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暴力时代
东海一枭



暴政出暴民。法律不能维护社会公正,个人暴力便成为伸张道义的唯一手段。一个暴力时代在中国无法避免。

八九之后,尤其是近几年来,中国治安严重恶化,形形色色的暴力事件呈急遽上升之势,其中尤以社会暴力为盛。暴力维权、暴力反抗、暴力复仇、暴力宣 泄,非理性的暴力行径成了人们维护权益、抗争强权、宣泄不满的常态选择。类似杨新海杀67人、黄勇杀17人,马加爵杀4名同学等令人毛骨悚然的重大恶性 血案,各地多有、层出不穷,只是因官方强力封锁或淡化处理,未轰动天下
。据《新华每日电讯》3月27日报道,记者在河北采访时发现,许多地方频发暴力伤害村干部案件,甚至将干部一家被反锁家门活活烧死。

暴力按领域的差异可分为家庭暴力、校园暴力、社会暴力、娱乐圈足球圈文化圈暴力等等。社会暴力按暴力指向的不同,可分为定向型和发散型,按道义性 质又可分为正义(相对而言)和非正义。暴力的起因因个案的不同而异。弱者的定向型暴力往往带有一定程度的正义性,或为了维权,或为了反腐,或为了抗恶,或 为了复仇,是现实中恶的猖獗引起的以牙还牙、血债血偿、以毒攻毒、以暴抗暴的行为,其总体倾向是积极的,是正对邪、善向恶、弱对强、好人向坏人、有理一方 向无理一方的恶性抗争,对正义的张扬对凶暴的惩戒,有著鲜明突出的伦理价值取向。这种暴力行为直接反映了政治的黑暗反动、社会的丑恶不平,强烈凸显了官僚 的腐败、法制的昏昧、制度的落后。

因受益阳市交通部门不公正对待,而点火烧车自焚要与其领导同归于尽的卓跃飞;因受枉判而持刀将一审的主审法官刺为重伤的徐勇鹏;对贪污行贿的村干 部大开杀戒的胡文海,还有暴力抗税殴打执法人员的村民,讨不到工钱而绑架老板纵火烧厂的民工等等,都属定向报复,其暴力不乏正当性。对此类暴力,我持同情 和赞赏的态度。在强盗社会,无法可依,个人的行侠仗义、以恶制恶即是维护正义和道德的主要办法;一个法治极不健全,或者口头上法治、实质上人治的强权社 会,个人以恶制恶的行为作为法律的补充力量和辅助手段,自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

不可讳言,任何见义勇为和正当防卫之外的暴力行为都有一定的负面性,纵然合情合理,但绝难合法,而且许多具体暴力的指向、性质极其模糊,动机与后 果是不一致的。如草莽英雄胡文海以杀止腐、以恶制恶,但报复过火杀戳过度了,而且对妇女儿童下手,正义中有不义,正气中杂野蛮;又如多年前广东一名女工因 不堪厂方凌辱纵火焚烧工厂,结果老板平安无事,几十名女工却葬身火海。但这些也是难以避免的代价。无论如何,一个社会,有暴力有杀气有一股不畏强暴的精神 力量,总比遍地犬儒死气沉沉好。

至于一言不合、拔刀相向、劫财劫色、绑架勒索的暴力,以大欺小、恃强凌弱或以小欺小、以弱凌弱的暴力,则是绝对非正义的,特别是无特定目标的发散 型暴力,为了发泄仇恨报复社会而将报复的矛头指向底层无辜群众,是针对弱者、针对平民、针对学生的恐怖主义行为,造成的社会危害特别大,后果特别严重。杨 新海、黄勇、马加爵的恐怖杀戳,还有各地针对学生或市民的投毒案,就属于以弱虐弱的邪恶暴力。

社会暴力成因多元,错综复杂,有经济、情感、心理、人格、道德、教育、价值观、家庭环境方面的因素;有文化和意识形态方面的因素(马列教倡导的阶 级斗争哲学,毛泽东鼓吹的革命理论等,都属于一种暴力教育、仇恨教育,中共政权长期以来缺少对于生命的尊重和关爱),以至贫困落后、分配不公、官僚腐败、 行政不作为和乱作为、国家滥用暴力、个人对政府对前途的绝望等,都可以导致暴力事件的发生。官方媒体对各种暴力事件的内在因果避而不提,总是用个体理 由来解释,作案者不是变态就是疯子。其实识者皆知,暴力事件层出不穷唯我独多,最主要的原因无疑要归结到政治上。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哪里有暴政,哪里就有暴民。多数社会暴力是弱势群体在受尽剥削压迫和凌辱之后最后的抗争宣泄。社会暴力、暴民暴行是国家暴力、政治暴力的产品。

伟光正、三代表可谓恩施于百官者惟恐其不足,财取于万民者不留其余。二十多年来,多少农民不堪苛税杂费的重负,多少工人一生奉献,而 病不能医老无所养,多少人因上访上诉而被打被抓被劳教乃至判刑,多少人因不堪欺压凌辱而自杀自焚自寻绝路,多少人因矿难毒药、塌楼塌桥、翻船翻车而狗一样 死去,多少人因信仰问题、思想问题而身陷监牢,大多数民众的生活、工作、医疗、生命都得不到起码的保障。 稳定压倒一切,不但压倒民众对正义、真理和民主自由的追求,而且压倒了良知、人,压倒了民众的呻吟、苦难和血泪,压倒了法律最起码的公平公正。

法律的使命是以国家力量系统地反对恶,并规定恶的表现限度,强制性地矫正社会的非道义,是政府以恶制恶的行为,其从反向伸张公正。而今中国维 护道义根基、生存环境,维系一个社会健康发展的基本保障和最后的天平----法律也极其势利地向权贵阶级倾斜了,有权有钱有头有脸者犯了罪,往往能逃脱法 网,或从轻发落,因此他们能长期作恶;而弱势群体则被从重从速地严打。中国的法律严重不公,而且人民的上访上诉的权利又被剥夺。人民当然要依法办事, 但当法律靠不住甚至成了为非作歹的工具的时侯,他们求助于暴力,也即情有可原,理所必然。

中国社会,不但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恐惧和匮乏的自由得不到维护,世界普适的人权得不到维护,连作为一个消费者的权益也得不到有效维护,投诉 没有用,鉴定靠黑箱操作,告状伸冤要金钱铺路。多少消费者常年为伪劣商品房、医疗纠纷、产品质量事故奔波,少数消费者通过正常途径历尽艰辛,费尽时间、金 钱和精力,即使维护了权益,也是得不偿失。于是,消费者常常被迫采取打医生、抢(占)飞机、砸汽车、闹房展等各种恐怖血腥的暴行来维权。

在无所顾忌的国家暴力和无穷无尽的谎言欺骗联合营造的稳定的表象下,积蓄著、汹涌著巨大深广的民愤。正如李自成攻入北京前的《檄谕官绅士民书》中 写道:公候均食肉纨??而倚为腹心;宦官皆??糠犬豚而借其耳目。狱囚累累,士无报力之心;征敛重重,民有 偕亡之恨。有苦不许诉,有冤不能伸,人民正从敢怒不敢言到不敢言而敢怒,暴力正在成为广大弱势阶层维权、反抗、复仇、宣泄的最后手段。由于科技、军 事的发展,由于执政党柯断了绝大部分经济、社会资源,剥夺了人民的持枪权,中国很难发生传统意义上改朝换代式的大规模武装起义了,但官逼民抗、社会矛盾全 面激化,加快了良民向刁民、暴民转化的速度,个体暴力已经成功地燃起了燎原野火,连最为和平的文化圈娱乐圈中,越来越多的人都以暴力手段来解决矛 盾纠纷了。

汤誓曰:时日害丧,予及汝偕亡;胡文海曰:我只有以暴制暴了,我只能自己来维护老百姓的利益了。实际上我每年的收入都有4--5万元,我完 全可以不管这些事,但是,我不能,我的良心告诉我不能这样做,我不能对此置之度外,官逼民反,我不能让这些蛀虫们再欺压人了......我将死去,如果我 的死能够引起官老爷们的注意,能够查办了那些贪官污吏,我将死而无憾,否则我将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他们......(胡文海法庭上的最后陈述)。枭 曰:当一个制度不但不限制反而纵容权力为所欲为;当一个政府不但不制裁反而包庇鼓励黑恶势力;当法律与贪官恶吏串通一气;当权力与金钱美色恶势力同流合 污,这时候受尽盘剥、凌辱的贫苦百姓,只能拿起各种原始的武器,保卫尊严,伸张正义,为自己也为社会讨回一点小小的公道了!(枭文《报复主义杀出一条血 路!》)。这些血泪浇铸的文字,都充分表达了对专制恶政的愤怒,这才是时代的主旋律。中共以其野蛮残暴、倒行逆施的专制统治,以其反动落后、逆时而退的意 识形态,把中国全面推向危机四伏、暴民纷起的暴力时代。

我最希望的当然是秉持和平理性非暴力和自由主义理念的民主志士、反腐斗士多些更多些,共把乾坤力挽回,共建法治之中国。然而自知这个希望不过是书 生梦中说梦。耳边响起任不寐引用的一位老先生的话:在中国你必须记住三个千万:千万不要低估当局的凶残;千万不要低估知识分子的无耻;千万不要低估 的人民的愚昧。此三个千万就是暴力时代注定要到来的保证。那么,望只望多一些卓跃飞、徐勇鹏、胡文海,少一些杨新海、黄勇、马加爵。望只望有越 来越多的人能够早日明白,那些歧视穷苦人、蔑视穷苦人的人,那些无情践踏、残忍蹂躏穷苦人人格尊严的人(马加爵狱中诗)不是你们的同学、同事、老乡和 普通市民,他们或许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不善不义,但同样是受压迫受侮辱的弱势边缘人群。多一点同情和宽容吧。大好男儿,何必计较鸡毛蒜皮的小恩怨小矛盾?那 些执掌生杀大权的恶吏和大搞权钱交易的贪官才是不给人民留活路和后路的民贼国贼,是广大民众共同的大仇大敌。与其死气沉沉,不如杀气腾腾;与其自杀自 焚,不如奋起抗争,大刀当向贼子们的头上砍去!

2004、4


暴政出暴民。法律不能维护社会公正,个人暴力便成为伸张道义的唯一手段。一个暴力时代在中国无法避免。

八九之后,尤其是近几年来,中国治安严重恶化,形形色色的暴力事件呈急遽上升之势,其中尤以社会暴力为盛。暴力维权、暴力反抗、暴力复仇、暴力宣 泄,非理性的暴力行径成了人们维护权益、抗争强权、宣泄不满的常态选择。类似杨新海杀67人、黄勇杀17人,马加爵杀4名同学等令人毛骨悚然的重大恶性 血案,各地多有、层出不穷,只是因官方强力封锁或淡化处理,未轰动天下
。据《新华每日电讯》3月27日报道,记者在河北采访时发现,许多地方频发暴力伤害村干部案件,甚至将干部一家被反锁家门活活烧死。

暴力按领域的差异可分为家庭暴力、校园暴力、社会暴力、娱乐圈足球圈文化圈暴力等等。社会暴力按暴力指向的不同,可分为定向型和发散型,按道义性 质又可分为正义(相对而言)和非正义。暴力的起因因个案的不同而异。弱者的定向型暴力往往带有一定程度的正义性,或为了维权,或为了反腐,或为了抗恶,或 为了复仇,是现实中恶的猖獗引起的以牙还牙、血债血偿、以毒攻毒、以暴抗暴的行为,其总体倾向是积极的,是正对邪、善向恶、弱对强、好人向坏人、有理一方 向无理一方的恶性抗争,对正义的张扬对凶暴的惩戒,有著鲜明突出的伦理价值取向。这种暴力行为直接反映了政治的黑暗反动、社会的丑恶不平,强烈凸显了官僚 的腐败、法制的昏昧、制度的落后。

因受益阳市交通部门不公正对待,而点火烧车自焚要与其领导同归于尽的卓跃飞;因受枉判而持刀将一审的主审法官刺为重伤的徐勇鹏;对贪污行贿的村干 部大开杀戒的胡文海,还有暴力抗税殴打执法人员的村民,讨不到工钱而绑架老板纵火烧厂的民工等等,都属定向报复,其暴力不乏正当性。对此类暴力,我持同情 和赞赏的态度。在强盗社会,无法可依,个人的行侠仗义、以恶制恶即是维护正义和道德的主要办法;一个法治极不健全,或者口头上法治、实质上人治的强权社 会,个人以恶制恶的行为作为法律的补充力量和辅助手段,自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

不可讳言,任何见义勇为和正当防卫之外的暴力行为都有一定的负面性,纵然合情合理,但绝难合法,而且许多具体暴力的指向、性质极其模糊,动机与后 果是不一致的。如草莽英雄胡文海以杀止腐、以恶制恶,但报复过火杀戳过度了,而且对妇女儿童下手,正义中有不义,正气中杂野蛮;又如多年前广东一名女工因 不堪厂方凌辱纵火焚烧工厂,结果老板平安无事,几十名女工却葬身火海。但这些也是难以避免的代价。无论如何,一个社会,有暴力有杀气有一股不畏强暴的精神 力量,总比遍地犬儒死气沉沉好。

至于一言不合、拔刀相向、劫财劫色、绑架勒索的暴力,以大欺小、恃强凌弱或以小欺小、以弱凌弱的暴力,则是绝对非正义的,特别是无特定目标的发散 型暴力,为了发泄仇恨报复社会而将报复的矛头指向底层无辜群众,是针对弱者、针对平民、针对学生的恐怖主义行为,造成的社会危害特别大,后果特别严重。杨 新海、黄勇、马加爵的恐怖杀戳,还有各地针对学生或市民的投毒案,就属于以弱虐弱的邪恶暴力。

社会暴力成因多元,错综复杂,有经济、情感、心理、人格、道德、教育、价值观、家庭环境方面的因素;有文化和意识形态方面的因素(马列教倡导的阶 级斗争哲学,毛泽东鼓吹的革命理论等,都属于一种暴力教育、仇恨教育,中共政权长期以来缺少对于生命的尊重和关爱),以至贫困落后、分配不公、官僚腐败、 行政不作为和乱作为、国家滥用暴力、个人对政府对前途的绝望等,都可以导致暴力事件的发生。官方媒体对各种暴力事件的内在因果避而不提,总是用个体理 由来解释,作案者不是变态就是疯子。其实识者皆知,暴力事件层出不穷唯我独多,最主要的原因无疑要归结到政治上。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哪里有暴政,哪里就有暴民。多数社会暴力是弱势群体在受尽剥削压迫和凌辱之后最后的抗争宣泄。社会暴力、暴民暴行是国家暴力、政治暴力的产品。

伟光正、三代表可谓恩施于百官者惟恐其不足,财取于万民者不留其余。二十多年来,多少农民不堪苛税杂费的重负,多少工人一生奉献,而 病不能医老无所养,多少人因上访上诉而被打被抓被劳教乃至判刑,多少人因不堪欺压凌辱而自杀自焚自寻绝路,多少人因矿难毒药、塌楼塌桥、翻船翻车而狗一样 死去,多少人因信仰问题、思想问题而身陷监牢,大多数民众的生活、工作、医疗、生命都得不到起码的保障。 稳定压倒一切,不但压倒民众对正义、真理和民主自由的追求,而且压倒了良知、人,压倒了民众的呻吟、苦难和血泪,压倒了法律最起码的公平公正。

法律的使命是以国家力量系统地反对恶,并规定恶的表现限度,强制性地矫正社会的非道义,是政府以恶制恶的行为,其从反向伸张公正。而今中国维 护道义根基、生存环境,维系一个社会健康发展的基本保障和最后的天平----法律也极其势利地向权贵阶级倾斜了,有权有钱有头有脸者犯了罪,往往能逃脱法 网,或从轻发落,因此他们能长期作恶;而弱势群体则被从重从速地严打。中国的法律严重不公,而且人民的上访上诉的权利又被剥夺。人民当然要依法办事, 但当法律靠不住甚至成了为非作歹的工具的时侯,他们求助于暴力,也即情有可原,理所必然。

中国社会,不但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恐惧和匮乏的自由得不到维护,世界普适的人权得不到维护,连作为一个消费者的权益也得不到有效维护,投诉 没有用,鉴定靠黑箱操作,告状伸冤要金钱铺路。多少消费者常年为伪劣商品房、医疗纠纷、产品质量事故奔波,少数消费者通过正常途径历尽艰辛,费尽时间、金 钱和精力,即使维护了权益,也是得不偿失。于是,消费者常常被迫采取打医生、抢(占)飞机、砸汽车、闹房展等各种恐怖血腥的暴行来维权。

在无所顾忌的国家暴力和无穷无尽的谎言欺骗联合营造的稳定的表象下,积蓄著、汹涌著巨大深广的民愤。正如李自成攻入北京前的《檄谕官绅士民书》中 写道:公候均食肉纨??而倚为腹心;宦官皆??糠犬豚而借其耳目。狱囚累累,士无报力之心;征敛重重,民有 偕亡之恨。有苦不许诉,有冤不能伸,人民正从敢怒不敢言到不敢言而敢怒,暴力正在成为广大弱势阶层维权、反抗、复仇、宣泄的最后手段。由于科技、军 事的发展,由于执政党柯断了绝大部分经济、社会资源,剥夺了人民的持枪权,中国很难发生传统意义上改朝换代式的大规模武装起义了,但官逼民抗、社会矛盾全 面激化,加快了良民向刁民、暴民转化的速度,个体暴力已经成功地燃起了燎原野火,连最为和平的文化圈娱乐圈中,越来越多的人都以暴力手段来解决矛 盾纠纷了。

汤誓曰:时日害丧,予及汝偕亡;胡文海曰:我只有以暴制暴了,我只能自己来维护老百姓的利益了。实际上我每年的收入都有4--5万元,我完 全可以不管这些事,但是,我不能,我的良心告诉我不能这样做,我不能对此置之度外,官逼民反,我不能让这些蛀虫们再欺压人了......我将死去,如果我 的死能够引起官老爷们的注意,能够查办了那些贪官污吏,我将死而无憾,否则我将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他们......(胡文海法庭上的最后陈述)。枭 曰:当一个制度不但不限制反而纵容权力为所欲为;当一个政府不但不制裁反而包庇鼓励黑恶势力;当法律与贪官恶吏串通一气;当权力与金钱美色恶势力同流合 污,这时候受尽盘剥、凌辱的贫苦百姓,只能拿起各种原始的武器,保卫尊严,伸张正义,为自己也为社会讨回一点小小的公道了!(枭文《报复主义杀出一条血 路!》)。这些血泪浇铸的文字,都充分表达了对专制恶政的愤怒,这才是时代的主旋律。中共以其野蛮残暴、倒行逆施的专制统治,以其反动落后、逆时而退的意 识形态,把中国全面推向危机四伏、暴民纷起的暴力时代。

我最希望的当然是秉持和平理性非暴力和自由主义理念的民主志士、反腐斗士多些更多些,共把乾坤力挽回,共建法治之中国。然而自知这个希望不过是书 生梦中说梦。耳边响起任不寐引用的一位老先生的话:在中国你必须记住三个千万:千万不要低估当局的凶残;千万不要低估知识分子的无耻;千万不要低估 的人民的愚昧。此三个千万就是暴力时代注定要到来的保证。那么,望只望多一些卓跃飞、徐勇鹏、胡文海,少一些杨新海、黄勇、马加爵。望只望有越 来越多的人能够早日明白,那些歧视穷苦人、蔑视穷苦人的人,那些无情践踏、残忍蹂躏穷苦人人格尊严的人(马加爵狱中诗)不是你们的同学、同事、老乡和 普通市民,他们或许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不善不义,但同样是受压迫受侮辱的弱势边缘人群。多一点同情和宽容吧。大好男儿,何必计较鸡毛蒜皮的小恩怨小矛盾?那 些执掌生杀大权的恶吏和大搞权钱交易的贪官才是不给人民留活路和后路的民贼国贼,是广大民众共同的大仇大敌。与其死气沉沉,不如杀气腾腾;与其自杀自 焚,不如奋起抗争,大刀当向贼子们的头上砍去!

2004、4


暴政出暴民。法律不能维护社会公正,个人暴力便成为伸张道义的唯一手段。一个暴力时代在中国无法避免。

八九之后,尤其是近几年来,中国治安严重恶化,形形色色的暴力事件呈急遽上升之势,其中尤以社会暴力为盛。暴力维权、暴力反抗、暴力复仇、暴力宣 泄,非理性的暴力行径成了人们维护权益、抗争强权、宣泄不满的常态选择。类似杨新海杀67人、黄勇杀17人,马加爵杀4名同学等令人毛骨悚然的重大恶性 血案,各地多有、层出不穷,只是因官方强力封锁或淡化处理,未轰动天下
。据《新华每日电讯》3月27日报道,记者在河北采访时发现,许多地方频发暴力伤害村干部案件,甚至将干部一家被反锁家门活活烧死。

暴力按领域的差异可分为家庭暴力、校园暴力、社会暴力、娱乐圈足球圈文化圈暴力等等。社会暴力按暴力指向的不同,可分为定向型和发散型,按道义性 质又可分为正义(相对而言)和非正义。暴力的起因因个案的不同而异。弱者的定向型暴力往往带有一定程度的正义性,或为了维权,或为了反腐,或为了抗恶,或 为了复仇,是现实中恶的猖獗引起的以牙还牙、血债血偿、以毒攻毒、以暴抗暴的行为,其总体倾向是积极的,是正对邪、善向恶、弱对强、好人向坏人、有理一方 向无理一方的恶性抗争,对正义的张扬对凶暴的惩戒,有著鲜明突出的伦理价值取向。这种暴力行为直接反映了政治的黑暗反动、社会的丑恶不平,强烈凸显了官僚 的腐败、法制的昏昧、制度的落后。

因受益阳市交通部门不公正对待,而点火烧车自焚要与其领导同归于尽的卓跃飞;因受枉判而持刀将一审的主审法官刺为重伤的徐勇鹏;对贪污行贿的村干 部大开杀戒的胡文海,还有暴力抗税殴打执法人员的村民,讨不到工钱而绑架老板纵火烧厂的民工等等,都属定向报复,其暴力不乏正当性。对此类暴力,我持同情 和赞赏的态度。在强盗社会,无法可依,个人的行侠仗义、以恶制恶即是维护正义和道德的主要办法;一个法治极不健全,或者口头上法治、实质上人治的强权社 会,个人以恶制恶的行为作为法律的补充力量和辅助手段,自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

不可讳言,任何见义勇为和正当防卫之外的暴力行为都有一定的负面性,纵然合情合理,但绝难合法,而且许多具体暴力的指向、性质极其模糊,动机与后 果是不一致的。如草莽英雄胡文海以杀止腐、以恶制恶,但报复过火杀戳过度了,而且对妇女儿童下手,正义中有不义,正气中杂野蛮;又如多年前广东一名女工因 不堪厂方凌辱纵火焚烧工厂,结果老板平安无事,几十名女工却葬身火海。但这些也是难以避免的代价。无论如何,一个社会,有暴力有杀气有一股不畏强暴的精神 力量,总比遍地犬儒死气沉沉好。

至于一言不合、拔刀相向、劫财劫色、绑架勒索的暴力,以大欺小、恃强凌弱或以小欺小、以弱凌弱的暴力,则是绝对非正义的,特别是无特定目标的发散 型暴力,为了发泄仇恨报复社会而将报复的矛头指向底层无辜群众,是针对弱者、针对平民、针对学生的恐怖主义行为,造成的社会危害特别大,后果特别严重。杨 新海、黄勇、马加爵的恐怖杀戳,还有各地针对学生或市民的投毒案,就属于以弱虐弱的邪恶暴力。

社会暴力成因多元,错综复杂,有经济、情感、心理、人格、道德、教育、价值观、家庭环境方面的因素;有文化和意识形态方面的因素(马列教倡导的阶 级斗争哲学,毛泽东鼓吹的革命理论等,都属于一种暴力教育、仇恨教育,中共政权长期以来缺少对于生命的尊重和关爱),以至贫困落后、分配不公、官僚腐败、 行政不作为和乱作为、国家滥用暴力、个人对政府对前途的绝望等,都可以导致暴力事件的发生。官方媒体对各种暴力事件的内在因果避而不提,总是用个体理 由来解释,作案者不是变态就是疯子。其实识者皆知,暴力事件层出不穷唯我独多,最主要的原因无疑要归结到政治上。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哪里有暴政,哪里就有暴民。多数社会暴力是弱势群体在受尽剥削压迫和凌辱之后最后的抗争宣泄。社会暴力、暴民暴行是国家暴力、政治暴力的产品。

伟光正、三代表可谓恩施于百官者惟恐其不足,财取于万民者不留其余。二十多年来,多少农民不堪苛税杂费的重负,多少工人一生奉献,而 病不能医老无所养,多少人因上访上诉而被打被抓被劳教乃至判刑,多少人因不堪欺压凌辱而自杀自焚自寻绝路,多少人因矿难毒药、塌楼塌桥、翻船翻车而狗一样 死去,多少人因信仰问题、思想问题而身陷监牢,大多数民众的生活、工作、医疗、生命都得不到起码的保障。 稳定压倒一切,不但压倒民众对正义、真理和民主自由的追求,而且压倒了良知、人,压倒了民众的呻吟、苦难和血泪,压倒了法律最起码的公平公正。

法律的使命是以国家力量系统地反对恶,并规定恶的表现限度,强制性地矫正社会的非道义,是政府以恶制恶的行为,其从反向伸张公正。而今中国维 护道义根基、生存环境,维系一个社会健康发展的基本保障和最后的天平----法律也极其势利地向权贵阶级倾斜了,有权有钱有头有脸者犯了罪,往往能逃脱法 网,或从轻发落,因此他们能长期作恶;而弱势群体则被从重从速地严打。中国的法律严重不公,而且人民的上访上诉的权利又被剥夺。人民当然要依法办事, 但当法律靠不住甚至成了为非作歹的工具的时侯,他们求助于暴力,也即情有可原,理所必然。

中国社会,不但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恐惧和匮乏的自由得不到维护,世界普适的人权得不到维护,连作为一个消费者的权益也得不到有效维护,投诉 没有用,鉴定靠黑箱操作,告状伸冤要金钱铺路。多少消费者常年为伪劣商品房、医疗纠纷、产品质量事故奔波,少数消费者通过正常途径历尽艰辛,费尽时间、金 钱和精力,即使维护了权益,也是得不偿失。于是,消费者常常被迫采取打医生、抢(占)飞机、砸汽车、闹房展等各种恐怖血腥的暴行来维权。

在无所顾忌的国家暴力和无穷无尽的谎言欺骗联合营造的稳定的表象下,积蓄著、汹涌著巨大深广的民愤。正如李自成攻入北京前的《檄谕官绅士民书》中 写道:公候均食肉纨??而倚为腹心;宦官皆??糠犬豚而借其耳目。狱囚累累,士无报力之心;征敛重重,民有 偕亡之恨。有苦不许诉,有冤不能伸,人民正从敢怒不敢言到不敢言而敢怒,暴力正在成为广大弱势阶层维权、反抗、复仇、宣泄的最后手段。由于科技、军 事的发展,由于执政党柯断了绝大部分经济、社会资源,剥夺了人民的持枪权,中国很难发生传统意义上改朝换代式的大规模武装起义了,但官逼民抗、社会矛盾全 面激化,加快了良民向刁民、暴民转化的速度,个体暴力已经成功地燃起了燎原野火,连最为和平的文化圈娱乐圈中,越来越多的人都以暴力手段来解决矛 盾纠纷了。

汤誓曰:时日害丧,予及汝偕亡;胡文海曰:我只有以暴制暴了,我只能自己来维护老百姓的利益了。实际上我每年的收入都有4--5万元,我完 全可以不管这些事,但是,我不能,我的良心告诉我不能这样做,我不能对此置之度外,官逼民反,我不能让这些蛀虫们再欺压人了......我将死去,如果我 的死能够引起官老爷们的注意,能够查办了那些贪官污吏,我将死而无憾,否则我将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他们......(胡文海法庭上的最后陈述)。枭 曰:当一个制度不但不限制反而纵容权力为所欲为;当一个政府不但不制裁反而包庇鼓励黑恶势力;当法律与贪官恶吏串通一气;当权力与金钱美色恶势力同流合 污,这时候受尽盘剥、凌辱的贫苦百姓,只能拿起各种原始的武器,保卫尊严,伸张正义,为自己也为社会讨回一点小小的公道了!(枭文《报复主义杀出一条血 路!》)。这些血泪浇铸的文字,都充分表达了对专制恶政的愤怒,这才是时代的主旋律。中共以其野蛮残暴、倒行逆施的专制统治,以其反动落后、逆时而退的意 识形态,把中国全面推向危机四伏、暴民纷起的暴力时代。

我最希望的当然是秉持和平理性非暴力和自由主义理念的民主志士、反腐斗士多些更多些,共把乾坤力挽回,共建法治之中国。然而自知这个希望不过是书 生梦中说梦。耳边响起任不寐引用的一位老先生的话:在中国你必须记住三个千万:千万不要低估当局的凶残;千万不要低估知识分子的无耻;千万不要低估 的人民的愚昧。此三个千万就是暴力时代注定要到来的保证。那么,望只望多一些卓跃飞、徐勇鹏、胡文海,少一些杨新海、黄勇、马加爵。望只望有越 来越多的人能够早日明白,那些歧视穷苦人、蔑视穷苦人的人,那些无情践踏、残忍蹂躏穷苦人人格尊严的人(马加爵狱中诗)不是你们的同学、同事、老乡和 普通市民,他们或许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不善不义,但同样是受压迫受侮辱的弱势边缘人群。多一点同情和宽容吧。大好男儿,何必计较鸡毛蒜皮的小恩怨小矛盾?那 些执掌生杀大权的恶吏和大搞权钱交易的贪官才是不给人民留活路和后路的民贼国贼,是广大民众共同的大仇大敌。与其死气沉沉,不如杀气腾腾;与其自杀自 焚,不如奋起抗争,大刀当向贼子们的头上砍去!

2004、4


暴政出暴民。法律不能维护社会公正,个人暴力便成为伸张道义的唯一手段。一个暴力时代在中国无法避免。

八九之后,尤其是近几年来,中国治安严重恶化,形形色色的暴力事件呈急遽上升之势,其中尤以社会暴力为盛。暴力维权、暴力反抗、暴力复仇、暴力宣 泄,非理性的暴力行径成了人们维护权益、抗争强权、宣泄不满的常态选择。类似杨新海杀67人、黄勇杀17人,马加爵杀4名同学等令人毛骨悚然的重大恶性 血案,各地多有、层出不穷,只是因官方强力封锁或淡化处理,未轰动天下
。据《新华每日电讯》3月27日报道,记者在河北采访时发现,许多地方频发暴力伤害村干部案件,甚至将干部一家被反锁家门活活烧死。

暴力按领域的差异可分为家庭暴力、校园暴力、社会暴力、娱乐圈足球圈文化圈暴力等等。社会暴力按暴力指向的不同,可分为定向型和发散型,按道义性 质又可分为正义(相对而言)和非正义。暴力的起因因个案的不同而异。弱者的定向型暴力往往带有一定程度的正义性,或为了维权,或为了反腐,或为了抗恶,或 为了复仇,是现实中恶的猖獗引起的以牙还牙、血债血偿、以毒攻毒、以暴抗暴的行为,其总体倾向是积极的,是正对邪、善向恶、弱对强、好人向坏人、有理一方 向无理一方的恶性抗争,对正义的张扬对凶暴的惩戒,有著鲜明突出的伦理价值取向。这种暴力行为直接反映了政治的黑暗反动、社会的丑恶不平,强烈凸显了官僚 的腐败、法制的昏昧、制度的落后。

因受益阳市交通部门不公正对待,而点火烧车自焚要与其领导同归于尽的卓跃飞;因受枉判而持刀将一审的主审法官刺为重伤的徐勇鹏;对贪污行贿的村干 部大开杀戒的胡文海,还有暴力抗税殴打执法人员的村民,讨不到工钱而绑架老板纵火烧厂的民工等等,都属定向报复,其暴力不乏正当性。对此类暴力,我持同情 和赞赏的态度。在强盗社会,无法可依,个人的行侠仗义、以恶制恶即是维护正义和道德的主要办法;一个法治极不健全,或者口头上法治、实质上人治的强权社 会,个人以恶制恶的行为作为法律的补充力量和辅助手段,自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

不可讳言,任何见义勇为和正当防卫之外的暴力行为都有一定的负面性,纵然合情合理,但绝难合法,而且许多具体暴力的指向、性质极其模糊,动机与后 果是不一致的。如草莽英雄胡文海以杀止腐、以恶制恶,但报复过火杀戳过度了,而且对妇女儿童下手,正义中有不义,正气中杂野蛮;又如多年前广东一名女工因 不堪厂方凌辱纵火焚烧工厂,结果老板平安无事,几十名女工却葬身火海。但这些也是难以避免的代价。无论如何,一个社会,有暴力有杀气有一股不畏强暴的精神 力量,总比遍地犬儒死气沉沉好。

至于一言不合、拔刀相向、劫财劫色、绑架勒索的暴力,以大欺小、恃强凌弱或以小欺小、以弱凌弱的暴力,则是绝对非正义的,特别是无特定目标的发散 型暴力,为了发泄仇恨报复社会而将报复的矛头指向底层无辜群众,是针对弱者、针对平民、针对学生的恐怖主义行为,造成的社会危害特别大,后果特别严重。杨 新海、黄勇、马加爵的恐怖杀戳,还有各地针对学生或市民的投毒案,就属于以弱虐弱的邪恶暴力。

社会暴力成因多元,错综复杂,有经济、情感、心理、人格、道德、教育、价值观、家庭环境方面的因素;有文化和意识形态方面的因素(马列教倡导的阶 级斗争哲学,毛泽东鼓吹的革命理论等,都属于一种暴力教育、仇恨教育,中共政权长期以来缺少对于生命的尊重和关爱),以至贫困落后、分配不公、官僚腐败、 行政不作为和乱作为、国家滥用暴力、个人对政府对前途的绝望等,都可以导致暴力事件的发生。官方媒体对各种暴力事件的内在因果避而不提,总是用个体理 由来解释,作案者不是变态就是疯子。其实识者皆知,暴力事件层出不穷唯我独多,最主要的原因无疑要归结到政治上。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哪里有暴政,哪里就有暴民。多数社会暴力是弱势群体在受尽剥削压迫和凌辱之后最后的抗争宣泄。社会暴力、暴民暴行是国家暴力、政治暴力的产品。

伟光正、三代表可谓恩施于百官者惟恐其不足,财取于万民者不留其余。二十多年来,多少农民不堪苛税杂费的重负,多少工人一生奉献,而 病不能医老无所养,多少人因上访上诉而被打被抓被劳教乃至判刑,多少人因不堪欺压凌辱而自杀自焚自寻绝路,多少人因矿难毒药、塌楼塌桥、翻船翻车而狗一样 死去,多少人因信仰问题、思想问题而身陷监牢,大多数民众的生活、工作、医疗、生命都得不到起码的保障。 稳定压倒一切,不但压倒民众对正义、真理和民主自由的追求,而且压倒了良知、人,压倒了民众的呻吟、苦难和血泪,压倒了法律最起码的公平公正。

法律的使命是以国家力量系统地反对恶,并规定恶的表现限度,强制性地矫正社会的非道义,是政府以恶制恶的行为,其从反向伸张公正。而今中国维 护道义根基、生存环境,维系一个社会健康发展的基本保障和最后的天平----法律也极其势利地向权贵阶级倾斜了,有权有钱有头有脸者犯了罪,往往能逃脱法 网,或从轻发落,因此他们能长期作恶;而弱势群体则被从重从速地严打。中国的法律严重不公,而且人民的上访上诉的权利又被剥夺。人民当然要依法办事, 但当法律靠不住甚至成了为非作歹的工具的时侯,他们求助于暴力,也即情有可原,理所必然。

中国社会,不但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恐惧和匮乏的自由得不到维护,世界普适的人权得不到维护,连作为一个消费者的权益也得不到有效维护,投诉 没有用,鉴定靠黑箱操作,告状伸冤要金钱铺路。多少消费者常年为伪劣商品房、医疗纠纷、产品质量事故奔波,少数消费者通过正常途径历尽艰辛,费尽时间、金 钱和精力,即使维护了权益,也是得不偿失。于是,消费者常常被迫采取打医生、抢(占)飞机、砸汽车、闹房展等各种恐怖血腥的暴行来维权。

在无所顾忌的国家暴力和无穷无尽的谎言欺骗联合营造的稳定的表象下,积蓄著、汹涌著巨大深广的民愤。正如李自成攻入北京前的《檄谕官绅士民书》中 写道:公候均食肉纨??而倚为腹心;宦官皆??糠犬豚而借其耳目。狱囚累累,士无报力之心;征敛重重,民有 偕亡之恨。有苦不许诉,有冤不能伸,人民正从敢怒不敢言到不敢言而敢怒,暴力正在成为广大弱势阶层维权、反抗、复仇、宣泄的最后手段。由于科技、军 事的发展,由于执政党柯断了绝大部分经济、社会资源,剥夺了人民的持枪权,中国很难发生传统意义上改朝换代式的大规模武装起义了,但官逼民抗、社会矛盾全 面激化,加快了良民向刁民、暴民转化的速度,个体暴力已经成功地燃起了燎原野火,连最为和平的文化圈娱乐圈中,越来越多的人都以暴力手段来解决矛 盾纠纷了。

汤誓曰:时日害丧,予及汝偕亡;胡文海曰:我只有以暴制暴了,我只能自己来维护老百姓的利益了。实际上我每年的收入都有4--5万元,我完 全可以不管这些事,但是,我不能,我的良心告诉我不能这样做,我不能对此置之度外,官逼民反,我不能让这些蛀虫们再欺压人了......我将死去,如果我 的死能够引起官老爷们的注意,能够查办了那些贪官污吏,我将死而无憾,否则我将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他们......(胡文海法庭上的最后陈述)。枭 曰:当一个制度不但不限制反而纵容权力为所欲为;当一个政府不但不制裁反而包庇鼓励黑恶势力;当法律与贪官恶吏串通一气;当权力与金钱美色恶势力同流合 污,这时候受尽盘剥、凌辱的贫苦百姓,只能拿起各种原始的武器,保卫尊严,伸张正义,为自己也为社会讨回一点小小的公道了!(枭文《报复主义杀出一条血 路!》)。这些血泪浇铸的文字,都充分表达了对专制恶政的愤怒,这才是时代的主旋律。中共以其野蛮残暴、倒行逆施的专制统治,以其反动落后、逆时而退的意 识形态,把中国全面推向危机四伏、暴民纷起的暴力时代。

我最希望的当然是秉持和平理性非暴力和自由主义理念的民主志士、反腐斗士多些更多些,共把乾坤力挽回,共建法治之中国。然而自知这个希望不过是书 生梦中说梦。耳边响起任不寐引用的一位老先生的话:在中国你必须记住三个千万:千万不要低估当局的凶残;千万不要低估知识分子的无耻;千万不要低估 的人民的愚昧。此三个千万就是暴力时代注定要到来的保证。那么,望只望多一些卓跃飞、徐勇鹏、胡文海,少一些杨新海、黄勇、马加爵。望只望有越 来越多的人能够早日明白,那些歧视穷苦人、蔑视穷苦人的人,那些无情践踏、残忍蹂躏穷苦人人格尊严的人(马加爵狱中诗)不是你们的同学、同事、老乡和 普通市民,他们或许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不善不义,但同样是受压迫受侮辱的弱势边缘人群。多一点同情和宽容吧。大好男儿,何必计较鸡毛蒜皮的小恩怨小矛盾?那 些执掌生杀大权的恶吏和大搞权钱交易的贪官才是不给人民留活路和后路的民贼国贼,是广大民众共同的大仇大敌。与其死气沉沉,不如杀气腾腾;与其自杀自 焚,不如奋起抗争,大刀当向贼子们的头上砍去!

2004、4


暴政出暴民。法律不能维护社会公正,个人暴力便成为伸张道义的唯一手段。一个暴力时代在中国无法避免。

八九之后,尤其是近几年来,中国治安严重恶化,形形色色的暴力事件呈急遽上升之势,其中尤以社会暴力为盛。暴力维权、暴力反抗、暴力复仇、暴力宣 泄,非理性的暴力行径成了人们维护权益、抗争强权、宣泄不满的常态选择。类似杨新海杀67人、黄勇杀17人,马加爵杀4名同学等令人毛骨悚然的重大恶性 血案,各地多有、层出不穷,只是因官方强力封锁或淡化处理,未轰动天下
。据《新华每日电讯》3月27日报道,记者在河北采访时发现,许多地方频发暴力伤害村干部案件,甚至将干部一家被反锁家门活活烧死。

暴力按领域的差异可分为家庭暴力、校园暴力、社会暴力、娱乐圈足球圈文化圈暴力等等。社会暴力按暴力指向的不同,可分为定向型和发散型,按道义性 质又可分为正义(相对而言)和非正义。暴力的起因因个案的不同而异。弱者的定向型暴力往往带有一定程度的正义性,或为了维权,或为了反腐,或为了抗恶,或 为了复仇,是现实中恶的猖獗引起的以牙还牙、血债血偿、以毒攻毒、以暴抗暴的行为,其总体倾向是积极的,是正对邪、善向恶、弱对强、好人向坏人、有理一方 向无理一方的恶性抗争,对正义的张扬对凶暴的惩戒,有著鲜明突出的伦理价值取向。这种暴力行为直接反映了政治的黑暗反动、社会的丑恶不平,强烈凸显了官僚 的腐败、法制的昏昧、制度的落后。

因受益阳市交通部门不公正对待,而点火烧车自焚要与其领导同归于尽的卓跃飞;因受枉判而持刀将一审的主审法官刺为重伤的徐勇鹏;对贪污行贿的村干 部大开杀戒的胡文海,还有暴力抗税殴打执法人员的村民,讨不到工钱而绑架老板纵火烧厂的民工等等,都属定向报复,其暴力不乏正当性。对此类暴力,我持同情 和赞赏的态度。在强盗社会,无法可依,个人的行侠仗义、以恶制恶即是维护正义和道德的主要办法;一个法治极不健全,或者口头上法治、实质上人治的强权社 会,个人以恶制恶的行为作为法律的补充力量和辅助手段,自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

不可讳言,任何见义勇为和正当防卫之外的暴力行为都有一定的负面性,纵然合情合理,但绝难合法,而且许多具体暴力的指向、性质极其模糊,动机与后 果是不一致的。如草莽英雄胡文海以杀止腐、以恶制恶,但报复过火杀戳过度了,而且对妇女儿童下手,正义中有不义,正气中杂野蛮;又如多年前广东一名女工因 不堪厂方凌辱纵火焚烧工厂,结果老板平安无事,几十名女工却葬身火海。但这些也是难以避免的代价。无论如何,一个社会,有暴力有杀气有一股不畏强暴的精神 力量,总比遍地犬儒死气沉沉好。

至于一言不合、拔刀相向、劫财劫色、绑架勒索的暴力,以大欺小、恃强凌弱或以小欺小、以弱凌弱的暴力,则是绝对非正义的,特别是无特定目标的发散 型暴力,为了发泄仇恨报复社会而将报复的矛头指向底层无辜群众,是针对弱者、针对平民、针对学生的恐怖主义行为,造成的社会危害特别大,后果特别严重。杨 新海、黄勇、马加爵的恐怖杀戳,还有各地针对学生或市民的投毒案,就属于以弱虐弱的邪恶暴力。

社会暴力成因多元,错综复杂,有经济、情感、心理、人格、道德、教育、价值观、家庭环境方面的因素;有文化和意识形态方面的因素(马列教倡导的阶 级斗争哲学,毛泽东鼓吹的革命理论等,都属于一种暴力教育、仇恨教育,中共政权长期以来缺少对于生命的尊重和关爱),以至贫困落后、分配不公、官僚腐败、 行政不作为和乱作为、国家滥用暴力、个人对政府对前途的绝望等,都可以导致暴力事件的发生。官方媒体对各种暴力事件的内在因果避而不提,总是用个体理 由来解释,作案者不是变态就是疯子。其实识者皆知,暴力事件层出不穷唯我独多,最主要的原因无疑要归结到政治上。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哪里有暴政,哪里就有暴民。多数社会暴力是弱势群体在受尽剥削压迫和凌辱之后最后的抗争宣泄。社会暴力、暴民暴行是国家暴力、政治暴力的产品。

伟光正、三代表可谓恩施于百官者惟恐其不足,财取于万民者不留其余。二十多年来,多少农民不堪苛税杂费的重负,多少工人一生奉献,而 病不能医老无所养,多少人因上访上诉而被打被抓被劳教乃至判刑,多少人因不堪欺压凌辱而自杀自焚自寻绝路,多少人因矿难毒药、塌楼塌桥、翻船翻车而狗一样 死去,多少人因信仰问题、思想问题而身陷监牢,大多数民众的生活、工作、医疗、生命都得不到起码的保障。 稳定压倒一切,不但压倒民众对正义、真理和民主自由的追求,而且压倒了良知、人,压倒了民众的呻吟、苦难和血泪,压倒了法律最起码的公平公正。

法律的使命是以国家力量系统地反对恶,并规定恶的表现限度,强制性地矫正社会的非道义,是政府以恶制恶的行为,其从反向伸张公正。而今中国维 护道义根基、生存环境,维系一个社会健康发展的基本保障和最后的天平----法律也极其势利地向权贵阶级倾斜了,有权有钱有头有脸者犯了罪,往往能逃脱法 网,或从轻发落,因此他们能长期作恶;而弱势群体则被从重从速地严打。中国的法律严重不公,而且人民的上访上诉的权利又被剥夺。人民当然要依法办事, 但当法律靠不住甚至成了为非作歹的工具的时侯,他们求助于暴力,也即情有可原,理所必然。

中国社会,不但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恐惧和匮乏的自由得不到维护,世界普适的人权得不到维护,连作为一个消费者的权益也得不到有效维护,投诉 没有用,鉴定靠黑箱操作,告状伸冤要金钱铺路。多少消费者常年为伪劣商品房、医疗纠纷、产品质量事故奔波,少数消费者通过正常途径历尽艰辛,费尽时间、金 钱和精力,即使维护了权益,也是得不偿失。于是,消费者常常被迫采取打医生、抢(占)飞机、砸汽车、闹房展等各种恐怖血腥的暴行来维权。

在无所顾忌的国家暴力和无穷无尽的谎言欺骗联合营造的稳定的表象下,积蓄著、汹涌著巨大深广的民愤。正如李自成攻入北京前的《檄谕官绅士民书》中 写道:公候均食肉纨??而倚为腹心;宦官皆??糠犬豚而借其耳目。狱囚累累,士无报力之心;征敛重重,民有 偕亡之恨。有苦不许诉,有冤不能伸,人民正从敢怒不敢言到不敢言而敢怒,暴力正在成为广大弱势阶层维权、反抗、复仇、宣泄的最后手段。由于科技、军 事的发展,由于执政党柯断了绝大部分经济、社会资源,剥夺了人民的持枪权,中国很难发生传统意义上改朝换代式的大规模武装起义了,但官逼民抗、社会矛盾全 面激化,加快了良民向刁民、暴民转化的速度,个体暴力已经成功地燃起了燎原野火,连最为和平的文化圈娱乐圈中,越来越多的人都以暴力手段来解决矛 盾纠纷了。

汤誓曰:时日害丧,予及汝偕亡;胡文海曰:我只有以暴制暴了,我只能自己来维护老百姓的利益了。实际上我每年的收入都有4--5万元,我完 全可以不管这些事,但是,我不能,我的良心告诉我不能这样做,我不能对此置之度外,官逼民反,我不能让这些蛀虫们再欺压人了......我将死去,如果我 的死能够引起官老爷们的注意,能够查办了那些贪官污吏,我将死而无憾,否则我将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他们......(胡文海法庭上的最后陈述)。枭 曰:当一个制度不但不限制反而纵容权力为所欲为;当一个政府不但不制裁反而包庇鼓励黑恶势力;当法律与贪官恶吏串通一气;当权力与金钱美色恶势力同流合 污,这时候受尽盘剥、凌辱的贫苦百姓,只能拿起各种原始的武器,保卫尊严,伸张正义,为自己也为社会讨回一点小小的公道了!(枭文《报复主义杀出一条血 路!》)。这些血泪浇铸的文字,都充分表达了对专制恶政的愤怒,这才是时代的主旋律。中共以其野蛮残暴、倒行逆施的专制统治,以其反动落后、逆时而退的意 识形态,把中国全面推向危机四伏、暴民纷起的暴力时代。

我最希望的当然是秉持和平理性非暴力和自由主义理念的民主志士、反腐斗士多些更多些,共把乾坤力挽回,共建法治之中国。然而自知这个希望不过是书 生梦中说梦。耳边响起任不寐引用的一位老先生的话:在中国你必须记住三个千万:千万不要低估当局的凶残;千万不要低估知识分子的无耻;千万不要低估 的人民的愚昧。此三个千万就是暴力时代注定要到来的保证。那么,望只望多一些卓跃飞、徐勇鹏、胡文海,少一些杨新海、黄勇、马加爵。望只望有越 来越多的人能够早日明白,那些歧视穷苦人、蔑视穷苦人的人,那些无情践踏、残忍蹂躏穷苦人人格尊严的人(马加爵狱中诗)不是你们的同学、同事、老乡和 普通市民,他们或许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不善不义,但同样是受压迫受侮辱的弱势边缘人群。多一点同情和宽容吧。大好男儿,何必计较鸡毛蒜皮的小恩怨小矛盾?那 些执掌生杀大权的恶吏和大搞权钱交易的贪官才是不给人民留活路和后路的民贼国贼,是广大民众共同的大仇大敌。与其死气沉沉,不如杀气腾腾;与其自杀自 焚,不如奋起抗争,大刀当向贼子们的头上砍去!

2004、4


暴政出暴民。法律不能维护社会公正,个人暴力便成为伸张道义的唯一手段。一个暴力时代在中国无法避免。

八九之后,尤其是近几年来,中国治安严重恶化,形形色色的暴力事件呈急遽上升之势,其中尤以社会暴力为盛。暴力维权、暴力反抗、暴力复仇、暴力宣 泄,非理性的暴力行径成了人们维护权益、抗争强权、宣泄不满的常态选择。类似杨新海杀67人、黄勇杀17人,马加爵杀4名同学等令人毛骨悚然的重大恶性 血案,各地多有、层出不穷,只是因官方强力封锁或淡化处理,未轰动天下
。据《新华每日电讯》3月27日报道,记者在河北采访时发现,许多地方频发暴力伤害村干部案件,甚至将干部一家被反锁家门活活烧死。

暴力按领域的差异可分为家庭暴力、校园暴力、社会暴力、娱乐圈足球圈文化圈暴力等等。社会暴力按暴力指向的不同,可分为定向型和发散型,按道义性 质又可分为正义(相对而言)和非正义。暴力的起因因个案的不同而异。弱者的定向型暴力往往带有一定程度的正义性,或为了维权,或为了反腐,或为了抗恶,或 为了复仇,是现实中恶的猖獗引起的以牙还牙、血债血偿、以毒攻毒、以暴抗暴的行为,其总体倾向是积极的,是正对邪、善向恶、弱对强、好人向坏人、有理一方 向无理一方的恶性抗争,对正义的张扬对凶暴的惩戒,有著鲜明突出的伦理价值取向。这种暴力行为直接反映了政治的黑暗反动、社会的丑恶不平,强烈凸显了官僚 的腐败、法制的昏昧、制度的落后。

因受益阳市交通部门不公正对待,而点火烧车自焚要与其领导同归于尽的卓跃飞;因受枉判而持刀将一审的主审法官刺为重伤的徐勇鹏;对贪污行贿的村干 部大开杀戒的胡文海,还有暴力抗税殴打执法人员的村民,讨不到工钱而绑架老板纵火烧厂的民工等等,都属定向报复,其暴力不乏正当性。对此类暴力,我持同情 和赞赏的态度。在强盗社会,无法可依,个人的行侠仗义、以恶制恶即是维护正义和道德的主要办法;一个法治极不健全,或者口头上法治、实质上人治的强权社 会,个人以恶制恶的行为作为法律的补充力量和辅助手段,自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

不可讳言,任何见义勇为和正当防卫之外的暴力行为都有一定的负面性,纵然合情合理,但绝难合法,而且许多具体暴力的指向、性质极其模糊,动机与后 果是不一致的。如草莽英雄胡文海以杀止腐、以恶制恶,但报复过火杀戳过度了,而且对妇女儿童下手,正义中有不义,正气中杂野蛮;又如多年前广东一名女工因 不堪厂方凌辱纵火焚烧工厂,结果老板平安无事,几十名女工却葬身火海。但这些也是难以避免的代价。无论如何,一个社会,有暴力有杀气有一股不畏强暴的精神 力量,总比遍地犬儒死气沉沉好。

至于一言不合、拔刀相向、劫财劫色、绑架勒索的暴力,以大欺小、恃强凌弱或以小欺小、以弱凌弱的暴力,则是绝对非正义的,特别是无特定目标的发散 型暴力,为了发泄仇恨报复社会而将报复的矛头指向底层无辜群众,是针对弱者、针对平民、针对学生的恐怖主义行为,造成的社会危害特别大,后果特别严重。杨 新海、黄勇、马加爵的恐怖杀戳,还有各地针对学生或市民的投毒案,就属于以弱虐弱的邪恶暴力。

社会暴力成因多元,错综复杂,有经济、情感、心理、人格、道德、教育、价值观、家庭环境方面的因素;有文化和意识形态方面的因素(马列教倡导的阶 级斗争哲学,毛泽东鼓吹的革命理论等,都属于一种暴力教育、仇恨教育,中共政权长期以来缺少对于生命的尊重和关爱),以至贫困落后、分配不公、官僚腐败、 行政不作为和乱作为、国家滥用暴力、个人对政府对前途的绝望等,都可以导致暴力事件的发生。官方媒体对各种暴力事件的内在因果避而不提,总是用个体理 由来解释,作案者不是变态就是疯子。其实识者皆知,暴力事件层出不穷唯我独多,最主要的原因无疑要归结到政治上。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哪里有暴政,哪里就有暴民。多数社会暴力是弱势群体在受尽剥削压迫和凌辱之后最后的抗争宣泄。社会暴力、暴民暴行是国家暴力、政治暴力的产品。

伟光正、三代表可谓恩施于百官者惟恐其不足,财取于万民者不留其余。二十多年来,多少农民不堪苛税杂费的重负,多少工人一生奉献,而 病不能医老无所养,多少人因上访上诉而被打被抓被劳教乃至判刑,多少人因不堪欺压凌辱而自杀自焚自寻绝路,多少人因矿难毒药、塌楼塌桥、翻船翻车而狗一样 死去,多少人因信仰问题、思想问题而身陷监牢,大多数民众的生活、工作、医疗、生命都得不到起码的保障。 稳定压倒一切,不但压倒民众对正义、真理和民主自由的追求,而且压倒了良知、人,压倒了民众的呻吟、苦难和血泪,压倒了法律最起码的公平公正。

法律的使命是以国家力量系统地反对恶,并规定恶的表现限度,强制性地矫正社会的非道义,是政府以恶制恶的行为,其从反向伸张公正。而今中国维 护道义根基、生存环境,维系一个社会健康发展的基本保障和最后的天平----法律也极其势利地向权贵阶级倾斜了,有权有钱有头有脸者犯了罪,往往能逃脱法 网,或从轻发落,因此他们能长期作恶;而弱势群体则被从重从速地严打。中国的法律严重不公,而且人民的上访上诉的权利又被剥夺。人民当然要依法办事, 但当法律靠不住甚至成了为非作歹的工具的时侯,他们求助于暴力,也即情有可原,理所必然。

中国社会,不但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恐惧和匮乏的自由得不到维护,世界普适的人权得不到维护,连作为一个消费者的权益也得不到有效维护,投诉 没有用,鉴定靠黑箱操作,告状伸冤要金钱铺路。多少消费者常年为伪劣商品房、医疗纠纷、产品质量事故奔波,少数消费者通过正常途径历尽艰辛,费尽时间、金 钱和精力,即使维护了权益,也是得不偿失。于是,消费者常常被迫采取打医生、抢(占)飞机、砸汽车、闹房展等各种恐怖血腥的暴行来维权。

在无所顾忌的国家暴力和无穷无尽的谎言欺骗联合营造的稳定的表象下,积蓄著、汹涌著巨大深广的民愤。正如李自成攻入北京前的《檄谕官绅士民书》中 写道:公候均食肉纨??而倚为腹心;宦官皆??糠犬豚而借其耳目。狱囚累累,士无报力之心;征敛重重,民有 偕亡之恨。有苦不许诉,有冤不能伸,人民正从敢怒不敢言到不敢言而敢怒,暴力正在成为广大弱势阶层维权、反抗、复仇、宣泄的最后手段。由于科技、军 事的发展,由于执政党柯断了绝大部分经济、社会资源,剥夺了人民的持枪权,中国很难发生传统意义上改朝换代式的大规模武装起义了,但官逼民抗、社会矛盾全 面激化,加快了良民向刁民、暴民转化的速度,个体暴力已经成功地燃起了燎原野火,连最为和平的文化圈娱乐圈中,越来越多的人都以暴力手段来解决矛 盾纠纷了。

汤誓曰:时日害丧,予及汝偕亡;胡文海曰:我只有以暴制暴了,我只能自己来维护老百姓的利益了。实际上我每年的收入都有4--5万元,我完 全可以不管这些事,但是,我不能,我的良心告诉我不能这样做,我不能对此置之度外,官逼民反,我不能让这些蛀虫们再欺压人了......我将死去,如果我 的死能够引起官老爷们的注意,能够查办了那些贪官污吏,我将死而无憾,否则我将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他们......(胡文海法庭上的最后陈述)。枭 曰:当一个制度不但不限制反而纵容权力为所欲为;当一个政府不但不制裁反而包庇鼓励黑恶势力;当法律与贪官恶吏串通一气;当权力与金钱美色恶势力同流合 污,这时候受尽盘剥、凌辱的贫苦百姓,只能拿起各种原始的武器,保卫尊严,伸张正义,为自己也为社会讨回一点小小的公道了!(枭文《报复主义杀出一条血 路!》)。这些血泪浇铸的文字,都充分表达了对专制恶政的愤怒,这才是时代的主旋律。中共以其野蛮残暴、倒行逆施的专制统治,以其反动落后、逆时而退的意 识形态,把中国全面推向危机四伏、暴民纷起的暴力时代。

我最希望的当然是秉持和平理性非暴力和自由主义理念的民主志士、反腐斗士多些更多些,共把乾坤力挽回,共建法治之中国。然而自知这个希望不过是书 生梦中说梦。耳边响起任不寐引用的一位老先生的话:在中国你必须记住三个千万:千万不要低估当局的凶残;千万不要低估知识分子的无耻;千万不要低估 的人民的愚昧。此三个千万就是暴力时代注定要到来的保证。那么,望只望多一些卓跃飞、徐勇鹏、胡文海,少一些杨新海、黄勇、马加爵。望只望有越 来越多的人能够早日明白,那些歧视穷苦人、蔑视穷苦人的人,那些无情践踏、残忍蹂躏穷苦人人格尊严的人(马加爵狱中诗)不是你们的同学、同事、老乡和 普通市民,他们或许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不善不义,但同样是受压迫受侮辱的弱势边缘人群。多一点同情和宽容吧。大好男儿,何必计较鸡毛蒜皮的小恩怨小矛盾?那 些执掌生杀大权的恶吏和大搞权钱交易的贪官才是不给人民留活路和后路的民贼国贼,是广大民众共同的大仇大敌。与其死气沉沉,不如杀气腾腾;与其自杀自 焚,不如奋起抗争,大刀当向贼子们的头上砍去!

2004、4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