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中国民间思想网站推动著民主
许志林



在过去信息不发达的时代、政府可以通过它的控制信息资源、对人民进行信息封锁、对自由思想进行钳制。然而﹐在这个信息发达的时代、尤其是在互联网高 速发展的今天﹐当局要想继续对人民实行愚民政策、封锁民主思想的传播﹐已不大可能。大陆互联网的发展﹐对民主思想的传播、人民觉悟的提高、以及对未来政体 的变革﹐一定会起著不可忽视的巨大影响﹔而这之中﹐一些个人自办的民间思想网站将起重要作用。

由于计算机的普及、网络的便利、以及计算机技术的提高﹐越来越多的民间个人思想者﹐建立起自己的网站﹐开辟了论坛﹐有的还定期编发电子杂志﹐对民 主思想的传播起了很大的作用。像国内较为知名的《问题与主义》、《不寐之夜》、《小雅思想网》、《野草思想网》等网站﹐都是学者个人办的网站﹐没有丝毫的 政府背景﹐所发表的文章多数是受到当局严控的报纸杂志所不愿意加以发表的。例如﹐最近《野草思想网》发表了大陆学者许良英在1988、89年期间所写而得 不到发表的《驳民主缓行论》、《从一个译名反思民主意识》等文章﹐自然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这些思想网站每天都吸引著众多具有自由、民主理想的知识份子、青年学子汇聚其间。上面的论坛﹐帖子每天、每时都在刷新。访问者络绎不绝。这当中﹐ 当然也有思想左倾、不赞成民主的人。但是﹐大家通过互相辩论、交流﹐最终往往能够达成共识。有时﹐那些反对民主思想的人﹐因看到自己的说法没有市场﹐只得 灰溜溜下坛。

这些个人网站的信息开放度非常大﹐上的帖子源源不断﹐不但比官方的新闻传播快得多﹐更重要的是﹐它们还冲击著、打破著政府的信息封锁。从这些网站 上﹐我们可以看到朝鲜战争的真象。当年造成全国大饥荒的所谓「三年自然灾害」﹐也被网民的帖子用新的数据有力地给予驳斥﹐指出﹐全民的大饥荒是中共领导层 决策失误所造成﹐不是什 「自然灾害」﹗其它如关于辛亥革命、抗日战争、文化大革命、毛泽东个人生活﹐等等一些鲜为人知的资料﹐关于美国三权分立的民主制 度、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分歧的由来、阿富汗最新战况﹐等等的真象﹐也通过网络在迅速地传播著。

需知﹐改变一个人观念最重要的就是真实的信息。通过民间思想网站所提供的真实信息﹐每一个独立思考者都可以得出自己正确的结论。

同时﹐这些个人网站的兴起﹐也团结了一批知识份子。比如美国「9.11」恐怖事件发生后﹐一开始网络上出现了一批小青年发出的幸灾乐祸的叫好声﹐ 一些有正义感的学者﹐出于责任感和良心﹐迅速在网上发表了谴责恐怖主义的声明﹐并号召赞成的网民在网上签名。例如﹐包遵信、任不寐等所发布的签名信﹐就有 4、500人跟随签名。居住于上海的自由主义学者朱学勤等﹐也发表了签名信﹐在网络上形成了很大的影响。最近﹐山西记者高勤荣因反腐败被当地官员陷害坐牢 的冤案﹐再度引起知识界的关注。知名记者戴煌等发起声援信﹐再次在网上得到热烈的响应﹐有200多人签名﹐并有不少人向高勤荣的妻子寄钱﹐声援高勤荣的反 腐行动(笔者也是其中一员)。而所有这些﹐都是以民间思想网站为传媒的。如果没有网络﹐这些签名信很难激起如此强烈的反应﹐事件也就不会被这 多人所关注 了。

然而﹐这类民间思想网站生存得很艰难。中国没有《新闻法》﹐政府当局可以对它们随意干预。这就使得它们处于一种芨芨可危、随时都可能被当局查封的危险之中(去年﹐创办较早、较有名气的《思想的网站》就被迫关闭)。

即使如此﹐这些个人网站仍然存在﹐并不时会有新的民间思想网站出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嘛。这些民间思想网站﹐正是中国未来民主的希望。



来源﹕博讯boxun.com

2001-12-26



在过去信息不发达的时代、政府可以通过它的控制信息资源、对人民进行信息封锁、对自由思想进行钳制。然而﹐在这个信息发达的时代、尤其是在互联网高 速发展的今天﹐当局要想继续对人民实行愚民政策、封锁民主思想的传播﹐已不大可能。大陆互联网的发展﹐对民主思想的传播、人民觉悟的提高、以及对未来政体 的变革﹐一定会起著不可忽视的巨大影响﹔而这之中﹐一些个人自办的民间思想网站将起重要作用。

由于计算机的普及、网络的便利、以及计算机技术的提高﹐越来越多的民间个人思想者﹐建立起自己的网站﹐开辟了论坛﹐有的还定期编发电子杂志﹐对民 主思想的传播起了很大的作用。像国内较为知名的《问题与主义》、《不寐之夜》、《小雅思想网》、《野草思想网》等网站﹐都是学者个人办的网站﹐没有丝毫的 政府背景﹐所发表的文章多数是受到当局严控的报纸杂志所不愿意加以发表的。例如﹐最近《野草思想网》发表了大陆学者许良英在1988、89年期间所写而得 不到发表的《驳民主缓行论》、《从一个译名反思民主意识》等文章﹐自然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这些思想网站每天都吸引著众多具有自由、民主理想的知识份子、青年学子汇聚其间。上面的论坛﹐帖子每天、每时都在刷新。访问者络绎不绝。这当中﹐ 当然也有思想左倾、不赞成民主的人。但是﹐大家通过互相辩论、交流﹐最终往往能够达成共识。有时﹐那些反对民主思想的人﹐因看到自己的说法没有市场﹐只得 灰溜溜下坛。

这些个人网站的信息开放度非常大﹐上的帖子源源不断﹐不但比官方的新闻传播快得多﹐更重要的是﹐它们还冲击著、打破著政府的信息封锁。从这些网站 上﹐我们可以看到朝鲜战争的真象。当年造成全国大饥荒的所谓「三年自然灾害」﹐也被网民的帖子用新的数据有力地给予驳斥﹐指出﹐全民的大饥荒是中共领导层 决策失误所造成﹐不是什 「自然灾害」﹗其它如关于辛亥革命、抗日战争、文化大革命、毛泽东个人生活﹐等等一些鲜为人知的资料﹐关于美国三权分立的民主制 度、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分歧的由来、阿富汗最新战况﹐等等的真象﹐也通过网络在迅速地传播著。

需知﹐改变一个人观念最重要的就是真实的信息。通过民间思想网站所提供的真实信息﹐每一个独立思考者都可以得出自己正确的结论。

同时﹐这些个人网站的兴起﹐也团结了一批知识份子。比如美国「9.11」恐怖事件发生后﹐一开始网络上出现了一批小青年发出的幸灾乐祸的叫好声﹐ 一些有正义感的学者﹐出于责任感和良心﹐迅速在网上发表了谴责恐怖主义的声明﹐并号召赞成的网民在网上签名。例如﹐包遵信、任不寐等所发布的签名信﹐就有 4、500人跟随签名。居住于上海的自由主义学者朱学勤等﹐也发表了签名信﹐在网络上形成了很大的影响。最近﹐山西记者高勤荣因反腐败被当地官员陷害坐牢 的冤案﹐再度引起知识界的关注。知名记者戴煌等发起声援信﹐再次在网上得到热烈的响应﹐有200多人签名﹐并有不少人向高勤荣的妻子寄钱﹐声援高勤荣的反 腐行动(笔者也是其中一员)。而所有这些﹐都是以民间思想网站为传媒的。如果没有网络﹐这些签名信很难激起如此强烈的反应﹐事件也就不会被这 多人所关注 了。

然而﹐这类民间思想网站生存得很艰难。中国没有《新闻法》﹐政府当局可以对它们随意干预。这就使得它们处于一种芨芨可危、随时都可能被当局查封的危险之中(去年﹐创办较早、较有名气的《思想的网站》就被迫关闭)。

即使如此﹐这些个人网站仍然存在﹐并不时会有新的民间思想网站出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嘛。这些民间思想网站﹐正是中国未来民主的希望。



来源﹕博讯boxun.com

2001-12-26



在过去信息不发达的时代、政府可以通过它的控制信息资源、对人民进行信息封锁、对自由思想进行钳制。然而﹐在这个信息发达的时代、尤其是在互联网高 速发展的今天﹐当局要想继续对人民实行愚民政策、封锁民主思想的传播﹐已不大可能。大陆互联网的发展﹐对民主思想的传播、人民觉悟的提高、以及对未来政体 的变革﹐一定会起著不可忽视的巨大影响﹔而这之中﹐一些个人自办的民间思想网站将起重要作用。

由于计算机的普及、网络的便利、以及计算机技术的提高﹐越来越多的民间个人思想者﹐建立起自己的网站﹐开辟了论坛﹐有的还定期编发电子杂志﹐对民 主思想的传播起了很大的作用。像国内较为知名的《问题与主义》、《不寐之夜》、《小雅思想网》、《野草思想网》等网站﹐都是学者个人办的网站﹐没有丝毫的 政府背景﹐所发表的文章多数是受到当局严控的报纸杂志所不愿意加以发表的。例如﹐最近《野草思想网》发表了大陆学者许良英在1988、89年期间所写而得 不到发表的《驳民主缓行论》、《从一个译名反思民主意识》等文章﹐自然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这些思想网站每天都吸引著众多具有自由、民主理想的知识份子、青年学子汇聚其间。上面的论坛﹐帖子每天、每时都在刷新。访问者络绎不绝。这当中﹐ 当然也有思想左倾、不赞成民主的人。但是﹐大家通过互相辩论、交流﹐最终往往能够达成共识。有时﹐那些反对民主思想的人﹐因看到自己的说法没有市场﹐只得 灰溜溜下坛。

这些个人网站的信息开放度非常大﹐上的帖子源源不断﹐不但比官方的新闻传播快得多﹐更重要的是﹐它们还冲击著、打破著政府的信息封锁。从这些网站 上﹐我们可以看到朝鲜战争的真象。当年造成全国大饥荒的所谓「三年自然灾害」﹐也被网民的帖子用新的数据有力地给予驳斥﹐指出﹐全民的大饥荒是中共领导层 决策失误所造成﹐不是什 「自然灾害」﹗其它如关于辛亥革命、抗日战争、文化大革命、毛泽东个人生活﹐等等一些鲜为人知的资料﹐关于美国三权分立的民主制 度、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分歧的由来、阿富汗最新战况﹐等等的真象﹐也通过网络在迅速地传播著。

需知﹐改变一个人观念最重要的就是真实的信息。通过民间思想网站所提供的真实信息﹐每一个独立思考者都可以得出自己正确的结论。

同时﹐这些个人网站的兴起﹐也团结了一批知识份子。比如美国「9.11」恐怖事件发生后﹐一开始网络上出现了一批小青年发出的幸灾乐祸的叫好声﹐ 一些有正义感的学者﹐出于责任感和良心﹐迅速在网上发表了谴责恐怖主义的声明﹐并号召赞成的网民在网上签名。例如﹐包遵信、任不寐等所发布的签名信﹐就有 4、500人跟随签名。居住于上海的自由主义学者朱学勤等﹐也发表了签名信﹐在网络上形成了很大的影响。最近﹐山西记者高勤荣因反腐败被当地官员陷害坐牢 的冤案﹐再度引起知识界的关注。知名记者戴煌等发起声援信﹐再次在网上得到热烈的响应﹐有200多人签名﹐并有不少人向高勤荣的妻子寄钱﹐声援高勤荣的反 腐行动(笔者也是其中一员)。而所有这些﹐都是以民间思想网站为传媒的。如果没有网络﹐这些签名信很难激起如此强烈的反应﹐事件也就不会被这 多人所关注 了。

然而﹐这类民间思想网站生存得很艰难。中国没有《新闻法》﹐政府当局可以对它们随意干预。这就使得它们处于一种芨芨可危、随时都可能被当局查封的危险之中(去年﹐创办较早、较有名气的《思想的网站》就被迫关闭)。

即使如此﹐这些个人网站仍然存在﹐并不时会有新的民间思想网站出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嘛。这些民间思想网站﹐正是中国未来民主的希望。



来源﹕博讯boxun.com

2001-12-26



在过去信息不发达的时代、政府可以通过它的控制信息资源、对人民进行信息封锁、对自由思想进行钳制。然而﹐在这个信息发达的时代、尤其是在互联网高 速发展的今天﹐当局要想继续对人民实行愚民政策、封锁民主思想的传播﹐已不大可能。大陆互联网的发展﹐对民主思想的传播、人民觉悟的提高、以及对未来政体 的变革﹐一定会起著不可忽视的巨大影响﹔而这之中﹐一些个人自办的民间思想网站将起重要作用。

由于计算机的普及、网络的便利、以及计算机技术的提高﹐越来越多的民间个人思想者﹐建立起自己的网站﹐开辟了论坛﹐有的还定期编发电子杂志﹐对民 主思想的传播起了很大的作用。像国内较为知名的《问题与主义》、《不寐之夜》、《小雅思想网》、《野草思想网》等网站﹐都是学者个人办的网站﹐没有丝毫的 政府背景﹐所发表的文章多数是受到当局严控的报纸杂志所不愿意加以发表的。例如﹐最近《野草思想网》发表了大陆学者许良英在1988、89年期间所写而得 不到发表的《驳民主缓行论》、《从一个译名反思民主意识》等文章﹐自然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这些思想网站每天都吸引著众多具有自由、民主理想的知识份子、青年学子汇聚其间。上面的论坛﹐帖子每天、每时都在刷新。访问者络绎不绝。这当中﹐ 当然也有思想左倾、不赞成民主的人。但是﹐大家通过互相辩论、交流﹐最终往往能够达成共识。有时﹐那些反对民主思想的人﹐因看到自己的说法没有市场﹐只得 灰溜溜下坛。

这些个人网站的信息开放度非常大﹐上的帖子源源不断﹐不但比官方的新闻传播快得多﹐更重要的是﹐它们还冲击著、打破著政府的信息封锁。从这些网站 上﹐我们可以看到朝鲜战争的真象。当年造成全国大饥荒的所谓「三年自然灾害」﹐也被网民的帖子用新的数据有力地给予驳斥﹐指出﹐全民的大饥荒是中共领导层 决策失误所造成﹐不是什 「自然灾害」﹗其它如关于辛亥革命、抗日战争、文化大革命、毛泽东个人生活﹐等等一些鲜为人知的资料﹐关于美国三权分立的民主制 度、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分歧的由来、阿富汗最新战况﹐等等的真象﹐也通过网络在迅速地传播著。

需知﹐改变一个人观念最重要的就是真实的信息。通过民间思想网站所提供的真实信息﹐每一个独立思考者都可以得出自己正确的结论。

同时﹐这些个人网站的兴起﹐也团结了一批知识份子。比如美国「9.11」恐怖事件发生后﹐一开始网络上出现了一批小青年发出的幸灾乐祸的叫好声﹐ 一些有正义感的学者﹐出于责任感和良心﹐迅速在网上发表了谴责恐怖主义的声明﹐并号召赞成的网民在网上签名。例如﹐包遵信、任不寐等所发布的签名信﹐就有 4、500人跟随签名。居住于上海的自由主义学者朱学勤等﹐也发表了签名信﹐在网络上形成了很大的影响。最近﹐山西记者高勤荣因反腐败被当地官员陷害坐牢 的冤案﹐再度引起知识界的关注。知名记者戴煌等发起声援信﹐再次在网上得到热烈的响应﹐有200多人签名﹐并有不少人向高勤荣的妻子寄钱﹐声援高勤荣的反 腐行动(笔者也是其中一员)。而所有这些﹐都是以民间思想网站为传媒的。如果没有网络﹐这些签名信很难激起如此强烈的反应﹐事件也就不会被这 多人所关注 了。

然而﹐这类民间思想网站生存得很艰难。中国没有《新闻法》﹐政府当局可以对它们随意干预。这就使得它们处于一种芨芨可危、随时都可能被当局查封的危险之中(去年﹐创办较早、较有名气的《思想的网站》就被迫关闭)。

即使如此﹐这些个人网站仍然存在﹐并不时会有新的民间思想网站出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嘛。这些民间思想网站﹐正是中国未来民主的希望。



来源﹕博讯boxun.com

2001-12-26



在过去信息不发达的时代、政府可以通过它的控制信息资源、对人民进行信息封锁、对自由思想进行钳制。然而﹐在这个信息发达的时代、尤其是在互联网高 速发展的今天﹐当局要想继续对人民实行愚民政策、封锁民主思想的传播﹐已不大可能。大陆互联网的发展﹐对民主思想的传播、人民觉悟的提高、以及对未来政体 的变革﹐一定会起著不可忽视的巨大影响﹔而这之中﹐一些个人自办的民间思想网站将起重要作用。

由于计算机的普及、网络的便利、以及计算机技术的提高﹐越来越多的民间个人思想者﹐建立起自己的网站﹐开辟了论坛﹐有的还定期编发电子杂志﹐对民 主思想的传播起了很大的作用。像国内较为知名的《问题与主义》、《不寐之夜》、《小雅思想网》、《野草思想网》等网站﹐都是学者个人办的网站﹐没有丝毫的 政府背景﹐所发表的文章多数是受到当局严控的报纸杂志所不愿意加以发表的。例如﹐最近《野草思想网》发表了大陆学者许良英在1988、89年期间所写而得 不到发表的《驳民主缓行论》、《从一个译名反思民主意识》等文章﹐自然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这些思想网站每天都吸引著众多具有自由、民主理想的知识份子、青年学子汇聚其间。上面的论坛﹐帖子每天、每时都在刷新。访问者络绎不绝。这当中﹐ 当然也有思想左倾、不赞成民主的人。但是﹐大家通过互相辩论、交流﹐最终往往能够达成共识。有时﹐那些反对民主思想的人﹐因看到自己的说法没有市场﹐只得 灰溜溜下坛。

这些个人网站的信息开放度非常大﹐上的帖子源源不断﹐不但比官方的新闻传播快得多﹐更重要的是﹐它们还冲击著、打破著政府的信息封锁。从这些网站 上﹐我们可以看到朝鲜战争的真象。当年造成全国大饥荒的所谓「三年自然灾害」﹐也被网民的帖子用新的数据有力地给予驳斥﹐指出﹐全民的大饥荒是中共领导层 决策失误所造成﹐不是什 「自然灾害」﹗其它如关于辛亥革命、抗日战争、文化大革命、毛泽东个人生活﹐等等一些鲜为人知的资料﹐关于美国三权分立的民主制 度、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分歧的由来、阿富汗最新战况﹐等等的真象﹐也通过网络在迅速地传播著。

需知﹐改变一个人观念最重要的就是真实的信息。通过民间思想网站所提供的真实信息﹐每一个独立思考者都可以得出自己正确的结论。

同时﹐这些个人网站的兴起﹐也团结了一批知识份子。比如美国「9.11」恐怖事件发生后﹐一开始网络上出现了一批小青年发出的幸灾乐祸的叫好声﹐ 一些有正义感的学者﹐出于责任感和良心﹐迅速在网上发表了谴责恐怖主义的声明﹐并号召赞成的网民在网上签名。例如﹐包遵信、任不寐等所发布的签名信﹐就有 4、500人跟随签名。居住于上海的自由主义学者朱学勤等﹐也发表了签名信﹐在网络上形成了很大的影响。最近﹐山西记者高勤荣因反腐败被当地官员陷害坐牢 的冤案﹐再度引起知识界的关注。知名记者戴煌等发起声援信﹐再次在网上得到热烈的响应﹐有200多人签名﹐并有不少人向高勤荣的妻子寄钱﹐声援高勤荣的反 腐行动(笔者也是其中一员)。而所有这些﹐都是以民间思想网站为传媒的。如果没有网络﹐这些签名信很难激起如此强烈的反应﹐事件也就不会被这 多人所关注 了。

然而﹐这类民间思想网站生存得很艰难。中国没有《新闻法》﹐政府当局可以对它们随意干预。这就使得它们处于一种芨芨可危、随时都可能被当局查封的危险之中(去年﹐创办较早、较有名气的《思想的网站》就被迫关闭)。

即使如此﹐这些个人网站仍然存在﹐并不时会有新的民间思想网站出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嘛。这些民间思想网站﹐正是中国未来民主的希望。



来源﹕博讯boxun.com

2001-12-26



在过去信息不发达的时代、政府可以通过它的控制信息资源、对人民进行信息封锁、对自由思想进行钳制。然而﹐在这个信息发达的时代、尤其是在互联网高 速发展的今天﹐当局要想继续对人民实行愚民政策、封锁民主思想的传播﹐已不大可能。大陆互联网的发展﹐对民主思想的传播、人民觉悟的提高、以及对未来政体 的变革﹐一定会起著不可忽视的巨大影响﹔而这之中﹐一些个人自办的民间思想网站将起重要作用。

由于计算机的普及、网络的便利、以及计算机技术的提高﹐越来越多的民间个人思想者﹐建立起自己的网站﹐开辟了论坛﹐有的还定期编发电子杂志﹐对民 主思想的传播起了很大的作用。像国内较为知名的《问题与主义》、《不寐之夜》、《小雅思想网》、《野草思想网》等网站﹐都是学者个人办的网站﹐没有丝毫的 政府背景﹐所发表的文章多数是受到当局严控的报纸杂志所不愿意加以发表的。例如﹐最近《野草思想网》发表了大陆学者许良英在1988、89年期间所写而得 不到发表的《驳民主缓行论》、《从一个译名反思民主意识》等文章﹐自然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这些思想网站每天都吸引著众多具有自由、民主理想的知识份子、青年学子汇聚其间。上面的论坛﹐帖子每天、每时都在刷新。访问者络绎不绝。这当中﹐ 当然也有思想左倾、不赞成民主的人。但是﹐大家通过互相辩论、交流﹐最终往往能够达成共识。有时﹐那些反对民主思想的人﹐因看到自己的说法没有市场﹐只得 灰溜溜下坛。

这些个人网站的信息开放度非常大﹐上的帖子源源不断﹐不但比官方的新闻传播快得多﹐更重要的是﹐它们还冲击著、打破著政府的信息封锁。从这些网站 上﹐我们可以看到朝鲜战争的真象。当年造成全国大饥荒的所谓「三年自然灾害」﹐也被网民的帖子用新的数据有力地给予驳斥﹐指出﹐全民的大饥荒是中共领导层 决策失误所造成﹐不是什 「自然灾害」﹗其它如关于辛亥革命、抗日战争、文化大革命、毛泽东个人生活﹐等等一些鲜为人知的资料﹐关于美国三权分立的民主制 度、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分歧的由来、阿富汗最新战况﹐等等的真象﹐也通过网络在迅速地传播著。

需知﹐改变一个人观念最重要的就是真实的信息。通过民间思想网站所提供的真实信息﹐每一个独立思考者都可以得出自己正确的结论。

同时﹐这些个人网站的兴起﹐也团结了一批知识份子。比如美国「9.11」恐怖事件发生后﹐一开始网络上出现了一批小青年发出的幸灾乐祸的叫好声﹐ 一些有正义感的学者﹐出于责任感和良心﹐迅速在网上发表了谴责恐怖主义的声明﹐并号召赞成的网民在网上签名。例如﹐包遵信、任不寐等所发布的签名信﹐就有 4、500人跟随签名。居住于上海的自由主义学者朱学勤等﹐也发表了签名信﹐在网络上形成了很大的影响。最近﹐山西记者高勤荣因反腐败被当地官员陷害坐牢 的冤案﹐再度引起知识界的关注。知名记者戴煌等发起声援信﹐再次在网上得到热烈的响应﹐有200多人签名﹐并有不少人向高勤荣的妻子寄钱﹐声援高勤荣的反 腐行动(笔者也是其中一员)。而所有这些﹐都是以民间思想网站为传媒的。如果没有网络﹐这些签名信很难激起如此强烈的反应﹐事件也就不会被这 多人所关注 了。

然而﹐这类民间思想网站生存得很艰难。中国没有《新闻法》﹐政府当局可以对它们随意干预。这就使得它们处于一种芨芨可危、随时都可能被当局查封的危险之中(去年﹐创办较早、较有名气的《思想的网站》就被迫关闭)。

即使如此﹐这些个人网站仍然存在﹐并不时会有新的民间思想网站出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嘛。这些民间思想网站﹐正是中国未来民主的希望。



来源﹕博讯boxun.com

2001-12-26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