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谁抓了胡佳?
温克坚 (浙江)



胡温当局都不应该继续采取鸵鸟政策,忽视国内外不断发酵的民意量,而起码应该做必要的危机处置:释放胡佳!现在!



2007年岁末,著名的艾滋病权益维护者、人权捍卫者胡佳被北京市公安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被逮捕。这个消息借助短信,互联网和国际媒体迅速激荡开来,国内异议群体,一些知名学者,国际人权组织以及国际舆论进行了密切关注,发布了呼吁书谴责这种践踏人权的行为,并呼吁立刻恢复胡佳先生的自由。 作为胡佳和曾金燕的朋友,我希望有关当局认清历史潮流,不要闭目塞听,作茧自缚煽动颠覆政权是当局对待民间人士的套,却也是绑在当局政治发展道路上的茧,滥用国家暴力,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并不符合执政集团的利益。 当局应该展示必要的政治智慧和政治决断力,尽快恢复胡佳的自由,修补执政集团日益残败的政治形象,所谓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不过以我自己对中国公共事务这些年演变的观察,我并不对这种可能性抱有过高的期待。在大部分公共事务上,这些年执政当局的应对和处置都很难说高明,相反我们经常看到的是当局处置手段之粗糙,行为呈现非理性化色彩,结果往往变得无厘头化,根本无法匹配郁一个大国的执政集团应有的形象,也和中共文宣系统刻意推销的中共形象产生尖锐冲突,执政集团内部这种左手和右手相互较劲的态势使得相互矛盾的信号不断发送出来,以致我对中共高层在政治性事务上的处理能力产生了极大怀疑,甚至有中共是否已经脑死亡的困惑。

以胡佳事件为例,我无法理解为什么在此时此刻国家要出手抓胡佳?胡佳参与政治异议已经很多年,并且以那种毫无顾忌的方式说话也有很多年。这些符合国家法律条款的行为,如果发生在30年前,一百个胡佳也给灭了,发生在10年前,估计也够胡佳在监狱里呆一段时间了。在那些年代,抓捕胡佳,我们都能理解。不过社会在进步,在2008年的时间门槛上,这些言行的正当性已经自我确立,而且当局事实上容忍了他的存在。以致艾晓明教授不无嘲讽的说道有胡佳存在,谁能说中国是一个专制国家,没有言论自由?宪法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承诺,从胡佳的存在就得到了突破性的体现。 那问题是为什么国家在此时此刻自毁形象,重新张开血盆大口?

国家本身不会提供答案,国家只是作为文学描述意义上而存在,而实际上,国家只是某些机构遮盖他们丑陋行为的遮羞布,明明是压制言论自由,却要套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口袋;党国不分意味着国家变成党的工具化存在。 想象一下,如果真是以国家的名义抓捕胡佳,用得着那么下作吗?我想,国家不会把一个丈夫刚刚被抓走的柔弱女子曾金燕隔离起来,不会阻挠律师会见当事人。因为这都事关国家的最基本的声誉,只有那些把国家当成一盘菜的人才可能这么肆无忌惮的糟蹋国家的形象。

那么是谁,隐藏在国家背后,抓了胡佳?表面上看,这次抓捕是以北京市公安局名义展开的,20多名警察据说都是北京公安局的。不过我很怀疑他们有必要的权能和意愿来进行这次抓捕。那些具体执行抓捕任务的人只是工具,工具不会下令自己去抓人,他们是枪,但是扣动扳机的是背后的人和机构,对胡佳扣动扳机的到底是谁?

笼统地说,这当然和执政集团有关。不过根据常理,抓捕胡佳不太可能经历中共正式的政治决策过程。因为如果抓捕胡佳是中共最高决策层的决定,那会显得非常荒唐。一个垄断着国家所有的暴力机器,拥有几千万成员的庞大机构,并且面临那么多紧迫社会议题的执政集团,居然能腾出时间来对付一个仅仅实践一些言论权利的公民? 那是多么可笑的一种行为?! 在没有进一步证据之前,我宁可相信执政集团还没有没出息到这个地步。 当然在2007年爆出的公共情妇门丑闻上,我一开始也是持着这样的态度,我想中共的这些高级官员们,虽然已经腐烂,但是不会在情妇问题上这么没有出息吧,结果后来证明我的判断是错误的,情妇门事件已经被揭开一角,更多匪夷所思的黑幕还在等待挖掘。

胡佳被捕后,有消息指出这可能是高层政治角力的产物。一种叙事是这样说的,胡锦涛在2007年末在政法战线做了讲话,胡锦涛强调,政法事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而发展;政法工作是党和国家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在党和国家工作大局下开展,为党和国家工作大局服务。切实维护党的执政地位,切实维护国家安全,切实维护人民权益,确保社会大局稳定,是政法战线的首要政治任务。

这个态度强硬的讲话成了制造人权灾难的绿灯,政治对手们借机抓捕胡佳,通过这个事件的国际曝光从而成功地让胡难堪。 这个解读符合一定的逻辑,如果真相确实如此,那我们将大声谴责这种政治争斗劣质化举措。 中共内部的任何一股政治力量,都应该遵守政治角力的基本底线,政治角力可以通过人事竞争,议题竞争,价值竞争等方式进行,我们也乐于见到这种角力的逐步可视化,甚至逐步向民间开放,但是我们谴责任何通过绑架民间异议人士来敲诈政治对手的做法。 同时,那些在政治棋局中的另一方,没有理由继续哑巴吃黄连,成为这种敲诈机制的一个环节。

胡佳最近一年的文字里包括对一些官员的公开抨击,胡佳可能因此得罪了不少位高权重的官员,那么这些官员是否可能是下令抓捕胡佳的主谋呢?虽然我个人并不认同胡佳这种做法的必要性,但是在我看来,这依然停留在言论自由的层面。如果某个官员,觉得因此受辱,或者认为胡佳诽谤比如胡佳把某些官员称为黑社会头目,那么根据诽谤罪必须自诉的规则,那些官员们完全可以拿起法律武器来维护他们的声誉,但是无论如何,他们不能因此滥用国家公器,公报私仇。另外,公共职位的拥有者必须明白,因为他们公共人物的身份,他们所能得到的隐私和名誉保护是有限的。为了证实这种公报私仇的情况确实不存在,为了避免人们正常的联想,我建议在胡佳案的法律进程中,胡佳文章里涉及的那些官员应该主动回避。

分析至此,我们依旧无法断言谁才是下令抓捕胡佳的黑手。时间将涤荡这些迷雾,我们终究会了解黑幕背后的决策过程。 在此之前,相关机构和官员尽管可以摆弄国家这个行头,来掩盖真实的意图,不过我相信,任何时候,作为个体,这些官员永远无法以制度作为借口,逃避内心道义的审判。尤其在当下的中国,基于普世价值基础上的道义不再被恐惧所淹没,言论自由的正当性已经无需论证, 法条上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已经成为法治的污点,而不是官员滥权的保护条款。 同时作为整体,执政集团这种持续的抓捕政治犯的行为玷污了中国作为一个国家的基本形象。 正如诸多异议人士签名的抗议对胡佳刑事拘留的公开信里说道,在北京奥运一天天逼近的时刻,无论从普世道义和中国法律的角度,还是从人道的角度,中国政府都没有理由罔顾道义、践踏法律、背弃承诺、有违人道,剥夺胡佳先生的基本人权,限制胡佳家人的基本自由。

下令抓捕胡佳的那些机构,可以继续展示权力的傲慢,但是却已经失去人们内心的认同,失去了国家公器本身具有的权威。一个成功的社会秩序,从来都不是建立在对权力的恐惧之上,而是建立在对权威的认同之上。在这个意义上,那些决定抓捕胡佳的机构或者个人,正在犯一个巨大的错误。 执政集团里那些有远见的政治家需要站出来,制止特定机构的盲动和不负责任的政治行为。 我曾经在另外一篇短文《给胡温一个政治计算器》也提到,这是一个政治理性化的时代,革命激情和政治高调已经逐步远去。在经济社会层面,政治已经变成了利率微调,股指涨落或者如何改善社保等等的技术活在政治的敏感地带,政治理性也应该得到张扬。 .面对政治问题,分析各种可能的解决方案以及其中的利弊,做出一个合理化的选择,这是政治人物的基本功课。  ..谨慎的使用国家暴力,约束中共体制的非理性行为,展示对民间政治人士的基本善意,为政治转型降级摩擦系数,这本来就是当局的最低责任,也符合当局的基本政治利益。

因此,不管是谁下令抓了胡佳,胡温当局都不应该继续采取鸵鸟政策,忽视国内外不断发酵的民意力量,而起码应该做必要的危机处置:释放胡佳!现在!







胡温当局都不应该继续采取鸵鸟政策,忽视国内外不断发酵的民意量,而起码应该做必要的危机处置:释放胡佳!现在!



2007年岁末,著名的艾滋病权益维护者、人权捍卫者胡佳被北京市公安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被逮捕。这个消息借助短信,互联网和国际媒体迅速激荡开来,国内异议群体,一些知名学者,国际人权组织以及国际舆论进行了密切关注,发布了呼吁书谴责这种践踏人权的行为,并呼吁立刻恢复胡佳先生的自由。 作为胡佳和曾金燕的朋友,我希望有关当局认清历史潮流,不要闭目塞听,作茧自缚煽动颠覆政权是当局对待民间人士的套,却也是绑在当局政治发展道路上的茧,滥用国家暴力,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并不符合执政集团的利益。 当局应该展示必要的政治智慧和政治决断力,尽快恢复胡佳的自由,修补执政集团日益残败的政治形象,所谓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不过以我自己对中国公共事务这些年演变的观察,我并不对这种可能性抱有过高的期待。在大部分公共事务上,这些年执政当局的应对和处置都很难说高明,相反我们经常看到的是当局处置手段之粗糙,行为呈现非理性化色彩,结果往往变得无厘头化,根本无法匹配郁一个大国的执政集团应有的形象,也和中共文宣系统刻意推销的中共形象产生尖锐冲突,执政集团内部这种左手和右手相互较劲的态势使得相互矛盾的信号不断发送出来,以致我对中共高层在政治性事务上的处理能力产生了极大怀疑,甚至有中共是否已经脑死亡的困惑。

以胡佳事件为例,我无法理解为什么在此时此刻国家要出手抓胡佳?胡佳参与政治异议已经很多年,并且以那种毫无顾忌的方式说话也有很多年。这些符合国家法律条款的行为,如果发生在30年前,一百个胡佳也给灭了,发生在10年前,估计也够胡佳在监狱里呆一段时间了。在那些年代,抓捕胡佳,我们都能理解。不过社会在进步,在2008年的时间门槛上,这些言行的正当性已经自我确立,而且当局事实上容忍了他的存在。以致艾晓明教授不无嘲讽的说道有胡佳存在,谁能说中国是一个专制国家,没有言论自由?宪法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承诺,从胡佳的存在就得到了突破性的体现。 那问题是为什么国家在此时此刻自毁形象,重新张开血盆大口?

国家本身不会提供答案,国家只是作为文学描述意义上而存在,而实际上,国家只是某些机构遮盖他们丑陋行为的遮羞布,明明是压制言论自由,却要套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口袋;党国不分意味着国家变成党的工具化存在。 想象一下,如果真是以国家的名义抓捕胡佳,用得着那么下作吗?我想,国家不会把一个丈夫刚刚被抓走的柔弱女子曾金燕隔离起来,不会阻挠律师会见当事人。因为这都事关国家的最基本的声誉,只有那些把国家当成一盘菜的人才可能这么肆无忌惮的糟蹋国家的形象。

那么是谁,隐藏在国家背后,抓了胡佳?表面上看,这次抓捕是以北京市公安局名义展开的,20多名警察据说都是北京公安局的。不过我很怀疑他们有必要的权能和意愿来进行这次抓捕。那些具体执行抓捕任务的人只是工具,工具不会下令自己去抓人,他们是枪,但是扣动扳机的是背后的人和机构,对胡佳扣动扳机的到底是谁?

笼统地说,这当然和执政集团有关。不过根据常理,抓捕胡佳不太可能经历中共正式的政治决策过程。因为如果抓捕胡佳是中共最高决策层的决定,那会显得非常荒唐。一个垄断着国家所有的暴力机器,拥有几千万成员的庞大机构,并且面临那么多紧迫社会议题的执政集团,居然能腾出时间来对付一个仅仅实践一些言论权利的公民? 那是多么可笑的一种行为?! 在没有进一步证据之前,我宁可相信执政集团还没有没出息到这个地步。 当然在2007年爆出的公共情妇门丑闻上,我一开始也是持着这样的态度,我想中共的这些高级官员们,虽然已经腐烂,但是不会在情妇问题上这么没有出息吧,结果后来证明我的判断是错误的,情妇门事件已经被揭开一角,更多匪夷所思的黑幕还在等待挖掘。

胡佳被捕后,有消息指出这可能是高层政治角力的产物。一种叙事是这样说的,胡锦涛在2007年末在政法战线做了讲话,胡锦涛强调,政法事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而发展;政法工作是党和国家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在党和国家工作大局下开展,为党和国家工作大局服务。切实维护党的执政地位,切实维护国家安全,切实维护人民权益,确保社会大局稳定,是政法战线的首要政治任务。

这个态度强硬的讲话成了制造人权灾难的绿灯,政治对手们借机抓捕胡佳,通过这个事件的国际曝光从而成功地让胡难堪。 这个解读符合一定的逻辑,如果真相确实如此,那我们将大声谴责这种政治争斗劣质化举措。 中共内部的任何一股政治力量,都应该遵守政治角力的基本底线,政治角力可以通过人事竞争,议题竞争,价值竞争等方式进行,我们也乐于见到这种角力的逐步可视化,甚至逐步向民间开放,但是我们谴责任何通过绑架民间异议人士来敲诈政治对手的做法。 同时,那些在政治棋局中的另一方,没有理由继续哑巴吃黄连,成为这种敲诈机制的一个环节。

胡佳最近一年的文字里包括对一些官员的公开抨击,胡佳可能因此得罪了不少位高权重的官员,那么这些官员是否可能是下令抓捕胡佳的主谋呢?虽然我个人并不认同胡佳这种做法的必要性,但是在我看来,这依然停留在言论自由的层面。如果某个官员,觉得因此受辱,或者认为胡佳诽谤比如胡佳把某些官员称为黑社会头目,那么根据诽谤罪必须自诉的规则,那些官员们完全可以拿起法律武器来维护他们的声誉,但是无论如何,他们不能因此滥用国家公器,公报私仇。另外,公共职位的拥有者必须明白,因为他们公共人物的身份,他们所能得到的隐私和名誉保护是有限的。为了证实这种公报私仇的情况确实不存在,为了避免人们正常的联想,我建议在胡佳案的法律进程中,胡佳文章里涉及的那些官员应该主动回避。

分析至此,我们依旧无法断言谁才是下令抓捕胡佳的黑手。时间将涤荡这些迷雾,我们终究会了解黑幕背后的决策过程。 在此之前,相关机构和官员尽管可以摆弄国家这个行头,来掩盖真实的意图,不过我相信,任何时候,作为个体,这些官员永远无法以制度作为借口,逃避内心道义的审判。尤其在当下的中国,基于普世价值基础上的道义不再被恐惧所淹没,言论自由的正当性已经无需论证, 法条上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已经成为法治的污点,而不是官员滥权的保护条款。 同时作为整体,执政集团这种持续的抓捕政治犯的行为玷污了中国作为一个国家的基本形象。 正如诸多异议人士签名的抗议对胡佳刑事拘留的公开信里说道,在北京奥运一天天逼近的时刻,无论从普世道义和中国法律的角度,还是从人道的角度,中国政府都没有理由罔顾道义、践踏法律、背弃承诺、有违人道,剥夺胡佳先生的基本人权,限制胡佳家人的基本自由。

下令抓捕胡佳的那些机构,可以继续展示权力的傲慢,但是却已经失去人们内心的认同,失去了国家公器本身具有的权威。一个成功的社会秩序,从来都不是建立在对权力的恐惧之上,而是建立在对权威的认同之上。在这个意义上,那些决定抓捕胡佳的机构或者个人,正在犯一个巨大的错误。 执政集团里那些有远见的政治家需要站出来,制止特定机构的盲动和不负责任的政治行为。 我曾经在另外一篇短文《给胡温一个政治计算器》也提到,这是一个政治理性化的时代,革命激情和政治高调已经逐步远去。在经济社会层面,政治已经变成了利率微调,股指涨落或者如何改善社保等等的技术活在政治的敏感地带,政治理性也应该得到张扬。 .面对政治问题,分析各种可能的解决方案以及其中的利弊,做出一个合理化的选择,这是政治人物的基本功课。  ..谨慎的使用国家暴力,约束中共体制的非理性行为,展示对民间政治人士的基本善意,为政治转型降级摩擦系数,这本来就是当局的最低责任,也符合当局的基本政治利益。

因此,不管是谁下令抓了胡佳,胡温当局都不应该继续采取鸵鸟政策,忽视国内外不断发酵的民意力量,而起码应该做必要的危机处置:释放胡佳!现在!







胡温当局都不应该继续采取鸵鸟政策,忽视国内外不断发酵的民意量,而起码应该做必要的危机处置:释放胡佳!现在!



2007年岁末,著名的艾滋病权益维护者、人权捍卫者胡佳被北京市公安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被逮捕。这个消息借助短信,互联网和国际媒体迅速激荡开来,国内异议群体,一些知名学者,国际人权组织以及国际舆论进行了密切关注,发布了呼吁书谴责这种践踏人权的行为,并呼吁立刻恢复胡佳先生的自由。 作为胡佳和曾金燕的朋友,我希望有关当局认清历史潮流,不要闭目塞听,作茧自缚煽动颠覆政权是当局对待民间人士的套,却也是绑在当局政治发展道路上的茧,滥用国家暴力,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并不符合执政集团的利益。 当局应该展示必要的政治智慧和政治决断力,尽快恢复胡佳的自由,修补执政集团日益残败的政治形象,所谓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不过以我自己对中国公共事务这些年演变的观察,我并不对这种可能性抱有过高的期待。在大部分公共事务上,这些年执政当局的应对和处置都很难说高明,相反我们经常看到的是当局处置手段之粗糙,行为呈现非理性化色彩,结果往往变得无厘头化,根本无法匹配郁一个大国的执政集团应有的形象,也和中共文宣系统刻意推销的中共形象产生尖锐冲突,执政集团内部这种左手和右手相互较劲的态势使得相互矛盾的信号不断发送出来,以致我对中共高层在政治性事务上的处理能力产生了极大怀疑,甚至有中共是否已经脑死亡的困惑。

以胡佳事件为例,我无法理解为什么在此时此刻国家要出手抓胡佳?胡佳参与政治异议已经很多年,并且以那种毫无顾忌的方式说话也有很多年。这些符合国家法律条款的行为,如果发生在30年前,一百个胡佳也给灭了,发生在10年前,估计也够胡佳在监狱里呆一段时间了。在那些年代,抓捕胡佳,我们都能理解。不过社会在进步,在2008年的时间门槛上,这些言行的正当性已经自我确立,而且当局事实上容忍了他的存在。以致艾晓明教授不无嘲讽的说道有胡佳存在,谁能说中国是一个专制国家,没有言论自由?宪法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承诺,从胡佳的存在就得到了突破性的体现。 那问题是为什么国家在此时此刻自毁形象,重新张开血盆大口?

国家本身不会提供答案,国家只是作为文学描述意义上而存在,而实际上,国家只是某些机构遮盖他们丑陋行为的遮羞布,明明是压制言论自由,却要套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口袋;党国不分意味着国家变成党的工具化存在。 想象一下,如果真是以国家的名义抓捕胡佳,用得着那么下作吗?我想,国家不会把一个丈夫刚刚被抓走的柔弱女子曾金燕隔离起来,不会阻挠律师会见当事人。因为这都事关国家的最基本的声誉,只有那些把国家当成一盘菜的人才可能这么肆无忌惮的糟蹋国家的形象。

那么是谁,隐藏在国家背后,抓了胡佳?表面上看,这次抓捕是以北京市公安局名义展开的,20多名警察据说都是北京公安局的。不过我很怀疑他们有必要的权能和意愿来进行这次抓捕。那些具体执行抓捕任务的人只是工具,工具不会下令自己去抓人,他们是枪,但是扣动扳机的是背后的人和机构,对胡佳扣动扳机的到底是谁?

笼统地说,这当然和执政集团有关。不过根据常理,抓捕胡佳不太可能经历中共正式的政治决策过程。因为如果抓捕胡佳是中共最高决策层的决定,那会显得非常荒唐。一个垄断着国家所有的暴力机器,拥有几千万成员的庞大机构,并且面临那么多紧迫社会议题的执政集团,居然能腾出时间来对付一个仅仅实践一些言论权利的公民? 那是多么可笑的一种行为?! 在没有进一步证据之前,我宁可相信执政集团还没有没出息到这个地步。 当然在2007年爆出的公共情妇门丑闻上,我一开始也是持着这样的态度,我想中共的这些高级官员们,虽然已经腐烂,但是不会在情妇问题上这么没有出息吧,结果后来证明我的判断是错误的,情妇门事件已经被揭开一角,更多匪夷所思的黑幕还在等待挖掘。

胡佳被捕后,有消息指出这可能是高层政治角力的产物。一种叙事是这样说的,胡锦涛在2007年末在政法战线做了讲话,胡锦涛强调,政法事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而发展;政法工作是党和国家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在党和国家工作大局下开展,为党和国家工作大局服务。切实维护党的执政地位,切实维护国家安全,切实维护人民权益,确保社会大局稳定,是政法战线的首要政治任务。

这个态度强硬的讲话成了制造人权灾难的绿灯,政治对手们借机抓捕胡佳,通过这个事件的国际曝光从而成功地让胡难堪。 这个解读符合一定的逻辑,如果真相确实如此,那我们将大声谴责这种政治争斗劣质化举措。 中共内部的任何一股政治力量,都应该遵守政治角力的基本底线,政治角力可以通过人事竞争,议题竞争,价值竞争等方式进行,我们也乐于见到这种角力的逐步可视化,甚至逐步向民间开放,但是我们谴责任何通过绑架民间异议人士来敲诈政治对手的做法。 同时,那些在政治棋局中的另一方,没有理由继续哑巴吃黄连,成为这种敲诈机制的一个环节。

胡佳最近一年的文字里包括对一些官员的公开抨击,胡佳可能因此得罪了不少位高权重的官员,那么这些官员是否可能是下令抓捕胡佳的主谋呢?虽然我个人并不认同胡佳这种做法的必要性,但是在我看来,这依然停留在言论自由的层面。如果某个官员,觉得因此受辱,或者认为胡佳诽谤比如胡佳把某些官员称为黑社会头目,那么根据诽谤罪必须自诉的规则,那些官员们完全可以拿起法律武器来维护他们的声誉,但是无论如何,他们不能因此滥用国家公器,公报私仇。另外,公共职位的拥有者必须明白,因为他们公共人物的身份,他们所能得到的隐私和名誉保护是有限的。为了证实这种公报私仇的情况确实不存在,为了避免人们正常的联想,我建议在胡佳案的法律进程中,胡佳文章里涉及的那些官员应该主动回避。

分析至此,我们依旧无法断言谁才是下令抓捕胡佳的黑手。时间将涤荡这些迷雾,我们终究会了解黑幕背后的决策过程。 在此之前,相关机构和官员尽管可以摆弄国家这个行头,来掩盖真实的意图,不过我相信,任何时候,作为个体,这些官员永远无法以制度作为借口,逃避内心道义的审判。尤其在当下的中国,基于普世价值基础上的道义不再被恐惧所淹没,言论自由的正当性已经无需论证, 法条上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已经成为法治的污点,而不是官员滥权的保护条款。 同时作为整体,执政集团这种持续的抓捕政治犯的行为玷污了中国作为一个国家的基本形象。 正如诸多异议人士签名的抗议对胡佳刑事拘留的公开信里说道,在北京奥运一天天逼近的时刻,无论从普世道义和中国法律的角度,还是从人道的角度,中国政府都没有理由罔顾道义、践踏法律、背弃承诺、有违人道,剥夺胡佳先生的基本人权,限制胡佳家人的基本自由。

下令抓捕胡佳的那些机构,可以继续展示权力的傲慢,但是却已经失去人们内心的认同,失去了国家公器本身具有的权威。一个成功的社会秩序,从来都不是建立在对权力的恐惧之上,而是建立在对权威的认同之上。在这个意义上,那些决定抓捕胡佳的机构或者个人,正在犯一个巨大的错误。 执政集团里那些有远见的政治家需要站出来,制止特定机构的盲动和不负责任的政治行为。 我曾经在另外一篇短文《给胡温一个政治计算器》也提到,这是一个政治理性化的时代,革命激情和政治高调已经逐步远去。在经济社会层面,政治已经变成了利率微调,股指涨落或者如何改善社保等等的技术活在政治的敏感地带,政治理性也应该得到张扬。 .面对政治问题,分析各种可能的解决方案以及其中的利弊,做出一个合理化的选择,这是政治人物的基本功课。  ..谨慎的使用国家暴力,约束中共体制的非理性行为,展示对民间政治人士的基本善意,为政治转型降级摩擦系数,这本来就是当局的最低责任,也符合当局的基本政治利益。

因此,不管是谁下令抓了胡佳,胡温当局都不应该继续采取鸵鸟政策,忽视国内外不断发酵的民意力量,而起码应该做必要的危机处置:释放胡佳!现在!







胡温当局都不应该继续采取鸵鸟政策,忽视国内外不断发酵的民意量,而起码应该做必要的危机处置:释放胡佳!现在!



2007年岁末,著名的艾滋病权益维护者、人权捍卫者胡佳被北京市公安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被逮捕。这个消息借助短信,互联网和国际媒体迅速激荡开来,国内异议群体,一些知名学者,国际人权组织以及国际舆论进行了密切关注,发布了呼吁书谴责这种践踏人权的行为,并呼吁立刻恢复胡佳先生的自由。 作为胡佳和曾金燕的朋友,我希望有关当局认清历史潮流,不要闭目塞听,作茧自缚煽动颠覆政权是当局对待民间人士的套,却也是绑在当局政治发展道路上的茧,滥用国家暴力,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并不符合执政集团的利益。 当局应该展示必要的政治智慧和政治决断力,尽快恢复胡佳的自由,修补执政集团日益残败的政治形象,所谓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不过以我自己对中国公共事务这些年演变的观察,我并不对这种可能性抱有过高的期待。在大部分公共事务上,这些年执政当局的应对和处置都很难说高明,相反我们经常看到的是当局处置手段之粗糙,行为呈现非理性化色彩,结果往往变得无厘头化,根本无法匹配郁一个大国的执政集团应有的形象,也和中共文宣系统刻意推销的中共形象产生尖锐冲突,执政集团内部这种左手和右手相互较劲的态势使得相互矛盾的信号不断发送出来,以致我对中共高层在政治性事务上的处理能力产生了极大怀疑,甚至有中共是否已经脑死亡的困惑。

以胡佳事件为例,我无法理解为什么在此时此刻国家要出手抓胡佳?胡佳参与政治异议已经很多年,并且以那种毫无顾忌的方式说话也有很多年。这些符合国家法律条款的行为,如果发生在30年前,一百个胡佳也给灭了,发生在10年前,估计也够胡佳在监狱里呆一段时间了。在那些年代,抓捕胡佳,我们都能理解。不过社会在进步,在2008年的时间门槛上,这些言行的正当性已经自我确立,而且当局事实上容忍了他的存在。以致艾晓明教授不无嘲讽的说道有胡佳存在,谁能说中国是一个专制国家,没有言论自由?宪法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承诺,从胡佳的存在就得到了突破性的体现。 那问题是为什么国家在此时此刻自毁形象,重新张开血盆大口?

国家本身不会提供答案,国家只是作为文学描述意义上而存在,而实际上,国家只是某些机构遮盖他们丑陋行为的遮羞布,明明是压制言论自由,却要套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口袋;党国不分意味着国家变成党的工具化存在。 想象一下,如果真是以国家的名义抓捕胡佳,用得着那么下作吗?我想,国家不会把一个丈夫刚刚被抓走的柔弱女子曾金燕隔离起来,不会阻挠律师会见当事人。因为这都事关国家的最基本的声誉,只有那些把国家当成一盘菜的人才可能这么肆无忌惮的糟蹋国家的形象。

那么是谁,隐藏在国家背后,抓了胡佳?表面上看,这次抓捕是以北京市公安局名义展开的,20多名警察据说都是北京公安局的。不过我很怀疑他们有必要的权能和意愿来进行这次抓捕。那些具体执行抓捕任务的人只是工具,工具不会下令自己去抓人,他们是枪,但是扣动扳机的是背后的人和机构,对胡佳扣动扳机的到底是谁?

笼统地说,这当然和执政集团有关。不过根据常理,抓捕胡佳不太可能经历中共正式的政治决策过程。因为如果抓捕胡佳是中共最高决策层的决定,那会显得非常荒唐。一个垄断着国家所有的暴力机器,拥有几千万成员的庞大机构,并且面临那么多紧迫社会议题的执政集团,居然能腾出时间来对付一个仅仅实践一些言论权利的公民? 那是多么可笑的一种行为?! 在没有进一步证据之前,我宁可相信执政集团还没有没出息到这个地步。 当然在2007年爆出的公共情妇门丑闻上,我一开始也是持着这样的态度,我想中共的这些高级官员们,虽然已经腐烂,但是不会在情妇问题上这么没有出息吧,结果后来证明我的判断是错误的,情妇门事件已经被揭开一角,更多匪夷所思的黑幕还在等待挖掘。

胡佳被捕后,有消息指出这可能是高层政治角力的产物。一种叙事是这样说的,胡锦涛在2007年末在政法战线做了讲话,胡锦涛强调,政法事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而发展;政法工作是党和国家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在党和国家工作大局下开展,为党和国家工作大局服务。切实维护党的执政地位,切实维护国家安全,切实维护人民权益,确保社会大局稳定,是政法战线的首要政治任务。

这个态度强硬的讲话成了制造人权灾难的绿灯,政治对手们借机抓捕胡佳,通过这个事件的国际曝光从而成功地让胡难堪。 这个解读符合一定的逻辑,如果真相确实如此,那我们将大声谴责这种政治争斗劣质化举措。 中共内部的任何一股政治力量,都应该遵守政治角力的基本底线,政治角力可以通过人事竞争,议题竞争,价值竞争等方式进行,我们也乐于见到这种角力的逐步可视化,甚至逐步向民间开放,但是我们谴责任何通过绑架民间异议人士来敲诈政治对手的做法。 同时,那些在政治棋局中的另一方,没有理由继续哑巴吃黄连,成为这种敲诈机制的一个环节。

胡佳最近一年的文字里包括对一些官员的公开抨击,胡佳可能因此得罪了不少位高权重的官员,那么这些官员是否可能是下令抓捕胡佳的主谋呢?虽然我个人并不认同胡佳这种做法的必要性,但是在我看来,这依然停留在言论自由的层面。如果某个官员,觉得因此受辱,或者认为胡佳诽谤比如胡佳把某些官员称为黑社会头目,那么根据诽谤罪必须自诉的规则,那些官员们完全可以拿起法律武器来维护他们的声誉,但是无论如何,他们不能因此滥用国家公器,公报私仇。另外,公共职位的拥有者必须明白,因为他们公共人物的身份,他们所能得到的隐私和名誉保护是有限的。为了证实这种公报私仇的情况确实不存在,为了避免人们正常的联想,我建议在胡佳案的法律进程中,胡佳文章里涉及的那些官员应该主动回避。

分析至此,我们依旧无法断言谁才是下令抓捕胡佳的黑手。时间将涤荡这些迷雾,我们终究会了解黑幕背后的决策过程。 在此之前,相关机构和官员尽管可以摆弄国家这个行头,来掩盖真实的意图,不过我相信,任何时候,作为个体,这些官员永远无法以制度作为借口,逃避内心道义的审判。尤其在当下的中国,基于普世价值基础上的道义不再被恐惧所淹没,言论自由的正当性已经无需论证, 法条上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已经成为法治的污点,而不是官员滥权的保护条款。 同时作为整体,执政集团这种持续的抓捕政治犯的行为玷污了中国作为一个国家的基本形象。 正如诸多异议人士签名的抗议对胡佳刑事拘留的公开信里说道,在北京奥运一天天逼近的时刻,无论从普世道义和中国法律的角度,还是从人道的角度,中国政府都没有理由罔顾道义、践踏法律、背弃承诺、有违人道,剥夺胡佳先生的基本人权,限制胡佳家人的基本自由。

下令抓捕胡佳的那些机构,可以继续展示权力的傲慢,但是却已经失去人们内心的认同,失去了国家公器本身具有的权威。一个成功的社会秩序,从来都不是建立在对权力的恐惧之上,而是建立在对权威的认同之上。在这个意义上,那些决定抓捕胡佳的机构或者个人,正在犯一个巨大的错误。 执政集团里那些有远见的政治家需要站出来,制止特定机构的盲动和不负责任的政治行为。 我曾经在另外一篇短文《给胡温一个政治计算器》也提到,这是一个政治理性化的时代,革命激情和政治高调已经逐步远去。在经济社会层面,政治已经变成了利率微调,股指涨落或者如何改善社保等等的技术活在政治的敏感地带,政治理性也应该得到张扬。 .面对政治问题,分析各种可能的解决方案以及其中的利弊,做出一个合理化的选择,这是政治人物的基本功课。  ..谨慎的使用国家暴力,约束中共体制的非理性行为,展示对民间政治人士的基本善意,为政治转型降级摩擦系数,这本来就是当局的最低责任,也符合当局的基本政治利益。

因此,不管是谁下令抓了胡佳,胡温当局都不应该继续采取鸵鸟政策,忽视国内外不断发酵的民意力量,而起码应该做必要的危机处置:释放胡佳!现在!







胡温当局都不应该继续采取鸵鸟政策,忽视国内外不断发酵的民意量,而起码应该做必要的危机处置:释放胡佳!现在!



2007年岁末,著名的艾滋病权益维护者、人权捍卫者胡佳被北京市公安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被逮捕。这个消息借助短信,互联网和国际媒体迅速激荡开来,国内异议群体,一些知名学者,国际人权组织以及国际舆论进行了密切关注,发布了呼吁书谴责这种践踏人权的行为,并呼吁立刻恢复胡佳先生的自由。 作为胡佳和曾金燕的朋友,我希望有关当局认清历史潮流,不要闭目塞听,作茧自缚煽动颠覆政权是当局对待民间人士的套,却也是绑在当局政治发展道路上的茧,滥用国家暴力,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并不符合执政集团的利益。 当局应该展示必要的政治智慧和政治决断力,尽快恢复胡佳的自由,修补执政集团日益残败的政治形象,所谓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不过以我自己对中国公共事务这些年演变的观察,我并不对这种可能性抱有过高的期待。在大部分公共事务上,这些年执政当局的应对和处置都很难说高明,相反我们经常看到的是当局处置手段之粗糙,行为呈现非理性化色彩,结果往往变得无厘头化,根本无法匹配郁一个大国的执政集团应有的形象,也和中共文宣系统刻意推销的中共形象产生尖锐冲突,执政集团内部这种左手和右手相互较劲的态势使得相互矛盾的信号不断发送出来,以致我对中共高层在政治性事务上的处理能力产生了极大怀疑,甚至有中共是否已经脑死亡的困惑。

以胡佳事件为例,我无法理解为什么在此时此刻国家要出手抓胡佳?胡佳参与政治异议已经很多年,并且以那种毫无顾忌的方式说话也有很多年。这些符合国家法律条款的行为,如果发生在30年前,一百个胡佳也给灭了,发生在10年前,估计也够胡佳在监狱里呆一段时间了。在那些年代,抓捕胡佳,我们都能理解。不过社会在进步,在2008年的时间门槛上,这些言行的正当性已经自我确立,而且当局事实上容忍了他的存在。以致艾晓明教授不无嘲讽的说道有胡佳存在,谁能说中国是一个专制国家,没有言论自由?宪法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承诺,从胡佳的存在就得到了突破性的体现。 那问题是为什么国家在此时此刻自毁形象,重新张开血盆大口?

国家本身不会提供答案,国家只是作为文学描述意义上而存在,而实际上,国家只是某些机构遮盖他们丑陋行为的遮羞布,明明是压制言论自由,却要套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口袋;党国不分意味着国家变成党的工具化存在。 想象一下,如果真是以国家的名义抓捕胡佳,用得着那么下作吗?我想,国家不会把一个丈夫刚刚被抓走的柔弱女子曾金燕隔离起来,不会阻挠律师会见当事人。因为这都事关国家的最基本的声誉,只有那些把国家当成一盘菜的人才可能这么肆无忌惮的糟蹋国家的形象。

那么是谁,隐藏在国家背后,抓了胡佳?表面上看,这次抓捕是以北京市公安局名义展开的,20多名警察据说都是北京公安局的。不过我很怀疑他们有必要的权能和意愿来进行这次抓捕。那些具体执行抓捕任务的人只是工具,工具不会下令自己去抓人,他们是枪,但是扣动扳机的是背后的人和机构,对胡佳扣动扳机的到底是谁?

笼统地说,这当然和执政集团有关。不过根据常理,抓捕胡佳不太可能经历中共正式的政治决策过程。因为如果抓捕胡佳是中共最高决策层的决定,那会显得非常荒唐。一个垄断着国家所有的暴力机器,拥有几千万成员的庞大机构,并且面临那么多紧迫社会议题的执政集团,居然能腾出时间来对付一个仅仅实践一些言论权利的公民? 那是多么可笑的一种行为?! 在没有进一步证据之前,我宁可相信执政集团还没有没出息到这个地步。 当然在2007年爆出的公共情妇门丑闻上,我一开始也是持着这样的态度,我想中共的这些高级官员们,虽然已经腐烂,但是不会在情妇问题上这么没有出息吧,结果后来证明我的判断是错误的,情妇门事件已经被揭开一角,更多匪夷所思的黑幕还在等待挖掘。

胡佳被捕后,有消息指出这可能是高层政治角力的产物。一种叙事是这样说的,胡锦涛在2007年末在政法战线做了讲话,胡锦涛强调,政法事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而发展;政法工作是党和国家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在党和国家工作大局下开展,为党和国家工作大局服务。切实维护党的执政地位,切实维护国家安全,切实维护人民权益,确保社会大局稳定,是政法战线的首要政治任务。

这个态度强硬的讲话成了制造人权灾难的绿灯,政治对手们借机抓捕胡佳,通过这个事件的国际曝光从而成功地让胡难堪。 这个解读符合一定的逻辑,如果真相确实如此,那我们将大声谴责这种政治争斗劣质化举措。 中共内部的任何一股政治力量,都应该遵守政治角力的基本底线,政治角力可以通过人事竞争,议题竞争,价值竞争等方式进行,我们也乐于见到这种角力的逐步可视化,甚至逐步向民间开放,但是我们谴责任何通过绑架民间异议人士来敲诈政治对手的做法。 同时,那些在政治棋局中的另一方,没有理由继续哑巴吃黄连,成为这种敲诈机制的一个环节。

胡佳最近一年的文字里包括对一些官员的公开抨击,胡佳可能因此得罪了不少位高权重的官员,那么这些官员是否可能是下令抓捕胡佳的主谋呢?虽然我个人并不认同胡佳这种做法的必要性,但是在我看来,这依然停留在言论自由的层面。如果某个官员,觉得因此受辱,或者认为胡佳诽谤比如胡佳把某些官员称为黑社会头目,那么根据诽谤罪必须自诉的规则,那些官员们完全可以拿起法律武器来维护他们的声誉,但是无论如何,他们不能因此滥用国家公器,公报私仇。另外,公共职位的拥有者必须明白,因为他们公共人物的身份,他们所能得到的隐私和名誉保护是有限的。为了证实这种公报私仇的情况确实不存在,为了避免人们正常的联想,我建议在胡佳案的法律进程中,胡佳文章里涉及的那些官员应该主动回避。

分析至此,我们依旧无法断言谁才是下令抓捕胡佳的黑手。时间将涤荡这些迷雾,我们终究会了解黑幕背后的决策过程。 在此之前,相关机构和官员尽管可以摆弄国家这个行头,来掩盖真实的意图,不过我相信,任何时候,作为个体,这些官员永远无法以制度作为借口,逃避内心道义的审判。尤其在当下的中国,基于普世价值基础上的道义不再被恐惧所淹没,言论自由的正当性已经无需论证, 法条上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已经成为法治的污点,而不是官员滥权的保护条款。 同时作为整体,执政集团这种持续的抓捕政治犯的行为玷污了中国作为一个国家的基本形象。 正如诸多异议人士签名的抗议对胡佳刑事拘留的公开信里说道,在北京奥运一天天逼近的时刻,无论从普世道义和中国法律的角度,还是从人道的角度,中国政府都没有理由罔顾道义、践踏法律、背弃承诺、有违人道,剥夺胡佳先生的基本人权,限制胡佳家人的基本自由。

下令抓捕胡佳的那些机构,可以继续展示权力的傲慢,但是却已经失去人们内心的认同,失去了国家公器本身具有的权威。一个成功的社会秩序,从来都不是建立在对权力的恐惧之上,而是建立在对权威的认同之上。在这个意义上,那些决定抓捕胡佳的机构或者个人,正在犯一个巨大的错误。 执政集团里那些有远见的政治家需要站出来,制止特定机构的盲动和不负责任的政治行为。 我曾经在另外一篇短文《给胡温一个政治计算器》也提到,这是一个政治理性化的时代,革命激情和政治高调已经逐步远去。在经济社会层面,政治已经变成了利率微调,股指涨落或者如何改善社保等等的技术活在政治的敏感地带,政治理性也应该得到张扬。 .面对政治问题,分析各种可能的解决方案以及其中的利弊,做出一个合理化的选择,这是政治人物的基本功课。  ..谨慎的使用国家暴力,约束中共体制的非理性行为,展示对民间政治人士的基本善意,为政治转型降级摩擦系数,这本来就是当局的最低责任,也符合当局的基本政治利益。

因此,不管是谁下令抓了胡佳,胡温当局都不应该继续采取鸵鸟政策,忽视国内外不断发酵的民意力量,而起码应该做必要的危机处置:释放胡佳!现在!







胡温当局都不应该继续采取鸵鸟政策,忽视国内外不断发酵的民意量,而起码应该做必要的危机处置:释放胡佳!现在!



2007年岁末,著名的艾滋病权益维护者、人权捍卫者胡佳被北京市公安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被逮捕。这个消息借助短信,互联网和国际媒体迅速激荡开来,国内异议群体,一些知名学者,国际人权组织以及国际舆论进行了密切关注,发布了呼吁书谴责这种践踏人权的行为,并呼吁立刻恢复胡佳先生的自由。 作为胡佳和曾金燕的朋友,我希望有关当局认清历史潮流,不要闭目塞听,作茧自缚煽动颠覆政权是当局对待民间人士的套,却也是绑在当局政治发展道路上的茧,滥用国家暴力,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并不符合执政集团的利益。 当局应该展示必要的政治智慧和政治决断力,尽快恢复胡佳的自由,修补执政集团日益残败的政治形象,所谓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不过以我自己对中国公共事务这些年演变的观察,我并不对这种可能性抱有过高的期待。在大部分公共事务上,这些年执政当局的应对和处置都很难说高明,相反我们经常看到的是当局处置手段之粗糙,行为呈现非理性化色彩,结果往往变得无厘头化,根本无法匹配郁一个大国的执政集团应有的形象,也和中共文宣系统刻意推销的中共形象产生尖锐冲突,执政集团内部这种左手和右手相互较劲的态势使得相互矛盾的信号不断发送出来,以致我对中共高层在政治性事务上的处理能力产生了极大怀疑,甚至有中共是否已经脑死亡的困惑。

以胡佳事件为例,我无法理解为什么在此时此刻国家要出手抓胡佳?胡佳参与政治异议已经很多年,并且以那种毫无顾忌的方式说话也有很多年。这些符合国家法律条款的行为,如果发生在30年前,一百个胡佳也给灭了,发生在10年前,估计也够胡佳在监狱里呆一段时间了。在那些年代,抓捕胡佳,我们都能理解。不过社会在进步,在2008年的时间门槛上,这些言行的正当性已经自我确立,而且当局事实上容忍了他的存在。以致艾晓明教授不无嘲讽的说道有胡佳存在,谁能说中国是一个专制国家,没有言论自由?宪法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承诺,从胡佳的存在就得到了突破性的体现。 那问题是为什么国家在此时此刻自毁形象,重新张开血盆大口?

国家本身不会提供答案,国家只是作为文学描述意义上而存在,而实际上,国家只是某些机构遮盖他们丑陋行为的遮羞布,明明是压制言论自由,却要套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口袋;党国不分意味着国家变成党的工具化存在。 想象一下,如果真是以国家的名义抓捕胡佳,用得着那么下作吗?我想,国家不会把一个丈夫刚刚被抓走的柔弱女子曾金燕隔离起来,不会阻挠律师会见当事人。因为这都事关国家的最基本的声誉,只有那些把国家当成一盘菜的人才可能这么肆无忌惮的糟蹋国家的形象。

那么是谁,隐藏在国家背后,抓了胡佳?表面上看,这次抓捕是以北京市公安局名义展开的,20多名警察据说都是北京公安局的。不过我很怀疑他们有必要的权能和意愿来进行这次抓捕。那些具体执行抓捕任务的人只是工具,工具不会下令自己去抓人,他们是枪,但是扣动扳机的是背后的人和机构,对胡佳扣动扳机的到底是谁?

笼统地说,这当然和执政集团有关。不过根据常理,抓捕胡佳不太可能经历中共正式的政治决策过程。因为如果抓捕胡佳是中共最高决策层的决定,那会显得非常荒唐。一个垄断着国家所有的暴力机器,拥有几千万成员的庞大机构,并且面临那么多紧迫社会议题的执政集团,居然能腾出时间来对付一个仅仅实践一些言论权利的公民? 那是多么可笑的一种行为?! 在没有进一步证据之前,我宁可相信执政集团还没有没出息到这个地步。 当然在2007年爆出的公共情妇门丑闻上,我一开始也是持着这样的态度,我想中共的这些高级官员们,虽然已经腐烂,但是不会在情妇问题上这么没有出息吧,结果后来证明我的判断是错误的,情妇门事件已经被揭开一角,更多匪夷所思的黑幕还在等待挖掘。

胡佳被捕后,有消息指出这可能是高层政治角力的产物。一种叙事是这样说的,胡锦涛在2007年末在政法战线做了讲话,胡锦涛强调,政法事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而发展;政法工作是党和国家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在党和国家工作大局下开展,为党和国家工作大局服务。切实维护党的执政地位,切实维护国家安全,切实维护人民权益,确保社会大局稳定,是政法战线的首要政治任务。

这个态度强硬的讲话成了制造人权灾难的绿灯,政治对手们借机抓捕胡佳,通过这个事件的国际曝光从而成功地让胡难堪。 这个解读符合一定的逻辑,如果真相确实如此,那我们将大声谴责这种政治争斗劣质化举措。 中共内部的任何一股政治力量,都应该遵守政治角力的基本底线,政治角力可以通过人事竞争,议题竞争,价值竞争等方式进行,我们也乐于见到这种角力的逐步可视化,甚至逐步向民间开放,但是我们谴责任何通过绑架民间异议人士来敲诈政治对手的做法。 同时,那些在政治棋局中的另一方,没有理由继续哑巴吃黄连,成为这种敲诈机制的一个环节。

胡佳最近一年的文字里包括对一些官员的公开抨击,胡佳可能因此得罪了不少位高权重的官员,那么这些官员是否可能是下令抓捕胡佳的主谋呢?虽然我个人并不认同胡佳这种做法的必要性,但是在我看来,这依然停留在言论自由的层面。如果某个官员,觉得因此受辱,或者认为胡佳诽谤比如胡佳把某些官员称为黑社会头目,那么根据诽谤罪必须自诉的规则,那些官员们完全可以拿起法律武器来维护他们的声誉,但是无论如何,他们不能因此滥用国家公器,公报私仇。另外,公共职位的拥有者必须明白,因为他们公共人物的身份,他们所能得到的隐私和名誉保护是有限的。为了证实这种公报私仇的情况确实不存在,为了避免人们正常的联想,我建议在胡佳案的法律进程中,胡佳文章里涉及的那些官员应该主动回避。

分析至此,我们依旧无法断言谁才是下令抓捕胡佳的黑手。时间将涤荡这些迷雾,我们终究会了解黑幕背后的决策过程。 在此之前,相关机构和官员尽管可以摆弄国家这个行头,来掩盖真实的意图,不过我相信,任何时候,作为个体,这些官员永远无法以制度作为借口,逃避内心道义的审判。尤其在当下的中国,基于普世价值基础上的道义不再被恐惧所淹没,言论自由的正当性已经无需论证, 法条上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已经成为法治的污点,而不是官员滥权的保护条款。 同时作为整体,执政集团这种持续的抓捕政治犯的行为玷污了中国作为一个国家的基本形象。 正如诸多异议人士签名的抗议对胡佳刑事拘留的公开信里说道,在北京奥运一天天逼近的时刻,无论从普世道义和中国法律的角度,还是从人道的角度,中国政府都没有理由罔顾道义、践踏法律、背弃承诺、有违人道,剥夺胡佳先生的基本人权,限制胡佳家人的基本自由。

下令抓捕胡佳的那些机构,可以继续展示权力的傲慢,但是却已经失去人们内心的认同,失去了国家公器本身具有的权威。一个成功的社会秩序,从来都不是建立在对权力的恐惧之上,而是建立在对权威的认同之上。在这个意义上,那些决定抓捕胡佳的机构或者个人,正在犯一个巨大的错误。 执政集团里那些有远见的政治家需要站出来,制止特定机构的盲动和不负责任的政治行为。 我曾经在另外一篇短文《给胡温一个政治计算器》也提到,这是一个政治理性化的时代,革命激情和政治高调已经逐步远去。在经济社会层面,政治已经变成了利率微调,股指涨落或者如何改善社保等等的技术活在政治的敏感地带,政治理性也应该得到张扬。 .面对政治问题,分析各种可能的解决方案以及其中的利弊,做出一个合理化的选择,这是政治人物的基本功课。  ..谨慎的使用国家暴力,约束中共体制的非理性行为,展示对民间政治人士的基本善意,为政治转型降级摩擦系数,这本来就是当局的最低责任,也符合当局的基本政治利益。

因此,不管是谁下令抓了胡佳,胡温当局都不应该继续采取鸵鸟政策,忽视国内外不断发酵的民意力量,而起码应该做必要的危机处置:释放胡佳!现在!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