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天安门母亲的呼吁:关于六四,请政府拿出一个对话的时间表
天安门母亲群体



历史将证明,实行此项对话是公正、合理解决六四问题的必由之路,舍此别无它途。



值此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一次会议召开之际,我们一群1989年六四惨案死难者母亲和其它受害者,向你们全体新当选的人民代表和政协委员郑重呼吁:

为了抚平历史伤痕,为了替每一位六四死难者寻求正义与公道,我们竭诚吁请各位,不负重托,不辱使命,责成政府当局就六四事件受难者问题同受难亲属进行直接的、平等的、有诚意的对话。

这是我们就此项提议第十一次向历届人大、政协发出呼吁了。你们作为享有神圣立法权的民意代表,若是良知未泯,心存恻隐,又安能漠然处之,无动于衷!

在以往的岁月里,为了促成此项对话,我们曾一再重申公正、合理地解决六四问题的三项要求,即:

(一)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专门的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对整个六四事件进行独立、公正、公开的调查,并向全国人民公布调查结果,包括公布此次事件中的死者名单及人数;

(二)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责成政府有关部门按法定程序就每一位死者对其亲属作出公开道歉;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并通过专项的六四事件受难者赔偿法案,依法给予六四受难者及受难亲属相应的赔偿;

(三)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责成检察机关对六四惨案立案侦查,按法定程序追究责任者的法律责任。

与此同时,我们还曾多次申明:关于六四遗留问题的处理,必须纳入法制轨道,依法办事,不能按任何党派、任何个人的意志办理,不能因袭以往历次政治运动过后由政府单方面采取平反昭雪的做法。为此,我们要求全国人大按法定程序把六四问题作为专项议案递交大会讨论、审议,作出并通过相关的决议。

然而,令我们失望的是,时间一年又一年过去,我们的要求却照例一年又一年落空。如今,六四已快十九年过去了;今年,又适逢盛大的奥运会即将在首都北京 隆重举行。人们不禁要问:一个悍然把坦克和装甲车开进首都市区,杀害了那么多无辜学生和市民,在长达十八年时间里,始终不敢直面惨案造成的后果,一再拒绝 同受害亲属进行对话的政府,将何以面对全世界的众目睽睽!作为本届奥运会的东道主,难道能够如此心安理得地让全世界的体育健儿们踩著一块血迹未干的土地参 加赛事吗?!

中国在进步,他像一个突然醒来的巨人张开大步在赶路,地面因他的脚步而震动。然而又有多少人看见,巨人是带著一个极深的伤口在赶路呢?这是台湾女作家龙应台女士说过的一段话。是的,中国在以往的十八年时间里,无论在经济、政治还是社会生态方面都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西方各国也早已放弃了 六四后对中国实行的制裁和不接触政策,恢复了在经贸、科技、文化甚至军事等方面的合作。眼下,中国的当政者又提出了令世人瞩目的所谓和谐社会、 和平崛起等等口号。然而,今天又有谁能否认,十八年前的那场血腥屠杀,作为一个时代的惨剧,其灾难性后果至今未能从现实社会中消除,其留在国人 心底的伤口也远远未能愈合,而由此造成的政情、社情、民情的严重失序和失衡,仍在不断地恶化。这一切无可置疑地表明,六四作为历史上血腥的一页,并没 有轻易地翻过,它仍然是人们心底里一个没有解开的结。

在漫长的十八年时间里,我们作为惨案的受害者,曾经与一切有良知的正义之士做出过种种努力,为的是还六四一个历史的公正。我们从血泪与苦难中逐渐明白:六四不仅是一家一户的不幸,而且是整个民族的不幸。这 种不幸的发生,源于人与人之间的猜忌与敌对,源于国人对生命和人的价值的漠视,源于我们这片土地上文明与法制的缺位。因而,其救赎之道,既不能靠中国历史 上屡屡发生过的以暴易暴和阶级拼杀,也不能靠今天执政者反复宣示的所谓三个代表或亲民路线,而是要以和平的方式在中华大地上结束传统的专制政治, 以确立现代民主、宪政的权威,要使每一个公民摆脱皇权时代遗留下来的依附性性格和历史的惰性,在观念上确立人类普世价值的地位。基于这样的共识,我们放弃了牙眼相报的偏狭,放弃了以恶抗恶的极端,决定以最大的诚意、最大的克制来谋求六四问题的和平解决。对于我们这些受难亲属来说,作出这样的选择是艰难的,也是痛苦的,但为了避免矛盾的激化,社会的动荡,我们作出这个理智的选择。

我们坚信,历史将证明,实行此项对话是公正、合理解决六四问题的必由之路,舍此别无它途。然而,历史所能提供的机遇是有限的;放弃这种机遇,将是对民族的继续犯罪。时至今日,一个胸怀坦荡、勇于承担责任的当政者,应该有所醒悟,有所决断。

当今的世界,已经进入对话的时代;当今的中国大陆,仍停滞在对抗的时代。这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这种令国人感到羞愧、难以容忍的局面应当尽早地结束。我们注意到,中国政府在国际事务上主张用对话的方式来解决分歧与争端;我们还注意到,中央对于港区的直选,也已开出了一个时间表。那么,我们更有充分的理由,要求政府当局以同样的方式来解决国内的分歧与争端。中国,一个具有悠久历史传统的专制人治国家,如果能争取实现以对话来代替对抗,那将是整个民族的幸事、全体国人的福祉。多一分对话,就多一分文明与法纪,也就少一分愚昧与专横。我们并不迷信对话。对话是艰难的,而且是漫长的;但与对抗相比,其优越之处又是明显的。对话不是把社会导向对立和仇恨,而是把社会导向宽容与和解。这种宽容与和解,对于我们中国,无论在历史上,还是在现实中,都是极端缺乏的。中国以往的几千年,包括最近的上百年,我们的先人、祖辈已饱尝了朝野恶性互动的苦果!今天,中国的有识之士,应该作出多方努力,勇敢地迈出新的步伐,以结束我们民族不幸的历史。

现今,我们正处于一个从专制政治向宪政民主转型的重要时刻,这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在这个政制转型的过程中,六四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妥善地解决 六四问题,标志著一个旧时代的结束,一个新时代的开启。我们竭诚希望全体与会代表,以你们切实的努力,建立并强化立法机构的权威,以求把六四问题 的解决早日提到议事日程。我们真诚地寄望于各位:在你们本届人大、政协任职期间,无愧于自己的良心,无愧于人民的托付。

最后,我们也真诚地呼吁中国的执政当局,望你们以大局为重,抓住历史良机,对我们的上述要求作出积极的回应,尽快就六四问题提出一个对话的时间表。

签署人:
丁子霖 张先玲 周淑庄 李雪文 徐 珏 尹 敏 杜东旭 宋秀玲 于 清 郭丽英 蒋培坤 王范地 段宏炳 袁可志 赵廷杰 吴定富 钱普泰 孙承康 尤维洁 黄金平 贺田凤 孟淑英 袁淑敏 刘梅花 谢京花 马雪琴 邝瑞荣 张艳秋 张树森 杨大榕 刘秀臣 沈桂芳 谢京荣 孙 宁 王文华 金贞玉 要福荣 孟淑珍 田淑玲 邵秋风 王桂荣 谭汉凤 孙恒尧 陈 梅 周 燕 李桂英 徐宝艳 刘春林 狄孟奇 杨银山 管卫东 高 婕 索秀女 刘淑琴 王培靖 王双兰 张振霞 祝枝弟 刘天媛 潘木治 黄定英 何瑞田 程淑珍 张耀祖 轧伟林 郝义传 萧昌宜 任金宝 田维炎 杨志玉 齐国香 李显远 张彩凤 王玉芹 韩淑香 曹长先 方 政 齐志勇 冯友祥 何兴才 刘仁安 李淑娟 熊 辉 韩国刚 石 峰 庞梅清 黄 宁 王伯冬 张志强 赵金锁 孔维真 刘保东 陆玉宝 陆马生 齐志英 方桂珍 肖书兰 葛桂荣 郑秀村 王惠蓉 邢承礼 桂德兰 王运启 黄雪芬 王 琳 刘 乾 朱镜蓉 金亚喜 周国林 杨子明 王争强 吴立虹 宁书平 郭达显 曹云兰 隋立松 王广明 冯淑兰 穆怀兰 付媛媛 孙淑芳 刘建兰 王 连 李春山 蒋艳琴 罗 让 严光汉(共127人)

根据难友们的提议,决定把历年来签名者中已故难友的名单附录如下,以尊重死者遗愿:
吴学汉 苏冰娴 姚瑞生 杨世钰 袁长录 周淑珍 王国先 包玉田 林景培 寇玉生 孟金秀 张俊生 李贞英 邝涤清 吴守琴 周治刚 孙秀芝(共17人)

2008年2月28日







历史将证明,实行此项对话是公正、合理解决六四问题的必由之路,舍此别无它途。



值此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一次会议召开之际,我们一群1989年六四惨案死难者母亲和其它受害者,向你们全体新当选的人民代表和政协委员郑重呼吁:

为了抚平历史伤痕,为了替每一位六四死难者寻求正义与公道,我们竭诚吁请各位,不负重托,不辱使命,责成政府当局就六四事件受难者问题同受难亲属进行直接的、平等的、有诚意的对话。

这是我们就此项提议第十一次向历届人大、政协发出呼吁了。你们作为享有神圣立法权的民意代表,若是良知未泯,心存恻隐,又安能漠然处之,无动于衷!

在以往的岁月里,为了促成此项对话,我们曾一再重申公正、合理地解决六四问题的三项要求,即:

(一)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专门的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对整个六四事件进行独立、公正、公开的调查,并向全国人民公布调查结果,包括公布此次事件中的死者名单及人数;

(二)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责成政府有关部门按法定程序就每一位死者对其亲属作出公开道歉;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并通过专项的六四事件受难者赔偿法案,依法给予六四受难者及受难亲属相应的赔偿;

(三)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责成检察机关对六四惨案立案侦查,按法定程序追究责任者的法律责任。

与此同时,我们还曾多次申明:关于六四遗留问题的处理,必须纳入法制轨道,依法办事,不能按任何党派、任何个人的意志办理,不能因袭以往历次政治运动过后由政府单方面采取平反昭雪的做法。为此,我们要求全国人大按法定程序把六四问题作为专项议案递交大会讨论、审议,作出并通过相关的决议。

然而,令我们失望的是,时间一年又一年过去,我们的要求却照例一年又一年落空。如今,六四已快十九年过去了;今年,又适逢盛大的奥运会即将在首都北京 隆重举行。人们不禁要问:一个悍然把坦克和装甲车开进首都市区,杀害了那么多无辜学生和市民,在长达十八年时间里,始终不敢直面惨案造成的后果,一再拒绝 同受害亲属进行对话的政府,将何以面对全世界的众目睽睽!作为本届奥运会的东道主,难道能够如此心安理得地让全世界的体育健儿们踩著一块血迹未干的土地参 加赛事吗?!

中国在进步,他像一个突然醒来的巨人张开大步在赶路,地面因他的脚步而震动。然而又有多少人看见,巨人是带著一个极深的伤口在赶路呢?这是台湾女作家龙应台女士说过的一段话。是的,中国在以往的十八年时间里,无论在经济、政治还是社会生态方面都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西方各国也早已放弃了 六四后对中国实行的制裁和不接触政策,恢复了在经贸、科技、文化甚至军事等方面的合作。眼下,中国的当政者又提出了令世人瞩目的所谓和谐社会、 和平崛起等等口号。然而,今天又有谁能否认,十八年前的那场血腥屠杀,作为一个时代的惨剧,其灾难性后果至今未能从现实社会中消除,其留在国人 心底的伤口也远远未能愈合,而由此造成的政情、社情、民情的严重失序和失衡,仍在不断地恶化。这一切无可置疑地表明,六四作为历史上血腥的一页,并没 有轻易地翻过,它仍然是人们心底里一个没有解开的结。

在漫长的十八年时间里,我们作为惨案的受害者,曾经与一切有良知的正义之士做出过种种努力,为的是还六四一个历史的公正。我们从血泪与苦难中逐渐明白:六四不仅是一家一户的不幸,而且是整个民族的不幸。这 种不幸的发生,源于人与人之间的猜忌与敌对,源于国人对生命和人的价值的漠视,源于我们这片土地上文明与法制的缺位。因而,其救赎之道,既不能靠中国历史 上屡屡发生过的以暴易暴和阶级拼杀,也不能靠今天执政者反复宣示的所谓三个代表或亲民路线,而是要以和平的方式在中华大地上结束传统的专制政治, 以确立现代民主、宪政的权威,要使每一个公民摆脱皇权时代遗留下来的依附性性格和历史的惰性,在观念上确立人类普世价值的地位。基于这样的共识,我们放弃了牙眼相报的偏狭,放弃了以恶抗恶的极端,决定以最大的诚意、最大的克制来谋求六四问题的和平解决。对于我们这些受难亲属来说,作出这样的选择是艰难的,也是痛苦的,但为了避免矛盾的激化,社会的动荡,我们作出这个理智的选择。

我们坚信,历史将证明,实行此项对话是公正、合理解决六四问题的必由之路,舍此别无它途。然而,历史所能提供的机遇是有限的;放弃这种机遇,将是对民族的继续犯罪。时至今日,一个胸怀坦荡、勇于承担责任的当政者,应该有所醒悟,有所决断。

当今的世界,已经进入对话的时代;当今的中国大陆,仍停滞在对抗的时代。这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这种令国人感到羞愧、难以容忍的局面应当尽早地结束。我们注意到,中国政府在国际事务上主张用对话的方式来解决分歧与争端;我们还注意到,中央对于港区的直选,也已开出了一个时间表。那么,我们更有充分的理由,要求政府当局以同样的方式来解决国内的分歧与争端。中国,一个具有悠久历史传统的专制人治国家,如果能争取实现以对话来代替对抗,那将是整个民族的幸事、全体国人的福祉。多一分对话,就多一分文明与法纪,也就少一分愚昧与专横。我们并不迷信对话。对话是艰难的,而且是漫长的;但与对抗相比,其优越之处又是明显的。对话不是把社会导向对立和仇恨,而是把社会导向宽容与和解。这种宽容与和解,对于我们中国,无论在历史上,还是在现实中,都是极端缺乏的。中国以往的几千年,包括最近的上百年,我们的先人、祖辈已饱尝了朝野恶性互动的苦果!今天,中国的有识之士,应该作出多方努力,勇敢地迈出新的步伐,以结束我们民族不幸的历史。

现今,我们正处于一个从专制政治向宪政民主转型的重要时刻,这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在这个政制转型的过程中,六四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妥善地解决 六四问题,标志著一个旧时代的结束,一个新时代的开启。我们竭诚希望全体与会代表,以你们切实的努力,建立并强化立法机构的权威,以求把六四问题 的解决早日提到议事日程。我们真诚地寄望于各位:在你们本届人大、政协任职期间,无愧于自己的良心,无愧于人民的托付。

最后,我们也真诚地呼吁中国的执政当局,望你们以大局为重,抓住历史良机,对我们的上述要求作出积极的回应,尽快就六四问题提出一个对话的时间表。

签署人:
丁子霖 张先玲 周淑庄 李雪文 徐 珏 尹 敏 杜东旭 宋秀玲 于 清 郭丽英 蒋培坤 王范地 段宏炳 袁可志 赵廷杰 吴定富 钱普泰 孙承康 尤维洁 黄金平 贺田凤 孟淑英 袁淑敏 刘梅花 谢京花 马雪琴 邝瑞荣 张艳秋 张树森 杨大榕 刘秀臣 沈桂芳 谢京荣 孙 宁 王文华 金贞玉 要福荣 孟淑珍 田淑玲 邵秋风 王桂荣 谭汉凤 孙恒尧 陈 梅 周 燕 李桂英 徐宝艳 刘春林 狄孟奇 杨银山 管卫东 高 婕 索秀女 刘淑琴 王培靖 王双兰 张振霞 祝枝弟 刘天媛 潘木治 黄定英 何瑞田 程淑珍 张耀祖 轧伟林 郝义传 萧昌宜 任金宝 田维炎 杨志玉 齐国香 李显远 张彩凤 王玉芹 韩淑香 曹长先 方 政 齐志勇 冯友祥 何兴才 刘仁安 李淑娟 熊 辉 韩国刚 石 峰 庞梅清 黄 宁 王伯冬 张志强 赵金锁 孔维真 刘保东 陆玉宝 陆马生 齐志英 方桂珍 肖书兰 葛桂荣 郑秀村 王惠蓉 邢承礼 桂德兰 王运启 黄雪芬 王 琳 刘 乾 朱镜蓉 金亚喜 周国林 杨子明 王争强 吴立虹 宁书平 郭达显 曹云兰 隋立松 王广明 冯淑兰 穆怀兰 付媛媛 孙淑芳 刘建兰 王 连 李春山 蒋艳琴 罗 让 严光汉(共127人)

根据难友们的提议,决定把历年来签名者中已故难友的名单附录如下,以尊重死者遗愿:
吴学汉 苏冰娴 姚瑞生 杨世钰 袁长录 周淑珍 王国先 包玉田 林景培 寇玉生 孟金秀 张俊生 李贞英 邝涤清 吴守琴 周治刚 孙秀芝(共17人)

2008年2月28日







历史将证明,实行此项对话是公正、合理解决六四问题的必由之路,舍此别无它途。



值此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一次会议召开之际,我们一群1989年六四惨案死难者母亲和其它受害者,向你们全体新当选的人民代表和政协委员郑重呼吁:

为了抚平历史伤痕,为了替每一位六四死难者寻求正义与公道,我们竭诚吁请各位,不负重托,不辱使命,责成政府当局就六四事件受难者问题同受难亲属进行直接的、平等的、有诚意的对话。

这是我们就此项提议第十一次向历届人大、政协发出呼吁了。你们作为享有神圣立法权的民意代表,若是良知未泯,心存恻隐,又安能漠然处之,无动于衷!

在以往的岁月里,为了促成此项对话,我们曾一再重申公正、合理地解决六四问题的三项要求,即:

(一)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专门的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对整个六四事件进行独立、公正、公开的调查,并向全国人民公布调查结果,包括公布此次事件中的死者名单及人数;

(二)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责成政府有关部门按法定程序就每一位死者对其亲属作出公开道歉;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并通过专项的六四事件受难者赔偿法案,依法给予六四受难者及受难亲属相应的赔偿;

(三)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责成检察机关对六四惨案立案侦查,按法定程序追究责任者的法律责任。

与此同时,我们还曾多次申明:关于六四遗留问题的处理,必须纳入法制轨道,依法办事,不能按任何党派、任何个人的意志办理,不能因袭以往历次政治运动过后由政府单方面采取平反昭雪的做法。为此,我们要求全国人大按法定程序把六四问题作为专项议案递交大会讨论、审议,作出并通过相关的决议。

然而,令我们失望的是,时间一年又一年过去,我们的要求却照例一年又一年落空。如今,六四已快十九年过去了;今年,又适逢盛大的奥运会即将在首都北京 隆重举行。人们不禁要问:一个悍然把坦克和装甲车开进首都市区,杀害了那么多无辜学生和市民,在长达十八年时间里,始终不敢直面惨案造成的后果,一再拒绝 同受害亲属进行对话的政府,将何以面对全世界的众目睽睽!作为本届奥运会的东道主,难道能够如此心安理得地让全世界的体育健儿们踩著一块血迹未干的土地参 加赛事吗?!

中国在进步,他像一个突然醒来的巨人张开大步在赶路,地面因他的脚步而震动。然而又有多少人看见,巨人是带著一个极深的伤口在赶路呢?这是台湾女作家龙应台女士说过的一段话。是的,中国在以往的十八年时间里,无论在经济、政治还是社会生态方面都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西方各国也早已放弃了 六四后对中国实行的制裁和不接触政策,恢复了在经贸、科技、文化甚至军事等方面的合作。眼下,中国的当政者又提出了令世人瞩目的所谓和谐社会、 和平崛起等等口号。然而,今天又有谁能否认,十八年前的那场血腥屠杀,作为一个时代的惨剧,其灾难性后果至今未能从现实社会中消除,其留在国人 心底的伤口也远远未能愈合,而由此造成的政情、社情、民情的严重失序和失衡,仍在不断地恶化。这一切无可置疑地表明,六四作为历史上血腥的一页,并没 有轻易地翻过,它仍然是人们心底里一个没有解开的结。

在漫长的十八年时间里,我们作为惨案的受害者,曾经与一切有良知的正义之士做出过种种努力,为的是还六四一个历史的公正。我们从血泪与苦难中逐渐明白:六四不仅是一家一户的不幸,而且是整个民族的不幸。这 种不幸的发生,源于人与人之间的猜忌与敌对,源于国人对生命和人的价值的漠视,源于我们这片土地上文明与法制的缺位。因而,其救赎之道,既不能靠中国历史 上屡屡发生过的以暴易暴和阶级拼杀,也不能靠今天执政者反复宣示的所谓三个代表或亲民路线,而是要以和平的方式在中华大地上结束传统的专制政治, 以确立现代民主、宪政的权威,要使每一个公民摆脱皇权时代遗留下来的依附性性格和历史的惰性,在观念上确立人类普世价值的地位。基于这样的共识,我们放弃了牙眼相报的偏狭,放弃了以恶抗恶的极端,决定以最大的诚意、最大的克制来谋求六四问题的和平解决。对于我们这些受难亲属来说,作出这样的选择是艰难的,也是痛苦的,但为了避免矛盾的激化,社会的动荡,我们作出这个理智的选择。

我们坚信,历史将证明,实行此项对话是公正、合理解决六四问题的必由之路,舍此别无它途。然而,历史所能提供的机遇是有限的;放弃这种机遇,将是对民族的继续犯罪。时至今日,一个胸怀坦荡、勇于承担责任的当政者,应该有所醒悟,有所决断。

当今的世界,已经进入对话的时代;当今的中国大陆,仍停滞在对抗的时代。这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这种令国人感到羞愧、难以容忍的局面应当尽早地结束。我们注意到,中国政府在国际事务上主张用对话的方式来解决分歧与争端;我们还注意到,中央对于港区的直选,也已开出了一个时间表。那么,我们更有充分的理由,要求政府当局以同样的方式来解决国内的分歧与争端。中国,一个具有悠久历史传统的专制人治国家,如果能争取实现以对话来代替对抗,那将是整个民族的幸事、全体国人的福祉。多一分对话,就多一分文明与法纪,也就少一分愚昧与专横。我们并不迷信对话。对话是艰难的,而且是漫长的;但与对抗相比,其优越之处又是明显的。对话不是把社会导向对立和仇恨,而是把社会导向宽容与和解。这种宽容与和解,对于我们中国,无论在历史上,还是在现实中,都是极端缺乏的。中国以往的几千年,包括最近的上百年,我们的先人、祖辈已饱尝了朝野恶性互动的苦果!今天,中国的有识之士,应该作出多方努力,勇敢地迈出新的步伐,以结束我们民族不幸的历史。

现今,我们正处于一个从专制政治向宪政民主转型的重要时刻,这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在这个政制转型的过程中,六四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妥善地解决 六四问题,标志著一个旧时代的结束,一个新时代的开启。我们竭诚希望全体与会代表,以你们切实的努力,建立并强化立法机构的权威,以求把六四问题 的解决早日提到议事日程。我们真诚地寄望于各位:在你们本届人大、政协任职期间,无愧于自己的良心,无愧于人民的托付。

最后,我们也真诚地呼吁中国的执政当局,望你们以大局为重,抓住历史良机,对我们的上述要求作出积极的回应,尽快就六四问题提出一个对话的时间表。

签署人:
丁子霖 张先玲 周淑庄 李雪文 徐 珏 尹 敏 杜东旭 宋秀玲 于 清 郭丽英 蒋培坤 王范地 段宏炳 袁可志 赵廷杰 吴定富 钱普泰 孙承康 尤维洁 黄金平 贺田凤 孟淑英 袁淑敏 刘梅花 谢京花 马雪琴 邝瑞荣 张艳秋 张树森 杨大榕 刘秀臣 沈桂芳 谢京荣 孙 宁 王文华 金贞玉 要福荣 孟淑珍 田淑玲 邵秋风 王桂荣 谭汉凤 孙恒尧 陈 梅 周 燕 李桂英 徐宝艳 刘春林 狄孟奇 杨银山 管卫东 高 婕 索秀女 刘淑琴 王培靖 王双兰 张振霞 祝枝弟 刘天媛 潘木治 黄定英 何瑞田 程淑珍 张耀祖 轧伟林 郝义传 萧昌宜 任金宝 田维炎 杨志玉 齐国香 李显远 张彩凤 王玉芹 韩淑香 曹长先 方 政 齐志勇 冯友祥 何兴才 刘仁安 李淑娟 熊 辉 韩国刚 石 峰 庞梅清 黄 宁 王伯冬 张志强 赵金锁 孔维真 刘保东 陆玉宝 陆马生 齐志英 方桂珍 肖书兰 葛桂荣 郑秀村 王惠蓉 邢承礼 桂德兰 王运启 黄雪芬 王 琳 刘 乾 朱镜蓉 金亚喜 周国林 杨子明 王争强 吴立虹 宁书平 郭达显 曹云兰 隋立松 王广明 冯淑兰 穆怀兰 付媛媛 孙淑芳 刘建兰 王 连 李春山 蒋艳琴 罗 让 严光汉(共127人)

根据难友们的提议,决定把历年来签名者中已故难友的名单附录如下,以尊重死者遗愿:
吴学汉 苏冰娴 姚瑞生 杨世钰 袁长录 周淑珍 王国先 包玉田 林景培 寇玉生 孟金秀 张俊生 李贞英 邝涤清 吴守琴 周治刚 孙秀芝(共17人)

2008年2月28日







历史将证明,实行此项对话是公正、合理解决六四问题的必由之路,舍此别无它途。



值此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一次会议召开之际,我们一群1989年六四惨案死难者母亲和其它受害者,向你们全体新当选的人民代表和政协委员郑重呼吁:

为了抚平历史伤痕,为了替每一位六四死难者寻求正义与公道,我们竭诚吁请各位,不负重托,不辱使命,责成政府当局就六四事件受难者问题同受难亲属进行直接的、平等的、有诚意的对话。

这是我们就此项提议第十一次向历届人大、政协发出呼吁了。你们作为享有神圣立法权的民意代表,若是良知未泯,心存恻隐,又安能漠然处之,无动于衷!

在以往的岁月里,为了促成此项对话,我们曾一再重申公正、合理地解决六四问题的三项要求,即:

(一)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专门的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对整个六四事件进行独立、公正、公开的调查,并向全国人民公布调查结果,包括公布此次事件中的死者名单及人数;

(二)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责成政府有关部门按法定程序就每一位死者对其亲属作出公开道歉;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并通过专项的六四事件受难者赔偿法案,依法给予六四受难者及受难亲属相应的赔偿;

(三)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责成检察机关对六四惨案立案侦查,按法定程序追究责任者的法律责任。

与此同时,我们还曾多次申明:关于六四遗留问题的处理,必须纳入法制轨道,依法办事,不能按任何党派、任何个人的意志办理,不能因袭以往历次政治运动过后由政府单方面采取平反昭雪的做法。为此,我们要求全国人大按法定程序把六四问题作为专项议案递交大会讨论、审议,作出并通过相关的决议。

然而,令我们失望的是,时间一年又一年过去,我们的要求却照例一年又一年落空。如今,六四已快十九年过去了;今年,又适逢盛大的奥运会即将在首都北京 隆重举行。人们不禁要问:一个悍然把坦克和装甲车开进首都市区,杀害了那么多无辜学生和市民,在长达十八年时间里,始终不敢直面惨案造成的后果,一再拒绝 同受害亲属进行对话的政府,将何以面对全世界的众目睽睽!作为本届奥运会的东道主,难道能够如此心安理得地让全世界的体育健儿们踩著一块血迹未干的土地参 加赛事吗?!

中国在进步,他像一个突然醒来的巨人张开大步在赶路,地面因他的脚步而震动。然而又有多少人看见,巨人是带著一个极深的伤口在赶路呢?这是台湾女作家龙应台女士说过的一段话。是的,中国在以往的十八年时间里,无论在经济、政治还是社会生态方面都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西方各国也早已放弃了 六四后对中国实行的制裁和不接触政策,恢复了在经贸、科技、文化甚至军事等方面的合作。眼下,中国的当政者又提出了令世人瞩目的所谓和谐社会、 和平崛起等等口号。然而,今天又有谁能否认,十八年前的那场血腥屠杀,作为一个时代的惨剧,其灾难性后果至今未能从现实社会中消除,其留在国人 心底的伤口也远远未能愈合,而由此造成的政情、社情、民情的严重失序和失衡,仍在不断地恶化。这一切无可置疑地表明,六四作为历史上血腥的一页,并没 有轻易地翻过,它仍然是人们心底里一个没有解开的结。

在漫长的十八年时间里,我们作为惨案的受害者,曾经与一切有良知的正义之士做出过种种努力,为的是还六四一个历史的公正。我们从血泪与苦难中逐渐明白:六四不仅是一家一户的不幸,而且是整个民族的不幸。这 种不幸的发生,源于人与人之间的猜忌与敌对,源于国人对生命和人的价值的漠视,源于我们这片土地上文明与法制的缺位。因而,其救赎之道,既不能靠中国历史 上屡屡发生过的以暴易暴和阶级拼杀,也不能靠今天执政者反复宣示的所谓三个代表或亲民路线,而是要以和平的方式在中华大地上结束传统的专制政治, 以确立现代民主、宪政的权威,要使每一个公民摆脱皇权时代遗留下来的依附性性格和历史的惰性,在观念上确立人类普世价值的地位。基于这样的共识,我们放弃了牙眼相报的偏狭,放弃了以恶抗恶的极端,决定以最大的诚意、最大的克制来谋求六四问题的和平解决。对于我们这些受难亲属来说,作出这样的选择是艰难的,也是痛苦的,但为了避免矛盾的激化,社会的动荡,我们作出这个理智的选择。

我们坚信,历史将证明,实行此项对话是公正、合理解决六四问题的必由之路,舍此别无它途。然而,历史所能提供的机遇是有限的;放弃这种机遇,将是对民族的继续犯罪。时至今日,一个胸怀坦荡、勇于承担责任的当政者,应该有所醒悟,有所决断。

当今的世界,已经进入对话的时代;当今的中国大陆,仍停滞在对抗的时代。这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这种令国人感到羞愧、难以容忍的局面应当尽早地结束。我们注意到,中国政府在国际事务上主张用对话的方式来解决分歧与争端;我们还注意到,中央对于港区的直选,也已开出了一个时间表。那么,我们更有充分的理由,要求政府当局以同样的方式来解决国内的分歧与争端。中国,一个具有悠久历史传统的专制人治国家,如果能争取实现以对话来代替对抗,那将是整个民族的幸事、全体国人的福祉。多一分对话,就多一分文明与法纪,也就少一分愚昧与专横。我们并不迷信对话。对话是艰难的,而且是漫长的;但与对抗相比,其优越之处又是明显的。对话不是把社会导向对立和仇恨,而是把社会导向宽容与和解。这种宽容与和解,对于我们中国,无论在历史上,还是在现实中,都是极端缺乏的。中国以往的几千年,包括最近的上百年,我们的先人、祖辈已饱尝了朝野恶性互动的苦果!今天,中国的有识之士,应该作出多方努力,勇敢地迈出新的步伐,以结束我们民族不幸的历史。

现今,我们正处于一个从专制政治向宪政民主转型的重要时刻,这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在这个政制转型的过程中,六四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妥善地解决 六四问题,标志著一个旧时代的结束,一个新时代的开启。我们竭诚希望全体与会代表,以你们切实的努力,建立并强化立法机构的权威,以求把六四问题 的解决早日提到议事日程。我们真诚地寄望于各位:在你们本届人大、政协任职期间,无愧于自己的良心,无愧于人民的托付。

最后,我们也真诚地呼吁中国的执政当局,望你们以大局为重,抓住历史良机,对我们的上述要求作出积极的回应,尽快就六四问题提出一个对话的时间表。

签署人:
丁子霖 张先玲 周淑庄 李雪文 徐 珏 尹 敏 杜东旭 宋秀玲 于 清 郭丽英 蒋培坤 王范地 段宏炳 袁可志 赵廷杰 吴定富 钱普泰 孙承康 尤维洁 黄金平 贺田凤 孟淑英 袁淑敏 刘梅花 谢京花 马雪琴 邝瑞荣 张艳秋 张树森 杨大榕 刘秀臣 沈桂芳 谢京荣 孙 宁 王文华 金贞玉 要福荣 孟淑珍 田淑玲 邵秋风 王桂荣 谭汉凤 孙恒尧 陈 梅 周 燕 李桂英 徐宝艳 刘春林 狄孟奇 杨银山 管卫东 高 婕 索秀女 刘淑琴 王培靖 王双兰 张振霞 祝枝弟 刘天媛 潘木治 黄定英 何瑞田 程淑珍 张耀祖 轧伟林 郝义传 萧昌宜 任金宝 田维炎 杨志玉 齐国香 李显远 张彩凤 王玉芹 韩淑香 曹长先 方 政 齐志勇 冯友祥 何兴才 刘仁安 李淑娟 熊 辉 韩国刚 石 峰 庞梅清 黄 宁 王伯冬 张志强 赵金锁 孔维真 刘保东 陆玉宝 陆马生 齐志英 方桂珍 肖书兰 葛桂荣 郑秀村 王惠蓉 邢承礼 桂德兰 王运启 黄雪芬 王 琳 刘 乾 朱镜蓉 金亚喜 周国林 杨子明 王争强 吴立虹 宁书平 郭达显 曹云兰 隋立松 王广明 冯淑兰 穆怀兰 付媛媛 孙淑芳 刘建兰 王 连 李春山 蒋艳琴 罗 让 严光汉(共127人)

根据难友们的提议,决定把历年来签名者中已故难友的名单附录如下,以尊重死者遗愿:
吴学汉 苏冰娴 姚瑞生 杨世钰 袁长录 周淑珍 王国先 包玉田 林景培 寇玉生 孟金秀 张俊生 李贞英 邝涤清 吴守琴 周治刚 孙秀芝(共17人)

2008年2月28日







历史将证明,实行此项对话是公正、合理解决六四问题的必由之路,舍此别无它途。



值此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一次会议召开之际,我们一群1989年六四惨案死难者母亲和其它受害者,向你们全体新当选的人民代表和政协委员郑重呼吁:

为了抚平历史伤痕,为了替每一位六四死难者寻求正义与公道,我们竭诚吁请各位,不负重托,不辱使命,责成政府当局就六四事件受难者问题同受难亲属进行直接的、平等的、有诚意的对话。

这是我们就此项提议第十一次向历届人大、政协发出呼吁了。你们作为享有神圣立法权的民意代表,若是良知未泯,心存恻隐,又安能漠然处之,无动于衷!

在以往的岁月里,为了促成此项对话,我们曾一再重申公正、合理地解决六四问题的三项要求,即:

(一)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专门的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对整个六四事件进行独立、公正、公开的调查,并向全国人民公布调查结果,包括公布此次事件中的死者名单及人数;

(二)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责成政府有关部门按法定程序就每一位死者对其亲属作出公开道歉;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并通过专项的六四事件受难者赔偿法案,依法给予六四受难者及受难亲属相应的赔偿;

(三)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责成检察机关对六四惨案立案侦查,按法定程序追究责任者的法律责任。

与此同时,我们还曾多次申明:关于六四遗留问题的处理,必须纳入法制轨道,依法办事,不能按任何党派、任何个人的意志办理,不能因袭以往历次政治运动过后由政府单方面采取平反昭雪的做法。为此,我们要求全国人大按法定程序把六四问题作为专项议案递交大会讨论、审议,作出并通过相关的决议。

然而,令我们失望的是,时间一年又一年过去,我们的要求却照例一年又一年落空。如今,六四已快十九年过去了;今年,又适逢盛大的奥运会即将在首都北京 隆重举行。人们不禁要问:一个悍然把坦克和装甲车开进首都市区,杀害了那么多无辜学生和市民,在长达十八年时间里,始终不敢直面惨案造成的后果,一再拒绝 同受害亲属进行对话的政府,将何以面对全世界的众目睽睽!作为本届奥运会的东道主,难道能够如此心安理得地让全世界的体育健儿们踩著一块血迹未干的土地参 加赛事吗?!

中国在进步,他像一个突然醒来的巨人张开大步在赶路,地面因他的脚步而震动。然而又有多少人看见,巨人是带著一个极深的伤口在赶路呢?这是台湾女作家龙应台女士说过的一段话。是的,中国在以往的十八年时间里,无论在经济、政治还是社会生态方面都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西方各国也早已放弃了 六四后对中国实行的制裁和不接触政策,恢复了在经贸、科技、文化甚至军事等方面的合作。眼下,中国的当政者又提出了令世人瞩目的所谓和谐社会、 和平崛起等等口号。然而,今天又有谁能否认,十八年前的那场血腥屠杀,作为一个时代的惨剧,其灾难性后果至今未能从现实社会中消除,其留在国人 心底的伤口也远远未能愈合,而由此造成的政情、社情、民情的严重失序和失衡,仍在不断地恶化。这一切无可置疑地表明,六四作为历史上血腥的一页,并没 有轻易地翻过,它仍然是人们心底里一个没有解开的结。

在漫长的十八年时间里,我们作为惨案的受害者,曾经与一切有良知的正义之士做出过种种努力,为的是还六四一个历史的公正。我们从血泪与苦难中逐渐明白:六四不仅是一家一户的不幸,而且是整个民族的不幸。这 种不幸的发生,源于人与人之间的猜忌与敌对,源于国人对生命和人的价值的漠视,源于我们这片土地上文明与法制的缺位。因而,其救赎之道,既不能靠中国历史 上屡屡发生过的以暴易暴和阶级拼杀,也不能靠今天执政者反复宣示的所谓三个代表或亲民路线,而是要以和平的方式在中华大地上结束传统的专制政治, 以确立现代民主、宪政的权威,要使每一个公民摆脱皇权时代遗留下来的依附性性格和历史的惰性,在观念上确立人类普世价值的地位。基于这样的共识,我们放弃了牙眼相报的偏狭,放弃了以恶抗恶的极端,决定以最大的诚意、最大的克制来谋求六四问题的和平解决。对于我们这些受难亲属来说,作出这样的选择是艰难的,也是痛苦的,但为了避免矛盾的激化,社会的动荡,我们作出这个理智的选择。

我们坚信,历史将证明,实行此项对话是公正、合理解决六四问题的必由之路,舍此别无它途。然而,历史所能提供的机遇是有限的;放弃这种机遇,将是对民族的继续犯罪。时至今日,一个胸怀坦荡、勇于承担责任的当政者,应该有所醒悟,有所决断。

当今的世界,已经进入对话的时代;当今的中国大陆,仍停滞在对抗的时代。这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这种令国人感到羞愧、难以容忍的局面应当尽早地结束。我们注意到,中国政府在国际事务上主张用对话的方式来解决分歧与争端;我们还注意到,中央对于港区的直选,也已开出了一个时间表。那么,我们更有充分的理由,要求政府当局以同样的方式来解决国内的分歧与争端。中国,一个具有悠久历史传统的专制人治国家,如果能争取实现以对话来代替对抗,那将是整个民族的幸事、全体国人的福祉。多一分对话,就多一分文明与法纪,也就少一分愚昧与专横。我们并不迷信对话。对话是艰难的,而且是漫长的;但与对抗相比,其优越之处又是明显的。对话不是把社会导向对立和仇恨,而是把社会导向宽容与和解。这种宽容与和解,对于我们中国,无论在历史上,还是在现实中,都是极端缺乏的。中国以往的几千年,包括最近的上百年,我们的先人、祖辈已饱尝了朝野恶性互动的苦果!今天,中国的有识之士,应该作出多方努力,勇敢地迈出新的步伐,以结束我们民族不幸的历史。

现今,我们正处于一个从专制政治向宪政民主转型的重要时刻,这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在这个政制转型的过程中,六四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妥善地解决 六四问题,标志著一个旧时代的结束,一个新时代的开启。我们竭诚希望全体与会代表,以你们切实的努力,建立并强化立法机构的权威,以求把六四问题 的解决早日提到议事日程。我们真诚地寄望于各位:在你们本届人大、政协任职期间,无愧于自己的良心,无愧于人民的托付。

最后,我们也真诚地呼吁中国的执政当局,望你们以大局为重,抓住历史良机,对我们的上述要求作出积极的回应,尽快就六四问题提出一个对话的时间表。

签署人:
丁子霖 张先玲 周淑庄 李雪文 徐 珏 尹 敏 杜东旭 宋秀玲 于 清 郭丽英 蒋培坤 王范地 段宏炳 袁可志 赵廷杰 吴定富 钱普泰 孙承康 尤维洁 黄金平 贺田凤 孟淑英 袁淑敏 刘梅花 谢京花 马雪琴 邝瑞荣 张艳秋 张树森 杨大榕 刘秀臣 沈桂芳 谢京荣 孙 宁 王文华 金贞玉 要福荣 孟淑珍 田淑玲 邵秋风 王桂荣 谭汉凤 孙恒尧 陈 梅 周 燕 李桂英 徐宝艳 刘春林 狄孟奇 杨银山 管卫东 高 婕 索秀女 刘淑琴 王培靖 王双兰 张振霞 祝枝弟 刘天媛 潘木治 黄定英 何瑞田 程淑珍 张耀祖 轧伟林 郝义传 萧昌宜 任金宝 田维炎 杨志玉 齐国香 李显远 张彩凤 王玉芹 韩淑香 曹长先 方 政 齐志勇 冯友祥 何兴才 刘仁安 李淑娟 熊 辉 韩国刚 石 峰 庞梅清 黄 宁 王伯冬 张志强 赵金锁 孔维真 刘保东 陆玉宝 陆马生 齐志英 方桂珍 肖书兰 葛桂荣 郑秀村 王惠蓉 邢承礼 桂德兰 王运启 黄雪芬 王 琳 刘 乾 朱镜蓉 金亚喜 周国林 杨子明 王争强 吴立虹 宁书平 郭达显 曹云兰 隋立松 王广明 冯淑兰 穆怀兰 付媛媛 孙淑芳 刘建兰 王 连 李春山 蒋艳琴 罗 让 严光汉(共127人)

根据难友们的提议,决定把历年来签名者中已故难友的名单附录如下,以尊重死者遗愿:
吴学汉 苏冰娴 姚瑞生 杨世钰 袁长录 周淑珍 王国先 包玉田 林景培 寇玉生 孟金秀 张俊生 李贞英 邝涤清 吴守琴 周治刚 孙秀芝(共17人)

2008年2月28日







历史将证明,实行此项对话是公正、合理解决六四问题的必由之路,舍此别无它途。



值此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一次会议召开之际,我们一群1989年六四惨案死难者母亲和其它受害者,向你们全体新当选的人民代表和政协委员郑重呼吁:

为了抚平历史伤痕,为了替每一位六四死难者寻求正义与公道,我们竭诚吁请各位,不负重托,不辱使命,责成政府当局就六四事件受难者问题同受难亲属进行直接的、平等的、有诚意的对话。

这是我们就此项提议第十一次向历届人大、政协发出呼吁了。你们作为享有神圣立法权的民意代表,若是良知未泯,心存恻隐,又安能漠然处之,无动于衷!

在以往的岁月里,为了促成此项对话,我们曾一再重申公正、合理地解决六四问题的三项要求,即:

(一)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专门的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对整个六四事件进行独立、公正、公开的调查,并向全国人民公布调查结果,包括公布此次事件中的死者名单及人数;

(二)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责成政府有关部门按法定程序就每一位死者对其亲属作出公开道歉;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并通过专项的六四事件受难者赔偿法案,依法给予六四受难者及受难亲属相应的赔偿;

(三)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责成检察机关对六四惨案立案侦查,按法定程序追究责任者的法律责任。

与此同时,我们还曾多次申明:关于六四遗留问题的处理,必须纳入法制轨道,依法办事,不能按任何党派、任何个人的意志办理,不能因袭以往历次政治运动过后由政府单方面采取平反昭雪的做法。为此,我们要求全国人大按法定程序把六四问题作为专项议案递交大会讨论、审议,作出并通过相关的决议。

然而,令我们失望的是,时间一年又一年过去,我们的要求却照例一年又一年落空。如今,六四已快十九年过去了;今年,又适逢盛大的奥运会即将在首都北京 隆重举行。人们不禁要问:一个悍然把坦克和装甲车开进首都市区,杀害了那么多无辜学生和市民,在长达十八年时间里,始终不敢直面惨案造成的后果,一再拒绝 同受害亲属进行对话的政府,将何以面对全世界的众目睽睽!作为本届奥运会的东道主,难道能够如此心安理得地让全世界的体育健儿们踩著一块血迹未干的土地参 加赛事吗?!

中国在进步,他像一个突然醒来的巨人张开大步在赶路,地面因他的脚步而震动。然而又有多少人看见,巨人是带著一个极深的伤口在赶路呢?这是台湾女作家龙应台女士说过的一段话。是的,中国在以往的十八年时间里,无论在经济、政治还是社会生态方面都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西方各国也早已放弃了 六四后对中国实行的制裁和不接触政策,恢复了在经贸、科技、文化甚至军事等方面的合作。眼下,中国的当政者又提出了令世人瞩目的所谓和谐社会、 和平崛起等等口号。然而,今天又有谁能否认,十八年前的那场血腥屠杀,作为一个时代的惨剧,其灾难性后果至今未能从现实社会中消除,其留在国人 心底的伤口也远远未能愈合,而由此造成的政情、社情、民情的严重失序和失衡,仍在不断地恶化。这一切无可置疑地表明,六四作为历史上血腥的一页,并没 有轻易地翻过,它仍然是人们心底里一个没有解开的结。

在漫长的十八年时间里,我们作为惨案的受害者,曾经与一切有良知的正义之士做出过种种努力,为的是还六四一个历史的公正。我们从血泪与苦难中逐渐明白:六四不仅是一家一户的不幸,而且是整个民族的不幸。这 种不幸的发生,源于人与人之间的猜忌与敌对,源于国人对生命和人的价值的漠视,源于我们这片土地上文明与法制的缺位。因而,其救赎之道,既不能靠中国历史 上屡屡发生过的以暴易暴和阶级拼杀,也不能靠今天执政者反复宣示的所谓三个代表或亲民路线,而是要以和平的方式在中华大地上结束传统的专制政治, 以确立现代民主、宪政的权威,要使每一个公民摆脱皇权时代遗留下来的依附性性格和历史的惰性,在观念上确立人类普世价值的地位。基于这样的共识,我们放弃了牙眼相报的偏狭,放弃了以恶抗恶的极端,决定以最大的诚意、最大的克制来谋求六四问题的和平解决。对于我们这些受难亲属来说,作出这样的选择是艰难的,也是痛苦的,但为了避免矛盾的激化,社会的动荡,我们作出这个理智的选择。

我们坚信,历史将证明,实行此项对话是公正、合理解决六四问题的必由之路,舍此别无它途。然而,历史所能提供的机遇是有限的;放弃这种机遇,将是对民族的继续犯罪。时至今日,一个胸怀坦荡、勇于承担责任的当政者,应该有所醒悟,有所决断。

当今的世界,已经进入对话的时代;当今的中国大陆,仍停滞在对抗的时代。这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这种令国人感到羞愧、难以容忍的局面应当尽早地结束。我们注意到,中国政府在国际事务上主张用对话的方式来解决分歧与争端;我们还注意到,中央对于港区的直选,也已开出了一个时间表。那么,我们更有充分的理由,要求政府当局以同样的方式来解决国内的分歧与争端。中国,一个具有悠久历史传统的专制人治国家,如果能争取实现以对话来代替对抗,那将是整个民族的幸事、全体国人的福祉。多一分对话,就多一分文明与法纪,也就少一分愚昧与专横。我们并不迷信对话。对话是艰难的,而且是漫长的;但与对抗相比,其优越之处又是明显的。对话不是把社会导向对立和仇恨,而是把社会导向宽容与和解。这种宽容与和解,对于我们中国,无论在历史上,还是在现实中,都是极端缺乏的。中国以往的几千年,包括最近的上百年,我们的先人、祖辈已饱尝了朝野恶性互动的苦果!今天,中国的有识之士,应该作出多方努力,勇敢地迈出新的步伐,以结束我们民族不幸的历史。

现今,我们正处于一个从专制政治向宪政民主转型的重要时刻,这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在这个政制转型的过程中,六四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妥善地解决 六四问题,标志著一个旧时代的结束,一个新时代的开启。我们竭诚希望全体与会代表,以你们切实的努力,建立并强化立法机构的权威,以求把六四问题 的解决早日提到议事日程。我们真诚地寄望于各位:在你们本届人大、政协任职期间,无愧于自己的良心,无愧于人民的托付。

最后,我们也真诚地呼吁中国的执政当局,望你们以大局为重,抓住历史良机,对我们的上述要求作出积极的回应,尽快就六四问题提出一个对话的时间表。

签署人:
丁子霖 张先玲 周淑庄 李雪文 徐 珏 尹 敏 杜东旭 宋秀玲 于 清 郭丽英 蒋培坤 王范地 段宏炳 袁可志 赵廷杰 吴定富 钱普泰 孙承康 尤维洁 黄金平 贺田凤 孟淑英 袁淑敏 刘梅花 谢京花 马雪琴 邝瑞荣 张艳秋 张树森 杨大榕 刘秀臣 沈桂芳 谢京荣 孙 宁 王文华 金贞玉 要福荣 孟淑珍 田淑玲 邵秋风 王桂荣 谭汉凤 孙恒尧 陈 梅 周 燕 李桂英 徐宝艳 刘春林 狄孟奇 杨银山 管卫东 高 婕 索秀女 刘淑琴 王培靖 王双兰 张振霞 祝枝弟 刘天媛 潘木治 黄定英 何瑞田 程淑珍 张耀祖 轧伟林 郝义传 萧昌宜 任金宝 田维炎 杨志玉 齐国香 李显远 张彩凤 王玉芹 韩淑香 曹长先 方 政 齐志勇 冯友祥 何兴才 刘仁安 李淑娟 熊 辉 韩国刚 石 峰 庞梅清 黄 宁 王伯冬 张志强 赵金锁 孔维真 刘保东 陆玉宝 陆马生 齐志英 方桂珍 肖书兰 葛桂荣 郑秀村 王惠蓉 邢承礼 桂德兰 王运启 黄雪芬 王 琳 刘 乾 朱镜蓉 金亚喜 周国林 杨子明 王争强 吴立虹 宁书平 郭达显 曹云兰 隋立松 王广明 冯淑兰 穆怀兰 付媛媛 孙淑芳 刘建兰 王 连 李春山 蒋艳琴 罗 让 严光汉(共127人)

根据难友们的提议,决定把历年来签名者中已故难友的名单附录如下,以尊重死者遗愿:
吴学汉 苏冰娴 姚瑞生 杨世钰 袁长录 周淑珍 王国先 包玉田 林景培 寇玉生 孟金秀 张俊生 李贞英 邝涤清 吴守琴 周治刚 孙秀芝(共17人)

2008年2月28日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