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艾滋病工作者的悲哀
曾金燕 (北京)



高耀洁医生为民族承担苦难,如今她处于被困守之境,几乎独自抗争。不能不说是我们艾滋病工作者悲哀。



编者按:在我们发表这篇文章的时候,在世界舆论和民主力量的压力下,高耀洁女士已经获得中国最高当局的批准允许她来美国领奖。我们祝贺高女士获准来美,祝她访美成功! 高女士80岁了,被称为中国防爱第一人,不仅在中国,也在世界获得了人们的高度赞扬和尊敬。可是中国政府却一再禁止她出国领奖,并且对她软禁。如果不是希拉里写信给中国最高当局写信,现在高女士仍然被关在家中。我们要问这是为什么?这一事件似乎过去了,而诸多像高耀洁这样的人,却依然遭受着迫害。我们要问在中国做好事善事,正直讲真话为什么这么难?

编辑部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夫人希拉里女士担任名誉会长的组织生命之音(Vital Voices),邀请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高耀洁医生到美国参加3月14日的颁奖会。届时希拉里女士将给高耀洁医生颁奖,以表彰高耀洁医生为妇女和人权工作做出的贡献。

为阻止高耀洁教授赴美,2007年2月1日起至今(2月16日),十余名警察将80岁高龄的高耀洁医生软禁在家。虽都有每日几批河南省政府重要官员拜访的殊荣,高耀洁医生却连走出家门的自由都没有。拜访的志愿者被扣留或驱赶,采访的国际媒体记者被阻拦。同时高耀洁医生的新浪博客上的所有网友评论被删除、稿件被部分删除,家中电话被彻底切断。来访者被欺骗、盘问、恐吓、驱赶、扣留,警方的说辞是为了不让高耀洁教授被西方社会利用。

而中国政府向美方的解释是:高耀洁医生年老体衰,患有高血压等疾病,因此其家人劝阻其外出。为了让此说辞更有说服力,2月13日《河南日报》以《陈全国看望慰问专家学者:尊重知识爱护人才》(http://www.hnsc.com.cn/news/2007/ 02/13/157865.htm)为题,登载出大幅的照片说高耀洁医生激动地表示感谢党和政府的关心和关怀。外人不知道,高耀洁医生自从被软禁后,天天家里来省委省政府的政要,也来妇联、红十字会的首脑,每拨人马通常先是寒暄两小时,美其名曰:慰问、看望、拜年,直到最后,才无一例外图穷匕见对老人和盘托出来意美国,就不要去了啊。但老人要走出家门,却被警察阻止,高医生在电话里说:他们不让我开门。在偶得的机会中,高耀洁医生通过电话表明她的态度:不主动放弃此次领奖机会,坚决不接受别人赴美代领奖项,愿意与国际社会再探讨中国艾滋病问题。平时高教授最恨说假话、弄虚作假,她嫉恶如仇、恨贪官污吏,自己从不阿谀奉承。面对软禁自己的警察和充当说客的当地官员,谴责都来不及,高耀洁医生又怎能激动地表示感谢党和政府的关心和关怀呢。老人看见《河南日报》的报道,非常气愤,给我电话澄清说,她只是对陈全国说了句谢谢,不好意思,你们一次一次来。而其余皆为他自己编造。高教授还告知我她两个的孩子受到政府太大的压力,在家哭了一下午,劝老人顺从政府的意见不去领奖。高耀洁医生在河南的子女和孙辈共6人,成了当地政府要挟老人的人质。

高耀洁医生已经80岁高龄,虽获得几个国际奖项,却一次次因地方政府不发护照等方式阻拦,无法出国领奖。河南当局阻止高耀洁医生出国领奖的原因并不复杂。然而,世人只知有上蔡县文楼村,却不知有许许多多没有划分为艾滋病重点村的黑洞。高耀洁大夫多年到乡村义诊,又在家接待成百上千的感染者和病人,与各地通信一万五千多封,对基层的情况了解清楚。她从不顾河南政府的脸面,不断对外公布艾滋病领域层出不穷的问题,此为被阻拦出国原因之一。原因之二,河南艾滋病的历史问题,是数额众多的非法血站和违规操作的官方血站造成的,究其根本,为当地官僚为了巨额经济利益,不惜草菅人命。在位和高升的官员,如何为被感染艾滋病的成千上万的百姓负责?再者,当今中国,政府卫生部门只强调艾滋病性传播和静脉注射毒品滥用者针具传播,当输血感染艾滋病的案例在高耀洁医生案头高高堆起,高耀洁医生坚持要重视艾滋病血液传播问题,杜绝悲剧再发生。高耀洁医生的工作被海内外认可获得声誉后,河南政府要求其为河南政绩著书、要求其不要再谈血液问题,皆被坚持一不说假话、二不做假事、三不造假货的老人拒绝了,并不留情面地继续呼吁关注血液传播艾滋病问题。河南省政府害怕暴露真相,编织越来越多的谎言,并明里暗里变本加厉地压制高耀洁医生的生存空间。因此有了此次软禁80岁老太太,阻止其出国的事件。

贪官污吏渎职腐败,地方部门发艾滋财侵吞艾政府款项,感染者、病人和孤儿们所获有限;艾滋病疫情本身严重,宣传防治不力,抗病毒药物的专利壁垒仍未打破,许多病人难以获得充分的救治。中国民间艾滋病工作步履艰难,民间组织自主空间受到政府的敌视、压制,说真话、办实事的代价过大,个体或团队往往难以承担。高耀洁医生为民族承担苦难,如今她处于被困守之境,几乎独自抗争。不能不说是我们艾滋病工作者悲哀。



2007年2月16日 于北京BOBO自由城







高耀洁医生为民族承担苦难,如今她处于被困守之境,几乎独自抗争。不能不说是我们艾滋病工作者悲哀。



编者按:在我们发表这篇文章的时候,在世界舆论和民主力量的压力下,高耀洁女士已经获得中国最高当局的批准允许她来美国领奖。我们祝贺高女士获准来美,祝她访美成功! 高女士80岁了,被称为中国防爱第一人,不仅在中国,也在世界获得了人们的高度赞扬和尊敬。可是中国政府却一再禁止她出国领奖,并且对她软禁。如果不是希拉里写信给中国最高当局写信,现在高女士仍然被关在家中。我们要问这是为什么?这一事件似乎过去了,而诸多像高耀洁这样的人,却依然遭受着迫害。我们要问在中国做好事善事,正直讲真话为什么这么难?

编辑部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夫人希拉里女士担任名誉会长的组织生命之音(Vital Voices),邀请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高耀洁医生到美国参加3月14日的颁奖会。届时希拉里女士将给高耀洁医生颁奖,以表彰高耀洁医生为妇女和人权工作做出的贡献。

为阻止高耀洁教授赴美,2007年2月1日起至今(2月16日),十余名警察将80岁高龄的高耀洁医生软禁在家。虽都有每日几批河南省政府重要官员拜访的殊荣,高耀洁医生却连走出家门的自由都没有。拜访的志愿者被扣留或驱赶,采访的国际媒体记者被阻拦。同时高耀洁医生的新浪博客上的所有网友评论被删除、稿件被部分删除,家中电话被彻底切断。来访者被欺骗、盘问、恐吓、驱赶、扣留,警方的说辞是为了不让高耀洁教授被西方社会利用。

而中国政府向美方的解释是:高耀洁医生年老体衰,患有高血压等疾病,因此其家人劝阻其外出。为了让此说辞更有说服力,2月13日《河南日报》以《陈全国看望慰问专家学者:尊重知识爱护人才》(http://www.hnsc.com.cn/news/2007/ 02/13/157865.htm)为题,登载出大幅的照片说高耀洁医生激动地表示感谢党和政府的关心和关怀。外人不知道,高耀洁医生自从被软禁后,天天家里来省委省政府的政要,也来妇联、红十字会的首脑,每拨人马通常先是寒暄两小时,美其名曰:慰问、看望、拜年,直到最后,才无一例外图穷匕见对老人和盘托出来意美国,就不要去了啊。但老人要走出家门,却被警察阻止,高医生在电话里说:他们不让我开门。在偶得的机会中,高耀洁医生通过电话表明她的态度:不主动放弃此次领奖机会,坚决不接受别人赴美代领奖项,愿意与国际社会再探讨中国艾滋病问题。平时高教授最恨说假话、弄虚作假,她嫉恶如仇、恨贪官污吏,自己从不阿谀奉承。面对软禁自己的警察和充当说客的当地官员,谴责都来不及,高耀洁医生又怎能激动地表示感谢党和政府的关心和关怀呢。老人看见《河南日报》的报道,非常气愤,给我电话澄清说,她只是对陈全国说了句谢谢,不好意思,你们一次一次来。而其余皆为他自己编造。高教授还告知我她两个的孩子受到政府太大的压力,在家哭了一下午,劝老人顺从政府的意见不去领奖。高耀洁医生在河南的子女和孙辈共6人,成了当地政府要挟老人的人质。

高耀洁医生已经80岁高龄,虽获得几个国际奖项,却一次次因地方政府不发护照等方式阻拦,无法出国领奖。河南当局阻止高耀洁医生出国领奖的原因并不复杂。然而,世人只知有上蔡县文楼村,却不知有许许多多没有划分为艾滋病重点村的黑洞。高耀洁大夫多年到乡村义诊,又在家接待成百上千的感染者和病人,与各地通信一万五千多封,对基层的情况了解清楚。她从不顾河南政府的脸面,不断对外公布艾滋病领域层出不穷的问题,此为被阻拦出国原因之一。原因之二,河南艾滋病的历史问题,是数额众多的非法血站和违规操作的官方血站造成的,究其根本,为当地官僚为了巨额经济利益,不惜草菅人命。在位和高升的官员,如何为被感染艾滋病的成千上万的百姓负责?再者,当今中国,政府卫生部门只强调艾滋病性传播和静脉注射毒品滥用者针具传播,当输血感染艾滋病的案例在高耀洁医生案头高高堆起,高耀洁医生坚持要重视艾滋病血液传播问题,杜绝悲剧再发生。高耀洁医生的工作被海内外认可获得声誉后,河南政府要求其为河南政绩著书、要求其不要再谈血液问题,皆被坚持一不说假话、二不做假事、三不造假货的老人拒绝了,并不留情面地继续呼吁关注血液传播艾滋病问题。河南省政府害怕暴露真相,编织越来越多的谎言,并明里暗里变本加厉地压制高耀洁医生的生存空间。因此有了此次软禁80岁老太太,阻止其出国的事件。

贪官污吏渎职腐败,地方部门发艾滋财侵吞艾政府款项,感染者、病人和孤儿们所获有限;艾滋病疫情本身严重,宣传防治不力,抗病毒药物的专利壁垒仍未打破,许多病人难以获得充分的救治。中国民间艾滋病工作步履艰难,民间组织自主空间受到政府的敌视、压制,说真话、办实事的代价过大,个体或团队往往难以承担。高耀洁医生为民族承担苦难,如今她处于被困守之境,几乎独自抗争。不能不说是我们艾滋病工作者悲哀。



2007年2月16日 于北京BOBO自由城







高耀洁医生为民族承担苦难,如今她处于被困守之境,几乎独自抗争。不能不说是我们艾滋病工作者悲哀。



编者按:在我们发表这篇文章的时候,在世界舆论和民主力量的压力下,高耀洁女士已经获得中国最高当局的批准允许她来美国领奖。我们祝贺高女士获准来美,祝她访美成功! 高女士80岁了,被称为中国防爱第一人,不仅在中国,也在世界获得了人们的高度赞扬和尊敬。可是中国政府却一再禁止她出国领奖,并且对她软禁。如果不是希拉里写信给中国最高当局写信,现在高女士仍然被关在家中。我们要问这是为什么?这一事件似乎过去了,而诸多像高耀洁这样的人,却依然遭受着迫害。我们要问在中国做好事善事,正直讲真话为什么这么难?

编辑部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夫人希拉里女士担任名誉会长的组织生命之音(Vital Voices),邀请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高耀洁医生到美国参加3月14日的颁奖会。届时希拉里女士将给高耀洁医生颁奖,以表彰高耀洁医生为妇女和人权工作做出的贡献。

为阻止高耀洁教授赴美,2007年2月1日起至今(2月16日),十余名警察将80岁高龄的高耀洁医生软禁在家。虽都有每日几批河南省政府重要官员拜访的殊荣,高耀洁医生却连走出家门的自由都没有。拜访的志愿者被扣留或驱赶,采访的国际媒体记者被阻拦。同时高耀洁医生的新浪博客上的所有网友评论被删除、稿件被部分删除,家中电话被彻底切断。来访者被欺骗、盘问、恐吓、驱赶、扣留,警方的说辞是为了不让高耀洁教授被西方社会利用。

而中国政府向美方的解释是:高耀洁医生年老体衰,患有高血压等疾病,因此其家人劝阻其外出。为了让此说辞更有说服力,2月13日《河南日报》以《陈全国看望慰问专家学者:尊重知识爱护人才》(http://www.hnsc.com.cn/news/2007/ 02/13/157865.htm)为题,登载出大幅的照片说高耀洁医生激动地表示感谢党和政府的关心和关怀。外人不知道,高耀洁医生自从被软禁后,天天家里来省委省政府的政要,也来妇联、红十字会的首脑,每拨人马通常先是寒暄两小时,美其名曰:慰问、看望、拜年,直到最后,才无一例外图穷匕见对老人和盘托出来意美国,就不要去了啊。但老人要走出家门,却被警察阻止,高医生在电话里说:他们不让我开门。在偶得的机会中,高耀洁医生通过电话表明她的态度:不主动放弃此次领奖机会,坚决不接受别人赴美代领奖项,愿意与国际社会再探讨中国艾滋病问题。平时高教授最恨说假话、弄虚作假,她嫉恶如仇、恨贪官污吏,自己从不阿谀奉承。面对软禁自己的警察和充当说客的当地官员,谴责都来不及,高耀洁医生又怎能激动地表示感谢党和政府的关心和关怀呢。老人看见《河南日报》的报道,非常气愤,给我电话澄清说,她只是对陈全国说了句谢谢,不好意思,你们一次一次来。而其余皆为他自己编造。高教授还告知我她两个的孩子受到政府太大的压力,在家哭了一下午,劝老人顺从政府的意见不去领奖。高耀洁医生在河南的子女和孙辈共6人,成了当地政府要挟老人的人质。

高耀洁医生已经80岁高龄,虽获得几个国际奖项,却一次次因地方政府不发护照等方式阻拦,无法出国领奖。河南当局阻止高耀洁医生出国领奖的原因并不复杂。然而,世人只知有上蔡县文楼村,却不知有许许多多没有划分为艾滋病重点村的黑洞。高耀洁大夫多年到乡村义诊,又在家接待成百上千的感染者和病人,与各地通信一万五千多封,对基层的情况了解清楚。她从不顾河南政府的脸面,不断对外公布艾滋病领域层出不穷的问题,此为被阻拦出国原因之一。原因之二,河南艾滋病的历史问题,是数额众多的非法血站和违规操作的官方血站造成的,究其根本,为当地官僚为了巨额经济利益,不惜草菅人命。在位和高升的官员,如何为被感染艾滋病的成千上万的百姓负责?再者,当今中国,政府卫生部门只强调艾滋病性传播和静脉注射毒品滥用者针具传播,当输血感染艾滋病的案例在高耀洁医生案头高高堆起,高耀洁医生坚持要重视艾滋病血液传播问题,杜绝悲剧再发生。高耀洁医生的工作被海内外认可获得声誉后,河南政府要求其为河南政绩著书、要求其不要再谈血液问题,皆被坚持一不说假话、二不做假事、三不造假货的老人拒绝了,并不留情面地继续呼吁关注血液传播艾滋病问题。河南省政府害怕暴露真相,编织越来越多的谎言,并明里暗里变本加厉地压制高耀洁医生的生存空间。因此有了此次软禁80岁老太太,阻止其出国的事件。

贪官污吏渎职腐败,地方部门发艾滋财侵吞艾政府款项,感染者、病人和孤儿们所获有限;艾滋病疫情本身严重,宣传防治不力,抗病毒药物的专利壁垒仍未打破,许多病人难以获得充分的救治。中国民间艾滋病工作步履艰难,民间组织自主空间受到政府的敌视、压制,说真话、办实事的代价过大,个体或团队往往难以承担。高耀洁医生为民族承担苦难,如今她处于被困守之境,几乎独自抗争。不能不说是我们艾滋病工作者悲哀。



2007年2月16日 于北京BOBO自由城







高耀洁医生为民族承担苦难,如今她处于被困守之境,几乎独自抗争。不能不说是我们艾滋病工作者悲哀。



编者按:在我们发表这篇文章的时候,在世界舆论和民主力量的压力下,高耀洁女士已经获得中国最高当局的批准允许她来美国领奖。我们祝贺高女士获准来美,祝她访美成功! 高女士80岁了,被称为中国防爱第一人,不仅在中国,也在世界获得了人们的高度赞扬和尊敬。可是中国政府却一再禁止她出国领奖,并且对她软禁。如果不是希拉里写信给中国最高当局写信,现在高女士仍然被关在家中。我们要问这是为什么?这一事件似乎过去了,而诸多像高耀洁这样的人,却依然遭受着迫害。我们要问在中国做好事善事,正直讲真话为什么这么难?

编辑部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夫人希拉里女士担任名誉会长的组织生命之音(Vital Voices),邀请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高耀洁医生到美国参加3月14日的颁奖会。届时希拉里女士将给高耀洁医生颁奖,以表彰高耀洁医生为妇女和人权工作做出的贡献。

为阻止高耀洁教授赴美,2007年2月1日起至今(2月16日),十余名警察将80岁高龄的高耀洁医生软禁在家。虽都有每日几批河南省政府重要官员拜访的殊荣,高耀洁医生却连走出家门的自由都没有。拜访的志愿者被扣留或驱赶,采访的国际媒体记者被阻拦。同时高耀洁医生的新浪博客上的所有网友评论被删除、稿件被部分删除,家中电话被彻底切断。来访者被欺骗、盘问、恐吓、驱赶、扣留,警方的说辞是为了不让高耀洁教授被西方社会利用。

而中国政府向美方的解释是:高耀洁医生年老体衰,患有高血压等疾病,因此其家人劝阻其外出。为了让此说辞更有说服力,2月13日《河南日报》以《陈全国看望慰问专家学者:尊重知识爱护人才》(http://www.hnsc.com.cn/news/2007/ 02/13/157865.htm)为题,登载出大幅的照片说高耀洁医生激动地表示感谢党和政府的关心和关怀。外人不知道,高耀洁医生自从被软禁后,天天家里来省委省政府的政要,也来妇联、红十字会的首脑,每拨人马通常先是寒暄两小时,美其名曰:慰问、看望、拜年,直到最后,才无一例外图穷匕见对老人和盘托出来意美国,就不要去了啊。但老人要走出家门,却被警察阻止,高医生在电话里说:他们不让我开门。在偶得的机会中,高耀洁医生通过电话表明她的态度:不主动放弃此次领奖机会,坚决不接受别人赴美代领奖项,愿意与国际社会再探讨中国艾滋病问题。平时高教授最恨说假话、弄虚作假,她嫉恶如仇、恨贪官污吏,自己从不阿谀奉承。面对软禁自己的警察和充当说客的当地官员,谴责都来不及,高耀洁医生又怎能激动地表示感谢党和政府的关心和关怀呢。老人看见《河南日报》的报道,非常气愤,给我电话澄清说,她只是对陈全国说了句谢谢,不好意思,你们一次一次来。而其余皆为他自己编造。高教授还告知我她两个的孩子受到政府太大的压力,在家哭了一下午,劝老人顺从政府的意见不去领奖。高耀洁医生在河南的子女和孙辈共6人,成了当地政府要挟老人的人质。

高耀洁医生已经80岁高龄,虽获得几个国际奖项,却一次次因地方政府不发护照等方式阻拦,无法出国领奖。河南当局阻止高耀洁医生出国领奖的原因并不复杂。然而,世人只知有上蔡县文楼村,却不知有许许多多没有划分为艾滋病重点村的黑洞。高耀洁大夫多年到乡村义诊,又在家接待成百上千的感染者和病人,与各地通信一万五千多封,对基层的情况了解清楚。她从不顾河南政府的脸面,不断对外公布艾滋病领域层出不穷的问题,此为被阻拦出国原因之一。原因之二,河南艾滋病的历史问题,是数额众多的非法血站和违规操作的官方血站造成的,究其根本,为当地官僚为了巨额经济利益,不惜草菅人命。在位和高升的官员,如何为被感染艾滋病的成千上万的百姓负责?再者,当今中国,政府卫生部门只强调艾滋病性传播和静脉注射毒品滥用者针具传播,当输血感染艾滋病的案例在高耀洁医生案头高高堆起,高耀洁医生坚持要重视艾滋病血液传播问题,杜绝悲剧再发生。高耀洁医生的工作被海内外认可获得声誉后,河南政府要求其为河南政绩著书、要求其不要再谈血液问题,皆被坚持一不说假话、二不做假事、三不造假货的老人拒绝了,并不留情面地继续呼吁关注血液传播艾滋病问题。河南省政府害怕暴露真相,编织越来越多的谎言,并明里暗里变本加厉地压制高耀洁医生的生存空间。因此有了此次软禁80岁老太太,阻止其出国的事件。

贪官污吏渎职腐败,地方部门发艾滋财侵吞艾政府款项,感染者、病人和孤儿们所获有限;艾滋病疫情本身严重,宣传防治不力,抗病毒药物的专利壁垒仍未打破,许多病人难以获得充分的救治。中国民间艾滋病工作步履艰难,民间组织自主空间受到政府的敌视、压制,说真话、办实事的代价过大,个体或团队往往难以承担。高耀洁医生为民族承担苦难,如今她处于被困守之境,几乎独自抗争。不能不说是我们艾滋病工作者悲哀。



2007年2月16日 于北京BOBO自由城







高耀洁医生为民族承担苦难,如今她处于被困守之境,几乎独自抗争。不能不说是我们艾滋病工作者悲哀。



编者按:在我们发表这篇文章的时候,在世界舆论和民主力量的压力下,高耀洁女士已经获得中国最高当局的批准允许她来美国领奖。我们祝贺高女士获准来美,祝她访美成功! 高女士80岁了,被称为中国防爱第一人,不仅在中国,也在世界获得了人们的高度赞扬和尊敬。可是中国政府却一再禁止她出国领奖,并且对她软禁。如果不是希拉里写信给中国最高当局写信,现在高女士仍然被关在家中。我们要问这是为什么?这一事件似乎过去了,而诸多像高耀洁这样的人,却依然遭受着迫害。我们要问在中国做好事善事,正直讲真话为什么这么难?

编辑部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夫人希拉里女士担任名誉会长的组织生命之音(Vital Voices),邀请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高耀洁医生到美国参加3月14日的颁奖会。届时希拉里女士将给高耀洁医生颁奖,以表彰高耀洁医生为妇女和人权工作做出的贡献。

为阻止高耀洁教授赴美,2007年2月1日起至今(2月16日),十余名警察将80岁高龄的高耀洁医生软禁在家。虽都有每日几批河南省政府重要官员拜访的殊荣,高耀洁医生却连走出家门的自由都没有。拜访的志愿者被扣留或驱赶,采访的国际媒体记者被阻拦。同时高耀洁医生的新浪博客上的所有网友评论被删除、稿件被部分删除,家中电话被彻底切断。来访者被欺骗、盘问、恐吓、驱赶、扣留,警方的说辞是为了不让高耀洁教授被西方社会利用。

而中国政府向美方的解释是:高耀洁医生年老体衰,患有高血压等疾病,因此其家人劝阻其外出。为了让此说辞更有说服力,2月13日《河南日报》以《陈全国看望慰问专家学者:尊重知识爱护人才》(http://www.hnsc.com.cn/news/2007/ 02/13/157865.htm)为题,登载出大幅的照片说高耀洁医生激动地表示感谢党和政府的关心和关怀。外人不知道,高耀洁医生自从被软禁后,天天家里来省委省政府的政要,也来妇联、红十字会的首脑,每拨人马通常先是寒暄两小时,美其名曰:慰问、看望、拜年,直到最后,才无一例外图穷匕见对老人和盘托出来意美国,就不要去了啊。但老人要走出家门,却被警察阻止,高医生在电话里说:他们不让我开门。在偶得的机会中,高耀洁医生通过电话表明她的态度:不主动放弃此次领奖机会,坚决不接受别人赴美代领奖项,愿意与国际社会再探讨中国艾滋病问题。平时高教授最恨说假话、弄虚作假,她嫉恶如仇、恨贪官污吏,自己从不阿谀奉承。面对软禁自己的警察和充当说客的当地官员,谴责都来不及,高耀洁医生又怎能激动地表示感谢党和政府的关心和关怀呢。老人看见《河南日报》的报道,非常气愤,给我电话澄清说,她只是对陈全国说了句谢谢,不好意思,你们一次一次来。而其余皆为他自己编造。高教授还告知我她两个的孩子受到政府太大的压力,在家哭了一下午,劝老人顺从政府的意见不去领奖。高耀洁医生在河南的子女和孙辈共6人,成了当地政府要挟老人的人质。

高耀洁医生已经80岁高龄,虽获得几个国际奖项,却一次次因地方政府不发护照等方式阻拦,无法出国领奖。河南当局阻止高耀洁医生出国领奖的原因并不复杂。然而,世人只知有上蔡县文楼村,却不知有许许多多没有划分为艾滋病重点村的黑洞。高耀洁大夫多年到乡村义诊,又在家接待成百上千的感染者和病人,与各地通信一万五千多封,对基层的情况了解清楚。她从不顾河南政府的脸面,不断对外公布艾滋病领域层出不穷的问题,此为被阻拦出国原因之一。原因之二,河南艾滋病的历史问题,是数额众多的非法血站和违规操作的官方血站造成的,究其根本,为当地官僚为了巨额经济利益,不惜草菅人命。在位和高升的官员,如何为被感染艾滋病的成千上万的百姓负责?再者,当今中国,政府卫生部门只强调艾滋病性传播和静脉注射毒品滥用者针具传播,当输血感染艾滋病的案例在高耀洁医生案头高高堆起,高耀洁医生坚持要重视艾滋病血液传播问题,杜绝悲剧再发生。高耀洁医生的工作被海内外认可获得声誉后,河南政府要求其为河南政绩著书、要求其不要再谈血液问题,皆被坚持一不说假话、二不做假事、三不造假货的老人拒绝了,并不留情面地继续呼吁关注血液传播艾滋病问题。河南省政府害怕暴露真相,编织越来越多的谎言,并明里暗里变本加厉地压制高耀洁医生的生存空间。因此有了此次软禁80岁老太太,阻止其出国的事件。

贪官污吏渎职腐败,地方部门发艾滋财侵吞艾政府款项,感染者、病人和孤儿们所获有限;艾滋病疫情本身严重,宣传防治不力,抗病毒药物的专利壁垒仍未打破,许多病人难以获得充分的救治。中国民间艾滋病工作步履艰难,民间组织自主空间受到政府的敌视、压制,说真话、办实事的代价过大,个体或团队往往难以承担。高耀洁医生为民族承担苦难,如今她处于被困守之境,几乎独自抗争。不能不说是我们艾滋病工作者悲哀。



2007年2月16日 于北京BOBO自由城







高耀洁医生为民族承担苦难,如今她处于被困守之境,几乎独自抗争。不能不说是我们艾滋病工作者悲哀。



编者按:在我们发表这篇文章的时候,在世界舆论和民主力量的压力下,高耀洁女士已经获得中国最高当局的批准允许她来美国领奖。我们祝贺高女士获准来美,祝她访美成功! 高女士80岁了,被称为中国防爱第一人,不仅在中国,也在世界获得了人们的高度赞扬和尊敬。可是中国政府却一再禁止她出国领奖,并且对她软禁。如果不是希拉里写信给中国最高当局写信,现在高女士仍然被关在家中。我们要问这是为什么?这一事件似乎过去了,而诸多像高耀洁这样的人,却依然遭受着迫害。我们要问在中国做好事善事,正直讲真话为什么这么难?

编辑部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夫人希拉里女士担任名誉会长的组织生命之音(Vital Voices),邀请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高耀洁医生到美国参加3月14日的颁奖会。届时希拉里女士将给高耀洁医生颁奖,以表彰高耀洁医生为妇女和人权工作做出的贡献。

为阻止高耀洁教授赴美,2007年2月1日起至今(2月16日),十余名警察将80岁高龄的高耀洁医生软禁在家。虽都有每日几批河南省政府重要官员拜访的殊荣,高耀洁医生却连走出家门的自由都没有。拜访的志愿者被扣留或驱赶,采访的国际媒体记者被阻拦。同时高耀洁医生的新浪博客上的所有网友评论被删除、稿件被部分删除,家中电话被彻底切断。来访者被欺骗、盘问、恐吓、驱赶、扣留,警方的说辞是为了不让高耀洁教授被西方社会利用。

而中国政府向美方的解释是:高耀洁医生年老体衰,患有高血压等疾病,因此其家人劝阻其外出。为了让此说辞更有说服力,2月13日《河南日报》以《陈全国看望慰问专家学者:尊重知识爱护人才》(http://www.hnsc.com.cn/news/2007/ 02/13/157865.htm)为题,登载出大幅的照片说高耀洁医生激动地表示感谢党和政府的关心和关怀。外人不知道,高耀洁医生自从被软禁后,天天家里来省委省政府的政要,也来妇联、红十字会的首脑,每拨人马通常先是寒暄两小时,美其名曰:慰问、看望、拜年,直到最后,才无一例外图穷匕见对老人和盘托出来意美国,就不要去了啊。但老人要走出家门,却被警察阻止,高医生在电话里说:他们不让我开门。在偶得的机会中,高耀洁医生通过电话表明她的态度:不主动放弃此次领奖机会,坚决不接受别人赴美代领奖项,愿意与国际社会再探讨中国艾滋病问题。平时高教授最恨说假话、弄虚作假,她嫉恶如仇、恨贪官污吏,自己从不阿谀奉承。面对软禁自己的警察和充当说客的当地官员,谴责都来不及,高耀洁医生又怎能激动地表示感谢党和政府的关心和关怀呢。老人看见《河南日报》的报道,非常气愤,给我电话澄清说,她只是对陈全国说了句谢谢,不好意思,你们一次一次来。而其余皆为他自己编造。高教授还告知我她两个的孩子受到政府太大的压力,在家哭了一下午,劝老人顺从政府的意见不去领奖。高耀洁医生在河南的子女和孙辈共6人,成了当地政府要挟老人的人质。

高耀洁医生已经80岁高龄,虽获得几个国际奖项,却一次次因地方政府不发护照等方式阻拦,无法出国领奖。河南当局阻止高耀洁医生出国领奖的原因并不复杂。然而,世人只知有上蔡县文楼村,却不知有许许多多没有划分为艾滋病重点村的黑洞。高耀洁大夫多年到乡村义诊,又在家接待成百上千的感染者和病人,与各地通信一万五千多封,对基层的情况了解清楚。她从不顾河南政府的脸面,不断对外公布艾滋病领域层出不穷的问题,此为被阻拦出国原因之一。原因之二,河南艾滋病的历史问题,是数额众多的非法血站和违规操作的官方血站造成的,究其根本,为当地官僚为了巨额经济利益,不惜草菅人命。在位和高升的官员,如何为被感染艾滋病的成千上万的百姓负责?再者,当今中国,政府卫生部门只强调艾滋病性传播和静脉注射毒品滥用者针具传播,当输血感染艾滋病的案例在高耀洁医生案头高高堆起,高耀洁医生坚持要重视艾滋病血液传播问题,杜绝悲剧再发生。高耀洁医生的工作被海内外认可获得声誉后,河南政府要求其为河南政绩著书、要求其不要再谈血液问题,皆被坚持一不说假话、二不做假事、三不造假货的老人拒绝了,并不留情面地继续呼吁关注血液传播艾滋病问题。河南省政府害怕暴露真相,编织越来越多的谎言,并明里暗里变本加厉地压制高耀洁医生的生存空间。因此有了此次软禁80岁老太太,阻止其出国的事件。

贪官污吏渎职腐败,地方部门发艾滋财侵吞艾政府款项,感染者、病人和孤儿们所获有限;艾滋病疫情本身严重,宣传防治不力,抗病毒药物的专利壁垒仍未打破,许多病人难以获得充分的救治。中国民间艾滋病工作步履艰难,民间组织自主空间受到政府的敌视、压制,说真话、办实事的代价过大,个体或团队往往难以承担。高耀洁医生为民族承担苦难,如今她处于被困守之境,几乎独自抗争。不能不说是我们艾滋病工作者悲哀。



2007年2月16日 于北京BOBO自由城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