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港人治港与民族自治为什么都失败?
武宜三



一国两制寿终正寝,根于于共产党的绝对权力。

北京当局公然违反《中英联合声明》,践踏《基本法》,以求真务实、循序渐进、均衡参与之类冠冕堂皇的理由扼杀了香港广大市民07、 08年双普选的强烈诉求。中国共产党这类出尔反尔、背信弃义的事,在它八十多年历史中本是屡见不鲜的。只是到了诚信更加缺失的今天,表现得尤为突出罢了。

一、毛共欺骗少数民族

中共夺权之前,需要各少数民族人民为他们卖命的时候,曾开出民族自决的期票拉拢少数民族;到一九四九年眼看大局已定,就觉得少数民族利用价值 不大了,于是马上改变腔调,开始赖账,期票不想兑现了。《毛泽东传(1949-1976)》(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北京)这样描述中共在民族问题 上由自决到自治的后退过程:列宁和孙中山都提出过民族自决的口号,中国共产党在国民党反动统治时期也赞同过这个口号。但是,当形势已经发生 根本变化时,是继续旧政策,还是采取适应新形势的新政策?

一九四九年十月五日,中共中央给第二野战军前委并告各中央局、分局及各前委的电报,对民族问题的价码作出了大幅调整:关于各少数民 族的自决权问题,今天不应再去强调,过去在内战时期,我党为了争取少数民族,以反对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它对各少数民族特别表现为大汉族主义)曾强调过 这一口号,这在当时是完全正确的。但今天的情况,已有了根本的变化,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基本上已被打倒,我党领导的新中国已诞生,为了完成我们国家的统一大 业,为了反对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分裂中国民族团结的阴谋,在国内民族问题上,就不应再强调这一口号,以免为帝国主义及国内各少数民族中的反动分子所利用,而 使我们陷于被动的地位。在今天应强调,中华各民族的友爱合作与互相团结。(《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 》,中央文献出版社,1992年,北京) 在这里毛泽东完全忘记了他自己曾经说过的话:中国的事,不是统一能够办得好的。四千年的中国只是一个空架子,多少政治家的经营,多少学者的论究,都只在 一个空架子上面描写。每朝有几十年或百多年的太平,全靠住一个条件得来,就是杀人多,流血多。胡适之先生有二十年不谈政治的主张,我现在主张二十年不 谈中央政治,各省人用全力注意到自己的省,采省门罗主义,各省关上各省的大门,大门外,一概不理。国庆是庆中华民国,我实在老不高兴他。特为趁这国庆,表 示我一点反对统一的意见。二十二个行省三个特区两藩地合共二十七个地方,最好分为二十七个国。(《毛泽东早期文稿:1912.6- 1920.11》) 对比毛泽东在统一、分裂问题上的前言后语,比较中共建政前后在民族问题上政策迥异,我们可以看到毛共在欺骗、利用少数民族的手法是何等无赖、市侩和卑劣 了。

如今那些挂著自治区、自治州、自治县和自治乡招牌的地方,究竟还有多少自治的味道呢? 如今大陆到处充斥著假烟、假酒、假奶粉、假药、假文凭、假衙内、假官员、假党员。论起资历来,这个假自治可算得上老前辈了。

二、一国两制不能成功的原因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英谈判开始的时候,香港人心惶惶,出于对共产主义、共产党的恐惧,移民潮、走资潮此伏彼起。楼市跌,股票跌,港币也跌, 超市出现抢购人潮。这些确实给共产党带来很大难堪,以为大失面子。于是放出了三大法宝之一的统一战线来与英国人争夺群众(其余两法宝是:党的建 设、武装斗争)。

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五十年不变,都是邓小平心血来潮随口抛出来的东西。经北京官员不断的敷衍,学者的反复论证,这 些虚幻飘渺的货色,居然会渐渐为以现实著称的香港人所相信。谎言重复一百次就是真理,在这里又一次被印证。当然,对于大多数的港人来说,一出于无 奈,贫贱不能移民,只好听天由命;二是出于真诚希望共产党也在进步、开放。事实证明,人们的美好愿望又一次落空了。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遭到与民 族自决和民族自治一样的下场,以失败告终。

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民族自决、民族自治不能成功的共同原因就是共产党对权力的绝对柯断。毛共同中国历史上许多次农民造反一样, 推翻了旧的专制王朝以后,重新建立的仍然是一个专制王朝。不久前的奴隶在他获得了主宰他人的权力后,就变成最肆无忌惮的专制(高尔基语),因此毛共就 要人们做革命的螺丝钉,做党的驯服工具,提倡奴隶主义的人身依附。既然是螺丝钉,是驯服工具,是奴隶,那么还要自决、自治干什 么?由此可知,一国两制、港人治港,自出娘胎之日起,就带著欺骗性和虚伪性一同来到这世界上了。

三、一国两制的七年之痒

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之所以失败的独特原因还在于,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下所固有的自由、富庶、繁荣,必定会对大陆的僵死社会主义造成极大冲 击,必定会引起大陆人民对贫困、落后、愚昧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强烈不满;特别是香港的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结社自由、选择自由、经济自由、新闻自由以及司法 独立,也一定会对共产党独裁专制制度造成强烈的冲击。江泽民一句井水不犯河水,可以防范得了?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赵匡胤语),一个真正的港人自治的资本主义香港,将使独裁者食不甘味,睡不安枕,当然不会让一国两制之类劳什子弄假成 真。北京当局好不容易忍了七年,如今七年之痒发作了。全国人大常委会一纸释法,京人便南下治港,一国两制终于寿终正寝。 党天下就从此太平无事了。呜呼哀哉!

一国两制寿终正寝,根于于共产党的绝对权力。

北京当局公然违反《中英联合声明》,践踏《基本法》,以求真务实、循序渐进、均衡参与之类冠冕堂皇的理由扼杀了香港广大市民07、 08年双普选的强烈诉求。中国共产党这类出尔反尔、背信弃义的事,在它八十多年历史中本是屡见不鲜的。只是到了诚信更加缺失的今天,表现得尤为突出罢了。

一、毛共欺骗少数民族

中共夺权之前,需要各少数民族人民为他们卖命的时候,曾开出民族自决的期票拉拢少数民族;到一九四九年眼看大局已定,就觉得少数民族利用价值 不大了,于是马上改变腔调,开始赖账,期票不想兑现了。《毛泽东传(1949-1976)》(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北京)这样描述中共在民族问题 上由自决到自治的后退过程:列宁和孙中山都提出过民族自决的口号,中国共产党在国民党反动统治时期也赞同过这个口号。但是,当形势已经发生 根本变化时,是继续旧政策,还是采取适应新形势的新政策?

一九四九年十月五日,中共中央给第二野战军前委并告各中央局、分局及各前委的电报,对民族问题的价码作出了大幅调整:关于各少数民 族的自决权问题,今天不应再去强调,过去在内战时期,我党为了争取少数民族,以反对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它对各少数民族特别表现为大汉族主义)曾强调过 这一口号,这在当时是完全正确的。但今天的情况,已有了根本的变化,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基本上已被打倒,我党领导的新中国已诞生,为了完成我们国家的统一大 业,为了反对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分裂中国民族团结的阴谋,在国内民族问题上,就不应再强调这一口号,以免为帝国主义及国内各少数民族中的反动分子所利用,而 使我们陷于被动的地位。在今天应强调,中华各民族的友爱合作与互相团结。(《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 》,中央文献出版社,1992年,北京) 在这里毛泽东完全忘记了他自己曾经说过的话:中国的事,不是统一能够办得好的。四千年的中国只是一个空架子,多少政治家的经营,多少学者的论究,都只在 一个空架子上面描写。每朝有几十年或百多年的太平,全靠住一个条件得来,就是杀人多,流血多。胡适之先生有二十年不谈政治的主张,我现在主张二十年不 谈中央政治,各省人用全力注意到自己的省,采省门罗主义,各省关上各省的大门,大门外,一概不理。国庆是庆中华民国,我实在老不高兴他。特为趁这国庆,表 示我一点反对统一的意见。二十二个行省三个特区两藩地合共二十七个地方,最好分为二十七个国。(《毛泽东早期文稿:1912.6- 1920.11》) 对比毛泽东在统一、分裂问题上的前言后语,比较中共建政前后在民族问题上政策迥异,我们可以看到毛共在欺骗、利用少数民族的手法是何等无赖、市侩和卑劣 了。

如今那些挂著自治区、自治州、自治县和自治乡招牌的地方,究竟还有多少自治的味道呢? 如今大陆到处充斥著假烟、假酒、假奶粉、假药、假文凭、假衙内、假官员、假党员。论起资历来,这个假自治可算得上老前辈了。

二、一国两制不能成功的原因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英谈判开始的时候,香港人心惶惶,出于对共产主义、共产党的恐惧,移民潮、走资潮此伏彼起。楼市跌,股票跌,港币也跌, 超市出现抢购人潮。这些确实给共产党带来很大难堪,以为大失面子。于是放出了三大法宝之一的统一战线来与英国人争夺群众(其余两法宝是:党的建 设、武装斗争)。

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五十年不变,都是邓小平心血来潮随口抛出来的东西。经北京官员不断的敷衍,学者的反复论证,这 些虚幻飘渺的货色,居然会渐渐为以现实著称的香港人所相信。谎言重复一百次就是真理,在这里又一次被印证。当然,对于大多数的港人来说,一出于无 奈,贫贱不能移民,只好听天由命;二是出于真诚希望共产党也在进步、开放。事实证明,人们的美好愿望又一次落空了。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遭到与民 族自决和民族自治一样的下场,以失败告终。

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民族自决、民族自治不能成功的共同原因就是共产党对权力的绝对柯断。毛共同中国历史上许多次农民造反一样, 推翻了旧的专制王朝以后,重新建立的仍然是一个专制王朝。不久前的奴隶在他获得了主宰他人的权力后,就变成最肆无忌惮的专制(高尔基语),因此毛共就 要人们做革命的螺丝钉,做党的驯服工具,提倡奴隶主义的人身依附。既然是螺丝钉,是驯服工具,是奴隶,那么还要自决、自治干什 么?由此可知,一国两制、港人治港,自出娘胎之日起,就带著欺骗性和虚伪性一同来到这世界上了。

三、一国两制的七年之痒

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之所以失败的独特原因还在于,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下所固有的自由、富庶、繁荣,必定会对大陆的僵死社会主义造成极大冲 击,必定会引起大陆人民对贫困、落后、愚昧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强烈不满;特别是香港的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结社自由、选择自由、经济自由、新闻自由以及司法 独立,也一定会对共产党独裁专制制度造成强烈的冲击。江泽民一句井水不犯河水,可以防范得了?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赵匡胤语),一个真正的港人自治的资本主义香港,将使独裁者食不甘味,睡不安枕,当然不会让一国两制之类劳什子弄假成 真。北京当局好不容易忍了七年,如今七年之痒发作了。全国人大常委会一纸释法,京人便南下治港,一国两制终于寿终正寝。 党天下就从此太平无事了。呜呼哀哉!

一国两制寿终正寝,根于于共产党的绝对权力。

北京当局公然违反《中英联合声明》,践踏《基本法》,以求真务实、循序渐进、均衡参与之类冠冕堂皇的理由扼杀了香港广大市民07、 08年双普选的强烈诉求。中国共产党这类出尔反尔、背信弃义的事,在它八十多年历史中本是屡见不鲜的。只是到了诚信更加缺失的今天,表现得尤为突出罢了。

一、毛共欺骗少数民族

中共夺权之前,需要各少数民族人民为他们卖命的时候,曾开出民族自决的期票拉拢少数民族;到一九四九年眼看大局已定,就觉得少数民族利用价值 不大了,于是马上改变腔调,开始赖账,期票不想兑现了。《毛泽东传(1949-1976)》(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北京)这样描述中共在民族问题 上由自决到自治的后退过程:列宁和孙中山都提出过民族自决的口号,中国共产党在国民党反动统治时期也赞同过这个口号。但是,当形势已经发生 根本变化时,是继续旧政策,还是采取适应新形势的新政策?

一九四九年十月五日,中共中央给第二野战军前委并告各中央局、分局及各前委的电报,对民族问题的价码作出了大幅调整:关于各少数民 族的自决权问题,今天不应再去强调,过去在内战时期,我党为了争取少数民族,以反对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它对各少数民族特别表现为大汉族主义)曾强调过 这一口号,这在当时是完全正确的。但今天的情况,已有了根本的变化,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基本上已被打倒,我党领导的新中国已诞生,为了完成我们国家的统一大 业,为了反对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分裂中国民族团结的阴谋,在国内民族问题上,就不应再强调这一口号,以免为帝国主义及国内各少数民族中的反动分子所利用,而 使我们陷于被动的地位。在今天应强调,中华各民族的友爱合作与互相团结。(《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 》,中央文献出版社,1992年,北京) 在这里毛泽东完全忘记了他自己曾经说过的话:中国的事,不是统一能够办得好的。四千年的中国只是一个空架子,多少政治家的经营,多少学者的论究,都只在 一个空架子上面描写。每朝有几十年或百多年的太平,全靠住一个条件得来,就是杀人多,流血多。胡适之先生有二十年不谈政治的主张,我现在主张二十年不 谈中央政治,各省人用全力注意到自己的省,采省门罗主义,各省关上各省的大门,大门外,一概不理。国庆是庆中华民国,我实在老不高兴他。特为趁这国庆,表 示我一点反对统一的意见。二十二个行省三个特区两藩地合共二十七个地方,最好分为二十七个国。(《毛泽东早期文稿:1912.6- 1920.11》) 对比毛泽东在统一、分裂问题上的前言后语,比较中共建政前后在民族问题上政策迥异,我们可以看到毛共在欺骗、利用少数民族的手法是何等无赖、市侩和卑劣 了。

如今那些挂著自治区、自治州、自治县和自治乡招牌的地方,究竟还有多少自治的味道呢? 如今大陆到处充斥著假烟、假酒、假奶粉、假药、假文凭、假衙内、假官员、假党员。论起资历来,这个假自治可算得上老前辈了。

二、一国两制不能成功的原因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英谈判开始的时候,香港人心惶惶,出于对共产主义、共产党的恐惧,移民潮、走资潮此伏彼起。楼市跌,股票跌,港币也跌, 超市出现抢购人潮。这些确实给共产党带来很大难堪,以为大失面子。于是放出了三大法宝之一的统一战线来与英国人争夺群众(其余两法宝是:党的建 设、武装斗争)。

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五十年不变,都是邓小平心血来潮随口抛出来的东西。经北京官员不断的敷衍,学者的反复论证,这 些虚幻飘渺的货色,居然会渐渐为以现实著称的香港人所相信。谎言重复一百次就是真理,在这里又一次被印证。当然,对于大多数的港人来说,一出于无 奈,贫贱不能移民,只好听天由命;二是出于真诚希望共产党也在进步、开放。事实证明,人们的美好愿望又一次落空了。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遭到与民 族自决和民族自治一样的下场,以失败告终。

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民族自决、民族自治不能成功的共同原因就是共产党对权力的绝对柯断。毛共同中国历史上许多次农民造反一样, 推翻了旧的专制王朝以后,重新建立的仍然是一个专制王朝。不久前的奴隶在他获得了主宰他人的权力后,就变成最肆无忌惮的专制(高尔基语),因此毛共就 要人们做革命的螺丝钉,做党的驯服工具,提倡奴隶主义的人身依附。既然是螺丝钉,是驯服工具,是奴隶,那么还要自决、自治干什 么?由此可知,一国两制、港人治港,自出娘胎之日起,就带著欺骗性和虚伪性一同来到这世界上了。

三、一国两制的七年之痒

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之所以失败的独特原因还在于,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下所固有的自由、富庶、繁荣,必定会对大陆的僵死社会主义造成极大冲 击,必定会引起大陆人民对贫困、落后、愚昧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强烈不满;特别是香港的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结社自由、选择自由、经济自由、新闻自由以及司法 独立,也一定会对共产党独裁专制制度造成强烈的冲击。江泽民一句井水不犯河水,可以防范得了?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赵匡胤语),一个真正的港人自治的资本主义香港,将使独裁者食不甘味,睡不安枕,当然不会让一国两制之类劳什子弄假成 真。北京当局好不容易忍了七年,如今七年之痒发作了。全国人大常委会一纸释法,京人便南下治港,一国两制终于寿终正寝。 党天下就从此太平无事了。呜呼哀哉!

一国两制寿终正寝,根于于共产党的绝对权力。

北京当局公然违反《中英联合声明》,践踏《基本法》,以求真务实、循序渐进、均衡参与之类冠冕堂皇的理由扼杀了香港广大市民07、 08年双普选的强烈诉求。中国共产党这类出尔反尔、背信弃义的事,在它八十多年历史中本是屡见不鲜的。只是到了诚信更加缺失的今天,表现得尤为突出罢了。

一、毛共欺骗少数民族

中共夺权之前,需要各少数民族人民为他们卖命的时候,曾开出民族自决的期票拉拢少数民族;到一九四九年眼看大局已定,就觉得少数民族利用价值 不大了,于是马上改变腔调,开始赖账,期票不想兑现了。《毛泽东传(1949-1976)》(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北京)这样描述中共在民族问题 上由自决到自治的后退过程:列宁和孙中山都提出过民族自决的口号,中国共产党在国民党反动统治时期也赞同过这个口号。但是,当形势已经发生 根本变化时,是继续旧政策,还是采取适应新形势的新政策?

一九四九年十月五日,中共中央给第二野战军前委并告各中央局、分局及各前委的电报,对民族问题的价码作出了大幅调整:关于各少数民 族的自决权问题,今天不应再去强调,过去在内战时期,我党为了争取少数民族,以反对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它对各少数民族特别表现为大汉族主义)曾强调过 这一口号,这在当时是完全正确的。但今天的情况,已有了根本的变化,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基本上已被打倒,我党领导的新中国已诞生,为了完成我们国家的统一大 业,为了反对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分裂中国民族团结的阴谋,在国内民族问题上,就不应再强调这一口号,以免为帝国主义及国内各少数民族中的反动分子所利用,而 使我们陷于被动的地位。在今天应强调,中华各民族的友爱合作与互相团结。(《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 》,中央文献出版社,1992年,北京) 在这里毛泽东完全忘记了他自己曾经说过的话:中国的事,不是统一能够办得好的。四千年的中国只是一个空架子,多少政治家的经营,多少学者的论究,都只在 一个空架子上面描写。每朝有几十年或百多年的太平,全靠住一个条件得来,就是杀人多,流血多。胡适之先生有二十年不谈政治的主张,我现在主张二十年不 谈中央政治,各省人用全力注意到自己的省,采省门罗主义,各省关上各省的大门,大门外,一概不理。国庆是庆中华民国,我实在老不高兴他。特为趁这国庆,表 示我一点反对统一的意见。二十二个行省三个特区两藩地合共二十七个地方,最好分为二十七个国。(《毛泽东早期文稿:1912.6- 1920.11》) 对比毛泽东在统一、分裂问题上的前言后语,比较中共建政前后在民族问题上政策迥异,我们可以看到毛共在欺骗、利用少数民族的手法是何等无赖、市侩和卑劣 了。

如今那些挂著自治区、自治州、自治县和自治乡招牌的地方,究竟还有多少自治的味道呢? 如今大陆到处充斥著假烟、假酒、假奶粉、假药、假文凭、假衙内、假官员、假党员。论起资历来,这个假自治可算得上老前辈了。

二、一国两制不能成功的原因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英谈判开始的时候,香港人心惶惶,出于对共产主义、共产党的恐惧,移民潮、走资潮此伏彼起。楼市跌,股票跌,港币也跌, 超市出现抢购人潮。这些确实给共产党带来很大难堪,以为大失面子。于是放出了三大法宝之一的统一战线来与英国人争夺群众(其余两法宝是:党的建 设、武装斗争)。

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五十年不变,都是邓小平心血来潮随口抛出来的东西。经北京官员不断的敷衍,学者的反复论证,这 些虚幻飘渺的货色,居然会渐渐为以现实著称的香港人所相信。谎言重复一百次就是真理,在这里又一次被印证。当然,对于大多数的港人来说,一出于无 奈,贫贱不能移民,只好听天由命;二是出于真诚希望共产党也在进步、开放。事实证明,人们的美好愿望又一次落空了。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遭到与民 族自决和民族自治一样的下场,以失败告终。

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民族自决、民族自治不能成功的共同原因就是共产党对权力的绝对柯断。毛共同中国历史上许多次农民造反一样, 推翻了旧的专制王朝以后,重新建立的仍然是一个专制王朝。不久前的奴隶在他获得了主宰他人的权力后,就变成最肆无忌惮的专制(高尔基语),因此毛共就 要人们做革命的螺丝钉,做党的驯服工具,提倡奴隶主义的人身依附。既然是螺丝钉,是驯服工具,是奴隶,那么还要自决、自治干什 么?由此可知,一国两制、港人治港,自出娘胎之日起,就带著欺骗性和虚伪性一同来到这世界上了。

三、一国两制的七年之痒

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之所以失败的独特原因还在于,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下所固有的自由、富庶、繁荣,必定会对大陆的僵死社会主义造成极大冲 击,必定会引起大陆人民对贫困、落后、愚昧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强烈不满;特别是香港的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结社自由、选择自由、经济自由、新闻自由以及司法 独立,也一定会对共产党独裁专制制度造成强烈的冲击。江泽民一句井水不犯河水,可以防范得了?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赵匡胤语),一个真正的港人自治的资本主义香港,将使独裁者食不甘味,睡不安枕,当然不会让一国两制之类劳什子弄假成 真。北京当局好不容易忍了七年,如今七年之痒发作了。全国人大常委会一纸释法,京人便南下治港,一国两制终于寿终正寝。 党天下就从此太平无事了。呜呼哀哉!

一国两制寿终正寝,根于于共产党的绝对权力。

北京当局公然违反《中英联合声明》,践踏《基本法》,以求真务实、循序渐进、均衡参与之类冠冕堂皇的理由扼杀了香港广大市民07、 08年双普选的强烈诉求。中国共产党这类出尔反尔、背信弃义的事,在它八十多年历史中本是屡见不鲜的。只是到了诚信更加缺失的今天,表现得尤为突出罢了。

一、毛共欺骗少数民族

中共夺权之前,需要各少数民族人民为他们卖命的时候,曾开出民族自决的期票拉拢少数民族;到一九四九年眼看大局已定,就觉得少数民族利用价值 不大了,于是马上改变腔调,开始赖账,期票不想兑现了。《毛泽东传(1949-1976)》(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北京)这样描述中共在民族问题 上由自决到自治的后退过程:列宁和孙中山都提出过民族自决的口号,中国共产党在国民党反动统治时期也赞同过这个口号。但是,当形势已经发生 根本变化时,是继续旧政策,还是采取适应新形势的新政策?

一九四九年十月五日,中共中央给第二野战军前委并告各中央局、分局及各前委的电报,对民族问题的价码作出了大幅调整:关于各少数民 族的自决权问题,今天不应再去强调,过去在内战时期,我党为了争取少数民族,以反对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它对各少数民族特别表现为大汉族主义)曾强调过 这一口号,这在当时是完全正确的。但今天的情况,已有了根本的变化,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基本上已被打倒,我党领导的新中国已诞生,为了完成我们国家的统一大 业,为了反对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分裂中国民族团结的阴谋,在国内民族问题上,就不应再强调这一口号,以免为帝国主义及国内各少数民族中的反动分子所利用,而 使我们陷于被动的地位。在今天应强调,中华各民族的友爱合作与互相团结。(《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 》,中央文献出版社,1992年,北京) 在这里毛泽东完全忘记了他自己曾经说过的话:中国的事,不是统一能够办得好的。四千年的中国只是一个空架子,多少政治家的经营,多少学者的论究,都只在 一个空架子上面描写。每朝有几十年或百多年的太平,全靠住一个条件得来,就是杀人多,流血多。胡适之先生有二十年不谈政治的主张,我现在主张二十年不 谈中央政治,各省人用全力注意到自己的省,采省门罗主义,各省关上各省的大门,大门外,一概不理。国庆是庆中华民国,我实在老不高兴他。特为趁这国庆,表 示我一点反对统一的意见。二十二个行省三个特区两藩地合共二十七个地方,最好分为二十七个国。(《毛泽东早期文稿:1912.6- 1920.11》) 对比毛泽东在统一、分裂问题上的前言后语,比较中共建政前后在民族问题上政策迥异,我们可以看到毛共在欺骗、利用少数民族的手法是何等无赖、市侩和卑劣 了。

如今那些挂著自治区、自治州、自治县和自治乡招牌的地方,究竟还有多少自治的味道呢? 如今大陆到处充斥著假烟、假酒、假奶粉、假药、假文凭、假衙内、假官员、假党员。论起资历来,这个假自治可算得上老前辈了。

二、一国两制不能成功的原因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英谈判开始的时候,香港人心惶惶,出于对共产主义、共产党的恐惧,移民潮、走资潮此伏彼起。楼市跌,股票跌,港币也跌, 超市出现抢购人潮。这些确实给共产党带来很大难堪,以为大失面子。于是放出了三大法宝之一的统一战线来与英国人争夺群众(其余两法宝是:党的建 设、武装斗争)。

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五十年不变,都是邓小平心血来潮随口抛出来的东西。经北京官员不断的敷衍,学者的反复论证,这 些虚幻飘渺的货色,居然会渐渐为以现实著称的香港人所相信。谎言重复一百次就是真理,在这里又一次被印证。当然,对于大多数的港人来说,一出于无 奈,贫贱不能移民,只好听天由命;二是出于真诚希望共产党也在进步、开放。事实证明,人们的美好愿望又一次落空了。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遭到与民 族自决和民族自治一样的下场,以失败告终。

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民族自决、民族自治不能成功的共同原因就是共产党对权力的绝对柯断。毛共同中国历史上许多次农民造反一样, 推翻了旧的专制王朝以后,重新建立的仍然是一个专制王朝。不久前的奴隶在他获得了主宰他人的权力后,就变成最肆无忌惮的专制(高尔基语),因此毛共就 要人们做革命的螺丝钉,做党的驯服工具,提倡奴隶主义的人身依附。既然是螺丝钉,是驯服工具,是奴隶,那么还要自决、自治干什 么?由此可知,一国两制、港人治港,自出娘胎之日起,就带著欺骗性和虚伪性一同来到这世界上了。

三、一国两制的七年之痒

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之所以失败的独特原因还在于,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下所固有的自由、富庶、繁荣,必定会对大陆的僵死社会主义造成极大冲 击,必定会引起大陆人民对贫困、落后、愚昧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强烈不满;特别是香港的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结社自由、选择自由、经济自由、新闻自由以及司法 独立,也一定会对共产党独裁专制制度造成强烈的冲击。江泽民一句井水不犯河水,可以防范得了?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赵匡胤语),一个真正的港人自治的资本主义香港,将使独裁者食不甘味,睡不安枕,当然不会让一国两制之类劳什子弄假成 真。北京当局好不容易忍了七年,如今七年之痒发作了。全国人大常委会一纸释法,京人便南下治港,一国两制终于寿终正寝。 党天下就从此太平无事了。呜呼哀哉!

一国两制寿终正寝,根于于共产党的绝对权力。

北京当局公然违反《中英联合声明》,践踏《基本法》,以求真务实、循序渐进、均衡参与之类冠冕堂皇的理由扼杀了香港广大市民07、 08年双普选的强烈诉求。中国共产党这类出尔反尔、背信弃义的事,在它八十多年历史中本是屡见不鲜的。只是到了诚信更加缺失的今天,表现得尤为突出罢了。

一、毛共欺骗少数民族

中共夺权之前,需要各少数民族人民为他们卖命的时候,曾开出民族自决的期票拉拢少数民族;到一九四九年眼看大局已定,就觉得少数民族利用价值 不大了,于是马上改变腔调,开始赖账,期票不想兑现了。《毛泽东传(1949-1976)》(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北京)这样描述中共在民族问题 上由自决到自治的后退过程:列宁和孙中山都提出过民族自决的口号,中国共产党在国民党反动统治时期也赞同过这个口号。但是,当形势已经发生 根本变化时,是继续旧政策,还是采取适应新形势的新政策?

一九四九年十月五日,中共中央给第二野战军前委并告各中央局、分局及各前委的电报,对民族问题的价码作出了大幅调整:关于各少数民 族的自决权问题,今天不应再去强调,过去在内战时期,我党为了争取少数民族,以反对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它对各少数民族特别表现为大汉族主义)曾强调过 这一口号,这在当时是完全正确的。但今天的情况,已有了根本的变化,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基本上已被打倒,我党领导的新中国已诞生,为了完成我们国家的统一大 业,为了反对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分裂中国民族团结的阴谋,在国内民族问题上,就不应再强调这一口号,以免为帝国主义及国内各少数民族中的反动分子所利用,而 使我们陷于被动的地位。在今天应强调,中华各民族的友爱合作与互相团结。(《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 》,中央文献出版社,1992年,北京) 在这里毛泽东完全忘记了他自己曾经说过的话:中国的事,不是统一能够办得好的。四千年的中国只是一个空架子,多少政治家的经营,多少学者的论究,都只在 一个空架子上面描写。每朝有几十年或百多年的太平,全靠住一个条件得来,就是杀人多,流血多。胡适之先生有二十年不谈政治的主张,我现在主张二十年不 谈中央政治,各省人用全力注意到自己的省,采省门罗主义,各省关上各省的大门,大门外,一概不理。国庆是庆中华民国,我实在老不高兴他。特为趁这国庆,表 示我一点反对统一的意见。二十二个行省三个特区两藩地合共二十七个地方,最好分为二十七个国。(《毛泽东早期文稿:1912.6- 1920.11》) 对比毛泽东在统一、分裂问题上的前言后语,比较中共建政前后在民族问题上政策迥异,我们可以看到毛共在欺骗、利用少数民族的手法是何等无赖、市侩和卑劣 了。

如今那些挂著自治区、自治州、自治县和自治乡招牌的地方,究竟还有多少自治的味道呢? 如今大陆到处充斥著假烟、假酒、假奶粉、假药、假文凭、假衙内、假官员、假党员。论起资历来,这个假自治可算得上老前辈了。

二、一国两制不能成功的原因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英谈判开始的时候,香港人心惶惶,出于对共产主义、共产党的恐惧,移民潮、走资潮此伏彼起。楼市跌,股票跌,港币也跌, 超市出现抢购人潮。这些确实给共产党带来很大难堪,以为大失面子。于是放出了三大法宝之一的统一战线来与英国人争夺群众(其余两法宝是:党的建 设、武装斗争)。

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五十年不变,都是邓小平心血来潮随口抛出来的东西。经北京官员不断的敷衍,学者的反复论证,这 些虚幻飘渺的货色,居然会渐渐为以现实著称的香港人所相信。谎言重复一百次就是真理,在这里又一次被印证。当然,对于大多数的港人来说,一出于无 奈,贫贱不能移民,只好听天由命;二是出于真诚希望共产党也在进步、开放。事实证明,人们的美好愿望又一次落空了。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遭到与民 族自决和民族自治一样的下场,以失败告终。

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民族自决、民族自治不能成功的共同原因就是共产党对权力的绝对柯断。毛共同中国历史上许多次农民造反一样, 推翻了旧的专制王朝以后,重新建立的仍然是一个专制王朝。不久前的奴隶在他获得了主宰他人的权力后,就变成最肆无忌惮的专制(高尔基语),因此毛共就 要人们做革命的螺丝钉,做党的驯服工具,提倡奴隶主义的人身依附。既然是螺丝钉,是驯服工具,是奴隶,那么还要自决、自治干什 么?由此可知,一国两制、港人治港,自出娘胎之日起,就带著欺骗性和虚伪性一同来到这世界上了。

三、一国两制的七年之痒

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之所以失败的独特原因还在于,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下所固有的自由、富庶、繁荣,必定会对大陆的僵死社会主义造成极大冲 击,必定会引起大陆人民对贫困、落后、愚昧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强烈不满;特别是香港的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结社自由、选择自由、经济自由、新闻自由以及司法 独立,也一定会对共产党独裁专制制度造成强烈的冲击。江泽民一句井水不犯河水,可以防范得了?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赵匡胤语),一个真正的港人自治的资本主义香港,将使独裁者食不甘味,睡不安枕,当然不会让一国两制之类劳什子弄假成 真。北京当局好不容易忍了七年,如今七年之痒发作了。全国人大常委会一纸释法,京人便南下治港,一国两制终于寿终正寝。 党天下就从此太平无事了。呜呼哀哉!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