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苏哈托及威权体制的启示
楚寒 (美国)



威权体制造成的强国家、弱社会的局面,往往只是使国家具有安定稳定的表象,难以创造国家的内在祥和。



1月底,颇受争议的86岁高龄的印尼前总统苏哈托在病榻上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他的争议性从国内外各界对其死讯的不同反应可见一斑。印尼政府举行了盛大国葬,一些国家的领导人表示哀悼,认为他为该地区的稳定和印尼的经济增长做出了贡献。但是相当多的印尼民众指责他是躲过法律制裁的独裁者,认为他的当权带来屠杀、腐败泛滥和人权问题,国际人权组织也发表声明敦促印尼政府继续调查他的滥权行为。

这说明这位一度是亚洲最具权势的政治人物,他一生的是非功过并没有随着死后就盖棺论定。在印尼官方、民间乃至国际社会,对苏哈托的政治评价在今后一段时间内,也许还将争论不休。

从1966年靠军事政变上台,到1998年在国内反对浪潮中宣布下野,苏哈托主政印尼长达32年。这段时期,印尼经济快速增长,国内贫穷人口大幅减少,民众生活水平得以提升。正因为此,他被誉为印尼建设之父,这也是印尼一部分民众至今仍感念他的原因。

可同时,苏哈托的弊政也一直为人诟病。长期的一党(印尼专业集团)专政,助长了执政党行政化和统治集权化,异己被镇压,公权被吞噬。苏哈托庞大的家族政权与家族工业在印尼政商界盘根错节,将家族利益凌驾于全民利益之上。这是一个典型的威权政体。

曾几何时,一些东亚和南亚的政治精英主张,威权政体会比民主政体在经济上更能取得成就,并宣扬所谓政治上专制、经济上自由的亚洲价值观。确实,在某些国家的特定历史时期,威权政体能够展现较高的效率与魄力,可极大地促进经济发展。但是,这种统治形态是运用压制性手段来维持社会控制,它窒息了民众的自由和创造力,整个社会变成一潭死水。就像苏哈托主政下的印尼曾被国外媒体形容为鸦雀无声的32年,各种社会矛盾都被其铁腕压在了台面之下,但被压制并不意味着矛盾不存在或不严重。

并且,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不受制约的权力必然导致滥用权力、滋生腐败。所以,大权在握的苏哈托可以让他的家族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家族,他本人则在联合国的全球贪污者名单上名列榜首,印尼民生却日渐疾苦。沉痛的教训表明,要消除腐败激活民心,必须改变威权政体,推进体制改革,以实现对权力的分权制衡的制度化。

威权体制造成的强国家、弱社会的局面,往往只是使国家具有安定稳定的表象,难以创造国家的内在祥和,由此产生的萎缩社会往往代表着脆弱、预示着危机。威权体制说来简单,同时它有着难以克服的致命弱点,就是将政党、公共权力以所谓人民意志的形式集中于一身,领袖个人与政党在缺乏权力约束的情况下,必然导致滥用权力与腐败横生。

苏哈托时代在1998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中宣告结束,但这位前军事强人给印尼留下的阴影却没有完全消退。印尼在金融风暴面前不堪一击,成为灾区中的重灾区,印尼的人均收入大幅下降,苏哈托任内强行捂住的各种社会矛盾不时显现,造成这个群岛国家政局动荡不已,社会形势恶化。这些不安定因素并不会因为苏哈图时代的结束和苏哈托的辞世,而自动消失走入历史。

也许要经过很多年才能对一个政治人物做出客观公正的历史定论,苏哈托谢幕了,但历史还要往前进。苏哈托下台时没能让他的国家避免陷入危机与混乱,而他自己下台后受到贪污指控和追讨非法资产。这为印尼和其他威权政体下的国家留下借鉴与反思,经济的发展成果不能由少数家族或特权阶层独占,专制与腐败下的稳定不是可持续的稳定,威权体制不可能带来国家的长治久安和民生福祉,须早日进行民主化转型。







威权体制造成的强国家、弱社会的局面,往往只是使国家具有安定稳定的表象,难以创造国家的内在祥和。



1月底,颇受争议的86岁高龄的印尼前总统苏哈托在病榻上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他的争议性从国内外各界对其死讯的不同反应可见一斑。印尼政府举行了盛大国葬,一些国家的领导人表示哀悼,认为他为该地区的稳定和印尼的经济增长做出了贡献。但是相当多的印尼民众指责他是躲过法律制裁的独裁者,认为他的当权带来屠杀、腐败泛滥和人权问题,国际人权组织也发表声明敦促印尼政府继续调查他的滥权行为。

这说明这位一度是亚洲最具权势的政治人物,他一生的是非功过并没有随着死后就盖棺论定。在印尼官方、民间乃至国际社会,对苏哈托的政治评价在今后一段时间内,也许还将争论不休。

从1966年靠军事政变上台,到1998年在国内反对浪潮中宣布下野,苏哈托主政印尼长达32年。这段时期,印尼经济快速增长,国内贫穷人口大幅减少,民众生活水平得以提升。正因为此,他被誉为印尼建设之父,这也是印尼一部分民众至今仍感念他的原因。

可同时,苏哈托的弊政也一直为人诟病。长期的一党(印尼专业集团)专政,助长了执政党行政化和统治集权化,异己被镇压,公权被吞噬。苏哈托庞大的家族政权与家族工业在印尼政商界盘根错节,将家族利益凌驾于全民利益之上。这是一个典型的威权政体。

曾几何时,一些东亚和南亚的政治精英主张,威权政体会比民主政体在经济上更能取得成就,并宣扬所谓政治上专制、经济上自由的亚洲价值观。确实,在某些国家的特定历史时期,威权政体能够展现较高的效率与魄力,可极大地促进经济发展。但是,这种统治形态是运用压制性手段来维持社会控制,它窒息了民众的自由和创造力,整个社会变成一潭死水。就像苏哈托主政下的印尼曾被国外媒体形容为鸦雀无声的32年,各种社会矛盾都被其铁腕压在了台面之下,但被压制并不意味着矛盾不存在或不严重。

并且,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不受制约的权力必然导致滥用权力、滋生腐败。所以,大权在握的苏哈托可以让他的家族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家族,他本人则在联合国的全球贪污者名单上名列榜首,印尼民生却日渐疾苦。沉痛的教训表明,要消除腐败激活民心,必须改变威权政体,推进体制改革,以实现对权力的分权制衡的制度化。

威权体制造成的强国家、弱社会的局面,往往只是使国家具有安定稳定的表象,难以创造国家的内在祥和,由此产生的萎缩社会往往代表着脆弱、预示着危机。威权体制说来简单,同时它有着难以克服的致命弱点,就是将政党、公共权力以所谓人民意志的形式集中于一身,领袖个人与政党在缺乏权力约束的情况下,必然导致滥用权力与腐败横生。

苏哈托时代在1998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中宣告结束,但这位前军事强人给印尼留下的阴影却没有完全消退。印尼在金融风暴面前不堪一击,成为灾区中的重灾区,印尼的人均收入大幅下降,苏哈托任内强行捂住的各种社会矛盾不时显现,造成这个群岛国家政局动荡不已,社会形势恶化。这些不安定因素并不会因为苏哈图时代的结束和苏哈托的辞世,而自动消失走入历史。

也许要经过很多年才能对一个政治人物做出客观公正的历史定论,苏哈托谢幕了,但历史还要往前进。苏哈托下台时没能让他的国家避免陷入危机与混乱,而他自己下台后受到贪污指控和追讨非法资产。这为印尼和其他威权政体下的国家留下借鉴与反思,经济的发展成果不能由少数家族或特权阶层独占,专制与腐败下的稳定不是可持续的稳定,威权体制不可能带来国家的长治久安和民生福祉,须早日进行民主化转型。







威权体制造成的强国家、弱社会的局面,往往只是使国家具有安定稳定的表象,难以创造国家的内在祥和。



1月底,颇受争议的86岁高龄的印尼前总统苏哈托在病榻上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他的争议性从国内外各界对其死讯的不同反应可见一斑。印尼政府举行了盛大国葬,一些国家的领导人表示哀悼,认为他为该地区的稳定和印尼的经济增长做出了贡献。但是相当多的印尼民众指责他是躲过法律制裁的独裁者,认为他的当权带来屠杀、腐败泛滥和人权问题,国际人权组织也发表声明敦促印尼政府继续调查他的滥权行为。

这说明这位一度是亚洲最具权势的政治人物,他一生的是非功过并没有随着死后就盖棺论定。在印尼官方、民间乃至国际社会,对苏哈托的政治评价在今后一段时间内,也许还将争论不休。

从1966年靠军事政变上台,到1998年在国内反对浪潮中宣布下野,苏哈托主政印尼长达32年。这段时期,印尼经济快速增长,国内贫穷人口大幅减少,民众生活水平得以提升。正因为此,他被誉为印尼建设之父,这也是印尼一部分民众至今仍感念他的原因。

可同时,苏哈托的弊政也一直为人诟病。长期的一党(印尼专业集团)专政,助长了执政党行政化和统治集权化,异己被镇压,公权被吞噬。苏哈托庞大的家族政权与家族工业在印尼政商界盘根错节,将家族利益凌驾于全民利益之上。这是一个典型的威权政体。

曾几何时,一些东亚和南亚的政治精英主张,威权政体会比民主政体在经济上更能取得成就,并宣扬所谓政治上专制、经济上自由的亚洲价值观。确实,在某些国家的特定历史时期,威权政体能够展现较高的效率与魄力,可极大地促进经济发展。但是,这种统治形态是运用压制性手段来维持社会控制,它窒息了民众的自由和创造力,整个社会变成一潭死水。就像苏哈托主政下的印尼曾被国外媒体形容为鸦雀无声的32年,各种社会矛盾都被其铁腕压在了台面之下,但被压制并不意味着矛盾不存在或不严重。

并且,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不受制约的权力必然导致滥用权力、滋生腐败。所以,大权在握的苏哈托可以让他的家族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家族,他本人则在联合国的全球贪污者名单上名列榜首,印尼民生却日渐疾苦。沉痛的教训表明,要消除腐败激活民心,必须改变威权政体,推进体制改革,以实现对权力的分权制衡的制度化。

威权体制造成的强国家、弱社会的局面,往往只是使国家具有安定稳定的表象,难以创造国家的内在祥和,由此产生的萎缩社会往往代表着脆弱、预示着危机。威权体制说来简单,同时它有着难以克服的致命弱点,就是将政党、公共权力以所谓人民意志的形式集中于一身,领袖个人与政党在缺乏权力约束的情况下,必然导致滥用权力与腐败横生。

苏哈托时代在1998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中宣告结束,但这位前军事强人给印尼留下的阴影却没有完全消退。印尼在金融风暴面前不堪一击,成为灾区中的重灾区,印尼的人均收入大幅下降,苏哈托任内强行捂住的各种社会矛盾不时显现,造成这个群岛国家政局动荡不已,社会形势恶化。这些不安定因素并不会因为苏哈图时代的结束和苏哈托的辞世,而自动消失走入历史。

也许要经过很多年才能对一个政治人物做出客观公正的历史定论,苏哈托谢幕了,但历史还要往前进。苏哈托下台时没能让他的国家避免陷入危机与混乱,而他自己下台后受到贪污指控和追讨非法资产。这为印尼和其他威权政体下的国家留下借鉴与反思,经济的发展成果不能由少数家族或特权阶层独占,专制与腐败下的稳定不是可持续的稳定,威权体制不可能带来国家的长治久安和民生福祉,须早日进行民主化转型。







威权体制造成的强国家、弱社会的局面,往往只是使国家具有安定稳定的表象,难以创造国家的内在祥和。



1月底,颇受争议的86岁高龄的印尼前总统苏哈托在病榻上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他的争议性从国内外各界对其死讯的不同反应可见一斑。印尼政府举行了盛大国葬,一些国家的领导人表示哀悼,认为他为该地区的稳定和印尼的经济增长做出了贡献。但是相当多的印尼民众指责他是躲过法律制裁的独裁者,认为他的当权带来屠杀、腐败泛滥和人权问题,国际人权组织也发表声明敦促印尼政府继续调查他的滥权行为。

这说明这位一度是亚洲最具权势的政治人物,他一生的是非功过并没有随着死后就盖棺论定。在印尼官方、民间乃至国际社会,对苏哈托的政治评价在今后一段时间内,也许还将争论不休。

从1966年靠军事政变上台,到1998年在国内反对浪潮中宣布下野,苏哈托主政印尼长达32年。这段时期,印尼经济快速增长,国内贫穷人口大幅减少,民众生活水平得以提升。正因为此,他被誉为印尼建设之父,这也是印尼一部分民众至今仍感念他的原因。

可同时,苏哈托的弊政也一直为人诟病。长期的一党(印尼专业集团)专政,助长了执政党行政化和统治集权化,异己被镇压,公权被吞噬。苏哈托庞大的家族政权与家族工业在印尼政商界盘根错节,将家族利益凌驾于全民利益之上。这是一个典型的威权政体。

曾几何时,一些东亚和南亚的政治精英主张,威权政体会比民主政体在经济上更能取得成就,并宣扬所谓政治上专制、经济上自由的亚洲价值观。确实,在某些国家的特定历史时期,威权政体能够展现较高的效率与魄力,可极大地促进经济发展。但是,这种统治形态是运用压制性手段来维持社会控制,它窒息了民众的自由和创造力,整个社会变成一潭死水。就像苏哈托主政下的印尼曾被国外媒体形容为鸦雀无声的32年,各种社会矛盾都被其铁腕压在了台面之下,但被压制并不意味着矛盾不存在或不严重。

并且,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不受制约的权力必然导致滥用权力、滋生腐败。所以,大权在握的苏哈托可以让他的家族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家族,他本人则在联合国的全球贪污者名单上名列榜首,印尼民生却日渐疾苦。沉痛的教训表明,要消除腐败激活民心,必须改变威权政体,推进体制改革,以实现对权力的分权制衡的制度化。

威权体制造成的强国家、弱社会的局面,往往只是使国家具有安定稳定的表象,难以创造国家的内在祥和,由此产生的萎缩社会往往代表着脆弱、预示着危机。威权体制说来简单,同时它有着难以克服的致命弱点,就是将政党、公共权力以所谓人民意志的形式集中于一身,领袖个人与政党在缺乏权力约束的情况下,必然导致滥用权力与腐败横生。

苏哈托时代在1998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中宣告结束,但这位前军事强人给印尼留下的阴影却没有完全消退。印尼在金融风暴面前不堪一击,成为灾区中的重灾区,印尼的人均收入大幅下降,苏哈托任内强行捂住的各种社会矛盾不时显现,造成这个群岛国家政局动荡不已,社会形势恶化。这些不安定因素并不会因为苏哈图时代的结束和苏哈托的辞世,而自动消失走入历史。

也许要经过很多年才能对一个政治人物做出客观公正的历史定论,苏哈托谢幕了,但历史还要往前进。苏哈托下台时没能让他的国家避免陷入危机与混乱,而他自己下台后受到贪污指控和追讨非法资产。这为印尼和其他威权政体下的国家留下借鉴与反思,经济的发展成果不能由少数家族或特权阶层独占,专制与腐败下的稳定不是可持续的稳定,威权体制不可能带来国家的长治久安和民生福祉,须早日进行民主化转型。







威权体制造成的强国家、弱社会的局面,往往只是使国家具有安定稳定的表象,难以创造国家的内在祥和。



1月底,颇受争议的86岁高龄的印尼前总统苏哈托在病榻上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他的争议性从国内外各界对其死讯的不同反应可见一斑。印尼政府举行了盛大国葬,一些国家的领导人表示哀悼,认为他为该地区的稳定和印尼的经济增长做出了贡献。但是相当多的印尼民众指责他是躲过法律制裁的独裁者,认为他的当权带来屠杀、腐败泛滥和人权问题,国际人权组织也发表声明敦促印尼政府继续调查他的滥权行为。

这说明这位一度是亚洲最具权势的政治人物,他一生的是非功过并没有随着死后就盖棺论定。在印尼官方、民间乃至国际社会,对苏哈托的政治评价在今后一段时间内,也许还将争论不休。

从1966年靠军事政变上台,到1998年在国内反对浪潮中宣布下野,苏哈托主政印尼长达32年。这段时期,印尼经济快速增长,国内贫穷人口大幅减少,民众生活水平得以提升。正因为此,他被誉为印尼建设之父,这也是印尼一部分民众至今仍感念他的原因。

可同时,苏哈托的弊政也一直为人诟病。长期的一党(印尼专业集团)专政,助长了执政党行政化和统治集权化,异己被镇压,公权被吞噬。苏哈托庞大的家族政权与家族工业在印尼政商界盘根错节,将家族利益凌驾于全民利益之上。这是一个典型的威权政体。

曾几何时,一些东亚和南亚的政治精英主张,威权政体会比民主政体在经济上更能取得成就,并宣扬所谓政治上专制、经济上自由的亚洲价值观。确实,在某些国家的特定历史时期,威权政体能够展现较高的效率与魄力,可极大地促进经济发展。但是,这种统治形态是运用压制性手段来维持社会控制,它窒息了民众的自由和创造力,整个社会变成一潭死水。就像苏哈托主政下的印尼曾被国外媒体形容为鸦雀无声的32年,各种社会矛盾都被其铁腕压在了台面之下,但被压制并不意味着矛盾不存在或不严重。

并且,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不受制约的权力必然导致滥用权力、滋生腐败。所以,大权在握的苏哈托可以让他的家族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家族,他本人则在联合国的全球贪污者名单上名列榜首,印尼民生却日渐疾苦。沉痛的教训表明,要消除腐败激活民心,必须改变威权政体,推进体制改革,以实现对权力的分权制衡的制度化。

威权体制造成的强国家、弱社会的局面,往往只是使国家具有安定稳定的表象,难以创造国家的内在祥和,由此产生的萎缩社会往往代表着脆弱、预示着危机。威权体制说来简单,同时它有着难以克服的致命弱点,就是将政党、公共权力以所谓人民意志的形式集中于一身,领袖个人与政党在缺乏权力约束的情况下,必然导致滥用权力与腐败横生。

苏哈托时代在1998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中宣告结束,但这位前军事强人给印尼留下的阴影却没有完全消退。印尼在金融风暴面前不堪一击,成为灾区中的重灾区,印尼的人均收入大幅下降,苏哈托任内强行捂住的各种社会矛盾不时显现,造成这个群岛国家政局动荡不已,社会形势恶化。这些不安定因素并不会因为苏哈图时代的结束和苏哈托的辞世,而自动消失走入历史。

也许要经过很多年才能对一个政治人物做出客观公正的历史定论,苏哈托谢幕了,但历史还要往前进。苏哈托下台时没能让他的国家避免陷入危机与混乱,而他自己下台后受到贪污指控和追讨非法资产。这为印尼和其他威权政体下的国家留下借鉴与反思,经济的发展成果不能由少数家族或特权阶层独占,专制与腐败下的稳定不是可持续的稳定,威权体制不可能带来国家的长治久安和民生福祉,须早日进行民主化转型。







威权体制造成的强国家、弱社会的局面,往往只是使国家具有安定稳定的表象,难以创造国家的内在祥和。



1月底,颇受争议的86岁高龄的印尼前总统苏哈托在病榻上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他的争议性从国内外各界对其死讯的不同反应可见一斑。印尼政府举行了盛大国葬,一些国家的领导人表示哀悼,认为他为该地区的稳定和印尼的经济增长做出了贡献。但是相当多的印尼民众指责他是躲过法律制裁的独裁者,认为他的当权带来屠杀、腐败泛滥和人权问题,国际人权组织也发表声明敦促印尼政府继续调查他的滥权行为。

这说明这位一度是亚洲最具权势的政治人物,他一生的是非功过并没有随着死后就盖棺论定。在印尼官方、民间乃至国际社会,对苏哈托的政治评价在今后一段时间内,也许还将争论不休。

从1966年靠军事政变上台,到1998年在国内反对浪潮中宣布下野,苏哈托主政印尼长达32年。这段时期,印尼经济快速增长,国内贫穷人口大幅减少,民众生活水平得以提升。正因为此,他被誉为印尼建设之父,这也是印尼一部分民众至今仍感念他的原因。

可同时,苏哈托的弊政也一直为人诟病。长期的一党(印尼专业集团)专政,助长了执政党行政化和统治集权化,异己被镇压,公权被吞噬。苏哈托庞大的家族政权与家族工业在印尼政商界盘根错节,将家族利益凌驾于全民利益之上。这是一个典型的威权政体。

曾几何时,一些东亚和南亚的政治精英主张,威权政体会比民主政体在经济上更能取得成就,并宣扬所谓政治上专制、经济上自由的亚洲价值观。确实,在某些国家的特定历史时期,威权政体能够展现较高的效率与魄力,可极大地促进经济发展。但是,这种统治形态是运用压制性手段来维持社会控制,它窒息了民众的自由和创造力,整个社会变成一潭死水。就像苏哈托主政下的印尼曾被国外媒体形容为鸦雀无声的32年,各种社会矛盾都被其铁腕压在了台面之下,但被压制并不意味着矛盾不存在或不严重。

并且,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不受制约的权力必然导致滥用权力、滋生腐败。所以,大权在握的苏哈托可以让他的家族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家族,他本人则在联合国的全球贪污者名单上名列榜首,印尼民生却日渐疾苦。沉痛的教训表明,要消除腐败激活民心,必须改变威权政体,推进体制改革,以实现对权力的分权制衡的制度化。

威权体制造成的强国家、弱社会的局面,往往只是使国家具有安定稳定的表象,难以创造国家的内在祥和,由此产生的萎缩社会往往代表着脆弱、预示着危机。威权体制说来简单,同时它有着难以克服的致命弱点,就是将政党、公共权力以所谓人民意志的形式集中于一身,领袖个人与政党在缺乏权力约束的情况下,必然导致滥用权力与腐败横生。

苏哈托时代在1998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中宣告结束,但这位前军事强人给印尼留下的阴影却没有完全消退。印尼在金融风暴面前不堪一击,成为灾区中的重灾区,印尼的人均收入大幅下降,苏哈托任内强行捂住的各种社会矛盾不时显现,造成这个群岛国家政局动荡不已,社会形势恶化。这些不安定因素并不会因为苏哈图时代的结束和苏哈托的辞世,而自动消失走入历史。

也许要经过很多年才能对一个政治人物做出客观公正的历史定论,苏哈托谢幕了,但历史还要往前进。苏哈托下台时没能让他的国家避免陷入危机与混乱,而他自己下台后受到贪污指控和追讨非法资产。这为印尼和其他威权政体下的国家留下借鉴与反思,经济的发展成果不能由少数家族或特权阶层独占,专制与腐败下的稳定不是可持续的稳定,威权体制不可能带来国家的长治久安和民生福祉,须早日进行民主化转型。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