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开展全民说真话运动
杨建利 (美国)



我们要不断持续地努力说真话,夺回我们的话语权,恢复我们自由言说的能力。



一、引言

最近一个时期,一个接着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体制内的官员、民主人士、学者和商人,凭着自己的道义良心和社会责任感勇敢地站出来,发表给中国最高当局的公开信,真实述说自己对当前中国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宗教和环境等现状的分析和担忧,大胆指出一党专政的祸弊,并恳切要求中国当局开启旨在建立民主、合理、和谐社会的政治改革。我们高兴地看到,在中国,民主力量的体制内外的界限正渐渐地被打破;更令人鼓舞的是,虽然,自由言论者在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强压之下,依然面临着遭受残酷迫害的危险,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凭着自己的胆识,不断发出来自良心的真实声音。当今中国共产党的专制政权和任何专制政权一样都是三条腿的桌子,一条腿是垄断权力的巨大利益换来的统治集团的效忠,一条腿是暴力威胁,再一条腿就是谎言。其中只要有一条腿断掉,专制政权就会轰然倒下。在中国,纳税人的权利全面对抗统治集团的特权、和平理性全面对抗专制暴力、真话全面对抗谎言的时机已渐渐成熟。就让我们从最简单的开始吧。我呼吁,在中国开展一场轰轰烈烈的全民说真话运动。


二、 为什么要开展说真话运动

本来,说真话是不需要搞运动的,在一个文明的社会里,说真话应该是人们公共生活的基本习惯。然而,我们整个民族长期生活在专制统治者用暴力和谎言铸就的社会里,虚假的历史、虚构的事实、伪造的伟大、伪善的道德、伪装的幸福、、、、、、从上到下充斥泛滥,一切的罪恶都在谎言的掩护扶持下大行其道。多少人因为说真话而系狱,而惨死,而妻离子散?!就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人们依然由于说真话而要遭受经济制裁和政治迫害、遭受监禁、遭受精神和肉体的折磨、甚至面临失去生命的危险!我们,作为一个社会,已经失去了说真话的习惯,我们不仅失去了说真话的习惯而且养成了容忍谎言的习惯,我们不仅养成了容忍谎言的习惯而且养成了听从谎言的习惯,我们不仅养成了听从谎言的习惯而且养成了主动说谎言并靠其生存的习惯。整个社会弄虚作假,来的那么自然那么习以为常,甚至连幼儿园的孩子在电视镜头面前都会说三个代表,连最应该是净土的高等学府,学位与官位和金钱都在做着密切的交易。我们对那些因说真话惨遭迫害的人,无动于衷,甚至认为他们是不正常的人,是破坏和谐的人。久而久之,我们的心灵的生命萎缩了,我们用内心的尊严做抵押支付着我们的生存,有的甚至是外表光鲜的生存,无权者被盘剥被摧残而无话语空间诉说。由于我们全面接受谎言的潜规则独裁者而显得道貌岸然,由于我们在谎言前面全面退让,专制政权而显得稳定强大,我们的精神王国由于失去真话的保卫而沦陷了,深深地沦陷了。在这样的情形下,非运动的方式--也就是一批人用自己的道义勇气前赴后继地带动整个社会的风气和行为----不可把整个社会从其深陷的谎言漩涡中推动出来,而在当前的中国,任何一个个人大胆地公开说真话都是异乎寻常的,都会产生强大的推动力促使更多的人出来公开说真话,这样一来也必然形成不遵从既有惯例的运动。全民说真话运动是必须的也是必然的。

 
三、 说什么样的真话

我们开展的说真话运动是针对公共生活领域的,我们不主张揭露与公共生活无关的任何个人隐私。所谓的公共生活就是公民缴纳的税金所供给的、旨在增进公民福祉的所有公共的人与事。任何一个公民都有资格和权利,也有责任在公共生活中说三道四畅所欲言,以防止公权力的腐败、腐蚀和侵害。然而,任何独裁者都是从独霸公权力控制公共领域的话语权开始,用暴力威胁用谎言萎靡人们的自由言语和自由思想的能力,进而摧毁人们的自我尊严和独立人格的。所以,生活在真实的公共生活中,必定是对专制社会的最根本瓦解。

说真话首先就是说真心话,不说违心的话。说出你自己对历史的真心评价,说出你自己对现时中国和世界的真心看法,说出你自己对国家的真心愿望,说出你自己对当地政府的真心批评,说出你自己对政府应该做什么和不应该做什么的真心要求。说真心话时,拒绝套用独裁政权的谎言机器制造的控制人们自由思想的语言和语言模式。真心话不等于正确的话,言论自由的真谛不在于允许说正确的意见而在于可以自由言说。谁都无法保证自己说的一定正确,但是每个人都知道自己是否说了真心话。让我们从说真心话不说违心话开始,渐渐舒展长期扭曲的心灵状态,冲破专制政权对自由思想的束缚,没有恐惧地在公共生活的领域里真心言说。

说真话就要说真相。掩盖和扭曲历史和现实真相是专制社会谎言统治的重要部分。当历史和现实的真相一旦大白,共产党在中国的革命和在中国的统治将在历史正确的一边毫无立锥之地,它将失去继续生存的阴暗环境。我们要用真相的阳光驱除共产党制造的外衣下爬满中国美丽丰腴的肌肤上的罪恶的虱子,恢复中国社会应有的健美。我们不再做政治化妆师,不再接受也不配合政治化妆师的工作,不写红色经典,不搞红色旅游,不使用掩盖历史真相扭曲人们思想的词汇,比如说解放(其实是更残酷的奴役),三年自然灾害(其实是人祸),六四风波(其实是六四大屠杀),等等。我们要大说特说历史真相、说现实真相,说大真相、说小真相,说世界的真相说中国的真相,说当地的真相,说你周围的真相,向大大小小国王痛痛快快叫一声国王没穿衣服!。让谁控制了历史谁就控制了现在、谁控制了现在谁就控制了历史的历史在我们这代人的真相言说中结束。

说真话就要说不满。专制政权的特性之一就是不断地制造不满而又不允许人们表达不满。共产党政权在其政治上全面控制时期要求人们真诚地相信它、真心地赞美它,现在它在政治民主化上已经处于守势,它只能期望人们不反对它或违心地承认它和歌颂它。我们中国人应该从今天开始摒弃违心接受、承认、歌颂和无动于衷的犬儒主义态度,把历史上的不满说出来,把现时的不满说出来,把强加在自己和别人身上的不公说出来,把官僚的腐败说出来,把共产党专制政权摧残人性的罪恶和反人类的罪行说出来,让世人都知道在专制政权的统治下,社会是多么不和谐,让任何腐败都没有谎言的遮盖而赤裸出来,让任何的暴力都没有谎言的扶持而跛脚起来。让人们都明白,专制政府是没有能力消减政府腐败更没有能力建立和谐社会的;纳税人作为政府的主人天然具有直接反腐败和反公权滥用的权利,公民的充分表达才是通向和谐社会的第一步。

 
四、 怎样说真话

在现时的中国,公民没有可靠的制度化的渠道把真话输入大众媒体和政府决策程中去。因此,说真话运动就要自己创造自由言说的渠道。

说真话运动首先要把说真话当作一个习惯去培养,要求我们拒绝谎言,不参加虚假的庆典、节日,不支持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不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和任何虚假媒体的报道,不看党报党刊并拒绝与宣传部门的谎言政策合作,让一切的日常生活中的谈话、闲聊和通信等活动都在真实的公共生活的话语下进行。让谎言的链条在我们的口中断掉。

说真话可以采取给中国当局领导人或地方政府领导人写信或发公开信的形式,假如你同意已经发表的某一公开信的内容,你也可在此公开信上签字并寄给你想反映民意的领导人。公开信不断发表和寄来,让他们无法回避公民的声音。

说真话可以采取在网上发表文章,写博客、写留言写评论的方式,也可采用发手机短信的方式,让中国上空的电子网波中源源不断地滚动着我们中国人所言说的真心话、真相和不满。

说真话可以采取接受自由媒体采访、出口转内销的方式。就像资本的自由流通给人们带来物质致富的机会一样,真话的自由流通将会给人们带来精神致富的机会。

说真话运动是民意制度建设运动,我们要向各级人民代表说真心话、说真相、说不满,让人民代表逐渐习惯于听民意,并习惯把民意带到议会的殿堂里言说。
   

五、 结语

在共产党的专制政权的长期统治下,我们中国人失去的太多了。我们甚至失去了话语权、失去了自由言说的能力。我们要不断持续地努力说真话,夺回我们的话语权,恢复我们自由言说的能力。对于一个个人来说,在中国说真话,是心灵的自我拯救,身体上,这是困难的举动,但是灵魂上,这是唯一的选择。对于整个民族,建立民主制度的目标要求我们从整体上清理专制政权统治长期恶质化的以谎言盛行为标志的政治文化环境。人类文明进步的历史就是真话不断战胜谎言的历史。让我们用公开的自主言说克服我们对专制政权的恐惧,用持续的说真话运动聚孤胆为群胆,恢复公民的尊严和自信,光复我们沦陷已久的精神王国,为未来全面建设民主社会准备必要的干净的公民文化基础。

亲爱的同胞,行动起来吧!


2007年11月23日







我们要不断持续地努力说真话,夺回我们的话语权,恢复我们自由言说的能力。



一、引言

最近一个时期,一个接着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体制内的官员、民主人士、学者和商人,凭着自己的道义良心和社会责任感勇敢地站出来,发表给中国最高当局的公开信,真实述说自己对当前中国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宗教和环境等现状的分析和担忧,大胆指出一党专政的祸弊,并恳切要求中国当局开启旨在建立民主、合理、和谐社会的政治改革。我们高兴地看到,在中国,民主力量的体制内外的界限正渐渐地被打破;更令人鼓舞的是,虽然,自由言论者在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强压之下,依然面临着遭受残酷迫害的危险,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凭着自己的胆识,不断发出来自良心的真实声音。当今中国共产党的专制政权和任何专制政权一样都是三条腿的桌子,一条腿是垄断权力的巨大利益换来的统治集团的效忠,一条腿是暴力威胁,再一条腿就是谎言。其中只要有一条腿断掉,专制政权就会轰然倒下。在中国,纳税人的权利全面对抗统治集团的特权、和平理性全面对抗专制暴力、真话全面对抗谎言的时机已渐渐成熟。就让我们从最简单的开始吧。我呼吁,在中国开展一场轰轰烈烈的全民说真话运动。


二、 为什么要开展说真话运动

本来,说真话是不需要搞运动的,在一个文明的社会里,说真话应该是人们公共生活的基本习惯。然而,我们整个民族长期生活在专制统治者用暴力和谎言铸就的社会里,虚假的历史、虚构的事实、伪造的伟大、伪善的道德、伪装的幸福、、、、、、从上到下充斥泛滥,一切的罪恶都在谎言的掩护扶持下大行其道。多少人因为说真话而系狱,而惨死,而妻离子散?!就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人们依然由于说真话而要遭受经济制裁和政治迫害、遭受监禁、遭受精神和肉体的折磨、甚至面临失去生命的危险!我们,作为一个社会,已经失去了说真话的习惯,我们不仅失去了说真话的习惯而且养成了容忍谎言的习惯,我们不仅养成了容忍谎言的习惯而且养成了听从谎言的习惯,我们不仅养成了听从谎言的习惯而且养成了主动说谎言并靠其生存的习惯。整个社会弄虚作假,来的那么自然那么习以为常,甚至连幼儿园的孩子在电视镜头面前都会说三个代表,连最应该是净土的高等学府,学位与官位和金钱都在做着密切的交易。我们对那些因说真话惨遭迫害的人,无动于衷,甚至认为他们是不正常的人,是破坏和谐的人。久而久之,我们的心灵的生命萎缩了,我们用内心的尊严做抵押支付着我们的生存,有的甚至是外表光鲜的生存,无权者被盘剥被摧残而无话语空间诉说。由于我们全面接受谎言的潜规则独裁者而显得道貌岸然,由于我们在谎言前面全面退让,专制政权而显得稳定强大,我们的精神王国由于失去真话的保卫而沦陷了,深深地沦陷了。在这样的情形下,非运动的方式--也就是一批人用自己的道义勇气前赴后继地带动整个社会的风气和行为----不可把整个社会从其深陷的谎言漩涡中推动出来,而在当前的中国,任何一个个人大胆地公开说真话都是异乎寻常的,都会产生强大的推动力促使更多的人出来公开说真话,这样一来也必然形成不遵从既有惯例的运动。全民说真话运动是必须的也是必然的。

 
三、 说什么样的真话

我们开展的说真话运动是针对公共生活领域的,我们不主张揭露与公共生活无关的任何个人隐私。所谓的公共生活就是公民缴纳的税金所供给的、旨在增进公民福祉的所有公共的人与事。任何一个公民都有资格和权利,也有责任在公共生活中说三道四畅所欲言,以防止公权力的腐败、腐蚀和侵害。然而,任何独裁者都是从独霸公权力控制公共领域的话语权开始,用暴力威胁用谎言萎靡人们的自由言语和自由思想的能力,进而摧毁人们的自我尊严和独立人格的。所以,生活在真实的公共生活中,必定是对专制社会的最根本瓦解。

说真话首先就是说真心话,不说违心的话。说出你自己对历史的真心评价,说出你自己对现时中国和世界的真心看法,说出你自己对国家的真心愿望,说出你自己对当地政府的真心批评,说出你自己对政府应该做什么和不应该做什么的真心要求。说真心话时,拒绝套用独裁政权的谎言机器制造的控制人们自由思想的语言和语言模式。真心话不等于正确的话,言论自由的真谛不在于允许说正确的意见而在于可以自由言说。谁都无法保证自己说的一定正确,但是每个人都知道自己是否说了真心话。让我们从说真心话不说违心话开始,渐渐舒展长期扭曲的心灵状态,冲破专制政权对自由思想的束缚,没有恐惧地在公共生活的领域里真心言说。

说真话就要说真相。掩盖和扭曲历史和现实真相是专制社会谎言统治的重要部分。当历史和现实的真相一旦大白,共产党在中国的革命和在中国的统治将在历史正确的一边毫无立锥之地,它将失去继续生存的阴暗环境。我们要用真相的阳光驱除共产党制造的外衣下爬满中国美丽丰腴的肌肤上的罪恶的虱子,恢复中国社会应有的健美。我们不再做政治化妆师,不再接受也不配合政治化妆师的工作,不写红色经典,不搞红色旅游,不使用掩盖历史真相扭曲人们思想的词汇,比如说解放(其实是更残酷的奴役),三年自然灾害(其实是人祸),六四风波(其实是六四大屠杀),等等。我们要大说特说历史真相、说现实真相,说大真相、说小真相,说世界的真相说中国的真相,说当地的真相,说你周围的真相,向大大小小国王痛痛快快叫一声国王没穿衣服!。让谁控制了历史谁就控制了现在、谁控制了现在谁就控制了历史的历史在我们这代人的真相言说中结束。

说真话就要说不满。专制政权的特性之一就是不断地制造不满而又不允许人们表达不满。共产党政权在其政治上全面控制时期要求人们真诚地相信它、真心地赞美它,现在它在政治民主化上已经处于守势,它只能期望人们不反对它或违心地承认它和歌颂它。我们中国人应该从今天开始摒弃违心接受、承认、歌颂和无动于衷的犬儒主义态度,把历史上的不满说出来,把现时的不满说出来,把强加在自己和别人身上的不公说出来,把官僚的腐败说出来,把共产党专制政权摧残人性的罪恶和反人类的罪行说出来,让世人都知道在专制政权的统治下,社会是多么不和谐,让任何腐败都没有谎言的遮盖而赤裸出来,让任何的暴力都没有谎言的扶持而跛脚起来。让人们都明白,专制政府是没有能力消减政府腐败更没有能力建立和谐社会的;纳税人作为政府的主人天然具有直接反腐败和反公权滥用的权利,公民的充分表达才是通向和谐社会的第一步。

 
四、 怎样说真话

在现时的中国,公民没有可靠的制度化的渠道把真话输入大众媒体和政府决策程中去。因此,说真话运动就要自己创造自由言说的渠道。

说真话运动首先要把说真话当作一个习惯去培养,要求我们拒绝谎言,不参加虚假的庆典、节日,不支持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不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和任何虚假媒体的报道,不看党报党刊并拒绝与宣传部门的谎言政策合作,让一切的日常生活中的谈话、闲聊和通信等活动都在真实的公共生活的话语下进行。让谎言的链条在我们的口中断掉。

说真话可以采取给中国当局领导人或地方政府领导人写信或发公开信的形式,假如你同意已经发表的某一公开信的内容,你也可在此公开信上签字并寄给你想反映民意的领导人。公开信不断发表和寄来,让他们无法回避公民的声音。

说真话可以采取在网上发表文章,写博客、写留言写评论的方式,也可采用发手机短信的方式,让中国上空的电子网波中源源不断地滚动着我们中国人所言说的真心话、真相和不满。

说真话可以采取接受自由媒体采访、出口转内销的方式。就像资本的自由流通给人们带来物质致富的机会一样,真话的自由流通将会给人们带来精神致富的机会。

说真话运动是民意制度建设运动,我们要向各级人民代表说真心话、说真相、说不满,让人民代表逐渐习惯于听民意,并习惯把民意带到议会的殿堂里言说。
   

五、 结语

在共产党的专制政权的长期统治下,我们中国人失去的太多了。我们甚至失去了话语权、失去了自由言说的能力。我们要不断持续地努力说真话,夺回我们的话语权,恢复我们自由言说的能力。对于一个个人来说,在中国说真话,是心灵的自我拯救,身体上,这是困难的举动,但是灵魂上,这是唯一的选择。对于整个民族,建立民主制度的目标要求我们从整体上清理专制政权统治长期恶质化的以谎言盛行为标志的政治文化环境。人类文明进步的历史就是真话不断战胜谎言的历史。让我们用公开的自主言说克服我们对专制政权的恐惧,用持续的说真话运动聚孤胆为群胆,恢复公民的尊严和自信,光复我们沦陷已久的精神王国,为未来全面建设民主社会准备必要的干净的公民文化基础。

亲爱的同胞,行动起来吧!


2007年11月23日







我们要不断持续地努力说真话,夺回我们的话语权,恢复我们自由言说的能力。



一、引言

最近一个时期,一个接着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体制内的官员、民主人士、学者和商人,凭着自己的道义良心和社会责任感勇敢地站出来,发表给中国最高当局的公开信,真实述说自己对当前中国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宗教和环境等现状的分析和担忧,大胆指出一党专政的祸弊,并恳切要求中国当局开启旨在建立民主、合理、和谐社会的政治改革。我们高兴地看到,在中国,民主力量的体制内外的界限正渐渐地被打破;更令人鼓舞的是,虽然,自由言论者在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强压之下,依然面临着遭受残酷迫害的危险,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凭着自己的胆识,不断发出来自良心的真实声音。当今中国共产党的专制政权和任何专制政权一样都是三条腿的桌子,一条腿是垄断权力的巨大利益换来的统治集团的效忠,一条腿是暴力威胁,再一条腿就是谎言。其中只要有一条腿断掉,专制政权就会轰然倒下。在中国,纳税人的权利全面对抗统治集团的特权、和平理性全面对抗专制暴力、真话全面对抗谎言的时机已渐渐成熟。就让我们从最简单的开始吧。我呼吁,在中国开展一场轰轰烈烈的全民说真话运动。


二、 为什么要开展说真话运动

本来,说真话是不需要搞运动的,在一个文明的社会里,说真话应该是人们公共生活的基本习惯。然而,我们整个民族长期生活在专制统治者用暴力和谎言铸就的社会里,虚假的历史、虚构的事实、伪造的伟大、伪善的道德、伪装的幸福、、、、、、从上到下充斥泛滥,一切的罪恶都在谎言的掩护扶持下大行其道。多少人因为说真话而系狱,而惨死,而妻离子散?!就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人们依然由于说真话而要遭受经济制裁和政治迫害、遭受监禁、遭受精神和肉体的折磨、甚至面临失去生命的危险!我们,作为一个社会,已经失去了说真话的习惯,我们不仅失去了说真话的习惯而且养成了容忍谎言的习惯,我们不仅养成了容忍谎言的习惯而且养成了听从谎言的习惯,我们不仅养成了听从谎言的习惯而且养成了主动说谎言并靠其生存的习惯。整个社会弄虚作假,来的那么自然那么习以为常,甚至连幼儿园的孩子在电视镜头面前都会说三个代表,连最应该是净土的高等学府,学位与官位和金钱都在做着密切的交易。我们对那些因说真话惨遭迫害的人,无动于衷,甚至认为他们是不正常的人,是破坏和谐的人。久而久之,我们的心灵的生命萎缩了,我们用内心的尊严做抵押支付着我们的生存,有的甚至是外表光鲜的生存,无权者被盘剥被摧残而无话语空间诉说。由于我们全面接受谎言的潜规则独裁者而显得道貌岸然,由于我们在谎言前面全面退让,专制政权而显得稳定强大,我们的精神王国由于失去真话的保卫而沦陷了,深深地沦陷了。在这样的情形下,非运动的方式--也就是一批人用自己的道义勇气前赴后继地带动整个社会的风气和行为----不可把整个社会从其深陷的谎言漩涡中推动出来,而在当前的中国,任何一个个人大胆地公开说真话都是异乎寻常的,都会产生强大的推动力促使更多的人出来公开说真话,这样一来也必然形成不遵从既有惯例的运动。全民说真话运动是必须的也是必然的。

 
三、 说什么样的真话

我们开展的说真话运动是针对公共生活领域的,我们不主张揭露与公共生活无关的任何个人隐私。所谓的公共生活就是公民缴纳的税金所供给的、旨在增进公民福祉的所有公共的人与事。任何一个公民都有资格和权利,也有责任在公共生活中说三道四畅所欲言,以防止公权力的腐败、腐蚀和侵害。然而,任何独裁者都是从独霸公权力控制公共领域的话语权开始,用暴力威胁用谎言萎靡人们的自由言语和自由思想的能力,进而摧毁人们的自我尊严和独立人格的。所以,生活在真实的公共生活中,必定是对专制社会的最根本瓦解。

说真话首先就是说真心话,不说违心的话。说出你自己对历史的真心评价,说出你自己对现时中国和世界的真心看法,说出你自己对国家的真心愿望,说出你自己对当地政府的真心批评,说出你自己对政府应该做什么和不应该做什么的真心要求。说真心话时,拒绝套用独裁政权的谎言机器制造的控制人们自由思想的语言和语言模式。真心话不等于正确的话,言论自由的真谛不在于允许说正确的意见而在于可以自由言说。谁都无法保证自己说的一定正确,但是每个人都知道自己是否说了真心话。让我们从说真心话不说违心话开始,渐渐舒展长期扭曲的心灵状态,冲破专制政权对自由思想的束缚,没有恐惧地在公共生活的领域里真心言说。

说真话就要说真相。掩盖和扭曲历史和现实真相是专制社会谎言统治的重要部分。当历史和现实的真相一旦大白,共产党在中国的革命和在中国的统治将在历史正确的一边毫无立锥之地,它将失去继续生存的阴暗环境。我们要用真相的阳光驱除共产党制造的外衣下爬满中国美丽丰腴的肌肤上的罪恶的虱子,恢复中国社会应有的健美。我们不再做政治化妆师,不再接受也不配合政治化妆师的工作,不写红色经典,不搞红色旅游,不使用掩盖历史真相扭曲人们思想的词汇,比如说解放(其实是更残酷的奴役),三年自然灾害(其实是人祸),六四风波(其实是六四大屠杀),等等。我们要大说特说历史真相、说现实真相,说大真相、说小真相,说世界的真相说中国的真相,说当地的真相,说你周围的真相,向大大小小国王痛痛快快叫一声国王没穿衣服!。让谁控制了历史谁就控制了现在、谁控制了现在谁就控制了历史的历史在我们这代人的真相言说中结束。

说真话就要说不满。专制政权的特性之一就是不断地制造不满而又不允许人们表达不满。共产党政权在其政治上全面控制时期要求人们真诚地相信它、真心地赞美它,现在它在政治民主化上已经处于守势,它只能期望人们不反对它或违心地承认它和歌颂它。我们中国人应该从今天开始摒弃违心接受、承认、歌颂和无动于衷的犬儒主义态度,把历史上的不满说出来,把现时的不满说出来,把强加在自己和别人身上的不公说出来,把官僚的腐败说出来,把共产党专制政权摧残人性的罪恶和反人类的罪行说出来,让世人都知道在专制政权的统治下,社会是多么不和谐,让任何腐败都没有谎言的遮盖而赤裸出来,让任何的暴力都没有谎言的扶持而跛脚起来。让人们都明白,专制政府是没有能力消减政府腐败更没有能力建立和谐社会的;纳税人作为政府的主人天然具有直接反腐败和反公权滥用的权利,公民的充分表达才是通向和谐社会的第一步。

 
四、 怎样说真话

在现时的中国,公民没有可靠的制度化的渠道把真话输入大众媒体和政府决策程中去。因此,说真话运动就要自己创造自由言说的渠道。

说真话运动首先要把说真话当作一个习惯去培养,要求我们拒绝谎言,不参加虚假的庆典、节日,不支持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不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和任何虚假媒体的报道,不看党报党刊并拒绝与宣传部门的谎言政策合作,让一切的日常生活中的谈话、闲聊和通信等活动都在真实的公共生活的话语下进行。让谎言的链条在我们的口中断掉。

说真话可以采取给中国当局领导人或地方政府领导人写信或发公开信的形式,假如你同意已经发表的某一公开信的内容,你也可在此公开信上签字并寄给你想反映民意的领导人。公开信不断发表和寄来,让他们无法回避公民的声音。

说真话可以采取在网上发表文章,写博客、写留言写评论的方式,也可采用发手机短信的方式,让中国上空的电子网波中源源不断地滚动着我们中国人所言说的真心话、真相和不满。

说真话可以采取接受自由媒体采访、出口转内销的方式。就像资本的自由流通给人们带来物质致富的机会一样,真话的自由流通将会给人们带来精神致富的机会。

说真话运动是民意制度建设运动,我们要向各级人民代表说真心话、说真相、说不满,让人民代表逐渐习惯于听民意,并习惯把民意带到议会的殿堂里言说。
   

五、 结语

在共产党的专制政权的长期统治下,我们中国人失去的太多了。我们甚至失去了话语权、失去了自由言说的能力。我们要不断持续地努力说真话,夺回我们的话语权,恢复我们自由言说的能力。对于一个个人来说,在中国说真话,是心灵的自我拯救,身体上,这是困难的举动,但是灵魂上,这是唯一的选择。对于整个民族,建立民主制度的目标要求我们从整体上清理专制政权统治长期恶质化的以谎言盛行为标志的政治文化环境。人类文明进步的历史就是真话不断战胜谎言的历史。让我们用公开的自主言说克服我们对专制政权的恐惧,用持续的说真话运动聚孤胆为群胆,恢复公民的尊严和自信,光复我们沦陷已久的精神王国,为未来全面建设民主社会准备必要的干净的公民文化基础。

亲爱的同胞,行动起来吧!


2007年11月23日







我们要不断持续地努力说真话,夺回我们的话语权,恢复我们自由言说的能力。



一、引言

最近一个时期,一个接着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体制内的官员、民主人士、学者和商人,凭着自己的道义良心和社会责任感勇敢地站出来,发表给中国最高当局的公开信,真实述说自己对当前中国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宗教和环境等现状的分析和担忧,大胆指出一党专政的祸弊,并恳切要求中国当局开启旨在建立民主、合理、和谐社会的政治改革。我们高兴地看到,在中国,民主力量的体制内外的界限正渐渐地被打破;更令人鼓舞的是,虽然,自由言论者在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强压之下,依然面临着遭受残酷迫害的危险,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凭着自己的胆识,不断发出来自良心的真实声音。当今中国共产党的专制政权和任何专制政权一样都是三条腿的桌子,一条腿是垄断权力的巨大利益换来的统治集团的效忠,一条腿是暴力威胁,再一条腿就是谎言。其中只要有一条腿断掉,专制政权就会轰然倒下。在中国,纳税人的权利全面对抗统治集团的特权、和平理性全面对抗专制暴力、真话全面对抗谎言的时机已渐渐成熟。就让我们从最简单的开始吧。我呼吁,在中国开展一场轰轰烈烈的全民说真话运动。


二、 为什么要开展说真话运动

本来,说真话是不需要搞运动的,在一个文明的社会里,说真话应该是人们公共生活的基本习惯。然而,我们整个民族长期生活在专制统治者用暴力和谎言铸就的社会里,虚假的历史、虚构的事实、伪造的伟大、伪善的道德、伪装的幸福、、、、、、从上到下充斥泛滥,一切的罪恶都在谎言的掩护扶持下大行其道。多少人因为说真话而系狱,而惨死,而妻离子散?!就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人们依然由于说真话而要遭受经济制裁和政治迫害、遭受监禁、遭受精神和肉体的折磨、甚至面临失去生命的危险!我们,作为一个社会,已经失去了说真话的习惯,我们不仅失去了说真话的习惯而且养成了容忍谎言的习惯,我们不仅养成了容忍谎言的习惯而且养成了听从谎言的习惯,我们不仅养成了听从谎言的习惯而且养成了主动说谎言并靠其生存的习惯。整个社会弄虚作假,来的那么自然那么习以为常,甚至连幼儿园的孩子在电视镜头面前都会说三个代表,连最应该是净土的高等学府,学位与官位和金钱都在做着密切的交易。我们对那些因说真话惨遭迫害的人,无动于衷,甚至认为他们是不正常的人,是破坏和谐的人。久而久之,我们的心灵的生命萎缩了,我们用内心的尊严做抵押支付着我们的生存,有的甚至是外表光鲜的生存,无权者被盘剥被摧残而无话语空间诉说。由于我们全面接受谎言的潜规则独裁者而显得道貌岸然,由于我们在谎言前面全面退让,专制政权而显得稳定强大,我们的精神王国由于失去真话的保卫而沦陷了,深深地沦陷了。在这样的情形下,非运动的方式--也就是一批人用自己的道义勇气前赴后继地带动整个社会的风气和行为----不可把整个社会从其深陷的谎言漩涡中推动出来,而在当前的中国,任何一个个人大胆地公开说真话都是异乎寻常的,都会产生强大的推动力促使更多的人出来公开说真话,这样一来也必然形成不遵从既有惯例的运动。全民说真话运动是必须的也是必然的。

 
三、 说什么样的真话

我们开展的说真话运动是针对公共生活领域的,我们不主张揭露与公共生活无关的任何个人隐私。所谓的公共生活就是公民缴纳的税金所供给的、旨在增进公民福祉的所有公共的人与事。任何一个公民都有资格和权利,也有责任在公共生活中说三道四畅所欲言,以防止公权力的腐败、腐蚀和侵害。然而,任何独裁者都是从独霸公权力控制公共领域的话语权开始,用暴力威胁用谎言萎靡人们的自由言语和自由思想的能力,进而摧毁人们的自我尊严和独立人格的。所以,生活在真实的公共生活中,必定是对专制社会的最根本瓦解。

说真话首先就是说真心话,不说违心的话。说出你自己对历史的真心评价,说出你自己对现时中国和世界的真心看法,说出你自己对国家的真心愿望,说出你自己对当地政府的真心批评,说出你自己对政府应该做什么和不应该做什么的真心要求。说真心话时,拒绝套用独裁政权的谎言机器制造的控制人们自由思想的语言和语言模式。真心话不等于正确的话,言论自由的真谛不在于允许说正确的意见而在于可以自由言说。谁都无法保证自己说的一定正确,但是每个人都知道自己是否说了真心话。让我们从说真心话不说违心话开始,渐渐舒展长期扭曲的心灵状态,冲破专制政权对自由思想的束缚,没有恐惧地在公共生活的领域里真心言说。

说真话就要说真相。掩盖和扭曲历史和现实真相是专制社会谎言统治的重要部分。当历史和现实的真相一旦大白,共产党在中国的革命和在中国的统治将在历史正确的一边毫无立锥之地,它将失去继续生存的阴暗环境。我们要用真相的阳光驱除共产党制造的外衣下爬满中国美丽丰腴的肌肤上的罪恶的虱子,恢复中国社会应有的健美。我们不再做政治化妆师,不再接受也不配合政治化妆师的工作,不写红色经典,不搞红色旅游,不使用掩盖历史真相扭曲人们思想的词汇,比如说解放(其实是更残酷的奴役),三年自然灾害(其实是人祸),六四风波(其实是六四大屠杀),等等。我们要大说特说历史真相、说现实真相,说大真相、说小真相,说世界的真相说中国的真相,说当地的真相,说你周围的真相,向大大小小国王痛痛快快叫一声国王没穿衣服!。让谁控制了历史谁就控制了现在、谁控制了现在谁就控制了历史的历史在我们这代人的真相言说中结束。

说真话就要说不满。专制政权的特性之一就是不断地制造不满而又不允许人们表达不满。共产党政权在其政治上全面控制时期要求人们真诚地相信它、真心地赞美它,现在它在政治民主化上已经处于守势,它只能期望人们不反对它或违心地承认它和歌颂它。我们中国人应该从今天开始摒弃违心接受、承认、歌颂和无动于衷的犬儒主义态度,把历史上的不满说出来,把现时的不满说出来,把强加在自己和别人身上的不公说出来,把官僚的腐败说出来,把共产党专制政权摧残人性的罪恶和反人类的罪行说出来,让世人都知道在专制政权的统治下,社会是多么不和谐,让任何腐败都没有谎言的遮盖而赤裸出来,让任何的暴力都没有谎言的扶持而跛脚起来。让人们都明白,专制政府是没有能力消减政府腐败更没有能力建立和谐社会的;纳税人作为政府的主人天然具有直接反腐败和反公权滥用的权利,公民的充分表达才是通向和谐社会的第一步。

 
四、 怎样说真话

在现时的中国,公民没有可靠的制度化的渠道把真话输入大众媒体和政府决策程中去。因此,说真话运动就要自己创造自由言说的渠道。

说真话运动首先要把说真话当作一个习惯去培养,要求我们拒绝谎言,不参加虚假的庆典、节日,不支持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不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和任何虚假媒体的报道,不看党报党刊并拒绝与宣传部门的谎言政策合作,让一切的日常生活中的谈话、闲聊和通信等活动都在真实的公共生活的话语下进行。让谎言的链条在我们的口中断掉。

说真话可以采取给中国当局领导人或地方政府领导人写信或发公开信的形式,假如你同意已经发表的某一公开信的内容,你也可在此公开信上签字并寄给你想反映民意的领导人。公开信不断发表和寄来,让他们无法回避公民的声音。

说真话可以采取在网上发表文章,写博客、写留言写评论的方式,也可采用发手机短信的方式,让中国上空的电子网波中源源不断地滚动着我们中国人所言说的真心话、真相和不满。

说真话可以采取接受自由媒体采访、出口转内销的方式。就像资本的自由流通给人们带来物质致富的机会一样,真话的自由流通将会给人们带来精神致富的机会。

说真话运动是民意制度建设运动,我们要向各级人民代表说真心话、说真相、说不满,让人民代表逐渐习惯于听民意,并习惯把民意带到议会的殿堂里言说。
   

五、 结语

在共产党的专制政权的长期统治下,我们中国人失去的太多了。我们甚至失去了话语权、失去了自由言说的能力。我们要不断持续地努力说真话,夺回我们的话语权,恢复我们自由言说的能力。对于一个个人来说,在中国说真话,是心灵的自我拯救,身体上,这是困难的举动,但是灵魂上,这是唯一的选择。对于整个民族,建立民主制度的目标要求我们从整体上清理专制政权统治长期恶质化的以谎言盛行为标志的政治文化环境。人类文明进步的历史就是真话不断战胜谎言的历史。让我们用公开的自主言说克服我们对专制政权的恐惧,用持续的说真话运动聚孤胆为群胆,恢复公民的尊严和自信,光复我们沦陷已久的精神王国,为未来全面建设民主社会准备必要的干净的公民文化基础。

亲爱的同胞,行动起来吧!


2007年11月23日







我们要不断持续地努力说真话,夺回我们的话语权,恢复我们自由言说的能力。



一、引言

最近一个时期,一个接着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体制内的官员、民主人士、学者和商人,凭着自己的道义良心和社会责任感勇敢地站出来,发表给中国最高当局的公开信,真实述说自己对当前中国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宗教和环境等现状的分析和担忧,大胆指出一党专政的祸弊,并恳切要求中国当局开启旨在建立民主、合理、和谐社会的政治改革。我们高兴地看到,在中国,民主力量的体制内外的界限正渐渐地被打破;更令人鼓舞的是,虽然,自由言论者在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强压之下,依然面临着遭受残酷迫害的危险,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凭着自己的胆识,不断发出来自良心的真实声音。当今中国共产党的专制政权和任何专制政权一样都是三条腿的桌子,一条腿是垄断权力的巨大利益换来的统治集团的效忠,一条腿是暴力威胁,再一条腿就是谎言。其中只要有一条腿断掉,专制政权就会轰然倒下。在中国,纳税人的权利全面对抗统治集团的特权、和平理性全面对抗专制暴力、真话全面对抗谎言的时机已渐渐成熟。就让我们从最简单的开始吧。我呼吁,在中国开展一场轰轰烈烈的全民说真话运动。


二、 为什么要开展说真话运动

本来,说真话是不需要搞运动的,在一个文明的社会里,说真话应该是人们公共生活的基本习惯。然而,我们整个民族长期生活在专制统治者用暴力和谎言铸就的社会里,虚假的历史、虚构的事实、伪造的伟大、伪善的道德、伪装的幸福、、、、、、从上到下充斥泛滥,一切的罪恶都在谎言的掩护扶持下大行其道。多少人因为说真话而系狱,而惨死,而妻离子散?!就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人们依然由于说真话而要遭受经济制裁和政治迫害、遭受监禁、遭受精神和肉体的折磨、甚至面临失去生命的危险!我们,作为一个社会,已经失去了说真话的习惯,我们不仅失去了说真话的习惯而且养成了容忍谎言的习惯,我们不仅养成了容忍谎言的习惯而且养成了听从谎言的习惯,我们不仅养成了听从谎言的习惯而且养成了主动说谎言并靠其生存的习惯。整个社会弄虚作假,来的那么自然那么习以为常,甚至连幼儿园的孩子在电视镜头面前都会说三个代表,连最应该是净土的高等学府,学位与官位和金钱都在做着密切的交易。我们对那些因说真话惨遭迫害的人,无动于衷,甚至认为他们是不正常的人,是破坏和谐的人。久而久之,我们的心灵的生命萎缩了,我们用内心的尊严做抵押支付着我们的生存,有的甚至是外表光鲜的生存,无权者被盘剥被摧残而无话语空间诉说。由于我们全面接受谎言的潜规则独裁者而显得道貌岸然,由于我们在谎言前面全面退让,专制政权而显得稳定强大,我们的精神王国由于失去真话的保卫而沦陷了,深深地沦陷了。在这样的情形下,非运动的方式--也就是一批人用自己的道义勇气前赴后继地带动整个社会的风气和行为----不可把整个社会从其深陷的谎言漩涡中推动出来,而在当前的中国,任何一个个人大胆地公开说真话都是异乎寻常的,都会产生强大的推动力促使更多的人出来公开说真话,这样一来也必然形成不遵从既有惯例的运动。全民说真话运动是必须的也是必然的。

 
三、 说什么样的真话

我们开展的说真话运动是针对公共生活领域的,我们不主张揭露与公共生活无关的任何个人隐私。所谓的公共生活就是公民缴纳的税金所供给的、旨在增进公民福祉的所有公共的人与事。任何一个公民都有资格和权利,也有责任在公共生活中说三道四畅所欲言,以防止公权力的腐败、腐蚀和侵害。然而,任何独裁者都是从独霸公权力控制公共领域的话语权开始,用暴力威胁用谎言萎靡人们的自由言语和自由思想的能力,进而摧毁人们的自我尊严和独立人格的。所以,生活在真实的公共生活中,必定是对专制社会的最根本瓦解。

说真话首先就是说真心话,不说违心的话。说出你自己对历史的真心评价,说出你自己对现时中国和世界的真心看法,说出你自己对国家的真心愿望,说出你自己对当地政府的真心批评,说出你自己对政府应该做什么和不应该做什么的真心要求。说真心话时,拒绝套用独裁政权的谎言机器制造的控制人们自由思想的语言和语言模式。真心话不等于正确的话,言论自由的真谛不在于允许说正确的意见而在于可以自由言说。谁都无法保证自己说的一定正确,但是每个人都知道自己是否说了真心话。让我们从说真心话不说违心话开始,渐渐舒展长期扭曲的心灵状态,冲破专制政权对自由思想的束缚,没有恐惧地在公共生活的领域里真心言说。

说真话就要说真相。掩盖和扭曲历史和现实真相是专制社会谎言统治的重要部分。当历史和现实的真相一旦大白,共产党在中国的革命和在中国的统治将在历史正确的一边毫无立锥之地,它将失去继续生存的阴暗环境。我们要用真相的阳光驱除共产党制造的外衣下爬满中国美丽丰腴的肌肤上的罪恶的虱子,恢复中国社会应有的健美。我们不再做政治化妆师,不再接受也不配合政治化妆师的工作,不写红色经典,不搞红色旅游,不使用掩盖历史真相扭曲人们思想的词汇,比如说解放(其实是更残酷的奴役),三年自然灾害(其实是人祸),六四风波(其实是六四大屠杀),等等。我们要大说特说历史真相、说现实真相,说大真相、说小真相,说世界的真相说中国的真相,说当地的真相,说你周围的真相,向大大小小国王痛痛快快叫一声国王没穿衣服!。让谁控制了历史谁就控制了现在、谁控制了现在谁就控制了历史的历史在我们这代人的真相言说中结束。

说真话就要说不满。专制政权的特性之一就是不断地制造不满而又不允许人们表达不满。共产党政权在其政治上全面控制时期要求人们真诚地相信它、真心地赞美它,现在它在政治民主化上已经处于守势,它只能期望人们不反对它或违心地承认它和歌颂它。我们中国人应该从今天开始摒弃违心接受、承认、歌颂和无动于衷的犬儒主义态度,把历史上的不满说出来,把现时的不满说出来,把强加在自己和别人身上的不公说出来,把官僚的腐败说出来,把共产党专制政权摧残人性的罪恶和反人类的罪行说出来,让世人都知道在专制政权的统治下,社会是多么不和谐,让任何腐败都没有谎言的遮盖而赤裸出来,让任何的暴力都没有谎言的扶持而跛脚起来。让人们都明白,专制政府是没有能力消减政府腐败更没有能力建立和谐社会的;纳税人作为政府的主人天然具有直接反腐败和反公权滥用的权利,公民的充分表达才是通向和谐社会的第一步。

 
四、 怎样说真话

在现时的中国,公民没有可靠的制度化的渠道把真话输入大众媒体和政府决策程中去。因此,说真话运动就要自己创造自由言说的渠道。

说真话运动首先要把说真话当作一个习惯去培养,要求我们拒绝谎言,不参加虚假的庆典、节日,不支持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不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和任何虚假媒体的报道,不看党报党刊并拒绝与宣传部门的谎言政策合作,让一切的日常生活中的谈话、闲聊和通信等活动都在真实的公共生活的话语下进行。让谎言的链条在我们的口中断掉。

说真话可以采取给中国当局领导人或地方政府领导人写信或发公开信的形式,假如你同意已经发表的某一公开信的内容,你也可在此公开信上签字并寄给你想反映民意的领导人。公开信不断发表和寄来,让他们无法回避公民的声音。

说真话可以采取在网上发表文章,写博客、写留言写评论的方式,也可采用发手机短信的方式,让中国上空的电子网波中源源不断地滚动着我们中国人所言说的真心话、真相和不满。

说真话可以采取接受自由媒体采访、出口转内销的方式。就像资本的自由流通给人们带来物质致富的机会一样,真话的自由流通将会给人们带来精神致富的机会。

说真话运动是民意制度建设运动,我们要向各级人民代表说真心话、说真相、说不满,让人民代表逐渐习惯于听民意,并习惯把民意带到议会的殿堂里言说。
   

五、 结语

在共产党的专制政权的长期统治下,我们中国人失去的太多了。我们甚至失去了话语权、失去了自由言说的能力。我们要不断持续地努力说真话,夺回我们的话语权,恢复我们自由言说的能力。对于一个个人来说,在中国说真话,是心灵的自我拯救,身体上,这是困难的举动,但是灵魂上,这是唯一的选择。对于整个民族,建立民主制度的目标要求我们从整体上清理专制政权统治长期恶质化的以谎言盛行为标志的政治文化环境。人类文明进步的历史就是真话不断战胜谎言的历史。让我们用公开的自主言说克服我们对专制政权的恐惧,用持续的说真话运动聚孤胆为群胆,恢复公民的尊严和自信,光复我们沦陷已久的精神王国,为未来全面建设民主社会准备必要的干净的公民文化基础。

亲爱的同胞,行动起来吧!


2007年11月23日







我们要不断持续地努力说真话,夺回我们的话语权,恢复我们自由言说的能力。



一、引言

最近一个时期,一个接着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体制内的官员、民主人士、学者和商人,凭着自己的道义良心和社会责任感勇敢地站出来,发表给中国最高当局的公开信,真实述说自己对当前中国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宗教和环境等现状的分析和担忧,大胆指出一党专政的祸弊,并恳切要求中国当局开启旨在建立民主、合理、和谐社会的政治改革。我们高兴地看到,在中国,民主力量的体制内外的界限正渐渐地被打破;更令人鼓舞的是,虽然,自由言论者在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强压之下,依然面临着遭受残酷迫害的危险,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凭着自己的胆识,不断发出来自良心的真实声音。当今中国共产党的专制政权和任何专制政权一样都是三条腿的桌子,一条腿是垄断权力的巨大利益换来的统治集团的效忠,一条腿是暴力威胁,再一条腿就是谎言。其中只要有一条腿断掉,专制政权就会轰然倒下。在中国,纳税人的权利全面对抗统治集团的特权、和平理性全面对抗专制暴力、真话全面对抗谎言的时机已渐渐成熟。就让我们从最简单的开始吧。我呼吁,在中国开展一场轰轰烈烈的全民说真话运动。


二、 为什么要开展说真话运动

本来,说真话是不需要搞运动的,在一个文明的社会里,说真话应该是人们公共生活的基本习惯。然而,我们整个民族长期生活在专制统治者用暴力和谎言铸就的社会里,虚假的历史、虚构的事实、伪造的伟大、伪善的道德、伪装的幸福、、、、、、从上到下充斥泛滥,一切的罪恶都在谎言的掩护扶持下大行其道。多少人因为说真话而系狱,而惨死,而妻离子散?!就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人们依然由于说真话而要遭受经济制裁和政治迫害、遭受监禁、遭受精神和肉体的折磨、甚至面临失去生命的危险!我们,作为一个社会,已经失去了说真话的习惯,我们不仅失去了说真话的习惯而且养成了容忍谎言的习惯,我们不仅养成了容忍谎言的习惯而且养成了听从谎言的习惯,我们不仅养成了听从谎言的习惯而且养成了主动说谎言并靠其生存的习惯。整个社会弄虚作假,来的那么自然那么习以为常,甚至连幼儿园的孩子在电视镜头面前都会说三个代表,连最应该是净土的高等学府,学位与官位和金钱都在做着密切的交易。我们对那些因说真话惨遭迫害的人,无动于衷,甚至认为他们是不正常的人,是破坏和谐的人。久而久之,我们的心灵的生命萎缩了,我们用内心的尊严做抵押支付着我们的生存,有的甚至是外表光鲜的生存,无权者被盘剥被摧残而无话语空间诉说。由于我们全面接受谎言的潜规则独裁者而显得道貌岸然,由于我们在谎言前面全面退让,专制政权而显得稳定强大,我们的精神王国由于失去真话的保卫而沦陷了,深深地沦陷了。在这样的情形下,非运动的方式--也就是一批人用自己的道义勇气前赴后继地带动整个社会的风气和行为----不可把整个社会从其深陷的谎言漩涡中推动出来,而在当前的中国,任何一个个人大胆地公开说真话都是异乎寻常的,都会产生强大的推动力促使更多的人出来公开说真话,这样一来也必然形成不遵从既有惯例的运动。全民说真话运动是必须的也是必然的。

 
三、 说什么样的真话

我们开展的说真话运动是针对公共生活领域的,我们不主张揭露与公共生活无关的任何个人隐私。所谓的公共生活就是公民缴纳的税金所供给的、旨在增进公民福祉的所有公共的人与事。任何一个公民都有资格和权利,也有责任在公共生活中说三道四畅所欲言,以防止公权力的腐败、腐蚀和侵害。然而,任何独裁者都是从独霸公权力控制公共领域的话语权开始,用暴力威胁用谎言萎靡人们的自由言语和自由思想的能力,进而摧毁人们的自我尊严和独立人格的。所以,生活在真实的公共生活中,必定是对专制社会的最根本瓦解。

说真话首先就是说真心话,不说违心的话。说出你自己对历史的真心评价,说出你自己对现时中国和世界的真心看法,说出你自己对国家的真心愿望,说出你自己对当地政府的真心批评,说出你自己对政府应该做什么和不应该做什么的真心要求。说真心话时,拒绝套用独裁政权的谎言机器制造的控制人们自由思想的语言和语言模式。真心话不等于正确的话,言论自由的真谛不在于允许说正确的意见而在于可以自由言说。谁都无法保证自己说的一定正确,但是每个人都知道自己是否说了真心话。让我们从说真心话不说违心话开始,渐渐舒展长期扭曲的心灵状态,冲破专制政权对自由思想的束缚,没有恐惧地在公共生活的领域里真心言说。

说真话就要说真相。掩盖和扭曲历史和现实真相是专制社会谎言统治的重要部分。当历史和现实的真相一旦大白,共产党在中国的革命和在中国的统治将在历史正确的一边毫无立锥之地,它将失去继续生存的阴暗环境。我们要用真相的阳光驱除共产党制造的外衣下爬满中国美丽丰腴的肌肤上的罪恶的虱子,恢复中国社会应有的健美。我们不再做政治化妆师,不再接受也不配合政治化妆师的工作,不写红色经典,不搞红色旅游,不使用掩盖历史真相扭曲人们思想的词汇,比如说解放(其实是更残酷的奴役),三年自然灾害(其实是人祸),六四风波(其实是六四大屠杀),等等。我们要大说特说历史真相、说现实真相,说大真相、说小真相,说世界的真相说中国的真相,说当地的真相,说你周围的真相,向大大小小国王痛痛快快叫一声国王没穿衣服!。让谁控制了历史谁就控制了现在、谁控制了现在谁就控制了历史的历史在我们这代人的真相言说中结束。

说真话就要说不满。专制政权的特性之一就是不断地制造不满而又不允许人们表达不满。共产党政权在其政治上全面控制时期要求人们真诚地相信它、真心地赞美它,现在它在政治民主化上已经处于守势,它只能期望人们不反对它或违心地承认它和歌颂它。我们中国人应该从今天开始摒弃违心接受、承认、歌颂和无动于衷的犬儒主义态度,把历史上的不满说出来,把现时的不满说出来,把强加在自己和别人身上的不公说出来,把官僚的腐败说出来,把共产党专制政权摧残人性的罪恶和反人类的罪行说出来,让世人都知道在专制政权的统治下,社会是多么不和谐,让任何腐败都没有谎言的遮盖而赤裸出来,让任何的暴力都没有谎言的扶持而跛脚起来。让人们都明白,专制政府是没有能力消减政府腐败更没有能力建立和谐社会的;纳税人作为政府的主人天然具有直接反腐败和反公权滥用的权利,公民的充分表达才是通向和谐社会的第一步。

 
四、 怎样说真话

在现时的中国,公民没有可靠的制度化的渠道把真话输入大众媒体和政府决策程中去。因此,说真话运动就要自己创造自由言说的渠道。

说真话运动首先要把说真话当作一个习惯去培养,要求我们拒绝谎言,不参加虚假的庆典、节日,不支持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不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和任何虚假媒体的报道,不看党报党刊并拒绝与宣传部门的谎言政策合作,让一切的日常生活中的谈话、闲聊和通信等活动都在真实的公共生活的话语下进行。让谎言的链条在我们的口中断掉。

说真话可以采取给中国当局领导人或地方政府领导人写信或发公开信的形式,假如你同意已经发表的某一公开信的内容,你也可在此公开信上签字并寄给你想反映民意的领导人。公开信不断发表和寄来,让他们无法回避公民的声音。

说真话可以采取在网上发表文章,写博客、写留言写评论的方式,也可采用发手机短信的方式,让中国上空的电子网波中源源不断地滚动着我们中国人所言说的真心话、真相和不满。

说真话可以采取接受自由媒体采访、出口转内销的方式。就像资本的自由流通给人们带来物质致富的机会一样,真话的自由流通将会给人们带来精神致富的机会。

说真话运动是民意制度建设运动,我们要向各级人民代表说真心话、说真相、说不满,让人民代表逐渐习惯于听民意,并习惯把民意带到议会的殿堂里言说。
   

五、 结语

在共产党的专制政权的长期统治下,我们中国人失去的太多了。我们甚至失去了话语权、失去了自由言说的能力。我们要不断持续地努力说真话,夺回我们的话语权,恢复我们自由言说的能力。对于一个个人来说,在中国说真话,是心灵的自我拯救,身体上,这是困难的举动,但是灵魂上,这是唯一的选择。对于整个民族,建立民主制度的目标要求我们从整体上清理专制政权统治长期恶质化的以谎言盛行为标志的政治文化环境。人类文明进步的历史就是真话不断战胜谎言的历史。让我们用公开的自主言说克服我们对专制政权的恐惧,用持续的说真话运动聚孤胆为群胆,恢复公民的尊严和自信,光复我们沦陷已久的精神王国,为未来全面建设民主社会准备必要的干净的公民文化基础。

亲爱的同胞,行动起来吧!


2007年11月23日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