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期待雅虎事件成为解除互联网监控的契机
文福罗 (美國)



各国政府至少应该保证本国政府、公司和公民不去干涉网络自由,不让雅虎的悲剧重演。


   
雅虎创办人杨致远于08年2月21日致函即将访华的美国国务卿赖斯,希望她协助要求中国政府,释放在押的师涛和王小宁。杨致远在信中表示,他对于师涛和王小宁因此坐牢而深感遗憾,同时,这也不符合雅虎公司的价值观。杨致远去年曾在国会表示,雅虎承诺在全球保卫人权,该公司建立在开放资讯交流以及使用者的信赖上面,他们深信言论自由和隐私权的重要。杨致远也说,他知道世上有些国家会因为人们在网上说出心里的话而把人下狱,这违反他个人的专业信念的。

美国雅虎公司继被控向中国官方提供用户资讯,导致中国活动人士,记者师涛和网络作家王小宁被捕入狱的两个桉件达成庭外和解后,21日再次受到两名中国用户指控。07年11月6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就全球互联网巨擘雅虎公司对师涛桉提供不实讯息举办听证会,调查雅虎向中国国安部门提供用户师涛的个人私隐资料,导致这位中国记者被迫害一事。04年湖南《当代商报》记者师涛用个人雅虎电邮向海外网站透露,当局要求各媒体单位不得报道有关六四15周年事件、法轮功和普通群众群体上访等内容。师涛因此以所谓泄露国家机密罪被判10年重刑,至今仍在狱中。

此事曾在海外引起轩然大波,西方国家主流媒体纷纷谴责雅虎不道德的帮凶行为。6号的听证会上,雅虎总裁杨致远和执行副总裁卡拉汉两人在宣读证词前,对异议人士和他们家属蒙受的不幸表示道歉,并起身向师涛的母亲高琴声女士鞠躬道歉。两位身家亿万的公司高层,被听证会主席蓝托斯训斥为"科技和金钱上的巨人、道德上的侏儒"。

虽然蓝托斯长期以来在国会中支持美国政府的人权外交政策,对中国的批评甚为严厉,但就师涛桉件而论,蓝托斯的批评一点也不过分。雅虎的做法如同二战中协助纳粹屠杀犹太人的IBM公司一样,为国际上善良的人们所不齿。雅虎辩解说,他们的做法是遵守所在地的法律,这一点站不住脚。向中国国安局提供师涛个人电邮信息的,是在香港注册的雅虎香港控股有限公司,雅虎香港根本不存在要遵守中国大陆法律的问题。况且,就算雅虎到中国经营要遵守中国法律,也应当首先遵守国际法中的人权公约。在中国和世界任何国家,国际法均优先于当地法。事实表明,他们从未考虑用户师涛的安危,没有向中国当局抗辩,更没有尝试循司法途径抗争,以保障其客户的私隐 。如果经此师涛一桉仍未能汲取教训,今后如遇同类问题时,极可能重蹈覆辙,令用户身陷险境。外国企业在中国经营,在盈利之外还应当承担社会责任。不能够为了赚钱而不择手段,应当遵守人类社会普遍认同的价值,比如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以及他们自己创业之初秉持的互联网所提倡的信息自由等等。

其实像这样的道德侏儒不止雅虎公司一家,雅虎泄密事件也并非个案,受害者也不止师涛一人。在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中,近几年许多西方互联网公司为了在中国市场开拓业务、赚钱盈利,而置互联网所提倡的言论自由和信息自由于不顾,将人类最基本的伦理价值都抛弃了。这些公司在网路监视与封锁上与中国当局配合,扼杀信息自由,协助当局迫害异己,制造人权悲剧,将中国变成了信息的监狱、迫害异己的监狱。比如,思科(Cisco)公司帮助中国建立"网路长城"(剥夺公民知情权的"金盾工程",微软(Microsoft)公司应中国要求删除包含所谓"敏感"内容的博客,谷歌(Google)公司推出经过了过滤的"谷歌中国"。Skype、雅虎、谷歌、微软、思科公司协助中国当局审查网络,安装文字过滤装置和对用户发送的电子资讯进行过滤等,凡是出现"民主"、"人权"、"六四"、"法轮功"、"中国腐败"等词汇,都会受到警告或搜寻失效。记者无国界组织表示,雅虎已经成了中国警方的线民,中国所监禁的网上异见人士超过其它所有国家的总和。国际大赦组织年度报告指出,近几年在中国因上网发表观点或交换资讯而被捕、遭禁的人数激增,难以计数的民主人士、维权人士和寻求独立思想和外界自由资讯的人士被监控这些高科技公司成了扼杀中国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帮凶,破坏了自由世界传播民主人权价值的努力。

事实上在此前,北京当局曾经要求微软交出它软件加密技术的源代码作为在中国作生意的代价,那时微软选择了抗争,带头组织了一个由美国、日本和欧洲商会所组成的联盟,最终北京当局不得不放弃要求。谷歌早先也与北京当局有些争论,北京曾短暂地封锁了对谷歌搜索引擎的所有通入。但在谷歌的强硬立场下,北京屈服了,谷歌的搜索功能被恢复。

不幸的是,西方公司没有从与中国当局的博弈中得到启发。相反,他们后来更多的是选择了屈服,包括雅虎、微软、谷歌、思科等公司。这无疑是极其短视和愚蠢的做法,正如一幢摩天大厦必须有厚实的根基,一个现代社会的商业巨人不能没有良好的声誉和理念。他们必须为公众、为社会担当一部分道义责任,促进社会公正、维护基本人权。倘若惟利是图、牺牲正义原则,纵然拥有巨额资产规模,也只是蓝托斯所训斥的道德侏儒,最终毁掉的将是公司自己的前途。据《市场观察》报道,去年二月美国国会听证会后,Google股价下跌27%。就在11月6日听证会当天,雅虎的股票又下降了五个百分点。

对于这些高科技公司的恶行,文明世界不能默不作声或做旁观者,应当站出来大声批评、谴责他们的丑恶行径,让他们听到舆论的压力、道德的评判和强大的民意。要他们今后必须杜绝师涛此类的事件,使他们在参与制造人权桉件、妨碍信息的自由流通时不得不再三思考,因为作恶必将付出相当沉重的代价。

在今次国会听证会上,杨致远介绍了雅虎出资设立奖学金,赞助非政府组织,促进人权与新闻自由。这些行动都发生在去年二月国会听证会之后,也就是说道德、善举是可以逼出来的。在师涛和另一位雅虎受害者王小宁的家属在美国起诉雅虎之后,11月13日,雅虎与师涛、王小宁的家人达成庭外和解,雅虎同意支付律师诉讼费,对师涛和王小宁的家人提供财务、人道和法律上的支持,并将成立基金会援助其他的异议人士。总裁杨致远当日发表一份书面声明表示:"雅虎将坚定致力于在全球支持言论自由与隐私权"。

对于雅虎立场的转变,我们表示欢迎,这也是国会议员、人权团体及新闻媒体等国际正义力量督促的结果。我们期待雅虎案件成为一个契机,今后所有的国际互联网公司都能改变只顾生意 、不讲原则的做法,顶住专权的压力及不当干预,免于自己成为打压言论自由的帮凶,以确保互联网是自由的沟通工具,而不是政治陷阱。在原则与利益之间,那些互联网公司巨头今后应该勇敢选择前者,来捍卫网络自由的价值,帮助民众突破当局的监控和封锁,给中国带来互联网的自由。

自由社会也应该认真考虑,如何挽救在中国面临重重困境的互联网世界。自由社会的政府应该为个体公司提供后盾,让所有的公司联合起来按照共同的原则与法令行事。对于主动配合恶法迫害异见人士的本国公司,自由世界的政府有责任审视他们对本国法律和国际公约的遵守,对他们提出警告并予以制止。各国政府至少应该保证本国政府、公司和公民不去干涉网络自由,不让雅虎的悲剧重演。同时,他们可以考虑对各种尝试打破网络封锁的努力进行必要的援助。

对于中国当局而言,在经济基本上已经与国际接轨、科技进步带来资讯交流极大方便的今天,应当考虑取消对海外网络的封锁,让中国民众可以真正自由地使用互联网,让中国民众可以像西方国家的人民那样,可以在互联网上自由发表言论,传播资讯,让中国民众享有真正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

唯如此,才能让中国逐渐挣脱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钳制的枷锁,让师涛和其他的独立思考人士不再被关进阴暗的监牢里备受煎熬。


02-23-2008修订(11-17-2007初稿)







各国政府至少应该保证本国政府、公司和公民不去干涉网络自由,不让雅虎的悲剧重演。


   
雅虎创办人杨致远于08年2月21日致函即将访华的美国国务卿赖斯,希望她协助要求中国政府,释放在押的师涛和王小宁。杨致远在信中表示,他对于师涛和王小宁因此坐牢而深感遗憾,同时,这也不符合雅虎公司的价值观。杨致远去年曾在国会表示,雅虎承诺在全球保卫人权,该公司建立在开放资讯交流以及使用者的信赖上面,他们深信言论自由和隐私权的重要。杨致远也说,他知道世上有些国家会因为人们在网上说出心里的话而把人下狱,这违反他个人的专业信念的。

美国雅虎公司继被控向中国官方提供用户资讯,导致中国活动人士,记者师涛和网络作家王小宁被捕入狱的两个桉件达成庭外和解后,21日再次受到两名中国用户指控。07年11月6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就全球互联网巨擘雅虎公司对师涛桉提供不实讯息举办听证会,调查雅虎向中国国安部门提供用户师涛的个人私隐资料,导致这位中国记者被迫害一事。04年湖南《当代商报》记者师涛用个人雅虎电邮向海外网站透露,当局要求各媒体单位不得报道有关六四15周年事件、法轮功和普通群众群体上访等内容。师涛因此以所谓泄露国家机密罪被判10年重刑,至今仍在狱中。

此事曾在海外引起轩然大波,西方国家主流媒体纷纷谴责雅虎不道德的帮凶行为。6号的听证会上,雅虎总裁杨致远和执行副总裁卡拉汉两人在宣读证词前,对异议人士和他们家属蒙受的不幸表示道歉,并起身向师涛的母亲高琴声女士鞠躬道歉。两位身家亿万的公司高层,被听证会主席蓝托斯训斥为"科技和金钱上的巨人、道德上的侏儒"。

虽然蓝托斯长期以来在国会中支持美国政府的人权外交政策,对中国的批评甚为严厉,但就师涛桉件而论,蓝托斯的批评一点也不过分。雅虎的做法如同二战中协助纳粹屠杀犹太人的IBM公司一样,为国际上善良的人们所不齿。雅虎辩解说,他们的做法是遵守所在地的法律,这一点站不住脚。向中国国安局提供师涛个人电邮信息的,是在香港注册的雅虎香港控股有限公司,雅虎香港根本不存在要遵守中国大陆法律的问题。况且,就算雅虎到中国经营要遵守中国法律,也应当首先遵守国际法中的人权公约。在中国和世界任何国家,国际法均优先于当地法。事实表明,他们从未考虑用户师涛的安危,没有向中国当局抗辩,更没有尝试循司法途径抗争,以保障其客户的私隐 。如果经此师涛一桉仍未能汲取教训,今后如遇同类问题时,极可能重蹈覆辙,令用户身陷险境。外国企业在中国经营,在盈利之外还应当承担社会责任。不能够为了赚钱而不择手段,应当遵守人类社会普遍认同的价值,比如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以及他们自己创业之初秉持的互联网所提倡的信息自由等等。

其实像这样的道德侏儒不止雅虎公司一家,雅虎泄密事件也并非个案,受害者也不止师涛一人。在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中,近几年许多西方互联网公司为了在中国市场开拓业务、赚钱盈利,而置互联网所提倡的言论自由和信息自由于不顾,将人类最基本的伦理价值都抛弃了。这些公司在网路监视与封锁上与中国当局配合,扼杀信息自由,协助当局迫害异己,制造人权悲剧,将中国变成了信息的监狱、迫害异己的监狱。比如,思科(Cisco)公司帮助中国建立"网路长城"(剥夺公民知情权的"金盾工程",微软(Microsoft)公司应中国要求删除包含所谓"敏感"内容的博客,谷歌(Google)公司推出经过了过滤的"谷歌中国"。Skype、雅虎、谷歌、微软、思科公司协助中国当局审查网络,安装文字过滤装置和对用户发送的电子资讯进行过滤等,凡是出现"民主"、"人权"、"六四"、"法轮功"、"中国腐败"等词汇,都会受到警告或搜寻失效。记者无国界组织表示,雅虎已经成了中国警方的线民,中国所监禁的网上异见人士超过其它所有国家的总和。国际大赦组织年度报告指出,近几年在中国因上网发表观点或交换资讯而被捕、遭禁的人数激增,难以计数的民主人士、维权人士和寻求独立思想和外界自由资讯的人士被监控这些高科技公司成了扼杀中国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帮凶,破坏了自由世界传播民主人权价值的努力。

事实上在此前,北京当局曾经要求微软交出它软件加密技术的源代码作为在中国作生意的代价,那时微软选择了抗争,带头组织了一个由美国、日本和欧洲商会所组成的联盟,最终北京当局不得不放弃要求。谷歌早先也与北京当局有些争论,北京曾短暂地封锁了对谷歌搜索引擎的所有通入。但在谷歌的强硬立场下,北京屈服了,谷歌的搜索功能被恢复。

不幸的是,西方公司没有从与中国当局的博弈中得到启发。相反,他们后来更多的是选择了屈服,包括雅虎、微软、谷歌、思科等公司。这无疑是极其短视和愚蠢的做法,正如一幢摩天大厦必须有厚实的根基,一个现代社会的商业巨人不能没有良好的声誉和理念。他们必须为公众、为社会担当一部分道义责任,促进社会公正、维护基本人权。倘若惟利是图、牺牲正义原则,纵然拥有巨额资产规模,也只是蓝托斯所训斥的道德侏儒,最终毁掉的将是公司自己的前途。据《市场观察》报道,去年二月美国国会听证会后,Google股价下跌27%。就在11月6日听证会当天,雅虎的股票又下降了五个百分点。

对于这些高科技公司的恶行,文明世界不能默不作声或做旁观者,应当站出来大声批评、谴责他们的丑恶行径,让他们听到舆论的压力、道德的评判和强大的民意。要他们今后必须杜绝师涛此类的事件,使他们在参与制造人权桉件、妨碍信息的自由流通时不得不再三思考,因为作恶必将付出相当沉重的代价。

在今次国会听证会上,杨致远介绍了雅虎出资设立奖学金,赞助非政府组织,促进人权与新闻自由。这些行动都发生在去年二月国会听证会之后,也就是说道德、善举是可以逼出来的。在师涛和另一位雅虎受害者王小宁的家属在美国起诉雅虎之后,11月13日,雅虎与师涛、王小宁的家人达成庭外和解,雅虎同意支付律师诉讼费,对师涛和王小宁的家人提供财务、人道和法律上的支持,并将成立基金会援助其他的异议人士。总裁杨致远当日发表一份书面声明表示:"雅虎将坚定致力于在全球支持言论自由与隐私权"。

对于雅虎立场的转变,我们表示欢迎,这也是国会议员、人权团体及新闻媒体等国际正义力量督促的结果。我们期待雅虎案件成为一个契机,今后所有的国际互联网公司都能改变只顾生意 、不讲原则的做法,顶住专权的压力及不当干预,免于自己成为打压言论自由的帮凶,以确保互联网是自由的沟通工具,而不是政治陷阱。在原则与利益之间,那些互联网公司巨头今后应该勇敢选择前者,来捍卫网络自由的价值,帮助民众突破当局的监控和封锁,给中国带来互联网的自由。

自由社会也应该认真考虑,如何挽救在中国面临重重困境的互联网世界。自由社会的政府应该为个体公司提供后盾,让所有的公司联合起来按照共同的原则与法令行事。对于主动配合恶法迫害异见人士的本国公司,自由世界的政府有责任审视他们对本国法律和国际公约的遵守,对他们提出警告并予以制止。各国政府至少应该保证本国政府、公司和公民不去干涉网络自由,不让雅虎的悲剧重演。同时,他们可以考虑对各种尝试打破网络封锁的努力进行必要的援助。

对于中国当局而言,在经济基本上已经与国际接轨、科技进步带来资讯交流极大方便的今天,应当考虑取消对海外网络的封锁,让中国民众可以真正自由地使用互联网,让中国民众可以像西方国家的人民那样,可以在互联网上自由发表言论,传播资讯,让中国民众享有真正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

唯如此,才能让中国逐渐挣脱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钳制的枷锁,让师涛和其他的独立思考人士不再被关进阴暗的监牢里备受煎熬。


02-23-2008修订(11-17-2007初稿)







各国政府至少应该保证本国政府、公司和公民不去干涉网络自由,不让雅虎的悲剧重演。


   
雅虎创办人杨致远于08年2月21日致函即将访华的美国国务卿赖斯,希望她协助要求中国政府,释放在押的师涛和王小宁。杨致远在信中表示,他对于师涛和王小宁因此坐牢而深感遗憾,同时,这也不符合雅虎公司的价值观。杨致远去年曾在国会表示,雅虎承诺在全球保卫人权,该公司建立在开放资讯交流以及使用者的信赖上面,他们深信言论自由和隐私权的重要。杨致远也说,他知道世上有些国家会因为人们在网上说出心里的话而把人下狱,这违反他个人的专业信念的。

美国雅虎公司继被控向中国官方提供用户资讯,导致中国活动人士,记者师涛和网络作家王小宁被捕入狱的两个桉件达成庭外和解后,21日再次受到两名中国用户指控。07年11月6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就全球互联网巨擘雅虎公司对师涛桉提供不实讯息举办听证会,调查雅虎向中国国安部门提供用户师涛的个人私隐资料,导致这位中国记者被迫害一事。04年湖南《当代商报》记者师涛用个人雅虎电邮向海外网站透露,当局要求各媒体单位不得报道有关六四15周年事件、法轮功和普通群众群体上访等内容。师涛因此以所谓泄露国家机密罪被判10年重刑,至今仍在狱中。

此事曾在海外引起轩然大波,西方国家主流媒体纷纷谴责雅虎不道德的帮凶行为。6号的听证会上,雅虎总裁杨致远和执行副总裁卡拉汉两人在宣读证词前,对异议人士和他们家属蒙受的不幸表示道歉,并起身向师涛的母亲高琴声女士鞠躬道歉。两位身家亿万的公司高层,被听证会主席蓝托斯训斥为"科技和金钱上的巨人、道德上的侏儒"。

虽然蓝托斯长期以来在国会中支持美国政府的人权外交政策,对中国的批评甚为严厉,但就师涛桉件而论,蓝托斯的批评一点也不过分。雅虎的做法如同二战中协助纳粹屠杀犹太人的IBM公司一样,为国际上善良的人们所不齿。雅虎辩解说,他们的做法是遵守所在地的法律,这一点站不住脚。向中国国安局提供师涛个人电邮信息的,是在香港注册的雅虎香港控股有限公司,雅虎香港根本不存在要遵守中国大陆法律的问题。况且,就算雅虎到中国经营要遵守中国法律,也应当首先遵守国际法中的人权公约。在中国和世界任何国家,国际法均优先于当地法。事实表明,他们从未考虑用户师涛的安危,没有向中国当局抗辩,更没有尝试循司法途径抗争,以保障其客户的私隐 。如果经此师涛一桉仍未能汲取教训,今后如遇同类问题时,极可能重蹈覆辙,令用户身陷险境。外国企业在中国经营,在盈利之外还应当承担社会责任。不能够为了赚钱而不择手段,应当遵守人类社会普遍认同的价值,比如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以及他们自己创业之初秉持的互联网所提倡的信息自由等等。

其实像这样的道德侏儒不止雅虎公司一家,雅虎泄密事件也并非个案,受害者也不止师涛一人。在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中,近几年许多西方互联网公司为了在中国市场开拓业务、赚钱盈利,而置互联网所提倡的言论自由和信息自由于不顾,将人类最基本的伦理价值都抛弃了。这些公司在网路监视与封锁上与中国当局配合,扼杀信息自由,协助当局迫害异己,制造人权悲剧,将中国变成了信息的监狱、迫害异己的监狱。比如,思科(Cisco)公司帮助中国建立"网路长城"(剥夺公民知情权的"金盾工程",微软(Microsoft)公司应中国要求删除包含所谓"敏感"内容的博客,谷歌(Google)公司推出经过了过滤的"谷歌中国"。Skype、雅虎、谷歌、微软、思科公司协助中国当局审查网络,安装文字过滤装置和对用户发送的电子资讯进行过滤等,凡是出现"民主"、"人权"、"六四"、"法轮功"、"中国腐败"等词汇,都会受到警告或搜寻失效。记者无国界组织表示,雅虎已经成了中国警方的线民,中国所监禁的网上异见人士超过其它所有国家的总和。国际大赦组织年度报告指出,近几年在中国因上网发表观点或交换资讯而被捕、遭禁的人数激增,难以计数的民主人士、维权人士和寻求独立思想和外界自由资讯的人士被监控这些高科技公司成了扼杀中国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帮凶,破坏了自由世界传播民主人权价值的努力。

事实上在此前,北京当局曾经要求微软交出它软件加密技术的源代码作为在中国作生意的代价,那时微软选择了抗争,带头组织了一个由美国、日本和欧洲商会所组成的联盟,最终北京当局不得不放弃要求。谷歌早先也与北京当局有些争论,北京曾短暂地封锁了对谷歌搜索引擎的所有通入。但在谷歌的强硬立场下,北京屈服了,谷歌的搜索功能被恢复。

不幸的是,西方公司没有从与中国当局的博弈中得到启发。相反,他们后来更多的是选择了屈服,包括雅虎、微软、谷歌、思科等公司。这无疑是极其短视和愚蠢的做法,正如一幢摩天大厦必须有厚实的根基,一个现代社会的商业巨人不能没有良好的声誉和理念。他们必须为公众、为社会担当一部分道义责任,促进社会公正、维护基本人权。倘若惟利是图、牺牲正义原则,纵然拥有巨额资产规模,也只是蓝托斯所训斥的道德侏儒,最终毁掉的将是公司自己的前途。据《市场观察》报道,去年二月美国国会听证会后,Google股价下跌27%。就在11月6日听证会当天,雅虎的股票又下降了五个百分点。

对于这些高科技公司的恶行,文明世界不能默不作声或做旁观者,应当站出来大声批评、谴责他们的丑恶行径,让他们听到舆论的压力、道德的评判和强大的民意。要他们今后必须杜绝师涛此类的事件,使他们在参与制造人权桉件、妨碍信息的自由流通时不得不再三思考,因为作恶必将付出相当沉重的代价。

在今次国会听证会上,杨致远介绍了雅虎出资设立奖学金,赞助非政府组织,促进人权与新闻自由。这些行动都发生在去年二月国会听证会之后,也就是说道德、善举是可以逼出来的。在师涛和另一位雅虎受害者王小宁的家属在美国起诉雅虎之后,11月13日,雅虎与师涛、王小宁的家人达成庭外和解,雅虎同意支付律师诉讼费,对师涛和王小宁的家人提供财务、人道和法律上的支持,并将成立基金会援助其他的异议人士。总裁杨致远当日发表一份书面声明表示:"雅虎将坚定致力于在全球支持言论自由与隐私权"。

对于雅虎立场的转变,我们表示欢迎,这也是国会议员、人权团体及新闻媒体等国际正义力量督促的结果。我们期待雅虎案件成为一个契机,今后所有的国际互联网公司都能改变只顾生意 、不讲原则的做法,顶住专权的压力及不当干预,免于自己成为打压言论自由的帮凶,以确保互联网是自由的沟通工具,而不是政治陷阱。在原则与利益之间,那些互联网公司巨头今后应该勇敢选择前者,来捍卫网络自由的价值,帮助民众突破当局的监控和封锁,给中国带来互联网的自由。

自由社会也应该认真考虑,如何挽救在中国面临重重困境的互联网世界。自由社会的政府应该为个体公司提供后盾,让所有的公司联合起来按照共同的原则与法令行事。对于主动配合恶法迫害异见人士的本国公司,自由世界的政府有责任审视他们对本国法律和国际公约的遵守,对他们提出警告并予以制止。各国政府至少应该保证本国政府、公司和公民不去干涉网络自由,不让雅虎的悲剧重演。同时,他们可以考虑对各种尝试打破网络封锁的努力进行必要的援助。

对于中国当局而言,在经济基本上已经与国际接轨、科技进步带来资讯交流极大方便的今天,应当考虑取消对海外网络的封锁,让中国民众可以真正自由地使用互联网,让中国民众可以像西方国家的人民那样,可以在互联网上自由发表言论,传播资讯,让中国民众享有真正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

唯如此,才能让中国逐渐挣脱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钳制的枷锁,让师涛和其他的独立思考人士不再被关进阴暗的监牢里备受煎熬。


02-23-2008修订(11-17-2007初稿)







各国政府至少应该保证本国政府、公司和公民不去干涉网络自由,不让雅虎的悲剧重演。


   
雅虎创办人杨致远于08年2月21日致函即将访华的美国国务卿赖斯,希望她协助要求中国政府,释放在押的师涛和王小宁。杨致远在信中表示,他对于师涛和王小宁因此坐牢而深感遗憾,同时,这也不符合雅虎公司的价值观。杨致远去年曾在国会表示,雅虎承诺在全球保卫人权,该公司建立在开放资讯交流以及使用者的信赖上面,他们深信言论自由和隐私权的重要。杨致远也说,他知道世上有些国家会因为人们在网上说出心里的话而把人下狱,这违反他个人的专业信念的。

美国雅虎公司继被控向中国官方提供用户资讯,导致中国活动人士,记者师涛和网络作家王小宁被捕入狱的两个桉件达成庭外和解后,21日再次受到两名中国用户指控。07年11月6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就全球互联网巨擘雅虎公司对师涛桉提供不实讯息举办听证会,调查雅虎向中国国安部门提供用户师涛的个人私隐资料,导致这位中国记者被迫害一事。04年湖南《当代商报》记者师涛用个人雅虎电邮向海外网站透露,当局要求各媒体单位不得报道有关六四15周年事件、法轮功和普通群众群体上访等内容。师涛因此以所谓泄露国家机密罪被判10年重刑,至今仍在狱中。

此事曾在海外引起轩然大波,西方国家主流媒体纷纷谴责雅虎不道德的帮凶行为。6号的听证会上,雅虎总裁杨致远和执行副总裁卡拉汉两人在宣读证词前,对异议人士和他们家属蒙受的不幸表示道歉,并起身向师涛的母亲高琴声女士鞠躬道歉。两位身家亿万的公司高层,被听证会主席蓝托斯训斥为"科技和金钱上的巨人、道德上的侏儒"。

虽然蓝托斯长期以来在国会中支持美国政府的人权外交政策,对中国的批评甚为严厉,但就师涛桉件而论,蓝托斯的批评一点也不过分。雅虎的做法如同二战中协助纳粹屠杀犹太人的IBM公司一样,为国际上善良的人们所不齿。雅虎辩解说,他们的做法是遵守所在地的法律,这一点站不住脚。向中国国安局提供师涛个人电邮信息的,是在香港注册的雅虎香港控股有限公司,雅虎香港根本不存在要遵守中国大陆法律的问题。况且,就算雅虎到中国经营要遵守中国法律,也应当首先遵守国际法中的人权公约。在中国和世界任何国家,国际法均优先于当地法。事实表明,他们从未考虑用户师涛的安危,没有向中国当局抗辩,更没有尝试循司法途径抗争,以保障其客户的私隐 。如果经此师涛一桉仍未能汲取教训,今后如遇同类问题时,极可能重蹈覆辙,令用户身陷险境。外国企业在中国经营,在盈利之外还应当承担社会责任。不能够为了赚钱而不择手段,应当遵守人类社会普遍认同的价值,比如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以及他们自己创业之初秉持的互联网所提倡的信息自由等等。

其实像这样的道德侏儒不止雅虎公司一家,雅虎泄密事件也并非个案,受害者也不止师涛一人。在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中,近几年许多西方互联网公司为了在中国市场开拓业务、赚钱盈利,而置互联网所提倡的言论自由和信息自由于不顾,将人类最基本的伦理价值都抛弃了。这些公司在网路监视与封锁上与中国当局配合,扼杀信息自由,协助当局迫害异己,制造人权悲剧,将中国变成了信息的监狱、迫害异己的监狱。比如,思科(Cisco)公司帮助中国建立"网路长城"(剥夺公民知情权的"金盾工程",微软(Microsoft)公司应中国要求删除包含所谓"敏感"内容的博客,谷歌(Google)公司推出经过了过滤的"谷歌中国"。Skype、雅虎、谷歌、微软、思科公司协助中国当局审查网络,安装文字过滤装置和对用户发送的电子资讯进行过滤等,凡是出现"民主"、"人权"、"六四"、"法轮功"、"中国腐败"等词汇,都会受到警告或搜寻失效。记者无国界组织表示,雅虎已经成了中国警方的线民,中国所监禁的网上异见人士超过其它所有国家的总和。国际大赦组织年度报告指出,近几年在中国因上网发表观点或交换资讯而被捕、遭禁的人数激增,难以计数的民主人士、维权人士和寻求独立思想和外界自由资讯的人士被监控这些高科技公司成了扼杀中国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帮凶,破坏了自由世界传播民主人权价值的努力。

事实上在此前,北京当局曾经要求微软交出它软件加密技术的源代码作为在中国作生意的代价,那时微软选择了抗争,带头组织了一个由美国、日本和欧洲商会所组成的联盟,最终北京当局不得不放弃要求。谷歌早先也与北京当局有些争论,北京曾短暂地封锁了对谷歌搜索引擎的所有通入。但在谷歌的强硬立场下,北京屈服了,谷歌的搜索功能被恢复。

不幸的是,西方公司没有从与中国当局的博弈中得到启发。相反,他们后来更多的是选择了屈服,包括雅虎、微软、谷歌、思科等公司。这无疑是极其短视和愚蠢的做法,正如一幢摩天大厦必须有厚实的根基,一个现代社会的商业巨人不能没有良好的声誉和理念。他们必须为公众、为社会担当一部分道义责任,促进社会公正、维护基本人权。倘若惟利是图、牺牲正义原则,纵然拥有巨额资产规模,也只是蓝托斯所训斥的道德侏儒,最终毁掉的将是公司自己的前途。据《市场观察》报道,去年二月美国国会听证会后,Google股价下跌27%。就在11月6日听证会当天,雅虎的股票又下降了五个百分点。

对于这些高科技公司的恶行,文明世界不能默不作声或做旁观者,应当站出来大声批评、谴责他们的丑恶行径,让他们听到舆论的压力、道德的评判和强大的民意。要他们今后必须杜绝师涛此类的事件,使他们在参与制造人权桉件、妨碍信息的自由流通时不得不再三思考,因为作恶必将付出相当沉重的代价。

在今次国会听证会上,杨致远介绍了雅虎出资设立奖学金,赞助非政府组织,促进人权与新闻自由。这些行动都发生在去年二月国会听证会之后,也就是说道德、善举是可以逼出来的。在师涛和另一位雅虎受害者王小宁的家属在美国起诉雅虎之后,11月13日,雅虎与师涛、王小宁的家人达成庭外和解,雅虎同意支付律师诉讼费,对师涛和王小宁的家人提供财务、人道和法律上的支持,并将成立基金会援助其他的异议人士。总裁杨致远当日发表一份书面声明表示:"雅虎将坚定致力于在全球支持言论自由与隐私权"。

对于雅虎立场的转变,我们表示欢迎,这也是国会议员、人权团体及新闻媒体等国际正义力量督促的结果。我们期待雅虎案件成为一个契机,今后所有的国际互联网公司都能改变只顾生意 、不讲原则的做法,顶住专权的压力及不当干预,免于自己成为打压言论自由的帮凶,以确保互联网是自由的沟通工具,而不是政治陷阱。在原则与利益之间,那些互联网公司巨头今后应该勇敢选择前者,来捍卫网络自由的价值,帮助民众突破当局的监控和封锁,给中国带来互联网的自由。

自由社会也应该认真考虑,如何挽救在中国面临重重困境的互联网世界。自由社会的政府应该为个体公司提供后盾,让所有的公司联合起来按照共同的原则与法令行事。对于主动配合恶法迫害异见人士的本国公司,自由世界的政府有责任审视他们对本国法律和国际公约的遵守,对他们提出警告并予以制止。各国政府至少应该保证本国政府、公司和公民不去干涉网络自由,不让雅虎的悲剧重演。同时,他们可以考虑对各种尝试打破网络封锁的努力进行必要的援助。

对于中国当局而言,在经济基本上已经与国际接轨、科技进步带来资讯交流极大方便的今天,应当考虑取消对海外网络的封锁,让中国民众可以真正自由地使用互联网,让中国民众可以像西方国家的人民那样,可以在互联网上自由发表言论,传播资讯,让中国民众享有真正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

唯如此,才能让中国逐渐挣脱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钳制的枷锁,让师涛和其他的独立思考人士不再被关进阴暗的监牢里备受煎熬。


02-23-2008修订(11-17-2007初稿)







各国政府至少应该保证本国政府、公司和公民不去干涉网络自由,不让雅虎的悲剧重演。


   
雅虎创办人杨致远于08年2月21日致函即将访华的美国国务卿赖斯,希望她协助要求中国政府,释放在押的师涛和王小宁。杨致远在信中表示,他对于师涛和王小宁因此坐牢而深感遗憾,同时,这也不符合雅虎公司的价值观。杨致远去年曾在国会表示,雅虎承诺在全球保卫人权,该公司建立在开放资讯交流以及使用者的信赖上面,他们深信言论自由和隐私权的重要。杨致远也说,他知道世上有些国家会因为人们在网上说出心里的话而把人下狱,这违反他个人的专业信念的。

美国雅虎公司继被控向中国官方提供用户资讯,导致中国活动人士,记者师涛和网络作家王小宁被捕入狱的两个桉件达成庭外和解后,21日再次受到两名中国用户指控。07年11月6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就全球互联网巨擘雅虎公司对师涛桉提供不实讯息举办听证会,调查雅虎向中国国安部门提供用户师涛的个人私隐资料,导致这位中国记者被迫害一事。04年湖南《当代商报》记者师涛用个人雅虎电邮向海外网站透露,当局要求各媒体单位不得报道有关六四15周年事件、法轮功和普通群众群体上访等内容。师涛因此以所谓泄露国家机密罪被判10年重刑,至今仍在狱中。

此事曾在海外引起轩然大波,西方国家主流媒体纷纷谴责雅虎不道德的帮凶行为。6号的听证会上,雅虎总裁杨致远和执行副总裁卡拉汉两人在宣读证词前,对异议人士和他们家属蒙受的不幸表示道歉,并起身向师涛的母亲高琴声女士鞠躬道歉。两位身家亿万的公司高层,被听证会主席蓝托斯训斥为"科技和金钱上的巨人、道德上的侏儒"。

虽然蓝托斯长期以来在国会中支持美国政府的人权外交政策,对中国的批评甚为严厉,但就师涛桉件而论,蓝托斯的批评一点也不过分。雅虎的做法如同二战中协助纳粹屠杀犹太人的IBM公司一样,为国际上善良的人们所不齿。雅虎辩解说,他们的做法是遵守所在地的法律,这一点站不住脚。向中国国安局提供师涛个人电邮信息的,是在香港注册的雅虎香港控股有限公司,雅虎香港根本不存在要遵守中国大陆法律的问题。况且,就算雅虎到中国经营要遵守中国法律,也应当首先遵守国际法中的人权公约。在中国和世界任何国家,国际法均优先于当地法。事实表明,他们从未考虑用户师涛的安危,没有向中国当局抗辩,更没有尝试循司法途径抗争,以保障其客户的私隐 。如果经此师涛一桉仍未能汲取教训,今后如遇同类问题时,极可能重蹈覆辙,令用户身陷险境。外国企业在中国经营,在盈利之外还应当承担社会责任。不能够为了赚钱而不择手段,应当遵守人类社会普遍认同的价值,比如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以及他们自己创业之初秉持的互联网所提倡的信息自由等等。

其实像这样的道德侏儒不止雅虎公司一家,雅虎泄密事件也并非个案,受害者也不止师涛一人。在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中,近几年许多西方互联网公司为了在中国市场开拓业务、赚钱盈利,而置互联网所提倡的言论自由和信息自由于不顾,将人类最基本的伦理价值都抛弃了。这些公司在网路监视与封锁上与中国当局配合,扼杀信息自由,协助当局迫害异己,制造人权悲剧,将中国变成了信息的监狱、迫害异己的监狱。比如,思科(Cisco)公司帮助中国建立"网路长城"(剥夺公民知情权的"金盾工程",微软(Microsoft)公司应中国要求删除包含所谓"敏感"内容的博客,谷歌(Google)公司推出经过了过滤的"谷歌中国"。Skype、雅虎、谷歌、微软、思科公司协助中国当局审查网络,安装文字过滤装置和对用户发送的电子资讯进行过滤等,凡是出现"民主"、"人权"、"六四"、"法轮功"、"中国腐败"等词汇,都会受到警告或搜寻失效。记者无国界组织表示,雅虎已经成了中国警方的线民,中国所监禁的网上异见人士超过其它所有国家的总和。国际大赦组织年度报告指出,近几年在中国因上网发表观点或交换资讯而被捕、遭禁的人数激增,难以计数的民主人士、维权人士和寻求独立思想和外界自由资讯的人士被监控这些高科技公司成了扼杀中国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帮凶,破坏了自由世界传播民主人权价值的努力。

事实上在此前,北京当局曾经要求微软交出它软件加密技术的源代码作为在中国作生意的代价,那时微软选择了抗争,带头组织了一个由美国、日本和欧洲商会所组成的联盟,最终北京当局不得不放弃要求。谷歌早先也与北京当局有些争论,北京曾短暂地封锁了对谷歌搜索引擎的所有通入。但在谷歌的强硬立场下,北京屈服了,谷歌的搜索功能被恢复。

不幸的是,西方公司没有从与中国当局的博弈中得到启发。相反,他们后来更多的是选择了屈服,包括雅虎、微软、谷歌、思科等公司。这无疑是极其短视和愚蠢的做法,正如一幢摩天大厦必须有厚实的根基,一个现代社会的商业巨人不能没有良好的声誉和理念。他们必须为公众、为社会担当一部分道义责任,促进社会公正、维护基本人权。倘若惟利是图、牺牲正义原则,纵然拥有巨额资产规模,也只是蓝托斯所训斥的道德侏儒,最终毁掉的将是公司自己的前途。据《市场观察》报道,去年二月美国国会听证会后,Google股价下跌27%。就在11月6日听证会当天,雅虎的股票又下降了五个百分点。

对于这些高科技公司的恶行,文明世界不能默不作声或做旁观者,应当站出来大声批评、谴责他们的丑恶行径,让他们听到舆论的压力、道德的评判和强大的民意。要他们今后必须杜绝师涛此类的事件,使他们在参与制造人权桉件、妨碍信息的自由流通时不得不再三思考,因为作恶必将付出相当沉重的代价。

在今次国会听证会上,杨致远介绍了雅虎出资设立奖学金,赞助非政府组织,促进人权与新闻自由。这些行动都发生在去年二月国会听证会之后,也就是说道德、善举是可以逼出来的。在师涛和另一位雅虎受害者王小宁的家属在美国起诉雅虎之后,11月13日,雅虎与师涛、王小宁的家人达成庭外和解,雅虎同意支付律师诉讼费,对师涛和王小宁的家人提供财务、人道和法律上的支持,并将成立基金会援助其他的异议人士。总裁杨致远当日发表一份书面声明表示:"雅虎将坚定致力于在全球支持言论自由与隐私权"。

对于雅虎立场的转变,我们表示欢迎,这也是国会议员、人权团体及新闻媒体等国际正义力量督促的结果。我们期待雅虎案件成为一个契机,今后所有的国际互联网公司都能改变只顾生意 、不讲原则的做法,顶住专权的压力及不当干预,免于自己成为打压言论自由的帮凶,以确保互联网是自由的沟通工具,而不是政治陷阱。在原则与利益之间,那些互联网公司巨头今后应该勇敢选择前者,来捍卫网络自由的价值,帮助民众突破当局的监控和封锁,给中国带来互联网的自由。

自由社会也应该认真考虑,如何挽救在中国面临重重困境的互联网世界。自由社会的政府应该为个体公司提供后盾,让所有的公司联合起来按照共同的原则与法令行事。对于主动配合恶法迫害异见人士的本国公司,自由世界的政府有责任审视他们对本国法律和国际公约的遵守,对他们提出警告并予以制止。各国政府至少应该保证本国政府、公司和公民不去干涉网络自由,不让雅虎的悲剧重演。同时,他们可以考虑对各种尝试打破网络封锁的努力进行必要的援助。

对于中国当局而言,在经济基本上已经与国际接轨、科技进步带来资讯交流极大方便的今天,应当考虑取消对海外网络的封锁,让中国民众可以真正自由地使用互联网,让中国民众可以像西方国家的人民那样,可以在互联网上自由发表言论,传播资讯,让中国民众享有真正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

唯如此,才能让中国逐渐挣脱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钳制的枷锁,让师涛和其他的独立思考人士不再被关进阴暗的监牢里备受煎熬。


02-23-2008修订(11-17-2007初稿)







各国政府至少应该保证本国政府、公司和公民不去干涉网络自由,不让雅虎的悲剧重演。


   
雅虎创办人杨致远于08年2月21日致函即将访华的美国国务卿赖斯,希望她协助要求中国政府,释放在押的师涛和王小宁。杨致远在信中表示,他对于师涛和王小宁因此坐牢而深感遗憾,同时,这也不符合雅虎公司的价值观。杨致远去年曾在国会表示,雅虎承诺在全球保卫人权,该公司建立在开放资讯交流以及使用者的信赖上面,他们深信言论自由和隐私权的重要。杨致远也说,他知道世上有些国家会因为人们在网上说出心里的话而把人下狱,这违反他个人的专业信念的。

美国雅虎公司继被控向中国官方提供用户资讯,导致中国活动人士,记者师涛和网络作家王小宁被捕入狱的两个桉件达成庭外和解后,21日再次受到两名中国用户指控。07年11月6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就全球互联网巨擘雅虎公司对师涛桉提供不实讯息举办听证会,调查雅虎向中国国安部门提供用户师涛的个人私隐资料,导致这位中国记者被迫害一事。04年湖南《当代商报》记者师涛用个人雅虎电邮向海外网站透露,当局要求各媒体单位不得报道有关六四15周年事件、法轮功和普通群众群体上访等内容。师涛因此以所谓泄露国家机密罪被判10年重刑,至今仍在狱中。

此事曾在海外引起轩然大波,西方国家主流媒体纷纷谴责雅虎不道德的帮凶行为。6号的听证会上,雅虎总裁杨致远和执行副总裁卡拉汉两人在宣读证词前,对异议人士和他们家属蒙受的不幸表示道歉,并起身向师涛的母亲高琴声女士鞠躬道歉。两位身家亿万的公司高层,被听证会主席蓝托斯训斥为"科技和金钱上的巨人、道德上的侏儒"。

虽然蓝托斯长期以来在国会中支持美国政府的人权外交政策,对中国的批评甚为严厉,但就师涛桉件而论,蓝托斯的批评一点也不过分。雅虎的做法如同二战中协助纳粹屠杀犹太人的IBM公司一样,为国际上善良的人们所不齿。雅虎辩解说,他们的做法是遵守所在地的法律,这一点站不住脚。向中国国安局提供师涛个人电邮信息的,是在香港注册的雅虎香港控股有限公司,雅虎香港根本不存在要遵守中国大陆法律的问题。况且,就算雅虎到中国经营要遵守中国法律,也应当首先遵守国际法中的人权公约。在中国和世界任何国家,国际法均优先于当地法。事实表明,他们从未考虑用户师涛的安危,没有向中国当局抗辩,更没有尝试循司法途径抗争,以保障其客户的私隐 。如果经此师涛一桉仍未能汲取教训,今后如遇同类问题时,极可能重蹈覆辙,令用户身陷险境。外国企业在中国经营,在盈利之外还应当承担社会责任。不能够为了赚钱而不择手段,应当遵守人类社会普遍认同的价值,比如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以及他们自己创业之初秉持的互联网所提倡的信息自由等等。

其实像这样的道德侏儒不止雅虎公司一家,雅虎泄密事件也并非个案,受害者也不止师涛一人。在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中,近几年许多西方互联网公司为了在中国市场开拓业务、赚钱盈利,而置互联网所提倡的言论自由和信息自由于不顾,将人类最基本的伦理价值都抛弃了。这些公司在网路监视与封锁上与中国当局配合,扼杀信息自由,协助当局迫害异己,制造人权悲剧,将中国变成了信息的监狱、迫害异己的监狱。比如,思科(Cisco)公司帮助中国建立"网路长城"(剥夺公民知情权的"金盾工程",微软(Microsoft)公司应中国要求删除包含所谓"敏感"内容的博客,谷歌(Google)公司推出经过了过滤的"谷歌中国"。Skype、雅虎、谷歌、微软、思科公司协助中国当局审查网络,安装文字过滤装置和对用户发送的电子资讯进行过滤等,凡是出现"民主"、"人权"、"六四"、"法轮功"、"中国腐败"等词汇,都会受到警告或搜寻失效。记者无国界组织表示,雅虎已经成了中国警方的线民,中国所监禁的网上异见人士超过其它所有国家的总和。国际大赦组织年度报告指出,近几年在中国因上网发表观点或交换资讯而被捕、遭禁的人数激增,难以计数的民主人士、维权人士和寻求独立思想和外界自由资讯的人士被监控这些高科技公司成了扼杀中国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帮凶,破坏了自由世界传播民主人权价值的努力。

事实上在此前,北京当局曾经要求微软交出它软件加密技术的源代码作为在中国作生意的代价,那时微软选择了抗争,带头组织了一个由美国、日本和欧洲商会所组成的联盟,最终北京当局不得不放弃要求。谷歌早先也与北京当局有些争论,北京曾短暂地封锁了对谷歌搜索引擎的所有通入。但在谷歌的强硬立场下,北京屈服了,谷歌的搜索功能被恢复。

不幸的是,西方公司没有从与中国当局的博弈中得到启发。相反,他们后来更多的是选择了屈服,包括雅虎、微软、谷歌、思科等公司。这无疑是极其短视和愚蠢的做法,正如一幢摩天大厦必须有厚实的根基,一个现代社会的商业巨人不能没有良好的声誉和理念。他们必须为公众、为社会担当一部分道义责任,促进社会公正、维护基本人权。倘若惟利是图、牺牲正义原则,纵然拥有巨额资产规模,也只是蓝托斯所训斥的道德侏儒,最终毁掉的将是公司自己的前途。据《市场观察》报道,去年二月美国国会听证会后,Google股价下跌27%。就在11月6日听证会当天,雅虎的股票又下降了五个百分点。

对于这些高科技公司的恶行,文明世界不能默不作声或做旁观者,应当站出来大声批评、谴责他们的丑恶行径,让他们听到舆论的压力、道德的评判和强大的民意。要他们今后必须杜绝师涛此类的事件,使他们在参与制造人权桉件、妨碍信息的自由流通时不得不再三思考,因为作恶必将付出相当沉重的代价。

在今次国会听证会上,杨致远介绍了雅虎出资设立奖学金,赞助非政府组织,促进人权与新闻自由。这些行动都发生在去年二月国会听证会之后,也就是说道德、善举是可以逼出来的。在师涛和另一位雅虎受害者王小宁的家属在美国起诉雅虎之后,11月13日,雅虎与师涛、王小宁的家人达成庭外和解,雅虎同意支付律师诉讼费,对师涛和王小宁的家人提供财务、人道和法律上的支持,并将成立基金会援助其他的异议人士。总裁杨致远当日发表一份书面声明表示:"雅虎将坚定致力于在全球支持言论自由与隐私权"。

对于雅虎立场的转变,我们表示欢迎,这也是国会议员、人权团体及新闻媒体等国际正义力量督促的结果。我们期待雅虎案件成为一个契机,今后所有的国际互联网公司都能改变只顾生意 、不讲原则的做法,顶住专权的压力及不当干预,免于自己成为打压言论自由的帮凶,以确保互联网是自由的沟通工具,而不是政治陷阱。在原则与利益之间,那些互联网公司巨头今后应该勇敢选择前者,来捍卫网络自由的价值,帮助民众突破当局的监控和封锁,给中国带来互联网的自由。

自由社会也应该认真考虑,如何挽救在中国面临重重困境的互联网世界。自由社会的政府应该为个体公司提供后盾,让所有的公司联合起来按照共同的原则与法令行事。对于主动配合恶法迫害异见人士的本国公司,自由世界的政府有责任审视他们对本国法律和国际公约的遵守,对他们提出警告并予以制止。各国政府至少应该保证本国政府、公司和公民不去干涉网络自由,不让雅虎的悲剧重演。同时,他们可以考虑对各种尝试打破网络封锁的努力进行必要的援助。

对于中国当局而言,在经济基本上已经与国际接轨、科技进步带来资讯交流极大方便的今天,应当考虑取消对海外网络的封锁,让中国民众可以真正自由地使用互联网,让中国民众可以像西方国家的人民那样,可以在互联网上自由发表言论,传播资讯,让中国民众享有真正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

唯如此,才能让中国逐渐挣脱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钳制的枷锁,让师涛和其他的独立思考人士不再被关进阴暗的监牢里备受煎熬。


02-23-2008修订(11-17-2007初稿)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