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豆腐渣工程"下的"豆腐干"的惨剧为汶山特大地震遇难的孩子们而作
李咏胜(四川)



难道我们真的是一个唯利是图,为富不仁,丑陋短视的民族吗?


 
公元二千零八年的五月十二日,对每一个尚有人性体温的人来说,都不是一个好日子因为这一天在地球北半球(东经31.0、北纬103.4)一个叫作四川汶川县的地方,突发了一次人类近几十年来罕见的8.0级特大地震。于是顷刻间,所有中国人的眼睛都牢牢地指向中国新闻,聚焦在"四川汶川特大地震"于是顷刻间,所有世界友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中国,投向了四川,投向了那个昨天还不著名的小地方"四川汶山"于是顷刻间,所有的人们都只好带着十分惊恐,百般无赖,千种悲悯的复杂心态守在电视机前,求神拜佛般地期盼着灾难的转瞬即逝,宗教信徒般虔诚地祈祷着震区灾民的个个平安
 
然而,让人们不想也不愿面对的悲剧画面还是不断出现在眼前:处于震中区的四川汶川县与处于震中边缘地带的成都都江堰市、彭州市、广元市、广元市青川县、绵阳市北川县、绵阳市安县、德阳市绵竹市、什邡市等地、市的大部分建筑物大多都已化为断壁残垣,数以十万计的黎民百姓被掩埋在废墟之中截至此时为止,已经造成四川乃至全国近数百万人受灾,数十万人受伤,近七万人遇难,近二万人失踪的国难悲剧。面对此情此景,没有人不被这个令人惊魂摄魄的旷世灾难深深震撼了。但这其种最为令人沭目惊心且不忍目睹的是,在这个大灾难中受害最惨烈,死伤最惨重的竟然是中、小学的学生、幼儿园的孩子。据多家媒体披露此次大地震,至今已经造使震区6898间校舍倒塌,1000多所中、小学、幼儿园被夷为平地。在现已查明的受伤者和死难者中,中、小学的学生、幼儿园的孩子竟占了近五分之一。这中间受灾最严重的北川中学、北川幼儿园、蓥华中学、红白中学、红白小学、洛水中学、龙堰堂中学、武都小学、汉王镇中学、汉王镇技校、东汽中学、五福镇富新小学、汉王镇小学、聚源镇中学、新建小学、向峨坝中学、向乡峨乡中学、向峨乡幼儿园、漩口中学、映秀小学、茅坝职中、茅坝小学、平通镇小学、八角镇小学、洛水镇小学、红光小学、东湖小学、木鱼小学、青川中学、安县小学等数十所学校的校舍则几乎是荡然无存,一片残砖断瓦。尤其是当我们看到那一具又一具从塌陷下去的校舍中挖出的学生和幼儿园孩子的遗体时,真正是肝肠寸断,欲哭无泪:这那里是人体,分明是一块块特制而成的"豆腐干"呀!这里,我不禁想起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一个悲惨故事来,那是一群德国法西斯军人在活埋犹太人的孩子时,一个几岁的犹太小女孩大胆走到持卡宾枪的德国军官面前敬礼,然后哀求道:"叔叔,请你把我埋浅点,埋深了妈妈找不到我,她会很伤心的!"但眼前这些被深埋废墟下的学生和孩子,他们的妈妈怕是永远找不到他们了。因而面对如此惨痛的灾难现实,我作为一个还流着中国血、中国泪的子民,不得不强忍着殊心的悲痛,认真反思这些年来学校修建中普遍存在着的腐败问题"豆腐渣工程"了。
 
也许在中国人太呆滞和麻木的神经元里,天灾人祸是历朝历代都在所难的事,没有什么值得怨天尤人的。换句悦耳动听的话説就是:"忘记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但是面对如此天灾人祸并行而来的大灾大难,我们未必能够闭着眼睛把一切都忘记吧?须知,每一个看过"四川汶川特大地震"新闻报道的人都知道:将1000多名中、小学生深埋在废墟下的北川县中学教学楼,是在地震时5秒钟就坍塌了的;将500多名幼儿园孩子深埋在废墟下的北川县幼儿园楼,也是在地震时6秒钟就坍塌的,至于像什邡市蓥华中学、绵竹市五福镇富新小学那些在地震时7秒钟就被压成"豆腐干"的中、小学学生和幼儿园孩子就不知有多少了!而面对社会舆论对此次地震中为何中、小学校为倒塌最多,学生为何伤亡最重的责难,曾听有关政府官员解辩说,中、小学校舍之所以倒塌最多,是由于地震发生时学生们正在上课,教学楼负载力过大造成的。粗听此言似乎不无道理,但用心细想就会见出它的荒谬之处来。因为地震发生时所有的政府机关不是也在上班,未必老天爷也惧怕官府而网开一面不成?现今大量暴露出来的残酷事实证明,中、小学、幼儿园校舍为什么坍塌最快最多最烈,原因正是是由于它们中的大多数建筑物都是"豆腐渣"构成的制作预制板的钢精跟铁丝一样细,有的竟连铁丝也没有,建筑水泥多数是由沙子和泥土混合而成,一般人用手便可把它们分开揉碎。由此见出如此粗劣的"豆腐渣工程"别说7级以上地震,恐怕连5、6级地震也难幸免于难。何以如此呢,请看某报记者只能诉诸于网上的采访日记:校园不倒的秘密:据摄影记者李兄讲,某市某小学在周边学校纷纷垮塌,压死压伤孩子无数的情况下,居然屹立不倒。不仅不倒,甚至连破损的痕迹都没有。这引起记者们的关注,纷纷向校长发问,想从中挖出些最牛希望学校之类的正面新闻。但校长面露难色,笑而不答。最后私下里对原先已很熟的记者说:之所以不垮,是因为当初建筑检测部门暗示我们交点费用,但我们没钱,交不出来,于是有关部门就严格按照设计图纸,隔三岔五来认真检查我们的施工质量。如果我们当初有钱交的话,也许这楼早就垮了。坏事如此变成好事,不知谁能笑得出来?"
 
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此次地震中被震塌的政府机关大楼则是少之又少,有的地方甚至还安然无恙,损毁无几。究其原因则是这些政府机关大楼的建筑材料都是超标准的,足够抗强震的。对此曾有一个像政府机关大楼一样震不倒的生动事例,被当地人传为佳话。那是在北川县同样处于强震中心的五所希望小学无一所受损,数百学生无一人受伤。究其原因则是这五所希望小学是由一个叫刘汉的企业家所捐资修建,他在修建它们之时,只因是完全按照"百年大计"来选材施工的,故而杜绝了任何"豆腐渣工程"恶行的发生,所以才避免了这场灾难在这五所希望小学的上演。
 
目睹着上述种种存在的不合理性,我禁不住要仰天呼问:"为什么受灾最惨的总是学生和幼儿园的孩子呀?"由此,又使我再次想到了同样也是地震多发区域的日本来。记得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日本,举国已是满目疮痍,一片废墟。但日本国民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小家利益,反而想到的国家和民族的未来。他们纷纷投书国会说,我们现在是荣誉感丧失了,自尊心没有了,但无论自己再受苦受累也要办好学校,让我们的下一代受到最好的教育,这样国家和民族才会存有着希望和未来。因此战后的日本搞得最好的就是教育,修建得最好的就是学校。因此学校平时是人们最爱流连的花园和风景区,而每当地震、台风等灾难发生时,学校就是人们最安全的避难所。日本所以会有后来的迅速崛起和强盛,正是得缘于抓好了教育这个决定国家和民族发展大计的根本命脉,自然也才有了今天的强盛。再说地震、台风等等自然灾害吧,古今来是多少国家和地区都发生过的,并不为奇。而足以令人"拍案惊奇"的是,即便你翻遍世界各国的受灾史,也找不到像中国这样一个受灾学校领先,灾情学校最重的惨痛例子。
 
曾记得过去多年来,我们总是喋喋不休地叨念:"学生是国家的希望和未来","孩子是祖国的花朵",然而残酷的震灾现实却再次反证出了我们真实的非人性的一面:我们仍在用美丽动人的谎言摧残着国家和民族的希望和未来。因此之故,对于这次大地震中暴露出来的"豆腐渣工程"问题,我们绝不能听之任之,熟视无睹。因为太多太多的教训告诉我们,中国存在的任何社会问题,从来都不是孤立的。有谁敢保证四川地震灾区学校中出现的"豆腐渣工程",在全国其它地方不会有?试想想看,假如这次地震的震区再大一些,那么又将有多少中、小学生和幼儿园孩子要成为"豆腐干"呢?再假如明天灾害以新的方式降临,那么又将有多少中、小学生和幼儿园孩子会成为牺牲品呢?显然,这绝不是耸人听闻的乌鸦之言。难道我们唯有等待灾难到来之后才抱头痛哭,然后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一番吗?难道我们能够为了社会的某种局部和谐就公然放任那些权力寻租,官商勾结的腐败分子和黑心建筑商们继续危害国家和民族的希望与未来吗?难道我们真的是一个唯利是图,为富不仁,丑陋短视的民族,而始终不能像大和民族那么视教育为国家立足之本吗?所以,我想在此向国民大声疾呼的是:尽快在全社会凝集起一股强大的正义力量,一方面对全国所有的中、小学校舍和幼儿园校舍,进行一次建筑质量的大检查,对那些有安全隐患的校舍尽快进行修整完善;一方面对所有在地震中倒塌的中、小学校舍和幼儿园校舍,进行一次彻底的建筑质量评审鉴定,并对那些参与"豆腐渣工程"的责任人,逐一进行严惩以平民怒众怨,以惩前毖后和警示后人。另方面及早从体制层面进行深刻的社会改革,从而真正在源头上形成一套反腐败,遏制"豆腐渣工程"产生的铁壁,以便从根本上堵截"豆腐渣工程"以新的方式再度产生。因为唯有这样,才能告慰那些在这次震灾中无辜死难的学生和孩子们的亡灵于地下,进而真正让祖国的花朵们由此之后能够欢快自由地绽放出光彩,真正让国家和民族充满了自强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希望和未来。
 
救救孩子!(鲁迅先生常常对我耳语)否则,悲剧的历史和悲剧的现实从来都是互为因果循环的。
 

二00八年五月二十七日夜愤笔
 






难道我们真的是一个唯利是图,为富不仁,丑陋短视的民族吗?


 
公元二千零八年的五月十二日,对每一个尚有人性体温的人来说,都不是一个好日子因为这一天在地球北半球(东经31.0、北纬103.4)一个叫作四川汶川县的地方,突发了一次人类近几十年来罕见的8.0级特大地震。于是顷刻间,所有中国人的眼睛都牢牢地指向中国新闻,聚焦在"四川汶川特大地震"于是顷刻间,所有世界友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中国,投向了四川,投向了那个昨天还不著名的小地方"四川汶山"于是顷刻间,所有的人们都只好带着十分惊恐,百般无赖,千种悲悯的复杂心态守在电视机前,求神拜佛般地期盼着灾难的转瞬即逝,宗教信徒般虔诚地祈祷着震区灾民的个个平安
 
然而,让人们不想也不愿面对的悲剧画面还是不断出现在眼前:处于震中区的四川汶川县与处于震中边缘地带的成都都江堰市、彭州市、广元市、广元市青川县、绵阳市北川县、绵阳市安县、德阳市绵竹市、什邡市等地、市的大部分建筑物大多都已化为断壁残垣,数以十万计的黎民百姓被掩埋在废墟之中截至此时为止,已经造成四川乃至全国近数百万人受灾,数十万人受伤,近七万人遇难,近二万人失踪的国难悲剧。面对此情此景,没有人不被这个令人惊魂摄魄的旷世灾难深深震撼了。但这其种最为令人沭目惊心且不忍目睹的是,在这个大灾难中受害最惨烈,死伤最惨重的竟然是中、小学的学生、幼儿园的孩子。据多家媒体披露此次大地震,至今已经造使震区6898间校舍倒塌,1000多所中、小学、幼儿园被夷为平地。在现已查明的受伤者和死难者中,中、小学的学生、幼儿园的孩子竟占了近五分之一。这中间受灾最严重的北川中学、北川幼儿园、蓥华中学、红白中学、红白小学、洛水中学、龙堰堂中学、武都小学、汉王镇中学、汉王镇技校、东汽中学、五福镇富新小学、汉王镇小学、聚源镇中学、新建小学、向峨坝中学、向乡峨乡中学、向峨乡幼儿园、漩口中学、映秀小学、茅坝职中、茅坝小学、平通镇小学、八角镇小学、洛水镇小学、红光小学、东湖小学、木鱼小学、青川中学、安县小学等数十所学校的校舍则几乎是荡然无存,一片残砖断瓦。尤其是当我们看到那一具又一具从塌陷下去的校舍中挖出的学生和幼儿园孩子的遗体时,真正是肝肠寸断,欲哭无泪:这那里是人体,分明是一块块特制而成的"豆腐干"呀!这里,我不禁想起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一个悲惨故事来,那是一群德国法西斯军人在活埋犹太人的孩子时,一个几岁的犹太小女孩大胆走到持卡宾枪的德国军官面前敬礼,然后哀求道:"叔叔,请你把我埋浅点,埋深了妈妈找不到我,她会很伤心的!"但眼前这些被深埋废墟下的学生和孩子,他们的妈妈怕是永远找不到他们了。因而面对如此惨痛的灾难现实,我作为一个还流着中国血、中国泪的子民,不得不强忍着殊心的悲痛,认真反思这些年来学校修建中普遍存在着的腐败问题"豆腐渣工程"了。
 
也许在中国人太呆滞和麻木的神经元里,天灾人祸是历朝历代都在所难的事,没有什么值得怨天尤人的。换句悦耳动听的话説就是:"忘记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但是面对如此天灾人祸并行而来的大灾大难,我们未必能够闭着眼睛把一切都忘记吧?须知,每一个看过"四川汶川特大地震"新闻报道的人都知道:将1000多名中、小学生深埋在废墟下的北川县中学教学楼,是在地震时5秒钟就坍塌了的;将500多名幼儿园孩子深埋在废墟下的北川县幼儿园楼,也是在地震时6秒钟就坍塌的,至于像什邡市蓥华中学、绵竹市五福镇富新小学那些在地震时7秒钟就被压成"豆腐干"的中、小学学生和幼儿园孩子就不知有多少了!而面对社会舆论对此次地震中为何中、小学校为倒塌最多,学生为何伤亡最重的责难,曾听有关政府官员解辩说,中、小学校舍之所以倒塌最多,是由于地震发生时学生们正在上课,教学楼负载力过大造成的。粗听此言似乎不无道理,但用心细想就会见出它的荒谬之处来。因为地震发生时所有的政府机关不是也在上班,未必老天爷也惧怕官府而网开一面不成?现今大量暴露出来的残酷事实证明,中、小学、幼儿园校舍为什么坍塌最快最多最烈,原因正是是由于它们中的大多数建筑物都是"豆腐渣"构成的制作预制板的钢精跟铁丝一样细,有的竟连铁丝也没有,建筑水泥多数是由沙子和泥土混合而成,一般人用手便可把它们分开揉碎。由此见出如此粗劣的"豆腐渣工程"别说7级以上地震,恐怕连5、6级地震也难幸免于难。何以如此呢,请看某报记者只能诉诸于网上的采访日记:校园不倒的秘密:据摄影记者李兄讲,某市某小学在周边学校纷纷垮塌,压死压伤孩子无数的情况下,居然屹立不倒。不仅不倒,甚至连破损的痕迹都没有。这引起记者们的关注,纷纷向校长发问,想从中挖出些最牛希望学校之类的正面新闻。但校长面露难色,笑而不答。最后私下里对原先已很熟的记者说:之所以不垮,是因为当初建筑检测部门暗示我们交点费用,但我们没钱,交不出来,于是有关部门就严格按照设计图纸,隔三岔五来认真检查我们的施工质量。如果我们当初有钱交的话,也许这楼早就垮了。坏事如此变成好事,不知谁能笑得出来?"
 
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此次地震中被震塌的政府机关大楼则是少之又少,有的地方甚至还安然无恙,损毁无几。究其原因则是这些政府机关大楼的建筑材料都是超标准的,足够抗强震的。对此曾有一个像政府机关大楼一样震不倒的生动事例,被当地人传为佳话。那是在北川县同样处于强震中心的五所希望小学无一所受损,数百学生无一人受伤。究其原因则是这五所希望小学是由一个叫刘汉的企业家所捐资修建,他在修建它们之时,只因是完全按照"百年大计"来选材施工的,故而杜绝了任何"豆腐渣工程"恶行的发生,所以才避免了这场灾难在这五所希望小学的上演。
 
目睹着上述种种存在的不合理性,我禁不住要仰天呼问:"为什么受灾最惨的总是学生和幼儿园的孩子呀?"由此,又使我再次想到了同样也是地震多发区域的日本来。记得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日本,举国已是满目疮痍,一片废墟。但日本国民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小家利益,反而想到的国家和民族的未来。他们纷纷投书国会说,我们现在是荣誉感丧失了,自尊心没有了,但无论自己再受苦受累也要办好学校,让我们的下一代受到最好的教育,这样国家和民族才会存有着希望和未来。因此战后的日本搞得最好的就是教育,修建得最好的就是学校。因此学校平时是人们最爱流连的花园和风景区,而每当地震、台风等灾难发生时,学校就是人们最安全的避难所。日本所以会有后来的迅速崛起和强盛,正是得缘于抓好了教育这个决定国家和民族发展大计的根本命脉,自然也才有了今天的强盛。再说地震、台风等等自然灾害吧,古今来是多少国家和地区都发生过的,并不为奇。而足以令人"拍案惊奇"的是,即便你翻遍世界各国的受灾史,也找不到像中国这样一个受灾学校领先,灾情学校最重的惨痛例子。
 
曾记得过去多年来,我们总是喋喋不休地叨念:"学生是国家的希望和未来","孩子是祖国的花朵",然而残酷的震灾现实却再次反证出了我们真实的非人性的一面:我们仍在用美丽动人的谎言摧残着国家和民族的希望和未来。因此之故,对于这次大地震中暴露出来的"豆腐渣工程"问题,我们绝不能听之任之,熟视无睹。因为太多太多的教训告诉我们,中国存在的任何社会问题,从来都不是孤立的。有谁敢保证四川地震灾区学校中出现的"豆腐渣工程",在全国其它地方不会有?试想想看,假如这次地震的震区再大一些,那么又将有多少中、小学生和幼儿园孩子要成为"豆腐干"呢?再假如明天灾害以新的方式降临,那么又将有多少中、小学生和幼儿园孩子会成为牺牲品呢?显然,这绝不是耸人听闻的乌鸦之言。难道我们唯有等待灾难到来之后才抱头痛哭,然后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一番吗?难道我们能够为了社会的某种局部和谐就公然放任那些权力寻租,官商勾结的腐败分子和黑心建筑商们继续危害国家和民族的希望与未来吗?难道我们真的是一个唯利是图,为富不仁,丑陋短视的民族,而始终不能像大和民族那么视教育为国家立足之本吗?所以,我想在此向国民大声疾呼的是:尽快在全社会凝集起一股强大的正义力量,一方面对全国所有的中、小学校舍和幼儿园校舍,进行一次建筑质量的大检查,对那些有安全隐患的校舍尽快进行修整完善;一方面对所有在地震中倒塌的中、小学校舍和幼儿园校舍,进行一次彻底的建筑质量评审鉴定,并对那些参与"豆腐渣工程"的责任人,逐一进行严惩以平民怒众怨,以惩前毖后和警示后人。另方面及早从体制层面进行深刻的社会改革,从而真正在源头上形成一套反腐败,遏制"豆腐渣工程"产生的铁壁,以便从根本上堵截"豆腐渣工程"以新的方式再度产生。因为唯有这样,才能告慰那些在这次震灾中无辜死难的学生和孩子们的亡灵于地下,进而真正让祖国的花朵们由此之后能够欢快自由地绽放出光彩,真正让国家和民族充满了自强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希望和未来。
 
救救孩子!(鲁迅先生常常对我耳语)否则,悲剧的历史和悲剧的现实从来都是互为因果循环的。
 

二00八年五月二十七日夜愤笔
 






难道我们真的是一个唯利是图,为富不仁,丑陋短视的民族吗?


 
公元二千零八年的五月十二日,对每一个尚有人性体温的人来说,都不是一个好日子因为这一天在地球北半球(东经31.0、北纬103.4)一个叫作四川汶川县的地方,突发了一次人类近几十年来罕见的8.0级特大地震。于是顷刻间,所有中国人的眼睛都牢牢地指向中国新闻,聚焦在"四川汶川特大地震"于是顷刻间,所有世界友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中国,投向了四川,投向了那个昨天还不著名的小地方"四川汶山"于是顷刻间,所有的人们都只好带着十分惊恐,百般无赖,千种悲悯的复杂心态守在电视机前,求神拜佛般地期盼着灾难的转瞬即逝,宗教信徒般虔诚地祈祷着震区灾民的个个平安
 
然而,让人们不想也不愿面对的悲剧画面还是不断出现在眼前:处于震中区的四川汶川县与处于震中边缘地带的成都都江堰市、彭州市、广元市、广元市青川县、绵阳市北川县、绵阳市安县、德阳市绵竹市、什邡市等地、市的大部分建筑物大多都已化为断壁残垣,数以十万计的黎民百姓被掩埋在废墟之中截至此时为止,已经造成四川乃至全国近数百万人受灾,数十万人受伤,近七万人遇难,近二万人失踪的国难悲剧。面对此情此景,没有人不被这个令人惊魂摄魄的旷世灾难深深震撼了。但这其种最为令人沭目惊心且不忍目睹的是,在这个大灾难中受害最惨烈,死伤最惨重的竟然是中、小学的学生、幼儿园的孩子。据多家媒体披露此次大地震,至今已经造使震区6898间校舍倒塌,1000多所中、小学、幼儿园被夷为平地。在现已查明的受伤者和死难者中,中、小学的学生、幼儿园的孩子竟占了近五分之一。这中间受灾最严重的北川中学、北川幼儿园、蓥华中学、红白中学、红白小学、洛水中学、龙堰堂中学、武都小学、汉王镇中学、汉王镇技校、东汽中学、五福镇富新小学、汉王镇小学、聚源镇中学、新建小学、向峨坝中学、向乡峨乡中学、向峨乡幼儿园、漩口中学、映秀小学、茅坝职中、茅坝小学、平通镇小学、八角镇小学、洛水镇小学、红光小学、东湖小学、木鱼小学、青川中学、安县小学等数十所学校的校舍则几乎是荡然无存,一片残砖断瓦。尤其是当我们看到那一具又一具从塌陷下去的校舍中挖出的学生和幼儿园孩子的遗体时,真正是肝肠寸断,欲哭无泪:这那里是人体,分明是一块块特制而成的"豆腐干"呀!这里,我不禁想起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一个悲惨故事来,那是一群德国法西斯军人在活埋犹太人的孩子时,一个几岁的犹太小女孩大胆走到持卡宾枪的德国军官面前敬礼,然后哀求道:"叔叔,请你把我埋浅点,埋深了妈妈找不到我,她会很伤心的!"但眼前这些被深埋废墟下的学生和孩子,他们的妈妈怕是永远找不到他们了。因而面对如此惨痛的灾难现实,我作为一个还流着中国血、中国泪的子民,不得不强忍着殊心的悲痛,认真反思这些年来学校修建中普遍存在着的腐败问题"豆腐渣工程"了。
 
也许在中国人太呆滞和麻木的神经元里,天灾人祸是历朝历代都在所难的事,没有什么值得怨天尤人的。换句悦耳动听的话説就是:"忘记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但是面对如此天灾人祸并行而来的大灾大难,我们未必能够闭着眼睛把一切都忘记吧?须知,每一个看过"四川汶川特大地震"新闻报道的人都知道:将1000多名中、小学生深埋在废墟下的北川县中学教学楼,是在地震时5秒钟就坍塌了的;将500多名幼儿园孩子深埋在废墟下的北川县幼儿园楼,也是在地震时6秒钟就坍塌的,至于像什邡市蓥华中学、绵竹市五福镇富新小学那些在地震时7秒钟就被压成"豆腐干"的中、小学学生和幼儿园孩子就不知有多少了!而面对社会舆论对此次地震中为何中、小学校为倒塌最多,学生为何伤亡最重的责难,曾听有关政府官员解辩说,中、小学校舍之所以倒塌最多,是由于地震发生时学生们正在上课,教学楼负载力过大造成的。粗听此言似乎不无道理,但用心细想就会见出它的荒谬之处来。因为地震发生时所有的政府机关不是也在上班,未必老天爷也惧怕官府而网开一面不成?现今大量暴露出来的残酷事实证明,中、小学、幼儿园校舍为什么坍塌最快最多最烈,原因正是是由于它们中的大多数建筑物都是"豆腐渣"构成的制作预制板的钢精跟铁丝一样细,有的竟连铁丝也没有,建筑水泥多数是由沙子和泥土混合而成,一般人用手便可把它们分开揉碎。由此见出如此粗劣的"豆腐渣工程"别说7级以上地震,恐怕连5、6级地震也难幸免于难。何以如此呢,请看某报记者只能诉诸于网上的采访日记:校园不倒的秘密:据摄影记者李兄讲,某市某小学在周边学校纷纷垮塌,压死压伤孩子无数的情况下,居然屹立不倒。不仅不倒,甚至连破损的痕迹都没有。这引起记者们的关注,纷纷向校长发问,想从中挖出些最牛希望学校之类的正面新闻。但校长面露难色,笑而不答。最后私下里对原先已很熟的记者说:之所以不垮,是因为当初建筑检测部门暗示我们交点费用,但我们没钱,交不出来,于是有关部门就严格按照设计图纸,隔三岔五来认真检查我们的施工质量。如果我们当初有钱交的话,也许这楼早就垮了。坏事如此变成好事,不知谁能笑得出来?"
 
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此次地震中被震塌的政府机关大楼则是少之又少,有的地方甚至还安然无恙,损毁无几。究其原因则是这些政府机关大楼的建筑材料都是超标准的,足够抗强震的。对此曾有一个像政府机关大楼一样震不倒的生动事例,被当地人传为佳话。那是在北川县同样处于强震中心的五所希望小学无一所受损,数百学生无一人受伤。究其原因则是这五所希望小学是由一个叫刘汉的企业家所捐资修建,他在修建它们之时,只因是完全按照"百年大计"来选材施工的,故而杜绝了任何"豆腐渣工程"恶行的发生,所以才避免了这场灾难在这五所希望小学的上演。
 
目睹着上述种种存在的不合理性,我禁不住要仰天呼问:"为什么受灾最惨的总是学生和幼儿园的孩子呀?"由此,又使我再次想到了同样也是地震多发区域的日本来。记得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日本,举国已是满目疮痍,一片废墟。但日本国民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小家利益,反而想到的国家和民族的未来。他们纷纷投书国会说,我们现在是荣誉感丧失了,自尊心没有了,但无论自己再受苦受累也要办好学校,让我们的下一代受到最好的教育,这样国家和民族才会存有着希望和未来。因此战后的日本搞得最好的就是教育,修建得最好的就是学校。因此学校平时是人们最爱流连的花园和风景区,而每当地震、台风等灾难发生时,学校就是人们最安全的避难所。日本所以会有后来的迅速崛起和强盛,正是得缘于抓好了教育这个决定国家和民族发展大计的根本命脉,自然也才有了今天的强盛。再说地震、台风等等自然灾害吧,古今来是多少国家和地区都发生过的,并不为奇。而足以令人"拍案惊奇"的是,即便你翻遍世界各国的受灾史,也找不到像中国这样一个受灾学校领先,灾情学校最重的惨痛例子。
 
曾记得过去多年来,我们总是喋喋不休地叨念:"学生是国家的希望和未来","孩子是祖国的花朵",然而残酷的震灾现实却再次反证出了我们真实的非人性的一面:我们仍在用美丽动人的谎言摧残着国家和民族的希望和未来。因此之故,对于这次大地震中暴露出来的"豆腐渣工程"问题,我们绝不能听之任之,熟视无睹。因为太多太多的教训告诉我们,中国存在的任何社会问题,从来都不是孤立的。有谁敢保证四川地震灾区学校中出现的"豆腐渣工程",在全国其它地方不会有?试想想看,假如这次地震的震区再大一些,那么又将有多少中、小学生和幼儿园孩子要成为"豆腐干"呢?再假如明天灾害以新的方式降临,那么又将有多少中、小学生和幼儿园孩子会成为牺牲品呢?显然,这绝不是耸人听闻的乌鸦之言。难道我们唯有等待灾难到来之后才抱头痛哭,然后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一番吗?难道我们能够为了社会的某种局部和谐就公然放任那些权力寻租,官商勾结的腐败分子和黑心建筑商们继续危害国家和民族的希望与未来吗?难道我们真的是一个唯利是图,为富不仁,丑陋短视的民族,而始终不能像大和民族那么视教育为国家立足之本吗?所以,我想在此向国民大声疾呼的是:尽快在全社会凝集起一股强大的正义力量,一方面对全国所有的中、小学校舍和幼儿园校舍,进行一次建筑质量的大检查,对那些有安全隐患的校舍尽快进行修整完善;一方面对所有在地震中倒塌的中、小学校舍和幼儿园校舍,进行一次彻底的建筑质量评审鉴定,并对那些参与"豆腐渣工程"的责任人,逐一进行严惩以平民怒众怨,以惩前毖后和警示后人。另方面及早从体制层面进行深刻的社会改革,从而真正在源头上形成一套反腐败,遏制"豆腐渣工程"产生的铁壁,以便从根本上堵截"豆腐渣工程"以新的方式再度产生。因为唯有这样,才能告慰那些在这次震灾中无辜死难的学生和孩子们的亡灵于地下,进而真正让祖国的花朵们由此之后能够欢快自由地绽放出光彩,真正让国家和民族充满了自强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希望和未来。
 
救救孩子!(鲁迅先生常常对我耳语)否则,悲剧的历史和悲剧的现实从来都是互为因果循环的。
 

二00八年五月二十七日夜愤笔
 






难道我们真的是一个唯利是图,为富不仁,丑陋短视的民族吗?


 
公元二千零八年的五月十二日,对每一个尚有人性体温的人来说,都不是一个好日子因为这一天在地球北半球(东经31.0、北纬103.4)一个叫作四川汶川县的地方,突发了一次人类近几十年来罕见的8.0级特大地震。于是顷刻间,所有中国人的眼睛都牢牢地指向中国新闻,聚焦在"四川汶川特大地震"于是顷刻间,所有世界友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中国,投向了四川,投向了那个昨天还不著名的小地方"四川汶山"于是顷刻间,所有的人们都只好带着十分惊恐,百般无赖,千种悲悯的复杂心态守在电视机前,求神拜佛般地期盼着灾难的转瞬即逝,宗教信徒般虔诚地祈祷着震区灾民的个个平安
 
然而,让人们不想也不愿面对的悲剧画面还是不断出现在眼前:处于震中区的四川汶川县与处于震中边缘地带的成都都江堰市、彭州市、广元市、广元市青川县、绵阳市北川县、绵阳市安县、德阳市绵竹市、什邡市等地、市的大部分建筑物大多都已化为断壁残垣,数以十万计的黎民百姓被掩埋在废墟之中截至此时为止,已经造成四川乃至全国近数百万人受灾,数十万人受伤,近七万人遇难,近二万人失踪的国难悲剧。面对此情此景,没有人不被这个令人惊魂摄魄的旷世灾难深深震撼了。但这其种最为令人沭目惊心且不忍目睹的是,在这个大灾难中受害最惨烈,死伤最惨重的竟然是中、小学的学生、幼儿园的孩子。据多家媒体披露此次大地震,至今已经造使震区6898间校舍倒塌,1000多所中、小学、幼儿园被夷为平地。在现已查明的受伤者和死难者中,中、小学的学生、幼儿园的孩子竟占了近五分之一。这中间受灾最严重的北川中学、北川幼儿园、蓥华中学、红白中学、红白小学、洛水中学、龙堰堂中学、武都小学、汉王镇中学、汉王镇技校、东汽中学、五福镇富新小学、汉王镇小学、聚源镇中学、新建小学、向峨坝中学、向乡峨乡中学、向峨乡幼儿园、漩口中学、映秀小学、茅坝职中、茅坝小学、平通镇小学、八角镇小学、洛水镇小学、红光小学、东湖小学、木鱼小学、青川中学、安县小学等数十所学校的校舍则几乎是荡然无存,一片残砖断瓦。尤其是当我们看到那一具又一具从塌陷下去的校舍中挖出的学生和幼儿园孩子的遗体时,真正是肝肠寸断,欲哭无泪:这那里是人体,分明是一块块特制而成的"豆腐干"呀!这里,我不禁想起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一个悲惨故事来,那是一群德国法西斯军人在活埋犹太人的孩子时,一个几岁的犹太小女孩大胆走到持卡宾枪的德国军官面前敬礼,然后哀求道:"叔叔,请你把我埋浅点,埋深了妈妈找不到我,她会很伤心的!"但眼前这些被深埋废墟下的学生和孩子,他们的妈妈怕是永远找不到他们了。因而面对如此惨痛的灾难现实,我作为一个还流着中国血、中国泪的子民,不得不强忍着殊心的悲痛,认真反思这些年来学校修建中普遍存在着的腐败问题"豆腐渣工程"了。
 
也许在中国人太呆滞和麻木的神经元里,天灾人祸是历朝历代都在所难的事,没有什么值得怨天尤人的。换句悦耳动听的话説就是:"忘记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但是面对如此天灾人祸并行而来的大灾大难,我们未必能够闭着眼睛把一切都忘记吧?须知,每一个看过"四川汶川特大地震"新闻报道的人都知道:将1000多名中、小学生深埋在废墟下的北川县中学教学楼,是在地震时5秒钟就坍塌了的;将500多名幼儿园孩子深埋在废墟下的北川县幼儿园楼,也是在地震时6秒钟就坍塌的,至于像什邡市蓥华中学、绵竹市五福镇富新小学那些在地震时7秒钟就被压成"豆腐干"的中、小学学生和幼儿园孩子就不知有多少了!而面对社会舆论对此次地震中为何中、小学校为倒塌最多,学生为何伤亡最重的责难,曾听有关政府官员解辩说,中、小学校舍之所以倒塌最多,是由于地震发生时学生们正在上课,教学楼负载力过大造成的。粗听此言似乎不无道理,但用心细想就会见出它的荒谬之处来。因为地震发生时所有的政府机关不是也在上班,未必老天爷也惧怕官府而网开一面不成?现今大量暴露出来的残酷事实证明,中、小学、幼儿园校舍为什么坍塌最快最多最烈,原因正是是由于它们中的大多数建筑物都是"豆腐渣"构成的制作预制板的钢精跟铁丝一样细,有的竟连铁丝也没有,建筑水泥多数是由沙子和泥土混合而成,一般人用手便可把它们分开揉碎。由此见出如此粗劣的"豆腐渣工程"别说7级以上地震,恐怕连5、6级地震也难幸免于难。何以如此呢,请看某报记者只能诉诸于网上的采访日记:校园不倒的秘密:据摄影记者李兄讲,某市某小学在周边学校纷纷垮塌,压死压伤孩子无数的情况下,居然屹立不倒。不仅不倒,甚至连破损的痕迹都没有。这引起记者们的关注,纷纷向校长发问,想从中挖出些最牛希望学校之类的正面新闻。但校长面露难色,笑而不答。最后私下里对原先已很熟的记者说:之所以不垮,是因为当初建筑检测部门暗示我们交点费用,但我们没钱,交不出来,于是有关部门就严格按照设计图纸,隔三岔五来认真检查我们的施工质量。如果我们当初有钱交的话,也许这楼早就垮了。坏事如此变成好事,不知谁能笑得出来?"
 
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此次地震中被震塌的政府机关大楼则是少之又少,有的地方甚至还安然无恙,损毁无几。究其原因则是这些政府机关大楼的建筑材料都是超标准的,足够抗强震的。对此曾有一个像政府机关大楼一样震不倒的生动事例,被当地人传为佳话。那是在北川县同样处于强震中心的五所希望小学无一所受损,数百学生无一人受伤。究其原因则是这五所希望小学是由一个叫刘汉的企业家所捐资修建,他在修建它们之时,只因是完全按照"百年大计"来选材施工的,故而杜绝了任何"豆腐渣工程"恶行的发生,所以才避免了这场灾难在这五所希望小学的上演。
 
目睹着上述种种存在的不合理性,我禁不住要仰天呼问:"为什么受灾最惨的总是学生和幼儿园的孩子呀?"由此,又使我再次想到了同样也是地震多发区域的日本来。记得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日本,举国已是满目疮痍,一片废墟。但日本国民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小家利益,反而想到的国家和民族的未来。他们纷纷投书国会说,我们现在是荣誉感丧失了,自尊心没有了,但无论自己再受苦受累也要办好学校,让我们的下一代受到最好的教育,这样国家和民族才会存有着希望和未来。因此战后的日本搞得最好的就是教育,修建得最好的就是学校。因此学校平时是人们最爱流连的花园和风景区,而每当地震、台风等灾难发生时,学校就是人们最安全的避难所。日本所以会有后来的迅速崛起和强盛,正是得缘于抓好了教育这个决定国家和民族发展大计的根本命脉,自然也才有了今天的强盛。再说地震、台风等等自然灾害吧,古今来是多少国家和地区都发生过的,并不为奇。而足以令人"拍案惊奇"的是,即便你翻遍世界各国的受灾史,也找不到像中国这样一个受灾学校领先,灾情学校最重的惨痛例子。
 
曾记得过去多年来,我们总是喋喋不休地叨念:"学生是国家的希望和未来","孩子是祖国的花朵",然而残酷的震灾现实却再次反证出了我们真实的非人性的一面:我们仍在用美丽动人的谎言摧残着国家和民族的希望和未来。因此之故,对于这次大地震中暴露出来的"豆腐渣工程"问题,我们绝不能听之任之,熟视无睹。因为太多太多的教训告诉我们,中国存在的任何社会问题,从来都不是孤立的。有谁敢保证四川地震灾区学校中出现的"豆腐渣工程",在全国其它地方不会有?试想想看,假如这次地震的震区再大一些,那么又将有多少中、小学生和幼儿园孩子要成为"豆腐干"呢?再假如明天灾害以新的方式降临,那么又将有多少中、小学生和幼儿园孩子会成为牺牲品呢?显然,这绝不是耸人听闻的乌鸦之言。难道我们唯有等待灾难到来之后才抱头痛哭,然后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一番吗?难道我们能够为了社会的某种局部和谐就公然放任那些权力寻租,官商勾结的腐败分子和黑心建筑商们继续危害国家和民族的希望与未来吗?难道我们真的是一个唯利是图,为富不仁,丑陋短视的民族,而始终不能像大和民族那么视教育为国家立足之本吗?所以,我想在此向国民大声疾呼的是:尽快在全社会凝集起一股强大的正义力量,一方面对全国所有的中、小学校舍和幼儿园校舍,进行一次建筑质量的大检查,对那些有安全隐患的校舍尽快进行修整完善;一方面对所有在地震中倒塌的中、小学校舍和幼儿园校舍,进行一次彻底的建筑质量评审鉴定,并对那些参与"豆腐渣工程"的责任人,逐一进行严惩以平民怒众怨,以惩前毖后和警示后人。另方面及早从体制层面进行深刻的社会改革,从而真正在源头上形成一套反腐败,遏制"豆腐渣工程"产生的铁壁,以便从根本上堵截"豆腐渣工程"以新的方式再度产生。因为唯有这样,才能告慰那些在这次震灾中无辜死难的学生和孩子们的亡灵于地下,进而真正让祖国的花朵们由此之后能够欢快自由地绽放出光彩,真正让国家和民族充满了自强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希望和未来。
 
救救孩子!(鲁迅先生常常对我耳语)否则,悲剧的历史和悲剧的现实从来都是互为因果循环的。
 

二00八年五月二十七日夜愤笔
 






难道我们真的是一个唯利是图,为富不仁,丑陋短视的民族吗?


 
公元二千零八年的五月十二日,对每一个尚有人性体温的人来说,都不是一个好日子因为这一天在地球北半球(东经31.0、北纬103.4)一个叫作四川汶川县的地方,突发了一次人类近几十年来罕见的8.0级特大地震。于是顷刻间,所有中国人的眼睛都牢牢地指向中国新闻,聚焦在"四川汶川特大地震"于是顷刻间,所有世界友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中国,投向了四川,投向了那个昨天还不著名的小地方"四川汶山"于是顷刻间,所有的人们都只好带着十分惊恐,百般无赖,千种悲悯的复杂心态守在电视机前,求神拜佛般地期盼着灾难的转瞬即逝,宗教信徒般虔诚地祈祷着震区灾民的个个平安
 
然而,让人们不想也不愿面对的悲剧画面还是不断出现在眼前:处于震中区的四川汶川县与处于震中边缘地带的成都都江堰市、彭州市、广元市、广元市青川县、绵阳市北川县、绵阳市安县、德阳市绵竹市、什邡市等地、市的大部分建筑物大多都已化为断壁残垣,数以十万计的黎民百姓被掩埋在废墟之中截至此时为止,已经造成四川乃至全国近数百万人受灾,数十万人受伤,近七万人遇难,近二万人失踪的国难悲剧。面对此情此景,没有人不被这个令人惊魂摄魄的旷世灾难深深震撼了。但这其种最为令人沭目惊心且不忍目睹的是,在这个大灾难中受害最惨烈,死伤最惨重的竟然是中、小学的学生、幼儿园的孩子。据多家媒体披露此次大地震,至今已经造使震区6898间校舍倒塌,1000多所中、小学、幼儿园被夷为平地。在现已查明的受伤者和死难者中,中、小学的学生、幼儿园的孩子竟占了近五分之一。这中间受灾最严重的北川中学、北川幼儿园、蓥华中学、红白中学、红白小学、洛水中学、龙堰堂中学、武都小学、汉王镇中学、汉王镇技校、东汽中学、五福镇富新小学、汉王镇小学、聚源镇中学、新建小学、向峨坝中学、向乡峨乡中学、向峨乡幼儿园、漩口中学、映秀小学、茅坝职中、茅坝小学、平通镇小学、八角镇小学、洛水镇小学、红光小学、东湖小学、木鱼小学、青川中学、安县小学等数十所学校的校舍则几乎是荡然无存,一片残砖断瓦。尤其是当我们看到那一具又一具从塌陷下去的校舍中挖出的学生和幼儿园孩子的遗体时,真正是肝肠寸断,欲哭无泪:这那里是人体,分明是一块块特制而成的"豆腐干"呀!这里,我不禁想起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一个悲惨故事来,那是一群德国法西斯军人在活埋犹太人的孩子时,一个几岁的犹太小女孩大胆走到持卡宾枪的德国军官面前敬礼,然后哀求道:"叔叔,请你把我埋浅点,埋深了妈妈找不到我,她会很伤心的!"但眼前这些被深埋废墟下的学生和孩子,他们的妈妈怕是永远找不到他们了。因而面对如此惨痛的灾难现实,我作为一个还流着中国血、中国泪的子民,不得不强忍着殊心的悲痛,认真反思这些年来学校修建中普遍存在着的腐败问题"豆腐渣工程"了。
 
也许在中国人太呆滞和麻木的神经元里,天灾人祸是历朝历代都在所难的事,没有什么值得怨天尤人的。换句悦耳动听的话説就是:"忘记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但是面对如此天灾人祸并行而来的大灾大难,我们未必能够闭着眼睛把一切都忘记吧?须知,每一个看过"四川汶川特大地震"新闻报道的人都知道:将1000多名中、小学生深埋在废墟下的北川县中学教学楼,是在地震时5秒钟就坍塌了的;将500多名幼儿园孩子深埋在废墟下的北川县幼儿园楼,也是在地震时6秒钟就坍塌的,至于像什邡市蓥华中学、绵竹市五福镇富新小学那些在地震时7秒钟就被压成"豆腐干"的中、小学学生和幼儿园孩子就不知有多少了!而面对社会舆论对此次地震中为何中、小学校为倒塌最多,学生为何伤亡最重的责难,曾听有关政府官员解辩说,中、小学校舍之所以倒塌最多,是由于地震发生时学生们正在上课,教学楼负载力过大造成的。粗听此言似乎不无道理,但用心细想就会见出它的荒谬之处来。因为地震发生时所有的政府机关不是也在上班,未必老天爷也惧怕官府而网开一面不成?现今大量暴露出来的残酷事实证明,中、小学、幼儿园校舍为什么坍塌最快最多最烈,原因正是是由于它们中的大多数建筑物都是"豆腐渣"构成的制作预制板的钢精跟铁丝一样细,有的竟连铁丝也没有,建筑水泥多数是由沙子和泥土混合而成,一般人用手便可把它们分开揉碎。由此见出如此粗劣的"豆腐渣工程"别说7级以上地震,恐怕连5、6级地震也难幸免于难。何以如此呢,请看某报记者只能诉诸于网上的采访日记:校园不倒的秘密:据摄影记者李兄讲,某市某小学在周边学校纷纷垮塌,压死压伤孩子无数的情况下,居然屹立不倒。不仅不倒,甚至连破损的痕迹都没有。这引起记者们的关注,纷纷向校长发问,想从中挖出些最牛希望学校之类的正面新闻。但校长面露难色,笑而不答。最后私下里对原先已很熟的记者说:之所以不垮,是因为当初建筑检测部门暗示我们交点费用,但我们没钱,交不出来,于是有关部门就严格按照设计图纸,隔三岔五来认真检查我们的施工质量。如果我们当初有钱交的话,也许这楼早就垮了。坏事如此变成好事,不知谁能笑得出来?"
 
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此次地震中被震塌的政府机关大楼则是少之又少,有的地方甚至还安然无恙,损毁无几。究其原因则是这些政府机关大楼的建筑材料都是超标准的,足够抗强震的。对此曾有一个像政府机关大楼一样震不倒的生动事例,被当地人传为佳话。那是在北川县同样处于强震中心的五所希望小学无一所受损,数百学生无一人受伤。究其原因则是这五所希望小学是由一个叫刘汉的企业家所捐资修建,他在修建它们之时,只因是完全按照"百年大计"来选材施工的,故而杜绝了任何"豆腐渣工程"恶行的发生,所以才避免了这场灾难在这五所希望小学的上演。
 
目睹着上述种种存在的不合理性,我禁不住要仰天呼问:"为什么受灾最惨的总是学生和幼儿园的孩子呀?"由此,又使我再次想到了同样也是地震多发区域的日本来。记得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日本,举国已是满目疮痍,一片废墟。但日本国民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小家利益,反而想到的国家和民族的未来。他们纷纷投书国会说,我们现在是荣誉感丧失了,自尊心没有了,但无论自己再受苦受累也要办好学校,让我们的下一代受到最好的教育,这样国家和民族才会存有着希望和未来。因此战后的日本搞得最好的就是教育,修建得最好的就是学校。因此学校平时是人们最爱流连的花园和风景区,而每当地震、台风等灾难发生时,学校就是人们最安全的避难所。日本所以会有后来的迅速崛起和强盛,正是得缘于抓好了教育这个决定国家和民族发展大计的根本命脉,自然也才有了今天的强盛。再说地震、台风等等自然灾害吧,古今来是多少国家和地区都发生过的,并不为奇。而足以令人"拍案惊奇"的是,即便你翻遍世界各国的受灾史,也找不到像中国这样一个受灾学校领先,灾情学校最重的惨痛例子。
 
曾记得过去多年来,我们总是喋喋不休地叨念:"学生是国家的希望和未来","孩子是祖国的花朵",然而残酷的震灾现实却再次反证出了我们真实的非人性的一面:我们仍在用美丽动人的谎言摧残着国家和民族的希望和未来。因此之故,对于这次大地震中暴露出来的"豆腐渣工程"问题,我们绝不能听之任之,熟视无睹。因为太多太多的教训告诉我们,中国存在的任何社会问题,从来都不是孤立的。有谁敢保证四川地震灾区学校中出现的"豆腐渣工程",在全国其它地方不会有?试想想看,假如这次地震的震区再大一些,那么又将有多少中、小学生和幼儿园孩子要成为"豆腐干"呢?再假如明天灾害以新的方式降临,那么又将有多少中、小学生和幼儿园孩子会成为牺牲品呢?显然,这绝不是耸人听闻的乌鸦之言。难道我们唯有等待灾难到来之后才抱头痛哭,然后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一番吗?难道我们能够为了社会的某种局部和谐就公然放任那些权力寻租,官商勾结的腐败分子和黑心建筑商们继续危害国家和民族的希望与未来吗?难道我们真的是一个唯利是图,为富不仁,丑陋短视的民族,而始终不能像大和民族那么视教育为国家立足之本吗?所以,我想在此向国民大声疾呼的是:尽快在全社会凝集起一股强大的正义力量,一方面对全国所有的中、小学校舍和幼儿园校舍,进行一次建筑质量的大检查,对那些有安全隐患的校舍尽快进行修整完善;一方面对所有在地震中倒塌的中、小学校舍和幼儿园校舍,进行一次彻底的建筑质量评审鉴定,并对那些参与"豆腐渣工程"的责任人,逐一进行严惩以平民怒众怨,以惩前毖后和警示后人。另方面及早从体制层面进行深刻的社会改革,从而真正在源头上形成一套反腐败,遏制"豆腐渣工程"产生的铁壁,以便从根本上堵截"豆腐渣工程"以新的方式再度产生。因为唯有这样,才能告慰那些在这次震灾中无辜死难的学生和孩子们的亡灵于地下,进而真正让祖国的花朵们由此之后能够欢快自由地绽放出光彩,真正让国家和民族充满了自强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希望和未来。
 
救救孩子!(鲁迅先生常常对我耳语)否则,悲剧的历史和悲剧的现实从来都是互为因果循环的。
 

二00八年五月二十七日夜愤笔
 






难道我们真的是一个唯利是图,为富不仁,丑陋短视的民族吗?


 
公元二千零八年的五月十二日,对每一个尚有人性体温的人来说,都不是一个好日子因为这一天在地球北半球(东经31.0、北纬103.4)一个叫作四川汶川县的地方,突发了一次人类近几十年来罕见的8.0级特大地震。于是顷刻间,所有中国人的眼睛都牢牢地指向中国新闻,聚焦在"四川汶川特大地震"于是顷刻间,所有世界友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中国,投向了四川,投向了那个昨天还不著名的小地方"四川汶山"于是顷刻间,所有的人们都只好带着十分惊恐,百般无赖,千种悲悯的复杂心态守在电视机前,求神拜佛般地期盼着灾难的转瞬即逝,宗教信徒般虔诚地祈祷着震区灾民的个个平安
 
然而,让人们不想也不愿面对的悲剧画面还是不断出现在眼前:处于震中区的四川汶川县与处于震中边缘地带的成都都江堰市、彭州市、广元市、广元市青川县、绵阳市北川县、绵阳市安县、德阳市绵竹市、什邡市等地、市的大部分建筑物大多都已化为断壁残垣,数以十万计的黎民百姓被掩埋在废墟之中截至此时为止,已经造成四川乃至全国近数百万人受灾,数十万人受伤,近七万人遇难,近二万人失踪的国难悲剧。面对此情此景,没有人不被这个令人惊魂摄魄的旷世灾难深深震撼了。但这其种最为令人沭目惊心且不忍目睹的是,在这个大灾难中受害最惨烈,死伤最惨重的竟然是中、小学的学生、幼儿园的孩子。据多家媒体披露此次大地震,至今已经造使震区6898间校舍倒塌,1000多所中、小学、幼儿园被夷为平地。在现已查明的受伤者和死难者中,中、小学的学生、幼儿园的孩子竟占了近五分之一。这中间受灾最严重的北川中学、北川幼儿园、蓥华中学、红白中学、红白小学、洛水中学、龙堰堂中学、武都小学、汉王镇中学、汉王镇技校、东汽中学、五福镇富新小学、汉王镇小学、聚源镇中学、新建小学、向峨坝中学、向乡峨乡中学、向峨乡幼儿园、漩口中学、映秀小学、茅坝职中、茅坝小学、平通镇小学、八角镇小学、洛水镇小学、红光小学、东湖小学、木鱼小学、青川中学、安县小学等数十所学校的校舍则几乎是荡然无存,一片残砖断瓦。尤其是当我们看到那一具又一具从塌陷下去的校舍中挖出的学生和幼儿园孩子的遗体时,真正是肝肠寸断,欲哭无泪:这那里是人体,分明是一块块特制而成的"豆腐干"呀!这里,我不禁想起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一个悲惨故事来,那是一群德国法西斯军人在活埋犹太人的孩子时,一个几岁的犹太小女孩大胆走到持卡宾枪的德国军官面前敬礼,然后哀求道:"叔叔,请你把我埋浅点,埋深了妈妈找不到我,她会很伤心的!"但眼前这些被深埋废墟下的学生和孩子,他们的妈妈怕是永远找不到他们了。因而面对如此惨痛的灾难现实,我作为一个还流着中国血、中国泪的子民,不得不强忍着殊心的悲痛,认真反思这些年来学校修建中普遍存在着的腐败问题"豆腐渣工程"了。
 
也许在中国人太呆滞和麻木的神经元里,天灾人祸是历朝历代都在所难的事,没有什么值得怨天尤人的。换句悦耳动听的话説就是:"忘记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但是面对如此天灾人祸并行而来的大灾大难,我们未必能够闭着眼睛把一切都忘记吧?须知,每一个看过"四川汶川特大地震"新闻报道的人都知道:将1000多名中、小学生深埋在废墟下的北川县中学教学楼,是在地震时5秒钟就坍塌了的;将500多名幼儿园孩子深埋在废墟下的北川县幼儿园楼,也是在地震时6秒钟就坍塌的,至于像什邡市蓥华中学、绵竹市五福镇富新小学那些在地震时7秒钟就被压成"豆腐干"的中、小学学生和幼儿园孩子就不知有多少了!而面对社会舆论对此次地震中为何中、小学校为倒塌最多,学生为何伤亡最重的责难,曾听有关政府官员解辩说,中、小学校舍之所以倒塌最多,是由于地震发生时学生们正在上课,教学楼负载力过大造成的。粗听此言似乎不无道理,但用心细想就会见出它的荒谬之处来。因为地震发生时所有的政府机关不是也在上班,未必老天爷也惧怕官府而网开一面不成?现今大量暴露出来的残酷事实证明,中、小学、幼儿园校舍为什么坍塌最快最多最烈,原因正是是由于它们中的大多数建筑物都是"豆腐渣"构成的制作预制板的钢精跟铁丝一样细,有的竟连铁丝也没有,建筑水泥多数是由沙子和泥土混合而成,一般人用手便可把它们分开揉碎。由此见出如此粗劣的"豆腐渣工程"别说7级以上地震,恐怕连5、6级地震也难幸免于难。何以如此呢,请看某报记者只能诉诸于网上的采访日记:校园不倒的秘密:据摄影记者李兄讲,某市某小学在周边学校纷纷垮塌,压死压伤孩子无数的情况下,居然屹立不倒。不仅不倒,甚至连破损的痕迹都没有。这引起记者们的关注,纷纷向校长发问,想从中挖出些最牛希望学校之类的正面新闻。但校长面露难色,笑而不答。最后私下里对原先已很熟的记者说:之所以不垮,是因为当初建筑检测部门暗示我们交点费用,但我们没钱,交不出来,于是有关部门就严格按照设计图纸,隔三岔五来认真检查我们的施工质量。如果我们当初有钱交的话,也许这楼早就垮了。坏事如此变成好事,不知谁能笑得出来?"
 
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此次地震中被震塌的政府机关大楼则是少之又少,有的地方甚至还安然无恙,损毁无几。究其原因则是这些政府机关大楼的建筑材料都是超标准的,足够抗强震的。对此曾有一个像政府机关大楼一样震不倒的生动事例,被当地人传为佳话。那是在北川县同样处于强震中心的五所希望小学无一所受损,数百学生无一人受伤。究其原因则是这五所希望小学是由一个叫刘汉的企业家所捐资修建,他在修建它们之时,只因是完全按照"百年大计"来选材施工的,故而杜绝了任何"豆腐渣工程"恶行的发生,所以才避免了这场灾难在这五所希望小学的上演。
 
目睹着上述种种存在的不合理性,我禁不住要仰天呼问:"为什么受灾最惨的总是学生和幼儿园的孩子呀?"由此,又使我再次想到了同样也是地震多发区域的日本来。记得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日本,举国已是满目疮痍,一片废墟。但日本国民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小家利益,反而想到的国家和民族的未来。他们纷纷投书国会说,我们现在是荣誉感丧失了,自尊心没有了,但无论自己再受苦受累也要办好学校,让我们的下一代受到最好的教育,这样国家和民族才会存有着希望和未来。因此战后的日本搞得最好的就是教育,修建得最好的就是学校。因此学校平时是人们最爱流连的花园和风景区,而每当地震、台风等灾难发生时,学校就是人们最安全的避难所。日本所以会有后来的迅速崛起和强盛,正是得缘于抓好了教育这个决定国家和民族发展大计的根本命脉,自然也才有了今天的强盛。再说地震、台风等等自然灾害吧,古今来是多少国家和地区都发生过的,并不为奇。而足以令人"拍案惊奇"的是,即便你翻遍世界各国的受灾史,也找不到像中国这样一个受灾学校领先,灾情学校最重的惨痛例子。
 
曾记得过去多年来,我们总是喋喋不休地叨念:"学生是国家的希望和未来","孩子是祖国的花朵",然而残酷的震灾现实却再次反证出了我们真实的非人性的一面:我们仍在用美丽动人的谎言摧残着国家和民族的希望和未来。因此之故,对于这次大地震中暴露出来的"豆腐渣工程"问题,我们绝不能听之任之,熟视无睹。因为太多太多的教训告诉我们,中国存在的任何社会问题,从来都不是孤立的。有谁敢保证四川地震灾区学校中出现的"豆腐渣工程",在全国其它地方不会有?试想想看,假如这次地震的震区再大一些,那么又将有多少中、小学生和幼儿园孩子要成为"豆腐干"呢?再假如明天灾害以新的方式降临,那么又将有多少中、小学生和幼儿园孩子会成为牺牲品呢?显然,这绝不是耸人听闻的乌鸦之言。难道我们唯有等待灾难到来之后才抱头痛哭,然后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一番吗?难道我们能够为了社会的某种局部和谐就公然放任那些权力寻租,官商勾结的腐败分子和黑心建筑商们继续危害国家和民族的希望与未来吗?难道我们真的是一个唯利是图,为富不仁,丑陋短视的民族,而始终不能像大和民族那么视教育为国家立足之本吗?所以,我想在此向国民大声疾呼的是:尽快在全社会凝集起一股强大的正义力量,一方面对全国所有的中、小学校舍和幼儿园校舍,进行一次建筑质量的大检查,对那些有安全隐患的校舍尽快进行修整完善;一方面对所有在地震中倒塌的中、小学校舍和幼儿园校舍,进行一次彻底的建筑质量评审鉴定,并对那些参与"豆腐渣工程"的责任人,逐一进行严惩以平民怒众怨,以惩前毖后和警示后人。另方面及早从体制层面进行深刻的社会改革,从而真正在源头上形成一套反腐败,遏制"豆腐渣工程"产生的铁壁,以便从根本上堵截"豆腐渣工程"以新的方式再度产生。因为唯有这样,才能告慰那些在这次震灾中无辜死难的学生和孩子们的亡灵于地下,进而真正让祖国的花朵们由此之后能够欢快自由地绽放出光彩,真正让国家和民族充满了自强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希望和未来。
 
救救孩子!(鲁迅先生常常对我耳语)否则,悲剧的历史和悲剧的现实从来都是互为因果循环的。
 

二00八年五月二十七日夜愤笔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