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北京奥运正在导致中国人权状况进一步恶化
赵达功 (深圳)



原本期望奥运会带来中国人权改善,事实上却适得其反,北京奥运为中国民众带来人权灾难。



中国为申办北京奥运曾向全世界承诺改善人权状况和许诺新闻自由,国际社会和善良的中国民众都信以为真,至少也以为中国的人权状况多少会有些改善。北京奥运给中国提供了推动改革的机会,提供了向世界显示中国自从1989年天安门镇压后的转变的机会,但事实上,随着北京奥运的临近,中国的人权状况越来越恶化,不仅让外国政府、人权组织、新闻媒体等大感失望,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中国民众越来越因为奥运到来而受到更多的人权迫害。

 
一、对异议人士和维权者进一步严厉打压
 
今年4月,北京著名人权人士胡佳先生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判处有期徒刑3年 半,这一公然的镇压事件引起国际社会不安。美国国务卿赖斯访问中国时,向胡锦涛提出关注胡佳一案,因师涛、王晓宁案件受到指责的雅虎总裁杨志远曾经写信给胡锦涛,要求释放师涛、王晓宁。此外,欧盟、美国国会议员和国际非政府组织,多次就胡佳案件向中国当局提出抗议或进行交涉。这些国际社会的压力如果在过 去,或许起到一定的作用,但临近北京奥运,中国当局我行我素,置之不理。
 
问题在于,不仅胡佳、师涛、王晓宁等案没有被释放,对异议人士和维权者新的打压接踵而来,对此,中国当局毫无忌惮。下面仅列举6月份短短十几天部分拘捕和侵犯人权事件,说明奥运前的中国当局的打压是多么的严厉和紧锣密鼓。
 
6月4日,这一天是1989年6.4事件19周年,著名学者刘晓波在北京的住宅楼下遭到十多名警察围阻,更有甚者竟然遭到警察殴打和随后的短暂关押。
 
6月9日下午,四川省绵阳市的曾宏玲女士被当地公安机关拘捕。最早报道此消息的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的消息称,曾女士被捕的原因是刊发在观察文章上的三篇有关四川地震的文章。
 
6月11日,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负责人黄琦先生被成都警方以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刑事拘留。
 
6月11日,山东济南警方9个人闯进孙文广教授家里进行搜查、摄像、拍照,并将电脑强行拿走。
 
6月13日,德国外长史坦麦尔访问中国时邀请丁子霖及丈夫蒋培坤、学者刘晓波、律师莫少平等人士会谈,但被北京公安阻止。
 
6月17日,四川维权农民刘正有被汇东公安分局强行传讯了6个半小时。6月18日再次被传讯,主要是针对失地农民、上访人向地震灾区捐款,在网上发表的《刘正有严正抗议成都警方非法抓捕黄琦等人》和网上流传人权圣火等。
 
6月18日,关注中国艾滋病和人权问题的民间组织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所长万延海先生与欧洲议会议员的会面,先遭公安劝阻,不果后,又严密监视。
 
6月18日,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牧师及其翻译在前往和欧盟领导人会见途中被北京警方绑架,之后关押一派出所。
 
6月18日,中国民主党人士岳天祥在在上海探亲时被上海黄埔区警方拘押。
 
6月18日,十几名家庭教会的成员在黑龙江省伊春市伊春区一所住宅内进行普通的聚会活动时,十几名穿便衣的人员闯入,他们是伊春民族宗教局的官员和当地民警,他们试图将教友带走,发生冲突。
 
随着北京奥运会的临近,普通民众都将受到骚扰,到北京的旅行权利被限制。北京要求所有进京打工或探访的人士,必须办理暂住证,7月1日,北京交通部门更停止办理外地车辆进京通行证。大陆各大旅行社,为配合奥运安保,严控进京人士,要求游客提供类似良民证的"无犯罪记录"证明。
 
离奥运开幕还有一个月多一点的时间,这个期间,因奥运而打压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将会达到高潮。


二、加强审查互联网和限制新闻报道
 
汶川大地震曾经出现过新闻采访自由的景象,这只不过是昙花一现,一个星期后当局再次全面审查新闻报道,限制记者的采访。中国政府在2006年12月作出规定,"记者赴地方采访,无需向地方外事部门申请,只需征得被采访单位和个人同意",但时过境迁,早就食言。这说明中国当局没有信用可言,对中国民众撒谎成性,对外国政府、非政府组织和媒体的承诺,也随便可以当成戏言。
 
致力于维护新闻自由的非政府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6月17日 公布题为《做得不够》的报告说,随着北京奥运会的临近,中国政府不但没有实施它要允许新闻自由的承诺,反而加紧了对媒体的监控和管制。报告说,尽管中国发 布了一些暂时性新闻规章,承诺要允许国际媒体能够接触到普通的中国民众,但是,国外记者目前却经常受到骚扰,或被阻止去中国一些类似新疆和西藏的热点地 方。有些被外国记者采访的中国老百姓,随后受到了警方的讯问,甚至有被监禁的。而中国国内的新闻工作者,虽然他们的环境日趋商业化,但却不得不在中国新闻 监管机构的严密监视下运作。另外,虽然互联网的速度日趋加快,中国的网民人数达到二千一百万,但中国政府仍然拿出最大努力来控制网上信息流通。
 
最近,当局进一步加强了对互联网社区的审核控制。天益社区、猫眼看人、天涯、西祠胡同、中国改革论坛等都接到了整改通知,网民言论空间进一步缩小。天益社区6月9日对网友发出这样的通知:
 各位用户:天益社区站务委员会决定,自2008年6月10日12:00起对天益社区进行关站整改,预计于12日12:00重新开放。整改措施如下:

1、关闭游客浏览。
 
2、调整新用户注册方式,改为注册审核制。
 
3、撤销时政、休闲类版面,只保留人文社会科学相关讨论区。
 
4、严格各项管理措施,其中,不论以何种方式进行人身攻击,都将严厉处理。
 
整改后的天益社区,将成为纯学术交流空间,只为希望在学习上有所进步、以学术会友的人士提供平台。若您不认同上述措施而想离开,请提前备份个人资料。
 
四川作家冉云飞因为在自己的博客上报道和评论灾区情况而受到他所在的四川省作协和"四川文学"杂志社的处罚。它们要求冉云飞删除其博客中有错误的文章,并关闭了他办公室的网络系统。此外,四川作协的三刊一报将不再刊登冉云飞的任何作品。
 
在中国一向以敢言著称的南方报业,最近连遭中宣部警告,有编辑被要求暂停工作,南方都市报刊登专栏作家评论文章的"个论"版面也被暂停,何时恢复不得而知。 在四川官方的施压下,南方报系一些记者从六月十日左右开始从四川灾区撤回广州本部。南方日报及南方都市报已开始恢复使用新华社的地震灾区报导。据了解,南 方报业最近加大了对南方都市报评论版的监管,防范所谓"危险有害言论"出炉。

 
三、奥运火炬传递导致直接制造侵犯人权
 
奥运火炬传递的是奥林匹克精神,应该是人的尊严的宣示。但在中国,奥运火炬变成了人权灾难。我本人就有这样的经历。5月2日奥运火炬在香港传递,而我在4月29日持港澳通行证前往香港参加新闻自由日讨论会,但在罗湖海关过关时被警方带走,不允许我进入香港。不仅如此,5月8日奥运火炬经过深圳,5月7日我就被警方带走强制"旅游",火炬传递过后我才能回家。
 
奥 运火炬在国内传递期间,所有的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和当局认为"危险"人物,都受到警方的"关照",有些被传讯拘押,有些被"旅游",有些被软禁在家里,总 之,按照警察的话语,就是要做到"万无一失"。这些直接赤裸裸侵犯人权的行为,中国当局并不掩饰,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公然之举。
 
奥运火炬在汉族区域内是这样,在少数民族尤其是新疆、西藏传递时,普通民众整体被监控。
 
6月17日 奥运火炬在新疆传递。之前,官方的《新疆日报》援引一位官员的话说,考虑到太多的人会引起安全问题,政府建议大家在家看电视。政府规定,在火炬传递过程中 禁止在乌鲁木齐、昌吉、石河子和喀什等新疆传递城市燃放烟花爆竹。据悉,警方对乌鲁木齐市实施了封锁,并且在火炬传递的沿途加强了警备。有消息报道说,当局以奥运安保为名,驱赶了乌鲁木齐和喀什上万名非城市户口的维吾尔族人。当地政府,包括公安部门还下达临时特别通知,只允许那些经政府政治审查和社会背景调查合格的维吾尔族人欢迎圣火。乌鲁木齐当局不仅在圣火传递路线安排警力清空所有人员车辆,乌鲁木齐市内所有建筑与饭店旅馆更被要求在圣火传递期间关闭所 有窗户,以避免有人扔掷物品,或在窗户悬挂抗议标语。17日乌鲁木齐整个传递过程几乎看不到维吾尔族的欢迎群众,仅看到大批汉族的政府员工与学生队伍,隔着层层安检人员迎接圣火。
 
6月21日,奥运火炬周六在西藏拉萨的传递﹐当局不惜封城、驻重兵、设路障,有获准前往采访的海外记者抱怨采访全程受警方监视。至于迎接圣火的数万名围观群众﹐全部经过当局从学校、公务员及机关退休干部中精心挑选。在领取到"观众证"后于传递仪式开始前2、3小时被安排到指定位置观礼。而获准前往采访的外国记者则全程受控,不准和市民接触,只能采访圣火传递的开幕和闭幕部份。期间,拉萨实施大规模交通管制、禁止沿线居民外出、沿线的商家被要求歇业、工作人员亦被限制离开工作地点。同时,西藏政府有关官员6月18日向僧人宣布三天内不能离开寺院。寺院亦加强保安,约有千多名军警在寺院外把守。
 
原本期望奥运会带来中国人权改善,事实上却适得其反,北京奥运为中国民众带来人权灾难。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北京奥运也让全世界看到了暴露出来的中共真实面目。中共对奥运的承诺是是虚伪的,中共是在用谎言欺骗全世界。


2008年6月25日







原本期望奥运会带来中国人权改善,事实上却适得其反,北京奥运为中国民众带来人权灾难。



中国为申办北京奥运曾向全世界承诺改善人权状况和许诺新闻自由,国际社会和善良的中国民众都信以为真,至少也以为中国的人权状况多少会有些改善。北京奥运给中国提供了推动改革的机会,提供了向世界显示中国自从1989年天安门镇压后的转变的机会,但事实上,随着北京奥运的临近,中国的人权状况越来越恶化,不仅让外国政府、人权组织、新闻媒体等大感失望,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中国民众越来越因为奥运到来而受到更多的人权迫害。

 
一、对异议人士和维权者进一步严厉打压
 
今年4月,北京著名人权人士胡佳先生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判处有期徒刑3年 半,这一公然的镇压事件引起国际社会不安。美国国务卿赖斯访问中国时,向胡锦涛提出关注胡佳一案,因师涛、王晓宁案件受到指责的雅虎总裁杨志远曾经写信给胡锦涛,要求释放师涛、王晓宁。此外,欧盟、美国国会议员和国际非政府组织,多次就胡佳案件向中国当局提出抗议或进行交涉。这些国际社会的压力如果在过 去,或许起到一定的作用,但临近北京奥运,中国当局我行我素,置之不理。
 
问题在于,不仅胡佳、师涛、王晓宁等案没有被释放,对异议人士和维权者新的打压接踵而来,对此,中国当局毫无忌惮。下面仅列举6月份短短十几天部分拘捕和侵犯人权事件,说明奥运前的中国当局的打压是多么的严厉和紧锣密鼓。
 
6月4日,这一天是1989年6.4事件19周年,著名学者刘晓波在北京的住宅楼下遭到十多名警察围阻,更有甚者竟然遭到警察殴打和随后的短暂关押。
 
6月9日下午,四川省绵阳市的曾宏玲女士被当地公安机关拘捕。最早报道此消息的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的消息称,曾女士被捕的原因是刊发在观察文章上的三篇有关四川地震的文章。
 
6月11日,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负责人黄琦先生被成都警方以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刑事拘留。
 
6月11日,山东济南警方9个人闯进孙文广教授家里进行搜查、摄像、拍照,并将电脑强行拿走。
 
6月13日,德国外长史坦麦尔访问中国时邀请丁子霖及丈夫蒋培坤、学者刘晓波、律师莫少平等人士会谈,但被北京公安阻止。
 
6月17日,四川维权农民刘正有被汇东公安分局强行传讯了6个半小时。6月18日再次被传讯,主要是针对失地农民、上访人向地震灾区捐款,在网上发表的《刘正有严正抗议成都警方非法抓捕黄琦等人》和网上流传人权圣火等。
 
6月18日,关注中国艾滋病和人权问题的民间组织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所长万延海先生与欧洲议会议员的会面,先遭公安劝阻,不果后,又严密监视。
 
6月18日,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牧师及其翻译在前往和欧盟领导人会见途中被北京警方绑架,之后关押一派出所。
 
6月18日,中国民主党人士岳天祥在在上海探亲时被上海黄埔区警方拘押。
 
6月18日,十几名家庭教会的成员在黑龙江省伊春市伊春区一所住宅内进行普通的聚会活动时,十几名穿便衣的人员闯入,他们是伊春民族宗教局的官员和当地民警,他们试图将教友带走,发生冲突。
 
随着北京奥运会的临近,普通民众都将受到骚扰,到北京的旅行权利被限制。北京要求所有进京打工或探访的人士,必须办理暂住证,7月1日,北京交通部门更停止办理外地车辆进京通行证。大陆各大旅行社,为配合奥运安保,严控进京人士,要求游客提供类似良民证的"无犯罪记录"证明。
 
离奥运开幕还有一个月多一点的时间,这个期间,因奥运而打压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将会达到高潮。


二、加强审查互联网和限制新闻报道
 
汶川大地震曾经出现过新闻采访自由的景象,这只不过是昙花一现,一个星期后当局再次全面审查新闻报道,限制记者的采访。中国政府在2006年12月作出规定,"记者赴地方采访,无需向地方外事部门申请,只需征得被采访单位和个人同意",但时过境迁,早就食言。这说明中国当局没有信用可言,对中国民众撒谎成性,对外国政府、非政府组织和媒体的承诺,也随便可以当成戏言。
 
致力于维护新闻自由的非政府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6月17日 公布题为《做得不够》的报告说,随着北京奥运会的临近,中国政府不但没有实施它要允许新闻自由的承诺,反而加紧了对媒体的监控和管制。报告说,尽管中国发 布了一些暂时性新闻规章,承诺要允许国际媒体能够接触到普通的中国民众,但是,国外记者目前却经常受到骚扰,或被阻止去中国一些类似新疆和西藏的热点地 方。有些被外国记者采访的中国老百姓,随后受到了警方的讯问,甚至有被监禁的。而中国国内的新闻工作者,虽然他们的环境日趋商业化,但却不得不在中国新闻 监管机构的严密监视下运作。另外,虽然互联网的速度日趋加快,中国的网民人数达到二千一百万,但中国政府仍然拿出最大努力来控制网上信息流通。
 
最近,当局进一步加强了对互联网社区的审核控制。天益社区、猫眼看人、天涯、西祠胡同、中国改革论坛等都接到了整改通知,网民言论空间进一步缩小。天益社区6月9日对网友发出这样的通知:
 各位用户:天益社区站务委员会决定,自2008年6月10日12:00起对天益社区进行关站整改,预计于12日12:00重新开放。整改措施如下:

1、关闭游客浏览。
 
2、调整新用户注册方式,改为注册审核制。
 
3、撤销时政、休闲类版面,只保留人文社会科学相关讨论区。
 
4、严格各项管理措施,其中,不论以何种方式进行人身攻击,都将严厉处理。
 
整改后的天益社区,将成为纯学术交流空间,只为希望在学习上有所进步、以学术会友的人士提供平台。若您不认同上述措施而想离开,请提前备份个人资料。
 
四川作家冉云飞因为在自己的博客上报道和评论灾区情况而受到他所在的四川省作协和"四川文学"杂志社的处罚。它们要求冉云飞删除其博客中有错误的文章,并关闭了他办公室的网络系统。此外,四川作协的三刊一报将不再刊登冉云飞的任何作品。
 
在中国一向以敢言著称的南方报业,最近连遭中宣部警告,有编辑被要求暂停工作,南方都市报刊登专栏作家评论文章的"个论"版面也被暂停,何时恢复不得而知。 在四川官方的施压下,南方报系一些记者从六月十日左右开始从四川灾区撤回广州本部。南方日报及南方都市报已开始恢复使用新华社的地震灾区报导。据了解,南 方报业最近加大了对南方都市报评论版的监管,防范所谓"危险有害言论"出炉。

 
三、奥运火炬传递导致直接制造侵犯人权
 
奥运火炬传递的是奥林匹克精神,应该是人的尊严的宣示。但在中国,奥运火炬变成了人权灾难。我本人就有这样的经历。5月2日奥运火炬在香港传递,而我在4月29日持港澳通行证前往香港参加新闻自由日讨论会,但在罗湖海关过关时被警方带走,不允许我进入香港。不仅如此,5月8日奥运火炬经过深圳,5月7日我就被警方带走强制"旅游",火炬传递过后我才能回家。
 
奥 运火炬在国内传递期间,所有的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和当局认为"危险"人物,都受到警方的"关照",有些被传讯拘押,有些被"旅游",有些被软禁在家里,总 之,按照警察的话语,就是要做到"万无一失"。这些直接赤裸裸侵犯人权的行为,中国当局并不掩饰,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公然之举。
 
奥运火炬在汉族区域内是这样,在少数民族尤其是新疆、西藏传递时,普通民众整体被监控。
 
6月17日 奥运火炬在新疆传递。之前,官方的《新疆日报》援引一位官员的话说,考虑到太多的人会引起安全问题,政府建议大家在家看电视。政府规定,在火炬传递过程中 禁止在乌鲁木齐、昌吉、石河子和喀什等新疆传递城市燃放烟花爆竹。据悉,警方对乌鲁木齐市实施了封锁,并且在火炬传递的沿途加强了警备。有消息报道说,当局以奥运安保为名,驱赶了乌鲁木齐和喀什上万名非城市户口的维吾尔族人。当地政府,包括公安部门还下达临时特别通知,只允许那些经政府政治审查和社会背景调查合格的维吾尔族人欢迎圣火。乌鲁木齐当局不仅在圣火传递路线安排警力清空所有人员车辆,乌鲁木齐市内所有建筑与饭店旅馆更被要求在圣火传递期间关闭所 有窗户,以避免有人扔掷物品,或在窗户悬挂抗议标语。17日乌鲁木齐整个传递过程几乎看不到维吾尔族的欢迎群众,仅看到大批汉族的政府员工与学生队伍,隔着层层安检人员迎接圣火。
 
6月21日,奥运火炬周六在西藏拉萨的传递﹐当局不惜封城、驻重兵、设路障,有获准前往采访的海外记者抱怨采访全程受警方监视。至于迎接圣火的数万名围观群众﹐全部经过当局从学校、公务员及机关退休干部中精心挑选。在领取到"观众证"后于传递仪式开始前2、3小时被安排到指定位置观礼。而获准前往采访的外国记者则全程受控,不准和市民接触,只能采访圣火传递的开幕和闭幕部份。期间,拉萨实施大规模交通管制、禁止沿线居民外出、沿线的商家被要求歇业、工作人员亦被限制离开工作地点。同时,西藏政府有关官员6月18日向僧人宣布三天内不能离开寺院。寺院亦加强保安,约有千多名军警在寺院外把守。
 
原本期望奥运会带来中国人权改善,事实上却适得其反,北京奥运为中国民众带来人权灾难。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北京奥运也让全世界看到了暴露出来的中共真实面目。中共对奥运的承诺是是虚伪的,中共是在用谎言欺骗全世界。


2008年6月25日







原本期望奥运会带来中国人权改善,事实上却适得其反,北京奥运为中国民众带来人权灾难。



中国为申办北京奥运曾向全世界承诺改善人权状况和许诺新闻自由,国际社会和善良的中国民众都信以为真,至少也以为中国的人权状况多少会有些改善。北京奥运给中国提供了推动改革的机会,提供了向世界显示中国自从1989年天安门镇压后的转变的机会,但事实上,随着北京奥运的临近,中国的人权状况越来越恶化,不仅让外国政府、人权组织、新闻媒体等大感失望,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中国民众越来越因为奥运到来而受到更多的人权迫害。

 
一、对异议人士和维权者进一步严厉打压
 
今年4月,北京著名人权人士胡佳先生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判处有期徒刑3年 半,这一公然的镇压事件引起国际社会不安。美国国务卿赖斯访问中国时,向胡锦涛提出关注胡佳一案,因师涛、王晓宁案件受到指责的雅虎总裁杨志远曾经写信给胡锦涛,要求释放师涛、王晓宁。此外,欧盟、美国国会议员和国际非政府组织,多次就胡佳案件向中国当局提出抗议或进行交涉。这些国际社会的压力如果在过 去,或许起到一定的作用,但临近北京奥运,中国当局我行我素,置之不理。
 
问题在于,不仅胡佳、师涛、王晓宁等案没有被释放,对异议人士和维权者新的打压接踵而来,对此,中国当局毫无忌惮。下面仅列举6月份短短十几天部分拘捕和侵犯人权事件,说明奥运前的中国当局的打压是多么的严厉和紧锣密鼓。
 
6月4日,这一天是1989年6.4事件19周年,著名学者刘晓波在北京的住宅楼下遭到十多名警察围阻,更有甚者竟然遭到警察殴打和随后的短暂关押。
 
6月9日下午,四川省绵阳市的曾宏玲女士被当地公安机关拘捕。最早报道此消息的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的消息称,曾女士被捕的原因是刊发在观察文章上的三篇有关四川地震的文章。
 
6月11日,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负责人黄琦先生被成都警方以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刑事拘留。
 
6月11日,山东济南警方9个人闯进孙文广教授家里进行搜查、摄像、拍照,并将电脑强行拿走。
 
6月13日,德国外长史坦麦尔访问中国时邀请丁子霖及丈夫蒋培坤、学者刘晓波、律师莫少平等人士会谈,但被北京公安阻止。
 
6月17日,四川维权农民刘正有被汇东公安分局强行传讯了6个半小时。6月18日再次被传讯,主要是针对失地农民、上访人向地震灾区捐款,在网上发表的《刘正有严正抗议成都警方非法抓捕黄琦等人》和网上流传人权圣火等。
 
6月18日,关注中国艾滋病和人权问题的民间组织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所长万延海先生与欧洲议会议员的会面,先遭公安劝阻,不果后,又严密监视。
 
6月18日,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牧师及其翻译在前往和欧盟领导人会见途中被北京警方绑架,之后关押一派出所。
 
6月18日,中国民主党人士岳天祥在在上海探亲时被上海黄埔区警方拘押。
 
6月18日,十几名家庭教会的成员在黑龙江省伊春市伊春区一所住宅内进行普通的聚会活动时,十几名穿便衣的人员闯入,他们是伊春民族宗教局的官员和当地民警,他们试图将教友带走,发生冲突。
 
随着北京奥运会的临近,普通民众都将受到骚扰,到北京的旅行权利被限制。北京要求所有进京打工或探访的人士,必须办理暂住证,7月1日,北京交通部门更停止办理外地车辆进京通行证。大陆各大旅行社,为配合奥运安保,严控进京人士,要求游客提供类似良民证的"无犯罪记录"证明。
 
离奥运开幕还有一个月多一点的时间,这个期间,因奥运而打压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将会达到高潮。


二、加强审查互联网和限制新闻报道
 
汶川大地震曾经出现过新闻采访自由的景象,这只不过是昙花一现,一个星期后当局再次全面审查新闻报道,限制记者的采访。中国政府在2006年12月作出规定,"记者赴地方采访,无需向地方外事部门申请,只需征得被采访单位和个人同意",但时过境迁,早就食言。这说明中国当局没有信用可言,对中国民众撒谎成性,对外国政府、非政府组织和媒体的承诺,也随便可以当成戏言。
 
致力于维护新闻自由的非政府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6月17日 公布题为《做得不够》的报告说,随着北京奥运会的临近,中国政府不但没有实施它要允许新闻自由的承诺,反而加紧了对媒体的监控和管制。报告说,尽管中国发 布了一些暂时性新闻规章,承诺要允许国际媒体能够接触到普通的中国民众,但是,国外记者目前却经常受到骚扰,或被阻止去中国一些类似新疆和西藏的热点地 方。有些被外国记者采访的中国老百姓,随后受到了警方的讯问,甚至有被监禁的。而中国国内的新闻工作者,虽然他们的环境日趋商业化,但却不得不在中国新闻 监管机构的严密监视下运作。另外,虽然互联网的速度日趋加快,中国的网民人数达到二千一百万,但中国政府仍然拿出最大努力来控制网上信息流通。
 
最近,当局进一步加强了对互联网社区的审核控制。天益社区、猫眼看人、天涯、西祠胡同、中国改革论坛等都接到了整改通知,网民言论空间进一步缩小。天益社区6月9日对网友发出这样的通知:
 各位用户:天益社区站务委员会决定,自2008年6月10日12:00起对天益社区进行关站整改,预计于12日12:00重新开放。整改措施如下:

1、关闭游客浏览。
 
2、调整新用户注册方式,改为注册审核制。
 
3、撤销时政、休闲类版面,只保留人文社会科学相关讨论区。
 
4、严格各项管理措施,其中,不论以何种方式进行人身攻击,都将严厉处理。
 
整改后的天益社区,将成为纯学术交流空间,只为希望在学习上有所进步、以学术会友的人士提供平台。若您不认同上述措施而想离开,请提前备份个人资料。
 
四川作家冉云飞因为在自己的博客上报道和评论灾区情况而受到他所在的四川省作协和"四川文学"杂志社的处罚。它们要求冉云飞删除其博客中有错误的文章,并关闭了他办公室的网络系统。此外,四川作协的三刊一报将不再刊登冉云飞的任何作品。
 
在中国一向以敢言著称的南方报业,最近连遭中宣部警告,有编辑被要求暂停工作,南方都市报刊登专栏作家评论文章的"个论"版面也被暂停,何时恢复不得而知。 在四川官方的施压下,南方报系一些记者从六月十日左右开始从四川灾区撤回广州本部。南方日报及南方都市报已开始恢复使用新华社的地震灾区报导。据了解,南 方报业最近加大了对南方都市报评论版的监管,防范所谓"危险有害言论"出炉。

 
三、奥运火炬传递导致直接制造侵犯人权
 
奥运火炬传递的是奥林匹克精神,应该是人的尊严的宣示。但在中国,奥运火炬变成了人权灾难。我本人就有这样的经历。5月2日奥运火炬在香港传递,而我在4月29日持港澳通行证前往香港参加新闻自由日讨论会,但在罗湖海关过关时被警方带走,不允许我进入香港。不仅如此,5月8日奥运火炬经过深圳,5月7日我就被警方带走强制"旅游",火炬传递过后我才能回家。
 
奥 运火炬在国内传递期间,所有的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和当局认为"危险"人物,都受到警方的"关照",有些被传讯拘押,有些被"旅游",有些被软禁在家里,总 之,按照警察的话语,就是要做到"万无一失"。这些直接赤裸裸侵犯人权的行为,中国当局并不掩饰,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公然之举。
 
奥运火炬在汉族区域内是这样,在少数民族尤其是新疆、西藏传递时,普通民众整体被监控。
 
6月17日 奥运火炬在新疆传递。之前,官方的《新疆日报》援引一位官员的话说,考虑到太多的人会引起安全问题,政府建议大家在家看电视。政府规定,在火炬传递过程中 禁止在乌鲁木齐、昌吉、石河子和喀什等新疆传递城市燃放烟花爆竹。据悉,警方对乌鲁木齐市实施了封锁,并且在火炬传递的沿途加强了警备。有消息报道说,当局以奥运安保为名,驱赶了乌鲁木齐和喀什上万名非城市户口的维吾尔族人。当地政府,包括公安部门还下达临时特别通知,只允许那些经政府政治审查和社会背景调查合格的维吾尔族人欢迎圣火。乌鲁木齐当局不仅在圣火传递路线安排警力清空所有人员车辆,乌鲁木齐市内所有建筑与饭店旅馆更被要求在圣火传递期间关闭所 有窗户,以避免有人扔掷物品,或在窗户悬挂抗议标语。17日乌鲁木齐整个传递过程几乎看不到维吾尔族的欢迎群众,仅看到大批汉族的政府员工与学生队伍,隔着层层安检人员迎接圣火。
 
6月21日,奥运火炬周六在西藏拉萨的传递﹐当局不惜封城、驻重兵、设路障,有获准前往采访的海外记者抱怨采访全程受警方监视。至于迎接圣火的数万名围观群众﹐全部经过当局从学校、公务员及机关退休干部中精心挑选。在领取到"观众证"后于传递仪式开始前2、3小时被安排到指定位置观礼。而获准前往采访的外国记者则全程受控,不准和市民接触,只能采访圣火传递的开幕和闭幕部份。期间,拉萨实施大规模交通管制、禁止沿线居民外出、沿线的商家被要求歇业、工作人员亦被限制离开工作地点。同时,西藏政府有关官员6月18日向僧人宣布三天内不能离开寺院。寺院亦加强保安,约有千多名军警在寺院外把守。
 
原本期望奥运会带来中国人权改善,事实上却适得其反,北京奥运为中国民众带来人权灾难。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北京奥运也让全世界看到了暴露出来的中共真实面目。中共对奥运的承诺是是虚伪的,中共是在用谎言欺骗全世界。


2008年6月25日







原本期望奥运会带来中国人权改善,事实上却适得其反,北京奥运为中国民众带来人权灾难。



中国为申办北京奥运曾向全世界承诺改善人权状况和许诺新闻自由,国际社会和善良的中国民众都信以为真,至少也以为中国的人权状况多少会有些改善。北京奥运给中国提供了推动改革的机会,提供了向世界显示中国自从1989年天安门镇压后的转变的机会,但事实上,随着北京奥运的临近,中国的人权状况越来越恶化,不仅让外国政府、人权组织、新闻媒体等大感失望,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中国民众越来越因为奥运到来而受到更多的人权迫害。

 
一、对异议人士和维权者进一步严厉打压
 
今年4月,北京著名人权人士胡佳先生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判处有期徒刑3年 半,这一公然的镇压事件引起国际社会不安。美国国务卿赖斯访问中国时,向胡锦涛提出关注胡佳一案,因师涛、王晓宁案件受到指责的雅虎总裁杨志远曾经写信给胡锦涛,要求释放师涛、王晓宁。此外,欧盟、美国国会议员和国际非政府组织,多次就胡佳案件向中国当局提出抗议或进行交涉。这些国际社会的压力如果在过 去,或许起到一定的作用,但临近北京奥运,中国当局我行我素,置之不理。
 
问题在于,不仅胡佳、师涛、王晓宁等案没有被释放,对异议人士和维权者新的打压接踵而来,对此,中国当局毫无忌惮。下面仅列举6月份短短十几天部分拘捕和侵犯人权事件,说明奥运前的中国当局的打压是多么的严厉和紧锣密鼓。
 
6月4日,这一天是1989年6.4事件19周年,著名学者刘晓波在北京的住宅楼下遭到十多名警察围阻,更有甚者竟然遭到警察殴打和随后的短暂关押。
 
6月9日下午,四川省绵阳市的曾宏玲女士被当地公安机关拘捕。最早报道此消息的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的消息称,曾女士被捕的原因是刊发在观察文章上的三篇有关四川地震的文章。
 
6月11日,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负责人黄琦先生被成都警方以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刑事拘留。
 
6月11日,山东济南警方9个人闯进孙文广教授家里进行搜查、摄像、拍照,并将电脑强行拿走。
 
6月13日,德国外长史坦麦尔访问中国时邀请丁子霖及丈夫蒋培坤、学者刘晓波、律师莫少平等人士会谈,但被北京公安阻止。
 
6月17日,四川维权农民刘正有被汇东公安分局强行传讯了6个半小时。6月18日再次被传讯,主要是针对失地农民、上访人向地震灾区捐款,在网上发表的《刘正有严正抗议成都警方非法抓捕黄琦等人》和网上流传人权圣火等。
 
6月18日,关注中国艾滋病和人权问题的民间组织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所长万延海先生与欧洲议会议员的会面,先遭公安劝阻,不果后,又严密监视。
 
6月18日,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牧师及其翻译在前往和欧盟领导人会见途中被北京警方绑架,之后关押一派出所。
 
6月18日,中国民主党人士岳天祥在在上海探亲时被上海黄埔区警方拘押。
 
6月18日,十几名家庭教会的成员在黑龙江省伊春市伊春区一所住宅内进行普通的聚会活动时,十几名穿便衣的人员闯入,他们是伊春民族宗教局的官员和当地民警,他们试图将教友带走,发生冲突。
 
随着北京奥运会的临近,普通民众都将受到骚扰,到北京的旅行权利被限制。北京要求所有进京打工或探访的人士,必须办理暂住证,7月1日,北京交通部门更停止办理外地车辆进京通行证。大陆各大旅行社,为配合奥运安保,严控进京人士,要求游客提供类似良民证的"无犯罪记录"证明。
 
离奥运开幕还有一个月多一点的时间,这个期间,因奥运而打压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将会达到高潮。


二、加强审查互联网和限制新闻报道
 
汶川大地震曾经出现过新闻采访自由的景象,这只不过是昙花一现,一个星期后当局再次全面审查新闻报道,限制记者的采访。中国政府在2006年12月作出规定,"记者赴地方采访,无需向地方外事部门申请,只需征得被采访单位和个人同意",但时过境迁,早就食言。这说明中国当局没有信用可言,对中国民众撒谎成性,对外国政府、非政府组织和媒体的承诺,也随便可以当成戏言。
 
致力于维护新闻自由的非政府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6月17日 公布题为《做得不够》的报告说,随着北京奥运会的临近,中国政府不但没有实施它要允许新闻自由的承诺,反而加紧了对媒体的监控和管制。报告说,尽管中国发 布了一些暂时性新闻规章,承诺要允许国际媒体能够接触到普通的中国民众,但是,国外记者目前却经常受到骚扰,或被阻止去中国一些类似新疆和西藏的热点地 方。有些被外国记者采访的中国老百姓,随后受到了警方的讯问,甚至有被监禁的。而中国国内的新闻工作者,虽然他们的环境日趋商业化,但却不得不在中国新闻 监管机构的严密监视下运作。另外,虽然互联网的速度日趋加快,中国的网民人数达到二千一百万,但中国政府仍然拿出最大努力来控制网上信息流通。
 
最近,当局进一步加强了对互联网社区的审核控制。天益社区、猫眼看人、天涯、西祠胡同、中国改革论坛等都接到了整改通知,网民言论空间进一步缩小。天益社区6月9日对网友发出这样的通知:
 各位用户:天益社区站务委员会决定,自2008年6月10日12:00起对天益社区进行关站整改,预计于12日12:00重新开放。整改措施如下:

1、关闭游客浏览。
 
2、调整新用户注册方式,改为注册审核制。
 
3、撤销时政、休闲类版面,只保留人文社会科学相关讨论区。
 
4、严格各项管理措施,其中,不论以何种方式进行人身攻击,都将严厉处理。
 
整改后的天益社区,将成为纯学术交流空间,只为希望在学习上有所进步、以学术会友的人士提供平台。若您不认同上述措施而想离开,请提前备份个人资料。
 
四川作家冉云飞因为在自己的博客上报道和评论灾区情况而受到他所在的四川省作协和"四川文学"杂志社的处罚。它们要求冉云飞删除其博客中有错误的文章,并关闭了他办公室的网络系统。此外,四川作协的三刊一报将不再刊登冉云飞的任何作品。
 
在中国一向以敢言著称的南方报业,最近连遭中宣部警告,有编辑被要求暂停工作,南方都市报刊登专栏作家评论文章的"个论"版面也被暂停,何时恢复不得而知。 在四川官方的施压下,南方报系一些记者从六月十日左右开始从四川灾区撤回广州本部。南方日报及南方都市报已开始恢复使用新华社的地震灾区报导。据了解,南 方报业最近加大了对南方都市报评论版的监管,防范所谓"危险有害言论"出炉。

 
三、奥运火炬传递导致直接制造侵犯人权
 
奥运火炬传递的是奥林匹克精神,应该是人的尊严的宣示。但在中国,奥运火炬变成了人权灾难。我本人就有这样的经历。5月2日奥运火炬在香港传递,而我在4月29日持港澳通行证前往香港参加新闻自由日讨论会,但在罗湖海关过关时被警方带走,不允许我进入香港。不仅如此,5月8日奥运火炬经过深圳,5月7日我就被警方带走强制"旅游",火炬传递过后我才能回家。
 
奥 运火炬在国内传递期间,所有的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和当局认为"危险"人物,都受到警方的"关照",有些被传讯拘押,有些被"旅游",有些被软禁在家里,总 之,按照警察的话语,就是要做到"万无一失"。这些直接赤裸裸侵犯人权的行为,中国当局并不掩饰,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公然之举。
 
奥运火炬在汉族区域内是这样,在少数民族尤其是新疆、西藏传递时,普通民众整体被监控。
 
6月17日 奥运火炬在新疆传递。之前,官方的《新疆日报》援引一位官员的话说,考虑到太多的人会引起安全问题,政府建议大家在家看电视。政府规定,在火炬传递过程中 禁止在乌鲁木齐、昌吉、石河子和喀什等新疆传递城市燃放烟花爆竹。据悉,警方对乌鲁木齐市实施了封锁,并且在火炬传递的沿途加强了警备。有消息报道说,当局以奥运安保为名,驱赶了乌鲁木齐和喀什上万名非城市户口的维吾尔族人。当地政府,包括公安部门还下达临时特别通知,只允许那些经政府政治审查和社会背景调查合格的维吾尔族人欢迎圣火。乌鲁木齐当局不仅在圣火传递路线安排警力清空所有人员车辆,乌鲁木齐市内所有建筑与饭店旅馆更被要求在圣火传递期间关闭所 有窗户,以避免有人扔掷物品,或在窗户悬挂抗议标语。17日乌鲁木齐整个传递过程几乎看不到维吾尔族的欢迎群众,仅看到大批汉族的政府员工与学生队伍,隔着层层安检人员迎接圣火。
 
6月21日,奥运火炬周六在西藏拉萨的传递﹐当局不惜封城、驻重兵、设路障,有获准前往采访的海外记者抱怨采访全程受警方监视。至于迎接圣火的数万名围观群众﹐全部经过当局从学校、公务员及机关退休干部中精心挑选。在领取到"观众证"后于传递仪式开始前2、3小时被安排到指定位置观礼。而获准前往采访的外国记者则全程受控,不准和市民接触,只能采访圣火传递的开幕和闭幕部份。期间,拉萨实施大规模交通管制、禁止沿线居民外出、沿线的商家被要求歇业、工作人员亦被限制离开工作地点。同时,西藏政府有关官员6月18日向僧人宣布三天内不能离开寺院。寺院亦加强保安,约有千多名军警在寺院外把守。
 
原本期望奥运会带来中国人权改善,事实上却适得其反,北京奥运为中国民众带来人权灾难。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北京奥运也让全世界看到了暴露出来的中共真实面目。中共对奥运的承诺是是虚伪的,中共是在用谎言欺骗全世界。


2008年6月25日







原本期望奥运会带来中国人权改善,事实上却适得其反,北京奥运为中国民众带来人权灾难。



中国为申办北京奥运曾向全世界承诺改善人权状况和许诺新闻自由,国际社会和善良的中国民众都信以为真,至少也以为中国的人权状况多少会有些改善。北京奥运给中国提供了推动改革的机会,提供了向世界显示中国自从1989年天安门镇压后的转变的机会,但事实上,随着北京奥运的临近,中国的人权状况越来越恶化,不仅让外国政府、人权组织、新闻媒体等大感失望,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中国民众越来越因为奥运到来而受到更多的人权迫害。

 
一、对异议人士和维权者进一步严厉打压
 
今年4月,北京著名人权人士胡佳先生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判处有期徒刑3年 半,这一公然的镇压事件引起国际社会不安。美国国务卿赖斯访问中国时,向胡锦涛提出关注胡佳一案,因师涛、王晓宁案件受到指责的雅虎总裁杨志远曾经写信给胡锦涛,要求释放师涛、王晓宁。此外,欧盟、美国国会议员和国际非政府组织,多次就胡佳案件向中国当局提出抗议或进行交涉。这些国际社会的压力如果在过 去,或许起到一定的作用,但临近北京奥运,中国当局我行我素,置之不理。
 
问题在于,不仅胡佳、师涛、王晓宁等案没有被释放,对异议人士和维权者新的打压接踵而来,对此,中国当局毫无忌惮。下面仅列举6月份短短十几天部分拘捕和侵犯人权事件,说明奥运前的中国当局的打压是多么的严厉和紧锣密鼓。
 
6月4日,这一天是1989年6.4事件19周年,著名学者刘晓波在北京的住宅楼下遭到十多名警察围阻,更有甚者竟然遭到警察殴打和随后的短暂关押。
 
6月9日下午,四川省绵阳市的曾宏玲女士被当地公安机关拘捕。最早报道此消息的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的消息称,曾女士被捕的原因是刊发在观察文章上的三篇有关四川地震的文章。
 
6月11日,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负责人黄琦先生被成都警方以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刑事拘留。
 
6月11日,山东济南警方9个人闯进孙文广教授家里进行搜查、摄像、拍照,并将电脑强行拿走。
 
6月13日,德国外长史坦麦尔访问中国时邀请丁子霖及丈夫蒋培坤、学者刘晓波、律师莫少平等人士会谈,但被北京公安阻止。
 
6月17日,四川维权农民刘正有被汇东公安分局强行传讯了6个半小时。6月18日再次被传讯,主要是针对失地农民、上访人向地震灾区捐款,在网上发表的《刘正有严正抗议成都警方非法抓捕黄琦等人》和网上流传人权圣火等。
 
6月18日,关注中国艾滋病和人权问题的民间组织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所长万延海先生与欧洲议会议员的会面,先遭公安劝阻,不果后,又严密监视。
 
6月18日,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牧师及其翻译在前往和欧盟领导人会见途中被北京警方绑架,之后关押一派出所。
 
6月18日,中国民主党人士岳天祥在在上海探亲时被上海黄埔区警方拘押。
 
6月18日,十几名家庭教会的成员在黑龙江省伊春市伊春区一所住宅内进行普通的聚会活动时,十几名穿便衣的人员闯入,他们是伊春民族宗教局的官员和当地民警,他们试图将教友带走,发生冲突。
 
随着北京奥运会的临近,普通民众都将受到骚扰,到北京的旅行权利被限制。北京要求所有进京打工或探访的人士,必须办理暂住证,7月1日,北京交通部门更停止办理外地车辆进京通行证。大陆各大旅行社,为配合奥运安保,严控进京人士,要求游客提供类似良民证的"无犯罪记录"证明。
 
离奥运开幕还有一个月多一点的时间,这个期间,因奥运而打压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将会达到高潮。


二、加强审查互联网和限制新闻报道
 
汶川大地震曾经出现过新闻采访自由的景象,这只不过是昙花一现,一个星期后当局再次全面审查新闻报道,限制记者的采访。中国政府在2006年12月作出规定,"记者赴地方采访,无需向地方外事部门申请,只需征得被采访单位和个人同意",但时过境迁,早就食言。这说明中国当局没有信用可言,对中国民众撒谎成性,对外国政府、非政府组织和媒体的承诺,也随便可以当成戏言。
 
致力于维护新闻自由的非政府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6月17日 公布题为《做得不够》的报告说,随着北京奥运会的临近,中国政府不但没有实施它要允许新闻自由的承诺,反而加紧了对媒体的监控和管制。报告说,尽管中国发 布了一些暂时性新闻规章,承诺要允许国际媒体能够接触到普通的中国民众,但是,国外记者目前却经常受到骚扰,或被阻止去中国一些类似新疆和西藏的热点地 方。有些被外国记者采访的中国老百姓,随后受到了警方的讯问,甚至有被监禁的。而中国国内的新闻工作者,虽然他们的环境日趋商业化,但却不得不在中国新闻 监管机构的严密监视下运作。另外,虽然互联网的速度日趋加快,中国的网民人数达到二千一百万,但中国政府仍然拿出最大努力来控制网上信息流通。
 
最近,当局进一步加强了对互联网社区的审核控制。天益社区、猫眼看人、天涯、西祠胡同、中国改革论坛等都接到了整改通知,网民言论空间进一步缩小。天益社区6月9日对网友发出这样的通知:
 各位用户:天益社区站务委员会决定,自2008年6月10日12:00起对天益社区进行关站整改,预计于12日12:00重新开放。整改措施如下:

1、关闭游客浏览。
 
2、调整新用户注册方式,改为注册审核制。
 
3、撤销时政、休闲类版面,只保留人文社会科学相关讨论区。
 
4、严格各项管理措施,其中,不论以何种方式进行人身攻击,都将严厉处理。
 
整改后的天益社区,将成为纯学术交流空间,只为希望在学习上有所进步、以学术会友的人士提供平台。若您不认同上述措施而想离开,请提前备份个人资料。
 
四川作家冉云飞因为在自己的博客上报道和评论灾区情况而受到他所在的四川省作协和"四川文学"杂志社的处罚。它们要求冉云飞删除其博客中有错误的文章,并关闭了他办公室的网络系统。此外,四川作协的三刊一报将不再刊登冉云飞的任何作品。
 
在中国一向以敢言著称的南方报业,最近连遭中宣部警告,有编辑被要求暂停工作,南方都市报刊登专栏作家评论文章的"个论"版面也被暂停,何时恢复不得而知。 在四川官方的施压下,南方报系一些记者从六月十日左右开始从四川灾区撤回广州本部。南方日报及南方都市报已开始恢复使用新华社的地震灾区报导。据了解,南 方报业最近加大了对南方都市报评论版的监管,防范所谓"危险有害言论"出炉。

 
三、奥运火炬传递导致直接制造侵犯人权
 
奥运火炬传递的是奥林匹克精神,应该是人的尊严的宣示。但在中国,奥运火炬变成了人权灾难。我本人就有这样的经历。5月2日奥运火炬在香港传递,而我在4月29日持港澳通行证前往香港参加新闻自由日讨论会,但在罗湖海关过关时被警方带走,不允许我进入香港。不仅如此,5月8日奥运火炬经过深圳,5月7日我就被警方带走强制"旅游",火炬传递过后我才能回家。
 
奥 运火炬在国内传递期间,所有的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和当局认为"危险"人物,都受到警方的"关照",有些被传讯拘押,有些被"旅游",有些被软禁在家里,总 之,按照警察的话语,就是要做到"万无一失"。这些直接赤裸裸侵犯人权的行为,中国当局并不掩饰,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公然之举。
 
奥运火炬在汉族区域内是这样,在少数民族尤其是新疆、西藏传递时,普通民众整体被监控。
 
6月17日 奥运火炬在新疆传递。之前,官方的《新疆日报》援引一位官员的话说,考虑到太多的人会引起安全问题,政府建议大家在家看电视。政府规定,在火炬传递过程中 禁止在乌鲁木齐、昌吉、石河子和喀什等新疆传递城市燃放烟花爆竹。据悉,警方对乌鲁木齐市实施了封锁,并且在火炬传递的沿途加强了警备。有消息报道说,当局以奥运安保为名,驱赶了乌鲁木齐和喀什上万名非城市户口的维吾尔族人。当地政府,包括公安部门还下达临时特别通知,只允许那些经政府政治审查和社会背景调查合格的维吾尔族人欢迎圣火。乌鲁木齐当局不仅在圣火传递路线安排警力清空所有人员车辆,乌鲁木齐市内所有建筑与饭店旅馆更被要求在圣火传递期间关闭所 有窗户,以避免有人扔掷物品,或在窗户悬挂抗议标语。17日乌鲁木齐整个传递过程几乎看不到维吾尔族的欢迎群众,仅看到大批汉族的政府员工与学生队伍,隔着层层安检人员迎接圣火。
 
6月21日,奥运火炬周六在西藏拉萨的传递﹐当局不惜封城、驻重兵、设路障,有获准前往采访的海外记者抱怨采访全程受警方监视。至于迎接圣火的数万名围观群众﹐全部经过当局从学校、公务员及机关退休干部中精心挑选。在领取到"观众证"后于传递仪式开始前2、3小时被安排到指定位置观礼。而获准前往采访的外国记者则全程受控,不准和市民接触,只能采访圣火传递的开幕和闭幕部份。期间,拉萨实施大规模交通管制、禁止沿线居民外出、沿线的商家被要求歇业、工作人员亦被限制离开工作地点。同时,西藏政府有关官员6月18日向僧人宣布三天内不能离开寺院。寺院亦加强保安,约有千多名军警在寺院外把守。
 
原本期望奥运会带来中国人权改善,事实上却适得其反,北京奥运为中国民众带来人权灾难。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北京奥运也让全世界看到了暴露出来的中共真实面目。中共对奥运的承诺是是虚伪的,中共是在用谎言欺骗全世界。


2008年6月25日







原本期望奥运会带来中国人权改善,事实上却适得其反,北京奥运为中国民众带来人权灾难。



中国为申办北京奥运曾向全世界承诺改善人权状况和许诺新闻自由,国际社会和善良的中国民众都信以为真,至少也以为中国的人权状况多少会有些改善。北京奥运给中国提供了推动改革的机会,提供了向世界显示中国自从1989年天安门镇压后的转变的机会,但事实上,随着北京奥运的临近,中国的人权状况越来越恶化,不仅让外国政府、人权组织、新闻媒体等大感失望,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中国民众越来越因为奥运到来而受到更多的人权迫害。

 
一、对异议人士和维权者进一步严厉打压
 
今年4月,北京著名人权人士胡佳先生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判处有期徒刑3年 半,这一公然的镇压事件引起国际社会不安。美国国务卿赖斯访问中国时,向胡锦涛提出关注胡佳一案,因师涛、王晓宁案件受到指责的雅虎总裁杨志远曾经写信给胡锦涛,要求释放师涛、王晓宁。此外,欧盟、美国国会议员和国际非政府组织,多次就胡佳案件向中国当局提出抗议或进行交涉。这些国际社会的压力如果在过 去,或许起到一定的作用,但临近北京奥运,中国当局我行我素,置之不理。
 
问题在于,不仅胡佳、师涛、王晓宁等案没有被释放,对异议人士和维权者新的打压接踵而来,对此,中国当局毫无忌惮。下面仅列举6月份短短十几天部分拘捕和侵犯人权事件,说明奥运前的中国当局的打压是多么的严厉和紧锣密鼓。
 
6月4日,这一天是1989年6.4事件19周年,著名学者刘晓波在北京的住宅楼下遭到十多名警察围阻,更有甚者竟然遭到警察殴打和随后的短暂关押。
 
6月9日下午,四川省绵阳市的曾宏玲女士被当地公安机关拘捕。最早报道此消息的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的消息称,曾女士被捕的原因是刊发在观察文章上的三篇有关四川地震的文章。
 
6月11日,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负责人黄琦先生被成都警方以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刑事拘留。
 
6月11日,山东济南警方9个人闯进孙文广教授家里进行搜查、摄像、拍照,并将电脑强行拿走。
 
6月13日,德国外长史坦麦尔访问中国时邀请丁子霖及丈夫蒋培坤、学者刘晓波、律师莫少平等人士会谈,但被北京公安阻止。
 
6月17日,四川维权农民刘正有被汇东公安分局强行传讯了6个半小时。6月18日再次被传讯,主要是针对失地农民、上访人向地震灾区捐款,在网上发表的《刘正有严正抗议成都警方非法抓捕黄琦等人》和网上流传人权圣火等。
 
6月18日,关注中国艾滋病和人权问题的民间组织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所长万延海先生与欧洲议会议员的会面,先遭公安劝阻,不果后,又严密监视。
 
6月18日,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牧师及其翻译在前往和欧盟领导人会见途中被北京警方绑架,之后关押一派出所。
 
6月18日,中国民主党人士岳天祥在在上海探亲时被上海黄埔区警方拘押。
 
6月18日,十几名家庭教会的成员在黑龙江省伊春市伊春区一所住宅内进行普通的聚会活动时,十几名穿便衣的人员闯入,他们是伊春民族宗教局的官员和当地民警,他们试图将教友带走,发生冲突。
 
随着北京奥运会的临近,普通民众都将受到骚扰,到北京的旅行权利被限制。北京要求所有进京打工或探访的人士,必须办理暂住证,7月1日,北京交通部门更停止办理外地车辆进京通行证。大陆各大旅行社,为配合奥运安保,严控进京人士,要求游客提供类似良民证的"无犯罪记录"证明。
 
离奥运开幕还有一个月多一点的时间,这个期间,因奥运而打压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将会达到高潮。


二、加强审查互联网和限制新闻报道
 
汶川大地震曾经出现过新闻采访自由的景象,这只不过是昙花一现,一个星期后当局再次全面审查新闻报道,限制记者的采访。中国政府在2006年12月作出规定,"记者赴地方采访,无需向地方外事部门申请,只需征得被采访单位和个人同意",但时过境迁,早就食言。这说明中国当局没有信用可言,对中国民众撒谎成性,对外国政府、非政府组织和媒体的承诺,也随便可以当成戏言。
 
致力于维护新闻自由的非政府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6月17日 公布题为《做得不够》的报告说,随着北京奥运会的临近,中国政府不但没有实施它要允许新闻自由的承诺,反而加紧了对媒体的监控和管制。报告说,尽管中国发 布了一些暂时性新闻规章,承诺要允许国际媒体能够接触到普通的中国民众,但是,国外记者目前却经常受到骚扰,或被阻止去中国一些类似新疆和西藏的热点地 方。有些被外国记者采访的中国老百姓,随后受到了警方的讯问,甚至有被监禁的。而中国国内的新闻工作者,虽然他们的环境日趋商业化,但却不得不在中国新闻 监管机构的严密监视下运作。另外,虽然互联网的速度日趋加快,中国的网民人数达到二千一百万,但中国政府仍然拿出最大努力来控制网上信息流通。
 
最近,当局进一步加强了对互联网社区的审核控制。天益社区、猫眼看人、天涯、西祠胡同、中国改革论坛等都接到了整改通知,网民言论空间进一步缩小。天益社区6月9日对网友发出这样的通知:
 各位用户:天益社区站务委员会决定,自2008年6月10日12:00起对天益社区进行关站整改,预计于12日12:00重新开放。整改措施如下:

1、关闭游客浏览。
 
2、调整新用户注册方式,改为注册审核制。
 
3、撤销时政、休闲类版面,只保留人文社会科学相关讨论区。
 
4、严格各项管理措施,其中,不论以何种方式进行人身攻击,都将严厉处理。
 
整改后的天益社区,将成为纯学术交流空间,只为希望在学习上有所进步、以学术会友的人士提供平台。若您不认同上述措施而想离开,请提前备份个人资料。
 
四川作家冉云飞因为在自己的博客上报道和评论灾区情况而受到他所在的四川省作协和"四川文学"杂志社的处罚。它们要求冉云飞删除其博客中有错误的文章,并关闭了他办公室的网络系统。此外,四川作协的三刊一报将不再刊登冉云飞的任何作品。
 
在中国一向以敢言著称的南方报业,最近连遭中宣部警告,有编辑被要求暂停工作,南方都市报刊登专栏作家评论文章的"个论"版面也被暂停,何时恢复不得而知。 在四川官方的施压下,南方报系一些记者从六月十日左右开始从四川灾区撤回广州本部。南方日报及南方都市报已开始恢复使用新华社的地震灾区报导。据了解,南 方报业最近加大了对南方都市报评论版的监管,防范所谓"危险有害言论"出炉。

 
三、奥运火炬传递导致直接制造侵犯人权
 
奥运火炬传递的是奥林匹克精神,应该是人的尊严的宣示。但在中国,奥运火炬变成了人权灾难。我本人就有这样的经历。5月2日奥运火炬在香港传递,而我在4月29日持港澳通行证前往香港参加新闻自由日讨论会,但在罗湖海关过关时被警方带走,不允许我进入香港。不仅如此,5月8日奥运火炬经过深圳,5月7日我就被警方带走强制"旅游",火炬传递过后我才能回家。
 
奥 运火炬在国内传递期间,所有的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和当局认为"危险"人物,都受到警方的"关照",有些被传讯拘押,有些被"旅游",有些被软禁在家里,总 之,按照警察的话语,就是要做到"万无一失"。这些直接赤裸裸侵犯人权的行为,中国当局并不掩饰,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公然之举。
 
奥运火炬在汉族区域内是这样,在少数民族尤其是新疆、西藏传递时,普通民众整体被监控。
 
6月17日 奥运火炬在新疆传递。之前,官方的《新疆日报》援引一位官员的话说,考虑到太多的人会引起安全问题,政府建议大家在家看电视。政府规定,在火炬传递过程中 禁止在乌鲁木齐、昌吉、石河子和喀什等新疆传递城市燃放烟花爆竹。据悉,警方对乌鲁木齐市实施了封锁,并且在火炬传递的沿途加强了警备。有消息报道说,当局以奥运安保为名,驱赶了乌鲁木齐和喀什上万名非城市户口的维吾尔族人。当地政府,包括公安部门还下达临时特别通知,只允许那些经政府政治审查和社会背景调查合格的维吾尔族人欢迎圣火。乌鲁木齐当局不仅在圣火传递路线安排警力清空所有人员车辆,乌鲁木齐市内所有建筑与饭店旅馆更被要求在圣火传递期间关闭所 有窗户,以避免有人扔掷物品,或在窗户悬挂抗议标语。17日乌鲁木齐整个传递过程几乎看不到维吾尔族的欢迎群众,仅看到大批汉族的政府员工与学生队伍,隔着层层安检人员迎接圣火。
 
6月21日,奥运火炬周六在西藏拉萨的传递﹐当局不惜封城、驻重兵、设路障,有获准前往采访的海外记者抱怨采访全程受警方监视。至于迎接圣火的数万名围观群众﹐全部经过当局从学校、公务员及机关退休干部中精心挑选。在领取到"观众证"后于传递仪式开始前2、3小时被安排到指定位置观礼。而获准前往采访的外国记者则全程受控,不准和市民接触,只能采访圣火传递的开幕和闭幕部份。期间,拉萨实施大规模交通管制、禁止沿线居民外出、沿线的商家被要求歇业、工作人员亦被限制离开工作地点。同时,西藏政府有关官员6月18日向僧人宣布三天内不能离开寺院。寺院亦加强保安,约有千多名军警在寺院外把守。
 
原本期望奥运会带来中国人权改善,事实上却适得其反,北京奥运为中国民众带来人权灾难。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北京奥运也让全世界看到了暴露出来的中共真实面目。中共对奥运的承诺是是虚伪的,中共是在用谎言欺骗全世界。


2008年6月25日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