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簡體  《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ome
RYRQ

打压《零八宪章》无法阻挡中国迈向民主
刘逸明(深圳)


在中国危难之际,《零八宪章》指出了中国的出路。



2008年是艰险的一年,而人们预料 2009年将更加 不平静。"六四"大20周年、西藏领袖达赖流亡50周年、中共建政60周年等、五四运动90周年等等 ,都汇在一块。在国际金融海啸的冲击下,中共当局也更是魂不守舍,时刻担忧社会危机的全面爆发,就连官方媒体《瞭望》周刊也发表文章,认为2009年中国将面临更多的矛盾和冲突,给各级政府带来严峻考验。

因为中共当局对社会危机的严重忧虑,面对《零八宪章》才会草木皆兵,不但抓捕了《零八宪章》的起草者著名作家刘晓波,而且还大规模地传唤或约谈各地联署人。即使有很多联署人面临锒铛入狱的危险,但后续签名者仍然是无所畏惧,正应了"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的古语。

中国公民社会兴起从2003年孙志刚事件开始,之后中国民众的 公民意识不断提高,维权运动顺势而生,从政治选举、 言论自由,到反强迁 、保护失地,维权在民间扎下了根。2008年瓮安骚乱及杨佳袭警案后,我们更是看到了中国民众参与公共事务的热情。民众对公共事件的关注已经不再局限于其本身,而会从制度上寻找原因,期待中国在制度上有根本变革。由此,《零八宪章》应运而生,所以一经发布,如春雷落地,应者云集,至今签名总人数就达到八千多人,相信签名人数还会继续增加。在中国危难之际,可以说《零八宪章》指出了中国的出路。

《零八宪章》并无新异,所讲均是当今政治的普世原则,自由、民主、人权,实行宪政,但是仍然引起了中国当局的恐慌,将之定性为“勾结国外敌对势力,企图颠覆国家现行制度”。《零八宪章》尚未发布就引起了中共高层的高度关注,北京警方在其发布的头一日逮捕了刘晓波和张祖桦。但如此震惊中外的大动作,中国媒体却封口如平,显然上层下了指令不得报道。幸亏互联网已经普及,民众可以从海外网站看到《零八宪章》及有关消息。一时间, 《零八宪章》成为了网民热搜的词语。但是,随之中国当局动用网警,在网络上对《零八宪章》围追堵截。《零八宪章》在发布十几天之后,国内网络其有关消息均被删除,甚至于Google、百度等网站也在有关部门的要求下,对有关《零八 宪章》的消息进行彻底清理。《互动百科》和《维库百科》两大网络不惧压力,大胆地创建了"零八宪章"词条,但很快被监控部门责令删除。牛博网由于发布有关《零八宪章》的信息,被关闭。一些网友用QQ群交流《零八宪章》的信息和意见,但受到警方的监视和调查,乃至QQ群被破坏、封闭。比如,“东林”QQ群即被破坏,无法再登陆。《零八宪章》的签名信箱也遭到攻击,而瘫痪,被迫更换。

海外媒体统计,因《零八宪章》被警方传唤和谈话的人 已有100多人。实际上,被骚扰的人数远不止这些,能统计到的人毕竟是少数,而且很多人在警方的威胁下,不敢说自己被警方传讯。海南作家秦耕因《零八宪章》被警方传唤了两次,广州作家野渡则被警方约谈了3次,四川维权人士刘正有还遭到了警方的抓捕威胁,黑龙江访民赵景州、陈惠娟夫妇更是受到警方的威胁,要求他们退出《零八宪章》的签名。

中共当局对《零八宪章》联署者的骚扰并不能阻挡民众继续发出真实的声音。1月13日,中国的律师、记者、作家22人联合发出了"抵制央视、拒绝洗 脑"的公开信,呼吁民众对中央电视台的节目和网站采取"不看、不上、不听、不说"的"四不"原则。该公开信迅速在互联网上传播,但网警很快就将之删除殆尽。

中共当局在世界民主自由潮流的冲击下,不惜一切代价控制媒体和网络,封民之思堵民之口,这绝不是现代有远见的统治者所为。《零八宪章》 如此理性的主张都让中共当局如临大敌,反映了他们内心的脆弱,对《零八宪章》参与者的抓捕和骚扰更让人看到了中共当局背世界文明潮流而动。

2009年1月18日


在中国危难之际,《零八宪章》指出了中国的出路。



2008年是艰险的一年,而人们预料 2009年将更加 不平静。"六四"大20周年、西藏领袖达赖流亡50周年、中共建政60周年等、五四运动90周年等等 ,都汇在一块。在国际金融海啸的冲击下,中共当局也更是魂不守舍,时刻担忧社会危机的全面爆发,就连官方媒体《瞭望》周刊也发表文章,认为2009年中国将面临更多的矛盾和冲突,给各级政府带来严峻考验。

因为中共当局对社会危机的严重忧虑,面对《零八宪章》才会草木皆兵,不但抓捕了《零八宪章》的起草者著名作家刘晓波,而且还大规模地传唤或约谈各地联署人。即使有很多联署人面临锒铛入狱的危险,但后续签名者仍然是无所畏惧,正应了"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的古语。

中国公民社会兴起从2003年孙志刚事件开始,之后中国民众的 公民意识不断提高,维权运动顺势而生,从政治选举、 言论自由,到反强迁 、保护失地,维权在民间扎下了根。2008年瓮安骚乱及杨佳袭警案后,我们更是看到了中国民众参与公共事务的热情。民众对公共事件的关注已经不再局限于其本身,而会从制度上寻找原因,期待中国在制度上有根本变革。由此,《零八宪章》应运而生,所以一经发布,如春雷落地,应者云集,至今签名总人数就达到八千多人,相信签名人数还会继续增加。在中国危难之际,可以说《零八宪章》指出了中国的出路。

《零八宪章》并无新异,所讲均是当今政治的普世原则,自由、民主、人权,实行宪政,但是仍然引起了中国当局的恐慌,将之定性为“勾结国外敌对势力,企图颠覆国家现行制度”。《零八宪章》尚未发布就引起了中共高层的高度关注,北京警方在其发布的头一日逮捕了刘晓波和张祖桦。但如此震惊中外的大动作,中国媒体却封口如平,显然上层下了指令不得报道。幸亏互联网已经普及,民众可以从海外网站看到《零八宪章》及有关消息。一时间, 《零八宪章》成为了网民热搜的词语。但是,随之中国当局动用网警,在网络上对《零八宪章》围追堵截。《零八宪章》在发布十几天之后,国内网络其有关消息均被删除,甚至于Google、百度等网站也在有关部门的要求下,对有关《零八 宪章》的消息进行彻底清理。《互动百科》和《维库百科》两大网络不惧压力,大胆地创建了"零八宪章"词条,但很快被监控部门责令删除。牛博网由于发布有关《零八宪章》的信息,被关闭。一些网友用QQ群交流《零八宪章》的信息和意见,但受到警方的监视和调查,乃至QQ群被破坏、封闭。比如,“东林”QQ群即被破坏,无法再登陆。《零八宪章》的签名信箱也遭到攻击,而瘫痪,被迫更换。

海外媒体统计,因《零八宪章》被警方传唤和谈话的人 已有100多人。实际上,被骚扰的人数远不止这些,能统计到的人毕竟是少数,而且很多人在警方的威胁下,不敢说自己被警方传讯。海南作家秦耕因《零八宪章》被警方传唤了两次,广州作家野渡则被警方约谈了3次,四川维权人士刘正有还遭到了警方的抓捕威胁,黑龙江访民赵景州、陈惠娟夫妇更是受到警方的威胁,要求他们退出《零八宪章》的签名。

中共当局对《零八宪章》联署者的骚扰并不能阻挡民众继续发出真实的声音。1月13日,中国的律师、记者、作家22人联合发出了"抵制央视、拒绝洗 脑"的公开信,呼吁民众对中央电视台的节目和网站采取"不看、不上、不听、不说"的"四不"原则。该公开信迅速在互联网上传播,但网警很快就将之删除殆尽。

中共当局在世界民主自由潮流的冲击下,不惜一切代价控制媒体和网络,封民之思堵民之口,这绝不是现代有远见的统治者所为。《零八宪章》 如此理性的主张都让中共当局如临大敌,反映了他们内心的脆弱,对《零八宪章》参与者的抓捕和骚扰更让人看到了中共当局背世界文明潮流而动。

2009年1月18日


在中国危难之际,《零八宪章》指出了中国的出路。



2008年是艰险的一年,而人们预料 2009年将更加 不平静。"六四"大20周年、西藏领袖达赖流亡50周年、中共建政60周年等、五四运动90周年等等 ,都汇在一块。在国际金融海啸的冲击下,中共当局也更是魂不守舍,时刻担忧社会危机的全面爆发,就连官方媒体《瞭望》周刊也发表文章,认为2009年中国将面临更多的矛盾和冲突,给各级政府带来严峻考验。

因为中共当局对社会危机的严重忧虑,面对《零八宪章》才会草木皆兵,不但抓捕了《零八宪章》的起草者著名作家刘晓波,而且还大规模地传唤或约谈各地联署人。即使有很多联署人面临锒铛入狱的危险,但后续签名者仍然是无所畏惧,正应了"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的古语。

中国公民社会兴起从2003年孙志刚事件开始,之后中国民众的 公民意识不断提高,维权运动顺势而生,从政治选举、 言论自由,到反强迁 、保护失地,维权在民间扎下了根。2008年瓮安骚乱及杨佳袭警案后,我们更是看到了中国民众参与公共事务的热情。民众对公共事件的关注已经不再局限于其本身,而会从制度上寻找原因,期待中国在制度上有根本变革。由此,《零八宪章》应运而生,所以一经发布,如春雷落地,应者云集,至今签名总人数就达到八千多人,相信签名人数还会继续增加。在中国危难之际,可以说《零八宪章》指出了中国的出路。

《零八宪章》并无新异,所讲均是当今政治的普世原则,自由、民主、人权,实行宪政,但是仍然引起了中国当局的恐慌,将之定性为“勾结国外敌对势力,企图颠覆国家现行制度”。《零八宪章》尚未发布就引起了中共高层的高度关注,北京警方在其发布的头一日逮捕了刘晓波和张祖桦。但如此震惊中外的大动作,中国媒体却封口如平,显然上层下了指令不得报道。幸亏互联网已经普及,民众可以从海外网站看到《零八宪章》及有关消息。一时间, 《零八宪章》成为了网民热搜的词语。但是,随之中国当局动用网警,在网络上对《零八宪章》围追堵截。《零八宪章》在发布十几天之后,国内网络其有关消息均被删除,甚至于Google、百度等网站也在有关部门的要求下,对有关《零八 宪章》的消息进行彻底清理。《互动百科》和《维库百科》两大网络不惧压力,大胆地创建了"零八宪章"词条,但很快被监控部门责令删除。牛博网由于发布有关《零八宪章》的信息,被关闭。一些网友用QQ群交流《零八宪章》的信息和意见,但受到警方的监视和调查,乃至QQ群被破坏、封闭。比如,“东林”QQ群即被破坏,无法再登陆。《零八宪章》的签名信箱也遭到攻击,而瘫痪,被迫更换。

海外媒体统计,因《零八宪章》被警方传唤和谈话的人 已有100多人。实际上,被骚扰的人数远不止这些,能统计到的人毕竟是少数,而且很多人在警方的威胁下,不敢说自己被警方传讯。海南作家秦耕因《零八宪章》被警方传唤了两次,广州作家野渡则被警方约谈了3次,四川维权人士刘正有还遭到了警方的抓捕威胁,黑龙江访民赵景州、陈惠娟夫妇更是受到警方的威胁,要求他们退出《零八宪章》的签名。

中共当局对《零八宪章》联署者的骚扰并不能阻挡民众继续发出真实的声音。1月13日,中国的律师、记者、作家22人联合发出了"抵制央视、拒绝洗 脑"的公开信,呼吁民众对中央电视台的节目和网站采取"不看、不上、不听、不说"的"四不"原则。该公开信迅速在互联网上传播,但网警很快就将之删除殆尽。

中共当局在世界民主自由潮流的冲击下,不惜一切代价控制媒体和网络,封民之思堵民之口,这绝不是现代有远见的统治者所为。《零八宪章》 如此理性的主张都让中共当局如临大敌,反映了他们内心的脆弱,对《零八宪章》参与者的抓捕和骚扰更让人看到了中共当局背世界文明潮流而动。

2009年1月18日


在中国危难之际,《零八宪章》指出了中国的出路。



2008年是艰险的一年,而人们预料 2009年将更加 不平静。"六四"大20周年、西藏领袖达赖流亡50周年、中共建政60周年等、五四运动90周年等等 ,都汇在一块。在国际金融海啸的冲击下,中共当局也更是魂不守舍,时刻担忧社会危机的全面爆发,就连官方媒体《瞭望》周刊也发表文章,认为2009年中国将面临更多的矛盾和冲突,给各级政府带来严峻考验。

因为中共当局对社会危机的严重忧虑,面对《零八宪章》才会草木皆兵,不但抓捕了《零八宪章》的起草者著名作家刘晓波,而且还大规模地传唤或约谈各地联署人。即使有很多联署人面临锒铛入狱的危险,但后续签名者仍然是无所畏惧,正应了"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的古语。

中国公民社会兴起从2003年孙志刚事件开始,之后中国民众的 公民意识不断提高,维权运动顺势而生,从政治选举、 言论自由,到反强迁 、保护失地,维权在民间扎下了根。2008年瓮安骚乱及杨佳袭警案后,我们更是看到了中国民众参与公共事务的热情。民众对公共事件的关注已经不再局限于其本身,而会从制度上寻找原因,期待中国在制度上有根本变革。由此,《零八宪章》应运而生,所以一经发布,如春雷落地,应者云集,至今签名总人数就达到八千多人,相信签名人数还会继续增加。在中国危难之际,可以说《零八宪章》指出了中国的出路。

《零八宪章》并无新异,所讲均是当今政治的普世原则,自由、民主、人权,实行宪政,但是仍然引起了中国当局的恐慌,将之定性为“勾结国外敌对势力,企图颠覆国家现行制度”。《零八宪章》尚未发布就引起了中共高层的高度关注,北京警方在其发布的头一日逮捕了刘晓波和张祖桦。但如此震惊中外的大动作,中国媒体却封口如平,显然上层下了指令不得报道。幸亏互联网已经普及,民众可以从海外网站看到《零八宪章》及有关消息。一时间, 《零八宪章》成为了网民热搜的词语。但是,随之中国当局动用网警,在网络上对《零八宪章》围追堵截。《零八宪章》在发布十几天之后,国内网络其有关消息均被删除,甚至于Google、百度等网站也在有关部门的要求下,对有关《零八 宪章》的消息进行彻底清理。《互动百科》和《维库百科》两大网络不惧压力,大胆地创建了"零八宪章"词条,但很快被监控部门责令删除。牛博网由于发布有关《零八宪章》的信息,被关闭。一些网友用QQ群交流《零八宪章》的信息和意见,但受到警方的监视和调查,乃至QQ群被破坏、封闭。比如,“东林”QQ群即被破坏,无法再登陆。《零八宪章》的签名信箱也遭到攻击,而瘫痪,被迫更换。

海外媒体统计,因《零八宪章》被警方传唤和谈话的人 已有100多人。实际上,被骚扰的人数远不止这些,能统计到的人毕竟是少数,而且很多人在警方的威胁下,不敢说自己被警方传讯。海南作家秦耕因《零八宪章》被警方传唤了两次,广州作家野渡则被警方约谈了3次,四川维权人士刘正有还遭到了警方的抓捕威胁,黑龙江访民赵景州、陈惠娟夫妇更是受到警方的威胁,要求他们退出《零八宪章》的签名。

中共当局对《零八宪章》联署者的骚扰并不能阻挡民众继续发出真实的声音。1月13日,中国的律师、记者、作家22人联合发出了"抵制央视、拒绝洗 脑"的公开信,呼吁民众对中央电视台的节目和网站采取"不看、不上、不听、不说"的"四不"原则。该公开信迅速在互联网上传播,但网警很快就将之删除殆尽。

中共当局在世界民主自由潮流的冲击下,不惜一切代价控制媒体和网络,封民之思堵民之口,这绝不是现代有远见的统治者所为。《零八宪章》 如此理性的主张都让中共当局如临大敌,反映了他们内心的脆弱,对《零八宪章》参与者的抓捕和骚扰更让人看到了中共当局背世界文明潮流而动。

2009年1月18日


在中国危难之际,《零八宪章》指出了中国的出路。



2008年是艰险的一年,而人们预料 2009年将更加 不平静。"六四"大20周年、西藏领袖达赖流亡50周年、中共建政60周年等、五四运动90周年等等 ,都汇在一块。在国际金融海啸的冲击下,中共当局也更是魂不守舍,时刻担忧社会危机的全面爆发,就连官方媒体《瞭望》周刊也发表文章,认为2009年中国将面临更多的矛盾和冲突,给各级政府带来严峻考验。

因为中共当局对社会危机的严重忧虑,面对《零八宪章》才会草木皆兵,不但抓捕了《零八宪章》的起草者著名作家刘晓波,而且还大规模地传唤或约谈各地联署人。即使有很多联署人面临锒铛入狱的危险,但后续签名者仍然是无所畏惧,正应了"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的古语。

中国公民社会兴起从2003年孙志刚事件开始,之后中国民众的 公民意识不断提高,维权运动顺势而生,从政治选举、 言论自由,到反强迁 、保护失地,维权在民间扎下了根。2008年瓮安骚乱及杨佳袭警案后,我们更是看到了中国民众参与公共事务的热情。民众对公共事件的关注已经不再局限于其本身,而会从制度上寻找原因,期待中国在制度上有根本变革。由此,《零八宪章》应运而生,所以一经发布,如春雷落地,应者云集,至今签名总人数就达到八千多人,相信签名人数还会继续增加。在中国危难之际,可以说《零八宪章》指出了中国的出路。

《零八宪章》并无新异,所讲均是当今政治的普世原则,自由、民主、人权,实行宪政,但是仍然引起了中国当局的恐慌,将之定性为“勾结国外敌对势力,企图颠覆国家现行制度”。《零八宪章》尚未发布就引起了中共高层的高度关注,北京警方在其发布的头一日逮捕了刘晓波和张祖桦。但如此震惊中外的大动作,中国媒体却封口如平,显然上层下了指令不得报道。幸亏互联网已经普及,民众可以从海外网站看到《零八宪章》及有关消息。一时间, 《零八宪章》成为了网民热搜的词语。但是,随之中国当局动用网警,在网络上对《零八宪章》围追堵截。《零八宪章》在发布十几天之后,国内网络其有关消息均被删除,甚至于Google、百度等网站也在有关部门的要求下,对有关《零八 宪章》的消息进行彻底清理。《互动百科》和《维库百科》两大网络不惧压力,大胆地创建了"零八宪章"词条,但很快被监控部门责令删除。牛博网由于发布有关《零八宪章》的信息,被关闭。一些网友用QQ群交流《零八宪章》的信息和意见,但受到警方的监视和调查,乃至QQ群被破坏、封闭。比如,“东林”QQ群即被破坏,无法再登陆。《零八宪章》的签名信箱也遭到攻击,而瘫痪,被迫更换。

海外媒体统计,因《零八宪章》被警方传唤和谈话的人 已有100多人。实际上,被骚扰的人数远不止这些,能统计到的人毕竟是少数,而且很多人在警方的威胁下,不敢说自己被警方传讯。海南作家秦耕因《零八宪章》被警方传唤了两次,广州作家野渡则被警方约谈了3次,四川维权人士刘正有还遭到了警方的抓捕威胁,黑龙江访民赵景州、陈惠娟夫妇更是受到警方的威胁,要求他们退出《零八宪章》的签名。

中共当局对《零八宪章》联署者的骚扰并不能阻挡民众继续发出真实的声音。1月13日,中国的律师、记者、作家22人联合发出了"抵制央视、拒绝洗 脑"的公开信,呼吁民众对中央电视台的节目和网站采取"不看、不上、不听、不说"的"四不"原则。该公开信迅速在互联网上传播,但网警很快就将之删除殆尽。

中共当局在世界民主自由潮流的冲击下,不惜一切代价控制媒体和网络,封民之思堵民之口,这绝不是现代有远见的统治者所为。《零八宪章》 如此理性的主张都让中共当局如临大敌,反映了他们内心的脆弱,对《零八宪章》参与者的抓捕和骚扰更让人看到了中共当局背世界文明潮流而动。

2009年1月18日


在中国危难之际,《零八宪章》指出了中国的出路。



2008年是艰险的一年,而人们预料 2009年将更加 不平静。"六四"大20周年、西藏领袖达赖流亡50周年、中共建政60周年等、五四运动90周年等等 ,都汇在一块。在国际金融海啸的冲击下,中共当局也更是魂不守舍,时刻担忧社会危机的全面爆发,就连官方媒体《瞭望》周刊也发表文章,认为2009年中国将面临更多的矛盾和冲突,给各级政府带来严峻考验。

因为中共当局对社会危机的严重忧虑,面对《零八宪章》才会草木皆兵,不但抓捕了《零八宪章》的起草者著名作家刘晓波,而且还大规模地传唤或约谈各地联署人。即使有很多联署人面临锒铛入狱的危险,但后续签名者仍然是无所畏惧,正应了"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的古语。

中国公民社会兴起从2003年孙志刚事件开始,之后中国民众的 公民意识不断提高,维权运动顺势而生,从政治选举、 言论自由,到反强迁 、保护失地,维权在民间扎下了根。2008年瓮安骚乱及杨佳袭警案后,我们更是看到了中国民众参与公共事务的热情。民众对公共事件的关注已经不再局限于其本身,而会从制度上寻找原因,期待中国在制度上有根本变革。由此,《零八宪章》应运而生,所以一经发布,如春雷落地,应者云集,至今签名总人数就达到八千多人,相信签名人数还会继续增加。在中国危难之际,可以说《零八宪章》指出了中国的出路。

《零八宪章》并无新异,所讲均是当今政治的普世原则,自由、民主、人权,实行宪政,但是仍然引起了中国当局的恐慌,将之定性为“勾结国外敌对势力,企图颠覆国家现行制度”。《零八宪章》尚未发布就引起了中共高层的高度关注,北京警方在其发布的头一日逮捕了刘晓波和张祖桦。但如此震惊中外的大动作,中国媒体却封口如平,显然上层下了指令不得报道。幸亏互联网已经普及,民众可以从海外网站看到《零八宪章》及有关消息。一时间, 《零八宪章》成为了网民热搜的词语。但是,随之中国当局动用网警,在网络上对《零八宪章》围追堵截。《零八宪章》在发布十几天之后,国内网络其有关消息均被删除,甚至于Google、百度等网站也在有关部门的要求下,对有关《零八 宪章》的消息进行彻底清理。《互动百科》和《维库百科》两大网络不惧压力,大胆地创建了"零八宪章"词条,但很快被监控部门责令删除。牛博网由于发布有关《零八宪章》的信息,被关闭。一些网友用QQ群交流《零八宪章》的信息和意见,但受到警方的监视和调查,乃至QQ群被破坏、封闭。比如,“东林”QQ群即被破坏,无法再登陆。《零八宪章》的签名信箱也遭到攻击,而瘫痪,被迫更换。

海外媒体统计,因《零八宪章》被警方传唤和谈话的人 已有100多人。实际上,被骚扰的人数远不止这些,能统计到的人毕竟是少数,而且很多人在警方的威胁下,不敢说自己被警方传讯。海南作家秦耕因《零八宪章》被警方传唤了两次,广州作家野渡则被警方约谈了3次,四川维权人士刘正有还遭到了警方的抓捕威胁,黑龙江访民赵景州、陈惠娟夫妇更是受到警方的威胁,要求他们退出《零八宪章》的签名。

中共当局对《零八宪章》联署者的骚扰并不能阻挡民众继续发出真实的声音。1月13日,中国的律师、记者、作家22人联合发出了"抵制央视、拒绝洗 脑"的公开信,呼吁民众对中央电视台的节目和网站采取"不看、不上、不听、不说"的"四不"原则。该公开信迅速在互联网上传播,但网警很快就将之删除殆尽。

中共当局在世界民主自由潮流的冲击下,不惜一切代价控制媒体和网络,封民之思堵民之口,这绝不是现代有远见的统治者所为。《零八宪章》 如此理性的主张都让中共当局如临大敌,反映了他们内心的脆弱,对《零八宪章》参与者的抓捕和骚扰更让人看到了中共当局背世界文明潮流而动。

2009年1月18日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輯聯繫 | 輯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