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簡體  《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ome
RYRQ

西藏 红成事件文革时期最大的藏民的抗暴起义
桑杰嘉 (达兰萨拉)


该事件跨越青海、甘肃和四川三省,大约有十万人参加了这一反抗运动。             

              

对中国文化大革命运动的研究,最近几年比较多。对西藏文化大革命的研究和资料除了唯色女士提供的宝贵资料外,几乎没有资料可以研究。我在这里向读者介绍一起文革期间西藏独立起义事件,可笑的是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里,中共一直把这一事件解说为文革派系斗争事件。事件之后,中共进行了近两年的所谓的评判,整个事件已知被屠杀的藏人多达近二百人,包括事件中被杀的和被判刑枪毙的。(见《果洛见闻与回忆》第170页)

这一事件当时在西藏影响很大,跨越青海、甘肃和四川三省,粗略估计大约有十万人参加了这一藏人反抗运动。在中共的藏文资料中,该事件的群众组织被翻译为 红色城市,其实是红卫兵成都部队造反派(简称红成), 翻译得风马不相及。更甚的是,在中共1994年出版的资料汇编藏文版《果洛四十年》中,仍然保留着这个错误翻译。
 
在网上有关红成的资料很少。徐友渔在网上发表的《我的造反生涯(节选)》中这样写道:成都市原来有一个统一的造反派组织,叫红卫兵成都部队, 由成都市十多所大学中运动初期的少数派,即反工作组的学生串连在一起组成。随着中央号召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保守派红卫兵势力越来越小,造反派声势越来越大。但是在1966年11月13日,这个组织发生了分裂。
 
在成都红卫兵成都部队热火朝天地进行革命时,西藏安多阿坝藏人桑砸扎西(又叫阿坝臣甘)到成都与成都的红成联系,并获得鼓励,于是他在阿坝成立红成分支,集聚了很多人。后来在卡协古宗、宗嘎仁波切和晋美桑丹等人的领导下,其性质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变为反抗中共入侵、驱逐汉人、护卫西藏佛教、赶走共产党、恢复旧制度的藏人反抗运动,但当初还是提倡和平反抗的原则。
 
有关西藏红成的资料很少公开,在西藏抗暴史上也基本上没有记载。现多方搜集到的资料多是西藏安多果洛久治县有关红成事件的文献。果洛久治县地处青海、四川和甘肃交界,四川的红成运动很容易地就蔓延到了这里。不过,在久治县发起这一运动时,已接近了中共镇压红成是时期。据当时当任中共久治县白玉乡(距离久治县城140公里)革委会的达杰说:在1968年9月份临近的阿坝县红成气焰十分嚣张,且有蔓延之势;而且有消息说久治县的康赛、门堂、隆格等乡的一些人投奔了红成组织,并且有持枪的民兵也投奔了他们,当时气氛很紧张。
 
1968年10月28日,有红成准备攻占久治县的消息传出。但在资料中显示,藏人红成围困久治县的时间是1968年11月1日至3日。当时,领导安多果洛久治县红成组织的是云丹嘉措和查西索莫等人。仅在久治县就有五个乡、场的民众参加了红成组织,其中有中共基层干部和民兵有35人。云丹嘉措和查西索莫与四川、甘肃的红成取得联系,统一组织反抗运动。据当时参加红成围困久治县的丹切巴桑回忆,当时他们围困了久治,先后派遣康赛噶唐之妻阿托到县城向中共干部传话,并转交了很多标语和传单。他们要求中共的所有汉人干部自动离开县城回家,如果三天内不回去将进行军事进攻。但是,当红成还没有进攻之前,中共开始了镇压。

1968年11月4日,中共军队开始镇压红成,贡巴阿拉等被杀;11月6日,对阿坝麦群进行了镇压,16位男女被杀;11月15日,德萨南召、格廓等3人被杀。不久后,红成组织领导人查西索莫、确库臣劣等11人被杀。据介绍,在镇压西藏的红成组织期间中共军队一天内屠杀了62名藏人,史称 阿坝美日麻屠杀。

现已公开的中共官方资料显示,对果洛久治县红成 的镇压:自动归降人员824人,战俘64人,击毙7人,捕办12人,其中枪毙了2人,处理基层干部15人。有资料显示,参加西藏红成的包括青海、四川、甘肃的久治县,甘德县、阿坝县、若尔盖县、红岩县、壤唐县、松潘县、夏河县、玛曲县、迭部县、班玛县等十个县,近十万人。

由于西藏红成已发展为一个庞大的组织,而且在继续蔓延,这对中共占领西藏造成非常不利。因此,1968年10月17日,成都军区向中共中央报告是认定为西藏红成事件是藏人的新叛活动,并将该组织确定为进行新叛活动的反动组织。中共中央军委、中央文革10月27日电报批准同意后,11月初开始所谓的平叛镇压。
 
中共对西藏安多果洛久治县红成组织的镇压运动在1969年6月结束。(据中共1994年出版的资料汇编藏文版《果洛四十年》)据当时参加红成组织的藏人介绍,中共对西藏的红成镇压中最少屠杀了近二百名藏人。由于资料欠缺,无法对这一事件做一全面地介绍。希望有识之士继续研究和补充,纪念这次西藏抗暴起义中牺牲的藏人。


达兰萨拉    2009年3月3日







该事件跨越青海、甘肃和四川三省,大约有十万人参加了这一反抗运动。             

              

对中国文化大革命运动的研究,最近几年比较多。对西藏文化大革命的研究和资料除了唯色女士提供的宝贵资料外,几乎没有资料可以研究。我在这里向读者介绍一起文革期间西藏独立起义事件,可笑的是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里,中共一直把这一事件解说为文革派系斗争事件。事件之后,中共进行了近两年的所谓的评判,整个事件已知被屠杀的藏人多达近二百人,包括事件中被杀的和被判刑枪毙的。(见《果洛见闻与回忆》第170页)

这一事件当时在西藏影响很大,跨越青海、甘肃和四川三省,粗略估计大约有十万人参加了这一藏人反抗运动。在中共的藏文资料中,该事件的群众组织被翻译为 红色城市,其实是红卫兵成都部队造反派(简称红成), 翻译得风马不相及。更甚的是,在中共1994年出版的资料汇编藏文版《果洛四十年》中,仍然保留着这个错误翻译。
 
在网上有关红成的资料很少。徐友渔在网上发表的《我的造反生涯(节选)》中这样写道:成都市原来有一个统一的造反派组织,叫红卫兵成都部队, 由成都市十多所大学中运动初期的少数派,即反工作组的学生串连在一起组成。随着中央号召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保守派红卫兵势力越来越小,造反派声势越来越大。但是在1966年11月13日,这个组织发生了分裂。
 
在成都红卫兵成都部队热火朝天地进行革命时,西藏安多阿坝藏人桑砸扎西(又叫阿坝臣甘)到成都与成都的红成联系,并获得鼓励,于是他在阿坝成立红成分支,集聚了很多人。后来在卡协古宗、宗嘎仁波切和晋美桑丹等人的领导下,其性质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变为反抗中共入侵、驱逐汉人、护卫西藏佛教、赶走共产党、恢复旧制度的藏人反抗运动,但当初还是提倡和平反抗的原则。
 
有关西藏红成的资料很少公开,在西藏抗暴史上也基本上没有记载。现多方搜集到的资料多是西藏安多果洛久治县有关红成事件的文献。果洛久治县地处青海、四川和甘肃交界,四川的红成运动很容易地就蔓延到了这里。不过,在久治县发起这一运动时,已接近了中共镇压红成是时期。据当时当任中共久治县白玉乡(距离久治县城140公里)革委会的达杰说:在1968年9月份临近的阿坝县红成气焰十分嚣张,且有蔓延之势;而且有消息说久治县的康赛、门堂、隆格等乡的一些人投奔了红成组织,并且有持枪的民兵也投奔了他们,当时气氛很紧张。
 
1968年10月28日,有红成准备攻占久治县的消息传出。但在资料中显示,藏人红成围困久治县的时间是1968年11月1日至3日。当时,领导安多果洛久治县红成组织的是云丹嘉措和查西索莫等人。仅在久治县就有五个乡、场的民众参加了红成组织,其中有中共基层干部和民兵有35人。云丹嘉措和查西索莫与四川、甘肃的红成取得联系,统一组织反抗运动。据当时参加红成围困久治县的丹切巴桑回忆,当时他们围困了久治,先后派遣康赛噶唐之妻阿托到县城向中共干部传话,并转交了很多标语和传单。他们要求中共的所有汉人干部自动离开县城回家,如果三天内不回去将进行军事进攻。但是,当红成还没有进攻之前,中共开始了镇压。

1968年11月4日,中共军队开始镇压红成,贡巴阿拉等被杀;11月6日,对阿坝麦群进行了镇压,16位男女被杀;11月15日,德萨南召、格廓等3人被杀。不久后,红成组织领导人查西索莫、确库臣劣等11人被杀。据介绍,在镇压西藏的红成组织期间中共军队一天内屠杀了62名藏人,史称 阿坝美日麻屠杀。

现已公开的中共官方资料显示,对果洛久治县红成 的镇压:自动归降人员824人,战俘64人,击毙7人,捕办12人,其中枪毙了2人,处理基层干部15人。有资料显示,参加西藏红成的包括青海、四川、甘肃的久治县,甘德县、阿坝县、若尔盖县、红岩县、壤唐县、松潘县、夏河县、玛曲县、迭部县、班玛县等十个县,近十万人。

由于西藏红成已发展为一个庞大的组织,而且在继续蔓延,这对中共占领西藏造成非常不利。因此,1968年10月17日,成都军区向中共中央报告是认定为西藏红成事件是藏人的新叛活动,并将该组织确定为进行新叛活动的反动组织。中共中央军委、中央文革10月27日电报批准同意后,11月初开始所谓的平叛镇压。
 
中共对西藏安多果洛久治县红成组织的镇压运动在1969年6月结束。(据中共1994年出版的资料汇编藏文版《果洛四十年》)据当时参加红成组织的藏人介绍,中共对西藏的红成镇压中最少屠杀了近二百名藏人。由于资料欠缺,无法对这一事件做一全面地介绍。希望有识之士继续研究和补充,纪念这次西藏抗暴起义中牺牲的藏人。


达兰萨拉    2009年3月3日







该事件跨越青海、甘肃和四川三省,大约有十万人参加了这一反抗运动。             

              

对中国文化大革命运动的研究,最近几年比较多。对西藏文化大革命的研究和资料除了唯色女士提供的宝贵资料外,几乎没有资料可以研究。我在这里向读者介绍一起文革期间西藏独立起义事件,可笑的是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里,中共一直把这一事件解说为文革派系斗争事件。事件之后,中共进行了近两年的所谓的评判,整个事件已知被屠杀的藏人多达近二百人,包括事件中被杀的和被判刑枪毙的。(见《果洛见闻与回忆》第170页)

这一事件当时在西藏影响很大,跨越青海、甘肃和四川三省,粗略估计大约有十万人参加了这一藏人反抗运动。在中共的藏文资料中,该事件的群众组织被翻译为 红色城市,其实是红卫兵成都部队造反派(简称红成), 翻译得风马不相及。更甚的是,在中共1994年出版的资料汇编藏文版《果洛四十年》中,仍然保留着这个错误翻译。
 
在网上有关红成的资料很少。徐友渔在网上发表的《我的造反生涯(节选)》中这样写道:成都市原来有一个统一的造反派组织,叫红卫兵成都部队, 由成都市十多所大学中运动初期的少数派,即反工作组的学生串连在一起组成。随着中央号召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保守派红卫兵势力越来越小,造反派声势越来越大。但是在1966年11月13日,这个组织发生了分裂。
 
在成都红卫兵成都部队热火朝天地进行革命时,西藏安多阿坝藏人桑砸扎西(又叫阿坝臣甘)到成都与成都的红成联系,并获得鼓励,于是他在阿坝成立红成分支,集聚了很多人。后来在卡协古宗、宗嘎仁波切和晋美桑丹等人的领导下,其性质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变为反抗中共入侵、驱逐汉人、护卫西藏佛教、赶走共产党、恢复旧制度的藏人反抗运动,但当初还是提倡和平反抗的原则。
 
有关西藏红成的资料很少公开,在西藏抗暴史上也基本上没有记载。现多方搜集到的资料多是西藏安多果洛久治县有关红成事件的文献。果洛久治县地处青海、四川和甘肃交界,四川的红成运动很容易地就蔓延到了这里。不过,在久治县发起这一运动时,已接近了中共镇压红成是时期。据当时当任中共久治县白玉乡(距离久治县城140公里)革委会的达杰说:在1968年9月份临近的阿坝县红成气焰十分嚣张,且有蔓延之势;而且有消息说久治县的康赛、门堂、隆格等乡的一些人投奔了红成组织,并且有持枪的民兵也投奔了他们,当时气氛很紧张。
 
1968年10月28日,有红成准备攻占久治县的消息传出。但在资料中显示,藏人红成围困久治县的时间是1968年11月1日至3日。当时,领导安多果洛久治县红成组织的是云丹嘉措和查西索莫等人。仅在久治县就有五个乡、场的民众参加了红成组织,其中有中共基层干部和民兵有35人。云丹嘉措和查西索莫与四川、甘肃的红成取得联系,统一组织反抗运动。据当时参加红成围困久治县的丹切巴桑回忆,当时他们围困了久治,先后派遣康赛噶唐之妻阿托到县城向中共干部传话,并转交了很多标语和传单。他们要求中共的所有汉人干部自动离开县城回家,如果三天内不回去将进行军事进攻。但是,当红成还没有进攻之前,中共开始了镇压。

1968年11月4日,中共军队开始镇压红成,贡巴阿拉等被杀;11月6日,对阿坝麦群进行了镇压,16位男女被杀;11月15日,德萨南召、格廓等3人被杀。不久后,红成组织领导人查西索莫、确库臣劣等11人被杀。据介绍,在镇压西藏的红成组织期间中共军队一天内屠杀了62名藏人,史称 阿坝美日麻屠杀。

现已公开的中共官方资料显示,对果洛久治县红成 的镇压:自动归降人员824人,战俘64人,击毙7人,捕办12人,其中枪毙了2人,处理基层干部15人。有资料显示,参加西藏红成的包括青海、四川、甘肃的久治县,甘德县、阿坝县、若尔盖县、红岩县、壤唐县、松潘县、夏河县、玛曲县、迭部县、班玛县等十个县,近十万人。

由于西藏红成已发展为一个庞大的组织,而且在继续蔓延,这对中共占领西藏造成非常不利。因此,1968年10月17日,成都军区向中共中央报告是认定为西藏红成事件是藏人的新叛活动,并将该组织确定为进行新叛活动的反动组织。中共中央军委、中央文革10月27日电报批准同意后,11月初开始所谓的平叛镇压。
 
中共对西藏安多果洛久治县红成组织的镇压运动在1969年6月结束。(据中共1994年出版的资料汇编藏文版《果洛四十年》)据当时参加红成组织的藏人介绍,中共对西藏的红成镇压中最少屠杀了近二百名藏人。由于资料欠缺,无法对这一事件做一全面地介绍。希望有识之士继续研究和补充,纪念这次西藏抗暴起义中牺牲的藏人。


达兰萨拉    2009年3月3日







该事件跨越青海、甘肃和四川三省,大约有十万人参加了这一反抗运动。             

              

对中国文化大革命运动的研究,最近几年比较多。对西藏文化大革命的研究和资料除了唯色女士提供的宝贵资料外,几乎没有资料可以研究。我在这里向读者介绍一起文革期间西藏独立起义事件,可笑的是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里,中共一直把这一事件解说为文革派系斗争事件。事件之后,中共进行了近两年的所谓的评判,整个事件已知被屠杀的藏人多达近二百人,包括事件中被杀的和被判刑枪毙的。(见《果洛见闻与回忆》第170页)

这一事件当时在西藏影响很大,跨越青海、甘肃和四川三省,粗略估计大约有十万人参加了这一藏人反抗运动。在中共的藏文资料中,该事件的群众组织被翻译为 红色城市,其实是红卫兵成都部队造反派(简称红成), 翻译得风马不相及。更甚的是,在中共1994年出版的资料汇编藏文版《果洛四十年》中,仍然保留着这个错误翻译。
 
在网上有关红成的资料很少。徐友渔在网上发表的《我的造反生涯(节选)》中这样写道:成都市原来有一个统一的造反派组织,叫红卫兵成都部队, 由成都市十多所大学中运动初期的少数派,即反工作组的学生串连在一起组成。随着中央号召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保守派红卫兵势力越来越小,造反派声势越来越大。但是在1966年11月13日,这个组织发生了分裂。
 
在成都红卫兵成都部队热火朝天地进行革命时,西藏安多阿坝藏人桑砸扎西(又叫阿坝臣甘)到成都与成都的红成联系,并获得鼓励,于是他在阿坝成立红成分支,集聚了很多人。后来在卡协古宗、宗嘎仁波切和晋美桑丹等人的领导下,其性质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变为反抗中共入侵、驱逐汉人、护卫西藏佛教、赶走共产党、恢复旧制度的藏人反抗运动,但当初还是提倡和平反抗的原则。
 
有关西藏红成的资料很少公开,在西藏抗暴史上也基本上没有记载。现多方搜集到的资料多是西藏安多果洛久治县有关红成事件的文献。果洛久治县地处青海、四川和甘肃交界,四川的红成运动很容易地就蔓延到了这里。不过,在久治县发起这一运动时,已接近了中共镇压红成是时期。据当时当任中共久治县白玉乡(距离久治县城140公里)革委会的达杰说:在1968年9月份临近的阿坝县红成气焰十分嚣张,且有蔓延之势;而且有消息说久治县的康赛、门堂、隆格等乡的一些人投奔了红成组织,并且有持枪的民兵也投奔了他们,当时气氛很紧张。
 
1968年10月28日,有红成准备攻占久治县的消息传出。但在资料中显示,藏人红成围困久治县的时间是1968年11月1日至3日。当时,领导安多果洛久治县红成组织的是云丹嘉措和查西索莫等人。仅在久治县就有五个乡、场的民众参加了红成组织,其中有中共基层干部和民兵有35人。云丹嘉措和查西索莫与四川、甘肃的红成取得联系,统一组织反抗运动。据当时参加红成围困久治县的丹切巴桑回忆,当时他们围困了久治,先后派遣康赛噶唐之妻阿托到县城向中共干部传话,并转交了很多标语和传单。他们要求中共的所有汉人干部自动离开县城回家,如果三天内不回去将进行军事进攻。但是,当红成还没有进攻之前,中共开始了镇压。

1968年11月4日,中共军队开始镇压红成,贡巴阿拉等被杀;11月6日,对阿坝麦群进行了镇压,16位男女被杀;11月15日,德萨南召、格廓等3人被杀。不久后,红成组织领导人查西索莫、确库臣劣等11人被杀。据介绍,在镇压西藏的红成组织期间中共军队一天内屠杀了62名藏人,史称 阿坝美日麻屠杀。

现已公开的中共官方资料显示,对果洛久治县红成 的镇压:自动归降人员824人,战俘64人,击毙7人,捕办12人,其中枪毙了2人,处理基层干部15人。有资料显示,参加西藏红成的包括青海、四川、甘肃的久治县,甘德县、阿坝县、若尔盖县、红岩县、壤唐县、松潘县、夏河县、玛曲县、迭部县、班玛县等十个县,近十万人。

由于西藏红成已发展为一个庞大的组织,而且在继续蔓延,这对中共占领西藏造成非常不利。因此,1968年10月17日,成都军区向中共中央报告是认定为西藏红成事件是藏人的新叛活动,并将该组织确定为进行新叛活动的反动组织。中共中央军委、中央文革10月27日电报批准同意后,11月初开始所谓的平叛镇压。
 
中共对西藏安多果洛久治县红成组织的镇压运动在1969年6月结束。(据中共1994年出版的资料汇编藏文版《果洛四十年》)据当时参加红成组织的藏人介绍,中共对西藏的红成镇压中最少屠杀了近二百名藏人。由于资料欠缺,无法对这一事件做一全面地介绍。希望有识之士继续研究和补充,纪念这次西藏抗暴起义中牺牲的藏人。


达兰萨拉    2009年3月3日







该事件跨越青海、甘肃和四川三省,大约有十万人参加了这一反抗运动。             

              

对中国文化大革命运动的研究,最近几年比较多。对西藏文化大革命的研究和资料除了唯色女士提供的宝贵资料外,几乎没有资料可以研究。我在这里向读者介绍一起文革期间西藏独立起义事件,可笑的是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里,中共一直把这一事件解说为文革派系斗争事件。事件之后,中共进行了近两年的所谓的评判,整个事件已知被屠杀的藏人多达近二百人,包括事件中被杀的和被判刑枪毙的。(见《果洛见闻与回忆》第170页)

这一事件当时在西藏影响很大,跨越青海、甘肃和四川三省,粗略估计大约有十万人参加了这一藏人反抗运动。在中共的藏文资料中,该事件的群众组织被翻译为 红色城市,其实是红卫兵成都部队造反派(简称红成), 翻译得风马不相及。更甚的是,在中共1994年出版的资料汇编藏文版《果洛四十年》中,仍然保留着这个错误翻译。
 
在网上有关红成的资料很少。徐友渔在网上发表的《我的造反生涯(节选)》中这样写道:成都市原来有一个统一的造反派组织,叫红卫兵成都部队, 由成都市十多所大学中运动初期的少数派,即反工作组的学生串连在一起组成。随着中央号召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保守派红卫兵势力越来越小,造反派声势越来越大。但是在1966年11月13日,这个组织发生了分裂。
 
在成都红卫兵成都部队热火朝天地进行革命时,西藏安多阿坝藏人桑砸扎西(又叫阿坝臣甘)到成都与成都的红成联系,并获得鼓励,于是他在阿坝成立红成分支,集聚了很多人。后来在卡协古宗、宗嘎仁波切和晋美桑丹等人的领导下,其性质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变为反抗中共入侵、驱逐汉人、护卫西藏佛教、赶走共产党、恢复旧制度的藏人反抗运动,但当初还是提倡和平反抗的原则。
 
有关西藏红成的资料很少公开,在西藏抗暴史上也基本上没有记载。现多方搜集到的资料多是西藏安多果洛久治县有关红成事件的文献。果洛久治县地处青海、四川和甘肃交界,四川的红成运动很容易地就蔓延到了这里。不过,在久治县发起这一运动时,已接近了中共镇压红成是时期。据当时当任中共久治县白玉乡(距离久治县城140公里)革委会的达杰说:在1968年9月份临近的阿坝县红成气焰十分嚣张,且有蔓延之势;而且有消息说久治县的康赛、门堂、隆格等乡的一些人投奔了红成组织,并且有持枪的民兵也投奔了他们,当时气氛很紧张。
 
1968年10月28日,有红成准备攻占久治县的消息传出。但在资料中显示,藏人红成围困久治县的时间是1968年11月1日至3日。当时,领导安多果洛久治县红成组织的是云丹嘉措和查西索莫等人。仅在久治县就有五个乡、场的民众参加了红成组织,其中有中共基层干部和民兵有35人。云丹嘉措和查西索莫与四川、甘肃的红成取得联系,统一组织反抗运动。据当时参加红成围困久治县的丹切巴桑回忆,当时他们围困了久治,先后派遣康赛噶唐之妻阿托到县城向中共干部传话,并转交了很多标语和传单。他们要求中共的所有汉人干部自动离开县城回家,如果三天内不回去将进行军事进攻。但是,当红成还没有进攻之前,中共开始了镇压。

1968年11月4日,中共军队开始镇压红成,贡巴阿拉等被杀;11月6日,对阿坝麦群进行了镇压,16位男女被杀;11月15日,德萨南召、格廓等3人被杀。不久后,红成组织领导人查西索莫、确库臣劣等11人被杀。据介绍,在镇压西藏的红成组织期间中共军队一天内屠杀了62名藏人,史称 阿坝美日麻屠杀。

现已公开的中共官方资料显示,对果洛久治县红成 的镇压:自动归降人员824人,战俘64人,击毙7人,捕办12人,其中枪毙了2人,处理基层干部15人。有资料显示,参加西藏红成的包括青海、四川、甘肃的久治县,甘德县、阿坝县、若尔盖县、红岩县、壤唐县、松潘县、夏河县、玛曲县、迭部县、班玛县等十个县,近十万人。

由于西藏红成已发展为一个庞大的组织,而且在继续蔓延,这对中共占领西藏造成非常不利。因此,1968年10月17日,成都军区向中共中央报告是认定为西藏红成事件是藏人的新叛活动,并将该组织确定为进行新叛活动的反动组织。中共中央军委、中央文革10月27日电报批准同意后,11月初开始所谓的平叛镇压。
 
中共对西藏安多果洛久治县红成组织的镇压运动在1969年6月结束。(据中共1994年出版的资料汇编藏文版《果洛四十年》)据当时参加红成组织的藏人介绍,中共对西藏的红成镇压中最少屠杀了近二百名藏人。由于资料欠缺,无法对这一事件做一全面地介绍。希望有识之士继续研究和补充,纪念这次西藏抗暴起义中牺牲的藏人。


达兰萨拉    2009年3月3日







该事件跨越青海、甘肃和四川三省,大约有十万人参加了这一反抗运动。             

              

对中国文化大革命运动的研究,最近几年比较多。对西藏文化大革命的研究和资料除了唯色女士提供的宝贵资料外,几乎没有资料可以研究。我在这里向读者介绍一起文革期间西藏独立起义事件,可笑的是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里,中共一直把这一事件解说为文革派系斗争事件。事件之后,中共进行了近两年的所谓的评判,整个事件已知被屠杀的藏人多达近二百人,包括事件中被杀的和被判刑枪毙的。(见《果洛见闻与回忆》第170页)

这一事件当时在西藏影响很大,跨越青海、甘肃和四川三省,粗略估计大约有十万人参加了这一藏人反抗运动。在中共的藏文资料中,该事件的群众组织被翻译为 红色城市,其实是红卫兵成都部队造反派(简称红成), 翻译得风马不相及。更甚的是,在中共1994年出版的资料汇编藏文版《果洛四十年》中,仍然保留着这个错误翻译。
 
在网上有关红成的资料很少。徐友渔在网上发表的《我的造反生涯(节选)》中这样写道:成都市原来有一个统一的造反派组织,叫红卫兵成都部队, 由成都市十多所大学中运动初期的少数派,即反工作组的学生串连在一起组成。随着中央号召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保守派红卫兵势力越来越小,造反派声势越来越大。但是在1966年11月13日,这个组织发生了分裂。
 
在成都红卫兵成都部队热火朝天地进行革命时,西藏安多阿坝藏人桑砸扎西(又叫阿坝臣甘)到成都与成都的红成联系,并获得鼓励,于是他在阿坝成立红成分支,集聚了很多人。后来在卡协古宗、宗嘎仁波切和晋美桑丹等人的领导下,其性质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变为反抗中共入侵、驱逐汉人、护卫西藏佛教、赶走共产党、恢复旧制度的藏人反抗运动,但当初还是提倡和平反抗的原则。
 
有关西藏红成的资料很少公开,在西藏抗暴史上也基本上没有记载。现多方搜集到的资料多是西藏安多果洛久治县有关红成事件的文献。果洛久治县地处青海、四川和甘肃交界,四川的红成运动很容易地就蔓延到了这里。不过,在久治县发起这一运动时,已接近了中共镇压红成是时期。据当时当任中共久治县白玉乡(距离久治县城140公里)革委会的达杰说:在1968年9月份临近的阿坝县红成气焰十分嚣张,且有蔓延之势;而且有消息说久治县的康赛、门堂、隆格等乡的一些人投奔了红成组织,并且有持枪的民兵也投奔了他们,当时气氛很紧张。
 
1968年10月28日,有红成准备攻占久治县的消息传出。但在资料中显示,藏人红成围困久治县的时间是1968年11月1日至3日。当时,领导安多果洛久治县红成组织的是云丹嘉措和查西索莫等人。仅在久治县就有五个乡、场的民众参加了红成组织,其中有中共基层干部和民兵有35人。云丹嘉措和查西索莫与四川、甘肃的红成取得联系,统一组织反抗运动。据当时参加红成围困久治县的丹切巴桑回忆,当时他们围困了久治,先后派遣康赛噶唐之妻阿托到县城向中共干部传话,并转交了很多标语和传单。他们要求中共的所有汉人干部自动离开县城回家,如果三天内不回去将进行军事进攻。但是,当红成还没有进攻之前,中共开始了镇压。

1968年11月4日,中共军队开始镇压红成,贡巴阿拉等被杀;11月6日,对阿坝麦群进行了镇压,16位男女被杀;11月15日,德萨南召、格廓等3人被杀。不久后,红成组织领导人查西索莫、确库臣劣等11人被杀。据介绍,在镇压西藏的红成组织期间中共军队一天内屠杀了62名藏人,史称 阿坝美日麻屠杀。

现已公开的中共官方资料显示,对果洛久治县红成 的镇压:自动归降人员824人,战俘64人,击毙7人,捕办12人,其中枪毙了2人,处理基层干部15人。有资料显示,参加西藏红成的包括青海、四川、甘肃的久治县,甘德县、阿坝县、若尔盖县、红岩县、壤唐县、松潘县、夏河县、玛曲县、迭部县、班玛县等十个县,近十万人。

由于西藏红成已发展为一个庞大的组织,而且在继续蔓延,这对中共占领西藏造成非常不利。因此,1968年10月17日,成都军区向中共中央报告是认定为西藏红成事件是藏人的新叛活动,并将该组织确定为进行新叛活动的反动组织。中共中央军委、中央文革10月27日电报批准同意后,11月初开始所谓的平叛镇压。
 
中共对西藏安多果洛久治县红成组织的镇压运动在1969年6月结束。(据中共1994年出版的资料汇编藏文版《果洛四十年》)据当时参加红成组织的藏人介绍,中共对西藏的红成镇压中最少屠杀了近二百名藏人。由于资料欠缺,无法对这一事件做一全面地介绍。希望有识之士继续研究和补充,纪念这次西藏抗暴起义中牺牲的藏人。


达兰萨拉    2009年3月3日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輯聯繫 | 輯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