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采访捡破烂者王秋喜一家
杨银波



农村破产,农民基本走光了,但他们在异地如何生活?

2004年6月4日下午,我和父亲杨庆华专门前往广州郊区看望以前的老邻居王秋喜一家。绕过一排油厂、饭馆、民工房,在堆满破烂的垃圾场中,我们 找到了正用花布蒙住鼻子、嘴巴的王秋喜之妻李素芳。这破烂的灰尘大得很。不蒙著,满嘴都是灰。李素芳找了两条板凳让我们坐下,我老公还没回来,你们 再等他一会儿。

王秋喜,男,1966年出生于河南省驻马店市平舆县郭楼乡宋海村王庄,现于广州郊区以捡破烂为生;妻子李素芳,37岁,河南省驻马店市平舆县新店 乡人;长子王正义,14岁,于河南老家念小学六年;次子王康旭,2岁。目前王秋喜、其母(68岁)、李素芳、王康旭四人住在一起相依为命。

李:捡破烂好几年了,从1998年就开始。两个人呢,现在一天总共有五六十块钱的收入。我们碰到货的时候,一天120块的也有;有时候反倒赔钱, 你买到假货就赔。一般到垃圾堆、各家门口的垃圾桶里捡,臭得很,蚊子苍蝇又多。去镇上,价钱最高的是铜丝,12块1斤,铁原来能卖1.05块1斤,现在只 能卖5毛钱1斤。听说好多钢铁厂不合格啊,好多楼房住上去很危险。现在破烂收购站是个人办的,
生意不好,干这的太多,到处都是,破烂越来越便宜了。我后面堆的这些胶布2毛钱1斤。手上这个布,能卖到1块1斤。像我穿的这双鞋是橡胶底的,没用的,不值钱。你这文章发表了,可叫人笑死呢。

杨:哪能呢?我也采访过其它捡破烂的。刚过来的时候看见一个村儿贴出通告来,说不让捡破烂的和收购破烂的人进去。

李:那村儿我们不再去了。有一段时间我老公的三轮车被卡在治安队里面了,后来我们就找老板去要了回来。老板也是我们河南人,他有钱嘛,以前我们租他的房子住,每个月60块钱房租。殴打我们?也有。2001年吧,在一个村儿的垃圾桶里,我捡了一个羽毛球拍,
那上面有一点点铁嘛,那铁1毛钱也卖不到。哦,不知道是那个泼妇的孩子甩在垃圾桶里的,我捡去了。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哇哇乱叫,夺起我那口袋,往下倒,她找啊找啊,找到了她就打我。那个女的,当时有30多岁。

杨:打成什么样了?

李:两个腿啊,打得全是血,打得狠呀。她手里拿根不?袗?的棍子,有2尺多长,有(食指)这么粗。她说,哦你,你什么东西都拿,那路边的摩托车很 多,你怎么不去拿?当时她问我要钱啊,我说我哪里有钱给你啊?我不是偷你的,我说我是捡来的。就算我是偷你的,你问我要50块钱,我没有。当时一个老太婆 叫她不要打我,看不过去
了,可她还是打啊打啊。当时我还在怀著孕嘛,我说好吧,你也不要问我要钱了,咱们上派出所。派出所叫我给你拿钱,我就给你拿钱;派出所叫你给我养伤,你就给我养伤。哟,她马上停住了,马上就走了。我回到家里,把我气得,哭啊哭啊,我没有偷你东西,把我打得

杨:后来呢?

李:后来,王秋喜和我那个老乡一起去找那个女的,但一直没找到。我知道,也有的捡破烂的不规矩。但我从来都不偷,我一家老小都在这里。对,老乡捡 破烂的很多,情况都差不多。你要是讲卫生的,就好一点。捡破烂的到处都住,有租房子的,有住在收购站的。河南、安徽出来捡破烂的最多,但来往很少。你 说这个棚?是我们搭的,我们没有那么多钱交房租嘛,自己搭的,我妈住里面,风大了就容易吹垮。我们一个月花费七八百,生活费、房租费、水电费,还有这个小 孩子吃零食啊,一个月100块都不够。生活费四、五百,房租120块。不过,说这里要建火车站了,要搬迁。有的说那边搬,有的说这边不搬。但是马路要加 宽,这里也可能搬。我们将来到哪里去生活?不知道还让不让我们捡破烂。

杨:没想过回家?

李:家里很穷啊。没捡破烂之前,我老公打工,我在家。在家我种田,收庄稼的时候他回家。广东这里的土地不能跟我们老家比,我们那边土质很好。我们 那?堣ㄩ堣蘀_,种麦子、玉米、大豆、芝麻。麦子一年,有时候能收1000把斤;下连绵雨的话,就400斤左右。做农活的,最值钱的就是芝麻,去年最贵 的时候芝麻卖到7块钱1斤。不过种田没钱赚,只有出来打工。一年种一年完,化肥、拖拉机耕地、交交皇粮,这一除,那一除,就剩不了什么了。我们在家里干了 十多年了,一分钱没剩,就出来了。现在这些破烂要卖的话,绝对没问题,收购站都要。不过这里的破烂越来越少,都捡,本地人也知道拿去卖。

杨:你们平舆县跟上蔡县是交界的,好像一条公路就过去了。听说过上蔡县的艾滋病吗?

李:农村没文化的,都说艾滋病就是性病。我回家的时候也听说过。听说有个人是西瓜大王,他患了艾滋病,把身上的血洒到那个瓜里面去,让所有的人都 患上艾滋病。那一年的西瓜没有人买,我回去的时候还没有人敢买。其实,上蔡那?堥瓣ˊa,我路过上蔡,庄稼跟我们那?碱O一样的。

(此时王秋喜骑著装满破烂的三轮车回来了,一身尘垢。我让父亲去买几个冰淇淋过来。)

王:让你们等太长时间了吧?来,抽我的。天天都是这样,天天都辛苦,天天累得腿啊、胳膊啊乱疼。反正也不怕死,死了就死了。垃圾池很臭,也没人 来。最热的天也干,冷也不怕,风雨无阻。我老婆一般是下午一点半钟回来,吃完饭又走;我是下午两点多钟出去的。对,干这个,比在家种田强一点,在家里找不 到钱嘛。我们家乡100个人有80个人捡破烂,什么都捡,那些很快发达的,差不多都是靠偷的、靠抢的,被抓的也有很多。我16岁就出门打工了,一直打到现 在。以前什么都做过,下过煤窑、挖过沥青、搞过建筑,干得最多的就是搞建筑,有技术,贴砖也可以,贴砖得靠眼力。发表文章?可以!就写写我们那?堶p 划生育,乱搞!

杨:没问题。

王:管计划生育的,以前来过了。我老婆一年两次检查,9月份还有一次。办的那个流动人口证,上面写得很清楚:已结扎,两男。那个流动人口证,老家 当官的说可以管三年嘛,可是现在又说流动人口证不算,要宋海村办的才算。不办的话,罚款200块。我准备找宋海村书记。他受贿!别人请他喝酒,送礼, 他就跟你勾了;不送礼,他就跟你要钱。我今天上午往家里打电话,我说真要乱来,我就找记者搞他一下。当干部的,一般都是两个孩子,可他们一分钱也不花。人 家生三个两个的,有面子的人,他都不罚。像我们生两个的

李:他就罚。他说计划生育要一胎化,自己说男女平等,男孩女孩都一样,为什么女孩子准生,男孩子不准生?结果,女孩子又不给上报,不用检查。你生男孩子就罚你的钱。

王:他妈的,有面子的就不管。说要罚我们15000块,我就怕他罚我钱啊,15000块,我们要干一年啊。一年也得好的时候啊,不好的时候也挣不 了这么多。现在我们在这里,他管不著;一回去,他就要我们的钱,盖房子的话就搞我房子。连回去都不敢了,我害怕。以前像我这样的例子也有,当官的把别人房 子推倒,强行拆房子,有时跟著一两个派出所的人,有时不跟,就是些宋海村的小狗腿子、赖皮货来胡整你,你不拿钱给他,他上你屋里扛你的粮食。乱收费,乱罚 款,乱整一气。只是现在不能推房子了。以前还搞十家联保,什么叫十家联保?就是我生孩子,搞你、搞他,搞株连,一个出了问题,其它九个邻居都 要负责,每人罚1000块。现在是搞著谁,就是谁。

杨:你的意思是计划生育搞得官民不平等。

王:要罚都罚嘛,是不是?乡官、村官发财主要就靠计划生育。他们能生两个,我为什么不能生两个?我隔了12年才生第二个啊。他妈的个逼,你不找人 他就罚你,运动一下来他就搞你。不合理,我们那?奡N是不合理!跟干部打架的也有,打了就被派出所抓起来,坐牢。挨著我们的朱庄那?奡N有个残废人,跟我 的年纪差不多,他打了计生办
的人,抓到我们那?堛荦妧遘怴A拘留了几个月。你不想想,你要是搞得合理了,人家干嘛要打你?我们那?堛涟囓姜ㄨ庰盒琚A各照顾各,看笑话。

杨:当官的也没有民主选举这回事儿?

王:什么?民主选举?哪里有开会?也根本不贴那个财政稿子,根本就没有。现在宋海村书记换下来了,捞著钱了辞职不干,又上去了一个新的。你要是有 机会到宋海村去,你看看,干部的房子就是不一样。他们那时候盖的是平房,我们那时候大多数是草房。现在村民修楼房,主要靠打工挣的。宋海村书记不出门,房 子也得盖这么好,一
般的房子都是5万的楼房。村里不盖楼房的,就讨不了媳妇,说你没钱,你就完蛋。你出来几年盖不起房子,没人看得起你。我们那?堛漱H很滑的,最爱占小便宜。比方说你吃我一个馍,我下次就要吃你一个。

杨:没记者去过你们家乡吗?

王:都没有碰见过。我在家乡的时候总是说:我怎么碰不到记者啊?要是碰到记者,我就让记者去搞他。你不拿什么东西卡住他,他就胡整。我们那? 堛涨悁囥m都盼望记者到我们那?堭议X。没什么大不了的,实话实说,全部豁出去了。比如我叫你带著照相机到我们家乡去,假如你或者你的朋友有记者证,到我 们宋海村采访,那我就对干部说:记者来了,要采访你什么什么。那些干部肯定要说:小王啊,你不要说啊,不要乱讲啊,我不罚你的款啊。他们也不敢逮你,他们 哪里见过记者的阵势?

李:以前我们那?堨璊j粮啊,给你们这些没面子的人,狠狠地要啊。有头有脸的人,从来都不交。就是苦了你这些实在人。现在上面可能已经查出来了,要弥补农民的损失,给老百姓一点好处。

王:我平时看看电视,听听收音机,很关心政策,我看胡锦涛搞得不严格,要是让江泽民继续搞下去,更不行。拿交粮来说吧,乡里、村里搞你,搞提成 款,扛你的粮食。比如你一个人皇粮50斤,他给你加100斤,你就得交。过了半个月之后你还不交,他就搞突击队。以前就是那样,搞土政策。

李:告状的也有。

王:告状的告不赢嘛,你去告,就叫派出所的来抓你,拦住不让你去。那当官的、派出所的,嘿!走!嘿!滚!几吼吼,老百姓就吓得不得了。老百姓 到哪里上访?我们那?堛涨悁囥m不懂得法律,知道个屁。不过我跟你打交道懂得一点法律,以前我就是狗屁不懂。现在我住在这里,我什么都不怕,比在家乡好一 点。这里当官的也不欺负我,觉得自由一点。心里也不想回家,在这边呆著,回家也找不到钱,一年弄那一两千块钱顶个屁用。

杨:经济上跟我重庆老家差不多,农村真是没啥展望。

王:有啥展望的?我们那?堣j多数靠天吃饭,那个地方偏僻嘛,大平原,一眼能望见好几里路。我家是6亩田,4个人(王康旭还没户口)。一年的粮食 吃不完,但就是没钱用。经济来源不多,路途交通不好,他妈的村庄连条象样的路都没有。干部想个屁,谁管谁啊?我们那个地方,下雨了,水都淹屋里了,干部谁 管你?谁也不管你。你
有钱得交钱,没钱要借钱来交钱,不然就逮你、整你。村干部抓你,搞你的粮食,你一反抗,他就叫派出所。我们家乡的化肥厂也倒闭了,县城的大厂都倒闭了。剩下一两个小厂,当官的亲属都干不完了,要你村民去干嘛?倒是小姐很多,跟广东、北方差不多,腐败。

杨:所以现在出来打工的人是越来越多。

王:家乡的人差不多都走光了,就剩下看门的人,老的老,小的小。到处打工,广东、福建、上海、北京都有。最小的,十五六岁的就出来打工了。家乡教 育不好,考得上就读,考不上就回家种田,等著打工。有技术的打工,比我们强一点,没技术的差一点。我们在这里也没什么问题,也不偷。不过有的老乡也很惨, 河南出来捡破烂的,人
家把他打死的也有,打残废的也有,很多,经常发生。有个捡破烂的老乡,腿骨被打断几截,是当地居民打的,警察倒是不打人。昨天治安队的瞅著我,我也不管。他一看你那车子又臭又脏,他就不管你了。真正的小偷他抓不到,他就吓唬我们这种人。

农村破产,农民基本走光了,但他们在异地如何生活?

2004年6月4日下午,我和父亲杨庆华专门前往广州郊区看望以前的老邻居王秋喜一家。绕过一排油厂、饭馆、民工房,在堆满破烂的垃圾场中,我们 找到了正用花布蒙住鼻子、嘴巴的王秋喜之妻李素芳。这破烂的灰尘大得很。不蒙著,满嘴都是灰。李素芳找了两条板凳让我们坐下,我老公还没回来,你们 再等他一会儿。

王秋喜,男,1966年出生于河南省驻马店市平舆县郭楼乡宋海村王庄,现于广州郊区以捡破烂为生;妻子李素芳,37岁,河南省驻马店市平舆县新店 乡人;长子王正义,14岁,于河南老家念小学六年;次子王康旭,2岁。目前王秋喜、其母(68岁)、李素芳、王康旭四人住在一起相依为命。

李:捡破烂好几年了,从1998年就开始。两个人呢,现在一天总共有五六十块钱的收入。我们碰到货的时候,一天120块的也有;有时候反倒赔钱, 你买到假货就赔。一般到垃圾堆、各家门口的垃圾桶里捡,臭得很,蚊子苍蝇又多。去镇上,价钱最高的是铜丝,12块1斤,铁原来能卖1.05块1斤,现在只 能卖5毛钱1斤。听说好多钢铁厂不合格啊,好多楼房住上去很危险。现在破烂收购站是个人办的,
生意不好,干这的太多,到处都是,破烂越来越便宜了。我后面堆的这些胶布2毛钱1斤。手上这个布,能卖到1块1斤。像我穿的这双鞋是橡胶底的,没用的,不值钱。你这文章发表了,可叫人笑死呢。

杨:哪能呢?我也采访过其它捡破烂的。刚过来的时候看见一个村儿贴出通告来,说不让捡破烂的和收购破烂的人进去。

李:那村儿我们不再去了。有一段时间我老公的三轮车被卡在治安队里面了,后来我们就找老板去要了回来。老板也是我们河南人,他有钱嘛,以前我们租他的房子住,每个月60块钱房租。殴打我们?也有。2001年吧,在一个村儿的垃圾桶里,我捡了一个羽毛球拍,
那上面有一点点铁嘛,那铁1毛钱也卖不到。哦,不知道是那个泼妇的孩子甩在垃圾桶里的,我捡去了。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哇哇乱叫,夺起我那口袋,往下倒,她找啊找啊,找到了她就打我。那个女的,当时有30多岁。

杨:打成什么样了?

李:两个腿啊,打得全是血,打得狠呀。她手里拿根不?袗?的棍子,有2尺多长,有(食指)这么粗。她说,哦你,你什么东西都拿,那路边的摩托车很 多,你怎么不去拿?当时她问我要钱啊,我说我哪里有钱给你啊?我不是偷你的,我说我是捡来的。就算我是偷你的,你问我要50块钱,我没有。当时一个老太婆 叫她不要打我,看不过去
了,可她还是打啊打啊。当时我还在怀著孕嘛,我说好吧,你也不要问我要钱了,咱们上派出所。派出所叫我给你拿钱,我就给你拿钱;派出所叫你给我养伤,你就给我养伤。哟,她马上停住了,马上就走了。我回到家里,把我气得,哭啊哭啊,我没有偷你东西,把我打得

杨:后来呢?

李:后来,王秋喜和我那个老乡一起去找那个女的,但一直没找到。我知道,也有的捡破烂的不规矩。但我从来都不偷,我一家老小都在这里。对,老乡捡 破烂的很多,情况都差不多。你要是讲卫生的,就好一点。捡破烂的到处都住,有租房子的,有住在收购站的。河南、安徽出来捡破烂的最多,但来往很少。你 说这个棚?是我们搭的,我们没有那么多钱交房租嘛,自己搭的,我妈住里面,风大了就容易吹垮。我们一个月花费七八百,生活费、房租费、水电费,还有这个小 孩子吃零食啊,一个月100块都不够。生活费四、五百,房租120块。不过,说这里要建火车站了,要搬迁。有的说那边搬,有的说这边不搬。但是马路要加 宽,这里也可能搬。我们将来到哪里去生活?不知道还让不让我们捡破烂。

杨:没想过回家?

李:家里很穷啊。没捡破烂之前,我老公打工,我在家。在家我种田,收庄稼的时候他回家。广东这里的土地不能跟我们老家比,我们那边土质很好。我们 那?堣ㄩ堣蘀_,种麦子、玉米、大豆、芝麻。麦子一年,有时候能收1000把斤;下连绵雨的话,就400斤左右。做农活的,最值钱的就是芝麻,去年最贵 的时候芝麻卖到7块钱1斤。不过种田没钱赚,只有出来打工。一年种一年完,化肥、拖拉机耕地、交交皇粮,这一除,那一除,就剩不了什么了。我们在家里干了 十多年了,一分钱没剩,就出来了。现在这些破烂要卖的话,绝对没问题,收购站都要。不过这里的破烂越来越少,都捡,本地人也知道拿去卖。

杨:你们平舆县跟上蔡县是交界的,好像一条公路就过去了。听说过上蔡县的艾滋病吗?

李:农村没文化的,都说艾滋病就是性病。我回家的时候也听说过。听说有个人是西瓜大王,他患了艾滋病,把身上的血洒到那个瓜里面去,让所有的人都 患上艾滋病。那一年的西瓜没有人买,我回去的时候还没有人敢买。其实,上蔡那?堥瓣ˊa,我路过上蔡,庄稼跟我们那?碱O一样的。

(此时王秋喜骑著装满破烂的三轮车回来了,一身尘垢。我让父亲去买几个冰淇淋过来。)

王:让你们等太长时间了吧?来,抽我的。天天都是这样,天天都辛苦,天天累得腿啊、胳膊啊乱疼。反正也不怕死,死了就死了。垃圾池很臭,也没人 来。最热的天也干,冷也不怕,风雨无阻。我老婆一般是下午一点半钟回来,吃完饭又走;我是下午两点多钟出去的。对,干这个,比在家种田强一点,在家里找不 到钱嘛。我们家乡100个人有80个人捡破烂,什么都捡,那些很快发达的,差不多都是靠偷的、靠抢的,被抓的也有很多。我16岁就出门打工了,一直打到现 在。以前什么都做过,下过煤窑、挖过沥青、搞过建筑,干得最多的就是搞建筑,有技术,贴砖也可以,贴砖得靠眼力。发表文章?可以!就写写我们那?堶p 划生育,乱搞!

杨:没问题。

王:管计划生育的,以前来过了。我老婆一年两次检查,9月份还有一次。办的那个流动人口证,上面写得很清楚:已结扎,两男。那个流动人口证,老家 当官的说可以管三年嘛,可是现在又说流动人口证不算,要宋海村办的才算。不办的话,罚款200块。我准备找宋海村书记。他受贿!别人请他喝酒,送礼, 他就跟你勾了;不送礼,他就跟你要钱。我今天上午往家里打电话,我说真要乱来,我就找记者搞他一下。当干部的,一般都是两个孩子,可他们一分钱也不花。人 家生三个两个的,有面子的人,他都不罚。像我们生两个的

李:他就罚。他说计划生育要一胎化,自己说男女平等,男孩女孩都一样,为什么女孩子准生,男孩子不准生?结果,女孩子又不给上报,不用检查。你生男孩子就罚你的钱。

王:他妈的,有面子的就不管。说要罚我们15000块,我就怕他罚我钱啊,15000块,我们要干一年啊。一年也得好的时候啊,不好的时候也挣不 了这么多。现在我们在这里,他管不著;一回去,他就要我们的钱,盖房子的话就搞我房子。连回去都不敢了,我害怕。以前像我这样的例子也有,当官的把别人房 子推倒,强行拆房子,有时跟著一两个派出所的人,有时不跟,就是些宋海村的小狗腿子、赖皮货来胡整你,你不拿钱给他,他上你屋里扛你的粮食。乱收费,乱罚 款,乱整一气。只是现在不能推房子了。以前还搞十家联保,什么叫十家联保?就是我生孩子,搞你、搞他,搞株连,一个出了问题,其它九个邻居都 要负责,每人罚1000块。现在是搞著谁,就是谁。

杨:你的意思是计划生育搞得官民不平等。

王:要罚都罚嘛,是不是?乡官、村官发财主要就靠计划生育。他们能生两个,我为什么不能生两个?我隔了12年才生第二个啊。他妈的个逼,你不找人 他就罚你,运动一下来他就搞你。不合理,我们那?奡N是不合理!跟干部打架的也有,打了就被派出所抓起来,坐牢。挨著我们的朱庄那?奡N有个残废人,跟我 的年纪差不多,他打了计生办
的人,抓到我们那?堛荦妧遘怴A拘留了几个月。你不想想,你要是搞得合理了,人家干嘛要打你?我们那?堛涟囓姜ㄨ庰盒琚A各照顾各,看笑话。

杨:当官的也没有民主选举这回事儿?

王:什么?民主选举?哪里有开会?也根本不贴那个财政稿子,根本就没有。现在宋海村书记换下来了,捞著钱了辞职不干,又上去了一个新的。你要是有 机会到宋海村去,你看看,干部的房子就是不一样。他们那时候盖的是平房,我们那时候大多数是草房。现在村民修楼房,主要靠打工挣的。宋海村书记不出门,房 子也得盖这么好,一
般的房子都是5万的楼房。村里不盖楼房的,就讨不了媳妇,说你没钱,你就完蛋。你出来几年盖不起房子,没人看得起你。我们那?堛漱H很滑的,最爱占小便宜。比方说你吃我一个馍,我下次就要吃你一个。

杨:没记者去过你们家乡吗?

王:都没有碰见过。我在家乡的时候总是说:我怎么碰不到记者啊?要是碰到记者,我就让记者去搞他。你不拿什么东西卡住他,他就胡整。我们那? 堛涨悁囥m都盼望记者到我们那?堭议X。没什么大不了的,实话实说,全部豁出去了。比如我叫你带著照相机到我们家乡去,假如你或者你的朋友有记者证,到我 们宋海村采访,那我就对干部说:记者来了,要采访你什么什么。那些干部肯定要说:小王啊,你不要说啊,不要乱讲啊,我不罚你的款啊。他们也不敢逮你,他们 哪里见过记者的阵势?

李:以前我们那?堨璊j粮啊,给你们这些没面子的人,狠狠地要啊。有头有脸的人,从来都不交。就是苦了你这些实在人。现在上面可能已经查出来了,要弥补农民的损失,给老百姓一点好处。

王:我平时看看电视,听听收音机,很关心政策,我看胡锦涛搞得不严格,要是让江泽民继续搞下去,更不行。拿交粮来说吧,乡里、村里搞你,搞提成 款,扛你的粮食。比如你一个人皇粮50斤,他给你加100斤,你就得交。过了半个月之后你还不交,他就搞突击队。以前就是那样,搞土政策。

李:告状的也有。

王:告状的告不赢嘛,你去告,就叫派出所的来抓你,拦住不让你去。那当官的、派出所的,嘿!走!嘿!滚!几吼吼,老百姓就吓得不得了。老百姓 到哪里上访?我们那?堛涨悁囥m不懂得法律,知道个屁。不过我跟你打交道懂得一点法律,以前我就是狗屁不懂。现在我住在这里,我什么都不怕,比在家乡好一 点。这里当官的也不欺负我,觉得自由一点。心里也不想回家,在这边呆著,回家也找不到钱,一年弄那一两千块钱顶个屁用。

杨:经济上跟我重庆老家差不多,农村真是没啥展望。

王:有啥展望的?我们那?堣j多数靠天吃饭,那个地方偏僻嘛,大平原,一眼能望见好几里路。我家是6亩田,4个人(王康旭还没户口)。一年的粮食 吃不完,但就是没钱用。经济来源不多,路途交通不好,他妈的村庄连条象样的路都没有。干部想个屁,谁管谁啊?我们那个地方,下雨了,水都淹屋里了,干部谁 管你?谁也不管你。你
有钱得交钱,没钱要借钱来交钱,不然就逮你、整你。村干部抓你,搞你的粮食,你一反抗,他就叫派出所。我们家乡的化肥厂也倒闭了,县城的大厂都倒闭了。剩下一两个小厂,当官的亲属都干不完了,要你村民去干嘛?倒是小姐很多,跟广东、北方差不多,腐败。

杨:所以现在出来打工的人是越来越多。

王:家乡的人差不多都走光了,就剩下看门的人,老的老,小的小。到处打工,广东、福建、上海、北京都有。最小的,十五六岁的就出来打工了。家乡教 育不好,考得上就读,考不上就回家种田,等著打工。有技术的打工,比我们强一点,没技术的差一点。我们在这里也没什么问题,也不偷。不过有的老乡也很惨, 河南出来捡破烂的,人
家把他打死的也有,打残废的也有,很多,经常发生。有个捡破烂的老乡,腿骨被打断几截,是当地居民打的,警察倒是不打人。昨天治安队的瞅著我,我也不管。他一看你那车子又臭又脏,他就不管你了。真正的小偷他抓不到,他就吓唬我们这种人。

农村破产,农民基本走光了,但他们在异地如何生活?

2004年6月4日下午,我和父亲杨庆华专门前往广州郊区看望以前的老邻居王秋喜一家。绕过一排油厂、饭馆、民工房,在堆满破烂的垃圾场中,我们 找到了正用花布蒙住鼻子、嘴巴的王秋喜之妻李素芳。这破烂的灰尘大得很。不蒙著,满嘴都是灰。李素芳找了两条板凳让我们坐下,我老公还没回来,你们 再等他一会儿。

王秋喜,男,1966年出生于河南省驻马店市平舆县郭楼乡宋海村王庄,现于广州郊区以捡破烂为生;妻子李素芳,37岁,河南省驻马店市平舆县新店 乡人;长子王正义,14岁,于河南老家念小学六年;次子王康旭,2岁。目前王秋喜、其母(68岁)、李素芳、王康旭四人住在一起相依为命。

李:捡破烂好几年了,从1998年就开始。两个人呢,现在一天总共有五六十块钱的收入。我们碰到货的时候,一天120块的也有;有时候反倒赔钱, 你买到假货就赔。一般到垃圾堆、各家门口的垃圾桶里捡,臭得很,蚊子苍蝇又多。去镇上,价钱最高的是铜丝,12块1斤,铁原来能卖1.05块1斤,现在只 能卖5毛钱1斤。听说好多钢铁厂不合格啊,好多楼房住上去很危险。现在破烂收购站是个人办的,
生意不好,干这的太多,到处都是,破烂越来越便宜了。我后面堆的这些胶布2毛钱1斤。手上这个布,能卖到1块1斤。像我穿的这双鞋是橡胶底的,没用的,不值钱。你这文章发表了,可叫人笑死呢。

杨:哪能呢?我也采访过其它捡破烂的。刚过来的时候看见一个村儿贴出通告来,说不让捡破烂的和收购破烂的人进去。

李:那村儿我们不再去了。有一段时间我老公的三轮车被卡在治安队里面了,后来我们就找老板去要了回来。老板也是我们河南人,他有钱嘛,以前我们租他的房子住,每个月60块钱房租。殴打我们?也有。2001年吧,在一个村儿的垃圾桶里,我捡了一个羽毛球拍,
那上面有一点点铁嘛,那铁1毛钱也卖不到。哦,不知道是那个泼妇的孩子甩在垃圾桶里的,我捡去了。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哇哇乱叫,夺起我那口袋,往下倒,她找啊找啊,找到了她就打我。那个女的,当时有30多岁。

杨:打成什么样了?

李:两个腿啊,打得全是血,打得狠呀。她手里拿根不?袗?的棍子,有2尺多长,有(食指)这么粗。她说,哦你,你什么东西都拿,那路边的摩托车很 多,你怎么不去拿?当时她问我要钱啊,我说我哪里有钱给你啊?我不是偷你的,我说我是捡来的。就算我是偷你的,你问我要50块钱,我没有。当时一个老太婆 叫她不要打我,看不过去
了,可她还是打啊打啊。当时我还在怀著孕嘛,我说好吧,你也不要问我要钱了,咱们上派出所。派出所叫我给你拿钱,我就给你拿钱;派出所叫你给我养伤,你就给我养伤。哟,她马上停住了,马上就走了。我回到家里,把我气得,哭啊哭啊,我没有偷你东西,把我打得

杨:后来呢?

李:后来,王秋喜和我那个老乡一起去找那个女的,但一直没找到。我知道,也有的捡破烂的不规矩。但我从来都不偷,我一家老小都在这里。对,老乡捡 破烂的很多,情况都差不多。你要是讲卫生的,就好一点。捡破烂的到处都住,有租房子的,有住在收购站的。河南、安徽出来捡破烂的最多,但来往很少。你 说这个棚?是我们搭的,我们没有那么多钱交房租嘛,自己搭的,我妈住里面,风大了就容易吹垮。我们一个月花费七八百,生活费、房租费、水电费,还有这个小 孩子吃零食啊,一个月100块都不够。生活费四、五百,房租120块。不过,说这里要建火车站了,要搬迁。有的说那边搬,有的说这边不搬。但是马路要加 宽,这里也可能搬。我们将来到哪里去生活?不知道还让不让我们捡破烂。

杨:没想过回家?

李:家里很穷啊。没捡破烂之前,我老公打工,我在家。在家我种田,收庄稼的时候他回家。广东这里的土地不能跟我们老家比,我们那边土质很好。我们 那?堣ㄩ堣蘀_,种麦子、玉米、大豆、芝麻。麦子一年,有时候能收1000把斤;下连绵雨的话,就400斤左右。做农活的,最值钱的就是芝麻,去年最贵 的时候芝麻卖到7块钱1斤。不过种田没钱赚,只有出来打工。一年种一年完,化肥、拖拉机耕地、交交皇粮,这一除,那一除,就剩不了什么了。我们在家里干了 十多年了,一分钱没剩,就出来了。现在这些破烂要卖的话,绝对没问题,收购站都要。不过这里的破烂越来越少,都捡,本地人也知道拿去卖。

杨:你们平舆县跟上蔡县是交界的,好像一条公路就过去了。听说过上蔡县的艾滋病吗?

李:农村没文化的,都说艾滋病就是性病。我回家的时候也听说过。听说有个人是西瓜大王,他患了艾滋病,把身上的血洒到那个瓜里面去,让所有的人都 患上艾滋病。那一年的西瓜没有人买,我回去的时候还没有人敢买。其实,上蔡那?堥瓣ˊa,我路过上蔡,庄稼跟我们那?碱O一样的。

(此时王秋喜骑著装满破烂的三轮车回来了,一身尘垢。我让父亲去买几个冰淇淋过来。)

王:让你们等太长时间了吧?来,抽我的。天天都是这样,天天都辛苦,天天累得腿啊、胳膊啊乱疼。反正也不怕死,死了就死了。垃圾池很臭,也没人 来。最热的天也干,冷也不怕,风雨无阻。我老婆一般是下午一点半钟回来,吃完饭又走;我是下午两点多钟出去的。对,干这个,比在家种田强一点,在家里找不 到钱嘛。我们家乡100个人有80个人捡破烂,什么都捡,那些很快发达的,差不多都是靠偷的、靠抢的,被抓的也有很多。我16岁就出门打工了,一直打到现 在。以前什么都做过,下过煤窑、挖过沥青、搞过建筑,干得最多的就是搞建筑,有技术,贴砖也可以,贴砖得靠眼力。发表文章?可以!就写写我们那?堶p 划生育,乱搞!

杨:没问题。

王:管计划生育的,以前来过了。我老婆一年两次检查,9月份还有一次。办的那个流动人口证,上面写得很清楚:已结扎,两男。那个流动人口证,老家 当官的说可以管三年嘛,可是现在又说流动人口证不算,要宋海村办的才算。不办的话,罚款200块。我准备找宋海村书记。他受贿!别人请他喝酒,送礼, 他就跟你勾了;不送礼,他就跟你要钱。我今天上午往家里打电话,我说真要乱来,我就找记者搞他一下。当干部的,一般都是两个孩子,可他们一分钱也不花。人 家生三个两个的,有面子的人,他都不罚。像我们生两个的

李:他就罚。他说计划生育要一胎化,自己说男女平等,男孩女孩都一样,为什么女孩子准生,男孩子不准生?结果,女孩子又不给上报,不用检查。你生男孩子就罚你的钱。

王:他妈的,有面子的就不管。说要罚我们15000块,我就怕他罚我钱啊,15000块,我们要干一年啊。一年也得好的时候啊,不好的时候也挣不 了这么多。现在我们在这里,他管不著;一回去,他就要我们的钱,盖房子的话就搞我房子。连回去都不敢了,我害怕。以前像我这样的例子也有,当官的把别人房 子推倒,强行拆房子,有时跟著一两个派出所的人,有时不跟,就是些宋海村的小狗腿子、赖皮货来胡整你,你不拿钱给他,他上你屋里扛你的粮食。乱收费,乱罚 款,乱整一气。只是现在不能推房子了。以前还搞十家联保,什么叫十家联保?就是我生孩子,搞你、搞他,搞株连,一个出了问题,其它九个邻居都 要负责,每人罚1000块。现在是搞著谁,就是谁。

杨:你的意思是计划生育搞得官民不平等。

王:要罚都罚嘛,是不是?乡官、村官发财主要就靠计划生育。他们能生两个,我为什么不能生两个?我隔了12年才生第二个啊。他妈的个逼,你不找人 他就罚你,运动一下来他就搞你。不合理,我们那?奡N是不合理!跟干部打架的也有,打了就被派出所抓起来,坐牢。挨著我们的朱庄那?奡N有个残废人,跟我 的年纪差不多,他打了计生办
的人,抓到我们那?堛荦妧遘怴A拘留了几个月。你不想想,你要是搞得合理了,人家干嘛要打你?我们那?堛涟囓姜ㄨ庰盒琚A各照顾各,看笑话。

杨:当官的也没有民主选举这回事儿?

王:什么?民主选举?哪里有开会?也根本不贴那个财政稿子,根本就没有。现在宋海村书记换下来了,捞著钱了辞职不干,又上去了一个新的。你要是有 机会到宋海村去,你看看,干部的房子就是不一样。他们那时候盖的是平房,我们那时候大多数是草房。现在村民修楼房,主要靠打工挣的。宋海村书记不出门,房 子也得盖这么好,一
般的房子都是5万的楼房。村里不盖楼房的,就讨不了媳妇,说你没钱,你就完蛋。你出来几年盖不起房子,没人看得起你。我们那?堛漱H很滑的,最爱占小便宜。比方说你吃我一个馍,我下次就要吃你一个。

杨:没记者去过你们家乡吗?

王:都没有碰见过。我在家乡的时候总是说:我怎么碰不到记者啊?要是碰到记者,我就让记者去搞他。你不拿什么东西卡住他,他就胡整。我们那? 堛涨悁囥m都盼望记者到我们那?堭议X。没什么大不了的,实话实说,全部豁出去了。比如我叫你带著照相机到我们家乡去,假如你或者你的朋友有记者证,到我 们宋海村采访,那我就对干部说:记者来了,要采访你什么什么。那些干部肯定要说:小王啊,你不要说啊,不要乱讲啊,我不罚你的款啊。他们也不敢逮你,他们 哪里见过记者的阵势?

李:以前我们那?堨璊j粮啊,给你们这些没面子的人,狠狠地要啊。有头有脸的人,从来都不交。就是苦了你这些实在人。现在上面可能已经查出来了,要弥补农民的损失,给老百姓一点好处。

王:我平时看看电视,听听收音机,很关心政策,我看胡锦涛搞得不严格,要是让江泽民继续搞下去,更不行。拿交粮来说吧,乡里、村里搞你,搞提成 款,扛你的粮食。比如你一个人皇粮50斤,他给你加100斤,你就得交。过了半个月之后你还不交,他就搞突击队。以前就是那样,搞土政策。

李:告状的也有。

王:告状的告不赢嘛,你去告,就叫派出所的来抓你,拦住不让你去。那当官的、派出所的,嘿!走!嘿!滚!几吼吼,老百姓就吓得不得了。老百姓 到哪里上访?我们那?堛涨悁囥m不懂得法律,知道个屁。不过我跟你打交道懂得一点法律,以前我就是狗屁不懂。现在我住在这里,我什么都不怕,比在家乡好一 点。这里当官的也不欺负我,觉得自由一点。心里也不想回家,在这边呆著,回家也找不到钱,一年弄那一两千块钱顶个屁用。

杨:经济上跟我重庆老家差不多,农村真是没啥展望。

王:有啥展望的?我们那?堣j多数靠天吃饭,那个地方偏僻嘛,大平原,一眼能望见好几里路。我家是6亩田,4个人(王康旭还没户口)。一年的粮食 吃不完,但就是没钱用。经济来源不多,路途交通不好,他妈的村庄连条象样的路都没有。干部想个屁,谁管谁啊?我们那个地方,下雨了,水都淹屋里了,干部谁 管你?谁也不管你。你
有钱得交钱,没钱要借钱来交钱,不然就逮你、整你。村干部抓你,搞你的粮食,你一反抗,他就叫派出所。我们家乡的化肥厂也倒闭了,县城的大厂都倒闭了。剩下一两个小厂,当官的亲属都干不完了,要你村民去干嘛?倒是小姐很多,跟广东、北方差不多,腐败。

杨:所以现在出来打工的人是越来越多。

王:家乡的人差不多都走光了,就剩下看门的人,老的老,小的小。到处打工,广东、福建、上海、北京都有。最小的,十五六岁的就出来打工了。家乡教 育不好,考得上就读,考不上就回家种田,等著打工。有技术的打工,比我们强一点,没技术的差一点。我们在这里也没什么问题,也不偷。不过有的老乡也很惨, 河南出来捡破烂的,人
家把他打死的也有,打残废的也有,很多,经常发生。有个捡破烂的老乡,腿骨被打断几截,是当地居民打的,警察倒是不打人。昨天治安队的瞅著我,我也不管。他一看你那车子又臭又脏,他就不管你了。真正的小偷他抓不到,他就吓唬我们这种人。

农村破产,农民基本走光了,但他们在异地如何生活?

2004年6月4日下午,我和父亲杨庆华专门前往广州郊区看望以前的老邻居王秋喜一家。绕过一排油厂、饭馆、民工房,在堆满破烂的垃圾场中,我们 找到了正用花布蒙住鼻子、嘴巴的王秋喜之妻李素芳。这破烂的灰尘大得很。不蒙著,满嘴都是灰。李素芳找了两条板凳让我们坐下,我老公还没回来,你们 再等他一会儿。

王秋喜,男,1966年出生于河南省驻马店市平舆县郭楼乡宋海村王庄,现于广州郊区以捡破烂为生;妻子李素芳,37岁,河南省驻马店市平舆县新店 乡人;长子王正义,14岁,于河南老家念小学六年;次子王康旭,2岁。目前王秋喜、其母(68岁)、李素芳、王康旭四人住在一起相依为命。

李:捡破烂好几年了,从1998年就开始。两个人呢,现在一天总共有五六十块钱的收入。我们碰到货的时候,一天120块的也有;有时候反倒赔钱, 你买到假货就赔。一般到垃圾堆、各家门口的垃圾桶里捡,臭得很,蚊子苍蝇又多。去镇上,价钱最高的是铜丝,12块1斤,铁原来能卖1.05块1斤,现在只 能卖5毛钱1斤。听说好多钢铁厂不合格啊,好多楼房住上去很危险。现在破烂收购站是个人办的,
生意不好,干这的太多,到处都是,破烂越来越便宜了。我后面堆的这些胶布2毛钱1斤。手上这个布,能卖到1块1斤。像我穿的这双鞋是橡胶底的,没用的,不值钱。你这文章发表了,可叫人笑死呢。

杨:哪能呢?我也采访过其它捡破烂的。刚过来的时候看见一个村儿贴出通告来,说不让捡破烂的和收购破烂的人进去。

李:那村儿我们不再去了。有一段时间我老公的三轮车被卡在治安队里面了,后来我们就找老板去要了回来。老板也是我们河南人,他有钱嘛,以前我们租他的房子住,每个月60块钱房租。殴打我们?也有。2001年吧,在一个村儿的垃圾桶里,我捡了一个羽毛球拍,
那上面有一点点铁嘛,那铁1毛钱也卖不到。哦,不知道是那个泼妇的孩子甩在垃圾桶里的,我捡去了。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哇哇乱叫,夺起我那口袋,往下倒,她找啊找啊,找到了她就打我。那个女的,当时有30多岁。

杨:打成什么样了?

李:两个腿啊,打得全是血,打得狠呀。她手里拿根不?袗?的棍子,有2尺多长,有(食指)这么粗。她说,哦你,你什么东西都拿,那路边的摩托车很 多,你怎么不去拿?当时她问我要钱啊,我说我哪里有钱给你啊?我不是偷你的,我说我是捡来的。就算我是偷你的,你问我要50块钱,我没有。当时一个老太婆 叫她不要打我,看不过去
了,可她还是打啊打啊。当时我还在怀著孕嘛,我说好吧,你也不要问我要钱了,咱们上派出所。派出所叫我给你拿钱,我就给你拿钱;派出所叫你给我养伤,你就给我养伤。哟,她马上停住了,马上就走了。我回到家里,把我气得,哭啊哭啊,我没有偷你东西,把我打得

杨:后来呢?

李:后来,王秋喜和我那个老乡一起去找那个女的,但一直没找到。我知道,也有的捡破烂的不规矩。但我从来都不偷,我一家老小都在这里。对,老乡捡 破烂的很多,情况都差不多。你要是讲卫生的,就好一点。捡破烂的到处都住,有租房子的,有住在收购站的。河南、安徽出来捡破烂的最多,但来往很少。你 说这个棚?是我们搭的,我们没有那么多钱交房租嘛,自己搭的,我妈住里面,风大了就容易吹垮。我们一个月花费七八百,生活费、房租费、水电费,还有这个小 孩子吃零食啊,一个月100块都不够。生活费四、五百,房租120块。不过,说这里要建火车站了,要搬迁。有的说那边搬,有的说这边不搬。但是马路要加 宽,这里也可能搬。我们将来到哪里去生活?不知道还让不让我们捡破烂。

杨:没想过回家?

李:家里很穷啊。没捡破烂之前,我老公打工,我在家。在家我种田,收庄稼的时候他回家。广东这里的土地不能跟我们老家比,我们那边土质很好。我们 那?堣ㄩ堣蘀_,种麦子、玉米、大豆、芝麻。麦子一年,有时候能收1000把斤;下连绵雨的话,就400斤左右。做农活的,最值钱的就是芝麻,去年最贵 的时候芝麻卖到7块钱1斤。不过种田没钱赚,只有出来打工。一年种一年完,化肥、拖拉机耕地、交交皇粮,这一除,那一除,就剩不了什么了。我们在家里干了 十多年了,一分钱没剩,就出来了。现在这些破烂要卖的话,绝对没问题,收购站都要。不过这里的破烂越来越少,都捡,本地人也知道拿去卖。

杨:你们平舆县跟上蔡县是交界的,好像一条公路就过去了。听说过上蔡县的艾滋病吗?

李:农村没文化的,都说艾滋病就是性病。我回家的时候也听说过。听说有个人是西瓜大王,他患了艾滋病,把身上的血洒到那个瓜里面去,让所有的人都 患上艾滋病。那一年的西瓜没有人买,我回去的时候还没有人敢买。其实,上蔡那?堥瓣ˊa,我路过上蔡,庄稼跟我们那?碱O一样的。

(此时王秋喜骑著装满破烂的三轮车回来了,一身尘垢。我让父亲去买几个冰淇淋过来。)

王:让你们等太长时间了吧?来,抽我的。天天都是这样,天天都辛苦,天天累得腿啊、胳膊啊乱疼。反正也不怕死,死了就死了。垃圾池很臭,也没人 来。最热的天也干,冷也不怕,风雨无阻。我老婆一般是下午一点半钟回来,吃完饭又走;我是下午两点多钟出去的。对,干这个,比在家种田强一点,在家里找不 到钱嘛。我们家乡100个人有80个人捡破烂,什么都捡,那些很快发达的,差不多都是靠偷的、靠抢的,被抓的也有很多。我16岁就出门打工了,一直打到现 在。以前什么都做过,下过煤窑、挖过沥青、搞过建筑,干得最多的就是搞建筑,有技术,贴砖也可以,贴砖得靠眼力。发表文章?可以!就写写我们那?堶p 划生育,乱搞!

杨:没问题。

王:管计划生育的,以前来过了。我老婆一年两次检查,9月份还有一次。办的那个流动人口证,上面写得很清楚:已结扎,两男。那个流动人口证,老家 当官的说可以管三年嘛,可是现在又说流动人口证不算,要宋海村办的才算。不办的话,罚款200块。我准备找宋海村书记。他受贿!别人请他喝酒,送礼, 他就跟你勾了;不送礼,他就跟你要钱。我今天上午往家里打电话,我说真要乱来,我就找记者搞他一下。当干部的,一般都是两个孩子,可他们一分钱也不花。人 家生三个两个的,有面子的人,他都不罚。像我们生两个的

李:他就罚。他说计划生育要一胎化,自己说男女平等,男孩女孩都一样,为什么女孩子准生,男孩子不准生?结果,女孩子又不给上报,不用检查。你生男孩子就罚你的钱。

王:他妈的,有面子的就不管。说要罚我们15000块,我就怕他罚我钱啊,15000块,我们要干一年啊。一年也得好的时候啊,不好的时候也挣不 了这么多。现在我们在这里,他管不著;一回去,他就要我们的钱,盖房子的话就搞我房子。连回去都不敢了,我害怕。以前像我这样的例子也有,当官的把别人房 子推倒,强行拆房子,有时跟著一两个派出所的人,有时不跟,就是些宋海村的小狗腿子、赖皮货来胡整你,你不拿钱给他,他上你屋里扛你的粮食。乱收费,乱罚 款,乱整一气。只是现在不能推房子了。以前还搞十家联保,什么叫十家联保?就是我生孩子,搞你、搞他,搞株连,一个出了问题,其它九个邻居都 要负责,每人罚1000块。现在是搞著谁,就是谁。

杨:你的意思是计划生育搞得官民不平等。

王:要罚都罚嘛,是不是?乡官、村官发财主要就靠计划生育。他们能生两个,我为什么不能生两个?我隔了12年才生第二个啊。他妈的个逼,你不找人 他就罚你,运动一下来他就搞你。不合理,我们那?奡N是不合理!跟干部打架的也有,打了就被派出所抓起来,坐牢。挨著我们的朱庄那?奡N有个残废人,跟我 的年纪差不多,他打了计生办
的人,抓到我们那?堛荦妧遘怴A拘留了几个月。你不想想,你要是搞得合理了,人家干嘛要打你?我们那?堛涟囓姜ㄨ庰盒琚A各照顾各,看笑话。

杨:当官的也没有民主选举这回事儿?

王:什么?民主选举?哪里有开会?也根本不贴那个财政稿子,根本就没有。现在宋海村书记换下来了,捞著钱了辞职不干,又上去了一个新的。你要是有 机会到宋海村去,你看看,干部的房子就是不一样。他们那时候盖的是平房,我们那时候大多数是草房。现在村民修楼房,主要靠打工挣的。宋海村书记不出门,房 子也得盖这么好,一
般的房子都是5万的楼房。村里不盖楼房的,就讨不了媳妇,说你没钱,你就完蛋。你出来几年盖不起房子,没人看得起你。我们那?堛漱H很滑的,最爱占小便宜。比方说你吃我一个馍,我下次就要吃你一个。

杨:没记者去过你们家乡吗?

王:都没有碰见过。我在家乡的时候总是说:我怎么碰不到记者啊?要是碰到记者,我就让记者去搞他。你不拿什么东西卡住他,他就胡整。我们那? 堛涨悁囥m都盼望记者到我们那?堭议X。没什么大不了的,实话实说,全部豁出去了。比如我叫你带著照相机到我们家乡去,假如你或者你的朋友有记者证,到我 们宋海村采访,那我就对干部说:记者来了,要采访你什么什么。那些干部肯定要说:小王啊,你不要说啊,不要乱讲啊,我不罚你的款啊。他们也不敢逮你,他们 哪里见过记者的阵势?

李:以前我们那?堨璊j粮啊,给你们这些没面子的人,狠狠地要啊。有头有脸的人,从来都不交。就是苦了你这些实在人。现在上面可能已经查出来了,要弥补农民的损失,给老百姓一点好处。

王:我平时看看电视,听听收音机,很关心政策,我看胡锦涛搞得不严格,要是让江泽民继续搞下去,更不行。拿交粮来说吧,乡里、村里搞你,搞提成 款,扛你的粮食。比如你一个人皇粮50斤,他给你加100斤,你就得交。过了半个月之后你还不交,他就搞突击队。以前就是那样,搞土政策。

李:告状的也有。

王:告状的告不赢嘛,你去告,就叫派出所的来抓你,拦住不让你去。那当官的、派出所的,嘿!走!嘿!滚!几吼吼,老百姓就吓得不得了。老百姓 到哪里上访?我们那?堛涨悁囥m不懂得法律,知道个屁。不过我跟你打交道懂得一点法律,以前我就是狗屁不懂。现在我住在这里,我什么都不怕,比在家乡好一 点。这里当官的也不欺负我,觉得自由一点。心里也不想回家,在这边呆著,回家也找不到钱,一年弄那一两千块钱顶个屁用。

杨:经济上跟我重庆老家差不多,农村真是没啥展望。

王:有啥展望的?我们那?堣j多数靠天吃饭,那个地方偏僻嘛,大平原,一眼能望见好几里路。我家是6亩田,4个人(王康旭还没户口)。一年的粮食 吃不完,但就是没钱用。经济来源不多,路途交通不好,他妈的村庄连条象样的路都没有。干部想个屁,谁管谁啊?我们那个地方,下雨了,水都淹屋里了,干部谁 管你?谁也不管你。你
有钱得交钱,没钱要借钱来交钱,不然就逮你、整你。村干部抓你,搞你的粮食,你一反抗,他就叫派出所。我们家乡的化肥厂也倒闭了,县城的大厂都倒闭了。剩下一两个小厂,当官的亲属都干不完了,要你村民去干嘛?倒是小姐很多,跟广东、北方差不多,腐败。

杨:所以现在出来打工的人是越来越多。

王:家乡的人差不多都走光了,就剩下看门的人,老的老,小的小。到处打工,广东、福建、上海、北京都有。最小的,十五六岁的就出来打工了。家乡教 育不好,考得上就读,考不上就回家种田,等著打工。有技术的打工,比我们强一点,没技术的差一点。我们在这里也没什么问题,也不偷。不过有的老乡也很惨, 河南出来捡破烂的,人
家把他打死的也有,打残废的也有,很多,经常发生。有个捡破烂的老乡,腿骨被打断几截,是当地居民打的,警察倒是不打人。昨天治安队的瞅著我,我也不管。他一看你那车子又臭又脏,他就不管你了。真正的小偷他抓不到,他就吓唬我们这种人。

农村破产,农民基本走光了,但他们在异地如何生活?

2004年6月4日下午,我和父亲杨庆华专门前往广州郊区看望以前的老邻居王秋喜一家。绕过一排油厂、饭馆、民工房,在堆满破烂的垃圾场中,我们 找到了正用花布蒙住鼻子、嘴巴的王秋喜之妻李素芳。这破烂的灰尘大得很。不蒙著,满嘴都是灰。李素芳找了两条板凳让我们坐下,我老公还没回来,你们 再等他一会儿。

王秋喜,男,1966年出生于河南省驻马店市平舆县郭楼乡宋海村王庄,现于广州郊区以捡破烂为生;妻子李素芳,37岁,河南省驻马店市平舆县新店 乡人;长子王正义,14岁,于河南老家念小学六年;次子王康旭,2岁。目前王秋喜、其母(68岁)、李素芳、王康旭四人住在一起相依为命。

李:捡破烂好几年了,从1998年就开始。两个人呢,现在一天总共有五六十块钱的收入。我们碰到货的时候,一天120块的也有;有时候反倒赔钱, 你买到假货就赔。一般到垃圾堆、各家门口的垃圾桶里捡,臭得很,蚊子苍蝇又多。去镇上,价钱最高的是铜丝,12块1斤,铁原来能卖1.05块1斤,现在只 能卖5毛钱1斤。听说好多钢铁厂不合格啊,好多楼房住上去很危险。现在破烂收购站是个人办的,
生意不好,干这的太多,到处都是,破烂越来越便宜了。我后面堆的这些胶布2毛钱1斤。手上这个布,能卖到1块1斤。像我穿的这双鞋是橡胶底的,没用的,不值钱。你这文章发表了,可叫人笑死呢。

杨:哪能呢?我也采访过其它捡破烂的。刚过来的时候看见一个村儿贴出通告来,说不让捡破烂的和收购破烂的人进去。

李:那村儿我们不再去了。有一段时间我老公的三轮车被卡在治安队里面了,后来我们就找老板去要了回来。老板也是我们河南人,他有钱嘛,以前我们租他的房子住,每个月60块钱房租。殴打我们?也有。2001年吧,在一个村儿的垃圾桶里,我捡了一个羽毛球拍,
那上面有一点点铁嘛,那铁1毛钱也卖不到。哦,不知道是那个泼妇的孩子甩在垃圾桶里的,我捡去了。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哇哇乱叫,夺起我那口袋,往下倒,她找啊找啊,找到了她就打我。那个女的,当时有30多岁。

杨:打成什么样了?

李:两个腿啊,打得全是血,打得狠呀。她手里拿根不?袗?的棍子,有2尺多长,有(食指)这么粗。她说,哦你,你什么东西都拿,那路边的摩托车很 多,你怎么不去拿?当时她问我要钱啊,我说我哪里有钱给你啊?我不是偷你的,我说我是捡来的。就算我是偷你的,你问我要50块钱,我没有。当时一个老太婆 叫她不要打我,看不过去
了,可她还是打啊打啊。当时我还在怀著孕嘛,我说好吧,你也不要问我要钱了,咱们上派出所。派出所叫我给你拿钱,我就给你拿钱;派出所叫你给我养伤,你就给我养伤。哟,她马上停住了,马上就走了。我回到家里,把我气得,哭啊哭啊,我没有偷你东西,把我打得

杨:后来呢?

李:后来,王秋喜和我那个老乡一起去找那个女的,但一直没找到。我知道,也有的捡破烂的不规矩。但我从来都不偷,我一家老小都在这里。对,老乡捡 破烂的很多,情况都差不多。你要是讲卫生的,就好一点。捡破烂的到处都住,有租房子的,有住在收购站的。河南、安徽出来捡破烂的最多,但来往很少。你 说这个棚?是我们搭的,我们没有那么多钱交房租嘛,自己搭的,我妈住里面,风大了就容易吹垮。我们一个月花费七八百,生活费、房租费、水电费,还有这个小 孩子吃零食啊,一个月100块都不够。生活费四、五百,房租120块。不过,说这里要建火车站了,要搬迁。有的说那边搬,有的说这边不搬。但是马路要加 宽,这里也可能搬。我们将来到哪里去生活?不知道还让不让我们捡破烂。

杨:没想过回家?

李:家里很穷啊。没捡破烂之前,我老公打工,我在家。在家我种田,收庄稼的时候他回家。广东这里的土地不能跟我们老家比,我们那边土质很好。我们 那?堣ㄩ堣蘀_,种麦子、玉米、大豆、芝麻。麦子一年,有时候能收1000把斤;下连绵雨的话,就400斤左右。做农活的,最值钱的就是芝麻,去年最贵 的时候芝麻卖到7块钱1斤。不过种田没钱赚,只有出来打工。一年种一年完,化肥、拖拉机耕地、交交皇粮,这一除,那一除,就剩不了什么了。我们在家里干了 十多年了,一分钱没剩,就出来了。现在这些破烂要卖的话,绝对没问题,收购站都要。不过这里的破烂越来越少,都捡,本地人也知道拿去卖。

杨:你们平舆县跟上蔡县是交界的,好像一条公路就过去了。听说过上蔡县的艾滋病吗?

李:农村没文化的,都说艾滋病就是性病。我回家的时候也听说过。听说有个人是西瓜大王,他患了艾滋病,把身上的血洒到那个瓜里面去,让所有的人都 患上艾滋病。那一年的西瓜没有人买,我回去的时候还没有人敢买。其实,上蔡那?堥瓣ˊa,我路过上蔡,庄稼跟我们那?碱O一样的。

(此时王秋喜骑著装满破烂的三轮车回来了,一身尘垢。我让父亲去买几个冰淇淋过来。)

王:让你们等太长时间了吧?来,抽我的。天天都是这样,天天都辛苦,天天累得腿啊、胳膊啊乱疼。反正也不怕死,死了就死了。垃圾池很臭,也没人 来。最热的天也干,冷也不怕,风雨无阻。我老婆一般是下午一点半钟回来,吃完饭又走;我是下午两点多钟出去的。对,干这个,比在家种田强一点,在家里找不 到钱嘛。我们家乡100个人有80个人捡破烂,什么都捡,那些很快发达的,差不多都是靠偷的、靠抢的,被抓的也有很多。我16岁就出门打工了,一直打到现 在。以前什么都做过,下过煤窑、挖过沥青、搞过建筑,干得最多的就是搞建筑,有技术,贴砖也可以,贴砖得靠眼力。发表文章?可以!就写写我们那?堶p 划生育,乱搞!

杨:没问题。

王:管计划生育的,以前来过了。我老婆一年两次检查,9月份还有一次。办的那个流动人口证,上面写得很清楚:已结扎,两男。那个流动人口证,老家 当官的说可以管三年嘛,可是现在又说流动人口证不算,要宋海村办的才算。不办的话,罚款200块。我准备找宋海村书记。他受贿!别人请他喝酒,送礼, 他就跟你勾了;不送礼,他就跟你要钱。我今天上午往家里打电话,我说真要乱来,我就找记者搞他一下。当干部的,一般都是两个孩子,可他们一分钱也不花。人 家生三个两个的,有面子的人,他都不罚。像我们生两个的

李:他就罚。他说计划生育要一胎化,自己说男女平等,男孩女孩都一样,为什么女孩子准生,男孩子不准生?结果,女孩子又不给上报,不用检查。你生男孩子就罚你的钱。

王:他妈的,有面子的就不管。说要罚我们15000块,我就怕他罚我钱啊,15000块,我们要干一年啊。一年也得好的时候啊,不好的时候也挣不 了这么多。现在我们在这里,他管不著;一回去,他就要我们的钱,盖房子的话就搞我房子。连回去都不敢了,我害怕。以前像我这样的例子也有,当官的把别人房 子推倒,强行拆房子,有时跟著一两个派出所的人,有时不跟,就是些宋海村的小狗腿子、赖皮货来胡整你,你不拿钱给他,他上你屋里扛你的粮食。乱收费,乱罚 款,乱整一气。只是现在不能推房子了。以前还搞十家联保,什么叫十家联保?就是我生孩子,搞你、搞他,搞株连,一个出了问题,其它九个邻居都 要负责,每人罚1000块。现在是搞著谁,就是谁。

杨:你的意思是计划生育搞得官民不平等。

王:要罚都罚嘛,是不是?乡官、村官发财主要就靠计划生育。他们能生两个,我为什么不能生两个?我隔了12年才生第二个啊。他妈的个逼,你不找人 他就罚你,运动一下来他就搞你。不合理,我们那?奡N是不合理!跟干部打架的也有,打了就被派出所抓起来,坐牢。挨著我们的朱庄那?奡N有个残废人,跟我 的年纪差不多,他打了计生办
的人,抓到我们那?堛荦妧遘怴A拘留了几个月。你不想想,你要是搞得合理了,人家干嘛要打你?我们那?堛涟囓姜ㄨ庰盒琚A各照顾各,看笑话。

杨:当官的也没有民主选举这回事儿?

王:什么?民主选举?哪里有开会?也根本不贴那个财政稿子,根本就没有。现在宋海村书记换下来了,捞著钱了辞职不干,又上去了一个新的。你要是有 机会到宋海村去,你看看,干部的房子就是不一样。他们那时候盖的是平房,我们那时候大多数是草房。现在村民修楼房,主要靠打工挣的。宋海村书记不出门,房 子也得盖这么好,一
般的房子都是5万的楼房。村里不盖楼房的,就讨不了媳妇,说你没钱,你就完蛋。你出来几年盖不起房子,没人看得起你。我们那?堛漱H很滑的,最爱占小便宜。比方说你吃我一个馍,我下次就要吃你一个。

杨:没记者去过你们家乡吗?

王:都没有碰见过。我在家乡的时候总是说:我怎么碰不到记者啊?要是碰到记者,我就让记者去搞他。你不拿什么东西卡住他,他就胡整。我们那? 堛涨悁囥m都盼望记者到我们那?堭议X。没什么大不了的,实话实说,全部豁出去了。比如我叫你带著照相机到我们家乡去,假如你或者你的朋友有记者证,到我 们宋海村采访,那我就对干部说:记者来了,要采访你什么什么。那些干部肯定要说:小王啊,你不要说啊,不要乱讲啊,我不罚你的款啊。他们也不敢逮你,他们 哪里见过记者的阵势?

李:以前我们那?堨璊j粮啊,给你们这些没面子的人,狠狠地要啊。有头有脸的人,从来都不交。就是苦了你这些实在人。现在上面可能已经查出来了,要弥补农民的损失,给老百姓一点好处。

王:我平时看看电视,听听收音机,很关心政策,我看胡锦涛搞得不严格,要是让江泽民继续搞下去,更不行。拿交粮来说吧,乡里、村里搞你,搞提成 款,扛你的粮食。比如你一个人皇粮50斤,他给你加100斤,你就得交。过了半个月之后你还不交,他就搞突击队。以前就是那样,搞土政策。

李:告状的也有。

王:告状的告不赢嘛,你去告,就叫派出所的来抓你,拦住不让你去。那当官的、派出所的,嘿!走!嘿!滚!几吼吼,老百姓就吓得不得了。老百姓 到哪里上访?我们那?堛涨悁囥m不懂得法律,知道个屁。不过我跟你打交道懂得一点法律,以前我就是狗屁不懂。现在我住在这里,我什么都不怕,比在家乡好一 点。这里当官的也不欺负我,觉得自由一点。心里也不想回家,在这边呆著,回家也找不到钱,一年弄那一两千块钱顶个屁用。

杨:经济上跟我重庆老家差不多,农村真是没啥展望。

王:有啥展望的?我们那?堣j多数靠天吃饭,那个地方偏僻嘛,大平原,一眼能望见好几里路。我家是6亩田,4个人(王康旭还没户口)。一年的粮食 吃不完,但就是没钱用。经济来源不多,路途交通不好,他妈的村庄连条象样的路都没有。干部想个屁,谁管谁啊?我们那个地方,下雨了,水都淹屋里了,干部谁 管你?谁也不管你。你
有钱得交钱,没钱要借钱来交钱,不然就逮你、整你。村干部抓你,搞你的粮食,你一反抗,他就叫派出所。我们家乡的化肥厂也倒闭了,县城的大厂都倒闭了。剩下一两个小厂,当官的亲属都干不完了,要你村民去干嘛?倒是小姐很多,跟广东、北方差不多,腐败。

杨:所以现在出来打工的人是越来越多。

王:家乡的人差不多都走光了,就剩下看门的人,老的老,小的小。到处打工,广东、福建、上海、北京都有。最小的,十五六岁的就出来打工了。家乡教 育不好,考得上就读,考不上就回家种田,等著打工。有技术的打工,比我们强一点,没技术的差一点。我们在这里也没什么问题,也不偷。不过有的老乡也很惨, 河南出来捡破烂的,人
家把他打死的也有,打残废的也有,很多,经常发生。有个捡破烂的老乡,腿骨被打断几截,是当地居民打的,警察倒是不打人。昨天治安队的瞅著我,我也不管。他一看你那车子又臭又脏,他就不管你了。真正的小偷他抓不到,他就吓唬我们这种人。

农村破产,农民基本走光了,但他们在异地如何生活?

2004年6月4日下午,我和父亲杨庆华专门前往广州郊区看望以前的老邻居王秋喜一家。绕过一排油厂、饭馆、民工房,在堆满破烂的垃圾场中,我们 找到了正用花布蒙住鼻子、嘴巴的王秋喜之妻李素芳。这破烂的灰尘大得很。不蒙著,满嘴都是灰。李素芳找了两条板凳让我们坐下,我老公还没回来,你们 再等他一会儿。

王秋喜,男,1966年出生于河南省驻马店市平舆县郭楼乡宋海村王庄,现于广州郊区以捡破烂为生;妻子李素芳,37岁,河南省驻马店市平舆县新店 乡人;长子王正义,14岁,于河南老家念小学六年;次子王康旭,2岁。目前王秋喜、其母(68岁)、李素芳、王康旭四人住在一起相依为命。

李:捡破烂好几年了,从1998年就开始。两个人呢,现在一天总共有五六十块钱的收入。我们碰到货的时候,一天120块的也有;有时候反倒赔钱, 你买到假货就赔。一般到垃圾堆、各家门口的垃圾桶里捡,臭得很,蚊子苍蝇又多。去镇上,价钱最高的是铜丝,12块1斤,铁原来能卖1.05块1斤,现在只 能卖5毛钱1斤。听说好多钢铁厂不合格啊,好多楼房住上去很危险。现在破烂收购站是个人办的,
生意不好,干这的太多,到处都是,破烂越来越便宜了。我后面堆的这些胶布2毛钱1斤。手上这个布,能卖到1块1斤。像我穿的这双鞋是橡胶底的,没用的,不值钱。你这文章发表了,可叫人笑死呢。

杨:哪能呢?我也采访过其它捡破烂的。刚过来的时候看见一个村儿贴出通告来,说不让捡破烂的和收购破烂的人进去。

李:那村儿我们不再去了。有一段时间我老公的三轮车被卡在治安队里面了,后来我们就找老板去要了回来。老板也是我们河南人,他有钱嘛,以前我们租他的房子住,每个月60块钱房租。殴打我们?也有。2001年吧,在一个村儿的垃圾桶里,我捡了一个羽毛球拍,
那上面有一点点铁嘛,那铁1毛钱也卖不到。哦,不知道是那个泼妇的孩子甩在垃圾桶里的,我捡去了。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哇哇乱叫,夺起我那口袋,往下倒,她找啊找啊,找到了她就打我。那个女的,当时有30多岁。

杨:打成什么样了?

李:两个腿啊,打得全是血,打得狠呀。她手里拿根不?袗?的棍子,有2尺多长,有(食指)这么粗。她说,哦你,你什么东西都拿,那路边的摩托车很 多,你怎么不去拿?当时她问我要钱啊,我说我哪里有钱给你啊?我不是偷你的,我说我是捡来的。就算我是偷你的,你问我要50块钱,我没有。当时一个老太婆 叫她不要打我,看不过去
了,可她还是打啊打啊。当时我还在怀著孕嘛,我说好吧,你也不要问我要钱了,咱们上派出所。派出所叫我给你拿钱,我就给你拿钱;派出所叫你给我养伤,你就给我养伤。哟,她马上停住了,马上就走了。我回到家里,把我气得,哭啊哭啊,我没有偷你东西,把我打得

杨:后来呢?

李:后来,王秋喜和我那个老乡一起去找那个女的,但一直没找到。我知道,也有的捡破烂的不规矩。但我从来都不偷,我一家老小都在这里。对,老乡捡 破烂的很多,情况都差不多。你要是讲卫生的,就好一点。捡破烂的到处都住,有租房子的,有住在收购站的。河南、安徽出来捡破烂的最多,但来往很少。你 说这个棚?是我们搭的,我们没有那么多钱交房租嘛,自己搭的,我妈住里面,风大了就容易吹垮。我们一个月花费七八百,生活费、房租费、水电费,还有这个小 孩子吃零食啊,一个月100块都不够。生活费四、五百,房租120块。不过,说这里要建火车站了,要搬迁。有的说那边搬,有的说这边不搬。但是马路要加 宽,这里也可能搬。我们将来到哪里去生活?不知道还让不让我们捡破烂。

杨:没想过回家?

李:家里很穷啊。没捡破烂之前,我老公打工,我在家。在家我种田,收庄稼的时候他回家。广东这里的土地不能跟我们老家比,我们那边土质很好。我们 那?堣ㄩ堣蘀_,种麦子、玉米、大豆、芝麻。麦子一年,有时候能收1000把斤;下连绵雨的话,就400斤左右。做农活的,最值钱的就是芝麻,去年最贵 的时候芝麻卖到7块钱1斤。不过种田没钱赚,只有出来打工。一年种一年完,化肥、拖拉机耕地、交交皇粮,这一除,那一除,就剩不了什么了。我们在家里干了 十多年了,一分钱没剩,就出来了。现在这些破烂要卖的话,绝对没问题,收购站都要。不过这里的破烂越来越少,都捡,本地人也知道拿去卖。

杨:你们平舆县跟上蔡县是交界的,好像一条公路就过去了。听说过上蔡县的艾滋病吗?

李:农村没文化的,都说艾滋病就是性病。我回家的时候也听说过。听说有个人是西瓜大王,他患了艾滋病,把身上的血洒到那个瓜里面去,让所有的人都 患上艾滋病。那一年的西瓜没有人买,我回去的时候还没有人敢买。其实,上蔡那?堥瓣ˊa,我路过上蔡,庄稼跟我们那?碱O一样的。

(此时王秋喜骑著装满破烂的三轮车回来了,一身尘垢。我让父亲去买几个冰淇淋过来。)

王:让你们等太长时间了吧?来,抽我的。天天都是这样,天天都辛苦,天天累得腿啊、胳膊啊乱疼。反正也不怕死,死了就死了。垃圾池很臭,也没人 来。最热的天也干,冷也不怕,风雨无阻。我老婆一般是下午一点半钟回来,吃完饭又走;我是下午两点多钟出去的。对,干这个,比在家种田强一点,在家里找不 到钱嘛。我们家乡100个人有80个人捡破烂,什么都捡,那些很快发达的,差不多都是靠偷的、靠抢的,被抓的也有很多。我16岁就出门打工了,一直打到现 在。以前什么都做过,下过煤窑、挖过沥青、搞过建筑,干得最多的就是搞建筑,有技术,贴砖也可以,贴砖得靠眼力。发表文章?可以!就写写我们那?堶p 划生育,乱搞!

杨:没问题。

王:管计划生育的,以前来过了。我老婆一年两次检查,9月份还有一次。办的那个流动人口证,上面写得很清楚:已结扎,两男。那个流动人口证,老家 当官的说可以管三年嘛,可是现在又说流动人口证不算,要宋海村办的才算。不办的话,罚款200块。我准备找宋海村书记。他受贿!别人请他喝酒,送礼, 他就跟你勾了;不送礼,他就跟你要钱。我今天上午往家里打电话,我说真要乱来,我就找记者搞他一下。当干部的,一般都是两个孩子,可他们一分钱也不花。人 家生三个两个的,有面子的人,他都不罚。像我们生两个的

李:他就罚。他说计划生育要一胎化,自己说男女平等,男孩女孩都一样,为什么女孩子准生,男孩子不准生?结果,女孩子又不给上报,不用检查。你生男孩子就罚你的钱。

王:他妈的,有面子的就不管。说要罚我们15000块,我就怕他罚我钱啊,15000块,我们要干一年啊。一年也得好的时候啊,不好的时候也挣不 了这么多。现在我们在这里,他管不著;一回去,他就要我们的钱,盖房子的话就搞我房子。连回去都不敢了,我害怕。以前像我这样的例子也有,当官的把别人房 子推倒,强行拆房子,有时跟著一两个派出所的人,有时不跟,就是些宋海村的小狗腿子、赖皮货来胡整你,你不拿钱给他,他上你屋里扛你的粮食。乱收费,乱罚 款,乱整一气。只是现在不能推房子了。以前还搞十家联保,什么叫十家联保?就是我生孩子,搞你、搞他,搞株连,一个出了问题,其它九个邻居都 要负责,每人罚1000块。现在是搞著谁,就是谁。

杨:你的意思是计划生育搞得官民不平等。

王:要罚都罚嘛,是不是?乡官、村官发财主要就靠计划生育。他们能生两个,我为什么不能生两个?我隔了12年才生第二个啊。他妈的个逼,你不找人 他就罚你,运动一下来他就搞你。不合理,我们那?奡N是不合理!跟干部打架的也有,打了就被派出所抓起来,坐牢。挨著我们的朱庄那?奡N有个残废人,跟我 的年纪差不多,他打了计生办
的人,抓到我们那?堛荦妧遘怴A拘留了几个月。你不想想,你要是搞得合理了,人家干嘛要打你?我们那?堛涟囓姜ㄨ庰盒琚A各照顾各,看笑话。

杨:当官的也没有民主选举这回事儿?

王:什么?民主选举?哪里有开会?也根本不贴那个财政稿子,根本就没有。现在宋海村书记换下来了,捞著钱了辞职不干,又上去了一个新的。你要是有 机会到宋海村去,你看看,干部的房子就是不一样。他们那时候盖的是平房,我们那时候大多数是草房。现在村民修楼房,主要靠打工挣的。宋海村书记不出门,房 子也得盖这么好,一
般的房子都是5万的楼房。村里不盖楼房的,就讨不了媳妇,说你没钱,你就完蛋。你出来几年盖不起房子,没人看得起你。我们那?堛漱H很滑的,最爱占小便宜。比方说你吃我一个馍,我下次就要吃你一个。

杨:没记者去过你们家乡吗?

王:都没有碰见过。我在家乡的时候总是说:我怎么碰不到记者啊?要是碰到记者,我就让记者去搞他。你不拿什么东西卡住他,他就胡整。我们那? 堛涨悁囥m都盼望记者到我们那?堭议X。没什么大不了的,实话实说,全部豁出去了。比如我叫你带著照相机到我们家乡去,假如你或者你的朋友有记者证,到我 们宋海村采访,那我就对干部说:记者来了,要采访你什么什么。那些干部肯定要说:小王啊,你不要说啊,不要乱讲啊,我不罚你的款啊。他们也不敢逮你,他们 哪里见过记者的阵势?

李:以前我们那?堨璊j粮啊,给你们这些没面子的人,狠狠地要啊。有头有脸的人,从来都不交。就是苦了你这些实在人。现在上面可能已经查出来了,要弥补农民的损失,给老百姓一点好处。

王:我平时看看电视,听听收音机,很关心政策,我看胡锦涛搞得不严格,要是让江泽民继续搞下去,更不行。拿交粮来说吧,乡里、村里搞你,搞提成 款,扛你的粮食。比如你一个人皇粮50斤,他给你加100斤,你就得交。过了半个月之后你还不交,他就搞突击队。以前就是那样,搞土政策。

李:告状的也有。

王:告状的告不赢嘛,你去告,就叫派出所的来抓你,拦住不让你去。那当官的、派出所的,嘿!走!嘿!滚!几吼吼,老百姓就吓得不得了。老百姓 到哪里上访?我们那?堛涨悁囥m不懂得法律,知道个屁。不过我跟你打交道懂得一点法律,以前我就是狗屁不懂。现在我住在这里,我什么都不怕,比在家乡好一 点。这里当官的也不欺负我,觉得自由一点。心里也不想回家,在这边呆著,回家也找不到钱,一年弄那一两千块钱顶个屁用。

杨:经济上跟我重庆老家差不多,农村真是没啥展望。

王:有啥展望的?我们那?堣j多数靠天吃饭,那个地方偏僻嘛,大平原,一眼能望见好几里路。我家是6亩田,4个人(王康旭还没户口)。一年的粮食 吃不完,但就是没钱用。经济来源不多,路途交通不好,他妈的村庄连条象样的路都没有。干部想个屁,谁管谁啊?我们那个地方,下雨了,水都淹屋里了,干部谁 管你?谁也不管你。你
有钱得交钱,没钱要借钱来交钱,不然就逮你、整你。村干部抓你,搞你的粮食,你一反抗,他就叫派出所。我们家乡的化肥厂也倒闭了,县城的大厂都倒闭了。剩下一两个小厂,当官的亲属都干不完了,要你村民去干嘛?倒是小姐很多,跟广东、北方差不多,腐败。

杨:所以现在出来打工的人是越来越多。

王:家乡的人差不多都走光了,就剩下看门的人,老的老,小的小。到处打工,广东、福建、上海、北京都有。最小的,十五六岁的就出来打工了。家乡教 育不好,考得上就读,考不上就回家种田,等著打工。有技术的打工,比我们强一点,没技术的差一点。我们在这里也没什么问题,也不偷。不过有的老乡也很惨, 河南出来捡破烂的,人
家把他打死的也有,打残废的也有,很多,经常发生。有个捡破烂的老乡,腿骨被打断几截,是当地居民打的,警察倒是不打人。昨天治安队的瞅著我,我也不管。他一看你那车子又臭又脏,他就不管你了。真正的小偷他抓不到,他就吓唬我们这种人。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