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簡體  《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ome
RYRQ

中国知识分子摆脱党文化束缚的觉醒
张伟国


我看签名信《强烈关注刘晓波、余杰、张祖桦因涉嫌危害安全被传唤一事》

签名信正告世人:中共迫害知识分子无理而且违法、严重侵犯人权,对此必须认错道歉。

这次刘晓波、余杰等遭受警方非法传唤、写作通讯所用的计算机被查抄,正当海内外酝酿抗议声援之际,当局在法定的24小时传唤期限内把他们放逐回 家了。也许是党文化毒素造成的潜意识仍然在起作用,不少人自觉不自觉地感到悬在心中的石头已经落了地,以为胡温到底还不敢下手,原本有可能形成声势浩大 的抗议潮头自然而然的松弛了下来。

长期以来人们对党文化的毒害缺少应有的警觉。尽管中国共产党在统治中国大陆五十五年中,非正常死亡人数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总和、制造了无数的冤 假错案,但中共称自己始终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就连那些被冤假错案迫害的对象或他们的家属亲友,也在其历尽艰辛获得平反以后,对中共各级当权者表现 得感激涕零,并颂扬这个党落实政策给了他们新生。久而久之,共产党面对自己造成的灾祸和罪错,不是纠察根源,而是把它变成歌功颂德的资本。

开放改革以后二十多年来,中国社会在表面上发生了深刻而又巨大的变化,但是中共意识形态党文化对中国人长期毒害造成的后果以党为中心,对党感 恩戴德的观念和思想方式,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就以胡温上台后的情况来看,不少人对处理小老鼠刘荻(释放)、判处孙大午、杜导斌缓刑、蒋彦永医生被捕后改为 软禁等,竟然被说成是亲民的新政,甚至对中南海一厢情愿的寄予厚望起来了。

虽然这些人的获释或者从轻处罚是值得欢迎的,但是更重要的是不能忽略:在一个正常地法制社会他们根本就不应该被抓,相反恰恰是应该得到法律保护 的,当局抓他们从一开始就是一种践踏人权的罪错!这种政府行为的罪错绝不因为他们后来的获释或者被从轻处罚,被减免或者被抵消了。现代责任政治,就要求政 府对自己的行为所造成的罪错承担责任。所以,胡温当局在尚未认错改正之前,是没有资格被人民寄予厚望的。

事实上,此番传唤刘晓波、余杰等,是当局精心策划的行动,也是整个政治形势收紧的一部分和最新发展,当局要藉此对自由知识分子发出明确的警告,从 那一夜 中国知识界无人入眠的后果看,当局在某种程度上达到了此举的目的,更何况目前的结果只是把监房延伸到这几位被传唤的家中,他们事实上处于一种被监视居住 的软禁状态,刘晓波甚至连行动的自由也没有了。这种对自由知识分子迫害的精致化,一方面达到了某种震慑的效果,一方面又相当程度的化解了令其难堪 的抗议声浪。

就在此时,王怡、廖亦武、余世存识破了当局的伎俩,适时地发表了《强烈关注刘晓波、余杰、张祖桦因涉嫌危害国家安全被传唤一事》并在网上征集 签名,除了揭露政府在此行为上的罪错,并呼吁舆论和司法为受害者讨回公道,这个文件上网第一天就得到了一百五十多位海内外知名人士的响应,显然这个案例 正在成为目前中国大陆如火如荼的维权运动增添了新的动力。

当有些人为刘晓波、余杰等人获释回家庆幸的时候,这份签名信反映了中国民间知识分子摆脱党文化的束缚,它正告世人:中共迫害知识分子无理而且违 法、严重侵犯人权,对此必须认错道歉。在策略上讲,这不是等著英雄就义,而是要置之死地而后生依法扞卫自己的权利;同时,它也将在客观上导引站在 十字路口的胡温当局,向著民主宪政的方向转型,而不是朝毛泽东的旧体制倒退。从这个意义上看,这个文献标志著中国知识分子新的觉醒!

附录:
【征集签名】强烈关注刘晓波、余杰、张祖桦因涉嫌危害国家安全被传唤一事
王怡、廖亦武、余世存


我们获知,两位著名作家,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的会长刘晓波先生、理事余杰先生,以及学者张祖桦先生,在12月13日下午大致同一时间,因危害国家安全的事由,分别被北京警方传唤至公安机关,羁留至14日清晨。

我们获知,警方对刘晓波的家进行了搜查,查抄了他的计算机及其它私人资料。并在完全缺乏搜查手续的情形下,非法复制了余杰、张祖桦的私人计算机资料。并在传唤结束后直至今天,警察仍然分别对他们采取了非法的监视居住、干扰、截断通讯等强制措施。

我们获知,警方在对他们三人的第一次传唤中,所提问题仅仅针对他们个人发表的文章和集体参与的言论表达,而没有提及任何超出言论表达范围之外的情节。

我们也获知,这一事件引起了国内外舆论的震惊,和海内外各大媒体的报道。但迄今为止,没有一家国内媒体对此事进行报道,中国官方也没有对民众披露有关此案的任何消息。

鉴于以上情形,我们认为北京警方的行为在程序上涉嫌违法。我们并且怀疑这是又一起因言获罪、侵犯公民言论自由、人身自由等宪法权利的严重事 件。我们更加怀疑北京警方对刘晓波、余杰、张祖桦三位先生存有不公正的政治偏见。这种偏见可能导致北京警方非法办案、侵犯公民宪法权利的进一步行动。

同时,由于言论自由关乎重大的社会公益,以及每一个人、尤其是每一位作家、学者、编辑和记者的切身利益。也由于刘晓波、余杰、张祖桦均是享有较高社会声望和影响力的公众人物。我们有理由认为,政府在此事上的沉默,也是对包括我们在内、每一位中国公民的知情权的侵犯。

我们在此,以最强烈的态度和言辞,向政府表达我们对三君子事件的关注。以及我们对此案所涉及法律问题的疑问和意见。

第一,传唤是对犯罪嫌疑人采取的取证措施。刘晓波、余杰、张祖桦三人是否已被北京警方以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立案侦查?他们是否仅仅因为各自的 言论表达而触及某种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我们强烈要求警方或政府召开记者招待会,向媒体发布消息,澄清疑问,并允许国内媒体对此事进行自由报道和评 论。

第二,北京警方是否在传唤中有违法搜查和取证的行为?是否在传唤后已对他们采取了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这些措施是否符合刑事诉讼法关于监视居 住的条件和程序?我们强烈敦促北京警方依法办案,如不合法,就应立即停止对三君子的任何非法监控和骚扰,并返还被查收和复制的物品。

第三、根据刑事诉讼法,犯罪嫌疑人在第一次被传唤后,有权聘请律师介入案件的调查,维护当事人的权益。鉴于以往涉及刑法分则第一章(危害国家 安全)案件的恶劣经验,我们强烈呼吁北京警方,尊重三君子及其代表律师在侦查阶段的权利,保证不以任何手段干扰、威胁、限制他们及其代表律师的合法措 施和要求。

第四,为了从根本上防止因言获罪,或滥用国家安全的名义限制和取消公民的言论自由。也为了有助于积累保障公民宪法权利和维护国家安全的法治标准, 我们强烈呼吁,最高法院立即向法律界、舆论界和全社会公布自新刑法颁布之后所有危害国家安全罪的案例,和包括判决书在内的诉讼文书。并在适当的时候发 布针对刑法分则第一章的司法解释。我们希望最高法院有勇气以法律的立场纠正政治的偏见,尽自己的力量制约不受限制的警察和政治特权,为司法的正义赢取声 望。

最后,我们强烈呼吁全社会尤其是知识界、新闻界和司法界的人们,和我们一道关注三君子事件,关注中国人的言论自由,关注中国人的法律尊严。

签名:(先后为序)
签名网址:http://www.qian-ming.net/gb/default.aspx?dir=scp&cid=7
签名信箱:yuge99@21cn.com
yuge99@sina.com
chineseweekly@hotmail.com

我看签名信《强烈关注刘晓波、余杰、张祖桦因涉嫌危害安全被传唤一事》

签名信正告世人:中共迫害知识分子无理而且违法、严重侵犯人权,对此必须认错道歉。

这次刘晓波、余杰等遭受警方非法传唤、写作通讯所用的计算机被查抄,正当海内外酝酿抗议声援之际,当局在法定的24小时传唤期限内把他们放逐回 家了。也许是党文化毒素造成的潜意识仍然在起作用,不少人自觉不自觉地感到悬在心中的石头已经落了地,以为胡温到底还不敢下手,原本有可能形成声势浩大 的抗议潮头自然而然的松弛了下来。

长期以来人们对党文化的毒害缺少应有的警觉。尽管中国共产党在统治中国大陆五十五年中,非正常死亡人数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总和、制造了无数的冤 假错案,但中共称自己始终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就连那些被冤假错案迫害的对象或他们的家属亲友,也在其历尽艰辛获得平反以后,对中共各级当权者表现 得感激涕零,并颂扬这个党落实政策给了他们新生。久而久之,共产党面对自己造成的灾祸和罪错,不是纠察根源,而是把它变成歌功颂德的资本。

开放改革以后二十多年来,中国社会在表面上发生了深刻而又巨大的变化,但是中共意识形态党文化对中国人长期毒害造成的后果以党为中心,对党感 恩戴德的观念和思想方式,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就以胡温上台后的情况来看,不少人对处理小老鼠刘荻(释放)、判处孙大午、杜导斌缓刑、蒋彦永医生被捕后改为 软禁等,竟然被说成是亲民的新政,甚至对中南海一厢情愿的寄予厚望起来了。

虽然这些人的获释或者从轻处罚是值得欢迎的,但是更重要的是不能忽略:在一个正常地法制社会他们根本就不应该被抓,相反恰恰是应该得到法律保护 的,当局抓他们从一开始就是一种践踏人权的罪错!这种政府行为的罪错绝不因为他们后来的获释或者被从轻处罚,被减免或者被抵消了。现代责任政治,就要求政 府对自己的行为所造成的罪错承担责任。所以,胡温当局在尚未认错改正之前,是没有资格被人民寄予厚望的。

事实上,此番传唤刘晓波、余杰等,是当局精心策划的行动,也是整个政治形势收紧的一部分和最新发展,当局要藉此对自由知识分子发出明确的警告,从 那一夜 中国知识界无人入眠的后果看,当局在某种程度上达到了此举的目的,更何况目前的结果只是把监房延伸到这几位被传唤的家中,他们事实上处于一种被监视居住 的软禁状态,刘晓波甚至连行动的自由也没有了。这种对自由知识分子迫害的精致化,一方面达到了某种震慑的效果,一方面又相当程度的化解了令其难堪 的抗议声浪。

就在此时,王怡、廖亦武、余世存识破了当局的伎俩,适时地发表了《强烈关注刘晓波、余杰、张祖桦因涉嫌危害国家安全被传唤一事》并在网上征集 签名,除了揭露政府在此行为上的罪错,并呼吁舆论和司法为受害者讨回公道,这个文件上网第一天就得到了一百五十多位海内外知名人士的响应,显然这个案例 正在成为目前中国大陆如火如荼的维权运动增添了新的动力。

当有些人为刘晓波、余杰等人获释回家庆幸的时候,这份签名信反映了中国民间知识分子摆脱党文化的束缚,它正告世人:中共迫害知识分子无理而且违 法、严重侵犯人权,对此必须认错道歉。在策略上讲,这不是等著英雄就义,而是要置之死地而后生依法扞卫自己的权利;同时,它也将在客观上导引站在 十字路口的胡温当局,向著民主宪政的方向转型,而不是朝毛泽东的旧体制倒退。从这个意义上看,这个文献标志著中国知识分子新的觉醒!

附录:
【征集签名】强烈关注刘晓波、余杰、张祖桦因涉嫌危害国家安全被传唤一事
王怡、廖亦武、余世存


我们获知,两位著名作家,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的会长刘晓波先生、理事余杰先生,以及学者张祖桦先生,在12月13日下午大致同一时间,因危害国家安全的事由,分别被北京警方传唤至公安机关,羁留至14日清晨。

我们获知,警方对刘晓波的家进行了搜查,查抄了他的计算机及其它私人资料。并在完全缺乏搜查手续的情形下,非法复制了余杰、张祖桦的私人计算机资料。并在传唤结束后直至今天,警察仍然分别对他们采取了非法的监视居住、干扰、截断通讯等强制措施。

我们获知,警方在对他们三人的第一次传唤中,所提问题仅仅针对他们个人发表的文章和集体参与的言论表达,而没有提及任何超出言论表达范围之外的情节。

我们也获知,这一事件引起了国内外舆论的震惊,和海内外各大媒体的报道。但迄今为止,没有一家国内媒体对此事进行报道,中国官方也没有对民众披露有关此案的任何消息。

鉴于以上情形,我们认为北京警方的行为在程序上涉嫌违法。我们并且怀疑这是又一起因言获罪、侵犯公民言论自由、人身自由等宪法权利的严重事 件。我们更加怀疑北京警方对刘晓波、余杰、张祖桦三位先生存有不公正的政治偏见。这种偏见可能导致北京警方非法办案、侵犯公民宪法权利的进一步行动。

同时,由于言论自由关乎重大的社会公益,以及每一个人、尤其是每一位作家、学者、编辑和记者的切身利益。也由于刘晓波、余杰、张祖桦均是享有较高社会声望和影响力的公众人物。我们有理由认为,政府在此事上的沉默,也是对包括我们在内、每一位中国公民的知情权的侵犯。

我们在此,以最强烈的态度和言辞,向政府表达我们对三君子事件的关注。以及我们对此案所涉及法律问题的疑问和意见。

第一,传唤是对犯罪嫌疑人采取的取证措施。刘晓波、余杰、张祖桦三人是否已被北京警方以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立案侦查?他们是否仅仅因为各自的 言论表达而触及某种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我们强烈要求警方或政府召开记者招待会,向媒体发布消息,澄清疑问,并允许国内媒体对此事进行自由报道和评 论。

第二,北京警方是否在传唤中有违法搜查和取证的行为?是否在传唤后已对他们采取了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这些措施是否符合刑事诉讼法关于监视居 住的条件和程序?我们强烈敦促北京警方依法办案,如不合法,就应立即停止对三君子的任何非法监控和骚扰,并返还被查收和复制的物品。

第三、根据刑事诉讼法,犯罪嫌疑人在第一次被传唤后,有权聘请律师介入案件的调查,维护当事人的权益。鉴于以往涉及刑法分则第一章(危害国家 安全)案件的恶劣经验,我们强烈呼吁北京警方,尊重三君子及其代表律师在侦查阶段的权利,保证不以任何手段干扰、威胁、限制他们及其代表律师的合法措 施和要求。

第四,为了从根本上防止因言获罪,或滥用国家安全的名义限制和取消公民的言论自由。也为了有助于积累保障公民宪法权利和维护国家安全的法治标准, 我们强烈呼吁,最高法院立即向法律界、舆论界和全社会公布自新刑法颁布之后所有危害国家安全罪的案例,和包括判决书在内的诉讼文书。并在适当的时候发 布针对刑法分则第一章的司法解释。我们希望最高法院有勇气以法律的立场纠正政治的偏见,尽自己的力量制约不受限制的警察和政治特权,为司法的正义赢取声 望。

最后,我们强烈呼吁全社会尤其是知识界、新闻界和司法界的人们,和我们一道关注三君子事件,关注中国人的言论自由,关注中国人的法律尊严。

签名:(先后为序)
签名网址:http://www.qian-ming.net/gb/default.aspx?dir=scp&cid=7
签名信箱:yuge99@21cn.com
yuge99@sina.com
chineseweekly@hotmail.com

我看签名信《强烈关注刘晓波、余杰、张祖桦因涉嫌危害安全被传唤一事》

签名信正告世人:中共迫害知识分子无理而且违法、严重侵犯人权,对此必须认错道歉。

这次刘晓波、余杰等遭受警方非法传唤、写作通讯所用的计算机被查抄,正当海内外酝酿抗议声援之际,当局在法定的24小时传唤期限内把他们放逐回 家了。也许是党文化毒素造成的潜意识仍然在起作用,不少人自觉不自觉地感到悬在心中的石头已经落了地,以为胡温到底还不敢下手,原本有可能形成声势浩大 的抗议潮头自然而然的松弛了下来。

长期以来人们对党文化的毒害缺少应有的警觉。尽管中国共产党在统治中国大陆五十五年中,非正常死亡人数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总和、制造了无数的冤 假错案,但中共称自己始终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就连那些被冤假错案迫害的对象或他们的家属亲友,也在其历尽艰辛获得平反以后,对中共各级当权者表现 得感激涕零,并颂扬这个党落实政策给了他们新生。久而久之,共产党面对自己造成的灾祸和罪错,不是纠察根源,而是把它变成歌功颂德的资本。

开放改革以后二十多年来,中国社会在表面上发生了深刻而又巨大的变化,但是中共意识形态党文化对中国人长期毒害造成的后果以党为中心,对党感 恩戴德的观念和思想方式,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就以胡温上台后的情况来看,不少人对处理小老鼠刘荻(释放)、判处孙大午、杜导斌缓刑、蒋彦永医生被捕后改为 软禁等,竟然被说成是亲民的新政,甚至对中南海一厢情愿的寄予厚望起来了。

虽然这些人的获释或者从轻处罚是值得欢迎的,但是更重要的是不能忽略:在一个正常地法制社会他们根本就不应该被抓,相反恰恰是应该得到法律保护 的,当局抓他们从一开始就是一种践踏人权的罪错!这种政府行为的罪错绝不因为他们后来的获释或者被从轻处罚,被减免或者被抵消了。现代责任政治,就要求政 府对自己的行为所造成的罪错承担责任。所以,胡温当局在尚未认错改正之前,是没有资格被人民寄予厚望的。

事实上,此番传唤刘晓波、余杰等,是当局精心策划的行动,也是整个政治形势收紧的一部分和最新发展,当局要藉此对自由知识分子发出明确的警告,从 那一夜 中国知识界无人入眠的后果看,当局在某种程度上达到了此举的目的,更何况目前的结果只是把监房延伸到这几位被传唤的家中,他们事实上处于一种被监视居住 的软禁状态,刘晓波甚至连行动的自由也没有了。这种对自由知识分子迫害的精致化,一方面达到了某种震慑的效果,一方面又相当程度的化解了令其难堪 的抗议声浪。

就在此时,王怡、廖亦武、余世存识破了当局的伎俩,适时地发表了《强烈关注刘晓波、余杰、张祖桦因涉嫌危害国家安全被传唤一事》并在网上征集 签名,除了揭露政府在此行为上的罪错,并呼吁舆论和司法为受害者讨回公道,这个文件上网第一天就得到了一百五十多位海内外知名人士的响应,显然这个案例 正在成为目前中国大陆如火如荼的维权运动增添了新的动力。

当有些人为刘晓波、余杰等人获释回家庆幸的时候,这份签名信反映了中国民间知识分子摆脱党文化的束缚,它正告世人:中共迫害知识分子无理而且违 法、严重侵犯人权,对此必须认错道歉。在策略上讲,这不是等著英雄就义,而是要置之死地而后生依法扞卫自己的权利;同时,它也将在客观上导引站在 十字路口的胡温当局,向著民主宪政的方向转型,而不是朝毛泽东的旧体制倒退。从这个意义上看,这个文献标志著中国知识分子新的觉醒!

附录:
【征集签名】强烈关注刘晓波、余杰、张祖桦因涉嫌危害国家安全被传唤一事
王怡、廖亦武、余世存


我们获知,两位著名作家,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的会长刘晓波先生、理事余杰先生,以及学者张祖桦先生,在12月13日下午大致同一时间,因危害国家安全的事由,分别被北京警方传唤至公安机关,羁留至14日清晨。

我们获知,警方对刘晓波的家进行了搜查,查抄了他的计算机及其它私人资料。并在完全缺乏搜查手续的情形下,非法复制了余杰、张祖桦的私人计算机资料。并在传唤结束后直至今天,警察仍然分别对他们采取了非法的监视居住、干扰、截断通讯等强制措施。

我们获知,警方在对他们三人的第一次传唤中,所提问题仅仅针对他们个人发表的文章和集体参与的言论表达,而没有提及任何超出言论表达范围之外的情节。

我们也获知,这一事件引起了国内外舆论的震惊,和海内外各大媒体的报道。但迄今为止,没有一家国内媒体对此事进行报道,中国官方也没有对民众披露有关此案的任何消息。

鉴于以上情形,我们认为北京警方的行为在程序上涉嫌违法。我们并且怀疑这是又一起因言获罪、侵犯公民言论自由、人身自由等宪法权利的严重事 件。我们更加怀疑北京警方对刘晓波、余杰、张祖桦三位先生存有不公正的政治偏见。这种偏见可能导致北京警方非法办案、侵犯公民宪法权利的进一步行动。

同时,由于言论自由关乎重大的社会公益,以及每一个人、尤其是每一位作家、学者、编辑和记者的切身利益。也由于刘晓波、余杰、张祖桦均是享有较高社会声望和影响力的公众人物。我们有理由认为,政府在此事上的沉默,也是对包括我们在内、每一位中国公民的知情权的侵犯。

我们在此,以最强烈的态度和言辞,向政府表达我们对三君子事件的关注。以及我们对此案所涉及法律问题的疑问和意见。

第一,传唤是对犯罪嫌疑人采取的取证措施。刘晓波、余杰、张祖桦三人是否已被北京警方以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立案侦查?他们是否仅仅因为各自的 言论表达而触及某种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我们强烈要求警方或政府召开记者招待会,向媒体发布消息,澄清疑问,并允许国内媒体对此事进行自由报道和评 论。

第二,北京警方是否在传唤中有违法搜查和取证的行为?是否在传唤后已对他们采取了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这些措施是否符合刑事诉讼法关于监视居 住的条件和程序?我们强烈敦促北京警方依法办案,如不合法,就应立即停止对三君子的任何非法监控和骚扰,并返还被查收和复制的物品。

第三、根据刑事诉讼法,犯罪嫌疑人在第一次被传唤后,有权聘请律师介入案件的调查,维护当事人的权益。鉴于以往涉及刑法分则第一章(危害国家 安全)案件的恶劣经验,我们强烈呼吁北京警方,尊重三君子及其代表律师在侦查阶段的权利,保证不以任何手段干扰、威胁、限制他们及其代表律师的合法措 施和要求。

第四,为了从根本上防止因言获罪,或滥用国家安全的名义限制和取消公民的言论自由。也为了有助于积累保障公民宪法权利和维护国家安全的法治标准, 我们强烈呼吁,最高法院立即向法律界、舆论界和全社会公布自新刑法颁布之后所有危害国家安全罪的案例,和包括判决书在内的诉讼文书。并在适当的时候发 布针对刑法分则第一章的司法解释。我们希望最高法院有勇气以法律的立场纠正政治的偏见,尽自己的力量制约不受限制的警察和政治特权,为司法的正义赢取声 望。

最后,我们强烈呼吁全社会尤其是知识界、新闻界和司法界的人们,和我们一道关注三君子事件,关注中国人的言论自由,关注中国人的法律尊严。

签名:(先后为序)
签名网址:http://www.qian-ming.net/gb/default.aspx?dir=scp&cid=7
签名信箱:yuge99@21cn.com
yuge99@sina.com
chineseweekly@hotmail.com

我看签名信《强烈关注刘晓波、余杰、张祖桦因涉嫌危害安全被传唤一事》

签名信正告世人:中共迫害知识分子无理而且违法、严重侵犯人权,对此必须认错道歉。

这次刘晓波、余杰等遭受警方非法传唤、写作通讯所用的计算机被查抄,正当海内外酝酿抗议声援之际,当局在法定的24小时传唤期限内把他们放逐回 家了。也许是党文化毒素造成的潜意识仍然在起作用,不少人自觉不自觉地感到悬在心中的石头已经落了地,以为胡温到底还不敢下手,原本有可能形成声势浩大 的抗议潮头自然而然的松弛了下来。

长期以来人们对党文化的毒害缺少应有的警觉。尽管中国共产党在统治中国大陆五十五年中,非正常死亡人数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总和、制造了无数的冤 假错案,但中共称自己始终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就连那些被冤假错案迫害的对象或他们的家属亲友,也在其历尽艰辛获得平反以后,对中共各级当权者表现 得感激涕零,并颂扬这个党落实政策给了他们新生。久而久之,共产党面对自己造成的灾祸和罪错,不是纠察根源,而是把它变成歌功颂德的资本。

开放改革以后二十多年来,中国社会在表面上发生了深刻而又巨大的变化,但是中共意识形态党文化对中国人长期毒害造成的后果以党为中心,对党感 恩戴德的观念和思想方式,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就以胡温上台后的情况来看,不少人对处理小老鼠刘荻(释放)、判处孙大午、杜导斌缓刑、蒋彦永医生被捕后改为 软禁等,竟然被说成是亲民的新政,甚至对中南海一厢情愿的寄予厚望起来了。

虽然这些人的获释或者从轻处罚是值得欢迎的,但是更重要的是不能忽略:在一个正常地法制社会他们根本就不应该被抓,相反恰恰是应该得到法律保护 的,当局抓他们从一开始就是一种践踏人权的罪错!这种政府行为的罪错绝不因为他们后来的获释或者被从轻处罚,被减免或者被抵消了。现代责任政治,就要求政 府对自己的行为所造成的罪错承担责任。所以,胡温当局在尚未认错改正之前,是没有资格被人民寄予厚望的。

事实上,此番传唤刘晓波、余杰等,是当局精心策划的行动,也是整个政治形势收紧的一部分和最新发展,当局要藉此对自由知识分子发出明确的警告,从 那一夜 中国知识界无人入眠的后果看,当局在某种程度上达到了此举的目的,更何况目前的结果只是把监房延伸到这几位被传唤的家中,他们事实上处于一种被监视居住 的软禁状态,刘晓波甚至连行动的自由也没有了。这种对自由知识分子迫害的精致化,一方面达到了某种震慑的效果,一方面又相当程度的化解了令其难堪 的抗议声浪。

就在此时,王怡、廖亦武、余世存识破了当局的伎俩,适时地发表了《强烈关注刘晓波、余杰、张祖桦因涉嫌危害国家安全被传唤一事》并在网上征集 签名,除了揭露政府在此行为上的罪错,并呼吁舆论和司法为受害者讨回公道,这个文件上网第一天就得到了一百五十多位海内外知名人士的响应,显然这个案例 正在成为目前中国大陆如火如荼的维权运动增添了新的动力。

当有些人为刘晓波、余杰等人获释回家庆幸的时候,这份签名信反映了中国民间知识分子摆脱党文化的束缚,它正告世人:中共迫害知识分子无理而且违 法、严重侵犯人权,对此必须认错道歉。在策略上讲,这不是等著英雄就义,而是要置之死地而后生依法扞卫自己的权利;同时,它也将在客观上导引站在 十字路口的胡温当局,向著民主宪政的方向转型,而不是朝毛泽东的旧体制倒退。从这个意义上看,这个文献标志著中国知识分子新的觉醒!

附录:
【征集签名】强烈关注刘晓波、余杰、张祖桦因涉嫌危害国家安全被传唤一事
王怡、廖亦武、余世存


我们获知,两位著名作家,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的会长刘晓波先生、理事余杰先生,以及学者张祖桦先生,在12月13日下午大致同一时间,因危害国家安全的事由,分别被北京警方传唤至公安机关,羁留至14日清晨。

我们获知,警方对刘晓波的家进行了搜查,查抄了他的计算机及其它私人资料。并在完全缺乏搜查手续的情形下,非法复制了余杰、张祖桦的私人计算机资料。并在传唤结束后直至今天,警察仍然分别对他们采取了非法的监视居住、干扰、截断通讯等强制措施。

我们获知,警方在对他们三人的第一次传唤中,所提问题仅仅针对他们个人发表的文章和集体参与的言论表达,而没有提及任何超出言论表达范围之外的情节。

我们也获知,这一事件引起了国内外舆论的震惊,和海内外各大媒体的报道。但迄今为止,没有一家国内媒体对此事进行报道,中国官方也没有对民众披露有关此案的任何消息。

鉴于以上情形,我们认为北京警方的行为在程序上涉嫌违法。我们并且怀疑这是又一起因言获罪、侵犯公民言论自由、人身自由等宪法权利的严重事 件。我们更加怀疑北京警方对刘晓波、余杰、张祖桦三位先生存有不公正的政治偏见。这种偏见可能导致北京警方非法办案、侵犯公民宪法权利的进一步行动。

同时,由于言论自由关乎重大的社会公益,以及每一个人、尤其是每一位作家、学者、编辑和记者的切身利益。也由于刘晓波、余杰、张祖桦均是享有较高社会声望和影响力的公众人物。我们有理由认为,政府在此事上的沉默,也是对包括我们在内、每一位中国公民的知情权的侵犯。

我们在此,以最强烈的态度和言辞,向政府表达我们对三君子事件的关注。以及我们对此案所涉及法律问题的疑问和意见。

第一,传唤是对犯罪嫌疑人采取的取证措施。刘晓波、余杰、张祖桦三人是否已被北京警方以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立案侦查?他们是否仅仅因为各自的 言论表达而触及某种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我们强烈要求警方或政府召开记者招待会,向媒体发布消息,澄清疑问,并允许国内媒体对此事进行自由报道和评 论。

第二,北京警方是否在传唤中有违法搜查和取证的行为?是否在传唤后已对他们采取了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这些措施是否符合刑事诉讼法关于监视居 住的条件和程序?我们强烈敦促北京警方依法办案,如不合法,就应立即停止对三君子的任何非法监控和骚扰,并返还被查收和复制的物品。

第三、根据刑事诉讼法,犯罪嫌疑人在第一次被传唤后,有权聘请律师介入案件的调查,维护当事人的权益。鉴于以往涉及刑法分则第一章(危害国家 安全)案件的恶劣经验,我们强烈呼吁北京警方,尊重三君子及其代表律师在侦查阶段的权利,保证不以任何手段干扰、威胁、限制他们及其代表律师的合法措 施和要求。

第四,为了从根本上防止因言获罪,或滥用国家安全的名义限制和取消公民的言论自由。也为了有助于积累保障公民宪法权利和维护国家安全的法治标准, 我们强烈呼吁,最高法院立即向法律界、舆论界和全社会公布自新刑法颁布之后所有危害国家安全罪的案例,和包括判决书在内的诉讼文书。并在适当的时候发 布针对刑法分则第一章的司法解释。我们希望最高法院有勇气以法律的立场纠正政治的偏见,尽自己的力量制约不受限制的警察和政治特权,为司法的正义赢取声 望。

最后,我们强烈呼吁全社会尤其是知识界、新闻界和司法界的人们,和我们一道关注三君子事件,关注中国人的言论自由,关注中国人的法律尊严。

签名:(先后为序)
签名网址:http://www.qian-ming.net/gb/default.aspx?dir=scp&cid=7
签名信箱:yuge99@21cn.com
yuge99@sina.com
chineseweekly@hotmail.com

我看签名信《强烈关注刘晓波、余杰、张祖桦因涉嫌危害安全被传唤一事》

签名信正告世人:中共迫害知识分子无理而且违法、严重侵犯人权,对此必须认错道歉。

这次刘晓波、余杰等遭受警方非法传唤、写作通讯所用的计算机被查抄,正当海内外酝酿抗议声援之际,当局在法定的24小时传唤期限内把他们放逐回 家了。也许是党文化毒素造成的潜意识仍然在起作用,不少人自觉不自觉地感到悬在心中的石头已经落了地,以为胡温到底还不敢下手,原本有可能形成声势浩大 的抗议潮头自然而然的松弛了下来。

长期以来人们对党文化的毒害缺少应有的警觉。尽管中国共产党在统治中国大陆五十五年中,非正常死亡人数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总和、制造了无数的冤 假错案,但中共称自己始终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就连那些被冤假错案迫害的对象或他们的家属亲友,也在其历尽艰辛获得平反以后,对中共各级当权者表现 得感激涕零,并颂扬这个党落实政策给了他们新生。久而久之,共产党面对自己造成的灾祸和罪错,不是纠察根源,而是把它变成歌功颂德的资本。

开放改革以后二十多年来,中国社会在表面上发生了深刻而又巨大的变化,但是中共意识形态党文化对中国人长期毒害造成的后果以党为中心,对党感 恩戴德的观念和思想方式,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就以胡温上台后的情况来看,不少人对处理小老鼠刘荻(释放)、判处孙大午、杜导斌缓刑、蒋彦永医生被捕后改为 软禁等,竟然被说成是亲民的新政,甚至对中南海一厢情愿的寄予厚望起来了。

虽然这些人的获释或者从轻处罚是值得欢迎的,但是更重要的是不能忽略:在一个正常地法制社会他们根本就不应该被抓,相反恰恰是应该得到法律保护 的,当局抓他们从一开始就是一种践踏人权的罪错!这种政府行为的罪错绝不因为他们后来的获释或者被从轻处罚,被减免或者被抵消了。现代责任政治,就要求政 府对自己的行为所造成的罪错承担责任。所以,胡温当局在尚未认错改正之前,是没有资格被人民寄予厚望的。

事实上,此番传唤刘晓波、余杰等,是当局精心策划的行动,也是整个政治形势收紧的一部分和最新发展,当局要藉此对自由知识分子发出明确的警告,从 那一夜 中国知识界无人入眠的后果看,当局在某种程度上达到了此举的目的,更何况目前的结果只是把监房延伸到这几位被传唤的家中,他们事实上处于一种被监视居住 的软禁状态,刘晓波甚至连行动的自由也没有了。这种对自由知识分子迫害的精致化,一方面达到了某种震慑的效果,一方面又相当程度的化解了令其难堪 的抗议声浪。

就在此时,王怡、廖亦武、余世存识破了当局的伎俩,适时地发表了《强烈关注刘晓波、余杰、张祖桦因涉嫌危害国家安全被传唤一事》并在网上征集 签名,除了揭露政府在此行为上的罪错,并呼吁舆论和司法为受害者讨回公道,这个文件上网第一天就得到了一百五十多位海内外知名人士的响应,显然这个案例 正在成为目前中国大陆如火如荼的维权运动增添了新的动力。

当有些人为刘晓波、余杰等人获释回家庆幸的时候,这份签名信反映了中国民间知识分子摆脱党文化的束缚,它正告世人:中共迫害知识分子无理而且违 法、严重侵犯人权,对此必须认错道歉。在策略上讲,这不是等著英雄就义,而是要置之死地而后生依法扞卫自己的权利;同时,它也将在客观上导引站在 十字路口的胡温当局,向著民主宪政的方向转型,而不是朝毛泽东的旧体制倒退。从这个意义上看,这个文献标志著中国知识分子新的觉醒!

附录:
【征集签名】强烈关注刘晓波、余杰、张祖桦因涉嫌危害国家安全被传唤一事
王怡、廖亦武、余世存


我们获知,两位著名作家,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的会长刘晓波先生、理事余杰先生,以及学者张祖桦先生,在12月13日下午大致同一时间,因危害国家安全的事由,分别被北京警方传唤至公安机关,羁留至14日清晨。

我们获知,警方对刘晓波的家进行了搜查,查抄了他的计算机及其它私人资料。并在完全缺乏搜查手续的情形下,非法复制了余杰、张祖桦的私人计算机资料。并在传唤结束后直至今天,警察仍然分别对他们采取了非法的监视居住、干扰、截断通讯等强制措施。

我们获知,警方在对他们三人的第一次传唤中,所提问题仅仅针对他们个人发表的文章和集体参与的言论表达,而没有提及任何超出言论表达范围之外的情节。

我们也获知,这一事件引起了国内外舆论的震惊,和海内外各大媒体的报道。但迄今为止,没有一家国内媒体对此事进行报道,中国官方也没有对民众披露有关此案的任何消息。

鉴于以上情形,我们认为北京警方的行为在程序上涉嫌违法。我们并且怀疑这是又一起因言获罪、侵犯公民言论自由、人身自由等宪法权利的严重事 件。我们更加怀疑北京警方对刘晓波、余杰、张祖桦三位先生存有不公正的政治偏见。这种偏见可能导致北京警方非法办案、侵犯公民宪法权利的进一步行动。

同时,由于言论自由关乎重大的社会公益,以及每一个人、尤其是每一位作家、学者、编辑和记者的切身利益。也由于刘晓波、余杰、张祖桦均是享有较高社会声望和影响力的公众人物。我们有理由认为,政府在此事上的沉默,也是对包括我们在内、每一位中国公民的知情权的侵犯。

我们在此,以最强烈的态度和言辞,向政府表达我们对三君子事件的关注。以及我们对此案所涉及法律问题的疑问和意见。

第一,传唤是对犯罪嫌疑人采取的取证措施。刘晓波、余杰、张祖桦三人是否已被北京警方以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立案侦查?他们是否仅仅因为各自的 言论表达而触及某种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我们强烈要求警方或政府召开记者招待会,向媒体发布消息,澄清疑问,并允许国内媒体对此事进行自由报道和评 论。

第二,北京警方是否在传唤中有违法搜查和取证的行为?是否在传唤后已对他们采取了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这些措施是否符合刑事诉讼法关于监视居 住的条件和程序?我们强烈敦促北京警方依法办案,如不合法,就应立即停止对三君子的任何非法监控和骚扰,并返还被查收和复制的物品。

第三、根据刑事诉讼法,犯罪嫌疑人在第一次被传唤后,有权聘请律师介入案件的调查,维护当事人的权益。鉴于以往涉及刑法分则第一章(危害国家 安全)案件的恶劣经验,我们强烈呼吁北京警方,尊重三君子及其代表律师在侦查阶段的权利,保证不以任何手段干扰、威胁、限制他们及其代表律师的合法措 施和要求。

第四,为了从根本上防止因言获罪,或滥用国家安全的名义限制和取消公民的言论自由。也为了有助于积累保障公民宪法权利和维护国家安全的法治标准, 我们强烈呼吁,最高法院立即向法律界、舆论界和全社会公布自新刑法颁布之后所有危害国家安全罪的案例,和包括判决书在内的诉讼文书。并在适当的时候发 布针对刑法分则第一章的司法解释。我们希望最高法院有勇气以法律的立场纠正政治的偏见,尽自己的力量制约不受限制的警察和政治特权,为司法的正义赢取声 望。

最后,我们强烈呼吁全社会尤其是知识界、新闻界和司法界的人们,和我们一道关注三君子事件,关注中国人的言论自由,关注中国人的法律尊严。

签名:(先后为序)
签名网址:http://www.qian-ming.net/gb/default.aspx?dir=scp&cid=7
签名信箱:yuge99@21cn.com
yuge99@sina.com
chineseweekly@hotmail.com

我看签名信《强烈关注刘晓波、余杰、张祖桦因涉嫌危害安全被传唤一事》

签名信正告世人:中共迫害知识分子无理而且违法、严重侵犯人权,对此必须认错道歉。

这次刘晓波、余杰等遭受警方非法传唤、写作通讯所用的计算机被查抄,正当海内外酝酿抗议声援之际,当局在法定的24小时传唤期限内把他们放逐回 家了。也许是党文化毒素造成的潜意识仍然在起作用,不少人自觉不自觉地感到悬在心中的石头已经落了地,以为胡温到底还不敢下手,原本有可能形成声势浩大 的抗议潮头自然而然的松弛了下来。

长期以来人们对党文化的毒害缺少应有的警觉。尽管中国共产党在统治中国大陆五十五年中,非正常死亡人数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总和、制造了无数的冤 假错案,但中共称自己始终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就连那些被冤假错案迫害的对象或他们的家属亲友,也在其历尽艰辛获得平反以后,对中共各级当权者表现 得感激涕零,并颂扬这个党落实政策给了他们新生。久而久之,共产党面对自己造成的灾祸和罪错,不是纠察根源,而是把它变成歌功颂德的资本。

开放改革以后二十多年来,中国社会在表面上发生了深刻而又巨大的变化,但是中共意识形态党文化对中国人长期毒害造成的后果以党为中心,对党感 恩戴德的观念和思想方式,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就以胡温上台后的情况来看,不少人对处理小老鼠刘荻(释放)、判处孙大午、杜导斌缓刑、蒋彦永医生被捕后改为 软禁等,竟然被说成是亲民的新政,甚至对中南海一厢情愿的寄予厚望起来了。

虽然这些人的获释或者从轻处罚是值得欢迎的,但是更重要的是不能忽略:在一个正常地法制社会他们根本就不应该被抓,相反恰恰是应该得到法律保护 的,当局抓他们从一开始就是一种践踏人权的罪错!这种政府行为的罪错绝不因为他们后来的获释或者被从轻处罚,被减免或者被抵消了。现代责任政治,就要求政 府对自己的行为所造成的罪错承担责任。所以,胡温当局在尚未认错改正之前,是没有资格被人民寄予厚望的。

事实上,此番传唤刘晓波、余杰等,是当局精心策划的行动,也是整个政治形势收紧的一部分和最新发展,当局要藉此对自由知识分子发出明确的警告,从 那一夜 中国知识界无人入眠的后果看,当局在某种程度上达到了此举的目的,更何况目前的结果只是把监房延伸到这几位被传唤的家中,他们事实上处于一种被监视居住 的软禁状态,刘晓波甚至连行动的自由也没有了。这种对自由知识分子迫害的精致化,一方面达到了某种震慑的效果,一方面又相当程度的化解了令其难堪 的抗议声浪。

就在此时,王怡、廖亦武、余世存识破了当局的伎俩,适时地发表了《强烈关注刘晓波、余杰、张祖桦因涉嫌危害国家安全被传唤一事》并在网上征集 签名,除了揭露政府在此行为上的罪错,并呼吁舆论和司法为受害者讨回公道,这个文件上网第一天就得到了一百五十多位海内外知名人士的响应,显然这个案例 正在成为目前中国大陆如火如荼的维权运动增添了新的动力。

当有些人为刘晓波、余杰等人获释回家庆幸的时候,这份签名信反映了中国民间知识分子摆脱党文化的束缚,它正告世人:中共迫害知识分子无理而且违 法、严重侵犯人权,对此必须认错道歉。在策略上讲,这不是等著英雄就义,而是要置之死地而后生依法扞卫自己的权利;同时,它也将在客观上导引站在 十字路口的胡温当局,向著民主宪政的方向转型,而不是朝毛泽东的旧体制倒退。从这个意义上看,这个文献标志著中国知识分子新的觉醒!

附录:
【征集签名】强烈关注刘晓波、余杰、张祖桦因涉嫌危害国家安全被传唤一事
王怡、廖亦武、余世存


我们获知,两位著名作家,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的会长刘晓波先生、理事余杰先生,以及学者张祖桦先生,在12月13日下午大致同一时间,因危害国家安全的事由,分别被北京警方传唤至公安机关,羁留至14日清晨。

我们获知,警方对刘晓波的家进行了搜查,查抄了他的计算机及其它私人资料。并在完全缺乏搜查手续的情形下,非法复制了余杰、张祖桦的私人计算机资料。并在传唤结束后直至今天,警察仍然分别对他们采取了非法的监视居住、干扰、截断通讯等强制措施。

我们获知,警方在对他们三人的第一次传唤中,所提问题仅仅针对他们个人发表的文章和集体参与的言论表达,而没有提及任何超出言论表达范围之外的情节。

我们也获知,这一事件引起了国内外舆论的震惊,和海内外各大媒体的报道。但迄今为止,没有一家国内媒体对此事进行报道,中国官方也没有对民众披露有关此案的任何消息。

鉴于以上情形,我们认为北京警方的行为在程序上涉嫌违法。我们并且怀疑这是又一起因言获罪、侵犯公民言论自由、人身自由等宪法权利的严重事 件。我们更加怀疑北京警方对刘晓波、余杰、张祖桦三位先生存有不公正的政治偏见。这种偏见可能导致北京警方非法办案、侵犯公民宪法权利的进一步行动。

同时,由于言论自由关乎重大的社会公益,以及每一个人、尤其是每一位作家、学者、编辑和记者的切身利益。也由于刘晓波、余杰、张祖桦均是享有较高社会声望和影响力的公众人物。我们有理由认为,政府在此事上的沉默,也是对包括我们在内、每一位中国公民的知情权的侵犯。

我们在此,以最强烈的态度和言辞,向政府表达我们对三君子事件的关注。以及我们对此案所涉及法律问题的疑问和意见。

第一,传唤是对犯罪嫌疑人采取的取证措施。刘晓波、余杰、张祖桦三人是否已被北京警方以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立案侦查?他们是否仅仅因为各自的 言论表达而触及某种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我们强烈要求警方或政府召开记者招待会,向媒体发布消息,澄清疑问,并允许国内媒体对此事进行自由报道和评 论。

第二,北京警方是否在传唤中有违法搜查和取证的行为?是否在传唤后已对他们采取了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这些措施是否符合刑事诉讼法关于监视居 住的条件和程序?我们强烈敦促北京警方依法办案,如不合法,就应立即停止对三君子的任何非法监控和骚扰,并返还被查收和复制的物品。

第三、根据刑事诉讼法,犯罪嫌疑人在第一次被传唤后,有权聘请律师介入案件的调查,维护当事人的权益。鉴于以往涉及刑法分则第一章(危害国家 安全)案件的恶劣经验,我们强烈呼吁北京警方,尊重三君子及其代表律师在侦查阶段的权利,保证不以任何手段干扰、威胁、限制他们及其代表律师的合法措 施和要求。

第四,为了从根本上防止因言获罪,或滥用国家安全的名义限制和取消公民的言论自由。也为了有助于积累保障公民宪法权利和维护国家安全的法治标准, 我们强烈呼吁,最高法院立即向法律界、舆论界和全社会公布自新刑法颁布之后所有危害国家安全罪的案例,和包括判决书在内的诉讼文书。并在适当的时候发 布针对刑法分则第一章的司法解释。我们希望最高法院有勇气以法律的立场纠正政治的偏见,尽自己的力量制约不受限制的警察和政治特权,为司法的正义赢取声 望。

最后,我们强烈呼吁全社会尤其是知识界、新闻界和司法界的人们,和我们一道关注三君子事件,关注中国人的言论自由,关注中国人的法律尊严。

签名:(先后为序)
签名网址:http://www.qian-ming.net/gb/default.aspx?dir=scp&cid=7
签名信箱:yuge99@21cn.com
yuge99@sina.com
chineseweekly@hotmail.com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輯聯繫 | 輯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