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改变中国人权状况,推动中国的进步采访中国人权布鲁塞尔办公室负责人伊莎贝尔女士
《人与人权》 编辑部



中国人权为进一步开展在欧盟的呼吁工作,在布鲁塞尔开设办公室。



2007年1月,中国人权为进一步开展在欧盟的呼吁工作,在布鲁塞尔开设了办公室。秦希睿女士任该办公室负责人。秦希睿女士有着丰富的国际事务活动经验,2005-2006年,她曾在欧盟委员会驻北京代表团工作;之前她在瑞典外交部任职。秦希睿女士是瑞典人,瑞典语和德语是她的母语,此外她也讲法语、英语和汉语。该办公室的建立,对于欧盟和中国的人权对话,对于促进中国人权的进步,都将起到有益的作用。最近《人与人权》杂志采访了伊萨贝尔女士。

记者:秦希睿女士,您好!很高兴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据说中国人权在布鲁塞尔设立了新办公室,您负责那里的工作。您对此能简单地介绍一下吗?比如,它是什么时候开办的? 在什么地方?

秦:谢谢您的采访。中国人权在欧洲的办公室是今年,也就是2007年1月建立的。该办公室设在布鲁塞尔,因为欧盟的总部在那里,它的一些主要的常设机构也在那里,比如欧盟理事会、欧盟委员会等。我们的办公室设在布鲁塞尔,便于我们在欧盟开展工作。具体点地说,我们的办公室在布鲁塞尔的NGO大楼,该大楼为世界许多NGO共有。国际上许多著名的NGO在那里都设有办公室,其中一些和我们很好的长期合作关系,

记者:中国人权的总部在纽约,它在香港有分部,这次又在欧洲开设了新的办公室,这表示该组织的发展和进步。您能说说中国人权在欧洲开设办公室的意义吗?

秦:这些年来,中国人权的事业一直在发展,我们在欧盟、在联合国会议、在欧盟和中国的人权对话的研讨会以及各种NGO的活动中,都有越来越多的参与,我们的声音也越来越受重视,这对推动中国的人权进步起到了有益的作用。

欧盟自成立以来,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日益增强。欧盟和中国有重要的关系,除了经济之外,也还有政治、社会、科技、文化、宗教等各方面。欧盟无疑对中国有重要影响。中国人权在布鲁塞尔开设办公室,目的是加强对欧盟的呼吁,促进欧盟和各欧洲国家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以各种方式促进中国的人权进步。

在欧洲设立办公室,对我们是个挑战,也是个机会。和过去相比,我们在欧洲将有更多的工作要做,而新工作总是有些难度,但是通过我们的呼吁,使欧盟更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更恰当地和中国政府进行人权对话,这对推动中国人权的进步将很有益。从这点说,我们在欧洲设立办公室是很有意义的。

记者:中国人权在欧盟的呼吁为什么这么重要呢?

秦:这些年来,随着中国的开放和对国际事务介入的增加,中国在世界有了新的关系,其中包括新的承诺和责任。当中国在国际事务中参与得更多,起到更重要的作用之际,中国人权的呼吁工作也就随之应该扩展。为了使我们的呼吁更有效更有影响,我们应该努力尝试不同的活动方式,在各种不同的层次上起到作用。

欧盟和中国从1990年开始政治对话,在1996年开始正式的人权对话,对此人们已经有过介绍。从那以来,欧盟和中国的关系一直在发展。今天,欧盟是中国在世界上最大的贸易伙伴。作为最重要的伙伴,欧盟能够施加压力帮助中国发展,特别是在人权和法制领域。比如,欧盟和中国的人权对话就是一个重要的论坛。当然也还在其他领域,如经济、文化、环境等等。欧盟促使中国发展得更好,更适合国际上的标准。

中国人权在布鲁塞尔的办公室,将提供一个有力的平台,使我们和欧盟议会、欧盟委员会和欧盟各成员国对话。建立该办公室,将增大中国人权对欧盟的影响;这对欧盟和其各成员国准确了解中国的人权状况也更有利;对于如何更有效地和中国政府交涉敏感事件,我们也能提出好的建议。

记者:那么您将如何在欧盟开展工作呢?

秦:首先,我们将进一步发展和欧盟的关系,这包括欧盟议会、欧盟委员会、欧盟委员会和各成员国。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可以和他们定期交流有关中国的人权状况的信息、意见,具体讨论中国的人权个案。

我们将在欧洲更多地参加人权会议和有关活动,这将更广更有力地介绍中国的人权状况。另外,我们也将发送简报,安排一些特别的项目,邀请欧盟各机构和成员参加,对中国的人权状况进行介绍、讨论和研究。同时,我们也将继续和世界各NGO进行合作,同在欧洲,同在一座大楼,我们的接触与合作将更经常更普遍更有益。

我们在欧洲的活动和纽约总部、香港分部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比如,如果纽约总部发布什么消息、报告,我们也在欧洲同时发布,让欧盟更快更广泛地得知。布鲁塞尔办公室的所有活动,和纽约总部、香港分部都是共同计划的、协调一致的。我们在欧洲的工作是为了实现中国人权的目标:支持中国国内的维权运动,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进步和中国社会的进步。我们在欧洲的工作也将与中国人权在联合国、在北美、在中国大陆的工作相配合。

记者:2007年,中国人权在欧洲有什么活动?

秦:在2007年我们主要的工作是健全办事机构,发展与欧盟各机构和成员的关系,当然我们也要参加一些活动。现在,我们已经着手几个具体的事情:2月份,中国人权参加了在法国巴黎举行的世界第三次反死刑大会,并在会上作了发言。3月末,我们将为中国人权布鲁塞尔办公室的创办,举行一个招待会,届时我们将邀请欧盟各机构和成员、各NGO 与记者们参加。春末,我们将向欧盟和中国的人权讨论、对话,提供我们的意见。我们还要参加欧盟议会人权小组委员会的每月会议。

记者: 中国的人权状况不好。您认为欧盟会促使中国的人权进步吗?中国人权希望欧盟做些什么?

秦:如上所说, 欧盟和中国有很长的关系,2005年,举行了外交关系30周年的庆祝活动。欧盟参加了和中国的特殊的人权对话,它开创了一个平台,在此欧盟能够向中国提出一些困难的人权事务。但在过去的时间里,对话的结果通常让人很沮丧。中国人权相信,关于人权问题,欧盟可以通过对话向中国施加更多的有建设性的压力,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欧盟各机构和各成员国经常向中国人权咨询中国的人权状况,及一些人权个案,布鲁塞尔办公室的设立有助于我们与他们的交流。

记者:最后,您能像我们的读者介绍一下自己吗?

秦:我是瑞典人,但有德国血统,因此瑞典语和德语是我母语。前两年,我在北京,是欧盟委员会代表团人权事务官员;在此之前,我是瑞典常驻欧盟代表团的官员。我也曾经在瑞典驻联合国使团和瑞典驻布鲁塞尔大使馆实习过。总之,我一直从事国际事务工作。

我对中国的兴趣,是1997年我在瑞典德隆大学研究政治学是发生的。1998年,一个叫中文的比利时朋友向我介绍了汉语和一些有关中国政治和人权的情况。2000年,我开始在德隆大学东南亚研究院学习汉语;同年夏天,我第一次来中国,在广州进修中文。再后,我去北京完成了我的研究生毕业论文中国的家庭暴力和妇女权利,当时我的专业是政治科学和东南亚研究。

我很高兴参加中国人权的工作,而在布鲁塞尔和欧盟交涉有关中国人权的事务,也是我熟悉的工作,是我的专业吧。我在欧盟任职期间,中国人权的工作给予我很深的印象,我喜欢和他们打交道,他们对中国的人权状况总是提出建设性的批评,提出清楚明了的意见,其中一些对各国政府和国际组织相当有吸引力。

我的目标是充当好一个NGO代表的角色,利用我在欧盟的经验和联系,
增强中国人权在欧洲的呼吁,扩大其影响。我将和中国人权纽约总部及香港分部的人员一起工作,他们给我的印象是具有献身精神,刻苦工作,有多样性的背景。我很高兴和他们共同工作,我期望我们的努力能实现我们的目标:改变中国人权的状况,推动中国的进步。

记者:秦希睿女士,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秦:也谢谢你!


2007年2月







中国人权为进一步开展在欧盟的呼吁工作,在布鲁塞尔开设办公室。



2007年1月,中国人权为进一步开展在欧盟的呼吁工作,在布鲁塞尔开设了办公室。秦希睿女士任该办公室负责人。秦希睿女士有着丰富的国际事务活动经验,2005-2006年,她曾在欧盟委员会驻北京代表团工作;之前她在瑞典外交部任职。秦希睿女士是瑞典人,瑞典语和德语是她的母语,此外她也讲法语、英语和汉语。该办公室的建立,对于欧盟和中国的人权对话,对于促进中国人权的进步,都将起到有益的作用。最近《人与人权》杂志采访了伊萨贝尔女士。

记者:秦希睿女士,您好!很高兴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据说中国人权在布鲁塞尔设立了新办公室,您负责那里的工作。您对此能简单地介绍一下吗?比如,它是什么时候开办的? 在什么地方?

秦:谢谢您的采访。中国人权在欧洲的办公室是今年,也就是2007年1月建立的。该办公室设在布鲁塞尔,因为欧盟的总部在那里,它的一些主要的常设机构也在那里,比如欧盟理事会、欧盟委员会等。我们的办公室设在布鲁塞尔,便于我们在欧盟开展工作。具体点地说,我们的办公室在布鲁塞尔的NGO大楼,该大楼为世界许多NGO共有。国际上许多著名的NGO在那里都设有办公室,其中一些和我们很好的长期合作关系,

记者:中国人权的总部在纽约,它在香港有分部,这次又在欧洲开设了新的办公室,这表示该组织的发展和进步。您能说说中国人权在欧洲开设办公室的意义吗?

秦:这些年来,中国人权的事业一直在发展,我们在欧盟、在联合国会议、在欧盟和中国的人权对话的研讨会以及各种NGO的活动中,都有越来越多的参与,我们的声音也越来越受重视,这对推动中国的人权进步起到了有益的作用。

欧盟自成立以来,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日益增强。欧盟和中国有重要的关系,除了经济之外,也还有政治、社会、科技、文化、宗教等各方面。欧盟无疑对中国有重要影响。中国人权在布鲁塞尔开设办公室,目的是加强对欧盟的呼吁,促进欧盟和各欧洲国家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以各种方式促进中国的人权进步。

在欧洲设立办公室,对我们是个挑战,也是个机会。和过去相比,我们在欧洲将有更多的工作要做,而新工作总是有些难度,但是通过我们的呼吁,使欧盟更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更恰当地和中国政府进行人权对话,这对推动中国人权的进步将很有益。从这点说,我们在欧洲设立办公室是很有意义的。

记者:中国人权在欧盟的呼吁为什么这么重要呢?

秦:这些年来,随着中国的开放和对国际事务介入的增加,中国在世界有了新的关系,其中包括新的承诺和责任。当中国在国际事务中参与得更多,起到更重要的作用之际,中国人权的呼吁工作也就随之应该扩展。为了使我们的呼吁更有效更有影响,我们应该努力尝试不同的活动方式,在各种不同的层次上起到作用。

欧盟和中国从1990年开始政治对话,在1996年开始正式的人权对话,对此人们已经有过介绍。从那以来,欧盟和中国的关系一直在发展。今天,欧盟是中国在世界上最大的贸易伙伴。作为最重要的伙伴,欧盟能够施加压力帮助中国发展,特别是在人权和法制领域。比如,欧盟和中国的人权对话就是一个重要的论坛。当然也还在其他领域,如经济、文化、环境等等。欧盟促使中国发展得更好,更适合国际上的标准。

中国人权在布鲁塞尔的办公室,将提供一个有力的平台,使我们和欧盟议会、欧盟委员会和欧盟各成员国对话。建立该办公室,将增大中国人权对欧盟的影响;这对欧盟和其各成员国准确了解中国的人权状况也更有利;对于如何更有效地和中国政府交涉敏感事件,我们也能提出好的建议。

记者:那么您将如何在欧盟开展工作呢?

秦:首先,我们将进一步发展和欧盟的关系,这包括欧盟议会、欧盟委员会、欧盟委员会和各成员国。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可以和他们定期交流有关中国的人权状况的信息、意见,具体讨论中国的人权个案。

我们将在欧洲更多地参加人权会议和有关活动,这将更广更有力地介绍中国的人权状况。另外,我们也将发送简报,安排一些特别的项目,邀请欧盟各机构和成员参加,对中国的人权状况进行介绍、讨论和研究。同时,我们也将继续和世界各NGO进行合作,同在欧洲,同在一座大楼,我们的接触与合作将更经常更普遍更有益。

我们在欧洲的活动和纽约总部、香港分部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比如,如果纽约总部发布什么消息、报告,我们也在欧洲同时发布,让欧盟更快更广泛地得知。布鲁塞尔办公室的所有活动,和纽约总部、香港分部都是共同计划的、协调一致的。我们在欧洲的工作是为了实现中国人权的目标:支持中国国内的维权运动,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进步和中国社会的进步。我们在欧洲的工作也将与中国人权在联合国、在北美、在中国大陆的工作相配合。

记者:2007年,中国人权在欧洲有什么活动?

秦:在2007年我们主要的工作是健全办事机构,发展与欧盟各机构和成员的关系,当然我们也要参加一些活动。现在,我们已经着手几个具体的事情:2月份,中国人权参加了在法国巴黎举行的世界第三次反死刑大会,并在会上作了发言。3月末,我们将为中国人权布鲁塞尔办公室的创办,举行一个招待会,届时我们将邀请欧盟各机构和成员、各NGO 与记者们参加。春末,我们将向欧盟和中国的人权讨论、对话,提供我们的意见。我们还要参加欧盟议会人权小组委员会的每月会议。

记者: 中国的人权状况不好。您认为欧盟会促使中国的人权进步吗?中国人权希望欧盟做些什么?

秦:如上所说, 欧盟和中国有很长的关系,2005年,举行了外交关系30周年的庆祝活动。欧盟参加了和中国的特殊的人权对话,它开创了一个平台,在此欧盟能够向中国提出一些困难的人权事务。但在过去的时间里,对话的结果通常让人很沮丧。中国人权相信,关于人权问题,欧盟可以通过对话向中国施加更多的有建设性的压力,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欧盟各机构和各成员国经常向中国人权咨询中国的人权状况,及一些人权个案,布鲁塞尔办公室的设立有助于我们与他们的交流。

记者:最后,您能像我们的读者介绍一下自己吗?

秦:我是瑞典人,但有德国血统,因此瑞典语和德语是我母语。前两年,我在北京,是欧盟委员会代表团人权事务官员;在此之前,我是瑞典常驻欧盟代表团的官员。我也曾经在瑞典驻联合国使团和瑞典驻布鲁塞尔大使馆实习过。总之,我一直从事国际事务工作。

我对中国的兴趣,是1997年我在瑞典德隆大学研究政治学是发生的。1998年,一个叫中文的比利时朋友向我介绍了汉语和一些有关中国政治和人权的情况。2000年,我开始在德隆大学东南亚研究院学习汉语;同年夏天,我第一次来中国,在广州进修中文。再后,我去北京完成了我的研究生毕业论文中国的家庭暴力和妇女权利,当时我的专业是政治科学和东南亚研究。

我很高兴参加中国人权的工作,而在布鲁塞尔和欧盟交涉有关中国人权的事务,也是我熟悉的工作,是我的专业吧。我在欧盟任职期间,中国人权的工作给予我很深的印象,我喜欢和他们打交道,他们对中国的人权状况总是提出建设性的批评,提出清楚明了的意见,其中一些对各国政府和国际组织相当有吸引力。

我的目标是充当好一个NGO代表的角色,利用我在欧盟的经验和联系,
增强中国人权在欧洲的呼吁,扩大其影响。我将和中国人权纽约总部及香港分部的人员一起工作,他们给我的印象是具有献身精神,刻苦工作,有多样性的背景。我很高兴和他们共同工作,我期望我们的努力能实现我们的目标:改变中国人权的状况,推动中国的进步。

记者:秦希睿女士,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秦:也谢谢你!


2007年2月







中国人权为进一步开展在欧盟的呼吁工作,在布鲁塞尔开设办公室。



2007年1月,中国人权为进一步开展在欧盟的呼吁工作,在布鲁塞尔开设了办公室。秦希睿女士任该办公室负责人。秦希睿女士有着丰富的国际事务活动经验,2005-2006年,她曾在欧盟委员会驻北京代表团工作;之前她在瑞典外交部任职。秦希睿女士是瑞典人,瑞典语和德语是她的母语,此外她也讲法语、英语和汉语。该办公室的建立,对于欧盟和中国的人权对话,对于促进中国人权的进步,都将起到有益的作用。最近《人与人权》杂志采访了伊萨贝尔女士。

记者:秦希睿女士,您好!很高兴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据说中国人权在布鲁塞尔设立了新办公室,您负责那里的工作。您对此能简单地介绍一下吗?比如,它是什么时候开办的? 在什么地方?

秦:谢谢您的采访。中国人权在欧洲的办公室是今年,也就是2007年1月建立的。该办公室设在布鲁塞尔,因为欧盟的总部在那里,它的一些主要的常设机构也在那里,比如欧盟理事会、欧盟委员会等。我们的办公室设在布鲁塞尔,便于我们在欧盟开展工作。具体点地说,我们的办公室在布鲁塞尔的NGO大楼,该大楼为世界许多NGO共有。国际上许多著名的NGO在那里都设有办公室,其中一些和我们很好的长期合作关系,

记者:中国人权的总部在纽约,它在香港有分部,这次又在欧洲开设了新的办公室,这表示该组织的发展和进步。您能说说中国人权在欧洲开设办公室的意义吗?

秦:这些年来,中国人权的事业一直在发展,我们在欧盟、在联合国会议、在欧盟和中国的人权对话的研讨会以及各种NGO的活动中,都有越来越多的参与,我们的声音也越来越受重视,这对推动中国的人权进步起到了有益的作用。

欧盟自成立以来,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日益增强。欧盟和中国有重要的关系,除了经济之外,也还有政治、社会、科技、文化、宗教等各方面。欧盟无疑对中国有重要影响。中国人权在布鲁塞尔开设办公室,目的是加强对欧盟的呼吁,促进欧盟和各欧洲国家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以各种方式促进中国的人权进步。

在欧洲设立办公室,对我们是个挑战,也是个机会。和过去相比,我们在欧洲将有更多的工作要做,而新工作总是有些难度,但是通过我们的呼吁,使欧盟更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更恰当地和中国政府进行人权对话,这对推动中国人权的进步将很有益。从这点说,我们在欧洲设立办公室是很有意义的。

记者:中国人权在欧盟的呼吁为什么这么重要呢?

秦:这些年来,随着中国的开放和对国际事务介入的增加,中国在世界有了新的关系,其中包括新的承诺和责任。当中国在国际事务中参与得更多,起到更重要的作用之际,中国人权的呼吁工作也就随之应该扩展。为了使我们的呼吁更有效更有影响,我们应该努力尝试不同的活动方式,在各种不同的层次上起到作用。

欧盟和中国从1990年开始政治对话,在1996年开始正式的人权对话,对此人们已经有过介绍。从那以来,欧盟和中国的关系一直在发展。今天,欧盟是中国在世界上最大的贸易伙伴。作为最重要的伙伴,欧盟能够施加压力帮助中国发展,特别是在人权和法制领域。比如,欧盟和中国的人权对话就是一个重要的论坛。当然也还在其他领域,如经济、文化、环境等等。欧盟促使中国发展得更好,更适合国际上的标准。

中国人权在布鲁塞尔的办公室,将提供一个有力的平台,使我们和欧盟议会、欧盟委员会和欧盟各成员国对话。建立该办公室,将增大中国人权对欧盟的影响;这对欧盟和其各成员国准确了解中国的人权状况也更有利;对于如何更有效地和中国政府交涉敏感事件,我们也能提出好的建议。

记者:那么您将如何在欧盟开展工作呢?

秦:首先,我们将进一步发展和欧盟的关系,这包括欧盟议会、欧盟委员会、欧盟委员会和各成员国。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可以和他们定期交流有关中国的人权状况的信息、意见,具体讨论中国的人权个案。

我们将在欧洲更多地参加人权会议和有关活动,这将更广更有力地介绍中国的人权状况。另外,我们也将发送简报,安排一些特别的项目,邀请欧盟各机构和成员参加,对中国的人权状况进行介绍、讨论和研究。同时,我们也将继续和世界各NGO进行合作,同在欧洲,同在一座大楼,我们的接触与合作将更经常更普遍更有益。

我们在欧洲的活动和纽约总部、香港分部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比如,如果纽约总部发布什么消息、报告,我们也在欧洲同时发布,让欧盟更快更广泛地得知。布鲁塞尔办公室的所有活动,和纽约总部、香港分部都是共同计划的、协调一致的。我们在欧洲的工作是为了实现中国人权的目标:支持中国国内的维权运动,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进步和中国社会的进步。我们在欧洲的工作也将与中国人权在联合国、在北美、在中国大陆的工作相配合。

记者:2007年,中国人权在欧洲有什么活动?

秦:在2007年我们主要的工作是健全办事机构,发展与欧盟各机构和成员的关系,当然我们也要参加一些活动。现在,我们已经着手几个具体的事情:2月份,中国人权参加了在法国巴黎举行的世界第三次反死刑大会,并在会上作了发言。3月末,我们将为中国人权布鲁塞尔办公室的创办,举行一个招待会,届时我们将邀请欧盟各机构和成员、各NGO 与记者们参加。春末,我们将向欧盟和中国的人权讨论、对话,提供我们的意见。我们还要参加欧盟议会人权小组委员会的每月会议。

记者: 中国的人权状况不好。您认为欧盟会促使中国的人权进步吗?中国人权希望欧盟做些什么?

秦:如上所说, 欧盟和中国有很长的关系,2005年,举行了外交关系30周年的庆祝活动。欧盟参加了和中国的特殊的人权对话,它开创了一个平台,在此欧盟能够向中国提出一些困难的人权事务。但在过去的时间里,对话的结果通常让人很沮丧。中国人权相信,关于人权问题,欧盟可以通过对话向中国施加更多的有建设性的压力,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欧盟各机构和各成员国经常向中国人权咨询中国的人权状况,及一些人权个案,布鲁塞尔办公室的设立有助于我们与他们的交流。

记者:最后,您能像我们的读者介绍一下自己吗?

秦:我是瑞典人,但有德国血统,因此瑞典语和德语是我母语。前两年,我在北京,是欧盟委员会代表团人权事务官员;在此之前,我是瑞典常驻欧盟代表团的官员。我也曾经在瑞典驻联合国使团和瑞典驻布鲁塞尔大使馆实习过。总之,我一直从事国际事务工作。

我对中国的兴趣,是1997年我在瑞典德隆大学研究政治学是发生的。1998年,一个叫中文的比利时朋友向我介绍了汉语和一些有关中国政治和人权的情况。2000年,我开始在德隆大学东南亚研究院学习汉语;同年夏天,我第一次来中国,在广州进修中文。再后,我去北京完成了我的研究生毕业论文中国的家庭暴力和妇女权利,当时我的专业是政治科学和东南亚研究。

我很高兴参加中国人权的工作,而在布鲁塞尔和欧盟交涉有关中国人权的事务,也是我熟悉的工作,是我的专业吧。我在欧盟任职期间,中国人权的工作给予我很深的印象,我喜欢和他们打交道,他们对中国的人权状况总是提出建设性的批评,提出清楚明了的意见,其中一些对各国政府和国际组织相当有吸引力。

我的目标是充当好一个NGO代表的角色,利用我在欧盟的经验和联系,
增强中国人权在欧洲的呼吁,扩大其影响。我将和中国人权纽约总部及香港分部的人员一起工作,他们给我的印象是具有献身精神,刻苦工作,有多样性的背景。我很高兴和他们共同工作,我期望我们的努力能实现我们的目标:改变中国人权的状况,推动中国的进步。

记者:秦希睿女士,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秦:也谢谢你!


2007年2月







中国人权为进一步开展在欧盟的呼吁工作,在布鲁塞尔开设办公室。



2007年1月,中国人权为进一步开展在欧盟的呼吁工作,在布鲁塞尔开设了办公室。秦希睿女士任该办公室负责人。秦希睿女士有着丰富的国际事务活动经验,2005-2006年,她曾在欧盟委员会驻北京代表团工作;之前她在瑞典外交部任职。秦希睿女士是瑞典人,瑞典语和德语是她的母语,此外她也讲法语、英语和汉语。该办公室的建立,对于欧盟和中国的人权对话,对于促进中国人权的进步,都将起到有益的作用。最近《人与人权》杂志采访了伊萨贝尔女士。

记者:秦希睿女士,您好!很高兴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据说中国人权在布鲁塞尔设立了新办公室,您负责那里的工作。您对此能简单地介绍一下吗?比如,它是什么时候开办的? 在什么地方?

秦:谢谢您的采访。中国人权在欧洲的办公室是今年,也就是2007年1月建立的。该办公室设在布鲁塞尔,因为欧盟的总部在那里,它的一些主要的常设机构也在那里,比如欧盟理事会、欧盟委员会等。我们的办公室设在布鲁塞尔,便于我们在欧盟开展工作。具体点地说,我们的办公室在布鲁塞尔的NGO大楼,该大楼为世界许多NGO共有。国际上许多著名的NGO在那里都设有办公室,其中一些和我们很好的长期合作关系,

记者:中国人权的总部在纽约,它在香港有分部,这次又在欧洲开设了新的办公室,这表示该组织的发展和进步。您能说说中国人权在欧洲开设办公室的意义吗?

秦:这些年来,中国人权的事业一直在发展,我们在欧盟、在联合国会议、在欧盟和中国的人权对话的研讨会以及各种NGO的活动中,都有越来越多的参与,我们的声音也越来越受重视,这对推动中国的人权进步起到了有益的作用。

欧盟自成立以来,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日益增强。欧盟和中国有重要的关系,除了经济之外,也还有政治、社会、科技、文化、宗教等各方面。欧盟无疑对中国有重要影响。中国人权在布鲁塞尔开设办公室,目的是加强对欧盟的呼吁,促进欧盟和各欧洲国家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以各种方式促进中国的人权进步。

在欧洲设立办公室,对我们是个挑战,也是个机会。和过去相比,我们在欧洲将有更多的工作要做,而新工作总是有些难度,但是通过我们的呼吁,使欧盟更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更恰当地和中国政府进行人权对话,这对推动中国人权的进步将很有益。从这点说,我们在欧洲设立办公室是很有意义的。

记者:中国人权在欧盟的呼吁为什么这么重要呢?

秦:这些年来,随着中国的开放和对国际事务介入的增加,中国在世界有了新的关系,其中包括新的承诺和责任。当中国在国际事务中参与得更多,起到更重要的作用之际,中国人权的呼吁工作也就随之应该扩展。为了使我们的呼吁更有效更有影响,我们应该努力尝试不同的活动方式,在各种不同的层次上起到作用。

欧盟和中国从1990年开始政治对话,在1996年开始正式的人权对话,对此人们已经有过介绍。从那以来,欧盟和中国的关系一直在发展。今天,欧盟是中国在世界上最大的贸易伙伴。作为最重要的伙伴,欧盟能够施加压力帮助中国发展,特别是在人权和法制领域。比如,欧盟和中国的人权对话就是一个重要的论坛。当然也还在其他领域,如经济、文化、环境等等。欧盟促使中国发展得更好,更适合国际上的标准。

中国人权在布鲁塞尔的办公室,将提供一个有力的平台,使我们和欧盟议会、欧盟委员会和欧盟各成员国对话。建立该办公室,将增大中国人权对欧盟的影响;这对欧盟和其各成员国准确了解中国的人权状况也更有利;对于如何更有效地和中国政府交涉敏感事件,我们也能提出好的建议。

记者:那么您将如何在欧盟开展工作呢?

秦:首先,我们将进一步发展和欧盟的关系,这包括欧盟议会、欧盟委员会、欧盟委员会和各成员国。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可以和他们定期交流有关中国的人权状况的信息、意见,具体讨论中国的人权个案。

我们将在欧洲更多地参加人权会议和有关活动,这将更广更有力地介绍中国的人权状况。另外,我们也将发送简报,安排一些特别的项目,邀请欧盟各机构和成员参加,对中国的人权状况进行介绍、讨论和研究。同时,我们也将继续和世界各NGO进行合作,同在欧洲,同在一座大楼,我们的接触与合作将更经常更普遍更有益。

我们在欧洲的活动和纽约总部、香港分部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比如,如果纽约总部发布什么消息、报告,我们也在欧洲同时发布,让欧盟更快更广泛地得知。布鲁塞尔办公室的所有活动,和纽约总部、香港分部都是共同计划的、协调一致的。我们在欧洲的工作是为了实现中国人权的目标:支持中国国内的维权运动,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进步和中国社会的进步。我们在欧洲的工作也将与中国人权在联合国、在北美、在中国大陆的工作相配合。

记者:2007年,中国人权在欧洲有什么活动?

秦:在2007年我们主要的工作是健全办事机构,发展与欧盟各机构和成员的关系,当然我们也要参加一些活动。现在,我们已经着手几个具体的事情:2月份,中国人权参加了在法国巴黎举行的世界第三次反死刑大会,并在会上作了发言。3月末,我们将为中国人权布鲁塞尔办公室的创办,举行一个招待会,届时我们将邀请欧盟各机构和成员、各NGO 与记者们参加。春末,我们将向欧盟和中国的人权讨论、对话,提供我们的意见。我们还要参加欧盟议会人权小组委员会的每月会议。

记者: 中国的人权状况不好。您认为欧盟会促使中国的人权进步吗?中国人权希望欧盟做些什么?

秦:如上所说, 欧盟和中国有很长的关系,2005年,举行了外交关系30周年的庆祝活动。欧盟参加了和中国的特殊的人权对话,它开创了一个平台,在此欧盟能够向中国提出一些困难的人权事务。但在过去的时间里,对话的结果通常让人很沮丧。中国人权相信,关于人权问题,欧盟可以通过对话向中国施加更多的有建设性的压力,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欧盟各机构和各成员国经常向中国人权咨询中国的人权状况,及一些人权个案,布鲁塞尔办公室的设立有助于我们与他们的交流。

记者:最后,您能像我们的读者介绍一下自己吗?

秦:我是瑞典人,但有德国血统,因此瑞典语和德语是我母语。前两年,我在北京,是欧盟委员会代表团人权事务官员;在此之前,我是瑞典常驻欧盟代表团的官员。我也曾经在瑞典驻联合国使团和瑞典驻布鲁塞尔大使馆实习过。总之,我一直从事国际事务工作。

我对中国的兴趣,是1997年我在瑞典德隆大学研究政治学是发生的。1998年,一个叫中文的比利时朋友向我介绍了汉语和一些有关中国政治和人权的情况。2000年,我开始在德隆大学东南亚研究院学习汉语;同年夏天,我第一次来中国,在广州进修中文。再后,我去北京完成了我的研究生毕业论文中国的家庭暴力和妇女权利,当时我的专业是政治科学和东南亚研究。

我很高兴参加中国人权的工作,而在布鲁塞尔和欧盟交涉有关中国人权的事务,也是我熟悉的工作,是我的专业吧。我在欧盟任职期间,中国人权的工作给予我很深的印象,我喜欢和他们打交道,他们对中国的人权状况总是提出建设性的批评,提出清楚明了的意见,其中一些对各国政府和国际组织相当有吸引力。

我的目标是充当好一个NGO代表的角色,利用我在欧盟的经验和联系,
增强中国人权在欧洲的呼吁,扩大其影响。我将和中国人权纽约总部及香港分部的人员一起工作,他们给我的印象是具有献身精神,刻苦工作,有多样性的背景。我很高兴和他们共同工作,我期望我们的努力能实现我们的目标:改变中国人权的状况,推动中国的进步。

记者:秦希睿女士,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秦:也谢谢你!


2007年2月







中国人权为进一步开展在欧盟的呼吁工作,在布鲁塞尔开设办公室。



2007年1月,中国人权为进一步开展在欧盟的呼吁工作,在布鲁塞尔开设了办公室。秦希睿女士任该办公室负责人。秦希睿女士有着丰富的国际事务活动经验,2005-2006年,她曾在欧盟委员会驻北京代表团工作;之前她在瑞典外交部任职。秦希睿女士是瑞典人,瑞典语和德语是她的母语,此外她也讲法语、英语和汉语。该办公室的建立,对于欧盟和中国的人权对话,对于促进中国人权的进步,都将起到有益的作用。最近《人与人权》杂志采访了伊萨贝尔女士。

记者:秦希睿女士,您好!很高兴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据说中国人权在布鲁塞尔设立了新办公室,您负责那里的工作。您对此能简单地介绍一下吗?比如,它是什么时候开办的? 在什么地方?

秦:谢谢您的采访。中国人权在欧洲的办公室是今年,也就是2007年1月建立的。该办公室设在布鲁塞尔,因为欧盟的总部在那里,它的一些主要的常设机构也在那里,比如欧盟理事会、欧盟委员会等。我们的办公室设在布鲁塞尔,便于我们在欧盟开展工作。具体点地说,我们的办公室在布鲁塞尔的NGO大楼,该大楼为世界许多NGO共有。国际上许多著名的NGO在那里都设有办公室,其中一些和我们很好的长期合作关系,

记者:中国人权的总部在纽约,它在香港有分部,这次又在欧洲开设了新的办公室,这表示该组织的发展和进步。您能说说中国人权在欧洲开设办公室的意义吗?

秦:这些年来,中国人权的事业一直在发展,我们在欧盟、在联合国会议、在欧盟和中国的人权对话的研讨会以及各种NGO的活动中,都有越来越多的参与,我们的声音也越来越受重视,这对推动中国的人权进步起到了有益的作用。

欧盟自成立以来,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日益增强。欧盟和中国有重要的关系,除了经济之外,也还有政治、社会、科技、文化、宗教等各方面。欧盟无疑对中国有重要影响。中国人权在布鲁塞尔开设办公室,目的是加强对欧盟的呼吁,促进欧盟和各欧洲国家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以各种方式促进中国的人权进步。

在欧洲设立办公室,对我们是个挑战,也是个机会。和过去相比,我们在欧洲将有更多的工作要做,而新工作总是有些难度,但是通过我们的呼吁,使欧盟更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更恰当地和中国政府进行人权对话,这对推动中国人权的进步将很有益。从这点说,我们在欧洲设立办公室是很有意义的。

记者:中国人权在欧盟的呼吁为什么这么重要呢?

秦:这些年来,随着中国的开放和对国际事务介入的增加,中国在世界有了新的关系,其中包括新的承诺和责任。当中国在国际事务中参与得更多,起到更重要的作用之际,中国人权的呼吁工作也就随之应该扩展。为了使我们的呼吁更有效更有影响,我们应该努力尝试不同的活动方式,在各种不同的层次上起到作用。

欧盟和中国从1990年开始政治对话,在1996年开始正式的人权对话,对此人们已经有过介绍。从那以来,欧盟和中国的关系一直在发展。今天,欧盟是中国在世界上最大的贸易伙伴。作为最重要的伙伴,欧盟能够施加压力帮助中国发展,特别是在人权和法制领域。比如,欧盟和中国的人权对话就是一个重要的论坛。当然也还在其他领域,如经济、文化、环境等等。欧盟促使中国发展得更好,更适合国际上的标准。

中国人权在布鲁塞尔的办公室,将提供一个有力的平台,使我们和欧盟议会、欧盟委员会和欧盟各成员国对话。建立该办公室,将增大中国人权对欧盟的影响;这对欧盟和其各成员国准确了解中国的人权状况也更有利;对于如何更有效地和中国政府交涉敏感事件,我们也能提出好的建议。

记者:那么您将如何在欧盟开展工作呢?

秦:首先,我们将进一步发展和欧盟的关系,这包括欧盟议会、欧盟委员会、欧盟委员会和各成员国。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可以和他们定期交流有关中国的人权状况的信息、意见,具体讨论中国的人权个案。

我们将在欧洲更多地参加人权会议和有关活动,这将更广更有力地介绍中国的人权状况。另外,我们也将发送简报,安排一些特别的项目,邀请欧盟各机构和成员参加,对中国的人权状况进行介绍、讨论和研究。同时,我们也将继续和世界各NGO进行合作,同在欧洲,同在一座大楼,我们的接触与合作将更经常更普遍更有益。

我们在欧洲的活动和纽约总部、香港分部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比如,如果纽约总部发布什么消息、报告,我们也在欧洲同时发布,让欧盟更快更广泛地得知。布鲁塞尔办公室的所有活动,和纽约总部、香港分部都是共同计划的、协调一致的。我们在欧洲的工作是为了实现中国人权的目标:支持中国国内的维权运动,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进步和中国社会的进步。我们在欧洲的工作也将与中国人权在联合国、在北美、在中国大陆的工作相配合。

记者:2007年,中国人权在欧洲有什么活动?

秦:在2007年我们主要的工作是健全办事机构,发展与欧盟各机构和成员的关系,当然我们也要参加一些活动。现在,我们已经着手几个具体的事情:2月份,中国人权参加了在法国巴黎举行的世界第三次反死刑大会,并在会上作了发言。3月末,我们将为中国人权布鲁塞尔办公室的创办,举行一个招待会,届时我们将邀请欧盟各机构和成员、各NGO 与记者们参加。春末,我们将向欧盟和中国的人权讨论、对话,提供我们的意见。我们还要参加欧盟议会人权小组委员会的每月会议。

记者: 中国的人权状况不好。您认为欧盟会促使中国的人权进步吗?中国人权希望欧盟做些什么?

秦:如上所说, 欧盟和中国有很长的关系,2005年,举行了外交关系30周年的庆祝活动。欧盟参加了和中国的特殊的人权对话,它开创了一个平台,在此欧盟能够向中国提出一些困难的人权事务。但在过去的时间里,对话的结果通常让人很沮丧。中国人权相信,关于人权问题,欧盟可以通过对话向中国施加更多的有建设性的压力,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欧盟各机构和各成员国经常向中国人权咨询中国的人权状况,及一些人权个案,布鲁塞尔办公室的设立有助于我们与他们的交流。

记者:最后,您能像我们的读者介绍一下自己吗?

秦:我是瑞典人,但有德国血统,因此瑞典语和德语是我母语。前两年,我在北京,是欧盟委员会代表团人权事务官员;在此之前,我是瑞典常驻欧盟代表团的官员。我也曾经在瑞典驻联合国使团和瑞典驻布鲁塞尔大使馆实习过。总之,我一直从事国际事务工作。

我对中国的兴趣,是1997年我在瑞典德隆大学研究政治学是发生的。1998年,一个叫中文的比利时朋友向我介绍了汉语和一些有关中国政治和人权的情况。2000年,我开始在德隆大学东南亚研究院学习汉语;同年夏天,我第一次来中国,在广州进修中文。再后,我去北京完成了我的研究生毕业论文中国的家庭暴力和妇女权利,当时我的专业是政治科学和东南亚研究。

我很高兴参加中国人权的工作,而在布鲁塞尔和欧盟交涉有关中国人权的事务,也是我熟悉的工作,是我的专业吧。我在欧盟任职期间,中国人权的工作给予我很深的印象,我喜欢和他们打交道,他们对中国的人权状况总是提出建设性的批评,提出清楚明了的意见,其中一些对各国政府和国际组织相当有吸引力。

我的目标是充当好一个NGO代表的角色,利用我在欧盟的经验和联系,
增强中国人权在欧洲的呼吁,扩大其影响。我将和中国人权纽约总部及香港分部的人员一起工作,他们给我的印象是具有献身精神,刻苦工作,有多样性的背景。我很高兴和他们共同工作,我期望我们的努力能实现我们的目标:改变中国人权的状况,推动中国的进步。

记者:秦希睿女士,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秦:也谢谢你!


2007年2月







中国人权为进一步开展在欧盟的呼吁工作,在布鲁塞尔开设办公室。



2007年1月,中国人权为进一步开展在欧盟的呼吁工作,在布鲁塞尔开设了办公室。秦希睿女士任该办公室负责人。秦希睿女士有着丰富的国际事务活动经验,2005-2006年,她曾在欧盟委员会驻北京代表团工作;之前她在瑞典外交部任职。秦希睿女士是瑞典人,瑞典语和德语是她的母语,此外她也讲法语、英语和汉语。该办公室的建立,对于欧盟和中国的人权对话,对于促进中国人权的进步,都将起到有益的作用。最近《人与人权》杂志采访了伊萨贝尔女士。

记者:秦希睿女士,您好!很高兴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据说中国人权在布鲁塞尔设立了新办公室,您负责那里的工作。您对此能简单地介绍一下吗?比如,它是什么时候开办的? 在什么地方?

秦:谢谢您的采访。中国人权在欧洲的办公室是今年,也就是2007年1月建立的。该办公室设在布鲁塞尔,因为欧盟的总部在那里,它的一些主要的常设机构也在那里,比如欧盟理事会、欧盟委员会等。我们的办公室设在布鲁塞尔,便于我们在欧盟开展工作。具体点地说,我们的办公室在布鲁塞尔的NGO大楼,该大楼为世界许多NGO共有。国际上许多著名的NGO在那里都设有办公室,其中一些和我们很好的长期合作关系,

记者:中国人权的总部在纽约,它在香港有分部,这次又在欧洲开设了新的办公室,这表示该组织的发展和进步。您能说说中国人权在欧洲开设办公室的意义吗?

秦:这些年来,中国人权的事业一直在发展,我们在欧盟、在联合国会议、在欧盟和中国的人权对话的研讨会以及各种NGO的活动中,都有越来越多的参与,我们的声音也越来越受重视,这对推动中国的人权进步起到了有益的作用。

欧盟自成立以来,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日益增强。欧盟和中国有重要的关系,除了经济之外,也还有政治、社会、科技、文化、宗教等各方面。欧盟无疑对中国有重要影响。中国人权在布鲁塞尔开设办公室,目的是加强对欧盟的呼吁,促进欧盟和各欧洲国家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以各种方式促进中国的人权进步。

在欧洲设立办公室,对我们是个挑战,也是个机会。和过去相比,我们在欧洲将有更多的工作要做,而新工作总是有些难度,但是通过我们的呼吁,使欧盟更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更恰当地和中国政府进行人权对话,这对推动中国人权的进步将很有益。从这点说,我们在欧洲设立办公室是很有意义的。

记者:中国人权在欧盟的呼吁为什么这么重要呢?

秦:这些年来,随着中国的开放和对国际事务介入的增加,中国在世界有了新的关系,其中包括新的承诺和责任。当中国在国际事务中参与得更多,起到更重要的作用之际,中国人权的呼吁工作也就随之应该扩展。为了使我们的呼吁更有效更有影响,我们应该努力尝试不同的活动方式,在各种不同的层次上起到作用。

欧盟和中国从1990年开始政治对话,在1996年开始正式的人权对话,对此人们已经有过介绍。从那以来,欧盟和中国的关系一直在发展。今天,欧盟是中国在世界上最大的贸易伙伴。作为最重要的伙伴,欧盟能够施加压力帮助中国发展,特别是在人权和法制领域。比如,欧盟和中国的人权对话就是一个重要的论坛。当然也还在其他领域,如经济、文化、环境等等。欧盟促使中国发展得更好,更适合国际上的标准。

中国人权在布鲁塞尔的办公室,将提供一个有力的平台,使我们和欧盟议会、欧盟委员会和欧盟各成员国对话。建立该办公室,将增大中国人权对欧盟的影响;这对欧盟和其各成员国准确了解中国的人权状况也更有利;对于如何更有效地和中国政府交涉敏感事件,我们也能提出好的建议。

记者:那么您将如何在欧盟开展工作呢?

秦:首先,我们将进一步发展和欧盟的关系,这包括欧盟议会、欧盟委员会、欧盟委员会和各成员国。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可以和他们定期交流有关中国的人权状况的信息、意见,具体讨论中国的人权个案。

我们将在欧洲更多地参加人权会议和有关活动,这将更广更有力地介绍中国的人权状况。另外,我们也将发送简报,安排一些特别的项目,邀请欧盟各机构和成员参加,对中国的人权状况进行介绍、讨论和研究。同时,我们也将继续和世界各NGO进行合作,同在欧洲,同在一座大楼,我们的接触与合作将更经常更普遍更有益。

我们在欧洲的活动和纽约总部、香港分部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比如,如果纽约总部发布什么消息、报告,我们也在欧洲同时发布,让欧盟更快更广泛地得知。布鲁塞尔办公室的所有活动,和纽约总部、香港分部都是共同计划的、协调一致的。我们在欧洲的工作是为了实现中国人权的目标:支持中国国内的维权运动,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进步和中国社会的进步。我们在欧洲的工作也将与中国人权在联合国、在北美、在中国大陆的工作相配合。

记者:2007年,中国人权在欧洲有什么活动?

秦:在2007年我们主要的工作是健全办事机构,发展与欧盟各机构和成员的关系,当然我们也要参加一些活动。现在,我们已经着手几个具体的事情:2月份,中国人权参加了在法国巴黎举行的世界第三次反死刑大会,并在会上作了发言。3月末,我们将为中国人权布鲁塞尔办公室的创办,举行一个招待会,届时我们将邀请欧盟各机构和成员、各NGO 与记者们参加。春末,我们将向欧盟和中国的人权讨论、对话,提供我们的意见。我们还要参加欧盟议会人权小组委员会的每月会议。

记者: 中国的人权状况不好。您认为欧盟会促使中国的人权进步吗?中国人权希望欧盟做些什么?

秦:如上所说, 欧盟和中国有很长的关系,2005年,举行了外交关系30周年的庆祝活动。欧盟参加了和中国的特殊的人权对话,它开创了一个平台,在此欧盟能够向中国提出一些困难的人权事务。但在过去的时间里,对话的结果通常让人很沮丧。中国人权相信,关于人权问题,欧盟可以通过对话向中国施加更多的有建设性的压力,促进中国人权状况的改善。欧盟各机构和各成员国经常向中国人权咨询中国的人权状况,及一些人权个案,布鲁塞尔办公室的设立有助于我们与他们的交流。

记者:最后,您能像我们的读者介绍一下自己吗?

秦:我是瑞典人,但有德国血统,因此瑞典语和德语是我母语。前两年,我在北京,是欧盟委员会代表团人权事务官员;在此之前,我是瑞典常驻欧盟代表团的官员。我也曾经在瑞典驻联合国使团和瑞典驻布鲁塞尔大使馆实习过。总之,我一直从事国际事务工作。

我对中国的兴趣,是1997年我在瑞典德隆大学研究政治学是发生的。1998年,一个叫中文的比利时朋友向我介绍了汉语和一些有关中国政治和人权的情况。2000年,我开始在德隆大学东南亚研究院学习汉语;同年夏天,我第一次来中国,在广州进修中文。再后,我去北京完成了我的研究生毕业论文中国的家庭暴力和妇女权利,当时我的专业是政治科学和东南亚研究。

我很高兴参加中国人权的工作,而在布鲁塞尔和欧盟交涉有关中国人权的事务,也是我熟悉的工作,是我的专业吧。我在欧盟任职期间,中国人权的工作给予我很深的印象,我喜欢和他们打交道,他们对中国的人权状况总是提出建设性的批评,提出清楚明了的意见,其中一些对各国政府和国际组织相当有吸引力。

我的目标是充当好一个NGO代表的角色,利用我在欧盟的经验和联系,
增强中国人权在欧洲的呼吁,扩大其影响。我将和中国人权纽约总部及香港分部的人员一起工作,他们给我的印象是具有献身精神,刻苦工作,有多样性的背景。我很高兴和他们共同工作,我期望我们的努力能实现我们的目标:改变中国人权的状况,推动中国的进步。

记者:秦希睿女士,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秦:也谢谢你!


2007年2月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