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毛恒凤狱中遭超期禁闭和虐待
中国人权




2007年09月19日

中国人权获知,上海维权人士毛恒凤继续在狱中抗议对她的定罪和关押。在狱方严重违反《中国监狱法》对她超期禁闭长达70天之后,毛恒凤拒穿囚衣以示清白,并因狱方收走其所有衣服而被迫在牢房内裸露上身。

毛恒凤的丈夫吴学伟于近日探视毛恒凤后告诉中国人权,今年5月15日,毛恒凤被从杨浦区看守所转到上海女子监狱后,狱方以毛恒凤态度不老实,拒绝改造 为由,把她直接送到禁闭室关押。吴学伟说,毛恒凤总共被关押了70天之久,于7月23日结束禁闭。这一惩罚严重违反了《中国监狱法》第15条有关禁闭期最 长为15天的规定。禁闭结束后,毛恒凤拒穿囚衣以示抗议。狱警为了强迫毛恒凤穿囚衣,白天将她衣物和被子全部拿走。为了坚持抗议,毛恒凤被迫在牢房裸露上 身。

吴学伟还告诉中国人权说: 看守所和监狱的警察用种种手段来虐待和羞辱毛恒凤。在5月15日毛恒凤从杨浦区看守所移送到女子监狱时,看守所人员殴打她的腹部,并掐她的脖子。押送人 员强迫毛恒凤换上一件单薄的衬衣,给她带上黑头套,并让她的上身裸露在外,故意羞辱她。毛恒凤曾绝食抗议监狱对她的虐待。狱方对她强行灌食,几乎让毛恒 凤窒息。

吴学伟说,天气渐凉,毛恒凤因白天没有衣服,晚上被子单薄而时常感冒,并导致背部及关节肿痛,常常不能行走,近来血压升高,低压120,高压220。

毛恒凤原是上海制皂厂的职工,1988年因怀第二胎时拒绝做人工流产被厂方开除。毛恒凤自1989年起不断上访申诉,被上海当局3次强行关进精神病院、3 次拘留,并被劳动教养一年半。2006年六四前数日,上海市杨浦区大桥警署以毛恒凤在监视居住期间违反规定为由,将其关押在客来登宾馆。在关押期 间,毛恒凤砸了客房的两盏台灯以示抗议。为此,当局于今年1月12日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毛恒凤两年半徒刑。

中国人权强烈谴责上海监狱当局对毛恒凤施加的虐待和羞辱。狱方对毛恒凤70天的超期禁闭不仅严重违反了《中国监狱法》规定的期限,而且也违反了国际准则。中国人权敦促上海监狱当局遵循《中国监狱法》和各项有关的国际准则,尊重毛恒凤的人格尊严,确保其不再遭受类似的虐待和羞辱。








2007年09月19日

中国人权获知,上海维权人士毛恒凤继续在狱中抗议对她的定罪和关押。在狱方严重违反《中国监狱法》对她超期禁闭长达70天之后,毛恒凤拒穿囚衣以示清白,并因狱方收走其所有衣服而被迫在牢房内裸露上身。

毛恒凤的丈夫吴学伟于近日探视毛恒凤后告诉中国人权,今年5月15日,毛恒凤被从杨浦区看守所转到上海女子监狱后,狱方以毛恒凤态度不老实,拒绝改造 为由,把她直接送到禁闭室关押。吴学伟说,毛恒凤总共被关押了70天之久,于7月23日结束禁闭。这一惩罚严重违反了《中国监狱法》第15条有关禁闭期最 长为15天的规定。禁闭结束后,毛恒凤拒穿囚衣以示抗议。狱警为了强迫毛恒凤穿囚衣,白天将她衣物和被子全部拿走。为了坚持抗议,毛恒凤被迫在牢房裸露上 身。

吴学伟还告诉中国人权说: 看守所和监狱的警察用种种手段来虐待和羞辱毛恒凤。在5月15日毛恒凤从杨浦区看守所移送到女子监狱时,看守所人员殴打她的腹部,并掐她的脖子。押送人 员强迫毛恒凤换上一件单薄的衬衣,给她带上黑头套,并让她的上身裸露在外,故意羞辱她。毛恒凤曾绝食抗议监狱对她的虐待。狱方对她强行灌食,几乎让毛恒 凤窒息。

吴学伟说,天气渐凉,毛恒凤因白天没有衣服,晚上被子单薄而时常感冒,并导致背部及关节肿痛,常常不能行走,近来血压升高,低压120,高压220。

毛恒凤原是上海制皂厂的职工,1988年因怀第二胎时拒绝做人工流产被厂方开除。毛恒凤自1989年起不断上访申诉,被上海当局3次强行关进精神病院、3 次拘留,并被劳动教养一年半。2006年六四前数日,上海市杨浦区大桥警署以毛恒凤在监视居住期间违反规定为由,将其关押在客来登宾馆。在关押期 间,毛恒凤砸了客房的两盏台灯以示抗议。为此,当局于今年1月12日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毛恒凤两年半徒刑。

中国人权强烈谴责上海监狱当局对毛恒凤施加的虐待和羞辱。狱方对毛恒凤70天的超期禁闭不仅严重违反了《中国监狱法》规定的期限,而且也违反了国际准则。中国人权敦促上海监狱当局遵循《中国监狱法》和各项有关的国际准则,尊重毛恒凤的人格尊严,确保其不再遭受类似的虐待和羞辱。








2007年09月19日

中国人权获知,上海维权人士毛恒凤继续在狱中抗议对她的定罪和关押。在狱方严重违反《中国监狱法》对她超期禁闭长达70天之后,毛恒凤拒穿囚衣以示清白,并因狱方收走其所有衣服而被迫在牢房内裸露上身。

毛恒凤的丈夫吴学伟于近日探视毛恒凤后告诉中国人权,今年5月15日,毛恒凤被从杨浦区看守所转到上海女子监狱后,狱方以毛恒凤态度不老实,拒绝改造 为由,把她直接送到禁闭室关押。吴学伟说,毛恒凤总共被关押了70天之久,于7月23日结束禁闭。这一惩罚严重违反了《中国监狱法》第15条有关禁闭期最 长为15天的规定。禁闭结束后,毛恒凤拒穿囚衣以示抗议。狱警为了强迫毛恒凤穿囚衣,白天将她衣物和被子全部拿走。为了坚持抗议,毛恒凤被迫在牢房裸露上 身。

吴学伟还告诉中国人权说: 看守所和监狱的警察用种种手段来虐待和羞辱毛恒凤。在5月15日毛恒凤从杨浦区看守所移送到女子监狱时,看守所人员殴打她的腹部,并掐她的脖子。押送人 员强迫毛恒凤换上一件单薄的衬衣,给她带上黑头套,并让她的上身裸露在外,故意羞辱她。毛恒凤曾绝食抗议监狱对她的虐待。狱方对她强行灌食,几乎让毛恒 凤窒息。

吴学伟说,天气渐凉,毛恒凤因白天没有衣服,晚上被子单薄而时常感冒,并导致背部及关节肿痛,常常不能行走,近来血压升高,低压120,高压220。

毛恒凤原是上海制皂厂的职工,1988年因怀第二胎时拒绝做人工流产被厂方开除。毛恒凤自1989年起不断上访申诉,被上海当局3次强行关进精神病院、3 次拘留,并被劳动教养一年半。2006年六四前数日,上海市杨浦区大桥警署以毛恒凤在监视居住期间违反规定为由,将其关押在客来登宾馆。在关押期 间,毛恒凤砸了客房的两盏台灯以示抗议。为此,当局于今年1月12日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毛恒凤两年半徒刑。

中国人权强烈谴责上海监狱当局对毛恒凤施加的虐待和羞辱。狱方对毛恒凤70天的超期禁闭不仅严重违反了《中国监狱法》规定的期限,而且也违反了国际准则。中国人权敦促上海监狱当局遵循《中国监狱法》和各项有关的国际准则,尊重毛恒凤的人格尊严,确保其不再遭受类似的虐待和羞辱。








2007年09月19日

中国人权获知,上海维权人士毛恒凤继续在狱中抗议对她的定罪和关押。在狱方严重违反《中国监狱法》对她超期禁闭长达70天之后,毛恒凤拒穿囚衣以示清白,并因狱方收走其所有衣服而被迫在牢房内裸露上身。

毛恒凤的丈夫吴学伟于近日探视毛恒凤后告诉中国人权,今年5月15日,毛恒凤被从杨浦区看守所转到上海女子监狱后,狱方以毛恒凤态度不老实,拒绝改造 为由,把她直接送到禁闭室关押。吴学伟说,毛恒凤总共被关押了70天之久,于7月23日结束禁闭。这一惩罚严重违反了《中国监狱法》第15条有关禁闭期最 长为15天的规定。禁闭结束后,毛恒凤拒穿囚衣以示抗议。狱警为了强迫毛恒凤穿囚衣,白天将她衣物和被子全部拿走。为了坚持抗议,毛恒凤被迫在牢房裸露上 身。

吴学伟还告诉中国人权说: 看守所和监狱的警察用种种手段来虐待和羞辱毛恒凤。在5月15日毛恒凤从杨浦区看守所移送到女子监狱时,看守所人员殴打她的腹部,并掐她的脖子。押送人 员强迫毛恒凤换上一件单薄的衬衣,给她带上黑头套,并让她的上身裸露在外,故意羞辱她。毛恒凤曾绝食抗议监狱对她的虐待。狱方对她强行灌食,几乎让毛恒 凤窒息。

吴学伟说,天气渐凉,毛恒凤因白天没有衣服,晚上被子单薄而时常感冒,并导致背部及关节肿痛,常常不能行走,近来血压升高,低压120,高压220。

毛恒凤原是上海制皂厂的职工,1988年因怀第二胎时拒绝做人工流产被厂方开除。毛恒凤自1989年起不断上访申诉,被上海当局3次强行关进精神病院、3 次拘留,并被劳动教养一年半。2006年六四前数日,上海市杨浦区大桥警署以毛恒凤在监视居住期间违反规定为由,将其关押在客来登宾馆。在关押期 间,毛恒凤砸了客房的两盏台灯以示抗议。为此,当局于今年1月12日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毛恒凤两年半徒刑。

中国人权强烈谴责上海监狱当局对毛恒凤施加的虐待和羞辱。狱方对毛恒凤70天的超期禁闭不仅严重违反了《中国监狱法》规定的期限,而且也违反了国际准则。中国人权敦促上海监狱当局遵循《中国监狱法》和各项有关的国际准则,尊重毛恒凤的人格尊严,确保其不再遭受类似的虐待和羞辱。








2007年09月19日

中国人权获知,上海维权人士毛恒凤继续在狱中抗议对她的定罪和关押。在狱方严重违反《中国监狱法》对她超期禁闭长达70天之后,毛恒凤拒穿囚衣以示清白,并因狱方收走其所有衣服而被迫在牢房内裸露上身。

毛恒凤的丈夫吴学伟于近日探视毛恒凤后告诉中国人权,今年5月15日,毛恒凤被从杨浦区看守所转到上海女子监狱后,狱方以毛恒凤态度不老实,拒绝改造 为由,把她直接送到禁闭室关押。吴学伟说,毛恒凤总共被关押了70天之久,于7月23日结束禁闭。这一惩罚严重违反了《中国监狱法》第15条有关禁闭期最 长为15天的规定。禁闭结束后,毛恒凤拒穿囚衣以示抗议。狱警为了强迫毛恒凤穿囚衣,白天将她衣物和被子全部拿走。为了坚持抗议,毛恒凤被迫在牢房裸露上 身。

吴学伟还告诉中国人权说: 看守所和监狱的警察用种种手段来虐待和羞辱毛恒凤。在5月15日毛恒凤从杨浦区看守所移送到女子监狱时,看守所人员殴打她的腹部,并掐她的脖子。押送人 员强迫毛恒凤换上一件单薄的衬衣,给她带上黑头套,并让她的上身裸露在外,故意羞辱她。毛恒凤曾绝食抗议监狱对她的虐待。狱方对她强行灌食,几乎让毛恒 凤窒息。

吴学伟说,天气渐凉,毛恒凤因白天没有衣服,晚上被子单薄而时常感冒,并导致背部及关节肿痛,常常不能行走,近来血压升高,低压120,高压220。

毛恒凤原是上海制皂厂的职工,1988年因怀第二胎时拒绝做人工流产被厂方开除。毛恒凤自1989年起不断上访申诉,被上海当局3次强行关进精神病院、3 次拘留,并被劳动教养一年半。2006年六四前数日,上海市杨浦区大桥警署以毛恒凤在监视居住期间违反规定为由,将其关押在客来登宾馆。在关押期 间,毛恒凤砸了客房的两盏台灯以示抗议。为此,当局于今年1月12日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毛恒凤两年半徒刑。

中国人权强烈谴责上海监狱当局对毛恒凤施加的虐待和羞辱。狱方对毛恒凤70天的超期禁闭不仅严重违反了《中国监狱法》规定的期限,而且也违反了国际准则。中国人权敦促上海监狱当局遵循《中国监狱法》和各项有关的国际准则,尊重毛恒凤的人格尊严,确保其不再遭受类似的虐待和羞辱。








2007年09月19日

中国人权获知,上海维权人士毛恒凤继续在狱中抗议对她的定罪和关押。在狱方严重违反《中国监狱法》对她超期禁闭长达70天之后,毛恒凤拒穿囚衣以示清白,并因狱方收走其所有衣服而被迫在牢房内裸露上身。

毛恒凤的丈夫吴学伟于近日探视毛恒凤后告诉中国人权,今年5月15日,毛恒凤被从杨浦区看守所转到上海女子监狱后,狱方以毛恒凤态度不老实,拒绝改造 为由,把她直接送到禁闭室关押。吴学伟说,毛恒凤总共被关押了70天之久,于7月23日结束禁闭。这一惩罚严重违反了《中国监狱法》第15条有关禁闭期最 长为15天的规定。禁闭结束后,毛恒凤拒穿囚衣以示抗议。狱警为了强迫毛恒凤穿囚衣,白天将她衣物和被子全部拿走。为了坚持抗议,毛恒凤被迫在牢房裸露上 身。

吴学伟还告诉中国人权说: 看守所和监狱的警察用种种手段来虐待和羞辱毛恒凤。在5月15日毛恒凤从杨浦区看守所移送到女子监狱时,看守所人员殴打她的腹部,并掐她的脖子。押送人 员强迫毛恒凤换上一件单薄的衬衣,给她带上黑头套,并让她的上身裸露在外,故意羞辱她。毛恒凤曾绝食抗议监狱对她的虐待。狱方对她强行灌食,几乎让毛恒 凤窒息。

吴学伟说,天气渐凉,毛恒凤因白天没有衣服,晚上被子单薄而时常感冒,并导致背部及关节肿痛,常常不能行走,近来血压升高,低压120,高压220。

毛恒凤原是上海制皂厂的职工,1988年因怀第二胎时拒绝做人工流产被厂方开除。毛恒凤自1989年起不断上访申诉,被上海当局3次强行关进精神病院、3 次拘留,并被劳动教养一年半。2006年六四前数日,上海市杨浦区大桥警署以毛恒凤在监视居住期间违反规定为由,将其关押在客来登宾馆。在关押期 间,毛恒凤砸了客房的两盏台灯以示抗议。为此,当局于今年1月12日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毛恒凤两年半徒刑。

中国人权强烈谴责上海监狱当局对毛恒凤施加的虐待和羞辱。狱方对毛恒凤70天的超期禁闭不仅严重违反了《中国监狱法》规定的期限,而且也违反了国际准则。中国人权敦促上海监狱当局遵循《中国监狱法》和各项有关的国际准则,尊重毛恒凤的人格尊严,确保其不再遭受类似的虐待和羞辱。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