重人文精神, 提升全社会人的精神境界和精神生活的运动。中共掌控下的奥运,我看,它注重的是他们党的面子,他们一贯强调经济,要把奥运办成一个招商引资的盛会。为利益 而起早,并非为超越物质的价值观念。如果中共顾及奥林匹克的精神价值观念,中共就应当改邪归正,放弃对大陆中国人民的专制恐怖统治,尊重每一个中国人的人 权,确实履行申奥的诺言。
 
(掌声)
 
吴 郁:讲到欢呼奥运,这是乐观。我要对中共政府说:"不容乐观"。
 
首先,台海关系不容你乐观。在明年3月 份奥运临近时刻,台湾两党轮换选举。如果是民进党当选,民进党已经发过话,将启动"台独"方案,正好为中共主持的奥运送上一盘难吃的"大菜",中共不吃也 不行。国民党当选,也会有一盘难咽的"小菜"送上门来。因为,马英九治下的国民党也亦步亦趋民进党的"台独"方案了。
 
其次,国内的局势不容乐观。现在人们欢呼奥运,确实是因为这二十多年的经济改革人 们吃上了饱饭。中国人是最讲实惠的民族,举办奥运他们认为能带来实惠,如果奥运不能给他们带来实惠,中国人是会起来反对奥运的。现在国内的股市行情就是一 个晴雨表。据有关部门统计,临近奥运,参加炒股的股民从 7千万户猛增到 1亿多户。这 1亿多户是什么概念?他(她)们是抱着什么动机突然加入到股市队伍中来的?奥运前的股市令人感觉到一种不正常,一种变态。这些股民都是抱着在奥运会前"狠抓一把"的心态来炒股的,只能赢,不能输的心理。
 
现在股市爆涨,人们纷纷投入,一旦股市爆跌,把人们的钱套住,股民们脱不了套,情 况就不一样了。我在股市呆过,有因为股市爆跌而跳楼的等等极端行为。如果明年股市既能让人金盆满满,又能安全脱套,可皆大欢喜,否则,亿万股民会弃奥运 的。然而,如了那股民的愿,中国的泡沫经济成份将更加严重,接下来的是什么呢 ?
 
(掌声)
 
杜和平:我谈三点,一、中国的奥运会会不会类似于36 年德国的奥运?二、中国的奥运有折扣;三、我对中国奥运的态度。
 
1936 年的柏林奥运会是奥运会历史上的一次耻辱,因为,这次奥运会变成了法西斯德国显耀自己国力,为极权政府贴金的运动,是希特勒的强权政治在全世界人民的面前 公开表演,然后,悍然发动了世界大战的奥运。中国政府会不会借用奥运会来证明其极权统治的合理性,然后公开的,肆无忌惮的继续专制极权统治,甚至不再惧怕 继续制造"六四"那样的流血事件,巩固其一党专政。从国际国内抵制08奥运会的理由来看,在外,中国政府支持独裁政权;在内,中国政府加紧打压新闻媒体、封杀网站、抓捕民主异议人士等,中共很有可能会在奥运会举办中产生希特勒那种自我肯定,狂傲下去的幻觉。这是一。
 
二、中国奥运是一个有折扣的奥运,因为,中国举办奥运会的动机不纯。奥林匹克的精神是从体育为基点延展开来的,这里面浸透着人权的普世价值观和商贸的普世价值。当时的 北京市市长刘淇带着申奥团到莫斯科去跟国际奥委会的全体委员做这么样的陈述也讲道: "如果你让我们中国来承办2008年奥运的话,对于我们的经济、我们的社会都有很大的帮助,同时对于我们中国的人权改善会有非常大的助益。"中国政府明白奥运会的宗旨及其与体育项目发展的关联。但是,目前中国的奥运强调的是" 商机",与毛泽东时代的"乒乓球"政治外交一样,不涉及中国的人权。
 
第三,尽管如此,我的态度还是支持在中国举办这次奥运。中国只有开放才有出路,我 希望在这次奥运的举办过程中,中国政府和民众能够看到的不是自己的辉煌,而是与文明世界的距离;能够关注的不是利益,而是人间正气;能够振兴的不是一党独 大的信心,而是公民社会的民心;能够树立的不是专制极权的威风,而是自由民主的雄风。 从国际间体育运动的赛事中,促进中国政治上的进步以及社会的发展。这是我对这次奥运会的期待。
 
梁福庆:大家对这次中国奥运有太多的美景、期望,比较乐观;吴郁有"不容乐观",而我则比较悲观。
 
几十年来的中共一党专政已经形成规模和惯性,对中国文化也好、社会也好、中国民族也好造成的伤害是有目共睹的。党文化肆虐中国大地,奥运会就在这个基础上举办的。
 
奥林匹克精神的"更快,更高,更强"意识 是指超越自我、超越过去、超越旧统治、旧传统观念,共产党能够放弃旧我、过去、旧统治、旧传统观念吗?共产党连已经被全世界人民抛弃的马克思主义都不愿放 弃,把马克思主义奉为圭臬,并写进宪法,规定为全中国人民的指导思想。这样迂腐党的能指望它有超越意识?
 
我没有这种指望。
 
全林志:提起奥运,我有一种言不由衷的亲切感。我曾经是个运动员,奥运的精神对我有切身体会。我希望中国能成功的举办奥运,但是,对奥运精神的理解,中国人和中共政府又能理解多少呢?我表示怀疑。
 
中国奥运有太浓的政治色彩,中国奥运有太多的意识形态霸气。
 
奥林匹克运动是有自己的理想、宗旨、规定、运行轨道和原则的。奥林匹克运动淋漓尽 致地激发和展现人自身的力量于人类面前,人可以跑得更快,跳得更高,变得更强;人类可以举办超级规模的奥林匹克运动大会;人可以创造出尽善尽美、高度发达 的运动场馆和设施;人可以使全世界观众同时观看奥林匹克比赛;这一切的一切,充分展示了人的强大,人的威力。同时,奥林匹克运动也让人们看到了自己的渺 小、自己生存在时空之内、人的能力的局限性、个体对群体的需要、集体对个体的期盼、整体的团队精神寄托。奥林匹克运动鼓舞人们在人生征途上去征战。人类就 是在此基础上得以逐渐修正自己的失误的。《奥林匹克宪章》中的奥林匹克运动精神表现在相互了解、友谊、团结和公平竞争的精神。它包括参与原则、竞争原则、 公正原则、友谊原则和奋斗原则。重在"参与原则"是奥林匹克精神的第一项原则,参与是基础,没有参与,就谈不上奥林匹克的理想、原则等等。现代奥运先驱和 开拓者顾拜旦在1936年奥运会演讲时也说过: "奥运会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参与;生活的本质不是索取,而是奋斗"。
 
可是,我们看见中共政府害怕和拒绝海内外人士参与奥运。2007 年4月初,公安部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安厅、局密发《关于严格开展奥运会及测试赛申请人员背景审查的通知》。在这份通知中,将国际、国内11类43种 人排斥在奥运大门之外,其中包括中共定义的所谓"意识形态领域重点人员";"法轮功"人员;"对党和政府严重不满人员";与境外势力相勾结"告洋状"等人 员 ⑴。随之,中共除了抓捕维权律师外,对新闻媒体、记者加紧了打压,关闭网站和停办刊物等。
 
黄燕明:我从文化学的层面来点评奥运。
 
可以这么定性,奥运会纯粹是西方的东西,它不属于东方文化的内容。从奥林匹克运动 的宗旨和精神可以看到,东方文化不鼓励个人的参与,而是处处设立障碍禁止个人的参与;不提倡竞争的机制,而是等级制度、论资排辈;不是讲公正廉明的原则, 而是讲关系、行贿受贿;不是遵循友谊平等权利,而是讲阶级性、民族性、国家主义;更不愿意看到个人奋斗不息的局面,因为那会冲击专制特权和党的绝对领导地位。
 
2008 奥运表面上看来是西方文化东进,实质是东西方文化的碰撞。中共政府申请举办奥运会,内心深处的需要是为自己的专制极权统治买单,为自己的不合法政府争取合 法性。然而,中共的独裁统治与奥林匹克精神不相符,它想得到的东西不是那么容易到手,它的贴金计划遭到了国际国内民众、组织的抗议和抵制。这就是我讲的 "碰撞"。
 
从这一点来说,我认为,中国需要这次奥运会,东方专制的中国需要同西方民主世界"碰撞",这种碰撞,这种磨擦、抗议、抵制活动可以帮助中国人看到自己的丑陋,促动专制政府的变革。
 
不过,我们也要看到东方专制文化的顽固不化性。
 
刘新亮:我谈两点。一、中国需要奥运;二、奥运与民生的问题。
 
一、 中国需要奥运。我更多地是说中华民族需要这次奥运。近代以来,大家知道,中国落伍了,中国腐朽落后被其他民族欺凌了,中华民族成为"东亚病夫","华人与 狗不能入"。中华民族长期被文明世界边缘化,被排斥。然而,中华民族必须走向世界,回归世界,中华民族必须找回历史上曾经的辉煌,再造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的丰碑。随着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综合国力的增强,中国走向世界、回归世界的时机已逐步成熟,中国需要奥运这样的世界性活动来展示中国五千年的文明,来让 世界了解中国,认识中国,来让中国走向世界,这次北京奥运会就是中华民族回归世界的需要。
 
至 于,大家说这次奥运是中共为自己贴金,是中共专制极权政府独家经营的奥运,与民众无关。我认为,不能这么说。不能因为中共是执政党,它充分利用了这次奥运 巩固自己的政权就说这次奥运与中华民族无关。谁当政,谁都会利用这次机会的。不能因为这种便利的"搭便车"就抹杀了整个民族对奥运的需要。
 
二、 奥运与民生的问题。说中国举办奥运,修建大量的场馆劳民伤财,浪费民脂民膏。我觉得,这种说法是典型的自给自足的中国农民式的思维,五千年来中国人都是把 财富囤积起来,供自己使用,生怕有一点浪费,导致五千年来中国都无法形成市场,无法产生市场经济。我觉得从现代经济发展的角度看,只要政府把钱花在国内的建设项目上是值得的。像这次奥运建设项目,由于是在极权政府操办下,肯定会有贪污受贿和浪费,但是,需要那么多民工,需要大量的建筑材料, 以及大量的辅助设备。这又使多少人有了工作,使多少开工率不足的工厂又有了生机,使多少先进设备得以创造发明和运用。奥运对中国贫血的民生来说,就像一个 营养剂,就是一个大定单。消费和浪费都在创造市场,都在为经济的发展提供空间,创造机会。
 
李任科:在北京,中共一直在宣传"绿色奥运" 、"好运北京",其实,中共政府是在以奥运为 口实继续走强权政治的路。如对内,中央加强了极权统治;对外,强权政府则加紧了践踏人权、迫害维权人士的活动。
 
在"绿色奥运"、 "好运北京"的彩旗下,公安、城管各级政府部门理直气壮,纷纷趁机扰民。一位 60岁北京的老太太苦笑着说:奥运对当官的是好运,对百姓是灾难,是折腾,是恶运!"日内瓦居住反强迫拆迁中心"公布了以北京奥运名义而被迫搬迁的居民超过百万,到奥运会开始前,将会增至150万⑵ 。北京"叶国柱、叶国强兄弟"案件就是中国政府亵渎奥运精神,对维权反强拆的民众大打出手的大案。 "绿色奥运"、 "好运北京"成了流血的,"红色奥运"、流泪的"辛酸奥运"、强拆中的"黑色北京"。
 
2007 年8月13日佳木斯公安局国保支队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杨春林。黑龙江维权人士杨春林因参与为富锦市数万失地农民维权,农民们以签名信的方式 抗议中共的"要奥运,不要人权",喊出了"要人权!不要奥运!"的口号。从而,使杨春林案件涉及到奥运会,成为一个最典型的言论自由案。中共政府对这个案 件的处理,显然是背离奥林匹克精神的。
 
我的观点是,中国人需要奥运,更需要人权。如果人权与奥运对立,我当然选择要人权。
 
(掌声)
 
整理:陈西
2007年9月16日
于贵州贵阳大西门市西河边
注:
⑴:《养猪政治化和奥运去政治化》【人民报消息】陆振岩文
⑵:《一个让世界晕倒的消息》《人民报 》记者李子木







一个全民参与,包括反对者、抵制者、异议人士参与点评的奥运才属于中国奥运。



陈 西: 说起点评奥运,中共政府肯定又不高兴。"全国人民都在兴高采烈地欢庆奥运,喜迎奥运倒计时,你们要搞'点评奥运',还是不是中国人"。于是,在奥运会前, 中共不但是禁封网络媒体,还要加紧打压异议维权人士。的确,不单是中共专制政府借用奥运"美名"继续侵犯人权,还有习惯了专制文化、喜好听喜鹊声的中国文化人也是敌视那些对奥运会唱反调的国际国内人士,反感我们这些"苏格拉底式的牛虻"。要不,怎么不见中宣部设立一个"点评奥运"专栏。
 
由中共独揽大权的奥运并不能完全代表中国人的奥运,一个全民参与,包括反对者、抵制者、异议人士参与点评的奥运才属于中国奥运。国奥授权你举办奥运会,宪法保障我有权点评奥运会。
 
我要点评的是:中国奥运离奥运精神有多远?
 
可以这么说:中国奥运偏离了奥运轨道,中国奥运背离了奥运精神。
 
持续了100多年的现代奥林匹克运动是与古希腊人敬拜奥林匹克神有关的,史载,第一届奥运会在公元前 776 年的奥林匹克──也就是天神宙斯的家乡举行。古希腊人举行的奥运会是与崇敬神的宗教活动有关的。希腊人是一个敬畏造物主的民族。他们认为惟有将人类最美好的体魄、力量、技艺、勇气、意志、以及真诚、善良和全部道德敬献给神,才能展现对神的崇敬,才是人生命中最有价值的事。
 
为神举办一个这样的圣典,在神坛前点燃圣火,整个奥运会从开始到结束有祈祷、敬献、展示、宣誓等等仪式。以及为优胜者举行庆功宴会,给他们戴上象征和平的橄榄叶桂冠,从头到尾都体现了一种对奥林匹克神敬拜的精神。 用今天《 奥林匹克宪章》的话来讲:就是"团结、友谊、和平、进步"。这是神喜悦的,也是神愿意看到人类如此的。 即使奥运会产生于古希腊各城邦正在兵戎相见中,但是,一旦进入奥林匹克竞赛期间,出于对神无限敬仰的原故,所有的战争,所有不公的利益争端都必须完全放下或停止,在"奥林匹克境内"不准携带武器和打斗。阅读今天的《 奥林匹克宪章》:"奥运是为人类和谐发展服务,提倡一个关心人类尊严的和平社会"。在其中,仍然满载着神关爱人类的底蕴。
 
奥林匹克即神的意思。今天的中国已经变成"奥林匹克境内",它是否知晓"奥林匹克神的旨意"?
 
显然,"奥林匹克境内"的中国并没有遵守奥林匹克精神,在奥运会倒计时记天数之际,中共政府布置了对维权人士和思想异议者的围剿。原本是要禁止不公和强力横行的奥运,正相反,被中共借用奥运之名妄加强力,进行不公的统治。
 
一个无神论的国家是不会认识奥林匹克神的。
 
陈德富:08奥运会其实是个展示会。中国的08展示会要给世界展示些什么?它所展示的东西"真"吗?"美"吗?"善"吗?真的值得中华民族去欢呼雀跃吗?
 
我的直观感觉认为:中国08 年的展示会是共产党政府的表功会,是共产党政权寻求合法性忧虑的表演。既然是表功会,08年的展示会假大空、假冒伪劣、作秀的因素不能排 除。就拿当前中国的经济状况来说,就是很好的说明。表面看中国的经济发展强劲,经济增长势头不错;实际上,中国的经济发展是"橱窗经济"、城市经济。在橱 窗的后面,广大的农村,西部地区仍然是十分贫穷落后的。垄断权力,贫富悬殊滋润出了无数的童工、培育出了无数的"黑砖窑"工场。表现在中国的体育事业上, "橱窗体育"更为明显。中国的体育健儿用纳税人的钱培养出来不是为广大民众健身事业服务的,而是为"党国"争光的。大量的体育资源、资金只投向极少数专业 体育运动员身上,《 警惕奥运金牌的陷阱》文章的作者 披露,以雅典获得 30枚金牌(事实上得了32枚)计算,中国队每枚金牌的成本就差不多是7亿元,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社会科学研究中心主任鲍明晓认为是2亿多一枚金牌。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中国人的金牌确实是 世界上最劳民伤财、最昂贵的金牌。这样的奥运,我能理解农民们喊出"要人权,不要奥运"的呐喊声。
 
奥运会是人类展现美、和谐、善,即维护每一个人尊严的盛会,是一个注重人文精神, 提升全社会人的精神境界和精神生活的运动。中共掌控下的奥运,我看,它注重的是他们党的面子,他们一贯强调经济,要把奥运办成一个招商引资的盛会。为利益 而起早,并非为超越物质的价值观念。如果中共顾及奥林匹克的精神价值观念,中共就应当改邪归正,放弃对大陆中国人民的专制恐怖统治,尊重每一个中国人的人 权,确实履行申奥的诺言。
 
(掌声)
 
吴 郁:讲到欢呼奥运,这是乐观。我要对中共政府说:"不容乐观"。
 
首先,台海关系不容你乐观。在明年3月 份奥运临近时刻,台湾两党轮换选举。如果是民进党当选,民进党已经发过话,将启动"台独"方案,正好为中共主持的奥运送上一盘难吃的"大菜",中共不吃也 不行。国民党当选,也会有一盘难咽的"小菜"送上门来。因为,马英九治下的国民党也亦步亦趋民进党的"台独"方案了。
 
其次,国内的局势不容乐观。现在人们欢呼奥运,确实是因为这二十多年的经济改革人 们吃上了饱饭。中国人是最讲实惠的民族,举办奥运他们认为能带来实惠,如果奥运不能给他们带来实惠,中国人是会起来反对奥运的。现在国内的股市行情就是一 个晴雨表。据有关部门统计,临近奥运,参加炒股的股民从 7千万户猛增到 1亿多户。这 1亿多户是什么概念?他(她)们是抱着什么动机突然加入到股市队伍中来的?奥运前的股市令人感觉到一种不正常,一种变态。这些股民都是抱着在奥运会前"狠抓一把"的心态来炒股的,只能赢,不能输的心理。
 
现在股市爆涨,人们纷纷投入,一旦股市爆跌,把人们的钱套住,股民们脱不了套,情 况就不一样了。我在股市呆过,有因为股市爆跌而跳楼的等等极端行为。如果明年股市既能让人金盆满满,又能安全脱套,可皆大欢喜,否则,亿万股民会弃奥运 的。然而,如了那股民的愿,中国的泡沫经济成份将更加严重,接下来的是什么呢 ?
 
(掌声)
 
杜和平:我谈三点,一、中国的奥运会会不会类似于36 年德国的奥运?二、中国的奥运有折扣;三、我对中国奥运的态度。
 
1936 年的柏林奥运会是奥运会历史上的一次耻辱,因为,这次奥运会变成了法西斯德国显耀自己国力,为极权政府贴金的运动,是希特勒的强权政治在全世界人民的面前 公开表演,然后,悍然发动了世界大战的奥运。中国政府会不会借用奥运会来证明其极权统治的合理性,然后公开的,肆无忌惮的继续专制极权统治,甚至不再惧怕 继续制造"六四"那样的流血事件,巩固其一党专政。从国际国内抵制08奥运会的理由来看,在外,中国政府支持独裁政权;在内,中国政府加紧打压新闻媒体、封杀网站、抓捕民主异议人士等,中共很有可能会在奥运会举办中产生希特勒那种自我肯定,狂傲下去的幻觉。这是一。
 
二、中国奥运是一个有折扣的奥运,因为,中国举办奥运会的动机不纯。奥林匹克的精神是从体育为基点延展开来的,这里面浸透着人权的普世价值观和商贸的普世价值。当时的 北京市市长刘淇带着申奥团到莫斯科去跟国际奥委会的全体委员做这么样的陈述也讲道: "如果你让我们中国来承办2008年奥运的话,对于我们的经济、我们的社会都有很大的帮助,同时对于我们中国的人权改善会有非常大的助益。"中国政府明白奥运会的宗旨及其与体育项目发展的关联。但是,目前中国的奥运强调的是" 商机",与毛泽东时代的"乒乓球"政治外交一样,不涉及中国的人权。
 
第三,尽管如此,我的态度还是支持在中国举办这次奥运。中国只有开放才有出路,我 希望在这次奥运的举办过程中,中国政府和民众能够看到的不是自己的辉煌,而是与文明世界的距离;能够关注的不是利益,而是人间正气;能够振兴的不是一党独 大的信心,而是公民社会的民心;能够树立的不是专制极权的威风,而是自由民主的雄风。 从国际间体育运动的赛事中,促进中国政治上的进步以及社会的发展。这是我对这次奥运会的期待。
 
梁福庆:大家对这次中国奥运有太多的美景、期望,比较乐观;吴郁有"不容乐观",而我则比较悲观。
 
几十年来的中共一党专政已经形成规模和惯性,对中国文化也好、社会也好、中国民族也好造成的伤害是有目共睹的。党文化肆虐中国大地,奥运会就在这个基础上举办的。
 
奥林匹克精神的"更快,更高,更强"意识 是指超越自我、超越过去、超越旧统治、旧传统观念,共产党能够放弃旧我、过去、旧统治、旧传统观念吗?共产党连已经被全世界人民抛弃的马克思主义都不愿放 弃,把马克思主义奉为圭臬,并写进宪法,规定为全中国人民的指导思想。这样迂腐党的能指望它有超越意识?
 
我没有这种指望。
 
全林志:提起奥运,我有一种言不由衷的亲切感。我曾经是个运动员,奥运的精神对我有切身体会。我希望中国能成功的举办奥运,但是,对奥运精神的理解,中国人和中共政府又能理解多少呢?我表示怀疑。
 
中国奥运有太浓的政治色彩,中国奥运有太多的意识形态霸气。
 
奥林匹克运动是有自己的理想、宗旨、规定、运行轨道和原则的。奥林匹克运动淋漓尽 致地激发和展现人自身的力量于人类面前,人可以跑得更快,跳得更高,变得更强;人类可以举办超级规模的奥林匹克运动大会;人可以创造出尽善尽美、高度发达 的运动场馆和设施;人可以使全世界观众同时观看奥林匹克比赛;这一切的一切,充分展示了人的强大,人的威力。同时,奥林匹克运动也让人们看到了自己的渺 小、自己生存在时空之内、人的能力的局限性、个体对群体的需要、集体对个体的期盼、整体的团队精神寄托。奥林匹克运动鼓舞人们在人生征途上去征战。人类就 是在此基础上得以逐渐修正自己的失误的。《奥林匹克宪章》中的奥林匹克运动精神表现在相互了解、友谊、团结和公平竞争的精神。它包括参与原则、竞争原则、 公正原则、友谊原则和奋斗原则。重在"参与原则"是奥林匹克精神的第一项原则,参与是基础,没有参与,就谈不上奥林匹克的理想、原则等等。现代奥运先驱和 开拓者顾拜旦在1936年奥运会演讲时也说过: "奥运会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参与;生活的本质不是索取,而是奋斗"。
 
可是,我们看见中共政府害怕和拒绝海内外人士参与奥运。2007 年4月初,公安部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安厅、局密发《关于严格开展奥运会及测试赛申请人员背景审查的通知》。在这份通知中,将国际、国内11类43种 人排斥在奥运大门之外,其中包括中共定义的所谓"意识形态领域重点人员";"法轮功"人员;"对党和政府严重不满人员";与境外势力相勾结"告洋状"等人 员 ⑴。随之,中共除了抓捕维权律师外,对新闻媒体、记者加紧了打压,关闭网站和停办刊物等。
 
黄燕明:我从文化学的层面来点评奥运。
 
可以这么定性,奥运会纯粹是西方的东西,它不属于东方文化的内容。从奥林匹克运动 的宗旨和精神可以看到,东方文化不鼓励个人的参与,而是处处设立障碍禁止个人的参与;不提倡竞争的机制,而是等级制度、论资排辈;不是讲公正廉明的原则, 而是讲关系、行贿受贿;不是遵循友谊平等权利,而是讲阶级性、民族性、国家主义;更不愿意看到个人奋斗不息的局面,因为那会冲击专制特权和党的绝对领导地位。
 
2008 奥运表面上看来是西方文化东进,实质是东西方文化的碰撞。中共政府申请举办奥运会,内心深处的需要是为自己的专制极权统治买单,为自己的不合法政府争取合 法性。然而,中共的独裁统治与奥林匹克精神不相符,它想得到的东西不是那么容易到手,它的贴金计划遭到了国际国内民众、组织的抗议和抵制。这就是我讲的 "碰撞"。
 
从这一点来说,我认为,中国需要这次奥运会,东方专制的中国需要同西方民主世界"碰撞",这种碰撞,这种磨擦、抗议、抵制活动可以帮助中国人看到自己的丑陋,促动专制政府的变革。
 
不过,我们也要看到东方专制文化的顽固不化性。
 
刘新亮:我谈两点。一、中国需要奥运;二、奥运与民生的问题。
 
一、 中国需要奥运。我更多地是说中华民族需要这次奥运。近代以来,大家知道,中国落伍了,中国腐朽落后被其他民族欺凌了,中华民族成为"东亚病夫","华人与 狗不能入"。中华民族长期被文明世界边缘化,被排斥。然而,中华民族必须走向世界,回归世界,中华民族必须找回历史上曾经的辉煌,再造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的丰碑。随着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综合国力的增强,中国走向世界、回归世界的时机已逐步成熟,中国需要奥运这样的世界性活动来展示中国五千年的文明,来让 世界了解中国,认识中国,来让中国走向世界,这次北京奥运会就是中华民族回归世界的需要。
 
至 于,大家说这次奥运是中共为自己贴金,是中共专制极权政府独家经营的奥运,与民众无关。我认为,不能这么说。不能因为中共是执政党,它充分利用了这次奥运 巩固自己的政权就说这次奥运与中华民族无关。谁当政,谁都会利用这次机会的。不能因为这种便利的"搭便车"就抹杀了整个民族对奥运的需要。
 
二、 奥运与民生的问题。说中国举办奥运,修建大量的场馆劳民伤财,浪费民脂民膏。我觉得,这种说法是典型的自给自足的中国农民式的思维,五千年来中国人都是把 财富囤积起来,供自己使用,生怕有一点浪费,导致五千年来中国都无法形成市场,无法产生市场经济。我觉得从现代经济发展的角度看,只要政府把钱花在国内的建设项目上是值得的。像这次奥运建设项目,由于是在极权政府操办下,肯定会有贪污受贿和浪费,但是,需要那么多民工,需要大量的建筑材料, 以及大量的辅助设备。这又使多少人有了工作,使多少开工率不足的工厂又有了生机,使多少先进设备得以创造发明和运用。奥运对中国贫血的民生来说,就像一个 营养剂,就是一个大定单。消费和浪费都在创造市场,都在为经济的发展提供空间,创造机会。
 
李任科:在北京,中共一直在宣传"绿色奥运" 、"好运北京",其实,中共政府是在以奥运为 口实继续走强权政治的路。如对内,中央加强了极权统治;对外,强权政府则加紧了践踏人权、迫害维权人士的活动。
 
在"绿色奥运"、 "好运北京"的彩旗下,公安、城管各级政府部门理直气壮,纷纷趁机扰民。一位 60岁北京的老太太苦笑着说:奥运对当官的是好运,对百姓是灾难,是折腾,是恶运!"日内瓦居住反强迫拆迁中心"公布了以北京奥运名义而被迫搬迁的居民超过百万,到奥运会开始前,将会增至150万⑵ 。北京"叶国柱、叶国强兄弟"案件就是中国政府亵渎奥运精神,对维权反强拆的民众大打出手的大案。 "绿色奥运"、 "好运北京"成了流血的,"红色奥运"、流泪的"辛酸奥运"、强拆中的"黑色北京"。
 
2007 年8月13日佳木斯公安局国保支队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杨春林。黑龙江维权人士杨春林因参与为富锦市数万失地农民维权,农民们以签名信的方式 抗议中共的"要奥运,不要人权",喊出了"要人权!不要奥运!"的口号。从而,使杨春林案件涉及到奥运会,成为一个最典型的言论自由案。中共政府对这个案 件的处理,显然是背离奥林匹克精神的。
 
我的观点是,中国人需要奥运,更需要人权。如果人权与奥运对立,我当然选择要人权。
 
(掌声)
 
整理:陈西
2007年9月16日
于贵州贵阳大西门市西河边
注:
⑴:《养猪政治化和奥运去政治化》【人民报消息】陆振岩文
⑵:《一个让世界晕倒的消息》《人民报 》记者李子木







一个全民参与,包括反对者、抵制者、异议人士参与点评的奥运才属于中国奥运。



陈 西: 说起点评奥运,中共政府肯定又不高兴。"全国人民都在兴高采烈地欢庆奥运,喜迎奥运倒计时,你们要搞'点评奥运',还是不是中国人"。于是,在奥运会前, 中共不但是禁封网络媒体,还要加紧打压异议维权人士。的确,不单是中共专制政府借用奥运"美名"继续侵犯人权,还有习惯了专制文化、喜好听喜鹊声的中国文化人也是敌视那些对奥运会唱反调的国际国内人士,反感我们这些"苏格拉底式的牛虻"。要不,怎么不见中宣部设立一个"点评奥运"专栏。
 
由中共独揽大权的奥运并不能完全代表中国人的奥运,一个全民参与,包括反对者、抵制者、异议人士参与点评的奥运才属于中国奥运。国奥授权你举办奥运会,宪法保障我有权点评奥运会。
 
我要点评的是:中国奥运离奥运精神有多远?
 
可以这么说:中国奥运偏离了奥运轨道,中国奥运背离了奥运精神。
 
持续了100多年的现代奥林匹克运动是与古希腊人敬拜奥林匹克神有关的,史载,第一届奥运会在公元前 776 年的奥林匹克──也就是天神宙斯的家乡举行。古希腊人举行的奥运会是与崇敬神的宗教活动有关的。希腊人是一个敬畏造物主的民族。他们认为惟有将人类最美好的体魄、力量、技艺、勇气、意志、以及真诚、善良和全部道德敬献给神,才能展现对神的崇敬,才是人生命中最有价值的事。
 
为神举办一个这样的圣典,在神坛前点燃圣火,整个奥运会从开始到结束有祈祷、敬献、展示、宣誓等等仪式。以及为优胜者举行庆功宴会,给他们戴上象征和平的橄榄叶桂冠,从头到尾都体现了一种对奥林匹克神敬拜的精神。 用今天《 奥林匹克宪章》的话来讲:就是"团结、友谊、和平、进步"。这是神喜悦的,也是神愿意看到人类如此的。 即使奥运会产生于古希腊各城邦正在兵戎相见中,但是,一旦进入奥林匹克竞赛期间,出于对神无限敬仰的原故,所有的战争,所有不公的利益争端都必须完全放下或停止,在"奥林匹克境内"不准携带武器和打斗。阅读今天的《 奥林匹克宪章》:"奥运是为人类和谐发展服务,提倡一个关心人类尊严的和平社会"。在其中,仍然满载着神关爱人类的底蕴。
 
奥林匹克即神的意思。今天的中国已经变成"奥林匹克境内",它是否知晓"奥林匹克神的旨意"?
 
显然,"奥林匹克境内"的中国并没有遵守奥林匹克精神,在奥运会倒计时记天数之际,中共政府布置了对维权人士和思想异议者的围剿。原本是要禁止不公和强力横行的奥运,正相反,被中共借用奥运之名妄加强力,进行不公的统治。
 
一个无神论的国家是不会认识奥林匹克神的。
 
陈德富:08奥运会其实是个展示会。中国的08展示会要给世界展示些什么?它所展示的东西"真"吗?"美"吗?"善"吗?真的值得中华民族去欢呼雀跃吗?
 
我的直观感觉认为:中国08 年的展示会是共产党政府的表功会,是共产党政权寻求合法性忧虑的表演。既然是表功会,08年的展示会假大空、假冒伪劣、作秀的因素不能排 除。就拿当前中国的经济状况来说,就是很好的说明。表面看中国的经济发展强劲,经济增长势头不错;实际上,中国的经济发展是"橱窗经济"、城市经济。在橱 窗的后面,广大的农村,西部地区仍然是十分贫穷落后的。垄断权力,贫富悬殊滋润出了无数的童工、培育出了无数的"黑砖窑"工场。表现在中国的体育事业上, "橱窗体育"更为明显。中国的体育健儿用纳税人的钱培养出来不是为广大民众健身事业服务的,而是为"党国"争光的。大量的体育资源、资金只投向极少数专业 体育运动员身上,《 警惕奥运金牌的陷阱》文章的作者 披露,以雅典获得 30枚金牌(事实上得了32枚)计算,中国队每枚金牌的成本就差不多是7亿元,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社会科学研究中心主任鲍明晓认为是2亿多一枚金牌。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中国人的金牌确实是 世界上最劳民伤财、最昂贵的金牌。这样的奥运,我能理解农民们喊出"要人权,不要奥运"的呐喊声。
 
奥运会是人类展现美、和谐、善,即维护每一个人尊严的盛会,是一个注重人文精神, 提升全社会人的精神境界和精神生活的运动。中共掌控下的奥运,我看,它注重的是他们党的面子,他们一贯强调经济,要把奥运办成一个招商引资的盛会。为利益 而起早,并非为超越物质的价值观念。如果中共顾及奥林匹克的精神价值观念,中共就应当改邪归正,放弃对大陆中国人民的专制恐怖统治,尊重每一个中国人的人 权,确实履行申奥的诺言。
 
(掌声)
 
吴 郁:讲到欢呼奥运,这是乐观。我要对中共政府说:"不容乐观"。
 
首先,台海关系不容你乐观。在明年3月 份奥运临近时刻,台湾两党轮换选举。如果是民进党当选,民进党已经发过话,将启动"台独"方案,正好为中共主持的奥运送上一盘难吃的"大菜",中共不吃也 不行。国民党当选,也会有一盘难咽的"小菜"送上门来。因为,马英九治下的国民党也亦步亦趋民进党的"台独"方案了。
 
其次,国内的局势不容乐观。现在人们欢呼奥运,确实是因为这二十多年的经济改革人 们吃上了饱饭。中国人是最讲实惠的民族,举办奥运他们认为能带来实惠,如果奥运不能给他们带来实惠,中国人是会起来反对奥运的。现在国内的股市行情就是一 个晴雨表。据有关部门统计,临近奥运,参加炒股的股民从 7千万户猛增到 1亿多户。这 1亿多户是什么概念?他(她)们是抱着什么动机突然加入到股市队伍中来的?奥运前的股市令人感觉到一种不正常,一种变态。这些股民都是抱着在奥运会前"狠抓一把"的心态来炒股的,只能赢,不能输的心理。
 
现在股市爆涨,人们纷纷投入,一旦股市爆跌,把人们的钱套住,股民们脱不了套,情 况就不一样了。我在股市呆过,有因为股市爆跌而跳楼的等等极端行为。如果明年股市既能让人金盆满满,又能安全脱套,可皆大欢喜,否则,亿万股民会弃奥运 的。然而,如了那股民的愿,中国的泡沫经济成份将更加严重,接下来的是什么呢 ?
 
(掌声)
 
杜和平:我谈三点,一、中国的奥运会会不会类似于36 年德国的奥运?二、中国的奥运有折扣;三、我对中国奥运的态度。
 
1936 年的柏林奥运会是奥运会历史上的一次耻辱,因为,这次奥运会变成了法西斯德国显耀自己国力,为极权政府贴金的运动,是希特勒的强权政治在全世界人民的面前 公开表演,然后,悍然发动了世界大战的奥运。中国政府会不会借用奥运会来证明其极权统治的合理性,然后公开的,肆无忌惮的继续专制极权统治,甚至不再惧怕 继续制造"六四"那样的流血事件,巩固其一党专政。从国际国内抵制08奥运会的理由来看,在外,中国政府支持独裁政权;在内,中国政府加紧打压新闻媒体、封杀网站、抓捕民主异议人士等,中共很有可能会在奥运会举办中产生希特勒那种自我肯定,狂傲下去的幻觉。这是一。
 
二、中国奥运是一个有折扣的奥运,因为,中国举办奥运会的动机不纯。奥林匹克的精神是从体育为基点延展开来的,这里面浸透着人权的普世价值观和商贸的普世价值。当时的 北京市市长刘淇带着申奥团到莫斯科去跟国际奥委会的全体委员做这么样的陈述也讲道: "如果你让我们中国来承办2008年奥运的话,对于我们的经济、我们的社会都有很大的帮助,同时对于我们中国的人权改善会有非常大的助益。"中国政府明白奥运会的宗旨及其与体育项目发展的关联。但是,目前中国的奥运强调的是" 商机",与毛泽东时代的"乒乓球"政治外交一样,不涉及中国的人权。
 
第三,尽管如此,我的态度还是支持在中国举办这次奥运。中国只有开放才有出路,我 希望在这次奥运的举办过程中,中国政府和民众能够看到的不是自己的辉煌,而是与文明世界的距离;能够关注的不是利益,而是人间正气;能够振兴的不是一党独 大的信心,而是公民社会的民心;能够树立的不是专制极权的威风,而是自由民主的雄风。 从国际间体育运动的赛事中,促进中国政治上的进步以及社会的发展。这是我对这次奥运会的期待。
 
梁福庆:大家对这次中国奥运有太多的美景、期望,比较乐观;吴郁有"不容乐观",而我则比较悲观。
 
几十年来的中共一党专政已经形成规模和惯性,对中国文化也好、社会也好、中国民族也好造成的伤害是有目共睹的。党文化肆虐中国大地,奥运会就在这个基础上举办的。
 
奥林匹克精神的"更快,更高,更强"意识 是指超越自我、超越过去、超越旧统治、旧传统观念,共产党能够放弃旧我、过去、旧统治、旧传统观念吗?共产党连已经被全世界人民抛弃的马克思主义都不愿放 弃,把马克思主义奉为圭臬,并写进宪法,规定为全中国人民的指导思想。这样迂腐党的能指望它有超越意识?
 
我没有这种指望。
 
全林志:提起奥运,我有一种言不由衷的亲切感。我曾经是个运动员,奥运的精神对我有切身体会。我希望中国能成功的举办奥运,但是,对奥运精神的理解,中国人和中共政府又能理解多少呢?我表示怀疑。
 
中国奥运有太浓的政治色彩,中国奥运有太多的意识形态霸气。
 
奥林匹克运动是有自己的理想、宗旨、规定、运行轨道和原则的。奥林匹克运动淋漓尽 致地激发和展现人自身的力量于人类面前,人可以跑得更快,跳得更高,变得更强;人类可以举办超级规模的奥林匹克运动大会;人可以创造出尽善尽美、高度发达 的运动场馆和设施;人可以使全世界观众同时观看奥林匹克比赛;这一切的一切,充分展示了人的强大,人的威力。同时,奥林匹克运动也让人们看到了自己的渺 小、自己生存在时空之内、人的能力的局限性、个体对群体的需要、集体对个体的期盼、整体的团队精神寄托。奥林匹克运动鼓舞人们在人生征途上去征战。人类就 是在此基础上得以逐渐修正自己的失误的。《奥林匹克宪章》中的奥林匹克运动精神表现在相互了解、友谊、团结和公平竞争的精神。它包括参与原则、竞争原则、 公正原则、友谊原则和奋斗原则。重在"参与原则"是奥林匹克精神的第一项原则,参与是基础,没有参与,就谈不上奥林匹克的理想、原则等等。现代奥运先驱和 开拓者顾拜旦在1936年奥运会演讲时也说过: "奥运会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参与;生活的本质不是索取,而是奋斗"。
 
可是,我们看见中共政府害怕和拒绝海内外人士参与奥运。2007 年4月初,公安部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安厅、局密发《关于严格开展奥运会及测试赛申请人员背景审查的通知》。在这份通知中,将国际、国内11类43种 人排斥在奥运大门之外,其中包括中共定义的所谓"意识形态领域重点人员";"法轮功"人员;"对党和政府严重不满人员";与境外势力相勾结"告洋状"等人 员 ⑴。随之,中共除了抓捕维权律师外,对新闻媒体、记者加紧了打压,关闭网站和停办刊物等。
 
黄燕明:我从文化学的层面来点评奥运。
 
可以这么定性,奥运会纯粹是西方的东西,它不属于东方文化的内容。从奥林匹克运动 的宗旨和精神可以看到,东方文化不鼓励个人的参与,而是处处设立障碍禁止个人的参与;不提倡竞争的机制,而是等级制度、论资排辈;不是讲公正廉明的原则, 而是讲关系、行贿受贿;不是遵循友谊平等权利,而是讲阶级性、民族性、国家主义;更不愿意看到个人奋斗不息的局面,因为那会冲击专制特权和党的绝对领导地位。
 
2008 奥运表面上看来是西方文化东进,实质是东西方文化的碰撞。中共政府申请举办奥运会,内心深处的需要是为自己的专制极权统治买单,为自己的不合法政府争取合 法性。然而,中共的独裁统治与奥林匹克精神不相符,它想得到的东西不是那么容易到手,它的贴金计划遭到了国际国内民众、组织的抗议和抵制。这就是我讲的 "碰撞"。
 
从这一点来说,我认为,中国需要这次奥运会,东方专制的中国需要同西方民主世界"碰撞",这种碰撞,这种磨擦、抗议、抵制活动可以帮助中国人看到自己的丑陋,促动专制政府的变革。
 
不过,我们也要看到东方专制文化的顽固不化性。
 
刘新亮:我谈两点。一、中国需要奥运;二、奥运与民生的问题。
 
一、 中国需要奥运。我更多地是说中华民族需要这次奥运。近代以来,大家知道,中国落伍了,中国腐朽落后被其他民族欺凌了,中华民族成为"东亚病夫","华人与 狗不能入"。中华民族长期被文明世界边缘化,被排斥。然而,中华民族必须走向世界,回归世界,中华民族必须找回历史上曾经的辉煌,再造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的丰碑。随着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综合国力的增强,中国走向世界、回归世界的时机已逐步成熟,中国需要奥运这样的世界性活动来展示中国五千年的文明,来让 世界了解中国,认识中国,来让中国走向世界,这次北京奥运会就是中华民族回归世界的需要。
 
至 于,大家说这次奥运是中共为自己贴金,是中共专制极权政府独家经营的奥运,与民众无关。我认为,不能这么说。不能因为中共是执政党,它充分利用了这次奥运 巩固自己的政权就说这次奥运与中华民族无关。谁当政,谁都会利用这次机会的。不能因为这种便利的"搭便车"就抹杀了整个民族对奥运的需要。
 
二、 奥运与民生的问题。说中国举办奥运,修建大量的场馆劳民伤财,浪费民脂民膏。我觉得,这种说法是典型的自给自足的中国农民式的思维,五千年来中国人都是把 财富囤积起来,供自己使用,生怕有一点浪费,导致五千年来中国都无法形成市场,无法产生市场经济。我觉得从现代经济发展的角度看,只要政府把钱花在国内的建设项目上是值得的。像这次奥运建设项目,由于是在极权政府操办下,肯定会有贪污受贿和浪费,但是,需要那么多民工,需要大量的建筑材料, 以及大量的辅助设备。这又使多少人有了工作,使多少开工率不足的工厂又有了生机,使多少先进设备得以创造发明和运用。奥运对中国贫血的民生来说,就像一个 营养剂,就是一个大定单。消费和浪费都在创造市场,都在为经济的发展提供空间,创造机会。
 
李任科:在北京,中共一直在宣传"绿色奥运" 、"好运北京",其实,中共政府是在以奥运为 口实继续走强权政治的路。如对内,中央加强了极权统治;对外,强权政府则加紧了践踏人权、迫害维权人士的活动。
 
在"绿色奥运"、 "好运北京"的彩旗下,公安、城管各级政府部门理直气壮,纷纷趁机扰民。一位 60岁北京的老太太苦笑着说:奥运对当官的是好运,对百姓是灾难,是折腾,是恶运!"日内瓦居住反强迫拆迁中心"公布了以北京奥运名义而被迫搬迁的居民超过百万,到奥运会开始前,将会增至150万⑵ 。北京"叶国柱、叶国强兄弟"案件就是中国政府亵渎奥运精神,对维权反强拆的民众大打出手的大案。 "绿色奥运"、 "好运北京"成了流血的,"红色奥运"、流泪的"辛酸奥运"、强拆中的"黑色北京"。
 
2007 年8月13日佳木斯公安局国保支队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杨春林。黑龙江维权人士杨春林因参与为富锦市数万失地农民维权,农民们以签名信的方式 抗议中共的"要奥运,不要人权",喊出了"要人权!不要奥运!"的口号。从而,使杨春林案件涉及到奥运会,成为一个最典型的言论自由案。中共政府对这个案 件的处理,显然是背离奥林匹克精神的。
 
我的观点是,中国人需要奥运,更需要人权。如果人权与奥运对立,我当然选择要人权。
 
(掌声)
 
整理:陈西
2007年9月16日
于贵州贵阳大西门市西河边
注:
⑴:《养猪政治化和奥运去政治化》【人民报消息】陆振岩文
⑵:《一个让世界晕倒的消息》《人民报 》记者李子木







一个全民参与,包括反对者、抵制者、异议人士参与点评的奥运才属于中国奥运。



陈 西: 说起点评奥运,中共政府肯定又不高兴。"全国人民都在兴高采烈地欢庆奥运,喜迎奥运倒计时,你们要搞'点评奥运',还是不是中国人"。于是,在奥运会前, 中共不但是禁封网络媒体,还要加紧打压异议维权人士。的确,不单是中共专制政府借用奥运"美名"继续侵犯人权,还有习惯了专制文化、喜好听喜鹊声的中国文化人也是敌视那些对奥运会唱反调的国际国内人士,反感我们这些"苏格拉底式的牛虻"。要不,怎么不见中宣部设立一个"点评奥运"专栏。
 
由中共独揽大权的奥运并不能完全代表中国人的奥运,一个全民参与,包括反对者、抵制者、异议人士参与点评的奥运才属于中国奥运。国奥授权你举办奥运会,宪法保障我有权点评奥运会。
 
我要点评的是:中国奥运离奥运精神有多远?
 
可以这么说:中国奥运偏离了奥运轨道,中国奥运背离了奥运精神。
 
持续了100多年的现代奥林匹克运动是与古希腊人敬拜奥林匹克神有关的,史载,第一届奥运会在公元前 776 年的奥林匹克──也就是天神宙斯的家乡举行。古希腊人举行的奥运会是与崇敬神的宗教活动有关的。希腊人是一个敬畏造物主的民族。他们认为惟有将人类最美好的体魄、力量、技艺、勇气、意志、以及真诚、善良和全部道德敬献给神,才能展现对神的崇敬,才是人生命中最有价值的事。
 
为神举办一个这样的圣典,在神坛前点燃圣火,整个奥运会从开始到结束有祈祷、敬献、展示、宣誓等等仪式。以及为优胜者举行庆功宴会,给他们戴上象征和平的橄榄叶桂冠,从头到尾都体现了一种对奥林匹克神敬拜的精神。 用今天《 奥林匹克宪章》的话来讲:就是"团结、友谊、和平、进步"。这是神喜悦的,也是神愿意看到人类如此的。 即使奥运会产生于古希腊各城邦正在兵戎相见中,但是,一旦进入奥林匹克竞赛期间,出于对神无限敬仰的原故,所有的战争,所有不公的利益争端都必须完全放下或停止,在"奥林匹克境内"不准携带武器和打斗。阅读今天的《 奥林匹克宪章》:"奥运是为人类和谐发展服务,提倡一个关心人类尊严的和平社会"。在其中,仍然满载着神关爱人类的底蕴。
 
奥林匹克即神的意思。今天的中国已经变成"奥林匹克境内",它是否知晓"奥林匹克神的旨意"?
 
显然,"奥林匹克境内"的中国并没有遵守奥林匹克精神,在奥运会倒计时记天数之际,中共政府布置了对维权人士和思想异议者的围剿。原本是要禁止不公和强力横行的奥运,正相反,被中共借用奥运之名妄加强力,进行不公的统治。
 
一个无神论的国家是不会认识奥林匹克神的。
 
陈德富:08奥运会其实是个展示会。中国的08展示会要给世界展示些什么?它所展示的东西"真"吗?"美"吗?"善"吗?真的值得中华民族去欢呼雀跃吗?
 
我的直观感觉认为:中国08 年的展示会是共产党政府的表功会,是共产党政权寻求合法性忧虑的表演。既然是表功会,08年的展示会假大空、假冒伪劣、作秀的因素不能排 除。就拿当前中国的经济状况来说,就是很好的说明。表面看中国的经济发展强劲,经济增长势头不错;实际上,中国的经济发展是"橱窗经济"、城市经济。在橱 窗的后面,广大的农村,西部地区仍然是十分贫穷落后的。垄断权力,贫富悬殊滋润出了无数的童工、培育出了无数的"黑砖窑"工场。表现在中国的体育事业上, "橱窗体育"更为明显。中国的体育健儿用纳税人的钱培养出来不是为广大民众健身事业服务的,而是为"党国"争光的。大量的体育资源、资金只投向极少数专业 体育运动员身上,《 警惕奥运金牌的陷阱》文章的作者 披露,以雅典获得 30枚金牌(事实上得了32枚)计算,中国队每枚金牌的成本就差不多是7亿元,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社会科学研究中心主任鲍明晓认为是2亿多一枚金牌。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中国人的金牌确实是 世界上最劳民伤财、最昂贵的金牌。这样的奥运,我能理解农民们喊出"要人权,不要奥运"的呐喊声。
 
奥运会是人类展现美、和谐、善,即维护每一个人尊严的盛会,是一个注重人文精神, 提升全社会人的精神境界和精神生活的运动。中共掌控下的奥运,我看,它注重的是他们党的面子,他们一贯强调经济,要把奥运办成一个招商引资的盛会。为利益 而起早,并非为超越物质的价值观念。如果中共顾及奥林匹克的精神价值观念,中共就应当改邪归正,放弃对大陆中国人民的专制恐怖统治,尊重每一个中国人的人 权,确实履行申奥的诺言。
 
(掌声)
 
吴 郁:讲到欢呼奥运,这是乐观。我要对中共政府说:"不容乐观"。
 
首先,台海关系不容你乐观。在明年3月 份奥运临近时刻,台湾两党轮换选举。如果是民进党当选,民进党已经发过话,将启动"台独"方案,正好为中共主持的奥运送上一盘难吃的"大菜",中共不吃也 不行。国民党当选,也会有一盘难咽的"小菜"送上门来。因为,马英九治下的国民党也亦步亦趋民进党的"台独"方案了。
 
其次,国内的局势不容乐观。现在人们欢呼奥运,确实是因为这二十多年的经济改革人 们吃上了饱饭。中国人是最讲实惠的民族,举办奥运他们认为能带来实惠,如果奥运不能给他们带来实惠,中国人是会起来反对奥运的。现在国内的股市行情就是一 个晴雨表。据有关部门统计,临近奥运,参加炒股的股民从 7千万户猛增到 1亿多户。这 1亿多户是什么概念?他(她)们是抱着什么动机突然加入到股市队伍中来的?奥运前的股市令人感觉到一种不正常,一种变态。这些股民都是抱着在奥运会前"狠抓一把"的心态来炒股的,只能赢,不能输的心理。
 
现在股市爆涨,人们纷纷投入,一旦股市爆跌,把人们的钱套住,股民们脱不了套,情 况就不一样了。我在股市呆过,有因为股市爆跌而跳楼的等等极端行为。如果明年股市既能让人金盆满满,又能安全脱套,可皆大欢喜,否则,亿万股民会弃奥运 的。然而,如了那股民的愿,中国的泡沫经济成份将更加严重,接下来的是什么呢 ?
 
(掌声)
 
杜和平:我谈三点,一、中国的奥运会会不会类似于36 年德国的奥运?二、中国的奥运有折扣;三、我对中国奥运的态度。
 
1936 年的柏林奥运会是奥运会历史上的一次耻辱,因为,这次奥运会变成了法西斯德国显耀自己国力,为极权政府贴金的运动,是希特勒的强权政治在全世界人民的面前 公开表演,然后,悍然发动了世界大战的奥运。中国政府会不会借用奥运会来证明其极权统治的合理性,然后公开的,肆无忌惮的继续专制极权统治,甚至不再惧怕 继续制造"六四"那样的流血事件,巩固其一党专政。从国际国内抵制08奥运会的理由来看,在外,中国政府支持独裁政权;在内,中国政府加紧打压新闻媒体、封杀网站、抓捕民主异议人士等,中共很有可能会在奥运会举办中产生希特勒那种自我肯定,狂傲下去的幻觉。这是一。
 
二、中国奥运是一个有折扣的奥运,因为,中国举办奥运会的动机不纯。奥林匹克的精神是从体育为基点延展开来的,这里面浸透着人权的普世价值观和商贸的普世价值。当时的 北京市市长刘淇带着申奥团到莫斯科去跟国际奥委会的全体委员做这么样的陈述也讲道: "如果你让我们中国来承办2008年奥运的话,对于我们的经济、我们的社会都有很大的帮助,同时对于我们中国的人权改善会有非常大的助益。"中国政府明白奥运会的宗旨及其与体育项目发展的关联。但是,目前中国的奥运强调的是" 商机",与毛泽东时代的"乒乓球"政治外交一样,不涉及中国的人权。
 
第三,尽管如此,我的态度还是支持在中国举办这次奥运。中国只有开放才有出路,我 希望在这次奥运的举办过程中,中国政府和民众能够看到的不是自己的辉煌,而是与文明世界的距离;能够关注的不是利益,而是人间正气;能够振兴的不是一党独 大的信心,而是公民社会的民心;能够树立的不是专制极权的威风,而是自由民主的雄风。 从国际间体育运动的赛事中,促进中国政治上的进步以及社会的发展。这是我对这次奥运会的期待。
 
梁福庆:大家对这次中国奥运有太多的美景、期望,比较乐观;吴郁有"不容乐观",而我则比较悲观。
 
几十年来的中共一党专政已经形成规模和惯性,对中国文化也好、社会也好、中国民族也好造成的伤害是有目共睹的。党文化肆虐中国大地,奥运会就在这个基础上举办的。
 
奥林匹克精神的"更快,更高,更强"意识 是指超越自我、超越过去、超越旧统治、旧传统观念,共产党能够放弃旧我、过去、旧统治、旧传统观念吗?共产党连已经被全世界人民抛弃的马克思主义都不愿放 弃,把马克思主义奉为圭臬,并写进宪法,规定为全中国人民的指导思想。这样迂腐党的能指望它有超越意识?
 
我没有这种指望。
 
全林志:提起奥运,我有一种言不由衷的亲切感。我曾经是个运动员,奥运的精神对我有切身体会。我希望中国能成功的举办奥运,但是,对奥运精神的理解,中国人和中共政府又能理解多少呢?我表示怀疑。
 
中国奥运有太浓的政治色彩,中国奥运有太多的意识形态霸气。
 
奥林匹克运动是有自己的理想、宗旨、规定、运行轨道和原则的。奥林匹克运动淋漓尽 致地激发和展现人自身的力量于人类面前,人可以跑得更快,跳得更高,变得更强;人类可以举办超级规模的奥林匹克运动大会;人可以创造出尽善尽美、高度发达 的运动场馆和设施;人可以使全世界观众同时观看奥林匹克比赛;这一切的一切,充分展示了人的强大,人的威力。同时,奥林匹克运动也让人们看到了自己的渺 小、自己生存在时空之内、人的能力的局限性、个体对群体的需要、集体对个体的期盼、整体的团队精神寄托。奥林匹克运动鼓舞人们在人生征途上去征战。人类就 是在此基础上得以逐渐修正自己的失误的。《奥林匹克宪章》中的奥林匹克运动精神表现在相互了解、友谊、团结和公平竞争的精神。它包括参与原则、竞争原则、 公正原则、友谊原则和奋斗原则。重在"参与原则"是奥林匹克精神的第一项原则,参与是基础,没有参与,就谈不上奥林匹克的理想、原则等等。现代奥运先驱和 开拓者顾拜旦在1936年奥运会演讲时也说过: "奥运会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参与;生活的本质不是索取,而是奋斗"。
 
可是,我们看见中共政府害怕和拒绝海内外人士参与奥运。2007 年4月初,公安部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安厅、局密发《关于严格开展奥运会及测试赛申请人员背景审查的通知》。在这份通知中,将国际、国内11类43种 人排斥在奥运大门之外,其中包括中共定义的所谓"意识形态领域重点人员";"法轮功"人员;"对党和政府严重不满人员";与境外势力相勾结"告洋状"等人 员 ⑴。随之,中共除了抓捕维权律师外,对新闻媒体、记者加紧了打压,关闭网站和停办刊物等。
 
黄燕明:我从文化学的层面来点评奥运。
 
可以这么定性,奥运会纯粹是西方的东西,它不属于东方文化的内容。从奥林匹克运动 的宗旨和精神可以看到,东方文化不鼓励个人的参与,而是处处设立障碍禁止个人的参与;不提倡竞争的机制,而是等级制度、论资排辈;不是讲公正廉明的原则, 而是讲关系、行贿受贿;不是遵循友谊平等权利,而是讲阶级性、民族性、国家主义;更不愿意看到个人奋斗不息的局面,因为那会冲击专制特权和党的绝对领导地位。
 
2008 奥运表面上看来是西方文化东进,实质是东西方文化的碰撞。中共政府申请举办奥运会,内心深处的需要是为自己的专制极权统治买单,为自己的不合法政府争取合 法性。然而,中共的独裁统治与奥林匹克精神不相符,它想得到的东西不是那么容易到手,它的贴金计划遭到了国际国内民众、组织的抗议和抵制。这就是我讲的 "碰撞"。
 
从这一点来说,我认为,中国需要这次奥运会,东方专制的中国需要同西方民主世界"碰撞",这种碰撞,这种磨擦、抗议、抵制活动可以帮助中国人看到自己的丑陋,促动专制政府的变革。
 
不过,我们也要看到东方专制文化的顽固不化性。
 
刘新亮:我谈两点。一、中国需要奥运;二、奥运与民生的问题。
 
一、 中国需要奥运。我更多地是说中华民族需要这次奥运。近代以来,大家知道,中国落伍了,中国腐朽落后被其他民族欺凌了,中华民族成为"东亚病夫","华人与 狗不能入"。中华民族长期被文明世界边缘化,被排斥。然而,中华民族必须走向世界,回归世界,中华民族必须找回历史上曾经的辉煌,再造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的丰碑。随着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综合国力的增强,中国走向世界、回归世界的时机已逐步成熟,中国需要奥运这样的世界性活动来展示中国五千年的文明,来让 世界了解中国,认识中国,来让中国走向世界,这次北京奥运会就是中华民族回归世界的需要。
 
至 于,大家说这次奥运是中共为自己贴金,是中共专制极权政府独家经营的奥运,与民众无关。我认为,不能这么说。不能因为中共是执政党,它充分利用了这次奥运 巩固自己的政权就说这次奥运与中华民族无关。谁当政,谁都会利用这次机会的。不能因为这种便利的"搭便车"就抹杀了整个民族对奥运的需要。
 
二、 奥运与民生的问题。说中国举办奥运,修建大量的场馆劳民伤财,浪费民脂民膏。我觉得,这种说法是典型的自给自足的中国农民式的思维,五千年来中国人都是把 财富囤积起来,供自己使用,生怕有一点浪费,导致五千年来中国都无法形成市场,无法产生市场经济。我觉得从现代经济发展的角度看,只要政府把钱花在国内的建设项目上是值得的。像这次奥运建设项目,由于是在极权政府操办下,肯定会有贪污受贿和浪费,但是,需要那么多民工,需要大量的建筑材料, 以及大量的辅助设备。这又使多少人有了工作,使多少开工率不足的工厂又有了生机,使多少先进设备得以创造发明和运用。奥运对中国贫血的民生来说,就像一个 营养剂,就是一个大定单。消费和浪费都在创造市场,都在为经济的发展提供空间,创造机会。
 
李任科:在北京,中共一直在宣传"绿色奥运" 、"好运北京",其实,中共政府是在以奥运为 口实继续走强权政治的路。如对内,中央加强了极权统治;对外,强权政府则加紧了践踏人权、迫害维权人士的活动。
 
在"绿色奥运"、 "好运北京"的彩旗下,公安、城管各级政府部门理直气壮,纷纷趁机扰民。一位 60岁北京的老太太苦笑着说:奥运对当官的是好运,对百姓是灾难,是折腾,是恶运!"日内瓦居住反强迫拆迁中心"公布了以北京奥运名义而被迫搬迁的居民超过百万,到奥运会开始前,将会增至150万⑵ 。北京"叶国柱、叶国强兄弟"案件就是中国政府亵渎奥运精神,对维权反强拆的民众大打出手的大案。 "绿色奥运"、 "好运北京"成了流血的,"红色奥运"、流泪的"辛酸奥运"、强拆中的"黑色北京"。
 
2007 年8月13日佳木斯公安局国保支队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正式逮捕杨春林。黑龙江维权人士杨春林因参与为富锦市数万失地农民维权,农民们以签名信的方式 抗议中共的"要奥运,不要人权",喊出了"要人权!不要奥运!"的口号。从而,使杨春林案件涉及到奥运会,成为一个最典型的言论自由案。中共政府对这个案 件的处理,显然是背离奥林匹克精神的。
 
我的观点是,中国人需要奥运,更需要人权。如果人权与奥运对立,我当然选择要人权。
 
(掌声)
 
整理:陈西
2007年9月16日
于贵州贵阳大西门市西河边
注:
⑴:《养猪政治化和奥运去政治化》【人民报消息】陆振岩文
⑵:《一个让世界晕倒的消息》《人民报 》记者李子木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