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大部制华而不实,行政改革乏善可陈
杨光 (北京)



若冲不出特权利益的围困,打不开一党专制的死结,行政改革是断然行不通的:要么原地踏步,要么适得其反





1980年以来,周期性的政府机构改革与改宪法、改党章一样,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例行公事。无酒不成席,每届政府都要搞机构改革,每个总理都要搞一到两次。屈指数来,如今已排到了第六次。而且,每次的机构改革也都大同小异,无非是合了又分、分了再合,减了又增、增了再减,机构更名、科室过户,机关易址、权力搬家。看起来是改了,其实跟不改差不多:明里分家、暗中合流,明里合并、暗中内讧,东边拆庙、西边建寺,前院减和尚、后院增方丈。有时候真比不改还要糟糕:人员越减越多,开支越削越大,名称越改越怪,程序越改越繁。

这样的改革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六,周而复始,循环往复,老百姓对它已经失去了兴趣。官方自说自话,民众视若无睹、听若罔闻。当然,若真想去关心,也还轮不上咱老百姓此乃党国的家务事,人民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中共十七大用语)一时还没法落实。这种名为机构改革的官场内务,只有那些大权在手、大官在身的人才会认真对待免不了又要上串下联、公关应酬一番。不过,它对官场的触动其实也非常有限。因为同一出剧目重复上演,官员们早已见多不怪、见惯不惊。一来二去,也就熟能生巧,应付自如。染上了机构改革疲劳症,就连官员们也不太把这改革当回事了。都惨淡到了这个份上,这缺油少盐、清汤寡水的机构改革,又还有什么意思呢?

为什么每届政府都是一朝权到手、便把令来行,如此这般地热衷于这费力不讨好的机构改革呢?台面上的理由倒是有一大堆,诸如机构臃肿、人浮于事,职能交叉、政出多门,权责不清、分工不明,等等等等。当然,这些理由绝非虚言,全部属实。温家宝总理说,行政机构一马挡道,万马都不能行。于是乎,机构改革非改不可,不改不行。然而,光凭机构改革能解决问题吗?连白痴也都知道,有什么样的统治方式,就有什么样的行政机构,行政机构是表,政治制度才是里。机构之病,病根乃在机构之外、机构之上。这么简单的道理,胡温当局又岂能不知。那么,机构改革是否还有些台面之下的硬道理?

硬道理当然也是有的:条条越来越不听话,块块越来越不服气,不时归置一下,调整调整,上调下派,内引外联,有利于维护中央权威,减少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尴尬,此其一;亲信要提拔,太子要照顾,派系要平衡,利益要均沾,让油水大的派系让出几个肥缺,让实权少的衙门分得一些实惠,这有利于党和国家的长治久安,此其二。这两条,大概才是机构改革必须周期性进行的根本原因吧。




本次国务院机构改革号称大部制,又美其名曰行政管理体制改革。事前,御用学者和官方媒体好一阵爆炒:有人说这是大手笔、大动作,真刀真枪,大刀阔斧;有人说这次要搞三权分立、构建服务型政府(此三权分立非指立法、行政、司法之分权制衡,而是中共独创的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之行政三分);甚至还有人说,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是胡温第二个任期的开山板斧,将为政治体制改革杀出一条血路来。一时间众说纷纭、沸沸扬扬、好不热闹,颇有些官心惶惶、士心愕愕之意。

说得轻巧,哪有这回事!人大会上,对人民群众保密已久的大部制终于亮相,立刻让人大跌眼镜。好家伙,辛辛苦苦折腾大半年,大话说了那么久,牛皮吹得那么大,不过减少了一个部而已。最该合并的没有合,如铁道部,还有三监会(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照样小部依旧;最该削权的没有削,如发改委,还有公安部,依然权滥无边;应该设立的也没有设,如能源部,依然多头管理、逍遥自肥。从这个不三不四的大部制中,眼力再好的人也看不出何处体现了精简和高效,何处有科学发展观,何处又能转变政府职能和三权分立,更看不出一丝一毫政治体制改革的踪影。横竖不过是官僚特权、既得利益自己跟自己过家家,一笔争权夺利的小小买卖罢了。

若论改革力度,这大部制比以往五次惨遭失败的机构改革还要大大不如。于是,期待者难免大失所望,旁观者也不禁哑然失笑。难道这就叫行政管理体制改革?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大部制?可真是贻笑大方,真是丢死人、羞死人了!如此看来,中国的机构改革也真是无戏可唱、无路可走了。




铁道部是这次大部制的钉子户。真是怪哉,大刀阔斧的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居然拆迁不了一个小小的铁道部。这说明铁老大还真是名副其实,一个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胡温当局的中央权威,怕是拿它无可奈何了。这位铁老大,一向小而全:公检法大包大揽,自己立法自己执行,又当裁判又当球员,用纳税人的资本谋本部门私利,掏全国人民的腰包肥既得利益。既不识大体,还蛮不讲理,它早就该改革一百次、下课一千遍了。拿今年的雪灾来说,有天灾有人祸,而人祸当中,铁道和电力占了一大半。按理说,谁不改它也得改,留着铁道部这种体制怪物,别说是大交通无计可通,只怕市场经济、科学发展、和谐社会,通通都得绕道而行。独立王国都不敢改革,这行政改革还有天理吗?

钉子户又岂止铁道部一个。凡是那些背景特殊、高度垄断、油水很厚、利益很大的领域,如石油、电力、电信,如银监、证监、保监,如土地、城建、财税,其权力与职能也都原封未动(建设部倒是改了一个又臭又长的新名字,曰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其顽固不化的行政管理体制更是岿然不动。为什么它们就改不得?为什么它们就改不动?答案大概也简单,不是因为它们很高效、很法治、很科学发展,而是因为它们很腐败、很专权、很特殊,它们那里太子成群、派系很深,腐败分子就喜欢那套旧体制、旧机构,就喜欢照过去方针办。一潭死水浑不见底,特权人物浸淫已久,官场姻缘盘根错节,既得利益根深蒂固,老虎屁股摸它不得。

这些年中央权威不济,又碰上了这么多小而全、小而特、小而肥、小而腐的钉子户作梗,欲将小部合成大部,岂非比登天还难?无怪乎这风风火火的大部制如此华而不实,如此雷大雨小了。




当然,即使此次大部制不遇阻挠、圆满完成,这一党专制之下的大部制也不见得就是什么好东西,更不见得就能顺畅地运转下去。不错,行政管理比较先进的西方国家都是大部制:条条不多,阁员很少。这种大部制,更准确的称呼,应该叫少部制或小内阁。然而,且须谨记,大部制是果不是因。有什么样的政治制度,才有什么样的行政机构。

西方国家之所以要搞大部制、之所以能搞大部制,是因为人家有宪政民主:中央政府的权力有限,行政机构的职责分明,该管的事情必须管好、管到位,不该管的事情连边也不能沾、管了就是违宪。而我们中国的政府机构就大不一样了,它管得那么宽那么广:要替人大立法规(所谓部门立法),要帮地方审项目,要给企业定政策,它又管得那么细那么密:连学生唱什么京戏、网民发什么贴子、农民卖不卖宅基地它全都要管,而且还管得理直气壮、管得彻头彻尾。行政事务如此繁杂,行政权力如此泛滥,更厉害的是,它只有权力、没有责任,管好了有功、管不好无过,这样的政府,只有区区几个大部肯定是不够用的,也肯定是运转不起来的。

以此而论,除非中国政府改换门庭,成为一个轻装上阵的有限政府:痛痛快快地把属于人大的还给人大、属于地方的还给地方、属于企业的还给企业、属于公民的还给公民,否则,它注定搞不了真正的大部制。即使搞了,也必定是假的在所谓大部制的背后,它少不了还得设立一大堆不叫部的部(就象前五次的机构精简那样),比如什么直属机构、办事机构、议事机构、政策机构、审批机构、调控机构、执法机构之类。要不然,它那些零零碎碎、具体而微的广泛权力,岂不就要落了空?




归根结底,现行行政管理体制之弊,绝非部门之分合、权力之迁转、职能之划拨可以解决。大部也罢,小部也罢,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若冲不出特权利益的围困,打不开一党专制的死结,行政改革是断然行不通的:要么原地踏步,要么适得其反,至多不过聊胜于无。谓予不信,本次大部制改革所遭遇的政治尴尬就是明证。







若冲不出特权利益的围困,打不开一党专制的死结,行政改革是断然行不通的:要么原地踏步,要么适得其反





1980年以来,周期性的政府机构改革与改宪法、改党章一样,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例行公事。无酒不成席,每届政府都要搞机构改革,每个总理都要搞一到两次。屈指数来,如今已排到了第六次。而且,每次的机构改革也都大同小异,无非是合了又分、分了再合,减了又增、增了再减,机构更名、科室过户,机关易址、权力搬家。看起来是改了,其实跟不改差不多:明里分家、暗中合流,明里合并、暗中内讧,东边拆庙、西边建寺,前院减和尚、后院增方丈。有时候真比不改还要糟糕:人员越减越多,开支越削越大,名称越改越怪,程序越改越繁。

这样的改革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六,周而复始,循环往复,老百姓对它已经失去了兴趣。官方自说自话,民众视若无睹、听若罔闻。当然,若真想去关心,也还轮不上咱老百姓此乃党国的家务事,人民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中共十七大用语)一时还没法落实。这种名为机构改革的官场内务,只有那些大权在手、大官在身的人才会认真对待免不了又要上串下联、公关应酬一番。不过,它对官场的触动其实也非常有限。因为同一出剧目重复上演,官员们早已见多不怪、见惯不惊。一来二去,也就熟能生巧,应付自如。染上了机构改革疲劳症,就连官员们也不太把这改革当回事了。都惨淡到了这个份上,这缺油少盐、清汤寡水的机构改革,又还有什么意思呢?

为什么每届政府都是一朝权到手、便把令来行,如此这般地热衷于这费力不讨好的机构改革呢?台面上的理由倒是有一大堆,诸如机构臃肿、人浮于事,职能交叉、政出多门,权责不清、分工不明,等等等等。当然,这些理由绝非虚言,全部属实。温家宝总理说,行政机构一马挡道,万马都不能行。于是乎,机构改革非改不可,不改不行。然而,光凭机构改革能解决问题吗?连白痴也都知道,有什么样的统治方式,就有什么样的行政机构,行政机构是表,政治制度才是里。机构之病,病根乃在机构之外、机构之上。这么简单的道理,胡温当局又岂能不知。那么,机构改革是否还有些台面之下的硬道理?

硬道理当然也是有的:条条越来越不听话,块块越来越不服气,不时归置一下,调整调整,上调下派,内引外联,有利于维护中央权威,减少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尴尬,此其一;亲信要提拔,太子要照顾,派系要平衡,利益要均沾,让油水大的派系让出几个肥缺,让实权少的衙门分得一些实惠,这有利于党和国家的长治久安,此其二。这两条,大概才是机构改革必须周期性进行的根本原因吧。




本次国务院机构改革号称大部制,又美其名曰行政管理体制改革。事前,御用学者和官方媒体好一阵爆炒:有人说这是大手笔、大动作,真刀真枪,大刀阔斧;有人说这次要搞三权分立、构建服务型政府(此三权分立非指立法、行政、司法之分权制衡,而是中共独创的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之行政三分);甚至还有人说,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是胡温第二个任期的开山板斧,将为政治体制改革杀出一条血路来。一时间众说纷纭、沸沸扬扬、好不热闹,颇有些官心惶惶、士心愕愕之意。

说得轻巧,哪有这回事!人大会上,对人民群众保密已久的大部制终于亮相,立刻让人大跌眼镜。好家伙,辛辛苦苦折腾大半年,大话说了那么久,牛皮吹得那么大,不过减少了一个部而已。最该合并的没有合,如铁道部,还有三监会(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照样小部依旧;最该削权的没有削,如发改委,还有公安部,依然权滥无边;应该设立的也没有设,如能源部,依然多头管理、逍遥自肥。从这个不三不四的大部制中,眼力再好的人也看不出何处体现了精简和高效,何处有科学发展观,何处又能转变政府职能和三权分立,更看不出一丝一毫政治体制改革的踪影。横竖不过是官僚特权、既得利益自己跟自己过家家,一笔争权夺利的小小买卖罢了。

若论改革力度,这大部制比以往五次惨遭失败的机构改革还要大大不如。于是,期待者难免大失所望,旁观者也不禁哑然失笑。难道这就叫行政管理体制改革?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大部制?可真是贻笑大方,真是丢死人、羞死人了!如此看来,中国的机构改革也真是无戏可唱、无路可走了。




铁道部是这次大部制的钉子户。真是怪哉,大刀阔斧的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居然拆迁不了一个小小的铁道部。这说明铁老大还真是名副其实,一个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胡温当局的中央权威,怕是拿它无可奈何了。这位铁老大,一向小而全:公检法大包大揽,自己立法自己执行,又当裁判又当球员,用纳税人的资本谋本部门私利,掏全国人民的腰包肥既得利益。既不识大体,还蛮不讲理,它早就该改革一百次、下课一千遍了。拿今年的雪灾来说,有天灾有人祸,而人祸当中,铁道和电力占了一大半。按理说,谁不改它也得改,留着铁道部这种体制怪物,别说是大交通无计可通,只怕市场经济、科学发展、和谐社会,通通都得绕道而行。独立王国都不敢改革,这行政改革还有天理吗?

钉子户又岂止铁道部一个。凡是那些背景特殊、高度垄断、油水很厚、利益很大的领域,如石油、电力、电信,如银监、证监、保监,如土地、城建、财税,其权力与职能也都原封未动(建设部倒是改了一个又臭又长的新名字,曰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其顽固不化的行政管理体制更是岿然不动。为什么它们就改不得?为什么它们就改不动?答案大概也简单,不是因为它们很高效、很法治、很科学发展,而是因为它们很腐败、很专权、很特殊,它们那里太子成群、派系很深,腐败分子就喜欢那套旧体制、旧机构,就喜欢照过去方针办。一潭死水浑不见底,特权人物浸淫已久,官场姻缘盘根错节,既得利益根深蒂固,老虎屁股摸它不得。

这些年中央权威不济,又碰上了这么多小而全、小而特、小而肥、小而腐的钉子户作梗,欲将小部合成大部,岂非比登天还难?无怪乎这风风火火的大部制如此华而不实,如此雷大雨小了。




当然,即使此次大部制不遇阻挠、圆满完成,这一党专制之下的大部制也不见得就是什么好东西,更不见得就能顺畅地运转下去。不错,行政管理比较先进的西方国家都是大部制:条条不多,阁员很少。这种大部制,更准确的称呼,应该叫少部制或小内阁。然而,且须谨记,大部制是果不是因。有什么样的政治制度,才有什么样的行政机构。

西方国家之所以要搞大部制、之所以能搞大部制,是因为人家有宪政民主:中央政府的权力有限,行政机构的职责分明,该管的事情必须管好、管到位,不该管的事情连边也不能沾、管了就是违宪。而我们中国的政府机构就大不一样了,它管得那么宽那么广:要替人大立法规(所谓部门立法),要帮地方审项目,要给企业定政策,它又管得那么细那么密:连学生唱什么京戏、网民发什么贴子、农民卖不卖宅基地它全都要管,而且还管得理直气壮、管得彻头彻尾。行政事务如此繁杂,行政权力如此泛滥,更厉害的是,它只有权力、没有责任,管好了有功、管不好无过,这样的政府,只有区区几个大部肯定是不够用的,也肯定是运转不起来的。

以此而论,除非中国政府改换门庭,成为一个轻装上阵的有限政府:痛痛快快地把属于人大的还给人大、属于地方的还给地方、属于企业的还给企业、属于公民的还给公民,否则,它注定搞不了真正的大部制。即使搞了,也必定是假的在所谓大部制的背后,它少不了还得设立一大堆不叫部的部(就象前五次的机构精简那样),比如什么直属机构、办事机构、议事机构、政策机构、审批机构、调控机构、执法机构之类。要不然,它那些零零碎碎、具体而微的广泛权力,岂不就要落了空?




归根结底,现行行政管理体制之弊,绝非部门之分合、权力之迁转、职能之划拨可以解决。大部也罢,小部也罢,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若冲不出特权利益的围困,打不开一党专制的死结,行政改革是断然行不通的:要么原地踏步,要么适得其反,至多不过聊胜于无。谓予不信,本次大部制改革所遭遇的政治尴尬就是明证。







若冲不出特权利益的围困,打不开一党专制的死结,行政改革是断然行不通的:要么原地踏步,要么适得其反





1980年以来,周期性的政府机构改革与改宪法、改党章一样,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例行公事。无酒不成席,每届政府都要搞机构改革,每个总理都要搞一到两次。屈指数来,如今已排到了第六次。而且,每次的机构改革也都大同小异,无非是合了又分、分了再合,减了又增、增了再减,机构更名、科室过户,机关易址、权力搬家。看起来是改了,其实跟不改差不多:明里分家、暗中合流,明里合并、暗中内讧,东边拆庙、西边建寺,前院减和尚、后院增方丈。有时候真比不改还要糟糕:人员越减越多,开支越削越大,名称越改越怪,程序越改越繁。

这样的改革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六,周而复始,循环往复,老百姓对它已经失去了兴趣。官方自说自话,民众视若无睹、听若罔闻。当然,若真想去关心,也还轮不上咱老百姓此乃党国的家务事,人民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中共十七大用语)一时还没法落实。这种名为机构改革的官场内务,只有那些大权在手、大官在身的人才会认真对待免不了又要上串下联、公关应酬一番。不过,它对官场的触动其实也非常有限。因为同一出剧目重复上演,官员们早已见多不怪、见惯不惊。一来二去,也就熟能生巧,应付自如。染上了机构改革疲劳症,就连官员们也不太把这改革当回事了。都惨淡到了这个份上,这缺油少盐、清汤寡水的机构改革,又还有什么意思呢?

为什么每届政府都是一朝权到手、便把令来行,如此这般地热衷于这费力不讨好的机构改革呢?台面上的理由倒是有一大堆,诸如机构臃肿、人浮于事,职能交叉、政出多门,权责不清、分工不明,等等等等。当然,这些理由绝非虚言,全部属实。温家宝总理说,行政机构一马挡道,万马都不能行。于是乎,机构改革非改不可,不改不行。然而,光凭机构改革能解决问题吗?连白痴也都知道,有什么样的统治方式,就有什么样的行政机构,行政机构是表,政治制度才是里。机构之病,病根乃在机构之外、机构之上。这么简单的道理,胡温当局又岂能不知。那么,机构改革是否还有些台面之下的硬道理?

硬道理当然也是有的:条条越来越不听话,块块越来越不服气,不时归置一下,调整调整,上调下派,内引外联,有利于维护中央权威,减少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尴尬,此其一;亲信要提拔,太子要照顾,派系要平衡,利益要均沾,让油水大的派系让出几个肥缺,让实权少的衙门分得一些实惠,这有利于党和国家的长治久安,此其二。这两条,大概才是机构改革必须周期性进行的根本原因吧。




本次国务院机构改革号称大部制,又美其名曰行政管理体制改革。事前,御用学者和官方媒体好一阵爆炒:有人说这是大手笔、大动作,真刀真枪,大刀阔斧;有人说这次要搞三权分立、构建服务型政府(此三权分立非指立法、行政、司法之分权制衡,而是中共独创的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之行政三分);甚至还有人说,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是胡温第二个任期的开山板斧,将为政治体制改革杀出一条血路来。一时间众说纷纭、沸沸扬扬、好不热闹,颇有些官心惶惶、士心愕愕之意。

说得轻巧,哪有这回事!人大会上,对人民群众保密已久的大部制终于亮相,立刻让人大跌眼镜。好家伙,辛辛苦苦折腾大半年,大话说了那么久,牛皮吹得那么大,不过减少了一个部而已。最该合并的没有合,如铁道部,还有三监会(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照样小部依旧;最该削权的没有削,如发改委,还有公安部,依然权滥无边;应该设立的也没有设,如能源部,依然多头管理、逍遥自肥。从这个不三不四的大部制中,眼力再好的人也看不出何处体现了精简和高效,何处有科学发展观,何处又能转变政府职能和三权分立,更看不出一丝一毫政治体制改革的踪影。横竖不过是官僚特权、既得利益自己跟自己过家家,一笔争权夺利的小小买卖罢了。

若论改革力度,这大部制比以往五次惨遭失败的机构改革还要大大不如。于是,期待者难免大失所望,旁观者也不禁哑然失笑。难道这就叫行政管理体制改革?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大部制?可真是贻笑大方,真是丢死人、羞死人了!如此看来,中国的机构改革也真是无戏可唱、无路可走了。




铁道部是这次大部制的钉子户。真是怪哉,大刀阔斧的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居然拆迁不了一个小小的铁道部。这说明铁老大还真是名副其实,一个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胡温当局的中央权威,怕是拿它无可奈何了。这位铁老大,一向小而全:公检法大包大揽,自己立法自己执行,又当裁判又当球员,用纳税人的资本谋本部门私利,掏全国人民的腰包肥既得利益。既不识大体,还蛮不讲理,它早就该改革一百次、下课一千遍了。拿今年的雪灾来说,有天灾有人祸,而人祸当中,铁道和电力占了一大半。按理说,谁不改它也得改,留着铁道部这种体制怪物,别说是大交通无计可通,只怕市场经济、科学发展、和谐社会,通通都得绕道而行。独立王国都不敢改革,这行政改革还有天理吗?

钉子户又岂止铁道部一个。凡是那些背景特殊、高度垄断、油水很厚、利益很大的领域,如石油、电力、电信,如银监、证监、保监,如土地、城建、财税,其权力与职能也都原封未动(建设部倒是改了一个又臭又长的新名字,曰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其顽固不化的行政管理体制更是岿然不动。为什么它们就改不得?为什么它们就改不动?答案大概也简单,不是因为它们很高效、很法治、很科学发展,而是因为它们很腐败、很专权、很特殊,它们那里太子成群、派系很深,腐败分子就喜欢那套旧体制、旧机构,就喜欢照过去方针办。一潭死水浑不见底,特权人物浸淫已久,官场姻缘盘根错节,既得利益根深蒂固,老虎屁股摸它不得。

这些年中央权威不济,又碰上了这么多小而全、小而特、小而肥、小而腐的钉子户作梗,欲将小部合成大部,岂非比登天还难?无怪乎这风风火火的大部制如此华而不实,如此雷大雨小了。




当然,即使此次大部制不遇阻挠、圆满完成,这一党专制之下的大部制也不见得就是什么好东西,更不见得就能顺畅地运转下去。不错,行政管理比较先进的西方国家都是大部制:条条不多,阁员很少。这种大部制,更准确的称呼,应该叫少部制或小内阁。然而,且须谨记,大部制是果不是因。有什么样的政治制度,才有什么样的行政机构。

西方国家之所以要搞大部制、之所以能搞大部制,是因为人家有宪政民主:中央政府的权力有限,行政机构的职责分明,该管的事情必须管好、管到位,不该管的事情连边也不能沾、管了就是违宪。而我们中国的政府机构就大不一样了,它管得那么宽那么广:要替人大立法规(所谓部门立法),要帮地方审项目,要给企业定政策,它又管得那么细那么密:连学生唱什么京戏、网民发什么贴子、农民卖不卖宅基地它全都要管,而且还管得理直气壮、管得彻头彻尾。行政事务如此繁杂,行政权力如此泛滥,更厉害的是,它只有权力、没有责任,管好了有功、管不好无过,这样的政府,只有区区几个大部肯定是不够用的,也肯定是运转不起来的。

以此而论,除非中国政府改换门庭,成为一个轻装上阵的有限政府:痛痛快快地把属于人大的还给人大、属于地方的还给地方、属于企业的还给企业、属于公民的还给公民,否则,它注定搞不了真正的大部制。即使搞了,也必定是假的在所谓大部制的背后,它少不了还得设立一大堆不叫部的部(就象前五次的机构精简那样),比如什么直属机构、办事机构、议事机构、政策机构、审批机构、调控机构、执法机构之类。要不然,它那些零零碎碎、具体而微的广泛权力,岂不就要落了空?




归根结底,现行行政管理体制之弊,绝非部门之分合、权力之迁转、职能之划拨可以解决。大部也罢,小部也罢,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若冲不出特权利益的围困,打不开一党专制的死结,行政改革是断然行不通的:要么原地踏步,要么适得其反,至多不过聊胜于无。谓予不信,本次大部制改革所遭遇的政治尴尬就是明证。







若冲不出特权利益的围困,打不开一党专制的死结,行政改革是断然行不通的:要么原地踏步,要么适得其反





1980年以来,周期性的政府机构改革与改宪法、改党章一样,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例行公事。无酒不成席,每届政府都要搞机构改革,每个总理都要搞一到两次。屈指数来,如今已排到了第六次。而且,每次的机构改革也都大同小异,无非是合了又分、分了再合,减了又增、增了再减,机构更名、科室过户,机关易址、权力搬家。看起来是改了,其实跟不改差不多:明里分家、暗中合流,明里合并、暗中内讧,东边拆庙、西边建寺,前院减和尚、后院增方丈。有时候真比不改还要糟糕:人员越减越多,开支越削越大,名称越改越怪,程序越改越繁。

这样的改革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六,周而复始,循环往复,老百姓对它已经失去了兴趣。官方自说自话,民众视若无睹、听若罔闻。当然,若真想去关心,也还轮不上咱老百姓此乃党国的家务事,人民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中共十七大用语)一时还没法落实。这种名为机构改革的官场内务,只有那些大权在手、大官在身的人才会认真对待免不了又要上串下联、公关应酬一番。不过,它对官场的触动其实也非常有限。因为同一出剧目重复上演,官员们早已见多不怪、见惯不惊。一来二去,也就熟能生巧,应付自如。染上了机构改革疲劳症,就连官员们也不太把这改革当回事了。都惨淡到了这个份上,这缺油少盐、清汤寡水的机构改革,又还有什么意思呢?

为什么每届政府都是一朝权到手、便把令来行,如此这般地热衷于这费力不讨好的机构改革呢?台面上的理由倒是有一大堆,诸如机构臃肿、人浮于事,职能交叉、政出多门,权责不清、分工不明,等等等等。当然,这些理由绝非虚言,全部属实。温家宝总理说,行政机构一马挡道,万马都不能行。于是乎,机构改革非改不可,不改不行。然而,光凭机构改革能解决问题吗?连白痴也都知道,有什么样的统治方式,就有什么样的行政机构,行政机构是表,政治制度才是里。机构之病,病根乃在机构之外、机构之上。这么简单的道理,胡温当局又岂能不知。那么,机构改革是否还有些台面之下的硬道理?

硬道理当然也是有的:条条越来越不听话,块块越来越不服气,不时归置一下,调整调整,上调下派,内引外联,有利于维护中央权威,减少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尴尬,此其一;亲信要提拔,太子要照顾,派系要平衡,利益要均沾,让油水大的派系让出几个肥缺,让实权少的衙门分得一些实惠,这有利于党和国家的长治久安,此其二。这两条,大概才是机构改革必须周期性进行的根本原因吧。




本次国务院机构改革号称大部制,又美其名曰行政管理体制改革。事前,御用学者和官方媒体好一阵爆炒:有人说这是大手笔、大动作,真刀真枪,大刀阔斧;有人说这次要搞三权分立、构建服务型政府(此三权分立非指立法、行政、司法之分权制衡,而是中共独创的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之行政三分);甚至还有人说,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是胡温第二个任期的开山板斧,将为政治体制改革杀出一条血路来。一时间众说纷纭、沸沸扬扬、好不热闹,颇有些官心惶惶、士心愕愕之意。

说得轻巧,哪有这回事!人大会上,对人民群众保密已久的大部制终于亮相,立刻让人大跌眼镜。好家伙,辛辛苦苦折腾大半年,大话说了那么久,牛皮吹得那么大,不过减少了一个部而已。最该合并的没有合,如铁道部,还有三监会(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照样小部依旧;最该削权的没有削,如发改委,还有公安部,依然权滥无边;应该设立的也没有设,如能源部,依然多头管理、逍遥自肥。从这个不三不四的大部制中,眼力再好的人也看不出何处体现了精简和高效,何处有科学发展观,何处又能转变政府职能和三权分立,更看不出一丝一毫政治体制改革的踪影。横竖不过是官僚特权、既得利益自己跟自己过家家,一笔争权夺利的小小买卖罢了。

若论改革力度,这大部制比以往五次惨遭失败的机构改革还要大大不如。于是,期待者难免大失所望,旁观者也不禁哑然失笑。难道这就叫行政管理体制改革?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大部制?可真是贻笑大方,真是丢死人、羞死人了!如此看来,中国的机构改革也真是无戏可唱、无路可走了。




铁道部是这次大部制的钉子户。真是怪哉,大刀阔斧的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居然拆迁不了一个小小的铁道部。这说明铁老大还真是名副其实,一个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胡温当局的中央权威,怕是拿它无可奈何了。这位铁老大,一向小而全:公检法大包大揽,自己立法自己执行,又当裁判又当球员,用纳税人的资本谋本部门私利,掏全国人民的腰包肥既得利益。既不识大体,还蛮不讲理,它早就该改革一百次、下课一千遍了。拿今年的雪灾来说,有天灾有人祸,而人祸当中,铁道和电力占了一大半。按理说,谁不改它也得改,留着铁道部这种体制怪物,别说是大交通无计可通,只怕市场经济、科学发展、和谐社会,通通都得绕道而行。独立王国都不敢改革,这行政改革还有天理吗?

钉子户又岂止铁道部一个。凡是那些背景特殊、高度垄断、油水很厚、利益很大的领域,如石油、电力、电信,如银监、证监、保监,如土地、城建、财税,其权力与职能也都原封未动(建设部倒是改了一个又臭又长的新名字,曰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其顽固不化的行政管理体制更是岿然不动。为什么它们就改不得?为什么它们就改不动?答案大概也简单,不是因为它们很高效、很法治、很科学发展,而是因为它们很腐败、很专权、很特殊,它们那里太子成群、派系很深,腐败分子就喜欢那套旧体制、旧机构,就喜欢照过去方针办。一潭死水浑不见底,特权人物浸淫已久,官场姻缘盘根错节,既得利益根深蒂固,老虎屁股摸它不得。

这些年中央权威不济,又碰上了这么多小而全、小而特、小而肥、小而腐的钉子户作梗,欲将小部合成大部,岂非比登天还难?无怪乎这风风火火的大部制如此华而不实,如此雷大雨小了。




当然,即使此次大部制不遇阻挠、圆满完成,这一党专制之下的大部制也不见得就是什么好东西,更不见得就能顺畅地运转下去。不错,行政管理比较先进的西方国家都是大部制:条条不多,阁员很少。这种大部制,更准确的称呼,应该叫少部制或小内阁。然而,且须谨记,大部制是果不是因。有什么样的政治制度,才有什么样的行政机构。

西方国家之所以要搞大部制、之所以能搞大部制,是因为人家有宪政民主:中央政府的权力有限,行政机构的职责分明,该管的事情必须管好、管到位,不该管的事情连边也不能沾、管了就是违宪。而我们中国的政府机构就大不一样了,它管得那么宽那么广:要替人大立法规(所谓部门立法),要帮地方审项目,要给企业定政策,它又管得那么细那么密:连学生唱什么京戏、网民发什么贴子、农民卖不卖宅基地它全都要管,而且还管得理直气壮、管得彻头彻尾。行政事务如此繁杂,行政权力如此泛滥,更厉害的是,它只有权力、没有责任,管好了有功、管不好无过,这样的政府,只有区区几个大部肯定是不够用的,也肯定是运转不起来的。

以此而论,除非中国政府改换门庭,成为一个轻装上阵的有限政府:痛痛快快地把属于人大的还给人大、属于地方的还给地方、属于企业的还给企业、属于公民的还给公民,否则,它注定搞不了真正的大部制。即使搞了,也必定是假的在所谓大部制的背后,它少不了还得设立一大堆不叫部的部(就象前五次的机构精简那样),比如什么直属机构、办事机构、议事机构、政策机构、审批机构、调控机构、执法机构之类。要不然,它那些零零碎碎、具体而微的广泛权力,岂不就要落了空?




归根结底,现行行政管理体制之弊,绝非部门之分合、权力之迁转、职能之划拨可以解决。大部也罢,小部也罢,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若冲不出特权利益的围困,打不开一党专制的死结,行政改革是断然行不通的:要么原地踏步,要么适得其反,至多不过聊胜于无。谓予不信,本次大部制改革所遭遇的政治尴尬就是明证。







若冲不出特权利益的围困,打不开一党专制的死结,行政改革是断然行不通的:要么原地踏步,要么适得其反





1980年以来,周期性的政府机构改革与改宪法、改党章一样,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例行公事。无酒不成席,每届政府都要搞机构改革,每个总理都要搞一到两次。屈指数来,如今已排到了第六次。而且,每次的机构改革也都大同小异,无非是合了又分、分了再合,减了又增、增了再减,机构更名、科室过户,机关易址、权力搬家。看起来是改了,其实跟不改差不多:明里分家、暗中合流,明里合并、暗中内讧,东边拆庙、西边建寺,前院减和尚、后院增方丈。有时候真比不改还要糟糕:人员越减越多,开支越削越大,名称越改越怪,程序越改越繁。

这样的改革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六,周而复始,循环往复,老百姓对它已经失去了兴趣。官方自说自话,民众视若无睹、听若罔闻。当然,若真想去关心,也还轮不上咱老百姓此乃党国的家务事,人民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中共十七大用语)一时还没法落实。这种名为机构改革的官场内务,只有那些大权在手、大官在身的人才会认真对待免不了又要上串下联、公关应酬一番。不过,它对官场的触动其实也非常有限。因为同一出剧目重复上演,官员们早已见多不怪、见惯不惊。一来二去,也就熟能生巧,应付自如。染上了机构改革疲劳症,就连官员们也不太把这改革当回事了。都惨淡到了这个份上,这缺油少盐、清汤寡水的机构改革,又还有什么意思呢?

为什么每届政府都是一朝权到手、便把令来行,如此这般地热衷于这费力不讨好的机构改革呢?台面上的理由倒是有一大堆,诸如机构臃肿、人浮于事,职能交叉、政出多门,权责不清、分工不明,等等等等。当然,这些理由绝非虚言,全部属实。温家宝总理说,行政机构一马挡道,万马都不能行。于是乎,机构改革非改不可,不改不行。然而,光凭机构改革能解决问题吗?连白痴也都知道,有什么样的统治方式,就有什么样的行政机构,行政机构是表,政治制度才是里。机构之病,病根乃在机构之外、机构之上。这么简单的道理,胡温当局又岂能不知。那么,机构改革是否还有些台面之下的硬道理?

硬道理当然也是有的:条条越来越不听话,块块越来越不服气,不时归置一下,调整调整,上调下派,内引外联,有利于维护中央权威,减少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尴尬,此其一;亲信要提拔,太子要照顾,派系要平衡,利益要均沾,让油水大的派系让出几个肥缺,让实权少的衙门分得一些实惠,这有利于党和国家的长治久安,此其二。这两条,大概才是机构改革必须周期性进行的根本原因吧。




本次国务院机构改革号称大部制,又美其名曰行政管理体制改革。事前,御用学者和官方媒体好一阵爆炒:有人说这是大手笔、大动作,真刀真枪,大刀阔斧;有人说这次要搞三权分立、构建服务型政府(此三权分立非指立法、行政、司法之分权制衡,而是中共独创的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之行政三分);甚至还有人说,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是胡温第二个任期的开山板斧,将为政治体制改革杀出一条血路来。一时间众说纷纭、沸沸扬扬、好不热闹,颇有些官心惶惶、士心愕愕之意。

说得轻巧,哪有这回事!人大会上,对人民群众保密已久的大部制终于亮相,立刻让人大跌眼镜。好家伙,辛辛苦苦折腾大半年,大话说了那么久,牛皮吹得那么大,不过减少了一个部而已。最该合并的没有合,如铁道部,还有三监会(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照样小部依旧;最该削权的没有削,如发改委,还有公安部,依然权滥无边;应该设立的也没有设,如能源部,依然多头管理、逍遥自肥。从这个不三不四的大部制中,眼力再好的人也看不出何处体现了精简和高效,何处有科学发展观,何处又能转变政府职能和三权分立,更看不出一丝一毫政治体制改革的踪影。横竖不过是官僚特权、既得利益自己跟自己过家家,一笔争权夺利的小小买卖罢了。

若论改革力度,这大部制比以往五次惨遭失败的机构改革还要大大不如。于是,期待者难免大失所望,旁观者也不禁哑然失笑。难道这就叫行政管理体制改革?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大部制?可真是贻笑大方,真是丢死人、羞死人了!如此看来,中国的机构改革也真是无戏可唱、无路可走了。




铁道部是这次大部制的钉子户。真是怪哉,大刀阔斧的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居然拆迁不了一个小小的铁道部。这说明铁老大还真是名副其实,一个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胡温当局的中央权威,怕是拿它无可奈何了。这位铁老大,一向小而全:公检法大包大揽,自己立法自己执行,又当裁判又当球员,用纳税人的资本谋本部门私利,掏全国人民的腰包肥既得利益。既不识大体,还蛮不讲理,它早就该改革一百次、下课一千遍了。拿今年的雪灾来说,有天灾有人祸,而人祸当中,铁道和电力占了一大半。按理说,谁不改它也得改,留着铁道部这种体制怪物,别说是大交通无计可通,只怕市场经济、科学发展、和谐社会,通通都得绕道而行。独立王国都不敢改革,这行政改革还有天理吗?

钉子户又岂止铁道部一个。凡是那些背景特殊、高度垄断、油水很厚、利益很大的领域,如石油、电力、电信,如银监、证监、保监,如土地、城建、财税,其权力与职能也都原封未动(建设部倒是改了一个又臭又长的新名字,曰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其顽固不化的行政管理体制更是岿然不动。为什么它们就改不得?为什么它们就改不动?答案大概也简单,不是因为它们很高效、很法治、很科学发展,而是因为它们很腐败、很专权、很特殊,它们那里太子成群、派系很深,腐败分子就喜欢那套旧体制、旧机构,就喜欢照过去方针办。一潭死水浑不见底,特权人物浸淫已久,官场姻缘盘根错节,既得利益根深蒂固,老虎屁股摸它不得。

这些年中央权威不济,又碰上了这么多小而全、小而特、小而肥、小而腐的钉子户作梗,欲将小部合成大部,岂非比登天还难?无怪乎这风风火火的大部制如此华而不实,如此雷大雨小了。




当然,即使此次大部制不遇阻挠、圆满完成,这一党专制之下的大部制也不见得就是什么好东西,更不见得就能顺畅地运转下去。不错,行政管理比较先进的西方国家都是大部制:条条不多,阁员很少。这种大部制,更准确的称呼,应该叫少部制或小内阁。然而,且须谨记,大部制是果不是因。有什么样的政治制度,才有什么样的行政机构。

西方国家之所以要搞大部制、之所以能搞大部制,是因为人家有宪政民主:中央政府的权力有限,行政机构的职责分明,该管的事情必须管好、管到位,不该管的事情连边也不能沾、管了就是违宪。而我们中国的政府机构就大不一样了,它管得那么宽那么广:要替人大立法规(所谓部门立法),要帮地方审项目,要给企业定政策,它又管得那么细那么密:连学生唱什么京戏、网民发什么贴子、农民卖不卖宅基地它全都要管,而且还管得理直气壮、管得彻头彻尾。行政事务如此繁杂,行政权力如此泛滥,更厉害的是,它只有权力、没有责任,管好了有功、管不好无过,这样的政府,只有区区几个大部肯定是不够用的,也肯定是运转不起来的。

以此而论,除非中国政府改换门庭,成为一个轻装上阵的有限政府:痛痛快快地把属于人大的还给人大、属于地方的还给地方、属于企业的还给企业、属于公民的还给公民,否则,它注定搞不了真正的大部制。即使搞了,也必定是假的在所谓大部制的背后,它少不了还得设立一大堆不叫部的部(就象前五次的机构精简那样),比如什么直属机构、办事机构、议事机构、政策机构、审批机构、调控机构、执法机构之类。要不然,它那些零零碎碎、具体而微的广泛权力,岂不就要落了空?




归根结底,现行行政管理体制之弊,绝非部门之分合、权力之迁转、职能之划拨可以解决。大部也罢,小部也罢,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若冲不出特权利益的围困,打不开一党专制的死结,行政改革是断然行不通的:要么原地踏步,要么适得其反,至多不过聊胜于无。谓予不信,本次大部制改革所遭遇的政治尴尬就是明证。







若冲不出特权利益的围困,打不开一党专制的死结,行政改革是断然行不通的:要么原地踏步,要么适得其反





1980年以来,周期性的政府机构改革与改宪法、改党章一样,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例行公事。无酒不成席,每届政府都要搞机构改革,每个总理都要搞一到两次。屈指数来,如今已排到了第六次。而且,每次的机构改革也都大同小异,无非是合了又分、分了再合,减了又增、增了再减,机构更名、科室过户,机关易址、权力搬家。看起来是改了,其实跟不改差不多:明里分家、暗中合流,明里合并、暗中内讧,东边拆庙、西边建寺,前院减和尚、后院增方丈。有时候真比不改还要糟糕:人员越减越多,开支越削越大,名称越改越怪,程序越改越繁。

这样的改革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六,周而复始,循环往复,老百姓对它已经失去了兴趣。官方自说自话,民众视若无睹、听若罔闻。当然,若真想去关心,也还轮不上咱老百姓此乃党国的家务事,人民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中共十七大用语)一时还没法落实。这种名为机构改革的官场内务,只有那些大权在手、大官在身的人才会认真对待免不了又要上串下联、公关应酬一番。不过,它对官场的触动其实也非常有限。因为同一出剧目重复上演,官员们早已见多不怪、见惯不惊。一来二去,也就熟能生巧,应付自如。染上了机构改革疲劳症,就连官员们也不太把这改革当回事了。都惨淡到了这个份上,这缺油少盐、清汤寡水的机构改革,又还有什么意思呢?

为什么每届政府都是一朝权到手、便把令来行,如此这般地热衷于这费力不讨好的机构改革呢?台面上的理由倒是有一大堆,诸如机构臃肿、人浮于事,职能交叉、政出多门,权责不清、分工不明,等等等等。当然,这些理由绝非虚言,全部属实。温家宝总理说,行政机构一马挡道,万马都不能行。于是乎,机构改革非改不可,不改不行。然而,光凭机构改革能解决问题吗?连白痴也都知道,有什么样的统治方式,就有什么样的行政机构,行政机构是表,政治制度才是里。机构之病,病根乃在机构之外、机构之上。这么简单的道理,胡温当局又岂能不知。那么,机构改革是否还有些台面之下的硬道理?

硬道理当然也是有的:条条越来越不听话,块块越来越不服气,不时归置一下,调整调整,上调下派,内引外联,有利于维护中央权威,减少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尴尬,此其一;亲信要提拔,太子要照顾,派系要平衡,利益要均沾,让油水大的派系让出几个肥缺,让实权少的衙门分得一些实惠,这有利于党和国家的长治久安,此其二。这两条,大概才是机构改革必须周期性进行的根本原因吧。




本次国务院机构改革号称大部制,又美其名曰行政管理体制改革。事前,御用学者和官方媒体好一阵爆炒:有人说这是大手笔、大动作,真刀真枪,大刀阔斧;有人说这次要搞三权分立、构建服务型政府(此三权分立非指立法、行政、司法之分权制衡,而是中共独创的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之行政三分);甚至还有人说,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是胡温第二个任期的开山板斧,将为政治体制改革杀出一条血路来。一时间众说纷纭、沸沸扬扬、好不热闹,颇有些官心惶惶、士心愕愕之意。

说得轻巧,哪有这回事!人大会上,对人民群众保密已久的大部制终于亮相,立刻让人大跌眼镜。好家伙,辛辛苦苦折腾大半年,大话说了那么久,牛皮吹得那么大,不过减少了一个部而已。最该合并的没有合,如铁道部,还有三监会(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照样小部依旧;最该削权的没有削,如发改委,还有公安部,依然权滥无边;应该设立的也没有设,如能源部,依然多头管理、逍遥自肥。从这个不三不四的大部制中,眼力再好的人也看不出何处体现了精简和高效,何处有科学发展观,何处又能转变政府职能和三权分立,更看不出一丝一毫政治体制改革的踪影。横竖不过是官僚特权、既得利益自己跟自己过家家,一笔争权夺利的小小买卖罢了。

若论改革力度,这大部制比以往五次惨遭失败的机构改革还要大大不如。于是,期待者难免大失所望,旁观者也不禁哑然失笑。难道这就叫行政管理体制改革?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大部制?可真是贻笑大方,真是丢死人、羞死人了!如此看来,中国的机构改革也真是无戏可唱、无路可走了。




铁道部是这次大部制的钉子户。真是怪哉,大刀阔斧的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居然拆迁不了一个小小的铁道部。这说明铁老大还真是名副其实,一个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胡温当局的中央权威,怕是拿它无可奈何了。这位铁老大,一向小而全:公检法大包大揽,自己立法自己执行,又当裁判又当球员,用纳税人的资本谋本部门私利,掏全国人民的腰包肥既得利益。既不识大体,还蛮不讲理,它早就该改革一百次、下课一千遍了。拿今年的雪灾来说,有天灾有人祸,而人祸当中,铁道和电力占了一大半。按理说,谁不改它也得改,留着铁道部这种体制怪物,别说是大交通无计可通,只怕市场经济、科学发展、和谐社会,通通都得绕道而行。独立王国都不敢改革,这行政改革还有天理吗?

钉子户又岂止铁道部一个。凡是那些背景特殊、高度垄断、油水很厚、利益很大的领域,如石油、电力、电信,如银监、证监、保监,如土地、城建、财税,其权力与职能也都原封未动(建设部倒是改了一个又臭又长的新名字,曰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其顽固不化的行政管理体制更是岿然不动。为什么它们就改不得?为什么它们就改不动?答案大概也简单,不是因为它们很高效、很法治、很科学发展,而是因为它们很腐败、很专权、很特殊,它们那里太子成群、派系很深,腐败分子就喜欢那套旧体制、旧机构,就喜欢照过去方针办。一潭死水浑不见底,特权人物浸淫已久,官场姻缘盘根错节,既得利益根深蒂固,老虎屁股摸它不得。

这些年中央权威不济,又碰上了这么多小而全、小而特、小而肥、小而腐的钉子户作梗,欲将小部合成大部,岂非比登天还难?无怪乎这风风火火的大部制如此华而不实,如此雷大雨小了。




当然,即使此次大部制不遇阻挠、圆满完成,这一党专制之下的大部制也不见得就是什么好东西,更不见得就能顺畅地运转下去。不错,行政管理比较先进的西方国家都是大部制:条条不多,阁员很少。这种大部制,更准确的称呼,应该叫少部制或小内阁。然而,且须谨记,大部制是果不是因。有什么样的政治制度,才有什么样的行政机构。

西方国家之所以要搞大部制、之所以能搞大部制,是因为人家有宪政民主:中央政府的权力有限,行政机构的职责分明,该管的事情必须管好、管到位,不该管的事情连边也不能沾、管了就是违宪。而我们中国的政府机构就大不一样了,它管得那么宽那么广:要替人大立法规(所谓部门立法),要帮地方审项目,要给企业定政策,它又管得那么细那么密:连学生唱什么京戏、网民发什么贴子、农民卖不卖宅基地它全都要管,而且还管得理直气壮、管得彻头彻尾。行政事务如此繁杂,行政权力如此泛滥,更厉害的是,它只有权力、没有责任,管好了有功、管不好无过,这样的政府,只有区区几个大部肯定是不够用的,也肯定是运转不起来的。

以此而论,除非中国政府改换门庭,成为一个轻装上阵的有限政府:痛痛快快地把属于人大的还给人大、属于地方的还给地方、属于企业的还给企业、属于公民的还给公民,否则,它注定搞不了真正的大部制。即使搞了,也必定是假的在所谓大部制的背后,它少不了还得设立一大堆不叫部的部(就象前五次的机构精简那样),比如什么直属机构、办事机构、议事机构、政策机构、审批机构、调控机构、执法机构之类。要不然,它那些零零碎碎、具体而微的广泛权力,岂不就要落了空?




归根结底,现行行政管理体制之弊,绝非部门之分合、权力之迁转、职能之划拨可以解决。大部也罢,小部也罢,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若冲不出特权利益的围困,打不开一党专制的死结,行政改革是断然行不通的:要么原地踏步,要么适得其反,至多不过聊胜于无。谓予不信,本次大部制改革所遭遇的政治尴尬就是明证。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