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美利坚不是藏污纳垢之地建议美国政府对居留在美国的中国贪官及其家属展开调查
余杰 (北京)



粉碎中国蠹虫们一厢情愿的美国梦,既是美国内政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也是美国人权外交政策的关键环节。



最近几年我在美国访问时,发现若干大城市都有聚居着大群中国贪官、奸商及其家属的华裔富人区(有的地方还被戏称为二奶街)。此一景象从东岸一直延伸到西岸,从一个侧面显示出中国政治经济体系的严重腐败和资本外流数额的巨大。我在与美国行政和立法机构中负责处理中国问题的官员以及智库学者、媒体主管、大学教授讨论中美关系时,经常提出这样的追问:当美国成为中国蠹虫逃避法律惩罚的天堂的时候,美国如何有效遏制这一趋势、避免成为藏污纳垢之地?

长期以来,美国未能强有力地打击包括中国在内的外国黑金的流入。首先是因为其自由经济制度,当贪官和官商利用亲属转移黑金的时候,有关部门很难监管和甄别;其次则是因为美国政治结构的制约三权分立的原则,使得立案、调查和审判无法以某种雷厉风行的方式推进。但是,我仍然向美方人士表达了此种看法:如果任由中国的腐败资金流入美国,短期之内固然会给美方带来一定的经济利益,但从长远来看,它就如同腐蚀剂一样,将危及美国的立国之本。如果美国对中国贪官和奸商的丑恶行径放任自流,还将伤害到中国的民主进程并导致中国民众对美国产生负面看法,最终对美国的国际形象造成危害。

中国的外逃资本大多流入美国,与此同时国内的金融危机愈演愈烈。经济学家何清涟认为,任何国家的大量资本外逃都会对当事国造成潜在的金融危机。资本外逃严重时,可成为导致国家破产的一股力量。她指出:资本外逃最终会造成国内政治骚乱增加,并引发全局性的金融风险。更重大的代价是在未来数十年中,国家的信用等级在国际社会中将大大下降。那些口头上声称忠党爱国的中共官僚不会关心未来的危机,他们关心的是在海外的黑金和亲属。他们如同当年的法国国王一样,只要能够花天酒地,哪管死后洪水滔天。今天的中国,专制政体、垄断权力与贪污腐败几成死结。在此背景下,假如美国能参与遏制中国资本的外流,便是馈赠给中国民众的一份厚礼,亦是中国民主化变革的绝大助力。


胡长清将美国当作救生艇

近几年来,中国大陆登记在册的外逃贪官达四千多人,实际数量当超过万人。而尚未外逃、仅仅是将妻子、子女合法送往美国居住及求学的中共官僚,更是不计其数。二流贪官选择东南亚和拉美国家藏身,一流贪官则选择美国、加拿大、欧洲和澳洲等发达国家过着神仙般的日子。仅在二零零零年,中国外逃资金就达四百八十亿美元,超过当年外商对华投资的四百零七的美元。美国是中国外逃贪官数量最多、外逃资本数额最大的国家。

在外逃资本当中,相当部分是通过子女留学这一途径流出去的。近年来,数量庞大的中国留学生成为国际教育市场追捧的香饽饽。固然大部分留学生都是普通人家的子女,父母用一辈子省吃俭用的钱来支持孩子出国留学,但不可否认,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官僚家庭的子女。如果调查中共县级以上的官员的子女的情况,可以发现出国留学的比例是普通百姓家庭的数十倍。这些干部子弟出国并不仅仅为了求学,而且还肩负着将父辈的赃款携带出国的使命。然后,他们将父辈贪污来的钱财以外资的形式,重新投资到中国来,以赚取暴利。

被绳之以法者寥寥无几。前几年被执行死刑的前江西身副省长胡长清,其案发的原因,据说是源于偶然间的一个电话。在这个打给在美国留学的儿子的越洋电话中,胡长清毫不掩饰地对儿子说:儿子,你在美国要好好经营,为我们作好准备。共产党的天下维持不了多久了,我们很快要到美国来跟你一起生活了。看来,胡长清才是真正的亲美派呢!

隔墙有耳中共国家安全部一直对党政高级干部实施全天候的电话监听。特务们将高干贪污受贿的情况一一记录在案,通常不会立即加以查证和追究。因为一旦查证和追究的话,从上到下几乎没有一个官员是清白的。这些资料一般由秘密渠道汇报到中央政治局,作为高层政治斗争的时候可资利用的材料。安全部的特务们很少听到一名副省级高官在电话中如此不加掩饰地表达对中共体制的绝望。负责人感到事态严重,于是向中央作了特别汇报。

据香港媒体报道,一次政治局开会时,江泽民特意让所有成员都来听听这段录音,听完之后立即下令对胡长清立案调查。这样,一下子查出胡长清多如牛毛的贪污受贿案件来。最后,江亲笔批示将胡长清判处死刑。胡长清固然死有余辜,但许多比他贪污数额更大的官员并未受到查处,这说明中共高层可以容忍官员的贪污腐败,而不能容忍其不忠。胡长清被处死了,他在美国留学的儿子是否归还了父亲的赃款,是否因为参与销赃而受到法律的追究?我没有看到后续的报道。

胡长清的不忠诚其实不是例外,而是一种普遍的状况。说到忠诚,中共究竟有多少忠心耿耿的干部呢?就连邓小平也是美国人的爷爷他的孙子辈中,已经有若干人具有美国国籍。中共在天安门屠杀之后,以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宣传来掩饰其意识形态的苍白。于是,反美的文宣成为中共的拿手好戏。当网络上无数的爱国愤青疯狂地咒骂美国的时候,却不知道中共的高官们早已把财产转移到了美国,他们的后代早已提前实现了美国化。被妖魔化的美帝国主义是中共高官们心中最后的救生艇。

胡长清事件仅仅显示了中国外逃资本的冰山一角。学者王军在《中国资本流出的总量和结构分析》中指出,自一九八五年以来,中国的资本外逃占外债增长的比例达百分之五十二,超过了世界十五个债务负担最沉重的国家资本外逃的平均水平。进入九十年代,外逃资本接近甚至超过了每年新增的外债额。换言之,在中国政府大量向国外举债的同时,却有超过一半的资本通过各种途径流失,也许永久性地消失在国外。英国伦敦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顾问沃尔,在一份给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研究报告中指出,从一九八九年至一九九五年间,中国资本外流的总量可能超过一千亿美元,其中约有五百亿美元未经政府批准。

中国的蠹虫们要把黑金洗白,更要把黑金洗绿像绿卡一样绿。他们深知,一旦资金流出国外,当地政府一般不会对流入的外资性刨根问底、追究来源。有的贪官在境外银行建有个人账户,他们不会让家中堆成金山银山,而是要求行贿方直接将黑钱打入此海外账号之中。一些中资公司在海外账户里非法持有的外汇,也远远高于国家外汇管理部门所掌握的数额。近年来,国内企业一度掀起对外投资热潮,一些国企的法人代表假借对外投资、合资的名义,将国有资产转移到境外,再通过各种不可告人的渠道,将其变为私人财产。各地在海外不少窗口公司,实际上就是洗钱通道。某些国有企业的海外分支机构,已经演变为国内腐败团伙的洗钱中心。近年来,许多中资外贸企业宣布破产前,资产和利润早已被转移到境外,落到私人名下。

由于天高皇帝远、缺少严格有效的监控,一些中资企业海外分支机构的敛财手段近于疯狂。据称,美国房地产业人士曾注意到一个奇特的现象:中资公司人员为了个人取得巨额回扣或其他好处,经常操纵公司以高出市场价百分之二十至百分之一百的价格在美国购置房地产或企业,甚至买进不少根本无法保值的破败房地产或濒临倒闭的企业。同时,美国期货交易的业内人士也揭露说,不少中资企业以巨资投入期货交易,是赢是输毫不在意,因为即使亏损,也能以经营亏损向中国的主管部门报账,个人则可通过期货交易人私下分得交易手续费。中国大陆的境外投资一直有碰不拢的两本账。比如,美国商务部统计的中国在美投资的企业逾一千家,中国的统计则仅为二百一十八家。数字相差如此悬殊,反映了一个基本事实:在中国的对外投资中,有大量投资处于官方正常的管理之外。


杨秀珠的西游记

在意识形态领域,中共仍然将美国看作誓不两立的帝国主义,是西方敌对势力的巢穴。然而,中共高级官员们在骨子里无不对美国文明五体投地。就连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曾庆红等中共领袖的子女,也都纷纷到美国等西方国家留学,甚至还取得了美国绿卡甚至美国国籍。这种意识形态宣传与内心评估之间的天壤之别,显示今日中国已沦为一个谎言之国。有那么多中国高官的家属长期居住在美国,即便以此而论,中共当局也不敢悍然对台湾开战、与美国为敌,更不敢像猪头将军朱成虎宣称的那样,用核武器来攻击美国西岸、让美国数百个城市化为灰烬如果那样做,中共高官不计其数的孝子贤孙们岂不一同灰飞烟灭了?

如今,中国的贪官和奸商们纷纷在案发之前走上西游之路,他们其实比谁都热爱美国,他们早已在美国筑好了安乐窝。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日,在案发前夕,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杨秀珠,携同女儿、女婿、外孙等一大家子,施施然地从上海浦东机场离境,经停新加坡到达美国。杨秀珠并非像某些国内媒体所言是仓皇逃窜,而是经过长时间的周密计划之后,镇定自若地成行的。证据之一便是,她居然能及时获得九一一之后审查极其严格的赴美签,并从容突破政法、公安系统的天罗地网,带领一家老小出境。证据之二便是,她在多年以前便在美国多个城市大肆购置房产,可谓未雨绸缪、狡兔三窟。

杨秀珠上演了一出现代版的西游记。不过,她去美国不是为了取经,而是过上资本家的幸福生活。在温州地区,杨秀珠这个名字家喻户晓,早年她是一个卖馒头的食堂职工,后来在官场上春风得意,先后担任温州市规划局长、主管城市建设的副市长等要职。案发之后,她更成为全国媒体的焦点人物,被指为浙江巨贪,涉及金额据说超过了已被处决的前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据温州市纪委的通报,已查清杨的涉案金额为二点五亿人民币,已追回四千多万元,冻结七千多万元的资金或房产。已立案查处的涉案人员中,厅级官员二人,处级以上官员十一人,科级官员七人,其中以原温州市市长陈文宪受贿案与原温州市鹿城区公安局局长王天义贪污案尤其引人注目。

杨秀珠在西方国家中唯独青睐美国。据纽约的一家华文报纸的调查显示,在纽约疑似杨秀珠房产的至少有五处。已经完全确认为杨所有的一处房产,靠近帝国大厦和时代广场,属于寸土寸金之地。杨秀珠当初购买这座楼房时,首期款支付了五十五万美元,一年的地产税是四万五千美元,由此推测这座楼房市值约为四五百万美元。在纽约曼哈顿中城,一套两室一厅的普通公寓房月租金至少两三千美元,商业店面每平方米的月租金应该在五十至八十美元左右。仅靠这一处房产,杨秀珠即可维持富豪水准的生活。该报纸调查的五处房产皆在纽约市区,而新泽西州、长岛以及华人汇聚的美国西海岸加州等地,有无她的房产,皆无从查证。有人估计,杨秀珠带入美国的钱财可能超过一亿元人民币。

杨秀珠捞钱的手段简单而粗糙,甚至是赤裸裸的。在其任职温州副市长期间,曾把原温州市动物园土地的使用权,强行批给一个原籍温州的法国商人。超过一亿元的地价,五千多万元就批了出去,好处费自然不会少。杨的弟弟、温州铁路房地产开发公司副总经理杨光荣所属的公司,更被人称为是杨秀珠的私人银行和腐败后花园。杨秀珠的发迹史与升官史几乎同步。她担任副市长和副厅长的八年间,也正是疯狂敛财的时期。这也说明中国的政治体制,乃是专门提拔贪官污吏的体制,是谁更坏谁就能获得升迁的体制。

二零零四年二月,浙江省检察机关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出了对杨秀珠的红色通缉令。二零零五年五月三十一日,杨秀珠在荷兰落网。但消息传出几小时之后,中共宣传部立即下令内地各媒体禁止报导有关杨秀珠的最新消息。迄今为止,杨秀珠仍然未能被成功引渡回国受审。杨秀珠的靠山其兄长原浙江省纪委书记、现中纪委副书记刘锡荣,不仅没有受到任何负面影响,反倒继续扶摇直上,官运亨通。按照常理推测,杨秀珠的腐败情况,作为兄长的刘锡荣不可能一无所知。自己的家庭尚不能保持清廉,刘锡荣却荣升为专门查处党内腐败的中纪委副书记,这本身就是一个颇具讽刺意味的事实。

杨秀珠在美国生活了近两年时间,美国方面并未着手对其进行调查和控制,表明美国对外逃的中国贪官缺乏足够的执法热情。近十多年以来,中国的贪官和奸商及其家人纷纷选择在美国聚居,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东西两岸的精华地区当然是首选。例如,在距曼哈顿仅一个小时车程的新泽西州爱迪森市,差不多成为华人的天下,至少有十万中国人在那里居住。那里的房屋价位节节攀升,美国人抱怨是中国人将房价拉抬起来的。在那里入住的中国新移民之中,有不少人与杨秀珠背景相似。全国首届十佳青年之一、前河南服装公司总经理潘明玉即居住于此。十年前,潘明玉卷款外逃,轰动一时。山东某副厅级官员在去年来美治病期间,曾一口气在此买下三处房产。

大部分逃亡到美国的中国贪官都逍遥法外。有的隐姓埋名,过上了比较低调的生活;有的仍然趾高气扬,常常抛头露面。近年来,中国每年引渡回国的犯罪嫌疑人大约只有五人左右,这个数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其中,便有被称为中国胃口最大的贪官的余振东。余振东在担任中银开平支行行长期间,伙同他人把四点八三亿美元转移到国外,并于二零零一年十月出逃至美国。二零零五年四月,余振东被美国联邦调查局执法人员移交给中国司法部门,成为中国签署《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和《中美关于刑事司法协助协定》后首名被缉拿回国的贪官。可惜的是,像余振东这样的、西游记戛然而止的贪官,少之又少,根本不足以震慑更多的后来者。


小皇帝的留学生涯

根据美国国务院的资料显示,外国涉及贪污弊案的高层官员想要到美国,一般而言有所谓的三部曲:第一步是先将配偶和子女透过留学、移民或做生意的方式先送到美国,第二步是透过各种途径将贪污的赃款转移到美国购屋、置产或投资,第三步则是本人发现情势不妙,也跟着到美国。据估计,每年中国大陆教育资本的流失至少在一百亿以上。美国有许多来自中国的身份特殊的留学生(尤其是小小留学生),刚来美国不久,就能住上一套豪华别墅;没过上几天,又能开上一辆高级跑车。他们的钱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

这些花钱如流水的新一代留学生的父母,除了少部分是私营企业老板、外资企业的高级白领之外,大部分都是政府的高级官员和大中型国企的主管。美国教育基金会的一位人士透露,如今在美至少有超过六万的中国留学生。其中,小皇帝们的比例逐渐升高。一二十年前中共高官的子女留学美国,尚且比较低调,如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胡锦涛的女儿胡海青、温家宝的儿子温云松等人,他们一般都是化名来到美国学习,老老实实地完成了学业之后,先在美国公司任职,然后再回国创业,数年后才成为亿万富豪;而如今赴美留学的中共官员的子女,年龄越来越小,个性也越来越飞扬跋扈,毫不顾忌舆论的负面看法,他们夸张的言行举止,便是好莱坞明星也要刮目相看。

这些小小留学生,大部分根本无心向学,无心上进。他们通常是耗费巨款,联系一家美国的垃圾学校,通过该学校办理好在美国居住的各种文件,便在美国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了。美国一家华文媒体曾质疑说:现在从中国大陆来的一些年轻学子,几天就换一部车,一会儿是宝马,一会儿是奔驰,难道中国真的暴富起来了吗?这一现象也让当年的留学生感慨万千,电影演员陈冲回忆说:一九八一年,我来美国时日子过得可苦了,一点经济基础都没有。当时兜里没有钱,只能靠在餐馆打工赚点小费,一个小时才挣五美元。这些话让那些背景显赫的小留学生听来,简直就像是天方夜谭。近年来,出洋留学的官商子弟,年龄日趋低龄化。由于许多青少年缺乏生活自理能力,到了自由世界之后不久,便逃学、淫乱、吸毒乃至参与黑社会,既扰乱了当地的社会治安,也败坏了华人在美国的形象。

这些一眼便可以看出来头不凡的富家子弟,也成为中美两国航线上的常客。一位中央媒体的驻美记者这样描述道:在美国西海岸最大的航空港洛杉矶机场,往返于中美之间的飞机最为繁忙。源源不断的留学生,再也不是二十年前那种囊中羞涩、手里攥着几十美金不敢花的寒酸样了。他们出手大方,大方得令许多美国人都另眼相看。坐头等舱的公子小姐比比皆是,他们携带大量行李,许多都是昂贵的奢侈品。这群消费能力超群的小皇帝们,甚至还带动了美国中餐馆的业务。一位纽约中餐馆的老板感叹说,在我们这里饕餮山珍海味的贵族学生简直多如潮水。而美国大城市富人区的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豪宅,一些看似孤儿寡母的华人,竟能一次性地完成现金交易。这使只能靠三十年分期付款,甚至要付出一辈子心血的美国邻居简直看傻了眼。这帮买豪宅、开大奔和林肯的中国小留学生,美国媒体将他们与阿拉伯石油国家的王公们相提并论。

二零零四年,深圳市副书记、秘书长李意珍以政令方式强迫全市学生观看其女儿主演的影片《时差七小时》,如此明目张胆地以权谋私,引起舆论大哗。经过有关部门调查,发现这名在市长公主的账户上,居然有近千万的巨额财产。当被问及财产从何而来时,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傲慢地宣称:这是父母做生意赚来钱,他们难道不可以给我的零用钱吗?据国内媒体报道,李意珍的女儿李倩妮(妞妞)自一九九五年九月开始赴英国和美国留学,共留学海外近九年,仅计算必须的支出,费用大约为二百万元人民币左右。按照其父亲作为公务员的收入,根本不可能支付这笔巨款。这笔巨款从何而来,不言而喻。

事实上,妞妞早在十几岁时就拥有了数百万元的资产。一九九三年,妞妞尚是个十四岁中学生,竟能出资三百五十万元在深圳注册成立专事留学中介的深圳市仁和海外投资服务有限公司。一九九六年,妞妞是个十七岁的留学英国的中学生,又出资二百六十九万元在深圳注册成立深圳市梦想隧道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时差七小时》就是该公司拍摄的。一九九七年,她又出资一百五十万元成为深圳市披克电子有限公司的股东。仅三家公司,其注册资本就达七百六十九万元,还不包括营运资本。当这些黑幕都被揭示出来之后,李意珍的官位岿然不动,李倩妮仍然逍遥自在。直到二零零七年,李意珍才被免去副书记一职,却仍然担任常委。李意珍的后台是前深圳市委书记、广东人大主任黄丽满,黄与江泽民关系密切。所以,除非胡锦涛要拿黄丽满开刀,否则李意珍不会成为阶下囚。

可以想象,李倩妮在美国留学的时候有多牛。中国的小皇帝们个个腰包鼓鼓,现金充沛。令人费解的是,一方面中国对外汇限额相当严格,另一方面中国留学生在美国进行巨额现金交易,动辄就是上百万美元。这些钱是如何流出国门的呢?有内部人士透露说:根本用不着从中国往外汇钱。中国地方政府部门从国外进行采购时,要职领导可以通过暗箱操作得到巨额回扣。这些回扣不转到中国,由美方存入美国银行,或转换成房子等不动产。更聪明的做法是,不沾钱,直接以安排子女留学美国等方式作为交易。他们住豪宅、开大奔,你想钱从哪来?可以说,每一个在美国挥金如土的小皇帝背后,都是一个庞大的、邪恶而黑暗的官僚家族,以及千千万万权利被侵害的工农大众的斑斑血泪。

单纯的西方人一般不会太多注意这些未成年人或刚刚成年的青年人,这也成为贪官的父母们精心安排小皇帝赴美留学的重要原因。美方要想根治来自中国的黑金,要遏制那些与中国有生意来往的美国公司的腐败行为,不妨以这些从中国来美国的小皇帝为突破口。美国立法机构可以用立法的形式,授予行政和司法部门更大的权力,对中国的小皇帝们展开调查和取证。这样,也许可以顺藤摸瓜,查出小皇帝背后的蠹虫父母来。


美国不能成为中国贪官的后花园

近年来,有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意识到,外国(尤其是中国)贪官污吏们的脏钱流入美国,对美国弊大于利。美国过去经常被认为是外国贪官的避难天堂,但布什政府近年来加强全球反贪腐的国家战略,布什总统在二零零四年一月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禁止因为贪腐行为而受益的外国高层官员及其配偶子女进入美国境内。布什总统多次在国际场合痛批外国政府高层官员贪污是所谓的强盗政治。据称,美国国务院手中握有一份外国贪官的秘密黑名单,包括前印尼总统苏哈托、前秘鲁总统藤森等多位卸任的国家领导人和高层官员都名列其中;而根据美国媒体报导,至今已有超过二百五十多名外国贪官被美国政府取消签证。

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政府已经制定了一项庞大的计划,没收涉嫌贪污腐败的外国高官经由洗钱渠道进入美国的财产,其中被判入狱的尼加拉瓜前总统成为这项新计划的第一个目标。目前,由美国多个政府机构联合成立的特别调查小组正在对六个拉美国家的九名贪官的洗钱指控进行调查。反洗钱行动是美国政府净化国内经济秩序的铁腕行动。一名介入调查贪官洗钱案件的官员声称:如果我们能帮助一个国家保持稳定的话,那么我们当然愿意干。我们最不愿意让腐败的政府官员影响一个国家的稳定,因为他们制造的金融和社会危机直接损害了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国已经开始检讨此前对中国贪官和奸商的绥靖政策,当中国国内的反腐运动由于政治体制改革迟缓而陷入困顿之时,国际反腐有可能对中国贪官和奸商造成釜底抽薪之势。

最早发现美国政府将对外国贪官们转移到美国境内的财产进行调查的,不是媒体,而是办案经验丰富的前检察官、反洗钱网站负责人因特里奥加。近日,其主办的反洗钱网站刊出了一篇报道:本网站透过可靠的消息渠道获知,美国国土安全部的移民归化局、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联手成立了一个神秘的联合调查小组。该小组的成立准会令那些通过洗钱的方式将贪污受贿所得的不义之财转移到美国的外国贪官、以及他们在美国的亲人和朋友们感到惊恐不安。因为这个联合小组的任务是迅速摸清美国境内外国贪官投资金融机构、不动产和商业的具体情况,一经核实,立即将其没收!

美国正在采取更加主动逼人的新战略,追究境内源于外国的脏钱。这些脏钱的用处各有不同,有的是阿拉伯石油大亨用于资助国际恐怖活动的,有的则仅仅是中国蠹虫们用以在美国安居乐业的,还有的还进入色情、赌博、走私等利润巨大的行业。昔日,这些脏钱在美国宽松的自由经济环境下畅通无阻。九一一之后,美国政府拥有了更大的权力,调查来源不明的国际资本,将执法目标扩展到在美国拥有黑钱的世界各国的贪官和奸商,并在金融界设立专门的调查机构。反洗钱网站负责人因特里奥加认为,调查美国人与外国腐败官员的关系,并对外国腐败官员流入美国的财产动真格的,是一大进步。他指出:我们应该像打击毒品走私、恐怖主义和武器走私那样打击外国贪官污吏们在美国的不义财产。

专制国家的官僚们所贪污的民脂民膏,首先选择存入保密性高的瑞士银行,其次便是偷偷转移到美国。然而,美国并没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美国政府知道,这也是向独裁政权施加压力的武器。日前,缅甸民主运动风起云涌,军政权悍然以武力镇压,数十名僧侣和平民死难。美国总统布什在联合国发表演讲,谴责缅甸军政权的镇压行动,宣布美国对缅甸施行更加严厉的经济制裁。其中重要的手段便是,美国政府冻结缅甸军人政府最高实权者、国防部长丹瑞等十四名最高层官员在美国国内的资产,下令禁止给予缅甸军政权高官及其亲属赴美签证,并禁止美国国内的金融机构和企业与之进行交易。这样的措施以后可以逐步在包括中国在内的专制国家的贪官污吏的身上实施。

美国绝对不能成为中国贪官的后花园。来自中国的黑金在美国流动,如果单纯是贪官及其家人花天酒地,尚不足以危机美国的国家安全;尤其可怕的是,许多脏钱逐渐渗透到美国的政治运作当中,近期受到全美新闻媒体关注的民主党金主徐咏芫案,即是一个典型案例。作为民主党参议员希拉里的总统竞选活动的华人捐款人,徐和一个航空界大人物、罗拉太空通信公司的总裁有紧密关系,而这个大人物被指责在克林顿政府时期将导弹机密转移给北京,把自己的商业利益置于美国国家安全之上。徐被美国媒体形容为第二个钟育翰钟育翰在一九九六年竞选中是白宫的常客,曾经五十七次进入白宫,捐献了大笔政治献金。据调查,钟的许多钱都是来自于中共军头刘华清的女儿刘超英任职的、有军方背景的公司。徐日前已经落网,他背后的秘密正在被揭开。

美国人终于发现身边有一颗可怕的毒瘤。美国的有关部门即将行动起来,对居留在美国的中国蠹虫们展开调查来自中国的外逃资本,其数额远非几个拉美和非洲小国所能比拟。当然,要调查出这些来自中国的脏钱的来龙去脉,比调查拉美和非洲小国的脏钱更加困难。因为中国的贪官和奸商们更加谨慎、更加聪明,竭尽全力让每一笔不义之财都漂白,以逃避美国法律的制裁。中国的贪官和家属们的脏钱,一部分投入到房地产、走私(包括人口走私)、色情业、赌博等暴利行业,这些有害的投资,不仅扰乱了美国的经济秩序,而且败坏了美国的社会风气。这些中共半截子的经济自由化政策的既得利益群体,早早地逃到美国享受其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他们一边挥霍着从国内榨取来的百姓的血汗钱,一边赞美中共的专制制度并辱骂美国的种族歧视和霸权主义。他们像萨斯病毒一样,在美国这片净土上孳生和泛滥。

粉碎中国蠹虫们一厢情愿的美国梦,既是美国内政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也是美国人权外交政策的关键环节。美国政府理应以更严厉的手段调查和处理来自中国的黑钱,打击来自大洋彼岸的、腰缠十万贯的投资商及其家属,因为他们永远不会成为遵纪守法的美国公民,他们永远不会认同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美国驻华使馆在发放签证的时候,可以对中共高官及其直系亲属实施更为严格的限制;美国执法部门在这些贪官及其家属抵达美国之后,亦应当对其行动展开严密监控。等到正义之剑高悬起来的那一天,那些生活在美国这片自由的土地上的中国贪官及其家属们,便会像在中国国内一样睡不好觉了;而他们被遣返或引渡会中国接收审判的日子,也并非遥遥无期。







粉碎中国蠹虫们一厢情愿的美国梦,既是美国内政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也是美国人权外交政策的关键环节。



最近几年我在美国访问时,发现若干大城市都有聚居着大群中国贪官、奸商及其家属的华裔富人区(有的地方还被戏称为二奶街)。此一景象从东岸一直延伸到西岸,从一个侧面显示出中国政治经济体系的严重腐败和资本外流数额的巨大。我在与美国行政和立法机构中负责处理中国问题的官员以及智库学者、媒体主管、大学教授讨论中美关系时,经常提出这样的追问:当美国成为中国蠹虫逃避法律惩罚的天堂的时候,美国如何有效遏制这一趋势、避免成为藏污纳垢之地?

长期以来,美国未能强有力地打击包括中国在内的外国黑金的流入。首先是因为其自由经济制度,当贪官和官商利用亲属转移黑金的时候,有关部门很难监管和甄别;其次则是因为美国政治结构的制约三权分立的原则,使得立案、调查和审判无法以某种雷厉风行的方式推进。但是,我仍然向美方人士表达了此种看法:如果任由中国的腐败资金流入美国,短期之内固然会给美方带来一定的经济利益,但从长远来看,它就如同腐蚀剂一样,将危及美国的立国之本。如果美国对中国贪官和奸商的丑恶行径放任自流,还将伤害到中国的民主进程并导致中国民众对美国产生负面看法,最终对美国的国际形象造成危害。

中国的外逃资本大多流入美国,与此同时国内的金融危机愈演愈烈。经济学家何清涟认为,任何国家的大量资本外逃都会对当事国造成潜在的金融危机。资本外逃严重时,可成为导致国家破产的一股力量。她指出:资本外逃最终会造成国内政治骚乱增加,并引发全局性的金融风险。更重大的代价是在未来数十年中,国家的信用等级在国际社会中将大大下降。那些口头上声称忠党爱国的中共官僚不会关心未来的危机,他们关心的是在海外的黑金和亲属。他们如同当年的法国国王一样,只要能够花天酒地,哪管死后洪水滔天。今天的中国,专制政体、垄断权力与贪污腐败几成死结。在此背景下,假如美国能参与遏制中国资本的外流,便是馈赠给中国民众的一份厚礼,亦是中国民主化变革的绝大助力。


胡长清将美国当作救生艇

近几年来,中国大陆登记在册的外逃贪官达四千多人,实际数量当超过万人。而尚未外逃、仅仅是将妻子、子女合法送往美国居住及求学的中共官僚,更是不计其数。二流贪官选择东南亚和拉美国家藏身,一流贪官则选择美国、加拿大、欧洲和澳洲等发达国家过着神仙般的日子。仅在二零零零年,中国外逃资金就达四百八十亿美元,超过当年外商对华投资的四百零七的美元。美国是中国外逃贪官数量最多、外逃资本数额最大的国家。

在外逃资本当中,相当部分是通过子女留学这一途径流出去的。近年来,数量庞大的中国留学生成为国际教育市场追捧的香饽饽。固然大部分留学生都是普通人家的子女,父母用一辈子省吃俭用的钱来支持孩子出国留学,但不可否认,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官僚家庭的子女。如果调查中共县级以上的官员的子女的情况,可以发现出国留学的比例是普通百姓家庭的数十倍。这些干部子弟出国并不仅仅为了求学,而且还肩负着将父辈的赃款携带出国的使命。然后,他们将父辈贪污来的钱财以外资的形式,重新投资到中国来,以赚取暴利。

被绳之以法者寥寥无几。前几年被执行死刑的前江西身副省长胡长清,其案发的原因,据说是源于偶然间的一个电话。在这个打给在美国留学的儿子的越洋电话中,胡长清毫不掩饰地对儿子说:儿子,你在美国要好好经营,为我们作好准备。共产党的天下维持不了多久了,我们很快要到美国来跟你一起生活了。看来,胡长清才是真正的亲美派呢!

隔墙有耳中共国家安全部一直对党政高级干部实施全天候的电话监听。特务们将高干贪污受贿的情况一一记录在案,通常不会立即加以查证和追究。因为一旦查证和追究的话,从上到下几乎没有一个官员是清白的。这些资料一般由秘密渠道汇报到中央政治局,作为高层政治斗争的时候可资利用的材料。安全部的特务们很少听到一名副省级高官在电话中如此不加掩饰地表达对中共体制的绝望。负责人感到事态严重,于是向中央作了特别汇报。

据香港媒体报道,一次政治局开会时,江泽民特意让所有成员都来听听这段录音,听完之后立即下令对胡长清立案调查。这样,一下子查出胡长清多如牛毛的贪污受贿案件来。最后,江亲笔批示将胡长清判处死刑。胡长清固然死有余辜,但许多比他贪污数额更大的官员并未受到查处,这说明中共高层可以容忍官员的贪污腐败,而不能容忍其不忠。胡长清被处死了,他在美国留学的儿子是否归还了父亲的赃款,是否因为参与销赃而受到法律的追究?我没有看到后续的报道。

胡长清的不忠诚其实不是例外,而是一种普遍的状况。说到忠诚,中共究竟有多少忠心耿耿的干部呢?就连邓小平也是美国人的爷爷他的孙子辈中,已经有若干人具有美国国籍。中共在天安门屠杀之后,以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宣传来掩饰其意识形态的苍白。于是,反美的文宣成为中共的拿手好戏。当网络上无数的爱国愤青疯狂地咒骂美国的时候,却不知道中共的高官们早已把财产转移到了美国,他们的后代早已提前实现了美国化。被妖魔化的美帝国主义是中共高官们心中最后的救生艇。

胡长清事件仅仅显示了中国外逃资本的冰山一角。学者王军在《中国资本流出的总量和结构分析》中指出,自一九八五年以来,中国的资本外逃占外债增长的比例达百分之五十二,超过了世界十五个债务负担最沉重的国家资本外逃的平均水平。进入九十年代,外逃资本接近甚至超过了每年新增的外债额。换言之,在中国政府大量向国外举债的同时,却有超过一半的资本通过各种途径流失,也许永久性地消失在国外。英国伦敦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顾问沃尔,在一份给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研究报告中指出,从一九八九年至一九九五年间,中国资本外流的总量可能超过一千亿美元,其中约有五百亿美元未经政府批准。

中国的蠹虫们要把黑金洗白,更要把黑金洗绿像绿卡一样绿。他们深知,一旦资金流出国外,当地政府一般不会对流入的外资性刨根问底、追究来源。有的贪官在境外银行建有个人账户,他们不会让家中堆成金山银山,而是要求行贿方直接将黑钱打入此海外账号之中。一些中资公司在海外账户里非法持有的外汇,也远远高于国家外汇管理部门所掌握的数额。近年来,国内企业一度掀起对外投资热潮,一些国企的法人代表假借对外投资、合资的名义,将国有资产转移到境外,再通过各种不可告人的渠道,将其变为私人财产。各地在海外不少窗口公司,实际上就是洗钱通道。某些国有企业的海外分支机构,已经演变为国内腐败团伙的洗钱中心。近年来,许多中资外贸企业宣布破产前,资产和利润早已被转移到境外,落到私人名下。

由于天高皇帝远、缺少严格有效的监控,一些中资企业海外分支机构的敛财手段近于疯狂。据称,美国房地产业人士曾注意到一个奇特的现象:中资公司人员为了个人取得巨额回扣或其他好处,经常操纵公司以高出市场价百分之二十至百分之一百的价格在美国购置房地产或企业,甚至买进不少根本无法保值的破败房地产或濒临倒闭的企业。同时,美国期货交易的业内人士也揭露说,不少中资企业以巨资投入期货交易,是赢是输毫不在意,因为即使亏损,也能以经营亏损向中国的主管部门报账,个人则可通过期货交易人私下分得交易手续费。中国大陆的境外投资一直有碰不拢的两本账。比如,美国商务部统计的中国在美投资的企业逾一千家,中国的统计则仅为二百一十八家。数字相差如此悬殊,反映了一个基本事实:在中国的对外投资中,有大量投资处于官方正常的管理之外。


杨秀珠的西游记

在意识形态领域,中共仍然将美国看作誓不两立的帝国主义,是西方敌对势力的巢穴。然而,中共高级官员们在骨子里无不对美国文明五体投地。就连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曾庆红等中共领袖的子女,也都纷纷到美国等西方国家留学,甚至还取得了美国绿卡甚至美国国籍。这种意识形态宣传与内心评估之间的天壤之别,显示今日中国已沦为一个谎言之国。有那么多中国高官的家属长期居住在美国,即便以此而论,中共当局也不敢悍然对台湾开战、与美国为敌,更不敢像猪头将军朱成虎宣称的那样,用核武器来攻击美国西岸、让美国数百个城市化为灰烬如果那样做,中共高官不计其数的孝子贤孙们岂不一同灰飞烟灭了?

如今,中国的贪官和奸商们纷纷在案发之前走上西游之路,他们其实比谁都热爱美国,他们早已在美国筑好了安乐窝。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日,在案发前夕,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杨秀珠,携同女儿、女婿、外孙等一大家子,施施然地从上海浦东机场离境,经停新加坡到达美国。杨秀珠并非像某些国内媒体所言是仓皇逃窜,而是经过长时间的周密计划之后,镇定自若地成行的。证据之一便是,她居然能及时获得九一一之后审查极其严格的赴美签,并从容突破政法、公安系统的天罗地网,带领一家老小出境。证据之二便是,她在多年以前便在美国多个城市大肆购置房产,可谓未雨绸缪、狡兔三窟。

杨秀珠上演了一出现代版的西游记。不过,她去美国不是为了取经,而是过上资本家的幸福生活。在温州地区,杨秀珠这个名字家喻户晓,早年她是一个卖馒头的食堂职工,后来在官场上春风得意,先后担任温州市规划局长、主管城市建设的副市长等要职。案发之后,她更成为全国媒体的焦点人物,被指为浙江巨贪,涉及金额据说超过了已被处决的前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据温州市纪委的通报,已查清杨的涉案金额为二点五亿人民币,已追回四千多万元,冻结七千多万元的资金或房产。已立案查处的涉案人员中,厅级官员二人,处级以上官员十一人,科级官员七人,其中以原温州市市长陈文宪受贿案与原温州市鹿城区公安局局长王天义贪污案尤其引人注目。

杨秀珠在西方国家中唯独青睐美国。据纽约的一家华文报纸的调查显示,在纽约疑似杨秀珠房产的至少有五处。已经完全确认为杨所有的一处房产,靠近帝国大厦和时代广场,属于寸土寸金之地。杨秀珠当初购买这座楼房时,首期款支付了五十五万美元,一年的地产税是四万五千美元,由此推测这座楼房市值约为四五百万美元。在纽约曼哈顿中城,一套两室一厅的普通公寓房月租金至少两三千美元,商业店面每平方米的月租金应该在五十至八十美元左右。仅靠这一处房产,杨秀珠即可维持富豪水准的生活。该报纸调查的五处房产皆在纽约市区,而新泽西州、长岛以及华人汇聚的美国西海岸加州等地,有无她的房产,皆无从查证。有人估计,杨秀珠带入美国的钱财可能超过一亿元人民币。

杨秀珠捞钱的手段简单而粗糙,甚至是赤裸裸的。在其任职温州副市长期间,曾把原温州市动物园土地的使用权,强行批给一个原籍温州的法国商人。超过一亿元的地价,五千多万元就批了出去,好处费自然不会少。杨的弟弟、温州铁路房地产开发公司副总经理杨光荣所属的公司,更被人称为是杨秀珠的私人银行和腐败后花园。杨秀珠的发迹史与升官史几乎同步。她担任副市长和副厅长的八年间,也正是疯狂敛财的时期。这也说明中国的政治体制,乃是专门提拔贪官污吏的体制,是谁更坏谁就能获得升迁的体制。

二零零四年二月,浙江省检察机关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出了对杨秀珠的红色通缉令。二零零五年五月三十一日,杨秀珠在荷兰落网。但消息传出几小时之后,中共宣传部立即下令内地各媒体禁止报导有关杨秀珠的最新消息。迄今为止,杨秀珠仍然未能被成功引渡回国受审。杨秀珠的靠山其兄长原浙江省纪委书记、现中纪委副书记刘锡荣,不仅没有受到任何负面影响,反倒继续扶摇直上,官运亨通。按照常理推测,杨秀珠的腐败情况,作为兄长的刘锡荣不可能一无所知。自己的家庭尚不能保持清廉,刘锡荣却荣升为专门查处党内腐败的中纪委副书记,这本身就是一个颇具讽刺意味的事实。

杨秀珠在美国生活了近两年时间,美国方面并未着手对其进行调查和控制,表明美国对外逃的中国贪官缺乏足够的执法热情。近十多年以来,中国的贪官和奸商及其家人纷纷选择在美国聚居,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东西两岸的精华地区当然是首选。例如,在距曼哈顿仅一个小时车程的新泽西州爱迪森市,差不多成为华人的天下,至少有十万中国人在那里居住。那里的房屋价位节节攀升,美国人抱怨是中国人将房价拉抬起来的。在那里入住的中国新移民之中,有不少人与杨秀珠背景相似。全国首届十佳青年之一、前河南服装公司总经理潘明玉即居住于此。十年前,潘明玉卷款外逃,轰动一时。山东某副厅级官员在去年来美治病期间,曾一口气在此买下三处房产。

大部分逃亡到美国的中国贪官都逍遥法外。有的隐姓埋名,过上了比较低调的生活;有的仍然趾高气扬,常常抛头露面。近年来,中国每年引渡回国的犯罪嫌疑人大约只有五人左右,这个数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其中,便有被称为中国胃口最大的贪官的余振东。余振东在担任中银开平支行行长期间,伙同他人把四点八三亿美元转移到国外,并于二零零一年十月出逃至美国。二零零五年四月,余振东被美国联邦调查局执法人员移交给中国司法部门,成为中国签署《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和《中美关于刑事司法协助协定》后首名被缉拿回国的贪官。可惜的是,像余振东这样的、西游记戛然而止的贪官,少之又少,根本不足以震慑更多的后来者。


小皇帝的留学生涯

根据美国国务院的资料显示,外国涉及贪污弊案的高层官员想要到美国,一般而言有所谓的三部曲:第一步是先将配偶和子女透过留学、移民或做生意的方式先送到美国,第二步是透过各种途径将贪污的赃款转移到美国购屋、置产或投资,第三步则是本人发现情势不妙,也跟着到美国。据估计,每年中国大陆教育资本的流失至少在一百亿以上。美国有许多来自中国的身份特殊的留学生(尤其是小小留学生),刚来美国不久,就能住上一套豪华别墅;没过上几天,又能开上一辆高级跑车。他们的钱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

这些花钱如流水的新一代留学生的父母,除了少部分是私营企业老板、外资企业的高级白领之外,大部分都是政府的高级官员和大中型国企的主管。美国教育基金会的一位人士透露,如今在美至少有超过六万的中国留学生。其中,小皇帝们的比例逐渐升高。一二十年前中共高官的子女留学美国,尚且比较低调,如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胡锦涛的女儿胡海青、温家宝的儿子温云松等人,他们一般都是化名来到美国学习,老老实实地完成了学业之后,先在美国公司任职,然后再回国创业,数年后才成为亿万富豪;而如今赴美留学的中共官员的子女,年龄越来越小,个性也越来越飞扬跋扈,毫不顾忌舆论的负面看法,他们夸张的言行举止,便是好莱坞明星也要刮目相看。

这些小小留学生,大部分根本无心向学,无心上进。他们通常是耗费巨款,联系一家美国的垃圾学校,通过该学校办理好在美国居住的各种文件,便在美国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了。美国一家华文媒体曾质疑说:现在从中国大陆来的一些年轻学子,几天就换一部车,一会儿是宝马,一会儿是奔驰,难道中国真的暴富起来了吗?这一现象也让当年的留学生感慨万千,电影演员陈冲回忆说:一九八一年,我来美国时日子过得可苦了,一点经济基础都没有。当时兜里没有钱,只能靠在餐馆打工赚点小费,一个小时才挣五美元。这些话让那些背景显赫的小留学生听来,简直就像是天方夜谭。近年来,出洋留学的官商子弟,年龄日趋低龄化。由于许多青少年缺乏生活自理能力,到了自由世界之后不久,便逃学、淫乱、吸毒乃至参与黑社会,既扰乱了当地的社会治安,也败坏了华人在美国的形象。

这些一眼便可以看出来头不凡的富家子弟,也成为中美两国航线上的常客。一位中央媒体的驻美记者这样描述道:在美国西海岸最大的航空港洛杉矶机场,往返于中美之间的飞机最为繁忙。源源不断的留学生,再也不是二十年前那种囊中羞涩、手里攥着几十美金不敢花的寒酸样了。他们出手大方,大方得令许多美国人都另眼相看。坐头等舱的公子小姐比比皆是,他们携带大量行李,许多都是昂贵的奢侈品。这群消费能力超群的小皇帝们,甚至还带动了美国中餐馆的业务。一位纽约中餐馆的老板感叹说,在我们这里饕餮山珍海味的贵族学生简直多如潮水。而美国大城市富人区的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豪宅,一些看似孤儿寡母的华人,竟能一次性地完成现金交易。这使只能靠三十年分期付款,甚至要付出一辈子心血的美国邻居简直看傻了眼。这帮买豪宅、开大奔和林肯的中国小留学生,美国媒体将他们与阿拉伯石油国家的王公们相提并论。

二零零四年,深圳市副书记、秘书长李意珍以政令方式强迫全市学生观看其女儿主演的影片《时差七小时》,如此明目张胆地以权谋私,引起舆论大哗。经过有关部门调查,发现这名在市长公主的账户上,居然有近千万的巨额财产。当被问及财产从何而来时,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傲慢地宣称:这是父母做生意赚来钱,他们难道不可以给我的零用钱吗?据国内媒体报道,李意珍的女儿李倩妮(妞妞)自一九九五年九月开始赴英国和美国留学,共留学海外近九年,仅计算必须的支出,费用大约为二百万元人民币左右。按照其父亲作为公务员的收入,根本不可能支付这笔巨款。这笔巨款从何而来,不言而喻。

事实上,妞妞早在十几岁时就拥有了数百万元的资产。一九九三年,妞妞尚是个十四岁中学生,竟能出资三百五十万元在深圳注册成立专事留学中介的深圳市仁和海外投资服务有限公司。一九九六年,妞妞是个十七岁的留学英国的中学生,又出资二百六十九万元在深圳注册成立深圳市梦想隧道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时差七小时》就是该公司拍摄的。一九九七年,她又出资一百五十万元成为深圳市披克电子有限公司的股东。仅三家公司,其注册资本就达七百六十九万元,还不包括营运资本。当这些黑幕都被揭示出来之后,李意珍的官位岿然不动,李倩妮仍然逍遥自在。直到二零零七年,李意珍才被免去副书记一职,却仍然担任常委。李意珍的后台是前深圳市委书记、广东人大主任黄丽满,黄与江泽民关系密切。所以,除非胡锦涛要拿黄丽满开刀,否则李意珍不会成为阶下囚。

可以想象,李倩妮在美国留学的时候有多牛。中国的小皇帝们个个腰包鼓鼓,现金充沛。令人费解的是,一方面中国对外汇限额相当严格,另一方面中国留学生在美国进行巨额现金交易,动辄就是上百万美元。这些钱是如何流出国门的呢?有内部人士透露说:根本用不着从中国往外汇钱。中国地方政府部门从国外进行采购时,要职领导可以通过暗箱操作得到巨额回扣。这些回扣不转到中国,由美方存入美国银行,或转换成房子等不动产。更聪明的做法是,不沾钱,直接以安排子女留学美国等方式作为交易。他们住豪宅、开大奔,你想钱从哪来?可以说,每一个在美国挥金如土的小皇帝背后,都是一个庞大的、邪恶而黑暗的官僚家族,以及千千万万权利被侵害的工农大众的斑斑血泪。

单纯的西方人一般不会太多注意这些未成年人或刚刚成年的青年人,这也成为贪官的父母们精心安排小皇帝赴美留学的重要原因。美方要想根治来自中国的黑金,要遏制那些与中国有生意来往的美国公司的腐败行为,不妨以这些从中国来美国的小皇帝为突破口。美国立法机构可以用立法的形式,授予行政和司法部门更大的权力,对中国的小皇帝们展开调查和取证。这样,也许可以顺藤摸瓜,查出小皇帝背后的蠹虫父母来。


美国不能成为中国贪官的后花园

近年来,有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意识到,外国(尤其是中国)贪官污吏们的脏钱流入美国,对美国弊大于利。美国过去经常被认为是外国贪官的避难天堂,但布什政府近年来加强全球反贪腐的国家战略,布什总统在二零零四年一月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禁止因为贪腐行为而受益的外国高层官员及其配偶子女进入美国境内。布什总统多次在国际场合痛批外国政府高层官员贪污是所谓的强盗政治。据称,美国国务院手中握有一份外国贪官的秘密黑名单,包括前印尼总统苏哈托、前秘鲁总统藤森等多位卸任的国家领导人和高层官员都名列其中;而根据美国媒体报导,至今已有超过二百五十多名外国贪官被美国政府取消签证。

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政府已经制定了一项庞大的计划,没收涉嫌贪污腐败的外国高官经由洗钱渠道进入美国的财产,其中被判入狱的尼加拉瓜前总统成为这项新计划的第一个目标。目前,由美国多个政府机构联合成立的特别调查小组正在对六个拉美国家的九名贪官的洗钱指控进行调查。反洗钱行动是美国政府净化国内经济秩序的铁腕行动。一名介入调查贪官洗钱案件的官员声称:如果我们能帮助一个国家保持稳定的话,那么我们当然愿意干。我们最不愿意让腐败的政府官员影响一个国家的稳定,因为他们制造的金融和社会危机直接损害了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国已经开始检讨此前对中国贪官和奸商的绥靖政策,当中国国内的反腐运动由于政治体制改革迟缓而陷入困顿之时,国际反腐有可能对中国贪官和奸商造成釜底抽薪之势。

最早发现美国政府将对外国贪官们转移到美国境内的财产进行调查的,不是媒体,而是办案经验丰富的前检察官、反洗钱网站负责人因特里奥加。近日,其主办的反洗钱网站刊出了一篇报道:本网站透过可靠的消息渠道获知,美国国土安全部的移民归化局、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联手成立了一个神秘的联合调查小组。该小组的成立准会令那些通过洗钱的方式将贪污受贿所得的不义之财转移到美国的外国贪官、以及他们在美国的亲人和朋友们感到惊恐不安。因为这个联合小组的任务是迅速摸清美国境内外国贪官投资金融机构、不动产和商业的具体情况,一经核实,立即将其没收!

美国正在采取更加主动逼人的新战略,追究境内源于外国的脏钱。这些脏钱的用处各有不同,有的是阿拉伯石油大亨用于资助国际恐怖活动的,有的则仅仅是中国蠹虫们用以在美国安居乐业的,还有的还进入色情、赌博、走私等利润巨大的行业。昔日,这些脏钱在美国宽松的自由经济环境下畅通无阻。九一一之后,美国政府拥有了更大的权力,调查来源不明的国际资本,将执法目标扩展到在美国拥有黑钱的世界各国的贪官和奸商,并在金融界设立专门的调查机构。反洗钱网站负责人因特里奥加认为,调查美国人与外国腐败官员的关系,并对外国腐败官员流入美国的财产动真格的,是一大进步。他指出:我们应该像打击毒品走私、恐怖主义和武器走私那样打击外国贪官污吏们在美国的不义财产。

专制国家的官僚们所贪污的民脂民膏,首先选择存入保密性高的瑞士银行,其次便是偷偷转移到美国。然而,美国并没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美国政府知道,这也是向独裁政权施加压力的武器。日前,缅甸民主运动风起云涌,军政权悍然以武力镇压,数十名僧侣和平民死难。美国总统布什在联合国发表演讲,谴责缅甸军政权的镇压行动,宣布美国对缅甸施行更加严厉的经济制裁。其中重要的手段便是,美国政府冻结缅甸军人政府最高实权者、国防部长丹瑞等十四名最高层官员在美国国内的资产,下令禁止给予缅甸军政权高官及其亲属赴美签证,并禁止美国国内的金融机构和企业与之进行交易。这样的措施以后可以逐步在包括中国在内的专制国家的贪官污吏的身上实施。

美国绝对不能成为中国贪官的后花园。来自中国的黑金在美国流动,如果单纯是贪官及其家人花天酒地,尚不足以危机美国的国家安全;尤其可怕的是,许多脏钱逐渐渗透到美国的政治运作当中,近期受到全美新闻媒体关注的民主党金主徐咏芫案,即是一个典型案例。作为民主党参议员希拉里的总统竞选活动的华人捐款人,徐和一个航空界大人物、罗拉太空通信公司的总裁有紧密关系,而这个大人物被指责在克林顿政府时期将导弹机密转移给北京,把自己的商业利益置于美国国家安全之上。徐被美国媒体形容为第二个钟育翰钟育翰在一九九六年竞选中是白宫的常客,曾经五十七次进入白宫,捐献了大笔政治献金。据调查,钟的许多钱都是来自于中共军头刘华清的女儿刘超英任职的、有军方背景的公司。徐日前已经落网,他背后的秘密正在被揭开。

美国人终于发现身边有一颗可怕的毒瘤。美国的有关部门即将行动起来,对居留在美国的中国蠹虫们展开调查来自中国的外逃资本,其数额远非几个拉美和非洲小国所能比拟。当然,要调查出这些来自中国的脏钱的来龙去脉,比调查拉美和非洲小国的脏钱更加困难。因为中国的贪官和奸商们更加谨慎、更加聪明,竭尽全力让每一笔不义之财都漂白,以逃避美国法律的制裁。中国的贪官和家属们的脏钱,一部分投入到房地产、走私(包括人口走私)、色情业、赌博等暴利行业,这些有害的投资,不仅扰乱了美国的经济秩序,而且败坏了美国的社会风气。这些中共半截子的经济自由化政策的既得利益群体,早早地逃到美国享受其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他们一边挥霍着从国内榨取来的百姓的血汗钱,一边赞美中共的专制制度并辱骂美国的种族歧视和霸权主义。他们像萨斯病毒一样,在美国这片净土上孳生和泛滥。

粉碎中国蠹虫们一厢情愿的美国梦,既是美国内政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也是美国人权外交政策的关键环节。美国政府理应以更严厉的手段调查和处理来自中国的黑钱,打击来自大洋彼岸的、腰缠十万贯的投资商及其家属,因为他们永远不会成为遵纪守法的美国公民,他们永远不会认同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美国驻华使馆在发放签证的时候,可以对中共高官及其直系亲属实施更为严格的限制;美国执法部门在这些贪官及其家属抵达美国之后,亦应当对其行动展开严密监控。等到正义之剑高悬起来的那一天,那些生活在美国这片自由的土地上的中国贪官及其家属们,便会像在中国国内一样睡不好觉了;而他们被遣返或引渡会中国接收审判的日子,也并非遥遥无期。







粉碎中国蠹虫们一厢情愿的美国梦,既是美国内政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也是美国人权外交政策的关键环节。



最近几年我在美国访问时,发现若干大城市都有聚居着大群中国贪官、奸商及其家属的华裔富人区(有的地方还被戏称为二奶街)。此一景象从东岸一直延伸到西岸,从一个侧面显示出中国政治经济体系的严重腐败和资本外流数额的巨大。我在与美国行政和立法机构中负责处理中国问题的官员以及智库学者、媒体主管、大学教授讨论中美关系时,经常提出这样的追问:当美国成为中国蠹虫逃避法律惩罚的天堂的时候,美国如何有效遏制这一趋势、避免成为藏污纳垢之地?

长期以来,美国未能强有力地打击包括中国在内的外国黑金的流入。首先是因为其自由经济制度,当贪官和官商利用亲属转移黑金的时候,有关部门很难监管和甄别;其次则是因为美国政治结构的制约三权分立的原则,使得立案、调查和审判无法以某种雷厉风行的方式推进。但是,我仍然向美方人士表达了此种看法:如果任由中国的腐败资金流入美国,短期之内固然会给美方带来一定的经济利益,但从长远来看,它就如同腐蚀剂一样,将危及美国的立国之本。如果美国对中国贪官和奸商的丑恶行径放任自流,还将伤害到中国的民主进程并导致中国民众对美国产生负面看法,最终对美国的国际形象造成危害。

中国的外逃资本大多流入美国,与此同时国内的金融危机愈演愈烈。经济学家何清涟认为,任何国家的大量资本外逃都会对当事国造成潜在的金融危机。资本外逃严重时,可成为导致国家破产的一股力量。她指出:资本外逃最终会造成国内政治骚乱增加,并引发全局性的金融风险。更重大的代价是在未来数十年中,国家的信用等级在国际社会中将大大下降。那些口头上声称忠党爱国的中共官僚不会关心未来的危机,他们关心的是在海外的黑金和亲属。他们如同当年的法国国王一样,只要能够花天酒地,哪管死后洪水滔天。今天的中国,专制政体、垄断权力与贪污腐败几成死结。在此背景下,假如美国能参与遏制中国资本的外流,便是馈赠给中国民众的一份厚礼,亦是中国民主化变革的绝大助力。


胡长清将美国当作救生艇

近几年来,中国大陆登记在册的外逃贪官达四千多人,实际数量当超过万人。而尚未外逃、仅仅是将妻子、子女合法送往美国居住及求学的中共官僚,更是不计其数。二流贪官选择东南亚和拉美国家藏身,一流贪官则选择美国、加拿大、欧洲和澳洲等发达国家过着神仙般的日子。仅在二零零零年,中国外逃资金就达四百八十亿美元,超过当年外商对华投资的四百零七的美元。美国是中国外逃贪官数量最多、外逃资本数额最大的国家。

在外逃资本当中,相当部分是通过子女留学这一途径流出去的。近年来,数量庞大的中国留学生成为国际教育市场追捧的香饽饽。固然大部分留学生都是普通人家的子女,父母用一辈子省吃俭用的钱来支持孩子出国留学,但不可否认,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官僚家庭的子女。如果调查中共县级以上的官员的子女的情况,可以发现出国留学的比例是普通百姓家庭的数十倍。这些干部子弟出国并不仅仅为了求学,而且还肩负着将父辈的赃款携带出国的使命。然后,他们将父辈贪污来的钱财以外资的形式,重新投资到中国来,以赚取暴利。

被绳之以法者寥寥无几。前几年被执行死刑的前江西身副省长胡长清,其案发的原因,据说是源于偶然间的一个电话。在这个打给在美国留学的儿子的越洋电话中,胡长清毫不掩饰地对儿子说:儿子,你在美国要好好经营,为我们作好准备。共产党的天下维持不了多久了,我们很快要到美国来跟你一起生活了。看来,胡长清才是真正的亲美派呢!

隔墙有耳中共国家安全部一直对党政高级干部实施全天候的电话监听。特务们将高干贪污受贿的情况一一记录在案,通常不会立即加以查证和追究。因为一旦查证和追究的话,从上到下几乎没有一个官员是清白的。这些资料一般由秘密渠道汇报到中央政治局,作为高层政治斗争的时候可资利用的材料。安全部的特务们很少听到一名副省级高官在电话中如此不加掩饰地表达对中共体制的绝望。负责人感到事态严重,于是向中央作了特别汇报。

据香港媒体报道,一次政治局开会时,江泽民特意让所有成员都来听听这段录音,听完之后立即下令对胡长清立案调查。这样,一下子查出胡长清多如牛毛的贪污受贿案件来。最后,江亲笔批示将胡长清判处死刑。胡长清固然死有余辜,但许多比他贪污数额更大的官员并未受到查处,这说明中共高层可以容忍官员的贪污腐败,而不能容忍其不忠。胡长清被处死了,他在美国留学的儿子是否归还了父亲的赃款,是否因为参与销赃而受到法律的追究?我没有看到后续的报道。

胡长清的不忠诚其实不是例外,而是一种普遍的状况。说到忠诚,中共究竟有多少忠心耿耿的干部呢?就连邓小平也是美国人的爷爷他的孙子辈中,已经有若干人具有美国国籍。中共在天安门屠杀之后,以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宣传来掩饰其意识形态的苍白。于是,反美的文宣成为中共的拿手好戏。当网络上无数的爱国愤青疯狂地咒骂美国的时候,却不知道中共的高官们早已把财产转移到了美国,他们的后代早已提前实现了美国化。被妖魔化的美帝国主义是中共高官们心中最后的救生艇。

胡长清事件仅仅显示了中国外逃资本的冰山一角。学者王军在《中国资本流出的总量和结构分析》中指出,自一九八五年以来,中国的资本外逃占外债增长的比例达百分之五十二,超过了世界十五个债务负担最沉重的国家资本外逃的平均水平。进入九十年代,外逃资本接近甚至超过了每年新增的外债额。换言之,在中国政府大量向国外举债的同时,却有超过一半的资本通过各种途径流失,也许永久性地消失在国外。英国伦敦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顾问沃尔,在一份给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研究报告中指出,从一九八九年至一九九五年间,中国资本外流的总量可能超过一千亿美元,其中约有五百亿美元未经政府批准。

中国的蠹虫们要把黑金洗白,更要把黑金洗绿像绿卡一样绿。他们深知,一旦资金流出国外,当地政府一般不会对流入的外资性刨根问底、追究来源。有的贪官在境外银行建有个人账户,他们不会让家中堆成金山银山,而是要求行贿方直接将黑钱打入此海外账号之中。一些中资公司在海外账户里非法持有的外汇,也远远高于国家外汇管理部门所掌握的数额。近年来,国内企业一度掀起对外投资热潮,一些国企的法人代表假借对外投资、合资的名义,将国有资产转移到境外,再通过各种不可告人的渠道,将其变为私人财产。各地在海外不少窗口公司,实际上就是洗钱通道。某些国有企业的海外分支机构,已经演变为国内腐败团伙的洗钱中心。近年来,许多中资外贸企业宣布破产前,资产和利润早已被转移到境外,落到私人名下。

由于天高皇帝远、缺少严格有效的监控,一些中资企业海外分支机构的敛财手段近于疯狂。据称,美国房地产业人士曾注意到一个奇特的现象:中资公司人员为了个人取得巨额回扣或其他好处,经常操纵公司以高出市场价百分之二十至百分之一百的价格在美国购置房地产或企业,甚至买进不少根本无法保值的破败房地产或濒临倒闭的企业。同时,美国期货交易的业内人士也揭露说,不少中资企业以巨资投入期货交易,是赢是输毫不在意,因为即使亏损,也能以经营亏损向中国的主管部门报账,个人则可通过期货交易人私下分得交易手续费。中国大陆的境外投资一直有碰不拢的两本账。比如,美国商务部统计的中国在美投资的企业逾一千家,中国的统计则仅为二百一十八家。数字相差如此悬殊,反映了一个基本事实:在中国的对外投资中,有大量投资处于官方正常的管理之外。


杨秀珠的西游记

在意识形态领域,中共仍然将美国看作誓不两立的帝国主义,是西方敌对势力的巢穴。然而,中共高级官员们在骨子里无不对美国文明五体投地。就连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曾庆红等中共领袖的子女,也都纷纷到美国等西方国家留学,甚至还取得了美国绿卡甚至美国国籍。这种意识形态宣传与内心评估之间的天壤之别,显示今日中国已沦为一个谎言之国。有那么多中国高官的家属长期居住在美国,即便以此而论,中共当局也不敢悍然对台湾开战、与美国为敌,更不敢像猪头将军朱成虎宣称的那样,用核武器来攻击美国西岸、让美国数百个城市化为灰烬如果那样做,中共高官不计其数的孝子贤孙们岂不一同灰飞烟灭了?

如今,中国的贪官和奸商们纷纷在案发之前走上西游之路,他们其实比谁都热爱美国,他们早已在美国筑好了安乐窝。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日,在案发前夕,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杨秀珠,携同女儿、女婿、外孙等一大家子,施施然地从上海浦东机场离境,经停新加坡到达美国。杨秀珠并非像某些国内媒体所言是仓皇逃窜,而是经过长时间的周密计划之后,镇定自若地成行的。证据之一便是,她居然能及时获得九一一之后审查极其严格的赴美签,并从容突破政法、公安系统的天罗地网,带领一家老小出境。证据之二便是,她在多年以前便在美国多个城市大肆购置房产,可谓未雨绸缪、狡兔三窟。

杨秀珠上演了一出现代版的西游记。不过,她去美国不是为了取经,而是过上资本家的幸福生活。在温州地区,杨秀珠这个名字家喻户晓,早年她是一个卖馒头的食堂职工,后来在官场上春风得意,先后担任温州市规划局长、主管城市建设的副市长等要职。案发之后,她更成为全国媒体的焦点人物,被指为浙江巨贪,涉及金额据说超过了已被处决的前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据温州市纪委的通报,已查清杨的涉案金额为二点五亿人民币,已追回四千多万元,冻结七千多万元的资金或房产。已立案查处的涉案人员中,厅级官员二人,处级以上官员十一人,科级官员七人,其中以原温州市市长陈文宪受贿案与原温州市鹿城区公安局局长王天义贪污案尤其引人注目。

杨秀珠在西方国家中唯独青睐美国。据纽约的一家华文报纸的调查显示,在纽约疑似杨秀珠房产的至少有五处。已经完全确认为杨所有的一处房产,靠近帝国大厦和时代广场,属于寸土寸金之地。杨秀珠当初购买这座楼房时,首期款支付了五十五万美元,一年的地产税是四万五千美元,由此推测这座楼房市值约为四五百万美元。在纽约曼哈顿中城,一套两室一厅的普通公寓房月租金至少两三千美元,商业店面每平方米的月租金应该在五十至八十美元左右。仅靠这一处房产,杨秀珠即可维持富豪水准的生活。该报纸调查的五处房产皆在纽约市区,而新泽西州、长岛以及华人汇聚的美国西海岸加州等地,有无她的房产,皆无从查证。有人估计,杨秀珠带入美国的钱财可能超过一亿元人民币。

杨秀珠捞钱的手段简单而粗糙,甚至是赤裸裸的。在其任职温州副市长期间,曾把原温州市动物园土地的使用权,强行批给一个原籍温州的法国商人。超过一亿元的地价,五千多万元就批了出去,好处费自然不会少。杨的弟弟、温州铁路房地产开发公司副总经理杨光荣所属的公司,更被人称为是杨秀珠的私人银行和腐败后花园。杨秀珠的发迹史与升官史几乎同步。她担任副市长和副厅长的八年间,也正是疯狂敛财的时期。这也说明中国的政治体制,乃是专门提拔贪官污吏的体制,是谁更坏谁就能获得升迁的体制。

二零零四年二月,浙江省检察机关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出了对杨秀珠的红色通缉令。二零零五年五月三十一日,杨秀珠在荷兰落网。但消息传出几小时之后,中共宣传部立即下令内地各媒体禁止报导有关杨秀珠的最新消息。迄今为止,杨秀珠仍然未能被成功引渡回国受审。杨秀珠的靠山其兄长原浙江省纪委书记、现中纪委副书记刘锡荣,不仅没有受到任何负面影响,反倒继续扶摇直上,官运亨通。按照常理推测,杨秀珠的腐败情况,作为兄长的刘锡荣不可能一无所知。自己的家庭尚不能保持清廉,刘锡荣却荣升为专门查处党内腐败的中纪委副书记,这本身就是一个颇具讽刺意味的事实。

杨秀珠在美国生活了近两年时间,美国方面并未着手对其进行调查和控制,表明美国对外逃的中国贪官缺乏足够的执法热情。近十多年以来,中国的贪官和奸商及其家人纷纷选择在美国聚居,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东西两岸的精华地区当然是首选。例如,在距曼哈顿仅一个小时车程的新泽西州爱迪森市,差不多成为华人的天下,至少有十万中国人在那里居住。那里的房屋价位节节攀升,美国人抱怨是中国人将房价拉抬起来的。在那里入住的中国新移民之中,有不少人与杨秀珠背景相似。全国首届十佳青年之一、前河南服装公司总经理潘明玉即居住于此。十年前,潘明玉卷款外逃,轰动一时。山东某副厅级官员在去年来美治病期间,曾一口气在此买下三处房产。

大部分逃亡到美国的中国贪官都逍遥法外。有的隐姓埋名,过上了比较低调的生活;有的仍然趾高气扬,常常抛头露面。近年来,中国每年引渡回国的犯罪嫌疑人大约只有五人左右,这个数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其中,便有被称为中国胃口最大的贪官的余振东。余振东在担任中银开平支行行长期间,伙同他人把四点八三亿美元转移到国外,并于二零零一年十月出逃至美国。二零零五年四月,余振东被美国联邦调查局执法人员移交给中国司法部门,成为中国签署《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和《中美关于刑事司法协助协定》后首名被缉拿回国的贪官。可惜的是,像余振东这样的、西游记戛然而止的贪官,少之又少,根本不足以震慑更多的后来者。


小皇帝的留学生涯

根据美国国务院的资料显示,外国涉及贪污弊案的高层官员想要到美国,一般而言有所谓的三部曲:第一步是先将配偶和子女透过留学、移民或做生意的方式先送到美国,第二步是透过各种途径将贪污的赃款转移到美国购屋、置产或投资,第三步则是本人发现情势不妙,也跟着到美国。据估计,每年中国大陆教育资本的流失至少在一百亿以上。美国有许多来自中国的身份特殊的留学生(尤其是小小留学生),刚来美国不久,就能住上一套豪华别墅;没过上几天,又能开上一辆高级跑车。他们的钱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

这些花钱如流水的新一代留学生的父母,除了少部分是私营企业老板、外资企业的高级白领之外,大部分都是政府的高级官员和大中型国企的主管。美国教育基金会的一位人士透露,如今在美至少有超过六万的中国留学生。其中,小皇帝们的比例逐渐升高。一二十年前中共高官的子女留学美国,尚且比较低调,如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胡锦涛的女儿胡海青、温家宝的儿子温云松等人,他们一般都是化名来到美国学习,老老实实地完成了学业之后,先在美国公司任职,然后再回国创业,数年后才成为亿万富豪;而如今赴美留学的中共官员的子女,年龄越来越小,个性也越来越飞扬跋扈,毫不顾忌舆论的负面看法,他们夸张的言行举止,便是好莱坞明星也要刮目相看。

这些小小留学生,大部分根本无心向学,无心上进。他们通常是耗费巨款,联系一家美国的垃圾学校,通过该学校办理好在美国居住的各种文件,便在美国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了。美国一家华文媒体曾质疑说:现在从中国大陆来的一些年轻学子,几天就换一部车,一会儿是宝马,一会儿是奔驰,难道中国真的暴富起来了吗?这一现象也让当年的留学生感慨万千,电影演员陈冲回忆说:一九八一年,我来美国时日子过得可苦了,一点经济基础都没有。当时兜里没有钱,只能靠在餐馆打工赚点小费,一个小时才挣五美元。这些话让那些背景显赫的小留学生听来,简直就像是天方夜谭。近年来,出洋留学的官商子弟,年龄日趋低龄化。由于许多青少年缺乏生活自理能力,到了自由世界之后不久,便逃学、淫乱、吸毒乃至参与黑社会,既扰乱了当地的社会治安,也败坏了华人在美国的形象。

这些一眼便可以看出来头不凡的富家子弟,也成为中美两国航线上的常客。一位中央媒体的驻美记者这样描述道:在美国西海岸最大的航空港洛杉矶机场,往返于中美之间的飞机最为繁忙。源源不断的留学生,再也不是二十年前那种囊中羞涩、手里攥着几十美金不敢花的寒酸样了。他们出手大方,大方得令许多美国人都另眼相看。坐头等舱的公子小姐比比皆是,他们携带大量行李,许多都是昂贵的奢侈品。这群消费能力超群的小皇帝们,甚至还带动了美国中餐馆的业务。一位纽约中餐馆的老板感叹说,在我们这里饕餮山珍海味的贵族学生简直多如潮水。而美国大城市富人区的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豪宅,一些看似孤儿寡母的华人,竟能一次性地完成现金交易。这使只能靠三十年分期付款,甚至要付出一辈子心血的美国邻居简直看傻了眼。这帮买豪宅、开大奔和林肯的中国小留学生,美国媒体将他们与阿拉伯石油国家的王公们相提并论。

二零零四年,深圳市副书记、秘书长李意珍以政令方式强迫全市学生观看其女儿主演的影片《时差七小时》,如此明目张胆地以权谋私,引起舆论大哗。经过有关部门调查,发现这名在市长公主的账户上,居然有近千万的巨额财产。当被问及财产从何而来时,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傲慢地宣称:这是父母做生意赚来钱,他们难道不可以给我的零用钱吗?据国内媒体报道,李意珍的女儿李倩妮(妞妞)自一九九五年九月开始赴英国和美国留学,共留学海外近九年,仅计算必须的支出,费用大约为二百万元人民币左右。按照其父亲作为公务员的收入,根本不可能支付这笔巨款。这笔巨款从何而来,不言而喻。

事实上,妞妞早在十几岁时就拥有了数百万元的资产。一九九三年,妞妞尚是个十四岁中学生,竟能出资三百五十万元在深圳注册成立专事留学中介的深圳市仁和海外投资服务有限公司。一九九六年,妞妞是个十七岁的留学英国的中学生,又出资二百六十九万元在深圳注册成立深圳市梦想隧道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时差七小时》就是该公司拍摄的。一九九七年,她又出资一百五十万元成为深圳市披克电子有限公司的股东。仅三家公司,其注册资本就达七百六十九万元,还不包括营运资本。当这些黑幕都被揭示出来之后,李意珍的官位岿然不动,李倩妮仍然逍遥自在。直到二零零七年,李意珍才被免去副书记一职,却仍然担任常委。李意珍的后台是前深圳市委书记、广东人大主任黄丽满,黄与江泽民关系密切。所以,除非胡锦涛要拿黄丽满开刀,否则李意珍不会成为阶下囚。

可以想象,李倩妮在美国留学的时候有多牛。中国的小皇帝们个个腰包鼓鼓,现金充沛。令人费解的是,一方面中国对外汇限额相当严格,另一方面中国留学生在美国进行巨额现金交易,动辄就是上百万美元。这些钱是如何流出国门的呢?有内部人士透露说:根本用不着从中国往外汇钱。中国地方政府部门从国外进行采购时,要职领导可以通过暗箱操作得到巨额回扣。这些回扣不转到中国,由美方存入美国银行,或转换成房子等不动产。更聪明的做法是,不沾钱,直接以安排子女留学美国等方式作为交易。他们住豪宅、开大奔,你想钱从哪来?可以说,每一个在美国挥金如土的小皇帝背后,都是一个庞大的、邪恶而黑暗的官僚家族,以及千千万万权利被侵害的工农大众的斑斑血泪。

单纯的西方人一般不会太多注意这些未成年人或刚刚成年的青年人,这也成为贪官的父母们精心安排小皇帝赴美留学的重要原因。美方要想根治来自中国的黑金,要遏制那些与中国有生意来往的美国公司的腐败行为,不妨以这些从中国来美国的小皇帝为突破口。美国立法机构可以用立法的形式,授予行政和司法部门更大的权力,对中国的小皇帝们展开调查和取证。这样,也许可以顺藤摸瓜,查出小皇帝背后的蠹虫父母来。


美国不能成为中国贪官的后花园

近年来,有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意识到,外国(尤其是中国)贪官污吏们的脏钱流入美国,对美国弊大于利。美国过去经常被认为是外国贪官的避难天堂,但布什政府近年来加强全球反贪腐的国家战略,布什总统在二零零四年一月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禁止因为贪腐行为而受益的外国高层官员及其配偶子女进入美国境内。布什总统多次在国际场合痛批外国政府高层官员贪污是所谓的强盗政治。据称,美国国务院手中握有一份外国贪官的秘密黑名单,包括前印尼总统苏哈托、前秘鲁总统藤森等多位卸任的国家领导人和高层官员都名列其中;而根据美国媒体报导,至今已有超过二百五十多名外国贪官被美国政府取消签证。

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政府已经制定了一项庞大的计划,没收涉嫌贪污腐败的外国高官经由洗钱渠道进入美国的财产,其中被判入狱的尼加拉瓜前总统成为这项新计划的第一个目标。目前,由美国多个政府机构联合成立的特别调查小组正在对六个拉美国家的九名贪官的洗钱指控进行调查。反洗钱行动是美国政府净化国内经济秩序的铁腕行动。一名介入调查贪官洗钱案件的官员声称:如果我们能帮助一个国家保持稳定的话,那么我们当然愿意干。我们最不愿意让腐败的政府官员影响一个国家的稳定,因为他们制造的金融和社会危机直接损害了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国已经开始检讨此前对中国贪官和奸商的绥靖政策,当中国国内的反腐运动由于政治体制改革迟缓而陷入困顿之时,国际反腐有可能对中国贪官和奸商造成釜底抽薪之势。

最早发现美国政府将对外国贪官们转移到美国境内的财产进行调查的,不是媒体,而是办案经验丰富的前检察官、反洗钱网站负责人因特里奥加。近日,其主办的反洗钱网站刊出了一篇报道:本网站透过可靠的消息渠道获知,美国国土安全部的移民归化局、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联手成立了一个神秘的联合调查小组。该小组的成立准会令那些通过洗钱的方式将贪污受贿所得的不义之财转移到美国的外国贪官、以及他们在美国的亲人和朋友们感到惊恐不安。因为这个联合小组的任务是迅速摸清美国境内外国贪官投资金融机构、不动产和商业的具体情况,一经核实,立即将其没收!

美国正在采取更加主动逼人的新战略,追究境内源于外国的脏钱。这些脏钱的用处各有不同,有的是阿拉伯石油大亨用于资助国际恐怖活动的,有的则仅仅是中国蠹虫们用以在美国安居乐业的,还有的还进入色情、赌博、走私等利润巨大的行业。昔日,这些脏钱在美国宽松的自由经济环境下畅通无阻。九一一之后,美国政府拥有了更大的权力,调查来源不明的国际资本,将执法目标扩展到在美国拥有黑钱的世界各国的贪官和奸商,并在金融界设立专门的调查机构。反洗钱网站负责人因特里奥加认为,调查美国人与外国腐败官员的关系,并对外国腐败官员流入美国的财产动真格的,是一大进步。他指出:我们应该像打击毒品走私、恐怖主义和武器走私那样打击外国贪官污吏们在美国的不义财产。

专制国家的官僚们所贪污的民脂民膏,首先选择存入保密性高的瑞士银行,其次便是偷偷转移到美国。然而,美国并没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美国政府知道,这也是向独裁政权施加压力的武器。日前,缅甸民主运动风起云涌,军政权悍然以武力镇压,数十名僧侣和平民死难。美国总统布什在联合国发表演讲,谴责缅甸军政权的镇压行动,宣布美国对缅甸施行更加严厉的经济制裁。其中重要的手段便是,美国政府冻结缅甸军人政府最高实权者、国防部长丹瑞等十四名最高层官员在美国国内的资产,下令禁止给予缅甸军政权高官及其亲属赴美签证,并禁止美国国内的金融机构和企业与之进行交易。这样的措施以后可以逐步在包括中国在内的专制国家的贪官污吏的身上实施。

美国绝对不能成为中国贪官的后花园。来自中国的黑金在美国流动,如果单纯是贪官及其家人花天酒地,尚不足以危机美国的国家安全;尤其可怕的是,许多脏钱逐渐渗透到美国的政治运作当中,近期受到全美新闻媒体关注的民主党金主徐咏芫案,即是一个典型案例。作为民主党参议员希拉里的总统竞选活动的华人捐款人,徐和一个航空界大人物、罗拉太空通信公司的总裁有紧密关系,而这个大人物被指责在克林顿政府时期将导弹机密转移给北京,把自己的商业利益置于美国国家安全之上。徐被美国媒体形容为第二个钟育翰钟育翰在一九九六年竞选中是白宫的常客,曾经五十七次进入白宫,捐献了大笔政治献金。据调查,钟的许多钱都是来自于中共军头刘华清的女儿刘超英任职的、有军方背景的公司。徐日前已经落网,他背后的秘密正在被揭开。

美国人终于发现身边有一颗可怕的毒瘤。美国的有关部门即将行动起来,对居留在美国的中国蠹虫们展开调查来自中国的外逃资本,其数额远非几个拉美和非洲小国所能比拟。当然,要调查出这些来自中国的脏钱的来龙去脉,比调查拉美和非洲小国的脏钱更加困难。因为中国的贪官和奸商们更加谨慎、更加聪明,竭尽全力让每一笔不义之财都漂白,以逃避美国法律的制裁。中国的贪官和家属们的脏钱,一部分投入到房地产、走私(包括人口走私)、色情业、赌博等暴利行业,这些有害的投资,不仅扰乱了美国的经济秩序,而且败坏了美国的社会风气。这些中共半截子的经济自由化政策的既得利益群体,早早地逃到美国享受其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他们一边挥霍着从国内榨取来的百姓的血汗钱,一边赞美中共的专制制度并辱骂美国的种族歧视和霸权主义。他们像萨斯病毒一样,在美国这片净土上孳生和泛滥。

粉碎中国蠹虫们一厢情愿的美国梦,既是美国内政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也是美国人权外交政策的关键环节。美国政府理应以更严厉的手段调查和处理来自中国的黑钱,打击来自大洋彼岸的、腰缠十万贯的投资商及其家属,因为他们永远不会成为遵纪守法的美国公民,他们永远不会认同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美国驻华使馆在发放签证的时候,可以对中共高官及其直系亲属实施更为严格的限制;美国执法部门在这些贪官及其家属抵达美国之后,亦应当对其行动展开严密监控。等到正义之剑高悬起来的那一天,那些生活在美国这片自由的土地上的中国贪官及其家属们,便会像在中国国内一样睡不好觉了;而他们被遣返或引渡会中国接收审判的日子,也并非遥遥无期。







粉碎中国蠹虫们一厢情愿的美国梦,既是美国内政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也是美国人权外交政策的关键环节。



最近几年我在美国访问时,发现若干大城市都有聚居着大群中国贪官、奸商及其家属的华裔富人区(有的地方还被戏称为二奶街)。此一景象从东岸一直延伸到西岸,从一个侧面显示出中国政治经济体系的严重腐败和资本外流数额的巨大。我在与美国行政和立法机构中负责处理中国问题的官员以及智库学者、媒体主管、大学教授讨论中美关系时,经常提出这样的追问:当美国成为中国蠹虫逃避法律惩罚的天堂的时候,美国如何有效遏制这一趋势、避免成为藏污纳垢之地?

长期以来,美国未能强有力地打击包括中国在内的外国黑金的流入。首先是因为其自由经济制度,当贪官和官商利用亲属转移黑金的时候,有关部门很难监管和甄别;其次则是因为美国政治结构的制约三权分立的原则,使得立案、调查和审判无法以某种雷厉风行的方式推进。但是,我仍然向美方人士表达了此种看法:如果任由中国的腐败资金流入美国,短期之内固然会给美方带来一定的经济利益,但从长远来看,它就如同腐蚀剂一样,将危及美国的立国之本。如果美国对中国贪官和奸商的丑恶行径放任自流,还将伤害到中国的民主进程并导致中国民众对美国产生负面看法,最终对美国的国际形象造成危害。

中国的外逃资本大多流入美国,与此同时国内的金融危机愈演愈烈。经济学家何清涟认为,任何国家的大量资本外逃都会对当事国造成潜在的金融危机。资本外逃严重时,可成为导致国家破产的一股力量。她指出:资本外逃最终会造成国内政治骚乱增加,并引发全局性的金融风险。更重大的代价是在未来数十年中,国家的信用等级在国际社会中将大大下降。那些口头上声称忠党爱国的中共官僚不会关心未来的危机,他们关心的是在海外的黑金和亲属。他们如同当年的法国国王一样,只要能够花天酒地,哪管死后洪水滔天。今天的中国,专制政体、垄断权力与贪污腐败几成死结。在此背景下,假如美国能参与遏制中国资本的外流,便是馈赠给中国民众的一份厚礼,亦是中国民主化变革的绝大助力。


胡长清将美国当作救生艇

近几年来,中国大陆登记在册的外逃贪官达四千多人,实际数量当超过万人。而尚未外逃、仅仅是将妻子、子女合法送往美国居住及求学的中共官僚,更是不计其数。二流贪官选择东南亚和拉美国家藏身,一流贪官则选择美国、加拿大、欧洲和澳洲等发达国家过着神仙般的日子。仅在二零零零年,中国外逃资金就达四百八十亿美元,超过当年外商对华投资的四百零七的美元。美国是中国外逃贪官数量最多、外逃资本数额最大的国家。

在外逃资本当中,相当部分是通过子女留学这一途径流出去的。近年来,数量庞大的中国留学生成为国际教育市场追捧的香饽饽。固然大部分留学生都是普通人家的子女,父母用一辈子省吃俭用的钱来支持孩子出国留学,但不可否认,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官僚家庭的子女。如果调查中共县级以上的官员的子女的情况,可以发现出国留学的比例是普通百姓家庭的数十倍。这些干部子弟出国并不仅仅为了求学,而且还肩负着将父辈的赃款携带出国的使命。然后,他们将父辈贪污来的钱财以外资的形式,重新投资到中国来,以赚取暴利。

被绳之以法者寥寥无几。前几年被执行死刑的前江西身副省长胡长清,其案发的原因,据说是源于偶然间的一个电话。在这个打给在美国留学的儿子的越洋电话中,胡长清毫不掩饰地对儿子说:儿子,你在美国要好好经营,为我们作好准备。共产党的天下维持不了多久了,我们很快要到美国来跟你一起生活了。看来,胡长清才是真正的亲美派呢!

隔墙有耳中共国家安全部一直对党政高级干部实施全天候的电话监听。特务们将高干贪污受贿的情况一一记录在案,通常不会立即加以查证和追究。因为一旦查证和追究的话,从上到下几乎没有一个官员是清白的。这些资料一般由秘密渠道汇报到中央政治局,作为高层政治斗争的时候可资利用的材料。安全部的特务们很少听到一名副省级高官在电话中如此不加掩饰地表达对中共体制的绝望。负责人感到事态严重,于是向中央作了特别汇报。

据香港媒体报道,一次政治局开会时,江泽民特意让所有成员都来听听这段录音,听完之后立即下令对胡长清立案调查。这样,一下子查出胡长清多如牛毛的贪污受贿案件来。最后,江亲笔批示将胡长清判处死刑。胡长清固然死有余辜,但许多比他贪污数额更大的官员并未受到查处,这说明中共高层可以容忍官员的贪污腐败,而不能容忍其不忠。胡长清被处死了,他在美国留学的儿子是否归还了父亲的赃款,是否因为参与销赃而受到法律的追究?我没有看到后续的报道。

胡长清的不忠诚其实不是例外,而是一种普遍的状况。说到忠诚,中共究竟有多少忠心耿耿的干部呢?就连邓小平也是美国人的爷爷他的孙子辈中,已经有若干人具有美国国籍。中共在天安门屠杀之后,以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宣传来掩饰其意识形态的苍白。于是,反美的文宣成为中共的拿手好戏。当网络上无数的爱国愤青疯狂地咒骂美国的时候,却不知道中共的高官们早已把财产转移到了美国,他们的后代早已提前实现了美国化。被妖魔化的美帝国主义是中共高官们心中最后的救生艇。

胡长清事件仅仅显示了中国外逃资本的冰山一角。学者王军在《中国资本流出的总量和结构分析》中指出,自一九八五年以来,中国的资本外逃占外债增长的比例达百分之五十二,超过了世界十五个债务负担最沉重的国家资本外逃的平均水平。进入九十年代,外逃资本接近甚至超过了每年新增的外债额。换言之,在中国政府大量向国外举债的同时,却有超过一半的资本通过各种途径流失,也许永久性地消失在国外。英国伦敦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顾问沃尔,在一份给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研究报告中指出,从一九八九年至一九九五年间,中国资本外流的总量可能超过一千亿美元,其中约有五百亿美元未经政府批准。

中国的蠹虫们要把黑金洗白,更要把黑金洗绿像绿卡一样绿。他们深知,一旦资金流出国外,当地政府一般不会对流入的外资性刨根问底、追究来源。有的贪官在境外银行建有个人账户,他们不会让家中堆成金山银山,而是要求行贿方直接将黑钱打入此海外账号之中。一些中资公司在海外账户里非法持有的外汇,也远远高于国家外汇管理部门所掌握的数额。近年来,国内企业一度掀起对外投资热潮,一些国企的法人代表假借对外投资、合资的名义,将国有资产转移到境外,再通过各种不可告人的渠道,将其变为私人财产。各地在海外不少窗口公司,实际上就是洗钱通道。某些国有企业的海外分支机构,已经演变为国内腐败团伙的洗钱中心。近年来,许多中资外贸企业宣布破产前,资产和利润早已被转移到境外,落到私人名下。

由于天高皇帝远、缺少严格有效的监控,一些中资企业海外分支机构的敛财手段近于疯狂。据称,美国房地产业人士曾注意到一个奇特的现象:中资公司人员为了个人取得巨额回扣或其他好处,经常操纵公司以高出市场价百分之二十至百分之一百的价格在美国购置房地产或企业,甚至买进不少根本无法保值的破败房地产或濒临倒闭的企业。同时,美国期货交易的业内人士也揭露说,不少中资企业以巨资投入期货交易,是赢是输毫不在意,因为即使亏损,也能以经营亏损向中国的主管部门报账,个人则可通过期货交易人私下分得交易手续费。中国大陆的境外投资一直有碰不拢的两本账。比如,美国商务部统计的中国在美投资的企业逾一千家,中国的统计则仅为二百一十八家。数字相差如此悬殊,反映了一个基本事实:在中国的对外投资中,有大量投资处于官方正常的管理之外。


杨秀珠的西游记

在意识形态领域,中共仍然将美国看作誓不两立的帝国主义,是西方敌对势力的巢穴。然而,中共高级官员们在骨子里无不对美国文明五体投地。就连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曾庆红等中共领袖的子女,也都纷纷到美国等西方国家留学,甚至还取得了美国绿卡甚至美国国籍。这种意识形态宣传与内心评估之间的天壤之别,显示今日中国已沦为一个谎言之国。有那么多中国高官的家属长期居住在美国,即便以此而论,中共当局也不敢悍然对台湾开战、与美国为敌,更不敢像猪头将军朱成虎宣称的那样,用核武器来攻击美国西岸、让美国数百个城市化为灰烬如果那样做,中共高官不计其数的孝子贤孙们岂不一同灰飞烟灭了?

如今,中国的贪官和奸商们纷纷在案发之前走上西游之路,他们其实比谁都热爱美国,他们早已在美国筑好了安乐窝。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日,在案发前夕,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杨秀珠,携同女儿、女婿、外孙等一大家子,施施然地从上海浦东机场离境,经停新加坡到达美国。杨秀珠并非像某些国内媒体所言是仓皇逃窜,而是经过长时间的周密计划之后,镇定自若地成行的。证据之一便是,她居然能及时获得九一一之后审查极其严格的赴美签,并从容突破政法、公安系统的天罗地网,带领一家老小出境。证据之二便是,她在多年以前便在美国多个城市大肆购置房产,可谓未雨绸缪、狡兔三窟。

杨秀珠上演了一出现代版的西游记。不过,她去美国不是为了取经,而是过上资本家的幸福生活。在温州地区,杨秀珠这个名字家喻户晓,早年她是一个卖馒头的食堂职工,后来在官场上春风得意,先后担任温州市规划局长、主管城市建设的副市长等要职。案发之后,她更成为全国媒体的焦点人物,被指为浙江巨贪,涉及金额据说超过了已被处决的前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据温州市纪委的通报,已查清杨的涉案金额为二点五亿人民币,已追回四千多万元,冻结七千多万元的资金或房产。已立案查处的涉案人员中,厅级官员二人,处级以上官员十一人,科级官员七人,其中以原温州市市长陈文宪受贿案与原温州市鹿城区公安局局长王天义贪污案尤其引人注目。

杨秀珠在西方国家中唯独青睐美国。据纽约的一家华文报纸的调查显示,在纽约疑似杨秀珠房产的至少有五处。已经完全确认为杨所有的一处房产,靠近帝国大厦和时代广场,属于寸土寸金之地。杨秀珠当初购买这座楼房时,首期款支付了五十五万美元,一年的地产税是四万五千美元,由此推测这座楼房市值约为四五百万美元。在纽约曼哈顿中城,一套两室一厅的普通公寓房月租金至少两三千美元,商业店面每平方米的月租金应该在五十至八十美元左右。仅靠这一处房产,杨秀珠即可维持富豪水准的生活。该报纸调查的五处房产皆在纽约市区,而新泽西州、长岛以及华人汇聚的美国西海岸加州等地,有无她的房产,皆无从查证。有人估计,杨秀珠带入美国的钱财可能超过一亿元人民币。

杨秀珠捞钱的手段简单而粗糙,甚至是赤裸裸的。在其任职温州副市长期间,曾把原温州市动物园土地的使用权,强行批给一个原籍温州的法国商人。超过一亿元的地价,五千多万元就批了出去,好处费自然不会少。杨的弟弟、温州铁路房地产开发公司副总经理杨光荣所属的公司,更被人称为是杨秀珠的私人银行和腐败后花园。杨秀珠的发迹史与升官史几乎同步。她担任副市长和副厅长的八年间,也正是疯狂敛财的时期。这也说明中国的政治体制,乃是专门提拔贪官污吏的体制,是谁更坏谁就能获得升迁的体制。

二零零四年二月,浙江省检察机关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出了对杨秀珠的红色通缉令。二零零五年五月三十一日,杨秀珠在荷兰落网。但消息传出几小时之后,中共宣传部立即下令内地各媒体禁止报导有关杨秀珠的最新消息。迄今为止,杨秀珠仍然未能被成功引渡回国受审。杨秀珠的靠山其兄长原浙江省纪委书记、现中纪委副书记刘锡荣,不仅没有受到任何负面影响,反倒继续扶摇直上,官运亨通。按照常理推测,杨秀珠的腐败情况,作为兄长的刘锡荣不可能一无所知。自己的家庭尚不能保持清廉,刘锡荣却荣升为专门查处党内腐败的中纪委副书记,这本身就是一个颇具讽刺意味的事实。

杨秀珠在美国生活了近两年时间,美国方面并未着手对其进行调查和控制,表明美国对外逃的中国贪官缺乏足够的执法热情。近十多年以来,中国的贪官和奸商及其家人纷纷选择在美国聚居,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东西两岸的精华地区当然是首选。例如,在距曼哈顿仅一个小时车程的新泽西州爱迪森市,差不多成为华人的天下,至少有十万中国人在那里居住。那里的房屋价位节节攀升,美国人抱怨是中国人将房价拉抬起来的。在那里入住的中国新移民之中,有不少人与杨秀珠背景相似。全国首届十佳青年之一、前河南服装公司总经理潘明玉即居住于此。十年前,潘明玉卷款外逃,轰动一时。山东某副厅级官员在去年来美治病期间,曾一口气在此买下三处房产。

大部分逃亡到美国的中国贪官都逍遥法外。有的隐姓埋名,过上了比较低调的生活;有的仍然趾高气扬,常常抛头露面。近年来,中国每年引渡回国的犯罪嫌疑人大约只有五人左右,这个数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其中,便有被称为中国胃口最大的贪官的余振东。余振东在担任中银开平支行行长期间,伙同他人把四点八三亿美元转移到国外,并于二零零一年十月出逃至美国。二零零五年四月,余振东被美国联邦调查局执法人员移交给中国司法部门,成为中国签署《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和《中美关于刑事司法协助协定》后首名被缉拿回国的贪官。可惜的是,像余振东这样的、西游记戛然而止的贪官,少之又少,根本不足以震慑更多的后来者。


小皇帝的留学生涯

根据美国国务院的资料显示,外国涉及贪污弊案的高层官员想要到美国,一般而言有所谓的三部曲:第一步是先将配偶和子女透过留学、移民或做生意的方式先送到美国,第二步是透过各种途径将贪污的赃款转移到美国购屋、置产或投资,第三步则是本人发现情势不妙,也跟着到美国。据估计,每年中国大陆教育资本的流失至少在一百亿以上。美国有许多来自中国的身份特殊的留学生(尤其是小小留学生),刚来美国不久,就能住上一套豪华别墅;没过上几天,又能开上一辆高级跑车。他们的钱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

这些花钱如流水的新一代留学生的父母,除了少部分是私营企业老板、外资企业的高级白领之外,大部分都是政府的高级官员和大中型国企的主管。美国教育基金会的一位人士透露,如今在美至少有超过六万的中国留学生。其中,小皇帝们的比例逐渐升高。一二十年前中共高官的子女留学美国,尚且比较低调,如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胡锦涛的女儿胡海青、温家宝的儿子温云松等人,他们一般都是化名来到美国学习,老老实实地完成了学业之后,先在美国公司任职,然后再回国创业,数年后才成为亿万富豪;而如今赴美留学的中共官员的子女,年龄越来越小,个性也越来越飞扬跋扈,毫不顾忌舆论的负面看法,他们夸张的言行举止,便是好莱坞明星也要刮目相看。

这些小小留学生,大部分根本无心向学,无心上进。他们通常是耗费巨款,联系一家美国的垃圾学校,通过该学校办理好在美国居住的各种文件,便在美国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了。美国一家华文媒体曾质疑说:现在从中国大陆来的一些年轻学子,几天就换一部车,一会儿是宝马,一会儿是奔驰,难道中国真的暴富起来了吗?这一现象也让当年的留学生感慨万千,电影演员陈冲回忆说:一九八一年,我来美国时日子过得可苦了,一点经济基础都没有。当时兜里没有钱,只能靠在餐馆打工赚点小费,一个小时才挣五美元。这些话让那些背景显赫的小留学生听来,简直就像是天方夜谭。近年来,出洋留学的官商子弟,年龄日趋低龄化。由于许多青少年缺乏生活自理能力,到了自由世界之后不久,便逃学、淫乱、吸毒乃至参与黑社会,既扰乱了当地的社会治安,也败坏了华人在美国的形象。

这些一眼便可以看出来头不凡的富家子弟,也成为中美两国航线上的常客。一位中央媒体的驻美记者这样描述道:在美国西海岸最大的航空港洛杉矶机场,往返于中美之间的飞机最为繁忙。源源不断的留学生,再也不是二十年前那种囊中羞涩、手里攥着几十美金不敢花的寒酸样了。他们出手大方,大方得令许多美国人都另眼相看。坐头等舱的公子小姐比比皆是,他们携带大量行李,许多都是昂贵的奢侈品。这群消费能力超群的小皇帝们,甚至还带动了美国中餐馆的业务。一位纽约中餐馆的老板感叹说,在我们这里饕餮山珍海味的贵族学生简直多如潮水。而美国大城市富人区的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豪宅,一些看似孤儿寡母的华人,竟能一次性地完成现金交易。这使只能靠三十年分期付款,甚至要付出一辈子心血的美国邻居简直看傻了眼。这帮买豪宅、开大奔和林肯的中国小留学生,美国媒体将他们与阿拉伯石油国家的王公们相提并论。

二零零四年,深圳市副书记、秘书长李意珍以政令方式强迫全市学生观看其女儿主演的影片《时差七小时》,如此明目张胆地以权谋私,引起舆论大哗。经过有关部门调查,发现这名在市长公主的账户上,居然有近千万的巨额财产。当被问及财产从何而来时,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傲慢地宣称:这是父母做生意赚来钱,他们难道不可以给我的零用钱吗?据国内媒体报道,李意珍的女儿李倩妮(妞妞)自一九九五年九月开始赴英国和美国留学,共留学海外近九年,仅计算必须的支出,费用大约为二百万元人民币左右。按照其父亲作为公务员的收入,根本不可能支付这笔巨款。这笔巨款从何而来,不言而喻。

事实上,妞妞早在十几岁时就拥有了数百万元的资产。一九九三年,妞妞尚是个十四岁中学生,竟能出资三百五十万元在深圳注册成立专事留学中介的深圳市仁和海外投资服务有限公司。一九九六年,妞妞是个十七岁的留学英国的中学生,又出资二百六十九万元在深圳注册成立深圳市梦想隧道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时差七小时》就是该公司拍摄的。一九九七年,她又出资一百五十万元成为深圳市披克电子有限公司的股东。仅三家公司,其注册资本就达七百六十九万元,还不包括营运资本。当这些黑幕都被揭示出来之后,李意珍的官位岿然不动,李倩妮仍然逍遥自在。直到二零零七年,李意珍才被免去副书记一职,却仍然担任常委。李意珍的后台是前深圳市委书记、广东人大主任黄丽满,黄与江泽民关系密切。所以,除非胡锦涛要拿黄丽满开刀,否则李意珍不会成为阶下囚。

可以想象,李倩妮在美国留学的时候有多牛。中国的小皇帝们个个腰包鼓鼓,现金充沛。令人费解的是,一方面中国对外汇限额相当严格,另一方面中国留学生在美国进行巨额现金交易,动辄就是上百万美元。这些钱是如何流出国门的呢?有内部人士透露说:根本用不着从中国往外汇钱。中国地方政府部门从国外进行采购时,要职领导可以通过暗箱操作得到巨额回扣。这些回扣不转到中国,由美方存入美国银行,或转换成房子等不动产。更聪明的做法是,不沾钱,直接以安排子女留学美国等方式作为交易。他们住豪宅、开大奔,你想钱从哪来?可以说,每一个在美国挥金如土的小皇帝背后,都是一个庞大的、邪恶而黑暗的官僚家族,以及千千万万权利被侵害的工农大众的斑斑血泪。

单纯的西方人一般不会太多注意这些未成年人或刚刚成年的青年人,这也成为贪官的父母们精心安排小皇帝赴美留学的重要原因。美方要想根治来自中国的黑金,要遏制那些与中国有生意来往的美国公司的腐败行为,不妨以这些从中国来美国的小皇帝为突破口。美国立法机构可以用立法的形式,授予行政和司法部门更大的权力,对中国的小皇帝们展开调查和取证。这样,也许可以顺藤摸瓜,查出小皇帝背后的蠹虫父母来。


美国不能成为中国贪官的后花园

近年来,有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意识到,外国(尤其是中国)贪官污吏们的脏钱流入美国,对美国弊大于利。美国过去经常被认为是外国贪官的避难天堂,但布什政府近年来加强全球反贪腐的国家战略,布什总统在二零零四年一月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禁止因为贪腐行为而受益的外国高层官员及其配偶子女进入美国境内。布什总统多次在国际场合痛批外国政府高层官员贪污是所谓的强盗政治。据称,美国国务院手中握有一份外国贪官的秘密黑名单,包括前印尼总统苏哈托、前秘鲁总统藤森等多位卸任的国家领导人和高层官员都名列其中;而根据美国媒体报导,至今已有超过二百五十多名外国贪官被美国政府取消签证。

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政府已经制定了一项庞大的计划,没收涉嫌贪污腐败的外国高官经由洗钱渠道进入美国的财产,其中被判入狱的尼加拉瓜前总统成为这项新计划的第一个目标。目前,由美国多个政府机构联合成立的特别调查小组正在对六个拉美国家的九名贪官的洗钱指控进行调查。反洗钱行动是美国政府净化国内经济秩序的铁腕行动。一名介入调查贪官洗钱案件的官员声称:如果我们能帮助一个国家保持稳定的话,那么我们当然愿意干。我们最不愿意让腐败的政府官员影响一个国家的稳定,因为他们制造的金融和社会危机直接损害了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国已经开始检讨此前对中国贪官和奸商的绥靖政策,当中国国内的反腐运动由于政治体制改革迟缓而陷入困顿之时,国际反腐有可能对中国贪官和奸商造成釜底抽薪之势。

最早发现美国政府将对外国贪官们转移到美国境内的财产进行调查的,不是媒体,而是办案经验丰富的前检察官、反洗钱网站负责人因特里奥加。近日,其主办的反洗钱网站刊出了一篇报道:本网站透过可靠的消息渠道获知,美国国土安全部的移民归化局、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联手成立了一个神秘的联合调查小组。该小组的成立准会令那些通过洗钱的方式将贪污受贿所得的不义之财转移到美国的外国贪官、以及他们在美国的亲人和朋友们感到惊恐不安。因为这个联合小组的任务是迅速摸清美国境内外国贪官投资金融机构、不动产和商业的具体情况,一经核实,立即将其没收!

美国正在采取更加主动逼人的新战略,追究境内源于外国的脏钱。这些脏钱的用处各有不同,有的是阿拉伯石油大亨用于资助国际恐怖活动的,有的则仅仅是中国蠹虫们用以在美国安居乐业的,还有的还进入色情、赌博、走私等利润巨大的行业。昔日,这些脏钱在美国宽松的自由经济环境下畅通无阻。九一一之后,美国政府拥有了更大的权力,调查来源不明的国际资本,将执法目标扩展到在美国拥有黑钱的世界各国的贪官和奸商,并在金融界设立专门的调查机构。反洗钱网站负责人因特里奥加认为,调查美国人与外国腐败官员的关系,并对外国腐败官员流入美国的财产动真格的,是一大进步。他指出:我们应该像打击毒品走私、恐怖主义和武器走私那样打击外国贪官污吏们在美国的不义财产。

专制国家的官僚们所贪污的民脂民膏,首先选择存入保密性高的瑞士银行,其次便是偷偷转移到美国。然而,美国并没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美国政府知道,这也是向独裁政权施加压力的武器。日前,缅甸民主运动风起云涌,军政权悍然以武力镇压,数十名僧侣和平民死难。美国总统布什在联合国发表演讲,谴责缅甸军政权的镇压行动,宣布美国对缅甸施行更加严厉的经济制裁。其中重要的手段便是,美国政府冻结缅甸军人政府最高实权者、国防部长丹瑞等十四名最高层官员在美国国内的资产,下令禁止给予缅甸军政权高官及其亲属赴美签证,并禁止美国国内的金融机构和企业与之进行交易。这样的措施以后可以逐步在包括中国在内的专制国家的贪官污吏的身上实施。

美国绝对不能成为中国贪官的后花园。来自中国的黑金在美国流动,如果单纯是贪官及其家人花天酒地,尚不足以危机美国的国家安全;尤其可怕的是,许多脏钱逐渐渗透到美国的政治运作当中,近期受到全美新闻媒体关注的民主党金主徐咏芫案,即是一个典型案例。作为民主党参议员希拉里的总统竞选活动的华人捐款人,徐和一个航空界大人物、罗拉太空通信公司的总裁有紧密关系,而这个大人物被指责在克林顿政府时期将导弹机密转移给北京,把自己的商业利益置于美国国家安全之上。徐被美国媒体形容为第二个钟育翰钟育翰在一九九六年竞选中是白宫的常客,曾经五十七次进入白宫,捐献了大笔政治献金。据调查,钟的许多钱都是来自于中共军头刘华清的女儿刘超英任职的、有军方背景的公司。徐日前已经落网,他背后的秘密正在被揭开。

美国人终于发现身边有一颗可怕的毒瘤。美国的有关部门即将行动起来,对居留在美国的中国蠹虫们展开调查来自中国的外逃资本,其数额远非几个拉美和非洲小国所能比拟。当然,要调查出这些来自中国的脏钱的来龙去脉,比调查拉美和非洲小国的脏钱更加困难。因为中国的贪官和奸商们更加谨慎、更加聪明,竭尽全力让每一笔不义之财都漂白,以逃避美国法律的制裁。中国的贪官和家属们的脏钱,一部分投入到房地产、走私(包括人口走私)、色情业、赌博等暴利行业,这些有害的投资,不仅扰乱了美国的经济秩序,而且败坏了美国的社会风气。这些中共半截子的经济自由化政策的既得利益群体,早早地逃到美国享受其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他们一边挥霍着从国内榨取来的百姓的血汗钱,一边赞美中共的专制制度并辱骂美国的种族歧视和霸权主义。他们像萨斯病毒一样,在美国这片净土上孳生和泛滥。

粉碎中国蠹虫们一厢情愿的美国梦,既是美国内政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也是美国人权外交政策的关键环节。美国政府理应以更严厉的手段调查和处理来自中国的黑钱,打击来自大洋彼岸的、腰缠十万贯的投资商及其家属,因为他们永远不会成为遵纪守法的美国公民,他们永远不会认同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美国驻华使馆在发放签证的时候,可以对中共高官及其直系亲属实施更为严格的限制;美国执法部门在这些贪官及其家属抵达美国之后,亦应当对其行动展开严密监控。等到正义之剑高悬起来的那一天,那些生活在美国这片自由的土地上的中国贪官及其家属们,便会像在中国国内一样睡不好觉了;而他们被遣返或引渡会中国接收审判的日子,也并非遥遥无期。







粉碎中国蠹虫们一厢情愿的美国梦,既是美国内政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也是美国人权外交政策的关键环节。



最近几年我在美国访问时,发现若干大城市都有聚居着大群中国贪官、奸商及其家属的华裔富人区(有的地方还被戏称为二奶街)。此一景象从东岸一直延伸到西岸,从一个侧面显示出中国政治经济体系的严重腐败和资本外流数额的巨大。我在与美国行政和立法机构中负责处理中国问题的官员以及智库学者、媒体主管、大学教授讨论中美关系时,经常提出这样的追问:当美国成为中国蠹虫逃避法律惩罚的天堂的时候,美国如何有效遏制这一趋势、避免成为藏污纳垢之地?

长期以来,美国未能强有力地打击包括中国在内的外国黑金的流入。首先是因为其自由经济制度,当贪官和官商利用亲属转移黑金的时候,有关部门很难监管和甄别;其次则是因为美国政治结构的制约三权分立的原则,使得立案、调查和审判无法以某种雷厉风行的方式推进。但是,我仍然向美方人士表达了此种看法:如果任由中国的腐败资金流入美国,短期之内固然会给美方带来一定的经济利益,但从长远来看,它就如同腐蚀剂一样,将危及美国的立国之本。如果美国对中国贪官和奸商的丑恶行径放任自流,还将伤害到中国的民主进程并导致中国民众对美国产生负面看法,最终对美国的国际形象造成危害。

中国的外逃资本大多流入美国,与此同时国内的金融危机愈演愈烈。经济学家何清涟认为,任何国家的大量资本外逃都会对当事国造成潜在的金融危机。资本外逃严重时,可成为导致国家破产的一股力量。她指出:资本外逃最终会造成国内政治骚乱增加,并引发全局性的金融风险。更重大的代价是在未来数十年中,国家的信用等级在国际社会中将大大下降。那些口头上声称忠党爱国的中共官僚不会关心未来的危机,他们关心的是在海外的黑金和亲属。他们如同当年的法国国王一样,只要能够花天酒地,哪管死后洪水滔天。今天的中国,专制政体、垄断权力与贪污腐败几成死结。在此背景下,假如美国能参与遏制中国资本的外流,便是馈赠给中国民众的一份厚礼,亦是中国民主化变革的绝大助力。


胡长清将美国当作救生艇

近几年来,中国大陆登记在册的外逃贪官达四千多人,实际数量当超过万人。而尚未外逃、仅仅是将妻子、子女合法送往美国居住及求学的中共官僚,更是不计其数。二流贪官选择东南亚和拉美国家藏身,一流贪官则选择美国、加拿大、欧洲和澳洲等发达国家过着神仙般的日子。仅在二零零零年,中国外逃资金就达四百八十亿美元,超过当年外商对华投资的四百零七的美元。美国是中国外逃贪官数量最多、外逃资本数额最大的国家。

在外逃资本当中,相当部分是通过子女留学这一途径流出去的。近年来,数量庞大的中国留学生成为国际教育市场追捧的香饽饽。固然大部分留学生都是普通人家的子女,父母用一辈子省吃俭用的钱来支持孩子出国留学,但不可否认,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官僚家庭的子女。如果调查中共县级以上的官员的子女的情况,可以发现出国留学的比例是普通百姓家庭的数十倍。这些干部子弟出国并不仅仅为了求学,而且还肩负着将父辈的赃款携带出国的使命。然后,他们将父辈贪污来的钱财以外资的形式,重新投资到中国来,以赚取暴利。

被绳之以法者寥寥无几。前几年被执行死刑的前江西身副省长胡长清,其案发的原因,据说是源于偶然间的一个电话。在这个打给在美国留学的儿子的越洋电话中,胡长清毫不掩饰地对儿子说:儿子,你在美国要好好经营,为我们作好准备。共产党的天下维持不了多久了,我们很快要到美国来跟你一起生活了。看来,胡长清才是真正的亲美派呢!

隔墙有耳中共国家安全部一直对党政高级干部实施全天候的电话监听。特务们将高干贪污受贿的情况一一记录在案,通常不会立即加以查证和追究。因为一旦查证和追究的话,从上到下几乎没有一个官员是清白的。这些资料一般由秘密渠道汇报到中央政治局,作为高层政治斗争的时候可资利用的材料。安全部的特务们很少听到一名副省级高官在电话中如此不加掩饰地表达对中共体制的绝望。负责人感到事态严重,于是向中央作了特别汇报。

据香港媒体报道,一次政治局开会时,江泽民特意让所有成员都来听听这段录音,听完之后立即下令对胡长清立案调查。这样,一下子查出胡长清多如牛毛的贪污受贿案件来。最后,江亲笔批示将胡长清判处死刑。胡长清固然死有余辜,但许多比他贪污数额更大的官员并未受到查处,这说明中共高层可以容忍官员的贪污腐败,而不能容忍其不忠。胡长清被处死了,他在美国留学的儿子是否归还了父亲的赃款,是否因为参与销赃而受到法律的追究?我没有看到后续的报道。

胡长清的不忠诚其实不是例外,而是一种普遍的状况。说到忠诚,中共究竟有多少忠心耿耿的干部呢?就连邓小平也是美国人的爷爷他的孙子辈中,已经有若干人具有美国国籍。中共在天安门屠杀之后,以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宣传来掩饰其意识形态的苍白。于是,反美的文宣成为中共的拿手好戏。当网络上无数的爱国愤青疯狂地咒骂美国的时候,却不知道中共的高官们早已把财产转移到了美国,他们的后代早已提前实现了美国化。被妖魔化的美帝国主义是中共高官们心中最后的救生艇。

胡长清事件仅仅显示了中国外逃资本的冰山一角。学者王军在《中国资本流出的总量和结构分析》中指出,自一九八五年以来,中国的资本外逃占外债增长的比例达百分之五十二,超过了世界十五个债务负担最沉重的国家资本外逃的平均水平。进入九十年代,外逃资本接近甚至超过了每年新增的外债额。换言之,在中国政府大量向国外举债的同时,却有超过一半的资本通过各种途径流失,也许永久性地消失在国外。英国伦敦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顾问沃尔,在一份给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研究报告中指出,从一九八九年至一九九五年间,中国资本外流的总量可能超过一千亿美元,其中约有五百亿美元未经政府批准。

中国的蠹虫们要把黑金洗白,更要把黑金洗绿像绿卡一样绿。他们深知,一旦资金流出国外,当地政府一般不会对流入的外资性刨根问底、追究来源。有的贪官在境外银行建有个人账户,他们不会让家中堆成金山银山,而是要求行贿方直接将黑钱打入此海外账号之中。一些中资公司在海外账户里非法持有的外汇,也远远高于国家外汇管理部门所掌握的数额。近年来,国内企业一度掀起对外投资热潮,一些国企的法人代表假借对外投资、合资的名义,将国有资产转移到境外,再通过各种不可告人的渠道,将其变为私人财产。各地在海外不少窗口公司,实际上就是洗钱通道。某些国有企业的海外分支机构,已经演变为国内腐败团伙的洗钱中心。近年来,许多中资外贸企业宣布破产前,资产和利润早已被转移到境外,落到私人名下。

由于天高皇帝远、缺少严格有效的监控,一些中资企业海外分支机构的敛财手段近于疯狂。据称,美国房地产业人士曾注意到一个奇特的现象:中资公司人员为了个人取得巨额回扣或其他好处,经常操纵公司以高出市场价百分之二十至百分之一百的价格在美国购置房地产或企业,甚至买进不少根本无法保值的破败房地产或濒临倒闭的企业。同时,美国期货交易的业内人士也揭露说,不少中资企业以巨资投入期货交易,是赢是输毫不在意,因为即使亏损,也能以经营亏损向中国的主管部门报账,个人则可通过期货交易人私下分得交易手续费。中国大陆的境外投资一直有碰不拢的两本账。比如,美国商务部统计的中国在美投资的企业逾一千家,中国的统计则仅为二百一十八家。数字相差如此悬殊,反映了一个基本事实:在中国的对外投资中,有大量投资处于官方正常的管理之外。


杨秀珠的西游记

在意识形态领域,中共仍然将美国看作誓不两立的帝国主义,是西方敌对势力的巢穴。然而,中共高级官员们在骨子里无不对美国文明五体投地。就连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曾庆红等中共领袖的子女,也都纷纷到美国等西方国家留学,甚至还取得了美国绿卡甚至美国国籍。这种意识形态宣传与内心评估之间的天壤之别,显示今日中国已沦为一个谎言之国。有那么多中国高官的家属长期居住在美国,即便以此而论,中共当局也不敢悍然对台湾开战、与美国为敌,更不敢像猪头将军朱成虎宣称的那样,用核武器来攻击美国西岸、让美国数百个城市化为灰烬如果那样做,中共高官不计其数的孝子贤孙们岂不一同灰飞烟灭了?

如今,中国的贪官和奸商们纷纷在案发之前走上西游之路,他们其实比谁都热爱美国,他们早已在美国筑好了安乐窝。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日,在案发前夕,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杨秀珠,携同女儿、女婿、外孙等一大家子,施施然地从上海浦东机场离境,经停新加坡到达美国。杨秀珠并非像某些国内媒体所言是仓皇逃窜,而是经过长时间的周密计划之后,镇定自若地成行的。证据之一便是,她居然能及时获得九一一之后审查极其严格的赴美签,并从容突破政法、公安系统的天罗地网,带领一家老小出境。证据之二便是,她在多年以前便在美国多个城市大肆购置房产,可谓未雨绸缪、狡兔三窟。

杨秀珠上演了一出现代版的西游记。不过,她去美国不是为了取经,而是过上资本家的幸福生活。在温州地区,杨秀珠这个名字家喻户晓,早年她是一个卖馒头的食堂职工,后来在官场上春风得意,先后担任温州市规划局长、主管城市建设的副市长等要职。案发之后,她更成为全国媒体的焦点人物,被指为浙江巨贪,涉及金额据说超过了已被处决的前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据温州市纪委的通报,已查清杨的涉案金额为二点五亿人民币,已追回四千多万元,冻结七千多万元的资金或房产。已立案查处的涉案人员中,厅级官员二人,处级以上官员十一人,科级官员七人,其中以原温州市市长陈文宪受贿案与原温州市鹿城区公安局局长王天义贪污案尤其引人注目。

杨秀珠在西方国家中唯独青睐美国。据纽约的一家华文报纸的调查显示,在纽约疑似杨秀珠房产的至少有五处。已经完全确认为杨所有的一处房产,靠近帝国大厦和时代广场,属于寸土寸金之地。杨秀珠当初购买这座楼房时,首期款支付了五十五万美元,一年的地产税是四万五千美元,由此推测这座楼房市值约为四五百万美元。在纽约曼哈顿中城,一套两室一厅的普通公寓房月租金至少两三千美元,商业店面每平方米的月租金应该在五十至八十美元左右。仅靠这一处房产,杨秀珠即可维持富豪水准的生活。该报纸调查的五处房产皆在纽约市区,而新泽西州、长岛以及华人汇聚的美国西海岸加州等地,有无她的房产,皆无从查证。有人估计,杨秀珠带入美国的钱财可能超过一亿元人民币。

杨秀珠捞钱的手段简单而粗糙,甚至是赤裸裸的。在其任职温州副市长期间,曾把原温州市动物园土地的使用权,强行批给一个原籍温州的法国商人。超过一亿元的地价,五千多万元就批了出去,好处费自然不会少。杨的弟弟、温州铁路房地产开发公司副总经理杨光荣所属的公司,更被人称为是杨秀珠的私人银行和腐败后花园。杨秀珠的发迹史与升官史几乎同步。她担任副市长和副厅长的八年间,也正是疯狂敛财的时期。这也说明中国的政治体制,乃是专门提拔贪官污吏的体制,是谁更坏谁就能获得升迁的体制。

二零零四年二月,浙江省检察机关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出了对杨秀珠的红色通缉令。二零零五年五月三十一日,杨秀珠在荷兰落网。但消息传出几小时之后,中共宣传部立即下令内地各媒体禁止报导有关杨秀珠的最新消息。迄今为止,杨秀珠仍然未能被成功引渡回国受审。杨秀珠的靠山其兄长原浙江省纪委书记、现中纪委副书记刘锡荣,不仅没有受到任何负面影响,反倒继续扶摇直上,官运亨通。按照常理推测,杨秀珠的腐败情况,作为兄长的刘锡荣不可能一无所知。自己的家庭尚不能保持清廉,刘锡荣却荣升为专门查处党内腐败的中纪委副书记,这本身就是一个颇具讽刺意味的事实。

杨秀珠在美国生活了近两年时间,美国方面并未着手对其进行调查和控制,表明美国对外逃的中国贪官缺乏足够的执法热情。近十多年以来,中国的贪官和奸商及其家人纷纷选择在美国聚居,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东西两岸的精华地区当然是首选。例如,在距曼哈顿仅一个小时车程的新泽西州爱迪森市,差不多成为华人的天下,至少有十万中国人在那里居住。那里的房屋价位节节攀升,美国人抱怨是中国人将房价拉抬起来的。在那里入住的中国新移民之中,有不少人与杨秀珠背景相似。全国首届十佳青年之一、前河南服装公司总经理潘明玉即居住于此。十年前,潘明玉卷款外逃,轰动一时。山东某副厅级官员在去年来美治病期间,曾一口气在此买下三处房产。

大部分逃亡到美国的中国贪官都逍遥法外。有的隐姓埋名,过上了比较低调的生活;有的仍然趾高气扬,常常抛头露面。近年来,中国每年引渡回国的犯罪嫌疑人大约只有五人左右,这个数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其中,便有被称为中国胃口最大的贪官的余振东。余振东在担任中银开平支行行长期间,伙同他人把四点八三亿美元转移到国外,并于二零零一年十月出逃至美国。二零零五年四月,余振东被美国联邦调查局执法人员移交给中国司法部门,成为中国签署《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和《中美关于刑事司法协助协定》后首名被缉拿回国的贪官。可惜的是,像余振东这样的、西游记戛然而止的贪官,少之又少,根本不足以震慑更多的后来者。


小皇帝的留学生涯

根据美国国务院的资料显示,外国涉及贪污弊案的高层官员想要到美国,一般而言有所谓的三部曲:第一步是先将配偶和子女透过留学、移民或做生意的方式先送到美国,第二步是透过各种途径将贪污的赃款转移到美国购屋、置产或投资,第三步则是本人发现情势不妙,也跟着到美国。据估计,每年中国大陆教育资本的流失至少在一百亿以上。美国有许多来自中国的身份特殊的留学生(尤其是小小留学生),刚来美国不久,就能住上一套豪华别墅;没过上几天,又能开上一辆高级跑车。他们的钱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

这些花钱如流水的新一代留学生的父母,除了少部分是私营企业老板、外资企业的高级白领之外,大部分都是政府的高级官员和大中型国企的主管。美国教育基金会的一位人士透露,如今在美至少有超过六万的中国留学生。其中,小皇帝们的比例逐渐升高。一二十年前中共高官的子女留学美国,尚且比较低调,如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胡锦涛的女儿胡海青、温家宝的儿子温云松等人,他们一般都是化名来到美国学习,老老实实地完成了学业之后,先在美国公司任职,然后再回国创业,数年后才成为亿万富豪;而如今赴美留学的中共官员的子女,年龄越来越小,个性也越来越飞扬跋扈,毫不顾忌舆论的负面看法,他们夸张的言行举止,便是好莱坞明星也要刮目相看。

这些小小留学生,大部分根本无心向学,无心上进。他们通常是耗费巨款,联系一家美国的垃圾学校,通过该学校办理好在美国居住的各种文件,便在美国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了。美国一家华文媒体曾质疑说:现在从中国大陆来的一些年轻学子,几天就换一部车,一会儿是宝马,一会儿是奔驰,难道中国真的暴富起来了吗?这一现象也让当年的留学生感慨万千,电影演员陈冲回忆说:一九八一年,我来美国时日子过得可苦了,一点经济基础都没有。当时兜里没有钱,只能靠在餐馆打工赚点小费,一个小时才挣五美元。这些话让那些背景显赫的小留学生听来,简直就像是天方夜谭。近年来,出洋留学的官商子弟,年龄日趋低龄化。由于许多青少年缺乏生活自理能力,到了自由世界之后不久,便逃学、淫乱、吸毒乃至参与黑社会,既扰乱了当地的社会治安,也败坏了华人在美国的形象。

这些一眼便可以看出来头不凡的富家子弟,也成为中美两国航线上的常客。一位中央媒体的驻美记者这样描述道:在美国西海岸最大的航空港洛杉矶机场,往返于中美之间的飞机最为繁忙。源源不断的留学生,再也不是二十年前那种囊中羞涩、手里攥着几十美金不敢花的寒酸样了。他们出手大方,大方得令许多美国人都另眼相看。坐头等舱的公子小姐比比皆是,他们携带大量行李,许多都是昂贵的奢侈品。这群消费能力超群的小皇帝们,甚至还带动了美国中餐馆的业务。一位纽约中餐馆的老板感叹说,在我们这里饕餮山珍海味的贵族学生简直多如潮水。而美国大城市富人区的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豪宅,一些看似孤儿寡母的华人,竟能一次性地完成现金交易。这使只能靠三十年分期付款,甚至要付出一辈子心血的美国邻居简直看傻了眼。这帮买豪宅、开大奔和林肯的中国小留学生,美国媒体将他们与阿拉伯石油国家的王公们相提并论。

二零零四年,深圳市副书记、秘书长李意珍以政令方式强迫全市学生观看其女儿主演的影片《时差七小时》,如此明目张胆地以权谋私,引起舆论大哗。经过有关部门调查,发现这名在市长公主的账户上,居然有近千万的巨额财产。当被问及财产从何而来时,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傲慢地宣称:这是父母做生意赚来钱,他们难道不可以给我的零用钱吗?据国内媒体报道,李意珍的女儿李倩妮(妞妞)自一九九五年九月开始赴英国和美国留学,共留学海外近九年,仅计算必须的支出,费用大约为二百万元人民币左右。按照其父亲作为公务员的收入,根本不可能支付这笔巨款。这笔巨款从何而来,不言而喻。

事实上,妞妞早在十几岁时就拥有了数百万元的资产。一九九三年,妞妞尚是个十四岁中学生,竟能出资三百五十万元在深圳注册成立专事留学中介的深圳市仁和海外投资服务有限公司。一九九六年,妞妞是个十七岁的留学英国的中学生,又出资二百六十九万元在深圳注册成立深圳市梦想隧道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时差七小时》就是该公司拍摄的。一九九七年,她又出资一百五十万元成为深圳市披克电子有限公司的股东。仅三家公司,其注册资本就达七百六十九万元,还不包括营运资本。当这些黑幕都被揭示出来之后,李意珍的官位岿然不动,李倩妮仍然逍遥自在。直到二零零七年,李意珍才被免去副书记一职,却仍然担任常委。李意珍的后台是前深圳市委书记、广东人大主任黄丽满,黄与江泽民关系密切。所以,除非胡锦涛要拿黄丽满开刀,否则李意珍不会成为阶下囚。

可以想象,李倩妮在美国留学的时候有多牛。中国的小皇帝们个个腰包鼓鼓,现金充沛。令人费解的是,一方面中国对外汇限额相当严格,另一方面中国留学生在美国进行巨额现金交易,动辄就是上百万美元。这些钱是如何流出国门的呢?有内部人士透露说:根本用不着从中国往外汇钱。中国地方政府部门从国外进行采购时,要职领导可以通过暗箱操作得到巨额回扣。这些回扣不转到中国,由美方存入美国银行,或转换成房子等不动产。更聪明的做法是,不沾钱,直接以安排子女留学美国等方式作为交易。他们住豪宅、开大奔,你想钱从哪来?可以说,每一个在美国挥金如土的小皇帝背后,都是一个庞大的、邪恶而黑暗的官僚家族,以及千千万万权利被侵害的工农大众的斑斑血泪。

单纯的西方人一般不会太多注意这些未成年人或刚刚成年的青年人,这也成为贪官的父母们精心安排小皇帝赴美留学的重要原因。美方要想根治来自中国的黑金,要遏制那些与中国有生意来往的美国公司的腐败行为,不妨以这些从中国来美国的小皇帝为突破口。美国立法机构可以用立法的形式,授予行政和司法部门更大的权力,对中国的小皇帝们展开调查和取证。这样,也许可以顺藤摸瓜,查出小皇帝背后的蠹虫父母来。


美国不能成为中国贪官的后花园

近年来,有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意识到,外国(尤其是中国)贪官污吏们的脏钱流入美国,对美国弊大于利。美国过去经常被认为是外国贪官的避难天堂,但布什政府近年来加强全球反贪腐的国家战略,布什总统在二零零四年一月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禁止因为贪腐行为而受益的外国高层官员及其配偶子女进入美国境内。布什总统多次在国际场合痛批外国政府高层官员贪污是所谓的强盗政治。据称,美国国务院手中握有一份外国贪官的秘密黑名单,包括前印尼总统苏哈托、前秘鲁总统藤森等多位卸任的国家领导人和高层官员都名列其中;而根据美国媒体报导,至今已有超过二百五十多名外国贪官被美国政府取消签证。

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政府已经制定了一项庞大的计划,没收涉嫌贪污腐败的外国高官经由洗钱渠道进入美国的财产,其中被判入狱的尼加拉瓜前总统成为这项新计划的第一个目标。目前,由美国多个政府机构联合成立的特别调查小组正在对六个拉美国家的九名贪官的洗钱指控进行调查。反洗钱行动是美国政府净化国内经济秩序的铁腕行动。一名介入调查贪官洗钱案件的官员声称:如果我们能帮助一个国家保持稳定的话,那么我们当然愿意干。我们最不愿意让腐败的政府官员影响一个国家的稳定,因为他们制造的金融和社会危机直接损害了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国已经开始检讨此前对中国贪官和奸商的绥靖政策,当中国国内的反腐运动由于政治体制改革迟缓而陷入困顿之时,国际反腐有可能对中国贪官和奸商造成釜底抽薪之势。

最早发现美国政府将对外国贪官们转移到美国境内的财产进行调查的,不是媒体,而是办案经验丰富的前检察官、反洗钱网站负责人因特里奥加。近日,其主办的反洗钱网站刊出了一篇报道:本网站透过可靠的消息渠道获知,美国国土安全部的移民归化局、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联手成立了一个神秘的联合调查小组。该小组的成立准会令那些通过洗钱的方式将贪污受贿所得的不义之财转移到美国的外国贪官、以及他们在美国的亲人和朋友们感到惊恐不安。因为这个联合小组的任务是迅速摸清美国境内外国贪官投资金融机构、不动产和商业的具体情况,一经核实,立即将其没收!

美国正在采取更加主动逼人的新战略,追究境内源于外国的脏钱。这些脏钱的用处各有不同,有的是阿拉伯石油大亨用于资助国际恐怖活动的,有的则仅仅是中国蠹虫们用以在美国安居乐业的,还有的还进入色情、赌博、走私等利润巨大的行业。昔日,这些脏钱在美国宽松的自由经济环境下畅通无阻。九一一之后,美国政府拥有了更大的权力,调查来源不明的国际资本,将执法目标扩展到在美国拥有黑钱的世界各国的贪官和奸商,并在金融界设立专门的调查机构。反洗钱网站负责人因特里奥加认为,调查美国人与外国腐败官员的关系,并对外国腐败官员流入美国的财产动真格的,是一大进步。他指出:我们应该像打击毒品走私、恐怖主义和武器走私那样打击外国贪官污吏们在美国的不义财产。

专制国家的官僚们所贪污的民脂民膏,首先选择存入保密性高的瑞士银行,其次便是偷偷转移到美国。然而,美国并没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美国政府知道,这也是向独裁政权施加压力的武器。日前,缅甸民主运动风起云涌,军政权悍然以武力镇压,数十名僧侣和平民死难。美国总统布什在联合国发表演讲,谴责缅甸军政权的镇压行动,宣布美国对缅甸施行更加严厉的经济制裁。其中重要的手段便是,美国政府冻结缅甸军人政府最高实权者、国防部长丹瑞等十四名最高层官员在美国国内的资产,下令禁止给予缅甸军政权高官及其亲属赴美签证,并禁止美国国内的金融机构和企业与之进行交易。这样的措施以后可以逐步在包括中国在内的专制国家的贪官污吏的身上实施。

美国绝对不能成为中国贪官的后花园。来自中国的黑金在美国流动,如果单纯是贪官及其家人花天酒地,尚不足以危机美国的国家安全;尤其可怕的是,许多脏钱逐渐渗透到美国的政治运作当中,近期受到全美新闻媒体关注的民主党金主徐咏芫案,即是一个典型案例。作为民主党参议员希拉里的总统竞选活动的华人捐款人,徐和一个航空界大人物、罗拉太空通信公司的总裁有紧密关系,而这个大人物被指责在克林顿政府时期将导弹机密转移给北京,把自己的商业利益置于美国国家安全之上。徐被美国媒体形容为第二个钟育翰钟育翰在一九九六年竞选中是白宫的常客,曾经五十七次进入白宫,捐献了大笔政治献金。据调查,钟的许多钱都是来自于中共军头刘华清的女儿刘超英任职的、有军方背景的公司。徐日前已经落网,他背后的秘密正在被揭开。

美国人终于发现身边有一颗可怕的毒瘤。美国的有关部门即将行动起来,对居留在美国的中国蠹虫们展开调查来自中国的外逃资本,其数额远非几个拉美和非洲小国所能比拟。当然,要调查出这些来自中国的脏钱的来龙去脉,比调查拉美和非洲小国的脏钱更加困难。因为中国的贪官和奸商们更加谨慎、更加聪明,竭尽全力让每一笔不义之财都漂白,以逃避美国法律的制裁。中国的贪官和家属们的脏钱,一部分投入到房地产、走私(包括人口走私)、色情业、赌博等暴利行业,这些有害的投资,不仅扰乱了美国的经济秩序,而且败坏了美国的社会风气。这些中共半截子的经济自由化政策的既得利益群体,早早地逃到美国享受其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他们一边挥霍着从国内榨取来的百姓的血汗钱,一边赞美中共的专制制度并辱骂美国的种族歧视和霸权主义。他们像萨斯病毒一样,在美国这片净土上孳生和泛滥。

粉碎中国蠹虫们一厢情愿的美国梦,既是美国内政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也是美国人权外交政策的关键环节。美国政府理应以更严厉的手段调查和处理来自中国的黑钱,打击来自大洋彼岸的、腰缠十万贯的投资商及其家属,因为他们永远不会成为遵纪守法的美国公民,他们永远不会认同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美国驻华使馆在发放签证的时候,可以对中共高官及其直系亲属实施更为严格的限制;美国执法部门在这些贪官及其家属抵达美国之后,亦应当对其行动展开严密监控。等到正义之剑高悬起来的那一天,那些生活在美国这片自由的土地上的中国贪官及其家属们,便会像在中国国内一样睡不好觉了;而他们被遣返或引渡会中国接收审判的日子,也并非遥遥无期。







粉碎中国蠹虫们一厢情愿的美国梦,既是美国内政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也是美国人权外交政策的关键环节。



最近几年我在美国访问时,发现若干大城市都有聚居着大群中国贪官、奸商及其家属的华裔富人区(有的地方还被戏称为二奶街)。此一景象从东岸一直延伸到西岸,从一个侧面显示出中国政治经济体系的严重腐败和资本外流数额的巨大。我在与美国行政和立法机构中负责处理中国问题的官员以及智库学者、媒体主管、大学教授讨论中美关系时,经常提出这样的追问:当美国成为中国蠹虫逃避法律惩罚的天堂的时候,美国如何有效遏制这一趋势、避免成为藏污纳垢之地?

长期以来,美国未能强有力地打击包括中国在内的外国黑金的流入。首先是因为其自由经济制度,当贪官和官商利用亲属转移黑金的时候,有关部门很难监管和甄别;其次则是因为美国政治结构的制约三权分立的原则,使得立案、调查和审判无法以某种雷厉风行的方式推进。但是,我仍然向美方人士表达了此种看法:如果任由中国的腐败资金流入美国,短期之内固然会给美方带来一定的经济利益,但从长远来看,它就如同腐蚀剂一样,将危及美国的立国之本。如果美国对中国贪官和奸商的丑恶行径放任自流,还将伤害到中国的民主进程并导致中国民众对美国产生负面看法,最终对美国的国际形象造成危害。

中国的外逃资本大多流入美国,与此同时国内的金融危机愈演愈烈。经济学家何清涟认为,任何国家的大量资本外逃都会对当事国造成潜在的金融危机。资本外逃严重时,可成为导致国家破产的一股力量。她指出:资本外逃最终会造成国内政治骚乱增加,并引发全局性的金融风险。更重大的代价是在未来数十年中,国家的信用等级在国际社会中将大大下降。那些口头上声称忠党爱国的中共官僚不会关心未来的危机,他们关心的是在海外的黑金和亲属。他们如同当年的法国国王一样,只要能够花天酒地,哪管死后洪水滔天。今天的中国,专制政体、垄断权力与贪污腐败几成死结。在此背景下,假如美国能参与遏制中国资本的外流,便是馈赠给中国民众的一份厚礼,亦是中国民主化变革的绝大助力。


胡长清将美国当作救生艇

近几年来,中国大陆登记在册的外逃贪官达四千多人,实际数量当超过万人。而尚未外逃、仅仅是将妻子、子女合法送往美国居住及求学的中共官僚,更是不计其数。二流贪官选择东南亚和拉美国家藏身,一流贪官则选择美国、加拿大、欧洲和澳洲等发达国家过着神仙般的日子。仅在二零零零年,中国外逃资金就达四百八十亿美元,超过当年外商对华投资的四百零七的美元。美国是中国外逃贪官数量最多、外逃资本数额最大的国家。

在外逃资本当中,相当部分是通过子女留学这一途径流出去的。近年来,数量庞大的中国留学生成为国际教育市场追捧的香饽饽。固然大部分留学生都是普通人家的子女,父母用一辈子省吃俭用的钱来支持孩子出国留学,但不可否认,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官僚家庭的子女。如果调查中共县级以上的官员的子女的情况,可以发现出国留学的比例是普通百姓家庭的数十倍。这些干部子弟出国并不仅仅为了求学,而且还肩负着将父辈的赃款携带出国的使命。然后,他们将父辈贪污来的钱财以外资的形式,重新投资到中国来,以赚取暴利。

被绳之以法者寥寥无几。前几年被执行死刑的前江西身副省长胡长清,其案发的原因,据说是源于偶然间的一个电话。在这个打给在美国留学的儿子的越洋电话中,胡长清毫不掩饰地对儿子说:儿子,你在美国要好好经营,为我们作好准备。共产党的天下维持不了多久了,我们很快要到美国来跟你一起生活了。看来,胡长清才是真正的亲美派呢!

隔墙有耳中共国家安全部一直对党政高级干部实施全天候的电话监听。特务们将高干贪污受贿的情况一一记录在案,通常不会立即加以查证和追究。因为一旦查证和追究的话,从上到下几乎没有一个官员是清白的。这些资料一般由秘密渠道汇报到中央政治局,作为高层政治斗争的时候可资利用的材料。安全部的特务们很少听到一名副省级高官在电话中如此不加掩饰地表达对中共体制的绝望。负责人感到事态严重,于是向中央作了特别汇报。

据香港媒体报道,一次政治局开会时,江泽民特意让所有成员都来听听这段录音,听完之后立即下令对胡长清立案调查。这样,一下子查出胡长清多如牛毛的贪污受贿案件来。最后,江亲笔批示将胡长清判处死刑。胡长清固然死有余辜,但许多比他贪污数额更大的官员并未受到查处,这说明中共高层可以容忍官员的贪污腐败,而不能容忍其不忠。胡长清被处死了,他在美国留学的儿子是否归还了父亲的赃款,是否因为参与销赃而受到法律的追究?我没有看到后续的报道。

胡长清的不忠诚其实不是例外,而是一种普遍的状况。说到忠诚,中共究竟有多少忠心耿耿的干部呢?就连邓小平也是美国人的爷爷他的孙子辈中,已经有若干人具有美国国籍。中共在天安门屠杀之后,以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宣传来掩饰其意识形态的苍白。于是,反美的文宣成为中共的拿手好戏。当网络上无数的爱国愤青疯狂地咒骂美国的时候,却不知道中共的高官们早已把财产转移到了美国,他们的后代早已提前实现了美国化。被妖魔化的美帝国主义是中共高官们心中最后的救生艇。

胡长清事件仅仅显示了中国外逃资本的冰山一角。学者王军在《中国资本流出的总量和结构分析》中指出,自一九八五年以来,中国的资本外逃占外债增长的比例达百分之五十二,超过了世界十五个债务负担最沉重的国家资本外逃的平均水平。进入九十年代,外逃资本接近甚至超过了每年新增的外债额。换言之,在中国政府大量向国外举债的同时,却有超过一半的资本通过各种途径流失,也许永久性地消失在国外。英国伦敦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顾问沃尔,在一份给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研究报告中指出,从一九八九年至一九九五年间,中国资本外流的总量可能超过一千亿美元,其中约有五百亿美元未经政府批准。

中国的蠹虫们要把黑金洗白,更要把黑金洗绿像绿卡一样绿。他们深知,一旦资金流出国外,当地政府一般不会对流入的外资性刨根问底、追究来源。有的贪官在境外银行建有个人账户,他们不会让家中堆成金山银山,而是要求行贿方直接将黑钱打入此海外账号之中。一些中资公司在海外账户里非法持有的外汇,也远远高于国家外汇管理部门所掌握的数额。近年来,国内企业一度掀起对外投资热潮,一些国企的法人代表假借对外投资、合资的名义,将国有资产转移到境外,再通过各种不可告人的渠道,将其变为私人财产。各地在海外不少窗口公司,实际上就是洗钱通道。某些国有企业的海外分支机构,已经演变为国内腐败团伙的洗钱中心。近年来,许多中资外贸企业宣布破产前,资产和利润早已被转移到境外,落到私人名下。

由于天高皇帝远、缺少严格有效的监控,一些中资企业海外分支机构的敛财手段近于疯狂。据称,美国房地产业人士曾注意到一个奇特的现象:中资公司人员为了个人取得巨额回扣或其他好处,经常操纵公司以高出市场价百分之二十至百分之一百的价格在美国购置房地产或企业,甚至买进不少根本无法保值的破败房地产或濒临倒闭的企业。同时,美国期货交易的业内人士也揭露说,不少中资企业以巨资投入期货交易,是赢是输毫不在意,因为即使亏损,也能以经营亏损向中国的主管部门报账,个人则可通过期货交易人私下分得交易手续费。中国大陆的境外投资一直有碰不拢的两本账。比如,美国商务部统计的中国在美投资的企业逾一千家,中国的统计则仅为二百一十八家。数字相差如此悬殊,反映了一个基本事实:在中国的对外投资中,有大量投资处于官方正常的管理之外。


杨秀珠的西游记

在意识形态领域,中共仍然将美国看作誓不两立的帝国主义,是西方敌对势力的巢穴。然而,中共高级官员们在骨子里无不对美国文明五体投地。就连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曾庆红等中共领袖的子女,也都纷纷到美国等西方国家留学,甚至还取得了美国绿卡甚至美国国籍。这种意识形态宣传与内心评估之间的天壤之别,显示今日中国已沦为一个谎言之国。有那么多中国高官的家属长期居住在美国,即便以此而论,中共当局也不敢悍然对台湾开战、与美国为敌,更不敢像猪头将军朱成虎宣称的那样,用核武器来攻击美国西岸、让美国数百个城市化为灰烬如果那样做,中共高官不计其数的孝子贤孙们岂不一同灰飞烟灭了?

如今,中国的贪官和奸商们纷纷在案发之前走上西游之路,他们其实比谁都热爱美国,他们早已在美国筑好了安乐窝。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日,在案发前夕,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杨秀珠,携同女儿、女婿、外孙等一大家子,施施然地从上海浦东机场离境,经停新加坡到达美国。杨秀珠并非像某些国内媒体所言是仓皇逃窜,而是经过长时间的周密计划之后,镇定自若地成行的。证据之一便是,她居然能及时获得九一一之后审查极其严格的赴美签,并从容突破政法、公安系统的天罗地网,带领一家老小出境。证据之二便是,她在多年以前便在美国多个城市大肆购置房产,可谓未雨绸缪、狡兔三窟。

杨秀珠上演了一出现代版的西游记。不过,她去美国不是为了取经,而是过上资本家的幸福生活。在温州地区,杨秀珠这个名字家喻户晓,早年她是一个卖馒头的食堂职工,后来在官场上春风得意,先后担任温州市规划局长、主管城市建设的副市长等要职。案发之后,她更成为全国媒体的焦点人物,被指为浙江巨贪,涉及金额据说超过了已被处决的前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据温州市纪委的通报,已查清杨的涉案金额为二点五亿人民币,已追回四千多万元,冻结七千多万元的资金或房产。已立案查处的涉案人员中,厅级官员二人,处级以上官员十一人,科级官员七人,其中以原温州市市长陈文宪受贿案与原温州市鹿城区公安局局长王天义贪污案尤其引人注目。

杨秀珠在西方国家中唯独青睐美国。据纽约的一家华文报纸的调查显示,在纽约疑似杨秀珠房产的至少有五处。已经完全确认为杨所有的一处房产,靠近帝国大厦和时代广场,属于寸土寸金之地。杨秀珠当初购买这座楼房时,首期款支付了五十五万美元,一年的地产税是四万五千美元,由此推测这座楼房市值约为四五百万美元。在纽约曼哈顿中城,一套两室一厅的普通公寓房月租金至少两三千美元,商业店面每平方米的月租金应该在五十至八十美元左右。仅靠这一处房产,杨秀珠即可维持富豪水准的生活。该报纸调查的五处房产皆在纽约市区,而新泽西州、长岛以及华人汇聚的美国西海岸加州等地,有无她的房产,皆无从查证。有人估计,杨秀珠带入美国的钱财可能超过一亿元人民币。

杨秀珠捞钱的手段简单而粗糙,甚至是赤裸裸的。在其任职温州副市长期间,曾把原温州市动物园土地的使用权,强行批给一个原籍温州的法国商人。超过一亿元的地价,五千多万元就批了出去,好处费自然不会少。杨的弟弟、温州铁路房地产开发公司副总经理杨光荣所属的公司,更被人称为是杨秀珠的私人银行和腐败后花园。杨秀珠的发迹史与升官史几乎同步。她担任副市长和副厅长的八年间,也正是疯狂敛财的时期。这也说明中国的政治体制,乃是专门提拔贪官污吏的体制,是谁更坏谁就能获得升迁的体制。

二零零四年二月,浙江省检察机关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出了对杨秀珠的红色通缉令。二零零五年五月三十一日,杨秀珠在荷兰落网。但消息传出几小时之后,中共宣传部立即下令内地各媒体禁止报导有关杨秀珠的最新消息。迄今为止,杨秀珠仍然未能被成功引渡回国受审。杨秀珠的靠山其兄长原浙江省纪委书记、现中纪委副书记刘锡荣,不仅没有受到任何负面影响,反倒继续扶摇直上,官运亨通。按照常理推测,杨秀珠的腐败情况,作为兄长的刘锡荣不可能一无所知。自己的家庭尚不能保持清廉,刘锡荣却荣升为专门查处党内腐败的中纪委副书记,这本身就是一个颇具讽刺意味的事实。

杨秀珠在美国生活了近两年时间,美国方面并未着手对其进行调查和控制,表明美国对外逃的中国贪官缺乏足够的执法热情。近十多年以来,中国的贪官和奸商及其家人纷纷选择在美国聚居,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东西两岸的精华地区当然是首选。例如,在距曼哈顿仅一个小时车程的新泽西州爱迪森市,差不多成为华人的天下,至少有十万中国人在那里居住。那里的房屋价位节节攀升,美国人抱怨是中国人将房价拉抬起来的。在那里入住的中国新移民之中,有不少人与杨秀珠背景相似。全国首届十佳青年之一、前河南服装公司总经理潘明玉即居住于此。十年前,潘明玉卷款外逃,轰动一时。山东某副厅级官员在去年来美治病期间,曾一口气在此买下三处房产。

大部分逃亡到美国的中国贪官都逍遥法外。有的隐姓埋名,过上了比较低调的生活;有的仍然趾高气扬,常常抛头露面。近年来,中国每年引渡回国的犯罪嫌疑人大约只有五人左右,这个数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其中,便有被称为中国胃口最大的贪官的余振东。余振东在担任中银开平支行行长期间,伙同他人把四点八三亿美元转移到国外,并于二零零一年十月出逃至美国。二零零五年四月,余振东被美国联邦调查局执法人员移交给中国司法部门,成为中国签署《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和《中美关于刑事司法协助协定》后首名被缉拿回国的贪官。可惜的是,像余振东这样的、西游记戛然而止的贪官,少之又少,根本不足以震慑更多的后来者。


小皇帝的留学生涯

根据美国国务院的资料显示,外国涉及贪污弊案的高层官员想要到美国,一般而言有所谓的三部曲:第一步是先将配偶和子女透过留学、移民或做生意的方式先送到美国,第二步是透过各种途径将贪污的赃款转移到美国购屋、置产或投资,第三步则是本人发现情势不妙,也跟着到美国。据估计,每年中国大陆教育资本的流失至少在一百亿以上。美国有许多来自中国的身份特殊的留学生(尤其是小小留学生),刚来美国不久,就能住上一套豪华别墅;没过上几天,又能开上一辆高级跑车。他们的钱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

这些花钱如流水的新一代留学生的父母,除了少部分是私营企业老板、外资企业的高级白领之外,大部分都是政府的高级官员和大中型国企的主管。美国教育基金会的一位人士透露,如今在美至少有超过六万的中国留学生。其中,小皇帝们的比例逐渐升高。一二十年前中共高官的子女留学美国,尚且比较低调,如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胡锦涛的女儿胡海青、温家宝的儿子温云松等人,他们一般都是化名来到美国学习,老老实实地完成了学业之后,先在美国公司任职,然后再回国创业,数年后才成为亿万富豪;而如今赴美留学的中共官员的子女,年龄越来越小,个性也越来越飞扬跋扈,毫不顾忌舆论的负面看法,他们夸张的言行举止,便是好莱坞明星也要刮目相看。

这些小小留学生,大部分根本无心向学,无心上进。他们通常是耗费巨款,联系一家美国的垃圾学校,通过该学校办理好在美国居住的各种文件,便在美国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了。美国一家华文媒体曾质疑说:现在从中国大陆来的一些年轻学子,几天就换一部车,一会儿是宝马,一会儿是奔驰,难道中国真的暴富起来了吗?这一现象也让当年的留学生感慨万千,电影演员陈冲回忆说:一九八一年,我来美国时日子过得可苦了,一点经济基础都没有。当时兜里没有钱,只能靠在餐馆打工赚点小费,一个小时才挣五美元。这些话让那些背景显赫的小留学生听来,简直就像是天方夜谭。近年来,出洋留学的官商子弟,年龄日趋低龄化。由于许多青少年缺乏生活自理能力,到了自由世界之后不久,便逃学、淫乱、吸毒乃至参与黑社会,既扰乱了当地的社会治安,也败坏了华人在美国的形象。

这些一眼便可以看出来头不凡的富家子弟,也成为中美两国航线上的常客。一位中央媒体的驻美记者这样描述道:在美国西海岸最大的航空港洛杉矶机场,往返于中美之间的飞机最为繁忙。源源不断的留学生,再也不是二十年前那种囊中羞涩、手里攥着几十美金不敢花的寒酸样了。他们出手大方,大方得令许多美国人都另眼相看。坐头等舱的公子小姐比比皆是,他们携带大量行李,许多都是昂贵的奢侈品。这群消费能力超群的小皇帝们,甚至还带动了美国中餐馆的业务。一位纽约中餐馆的老板感叹说,在我们这里饕餮山珍海味的贵族学生简直多如潮水。而美国大城市富人区的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豪宅,一些看似孤儿寡母的华人,竟能一次性地完成现金交易。这使只能靠三十年分期付款,甚至要付出一辈子心血的美国邻居简直看傻了眼。这帮买豪宅、开大奔和林肯的中国小留学生,美国媒体将他们与阿拉伯石油国家的王公们相提并论。

二零零四年,深圳市副书记、秘书长李意珍以政令方式强迫全市学生观看其女儿主演的影片《时差七小时》,如此明目张胆地以权谋私,引起舆论大哗。经过有关部门调查,发现这名在市长公主的账户上,居然有近千万的巨额财产。当被问及财产从何而来时,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傲慢地宣称:这是父母做生意赚来钱,他们难道不可以给我的零用钱吗?据国内媒体报道,李意珍的女儿李倩妮(妞妞)自一九九五年九月开始赴英国和美国留学,共留学海外近九年,仅计算必须的支出,费用大约为二百万元人民币左右。按照其父亲作为公务员的收入,根本不可能支付这笔巨款。这笔巨款从何而来,不言而喻。

事实上,妞妞早在十几岁时就拥有了数百万元的资产。一九九三年,妞妞尚是个十四岁中学生,竟能出资三百五十万元在深圳注册成立专事留学中介的深圳市仁和海外投资服务有限公司。一九九六年,妞妞是个十七岁的留学英国的中学生,又出资二百六十九万元在深圳注册成立深圳市梦想隧道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时差七小时》就是该公司拍摄的。一九九七年,她又出资一百五十万元成为深圳市披克电子有限公司的股东。仅三家公司,其注册资本就达七百六十九万元,还不包括营运资本。当这些黑幕都被揭示出来之后,李意珍的官位岿然不动,李倩妮仍然逍遥自在。直到二零零七年,李意珍才被免去副书记一职,却仍然担任常委。李意珍的后台是前深圳市委书记、广东人大主任黄丽满,黄与江泽民关系密切。所以,除非胡锦涛要拿黄丽满开刀,否则李意珍不会成为阶下囚。

可以想象,李倩妮在美国留学的时候有多牛。中国的小皇帝们个个腰包鼓鼓,现金充沛。令人费解的是,一方面中国对外汇限额相当严格,另一方面中国留学生在美国进行巨额现金交易,动辄就是上百万美元。这些钱是如何流出国门的呢?有内部人士透露说:根本用不着从中国往外汇钱。中国地方政府部门从国外进行采购时,要职领导可以通过暗箱操作得到巨额回扣。这些回扣不转到中国,由美方存入美国银行,或转换成房子等不动产。更聪明的做法是,不沾钱,直接以安排子女留学美国等方式作为交易。他们住豪宅、开大奔,你想钱从哪来?可以说,每一个在美国挥金如土的小皇帝背后,都是一个庞大的、邪恶而黑暗的官僚家族,以及千千万万权利被侵害的工农大众的斑斑血泪。

单纯的西方人一般不会太多注意这些未成年人或刚刚成年的青年人,这也成为贪官的父母们精心安排小皇帝赴美留学的重要原因。美方要想根治来自中国的黑金,要遏制那些与中国有生意来往的美国公司的腐败行为,不妨以这些从中国来美国的小皇帝为突破口。美国立法机构可以用立法的形式,授予行政和司法部门更大的权力,对中国的小皇帝们展开调查和取证。这样,也许可以顺藤摸瓜,查出小皇帝背后的蠹虫父母来。


美国不能成为中国贪官的后花园

近年来,有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意识到,外国(尤其是中国)贪官污吏们的脏钱流入美国,对美国弊大于利。美国过去经常被认为是外国贪官的避难天堂,但布什政府近年来加强全球反贪腐的国家战略,布什总统在二零零四年一月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禁止因为贪腐行为而受益的外国高层官员及其配偶子女进入美国境内。布什总统多次在国际场合痛批外国政府高层官员贪污是所谓的强盗政治。据称,美国国务院手中握有一份外国贪官的秘密黑名单,包括前印尼总统苏哈托、前秘鲁总统藤森等多位卸任的国家领导人和高层官员都名列其中;而根据美国媒体报导,至今已有超过二百五十多名外国贪官被美国政府取消签证。

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政府已经制定了一项庞大的计划,没收涉嫌贪污腐败的外国高官经由洗钱渠道进入美国的财产,其中被判入狱的尼加拉瓜前总统成为这项新计划的第一个目标。目前,由美国多个政府机构联合成立的特别调查小组正在对六个拉美国家的九名贪官的洗钱指控进行调查。反洗钱行动是美国政府净化国内经济秩序的铁腕行动。一名介入调查贪官洗钱案件的官员声称:如果我们能帮助一个国家保持稳定的话,那么我们当然愿意干。我们最不愿意让腐败的政府官员影响一个国家的稳定,因为他们制造的金融和社会危机直接损害了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国已经开始检讨此前对中国贪官和奸商的绥靖政策,当中国国内的反腐运动由于政治体制改革迟缓而陷入困顿之时,国际反腐有可能对中国贪官和奸商造成釜底抽薪之势。

最早发现美国政府将对外国贪官们转移到美国境内的财产进行调查的,不是媒体,而是办案经验丰富的前检察官、反洗钱网站负责人因特里奥加。近日,其主办的反洗钱网站刊出了一篇报道:本网站透过可靠的消息渠道获知,美国国土安全部的移民归化局、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联手成立了一个神秘的联合调查小组。该小组的成立准会令那些通过洗钱的方式将贪污受贿所得的不义之财转移到美国的外国贪官、以及他们在美国的亲人和朋友们感到惊恐不安。因为这个联合小组的任务是迅速摸清美国境内外国贪官投资金融机构、不动产和商业的具体情况,一经核实,立即将其没收!

美国正在采取更加主动逼人的新战略,追究境内源于外国的脏钱。这些脏钱的用处各有不同,有的是阿拉伯石油大亨用于资助国际恐怖活动的,有的则仅仅是中国蠹虫们用以在美国安居乐业的,还有的还进入色情、赌博、走私等利润巨大的行业。昔日,这些脏钱在美国宽松的自由经济环境下畅通无阻。九一一之后,美国政府拥有了更大的权力,调查来源不明的国际资本,将执法目标扩展到在美国拥有黑钱的世界各国的贪官和奸商,并在金融界设立专门的调查机构。反洗钱网站负责人因特里奥加认为,调查美国人与外国腐败官员的关系,并对外国腐败官员流入美国的财产动真格的,是一大进步。他指出:我们应该像打击毒品走私、恐怖主义和武器走私那样打击外国贪官污吏们在美国的不义财产。

专制国家的官僚们所贪污的民脂民膏,首先选择存入保密性高的瑞士银行,其次便是偷偷转移到美国。然而,美国并没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美国政府知道,这也是向独裁政权施加压力的武器。日前,缅甸民主运动风起云涌,军政权悍然以武力镇压,数十名僧侣和平民死难。美国总统布什在联合国发表演讲,谴责缅甸军政权的镇压行动,宣布美国对缅甸施行更加严厉的经济制裁。其中重要的手段便是,美国政府冻结缅甸军人政府最高实权者、国防部长丹瑞等十四名最高层官员在美国国内的资产,下令禁止给予缅甸军政权高官及其亲属赴美签证,并禁止美国国内的金融机构和企业与之进行交易。这样的措施以后可以逐步在包括中国在内的专制国家的贪官污吏的身上实施。

美国绝对不能成为中国贪官的后花园。来自中国的黑金在美国流动,如果单纯是贪官及其家人花天酒地,尚不足以危机美国的国家安全;尤其可怕的是,许多脏钱逐渐渗透到美国的政治运作当中,近期受到全美新闻媒体关注的民主党金主徐咏芫案,即是一个典型案例。作为民主党参议员希拉里的总统竞选活动的华人捐款人,徐和一个航空界大人物、罗拉太空通信公司的总裁有紧密关系,而这个大人物被指责在克林顿政府时期将导弹机密转移给北京,把自己的商业利益置于美国国家安全之上。徐被美国媒体形容为第二个钟育翰钟育翰在一九九六年竞选中是白宫的常客,曾经五十七次进入白宫,捐献了大笔政治献金。据调查,钟的许多钱都是来自于中共军头刘华清的女儿刘超英任职的、有军方背景的公司。徐日前已经落网,他背后的秘密正在被揭开。

美国人终于发现身边有一颗可怕的毒瘤。美国的有关部门即将行动起来,对居留在美国的中国蠹虫们展开调查来自中国的外逃资本,其数额远非几个拉美和非洲小国所能比拟。当然,要调查出这些来自中国的脏钱的来龙去脉,比调查拉美和非洲小国的脏钱更加困难。因为中国的贪官和奸商们更加谨慎、更加聪明,竭尽全力让每一笔不义之财都漂白,以逃避美国法律的制裁。中国的贪官和家属们的脏钱,一部分投入到房地产、走私(包括人口走私)、色情业、赌博等暴利行业,这些有害的投资,不仅扰乱了美国的经济秩序,而且败坏了美国的社会风气。这些中共半截子的经济自由化政策的既得利益群体,早早地逃到美国享受其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他们一边挥霍着从国内榨取来的百姓的血汗钱,一边赞美中共的专制制度并辱骂美国的种族歧视和霸权主义。他们像萨斯病毒一样,在美国这片净土上孳生和泛滥。

粉碎中国蠹虫们一厢情愿的美国梦,既是美国内政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也是美国人权外交政策的关键环节。美国政府理应以更严厉的手段调查和处理来自中国的黑钱,打击来自大洋彼岸的、腰缠十万贯的投资商及其家属,因为他们永远不会成为遵纪守法的美国公民,他们永远不会认同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美国驻华使馆在发放签证的时候,可以对中共高官及其直系亲属实施更为严格的限制;美国执法部门在这些贪官及其家属抵达美国之后,亦应当对其行动展开严密监控。等到正义之剑高悬起来的那一天,那些生活在美国这片自由的土地上的中国贪官及其家属们,便会像在中国国内一样睡不好觉了;而他们被遣返或引渡会中国接收审判的日子,也并非遥遥无期。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