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日内瓦人权迷雾
潘晴(澳洲)



日内瓦人权迷雾中折射出希望,中国政治反对派已登上国际政治舞台。

引子:四月,初春的日内瓦乍暖还凉,湖面上散发出的水汽、雾汽、交织在一起弥漫在城市的上空,仿佛给这座世界名城披 上了一层面纱。大街上,依然是古雅与安详的气氛,不同的是多出了许多中国人,他们来自同一个国家,却分别代表著两类人:一类是挟持著十三亿人的统治者—— 中国官方的代表团;另一类是在沉重的压迫下、傲然抬起了头颅的反抗者——民运人士和法轮功的代表。

他们的到来,为一年一度的联合国人权大会带来了一番热闹的景观。使这个已堕落的市侩和功利的国际机构不得不振作起精神,围绕著中国——这个东方大国的人权问题,展开了又一轮的角力。

一、 世界警察和国际流氓:

如今的世界,美国人是老大,大概没有人会怀疑。为了大家都需要的国际规范,美国人充当世界警察,时常出面敲打一下那些滋事生非的流氓无赖国家,过 问一下那些人权记录恶劣的国家,一般想明白了的人也都不会太反感。大凡跳起来又叫又骂的国家,不是心怀鬼胎就是上不了文明舞台的人权恶棍。这警察偏偏有责 任心,愣是要关注一下你家的人权问题。于是,流氓们不得不紧张起来,使出浑身的解数:先是骗,再是赖:“人权问题是我的家事,你管的著吗,你这是干涉内 政、是国际霸权,是企图阻挠中国强盛和发展的恶劣行径。” 最后一招是:“我是流氓我怕谁”。大不了再用银子买,有钱能使鬼推磨,反正我们亚非拉那帮哥们挺受用的,给你来个“NON ACTIONMOTION ”(不动议案),先封了你的“人权谴责案”,拆了你的招术,你不是也拿我无可耐何。此招已用了十几年,履履见效,流氓照样越做越大,待胳膊腿长硬实了,没 准连警察也给做了,谁说未来不能是我老共的天下呢?不过,此话不能说出口,先还得给警察一些好处,诸如经济利益啦、政治交易啦,让你私底下实惠。逢场做戏 吗,何必太任真,只要你让我面子下得来,其它的事情好商量。那警察呢,反正也没来真格的,比起你家的人权,还是我的国家利益最重要。于是见好就收,大家心 照不宣,警察和流氓也就各得其所,相安无事了。

每年的日内瓦,都上演著这样一出戏,今年虽说是热闹了一些,但结果仍是让人深深地感到失望。中国人的人权改善希望在哪里?什么时候中国人才能享有国际文明社会的人权待遇,真正的活得象个人,如何去做,答案在哪里?

二、此役人权之战之探讨:

三月下旬以来,国际媒体频频报导著一个话题:美国将在本届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大会上提出对中国人权状况的讨论案。西方一些有责任感的政治家、人权活 动家、各非政府组织的代表纷纷表示了强烈关注,海外的中国人权组织、民运组织、法轮功等信仰团体也发表了多个申明,强烈要求中国政府停止人权迫害,世界各 地均举办了各种抗议活动。国际社会的强烈反映迫使中共不得不跳出来应战:先是宣布停止中美人权对话,转而反控美国的人权状况不佳,接著宣布和澳洲进行人权 对话,还发表了《中国人权白皮书》谓之如何改善芸芸’,著实忙乱了一阵。。四月,中共派出了庞大代表团,几百名中共外交人员分别以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的名义 汇集日内瓦,展开了紧张的拉票游税活动。当然要对付如影随行的法轮功,以及老对手魏京生等海外民运人士,不化力气也不行。事实证明,国际压力是有效的,特 别是在重要的国际舞台,逼迫中共走上被告席,是对中共的有力打击。迫害人权毕竟是丑行,登不上大雅之堂,虽然靠收买那些亚非拉国家,暂时避掉了“人权谴责 案”,但还是在国际社会丢足了人。何况那些拿钱的国家也都是些无赖,下回给不足,翻脸就不认人,保不准就反了水,流氓老大的面子往哪里搁。就拿这次人权会 议来看:除了中共不牺工本,大把化钱之外,今年参加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大会的民运人士多于往年,除了人们所熟悉的魏京生先生之外,还有来自丹麦的刘钢、联席 会议的秘书长黄慈萍、法国的张健、魏小涛、民运的第二代康冬葳等,美国方面参加的还有洛桑、刘小姐,日本的则有民运老将赵南和相林,最远的是来自新西兰的 潘晴。他们奋战在日内瓦,他们的身后是在全世界争取人权解放的人们。

过去,许多民运朋友对人权民运外交活动重视不够,包括笔者本身,此次亲赴日内瓦的经历使我端正了认识,击溃共产党的专制统治就从我们身边开始。不 要为共产党逃过了这次“人权谴责案”而沮丧,我们努力的成绩由我们的对手作了最好的注脚:一名中共媒体的代表私下里向我们表示:国内的人很清楚,你们在这 里干的事对他们是有用的,否则上边派这么多人来对付你们干什么,庞大的代表团总不至于是来旅游的吧?

人权大会结束了,民运战友和法轮功学员相会一笑,明年,我们接著来!
四月二十四日于纽约

注:潘晴,联席会议代表、中国自由民主党秘书长。

日内瓦人权迷雾中折射出希望,中国政治反对派已登上国际政治舞台。

引子:四月,初春的日内瓦乍暖还凉,湖面上散发出的水汽、雾汽、交织在一起弥漫在城市的上空,仿佛给这座世界名城披 上了一层面纱。大街上,依然是古雅与安详的气氛,不同的是多出了许多中国人,他们来自同一个国家,却分别代表著两类人:一类是挟持著十三亿人的统治者—— 中国官方的代表团;另一类是在沉重的压迫下、傲然抬起了头颅的反抗者——民运人士和法轮功的代表。

他们的到来,为一年一度的联合国人权大会带来了一番热闹的景观。使这个已堕落的市侩和功利的国际机构不得不振作起精神,围绕著中国——这个东方大国的人权问题,展开了又一轮的角力。

一、 世界警察和国际流氓:

如今的世界,美国人是老大,大概没有人会怀疑。为了大家都需要的国际规范,美国人充当世界警察,时常出面敲打一下那些滋事生非的流氓无赖国家,过 问一下那些人权记录恶劣的国家,一般想明白了的人也都不会太反感。大凡跳起来又叫又骂的国家,不是心怀鬼胎就是上不了文明舞台的人权恶棍。这警察偏偏有责 任心,愣是要关注一下你家的人权问题。于是,流氓们不得不紧张起来,使出浑身的解数:先是骗,再是赖:“人权问题是我的家事,你管的著吗,你这是干涉内 政、是国际霸权,是企图阻挠中国强盛和发展的恶劣行径。” 最后一招是:“我是流氓我怕谁”。大不了再用银子买,有钱能使鬼推磨,反正我们亚非拉那帮哥们挺受用的,给你来个“NON ACTIONMOTION ”(不动议案),先封了你的“人权谴责案”,拆了你的招术,你不是也拿我无可耐何。此招已用了十几年,履履见效,流氓照样越做越大,待胳膊腿长硬实了,没 准连警察也给做了,谁说未来不能是我老共的天下呢?不过,此话不能说出口,先还得给警察一些好处,诸如经济利益啦、政治交易啦,让你私底下实惠。逢场做戏 吗,何必太任真,只要你让我面子下得来,其它的事情好商量。那警察呢,反正也没来真格的,比起你家的人权,还是我的国家利益最重要。于是见好就收,大家心 照不宣,警察和流氓也就各得其所,相安无事了。

每年的日内瓦,都上演著这样一出戏,今年虽说是热闹了一些,但结果仍是让人深深地感到失望。中国人的人权改善希望在哪里?什么时候中国人才能享有国际文明社会的人权待遇,真正的活得象个人,如何去做,答案在哪里?

二、此役人权之战之探讨:

三月下旬以来,国际媒体频频报导著一个话题:美国将在本届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大会上提出对中国人权状况的讨论案。西方一些有责任感的政治家、人权活 动家、各非政府组织的代表纷纷表示了强烈关注,海外的中国人权组织、民运组织、法轮功等信仰团体也发表了多个申明,强烈要求中国政府停止人权迫害,世界各 地均举办了各种抗议活动。国际社会的强烈反映迫使中共不得不跳出来应战:先是宣布停止中美人权对话,转而反控美国的人权状况不佳,接著宣布和澳洲进行人权 对话,还发表了《中国人权白皮书》谓之如何改善芸芸’,著实忙乱了一阵。。四月,中共派出了庞大代表团,几百名中共外交人员分别以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的名义 汇集日内瓦,展开了紧张的拉票游税活动。当然要对付如影随行的法轮功,以及老对手魏京生等海外民运人士,不化力气也不行。事实证明,国际压力是有效的,特 别是在重要的国际舞台,逼迫中共走上被告席,是对中共的有力打击。迫害人权毕竟是丑行,登不上大雅之堂,虽然靠收买那些亚非拉国家,暂时避掉了“人权谴责 案”,但还是在国际社会丢足了人。何况那些拿钱的国家也都是些无赖,下回给不足,翻脸就不认人,保不准就反了水,流氓老大的面子往哪里搁。就拿这次人权会 议来看:除了中共不牺工本,大把化钱之外,今年参加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大会的民运人士多于往年,除了人们所熟悉的魏京生先生之外,还有来自丹麦的刘钢、联席 会议的秘书长黄慈萍、法国的张健、魏小涛、民运的第二代康冬葳等,美国方面参加的还有洛桑、刘小姐,日本的则有民运老将赵南和相林,最远的是来自新西兰的 潘晴。他们奋战在日内瓦,他们的身后是在全世界争取人权解放的人们。

过去,许多民运朋友对人权民运外交活动重视不够,包括笔者本身,此次亲赴日内瓦的经历使我端正了认识,击溃共产党的专制统治就从我们身边开始。不 要为共产党逃过了这次“人权谴责案”而沮丧,我们努力的成绩由我们的对手作了最好的注脚:一名中共媒体的代表私下里向我们表示:国内的人很清楚,你们在这 里干的事对他们是有用的,否则上边派这么多人来对付你们干什么,庞大的代表团总不至于是来旅游的吧?

人权大会结束了,民运战友和法轮功学员相会一笑,明年,我们接著来!
四月二十四日于纽约

注:潘晴,联席会议代表、中国自由民主党秘书长。

日内瓦人权迷雾中折射出希望,中国政治反对派已登上国际政治舞台。

引子:四月,初春的日内瓦乍暖还凉,湖面上散发出的水汽、雾汽、交织在一起弥漫在城市的上空,仿佛给这座世界名城披 上了一层面纱。大街上,依然是古雅与安详的气氛,不同的是多出了许多中国人,他们来自同一个国家,却分别代表著两类人:一类是挟持著十三亿人的统治者—— 中国官方的代表团;另一类是在沉重的压迫下、傲然抬起了头颅的反抗者——民运人士和法轮功的代表。

他们的到来,为一年一度的联合国人权大会带来了一番热闹的景观。使这个已堕落的市侩和功利的国际机构不得不振作起精神,围绕著中国——这个东方大国的人权问题,展开了又一轮的角力。

一、 世界警察和国际流氓:

如今的世界,美国人是老大,大概没有人会怀疑。为了大家都需要的国际规范,美国人充当世界警察,时常出面敲打一下那些滋事生非的流氓无赖国家,过 问一下那些人权记录恶劣的国家,一般想明白了的人也都不会太反感。大凡跳起来又叫又骂的国家,不是心怀鬼胎就是上不了文明舞台的人权恶棍。这警察偏偏有责 任心,愣是要关注一下你家的人权问题。于是,流氓们不得不紧张起来,使出浑身的解数:先是骗,再是赖:“人权问题是我的家事,你管的著吗,你这是干涉内 政、是国际霸权,是企图阻挠中国强盛和发展的恶劣行径。” 最后一招是:“我是流氓我怕谁”。大不了再用银子买,有钱能使鬼推磨,反正我们亚非拉那帮哥们挺受用的,给你来个“NON ACTIONMOTION ”(不动议案),先封了你的“人权谴责案”,拆了你的招术,你不是也拿我无可耐何。此招已用了十几年,履履见效,流氓照样越做越大,待胳膊腿长硬实了,没 准连警察也给做了,谁说未来不能是我老共的天下呢?不过,此话不能说出口,先还得给警察一些好处,诸如经济利益啦、政治交易啦,让你私底下实惠。逢场做戏 吗,何必太任真,只要你让我面子下得来,其它的事情好商量。那警察呢,反正也没来真格的,比起你家的人权,还是我的国家利益最重要。于是见好就收,大家心 照不宣,警察和流氓也就各得其所,相安无事了。

每年的日内瓦,都上演著这样一出戏,今年虽说是热闹了一些,但结果仍是让人深深地感到失望。中国人的人权改善希望在哪里?什么时候中国人才能享有国际文明社会的人权待遇,真正的活得象个人,如何去做,答案在哪里?

二、此役人权之战之探讨:

三月下旬以来,国际媒体频频报导著一个话题:美国将在本届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大会上提出对中国人权状况的讨论案。西方一些有责任感的政治家、人权活 动家、各非政府组织的代表纷纷表示了强烈关注,海外的中国人权组织、民运组织、法轮功等信仰团体也发表了多个申明,强烈要求中国政府停止人权迫害,世界各 地均举办了各种抗议活动。国际社会的强烈反映迫使中共不得不跳出来应战:先是宣布停止中美人权对话,转而反控美国的人权状况不佳,接著宣布和澳洲进行人权 对话,还发表了《中国人权白皮书》谓之如何改善芸芸’,著实忙乱了一阵。。四月,中共派出了庞大代表团,几百名中共外交人员分别以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的名义 汇集日内瓦,展开了紧张的拉票游税活动。当然要对付如影随行的法轮功,以及老对手魏京生等海外民运人士,不化力气也不行。事实证明,国际压力是有效的,特 别是在重要的国际舞台,逼迫中共走上被告席,是对中共的有力打击。迫害人权毕竟是丑行,登不上大雅之堂,虽然靠收买那些亚非拉国家,暂时避掉了“人权谴责 案”,但还是在国际社会丢足了人。何况那些拿钱的国家也都是些无赖,下回给不足,翻脸就不认人,保不准就反了水,流氓老大的面子往哪里搁。就拿这次人权会 议来看:除了中共不牺工本,大把化钱之外,今年参加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大会的民运人士多于往年,除了人们所熟悉的魏京生先生之外,还有来自丹麦的刘钢、联席 会议的秘书长黄慈萍、法国的张健、魏小涛、民运的第二代康冬葳等,美国方面参加的还有洛桑、刘小姐,日本的则有民运老将赵南和相林,最远的是来自新西兰的 潘晴。他们奋战在日内瓦,他们的身后是在全世界争取人权解放的人们。

过去,许多民运朋友对人权民运外交活动重视不够,包括笔者本身,此次亲赴日内瓦的经历使我端正了认识,击溃共产党的专制统治就从我们身边开始。不 要为共产党逃过了这次“人权谴责案”而沮丧,我们努力的成绩由我们的对手作了最好的注脚:一名中共媒体的代表私下里向我们表示:国内的人很清楚,你们在这 里干的事对他们是有用的,否则上边派这么多人来对付你们干什么,庞大的代表团总不至于是来旅游的吧?

人权大会结束了,民运战友和法轮功学员相会一笑,明年,我们接著来!
四月二十四日于纽约

注:潘晴,联席会议代表、中国自由民主党秘书长。

日内瓦人权迷雾中折射出希望,中国政治反对派已登上国际政治舞台。

引子:四月,初春的日内瓦乍暖还凉,湖面上散发出的水汽、雾汽、交织在一起弥漫在城市的上空,仿佛给这座世界名城披 上了一层面纱。大街上,依然是古雅与安详的气氛,不同的是多出了许多中国人,他们来自同一个国家,却分别代表著两类人:一类是挟持著十三亿人的统治者—— 中国官方的代表团;另一类是在沉重的压迫下、傲然抬起了头颅的反抗者——民运人士和法轮功的代表。

他们的到来,为一年一度的联合国人权大会带来了一番热闹的景观。使这个已堕落的市侩和功利的国际机构不得不振作起精神,围绕著中国——这个东方大国的人权问题,展开了又一轮的角力。

一、 世界警察和国际流氓:

如今的世界,美国人是老大,大概没有人会怀疑。为了大家都需要的国际规范,美国人充当世界警察,时常出面敲打一下那些滋事生非的流氓无赖国家,过 问一下那些人权记录恶劣的国家,一般想明白了的人也都不会太反感。大凡跳起来又叫又骂的国家,不是心怀鬼胎就是上不了文明舞台的人权恶棍。这警察偏偏有责 任心,愣是要关注一下你家的人权问题。于是,流氓们不得不紧张起来,使出浑身的解数:先是骗,再是赖:“人权问题是我的家事,你管的著吗,你这是干涉内 政、是国际霸权,是企图阻挠中国强盛和发展的恶劣行径。” 最后一招是:“我是流氓我怕谁”。大不了再用银子买,有钱能使鬼推磨,反正我们亚非拉那帮哥们挺受用的,给你来个“NON ACTIONMOTION ”(不动议案),先封了你的“人权谴责案”,拆了你的招术,你不是也拿我无可耐何。此招已用了十几年,履履见效,流氓照样越做越大,待胳膊腿长硬实了,没 准连警察也给做了,谁说未来不能是我老共的天下呢?不过,此话不能说出口,先还得给警察一些好处,诸如经济利益啦、政治交易啦,让你私底下实惠。逢场做戏 吗,何必太任真,只要你让我面子下得来,其它的事情好商量。那警察呢,反正也没来真格的,比起你家的人权,还是我的国家利益最重要。于是见好就收,大家心 照不宣,警察和流氓也就各得其所,相安无事了。

每年的日内瓦,都上演著这样一出戏,今年虽说是热闹了一些,但结果仍是让人深深地感到失望。中国人的人权改善希望在哪里?什么时候中国人才能享有国际文明社会的人权待遇,真正的活得象个人,如何去做,答案在哪里?

二、此役人权之战之探讨:

三月下旬以来,国际媒体频频报导著一个话题:美国将在本届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大会上提出对中国人权状况的讨论案。西方一些有责任感的政治家、人权活 动家、各非政府组织的代表纷纷表示了强烈关注,海外的中国人权组织、民运组织、法轮功等信仰团体也发表了多个申明,强烈要求中国政府停止人权迫害,世界各 地均举办了各种抗议活动。国际社会的强烈反映迫使中共不得不跳出来应战:先是宣布停止中美人权对话,转而反控美国的人权状况不佳,接著宣布和澳洲进行人权 对话,还发表了《中国人权白皮书》谓之如何改善芸芸’,著实忙乱了一阵。。四月,中共派出了庞大代表团,几百名中共外交人员分别以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的名义 汇集日内瓦,展开了紧张的拉票游税活动。当然要对付如影随行的法轮功,以及老对手魏京生等海外民运人士,不化力气也不行。事实证明,国际压力是有效的,特 别是在重要的国际舞台,逼迫中共走上被告席,是对中共的有力打击。迫害人权毕竟是丑行,登不上大雅之堂,虽然靠收买那些亚非拉国家,暂时避掉了“人权谴责 案”,但还是在国际社会丢足了人。何况那些拿钱的国家也都是些无赖,下回给不足,翻脸就不认人,保不准就反了水,流氓老大的面子往哪里搁。就拿这次人权会 议来看:除了中共不牺工本,大把化钱之外,今年参加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大会的民运人士多于往年,除了人们所熟悉的魏京生先生之外,还有来自丹麦的刘钢、联席 会议的秘书长黄慈萍、法国的张健、魏小涛、民运的第二代康冬葳等,美国方面参加的还有洛桑、刘小姐,日本的则有民运老将赵南和相林,最远的是来自新西兰的 潘晴。他们奋战在日内瓦,他们的身后是在全世界争取人权解放的人们。

过去,许多民运朋友对人权民运外交活动重视不够,包括笔者本身,此次亲赴日内瓦的经历使我端正了认识,击溃共产党的专制统治就从我们身边开始。不 要为共产党逃过了这次“人权谴责案”而沮丧,我们努力的成绩由我们的对手作了最好的注脚:一名中共媒体的代表私下里向我们表示:国内的人很清楚,你们在这 里干的事对他们是有用的,否则上边派这么多人来对付你们干什么,庞大的代表团总不至于是来旅游的吧?

人权大会结束了,民运战友和法轮功学员相会一笑,明年,我们接著来!
四月二十四日于纽约

注:潘晴,联席会议代表、中国自由民主党秘书长。

日内瓦人权迷雾中折射出希望,中国政治反对派已登上国际政治舞台。

引子:四月,初春的日内瓦乍暖还凉,湖面上散发出的水汽、雾汽、交织在一起弥漫在城市的上空,仿佛给这座世界名城披 上了一层面纱。大街上,依然是古雅与安详的气氛,不同的是多出了许多中国人,他们来自同一个国家,却分别代表著两类人:一类是挟持著十三亿人的统治者—— 中国官方的代表团;另一类是在沉重的压迫下、傲然抬起了头颅的反抗者——民运人士和法轮功的代表。

他们的到来,为一年一度的联合国人权大会带来了一番热闹的景观。使这个已堕落的市侩和功利的国际机构不得不振作起精神,围绕著中国——这个东方大国的人权问题,展开了又一轮的角力。

一、 世界警察和国际流氓:

如今的世界,美国人是老大,大概没有人会怀疑。为了大家都需要的国际规范,美国人充当世界警察,时常出面敲打一下那些滋事生非的流氓无赖国家,过 问一下那些人权记录恶劣的国家,一般想明白了的人也都不会太反感。大凡跳起来又叫又骂的国家,不是心怀鬼胎就是上不了文明舞台的人权恶棍。这警察偏偏有责 任心,愣是要关注一下你家的人权问题。于是,流氓们不得不紧张起来,使出浑身的解数:先是骗,再是赖:“人权问题是我的家事,你管的著吗,你这是干涉内 政、是国际霸权,是企图阻挠中国强盛和发展的恶劣行径。” 最后一招是:“我是流氓我怕谁”。大不了再用银子买,有钱能使鬼推磨,反正我们亚非拉那帮哥们挺受用的,给你来个“NON ACTIONMOTION ”(不动议案),先封了你的“人权谴责案”,拆了你的招术,你不是也拿我无可耐何。此招已用了十几年,履履见效,流氓照样越做越大,待胳膊腿长硬实了,没 准连警察也给做了,谁说未来不能是我老共的天下呢?不过,此话不能说出口,先还得给警察一些好处,诸如经济利益啦、政治交易啦,让你私底下实惠。逢场做戏 吗,何必太任真,只要你让我面子下得来,其它的事情好商量。那警察呢,反正也没来真格的,比起你家的人权,还是我的国家利益最重要。于是见好就收,大家心 照不宣,警察和流氓也就各得其所,相安无事了。

每年的日内瓦,都上演著这样一出戏,今年虽说是热闹了一些,但结果仍是让人深深地感到失望。中国人的人权改善希望在哪里?什么时候中国人才能享有国际文明社会的人权待遇,真正的活得象个人,如何去做,答案在哪里?

二、此役人权之战之探讨:

三月下旬以来,国际媒体频频报导著一个话题:美国将在本届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大会上提出对中国人权状况的讨论案。西方一些有责任感的政治家、人权活 动家、各非政府组织的代表纷纷表示了强烈关注,海外的中国人权组织、民运组织、法轮功等信仰团体也发表了多个申明,强烈要求中国政府停止人权迫害,世界各 地均举办了各种抗议活动。国际社会的强烈反映迫使中共不得不跳出来应战:先是宣布停止中美人权对话,转而反控美国的人权状况不佳,接著宣布和澳洲进行人权 对话,还发表了《中国人权白皮书》谓之如何改善芸芸’,著实忙乱了一阵。。四月,中共派出了庞大代表团,几百名中共外交人员分别以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的名义 汇集日内瓦,展开了紧张的拉票游税活动。当然要对付如影随行的法轮功,以及老对手魏京生等海外民运人士,不化力气也不行。事实证明,国际压力是有效的,特 别是在重要的国际舞台,逼迫中共走上被告席,是对中共的有力打击。迫害人权毕竟是丑行,登不上大雅之堂,虽然靠收买那些亚非拉国家,暂时避掉了“人权谴责 案”,但还是在国际社会丢足了人。何况那些拿钱的国家也都是些无赖,下回给不足,翻脸就不认人,保不准就反了水,流氓老大的面子往哪里搁。就拿这次人权会 议来看:除了中共不牺工本,大把化钱之外,今年参加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大会的民运人士多于往年,除了人们所熟悉的魏京生先生之外,还有来自丹麦的刘钢、联席 会议的秘书长黄慈萍、法国的张健、魏小涛、民运的第二代康冬葳等,美国方面参加的还有洛桑、刘小姐,日本的则有民运老将赵南和相林,最远的是来自新西兰的 潘晴。他们奋战在日内瓦,他们的身后是在全世界争取人权解放的人们。

过去,许多民运朋友对人权民运外交活动重视不够,包括笔者本身,此次亲赴日内瓦的经历使我端正了认识,击溃共产党的专制统治就从我们身边开始。不 要为共产党逃过了这次“人权谴责案”而沮丧,我们努力的成绩由我们的对手作了最好的注脚:一名中共媒体的代表私下里向我们表示:国内的人很清楚,你们在这 里干的事对他们是有用的,否则上边派这么多人来对付你们干什么,庞大的代表团总不至于是来旅游的吧?

人权大会结束了,民运战友和法轮功学员相会一笑,明年,我们接著来!
四月二十四日于纽约

注:潘晴,联席会议代表、中国自由民主党秘书长。

日内瓦人权迷雾中折射出希望,中国政治反对派已登上国际政治舞台。

引子:四月,初春的日内瓦乍暖还凉,湖面上散发出的水汽、雾汽、交织在一起弥漫在城市的上空,仿佛给这座世界名城披 上了一层面纱。大街上,依然是古雅与安详的气氛,不同的是多出了许多中国人,他们来自同一个国家,却分别代表著两类人:一类是挟持著十三亿人的统治者—— 中国官方的代表团;另一类是在沉重的压迫下、傲然抬起了头颅的反抗者——民运人士和法轮功的代表。

他们的到来,为一年一度的联合国人权大会带来了一番热闹的景观。使这个已堕落的市侩和功利的国际机构不得不振作起精神,围绕著中国——这个东方大国的人权问题,展开了又一轮的角力。

一、 世界警察和国际流氓:

如今的世界,美国人是老大,大概没有人会怀疑。为了大家都需要的国际规范,美国人充当世界警察,时常出面敲打一下那些滋事生非的流氓无赖国家,过 问一下那些人权记录恶劣的国家,一般想明白了的人也都不会太反感。大凡跳起来又叫又骂的国家,不是心怀鬼胎就是上不了文明舞台的人权恶棍。这警察偏偏有责 任心,愣是要关注一下你家的人权问题。于是,流氓们不得不紧张起来,使出浑身的解数:先是骗,再是赖:“人权问题是我的家事,你管的著吗,你这是干涉内 政、是国际霸权,是企图阻挠中国强盛和发展的恶劣行径。” 最后一招是:“我是流氓我怕谁”。大不了再用银子买,有钱能使鬼推磨,反正我们亚非拉那帮哥们挺受用的,给你来个“NON ACTIONMOTION ”(不动议案),先封了你的“人权谴责案”,拆了你的招术,你不是也拿我无可耐何。此招已用了十几年,履履见效,流氓照样越做越大,待胳膊腿长硬实了,没 准连警察也给做了,谁说未来不能是我老共的天下呢?不过,此话不能说出口,先还得给警察一些好处,诸如经济利益啦、政治交易啦,让你私底下实惠。逢场做戏 吗,何必太任真,只要你让我面子下得来,其它的事情好商量。那警察呢,反正也没来真格的,比起你家的人权,还是我的国家利益最重要。于是见好就收,大家心 照不宣,警察和流氓也就各得其所,相安无事了。

每年的日内瓦,都上演著这样一出戏,今年虽说是热闹了一些,但结果仍是让人深深地感到失望。中国人的人权改善希望在哪里?什么时候中国人才能享有国际文明社会的人权待遇,真正的活得象个人,如何去做,答案在哪里?

二、此役人权之战之探讨:

三月下旬以来,国际媒体频频报导著一个话题:美国将在本届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大会上提出对中国人权状况的讨论案。西方一些有责任感的政治家、人权活 动家、各非政府组织的代表纷纷表示了强烈关注,海外的中国人权组织、民运组织、法轮功等信仰团体也发表了多个申明,强烈要求中国政府停止人权迫害,世界各 地均举办了各种抗议活动。国际社会的强烈反映迫使中共不得不跳出来应战:先是宣布停止中美人权对话,转而反控美国的人权状况不佳,接著宣布和澳洲进行人权 对话,还发表了《中国人权白皮书》谓之如何改善芸芸’,著实忙乱了一阵。。四月,中共派出了庞大代表团,几百名中共外交人员分别以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的名义 汇集日内瓦,展开了紧张的拉票游税活动。当然要对付如影随行的法轮功,以及老对手魏京生等海外民运人士,不化力气也不行。事实证明,国际压力是有效的,特 别是在重要的国际舞台,逼迫中共走上被告席,是对中共的有力打击。迫害人权毕竟是丑行,登不上大雅之堂,虽然靠收买那些亚非拉国家,暂时避掉了“人权谴责 案”,但还是在国际社会丢足了人。何况那些拿钱的国家也都是些无赖,下回给不足,翻脸就不认人,保不准就反了水,流氓老大的面子往哪里搁。就拿这次人权会 议来看:除了中共不牺工本,大把化钱之外,今年参加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大会的民运人士多于往年,除了人们所熟悉的魏京生先生之外,还有来自丹麦的刘钢、联席 会议的秘书长黄慈萍、法国的张健、魏小涛、民运的第二代康冬葳等,美国方面参加的还有洛桑、刘小姐,日本的则有民运老将赵南和相林,最远的是来自新西兰的 潘晴。他们奋战在日内瓦,他们的身后是在全世界争取人权解放的人们。

过去,许多民运朋友对人权民运外交活动重视不够,包括笔者本身,此次亲赴日内瓦的经历使我端正了认识,击溃共产党的专制统治就从我们身边开始。不 要为共产党逃过了这次“人权谴责案”而沮丧,我们努力的成绩由我们的对手作了最好的注脚:一名中共媒体的代表私下里向我们表示:国内的人很清楚,你们在这 里干的事对他们是有用的,否则上边派这么多人来对付你们干什么,庞大的代表团总不至于是来旅游的吧?

人权大会结束了,民运战友和法轮功学员相会一笑,明年,我们接著来!
四月二十四日于纽约

注:潘晴,联席会议代表、中国自由民主党秘书长。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