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伟大的创造──河山电视台
顾则徐



在中国,很多人没有一点声音,却做著伟大的创造。做著伟大创造而没有声音的一群,在中国最是朴实的农民。可资证明的事实,是今天中国唯可骄傲的市场经济, 最早的开拓者不是官员,不是知识份子,不是工人,甚至不是所谓的商业工作者,而是农民。1970年代早中期,是温州农民冒著吃官司的风险,率先办起了自由 市场。1970年代晚中期,是凤阳农民冒著被斗死的风险,率先进行了包产到户。有了他们的创造,中国的市场经济便如春风破冰,一发不可收拾。

中国今天最不可骄傲的,是媒体的绝对柯断。打破这一柯断的,本应该是有知识、最喜欢说话并靠说话吃饭的阶层,但在中国,凡自以为有知识的阶层,一 定也是最安于实际的阶层,是最懦弱却最可以把懦弱自诩为勇敢的阶层,因此其终究不能有实际的创造。这个创造的任务,在农民为主的中国,总是要由农民来实 践,来突破,来牺牲。这一次进行创造的,是河南台前县、梁山县的农民。

台前县、梁山县的几个农民,在河南、山东交界的梁山县黑虎庙乡办起了河山电视台,自任台长、总编,并于公元2004年6月初正式开播。这是个 伟大的事件、伟大的创造,其意义跟当年的温州自由市场、凤阳包产到户一样,宣告了中国最不可骄傲的领域的破产,预示了中国一个骄傲的时代将不可阻挡地来 临。是伟大的很,好的很。

现今几近死亡的正规媒体当然不会如我这样去报道,去赞扬,甚至连商讨的余地也不会给。河南大河报的报道以竟、自命名、自封、试 图等辞汇和标点,用嘲讽的口吻报道了农民的伟大创造,严厉地告知公??:6月19日,台前县与山东省梁山县组织广电、公安等部门联合出击,依法将这一 非法电视台取缔。取缔的理由是这家电视台未经任何管理部门审批,属非法行为,其行为已严重影响了台前、梁山两县及周边地区的政治稳定。

就这样,一顶非法的帽子把一件伟大的创造轻易扼杀了。表面看,扼杀的理由冠冕堂皇:你们为什么不去审批?但是,凡对中国有初浅了解的人都知道,几 个农民去申请审批,会被批准吗?百分之一万是不会的,就象当初不会批准自由市场、包产到户一样。所谓的法,是扼杀人们自然权利、正义价值的法,其本质是非 法。因此,不去申请审批的农民才是真正的合法者。在这一点上,报道是无法解释的,因此就不得不说出扼杀它的真正理由:政治稳定。但是,这一点也还是不值得 推敲。难道中国的政治就如此脆弱,会因为几个农民的一个小小电视台而失去稳定?要是没有当初的自由市场、包产到户,中国的政治就稳定了?没有自由市场、包 产到户的政治稳定是中国需要的吗?没有市场经济的政治稳定对中国有什么意义?同理,一个没有真正民间媒体的社会,对中国人民来说,是不是真正的政治稳定? 事实上,农民的行动本身已经说明:农民,以及中国人民,是不需要没有自己言论地位的虚假的政治稳定的;所需要的,是一种更高层次的真正的政治稳定。

因此,虽然河南农民的伟大创造被扼杀了,但他们已经为中国的进步做了件了不起的事情,河山电视台短短半个月的播送,必将永远记载在中国的自由进步 史上。百年后,当中国人民回忆自由历程时,一定会想到:中国第一家真正民间的电视台,是河南几个农民创建的,它的名字叫河山电视台;电视台开播就被取缔, 证明了那个时代是没有人民的、政治不稳定的时代。

在中国,很多人没有一点声音,却做著伟大的创造。做著伟大创造而没有声音的一群,在中国最是朴实的农民。可资证明的事实,是今天中国唯可骄傲的市场经济, 最早的开拓者不是官员,不是知识份子,不是工人,甚至不是所谓的商业工作者,而是农民。1970年代早中期,是温州农民冒著吃官司的风险,率先办起了自由 市场。1970年代晚中期,是凤阳农民冒著被斗死的风险,率先进行了包产到户。有了他们的创造,中国的市场经济便如春风破冰,一发不可收拾。

中国今天最不可骄傲的,是媒体的绝对柯断。打破这一柯断的,本应该是有知识、最喜欢说话并靠说话吃饭的阶层,但在中国,凡自以为有知识的阶层,一 定也是最安于实际的阶层,是最懦弱却最可以把懦弱自诩为勇敢的阶层,因此其终究不能有实际的创造。这个创造的任务,在农民为主的中国,总是要由农民来实 践,来突破,来牺牲。这一次进行创造的,是河南台前县、梁山县的农民。

台前县、梁山县的几个农民,在河南、山东交界的梁山县黑虎庙乡办起了河山电视台,自任台长、总编,并于公元2004年6月初正式开播。这是个 伟大的事件、伟大的创造,其意义跟当年的温州自由市场、凤阳包产到户一样,宣告了中国最不可骄傲的领域的破产,预示了中国一个骄傲的时代将不可阻挡地来 临。是伟大的很,好的很。

现今几近死亡的正规媒体当然不会如我这样去报道,去赞扬,甚至连商讨的余地也不会给。河南大河报的报道以竟、自命名、自封、试 图等辞汇和标点,用嘲讽的口吻报道了农民的伟大创造,严厉地告知公??:6月19日,台前县与山东省梁山县组织广电、公安等部门联合出击,依法将这一 非法电视台取缔。取缔的理由是这家电视台未经任何管理部门审批,属非法行为,其行为已严重影响了台前、梁山两县及周边地区的政治稳定。

就这样,一顶非法的帽子把一件伟大的创造轻易扼杀了。表面看,扼杀的理由冠冕堂皇:你们为什么不去审批?但是,凡对中国有初浅了解的人都知道,几 个农民去申请审批,会被批准吗?百分之一万是不会的,就象当初不会批准自由市场、包产到户一样。所谓的法,是扼杀人们自然权利、正义价值的法,其本质是非 法。因此,不去申请审批的农民才是真正的合法者。在这一点上,报道是无法解释的,因此就不得不说出扼杀它的真正理由:政治稳定。但是,这一点也还是不值得 推敲。难道中国的政治就如此脆弱,会因为几个农民的一个小小电视台而失去稳定?要是没有当初的自由市场、包产到户,中国的政治就稳定了?没有自由市场、包 产到户的政治稳定是中国需要的吗?没有市场经济的政治稳定对中国有什么意义?同理,一个没有真正民间媒体的社会,对中国人民来说,是不是真正的政治稳定? 事实上,农民的行动本身已经说明:农民,以及中国人民,是不需要没有自己言论地位的虚假的政治稳定的;所需要的,是一种更高层次的真正的政治稳定。

因此,虽然河南农民的伟大创造被扼杀了,但他们已经为中国的进步做了件了不起的事情,河山电视台短短半个月的播送,必将永远记载在中国的自由进步 史上。百年后,当中国人民回忆自由历程时,一定会想到:中国第一家真正民间的电视台,是河南几个农民创建的,它的名字叫河山电视台;电视台开播就被取缔, 证明了那个时代是没有人民的、政治不稳定的时代。

在中国,很多人没有一点声音,却做著伟大的创造。做著伟大创造而没有声音的一群,在中国最是朴实的农民。可资证明的事实,是今天中国唯可骄傲的市场经济, 最早的开拓者不是官员,不是知识份子,不是工人,甚至不是所谓的商业工作者,而是农民。1970年代早中期,是温州农民冒著吃官司的风险,率先办起了自由 市场。1970年代晚中期,是凤阳农民冒著被斗死的风险,率先进行了包产到户。有了他们的创造,中国的市场经济便如春风破冰,一发不可收拾。

中国今天最不可骄傲的,是媒体的绝对柯断。打破这一柯断的,本应该是有知识、最喜欢说话并靠说话吃饭的阶层,但在中国,凡自以为有知识的阶层,一 定也是最安于实际的阶层,是最懦弱却最可以把懦弱自诩为勇敢的阶层,因此其终究不能有实际的创造。这个创造的任务,在农民为主的中国,总是要由农民来实 践,来突破,来牺牲。这一次进行创造的,是河南台前县、梁山县的农民。

台前县、梁山县的几个农民,在河南、山东交界的梁山县黑虎庙乡办起了河山电视台,自任台长、总编,并于公元2004年6月初正式开播。这是个 伟大的事件、伟大的创造,其意义跟当年的温州自由市场、凤阳包产到户一样,宣告了中国最不可骄傲的领域的破产,预示了中国一个骄傲的时代将不可阻挡地来 临。是伟大的很,好的很。

现今几近死亡的正规媒体当然不会如我这样去报道,去赞扬,甚至连商讨的余地也不会给。河南大河报的报道以竟、自命名、自封、试 图等辞汇和标点,用嘲讽的口吻报道了农民的伟大创造,严厉地告知公??:6月19日,台前县与山东省梁山县组织广电、公安等部门联合出击,依法将这一 非法电视台取缔。取缔的理由是这家电视台未经任何管理部门审批,属非法行为,其行为已严重影响了台前、梁山两县及周边地区的政治稳定。

就这样,一顶非法的帽子把一件伟大的创造轻易扼杀了。表面看,扼杀的理由冠冕堂皇:你们为什么不去审批?但是,凡对中国有初浅了解的人都知道,几 个农民去申请审批,会被批准吗?百分之一万是不会的,就象当初不会批准自由市场、包产到户一样。所谓的法,是扼杀人们自然权利、正义价值的法,其本质是非 法。因此,不去申请审批的农民才是真正的合法者。在这一点上,报道是无法解释的,因此就不得不说出扼杀它的真正理由:政治稳定。但是,这一点也还是不值得 推敲。难道中国的政治就如此脆弱,会因为几个农民的一个小小电视台而失去稳定?要是没有当初的自由市场、包产到户,中国的政治就稳定了?没有自由市场、包 产到户的政治稳定是中国需要的吗?没有市场经济的政治稳定对中国有什么意义?同理,一个没有真正民间媒体的社会,对中国人民来说,是不是真正的政治稳定? 事实上,农民的行动本身已经说明:农民,以及中国人民,是不需要没有自己言论地位的虚假的政治稳定的;所需要的,是一种更高层次的真正的政治稳定。

因此,虽然河南农民的伟大创造被扼杀了,但他们已经为中国的进步做了件了不起的事情,河山电视台短短半个月的播送,必将永远记载在中国的自由进步 史上。百年后,当中国人民回忆自由历程时,一定会想到:中国第一家真正民间的电视台,是河南几个农民创建的,它的名字叫河山电视台;电视台开播就被取缔, 证明了那个时代是没有人民的、政治不稳定的时代。

在中国,很多人没有一点声音,却做著伟大的创造。做著伟大创造而没有声音的一群,在中国最是朴实的农民。可资证明的事实,是今天中国唯可骄傲的市场经济, 最早的开拓者不是官员,不是知识份子,不是工人,甚至不是所谓的商业工作者,而是农民。1970年代早中期,是温州农民冒著吃官司的风险,率先办起了自由 市场。1970年代晚中期,是凤阳农民冒著被斗死的风险,率先进行了包产到户。有了他们的创造,中国的市场经济便如春风破冰,一发不可收拾。

中国今天最不可骄傲的,是媒体的绝对柯断。打破这一柯断的,本应该是有知识、最喜欢说话并靠说话吃饭的阶层,但在中国,凡自以为有知识的阶层,一 定也是最安于实际的阶层,是最懦弱却最可以把懦弱自诩为勇敢的阶层,因此其终究不能有实际的创造。这个创造的任务,在农民为主的中国,总是要由农民来实 践,来突破,来牺牲。这一次进行创造的,是河南台前县、梁山县的农民。

台前县、梁山县的几个农民,在河南、山东交界的梁山县黑虎庙乡办起了河山电视台,自任台长、总编,并于公元2004年6月初正式开播。这是个 伟大的事件、伟大的创造,其意义跟当年的温州自由市场、凤阳包产到户一样,宣告了中国最不可骄傲的领域的破产,预示了中国一个骄傲的时代将不可阻挡地来 临。是伟大的很,好的很。

现今几近死亡的正规媒体当然不会如我这样去报道,去赞扬,甚至连商讨的余地也不会给。河南大河报的报道以竟、自命名、自封、试 图等辞汇和标点,用嘲讽的口吻报道了农民的伟大创造,严厉地告知公??:6月19日,台前县与山东省梁山县组织广电、公安等部门联合出击,依法将这一 非法电视台取缔。取缔的理由是这家电视台未经任何管理部门审批,属非法行为,其行为已严重影响了台前、梁山两县及周边地区的政治稳定。

就这样,一顶非法的帽子把一件伟大的创造轻易扼杀了。表面看,扼杀的理由冠冕堂皇:你们为什么不去审批?但是,凡对中国有初浅了解的人都知道,几 个农民去申请审批,会被批准吗?百分之一万是不会的,就象当初不会批准自由市场、包产到户一样。所谓的法,是扼杀人们自然权利、正义价值的法,其本质是非 法。因此,不去申请审批的农民才是真正的合法者。在这一点上,报道是无法解释的,因此就不得不说出扼杀它的真正理由:政治稳定。但是,这一点也还是不值得 推敲。难道中国的政治就如此脆弱,会因为几个农民的一个小小电视台而失去稳定?要是没有当初的自由市场、包产到户,中国的政治就稳定了?没有自由市场、包 产到户的政治稳定是中国需要的吗?没有市场经济的政治稳定对中国有什么意义?同理,一个没有真正民间媒体的社会,对中国人民来说,是不是真正的政治稳定? 事实上,农民的行动本身已经说明:农民,以及中国人民,是不需要没有自己言论地位的虚假的政治稳定的;所需要的,是一种更高层次的真正的政治稳定。

因此,虽然河南农民的伟大创造被扼杀了,但他们已经为中国的进步做了件了不起的事情,河山电视台短短半个月的播送,必将永远记载在中国的自由进步 史上。百年后,当中国人民回忆自由历程时,一定会想到:中国第一家真正民间的电视台,是河南几个农民创建的,它的名字叫河山电视台;电视台开播就被取缔, 证明了那个时代是没有人民的、政治不稳定的时代。

在中国,很多人没有一点声音,却做著伟大的创造。做著伟大创造而没有声音的一群,在中国最是朴实的农民。可资证明的事实,是今天中国唯可骄傲的市场经济, 最早的开拓者不是官员,不是知识份子,不是工人,甚至不是所谓的商业工作者,而是农民。1970年代早中期,是温州农民冒著吃官司的风险,率先办起了自由 市场。1970年代晚中期,是凤阳农民冒著被斗死的风险,率先进行了包产到户。有了他们的创造,中国的市场经济便如春风破冰,一发不可收拾。

中国今天最不可骄傲的,是媒体的绝对柯断。打破这一柯断的,本应该是有知识、最喜欢说话并靠说话吃饭的阶层,但在中国,凡自以为有知识的阶层,一 定也是最安于实际的阶层,是最懦弱却最可以把懦弱自诩为勇敢的阶层,因此其终究不能有实际的创造。这个创造的任务,在农民为主的中国,总是要由农民来实 践,来突破,来牺牲。这一次进行创造的,是河南台前县、梁山县的农民。

台前县、梁山县的几个农民,在河南、山东交界的梁山县黑虎庙乡办起了河山电视台,自任台长、总编,并于公元2004年6月初正式开播。这是个 伟大的事件、伟大的创造,其意义跟当年的温州自由市场、凤阳包产到户一样,宣告了中国最不可骄傲的领域的破产,预示了中国一个骄傲的时代将不可阻挡地来 临。是伟大的很,好的很。

现今几近死亡的正规媒体当然不会如我这样去报道,去赞扬,甚至连商讨的余地也不会给。河南大河报的报道以竟、自命名、自封、试 图等辞汇和标点,用嘲讽的口吻报道了农民的伟大创造,严厉地告知公??:6月19日,台前县与山东省梁山县组织广电、公安等部门联合出击,依法将这一 非法电视台取缔。取缔的理由是这家电视台未经任何管理部门审批,属非法行为,其行为已严重影响了台前、梁山两县及周边地区的政治稳定。

就这样,一顶非法的帽子把一件伟大的创造轻易扼杀了。表面看,扼杀的理由冠冕堂皇:你们为什么不去审批?但是,凡对中国有初浅了解的人都知道,几 个农民去申请审批,会被批准吗?百分之一万是不会的,就象当初不会批准自由市场、包产到户一样。所谓的法,是扼杀人们自然权利、正义价值的法,其本质是非 法。因此,不去申请审批的农民才是真正的合法者。在这一点上,报道是无法解释的,因此就不得不说出扼杀它的真正理由:政治稳定。但是,这一点也还是不值得 推敲。难道中国的政治就如此脆弱,会因为几个农民的一个小小电视台而失去稳定?要是没有当初的自由市场、包产到户,中国的政治就稳定了?没有自由市场、包 产到户的政治稳定是中国需要的吗?没有市场经济的政治稳定对中国有什么意义?同理,一个没有真正民间媒体的社会,对中国人民来说,是不是真正的政治稳定? 事实上,农民的行动本身已经说明:农民,以及中国人民,是不需要没有自己言论地位的虚假的政治稳定的;所需要的,是一种更高层次的真正的政治稳定。

因此,虽然河南农民的伟大创造被扼杀了,但他们已经为中国的进步做了件了不起的事情,河山电视台短短半个月的播送,必将永远记载在中国的自由进步 史上。百年后,当中国人民回忆自由历程时,一定会想到:中国第一家真正民间的电视台,是河南几个农民创建的,它的名字叫河山电视台;电视台开播就被取缔, 证明了那个时代是没有人民的、政治不稳定的时代。

在中国,很多人没有一点声音,却做著伟大的创造。做著伟大创造而没有声音的一群,在中国最是朴实的农民。可资证明的事实,是今天中国唯可骄傲的市场经济, 最早的开拓者不是官员,不是知识份子,不是工人,甚至不是所谓的商业工作者,而是农民。1970年代早中期,是温州农民冒著吃官司的风险,率先办起了自由 市场。1970年代晚中期,是凤阳农民冒著被斗死的风险,率先进行了包产到户。有了他们的创造,中国的市场经济便如春风破冰,一发不可收拾。

中国今天最不可骄傲的,是媒体的绝对柯断。打破这一柯断的,本应该是有知识、最喜欢说话并靠说话吃饭的阶层,但在中国,凡自以为有知识的阶层,一 定也是最安于实际的阶层,是最懦弱却最可以把懦弱自诩为勇敢的阶层,因此其终究不能有实际的创造。这个创造的任务,在农民为主的中国,总是要由农民来实 践,来突破,来牺牲。这一次进行创造的,是河南台前县、梁山县的农民。

台前县、梁山县的几个农民,在河南、山东交界的梁山县黑虎庙乡办起了河山电视台,自任台长、总编,并于公元2004年6月初正式开播。这是个 伟大的事件、伟大的创造,其意义跟当年的温州自由市场、凤阳包产到户一样,宣告了中国最不可骄傲的领域的破产,预示了中国一个骄傲的时代将不可阻挡地来 临。是伟大的很,好的很。

现今几近死亡的正规媒体当然不会如我这样去报道,去赞扬,甚至连商讨的余地也不会给。河南大河报的报道以竟、自命名、自封、试 图等辞汇和标点,用嘲讽的口吻报道了农民的伟大创造,严厉地告知公??:6月19日,台前县与山东省梁山县组织广电、公安等部门联合出击,依法将这一 非法电视台取缔。取缔的理由是这家电视台未经任何管理部门审批,属非法行为,其行为已严重影响了台前、梁山两县及周边地区的政治稳定。

就这样,一顶非法的帽子把一件伟大的创造轻易扼杀了。表面看,扼杀的理由冠冕堂皇:你们为什么不去审批?但是,凡对中国有初浅了解的人都知道,几 个农民去申请审批,会被批准吗?百分之一万是不会的,就象当初不会批准自由市场、包产到户一样。所谓的法,是扼杀人们自然权利、正义价值的法,其本质是非 法。因此,不去申请审批的农民才是真正的合法者。在这一点上,报道是无法解释的,因此就不得不说出扼杀它的真正理由:政治稳定。但是,这一点也还是不值得 推敲。难道中国的政治就如此脆弱,会因为几个农民的一个小小电视台而失去稳定?要是没有当初的自由市场、包产到户,中国的政治就稳定了?没有自由市场、包 产到户的政治稳定是中国需要的吗?没有市场经济的政治稳定对中国有什么意义?同理,一个没有真正民间媒体的社会,对中国人民来说,是不是真正的政治稳定? 事实上,农民的行动本身已经说明:农民,以及中国人民,是不需要没有自己言论地位的虚假的政治稳定的;所需要的,是一种更高层次的真正的政治稳定。

因此,虽然河南农民的伟大创造被扼杀了,但他们已经为中国的进步做了件了不起的事情,河山电视台短短半个月的播送,必将永远记载在中国的自由进步 史上。百年后,当中国人民回忆自由历程时,一定会想到:中国第一家真正民间的电视台,是河南几个农民创建的,它的名字叫河山电视台;电视台开播就被取缔, 证明了那个时代是没有人民的、政治不稳定的时代。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