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四川大地震四十日祭
王康 (四川)



六十年来不知同情、恻隐、怜悯、敬畏、谦卑、惶恐、感恩为何物的中国社会,终于出现了某种发乎本能的不忍其觳觫的良心复苏。



公元2008年5月12日发生在四川西北部的大地震,再次凸显了四川作为中国的盐的真实身份。

即使缺少现代地质学、地震学的专业监测技术,仅仅凭直观就可知,这一片孕育着大自然神秘力量的空间,苍海桑田的节律演变从来没有被任何恒定不动的停滞状态所取代。在世界各大河域中,只有这一片土地,同时奔流出两条大水,落差如此之高,沿途高山峡谷,气象万千。它们唤起的感受,自古以来就为中国诗人、歌者、画匠外师造化的万古泉源。李冰父子创造的不可思议的世界水利奇观及其高深哲思乃是中国人与这片神奇山水之间唯一契合不韪的感应之道。

从1949年以来,受新政权新制度改造中国以作世界革命工具这一根本狂谬战略思想刺激,从毛泽东大炼钢铁、人民公社到华国锋洋跃进,中国工业化、现代化的国家指导思想,从未得到真正的反思、清算和矫正。三十年经济建设并没有否弃毛式共产主义国家发展观,而是更带灾难性地不仅在统治集团、而且在整个民族和全社会中,推行唯物论,刺激物质、肉身欲望,实行竭泽而渔的现代化。四川西部拥有的巨大水利资源自然成为攫取巨大利润的对象。从制度到内心的任何约束、戒惕都早已被驱除,民间各种环保机构的能耐和声音如此微茫,亿万年天造地设的河岳川流,亿万年栖息于斯的无量生命,以我们永难知悉的感受和姿态,开始变形,沉潜,发作,惩罚。

一位安徽闻人问我,这次地震要是发生在京津或江浙上海一带,将是什么景象?实话说,无法想像,那小桥流水、曲径通幽的江南水乡,虽也有扬州十屠和南京大屠杀,到底出于异族入侵,乃是赤裸裸的战争之祸。不能想像,风流温柔、富甲天下的人间天堂,莺歌燕舞、语软色艳的锦天绣地,一旦天崩地裂,会是一幅何等香销玉殒的凄凉世界。

不,上苍损补毁成,自有其意。如前所述,四川地处青藏高原、秦岭巴山、云贵高原,长江天堑合抱之中,汶川、北川所居的龙门山是早有1933年有案可查的地震断裂带,川西众多海子、瀑布的绝美景观,正是地壳造山运动的作品。此处发生八级地震,乃是地质演变之必然,不足为奇。

众多海内外专家已反复认证,四川地震固因自然变迁所致,但数十年间在长江中上游改天换地,大量修筑足以影响和改变地质结构的基本设施、国防基地和水利工程,大量污染、亵渎、侵蚀和破坏自然环境,不知节制地垄断、侵凌、掠夺和蹂躏自然资源,也是引发这次天灾的不可推卸的人祸。

从长江三峡大坝到紫坪铺水库,从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的毛式狂妄,到不顾生态、环境、地质后果和国防安全乃至整个长江中下游数亿民众生死存亡的李氏集团功在当代,利被万世的好大喜功,四川从东徂西,千里川江大坝横行,水库高悬,纵有黄万里、李锐、王维洛等有识之士的谲谏抗议警告,仍然我行我素,而亿万川渝父老,竟完全无力无权无缘对此攸关其祸福生死的功罪利弊置喙。

让国人难于承受的,是成千上万中小学生葬身豆腐渣工程,这些初长成的人芽芽以如此成建制的规模,以如此惨绝人寰的形态,以如此忤逆天道人性的结局,蹈破了盛世的神话。这是《启示录》都未曾记载的凶兆否象,人类死亡谱系中未曾镌刻的哀恸至极的篇什,饱经浩劫奇变的中国未曾遭逢的苦难。这成千上万在几十秒钟同时进入黑暗的花朵般的眼睛和心脏,将永远逼视中国,永远叩问中国。穷尽一切汉语词汇,中国在这成千上万稚嫩美丽的生命之丧面前,将永远失语。

不,四川大地震若发生在东部沿海,其情形和后果将大不相同。也许会有同样数量、甚至更多的生命消失,也许会让帝国的精华地域和精英人群遭遇前所未有的震摄,也许导致某些直接的社会突变甚至最高权力格局的消长演变,但发生在天高皇帝远的西部边陲的四川大地震所已经垂降的意蕴,仍然如同七十年前四川忝为中国抗战总根据地一样,远非钟鸣鼎食的东部中国可能发生的启示所可比拟。

天使般的少年幼童在一刹那间的集体殒灭,其直接肇因,极为粗鄙简括:校舍工程发放、承建和中间方以次充好、偷工减料以及各种降低成本扩大利润的手法。无论以良心、道德、法律、经济、社会的名义,无论需要多少环节,都一眼可以望穿这旷世未有的罪孽那极其邪恶而露骨的源头:当一个民族先被政治搅肉机、后被摇钱树征服后,天下任何伤天害理的事,都变得异乎寻常的简单了。

经历了那么多不幸、苦难和罪孽后,中国仍然远远没有告别荒诞和悲剧。君不见,犯下如此令人失语罪恶的人们,不过是地方建设、教育当局的腐败小官吏,四处受盘剥敲诈的小包工头和建筑商,他们不过是这个庞大等级社会和官僚帝国里完全不起眼的小人物,他们与死难者们本有世代难分的乡亲血缘关系,如今他们成了人神共愤十恶不赦的罪犯。而数十年来领导、管理、教化他们的大人物们,绝对干净安逸尊严地生活在从小人物们直接造就的废墟到帝国首都之间大大小小的繁华都市里,没有任何良心不妥,更无任何麻烦责任临门。

让国人难于释怀的是,由毛泽东、李井泉、邓小平、李鹏们在四川不受任何置疑谋划布置的核设施、水利工程,一旦发生泄漏或坍塌,其后果不堪设想。毛泽东所作昆仑一词,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夏日消溶,人或为鱼鳖,所指不正在四川大地震一带!

都江堰等两千两百七十余年的建筑被损,强烈地象征着中国历史前所未有的危机。由此引发的震撼直达半个亚洲这一纪录表明,由于1949年后公然推行无神论和唯物论而造就的虚骄狂妄,由于亿兆人众在精神上的贫乏和物质上的唯一活路,由于斯大林-毛泽东式的共产政权以赶超、强盛、世界第一、东方崛起为宗旨的现代化国家哲学,由于内战、冷战以来上升为国家制度核心价值的世界革命、世界大战和改革开放以来拒斥现代普世价值的专制主义与民族排外主义的联姻,由于1989年六四以来专制之局顽固拒绝对历史和现实负责而僭取巨大经济红利所引发的礼崩乐坏和人伦道丧,中国正面临空前危殆而峻急的又一次浩劫。

汶川、北川、映秀、青川、都江堰等处校舍坍塌,何止是不法官员、承包商和修筑公司天良所丧(就连如此天理难容的劣迹,还有建设、教育、民政等主事机构为之开脱),人心至此,犹三尺冰冻,从毛到邓到江,视人类良知若粪土、诲权诲利,为政不廉,为富不仁,上有所好,下必趋之。地震豆腐渣工程,其道德源泉概从中南海出,其卑劣污秽,早遍于九州大地。质言之,此次地震伤天害理的小官小商小吏,与京、沪衮衮高官权贵巨贪之间,实在小巫见大巫。我们将又一次目睹礼不下庶民、刑不上大夫的专制表演。

四川地震,远非三十二年前唐山地震可比。以死亡人数比,唐山地震数倍于四川地震,前者在毛式暴政下,其真相至今不为人知,并将永远尘封。那次集体死亡,迹近一次暴秦式人殉陪葬的现代版,人们甚至津津乐道,毕竟以数十万生命的丧失换得了暴君的丧命,中国似乎由此结束了一个不堪回首的时代,中国之悲,至此无涯可寻。

这是一种中国和世界历史未曾出现过的生死悲欣史观。我们终于被告知,历史是因为不堪忍受的牺牲才得以进步的,社会之所以需要以人为本,文明之所以与时俱进,是因为非如此我们就无从在苦难、不幸、罪孽中去发现工作的乐趣,校正事业的方向,进而证明那所向无敌、战无不胜、伟大、光荣、正确。

在毛时代,中国一切理想、愿望、利益、意志统统都成为达到只有伟大领袖才洞察并把握的目标的工具,无论愧之恨之已晚抑或无愧无怨,不过是觉醒的奴隶和执迷不悟的奴才们的劫后状态。三十年后,又一种哲学笼罩中国,罪过、卑鄙乃至不幸和死亡本身都不足畏,相反,它们(当然最好是自己的罪孽和他人的死难)成了国家伟大和民族不朽的血肉文本,死了,成佛变仙,灭了,化鬼装神,一样可以体证美妙伟大的盛世,更能感戴党国的浩荡恩典!

若是京畿辅域发生此难,帝国贵嗣妃嫔王公子息葬身豆腐渣(虽称豆腐,却足以压破头颅,挤断脊柱,窒息生命!)工程,余秋雨,王兆山等无行文人,还敢教训数万白发爷娘,还敢写出并公开发表虎伥式的鬼字吗?

我们所处的国度和时代,很多因缘都会消散,甚至可以让几千万死亡消散于无形。但是,四川大地震像一柄十字架,矗立不动。不仅因为其间罪恶深藏,还因为其时空形式的特异,让国人很难再以纯然看客的姿态麻木不动了。

再势利冷漠的人们,再俗不可耐的市井无赖,也突然明白其权利、财产乃至身家性命,都是脆弱渺小的,天地间比他们昏庸无聊的人生更久远更强大的物事举目可见,六十年来不知同情、恻隐、怜悯、敬畏、谦卑、惶恐、感恩为何物的中国社会,终于出现了某种发乎本能的不忍其觳觫的良心复苏。

在某种意义上,中国被四川大地震一分为二。中国良知社会(包括数以万计的自愿者,海内外无数珍爱生命和中国的人士)第一次以流泪、疼心、失眠、祈祷,以焚香燃烛,诵经超度,以呻吟、呼吁、呐喊以宗教徒般的虔诚叩问苍天,质询当道,一股睽违已久的道德源泉开始奔涌。在巨大而难于面对的死亡面前,多年被踏践被嘲弄被侮蔑的人性开始复活。四十天来,中国出现某种角力和对峙,一方是国家主义旗号下的歌功颂德,因为太不合时宜而显得格外无耻;另一方是发自个体生命最柔软最隐秘最珍贵的天良。这是前所未有的较量,专制主义占有压倒性的空间优势,但是人性一旦被天良所触动,神意一旦从废墟和十字架上升起,再强大的帝国也会暴露出它们由于拒斥良善和人道而面临被审判的困境。

温家宝先生三赴灾区,固其贵为国家总理所当行,但若把他在1989年陪同赵紫阳到天安门广场之行联系观之,我们多少可以窥察到这位曾反复引述康德、冰心、爱因斯坦、巴金等文明君子的共产党高官,奇迹般地葆有某种天良和操守。正是他在废墟和难民前那些卑之无甚高论的语言,让这个政权和人民之间冰炭难容的局面,有了一丝人气和希望。我希望温家宝先生重温胡耀邦、赵紫阳两先生的鉴训,以更为彻底的人生立场,更为恢宏的历史精神,更为坚毅的道德承担,站在人民、民族、国家、自由、文明一边,效法历史圣贤豪杰,为真理殉,为生民立。

死亡以如此惨烈的形式向世界最顽固最强大的专制传递了一份特殊的宣战书。所有的死亡都是丑陋、邪性、不可接受的,惟有这次死亡,美丽得令人心碎,圣洁得令人无力捶胸顿足,梦魇般地成为我们永远的共同负担。

将会以法律、建筑学、金钱和人性的名义追究几千间教室承包商建筑队和贪渎官员,将会在某处废墟上耸立起又一座纪念碑,将会重建家园,校园,更年轻的一代十几年后又会在阳光下绽放天使般的笑容。但是,这一次,这未曾出现过的死亡不会被忘记,超逾,置换。这是在天底下已无新鲜事和新悲剧的当代中国撕开的一道裂口,那里同时殒灭的成千上万年轻生命将以东方血色朝霞般十字架的景观,在漠视生命的帝国边陲永远耸立。所有的青丝、明眸、笑靥、小手、书包,欢声笑语,无忧无虑,所有含苞欲放的童贞、憧憬、惊喜、希望和爱,所有的惊悸、恐怖、痛楚、粉身碎骨和黑暗,都将汇成帝国全体宫庭倡优和御用文奴再也无法尘封和粉饰的血渊骨岳,从天府之国俯视尘寰。

同为中国的盐,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四川领受天意,悲壮而伟烈,历史报之以殊荣;五十年代至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东部沿海繁荣昌盛,每一幢高楼,每一张人民币上,不知有多少四川民工和川妹子的血汗眼泪。

东方式的专制帝国,亚细亚式的治水社会,庞大骄横不可一世,如同四川大地震中千万水泥建筑,如同三峡大坝,一旦遭遇自然变迁(它总是要遭遇的!),便土崩瓦解,分崩离析。偌大四川,屈身为盐,固然可叹可悲,一旦殒灭,顿成乃中华三千年未见之红黑启示录。

天之示警,亦已至矣!
  

2008年6月22日







六十年来不知同情、恻隐、怜悯、敬畏、谦卑、惶恐、感恩为何物的中国社会,终于出现了某种发乎本能的不忍其觳觫的良心复苏。



公元2008年5月12日发生在四川西北部的大地震,再次凸显了四川作为中国的盐的真实身份。

即使缺少现代地质学、地震学的专业监测技术,仅仅凭直观就可知,这一片孕育着大自然神秘力量的空间,苍海桑田的节律演变从来没有被任何恒定不动的停滞状态所取代。在世界各大河域中,只有这一片土地,同时奔流出两条大水,落差如此之高,沿途高山峡谷,气象万千。它们唤起的感受,自古以来就为中国诗人、歌者、画匠外师造化的万古泉源。李冰父子创造的不可思议的世界水利奇观及其高深哲思乃是中国人与这片神奇山水之间唯一契合不韪的感应之道。

从1949年以来,受新政权新制度改造中国以作世界革命工具这一根本狂谬战略思想刺激,从毛泽东大炼钢铁、人民公社到华国锋洋跃进,中国工业化、现代化的国家指导思想,从未得到真正的反思、清算和矫正。三十年经济建设并没有否弃毛式共产主义国家发展观,而是更带灾难性地不仅在统治集团、而且在整个民族和全社会中,推行唯物论,刺激物质、肉身欲望,实行竭泽而渔的现代化。四川西部拥有的巨大水利资源自然成为攫取巨大利润的对象。从制度到内心的任何约束、戒惕都早已被驱除,民间各种环保机构的能耐和声音如此微茫,亿万年天造地设的河岳川流,亿万年栖息于斯的无量生命,以我们永难知悉的感受和姿态,开始变形,沉潜,发作,惩罚。

一位安徽闻人问我,这次地震要是发生在京津或江浙上海一带,将是什么景象?实话说,无法想像,那小桥流水、曲径通幽的江南水乡,虽也有扬州十屠和南京大屠杀,到底出于异族入侵,乃是赤裸裸的战争之祸。不能想像,风流温柔、富甲天下的人间天堂,莺歌燕舞、语软色艳的锦天绣地,一旦天崩地裂,会是一幅何等香销玉殒的凄凉世界。

不,上苍损补毁成,自有其意。如前所述,四川地处青藏高原、秦岭巴山、云贵高原,长江天堑合抱之中,汶川、北川所居的龙门山是早有1933年有案可查的地震断裂带,川西众多海子、瀑布的绝美景观,正是地壳造山运动的作品。此处发生八级地震,乃是地质演变之必然,不足为奇。

众多海内外专家已反复认证,四川地震固因自然变迁所致,但数十年间在长江中上游改天换地,大量修筑足以影响和改变地质结构的基本设施、国防基地和水利工程,大量污染、亵渎、侵蚀和破坏自然环境,不知节制地垄断、侵凌、掠夺和蹂躏自然资源,也是引发这次天灾的不可推卸的人祸。

从长江三峡大坝到紫坪铺水库,从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的毛式狂妄,到不顾生态、环境、地质后果和国防安全乃至整个长江中下游数亿民众生死存亡的李氏集团功在当代,利被万世的好大喜功,四川从东徂西,千里川江大坝横行,水库高悬,纵有黄万里、李锐、王维洛等有识之士的谲谏抗议警告,仍然我行我素,而亿万川渝父老,竟完全无力无权无缘对此攸关其祸福生死的功罪利弊置喙。

让国人难于承受的,是成千上万中小学生葬身豆腐渣工程,这些初长成的人芽芽以如此成建制的规模,以如此惨绝人寰的形态,以如此忤逆天道人性的结局,蹈破了盛世的神话。这是《启示录》都未曾记载的凶兆否象,人类死亡谱系中未曾镌刻的哀恸至极的篇什,饱经浩劫奇变的中国未曾遭逢的苦难。这成千上万在几十秒钟同时进入黑暗的花朵般的眼睛和心脏,将永远逼视中国,永远叩问中国。穷尽一切汉语词汇,中国在这成千上万稚嫩美丽的生命之丧面前,将永远失语。

不,四川大地震若发生在东部沿海,其情形和后果将大不相同。也许会有同样数量、甚至更多的生命消失,也许会让帝国的精华地域和精英人群遭遇前所未有的震摄,也许导致某些直接的社会突变甚至最高权力格局的消长演变,但发生在天高皇帝远的西部边陲的四川大地震所已经垂降的意蕴,仍然如同七十年前四川忝为中国抗战总根据地一样,远非钟鸣鼎食的东部中国可能发生的启示所可比拟。

天使般的少年幼童在一刹那间的集体殒灭,其直接肇因,极为粗鄙简括:校舍工程发放、承建和中间方以次充好、偷工减料以及各种降低成本扩大利润的手法。无论以良心、道德、法律、经济、社会的名义,无论需要多少环节,都一眼可以望穿这旷世未有的罪孽那极其邪恶而露骨的源头:当一个民族先被政治搅肉机、后被摇钱树征服后,天下任何伤天害理的事,都变得异乎寻常的简单了。

经历了那么多不幸、苦难和罪孽后,中国仍然远远没有告别荒诞和悲剧。君不见,犯下如此令人失语罪恶的人们,不过是地方建设、教育当局的腐败小官吏,四处受盘剥敲诈的小包工头和建筑商,他们不过是这个庞大等级社会和官僚帝国里完全不起眼的小人物,他们与死难者们本有世代难分的乡亲血缘关系,如今他们成了人神共愤十恶不赦的罪犯。而数十年来领导、管理、教化他们的大人物们,绝对干净安逸尊严地生活在从小人物们直接造就的废墟到帝国首都之间大大小小的繁华都市里,没有任何良心不妥,更无任何麻烦责任临门。

让国人难于释怀的是,由毛泽东、李井泉、邓小平、李鹏们在四川不受任何置疑谋划布置的核设施、水利工程,一旦发生泄漏或坍塌,其后果不堪设想。毛泽东所作昆仑一词,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夏日消溶,人或为鱼鳖,所指不正在四川大地震一带!

都江堰等两千两百七十余年的建筑被损,强烈地象征着中国历史前所未有的危机。由此引发的震撼直达半个亚洲这一纪录表明,由于1949年后公然推行无神论和唯物论而造就的虚骄狂妄,由于亿兆人众在精神上的贫乏和物质上的唯一活路,由于斯大林-毛泽东式的共产政权以赶超、强盛、世界第一、东方崛起为宗旨的现代化国家哲学,由于内战、冷战以来上升为国家制度核心价值的世界革命、世界大战和改革开放以来拒斥现代普世价值的专制主义与民族排外主义的联姻,由于1989年六四以来专制之局顽固拒绝对历史和现实负责而僭取巨大经济红利所引发的礼崩乐坏和人伦道丧,中国正面临空前危殆而峻急的又一次浩劫。

汶川、北川、映秀、青川、都江堰等处校舍坍塌,何止是不法官员、承包商和修筑公司天良所丧(就连如此天理难容的劣迹,还有建设、教育、民政等主事机构为之开脱),人心至此,犹三尺冰冻,从毛到邓到江,视人类良知若粪土、诲权诲利,为政不廉,为富不仁,上有所好,下必趋之。地震豆腐渣工程,其道德源泉概从中南海出,其卑劣污秽,早遍于九州大地。质言之,此次地震伤天害理的小官小商小吏,与京、沪衮衮高官权贵巨贪之间,实在小巫见大巫。我们将又一次目睹礼不下庶民、刑不上大夫的专制表演。

四川地震,远非三十二年前唐山地震可比。以死亡人数比,唐山地震数倍于四川地震,前者在毛式暴政下,其真相至今不为人知,并将永远尘封。那次集体死亡,迹近一次暴秦式人殉陪葬的现代版,人们甚至津津乐道,毕竟以数十万生命的丧失换得了暴君的丧命,中国似乎由此结束了一个不堪回首的时代,中国之悲,至此无涯可寻。

这是一种中国和世界历史未曾出现过的生死悲欣史观。我们终于被告知,历史是因为不堪忍受的牺牲才得以进步的,社会之所以需要以人为本,文明之所以与时俱进,是因为非如此我们就无从在苦难、不幸、罪孽中去发现工作的乐趣,校正事业的方向,进而证明那所向无敌、战无不胜、伟大、光荣、正确。

在毛时代,中国一切理想、愿望、利益、意志统统都成为达到只有伟大领袖才洞察并把握的目标的工具,无论愧之恨之已晚抑或无愧无怨,不过是觉醒的奴隶和执迷不悟的奴才们的劫后状态。三十年后,又一种哲学笼罩中国,罪过、卑鄙乃至不幸和死亡本身都不足畏,相反,它们(当然最好是自己的罪孽和他人的死难)成了国家伟大和民族不朽的血肉文本,死了,成佛变仙,灭了,化鬼装神,一样可以体证美妙伟大的盛世,更能感戴党国的浩荡恩典!

若是京畿辅域发生此难,帝国贵嗣妃嫔王公子息葬身豆腐渣(虽称豆腐,却足以压破头颅,挤断脊柱,窒息生命!)工程,余秋雨,王兆山等无行文人,还敢教训数万白发爷娘,还敢写出并公开发表虎伥式的鬼字吗?

我们所处的国度和时代,很多因缘都会消散,甚至可以让几千万死亡消散于无形。但是,四川大地震像一柄十字架,矗立不动。不仅因为其间罪恶深藏,还因为其时空形式的特异,让国人很难再以纯然看客的姿态麻木不动了。

再势利冷漠的人们,再俗不可耐的市井无赖,也突然明白其权利、财产乃至身家性命,都是脆弱渺小的,天地间比他们昏庸无聊的人生更久远更强大的物事举目可见,六十年来不知同情、恻隐、怜悯、敬畏、谦卑、惶恐、感恩为何物的中国社会,终于出现了某种发乎本能的不忍其觳觫的良心复苏。

在某种意义上,中国被四川大地震一分为二。中国良知社会(包括数以万计的自愿者,海内外无数珍爱生命和中国的人士)第一次以流泪、疼心、失眠、祈祷,以焚香燃烛,诵经超度,以呻吟、呼吁、呐喊以宗教徒般的虔诚叩问苍天,质询当道,一股睽违已久的道德源泉开始奔涌。在巨大而难于面对的死亡面前,多年被踏践被嘲弄被侮蔑的人性开始复活。四十天来,中国出现某种角力和对峙,一方是国家主义旗号下的歌功颂德,因为太不合时宜而显得格外无耻;另一方是发自个体生命最柔软最隐秘最珍贵的天良。这是前所未有的较量,专制主义占有压倒性的空间优势,但是人性一旦被天良所触动,神意一旦从废墟和十字架上升起,再强大的帝国也会暴露出它们由于拒斥良善和人道而面临被审判的困境。

温家宝先生三赴灾区,固其贵为国家总理所当行,但若把他在1989年陪同赵紫阳到天安门广场之行联系观之,我们多少可以窥察到这位曾反复引述康德、冰心、爱因斯坦、巴金等文明君子的共产党高官,奇迹般地葆有某种天良和操守。正是他在废墟和难民前那些卑之无甚高论的语言,让这个政权和人民之间冰炭难容的局面,有了一丝人气和希望。我希望温家宝先生重温胡耀邦、赵紫阳两先生的鉴训,以更为彻底的人生立场,更为恢宏的历史精神,更为坚毅的道德承担,站在人民、民族、国家、自由、文明一边,效法历史圣贤豪杰,为真理殉,为生民立。

死亡以如此惨烈的形式向世界最顽固最强大的专制传递了一份特殊的宣战书。所有的死亡都是丑陋、邪性、不可接受的,惟有这次死亡,美丽得令人心碎,圣洁得令人无力捶胸顿足,梦魇般地成为我们永远的共同负担。

将会以法律、建筑学、金钱和人性的名义追究几千间教室承包商建筑队和贪渎官员,将会在某处废墟上耸立起又一座纪念碑,将会重建家园,校园,更年轻的一代十几年后又会在阳光下绽放天使般的笑容。但是,这一次,这未曾出现过的死亡不会被忘记,超逾,置换。这是在天底下已无新鲜事和新悲剧的当代中国撕开的一道裂口,那里同时殒灭的成千上万年轻生命将以东方血色朝霞般十字架的景观,在漠视生命的帝国边陲永远耸立。所有的青丝、明眸、笑靥、小手、书包,欢声笑语,无忧无虑,所有含苞欲放的童贞、憧憬、惊喜、希望和爱,所有的惊悸、恐怖、痛楚、粉身碎骨和黑暗,都将汇成帝国全体宫庭倡优和御用文奴再也无法尘封和粉饰的血渊骨岳,从天府之国俯视尘寰。

同为中国的盐,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四川领受天意,悲壮而伟烈,历史报之以殊荣;五十年代至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东部沿海繁荣昌盛,每一幢高楼,每一张人民币上,不知有多少四川民工和川妹子的血汗眼泪。

东方式的专制帝国,亚细亚式的治水社会,庞大骄横不可一世,如同四川大地震中千万水泥建筑,如同三峡大坝,一旦遭遇自然变迁(它总是要遭遇的!),便土崩瓦解,分崩离析。偌大四川,屈身为盐,固然可叹可悲,一旦殒灭,顿成乃中华三千年未见之红黑启示录。

天之示警,亦已至矣!
  

2008年6月22日







六十年来不知同情、恻隐、怜悯、敬畏、谦卑、惶恐、感恩为何物的中国社会,终于出现了某种发乎本能的不忍其觳觫的良心复苏。



公元2008年5月12日发生在四川西北部的大地震,再次凸显了四川作为中国的盐的真实身份。

即使缺少现代地质学、地震学的专业监测技术,仅仅凭直观就可知,这一片孕育着大自然神秘力量的空间,苍海桑田的节律演变从来没有被任何恒定不动的停滞状态所取代。在世界各大河域中,只有这一片土地,同时奔流出两条大水,落差如此之高,沿途高山峡谷,气象万千。它们唤起的感受,自古以来就为中国诗人、歌者、画匠外师造化的万古泉源。李冰父子创造的不可思议的世界水利奇观及其高深哲思乃是中国人与这片神奇山水之间唯一契合不韪的感应之道。

从1949年以来,受新政权新制度改造中国以作世界革命工具这一根本狂谬战略思想刺激,从毛泽东大炼钢铁、人民公社到华国锋洋跃进,中国工业化、现代化的国家指导思想,从未得到真正的反思、清算和矫正。三十年经济建设并没有否弃毛式共产主义国家发展观,而是更带灾难性地不仅在统治集团、而且在整个民族和全社会中,推行唯物论,刺激物质、肉身欲望,实行竭泽而渔的现代化。四川西部拥有的巨大水利资源自然成为攫取巨大利润的对象。从制度到内心的任何约束、戒惕都早已被驱除,民间各种环保机构的能耐和声音如此微茫,亿万年天造地设的河岳川流,亿万年栖息于斯的无量生命,以我们永难知悉的感受和姿态,开始变形,沉潜,发作,惩罚。

一位安徽闻人问我,这次地震要是发生在京津或江浙上海一带,将是什么景象?实话说,无法想像,那小桥流水、曲径通幽的江南水乡,虽也有扬州十屠和南京大屠杀,到底出于异族入侵,乃是赤裸裸的战争之祸。不能想像,风流温柔、富甲天下的人间天堂,莺歌燕舞、语软色艳的锦天绣地,一旦天崩地裂,会是一幅何等香销玉殒的凄凉世界。

不,上苍损补毁成,自有其意。如前所述,四川地处青藏高原、秦岭巴山、云贵高原,长江天堑合抱之中,汶川、北川所居的龙门山是早有1933年有案可查的地震断裂带,川西众多海子、瀑布的绝美景观,正是地壳造山运动的作品。此处发生八级地震,乃是地质演变之必然,不足为奇。

众多海内外专家已反复认证,四川地震固因自然变迁所致,但数十年间在长江中上游改天换地,大量修筑足以影响和改变地质结构的基本设施、国防基地和水利工程,大量污染、亵渎、侵蚀和破坏自然环境,不知节制地垄断、侵凌、掠夺和蹂躏自然资源,也是引发这次天灾的不可推卸的人祸。

从长江三峡大坝到紫坪铺水库,从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的毛式狂妄,到不顾生态、环境、地质后果和国防安全乃至整个长江中下游数亿民众生死存亡的李氏集团功在当代,利被万世的好大喜功,四川从东徂西,千里川江大坝横行,水库高悬,纵有黄万里、李锐、王维洛等有识之士的谲谏抗议警告,仍然我行我素,而亿万川渝父老,竟完全无力无权无缘对此攸关其祸福生死的功罪利弊置喙。

让国人难于承受的,是成千上万中小学生葬身豆腐渣工程,这些初长成的人芽芽以如此成建制的规模,以如此惨绝人寰的形态,以如此忤逆天道人性的结局,蹈破了盛世的神话。这是《启示录》都未曾记载的凶兆否象,人类死亡谱系中未曾镌刻的哀恸至极的篇什,饱经浩劫奇变的中国未曾遭逢的苦难。这成千上万在几十秒钟同时进入黑暗的花朵般的眼睛和心脏,将永远逼视中国,永远叩问中国。穷尽一切汉语词汇,中国在这成千上万稚嫩美丽的生命之丧面前,将永远失语。

不,四川大地震若发生在东部沿海,其情形和后果将大不相同。也许会有同样数量、甚至更多的生命消失,也许会让帝国的精华地域和精英人群遭遇前所未有的震摄,也许导致某些直接的社会突变甚至最高权力格局的消长演变,但发生在天高皇帝远的西部边陲的四川大地震所已经垂降的意蕴,仍然如同七十年前四川忝为中国抗战总根据地一样,远非钟鸣鼎食的东部中国可能发生的启示所可比拟。

天使般的少年幼童在一刹那间的集体殒灭,其直接肇因,极为粗鄙简括:校舍工程发放、承建和中间方以次充好、偷工减料以及各种降低成本扩大利润的手法。无论以良心、道德、法律、经济、社会的名义,无论需要多少环节,都一眼可以望穿这旷世未有的罪孽那极其邪恶而露骨的源头:当一个民族先被政治搅肉机、后被摇钱树征服后,天下任何伤天害理的事,都变得异乎寻常的简单了。

经历了那么多不幸、苦难和罪孽后,中国仍然远远没有告别荒诞和悲剧。君不见,犯下如此令人失语罪恶的人们,不过是地方建设、教育当局的腐败小官吏,四处受盘剥敲诈的小包工头和建筑商,他们不过是这个庞大等级社会和官僚帝国里完全不起眼的小人物,他们与死难者们本有世代难分的乡亲血缘关系,如今他们成了人神共愤十恶不赦的罪犯。而数十年来领导、管理、教化他们的大人物们,绝对干净安逸尊严地生活在从小人物们直接造就的废墟到帝国首都之间大大小小的繁华都市里,没有任何良心不妥,更无任何麻烦责任临门。

让国人难于释怀的是,由毛泽东、李井泉、邓小平、李鹏们在四川不受任何置疑谋划布置的核设施、水利工程,一旦发生泄漏或坍塌,其后果不堪设想。毛泽东所作昆仑一词,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夏日消溶,人或为鱼鳖,所指不正在四川大地震一带!

都江堰等两千两百七十余年的建筑被损,强烈地象征着中国历史前所未有的危机。由此引发的震撼直达半个亚洲这一纪录表明,由于1949年后公然推行无神论和唯物论而造就的虚骄狂妄,由于亿兆人众在精神上的贫乏和物质上的唯一活路,由于斯大林-毛泽东式的共产政权以赶超、强盛、世界第一、东方崛起为宗旨的现代化国家哲学,由于内战、冷战以来上升为国家制度核心价值的世界革命、世界大战和改革开放以来拒斥现代普世价值的专制主义与民族排外主义的联姻,由于1989年六四以来专制之局顽固拒绝对历史和现实负责而僭取巨大经济红利所引发的礼崩乐坏和人伦道丧,中国正面临空前危殆而峻急的又一次浩劫。

汶川、北川、映秀、青川、都江堰等处校舍坍塌,何止是不法官员、承包商和修筑公司天良所丧(就连如此天理难容的劣迹,还有建设、教育、民政等主事机构为之开脱),人心至此,犹三尺冰冻,从毛到邓到江,视人类良知若粪土、诲权诲利,为政不廉,为富不仁,上有所好,下必趋之。地震豆腐渣工程,其道德源泉概从中南海出,其卑劣污秽,早遍于九州大地。质言之,此次地震伤天害理的小官小商小吏,与京、沪衮衮高官权贵巨贪之间,实在小巫见大巫。我们将又一次目睹礼不下庶民、刑不上大夫的专制表演。

四川地震,远非三十二年前唐山地震可比。以死亡人数比,唐山地震数倍于四川地震,前者在毛式暴政下,其真相至今不为人知,并将永远尘封。那次集体死亡,迹近一次暴秦式人殉陪葬的现代版,人们甚至津津乐道,毕竟以数十万生命的丧失换得了暴君的丧命,中国似乎由此结束了一个不堪回首的时代,中国之悲,至此无涯可寻。

这是一种中国和世界历史未曾出现过的生死悲欣史观。我们终于被告知,历史是因为不堪忍受的牺牲才得以进步的,社会之所以需要以人为本,文明之所以与时俱进,是因为非如此我们就无从在苦难、不幸、罪孽中去发现工作的乐趣,校正事业的方向,进而证明那所向无敌、战无不胜、伟大、光荣、正确。

在毛时代,中国一切理想、愿望、利益、意志统统都成为达到只有伟大领袖才洞察并把握的目标的工具,无论愧之恨之已晚抑或无愧无怨,不过是觉醒的奴隶和执迷不悟的奴才们的劫后状态。三十年后,又一种哲学笼罩中国,罪过、卑鄙乃至不幸和死亡本身都不足畏,相反,它们(当然最好是自己的罪孽和他人的死难)成了国家伟大和民族不朽的血肉文本,死了,成佛变仙,灭了,化鬼装神,一样可以体证美妙伟大的盛世,更能感戴党国的浩荡恩典!

若是京畿辅域发生此难,帝国贵嗣妃嫔王公子息葬身豆腐渣(虽称豆腐,却足以压破头颅,挤断脊柱,窒息生命!)工程,余秋雨,王兆山等无行文人,还敢教训数万白发爷娘,还敢写出并公开发表虎伥式的鬼字吗?

我们所处的国度和时代,很多因缘都会消散,甚至可以让几千万死亡消散于无形。但是,四川大地震像一柄十字架,矗立不动。不仅因为其间罪恶深藏,还因为其时空形式的特异,让国人很难再以纯然看客的姿态麻木不动了。

再势利冷漠的人们,再俗不可耐的市井无赖,也突然明白其权利、财产乃至身家性命,都是脆弱渺小的,天地间比他们昏庸无聊的人生更久远更强大的物事举目可见,六十年来不知同情、恻隐、怜悯、敬畏、谦卑、惶恐、感恩为何物的中国社会,终于出现了某种发乎本能的不忍其觳觫的良心复苏。

在某种意义上,中国被四川大地震一分为二。中国良知社会(包括数以万计的自愿者,海内外无数珍爱生命和中国的人士)第一次以流泪、疼心、失眠、祈祷,以焚香燃烛,诵经超度,以呻吟、呼吁、呐喊以宗教徒般的虔诚叩问苍天,质询当道,一股睽违已久的道德源泉开始奔涌。在巨大而难于面对的死亡面前,多年被踏践被嘲弄被侮蔑的人性开始复活。四十天来,中国出现某种角力和对峙,一方是国家主义旗号下的歌功颂德,因为太不合时宜而显得格外无耻;另一方是发自个体生命最柔软最隐秘最珍贵的天良。这是前所未有的较量,专制主义占有压倒性的空间优势,但是人性一旦被天良所触动,神意一旦从废墟和十字架上升起,再强大的帝国也会暴露出它们由于拒斥良善和人道而面临被审判的困境。

温家宝先生三赴灾区,固其贵为国家总理所当行,但若把他在1989年陪同赵紫阳到天安门广场之行联系观之,我们多少可以窥察到这位曾反复引述康德、冰心、爱因斯坦、巴金等文明君子的共产党高官,奇迹般地葆有某种天良和操守。正是他在废墟和难民前那些卑之无甚高论的语言,让这个政权和人民之间冰炭难容的局面,有了一丝人气和希望。我希望温家宝先生重温胡耀邦、赵紫阳两先生的鉴训,以更为彻底的人生立场,更为恢宏的历史精神,更为坚毅的道德承担,站在人民、民族、国家、自由、文明一边,效法历史圣贤豪杰,为真理殉,为生民立。

死亡以如此惨烈的形式向世界最顽固最强大的专制传递了一份特殊的宣战书。所有的死亡都是丑陋、邪性、不可接受的,惟有这次死亡,美丽得令人心碎,圣洁得令人无力捶胸顿足,梦魇般地成为我们永远的共同负担。

将会以法律、建筑学、金钱和人性的名义追究几千间教室承包商建筑队和贪渎官员,将会在某处废墟上耸立起又一座纪念碑,将会重建家园,校园,更年轻的一代十几年后又会在阳光下绽放天使般的笑容。但是,这一次,这未曾出现过的死亡不会被忘记,超逾,置换。这是在天底下已无新鲜事和新悲剧的当代中国撕开的一道裂口,那里同时殒灭的成千上万年轻生命将以东方血色朝霞般十字架的景观,在漠视生命的帝国边陲永远耸立。所有的青丝、明眸、笑靥、小手、书包,欢声笑语,无忧无虑,所有含苞欲放的童贞、憧憬、惊喜、希望和爱,所有的惊悸、恐怖、痛楚、粉身碎骨和黑暗,都将汇成帝国全体宫庭倡优和御用文奴再也无法尘封和粉饰的血渊骨岳,从天府之国俯视尘寰。

同为中国的盐,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四川领受天意,悲壮而伟烈,历史报之以殊荣;五十年代至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东部沿海繁荣昌盛,每一幢高楼,每一张人民币上,不知有多少四川民工和川妹子的血汗眼泪。

东方式的专制帝国,亚细亚式的治水社会,庞大骄横不可一世,如同四川大地震中千万水泥建筑,如同三峡大坝,一旦遭遇自然变迁(它总是要遭遇的!),便土崩瓦解,分崩离析。偌大四川,屈身为盐,固然可叹可悲,一旦殒灭,顿成乃中华三千年未见之红黑启示录。

天之示警,亦已至矣!
  

2008年6月22日







六十年来不知同情、恻隐、怜悯、敬畏、谦卑、惶恐、感恩为何物的中国社会,终于出现了某种发乎本能的不忍其觳觫的良心复苏。



公元2008年5月12日发生在四川西北部的大地震,再次凸显了四川作为中国的盐的真实身份。

即使缺少现代地质学、地震学的专业监测技术,仅仅凭直观就可知,这一片孕育着大自然神秘力量的空间,苍海桑田的节律演变从来没有被任何恒定不动的停滞状态所取代。在世界各大河域中,只有这一片土地,同时奔流出两条大水,落差如此之高,沿途高山峡谷,气象万千。它们唤起的感受,自古以来就为中国诗人、歌者、画匠外师造化的万古泉源。李冰父子创造的不可思议的世界水利奇观及其高深哲思乃是中国人与这片神奇山水之间唯一契合不韪的感应之道。

从1949年以来,受新政权新制度改造中国以作世界革命工具这一根本狂谬战略思想刺激,从毛泽东大炼钢铁、人民公社到华国锋洋跃进,中国工业化、现代化的国家指导思想,从未得到真正的反思、清算和矫正。三十年经济建设并没有否弃毛式共产主义国家发展观,而是更带灾难性地不仅在统治集团、而且在整个民族和全社会中,推行唯物论,刺激物质、肉身欲望,实行竭泽而渔的现代化。四川西部拥有的巨大水利资源自然成为攫取巨大利润的对象。从制度到内心的任何约束、戒惕都早已被驱除,民间各种环保机构的能耐和声音如此微茫,亿万年天造地设的河岳川流,亿万年栖息于斯的无量生命,以我们永难知悉的感受和姿态,开始变形,沉潜,发作,惩罚。

一位安徽闻人问我,这次地震要是发生在京津或江浙上海一带,将是什么景象?实话说,无法想像,那小桥流水、曲径通幽的江南水乡,虽也有扬州十屠和南京大屠杀,到底出于异族入侵,乃是赤裸裸的战争之祸。不能想像,风流温柔、富甲天下的人间天堂,莺歌燕舞、语软色艳的锦天绣地,一旦天崩地裂,会是一幅何等香销玉殒的凄凉世界。

不,上苍损补毁成,自有其意。如前所述,四川地处青藏高原、秦岭巴山、云贵高原,长江天堑合抱之中,汶川、北川所居的龙门山是早有1933年有案可查的地震断裂带,川西众多海子、瀑布的绝美景观,正是地壳造山运动的作品。此处发生八级地震,乃是地质演变之必然,不足为奇。

众多海内外专家已反复认证,四川地震固因自然变迁所致,但数十年间在长江中上游改天换地,大量修筑足以影响和改变地质结构的基本设施、国防基地和水利工程,大量污染、亵渎、侵蚀和破坏自然环境,不知节制地垄断、侵凌、掠夺和蹂躏自然资源,也是引发这次天灾的不可推卸的人祸。

从长江三峡大坝到紫坪铺水库,从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的毛式狂妄,到不顾生态、环境、地质后果和国防安全乃至整个长江中下游数亿民众生死存亡的李氏集团功在当代,利被万世的好大喜功,四川从东徂西,千里川江大坝横行,水库高悬,纵有黄万里、李锐、王维洛等有识之士的谲谏抗议警告,仍然我行我素,而亿万川渝父老,竟完全无力无权无缘对此攸关其祸福生死的功罪利弊置喙。

让国人难于承受的,是成千上万中小学生葬身豆腐渣工程,这些初长成的人芽芽以如此成建制的规模,以如此惨绝人寰的形态,以如此忤逆天道人性的结局,蹈破了盛世的神话。这是《启示录》都未曾记载的凶兆否象,人类死亡谱系中未曾镌刻的哀恸至极的篇什,饱经浩劫奇变的中国未曾遭逢的苦难。这成千上万在几十秒钟同时进入黑暗的花朵般的眼睛和心脏,将永远逼视中国,永远叩问中国。穷尽一切汉语词汇,中国在这成千上万稚嫩美丽的生命之丧面前,将永远失语。

不,四川大地震若发生在东部沿海,其情形和后果将大不相同。也许会有同样数量、甚至更多的生命消失,也许会让帝国的精华地域和精英人群遭遇前所未有的震摄,也许导致某些直接的社会突变甚至最高权力格局的消长演变,但发生在天高皇帝远的西部边陲的四川大地震所已经垂降的意蕴,仍然如同七十年前四川忝为中国抗战总根据地一样,远非钟鸣鼎食的东部中国可能发生的启示所可比拟。

天使般的少年幼童在一刹那间的集体殒灭,其直接肇因,极为粗鄙简括:校舍工程发放、承建和中间方以次充好、偷工减料以及各种降低成本扩大利润的手法。无论以良心、道德、法律、经济、社会的名义,无论需要多少环节,都一眼可以望穿这旷世未有的罪孽那极其邪恶而露骨的源头:当一个民族先被政治搅肉机、后被摇钱树征服后,天下任何伤天害理的事,都变得异乎寻常的简单了。

经历了那么多不幸、苦难和罪孽后,中国仍然远远没有告别荒诞和悲剧。君不见,犯下如此令人失语罪恶的人们,不过是地方建设、教育当局的腐败小官吏,四处受盘剥敲诈的小包工头和建筑商,他们不过是这个庞大等级社会和官僚帝国里完全不起眼的小人物,他们与死难者们本有世代难分的乡亲血缘关系,如今他们成了人神共愤十恶不赦的罪犯。而数十年来领导、管理、教化他们的大人物们,绝对干净安逸尊严地生活在从小人物们直接造就的废墟到帝国首都之间大大小小的繁华都市里,没有任何良心不妥,更无任何麻烦责任临门。

让国人难于释怀的是,由毛泽东、李井泉、邓小平、李鹏们在四川不受任何置疑谋划布置的核设施、水利工程,一旦发生泄漏或坍塌,其后果不堪设想。毛泽东所作昆仑一词,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夏日消溶,人或为鱼鳖,所指不正在四川大地震一带!

都江堰等两千两百七十余年的建筑被损,强烈地象征着中国历史前所未有的危机。由此引发的震撼直达半个亚洲这一纪录表明,由于1949年后公然推行无神论和唯物论而造就的虚骄狂妄,由于亿兆人众在精神上的贫乏和物质上的唯一活路,由于斯大林-毛泽东式的共产政权以赶超、强盛、世界第一、东方崛起为宗旨的现代化国家哲学,由于内战、冷战以来上升为国家制度核心价值的世界革命、世界大战和改革开放以来拒斥现代普世价值的专制主义与民族排外主义的联姻,由于1989年六四以来专制之局顽固拒绝对历史和现实负责而僭取巨大经济红利所引发的礼崩乐坏和人伦道丧,中国正面临空前危殆而峻急的又一次浩劫。

汶川、北川、映秀、青川、都江堰等处校舍坍塌,何止是不法官员、承包商和修筑公司天良所丧(就连如此天理难容的劣迹,还有建设、教育、民政等主事机构为之开脱),人心至此,犹三尺冰冻,从毛到邓到江,视人类良知若粪土、诲权诲利,为政不廉,为富不仁,上有所好,下必趋之。地震豆腐渣工程,其道德源泉概从中南海出,其卑劣污秽,早遍于九州大地。质言之,此次地震伤天害理的小官小商小吏,与京、沪衮衮高官权贵巨贪之间,实在小巫见大巫。我们将又一次目睹礼不下庶民、刑不上大夫的专制表演。

四川地震,远非三十二年前唐山地震可比。以死亡人数比,唐山地震数倍于四川地震,前者在毛式暴政下,其真相至今不为人知,并将永远尘封。那次集体死亡,迹近一次暴秦式人殉陪葬的现代版,人们甚至津津乐道,毕竟以数十万生命的丧失换得了暴君的丧命,中国似乎由此结束了一个不堪回首的时代,中国之悲,至此无涯可寻。

这是一种中国和世界历史未曾出现过的生死悲欣史观。我们终于被告知,历史是因为不堪忍受的牺牲才得以进步的,社会之所以需要以人为本,文明之所以与时俱进,是因为非如此我们就无从在苦难、不幸、罪孽中去发现工作的乐趣,校正事业的方向,进而证明那所向无敌、战无不胜、伟大、光荣、正确。

在毛时代,中国一切理想、愿望、利益、意志统统都成为达到只有伟大领袖才洞察并把握的目标的工具,无论愧之恨之已晚抑或无愧无怨,不过是觉醒的奴隶和执迷不悟的奴才们的劫后状态。三十年后,又一种哲学笼罩中国,罪过、卑鄙乃至不幸和死亡本身都不足畏,相反,它们(当然最好是自己的罪孽和他人的死难)成了国家伟大和民族不朽的血肉文本,死了,成佛变仙,灭了,化鬼装神,一样可以体证美妙伟大的盛世,更能感戴党国的浩荡恩典!

若是京畿辅域发生此难,帝国贵嗣妃嫔王公子息葬身豆腐渣(虽称豆腐,却足以压破头颅,挤断脊柱,窒息生命!)工程,余秋雨,王兆山等无行文人,还敢教训数万白发爷娘,还敢写出并公开发表虎伥式的鬼字吗?

我们所处的国度和时代,很多因缘都会消散,甚至可以让几千万死亡消散于无形。但是,四川大地震像一柄十字架,矗立不动。不仅因为其间罪恶深藏,还因为其时空形式的特异,让国人很难再以纯然看客的姿态麻木不动了。

再势利冷漠的人们,再俗不可耐的市井无赖,也突然明白其权利、财产乃至身家性命,都是脆弱渺小的,天地间比他们昏庸无聊的人生更久远更强大的物事举目可见,六十年来不知同情、恻隐、怜悯、敬畏、谦卑、惶恐、感恩为何物的中国社会,终于出现了某种发乎本能的不忍其觳觫的良心复苏。

在某种意义上,中国被四川大地震一分为二。中国良知社会(包括数以万计的自愿者,海内外无数珍爱生命和中国的人士)第一次以流泪、疼心、失眠、祈祷,以焚香燃烛,诵经超度,以呻吟、呼吁、呐喊以宗教徒般的虔诚叩问苍天,质询当道,一股睽违已久的道德源泉开始奔涌。在巨大而难于面对的死亡面前,多年被踏践被嘲弄被侮蔑的人性开始复活。四十天来,中国出现某种角力和对峙,一方是国家主义旗号下的歌功颂德,因为太不合时宜而显得格外无耻;另一方是发自个体生命最柔软最隐秘最珍贵的天良。这是前所未有的较量,专制主义占有压倒性的空间优势,但是人性一旦被天良所触动,神意一旦从废墟和十字架上升起,再强大的帝国也会暴露出它们由于拒斥良善和人道而面临被审判的困境。

温家宝先生三赴灾区,固其贵为国家总理所当行,但若把他在1989年陪同赵紫阳到天安门广场之行联系观之,我们多少可以窥察到这位曾反复引述康德、冰心、爱因斯坦、巴金等文明君子的共产党高官,奇迹般地葆有某种天良和操守。正是他在废墟和难民前那些卑之无甚高论的语言,让这个政权和人民之间冰炭难容的局面,有了一丝人气和希望。我希望温家宝先生重温胡耀邦、赵紫阳两先生的鉴训,以更为彻底的人生立场,更为恢宏的历史精神,更为坚毅的道德承担,站在人民、民族、国家、自由、文明一边,效法历史圣贤豪杰,为真理殉,为生民立。

死亡以如此惨烈的形式向世界最顽固最强大的专制传递了一份特殊的宣战书。所有的死亡都是丑陋、邪性、不可接受的,惟有这次死亡,美丽得令人心碎,圣洁得令人无力捶胸顿足,梦魇般地成为我们永远的共同负担。

将会以法律、建筑学、金钱和人性的名义追究几千间教室承包商建筑队和贪渎官员,将会在某处废墟上耸立起又一座纪念碑,将会重建家园,校园,更年轻的一代十几年后又会在阳光下绽放天使般的笑容。但是,这一次,这未曾出现过的死亡不会被忘记,超逾,置换。这是在天底下已无新鲜事和新悲剧的当代中国撕开的一道裂口,那里同时殒灭的成千上万年轻生命将以东方血色朝霞般十字架的景观,在漠视生命的帝国边陲永远耸立。所有的青丝、明眸、笑靥、小手、书包,欢声笑语,无忧无虑,所有含苞欲放的童贞、憧憬、惊喜、希望和爱,所有的惊悸、恐怖、痛楚、粉身碎骨和黑暗,都将汇成帝国全体宫庭倡优和御用文奴再也无法尘封和粉饰的血渊骨岳,从天府之国俯视尘寰。

同为中国的盐,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四川领受天意,悲壮而伟烈,历史报之以殊荣;五十年代至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东部沿海繁荣昌盛,每一幢高楼,每一张人民币上,不知有多少四川民工和川妹子的血汗眼泪。

东方式的专制帝国,亚细亚式的治水社会,庞大骄横不可一世,如同四川大地震中千万水泥建筑,如同三峡大坝,一旦遭遇自然变迁(它总是要遭遇的!),便土崩瓦解,分崩离析。偌大四川,屈身为盐,固然可叹可悲,一旦殒灭,顿成乃中华三千年未见之红黑启示录。

天之示警,亦已至矣!
  

2008年6月22日







六十年来不知同情、恻隐、怜悯、敬畏、谦卑、惶恐、感恩为何物的中国社会,终于出现了某种发乎本能的不忍其觳觫的良心复苏。



公元2008年5月12日发生在四川西北部的大地震,再次凸显了四川作为中国的盐的真实身份。

即使缺少现代地质学、地震学的专业监测技术,仅仅凭直观就可知,这一片孕育着大自然神秘力量的空间,苍海桑田的节律演变从来没有被任何恒定不动的停滞状态所取代。在世界各大河域中,只有这一片土地,同时奔流出两条大水,落差如此之高,沿途高山峡谷,气象万千。它们唤起的感受,自古以来就为中国诗人、歌者、画匠外师造化的万古泉源。李冰父子创造的不可思议的世界水利奇观及其高深哲思乃是中国人与这片神奇山水之间唯一契合不韪的感应之道。

从1949年以来,受新政权新制度改造中国以作世界革命工具这一根本狂谬战略思想刺激,从毛泽东大炼钢铁、人民公社到华国锋洋跃进,中国工业化、现代化的国家指导思想,从未得到真正的反思、清算和矫正。三十年经济建设并没有否弃毛式共产主义国家发展观,而是更带灾难性地不仅在统治集团、而且在整个民族和全社会中,推行唯物论,刺激物质、肉身欲望,实行竭泽而渔的现代化。四川西部拥有的巨大水利资源自然成为攫取巨大利润的对象。从制度到内心的任何约束、戒惕都早已被驱除,民间各种环保机构的能耐和声音如此微茫,亿万年天造地设的河岳川流,亿万年栖息于斯的无量生命,以我们永难知悉的感受和姿态,开始变形,沉潜,发作,惩罚。

一位安徽闻人问我,这次地震要是发生在京津或江浙上海一带,将是什么景象?实话说,无法想像,那小桥流水、曲径通幽的江南水乡,虽也有扬州十屠和南京大屠杀,到底出于异族入侵,乃是赤裸裸的战争之祸。不能想像,风流温柔、富甲天下的人间天堂,莺歌燕舞、语软色艳的锦天绣地,一旦天崩地裂,会是一幅何等香销玉殒的凄凉世界。

不,上苍损补毁成,自有其意。如前所述,四川地处青藏高原、秦岭巴山、云贵高原,长江天堑合抱之中,汶川、北川所居的龙门山是早有1933年有案可查的地震断裂带,川西众多海子、瀑布的绝美景观,正是地壳造山运动的作品。此处发生八级地震,乃是地质演变之必然,不足为奇。

众多海内外专家已反复认证,四川地震固因自然变迁所致,但数十年间在长江中上游改天换地,大量修筑足以影响和改变地质结构的基本设施、国防基地和水利工程,大量污染、亵渎、侵蚀和破坏自然环境,不知节制地垄断、侵凌、掠夺和蹂躏自然资源,也是引发这次天灾的不可推卸的人祸。

从长江三峡大坝到紫坪铺水库,从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的毛式狂妄,到不顾生态、环境、地质后果和国防安全乃至整个长江中下游数亿民众生死存亡的李氏集团功在当代,利被万世的好大喜功,四川从东徂西,千里川江大坝横行,水库高悬,纵有黄万里、李锐、王维洛等有识之士的谲谏抗议警告,仍然我行我素,而亿万川渝父老,竟完全无力无权无缘对此攸关其祸福生死的功罪利弊置喙。

让国人难于承受的,是成千上万中小学生葬身豆腐渣工程,这些初长成的人芽芽以如此成建制的规模,以如此惨绝人寰的形态,以如此忤逆天道人性的结局,蹈破了盛世的神话。这是《启示录》都未曾记载的凶兆否象,人类死亡谱系中未曾镌刻的哀恸至极的篇什,饱经浩劫奇变的中国未曾遭逢的苦难。这成千上万在几十秒钟同时进入黑暗的花朵般的眼睛和心脏,将永远逼视中国,永远叩问中国。穷尽一切汉语词汇,中国在这成千上万稚嫩美丽的生命之丧面前,将永远失语。

不,四川大地震若发生在东部沿海,其情形和后果将大不相同。也许会有同样数量、甚至更多的生命消失,也许会让帝国的精华地域和精英人群遭遇前所未有的震摄,也许导致某些直接的社会突变甚至最高权力格局的消长演变,但发生在天高皇帝远的西部边陲的四川大地震所已经垂降的意蕴,仍然如同七十年前四川忝为中国抗战总根据地一样,远非钟鸣鼎食的东部中国可能发生的启示所可比拟。

天使般的少年幼童在一刹那间的集体殒灭,其直接肇因,极为粗鄙简括:校舍工程发放、承建和中间方以次充好、偷工减料以及各种降低成本扩大利润的手法。无论以良心、道德、法律、经济、社会的名义,无论需要多少环节,都一眼可以望穿这旷世未有的罪孽那极其邪恶而露骨的源头:当一个民族先被政治搅肉机、后被摇钱树征服后,天下任何伤天害理的事,都变得异乎寻常的简单了。

经历了那么多不幸、苦难和罪孽后,中国仍然远远没有告别荒诞和悲剧。君不见,犯下如此令人失语罪恶的人们,不过是地方建设、教育当局的腐败小官吏,四处受盘剥敲诈的小包工头和建筑商,他们不过是这个庞大等级社会和官僚帝国里完全不起眼的小人物,他们与死难者们本有世代难分的乡亲血缘关系,如今他们成了人神共愤十恶不赦的罪犯。而数十年来领导、管理、教化他们的大人物们,绝对干净安逸尊严地生活在从小人物们直接造就的废墟到帝国首都之间大大小小的繁华都市里,没有任何良心不妥,更无任何麻烦责任临门。

让国人难于释怀的是,由毛泽东、李井泉、邓小平、李鹏们在四川不受任何置疑谋划布置的核设施、水利工程,一旦发生泄漏或坍塌,其后果不堪设想。毛泽东所作昆仑一词,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夏日消溶,人或为鱼鳖,所指不正在四川大地震一带!

都江堰等两千两百七十余年的建筑被损,强烈地象征着中国历史前所未有的危机。由此引发的震撼直达半个亚洲这一纪录表明,由于1949年后公然推行无神论和唯物论而造就的虚骄狂妄,由于亿兆人众在精神上的贫乏和物质上的唯一活路,由于斯大林-毛泽东式的共产政权以赶超、强盛、世界第一、东方崛起为宗旨的现代化国家哲学,由于内战、冷战以来上升为国家制度核心价值的世界革命、世界大战和改革开放以来拒斥现代普世价值的专制主义与民族排外主义的联姻,由于1989年六四以来专制之局顽固拒绝对历史和现实负责而僭取巨大经济红利所引发的礼崩乐坏和人伦道丧,中国正面临空前危殆而峻急的又一次浩劫。

汶川、北川、映秀、青川、都江堰等处校舍坍塌,何止是不法官员、承包商和修筑公司天良所丧(就连如此天理难容的劣迹,还有建设、教育、民政等主事机构为之开脱),人心至此,犹三尺冰冻,从毛到邓到江,视人类良知若粪土、诲权诲利,为政不廉,为富不仁,上有所好,下必趋之。地震豆腐渣工程,其道德源泉概从中南海出,其卑劣污秽,早遍于九州大地。质言之,此次地震伤天害理的小官小商小吏,与京、沪衮衮高官权贵巨贪之间,实在小巫见大巫。我们将又一次目睹礼不下庶民、刑不上大夫的专制表演。

四川地震,远非三十二年前唐山地震可比。以死亡人数比,唐山地震数倍于四川地震,前者在毛式暴政下,其真相至今不为人知,并将永远尘封。那次集体死亡,迹近一次暴秦式人殉陪葬的现代版,人们甚至津津乐道,毕竟以数十万生命的丧失换得了暴君的丧命,中国似乎由此结束了一个不堪回首的时代,中国之悲,至此无涯可寻。

这是一种中国和世界历史未曾出现过的生死悲欣史观。我们终于被告知,历史是因为不堪忍受的牺牲才得以进步的,社会之所以需要以人为本,文明之所以与时俱进,是因为非如此我们就无从在苦难、不幸、罪孽中去发现工作的乐趣,校正事业的方向,进而证明那所向无敌、战无不胜、伟大、光荣、正确。

在毛时代,中国一切理想、愿望、利益、意志统统都成为达到只有伟大领袖才洞察并把握的目标的工具,无论愧之恨之已晚抑或无愧无怨,不过是觉醒的奴隶和执迷不悟的奴才们的劫后状态。三十年后,又一种哲学笼罩中国,罪过、卑鄙乃至不幸和死亡本身都不足畏,相反,它们(当然最好是自己的罪孽和他人的死难)成了国家伟大和民族不朽的血肉文本,死了,成佛变仙,灭了,化鬼装神,一样可以体证美妙伟大的盛世,更能感戴党国的浩荡恩典!

若是京畿辅域发生此难,帝国贵嗣妃嫔王公子息葬身豆腐渣(虽称豆腐,却足以压破头颅,挤断脊柱,窒息生命!)工程,余秋雨,王兆山等无行文人,还敢教训数万白发爷娘,还敢写出并公开发表虎伥式的鬼字吗?

我们所处的国度和时代,很多因缘都会消散,甚至可以让几千万死亡消散于无形。但是,四川大地震像一柄十字架,矗立不动。不仅因为其间罪恶深藏,还因为其时空形式的特异,让国人很难再以纯然看客的姿态麻木不动了。

再势利冷漠的人们,再俗不可耐的市井无赖,也突然明白其权利、财产乃至身家性命,都是脆弱渺小的,天地间比他们昏庸无聊的人生更久远更强大的物事举目可见,六十年来不知同情、恻隐、怜悯、敬畏、谦卑、惶恐、感恩为何物的中国社会,终于出现了某种发乎本能的不忍其觳觫的良心复苏。

在某种意义上,中国被四川大地震一分为二。中国良知社会(包括数以万计的自愿者,海内外无数珍爱生命和中国的人士)第一次以流泪、疼心、失眠、祈祷,以焚香燃烛,诵经超度,以呻吟、呼吁、呐喊以宗教徒般的虔诚叩问苍天,质询当道,一股睽违已久的道德源泉开始奔涌。在巨大而难于面对的死亡面前,多年被踏践被嘲弄被侮蔑的人性开始复活。四十天来,中国出现某种角力和对峙,一方是国家主义旗号下的歌功颂德,因为太不合时宜而显得格外无耻;另一方是发自个体生命最柔软最隐秘最珍贵的天良。这是前所未有的较量,专制主义占有压倒性的空间优势,但是人性一旦被天良所触动,神意一旦从废墟和十字架上升起,再强大的帝国也会暴露出它们由于拒斥良善和人道而面临被审判的困境。

温家宝先生三赴灾区,固其贵为国家总理所当行,但若把他在1989年陪同赵紫阳到天安门广场之行联系观之,我们多少可以窥察到这位曾反复引述康德、冰心、爱因斯坦、巴金等文明君子的共产党高官,奇迹般地葆有某种天良和操守。正是他在废墟和难民前那些卑之无甚高论的语言,让这个政权和人民之间冰炭难容的局面,有了一丝人气和希望。我希望温家宝先生重温胡耀邦、赵紫阳两先生的鉴训,以更为彻底的人生立场,更为恢宏的历史精神,更为坚毅的道德承担,站在人民、民族、国家、自由、文明一边,效法历史圣贤豪杰,为真理殉,为生民立。

死亡以如此惨烈的形式向世界最顽固最强大的专制传递了一份特殊的宣战书。所有的死亡都是丑陋、邪性、不可接受的,惟有这次死亡,美丽得令人心碎,圣洁得令人无力捶胸顿足,梦魇般地成为我们永远的共同负担。

将会以法律、建筑学、金钱和人性的名义追究几千间教室承包商建筑队和贪渎官员,将会在某处废墟上耸立起又一座纪念碑,将会重建家园,校园,更年轻的一代十几年后又会在阳光下绽放天使般的笑容。但是,这一次,这未曾出现过的死亡不会被忘记,超逾,置换。这是在天底下已无新鲜事和新悲剧的当代中国撕开的一道裂口,那里同时殒灭的成千上万年轻生命将以东方血色朝霞般十字架的景观,在漠视生命的帝国边陲永远耸立。所有的青丝、明眸、笑靥、小手、书包,欢声笑语,无忧无虑,所有含苞欲放的童贞、憧憬、惊喜、希望和爱,所有的惊悸、恐怖、痛楚、粉身碎骨和黑暗,都将汇成帝国全体宫庭倡优和御用文奴再也无法尘封和粉饰的血渊骨岳,从天府之国俯视尘寰。

同为中国的盐,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四川领受天意,悲壮而伟烈,历史报之以殊荣;五十年代至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东部沿海繁荣昌盛,每一幢高楼,每一张人民币上,不知有多少四川民工和川妹子的血汗眼泪。

东方式的专制帝国,亚细亚式的治水社会,庞大骄横不可一世,如同四川大地震中千万水泥建筑,如同三峡大坝,一旦遭遇自然变迁(它总是要遭遇的!),便土崩瓦解,分崩离析。偌大四川,屈身为盐,固然可叹可悲,一旦殒灭,顿成乃中华三千年未见之红黑启示录。

天之示警,亦已至矣!
  

2008年6月22日







六十年来不知同情、恻隐、怜悯、敬畏、谦卑、惶恐、感恩为何物的中国社会,终于出现了某种发乎本能的不忍其觳觫的良心复苏。



公元2008年5月12日发生在四川西北部的大地震,再次凸显了四川作为中国的盐的真实身份。

即使缺少现代地质学、地震学的专业监测技术,仅仅凭直观就可知,这一片孕育着大自然神秘力量的空间,苍海桑田的节律演变从来没有被任何恒定不动的停滞状态所取代。在世界各大河域中,只有这一片土地,同时奔流出两条大水,落差如此之高,沿途高山峡谷,气象万千。它们唤起的感受,自古以来就为中国诗人、歌者、画匠外师造化的万古泉源。李冰父子创造的不可思议的世界水利奇观及其高深哲思乃是中国人与这片神奇山水之间唯一契合不韪的感应之道。

从1949年以来,受新政权新制度改造中国以作世界革命工具这一根本狂谬战略思想刺激,从毛泽东大炼钢铁、人民公社到华国锋洋跃进,中国工业化、现代化的国家指导思想,从未得到真正的反思、清算和矫正。三十年经济建设并没有否弃毛式共产主义国家发展观,而是更带灾难性地不仅在统治集团、而且在整个民族和全社会中,推行唯物论,刺激物质、肉身欲望,实行竭泽而渔的现代化。四川西部拥有的巨大水利资源自然成为攫取巨大利润的对象。从制度到内心的任何约束、戒惕都早已被驱除,民间各种环保机构的能耐和声音如此微茫,亿万年天造地设的河岳川流,亿万年栖息于斯的无量生命,以我们永难知悉的感受和姿态,开始变形,沉潜,发作,惩罚。

一位安徽闻人问我,这次地震要是发生在京津或江浙上海一带,将是什么景象?实话说,无法想像,那小桥流水、曲径通幽的江南水乡,虽也有扬州十屠和南京大屠杀,到底出于异族入侵,乃是赤裸裸的战争之祸。不能想像,风流温柔、富甲天下的人间天堂,莺歌燕舞、语软色艳的锦天绣地,一旦天崩地裂,会是一幅何等香销玉殒的凄凉世界。

不,上苍损补毁成,自有其意。如前所述,四川地处青藏高原、秦岭巴山、云贵高原,长江天堑合抱之中,汶川、北川所居的龙门山是早有1933年有案可查的地震断裂带,川西众多海子、瀑布的绝美景观,正是地壳造山运动的作品。此处发生八级地震,乃是地质演变之必然,不足为奇。

众多海内外专家已反复认证,四川地震固因自然变迁所致,但数十年间在长江中上游改天换地,大量修筑足以影响和改变地质结构的基本设施、国防基地和水利工程,大量污染、亵渎、侵蚀和破坏自然环境,不知节制地垄断、侵凌、掠夺和蹂躏自然资源,也是引发这次天灾的不可推卸的人祸。

从长江三峡大坝到紫坪铺水库,从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的毛式狂妄,到不顾生态、环境、地质后果和国防安全乃至整个长江中下游数亿民众生死存亡的李氏集团功在当代,利被万世的好大喜功,四川从东徂西,千里川江大坝横行,水库高悬,纵有黄万里、李锐、王维洛等有识之士的谲谏抗议警告,仍然我行我素,而亿万川渝父老,竟完全无力无权无缘对此攸关其祸福生死的功罪利弊置喙。

让国人难于承受的,是成千上万中小学生葬身豆腐渣工程,这些初长成的人芽芽以如此成建制的规模,以如此惨绝人寰的形态,以如此忤逆天道人性的结局,蹈破了盛世的神话。这是《启示录》都未曾记载的凶兆否象,人类死亡谱系中未曾镌刻的哀恸至极的篇什,饱经浩劫奇变的中国未曾遭逢的苦难。这成千上万在几十秒钟同时进入黑暗的花朵般的眼睛和心脏,将永远逼视中国,永远叩问中国。穷尽一切汉语词汇,中国在这成千上万稚嫩美丽的生命之丧面前,将永远失语。

不,四川大地震若发生在东部沿海,其情形和后果将大不相同。也许会有同样数量、甚至更多的生命消失,也许会让帝国的精华地域和精英人群遭遇前所未有的震摄,也许导致某些直接的社会突变甚至最高权力格局的消长演变,但发生在天高皇帝远的西部边陲的四川大地震所已经垂降的意蕴,仍然如同七十年前四川忝为中国抗战总根据地一样,远非钟鸣鼎食的东部中国可能发生的启示所可比拟。

天使般的少年幼童在一刹那间的集体殒灭,其直接肇因,极为粗鄙简括:校舍工程发放、承建和中间方以次充好、偷工减料以及各种降低成本扩大利润的手法。无论以良心、道德、法律、经济、社会的名义,无论需要多少环节,都一眼可以望穿这旷世未有的罪孽那极其邪恶而露骨的源头:当一个民族先被政治搅肉机、后被摇钱树征服后,天下任何伤天害理的事,都变得异乎寻常的简单了。

经历了那么多不幸、苦难和罪孽后,中国仍然远远没有告别荒诞和悲剧。君不见,犯下如此令人失语罪恶的人们,不过是地方建设、教育当局的腐败小官吏,四处受盘剥敲诈的小包工头和建筑商,他们不过是这个庞大等级社会和官僚帝国里完全不起眼的小人物,他们与死难者们本有世代难分的乡亲血缘关系,如今他们成了人神共愤十恶不赦的罪犯。而数十年来领导、管理、教化他们的大人物们,绝对干净安逸尊严地生活在从小人物们直接造就的废墟到帝国首都之间大大小小的繁华都市里,没有任何良心不妥,更无任何麻烦责任临门。

让国人难于释怀的是,由毛泽东、李井泉、邓小平、李鹏们在四川不受任何置疑谋划布置的核设施、水利工程,一旦发生泄漏或坍塌,其后果不堪设想。毛泽东所作昆仑一词,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夏日消溶,人或为鱼鳖,所指不正在四川大地震一带!

都江堰等两千两百七十余年的建筑被损,强烈地象征着中国历史前所未有的危机。由此引发的震撼直达半个亚洲这一纪录表明,由于1949年后公然推行无神论和唯物论而造就的虚骄狂妄,由于亿兆人众在精神上的贫乏和物质上的唯一活路,由于斯大林-毛泽东式的共产政权以赶超、强盛、世界第一、东方崛起为宗旨的现代化国家哲学,由于内战、冷战以来上升为国家制度核心价值的世界革命、世界大战和改革开放以来拒斥现代普世价值的专制主义与民族排外主义的联姻,由于1989年六四以来专制之局顽固拒绝对历史和现实负责而僭取巨大经济红利所引发的礼崩乐坏和人伦道丧,中国正面临空前危殆而峻急的又一次浩劫。

汶川、北川、映秀、青川、都江堰等处校舍坍塌,何止是不法官员、承包商和修筑公司天良所丧(就连如此天理难容的劣迹,还有建设、教育、民政等主事机构为之开脱),人心至此,犹三尺冰冻,从毛到邓到江,视人类良知若粪土、诲权诲利,为政不廉,为富不仁,上有所好,下必趋之。地震豆腐渣工程,其道德源泉概从中南海出,其卑劣污秽,早遍于九州大地。质言之,此次地震伤天害理的小官小商小吏,与京、沪衮衮高官权贵巨贪之间,实在小巫见大巫。我们将又一次目睹礼不下庶民、刑不上大夫的专制表演。

四川地震,远非三十二年前唐山地震可比。以死亡人数比,唐山地震数倍于四川地震,前者在毛式暴政下,其真相至今不为人知,并将永远尘封。那次集体死亡,迹近一次暴秦式人殉陪葬的现代版,人们甚至津津乐道,毕竟以数十万生命的丧失换得了暴君的丧命,中国似乎由此结束了一个不堪回首的时代,中国之悲,至此无涯可寻。

这是一种中国和世界历史未曾出现过的生死悲欣史观。我们终于被告知,历史是因为不堪忍受的牺牲才得以进步的,社会之所以需要以人为本,文明之所以与时俱进,是因为非如此我们就无从在苦难、不幸、罪孽中去发现工作的乐趣,校正事业的方向,进而证明那所向无敌、战无不胜、伟大、光荣、正确。

在毛时代,中国一切理想、愿望、利益、意志统统都成为达到只有伟大领袖才洞察并把握的目标的工具,无论愧之恨之已晚抑或无愧无怨,不过是觉醒的奴隶和执迷不悟的奴才们的劫后状态。三十年后,又一种哲学笼罩中国,罪过、卑鄙乃至不幸和死亡本身都不足畏,相反,它们(当然最好是自己的罪孽和他人的死难)成了国家伟大和民族不朽的血肉文本,死了,成佛变仙,灭了,化鬼装神,一样可以体证美妙伟大的盛世,更能感戴党国的浩荡恩典!

若是京畿辅域发生此难,帝国贵嗣妃嫔王公子息葬身豆腐渣(虽称豆腐,却足以压破头颅,挤断脊柱,窒息生命!)工程,余秋雨,王兆山等无行文人,还敢教训数万白发爷娘,还敢写出并公开发表虎伥式的鬼字吗?

我们所处的国度和时代,很多因缘都会消散,甚至可以让几千万死亡消散于无形。但是,四川大地震像一柄十字架,矗立不动。不仅因为其间罪恶深藏,还因为其时空形式的特异,让国人很难再以纯然看客的姿态麻木不动了。

再势利冷漠的人们,再俗不可耐的市井无赖,也突然明白其权利、财产乃至身家性命,都是脆弱渺小的,天地间比他们昏庸无聊的人生更久远更强大的物事举目可见,六十年来不知同情、恻隐、怜悯、敬畏、谦卑、惶恐、感恩为何物的中国社会,终于出现了某种发乎本能的不忍其觳觫的良心复苏。

在某种意义上,中国被四川大地震一分为二。中国良知社会(包括数以万计的自愿者,海内外无数珍爱生命和中国的人士)第一次以流泪、疼心、失眠、祈祷,以焚香燃烛,诵经超度,以呻吟、呼吁、呐喊以宗教徒般的虔诚叩问苍天,质询当道,一股睽违已久的道德源泉开始奔涌。在巨大而难于面对的死亡面前,多年被踏践被嘲弄被侮蔑的人性开始复活。四十天来,中国出现某种角力和对峙,一方是国家主义旗号下的歌功颂德,因为太不合时宜而显得格外无耻;另一方是发自个体生命最柔软最隐秘最珍贵的天良。这是前所未有的较量,专制主义占有压倒性的空间优势,但是人性一旦被天良所触动,神意一旦从废墟和十字架上升起,再强大的帝国也会暴露出它们由于拒斥良善和人道而面临被审判的困境。

温家宝先生三赴灾区,固其贵为国家总理所当行,但若把他在1989年陪同赵紫阳到天安门广场之行联系观之,我们多少可以窥察到这位曾反复引述康德、冰心、爱因斯坦、巴金等文明君子的共产党高官,奇迹般地葆有某种天良和操守。正是他在废墟和难民前那些卑之无甚高论的语言,让这个政权和人民之间冰炭难容的局面,有了一丝人气和希望。我希望温家宝先生重温胡耀邦、赵紫阳两先生的鉴训,以更为彻底的人生立场,更为恢宏的历史精神,更为坚毅的道德承担,站在人民、民族、国家、自由、文明一边,效法历史圣贤豪杰,为真理殉,为生民立。

死亡以如此惨烈的形式向世界最顽固最强大的专制传递了一份特殊的宣战书。所有的死亡都是丑陋、邪性、不可接受的,惟有这次死亡,美丽得令人心碎,圣洁得令人无力捶胸顿足,梦魇般地成为我们永远的共同负担。

将会以法律、建筑学、金钱和人性的名义追究几千间教室承包商建筑队和贪渎官员,将会在某处废墟上耸立起又一座纪念碑,将会重建家园,校园,更年轻的一代十几年后又会在阳光下绽放天使般的笑容。但是,这一次,这未曾出现过的死亡不会被忘记,超逾,置换。这是在天底下已无新鲜事和新悲剧的当代中国撕开的一道裂口,那里同时殒灭的成千上万年轻生命将以东方血色朝霞般十字架的景观,在漠视生命的帝国边陲永远耸立。所有的青丝、明眸、笑靥、小手、书包,欢声笑语,无忧无虑,所有含苞欲放的童贞、憧憬、惊喜、希望和爱,所有的惊悸、恐怖、痛楚、粉身碎骨和黑暗,都将汇成帝国全体宫庭倡优和御用文奴再也无法尘封和粉饰的血渊骨岳,从天府之国俯视尘寰。

同为中国的盐,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四川领受天意,悲壮而伟烈,历史报之以殊荣;五十年代至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东部沿海繁荣昌盛,每一幢高楼,每一张人民币上,不知有多少四川民工和川妹子的血汗眼泪。

东方式的专制帝国,亚细亚式的治水社会,庞大骄横不可一世,如同四川大地震中千万水泥建筑,如同三峡大坝,一旦遭遇自然变迁(它总是要遭遇的!),便土崩瓦解,分崩离析。偌大四川,屈身为盐,固然可叹可悲,一旦殒灭,顿成乃中华三千年未见之红黑启示录。

天之示警,亦已至矣!
  

2008年6月22日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