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北京对港政策改变了?
蓝蔷薇



香港的政治形势还会继续恶劣下去吗?北京强硬的手段还会变本加厉吗?

继人大释法,封杀了港人07、08年普选诉求后,北京的政治压力不断,有人觉得与以前大不相同,是否对港策略有了改变呢?假如对中共有所了解,只是其本质和面目的进一步暴露而已,这样的策略是迟早会来的,并非什么改变。

一、回归过程的三个阶段
回顾整个回归过程,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一、从中英谈判、签署《中英联合声明》、制订《基本法》,一直到九七年回归。二、九七年回归后,到零二年,即董建华的第一届特首任期。三、零二年董建华连任第二届特首至今。

第一阶段,是回归的准备期,力求稳定人心,争取国际认同,先把香港放进口袋里,然后慢慢去加以控制,在控制下为己充分利用。从猫论可见邓小平 是一个十足十的机会主义者。他曾说过:假如五十年不变不够,可以多加五十年。为了配合他的经济开放政策,中国的社会主义也变了质,让香港继续维持资本主义 经济制度,有何奇怪。但他的两个基点之一,是四个坚持,不但中国不会走向民主,香港在一国的框框下,要走向民主也是忌讳,何况香港的自由主义对中 国是威胁。至于以香港为示范,推动两岸统一,只不过是口头上说说,连说的人也不相信有这样的作用。这一时期,即使89年发生了六四,略略修改了《基本 法》的第二十三条,加上禁止颠覆中央人民政府的字句,但大陆对香港的策略还是容忍克制的。

第二阶段仍采取容忍克制策略 。其承接第一阶段,中央在香港虽然有所动作,但基本上还容忍克制。其主要做的是:一方面要继续维持香港的安定繁荣;另一方面,逐步清除障碍,接管和掌握香 港的权力。这也是过渡期的延续,为以后的控制打下基础。所做的有:一、废了立法会的直通车,成立临时立法会,推翻了彭定康设立的较为民主的立法会产生办 法,另立现行的限制民主力量的选举法;二、铲除两个市政局,把原有的三级议会制度,改为立法会和区议会两级议会制度。由于两个市政局大致是由普选和单议席 单票制选出,民主成份颇大而又权力独立,将之废除便使余下的两级议会间距拉大,失去了培养政治人才的阶梯;三、修订公安法和劳工法,限制结社、集会、游行 的自由,删去了劳资集体谈判权,削弱了人权。 加上回归后,即发生金融风暴,香港经济骤然下滑,出现前所未有的大量负资产者,失业空前,通缩持续。这种种,更突显了董建华管治的颟顸无能,以致民怨沸 腾。这个因素,也迫使北京采取较为容忍克制的策略。

第三阶段策略为什么改变了?第三阶段由董建华连任开始。他由714个选举委员提名,变成无对手竞选人,在等额选举中自动当选。可见北京已发觉香港 局势不妙而加强控制。这是董的最后任期,他作为当北京的烂头蟀,可以不顾忌民望,采取强硬政策。首先是实行高官问责制,清洗了被视为余孽的高官,组成了由 亲共和降服人士的内阁,大权独归董建华。其次是对《基本法》的第23条强行立法;立法后,中央便可对香港的民主、自由、人权作种种的打压限制。但此受到港 人空前的反击,最终不得不自动搁置,这是中央在香港的一个重大挫折。23条自动搁置不是接纳民意,其是被迫的。七一大游行后,董建华仍声称要如期把法 案提交立法会。因为田北俊退出行政会议,自由党的议员不再支持法案,第23条立法无法通过,于是北京才改变了初衷。

接著去年11月的区议会选举,保皇党大败,北京更为震惊,于是出现了强硬的干预态度,如人大释法等出笼,使香港的政治气氛骤变,人们觉得北京对港策略改变了。

二、受压力名嘴封口
吸取区议会选举的经验,北京当前最急于要对付的问题就是9月的立法会选举,防止民主派取得过半数的议席。为了要达到这目的,可谓软硬兼施,无孔不入。最近发生的两件港人瞩目、哄动社会的大事,都与此有关。

其一是商业电台的两位名嘴,郑经翰和黄毓民封口。其实,在回归前,北京已渗透各传媒,其方法是:一、透过与中国有经济交往的亲共商人,进行收购; 二、派一些亲共传媒工作者,打进去;三、透过政府高级官员,给以独家新闻去笼络;四、对不就范者,拒绝刊登广告。于是报界只剩下了《苹果》和《信报》继续 发出民主的声音,但由于失去不少广告,也承受著很大压力。香港电台也陆续换了一些节目主持人,由一些亲共人士接手。但商业电台一早一晚的节目主持人郑经翰 和黄毓民,收听率极高,仍然是两台大炮。两人突然封咪,而且远走他乡,虽然他们没有详细解释封咪的原因,但从简短的声明中,也看出受到压力,甚至连家属的 安全也受到威胁。中共深知宣传的重要,拆去这两台大炮,有如拔去两支心上刺。失去这两个宣传阵地,对今年的七一大游行和9月的立法会选举,肯定是有影 响的。由此而泛出的白色恐怖,对一些怕事的人,也起了震慑的作用。

其二是内地向港人威迫利诱拉票,如水银泻地。北京动用内地与港人的关系,去做选民登记和拉票。报章和电台都揭发了一些事例,未揭发的恐怕更多。一 些中资机构、亲中的商业机构,不但要雇员登记为选民,还要向雇主提供三四十个已登记为选民的亲友。如有不从,则以解雇降职减薪威胁。一些有亲友在国内的港 人,接到国内来电,叮嘱在9月的选举,要投保皇党的票,否则那些亲友便会有麻烦。不只是亲友,一些国内官员,也有同样的电话给相识的港人。更有扬言, 一票可给港币三百元,投票时用手提电话摄下选票,以作交代。一些回国居住的港人,成为了特别光顾的对象。

这次的选民登记,可以说是选举的前哨战。民主派和亲共派都全力以赴,但在人力、物力、财力和关系上,民主派总不如亲共派。登记的选民增加了40万(其中一些属更换住址),数目空前,其中亲共者为多数。选民在威迫利诱下,到时能否为良心投票?

三、9月选举后形势将会如何?
人人都在预计,9月立法会的选举结果如何。笔者认为,不管结果如何,香港的政治形势都会恶劣下去。民主派取得过半数议席,是极不容易的事,即使这 样,北京将更为惶恐,会采取议会以外的手法去打击民主派,绝不会心甘情愿去接受民意。假如保皇党仍保持过半数议席,也会利用这优势,透过控制了的议会,披 上合法的外衣,去打击民主派。无论在怎样的情况下,北京强硬的态度和手段必会变本加厉。

香港已进入回归的第三个阶段,政治形势在急变,港人应莫恃其不来,恃我有以待之。

香港的政治形势还会继续恶劣下去吗?北京强硬的手段还会变本加厉吗?

继人大释法,封杀了港人07、08年普选诉求后,北京的政治压力不断,有人觉得与以前大不相同,是否对港策略有了改变呢?假如对中共有所了解,只是其本质和面目的进一步暴露而已,这样的策略是迟早会来的,并非什么改变。

一、回归过程的三个阶段
回顾整个回归过程,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一、从中英谈判、签署《中英联合声明》、制订《基本法》,一直到九七年回归。二、九七年回归后,到零二年,即董建华的第一届特首任期。三、零二年董建华连任第二届特首至今。

第一阶段,是回归的准备期,力求稳定人心,争取国际认同,先把香港放进口袋里,然后慢慢去加以控制,在控制下为己充分利用。从猫论可见邓小平 是一个十足十的机会主义者。他曾说过:假如五十年不变不够,可以多加五十年。为了配合他的经济开放政策,中国的社会主义也变了质,让香港继续维持资本主义 经济制度,有何奇怪。但他的两个基点之一,是四个坚持,不但中国不会走向民主,香港在一国的框框下,要走向民主也是忌讳,何况香港的自由主义对中 国是威胁。至于以香港为示范,推动两岸统一,只不过是口头上说说,连说的人也不相信有这样的作用。这一时期,即使89年发生了六四,略略修改了《基本 法》的第二十三条,加上禁止颠覆中央人民政府的字句,但大陆对香港的策略还是容忍克制的。

第二阶段仍采取容忍克制策略 。其承接第一阶段,中央在香港虽然有所动作,但基本上还容忍克制。其主要做的是:一方面要继续维持香港的安定繁荣;另一方面,逐步清除障碍,接管和掌握香 港的权力。这也是过渡期的延续,为以后的控制打下基础。所做的有:一、废了立法会的直通车,成立临时立法会,推翻了彭定康设立的较为民主的立法会产生办 法,另立现行的限制民主力量的选举法;二、铲除两个市政局,把原有的三级议会制度,改为立法会和区议会两级议会制度。由于两个市政局大致是由普选和单议席 单票制选出,民主成份颇大而又权力独立,将之废除便使余下的两级议会间距拉大,失去了培养政治人才的阶梯;三、修订公安法和劳工法,限制结社、集会、游行 的自由,删去了劳资集体谈判权,削弱了人权。 加上回归后,即发生金融风暴,香港经济骤然下滑,出现前所未有的大量负资产者,失业空前,通缩持续。这种种,更突显了董建华管治的颟顸无能,以致民怨沸 腾。这个因素,也迫使北京采取较为容忍克制的策略。

第三阶段策略为什么改变了?第三阶段由董建华连任开始。他由714个选举委员提名,变成无对手竞选人,在等额选举中自动当选。可见北京已发觉香港 局势不妙而加强控制。这是董的最后任期,他作为当北京的烂头蟀,可以不顾忌民望,采取强硬政策。首先是实行高官问责制,清洗了被视为余孽的高官,组成了由 亲共和降服人士的内阁,大权独归董建华。其次是对《基本法》的第23条强行立法;立法后,中央便可对香港的民主、自由、人权作种种的打压限制。但此受到港 人空前的反击,最终不得不自动搁置,这是中央在香港的一个重大挫折。23条自动搁置不是接纳民意,其是被迫的。七一大游行后,董建华仍声称要如期把法 案提交立法会。因为田北俊退出行政会议,自由党的议员不再支持法案,第23条立法无法通过,于是北京才改变了初衷。

接著去年11月的区议会选举,保皇党大败,北京更为震惊,于是出现了强硬的干预态度,如人大释法等出笼,使香港的政治气氛骤变,人们觉得北京对港策略改变了。

二、受压力名嘴封口
吸取区议会选举的经验,北京当前最急于要对付的问题就是9月的立法会选举,防止民主派取得过半数的议席。为了要达到这目的,可谓软硬兼施,无孔不入。最近发生的两件港人瞩目、哄动社会的大事,都与此有关。

其一是商业电台的两位名嘴,郑经翰和黄毓民封口。其实,在回归前,北京已渗透各传媒,其方法是:一、透过与中国有经济交往的亲共商人,进行收购; 二、派一些亲共传媒工作者,打进去;三、透过政府高级官员,给以独家新闻去笼络;四、对不就范者,拒绝刊登广告。于是报界只剩下了《苹果》和《信报》继续 发出民主的声音,但由于失去不少广告,也承受著很大压力。香港电台也陆续换了一些节目主持人,由一些亲共人士接手。但商业电台一早一晚的节目主持人郑经翰 和黄毓民,收听率极高,仍然是两台大炮。两人突然封咪,而且远走他乡,虽然他们没有详细解释封咪的原因,但从简短的声明中,也看出受到压力,甚至连家属的 安全也受到威胁。中共深知宣传的重要,拆去这两台大炮,有如拔去两支心上刺。失去这两个宣传阵地,对今年的七一大游行和9月的立法会选举,肯定是有影 响的。由此而泛出的白色恐怖,对一些怕事的人,也起了震慑的作用。

其二是内地向港人威迫利诱拉票,如水银泻地。北京动用内地与港人的关系,去做选民登记和拉票。报章和电台都揭发了一些事例,未揭发的恐怕更多。一 些中资机构、亲中的商业机构,不但要雇员登记为选民,还要向雇主提供三四十个已登记为选民的亲友。如有不从,则以解雇降职减薪威胁。一些有亲友在国内的港 人,接到国内来电,叮嘱在9月的选举,要投保皇党的票,否则那些亲友便会有麻烦。不只是亲友,一些国内官员,也有同样的电话给相识的港人。更有扬言, 一票可给港币三百元,投票时用手提电话摄下选票,以作交代。一些回国居住的港人,成为了特别光顾的对象。

这次的选民登记,可以说是选举的前哨战。民主派和亲共派都全力以赴,但在人力、物力、财力和关系上,民主派总不如亲共派。登记的选民增加了40万(其中一些属更换住址),数目空前,其中亲共者为多数。选民在威迫利诱下,到时能否为良心投票?

三、9月选举后形势将会如何?
人人都在预计,9月立法会的选举结果如何。笔者认为,不管结果如何,香港的政治形势都会恶劣下去。民主派取得过半数议席,是极不容易的事,即使这 样,北京将更为惶恐,会采取议会以外的手法去打击民主派,绝不会心甘情愿去接受民意。假如保皇党仍保持过半数议席,也会利用这优势,透过控制了的议会,披 上合法的外衣,去打击民主派。无论在怎样的情况下,北京强硬的态度和手段必会变本加厉。

香港已进入回归的第三个阶段,政治形势在急变,港人应莫恃其不来,恃我有以待之。

香港的政治形势还会继续恶劣下去吗?北京强硬的手段还会变本加厉吗?

继人大释法,封杀了港人07、08年普选诉求后,北京的政治压力不断,有人觉得与以前大不相同,是否对港策略有了改变呢?假如对中共有所了解,只是其本质和面目的进一步暴露而已,这样的策略是迟早会来的,并非什么改变。

一、回归过程的三个阶段
回顾整个回归过程,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一、从中英谈判、签署《中英联合声明》、制订《基本法》,一直到九七年回归。二、九七年回归后,到零二年,即董建华的第一届特首任期。三、零二年董建华连任第二届特首至今。

第一阶段,是回归的准备期,力求稳定人心,争取国际认同,先把香港放进口袋里,然后慢慢去加以控制,在控制下为己充分利用。从猫论可见邓小平 是一个十足十的机会主义者。他曾说过:假如五十年不变不够,可以多加五十年。为了配合他的经济开放政策,中国的社会主义也变了质,让香港继续维持资本主义 经济制度,有何奇怪。但他的两个基点之一,是四个坚持,不但中国不会走向民主,香港在一国的框框下,要走向民主也是忌讳,何况香港的自由主义对中 国是威胁。至于以香港为示范,推动两岸统一,只不过是口头上说说,连说的人也不相信有这样的作用。这一时期,即使89年发生了六四,略略修改了《基本 法》的第二十三条,加上禁止颠覆中央人民政府的字句,但大陆对香港的策略还是容忍克制的。

第二阶段仍采取容忍克制策略 。其承接第一阶段,中央在香港虽然有所动作,但基本上还容忍克制。其主要做的是:一方面要继续维持香港的安定繁荣;另一方面,逐步清除障碍,接管和掌握香 港的权力。这也是过渡期的延续,为以后的控制打下基础。所做的有:一、废了立法会的直通车,成立临时立法会,推翻了彭定康设立的较为民主的立法会产生办 法,另立现行的限制民主力量的选举法;二、铲除两个市政局,把原有的三级议会制度,改为立法会和区议会两级议会制度。由于两个市政局大致是由普选和单议席 单票制选出,民主成份颇大而又权力独立,将之废除便使余下的两级议会间距拉大,失去了培养政治人才的阶梯;三、修订公安法和劳工法,限制结社、集会、游行 的自由,删去了劳资集体谈判权,削弱了人权。 加上回归后,即发生金融风暴,香港经济骤然下滑,出现前所未有的大量负资产者,失业空前,通缩持续。这种种,更突显了董建华管治的颟顸无能,以致民怨沸 腾。这个因素,也迫使北京采取较为容忍克制的策略。

第三阶段策略为什么改变了?第三阶段由董建华连任开始。他由714个选举委员提名,变成无对手竞选人,在等额选举中自动当选。可见北京已发觉香港 局势不妙而加强控制。这是董的最后任期,他作为当北京的烂头蟀,可以不顾忌民望,采取强硬政策。首先是实行高官问责制,清洗了被视为余孽的高官,组成了由 亲共和降服人士的内阁,大权独归董建华。其次是对《基本法》的第23条强行立法;立法后,中央便可对香港的民主、自由、人权作种种的打压限制。但此受到港 人空前的反击,最终不得不自动搁置,这是中央在香港的一个重大挫折。23条自动搁置不是接纳民意,其是被迫的。七一大游行后,董建华仍声称要如期把法 案提交立法会。因为田北俊退出行政会议,自由党的议员不再支持法案,第23条立法无法通过,于是北京才改变了初衷。

接著去年11月的区议会选举,保皇党大败,北京更为震惊,于是出现了强硬的干预态度,如人大释法等出笼,使香港的政治气氛骤变,人们觉得北京对港策略改变了。

二、受压力名嘴封口
吸取区议会选举的经验,北京当前最急于要对付的问题就是9月的立法会选举,防止民主派取得过半数的议席。为了要达到这目的,可谓软硬兼施,无孔不入。最近发生的两件港人瞩目、哄动社会的大事,都与此有关。

其一是商业电台的两位名嘴,郑经翰和黄毓民封口。其实,在回归前,北京已渗透各传媒,其方法是:一、透过与中国有经济交往的亲共商人,进行收购; 二、派一些亲共传媒工作者,打进去;三、透过政府高级官员,给以独家新闻去笼络;四、对不就范者,拒绝刊登广告。于是报界只剩下了《苹果》和《信报》继续 发出民主的声音,但由于失去不少广告,也承受著很大压力。香港电台也陆续换了一些节目主持人,由一些亲共人士接手。但商业电台一早一晚的节目主持人郑经翰 和黄毓民,收听率极高,仍然是两台大炮。两人突然封咪,而且远走他乡,虽然他们没有详细解释封咪的原因,但从简短的声明中,也看出受到压力,甚至连家属的 安全也受到威胁。中共深知宣传的重要,拆去这两台大炮,有如拔去两支心上刺。失去这两个宣传阵地,对今年的七一大游行和9月的立法会选举,肯定是有影 响的。由此而泛出的白色恐怖,对一些怕事的人,也起了震慑的作用。

其二是内地向港人威迫利诱拉票,如水银泻地。北京动用内地与港人的关系,去做选民登记和拉票。报章和电台都揭发了一些事例,未揭发的恐怕更多。一 些中资机构、亲中的商业机构,不但要雇员登记为选民,还要向雇主提供三四十个已登记为选民的亲友。如有不从,则以解雇降职减薪威胁。一些有亲友在国内的港 人,接到国内来电,叮嘱在9月的选举,要投保皇党的票,否则那些亲友便会有麻烦。不只是亲友,一些国内官员,也有同样的电话给相识的港人。更有扬言, 一票可给港币三百元,投票时用手提电话摄下选票,以作交代。一些回国居住的港人,成为了特别光顾的对象。

这次的选民登记,可以说是选举的前哨战。民主派和亲共派都全力以赴,但在人力、物力、财力和关系上,民主派总不如亲共派。登记的选民增加了40万(其中一些属更换住址),数目空前,其中亲共者为多数。选民在威迫利诱下,到时能否为良心投票?

三、9月选举后形势将会如何?
人人都在预计,9月立法会的选举结果如何。笔者认为,不管结果如何,香港的政治形势都会恶劣下去。民主派取得过半数议席,是极不容易的事,即使这 样,北京将更为惶恐,会采取议会以外的手法去打击民主派,绝不会心甘情愿去接受民意。假如保皇党仍保持过半数议席,也会利用这优势,透过控制了的议会,披 上合法的外衣,去打击民主派。无论在怎样的情况下,北京强硬的态度和手段必会变本加厉。

香港已进入回归的第三个阶段,政治形势在急变,港人应莫恃其不来,恃我有以待之。

香港的政治形势还会继续恶劣下去吗?北京强硬的手段还会变本加厉吗?

继人大释法,封杀了港人07、08年普选诉求后,北京的政治压力不断,有人觉得与以前大不相同,是否对港策略有了改变呢?假如对中共有所了解,只是其本质和面目的进一步暴露而已,这样的策略是迟早会来的,并非什么改变。

一、回归过程的三个阶段
回顾整个回归过程,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一、从中英谈判、签署《中英联合声明》、制订《基本法》,一直到九七年回归。二、九七年回归后,到零二年,即董建华的第一届特首任期。三、零二年董建华连任第二届特首至今。

第一阶段,是回归的准备期,力求稳定人心,争取国际认同,先把香港放进口袋里,然后慢慢去加以控制,在控制下为己充分利用。从猫论可见邓小平 是一个十足十的机会主义者。他曾说过:假如五十年不变不够,可以多加五十年。为了配合他的经济开放政策,中国的社会主义也变了质,让香港继续维持资本主义 经济制度,有何奇怪。但他的两个基点之一,是四个坚持,不但中国不会走向民主,香港在一国的框框下,要走向民主也是忌讳,何况香港的自由主义对中 国是威胁。至于以香港为示范,推动两岸统一,只不过是口头上说说,连说的人也不相信有这样的作用。这一时期,即使89年发生了六四,略略修改了《基本 法》的第二十三条,加上禁止颠覆中央人民政府的字句,但大陆对香港的策略还是容忍克制的。

第二阶段仍采取容忍克制策略 。其承接第一阶段,中央在香港虽然有所动作,但基本上还容忍克制。其主要做的是:一方面要继续维持香港的安定繁荣;另一方面,逐步清除障碍,接管和掌握香 港的权力。这也是过渡期的延续,为以后的控制打下基础。所做的有:一、废了立法会的直通车,成立临时立法会,推翻了彭定康设立的较为民主的立法会产生办 法,另立现行的限制民主力量的选举法;二、铲除两个市政局,把原有的三级议会制度,改为立法会和区议会两级议会制度。由于两个市政局大致是由普选和单议席 单票制选出,民主成份颇大而又权力独立,将之废除便使余下的两级议会间距拉大,失去了培养政治人才的阶梯;三、修订公安法和劳工法,限制结社、集会、游行 的自由,删去了劳资集体谈判权,削弱了人权。 加上回归后,即发生金融风暴,香港经济骤然下滑,出现前所未有的大量负资产者,失业空前,通缩持续。这种种,更突显了董建华管治的颟顸无能,以致民怨沸 腾。这个因素,也迫使北京采取较为容忍克制的策略。

第三阶段策略为什么改变了?第三阶段由董建华连任开始。他由714个选举委员提名,变成无对手竞选人,在等额选举中自动当选。可见北京已发觉香港 局势不妙而加强控制。这是董的最后任期,他作为当北京的烂头蟀,可以不顾忌民望,采取强硬政策。首先是实行高官问责制,清洗了被视为余孽的高官,组成了由 亲共和降服人士的内阁,大权独归董建华。其次是对《基本法》的第23条强行立法;立法后,中央便可对香港的民主、自由、人权作种种的打压限制。但此受到港 人空前的反击,最终不得不自动搁置,这是中央在香港的一个重大挫折。23条自动搁置不是接纳民意,其是被迫的。七一大游行后,董建华仍声称要如期把法 案提交立法会。因为田北俊退出行政会议,自由党的议员不再支持法案,第23条立法无法通过,于是北京才改变了初衷。

接著去年11月的区议会选举,保皇党大败,北京更为震惊,于是出现了强硬的干预态度,如人大释法等出笼,使香港的政治气氛骤变,人们觉得北京对港策略改变了。

二、受压力名嘴封口
吸取区议会选举的经验,北京当前最急于要对付的问题就是9月的立法会选举,防止民主派取得过半数的议席。为了要达到这目的,可谓软硬兼施,无孔不入。最近发生的两件港人瞩目、哄动社会的大事,都与此有关。

其一是商业电台的两位名嘴,郑经翰和黄毓民封口。其实,在回归前,北京已渗透各传媒,其方法是:一、透过与中国有经济交往的亲共商人,进行收购; 二、派一些亲共传媒工作者,打进去;三、透过政府高级官员,给以独家新闻去笼络;四、对不就范者,拒绝刊登广告。于是报界只剩下了《苹果》和《信报》继续 发出民主的声音,但由于失去不少广告,也承受著很大压力。香港电台也陆续换了一些节目主持人,由一些亲共人士接手。但商业电台一早一晚的节目主持人郑经翰 和黄毓民,收听率极高,仍然是两台大炮。两人突然封咪,而且远走他乡,虽然他们没有详细解释封咪的原因,但从简短的声明中,也看出受到压力,甚至连家属的 安全也受到威胁。中共深知宣传的重要,拆去这两台大炮,有如拔去两支心上刺。失去这两个宣传阵地,对今年的七一大游行和9月的立法会选举,肯定是有影 响的。由此而泛出的白色恐怖,对一些怕事的人,也起了震慑的作用。

其二是内地向港人威迫利诱拉票,如水银泻地。北京动用内地与港人的关系,去做选民登记和拉票。报章和电台都揭发了一些事例,未揭发的恐怕更多。一 些中资机构、亲中的商业机构,不但要雇员登记为选民,还要向雇主提供三四十个已登记为选民的亲友。如有不从,则以解雇降职减薪威胁。一些有亲友在国内的港 人,接到国内来电,叮嘱在9月的选举,要投保皇党的票,否则那些亲友便会有麻烦。不只是亲友,一些国内官员,也有同样的电话给相识的港人。更有扬言, 一票可给港币三百元,投票时用手提电话摄下选票,以作交代。一些回国居住的港人,成为了特别光顾的对象。

这次的选民登记,可以说是选举的前哨战。民主派和亲共派都全力以赴,但在人力、物力、财力和关系上,民主派总不如亲共派。登记的选民增加了40万(其中一些属更换住址),数目空前,其中亲共者为多数。选民在威迫利诱下,到时能否为良心投票?

三、9月选举后形势将会如何?
人人都在预计,9月立法会的选举结果如何。笔者认为,不管结果如何,香港的政治形势都会恶劣下去。民主派取得过半数议席,是极不容易的事,即使这 样,北京将更为惶恐,会采取议会以外的手法去打击民主派,绝不会心甘情愿去接受民意。假如保皇党仍保持过半数议席,也会利用这优势,透过控制了的议会,披 上合法的外衣,去打击民主派。无论在怎样的情况下,北京强硬的态度和手段必会变本加厉。

香港已进入回归的第三个阶段,政治形势在急变,港人应莫恃其不来,恃我有以待之。

香港的政治形势还会继续恶劣下去吗?北京强硬的手段还会变本加厉吗?

继人大释法,封杀了港人07、08年普选诉求后,北京的政治压力不断,有人觉得与以前大不相同,是否对港策略有了改变呢?假如对中共有所了解,只是其本质和面目的进一步暴露而已,这样的策略是迟早会来的,并非什么改变。

一、回归过程的三个阶段
回顾整个回归过程,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一、从中英谈判、签署《中英联合声明》、制订《基本法》,一直到九七年回归。二、九七年回归后,到零二年,即董建华的第一届特首任期。三、零二年董建华连任第二届特首至今。

第一阶段,是回归的准备期,力求稳定人心,争取国际认同,先把香港放进口袋里,然后慢慢去加以控制,在控制下为己充分利用。从猫论可见邓小平 是一个十足十的机会主义者。他曾说过:假如五十年不变不够,可以多加五十年。为了配合他的经济开放政策,中国的社会主义也变了质,让香港继续维持资本主义 经济制度,有何奇怪。但他的两个基点之一,是四个坚持,不但中国不会走向民主,香港在一国的框框下,要走向民主也是忌讳,何况香港的自由主义对中 国是威胁。至于以香港为示范,推动两岸统一,只不过是口头上说说,连说的人也不相信有这样的作用。这一时期,即使89年发生了六四,略略修改了《基本 法》的第二十三条,加上禁止颠覆中央人民政府的字句,但大陆对香港的策略还是容忍克制的。

第二阶段仍采取容忍克制策略 。其承接第一阶段,中央在香港虽然有所动作,但基本上还容忍克制。其主要做的是:一方面要继续维持香港的安定繁荣;另一方面,逐步清除障碍,接管和掌握香 港的权力。这也是过渡期的延续,为以后的控制打下基础。所做的有:一、废了立法会的直通车,成立临时立法会,推翻了彭定康设立的较为民主的立法会产生办 法,另立现行的限制民主力量的选举法;二、铲除两个市政局,把原有的三级议会制度,改为立法会和区议会两级议会制度。由于两个市政局大致是由普选和单议席 单票制选出,民主成份颇大而又权力独立,将之废除便使余下的两级议会间距拉大,失去了培养政治人才的阶梯;三、修订公安法和劳工法,限制结社、集会、游行 的自由,删去了劳资集体谈判权,削弱了人权。 加上回归后,即发生金融风暴,香港经济骤然下滑,出现前所未有的大量负资产者,失业空前,通缩持续。这种种,更突显了董建华管治的颟顸无能,以致民怨沸 腾。这个因素,也迫使北京采取较为容忍克制的策略。

第三阶段策略为什么改变了?第三阶段由董建华连任开始。他由714个选举委员提名,变成无对手竞选人,在等额选举中自动当选。可见北京已发觉香港 局势不妙而加强控制。这是董的最后任期,他作为当北京的烂头蟀,可以不顾忌民望,采取强硬政策。首先是实行高官问责制,清洗了被视为余孽的高官,组成了由 亲共和降服人士的内阁,大权独归董建华。其次是对《基本法》的第23条强行立法;立法后,中央便可对香港的民主、自由、人权作种种的打压限制。但此受到港 人空前的反击,最终不得不自动搁置,这是中央在香港的一个重大挫折。23条自动搁置不是接纳民意,其是被迫的。七一大游行后,董建华仍声称要如期把法 案提交立法会。因为田北俊退出行政会议,自由党的议员不再支持法案,第23条立法无法通过,于是北京才改变了初衷。

接著去年11月的区议会选举,保皇党大败,北京更为震惊,于是出现了强硬的干预态度,如人大释法等出笼,使香港的政治气氛骤变,人们觉得北京对港策略改变了。

二、受压力名嘴封口
吸取区议会选举的经验,北京当前最急于要对付的问题就是9月的立法会选举,防止民主派取得过半数的议席。为了要达到这目的,可谓软硬兼施,无孔不入。最近发生的两件港人瞩目、哄动社会的大事,都与此有关。

其一是商业电台的两位名嘴,郑经翰和黄毓民封口。其实,在回归前,北京已渗透各传媒,其方法是:一、透过与中国有经济交往的亲共商人,进行收购; 二、派一些亲共传媒工作者,打进去;三、透过政府高级官员,给以独家新闻去笼络;四、对不就范者,拒绝刊登广告。于是报界只剩下了《苹果》和《信报》继续 发出民主的声音,但由于失去不少广告,也承受著很大压力。香港电台也陆续换了一些节目主持人,由一些亲共人士接手。但商业电台一早一晚的节目主持人郑经翰 和黄毓民,收听率极高,仍然是两台大炮。两人突然封咪,而且远走他乡,虽然他们没有详细解释封咪的原因,但从简短的声明中,也看出受到压力,甚至连家属的 安全也受到威胁。中共深知宣传的重要,拆去这两台大炮,有如拔去两支心上刺。失去这两个宣传阵地,对今年的七一大游行和9月的立法会选举,肯定是有影 响的。由此而泛出的白色恐怖,对一些怕事的人,也起了震慑的作用。

其二是内地向港人威迫利诱拉票,如水银泻地。北京动用内地与港人的关系,去做选民登记和拉票。报章和电台都揭发了一些事例,未揭发的恐怕更多。一 些中资机构、亲中的商业机构,不但要雇员登记为选民,还要向雇主提供三四十个已登记为选民的亲友。如有不从,则以解雇降职减薪威胁。一些有亲友在国内的港 人,接到国内来电,叮嘱在9月的选举,要投保皇党的票,否则那些亲友便会有麻烦。不只是亲友,一些国内官员,也有同样的电话给相识的港人。更有扬言, 一票可给港币三百元,投票时用手提电话摄下选票,以作交代。一些回国居住的港人,成为了特别光顾的对象。

这次的选民登记,可以说是选举的前哨战。民主派和亲共派都全力以赴,但在人力、物力、财力和关系上,民主派总不如亲共派。登记的选民增加了40万(其中一些属更换住址),数目空前,其中亲共者为多数。选民在威迫利诱下,到时能否为良心投票?

三、9月选举后形势将会如何?
人人都在预计,9月立法会的选举结果如何。笔者认为,不管结果如何,香港的政治形势都会恶劣下去。民主派取得过半数议席,是极不容易的事,即使这 样,北京将更为惶恐,会采取议会以外的手法去打击民主派,绝不会心甘情愿去接受民意。假如保皇党仍保持过半数议席,也会利用这优势,透过控制了的议会,披 上合法的外衣,去打击民主派。无论在怎样的情况下,北京强硬的态度和手段必会变本加厉。

香港已进入回归的第三个阶段,政治形势在急变,港人应莫恃其不来,恃我有以待之。

香港的政治形势还会继续恶劣下去吗?北京强硬的手段还会变本加厉吗?

继人大释法,封杀了港人07、08年普选诉求后,北京的政治压力不断,有人觉得与以前大不相同,是否对港策略有了改变呢?假如对中共有所了解,只是其本质和面目的进一步暴露而已,这样的策略是迟早会来的,并非什么改变。

一、回归过程的三个阶段
回顾整个回归过程,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一、从中英谈判、签署《中英联合声明》、制订《基本法》,一直到九七年回归。二、九七年回归后,到零二年,即董建华的第一届特首任期。三、零二年董建华连任第二届特首至今。

第一阶段,是回归的准备期,力求稳定人心,争取国际认同,先把香港放进口袋里,然后慢慢去加以控制,在控制下为己充分利用。从猫论可见邓小平 是一个十足十的机会主义者。他曾说过:假如五十年不变不够,可以多加五十年。为了配合他的经济开放政策,中国的社会主义也变了质,让香港继续维持资本主义 经济制度,有何奇怪。但他的两个基点之一,是四个坚持,不但中国不会走向民主,香港在一国的框框下,要走向民主也是忌讳,何况香港的自由主义对中 国是威胁。至于以香港为示范,推动两岸统一,只不过是口头上说说,连说的人也不相信有这样的作用。这一时期,即使89年发生了六四,略略修改了《基本 法》的第二十三条,加上禁止颠覆中央人民政府的字句,但大陆对香港的策略还是容忍克制的。

第二阶段仍采取容忍克制策略 。其承接第一阶段,中央在香港虽然有所动作,但基本上还容忍克制。其主要做的是:一方面要继续维持香港的安定繁荣;另一方面,逐步清除障碍,接管和掌握香 港的权力。这也是过渡期的延续,为以后的控制打下基础。所做的有:一、废了立法会的直通车,成立临时立法会,推翻了彭定康设立的较为民主的立法会产生办 法,另立现行的限制民主力量的选举法;二、铲除两个市政局,把原有的三级议会制度,改为立法会和区议会两级议会制度。由于两个市政局大致是由普选和单议席 单票制选出,民主成份颇大而又权力独立,将之废除便使余下的两级议会间距拉大,失去了培养政治人才的阶梯;三、修订公安法和劳工法,限制结社、集会、游行 的自由,删去了劳资集体谈判权,削弱了人权。 加上回归后,即发生金融风暴,香港经济骤然下滑,出现前所未有的大量负资产者,失业空前,通缩持续。这种种,更突显了董建华管治的颟顸无能,以致民怨沸 腾。这个因素,也迫使北京采取较为容忍克制的策略。

第三阶段策略为什么改变了?第三阶段由董建华连任开始。他由714个选举委员提名,变成无对手竞选人,在等额选举中自动当选。可见北京已发觉香港 局势不妙而加强控制。这是董的最后任期,他作为当北京的烂头蟀,可以不顾忌民望,采取强硬政策。首先是实行高官问责制,清洗了被视为余孽的高官,组成了由 亲共和降服人士的内阁,大权独归董建华。其次是对《基本法》的第23条强行立法;立法后,中央便可对香港的民主、自由、人权作种种的打压限制。但此受到港 人空前的反击,最终不得不自动搁置,这是中央在香港的一个重大挫折。23条自动搁置不是接纳民意,其是被迫的。七一大游行后,董建华仍声称要如期把法 案提交立法会。因为田北俊退出行政会议,自由党的议员不再支持法案,第23条立法无法通过,于是北京才改变了初衷。

接著去年11月的区议会选举,保皇党大败,北京更为震惊,于是出现了强硬的干预态度,如人大释法等出笼,使香港的政治气氛骤变,人们觉得北京对港策略改变了。

二、受压力名嘴封口
吸取区议会选举的经验,北京当前最急于要对付的问题就是9月的立法会选举,防止民主派取得过半数的议席。为了要达到这目的,可谓软硬兼施,无孔不入。最近发生的两件港人瞩目、哄动社会的大事,都与此有关。

其一是商业电台的两位名嘴,郑经翰和黄毓民封口。其实,在回归前,北京已渗透各传媒,其方法是:一、透过与中国有经济交往的亲共商人,进行收购; 二、派一些亲共传媒工作者,打进去;三、透过政府高级官员,给以独家新闻去笼络;四、对不就范者,拒绝刊登广告。于是报界只剩下了《苹果》和《信报》继续 发出民主的声音,但由于失去不少广告,也承受著很大压力。香港电台也陆续换了一些节目主持人,由一些亲共人士接手。但商业电台一早一晚的节目主持人郑经翰 和黄毓民,收听率极高,仍然是两台大炮。两人突然封咪,而且远走他乡,虽然他们没有详细解释封咪的原因,但从简短的声明中,也看出受到压力,甚至连家属的 安全也受到威胁。中共深知宣传的重要,拆去这两台大炮,有如拔去两支心上刺。失去这两个宣传阵地,对今年的七一大游行和9月的立法会选举,肯定是有影 响的。由此而泛出的白色恐怖,对一些怕事的人,也起了震慑的作用。

其二是内地向港人威迫利诱拉票,如水银泻地。北京动用内地与港人的关系,去做选民登记和拉票。报章和电台都揭发了一些事例,未揭发的恐怕更多。一 些中资机构、亲中的商业机构,不但要雇员登记为选民,还要向雇主提供三四十个已登记为选民的亲友。如有不从,则以解雇降职减薪威胁。一些有亲友在国内的港 人,接到国内来电,叮嘱在9月的选举,要投保皇党的票,否则那些亲友便会有麻烦。不只是亲友,一些国内官员,也有同样的电话给相识的港人。更有扬言, 一票可给港币三百元,投票时用手提电话摄下选票,以作交代。一些回国居住的港人,成为了特别光顾的对象。

这次的选民登记,可以说是选举的前哨战。民主派和亲共派都全力以赴,但在人力、物力、财力和关系上,民主派总不如亲共派。登记的选民增加了40万(其中一些属更换住址),数目空前,其中亲共者为多数。选民在威迫利诱下,到时能否为良心投票?

三、9月选举后形势将会如何?
人人都在预计,9月立法会的选举结果如何。笔者认为,不管结果如何,香港的政治形势都会恶劣下去。民主派取得过半数议席,是极不容易的事,即使这 样,北京将更为惶恐,会采取议会以外的手法去打击民主派,绝不会心甘情愿去接受民意。假如保皇党仍保持过半数议席,也会利用这优势,透过控制了的议会,披 上合法的外衣,去打击民主派。无论在怎样的情况下,北京强硬的态度和手段必会变本加厉。

香港已进入回归的第三个阶段,政治形势在急变,港人应莫恃其不来,恃我有以待之。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