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十七省市反对派人士联署致十六大公开信促重新评价六四

2002年11月05日

中国人权新闻稿

北京上海等十七省市192名反对派人士联署,发表致中共十六大的公开信,提出重新评价“六四”等六项政治要求。

中国人权受北京上海等十七省市反对派人士的委托,代为发表他们在国内无法行使言论自由权而公布的致中共十六大的公开信(全文於后)。这封由192名异议人士联名签署的公开信,包括因狱中患癌今年十一月二日去世的四川异议人士蒲勇。据介绍这是蒲勇生命垂危的最后时刻,坚持最后一次参与表达自己的政治主张和要求。近几年来,中国政府对异议人士、组党人士的镇压判刑有增无减,已经很难有全国範围的大规模的政治行动了。这封192名异议人士联署的公开信,是最近一些年来异议人士範围最广规模最大的行动,显然在关系中国发展、稳定和政治结构变革的重要政治时刻,中国的政治反对派人士不顾危险和阻力,坚持要发出自己的声音和政治要求。

公开信的六项政治要求主要是:1、重评1989年的民主运动和抚恤难属受害者;2、允许政治流亡者回国;3、恢复赵紫阳作为公民的应有自由;4、释放良心犯保障人权;5、推动人大批准早已签署的国际人权公约,并制定与之相适应的国内法律;6、从县市一级公开民主选举,逐步过渡到全民选举最高公职。

中国人权赞同支持每一个中国公民和平表达自己的政治愿望或要求,这是现代公民应有的权利和义务。中国人权呼吁中国政府和执政党,正视数十年对此打压无法消灭禁绝的政治现实,采取主动变革以顺应世界潮流。中国政府和执政党首先应该放弃对政治反对派的打压,承认并重视他们表达政治愿望和批评的权利,进而产生良性的正常的朝野互动模式,以利於中国社会的持续发展和稳定。


>
/>
十七省市政治反对派人士致中共十六大的公开信全文如下:

欢迎一个“与时俱进”推进民主政治的执政党十六大的召开

我国执政党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将於本月举行,在这次大会上,执政党第三代领导集体将要向新的领导集体过渡,并将就我国经济、政治、文化的全面现代化问题作出新的战略布署和安排,无论从执政党的历史角度还是从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角度去攷察,这都是一件大事,因而受到全国公民的广泛关注。
1989年春夏之交,中国人民实现经济、政治全面现代化的需要同执政党高层既得利益集团之间的矛盾空前激化,引起执政党内部的分歧和裂变,其结果,既得利益集团一手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六四”血案,大批爱国民主青年及和平公民或流血牺牲、或入狱受难、或流亡海外,执政党内部主张政治体制改革的领导人被颠覆,一批著名的、真正懮国懮民的共产党人和知识分子被清洗,这不仅是执政党历史上的一个悲剧,而且也是中华民族和人类文明史上的一个巨大悲剧。

十三届四中全会后,以江泽民先生为首的新领导班子上台执政,经过一度反对“和平演变”的失败,执政党於92年又重新启动了步子更大的经济体制改革,经济市场化的努力使我国社会的经济结构发生了巨大变化,生产力、综合国力和人民的平均生活水准都有了较大的增长和提高。应该说近十来年执政党在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和经济建设方面所迈出的步伐是响亮的,所取得的成就是显着的。

但是,较好的经济发展并不能掩盖日益显露的深层社会危机。由於“六四”大镇压、由於“六四”之后的讳疾忌医和为维护既得利益而进行的大量侵犯人权的政府行为,又不断给人民尚未愈合的伤口屡添新痛。问题还在於由於拒绝政治体制改革、由於拒绝民主和法治,才使得腐败问题愈演愈烈,三农(农民、农村、农业)问题越来越严重,两极分化越来越大,权力寻租、思想禁锢、道德沦丧、社会失公等等问题更是非常突出─从某种意义上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中国社会正处在危机四起的边缘,中国的现代化正面临着由於政体不良和制度缺陷而造成的巨大陷阱和挑战。正因此,中国人民对於实行政治体制改革的要求更加迫切,对於执政党即将召开的十六大寄予了期望和厚望,希望本次大会能够真正地“与时俱进”、重启政体改革,开辟中国政治民主化的新纪元。为此,作为一群信守良知的中国公民,我们特

向中共十六大提出以下的意见和建议:

第一,重新评价1989年的爱国民主运动,抚恤“六四”受难者及其家属。

第二,允许海外流亡者回归祖国,充份利用他们的资源和智慧共同推动中国的民主化和现代化建设。

第三,为中国的现代化曾作出过巨大努力的赵紫阳先生作为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已失去自由十三年多了,这是极不人道和反人类文明的行为,因此,吁请执政党恢复赵紫阳先生作为国家公民的所有权利,还赵紫阳先生以中国公民的所有自由。

第四,努力改善国内人权状况,释放一切政治犯和良心犯,逐步平反一切冤假错案,保障《宪法》35条所规定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保障公民的信仰自由、人身自由以及居住、迁徒、通信和资讯传播的自由。

第五,推动全国人大在2003年春天召开的十届全国人大会议上批准中国政府早已签署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并据此修改相关法律法规,使之同两个人权国际公约相一致。

第六,在县市级(包括县市级)以下政权机关实行公开直接的民主竞选制度,由全体选民直接选举县市长及其人民代表,并通过修改《宪法》和《选举法》等相关法律,及早地提升民主竞选的层面,用五到十五年时间逐步完成大陆重要公共职位的全部开放(包括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及全国人大代表等),从而改变在所有世界大国里唯有中国不是民主国家的尴尬局面。

中共中央,我们之所以提出这些意见和建议,是因为我们确信中国社会目前所严重存在的种种问题归根结底都是由一党集权所造成的,唯有通过政体改革、实行政治民主化才是解决各种矛盾、化解社会危机的根本出路;同时,我们认为唯有通过政体改革,实现大陆政治民主化才能最终完成台海两岸的和平统一,才能长久地保持社会的稳定,才能为中国社会的持续发展和繁荣提供足够的动力支持和制度保证,因此,作为一群信守良知的中国公民,我们真切地希望执政党能够理智而勇敢地担当起这一历史重任,通过改革将功补过,通过改革重塑形像,通过改革推动中国的现代化和世界化,通过改革开创中华民族

自由、民主、统一、繁荣的未来!
预祝大会成功!

中国公民(共计192人)

上海
韩力法 高晓亮 戴学忠 桑坚城 金济生 齐纪成 朱国华
徐纪成 杨宏伟 顾国平 王勇刚 楼勇保 李恒新 李成勇
环顺来 俞和亮 赵国伟 朱亚萍 章华鳞 汪健华 耿心光
谭志华 李 光 陆 峰 阿 欣 朱菊红 徐 红 袁 远
张汝隽 金若琪 金兴南 乔忠林 唐国平 张乐乐 薛 飞
王吉祥 王柱祥 耿秀良 刘亚吉 楼为华 李宪念 费根成
朱大昌 张根发 徐 斌 刘红根 蒋德银 白志风 倪 进
王建新 曹 军 万志平 祝为光 祝世吉 张世航 赵德旺
黄秀荣 宋大龙 淩健新 施志齐 蒋 斌 顾家明

北京
任畹町 何德普 王天成 朱 锐 张凤颖 章 虹 周国强
胡 佳 王志新 马 强 赵 昕 陈清林 侯 杰 王林海
钱玉民 刘建新

陕西
吴 震 赵常青 师 涛 马 骏 陆中明 阮兴瑞 魏光君
任都虎 李 星 韩 阳 赵文盘 申燕秦 张宗爱

四川
欧阳懿 廖亦武 蒲 勇  陈 卫 周志刚 鲁登川 朱易平
黄晓敏

贵州
莫建刚 廖双元 孙光全 陶玉平 方家华 全林志 吴 郁
陈德富 贾三友 张重发 熊晋仁 黄燕明 曾 宁 杜和平
韦登忠 徐国庆 徐庆元

重庆
邓焕武 李运生 许万平 王 明 何 兵 梁俊西 闫家鑫

东北
冷万宝 萧利君 杨世勇 杨 量 杨福文 全 力 李 维
梁立维 刘少坤 迟寿柱 李 杰 何震春 姜胜汉 贾 伟
姜利军 王德丰 田晓明 孔佑平

浙江
王东海 陈龙德 程 凡 毛国良 吴高兴 叶文相 赵万敏
傅 权 金秀元 邹达祥 吕耿松 王倍剑 毛庆祥

湖南
张 帆 谭 力 姚晓舟 金继武 刘建安 谢长发 毛金祥
陈国金 蒋复兴 宋 戈 胡曙光 李金鸿 唐基石

山东
姜福桢 车宏年 张铭山 申贵军 於敖之 牛天民 刘玉宾
赵聪利

安徽
沈良庆 王洪学 马良纲

甘肃
郭新民 文俊义

河南
安永荣 安寿荣 安易荣 安 陆

福建
陈鼎铭  王正军 严 正

山西
冯健荣 高新民

江苏
崔恒丰 刘小军

内蒙古
王凯民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