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黑头套,“正义”的标志

2012年06月03日

【独立参选人】江西省新余市人大代表独立参选人魏忠平、李思华和刘萍,自从独立参选以来,被当局多次在住处软禁、非法关押,连他们的家属也跟着遭殃。他们在当地状告无门,到北京又遭劫持遣返,最后发展到遭抢夺财物、带黑头套、反绑双臂殴打等黑社会式酷刑。


5月11日与魏忠平离开江西省新余市辗转于12日凌晨抵达湖北武昌,原本想提前顺利参加秦永敏、王喜凤夫妇婚礼,不曾想5月13日上午10点左右我们已经到达所在婚礼街道时,被不明身份的人员强行拦截至武昌红钢城派出所。我们见证了两名前来参加婚礼被暴力殴打的朋友,其中一位浙江陈姓同胞伤势较重,上衣被撕烂且血迹斑斑,满嘴鲜血,双手臂、膝盖等多处表皮溃烂、渗血,身体多处淤青。只因为参加一名普通公民的婚礼,十多名同胞便被强行劫持至武汉武昌红钢城派出所。下午5点被无辜非法关押7小时,最后一个走出派出所,遭遇武昌红钢城派出所驱逐,必须当天离开武昌,无任何理由说法。当晚与魏忠平坐上去往北京火车。

上京的主要原因:自从独立参选以来,江西省新余市人大独立参选人魏忠平、李思华和我均被无数次监守住处、非法关押最后发展到暴力抢夺损毁财物、带黑头套、反绑双臂暴力殴打等黑社会迫害行径。

对李思华的迫害:频繁突如其来的对父亲无辜关押,全然不顾忌有一14岁就读女儿独自在家身无分文怎样存活现状,极度的无助让孩子充满恐慌,内心愤慨无从宣泄。今年3月女儿以死抗争,将家门反锁整整十一天不上课,电话拒接,就着父亲被带走前的一些剩饭菜维持,最后亲戚通过119破窗,才将奄奄一息的孩子救出,就是这样,李思华都被无辜继续非法关押着直至两会结束。目前其女儿心理障碍,抑郁不说话!

对魏忠平的迫害:今年2月28日在正常上班途中,被新钢新华公司赵颖(手机13607903506)、周小毛(13979002718)、新钢武保处刘志勇等五六名人员强行劫持至江西省分宜县铁坑招待所无辜非法关押,在3月5日晚上8点左右,四五名看守无辜对魏忠平暴力殴打,当场致其不省人事、两耳流血、呼吸困难不能动弹,在床上躺了整整两天后,3月7日,看守搀扶着他用早餐时,趁他们不注意用餐厅公话拨打110,然后分宜湖泽派出所出警。李所长(13907901100)要他先去医院看病等待诊断结果再做笔录。魏忠平随后拍X片,明明看见医生拿出X片观看,却不给他诊断结果,只口头回复身体没事。返回湖泽派出所,警察回答与医生如出一辙,像预先知道一样对魏忠平说:身体检查没事”。此时魏忠平心里非常清楚。这次伤得不轻根本无力与他们争辩,无奈自己购买些药,超剂量服用以缓解浑身尤其胸口的剧痛!至此,看守、警察、医生联合起来对魏忠平隐瞒被打断三根肋骨、一根横突骨、两耳流血发炎真相。拒绝给予第一时间人道主义救助,继续惨无人寰、灭绝人性地违法关押整整十三天,全然不顾及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在奄奄一息中苦苦挣扎!直至两会结束,3月17日将其释放。18日魏忠平在新钢职工医院被检查出打断三根肋骨、一根横突骨、两耳已经流脓,当天入住医院抢救!

我被迫害:从去年人大独立参选以来经历无数次监守住处、非法关押、在楼梯口安装摄像头、侄子被拒绝参军、女儿被威胁不能入党、不能考研、不能报考公务员、不能出国、找不到工作等等,亲情上株连,达到离间目的,经济上封锁(打六个月工,被扣罚三个月金额)让我众叛亲离,举步维艰。最后发展到因拒绝陪同新余市政法委副书记晏晓明(手机号15907900999)参观所谓的市政建设,当场遭遇四五名不明身份者暴力殴打(就医诊断:右腹积液),抢夺砸毁刚购买的手机。对前来看望我和观察选举的王成律师、吴远树律师大打出手,砍伤网友--攻略专家。随着罪恶手段的延伸,今年3月5日江西省新余钢铁集团责任有限公司信访办主任杨剑云(手机13607907032),指使六七名陌生人,无辜抢夺和毁损我在京打工的所有财物,强行劫持回江西新余,并给我带黑头套、反绑双臂暴力殴打,不给穿胸罩、不给梳头、不见阳光、不给穿棉袄、活动场所仅仅为丢在地上的三米长床垫距离内来回走动。被违法虐待关押整整十四天,于3月19日再次带黑头套捆绑双手移交到新钢设备材料部办公室主任肖小金(13607908571//18907908571)、陈木良(18907903690)、桂香兰(13767293799),送我回家。

针对上述种种变本加厉典型的政府迫害行为,江西省新余市人大独立竞选人魏忠平、李思华、刘萍三人一同分别向新余市公安机关袁河分局、渝水分局、新余市渝水区检察院、新钢望城检察院、新余市检察院、新余市渝水区法院、新余市中级人民法院、(该法院在工作时间,立案庭艾晓红(音)法官对我们递交诉状置之不理,任凭你怎样质疑,坚决不予理会,并且双手夸张地做着深呼吸淡定动作,有视频为证)。4月23日三人到达江西省信访,省公安厅,章凯旋厅长接待,不可否认他当场做了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就是立即责成新余市将安装在直视我楼梯口的监控拆除。叮嘱我们找新余市政法委反应诉求。随后到江西省检察院递交举报信及控诉状。返回新余后,我与李思华多次拨打新余市政法委书记陈九根电话13507909383要求接待,均被告知其未带手机,在开会、出差等。现状是江西省新余市公、检、法联合对我们的举报和诉状置之不理,尽管在有明确的犯罪嫌疑人情况下。为此按照法定程序我们只能走到最高人民法院。

5月14日抵京。明知道信访是虚设的,并不会有实质上的作用,但我们仍然按照这个自欺欺人的游戏规则行走这个过程,理性表达我们被迫害的诉求!5月19日清晨5时被突然闯进的五六个不明身份者在北京合租屋内劫持。当时正发高烧伴随胆囊结石剧痛。强行将我与魏忠平遣返回新余。车内共有九名陌生男性,听他们通话是北京安保公司。车牌号:京E一48246,这是辆容纳11人的很淡咖啡色小车。一路上年轻男子说:“你们要配合,不会难为你们,知道吗?您俩可是政府花了大价钱,数万元啊”。5月20凌晨1点左右到达新余高速路段。刚下车便被一男一女两名便衣用衣服蒙住我整个头部劫持上一辆等候在那里的小车,当时从京遣返我们的北京黑安保说:“你们的财物不要了吗?”我赶紧大声求助:“请将我的三个背包拿给我,包内存放有我女儿读书的费用。”此时劫持我的小车已经启动,心想:新余集团应该不会对我的所有钱财弃之不顾的。尽管他们在3月份无辜关押我期间,人为灭失和毁损我所有物品,唯将钱币归还于我……

辗转更换两次汽车后,将我送到一未知名房间关押,内设三张床铺,两名带着浓重新余方言的女性将我身体脱光检查。在京遣返时就胆囊绞痛伴随高烧,再经历20小时的被劫持颠簸,很快体力不支昏睡过去。5月20日清晨头重脚轻的苏醒后,要求就医和更换被高烧反复湿透的衣服时,却被看守我的负责人回复说:“没有你的背包,等下给你去买衣服。”当时我非常气愤,明明被遣返到达新余了却无视我财产,故意不将我背包移交,刻意遗弃。包内携带给女儿读书的费用啊!我反复让看守落实我财物时,看守不断说:“我们只是奉新钢公司之命对你看守,再说话就对你采取行动!”随即,我遭遇年轻男子多次殴打,右脸颊红肿,当时右耳出现似有水滴入耳内无法倒出症状伴有耳鸣!此时,无数次的无辜关押化成一腔愤慨!离世,是最好的控诉和解脱。随即绝食、撞墙用死来抗争,揭示被新余市政府频繁迫害的罪恶!

殴打我的男子见我绝食一天后将摆放在床头的水瓶也拿走说:“反正你要死,给你喝水死的慢些。”此时我已经非常平和地对看守我的十多名年轻男女说:记住了,不是什么命令都可以去执行的,非法拘禁是犯罪行为!要学做有正义感的公民,绝不能为了区区收入而泯灭作为人的基本良知!知道王立军吗?我若有闪失,没有人会为你们顶罪的,因为你们是犯罪实施者,你们将用你们的青春来换取一辈子良心的内疚与谴责……

基于对生死的泰然处之,江西省新余市邪恶集团于5月24日深夜再次将我的头蒙住,移交到新钢设备材料部办公室主任肖小金(13607908571//18907908571)、刘建辉(13807908419)、乐韵(13879054338),将我送回家中。

值得一提的事:黑头套,是解放前反动势力给革命党佩戴的,从小我就在共党的电影和教科文本中灌输长大,两度佩戴黑头套让我感受到革命党人的凛然不屈。感谢江西省新余市争做反面形象,对我刻骨铭心的极力的打造!

2012-6-3