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金盾”控制下的社交网络

2010年07月16日

何清涟

互联网为专制国家的公民社会诞生创造了发展空间。近两年,Facebook、Twitter等社交网站在一些非民主国家有了惊人的发展,而且成了这些国家草根民主运动的载体, 如2009年6月伊朗大选当中,Twitter、Facebook、Youtube成了示威者发洩不满、相互串联以及向外界传播即时信息的一个重要渠道。即使在伊朗政府封闭了Twitter和Facebook等网站后,还是有很多示威者通过使用国外代理服务器的方式突破网络封锁,并通过Twitter散发消息。1 故此,伊朗大选事件被国际社会称之为“Twitter革命”。2010年2月,在香港万人包围立法会反高铁事件及五区总辞事件中,不少团体的组织者都通过Facebook来号召香港居民参与。这次行动的组织者之一香港公民党青年公民部顾问余冠威认为,近期许多活动都利用新媒体,“效果非常不错,而且不用很多成本,不用花钱。网络动员是我们最重要的宣传渠道”。

Twitter、Facebook等微博客工具,让很多政治运动穿透了主权边界,变成了全球草根力量的联合。在香港的反高铁运动当中,中国大陆的微博客用户使用同样的标签#stopxrl 发起支持,让香港人倍感振奋。2 在东南亚的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由於提供互联网接入的手机相对廉价,Facebook、Twitter和当地社会性媒体已迅速地从城市传播至乡村。由於数百万计的民众可即时连接,这些社交网站已迅速成为一股强大,但有时难以预料其发展态势的政治力量。印尼的Facebook运动,成功地支持过印尼主要反腐机构对抗警方的陷害。3 可以说,在专制国家,Twitter、Facebook等让人们有了新的合作工具,成为抗议和组织动员的“引擎”,为重构社会秩序创造了活动平台。

21世纪的互联网已经成为没有硝烟的战场,但如果要为这场战争找到一个第一主角,那只有中国政府当之无愧。由於互联网技术发展日新月异,“金盾工程”的防守总会有漏洞,於是网络成了官民角力的战场,搜寻真相与掩盖真相就成了网民与中国当局之间永不停息的网络攻防战。对这种现象, 中国广州的《南都周刊》曾於2009年7月22日发表一篇“暗战网民:中国官员2.0危机”的文章予以概括。该文认为“2008年以来,中国官员迎来了2.0危机,一张帖子在受到网友狂热的点击、回覆与转帖之后,足以改写一名权焰炙人的官员的命运”。南京江宁区房管局局长周久耕、江苏省徐州市泉山区委书记董锋等人,就是陷入“网络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而丢掉官帽的几位典型。这篇文章未予列举的还有那些因发表不当言论而陷入困境的官员,如质问记者“你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的郑州市规划局副局长逯军。4

由於网络的跨区域化与交流平等的特点,网络在中国被赋予了推进言论自由与政治自由的使命。从2008年开始,随着以Twitter、Facebook、Youtube等各类社交网站为标志的Web 2.0时代的到来,推特在中国获得了迅速增长的影响力。善於摹仿并抄袭的中国互联网相继推出了饭否、叽歪、滔滔等克隆性产品,其中最有名的微博客是2007年5月创建的饭否,人称“推特的中国山寨版”。该网站在2009年的春夏之交,由於一大批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将其当作信息平台,一时非常热闹,尤其是新疆7·5事件使其传播功能突然放大,7月7日被中国政府关闭。此后,中国官方对微博的控制加大力度。5紧接着,规模庞大的“饭友”们开始了网上流亡生涯,最后大部分找到了一个新的网上栖息之地Twitter。

中国政府对这些社交网站在非民主国家的新用途倍加警惕,并将其与美国“推行颜色革命的阴谋”联系起来。在伊朗大选之后,新华社旗下的《环球时报》发表“白宫奇怪指示:社交网站帮伊朗反对派搞串联”一文,认为伊朗成为美国“新颠覆手段试验场”。在中国当局的宣传中,Twitter已经成为美国政府在他国策动颜色革命的新工具。6

现阶段,中国的推特政治表现出惊人的政治活跃和抗争行动能力,在已经绵延十馀年的社会抗争运动中扮演着愈益重要的角色。虽然在中国受到防火墙(GFW)的封锁,但网民仍然可以借助自由门、无界浏览等各种破除封锁软件及推特的上百种第三方用户终端(API),在推特上自由地交流。根据中文推特基地的统计数据,到2010年5月5日为止,大约有59693名中国公民可以通过代理服务器或虚拟私人网使用推特(全世界範围使用中文推特的约为85286人)。7

推特正在迅速成长为一个独特的社会政治平台,在中国的社会运动中扮演重要角色,引领中国以互联网为基础的网络公民社会的政治参与活动,其作用可概括为如下三个方面:

一、推特成为中国人寻找政治同类的一种工具。中国政府日益严格的政治审查导致网络空间日益逼仄,国内各种网上论坛越来越不敢触碰政治话题。推特的中国大陆用户目前虽然有限,但是推特那完全与中国国内隔绝的状态与其独特的开放技术,聚集了越来越多的用户,使其成为一个几乎不受中国现行审查制度干扰的言论自由平台。这一政治特性目前并无其它类似网站能够替代。

二、推特成为中国意见领袖群集之地。近十馀年通过各种形式参与公共事务的公共知识分子(包括部分海外的华人知识分子)云集於推特,在此处讨论与热议的话题不仅促成了一些行动的产生,还催生了一些新的意见领袖,并对中国国内网站与传统媒体产生影响,并起到引领作用。一些公共知识分子的言论对瓦解中国目前的威权体制起了相当大的作用,其中对推特的传播功能利用得最好的是韩寒,对传播功能与组织功能利用得最好的当属艾未未。

第三、推特成为组织民众的一种模式。在信息社会,人们的表达及行动能力和信息检索、信息发布的能力成正比。近几年的中国维权活动的组织越来越多地依靠网络信息,尤其是2009-2010年冯正虎为争取回国滞留东京成田机场92 天这一事件,维权主角冯正虎就是将推特作为对外连续发布信息并对外交流的唯一平台。

由於推特具有上述三个功能,中国大陆民众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在中国当局号称要“把握网上网下两个战场”8 、不断强化互联网审查的今天,利用推特的动员和传播效能,可以有效组织一些行动。在今年4月发生的青海玉树地震中,藏族女作家唯色的推特就起了非常好的沟通作用,许多玉树的藏人就是通过她的推特发布地震区的真实信息并组织救援活动。

本文分析说明,从互联网进入中国开始,中国当局就开始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在一些跨国高科技公司的技术支持下构筑了庞大的网络监控系统。但多年来,在法轮功学员中的技术人员持之以恒的奉献下,自由门、无界浏览、花园网络技术等成为中国人“翻墙”的主要工具。从“翻墙”获取信息到利用推特介入社会政治生活,中国人从未停止冲破中国当局苦心构筑的信息铁幕的努力。目前,虚拟的推特王国展现了一幅让人看到希望的图景:在中国当局“金盾工程”虎视眈眈的监控之下,中国人有了一个可以畅所欲言的言论平台。

注释

1. Mike Musgrove. Twitter Is a Player in Iran's Drama. Washington Post, June 17, 2009. 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p-dyn/content/article/2009/06/16/AR2009061603391.html.^

2. 香港民主运动新媒体助力.自由亚洲电台,2010年2月5日.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minzhu-02052010100427.html. ^

3. Norimitsu Onishi. Debate on Internet's Limits Grows in Indonesia. New York Times, April 19, 2010. http://www.nytimes.com/2010/04/20/world/asia/20indonet.html. ^

4. 质问记者“替谁说话”,副局长被停职. 南方周末,2009年6月23日. http://www.infzm.com/content/30433. ^

5. Robert Mackey. China's Great Firewall Blocks Twitter. The Lede, June 2, 2009. http://thelede.blogs.nytimes.com/2009/06/02/chinas-great-firewall-blocks-twitter/.^

6. 白宫“奇怪指示”:社交网站帮伊朗反对派搞串联. 环球时报,2009年6月24日. 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151318.^

7. 推特基地:Top 1000 中文影响力榜. 2010年5月5日.http://twibase.com/sr/vip?page=no&no_status=1. ^

8. 公安部:把握网上网下两个战场. 南方都市报,2009年12月28日. http://gcontent.nddaily.com/8/18/818f4654ed39a1c1/Blog/3ab/451d34.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