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美国为什么还没出过女总统?
胡平 (美国)



美国至今还未出过女总统,那未必是因为美国的性别歧视更严重,而是因为总统制这种制度。



这次美国总统大选,精彩纷呈,变化多端,引人入胜。到目前为止,共和党方面,原先不被看好的马侃遥遥领先。民主党方面,前第一夫人喜莱莉和黑人参议员奥巴马相持不下。到头来,这三位无论哪一位当选,在美国历史上都将写下新纪录:如果马侃当选,他将是美国历史上最老的总统;如果奥巴马当选,他将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如果喜莱莉当选,她将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这就引出很多话题。眼下我只谈一个。
 
有不少人问:很多国家都有了女总统女总理,而美国是老牌民主国家,又是在各方面都最现代化的国家,为什么迄今为止还没有出过女总统呢?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我这里尝试着给出回答。
 
不错,英国有过铁娘子首相撒切尔夫人,德国现在的总理默克尔也是女性。而美国,到目前为止,只出过女国务卿和女议长,还没出过女总统。其间原因何在?我以为主要在制度。
 
我们知道,传统观念对女性有性别歧视。性别歧视是一种本质主义。什么是本质主义?本质主义就是坚持根据个体所属群体的特征去理解或判断(该)个体。举个例,有位女生报考数学系研究生,考分不比男生低,但教授仍然不肯录取。理由是:女生的数学才能不如男生,虽然现在考分高,日后也没多大发展前途。在这里,论者先是断定女性这一群体缺少数学才能,然后根据这一群体特征,对具体的这个或那个女 性下结论,认定她缺少数学才能。
 
当然,大部分人的性别歧视没这么僵硬死板。他们也许认为,大体上说,女生的数学才能确实不如男生,但并非没有例外。如果他们确实了解到某位女生在数学上出类拔萃,他们还是会承认的。一般人都同意,我们应该根据一个人实际表现出来的能力和品质去评判一个人,而不是把别人硬套进性别、种族、籍贯一类概念的框框里。但问题是, 有些人和我们关系密切,我们对他们更了解,因此我们在看待他们时就能够不带成见。有些人和我们关系疏远,我们对他们的了解有限,一旦我们必须对他们作判 断,我们就很容易把流行的成见带进去。
 
美国和英国、德国都是民主国家,但美国是总统制,英国、德国是议会制(或曰内阁制)。在英国和德国,行政首长是间接产生的,人民选出国会议员,国会议员从他们的同事中推选出首相或总理。因为国会议员们大家都是同事,接触频繁,了解深入,所以比较容易排除性别歧视的影响。反过来在美国,总统是广大选民直接选出来的,而候选人和大部分选民的关系都不可能密切,因此性别歧视就可能趁虚而入,发挥较大的作用。另外,在议会制下,总理或首相总是由议会中占多数席位的政党或政党联盟决定的,如果有竞争,也只是同党内部的竞争,输赢关系都不大,横竖大权最后还是落在自家人手里,因此人们就比较敢于尝试。美国是总统制,情况就不一样了。 在美国,两大党一向旗鼓相当,总统大选常常很激烈。两党都力求推出最有力的人选,这就要求把争议性降到最低。相比之下,男性出马就比女性挂帅更保险些。如果你这个党推出的总统候选人就是因为性别原因而丢失了一些选票最终败选,总统的宝座就落到别的 党手里了。这不是太冒险了吗?由此可见,美国至今还未出过女总统,那未必是因为美国的性别歧视更严重,而是因为总统制这种制度,使得各党在推出总统候选人时更容易倾向于保守。
 
美国国会现任议长南希.波 洛西是位女性,国务卿莱斯也是女性,而且是黑人。在美国,国会议长由国会中多数党的议员担任。这和议会制里总理(或首相)产生的程序很相似。内阁的高级职位,如国务卿,提名权在总统手里,如果提名黑人或女性得不到参议院的同意,还可以再提别人,横竖还是提自己的人,所以不妨一试。这就是美国为什么容易产生女议长、女国务卿而不容易产生女总统的原因。这再次证明美国还没有出过女总统的主要原因是制度的原因。
 
那么,我们又如何解释,同样是总统制的菲律宾和印尼,为什么却早就出现过女总统呢?菲律宾已经有过两位女总统:科拉松.阿基诺和阿罗约。印尼也有一个女总统梅加瓦蒂.苏加诺。应该说,这几位女总统更多的是家族政治的产物。科拉松.阿基诺本来是家庭妇女,只因为她是反对派领袖、著名参议员阿基诺的夫人,丈夫参选遭到暗杀,反对派就推她出马。阿罗约是菲律宾前总统迪奥斯达多.马卡帕加尔的女儿。印尼总统梅加瓦蒂.苏 加诺是前总统苏加诺的女儿。她们当上总统显然是和她们的家族大有关系的,并不意味着这两个国家比美国更少性别歧视。在美国,家族、门第在政治中也有影响。 但相比之下,美国是个更讲平等的国家,更欣赏那种平民出身,靠自己本事打天下的人;家族的作用比较小,有时还有副作用。







美国至今还未出过女总统,那未必是因为美国的性别歧视更严重,而是因为总统制这种制度。



这次美国总统大选,精彩纷呈,变化多端,引人入胜。到目前为止,共和党方面,原先不被看好的马侃遥遥领先。民主党方面,前第一夫人喜莱莉和黑人参议员奥巴马相持不下。到头来,这三位无论哪一位当选,在美国历史上都将写下新纪录:如果马侃当选,他将是美国历史上最老的总统;如果奥巴马当选,他将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如果喜莱莉当选,她将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这就引出很多话题。眼下我只谈一个。
 
有不少人问:很多国家都有了女总统女总理,而美国是老牌民主国家,又是在各方面都最现代化的国家,为什么迄今为止还没有出过女总统呢?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我这里尝试着给出回答。
 
不错,英国有过铁娘子首相撒切尔夫人,德国现在的总理默克尔也是女性。而美国,到目前为止,只出过女国务卿和女议长,还没出过女总统。其间原因何在?我以为主要在制度。
 
我们知道,传统观念对女性有性别歧视。性别歧视是一种本质主义。什么是本质主义?本质主义就是坚持根据个体所属群体的特征去理解或判断(该)个体。举个例,有位女生报考数学系研究生,考分不比男生低,但教授仍然不肯录取。理由是:女生的数学才能不如男生,虽然现在考分高,日后也没多大发展前途。在这里,论者先是断定女性这一群体缺少数学才能,然后根据这一群体特征,对具体的这个或那个女 性下结论,认定她缺少数学才能。
 
当然,大部分人的性别歧视没这么僵硬死板。他们也许认为,大体上说,女生的数学才能确实不如男生,但并非没有例外。如果他们确实了解到某位女生在数学上出类拔萃,他们还是会承认的。一般人都同意,我们应该根据一个人实际表现出来的能力和品质去评判一个人,而不是把别人硬套进性别、种族、籍贯一类概念的框框里。但问题是, 有些人和我们关系密切,我们对他们更了解,因此我们在看待他们时就能够不带成见。有些人和我们关系疏远,我们对他们的了解有限,一旦我们必须对他们作判 断,我们就很容易把流行的成见带进去。
 
美国和英国、德国都是民主国家,但美国是总统制,英国、德国是议会制(或曰内阁制)。在英国和德国,行政首长是间接产生的,人民选出国会议员,国会议员从他们的同事中推选出首相或总理。因为国会议员们大家都是同事,接触频繁,了解深入,所以比较容易排除性别歧视的影响。反过来在美国,总统是广大选民直接选出来的,而候选人和大部分选民的关系都不可能密切,因此性别歧视就可能趁虚而入,发挥较大的作用。另外,在议会制下,总理或首相总是由议会中占多数席位的政党或政党联盟决定的,如果有竞争,也只是同党内部的竞争,输赢关系都不大,横竖大权最后还是落在自家人手里,因此人们就比较敢于尝试。美国是总统制,情况就不一样了。 在美国,两大党一向旗鼓相当,总统大选常常很激烈。两党都力求推出最有力的人选,这就要求把争议性降到最低。相比之下,男性出马就比女性挂帅更保险些。如果你这个党推出的总统候选人就是因为性别原因而丢失了一些选票最终败选,总统的宝座就落到别的 党手里了。这不是太冒险了吗?由此可见,美国至今还未出过女总统,那未必是因为美国的性别歧视更严重,而是因为总统制这种制度,使得各党在推出总统候选人时更容易倾向于保守。
 
美国国会现任议长南希.波 洛西是位女性,国务卿莱斯也是女性,而且是黑人。在美国,国会议长由国会中多数党的议员担任。这和议会制里总理(或首相)产生的程序很相似。内阁的高级职位,如国务卿,提名权在总统手里,如果提名黑人或女性得不到参议院的同意,还可以再提别人,横竖还是提自己的人,所以不妨一试。这就是美国为什么容易产生女议长、女国务卿而不容易产生女总统的原因。这再次证明美国还没有出过女总统的主要原因是制度的原因。
 
那么,我们又如何解释,同样是总统制的菲律宾和印尼,为什么却早就出现过女总统呢?菲律宾已经有过两位女总统:科拉松.阿基诺和阿罗约。印尼也有一个女总统梅加瓦蒂.苏加诺。应该说,这几位女总统更多的是家族政治的产物。科拉松.阿基诺本来是家庭妇女,只因为她是反对派领袖、著名参议员阿基诺的夫人,丈夫参选遭到暗杀,反对派就推她出马。阿罗约是菲律宾前总统迪奥斯达多.马卡帕加尔的女儿。印尼总统梅加瓦蒂.苏 加诺是前总统苏加诺的女儿。她们当上总统显然是和她们的家族大有关系的,并不意味着这两个国家比美国更少性别歧视。在美国,家族、门第在政治中也有影响。 但相比之下,美国是个更讲平等的国家,更欣赏那种平民出身,靠自己本事打天下的人;家族的作用比较小,有时还有副作用。







美国至今还未出过女总统,那未必是因为美国的性别歧视更严重,而是因为总统制这种制度。



这次美国总统大选,精彩纷呈,变化多端,引人入胜。到目前为止,共和党方面,原先不被看好的马侃遥遥领先。民主党方面,前第一夫人喜莱莉和黑人参议员奥巴马相持不下。到头来,这三位无论哪一位当选,在美国历史上都将写下新纪录:如果马侃当选,他将是美国历史上最老的总统;如果奥巴马当选,他将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如果喜莱莉当选,她将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这就引出很多话题。眼下我只谈一个。
 
有不少人问:很多国家都有了女总统女总理,而美国是老牌民主国家,又是在各方面都最现代化的国家,为什么迄今为止还没有出过女总统呢?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我这里尝试着给出回答。
 
不错,英国有过铁娘子首相撒切尔夫人,德国现在的总理默克尔也是女性。而美国,到目前为止,只出过女国务卿和女议长,还没出过女总统。其间原因何在?我以为主要在制度。
 
我们知道,传统观念对女性有性别歧视。性别歧视是一种本质主义。什么是本质主义?本质主义就是坚持根据个体所属群体的特征去理解或判断(该)个体。举个例,有位女生报考数学系研究生,考分不比男生低,但教授仍然不肯录取。理由是:女生的数学才能不如男生,虽然现在考分高,日后也没多大发展前途。在这里,论者先是断定女性这一群体缺少数学才能,然后根据这一群体特征,对具体的这个或那个女 性下结论,认定她缺少数学才能。
 
当然,大部分人的性别歧视没这么僵硬死板。他们也许认为,大体上说,女生的数学才能确实不如男生,但并非没有例外。如果他们确实了解到某位女生在数学上出类拔萃,他们还是会承认的。一般人都同意,我们应该根据一个人实际表现出来的能力和品质去评判一个人,而不是把别人硬套进性别、种族、籍贯一类概念的框框里。但问题是, 有些人和我们关系密切,我们对他们更了解,因此我们在看待他们时就能够不带成见。有些人和我们关系疏远,我们对他们的了解有限,一旦我们必须对他们作判 断,我们就很容易把流行的成见带进去。
 
美国和英国、德国都是民主国家,但美国是总统制,英国、德国是议会制(或曰内阁制)。在英国和德国,行政首长是间接产生的,人民选出国会议员,国会议员从他们的同事中推选出首相或总理。因为国会议员们大家都是同事,接触频繁,了解深入,所以比较容易排除性别歧视的影响。反过来在美国,总统是广大选民直接选出来的,而候选人和大部分选民的关系都不可能密切,因此性别歧视就可能趁虚而入,发挥较大的作用。另外,在议会制下,总理或首相总是由议会中占多数席位的政党或政党联盟决定的,如果有竞争,也只是同党内部的竞争,输赢关系都不大,横竖大权最后还是落在自家人手里,因此人们就比较敢于尝试。美国是总统制,情况就不一样了。 在美国,两大党一向旗鼓相当,总统大选常常很激烈。两党都力求推出最有力的人选,这就要求把争议性降到最低。相比之下,男性出马就比女性挂帅更保险些。如果你这个党推出的总统候选人就是因为性别原因而丢失了一些选票最终败选,总统的宝座就落到别的 党手里了。这不是太冒险了吗?由此可见,美国至今还未出过女总统,那未必是因为美国的性别歧视更严重,而是因为总统制这种制度,使得各党在推出总统候选人时更容易倾向于保守。
 
美国国会现任议长南希.波 洛西是位女性,国务卿莱斯也是女性,而且是黑人。在美国,国会议长由国会中多数党的议员担任。这和议会制里总理(或首相)产生的程序很相似。内阁的高级职位,如国务卿,提名权在总统手里,如果提名黑人或女性得不到参议院的同意,还可以再提别人,横竖还是提自己的人,所以不妨一试。这就是美国为什么容易产生女议长、女国务卿而不容易产生女总统的原因。这再次证明美国还没有出过女总统的主要原因是制度的原因。
 
那么,我们又如何解释,同样是总统制的菲律宾和印尼,为什么却早就出现过女总统呢?菲律宾已经有过两位女总统:科拉松.阿基诺和阿罗约。印尼也有一个女总统梅加瓦蒂.苏加诺。应该说,这几位女总统更多的是家族政治的产物。科拉松.阿基诺本来是家庭妇女,只因为她是反对派领袖、著名参议员阿基诺的夫人,丈夫参选遭到暗杀,反对派就推她出马。阿罗约是菲律宾前总统迪奥斯达多.马卡帕加尔的女儿。印尼总统梅加瓦蒂.苏 加诺是前总统苏加诺的女儿。她们当上总统显然是和她们的家族大有关系的,并不意味着这两个国家比美国更少性别歧视。在美国,家族、门第在政治中也有影响。 但相比之下,美国是个更讲平等的国家,更欣赏那种平民出身,靠自己本事打天下的人;家族的作用比较小,有时还有副作用。







美国至今还未出过女总统,那未必是因为美国的性别歧视更严重,而是因为总统制这种制度。



这次美国总统大选,精彩纷呈,变化多端,引人入胜。到目前为止,共和党方面,原先不被看好的马侃遥遥领先。民主党方面,前第一夫人喜莱莉和黑人参议员奥巴马相持不下。到头来,这三位无论哪一位当选,在美国历史上都将写下新纪录:如果马侃当选,他将是美国历史上最老的总统;如果奥巴马当选,他将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如果喜莱莉当选,她将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这就引出很多话题。眼下我只谈一个。
 
有不少人问:很多国家都有了女总统女总理,而美国是老牌民主国家,又是在各方面都最现代化的国家,为什么迄今为止还没有出过女总统呢?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我这里尝试着给出回答。
 
不错,英国有过铁娘子首相撒切尔夫人,德国现在的总理默克尔也是女性。而美国,到目前为止,只出过女国务卿和女议长,还没出过女总统。其间原因何在?我以为主要在制度。
 
我们知道,传统观念对女性有性别歧视。性别歧视是一种本质主义。什么是本质主义?本质主义就是坚持根据个体所属群体的特征去理解或判断(该)个体。举个例,有位女生报考数学系研究生,考分不比男生低,但教授仍然不肯录取。理由是:女生的数学才能不如男生,虽然现在考分高,日后也没多大发展前途。在这里,论者先是断定女性这一群体缺少数学才能,然后根据这一群体特征,对具体的这个或那个女 性下结论,认定她缺少数学才能。
 
当然,大部分人的性别歧视没这么僵硬死板。他们也许认为,大体上说,女生的数学才能确实不如男生,但并非没有例外。如果他们确实了解到某位女生在数学上出类拔萃,他们还是会承认的。一般人都同意,我们应该根据一个人实际表现出来的能力和品质去评判一个人,而不是把别人硬套进性别、种族、籍贯一类概念的框框里。但问题是, 有些人和我们关系密切,我们对他们更了解,因此我们在看待他们时就能够不带成见。有些人和我们关系疏远,我们对他们的了解有限,一旦我们必须对他们作判 断,我们就很容易把流行的成见带进去。
 
美国和英国、德国都是民主国家,但美国是总统制,英国、德国是议会制(或曰内阁制)。在英国和德国,行政首长是间接产生的,人民选出国会议员,国会议员从他们的同事中推选出首相或总理。因为国会议员们大家都是同事,接触频繁,了解深入,所以比较容易排除性别歧视的影响。反过来在美国,总统是广大选民直接选出来的,而候选人和大部分选民的关系都不可能密切,因此性别歧视就可能趁虚而入,发挥较大的作用。另外,在议会制下,总理或首相总是由议会中占多数席位的政党或政党联盟决定的,如果有竞争,也只是同党内部的竞争,输赢关系都不大,横竖大权最后还是落在自家人手里,因此人们就比较敢于尝试。美国是总统制,情况就不一样了。 在美国,两大党一向旗鼓相当,总统大选常常很激烈。两党都力求推出最有力的人选,这就要求把争议性降到最低。相比之下,男性出马就比女性挂帅更保险些。如果你这个党推出的总统候选人就是因为性别原因而丢失了一些选票最终败选,总统的宝座就落到别的 党手里了。这不是太冒险了吗?由此可见,美国至今还未出过女总统,那未必是因为美国的性别歧视更严重,而是因为总统制这种制度,使得各党在推出总统候选人时更容易倾向于保守。
 
美国国会现任议长南希.波 洛西是位女性,国务卿莱斯也是女性,而且是黑人。在美国,国会议长由国会中多数党的议员担任。这和议会制里总理(或首相)产生的程序很相似。内阁的高级职位,如国务卿,提名权在总统手里,如果提名黑人或女性得不到参议院的同意,还可以再提别人,横竖还是提自己的人,所以不妨一试。这就是美国为什么容易产生女议长、女国务卿而不容易产生女总统的原因。这再次证明美国还没有出过女总统的主要原因是制度的原因。
 
那么,我们又如何解释,同样是总统制的菲律宾和印尼,为什么却早就出现过女总统呢?菲律宾已经有过两位女总统:科拉松.阿基诺和阿罗约。印尼也有一个女总统梅加瓦蒂.苏加诺。应该说,这几位女总统更多的是家族政治的产物。科拉松.阿基诺本来是家庭妇女,只因为她是反对派领袖、著名参议员阿基诺的夫人,丈夫参选遭到暗杀,反对派就推她出马。阿罗约是菲律宾前总统迪奥斯达多.马卡帕加尔的女儿。印尼总统梅加瓦蒂.苏 加诺是前总统苏加诺的女儿。她们当上总统显然是和她们的家族大有关系的,并不意味着这两个国家比美国更少性别歧视。在美国,家族、门第在政治中也有影响。 但相比之下,美国是个更讲平等的国家,更欣赏那种平民出身,靠自己本事打天下的人;家族的作用比较小,有时还有副作用。







美国至今还未出过女总统,那未必是因为美国的性别歧视更严重,而是因为总统制这种制度。



这次美国总统大选,精彩纷呈,变化多端,引人入胜。到目前为止,共和党方面,原先不被看好的马侃遥遥领先。民主党方面,前第一夫人喜莱莉和黑人参议员奥巴马相持不下。到头来,这三位无论哪一位当选,在美国历史上都将写下新纪录:如果马侃当选,他将是美国历史上最老的总统;如果奥巴马当选,他将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如果喜莱莉当选,她将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这就引出很多话题。眼下我只谈一个。
 
有不少人问:很多国家都有了女总统女总理,而美国是老牌民主国家,又是在各方面都最现代化的国家,为什么迄今为止还没有出过女总统呢?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我这里尝试着给出回答。
 
不错,英国有过铁娘子首相撒切尔夫人,德国现在的总理默克尔也是女性。而美国,到目前为止,只出过女国务卿和女议长,还没出过女总统。其间原因何在?我以为主要在制度。
 
我们知道,传统观念对女性有性别歧视。性别歧视是一种本质主义。什么是本质主义?本质主义就是坚持根据个体所属群体的特征去理解或判断(该)个体。举个例,有位女生报考数学系研究生,考分不比男生低,但教授仍然不肯录取。理由是:女生的数学才能不如男生,虽然现在考分高,日后也没多大发展前途。在这里,论者先是断定女性这一群体缺少数学才能,然后根据这一群体特征,对具体的这个或那个女 性下结论,认定她缺少数学才能。
 
当然,大部分人的性别歧视没这么僵硬死板。他们也许认为,大体上说,女生的数学才能确实不如男生,但并非没有例外。如果他们确实了解到某位女生在数学上出类拔萃,他们还是会承认的。一般人都同意,我们应该根据一个人实际表现出来的能力和品质去评判一个人,而不是把别人硬套进性别、种族、籍贯一类概念的框框里。但问题是, 有些人和我们关系密切,我们对他们更了解,因此我们在看待他们时就能够不带成见。有些人和我们关系疏远,我们对他们的了解有限,一旦我们必须对他们作判 断,我们就很容易把流行的成见带进去。
 
美国和英国、德国都是民主国家,但美国是总统制,英国、德国是议会制(或曰内阁制)。在英国和德国,行政首长是间接产生的,人民选出国会议员,国会议员从他们的同事中推选出首相或总理。因为国会议员们大家都是同事,接触频繁,了解深入,所以比较容易排除性别歧视的影响。反过来在美国,总统是广大选民直接选出来的,而候选人和大部分选民的关系都不可能密切,因此性别歧视就可能趁虚而入,发挥较大的作用。另外,在议会制下,总理或首相总是由议会中占多数席位的政党或政党联盟决定的,如果有竞争,也只是同党内部的竞争,输赢关系都不大,横竖大权最后还是落在自家人手里,因此人们就比较敢于尝试。美国是总统制,情况就不一样了。 在美国,两大党一向旗鼓相当,总统大选常常很激烈。两党都力求推出最有力的人选,这就要求把争议性降到最低。相比之下,男性出马就比女性挂帅更保险些。如果你这个党推出的总统候选人就是因为性别原因而丢失了一些选票最终败选,总统的宝座就落到别的 党手里了。这不是太冒险了吗?由此可见,美国至今还未出过女总统,那未必是因为美国的性别歧视更严重,而是因为总统制这种制度,使得各党在推出总统候选人时更容易倾向于保守。
 
美国国会现任议长南希.波 洛西是位女性,国务卿莱斯也是女性,而且是黑人。在美国,国会议长由国会中多数党的议员担任。这和议会制里总理(或首相)产生的程序很相似。内阁的高级职位,如国务卿,提名权在总统手里,如果提名黑人或女性得不到参议院的同意,还可以再提别人,横竖还是提自己的人,所以不妨一试。这就是美国为什么容易产生女议长、女国务卿而不容易产生女总统的原因。这再次证明美国还没有出过女总统的主要原因是制度的原因。
 
那么,我们又如何解释,同样是总统制的菲律宾和印尼,为什么却早就出现过女总统呢?菲律宾已经有过两位女总统:科拉松.阿基诺和阿罗约。印尼也有一个女总统梅加瓦蒂.苏加诺。应该说,这几位女总统更多的是家族政治的产物。科拉松.阿基诺本来是家庭妇女,只因为她是反对派领袖、著名参议员阿基诺的夫人,丈夫参选遭到暗杀,反对派就推她出马。阿罗约是菲律宾前总统迪奥斯达多.马卡帕加尔的女儿。印尼总统梅加瓦蒂.苏 加诺是前总统苏加诺的女儿。她们当上总统显然是和她们的家族大有关系的,并不意味着这两个国家比美国更少性别歧视。在美国,家族、门第在政治中也有影响。 但相比之下,美国是个更讲平等的国家,更欣赏那种平民出身,靠自己本事打天下的人;家族的作用比较小,有时还有副作用。







美国至今还未出过女总统,那未必是因为美国的性别歧视更严重,而是因为总统制这种制度。



这次美国总统大选,精彩纷呈,变化多端,引人入胜。到目前为止,共和党方面,原先不被看好的马侃遥遥领先。民主党方面,前第一夫人喜莱莉和黑人参议员奥巴马相持不下。到头来,这三位无论哪一位当选,在美国历史上都将写下新纪录:如果马侃当选,他将是美国历史上最老的总统;如果奥巴马当选,他将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如果喜莱莉当选,她将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这就引出很多话题。眼下我只谈一个。
 
有不少人问:很多国家都有了女总统女总理,而美国是老牌民主国家,又是在各方面都最现代化的国家,为什么迄今为止还没有出过女总统呢?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我这里尝试着给出回答。
 
不错,英国有过铁娘子首相撒切尔夫人,德国现在的总理默克尔也是女性。而美国,到目前为止,只出过女国务卿和女议长,还没出过女总统。其间原因何在?我以为主要在制度。
 
我们知道,传统观念对女性有性别歧视。性别歧视是一种本质主义。什么是本质主义?本质主义就是坚持根据个体所属群体的特征去理解或判断(该)个体。举个例,有位女生报考数学系研究生,考分不比男生低,但教授仍然不肯录取。理由是:女生的数学才能不如男生,虽然现在考分高,日后也没多大发展前途。在这里,论者先是断定女性这一群体缺少数学才能,然后根据这一群体特征,对具体的这个或那个女 性下结论,认定她缺少数学才能。
 
当然,大部分人的性别歧视没这么僵硬死板。他们也许认为,大体上说,女生的数学才能确实不如男生,但并非没有例外。如果他们确实了解到某位女生在数学上出类拔萃,他们还是会承认的。一般人都同意,我们应该根据一个人实际表现出来的能力和品质去评判一个人,而不是把别人硬套进性别、种族、籍贯一类概念的框框里。但问题是, 有些人和我们关系密切,我们对他们更了解,因此我们在看待他们时就能够不带成见。有些人和我们关系疏远,我们对他们的了解有限,一旦我们必须对他们作判 断,我们就很容易把流行的成见带进去。
 
美国和英国、德国都是民主国家,但美国是总统制,英国、德国是议会制(或曰内阁制)。在英国和德国,行政首长是间接产生的,人民选出国会议员,国会议员从他们的同事中推选出首相或总理。因为国会议员们大家都是同事,接触频繁,了解深入,所以比较容易排除性别歧视的影响。反过来在美国,总统是广大选民直接选出来的,而候选人和大部分选民的关系都不可能密切,因此性别歧视就可能趁虚而入,发挥较大的作用。另外,在议会制下,总理或首相总是由议会中占多数席位的政党或政党联盟决定的,如果有竞争,也只是同党内部的竞争,输赢关系都不大,横竖大权最后还是落在自家人手里,因此人们就比较敢于尝试。美国是总统制,情况就不一样了。 在美国,两大党一向旗鼓相当,总统大选常常很激烈。两党都力求推出最有力的人选,这就要求把争议性降到最低。相比之下,男性出马就比女性挂帅更保险些。如果你这个党推出的总统候选人就是因为性别原因而丢失了一些选票最终败选,总统的宝座就落到别的 党手里了。这不是太冒险了吗?由此可见,美国至今还未出过女总统,那未必是因为美国的性别歧视更严重,而是因为总统制这种制度,使得各党在推出总统候选人时更容易倾向于保守。
 
美国国会现任议长南希.波 洛西是位女性,国务卿莱斯也是女性,而且是黑人。在美国,国会议长由国会中多数党的议员担任。这和议会制里总理(或首相)产生的程序很相似。内阁的高级职位,如国务卿,提名权在总统手里,如果提名黑人或女性得不到参议院的同意,还可以再提别人,横竖还是提自己的人,所以不妨一试。这就是美国为什么容易产生女议长、女国务卿而不容易产生女总统的原因。这再次证明美国还没有出过女总统的主要原因是制度的原因。
 
那么,我们又如何解释,同样是总统制的菲律宾和印尼,为什么却早就出现过女总统呢?菲律宾已经有过两位女总统:科拉松.阿基诺和阿罗约。印尼也有一个女总统梅加瓦蒂.苏加诺。应该说,这几位女总统更多的是家族政治的产物。科拉松.阿基诺本来是家庭妇女,只因为她是反对派领袖、著名参议员阿基诺的夫人,丈夫参选遭到暗杀,反对派就推她出马。阿罗约是菲律宾前总统迪奥斯达多.马卡帕加尔的女儿。印尼总统梅加瓦蒂.苏 加诺是前总统苏加诺的女儿。她们当上总统显然是和她们的家族大有关系的,并不意味着这两个国家比美国更少性别歧视。在美国,家族、门第在政治中也有影响。 但相比之下,美国是个更讲平等的国家,更欣赏那种平民出身,靠自己本事打天下的人;家族的作用比较小,有时还有副作用。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