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别了,斯皮尔伯格
胡胜华 (湖北)



斯皮尔伯格的辞去,并非个人私利,而是基于人道主义立场。



2月12号,世界著名导演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发表书面声明,宣布他因不满中国政府"对待苏丹问题上的态度",决定不再担任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和闭幕式的海外艺术顾问。消息传出,世人惊讶。

美国之音(VOA)报道说:"随著达尔富尔地区情况持续恶化以及暴乱持续升级,他的良心不安,不容许把精力放在奥运会的仪式上,而要把精力放在如何帮助终止达尔富尔地区民族灭绝的严重罪行。"可见斯 皮尔伯格的辞去,并非个人私利,而是基于人道主义立场,虽然他在这个时候以辞去表示抗议,未免有使奥运政治化之嫌,但他一腔热血与爱心,却是我们可以原谅 的。覧他不去琢磨近在眼前伟大的艺术作品,而去关心远在天边令人震撼的种族灭绝,这难道不是可以原谅的吗?如果我们的心智再健全一点,我们甚至可以将斯 皮尔伯格的离去,当作一次可供反省的机会。可是,我们举目所及,看到的几乎都是一边倒的不屑、愤怒、对抗以及无所谓,谁又认真的反省了一下呢?

两天后,《环球时报》立刻刊登"西方有借奥运压中国"一文,其中写道:"西方借奥运向中国施压,在中国老百姓当中立即引起了很大的反感。绝大多数中国人对西方的施压表示不解和愤怒。在他们看来,把远在万里的达尔富尔问题赖在中国头上是十分荒唐的。"已是一片刺耳的愤怒之声。至于有人发表"斯皮尔伯格掌十三亿中国人脸的后果会很严重"的叫嚣,则更是一种厉害的感情用事了。其实,愤怒和生气都是损人不利己的坏脾气。富兰克林说:"我们的批评者是我们的朋友,因为他们指出我们的缺点。"斯皮尔伯格不正是我们的朋友吗?虽然他这个朋友,现在要黯然而去了。

我想起了1942年10月19日。 那一天,延安召开有二千多人参加的鲁迅逝世六周年纪念大会,小说家萧军在会上宣读了他对"王实味问题"意见的《备忘录》,引起与会作家的不满。周扬、丁 玲、刘白羽等当场与萧军在主席台上展开论辩,萧军舌战群儒,越辩越激烈,会场上鸦雀无声,大家都要看个结果,无人退席。辩论从傍晚至深夜,大会主席吴玉章见双方僵持不下,站起来说:"萧军同志是我们共产党的好朋友,我们一定有什么方式方法不对头的地方,使得萧军同志发这么大的火!大家都应以团结为重,我们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应当检讨检讨!"萧军说:"吴老的话使我心平气和,这样吧,我先检讨,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我错,行不行?那百分之一呢,你们想一想是不是都 对呢?"丁玲紧接表态说:"这百分之一很重要!我们一点也没错,百分之百全是你的错,共产党的朋友遍天下,你这个朋友等于'九牛一毛',有没有都没有关 系!"萧军火了:"既然如此,你尽管朋友遍天下,我这'一毛'也不愿附在'牛'身上,从今后咱们就拉、蛋、倒!"萧军说完,拂袖而去。后来,萧军被视作"同情托派分子王实味"的异端,对其文学上的影响,可想而知。

这一往事,体现了当时那种不宽容的狭隘心态与环境。讲这话的丁玲,后来时去运走,遭到她所谓的共产党朋友的迫害,先是于1955年被划入"丁玲、陈企霞反党小集团",两年后又被打进"丁玲、冯雪峰右派反党集团",1958年又受到批判,下放到北大荒劳动改造;"文革"期间,又被投入监狱, 在某种意义上,真可说是种瓜得瓜、自作自受,不值得人们的同情,因为这乃是不宽容社会的因果报应。讽刺的是,在她落难时,萧军并没有落井下石,反倒为她说 了公道话。今昔对比,不知丁玲回想起"共产党的朋友遍天下,你这个朋友等于'九牛一毛',有没有都没有关系!"的伤人的话,内心是否愧怍?

如今,斯皮尔伯格要走了,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忍不住想起上面这段往事。斯皮尔伯格虽贵为一代著名导演,但"共产党的朋友遍天下",比较起来,亦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算不了什么。正如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所说"他缺席无损于奥运的本质,北京奥运比个人强多了。"的确,北京奥运并不会因一人而改变,它将一如既往的紧锣密鼓,甚至也会办得相当成功和精彩,可是"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在繁华与盛况背后,我们是否也应该反省下自己?然而,谁又能真正的反省了一下呢?

斯皮尔伯格走了。他走得好,他只是"九牛一毛",他从反面满足了中国人"天朝上国"的虚妄记忆。

斯皮尔伯格走了,奥运要来了,很好,很好。这两件事都是值得祝贺的。

二○○八年二月二十一日定稿







斯皮尔伯格的辞去,并非个人私利,而是基于人道主义立场。



2月12号,世界著名导演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发表书面声明,宣布他因不满中国政府"对待苏丹问题上的态度",决定不再担任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和闭幕式的海外艺术顾问。消息传出,世人惊讶。

美国之音(VOA)报道说:"随著达尔富尔地区情况持续恶化以及暴乱持续升级,他的良心不安,不容许把精力放在奥运会的仪式上,而要把精力放在如何帮助终止达尔富尔地区民族灭绝的严重罪行。"可见斯 皮尔伯格的辞去,并非个人私利,而是基于人道主义立场,虽然他在这个时候以辞去表示抗议,未免有使奥运政治化之嫌,但他一腔热血与爱心,却是我们可以原谅 的。覧他不去琢磨近在眼前伟大的艺术作品,而去关心远在天边令人震撼的种族灭绝,这难道不是可以原谅的吗?如果我们的心智再健全一点,我们甚至可以将斯 皮尔伯格的离去,当作一次可供反省的机会。可是,我们举目所及,看到的几乎都是一边倒的不屑、愤怒、对抗以及无所谓,谁又认真的反省了一下呢?

两天后,《环球时报》立刻刊登"西方有借奥运压中国"一文,其中写道:"西方借奥运向中国施压,在中国老百姓当中立即引起了很大的反感。绝大多数中国人对西方的施压表示不解和愤怒。在他们看来,把远在万里的达尔富尔问题赖在中国头上是十分荒唐的。"已是一片刺耳的愤怒之声。至于有人发表"斯皮尔伯格掌十三亿中国人脸的后果会很严重"的叫嚣,则更是一种厉害的感情用事了。其实,愤怒和生气都是损人不利己的坏脾气。富兰克林说:"我们的批评者是我们的朋友,因为他们指出我们的缺点。"斯皮尔伯格不正是我们的朋友吗?虽然他这个朋友,现在要黯然而去了。

我想起了1942年10月19日。 那一天,延安召开有二千多人参加的鲁迅逝世六周年纪念大会,小说家萧军在会上宣读了他对"王实味问题"意见的《备忘录》,引起与会作家的不满。周扬、丁 玲、刘白羽等当场与萧军在主席台上展开论辩,萧军舌战群儒,越辩越激烈,会场上鸦雀无声,大家都要看个结果,无人退席。辩论从傍晚至深夜,大会主席吴玉章见双方僵持不下,站起来说:"萧军同志是我们共产党的好朋友,我们一定有什么方式方法不对头的地方,使得萧军同志发这么大的火!大家都应以团结为重,我们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应当检讨检讨!"萧军说:"吴老的话使我心平气和,这样吧,我先检讨,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我错,行不行?那百分之一呢,你们想一想是不是都 对呢?"丁玲紧接表态说:"这百分之一很重要!我们一点也没错,百分之百全是你的错,共产党的朋友遍天下,你这个朋友等于'九牛一毛',有没有都没有关 系!"萧军火了:"既然如此,你尽管朋友遍天下,我这'一毛'也不愿附在'牛'身上,从今后咱们就拉、蛋、倒!"萧军说完,拂袖而去。后来,萧军被视作"同情托派分子王实味"的异端,对其文学上的影响,可想而知。

这一往事,体现了当时那种不宽容的狭隘心态与环境。讲这话的丁玲,后来时去运走,遭到她所谓的共产党朋友的迫害,先是于1955年被划入"丁玲、陈企霞反党小集团",两年后又被打进"丁玲、冯雪峰右派反党集团",1958年又受到批判,下放到北大荒劳动改造;"文革"期间,又被投入监狱, 在某种意义上,真可说是种瓜得瓜、自作自受,不值得人们的同情,因为这乃是不宽容社会的因果报应。讽刺的是,在她落难时,萧军并没有落井下石,反倒为她说 了公道话。今昔对比,不知丁玲回想起"共产党的朋友遍天下,你这个朋友等于'九牛一毛',有没有都没有关系!"的伤人的话,内心是否愧怍?

如今,斯皮尔伯格要走了,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忍不住想起上面这段往事。斯皮尔伯格虽贵为一代著名导演,但"共产党的朋友遍天下",比较起来,亦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算不了什么。正如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所说"他缺席无损于奥运的本质,北京奥运比个人强多了。"的确,北京奥运并不会因一人而改变,它将一如既往的紧锣密鼓,甚至也会办得相当成功和精彩,可是"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在繁华与盛况背后,我们是否也应该反省下自己?然而,谁又能真正的反省了一下呢?

斯皮尔伯格走了。他走得好,他只是"九牛一毛",他从反面满足了中国人"天朝上国"的虚妄记忆。

斯皮尔伯格走了,奥运要来了,很好,很好。这两件事都是值得祝贺的。

二○○八年二月二十一日定稿







斯皮尔伯格的辞去,并非个人私利,而是基于人道主义立场。



2月12号,世界著名导演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发表书面声明,宣布他因不满中国政府"对待苏丹问题上的态度",决定不再担任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和闭幕式的海外艺术顾问。消息传出,世人惊讶。

美国之音(VOA)报道说:"随著达尔富尔地区情况持续恶化以及暴乱持续升级,他的良心不安,不容许把精力放在奥运会的仪式上,而要把精力放在如何帮助终止达尔富尔地区民族灭绝的严重罪行。"可见斯 皮尔伯格的辞去,并非个人私利,而是基于人道主义立场,虽然他在这个时候以辞去表示抗议,未免有使奥运政治化之嫌,但他一腔热血与爱心,却是我们可以原谅 的。覧他不去琢磨近在眼前伟大的艺术作品,而去关心远在天边令人震撼的种族灭绝,这难道不是可以原谅的吗?如果我们的心智再健全一点,我们甚至可以将斯 皮尔伯格的离去,当作一次可供反省的机会。可是,我们举目所及,看到的几乎都是一边倒的不屑、愤怒、对抗以及无所谓,谁又认真的反省了一下呢?

两天后,《环球时报》立刻刊登"西方有借奥运压中国"一文,其中写道:"西方借奥运向中国施压,在中国老百姓当中立即引起了很大的反感。绝大多数中国人对西方的施压表示不解和愤怒。在他们看来,把远在万里的达尔富尔问题赖在中国头上是十分荒唐的。"已是一片刺耳的愤怒之声。至于有人发表"斯皮尔伯格掌十三亿中国人脸的后果会很严重"的叫嚣,则更是一种厉害的感情用事了。其实,愤怒和生气都是损人不利己的坏脾气。富兰克林说:"我们的批评者是我们的朋友,因为他们指出我们的缺点。"斯皮尔伯格不正是我们的朋友吗?虽然他这个朋友,现在要黯然而去了。

我想起了1942年10月19日。 那一天,延安召开有二千多人参加的鲁迅逝世六周年纪念大会,小说家萧军在会上宣读了他对"王实味问题"意见的《备忘录》,引起与会作家的不满。周扬、丁 玲、刘白羽等当场与萧军在主席台上展开论辩,萧军舌战群儒,越辩越激烈,会场上鸦雀无声,大家都要看个结果,无人退席。辩论从傍晚至深夜,大会主席吴玉章见双方僵持不下,站起来说:"萧军同志是我们共产党的好朋友,我们一定有什么方式方法不对头的地方,使得萧军同志发这么大的火!大家都应以团结为重,我们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应当检讨检讨!"萧军说:"吴老的话使我心平气和,这样吧,我先检讨,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我错,行不行?那百分之一呢,你们想一想是不是都 对呢?"丁玲紧接表态说:"这百分之一很重要!我们一点也没错,百分之百全是你的错,共产党的朋友遍天下,你这个朋友等于'九牛一毛',有没有都没有关 系!"萧军火了:"既然如此,你尽管朋友遍天下,我这'一毛'也不愿附在'牛'身上,从今后咱们就拉、蛋、倒!"萧军说完,拂袖而去。后来,萧军被视作"同情托派分子王实味"的异端,对其文学上的影响,可想而知。

这一往事,体现了当时那种不宽容的狭隘心态与环境。讲这话的丁玲,后来时去运走,遭到她所谓的共产党朋友的迫害,先是于1955年被划入"丁玲、陈企霞反党小集团",两年后又被打进"丁玲、冯雪峰右派反党集团",1958年又受到批判,下放到北大荒劳动改造;"文革"期间,又被投入监狱, 在某种意义上,真可说是种瓜得瓜、自作自受,不值得人们的同情,因为这乃是不宽容社会的因果报应。讽刺的是,在她落难时,萧军并没有落井下石,反倒为她说 了公道话。今昔对比,不知丁玲回想起"共产党的朋友遍天下,你这个朋友等于'九牛一毛',有没有都没有关系!"的伤人的话,内心是否愧怍?

如今,斯皮尔伯格要走了,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忍不住想起上面这段往事。斯皮尔伯格虽贵为一代著名导演,但"共产党的朋友遍天下",比较起来,亦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算不了什么。正如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所说"他缺席无损于奥运的本质,北京奥运比个人强多了。"的确,北京奥运并不会因一人而改变,它将一如既往的紧锣密鼓,甚至也会办得相当成功和精彩,可是"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在繁华与盛况背后,我们是否也应该反省下自己?然而,谁又能真正的反省了一下呢?

斯皮尔伯格走了。他走得好,他只是"九牛一毛",他从反面满足了中国人"天朝上国"的虚妄记忆。

斯皮尔伯格走了,奥运要来了,很好,很好。这两件事都是值得祝贺的。

二○○八年二月二十一日定稿







斯皮尔伯格的辞去,并非个人私利,而是基于人道主义立场。



2月12号,世界著名导演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发表书面声明,宣布他因不满中国政府"对待苏丹问题上的态度",决定不再担任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和闭幕式的海外艺术顾问。消息传出,世人惊讶。

美国之音(VOA)报道说:"随著达尔富尔地区情况持续恶化以及暴乱持续升级,他的良心不安,不容许把精力放在奥运会的仪式上,而要把精力放在如何帮助终止达尔富尔地区民族灭绝的严重罪行。"可见斯 皮尔伯格的辞去,并非个人私利,而是基于人道主义立场,虽然他在这个时候以辞去表示抗议,未免有使奥运政治化之嫌,但他一腔热血与爱心,却是我们可以原谅 的。覧他不去琢磨近在眼前伟大的艺术作品,而去关心远在天边令人震撼的种族灭绝,这难道不是可以原谅的吗?如果我们的心智再健全一点,我们甚至可以将斯 皮尔伯格的离去,当作一次可供反省的机会。可是,我们举目所及,看到的几乎都是一边倒的不屑、愤怒、对抗以及无所谓,谁又认真的反省了一下呢?

两天后,《环球时报》立刻刊登"西方有借奥运压中国"一文,其中写道:"西方借奥运向中国施压,在中国老百姓当中立即引起了很大的反感。绝大多数中国人对西方的施压表示不解和愤怒。在他们看来,把远在万里的达尔富尔问题赖在中国头上是十分荒唐的。"已是一片刺耳的愤怒之声。至于有人发表"斯皮尔伯格掌十三亿中国人脸的后果会很严重"的叫嚣,则更是一种厉害的感情用事了。其实,愤怒和生气都是损人不利己的坏脾气。富兰克林说:"我们的批评者是我们的朋友,因为他们指出我们的缺点。"斯皮尔伯格不正是我们的朋友吗?虽然他这个朋友,现在要黯然而去了。

我想起了1942年10月19日。 那一天,延安召开有二千多人参加的鲁迅逝世六周年纪念大会,小说家萧军在会上宣读了他对"王实味问题"意见的《备忘录》,引起与会作家的不满。周扬、丁 玲、刘白羽等当场与萧军在主席台上展开论辩,萧军舌战群儒,越辩越激烈,会场上鸦雀无声,大家都要看个结果,无人退席。辩论从傍晚至深夜,大会主席吴玉章见双方僵持不下,站起来说:"萧军同志是我们共产党的好朋友,我们一定有什么方式方法不对头的地方,使得萧军同志发这么大的火!大家都应以团结为重,我们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应当检讨检讨!"萧军说:"吴老的话使我心平气和,这样吧,我先检讨,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我错,行不行?那百分之一呢,你们想一想是不是都 对呢?"丁玲紧接表态说:"这百分之一很重要!我们一点也没错,百分之百全是你的错,共产党的朋友遍天下,你这个朋友等于'九牛一毛',有没有都没有关 系!"萧军火了:"既然如此,你尽管朋友遍天下,我这'一毛'也不愿附在'牛'身上,从今后咱们就拉、蛋、倒!"萧军说完,拂袖而去。后来,萧军被视作"同情托派分子王实味"的异端,对其文学上的影响,可想而知。

这一往事,体现了当时那种不宽容的狭隘心态与环境。讲这话的丁玲,后来时去运走,遭到她所谓的共产党朋友的迫害,先是于1955年被划入"丁玲、陈企霞反党小集团",两年后又被打进"丁玲、冯雪峰右派反党集团",1958年又受到批判,下放到北大荒劳动改造;"文革"期间,又被投入监狱, 在某种意义上,真可说是种瓜得瓜、自作自受,不值得人们的同情,因为这乃是不宽容社会的因果报应。讽刺的是,在她落难时,萧军并没有落井下石,反倒为她说 了公道话。今昔对比,不知丁玲回想起"共产党的朋友遍天下,你这个朋友等于'九牛一毛',有没有都没有关系!"的伤人的话,内心是否愧怍?

如今,斯皮尔伯格要走了,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忍不住想起上面这段往事。斯皮尔伯格虽贵为一代著名导演,但"共产党的朋友遍天下",比较起来,亦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算不了什么。正如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所说"他缺席无损于奥运的本质,北京奥运比个人强多了。"的确,北京奥运并不会因一人而改变,它将一如既往的紧锣密鼓,甚至也会办得相当成功和精彩,可是"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在繁华与盛况背后,我们是否也应该反省下自己?然而,谁又能真正的反省了一下呢?

斯皮尔伯格走了。他走得好,他只是"九牛一毛",他从反面满足了中国人"天朝上国"的虚妄记忆。

斯皮尔伯格走了,奥运要来了,很好,很好。这两件事都是值得祝贺的。

二○○八年二月二十一日定稿







斯皮尔伯格的辞去,并非个人私利,而是基于人道主义立场。



2月12号,世界著名导演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发表书面声明,宣布他因不满中国政府"对待苏丹问题上的态度",决定不再担任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和闭幕式的海外艺术顾问。消息传出,世人惊讶。

美国之音(VOA)报道说:"随著达尔富尔地区情况持续恶化以及暴乱持续升级,他的良心不安,不容许把精力放在奥运会的仪式上,而要把精力放在如何帮助终止达尔富尔地区民族灭绝的严重罪行。"可见斯 皮尔伯格的辞去,并非个人私利,而是基于人道主义立场,虽然他在这个时候以辞去表示抗议,未免有使奥运政治化之嫌,但他一腔热血与爱心,却是我们可以原谅 的。覧他不去琢磨近在眼前伟大的艺术作品,而去关心远在天边令人震撼的种族灭绝,这难道不是可以原谅的吗?如果我们的心智再健全一点,我们甚至可以将斯 皮尔伯格的离去,当作一次可供反省的机会。可是,我们举目所及,看到的几乎都是一边倒的不屑、愤怒、对抗以及无所谓,谁又认真的反省了一下呢?

两天后,《环球时报》立刻刊登"西方有借奥运压中国"一文,其中写道:"西方借奥运向中国施压,在中国老百姓当中立即引起了很大的反感。绝大多数中国人对西方的施压表示不解和愤怒。在他们看来,把远在万里的达尔富尔问题赖在中国头上是十分荒唐的。"已是一片刺耳的愤怒之声。至于有人发表"斯皮尔伯格掌十三亿中国人脸的后果会很严重"的叫嚣,则更是一种厉害的感情用事了。其实,愤怒和生气都是损人不利己的坏脾气。富兰克林说:"我们的批评者是我们的朋友,因为他们指出我们的缺点。"斯皮尔伯格不正是我们的朋友吗?虽然他这个朋友,现在要黯然而去了。

我想起了1942年10月19日。 那一天,延安召开有二千多人参加的鲁迅逝世六周年纪念大会,小说家萧军在会上宣读了他对"王实味问题"意见的《备忘录》,引起与会作家的不满。周扬、丁 玲、刘白羽等当场与萧军在主席台上展开论辩,萧军舌战群儒,越辩越激烈,会场上鸦雀无声,大家都要看个结果,无人退席。辩论从傍晚至深夜,大会主席吴玉章见双方僵持不下,站起来说:"萧军同志是我们共产党的好朋友,我们一定有什么方式方法不对头的地方,使得萧军同志发这么大的火!大家都应以团结为重,我们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应当检讨检讨!"萧军说:"吴老的话使我心平气和,这样吧,我先检讨,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我错,行不行?那百分之一呢,你们想一想是不是都 对呢?"丁玲紧接表态说:"这百分之一很重要!我们一点也没错,百分之百全是你的错,共产党的朋友遍天下,你这个朋友等于'九牛一毛',有没有都没有关 系!"萧军火了:"既然如此,你尽管朋友遍天下,我这'一毛'也不愿附在'牛'身上,从今后咱们就拉、蛋、倒!"萧军说完,拂袖而去。后来,萧军被视作"同情托派分子王实味"的异端,对其文学上的影响,可想而知。

这一往事,体现了当时那种不宽容的狭隘心态与环境。讲这话的丁玲,后来时去运走,遭到她所谓的共产党朋友的迫害,先是于1955年被划入"丁玲、陈企霞反党小集团",两年后又被打进"丁玲、冯雪峰右派反党集团",1958年又受到批判,下放到北大荒劳动改造;"文革"期间,又被投入监狱, 在某种意义上,真可说是种瓜得瓜、自作自受,不值得人们的同情,因为这乃是不宽容社会的因果报应。讽刺的是,在她落难时,萧军并没有落井下石,反倒为她说 了公道话。今昔对比,不知丁玲回想起"共产党的朋友遍天下,你这个朋友等于'九牛一毛',有没有都没有关系!"的伤人的话,内心是否愧怍?

如今,斯皮尔伯格要走了,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忍不住想起上面这段往事。斯皮尔伯格虽贵为一代著名导演,但"共产党的朋友遍天下",比较起来,亦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算不了什么。正如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所说"他缺席无损于奥运的本质,北京奥运比个人强多了。"的确,北京奥运并不会因一人而改变,它将一如既往的紧锣密鼓,甚至也会办得相当成功和精彩,可是"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在繁华与盛况背后,我们是否也应该反省下自己?然而,谁又能真正的反省了一下呢?

斯皮尔伯格走了。他走得好,他只是"九牛一毛",他从反面满足了中国人"天朝上国"的虚妄记忆。

斯皮尔伯格走了,奥运要来了,很好,很好。这两件事都是值得祝贺的。

二○○八年二月二十一日定稿







斯皮尔伯格的辞去,并非个人私利,而是基于人道主义立场。



2月12号,世界著名导演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发表书面声明,宣布他因不满中国政府"对待苏丹问题上的态度",决定不再担任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和闭幕式的海外艺术顾问。消息传出,世人惊讶。

美国之音(VOA)报道说:"随著达尔富尔地区情况持续恶化以及暴乱持续升级,他的良心不安,不容许把精力放在奥运会的仪式上,而要把精力放在如何帮助终止达尔富尔地区民族灭绝的严重罪行。"可见斯 皮尔伯格的辞去,并非个人私利,而是基于人道主义立场,虽然他在这个时候以辞去表示抗议,未免有使奥运政治化之嫌,但他一腔热血与爱心,却是我们可以原谅 的。覧他不去琢磨近在眼前伟大的艺术作品,而去关心远在天边令人震撼的种族灭绝,这难道不是可以原谅的吗?如果我们的心智再健全一点,我们甚至可以将斯 皮尔伯格的离去,当作一次可供反省的机会。可是,我们举目所及,看到的几乎都是一边倒的不屑、愤怒、对抗以及无所谓,谁又认真的反省了一下呢?

两天后,《环球时报》立刻刊登"西方有借奥运压中国"一文,其中写道:"西方借奥运向中国施压,在中国老百姓当中立即引起了很大的反感。绝大多数中国人对西方的施压表示不解和愤怒。在他们看来,把远在万里的达尔富尔问题赖在中国头上是十分荒唐的。"已是一片刺耳的愤怒之声。至于有人发表"斯皮尔伯格掌十三亿中国人脸的后果会很严重"的叫嚣,则更是一种厉害的感情用事了。其实,愤怒和生气都是损人不利己的坏脾气。富兰克林说:"我们的批评者是我们的朋友,因为他们指出我们的缺点。"斯皮尔伯格不正是我们的朋友吗?虽然他这个朋友,现在要黯然而去了。

我想起了1942年10月19日。 那一天,延安召开有二千多人参加的鲁迅逝世六周年纪念大会,小说家萧军在会上宣读了他对"王实味问题"意见的《备忘录》,引起与会作家的不满。周扬、丁 玲、刘白羽等当场与萧军在主席台上展开论辩,萧军舌战群儒,越辩越激烈,会场上鸦雀无声,大家都要看个结果,无人退席。辩论从傍晚至深夜,大会主席吴玉章见双方僵持不下,站起来说:"萧军同志是我们共产党的好朋友,我们一定有什么方式方法不对头的地方,使得萧军同志发这么大的火!大家都应以团结为重,我们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应当检讨检讨!"萧军说:"吴老的话使我心平气和,这样吧,我先检讨,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我错,行不行?那百分之一呢,你们想一想是不是都 对呢?"丁玲紧接表态说:"这百分之一很重要!我们一点也没错,百分之百全是你的错,共产党的朋友遍天下,你这个朋友等于'九牛一毛',有没有都没有关 系!"萧军火了:"既然如此,你尽管朋友遍天下,我这'一毛'也不愿附在'牛'身上,从今后咱们就拉、蛋、倒!"萧军说完,拂袖而去。后来,萧军被视作"同情托派分子王实味"的异端,对其文学上的影响,可想而知。

这一往事,体现了当时那种不宽容的狭隘心态与环境。讲这话的丁玲,后来时去运走,遭到她所谓的共产党朋友的迫害,先是于1955年被划入"丁玲、陈企霞反党小集团",两年后又被打进"丁玲、冯雪峰右派反党集团",1958年又受到批判,下放到北大荒劳动改造;"文革"期间,又被投入监狱, 在某种意义上,真可说是种瓜得瓜、自作自受,不值得人们的同情,因为这乃是不宽容社会的因果报应。讽刺的是,在她落难时,萧军并没有落井下石,反倒为她说 了公道话。今昔对比,不知丁玲回想起"共产党的朋友遍天下,你这个朋友等于'九牛一毛',有没有都没有关系!"的伤人的话,内心是否愧怍?

如今,斯皮尔伯格要走了,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忍不住想起上面这段往事。斯皮尔伯格虽贵为一代著名导演,但"共产党的朋友遍天下",比较起来,亦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算不了什么。正如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所说"他缺席无损于奥运的本质,北京奥运比个人强多了。"的确,北京奥运并不会因一人而改变,它将一如既往的紧锣密鼓,甚至也会办得相当成功和精彩,可是"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在繁华与盛况背后,我们是否也应该反省下自己?然而,谁又能真正的反省了一下呢?

斯皮尔伯格走了。他走得好,他只是"九牛一毛",他从反面满足了中国人"天朝上国"的虚妄记忆。

斯皮尔伯格走了,奥运要来了,很好,很好。这两件事都是值得祝贺的。

二○○八年二月二十一日定稿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